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名将录:在异陆揭起一阵全新的篇章!

龙魂名将录:在异陆揭起一阵全新的篇章!

十大美女

1、苏妲已

情丝截,不愿回忆伤心切,伤心切,心如蛇蝎,心似碎屑。

生平:妲己,为中国商朝最后一位君主商纣王的宠妃,人称:一代妖姬。传说姓苏,不过有关苏的来源有不同说法:一种说法认为其父亲乃是诸侯苏护;另外一种说法是,妲己来自一个叫苏的部落。根据《史记》的记载,妲己是有苏氏诸侯之女,乃一个美若天仙、能歌善舞、国色天香的美人,在商纣王徵伐苏部落时被好酒贪色的纣王掳入宫中,尊为贵妃,极尽荒淫之能事,酒池肉林等乃是纣王为博她欢颜而创,并为了讨好她发明炮烙之刑。

结局:周武王灭商后,诛杀妲己。

相貌:乌云秀发,杏脸桃腮,眉如春山浅淡,眼若秋波宛转;隆胸纤腰,盛臀修腿,胜似海棠醉日,梨花带雨。”

上榜理由:商汤基业亡于她的美貌之中。

吐槽:我要为美女平反,亡国了,把所有责任都推卸到了她的头上了,话说,看官,你们也太看得起她了!

2、褒姒

锦里开芳宴,兰红艳早年。

缛彩遥分地,繁光远缀天。

接汉疑星落,依楼似月悬。

别有千金笑,来映九枝前。

---卢照邻

生平:周幽王姬宫涅的王后,褒姒原是一名弃婴,被一对做小买卖的夫妻收养,在褒国(今陕西省汉中西北)长大,公元前七七九年(周幽王三年),周幽王征伐有褒国,褒人献出美女褒姒乞降,幽王爱如掌上明珠,立为妃,宠冠周王宫,翌年,褒姒生子伯服(一作伯般),幽王对她更加宠爱,竟废去王后申氏和太子宜臼,册立褒姒为王后,立伯服为太子,褒姒因为过不惯宫中生活,加之养父被太子宜臼所杀,心中忧恨,平时很少露出笑容,偶露笑容,更加艳丽迷人,周幽王发出重赏,谁能诱发褒姒一笑,赏以千金,虢国石父献出“烽火戏诸侯”的奇计,周幽王同褒后并驾游骊山,燃起烽火,擂鼓报警诸侯一队队兵马闻警来救,至时发现平安无事,又退兵回去,褒姒看见一队队兵马,像走马灯一样来来往往,不觉启唇而笑,幽王大喜,终回此失信于诸侯。

相貌: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

上榜理由: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吐槽:自己定力不够,还能怪的着人家,唉!

3、西施

艳色天下重,西施宁久微?

朝为越溪女,暮作吴宫妃。

----王维

生平:西施,原名施夷光,出生于春秋末越国苎萝(今浙江省绍兴市诸暨市苎萝地区)。西施天生丽质,禀赋绝伦,相传连皱眉抚胸的病态,亦为邻女所仿,故有“东施效颦”的典故。时越国称臣于吴国,越王勾践卧薪尝胆,谋复国。在国难当头之际,西施忍辱负重,以身许国,与郑旦一起由越王勾践献给吴王夫差,成为吴王最宠爱的妃子,把吴王迷惑得众叛亲离,无心于国事,为勾践的东山再起起了掩护作用,表现了一个爱国女子的高尚思想情操。后吴国终被勾践所灭。

结局:据说范蠡一是喜欢西施的美貌,二是怕勾践像夫差除掉伍子胥一样杀掉自己,就在吴国灭亡后挂印而去,带着西施泛舟西湖而去,后来范蠡成为陶朱公,富甲天下。

相貌:西施是个浣纱的女子,她在河边浣纱时,清彻的河水映照她俊俏的身影,使他显得更加美丽,这时,鱼儿看见她的倒影,忘记了游水,渐渐地沉到河底。从此,西施这个“沉鱼”的代称流传开来。中国历史中西施是美的化身和代名词。

上榜理由:中国四大美女之一,自古红颜祸水,美人很少能够善始善终,西施则结局圆满,功德兼备。

吐槽:貌似对西施同志的反面评论不多,不知道吴国的后人怎么看……

4、虞姬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项羽

生平:虞姬,名虞。秦末虞地(江苏吴县)人,一说名为全名虞妙弋。有美色,善剑舞。公元前209年,项羽助项梁杀会稽太守,于吴中起义。虞姬爱慕项羽的勇猛,嫁与项羽为妾,经常随项羽出征。项梁死,项羽为次将,施升上将军,虞姬与项羽形影不离。宋词词牌《虞美人》就得名于虞姬。

结局:楚汉之战,项羽困于垓下,兵孤粮尽,夜闻四面楚歌,以为楚地尽失。项羽在饮酒中,对着虞姬唱起悲壮的《垓下歌》,虞姬为楚霸王起舞,含泪唱:“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义气尽,贱妾何聊生。”歌罢,拔剑自刎,死后葬于垓下,今安徽灵县东南有虞姬坟。

相貌: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国色天香。

上榜理由:霸王别姬的一幕连同四面响起的楚地歌声见证了一代红颜的香消玉损。

吐槽:这美女真不容易,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找了个真男人的爷们,也未必能够得到真正的幸福啊……

5、王昭君

离宫绝旷,身体摧藏,志念没沉,不得颉颃。

虽得委禽,心有徊惶,我独伊何,来往变常。

---王昭君

生平:王嫱,号昭君,南郡秭归(今湖北省兴山县)人。汉元帝时以“良家子”入选掖庭的。时,呼韩邪来朝,帝敕以五女赐之。王昭君入宫数年,不得见御,积悲怨,乃请掖庭令求行。呼韩邪临辞大会,帝召五女以示之。昭君“丰容靓饰,光明汉宫,顾影徘徊,竦动左右。帝见大惊,意欲留之,而难于失信,遂与匈奴。昭君出塞后,汉匈两族团结和睦,国泰民安。公元前31年,呼韩邪单于亡故,留下一子,名伊屠智伢师,后为匈奴右日逐王。时,王昭君以大局为重,忍受极大委屈,按照匈奴“父死,妻其后母”的风俗,嫁给呼韩邪的长子复株累单于雕陶莫皋。王昭君的历史功绩,不仅仅是她主动出塞和亲,更主要的是她出塞之后,使汉朝与匈奴和好,边塞的烽烟熄灭了50年,增强了汉族与匈奴民族之间的民族团结,是符合汉族和匈奴族人民的利益的。她与她的子女后孙以及姻亲们对胡汉两族人民和睦亲善与团结做出了巨大贡献,因此,她得到历史的好评。元代诗人赵介认为王昭君的功劳,不亚于汉朝名将霍去病。昭君的故事,成为我国历史上流传不衰的民族团结的佳话。

