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的王牌护卫:千金被逼着嫁给一个又老又丑的男人

美女的王牌护卫:千金被逼着嫁给一个又老又丑的男人

第1章 就想把你娶回家

“我真的不要嫁人!”

上官淼淼痛苦的趴在梳妆台前哭泣,也不管化妆师和发型师在旁边提醒,就是不肯让人为她打扮。

“女儿啊,你……你别这样儿啊!”

上官淼淼的母亲欧静若心疼的走上前,弯腰用手扶着女儿,“事情都这样了,我看你也别太难受了。”

“妈——”

上官淼淼痛苦的扑到母亲的怀抱,啜泣的声音格外的惹人疼惜。

欧静若牢牢的抱着上官淼淼,心底颇为不是滋味。

“妈知道你委屈,但这件事你爸已经敲定了,我也……”

“爸太过分了!”

上官淼淼愤怒的起身,脸颊上还带着斑斑泪痕。

“他明明知道司徒雨霄那个家伙奇丑无比,家庭背景也是一塌糊涂,为什么还要把我嫁过去?难道他以前对我的疼爱都是假的?”

“不会的。”

欧静若心疼的为女儿擦拭眼泪,一面劝说着。

“你爸从小对你都是抱着很大的指望的,要说谁最爱你,那首当其冲的就是他。”

“骗人!”

上官淼淼依然泣不成声,眼神里带着悲愤。

“哪儿有父亲疼爱女儿是会把女儿往火坑里推的?妈,你是知道的,我最喜欢的是祁哲哥,不是爸给我找的这又老又丑的司徒霄!”

“嘘!”

欧静若紧张的伸手捂住了女儿的嘴,嗔怪的苛责着,“瞧你这态度。人家还没来呢,你就埋汰的这么凶,要真是见了面,还不知道闹成什么样子呢。”

“闹就闹啊!”

上官淼淼不假思索的怼了母亲,“我还真就不怕被他听见。最好司徒霄这个混蛋就在我面前,那样我可以跟他把话再说的明白一点,让他知难而……”

“咔嚓——”一声,酒店的门被打开了。

穿着银灰色西装的司徒霄出现在了上官淼淼的面前,那黝黑的脸上,还有着一些凹凸不平的印记,一排有些泛黄的牙齿,让上官淼淼看的更有些倒胃口了。

上官淼淼的眼神里直接折射出来的就是嫌弃,青葱般的手指厌恶的点了一下司徒霄的肩膀,“谁让你进来的?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就你这样的德行,也敢来这儿?”

司徒霄定定的站着,沉默了一会儿后,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

“淼淼,过了今天,你就是我的老婆了,你的脾气大我理解,毕竟你从小就没吃过苦,应该的。”

上官淼淼踉跄的往后退了几步,不可置信的瞪着司徒霄,“你没病吧?我都说的这么过分了,你怎么还不羞愤的离开?你还杵在这儿做什么呀?”

“离开?为什么呢?”

司徒霄的脸上带着一抹浅笑,目光直直的看向上官淼淼,“我可是这场婚礼的新郎,少了我,你不是成了弃妇吗?淼淼,这种丢脸的事,我想你一定不会希望发生的,你说对吗?”

“没了你,婚礼也一样可以举行!”

上官淼淼甩下这句话后,拂袖准备离开。

可才走了两步,她的胳膊就被司徒霄一把给抓住了。

“你干嘛!”

上官淼淼羞恼的想要挣脱司徒霄的胳膊,但对方的手就跟钳子一样,任凭她怎么挣扎都没有任何的作用。

欧静若看到女儿被这个丑男人给抓着,立刻上去拍打司徒霄的肩膀,“不许你欺负我女儿!”

“妈,我没有欺负你女儿。”

司徒霄气定神闲的看了一眼欧静若,“我只是想把她娶回家而已!”

第2章 不速之客

“见过不要脸的,但没有见过你这样儿没皮没脸的!”

上官淼淼的妹妹上官雅若相当嫌弃的扫了司徒霄一眼,一面上去帮着姐姐扯开了这个家伙的胳膊,使劲儿的把司徒霄推倒在地。

“穷鬼,你开个价吧,要多少钱你才肯离开我姐姐?你说,我们给的起。”

司徒霄正想着开口,耳边就传来一阵脚步声。

他立刻改变了态度,眼神里带着几分憔悴。

“妹妹,你怎么能说这样说的话呢?我是真心实意要跟你姐姐在一起的,你应该支持我才对,怎么还跟我说这样的话?”

