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c88596.818tu.com/referrals/index/7753367

https://c88596.818tu.com/referrals/index/7753367

第1章 自请下堂

腹部一痛,容离蜷成个虾子。

她皱着眉头,心中火光四起,竟然有人敢打她?

想要睁开眼,却发现眼皮子很重,根本睁不开,脑子里乱哄哄的。

很好,看来那群小兔崽子还没消停,终于得手了是么。

心窝处又是一脚,容离嗓子眼一甜,‘噗’的一下喷出大量鲜血。

容离凭着强大的意志,缓缓睁开双眼,模模糊糊的她看见一只男人的布靴向她的脸上踩来,艰难的抬起一只手,本想要将它推开,结果她发现根本没有足够的力气,能办到的只是用手垫在中间,不让鞋底踩在自己的脸上而已。

“哼,不装死了?本王最后警告你一次,能娶你已经是本王的底线,不要再有别的妄想,如果你再敢上本王的床,下次等你的就是一纸休书,明白了吗?”

靴子在容离手上碾了碾,像是威胁一般。

本王?

容离的目光渐渐清明,这里不是部队!

八仙桌、太师椅、纸糊的窗桕以及鼻端淡淡的龙涎香,每一处都向她昭示着这里不是现代。

微微抬眼,看向靴子的主人,一身绛色金丝镶边长袍,头束翠玉嵌宝紫金冠。

可以确定,她穿越了。

“呵呵,怎么?知道害怕了?”自称本王的男人,见容离看向他,以为她听了休书二字,害怕所致。

缓缓将脚移开并在地上蹭了蹭,仿佛踩了容离是踩到什么脏东西一般,好以整暇的看着地上的她,男人讽刺的一笑,“也是,你费劲心思才嫁进来,休书是万万要不得的,本王说的,可对?”

“呵呵,”容离轻笑出声,不知道本尊做了什么,让这位王爷如此愤怒,看来原主是被他活活打死的。

她现在一身痛不可当,若他打的是原主,那自己当然管不着,可醒来时重重挨得那两下子,实打实的落在了她的身上,现在还拿休书威胁她,真拿自己当盘菜了!

容离缓缓坐起,原主虚弱的身体让她皱眉,用手背抹净唇边的血迹,抬起头来,对着那个高傲的王爷挑唇一笑,“不用下次,现在就写。”

端王夏侯衔一愣,以为自己听岔了,“你说什么?”

容离缓过劲儿,慢慢从地上站起来,掸了掸身上的尘土,直直看向夏侯衔,缓启朱唇,“不是要写休书吗?现在就写,我自请下堂。”

“哈哈哈,好,这可是你说的,”夏侯衔眉开眼笑,自成亲以来他写了不下十次休书,每一回给都被她都装疯卖傻的弄成一团糟,这次可是她主动提出来的,“别再跟本王耍花招,来人。”

外面的小厮听见动静,赶忙走进屋内,眼睛不敢抬的躬身行礼,“爷。”

“昕雪苑摆好桌案,将文房四宝备齐了,你们王妃要自请下堂。”夏侯衔看着容离戏虐的道,话已经说出去了,这次看她还如何反悔。

容离无语的朝天翻了个白眼,幼稚。

转身便走。

夏侯衔在身后扬声道,“你去哪?”

容离回过头像看傻子般的看向他,“昕雪苑。”

第2章 红配绿

容离缓缓走出门来,婢女小桃看见满身灰尘,发簪散乱脸上有些许淤青的她,着实吓了一跳。

“主子,您怎么了?”小桃连忙上前,扶住容离。

容离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她的疑问,而是轻声说道,“先回院子。”

“是,”小桃不敢多嘴,扶着容离回到沐芙院,直到坐在椅子上,容离才松了口气。

这一路她一直提着气息,生怕自己会倒在半路,输人不输阵,哪怕现在外表惨不忍睹,可气势不能泄。

环顾院子一周,发现这里真是冷清,身边只有小桃一个婢女,再无他人,容离揉了揉额头,原主到底为什么要嫁过来?