结局:红颜薄命,昭君年仅33岁就香消玉损,离开人世。厚葬于今呼和浩特市南郊,墓依大青山、傍黄河水。后人称之为"青冢"。

相貌:传说“昭君出塞”时,行于大漠途中,悲怀于自身命运和远离家乡,在马上百无聊赖,弹《出塞曲》。而天边飞过的大雁,听到曲调的幽怨和感伤,肝肠寸断,纷纷的掉落在地。因而“沉鱼落雁”中的“落雁”由此得名。

上榜理由:中国四大美女之一,民族友好的典范,不辱国名,深得人心。

吐槽:呃,如果对这个丫头也吐槽,有点太对不起她了,这娃,不容易啊……

6、赵飞燕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李白

生平:赵飞燕,原名宜主,长安人,赵临的女儿,汉成帝刘鳌的皇后,能歌善舞,体态纤美,轻盈如燕,相传其能在掌中起舞,故称“飞燕”。成帝时入宫,为婕妤,后立为皇后。史书记载赵飞燕“身轻如燕,可作掌上舞”唐代大诗人李白在应玄完全之诏创制“清平调三章”歌颂杨贵妃的艳美。在李白心中,占有绝对的席位。在中国,她与晋代绿珠、唐代杨贵妃并称为“古代中国三大杰出女舞蹈家”。

结局:平帝即位后,被废为庶人,自杀而亡。

相貌:貌若天仙,环肥燕瘦,明眸皓齿,天生丽质。

上榜理由:汉宫飞燕的传说犹如余音绕梁,至今未绝。未央宫殿的旋律犹如飞燕翩跹,千古传颂。

吐槽:可以站在手掌上的舞蹈家,现在舞蹈界的精英们,你们谁不服?不服来比划两下,我就是看热闹的……

7、貂蝉

一点樱桃启绛唇,两行碎玉喷阳春。

丁香舌吐衠钢剑,要斩奸邪乱国臣。

生平:貂蝉,在关汉卿的剧本里记载此女名为任红昌,山西并州(今忻州)人。是东汉末年司徒王允的歌女,国色天香,有倾国倾城之貌。见东汉王朝被奸臣董卓所操纵,於月下焚香祷告上天,愿为主人担忧。王允眼看董卓将篡夺东汉王朝,设下连环计。王允先把貂蝉暗地里许给吕布,在明把貂蝉献给董卓。吕布英雄年少,董卓老奸巨猾。为了拉拢吕布,董卓收吕布为义子。二人都是好色之人。从此以后,貂蝉周旋於此二人之间,送吕布於秋波,报董卓於妩媚,把二人撩拨得神魂颠倒。吕布自董卓收貂蝉入府为姬之后,心怀不满。王允便说服吕布,铲除了董卓,而貂禅也跟随了吕布。吕布死后貂禅不知所踪,罗贯中在《三国演义》里只有两个人物没有记载去向,其中就有貂禅。

结局:貂蝉在怜香惜玉的关羽庇护下逃走,削发为尼,曹操派人追捕,为使桃园三兄弟不再重蹈自相残杀的覆辙,貂蝉毅然触剑身亡,一缕幽怨的香魂,追随国家大义而去。

相貌:貂蝉降生人世,三年间当地桃杏花开即凋,貂蝉在花园中拜月时,有云彩遮住月光,被王允看到。此后王允就对人说貂禅比月亮还漂亮,称为“闭月”。

上榜理由:中国四大美女之一,奉献青春,连环汉贼,留名青史,可歌可泣。

吐槽:能把三角恋玩的这种程度,嗯,想不佩服都不行啊……

8、甄姬

江南有二乔,河北甄姬俏。

生平:甄氏(182—221),字嫦娥,别称甄洛或甄宓(fú),庙号文昭甄皇后。中山无极(今河北省无极县)人,东汉王朝宰相(太保)甄邯的后裔。上蔡令甄逸的女儿。是中国历史上极贤的美女之一,懂诗文,貌艳丽。原是袁绍次子袁熙的妻子,后袁绍为曹操所灭,被曹丕娶为妻。生魏明帝曹叡和女儿东乡公主。相传曾创设“灵蛇髻”,对古代妇女发式颇有研究。世称甄夫人或甄妃。一说甄姬是曹植的《洛神赋》中的美人“洛神”的客体。

结局:因幽怨作诗而被曹丕赐死,尸首被“被发覆面,以糠塞口”。

相貌: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

上榜理由:洛水仙女下凡,至孝芳名千古。

吐槽:看见没,这个才是女神啊,来,洛神抱抱……

9、张丽华

丽宇芳林对高阁,新装艳质本倾城;

映户凝娇乍不进,出帷含态笑相迎。

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

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

----陈后主

生平:张丽华(559年—589年),南朝陈后主叔宝宠妃,出生兵家,以织席为生。太建二年(569年)陈叔宝立为太子,张丽华年仅十岁入宫,充当太子宫龚良娣(太子妃妾)侍女。生了陈深,立为太子。太建十四年(582年)陈宣帝陈顼死,陈叔宝即位为陈后主,立张丽华为皇贵妃,陈后主于光照殿前筑临春、结绮、望仙三阁,植以奇树名花,陈后主住在临春阁,张贵妃住在结绮阁。

相貌:发长七尺,鬓黑如漆,光可鉴人,眉目如画。

结局:《陈书》记载张丽华之死是杨广命人斩之。

上榜理由:一个让皇帝放弃锦绣山河的美人。

吐槽: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他,《隋唐演义》里有,自己找……

10、杨贵妃

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

----白居易

生平:原名杨玉环,唐代蒲州永乐人(陜西省华阴市人)。通晓音律,能歌善舞。最初为唐玄宗的第十八子寿王的王妃,唐玄宗见杨玉环的姿色后,欲纳入宫中为女道士,号太真。天宝四年入宫,得唐玄宗宠幸,封为贵妃父兄均因此而得以势倾天下。贵妃每次乘马,都有大宦官高力士亲至执鞭,贵妃的织绣工就有七百人,更有争献珍玩者。岭南经略史张九章,广陵长史王翼,因所献精美,二人均被升官。于是,百官竟相仿效。杨贵妃喜爱岭南荔枝,就有人千方百计急运新鲜荔枝到长安。