“谁是你妹妹?”

上官雅若啐了司徒霄一声,目光里更多了一丝嫌弃。

“你别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了,我们跟你是一点关系也没有的。你聪明的话,就赶紧滚,这样我们还能觉得你有点骨气,要不然……”

“要不然怎么样?”

推门而入的上官老爷子面色格外凝重,目光直直的扫向了又趾高气昂的上官雅若。

“你这孩子真是太离谱了,怎么可以对你的姐夫这样?赶紧道歉!”

“就不!”

上官雅若依然昂着头,对于老爷子的命令非常抵触。

“爸,你清醒点吧。这司徒霄不但奇丑无比,还没一技之长,姐姐如果嫁给了他,那以后一定是要吃足苦头的呀。趁着现在宾客还没来齐,我看,您还是赶紧退了这门婚事吧。”

“住口。”

上官老爷子用拐杖重重的敲打了地面

,目光里透着一丝寒意。

“什么时候轮到你在这个家里指手画脚的了?我告诉你,你姐姐的婚事,是绝不可更改的。不管你们谁来说,结果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司徒霄是我的女婿!”

“爸!”

上官淼淼急的很,眼眶里噙着泪水。

“您怎么可以这样?我心里是有喜欢的人的,我不要嫁司徒霄,你还是取消这个荒诞无稽的婚礼吧,我不要!”

“这事儿轮不到你做主!”

上官老爷子再度发了脾气,一面弯腰把司徒霄给拉起来,苍老的脸上带着一丝愧疚。

“真是抱歉,我这女儿自幼都娇生惯养的,脾气有些大,我替她跟你道个歉,阿霄,你可千万不要生气啊。”

“我不会生气的,爸。”

司徒霄很顺口的叫着上官老爷子,嘴边带着一抹浅笑。

“爸。我明白女孩子心底多少会期待自己的另一半能高大帅气一些,这一点,我的确是没法儿改变。不过,我保证,以后的日子里,我会尽我所能去保护淼淼,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

“可惜,你就是欺负她的人!”

上官淼淼循声看去,那噙满泪水的双眼里瞬间燃起了一丝希望。

“祁哲,你来啦!快带我走,我一点都不想在这儿多待!”

被上官淼淼信任的男人,轻轻的对着她颔首。

“别怕,我既然来了,就一定会把你带走的。”

“这可不一定。”

司徒霄的目光陡然一沉,长臂挡住了准备走向上官淼淼的祁哲。

“从我选择接受这个婚约开始,我就把上官淼淼当做我唯一的妻子了,要带走她,你先问过我!”

第3章 别忘了谁是你丈夫

“真是笑死人了。”

祁哲冷哼着扫了一眼面前的司徒霄,嘴边的笑容格外的轻视。

“就凭你这样的货色,也敢跟我抢淼淼?司徒霄,你也不扫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你这么丑,谁能喜欢?我看啊,你赶紧找把刀子吧。”

“找刀子做什么?”

祁哲看司徒霄没反应过来,再次露出了恶劣的笑容。

他慢慢的迈开脚步,啧嘴走了上去。

“司徒霄,你是给我装蒜呢吧?你长得这么丑,是你爹妈的基因不好,这没法儿改变。可是,你不能祸害人啊,淼淼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可以跟你这种丑八怪在一起?你要是有点自知之明,就赶紧滚。”

“就是说嘛!”

上官雅若同样来了精神,在旁边帮腔。

“祁大哥说的没错,这年头丑八怪就是被淘汰的,除了死,根本没……”

“长得好看又如何?”

司徒霄的眼神里更添了一抹不屑。

“有些人虽然道貌岸然,但也不过是披着人皮的牲畜,半点也没教养。淼淼要真的选择他,那才要痛苦后半生呢。”

“你说谁是牲畜?”

祁哲恼羞成怒的冲到了司徒霄的跟前,抡起拳头朝他打过去。

然而,他的拳头根本碰不到司徒霄半分,手臂反而被躲闪开攻击的司徒霄牢牢的扣住,反过来给了他一记扫堂腿。

祁哲狼狈的摔在了地上,黑色的西装上沾染了一些污泥。

“阿哲!”