“去给我找件衣服,”容离吩咐道,她现在这一身是不能穿了,而且瞅瞅这个颜色,红配绿,怨不得不招人待见,她都受不了。

小桃连忙翻了翻箱笼,拿出容离以前最爱穿的衣服,“主子,奴婢服侍您更衣。”

容离看了一眼,太阳穴突突的跳,“换一件。”

大红配大紫,穿出去还要不要见人了。

“呃,这件行吗?”

容离站起来自己去箱子中翻找衣物,原主什么品位,一箱子花花绿绿的衣服,没个正经颜色吗?

小桃不明白了,平日里主子很喜欢这些衣服的呀,今日怎么这般嫌弃。

终于,翻到一身湖蓝色的衣衫,容离松了口气,有衣服穿了。

由小桃伺候着换了衣服,又打了水来,将一脸的土和浓妆艳抹的妆容洗干净,容离看着镜中的自己挑了挑眉。

明明是个美人胚子,偏偏捯饬的那么俗气,花骨朵一般的年纪,顶着一脸大浓妆,真是浪费了这么好的皮肤。

轻轻捏了捏自己的脸颊,仿若能掐出水来,对着站在身后小桃说了一句,“把头发打散了,梳个简单的发髻。”

“是,”小桃应了一声,想了想,抬手为容离挽了一个朝云近香髻,两边用素色小发簪固定好便妥了。

容离在脸上扑了淡淡的一层细粉,她双唇轻抿胭脂附于唇上,再看镜中,好一个标志的美人。

小桃在镜后都看傻了,她从没见过这般漂亮的主子,虽然没上妆,可主子这通身气度,冷冷清清,似九天玄女下凡,可望而不可即。

“主子好美,”小桃发自内心的感叹,双目有些移不开。

容离微微挑唇,若不细看,发觉不出她在笑,小桃脸有些红,忙低下头,主子变得好不一样啊。

“走吧,”容离起身,这么长时间,休书应该写好了吧。

小桃连忙跟上,不明所以的问道,“主子咱们去哪啊?”

“昕雪苑。”

“是去赏花吗?”昕雪苑是府内的花园,怪不得主子打扮的那么好看,小桃心里想着,主子到了花园还不把大把的娇花都比下去吗,真该让王爷来看看,主子哪里比不上柔侧妃了,偏偏待柔侧妃如珠似宝,待自家主子嗤之以鼻。

“不,”容离出了院子,呼吸着新鲜空气,感觉身上的痛都轻了些,“去拿休书。”

“什么?!”

第3章 休书,可写好了?

小桃惊呼一声,不可置信的站在原地,主子有多喜欢王爷,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如今王爷竟然要休了主子?而且,主子还这么淡然,想当初主子为了嫁王爷可是连名声都不要了的。

“怎么?”容离回头看着小桃,小丫头怎么这么吃惊。

“主子,您…”小桃眼圈都有些红了,主子肯定受了莫大的委屈,才像如今这般转了心性,小桃心仿佛被揪了起来,她从小和主子一起长大,俩人虽是主仆,其实主子待她亲如姐妹。

“主子,您别难过,有小桃陪着您。”小桃拉着容离的衣袖,小脸儿皱成个包子,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容离看着小桃的表情,两人比起来好像小桃比较难过,再一听小桃说的话,一向冷心冷情的她都有些忍俊不禁,难得身边跟着个傻丫头。

伸手捏了捏小桃的脸颊,唇角微勾,“好。”

小桃傻愣愣的看着容离,一时反应不及。

“带路。”容离垂下手,抬了抬下巴,示意小桃带她去昕雪苑。

“是。”小桃擦了擦鼻尖,红着小脸在前面走。

主仆二人速度并不快,容离平日里时间都用来训练,现在难得悠闲,边走边看风景,倒也惬意。

没走一会儿,迎面来了个小厮,看到容离一愣还想往前走,接着又看向她身旁的小桃,这才像确定了什么一般,躬身行礼,“参见王妃,王爷请您去昕雪苑。”