结局:安史之乱,唐玄宗逃离长安,途至马嵬坡,六军不肯前行,说是因为杨国忠(贵妃之堂兄)通于胡人,而致有安禄山之反,玄宗为息军心,乃杀杨国忠。六军又不肯前行,谓杨国忠为贵妃堂兄,堂兄有罪,堂妹亦难免,贵妃亦被缢死于路祠。安史治乱与杨贵妃无关,她成了唐玄宗的替罪羔羊。

相貌:传说杨玉环在花园中赏花时悲叹自己的命运,用手抚花,也许是含羞草,也许是别的原因,花瓣收缩,花叶垂下。被宫女看见,就说杨贵妃与花儿比美,花儿都羞得低下了头。

上榜理由:中国四大美女之一,封建王朝皇帝尊严的捍卫者与牺牲者。

吐槽:唉,又一个政治牺牲品,美女,咋就这么命苦呢?

关于这个文

——妲己

只能听到在庙堂上的惨叫

却没有听到你在宫闱中的抽泣

只看到了你娇美的容颜

却没有感受到你内心的脆弱

江河的破碎完全压在了你柔弱的肩膀

千百年来

你背负着妖姬的骂名

我要带你重新过一种生活

那里远离权贵

只让你

像一个正常人一样

活着

——————

——王昭君

出塞中

泪水打湿了你的衣衫

一曲《出塞》成就了你落雁的美名

然而

那些所谓的文豪们真的知道大雁坠落的真相么

大雁的坠落不是因为你的美貌

而是因为对你的同情

大漠北风的呼号中

你成为了一座丰碑

柔弱的身体

坚定的眼神

化成了一个民族的脊梁

——————————

——杨贵妃

是马嵬坡前的三尺白绫

还是东渡扶桑的惊涛骇浪

是乱军中的铁戈长矛

还是大太监阴险的眼神

你成为了一个千古之谜

但是

在我眼中

这些结局都是一个笑话

上天会眷顾你的美貌的

上天会在意你的天真的

你只是找了一个属于你的地方去沉睡了而已

因为

无尽的宫斗中

已经耗光了你的精力

————————

——虞姬

第一次

看到霸王流露出了无助的眼神

也许

当霸王的雄心已经破碎的时候

他就已经不再是霸王了

不是霸王也好啊

就让我追随于你到地下

让你完完全全的

做我的男人

——————————

——褒姒

烽火台上的狼烟中

我笑了

不是因为那些狼狈的士卒

而是因为我看到了

用我的美貌

给国仇家恨一个交代的希望

幽王

我的男人啊

你对我的爱我只能够埋藏在心底

因为我背负的东西实在太多太多

只要你愿意

在下辈子

我还想做你的女人

做一个真正属于你的女人

第3章 黄飞虎?

日落西山。

远处尘土飞扬,看上去应该是远征的大军回来了,看到他们军容整齐,应该是凯旋而归的。

烟尘惹得三个年轻人在路边张望。为首的是一个白净面皮的家伙,一看就是养尊处优型的温室的花朵。

在他的身后,是个光着上身的男子,衣服已经被他拎在了手里。这哥们长得好像是一个铁塔一样,强壮的肱二头肌高高的隆起,看上去就好像是两个小馒头。

最后一个家伙同样是白皙的脸,不过那双小眼睛中总是不经意的流漏出了一丝市侩和狡黠。

无论是穿着衣服的,还是赤裸着上身的,都有同样的一个特点,那就是他们一个个都好像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在他们的脚下也积了一汪小水泡。

“白日梦,看清楚是什么情况了嘛?”

“太远了,看不清楚。呃,看到了,军队,盔甲、长枪、木车,呃,应该是拍电影的吧?”

几个人就站在路边傻乎乎的看着,很快,队伍的先头部队就已经来到了他们的跟前,为首的一个看上去好像是将军一样的家伙,骑在了高头大马上,威风凛凛的样子还真的有那么点味道。

赤裸着上身的黑大个刚刚想要叫好,忽然那个将军狠狠的一鞭子抽了过来!

“哎呦!”

被称为是白日梦的那个家伙猝不及防,一鞭子正好抽在肩膀上,疼的他一蹦达,肩膀上一条血红的印迹就出来了,疼的他嗷嗷直叫。

“大王回师,闲人避让!”

“我靠,你们拍个电影还牛逼了,玩真格的,别以为你们人多哥就怕你们!”

吃了亏的哥们跳着脚的大喊,在他身后的两兄弟也露出了不忿的神色。

那个将军勒住了马,奇怪的回头看着站在路边的三个人:

“你们三个有毛病吧,什么是拍电影,大王刚刚征讨有苏氏,得胜归来,闲杂人等还不闪到一旁,我看你们是活腻歪了!”

看着将军的脸上一本正经的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开玩笑,三个人感到一阵的奇怪。眼睛中总是闪着市侩的光芒的小个子,噌的一下跳到了白日梦的身后,低声的在他的耳边说道:

“白日梦,看这家伙的样子,不像是入戏太深了,难道是我们……”

他没有说后面的话,但是不用说其他的两个人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像那个将军的身后看看,旌旗招展,队伍绵延万里,在周围也看不到任何诸如摄像机这样的器材,还真的不像是拍电影。

这个时候,在队伍中间的位置,一匹高头大马越众而出,马上同样一个威风凛凛的将军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还没有靠近,他就高声的大喊:

“怎么回事,怎么停下来了?”

“黄将军,前面路上有三个人拦住了去路,我们马上就把他们赶走。”

那个将军点了点头,转身回去了。

之前抽了白日梦的那个将军瞪了白日梦等三个人一眼:

“快点让开,没看我们黄将军都生气了么,黄将军的脾气可不太好,惹恼了他们,真的是要杀人的!”

白日梦收起了脸上挨了一鞭子之后的怒容,换上了一副嬉皮笑脸的笑容:

“不知道这个黄将军怎么称呼?”

那个将军奇怪的看着三个人,就好像是见到了三个从外星来的异族居民一样。看得三个人都感到一阵的心里发毛。

良久,那个将军才压低了声音:

“你们有毛病吧,连黄将军的名字都不知道?”

