焚天武尊:“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焚天武尊:“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第1章 棺椁里的少年!

神武大陆,炎武国,南阳城。

镇南将军府内,四处装饰着素白麻布,灵堂之中,摆放着一具巨大的青铜棺椁。

棺材里躺着的,便是镇南将军叶南天的嫡孙,叶开!

“礼毕!起棺!”随着祭司嘶声高喊,一群披麻戴孝的仆人一拥而上,轰然抬起沉重的棺材。

就在这时,突兀的,棺材中的少年猛然睁开双眼!

黑暗中,少年只觉浑身冰冷,头痛如针扎!

“我……没死?我是谁?!”

一念及此,脑海内顿时涌入无数信息,如走马观花,亦如镜中水月——

他曾是卑贱的妖奴孽种,却痴于武道,九死一生下终成封号武帝!

他曾战遍苍穹,横渡万妖荒海,只为寻那武道之巅。

他曾涉足远古神藏,入那黄泉九幽,只为参透生死玄机。

他曾盖压同代,横推一世,却因身怀重宝而被无上圣庭围杀,最终连身边的红颜知己也香消玉殒!

前尘往事已成云烟,但少年依旧心痛如绞,双眼目呲欲裂!

“叶开?我是叶开!”

“苏绾死了?我却还活着?”

“不对,我重生了!而且这一世居然也叫叶开!”

整理着脑海中多出来的记忆,叶开星眸微亮,“苍穹历4573年……嗯?大梦几千秋,我居然死了三千年之久?”

“既然这神武大陆还是以苍穹为历,那应该还在苍穹界中!”叶开心中通透,“想不到那方残碑竟如此神妙,居然能保住我的一缕神魂,在三千年后重生。”

“呵……很好,圣庭那帮伪君子夺我大道,杀我至亲,灭我山门,这一世我叶开必百倍还之!!”

“只是眼下这具身体太弱了,似乎还受了不轻的内伤……”

叶开想起身推开棺盖,却发现浑身刺痛使不出力,这具肉身竟被人打得遍体鳞伤如破麻袋一般!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怎么回事?”叶开搜索着记忆,很快明白了目前处境,这具身体居然是被人陷害后,活活殴打致死!

这倒霉蛋本是镇南将军叶天南的独孙,身份超凡,自幼聪慧,任何功法一学就会,简直前途无量,年方十二便已达到炼体巅峰,被称为南阳城第一天才。

不料十二岁那年突发恶疾,之后修为便停滞不前,最后被王庭御医诊断为天生经脉闭塞,无法修炼武道真气,若强行修炼,只会气血错乱,经脉寸断!

无法修炼真气,便只能停留在炼体武徒的境界,而所谓武徒,不过比普通人强那么一点点,对叶家这种武道世家来说,与蝼蚁废物无异。

偏偏这废物还占着叶家嫡系继承人的位置,因此不知多少人暗地里欲除之而后快!

尽管这倒霉蛋已经足够谨小慎微,但还是在数日前被人阴谋算计,灌下“迷心散”,于神智错乱中冒犯了炎武国主的掌上明珠,慕云公主,最终竟被那王庭侍卫活活打死!

“呵,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武道世家,居然也有如此勾心斗角的腌臜事……”知晓来龙去脉后,叶开哂然冷笑:“可惜,这些见不得光的手段玩的再好也只是浮云!”

第2章 灵气充沛

苍穹界灵气充沛,武道昌盛,修者如云,实力才是唯一的王道!前世从妖奴孽种爬上武帝之位的叶开,比谁都更清楚强者为尊的道理!只要他叶开恢复前世万分之一的实力,这些阴谋便可只手捏碎!

……

咚!青铜棺椁停了下来,轰然落地。

“吉时已到,开坟埋棺,让二少爷入土为安吧!唉,可惜了,本该是一代天骄,却落得如此下场……”坟山之中,主持丧事的中年男子连声哀叹。

“叶半山,你少在那惺惺作态,假慈悲,让人恶心!我弟弟他不会死的!不会的!”此时,一个少女悲愤地怒斥着。

“不会死?三天前他就被震碎了心脉,说不定现在尸体都发臭了!”周围有人冷笑出声,言语刻薄,引来一阵附和。

“就是,明明是个废物,偏偏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妄图染指慕云公主,活该当死,简直丢尽了咱将军府的脸!”