怕是觉得她太慢了吧,心还挺急,容离嗤笑一声,男人果真麻烦。

脚步快了许多,不一会儿到了一处园林,圆形拱门上方一张乌木做的牌匾:昕雪苑。

容离抬脚进得园内,道路两旁绿植茂密,枝叶低垂,翠色欲滴;形状各异的怪石,组成一个个颇为奇特的假山;春意浓,花开正胜,各种胜放的鲜花争奇斗艳;古朴别致的鹅卵石铺就蜿蜒小路,一座座小巧的亭台,将整个园子装点的更加雅致。

顺着蜿蜒的石子路,来到一处空阔之地,中间摆了一张书案,案上摆着笔墨纸砚,宣纸上压着虎型镇纸,两旁一众丫鬟小厮,阵仗倒是不小。

夏侯衔背对书案而立,大约等的有些不耐烦,“怎么还没来,你…”一回身准备再派个小厮,去催容离,自请下堂的话已经说了,现在容不得她反悔。

正巧,容离到了近前,一张口便问,“王爷的休书,可是写好了?”

夏侯衔有些晃神,面前的女子清冷出尘,与之前总是撒娇耍赖,想出各种办法要博得他喜爱的容离大不一样,同样一个人,气质一变,竟会这般不同?

曾经浓妆艳抹似是笑话的她,此时素颜朱唇仿若出水芙蓉,一身湖蓝色衣衫恰到好处的衬出她冷清的气质,摒弃了以前恶俗夸张的头饰,如今几颗珠翠点缀,看的人心中熨帖至极。

以往对他满是依恋的眼眸,此时正看向桌案,片刻后抬起眼帘,微微挑眉,满眼讽刺的看着他,“一字未写,王爷着人这般催我,是想等我来了再动笔吗?倒是不怕我反悔!”

第4章 小白花驾到!

“如今容不得你反悔,”夏侯衔微微稳了心神,看来这应该是容离玩的新花样,欲擒故纵吗?笑话,他夏侯衔岂能被她这点小伎俩骗了去。

“磨墨,”夏侯衔吩咐一声,小厮连忙上前,磨好墨掭饱笔后,恭恭敬敬的将笔递给夏侯衔。

夏侯衔执笔边写边念:“兹有妇容氏,虽为正妃,却德容有亏,善妒多言,又膝下无子,正合七出之条,因念夫妻之情,情愿退回本宗,听凭改嫁,并无异言。”

写完后,夏侯衔以为可以看到容离卸掉强装冷静的姿态,变得惊慌失措痛哭流涕地向他求饶,他早就受不了这个女人了,如今能当面羞臊她也算出了一口恶气。

谁承想,抬头后看到的却是表情一派淡然的容离,此时见自己看向她,竟然还微微笑了一下,“写完了吗?”

夏侯衔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心中生出无力感,“按了手印签好字便生效。”

容离点了点头,走到书案前,将宣纸转向自己,先是执笔签了字,后沾了朱砂按好手印,虽然用不惯毛笔,不过小时学过书法,本身的字又有风骨,所以写出的字迹并不差。

一切完成后,将纸转回去,看着夏侯衔说道,“该你了。”

夏侯衔一脸震惊的看着她,没想到她这么干脆,难道不是欲擒故纵的把戏?这个女人真的想离开?

微微皱眉,夏侯衔看着理所当然拿着休书让他签字的容离,有片刻的晃神,之前他主动写休书,她甚至以死威胁,顾念着她身后的娘家,夏侯衔并没有做绝,如今这般痛快的要求自请下堂,那之前为何不要脸面的嫁过来,闹的天下皆知她的丑行,成为世人茶余饭后的笑谈。

“启禀王爷,柔侧妃求见。”一名小厮跑来禀告,打断了夏侯衔的思绪。

“快请。”夏侯衔有些紧张,柔儿身子本来就不好,怎么还出了院子。

少顷,慕雪柔被人簇拥着走了过来,因身子弱还在病中,所以脸色微微有些发白,走起路来若风拂柳,让人觉得若是不保护好了下一秒便会跌到在地。

她身穿淡粉衣裙,长及曳地,外着锦镶丝银披风,细腰束以云带,发间一支八宝珊瑚簪,蛾眉淡扫,走多几步便娇喘微微,夏侯衔连忙走过去,将来人拥在怀中,伸手替她紧了紧外衣,语气中带着心疼,“外面风大,怎么穿这么少就出来了,你们怎么伺候的?”