他还偷眼回头看了看,发现没有人注意到他,才接着说道:

“随便说将军的名讳是要掉脑袋的,你们知不知道,告诉你们黄将军的大名叫做黄飞虎!”

看到这个家伙小心翼翼的样子,三个人都几乎笑出声来,明明说了,直接说出将军的名讳会掉脑袋的,他还是直言不讳的说出来了,难道这就是知法犯法。

当三个人让开了道路的时候,队伍才徐徐的前行,直到这个时候,最精明的那个商人忽然明白过来:

“黄飞虎?傻大个,我没听错吧?”

其他两个人也终于明白过来了,白日梦用手抠着自己的牙花子,低声的自言自语:

“我靠,真是黄飞虎,我说怎么感觉这个名字好熟悉呢,不对啊,黄飞虎不是应该骑着老牛么?”

白日梦真名孟落日,据说这家伙在出生的时候,他老子曾经梦到了夕阳余晖,所以就给他取了这个名字。

每每提起给他起名字的这个小插曲,孟落日都感到心惊胆战的,幸亏当初老爹没有梦到尿床,否则估计自己的这辈子算是彻底的毁在名字上了。

他本来是一个公司中的白领,按说衣食无忧的,生活也算舒坦,可是偏偏他自己是个不安分的主儿,每天想着升官发财抱美女这样的好事情,所以了解他的人,都叫他白日梦。

不过,孟落日可不只是幻想主义者,貌似在很多时候还是付诸于实际行动的。至少他彩票天天买,只是中的最大的一次奖,是十块的,那次他买了大约三百块钱的彩票。

人能够背到这个份儿上,也算是奇葩了,可是这哥们依旧乐此不疲。

被称为是傻大个的哥们就更奇葩了,用孟落日的话来说,这家伙就是三杆子打不出一个屁的选手。一天到晚也说不出几句话来,整个一个闷葫芦。

不过说他惜字如金,还真是抬举他了,一斤白酒下肚,这哥们能立刻从闷葫芦变成话痨,口水横飞。

傻大个本名土豪金,看这个名字就已经是奇葩中的奇葩了。小时候并不叫这个名字,但是经常体弱多病。他老爹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自然是疼的不行,于是四处的请教高人。

说来土豪金的老爹运气还真不错,遇到了一个号称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大仙(貌似这样的神棍遍地都是)经过了认真的推论和严格缜密的分析,无数次把自己的黑眼球都翻的看不到影了,终于得出了一个自以为是精确无比的结论:

“这娃五行缺金!”

于是土豪金这个牛叉无比的名字横空出世……

第4章 横扫!

土豪金的雷人可不只是他的名字,最重要的是这个哥们的一身本事。

他是退伍军人,当初在军队的时候,就以能打出名。曾经有过一个人PK对方十人的辉煌纪录,而且战斗结束之后他还毫发无损,不由得让人赞叹,当然了,最后的结果是,他被开除了,提前退伍。

满眼闪着“金光”的小个子男子,大号叫做马前卒,记住,这个可不是外号,而是他的本名,他的外号中可没有一点马前卒的味道,而是小财迷!

马前卒是一个商人,而且还是非常成功的商人,银行存款到底有多少,恐怕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钱到了花不完的程度,也就失去了意义,只是一个数字了,因此四处交朋唤友。

但是没办法,商人永远是商人,这家伙貌似真的非常有商业天赋,就是在呼朋唤友的过程中,他的资产依旧在疯长。

这三个人性格不同,生活的环境也不同,是什么把他们三个联系到一起的呢?

爱好!

三个人都有着共同的爱好,一个是搏击。

傻大个土豪金的本领出众,但是当他和孟落日、马前卒在搏击场遇到的时候还是让他大吃一惊,虽然最后的结果依旧是他获得了胜利,可是一个小白领,一个小商人居然能够有这样的身手,让他佩服万分,人家可都是有自己的专长的,不像自己,貌似除了打架,还真的找不出什么可取之处了。于是三个人聊得非常投机。

另外一个将三个人真正联系到一起的爱好就是旅游加冒险,这几位可是十足的驴友。

足迹几乎遍布了全国的大江南北,玩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前几天,这些家伙来到了山东泰山。这里是五岳之首,当然不是第一次来了,不过这一次他们突发奇想,就是没有按照正常人的路线去走,而是一脑袋钻进了古木丛林中。

这几天他们可真是在古木丛林中玩爽了,虽然是风餐露宿,可是也乐在其中。

这一天他们忽然转到了一个山坳里,这里常年笼罩着灰蒙蒙的雾气,如果不是这几位为了旅游可以连小命都不要的选手,还真没人敢进来。

到了山坳中,三个家伙无意中看到了一汪深潭,黑漆漆的水看着就让人感到害怕。不过这也引起了这三个家伙极大的好奇心,没有用任何的语言,三个人只是眼神交流了一下,连衣服都没脱,就跳了下去,结果……等到他们重新回到了水面的时候,就到了一个他们从来没有到过的地方了。

对于资深旅游人士来说,找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还真的不容易,本来还挺兴奋的,结果莫名其妙的挨了一鞭子,也算是把他们彻底打醒了。

看着浩浩荡荡的队伍,三个人瞪大了眼睛。从这些队伍的气势上,三位就可以感受到,人家真的不是拍电影的。

忽然,一个小队越众而出,看这十几个人的小队伍冲出来的方向,应该就是冲着三个人过来的。

“我靠,他们要干嘛?”

马前卒低声的说道,但是还没有等他的话音落下,几匹骏马已经将他们围拢在了中间,为首的,正是那个骑着高头大马的黄飞虎!

“大胆刁民,看到吾王竟然不跪,给我拿下!”

在几个人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的时候,那些马上的士卒已经冲了上来。

看着这些如狼似虎的士兵,三个人都知道,现在真的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了。

不过这些家伙也明显没有给他们解释的机会。

且不说傻大个曾经有一个人单挑十个人的辉煌战绩,就是孟落日和马前卒的身手貌似也不是吹的。

看到了刺过来的长矛,三个人丝毫不敢怠慢,闪展腾挪,快速的躲避开了攻击,孟落日和土豪金更是在第一时间就把两个士兵从马上拉了下来,夺过了他们手中的长矛。

当手上有了兵器,这三个人的胆子更壮了:

“我靠,好歹我们也是二十一世纪的有为青年,还能怕你们这些小喽喽!”