“哼!没错,别人背地里还不知怎么嘲笑我们叶家呢,要不是慕云公主大人有大量,我看老爷都要跟着倒霉。”

“所以说,这废物死的好!这些年浪费了多少灵药啊,要是都给老子,现在起码也是个武师境高手了。”

下人们的刻薄言论让主持丧事的叶半山听得很舒畅,不过表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一做的,当下盯着拦在棺材前的紫衫少女,面无表情道:“青衣,别闹了,若耽误了下葬吉时,恐有不详,对你弟弟往生也不利。”

扑通!

叶青衣猛地跪在青铜棺椁旁,如母鹰护仔般张开玉臂,死死护住棺木,不让任何人触碰,一双清眸盯着叶半山:“二叔,你为何如此着急将我弟弟下葬?莫非怕我爹从边关回来后看出蹊跷?还是怕爷爷出关后查出点什么?”

少女的声音隔着棺木传入叶开耳中,无助的哭腔中带着怨恨与不甘,“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们害死了我弟弟!叶开他不能修炼武道,根本不可能争夺家主继承人之位,但你们还是要赶尽杀绝,将他害死!”

“你们,都是凶手!”

闻言,周围陷入死寂般的沉默。

咚!咚!

陡然,一阵急促而有力的敲击声在棺椁内响起,叶青衣第一个反应过来,又惊又喜,“小弟!是你吗?你没死对不对?”

砰!

然而叶半山眉头微皱,踏步上前,轻飘飘地拍出一掌,那重逾万斤的青铜棺椁竟被生生打飞,坠入坟茔之中!

“青衣,人死如灯灭,你就不要再胡思乱想,打扰你弟弟了。”

“你们还愣着干嘛?赶紧铲土封坟!”叶半山一声令下,众仆人飞快挥动手中铁铲,将黄土抛进坟茔。

咚!咚!咚!

青铜棺椁内的敲击声愈发急促响亮,叶开一脸煞气,“好狠毒的老贼!居然想活埋我?简直找死!待我修为恢复,第一个便送你归西!”

这,这……

越来越急促的敲击声让众仆人面露惊骇,仓皇后退,难不成这废物少爷竟诈尸了?

第3章 还没有死

“小弟!”

此时叶青衣再管不了那么多,飞身跳入坟茔之中,一对玉掌悍然击出,浑身真元奔涌,爆发出万斤巨力,竟直接将那一尺厚的青铜棺盖崩飞!

身为叶家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年仅十七的叶青衣早已晋升武师境,这一记混元掌中蕴含的恐怖力量,连叶家叔父辈的强者都为之心惊。

嘭!

棺盖斜飞出去,砸入黄土,青铜棺椁中,飘出一个略显虚弱的惫懒声音。

“咳……咳……”

“对不起,让各位失望了,我,还没死……”

阳光下,叶开缓缓从青铜棺椁中站起身来,神色戏谑,眼角下方残存的血泪更让他平添几分诡异。

“什么?这废物居然真没死?”叶半山看着从棺材里爬出的少年,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状若见鬼。

草!这贱命还真他妈硬!

“不对,我明明交代那人务必震断他心脉,三天前这废物也的确没了呼吸,莫非,是谁暗中出手救了这小子?”

叶半山脸色阴晴不定,若有所思,而一干叶家年轻子弟,眼中也全是失望。

唯独只有一人,喜极而泣,一把将叶开搂在怀里,紧紧不愿放手:“小弟,我就知道你没这么容易死,爷爷说过你命大的很,果然没错……”

感受到难得的亲情温暖,叶开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声音沙哑:“姐,你放心,以后再没人可以伤害你弟弟,更没有人可以伤害到你。”

“嗯,姐相信你,”叶青衣随口应了一句,只当弟弟是在安慰自己,精致的俏脸转向叶半山,语气冰冷,“二叔,等我爹回来,一定会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你……自求多福吧。”

说完,少女搀着叶开上了一架奢华马车,扬鞭而行。

临走前,叶开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冲叶半山诡异一笑,“哦,对了,二叔,多谢你这么关心小侄的死活,这棺材,就送给你吧,指不定哪天你就用上了,别客气啊……”

“你!”

闻言,叶半山气得面色铁青,几欲暴走。

只可惜,众目睽睽下,他也不敢对叶开动手,简直肺都快憋炸了!

“啥?那病秧子又活了?”

“果然是天才不长命,废物遗千年啊。”

“这老天也忒不开眼了……”

叶开死而复活的消息在镇南将军府内引起一片哗然,大多数人都是一脸失望,这废物怎么就跟瘟神一样,送都送不走呢?