上官淼淼心痛的跑过去,还没弯腰,就被司徒霄用右手拽了过去,牢牢的扣在了他的怀里。

“你放开我!”

上官淼淼羞愤的用双手掐着司徒霄黑黢黢的胳膊,眼神里冒着一团火,“拿开你的脏手,我不许你碰我!”

“不许?”

司徒霄的嘴角勾着一抹玩味的笑容,一面用手敲打了一下额头。

“淼淼。我可以原谅你对我的不爱,但我的底限却是不容冒犯。从你披上嫁衣的那一刻,你只能是我司徒霄的女人。你若还要闹下去,我不介意扛着你去礼堂完成婚礼!”

“野蛮人!”

上官淼淼温润如玉的小脸因为愤怒而涨的通红,小手慢慢的攥紧。

“你要真敢那么做,我一定死给你看。”

司徒霄松开了抱住她的手,但目光里的冷意却丝毫不减。

“就算死,你也是司徒家的鬼。你今生今世,都别想跟着这小白脸在一起。上官淼淼,我看在爸的面上,今天这事我不会责备于你,但你最好给我安分一些,要不然,我分分钟把你给整死。不相信的话,你自己试试看!”

上官淼淼整个人都呆住了。

她定定的看着眼前这奇丑无比的男人,却是从那张人见人厌的脸上,觉察到了一种王者的霸气。

不知怎的,她觉得司徒霄这个人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好摆平,因为他身上那股子懦弱,似乎不见了。

“想好了没?”

司徒霄在她沉思的时候,低低的开口。

“你可以选择跟他走,但下一秒,我就会让全世界都知道你跟祁哲这小子私奔,到时候,你觉得你能和他毫无顾忌的双宿双飞?”

第4章 早就等的不耐烦了

“就算不能一起走,也比待在你的身边强!”

上官淼淼愤怒的顺手抓起了梳妆台上的簪子,嘴角勾起了一抹扭曲的笑容,“你想得到我是吗?好啊,那我给你这个机会。不过,司徒霄我告诉你,你这样的丑八怪,是没资格拥有最完美的我的!”

说话间,她已经愤怒的挥动了簪子,预备着朝自己的脸上划过去。

“姐——”

“淼淼!”

在众人惊呼的时候,司徒霄直接用手抓住了簪子,黑色的瞳孔里透着一丝冷意。

“你真的这样讨厌我?”

“是,我讨厌你,非常非常讨厌你!”

上官淼淼哽咽着开口,目光里透着浓浓的落寞。

“是你让我的希望化为了泡影,让我不能自由自在的去爱我所爱。如今,我想毁了自己,你却还是不肯,这到底是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的。”

司徒霄面无表情的开口,一边把夺下来的簪子往旁边一丢。

“你的好坏,我都会接受。可是,我才跟你父亲说过要保护好你,怎么能看着你受伤而不闻不问?不过,如果你执意毁了自己,那我绝不阻止。反正就算你变丑了,我也一样不会离开你。”

“虚伪!”

上官淼淼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的瞪了司徒霄一眼。

“你要是个男人,就让我跟阿哲单独说句话,要是不能,就说明你对我说的一切都是放屁!”

“混账丫头!”

上官老爷子上去就给了女儿一巴掌,目光里带着一丝冷意。

“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荒唐?我三令五申的告诉你,司徒霄才是你的丈夫,你偏偏不听,反而要跟祁家这小子在一起,你是成心气死我吗?”

“爸!祁哲有什么不好的?为什么您宁愿选择司徒霄这样其貌不扬的丑八怪,也不愿意接受祁哲?难道您的眼睛有问题吗?”

“你给我闭嘴。”

上官老爷子再次呵斥了她,眉眼之中带着几分烦躁。

“让我清楚的告诉你,你可以结婚,但新郎只可能是司徒霄。你想让我接受祁哲这种花花公子,除非是我死了!”

“那你就去死啊!”

祁哲突然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枪,直接对准了老爷子。

“你以为我会在乎这些?上官浩腾,让我清楚的告诉你,我根本不在乎你女儿,我只在乎你们上官家千百年来拥有的时空秘术。我知道这种秘术你只传授给了淼淼,所以我一直都对她好,目的就是为了得到这一样能力。”

“但你没想到我会选择别人,是不是?”

上官浩腾的眉头紧锁,一面摇头。

“你真的是病的不轻。为了要得到不属于你的东西,竟然玩弄别人的感情?”