孟落日一声大喊,挥舞着手中的长矛——嗯,分量是有点重——见马腿扫马腿,看马头打马头。

用现在的时间来算,也就是十几分钟,十几个士兵都从马上摔下来了,一个个盔歪甲斜,样子非常的狼狈。

总算是三个人还是有着法律意识的,他们只是打伤了这些士兵,并没有弄出什么人命来。

黄飞虎看着自己手下的百战之兵,竟然在顷刻之间别人家几乎给横扫了,不由得勃然大怒:

“都他妈的给我闪开!”

三个人听到了这声大喊,都感到自己的脑瓜子上有无数条黑线垂落了下来,同时他们也终于知道了一个事实,原来古人说话,也不都是整天文邹邹的,该骂人的时候,也骂人啊,满口的脏话,貌似说的还挺溜!

黄飞虎纵马舞枪来到了三个人的面前,那些小喽啰看到了主将出马了,立刻后退了几步,让开了一块空地。

小财迷马前卒冲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呸,看来真的是古人,脑子一点都不灵光,看到主将上来了,其他人就闪开了,妹的,这个机会不正好一哄而上把我们拿下么?”

孟落日和土豪金连连点头,看来他们对马前卒的说法深以为然。

黄飞虎可不管他们说的是什么,非常威风的把手里的长矛挥动了一下,然后皱着眉头看了看眼前的三个家伙:

“去,给他们三匹马,我要和他们公平对决!”

“脑瓜子真是有毛病!”

连孟落日也忍不住对这个大名鼎鼎的黄飞虎嗤之以鼻了。

本来他看《封神演义》的时候,还对这个东岳泰山天齐仁圣大帝还颇有好感。觉得这家伙还是一个弃暗投明很成功的例子,可是现在看起来,这家伙根本就是一个二百五!

不过三个人还是拒绝了黄飞虎让小兵拉过来的战马,坚持要求和黄飞虎步战,理由谁也没说,但是他们心里都清楚——他们都不会骑马……

第5章 没资格?

看到了三个人拒绝了自己的提议,黄飞虎的眉毛都竖起来了,在他的心中,这是对他的一种侮辱!

噌的一下从马上也跳了下来,把手里的长矛噗的一声插到了地上:

“看不起我,好我就和你们来一场公平对决!”

听到黄飞虎的身上铠甲发出的哗啦哗啦声,看着黄飞虎气呼呼的样子,孟落日等三人的嘴里几乎是在同时做出了一个表情:

“煞笔!”

还不等黄飞虎站稳,傻大个土豪金已经发出了一声大吼,抡起手里的长矛就砸了过去。

长矛一般都是在马战的时候用的武器,在步战的时候不是特别的方便,黄飞虎以为他将长矛丢下了,对面的三个家伙也会和他一样丢下长矛呢,可是没想到土豪金连招呼都不打一个,直接轮着长矛就杀上来了。

赤手空拳的他连忙快速的躲避,一边躲闪着,一边还大声的骂道:

“你不要脸!”

事实证明,不要脸的可不只是土豪金,在他躲避的同时孟落日和马前卒轮着长矛也冲了上来。

孟落日嘴里还大声的喊着:

“妈的,从前只是听说三英战吕布,今天我们三英战飞虎!只不过人家是马战,我们是步战!”

因为没有黄飞虎的命令,其他的小兵们围拢在了周围,面面相觑,不知道应不应该上去帮忙。

好不容易找了一个机会,黄飞虎抽出了挂在腰里的长剑,可是他的长剑和对面三个家伙手里粗重的长矛比起来,实在是太单薄了。

每过几个回合“嘣”的一声响,长剑就被打飞了。黄飞虎再次陷入到了赤手空拳的境地。

一个没有留神,被马前卒一长矛扫到了大腿上,黄飞虎嗷的大叫了一声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这下三个人可算是有了机会,好在他们对黄飞虎这个在商朝末期鼎鼎大名的人物还是心存好感的,所以没有痛下杀手,纷纷丢下了手中的武器,冲上去一阵的拳脚相加。

黄飞虎抱着脑袋趴在地上,三个人一阵的拳打脚踢,在挨揍的间隙,还能够听到黄飞虎高声的大喊:

“我靠,你们轻点,别打脸!”

周围看热闹的那些士兵们还是张大了嘴巴看着在他们围拢中的四个人。没有人冲上来帮忙的意思。在战场上经历了无数次的生死大战,不过貌似像今天这样的战斗还从来没有看到过。

终于三个人打累了,在黄飞虎的身上穿着的是厚厚的铠甲,踢上去让他们感觉自己的脚也是生疼的。

三个人大大咧咧的坐到了地上,把周围的那些士兵都直接无视了,只要黄飞虎在他们的手上,貌似其他人都不是问题,黄飞虎何许人也?大商朝的大元帅啊!

当黄飞虎从地上抬起头的时候,三个人都忍不住笑出声来,这家伙现在可真是够狼狈的,脸肿的好像猪头一样。

当发现了几个人已经住手了,他也翻身从地上坐起来,身上好像散架了一样的疼。用手一指周围的那些还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们的士兵:

“你们他们都是废物啊,看到我被这三个家伙胖揍,也不上来帮忙!”

“哦!”

几个士兵明白了过来,刚刚要往上冲,孟落日等人也连忙摸起了身边的长矛。以防备突发事件。

黄飞虎看到了那些士兵的举动再次大骂了起来:

“别上来了,这个时候还上来干嘛,你们没看到么,仗早就打完了!”

那些倒霉的士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黄飞虎晃晃悠悠的从地上爬起来,孟落日等人也不敢大意,连忙站起身,做出了戒备的神色。

没想到黄飞虎冲着三个人抱拳施礼:

“多谢各位不杀之恩,不过,这一仗,我输的不服,三个打一个我能够接受,只是你们对我的重视,不过,你们没等我准备好呢,就冲上来了,这让我非常的不爽!”

马前卒和土豪金愣了一下,随即撇了撇嘴,在心里骂了一句:

“这二笔孩子!”

孟落日哼了一声,还真拿出了一点大将的气度:

“那你想要怎么样,要不然再打一次!”

“靠,你们当我是傻子啊,现在我浑身酸痛,根本使不上力气,怎么和你们打,你们敢不敢和我一起会朝歌,等我身上的伤养好了,我们再好好的比一场?”

孟落日在心里说道,不是我们把你当成傻子,而是你本来就是傻子。嘴上却说:

“好,正合我意,这一场大战打的非常爽,呃,不对,是我们也感觉非常不爽,等有机会我们一定要再次好好切磋。只不过你能够作主把我们带上么?”