房间内,叶开好不容易劝走了满心担忧的姐姐叶青衣,开始探查起身体的情况来。

“咦?体内为何残存有如此多的药力?”很快,叶开轻咦一声,剑眉微蹙。

虽说他爷爷叶天南身为炎武国镇南将军,父亲叶城也是一方统领,可谓家大业大,府上不缺各种名贵药材,但也不是这么挥霍的吧?

“丹云血参?”

“灵元乌草?”

“谁用的药?简直愚蠢不堪!对一个经脉闭塞,体虚至极的人用这等药性猛烈的虎狼之药,能有用才怪!所谓虚不受补,这简直是雪上加霜!”

第4章 恰得其反

叶开心生疑惑:“莫非三千年过去,苍穹界的医道竟没落至此?还是这神武大陆上的土著不擅丹药?”

“不,不对!”突然,叶开眼中闪过一道精芒,“这药方看似补气益血,但服下后却恰得其反,这也太巧了……”

“看来是有人故意为之!”前世叶开身为封号武帝,虽称不上医道巨擘,但也精通岐黄,几乎可以肯定这药方绝非失误,而是精心谋害!

“看来隐藏在暗处的鬼祟还真不少……”叶开冷笑一声,并不在意,这点小手段他分分钟就能解决。

“先把这具身体修补下,恢复些实力再说,万一某些人狗急跳墙……”

叶开忍痛盘膝,双手结印,低喝一声:“吞天噬地,敕!”

随着叶开意念微动,一条头角峥嵘的黑色蛟龙虚影,出现在他身后,虽然体形微小,但却透出一股要吞食天地般的桀骜气息!

吞天魔龙!万族灵魄榜排名第六!

叶开前世成就武帝,封号“吞天”,最关键的助力便是这尊拥有逆天吞噬能力的变异灵魄!原本这吞天魔龙已与叶开融为一体,合而化道,这一世重生后却再度成为了叶开的本命灵魄!

“嗯?”

蓦然,叶开脸上露出一丝呆滞,旋即欣喜若狂,因为在那微小的魔龙虚影旁,骇然出现了另一道虚影!

那虚影只有巴掌大小,隐约是一座石碑模样,有些残缺,却散发出一股极尽杀伐的气息,让叶开无比熟悉。

“七杀戮神残碑?”

“怎么可能?它居然化身成了我的灵魄?”

“这么说,我岂不是拥有双生灵魄?!”

所谓灵魄,乃是天道赐予苍穹界武者的馈赠!这种源于血脉灵魂的武道天赋,几乎决定了武者的命运!

武道灵魄千奇百怪,五花八门,数不胜数:有元素灵魄,如冰霜、烈焰、雷云、暴风;也有五行灵魄,即金木水火土;还有兽灵魄,如青龙、白虎、朱雀、莽牛;以及器灵魄,如刀,剑,斧,钺,鼎;甚至还有各种强大的变异灵魄,比如嗜血灵魄,诅咒灵魄,不死灵魄……

而叶开的吞天魔龙,便是属于变异灵魄的一种。

可以说灵魄的强弱,决定了武者修炼的开始,而拥有双生灵魄的武者,在整个神武大陆上,都是不世出的绝顶天才,天赋极为恐怖,如今却出现在被人称为废物的叶开身上?

“难道是因为重生过一次?”叶开看着那神秘的残碑虚影,若有所思。

这七杀戮神残碑乃是叶开前世在一处上古遗迹中所得,历经九死一生,用尽秘术法宝,才从太一重水之下,虚无业火之上将其取出,碑身上刻有古字经文,颇为神秘玄奥。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也正是因为这件重宝,叶开才被苍穹圣域的掌控者“圣庭”围杀,幸而被七杀戮神残碑保住一缕神魂不灭,最终重生到三千年后的神武大陆。

前世叶开还没来得及参悟残碑经文便陨落身死,深以为憾,没想到重生之后,这七杀戮神残碑竟成了他另一个灵魄!

第5章 七杀灵魂

“也好,以后便叫你七杀灵魄吧。”叶开淡淡一笑,自己能够拥有双生灵魄,想必与重生后融合了前任的灵魂有关,不过如此一来,倒是让他的武道开始高出前世不少。

当初他身为妖奴孽种都能登临帝座,这一世的成就只会更高!说不定有机会追寻远古大能的脚步,染指那永生不朽的隐秘!