“够了!”

祁哲不耐烦的打断了老头子的话,恶狠狠的开口。

“你聪明的话就把一切告知于我,要不然,我会让你死的很惨!”

上官淼淼呆若木鸡的看着眼前这一切,红唇微微发抖。

她慢慢的往前走,难以置信的看着这曾经对自己许下诺言的男人,“你,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第5章 替她教训你

“滚开!”

祁哲不耐烦的用手把凑过来的上官淼淼推开,那冷漠的样子,就仿佛他们从来都是陌生人一样,直接刺痛了上官淼淼的心。

上官淼淼颤抖的起身,嘴边勾着一抹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一双手用力的扯住了自己的衣领。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祁哲,你不是说爱的是我的人,怎么会是……”

“白痴啊你!”

祁哲再次冷冷的打断了上官淼淼的话语,嘲讽的发话。

“你真以为我会爱上你这种任性的女孩儿?上官淼淼,事到如今,我也就不瞒着你了。我喜欢你,不过是因为你好骗,可以帮我完成大事。要不然,你以为我凭什么选择你?难道我还会真的爱上你这个女人不成?别开玩笑了!”

在这残酷的话语从祁哲的嘴里说出来以后,上官淼淼的身体往后倒退了几步,泪水如断线的珍珠一样不断的从脸上滑落。

她的心被撕扯的如花瓣一样一片一片,对未来的憧憬彻底的破碎,整个人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淼淼!”

欧静若快步上去扶住女儿,瞧着她如此心碎的样子,不由得咬牙瞪了一眼始作俑者。

“祁哲,你这个天杀的混蛋,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她?难道你不知道,淼淼为了你付出了多少?”

“切,这有什么的?”

祁哲嗤笑着摊了摊手,“又不是我逼着她爱我的,关我什么事?再说,她要真的爱我,就该把时空秘术给我,让我能控制整个世界!”

“真是疯子!”

上官雅若厌恶的看了一眼祁哲,突然觉得这个曾经让姐姐很迷恋的男人,在自己眼中变得丑陋不堪,而那个原本丑陋的司徒霄,却显得有男人味多了。

祁哲对于眼前这些人对自己的咒骂不屑一顾,再度用手枪对准上官浩腾。

“老爷子,你要是聪明的话,就赶紧把时空秘术交给我,要不然,有你好果子……”

话还没说完,司徒霄单手抓住了祁哲拿着手枪的手,用尽一拧,祁哲顿时疼的松手,手枪就这么掉在了地上。

“我打死你这个混蛋!”

上官雅若见状,立刻就抄起了房间里的抱枕,上去就朝祁哲狠狠的打过去。

祁哲挣扎着要还手,但下一刻脸上挨了司徒霄的一记重拳,整个人栽倒在地,脑袋有些晕乎乎的。

“让你欺负我姐姐,看我怎么教训……”

“让我来吧。”

司徒霄挡住了上官雅若,从她的手里拿过了抱枕,将它丢开后,弯下腰蹲在了祁哲的面前。

“你……你居然敢打……”

“砰”的一声,祁哲的脸上又挨了一拳,还没缓过劲儿来,就被司徒霄拽着领子,“我打你又怎么样?你随便就浪费别人的感情,这是卑劣的行径。就算淼淼可以原谅你,我也是不可能原谅的。”

“谁要你这种家伙原谅?”

祁哲的嘴边露出了一抹恶劣的笑容,“我对谁好,对谁不好,那都跟你这种丑八怪无关。司徒霄,我奉劝你尽快跟我道歉,要不然,等我家里人来了,你就死定了!”

第6章 签订血契约

“你家里人不也是人?我为何要害怕?祁哲,识相的话你现在就滚,要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说着,司徒霄再度扬起了拳头,直接朝着祁哲挥过去。

“别!”

祁哲紧张的闭上双眼,身体哆嗦了几下。

“我现在就走,请你不要打了。”

司徒霄收回了拳头,但目光依然盯着眼前这男人。

“放你走可以,可我要你签一份合约,保证你不会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如果你再敢来,那会受到相应的惩罚!”