“废话,我堂堂的一个学马牙卫这点主还做不了了么?”

黄飞虎拍着自己的胸脯大声的说道。

孟落日等人愣了一下,本来以为他会说自己是大元帅,这点事情当然可以作主了,可是没想到他弄出来这么一个学马牙卫来。

三个从来都没有听到过这个名字,感到一头雾水,不过看到黄飞虎牛逼轰轰的样子,心中都在暗自思量,应该是一个不小的官吧,于是都跟在了黄飞虎的身后。

黄飞虎让小兵再次把多余的战马给三个人骑乘,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三个人也不好隐瞒什么了,低着脑袋承认自己不会骑马的事实。

黄飞虎一拍脑袋:

“我靠,我说你们怎么不和我在马上作战呢,不讲究啊,你们实在是太不讲究了!”

折腾了好一阵子,三个人终于算是初步的学会了骑马了,至少不会在马儿一跑的时候三个人就从马背上掉下来。

看到在旁边还有一些人乘坐着战车,孟落日不由得认为还是那玩意稳妥点,虽然比不上他们那个时代的劳斯莱斯,呃,就是面的也比不上,不过总比骑马要舒服点,于是小心的来到了黄飞虎的旁边,低声的问道:

“要不让我们乘坐那玩意试试?”

“靠,说什么呢,你们现在连普通的小兵都算不上,怎么有资格乘坐战车!”

……

第6章 苏妲己

在队伍的中央,有一辆特别大的车子,上面张挂着华盖,孟落日等人猜想这个车上做的应该就是大名鼎鼎的商纣王。

黄飞虎已经加快了马的前行速度,追那辆车去了,看样子还是要向商纣王汇报路上发生的事情。

孟落日低声的说道:

“我勒个去,说我们不够资格,你不是也骑着马和我们一样蹦达么,还说自己能做的了主,还不是要向纣王汇报才行?”

在他们的身后,一个士兵纵马赶了上来笑呵呵的说道:

“本来就是资格不够嘛,何况,有人加入进来了,黄将军当然要和大王汇报一下了,否则他一个小小的学马牙卫如何能够做的了主呢,呵呵。”

“什么,小小的学马牙卫?不是大元帅么?学马牙卫是什么样的一个官儿啊?”

孟落日瞪大了眼睛,貌似现在他们看到的事实,和他们从书上看到的并不是非常的一致。怎么听着这个老兵的话里的意思好像是说黄飞虎现在的官职,不过就是一个弼马温一样的存在呢?

“学马牙卫只是负责练习骑兵的一个头目啊,至于牙卫,就是在所有传授骑兵的这些头目中,他也不是一个非常大的官儿,呃,你们说的元帅是什么意思?这是哪个部落的官职啊,怎么听着这么奇怪?”

孟落日等三人相对苦笑,还真是猜对了,这个黄飞虎不过就是一个弼马温而已。说白了,不过就是一个骑兵教练,而且在众多的骑兵教练中,貌似也算不上是一个非常大的职务。

他们的视线放在了前面的黄飞虎和那辆豪华的大车上,车上一个人的脑袋已经伸出来,认真的听着黄飞虎的汇报,还回头看了看。

孟落日注意到,漏出来的那个脑袋和他在电视中看到的也截然不同。

须发已经花白,就是一个年过六旬的老人。哪像《封神演义》中说的那样,勇猛无比,可以力战群雄的商纣王啊。

军队并没有因为黄飞虎和纣王的交谈而有任何的停留。只是看到纣王冲着黄飞虎点了点头,因为距离比较远,孟落日听不清楚他们说的是什么,但是看两个人的动作他们也可以隐约的猜到,纣王一定是看到了黄飞虎肿的好像猪头一样的脸,正在非常关心的询问。

马前卒凑到了孟落日的耳边,低声的说道:

“看纣王现在的这个样子,也不像是一个暴君啊,看他现在的样子,好像很体恤下属的。”

尽管马前卒的声音已经很小了,但是在他们旁边的那个老兵还是听到了,立刻声色俱厉的冲着马前卒喊道:

“大胆,你怎么敢忤逆吾王?”

马前卒吓得一缩脖子,看到老兵须发皆张的样子,好像真的是非常的生气,不过他就纳闷了,貌似自己没有说什么坏话啊,而且话里话外明显还是帮着纣王说话的:

“这位老哥,我好像没说什么啊?”

大概是看到马前卒非常的客气,老兵的气色明显好了很多,也压低了声音:

“大王英明神武,怎么能称他是纣呢?”

还是孟落日多知道一些知识,他也想起来纣王只是后人对帝辛的称呼而已,貌似的确不是什么好名声。

“是是是,老哥说的对,知错了,我们知错了,一时口误而已,其实我这个兄弟想说的人不是我们大王。”

听到了孟落日的解释,老兵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过心中还在纳闷。从这个老兵的情况上来说,貌似这个纣王还是深得人心的啊,怎么最后落下了一个亡国自焚的下场了呢?

正在这个时候,在孟落日等人的身边,一辆大车经过,风吹动了车上的帘子,一个娇美的脸庞露了出来,虽然只是匆匆的一瞥,但是孟落日还是看的呆了。尤其是他带雨梨花的样子,真是我见犹怜,一双哀怨的眼神,直接让孟落日几乎融化了,以至于忘记了催促自己的马向前行走。

老兵显然也注意到了孟落日的眼神,轻轻的用肩膀捅了一下孟落日的胳膊:

“怎么样,漂亮吧,告诉你,这可是我们的战利品,有苏部落就是用这个小女子换取了短暂的和平,要不然,我们直接就把他们的部落给灭了,亏得他们的那个什么头领苏护还牛哄哄的……”

瞬间刚才还声色俱厉,一脸正气的老兵,就变成了一个猥琐的老头,看的孟落日一愣一愣的,马上明白过来了老兵的话:

“什么,有苏部落?苏护?那这个女子叫什么,是不是叫苏妲己?”

“看来美女的名头就是响亮啊,哈哈,像你们这样呆呆傻傻的家伙都知道他们的名字!”

老兵说完,催促了一下胯下的战马,向前走去。

“她是苏妲己,狐狸精?”

马前卒吃惊的说道。刚才风吹车帘的时候,他并没有看到妲己的样子,现在才想起来看着那辆大车的背影。

“不对,他不是狐狸精!”