……

“呼……”叶开长吐一口浊气,收回思绪,灵台空明,身后吞天灵魄与七杀灵魄此起彼伏,相互缭绕,随着叶开手中的印法变幻而微微颤动。

眼下叶开修炼的正是前世自创的“吞天诀”,夺灵气,窃天机,吞噬一切可吞之能量,壮大己身!

别人修炼武道大多是炼精化气,相当于“换”,之后的引气入体则相当于“借”,而他却是毫不客气的“拿”,甚至“抢”!正是凭借这等逆天的秘法,前世的他才能不断蜕变,以半妖之身铸就最强道基,蜕变出逆天体质。

闭目,沉神,叶开心无旁骛地运转着“吞天诀”,这功法本就由他所创,此时修炼起来自然颇为容易,各种精妙奥义如流水淌过。

很快,体内那些猛烈紊乱的药力,便如同被漩涡席卷一般,全都被吞入丹田之中,旋即又迅速发散开来,修复着叶开全身的创伤。

此时他的肉身如同干渴的枯草般,疯狂吸收着药力的甘露,淬炼体魄,滋养灵魄,逐渐的,他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缓缓转变,并顺着每个呼吸,散入四肢百骸。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体内响起一阵轻微的“噼啪”声,这些囤积多年的药力终于被叶开吞噬一空,旋即大量的黑色粘液从毛孔沁出,又粘又稠,散发着浓烈的腥臭之气。

“呼……”

叶开缓缓吐出一口浊气,丝毫不觉疲累,反而精神奕奕,浑身舒畅,不但伤势近乎痊愈,对外界的感应也灵敏了许多!

“咦?没想到第一次修炼便能伐筋洗髓,这具身体的资质,远超前世的半妖血脉!”叶开面露诧异,这等武道资质在叶家人口中居然是废物?

“不是说经脉闭塞么?到底怎么回事?”叶开心中微动,意念沉入体内,内视己身。

经脉是武者修行的根本之一,武道第一步为炼体,通过炼力、炼血、炼髓三步完成筑基。

第二步便是开脉,开启经脉,吸收天地灵气入体,通过功法转化为自身真气,只要打通任意一条经脉,就能成为武士,而当体内经脉全通,就能晋升为武士境巅峰,真气奔腾如江,实力成倍增长。

而叶开这一世却被断定为天生经脉闭塞,根本开启不了经脉,自然也就修炼不了真气,但叶开偏不信邪,方才他修炼吞天秘法时,明明发现这具身体的武道资质堪称妖孽,又怎么可能经脉闭塞?

其中定有蹊跷!

果然,当叶开内视经脉时,一眼就看出问题所在!

这一刻,即便是前世身为封号武帝见识超凡的叶开,整个人也如遭雷击,满眼惊骇。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这哪里是经脉闭塞,这根本就是九离一族的剑罡魂煞封印!”

第6章 天地不仁

叶开心神巨震,这具身体内居然诡异地密布着众多剑道罡气,密密麻麻地交错着,形成无数柄银色小剑,将经脉切割得支离破碎!

如果说叶开的身体是一颗树木,那么这树干的内部,竟然被人用恐怖的剑道手段,生生刻成了一副镂空的雕塑……

而且这剑罡上,还包裹着极为高深的魂煞阵法,组成纷芜繁杂的锁链!这等超凡手笔,武帝境界以下的强者根本看不出端倪,若非叶开重生后还保有一丝前世神魂,也发现不了这等隐藏的通天手段!

难怪那些炎武国的王庭御医会误认为叶开是天生经脉闭塞,因为在这“剑罡魂煞”的切割封锁下,经脉的确永远无法开启,而且任何丹药秘法都无法医治!

别说一个武徒少年,只要是武帝以下的境界,中了这等恶毒手段,也将跌落尘埃,成为废物!

“妈的……贼老天你在玩我么?”

叶开咬牙切齿,青筋爆起,眼中满是愤怒不甘,虽然他身怀无数秘法,但如今境界过低,根本无法运用那些手段,除非他能达到离武帝只有一步之遥的武皇境界,才能催动一些秘法,炼化这剑罡魂煞封印。

可问题是,经脉全被重重锁死,连真气都无法修炼,又怎么可能达到武皇境?这简直是一个无解的死局!

“谁?到底是谁?”

“能施展这等手段之人,至少也是即将合道的半步武帝,怎会跟一个小小武徒有如此深仇大恨?非得用这等恶毒手段毁掉其武道根基?”