祁哲眼珠子转了转,心想着现在情况对自己不利,再争执下去可能会被眼前这莽汉给打死,就立刻装作答应的样子,使劲点头。

“我保证以后一定会远离你们,不让你……不,不让您添堵。”

“口说无凭,我们立个字据。”

说着,司徒霄从地上捡起了之前上官淼淼想要自戕的发钗,直接把自己的掌心划开一个大口子,而后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牛皮纸,将自己的鲜血滴在了上面。

顷刻间,这张牛皮纸就跟有了灵气一样,散发出一道金光,而后又出现了一些古老的文字。

祁哲低着头去看那上面的字,但却一个都不认识。

他眉头不自觉的皱起,想着询问的时候,司徒霄直接抓起了他的手,用簪子刺破了他的手指,让这个家伙的血液也融于牛皮纸之中。

在这牛皮纸上出现了一个太极一样的形状的同时,司徒霄抓着祁哲把他的手按了下去。

随着这上面出现了一个龙纹一样的印记后,司徒霄把这东西收了起来,用力的推搡了祁哲一把,“滚吧,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

祁哲轻哼着伸手整了整自己凌乱的衣领,抬起头就斜睨了一眼司徒霄。

“说的好像我多想见你似得,司徒霄,就你这丑……”

话还没说完,祁哲的右手突然对着自己的右脸狠狠的打了一耳光,“我是贱人!”

……

上官雅若瞧着眼前这一幕,只觉得不可思议。

“天哪,竟然有人这么自虐?我的老天,这还真是匪夷所思呢。还好姐姐没跟他在一起。”

“我不是……”

祁哲想要辩解,但偏偏他想说的话一句都说不出口,右手和右腿也不受控的转动着往外走,而司徒霄,则是淡淡开口。

“恕不远送。”

祁哲恨恨的咬牙,最终还是带着疑惑离开了酒店的房间。

此时,上官淼淼也清醒了过来。

她慢慢的在母亲的搀扶下站稳脚跟,一面用手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随后才把目光扫向了身边的司徒霄。

看着司徒霄掌心里的血痕,上官淼淼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歉意。

“你……”

“没什么,这是我自己弄的,跟你无关。”

“不!”

上官淼淼执拗的否定,“如果不是刚才我非要毁掉自己的脸,你也不会用手来……”

“姐姐,不是这样的!”

上官雅若上去拉住了淼淼的手,“姐夫的确不是被你伤到的,他刚才是自己划伤手,跟祁哲哥……不,是跟那个渣男签订合约,让他不再来打扰你的生活!”

第7章 你没有任性的资格

“谁让你多管闲事的?”

上官淼淼愤恨的看了一眼司徒霄,手掌慢慢的攥紧。

“就算祁哲算计我,那也是我的事,为什么你要插手?司徒霄,你该不会以为你这样做,就可以让我心甘情愿的跟你在一起吧?我告诉你,绝不可能!”

“谁说我要用这件事来威胁你了?”

司徒霄淡淡的开口,“我的事情很多,但从来不在没有意义的事上浪费时间。娶了你,那也算是完成了你父亲的一个心愿,之后我也可以安心处理我的事了。”

语毕,他就走出了房间。

上官浩腾见状,立刻就用手指了指淼淼。

“瞧你办的这事儿!我先去找阿霄,要是他不能原谅你,你这一辈子都别想离开这个家!”

“我……”

看着父亲气急败坏的离开,上官淼淼心底很不是滋味。

她一方面憎恨背叛爱情的祁哲,另一方面又对嫁给司徒霄感到不情不愿,这一时,内心也是翻江倒海一样的难受着。

就在上官淼淼脑子里一片混乱的时候,酒店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

不知怎的,她觉得很是不安,迟疑了几秒,二话不说就往外跑。

当她看到左侧的电梯已经炸的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的时候,顿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再度醒来,上官淼淼已经待在了房间里,面前站着的是自己最讨厌的司徒霄,以及她的母亲和妹妹。

她挣扎着起身,呼吸有些急促。

“我父亲呢?”

司徒霄的浓眉微皱,神色变得格外凝重。

“你父亲被卷入了爆炸之中,已经意外过世了。根据警方的调查,已经找到了害死你父亲的人,那人是祁家派来报复的,如今祁家人已经被提起了诉讼,只要找到了爆炸案的主要证物,就可以……”

“够了!”

上官淼淼痛苦的抬起手,一巴掌朝着司徒霄打了过去。

“你凭什么在这儿命令我?司徒霄,你怎么不说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出现了,才会发生的呢?你在这儿跟我狡辩,可真是笑死人了!”