向来惜字如金的土豪金忽然说话了,在他没有喝多的时候,能够主动开口说话的时候还真的不多,看来美女的作用果然是无穷的:

“妲己是在去往朝歌的路上被狐狸精吞吃掉的,并不是本来就是狐狸精!”

孟落日对土豪金居然主动替美女说话也感到奇怪:

“傻大个,你怎么知道的?”

“电视上看的!”

孟落日和马前卒本来以为这家伙能够弄出什么佐证来,没想到弄了个电视上看的就完事了,差点同时从马上栽了下来。

这个时候,黄飞虎意气风发的纵马回来,虽然脑袋好像是一个猪头,但是依旧掩饰不住他的得意的神色:

“大王已经同意我带着你们一起去朝歌了。而且对我受伤还表示了亲切的慰问,唉,吾王英明啊!”

浑然忘记了自己在一开始的时候,还拍着胸脯保证,对于带上几个人这样的小决定,他自己完全可以作主的话了。

孟落日看到黄飞虎眉飞色舞的样子,也懒得和他计较,只是看着他唏嘘不已的样子,孟落日真的不敢想象,这么一个脑子不是非常灵光的家伙,怎么后来那么聪明的就选择了弃暗投明呢?

第7章 走眼了

黄飞虎和孟落日等人并肩催马前行,想到妲己是在路上才被狐狸精附体的,孟落日的心里怎么都踏实不下来。最后还是向黄飞虎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希望他们兄弟三个护卫妲己。

黄飞虎只是鼻子里哼了一声,并没有反对,虽然孟落日等人对为什么黄飞虎听说他们要保护妲己而如此的不高兴,当时还是没有多说。

一直到了朝歌,黄飞虎帮助几个人安排了住所,这家伙就是一个武痴,见到了能够打败自己的人,对他们非常的重视。

让孟落日等人感到郁闷的是,在这一路上竟然没有发生任何的意外。在进入到了朝歌的城池中的时候,马前卒还偷眼看了看载着妲己的车架:

“不知道现在坐在车里的是妲己还是狐狸精呢,按照正常情况,应该是狐狸精了吧?”

孟落日这几天可真是累惨了,为了不给狐狸精任何可乘之机,他在这几天中都是寝食难安,对于这个尽职尽责的护卫,就连妲己都感到奇怪。

前面已经可以看到辉煌的宫殿的影子了,孟落日一把把傻大个揪过来:

“你不是说妲己是在路上才变成了狐狸精的嘛,怎么到了现在还没有任何动静?”

土豪金只是冲着他翻了一个白眼,瓮声瓮气的回答:

“电视上说的,你去找电视去。”

弄的孟落日立刻就没词儿了。马前卒一边不放心的看着大车,一边低声的说道:

“都说狐狸精是最善于迷惑人的就是在车里的现在已经是狐狸精了,也说不定也许这是她的伪装呢?”

听了马前卒的话,孟落日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难道自己如此的尽职尽责小心翼翼,最后妲己还是没有能够逃脱狐狸精的魔爪?

“唉,可惜了这样的美女,难道又让狐狸精给糟蹋了?”

没有人理会孟落日的话,因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从宫殿中出来迎接纣王的那些大臣的身上。

就连土豪金这个看似冷漠的家伙,脸上都已经是写满了兴奋。

大商朝可是当时最大的王朝,在他的朝堂上人才济济,如果不是帝辛的昏招,才不会落得个亡国的下场。

三个人的视线在一众出来迎接的大臣的身上流连,心中还在暗自猜测,哪个是比干,那个是鲁熊,那个是微子……

他们几乎是变成了那些疯狂的追星族一样了。

但是对于商超的那些奇奇怪怪的官服,他们一点也不知道,自然无法从这些人的装束和谈吐上来判断谁是谁了。何况,连在他们心中应该是大元帅的黄飞虎都只不过是一个训练骑兵的小头目而已,其他人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都是一个问题。

也许在进入了朝堂之后他们有机会辨认一下这些大臣们的身份,只可惜,这三个家伙如果不是因为黄飞虎对他们认可的原因,连进入到朝歌的资格都没有,更别说进入到庙堂中了。

按照从前的习惯,一大清早,土豪金就在院子里进行晨练。从前的时候,他大部分时间都是依靠那些传统的健身器材,或者打打拳什么的,现在到了大商朝,选择性就更多了,什么长矛大斧,各种的兵刃可都是实实在在的真家伙。这不由得让土豪金兴奋不已。

马前卒则截然相反,他比土豪金还要忙碌,只不过他忙碌的身影一会儿窜到院子里,一会儿钻到了房间中,摸摸这个东西,在看看那个小玩意,就是土豪金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都能够从他的眯着的小眼睛中,看到金光闪烁。

只要靠近了马前卒的身边,就能够听到他在嘴里低声的念叨着一句话:

“都是古董啊,不知道怎么能够带回去,我靠,这能卖多少钱啊……”

孟落日斜着眼睛看着这两个家伙,他既没有土豪金那么勤奋,也没有马前卒那样的商业头脑,所以变成了院子中最闲的一个人,忽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一声惨叫从他的嘴里发出。

野兽一样的嚎叫声让正在忙碌的两个家伙都停下了手里的活计,愣愣的看着他:

“白日梦,你小子鬼哭狼嚎的干什么?”

“天啊,我忽然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之前我看网络小说上,那些穿越到其他地方的家伙都会有与众不同的法宝,能够让他们无限的变强,变强,再变强,可是,我们三个,貌似什么都没有啊……”

“靠!”

听到了孟落日的解释,两个人几乎同时骂出声来,然后忙活各自的事情去了。

孟落日依旧非常的不甘心,一会跟在马前卒的身后,一会儿跑到土豪金的身边,不厌其烦的墨迹着:

“我说,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的危机意识么?我说,难道,你就没有感觉到我们现在的出境非常的危险么?”

黄飞虎走进了他们的小院子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场景。

“你们再干嘛?”

黄飞虎的脸色不是非常的好看,不知道是因为三个人的吵闹声影响到了他睡早觉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

“没干什么,没干什么!”

孟落日一搓着手,一边跑到了黄飞虎的身边:

“那个昨天进宫的妲己现在怎么样了?”

他现在关心的是那个狐狸精到底害了多少人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把目标放在他们三个人的身上。只是他好像忘记了,他们现在可是三个白丁,就算是妲己已经变成了狐狸精,好像他们三个还进入不了狐狸精的法眼,连被害的资格都没有。

听到孟落日再次提起了妲己。黄飞虎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

“你干嘛总是关系那个小妖精,哼本来看你们的身手,还以为你们是和我一样的英雄豪杰,可是没想到,你竟然不过是一个酒色之徒而已,哼,算是我看走眼了!”