“难道是圣庭之主留下的暗算布置?那老不死的用归藏神易算出了我会重生?不,不可能,他还没跨出那一步,未成不朽,根本就染指不了时空!”

“或许,是这一世的身份引来的祸端?”

“难道我叶开这一世要成为一个废物?被人踩在脚下肆意欺凌?难道前世的血仇再无机会得报?贼老天,你还不如一开始就让我死在沧澜秘境!”

“不!我不甘心!”叶开心中无声嘶吼,眼神桀骜,满是不屈。

“吞天秘法,逆血冲脉!”

“大破禁真解术!给我破!”

“业火燃魂!”

叶开疯狂地尝试前世搜罗的各种秘法奇术,想要化解这“剑罡魂煞”的封印,可惜,如今他仅仅是一个卑微的武徒,连真气都没有,又如何能催动这些旷世奇术?

然而叶开依然没有放弃,他仍有最后的希望。

“呵,连无上圣庭都杀不死我,难道一个小小的封印就想毁了我叶开的武道?不可能!我命由我不由天,天都奈何不了我,更何况人!”

叶开眸中闪过一丝决然:“七杀戮神碑,给我出来!”

轰!

念头一动,叶开身后浮现出那七杀灵魄的虚影,原本只有巴掌大的残碑,在借助前世神魂的全力催动下,竟逐渐化作车轮大小,通体血红,散发出恐怖杀伐的气息!

旋即,在这残碑的背面,骇然浮现出密密麻麻的黑字经文: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第7章 杀

“诸神无道,视苍生如蝼蚁!”

“杀杀杀杀杀杀杀!”

“太初混沌,魔神共存,生于毁灭,归于虚无,魔心不陨,命魂不衰……”

虽然叶开并不清楚这七煞戮神残碑的来历,但是从它背面的黑字经文可以推测出,此物与太古魔族有着极深的渊源。

当初叶开仅仅参悟了极少的一部分,便习得“魔心种魂”之术,因此才保有一丝神魂在残碑之中,三千年不灭。

如今,这黑字经文便是叶开唯一的希望所在,哪怕因此堕入魔道,叶开也在所不惜,因为他别无选择!

他绝不甘心被这“剑罡魂煞”封印所束缚,从此庸碌一生,更不甘心放过那些手段卑劣却道貌岸然的圣庭伪神。

前世被圣庭杀身夺道,灭尽满门的血仇,焉能不报?

“既然这天要如此欺我,那我叶开就堕入魔道,焚了这天!”叶开冷笑一声,眸子闪过一丝歇斯底里的疯狂,毅然将一缕神魂沉浸入那黑字经文中。

嗡!

随着叶开的神魂意念接触到黑字经文,瞬间有一股洪钟大吕般的声音响起,仿若自太古而来,携带着亘古苍凉的威压以及神秘莫测的意境!

轰!

整个残碑虚影震颤不休,通体散发出鲜红欲滴的光晕,那些散发着苍古气息的黑字经文仿若活了过来,争先恐后地钻入叶开的脑海,后者顿时感觉身体和灵魂似乎都要被活活撕裂!

“魔为何物?顺天则为神,逆天则成魔!因诸般不自在而求自在,以不自在求得大自在,是为魔!道生是魔,道怒化魔,道灭是魔,道无亦是魔……”

一段段玄奥生涩的字符在神魂中流淌,叶开直接进入顿悟般的状态,各种经文奥义如水到渠成般被他迅速领悟,自行在体内运转开来。

这便是太古魔道传承的奇异之处,叶开前世已然修出“魔心”,加上这七杀残碑已经成为他的灵魄,因此才能得到这旷世传承。

咔嚓!

随着体内经文的运转,没多久,那“剑罡魂煞”的封印就在黑色古字的压制下碎裂开来,旋即竟被霸道无匹的经文力量直接湮灭吞噬!

这“剑罡魂煞”封印,至少也需要武王境的大能才能布置,然而在魔道经文前竟不堪一击,后者的恐怖程度可见一斑。

在失去目标之后,经文力量也随之沉寂下来,在叶开体内缓缓散开,滋养着他的肉身与灵魄。

“呼……”叶开睁开星眸,长出一口气。

剑罡魂煞一除,经脉不但恢复畅通,而且在这无名经文的淬炼下,更是壮大坚韧了几分,焕发出强大的生机。

由于境界过低,此时叶开真正炼化的黑色经文,其实还不到百分之一,但即便如此,也已让他获益匪浅,虽然还未得到完整的魔道功法,但至少,那该死的“剑罡魂煞”封印,已经破灭消失!