慕雪柔身旁侍候的丫鬟婆子连忙跪地告罪,她握了握夏侯衔的手,微微摇头,“是妾身出来的急,怨不得她们,爷不要动怒。”

“好好的不在院子中待着,怎么跑出来了?”夏侯衔语气软了几分,就好像慕雪柔是棉花捏的,一吹便散了。

“您闹这么大阵仗,妾身在院子里怎么待的住,姐姐再有不是,您也不能将姐姐休了呀。”慕雪柔微微推开夏侯衔。

缓缓走到容离面前,飘飘下拜,“妹妹给姐姐请安。”

容离本来好以整暇的看着戏,没想到竟然演到她面前了,眼角微挑,好一朵柔弱的小白花!

还没待容离开口,夏侯衔便连忙将慕雪柔扶起来,“都说了你不用在意这些虚礼,自己身体不要了?”

说着还瞪了容离一眼,好像是她非让慕雪柔行礼一样。

容离有些无语,这男人脑回路有问题,“你俩一会再卿卿我我也来的及,先把休书签了。”

“姐姐,”慕雪柔似是有些着急,拉了容离的手,潸然欲泣,“姐姐可不要跟王爷置气啊,若是王爷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我代他向姐姐赔不是,休书不是小事,姐姐可万万要想清楚。”

听听,一个小老婆代人家丈夫向正妻赔不是,这逻辑一绝啊,容离像看笑话般看着慕雪柔,拍了拍她的手,“跟我哭没用,我又不是男人,不吃这一套的。”

慕雪柔像受了羞辱一般,惊慌的后退了几步,眼眶红红,拿帕子捂着嘴轻轻哭了起来。

“你,大胆!”夏侯衔大怒,将慕雪柔揽在怀中,一手指着容离,“跟柔儿道歉。”

“呵,”容离这次是真乐了,“道歉?先不说我一个正室凭什么跟个侧室道歉,单就拿你马上就要休了我来说,你觉得我还有必要听你的命令吗?再说了,我说的是事实,眼泪在我这一文不值,与其有时间跟我哭,倒不如劝你赶紧把休书签了,好把她扶正。”

“你…”

“爷,柔儿没事,”慕雪柔趁抽泣的空当,赶紧表现一下自己的大度知理,“姐姐一定是被气着了,都是柔儿不好,柔儿不该来的。”

“好了柔儿,不哭,”夏侯衔给慕雪柔顺气,生怕她哭的背过气去,“以后再找你算账。”

夏侯衔瞪了容离一眼,弯腰将慕雪柔抱起准备走。

容离彻底无语了,“你字儿还没签呢。”

第5章 前因(上)

已经走出几步的夏侯衔,回过头看着容离,“这事过两天再说,回你院子好好反省。”

说完头也不回的抱着慕雪柔走远了。

夏侯衔顾念慕雪柔的身体,刚刚哭过又吹了风,心下想着,自己是怕慕雪柔落了病,才先行送她回房,而不是不愿签那张休书。

他怀中的慕雪柔更懊恼,自己这一趟来错了?她来之前明明两人休书都写好了,怎么王爷竟不签字?

就算顾着她的身体,也不差签字这一会儿啊?

慕雪柔贝齿咬着红唇,第一次为自己的心急而后悔,若是在院子里等着,那么今天容离是不是就被休了。

被丢在昕雪苑的容离,走到桌前将休书叠好放在自己的身上,带着小桃回到自己的院子,今日虽不知为何夏侯衔不签字,不过来日方长,她还不信这休书他永远都不签字。

“小桃,我休息一下,有事了再来唤我。”容离现在脑子有些乱,有些记忆一点点闪现,可能是属于原主的,她需要后整理整理。

“是,主子。”

小桃进内室给容离铺好床,服侍她歇下了,自己关好房门,坐在外间发呆。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主子变了,说不上哪里不一样,以前主子爱王爷爱的太卑微,现在……