对于黄飞虎对孟落日的评价,马前卒和土豪金非常没有义气的就认可了,马前卒甚至还指着孟落日的鼻子说道:

“他问的,和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

第8章 大人物

对于两个损友的认同,孟落日已经直接无视了。真正让他吃惊的是黄飞虎的话:

“什么,你也知道他是妖精?”

“妖精你个屁。”

黄飞虎气呼呼的坐在院子中的石桌子上:

“我现在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你们选个时间,地点我来找,我和你们来一次真正公平的对决,对了,要马战,我才不会和你们在地上跳来跳去的。打完了,你们马上滚蛋。”

对于三个人,看来黄飞虎还真是没有多少好感。

孟落日眨巴着眼睛,嘻嘻一笑:

“成,没问题,你说什么时间就什么时间,和一个狐狸精同在一个城市中,还真是有点不舒服。”

黄飞虎的心情看来真的不怎么样,竟然没有追究孟落日话中的意思,只是接着说道:

“你们如果比输了,马上滚蛋,我看着你们心烦,如果你们比赢了,呃……”

黄飞虎的大手在脑袋上抓了抓,貌似他之前还没有想到自己输了应该怎么样,不过想想前几天和孟落日等人比斗的情形,貌似自己输掉的可能性还真的不小。

想了好一会儿,他才接着说:

“如果我输了,从今以后,我他娘的就再也不骑马了,堂堂的大将军,竟然在马上输给了几个刚刚会骑马的菜鸟,我靠,丢人!”

说完,黄飞虎气呼呼的走出去了。

三个人都已经傻眼了,虽然没有人说话,不过从各自的眼睛中已经知道了他们心中的想法,难道黄飞虎骑老牛上战场,是他们几个逼的?

“不行,在比试的时候,我们一定要输掉比赛,反正不损失什么,我勒个去,我要尝试去改变历史!”

孟落日的眼睛中泛着异样的光芒。

和黄飞虎沟通了一下,比赛的时间就定在了第二天。在告知黄飞虎的时候,还惹了一点小风波。为了能够达到输掉比赛的目的,孟落日决定把三英战飞虎变成公平竞争中的单挑,可是没想到黄飞虎听到了他们的话立刻勃然大怒:

“侮辱,你们这是对我的侮辱!”

弄的三个人除了在心中感叹,这个混蛋真的是脑子有病之外,没有了其他的说辞。

原本在孟落日的心中,他们和黄飞虎的比赛不会引起什么关注。黄飞虎现在不过是军中的一个小头目,应该没有多大的影响力,而他们三个更是十足的白丁,这样的比赛能够引起人们的兴趣才怪。

可是当真正到了演武场上,三个人立刻傻眼了。只见在演武场的周围已经是人山人海,而且貌似在周围靠前的看台上还聚集着不少的达官贵人。这种场面还真的让三个人始料未知。

“一定是这个时代的娱乐项目太少了,所以只要有热闹,也不管是不是明星大腕,只要有人肯出场,一定会起到不小的轰动效应。一定是这样。”

马前卒完全从他商业性的理论上对此进行分析。

孟落日对他的猜测也深以为然,他闲着无聊的时候经常看一些网络小说,貌似很多所谓的穿越文或者架空文都是这样写的。现代人跑到了古代,从娱乐业入手成为了一方土财主。

想到这里,孟落日的心思活络了起来,马前卒可是商业中的精英啊,貌似在这个世界中还真没准能打出一片天地来。自己没准也能够跟着沾沾光。

他看到在距离他们三个不远的地方站着一个小兵,用一根长矛做拐杖,正歪着脑袋看热闹,于是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

“喂,人好多啊,哈哈,以后如果我们经常举办这样的比赛,你们会不会经常捧场啊?”

在进行实际操作之前,要先做一做市场调查,这是孟落日多年养成的习惯。

那个小兵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只是在鼻子里哼了一声:

“你们有什么好看的,几个无名小卒而已,我们是来看黄飞虎的。”

孟落日被小兵的话打击的可不轻,不过总算没有当时爆发,但是心中依旧十分不爽:

“他有什么好看的,在军中的一个小人物而已。”

“小人物?开什么玩笑,黄将军可是有名的百胜将军!你能说他是无名小卒?”

看到这个小兵眼神中的怒火,孟落日吓得一哆嗦,看样子这个小兵还真的是黄飞虎的超级粉丝:

“他那么牛,怎么还只是一个牙卫?”

“切,还不是因为他的臭脾气,如果他脾气稍微好一点,早就不是现在的这个样子了!再说了,他也只是最近因为忤逆大王才被降职的,要不了多久,他一定可以官复原职,甚至比原来的官职更大!”

孟落日彻底的没话说了,原来以为黄飞虎在之前还是一直不得志呢,没想到这家伙的仕途就是过山车,忽起忽落的。

站在演武场另一端的黄飞虎已经提枪上马了,冲着孟落日等人的方向大喊了一声:

“来来来,看黄某和你们大战三百合!”

声音如同洪钟一样的响起,在他的声音还没有完全落下的时候,就听到在周围响起了雷鸣般的欢呼声,看来这个黄飞虎在民众和士兵中的威望还真的不是一般的高。

“唉,看来在这个时代也需要明星效应啊。娱乐业这条路,也不是非常好走。”

孟落日这样说着,笨重的爬上了马背,相比黄飞虎干净利落的跳上马,这三个家伙的形象的确是没有任何的美感可言。

在周围的老百姓和那些达官贵人的中间看到了他们几个笨拙的样子,都发出了哄笑声,甚至几声嘘声还从人群中发出。

孟落日看了看周围的人群,耳边正好传来了马前卒苦笑着说出来的一句话:

“他们怎么知道嘘声的意思的……”

对此孟落日也只能是苦笑着回应,心里暗自思量,这里真的不是他们的主场。

在双方的马匹冲出阵营之前,另外一个须发洁白的老者率先纵马冲了出来,鹰隼一样的眼睛在周围巡视了一下,本来喧嚣的场面在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孟落日看着这个老头张大了嘴巴:

“大人物,这老爷子一定是一个大人物,难道是闻仲?”

……

龙魂名将录:在异陆揭起一阵全新的篇章!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77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