“成功了!这魔道经文,果然霸道!”叶开惊喜若狂,“哈哈哈,好一个顺天修神,逆天成魔!我叶开的命,从来由我不由天!”

感受着经脉的通畅,叶开下意识地运转起吞天秘术,尝试着吸收天地灵气。

仅仅只是片刻,周围的天地灵气仿若被一个漩涡席卷一般,统统被吞入叶开的体内。

第8章 吞天诀

霍然,叶开睁开星眸,满是兴奋,“《吞天诀》第一层气吞山河成功运转,毫无滞碍!”

不但如此,叶开还发现,自己的修炼速度竟快的出奇,不到半刻钟,其中一条经脉就已经充盈着天地灵气,正在缓缓转化为真气。

也就是说,如今的叶开已经突破武徒,成为货真价实的一阶武士!

神武大陆上,武道经历千万年的传承,如今已形成极为系统的境界划分,由低到高分别为:武徒,武士,武师,武宗,武尊,武王,武皇,武帝,封号武帝共九个境界,而每一个境界,又可细分出九阶小境界。

当然,在封号武帝之上,据说还有那超凡入圣的武道圣境!

不过,整个神武大陆上,连武皇境大能都是凤毛麟角般的绝世存在,之后的境界更是遥不可及,对他们来说仅仅是故老相传的神话罢了。

通常武者修炼的成就,除去灵魄天赋与机缘际遇外,基本取决于他所修炼的武道功法。

在神武大陆,功法武技由高到低分为九级:“神圣帝皇,天地玄灵凡”,每一个等级又分为下中上三品。

功法等级越高,修炼起来速度就越快,修炼有成后的威能更是天差地别,因此在武道世界中最重要的宝物便是功法。

如今叶开修炼的《吞天诀》,乃是他前世自创的帝级秘典,就算没有双生灵魄这等逆天资质,也足以让他修炼到武帝之境,堪称无上传承。

若是被人知道叶开身怀传说中的帝级功法,估计整个神武大陆的强者都会为之疯狂,想尽一切手段都要前来夺取。

不过叶开并不担心这个问题,除了苍穹圣域中的寥寥几人之外,没人能看出他的功法来历,而圣域之中的大能强者,也不可能出现在神武大陆这等小世界。

……

“唉,这太古魔道功法,果然玄奥晦涩,自身境界不到,却是难有收获。看来还是得先修吞天诀,达到武王之境重孕神魂后,才能深入参悟……”

房间内,叶开暗叹一声,整整一晚上他都在参悟那魔道经文,但可惜这太古传承博大精深,必须以神魂之念才能推衍,如今他只剩一缕前世神魂残念,却是有心无力。

吱呀!

此时已是清晨,叶青衣带着药补膳食推门而进,见到后者重伤初愈的消瘦模样,忍不住心疼垂泪:“小弟,这些日子,爹不在家,爷爷又闭死关,都怪姐姐不好,没照顾好你,让你被那些人如此陷害。”

“不,姐,你错了,这一切只怪我自己不争气,否则也不会中此恶毒诡计。”看着姐姐担忧自责的神色,少年心底生出一股浓浓的眷恋。

叶开知道,这是吸收了前任残魂所造成的,不过心里也是暗暗想着:“从今以后,这就是我的姐姐了!”

前世叶开身为孤儿,孑然一身,所以内心深处对亲情甚为渴望,而这一世他母亲早逝,长姐如母,一直对他照顾有加,眼下感受到叶青衣的殷殷关切,加上融合了原来的残魂,所以接受起来一点犹豫都没有。

叶青衣根本想不到自己的弟弟已经换了灵魂,只是感觉弟弟变得沉稳懂事了些,还以为是因为这件事受了极大打击。

想到这,少女的眼圈有些发红,聪慧过人的她自然明白事情真相如何,奈何她这一脉人丁单薄,虽然父亲叶城修为卓绝军功显赫,深得爷爷看重,被立为家主,但叶城常年驻守边疆,族中权柄早被架空孤立,眼下她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吞了。

看着姐姐愧疚的表情,叶开淡淡一笑,“姐,你放心吧,虽然我现在实力不济被人陷害,但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洗去受到的屈辱!那一天,不会太久!”

焚天武尊:“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646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