“冷静点!”

司徒霄牢牢的抓住了上官淼淼的胳膊,脸色凛然一沉。

“不管我有没有跟你结婚,事情都会发生的。如果不信,我可以带你回到你父亲出事之前的那一秒。只是,你不能强行逆转这件事的结果,否则,死的人将不会只有你的父亲。”

上官淼淼停止了哭泣,嗤笑着撇嘴看着司徒霄,“我要怎么相信你说的是真的?司徒霄,我现在真的不知道你是恶魔,还是天使?”

“随你怎么想。总之,我娶你,只是因为你父亲的委托,要不然,我没道理跟你这样三观不正性格泼辣的女人在一起!”

“姐夫,你就少说几句吧。”

上官雅若看着司徒霄毫不留情的责备自己的姐姐,忍不住插嘴。

“父亲刚刚过世,姐姐的脾气有点大也是这样人之常情的,你稍微的……”

“她还能任性到什么时候?”

司徒霄的目光又冷冽了几分。

“难道要把这个家的所有人都害死,才能长大吗?”

第8章 逆转不了的事实

“我真的……可以再见父亲一面吗?”

上官淼淼试探的开口,眼睛直视着司徒霄,呼吸有些急促。

“如果你真的可以做到,我愿意……愿意……”

司徒霄看着她艰难的说话,剑眉一挑,“我做这些不是为了要什么回报,你不需要勉为其难。关于回去再见你父亲一面,我是可以做到的。”

说话间,司徒霄双手合十,将自身的力量打入掌心,而后缓缓的打在墙壁上,释放了一个黑色的漩涡。

看着眼前这只可能在电视里才会发生的事,上官淼淼有些心惊。

司徒霄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为什么时而冷静,时而又有着那一丝的怯懦,到底哪一个才是他……

“不是要去看你父亲最后一眼?现在还不走?”

司徒霄冰冷的话打断了上官淼淼的沉思,她咬咬牙,迈开脚步跟上了他。

“等一下!”

上官雅若和欧静若同样走了上去,“能……能带我们去一趟吗?我们毕竟是一家人,也想看看他。虽然无法改变他过世的事实,但至少看一眼也是安心了。”

司徒霄拧眉沉思了片刻,还是答应了,“跟上吧,我做出来的逆向空间维持的时间只有一个小时,过了这个时间,我们都没办法回去了。”

“好。”

当他们一起跨过那黑色的漩涡,身体穿透过去后,他们在这儿看到了爆炸之前的一幕。

在事情发生的前一秒,司徒霄是把上官老爷子给推开的,可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从背后袭击了老爷子,一刀子刺穿了他的心脏。

事情太突然,就算是司徒霄一掌震开了对手,也无法让老爷子死而复生,唯一庆幸的是,在爆炸的前一秒,他护住了上官老爷子的尸体。

虽然这画面是一闪而过,可足以震撼到跟着司徒霄一起进入这漩涡的上官淼淼他们。

司徒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表上逆行的指针,淡淡的开口。

“赶紧出去吧,时间不多了。”

“这怎么可能?”

上官淼淼感到诧异。

“我们进来不过是几分钟而已,怎么……”

“逆转的时间五分钟就是十倍的速度,这是不对等的计算方式。如果你有什么争议,等出去以后我再解释给你听,但现在,不是闹着玩儿的时候!”

虽然上官淼淼不舍,可事关生死,为了不牵扯到妹妹和母亲,她只能含泪走出了黑色的漩涡。

一行人刚走出去,黑色的漩涡即时就关闭了,在他们面前的,依然是要一面雪白的墙壁,似乎方才的一切都不是真的一样。

“天哪!”

欧静若颤抖的走上去用手敲打墙壁,感觉到手掌隐隐作疼的时候,知道这并不是在做梦,方才他们的确是穿透了这面墙。

可是,这种事,似乎有些超自然了一些。

她迅速的转身,目光定定的看向了站在一边的司徒霄。

“我的上帝呀,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刚才用的是什么手段?”

“我是穿梭于各个时空的司徒家族传承下来的三百六十任异能行者,我的使命是来保护时空秘术的。这东西是维持各个世界的关键之物,绝对不能被人抢走。”

美女的王牌护卫:千金被逼着嫁给一个又老又丑的男人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632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