总之,她更喜欢现在的主子。

里间的容离躺在床上,闭上双眼,过往的一幕幕似电影般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容离,乃是丞相容源家的大小姐,容源与原配谢菡所出,容离上面有两个哥哥,容源并无妾氏,家里温馨和睦,容离乃是家中最小的孩子,又是女孩儿,自然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大哥容敬习文,二哥容喆习武,因容离天性好动,容丞相为容喆请教习时,她便跟着偷偷学了些,二哥容喆跟她最好,自小便宠她,是以并未将她偷偷学武之事告知父亲。

大哥容敬虽也宠容离,可他身上带着些许威严,这让容离有些怕他。

容离十岁之时,遇见了夏侯衔,她那天做错事被父亲训斥,小小的她有些委屈便一个人偷偷跑到假山后哭了起来。

夏侯衔当时跟着皇兄来容丞相家做客,在花园里迷了路,正巧就碰见了哭的伤心的容离。

上前安慰了几句,容离见当时并不懂爱情,只是觉得夏侯衔一下子就撞进了她的心里,从那以后,容离一见夏侯衔便小哥哥小哥哥的叫着,她不太好的审美和痴迷夏侯衔的样子,让她名声在外。

中宫皇后对容离很满意,她觉得若是夏侯衔能有个强有力的岳家,对他以后继位大有助力,皇上的儿子不少,还有一位那么强势的人盯着,她得为自己的儿子好好谋算。

皇后跟夏侯衔透露出想要撮合他和容离的意思,没想到夏侯衔的反弹很大,他喜欢的是礼部侍郎家的三小姐慕雪柔,二人因琴结缘,情投意合,他可不想娶每天打扮的跟个调色板似的容离。

皇后自然不同意,告诉他王妃家世很重要,这对他以后有帮助,若是真喜欢慕雪柔,纳了侧妃便罢,一个女人而已,可不能毁了儿子的前程。

夏侯衔并没有听进去,皇后待夏侯衔走后,心生一计,将容离找来,问她愿不愿意嫁给夏侯衔,容离当然愿意,她一直想当夏侯衔的妻子,只不过夏侯衔不喜欢她。

皇后摸了摸容离的脑袋,温柔的对她说,现在有个办法可以让她嫁给夏侯衔,并不需要她做什么,只要她到时不出声便好。

容离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皇后笑着让她回去了。

元宵佳节,皇上宴请群臣,各个大臣也都带了家眷前往,大臣在前朝和皇上聊天,大臣的家眷自然由皇后接待,待到了时辰再一起抵达晚宴会场。

容离跟着母亲来到后花园,向皇后请了安后便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这时一个倒水的小侍女无意间将茶水洒在了容离的衣衫上,侍女吓得跪地告罪,容离连说没事。

皇后关心的问容离有没有被烫到,还着人带着容离去更衣。

谢菡忙到了谢,想跟着一起去,被皇后不着痕迹的拦下了,有侍女在一旁伺候,安慰谢菡不用担心。

谢菡也不好再说什么,叮嘱了女儿快去快回,不要给皇后娘娘添麻烦,便坐了回去。

皇后还打趣谢菡,容离这么懂事,怎么会给她惹麻烦呢?

容离被领走了,换好衣衫后,突然后颈一痛,她便失去了意识。

第6章 前因(下)

容离再次醒来,是因为一声惊呼,揉了揉酸痛的脖子,她睁开眼竟然看到了幔帐,她不是被领去换衣服了吗?一扭头发现夏侯衔躺在她的身旁,此时他也刚刚转醒,目光还没有焦距,待看到身旁的她后,夏侯衔突然清醒了,在一看俩人的状态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想不到容离为了嫁他,竟用了这种下三滥的法子,他掀开被子,发现两人都穿着中衣,看来并没有发什么,不过此时就算再怎么解释也没人会相信,夏侯衔恶狠狠的瞪着容离。

他听到门外母后的声音响起,吩咐各位夫人先回御花园等候,丞相夫人留一下。

待众人走远,皇后让人带着谢菡在外殿稍候片刻,自己进屋关上房门,看着床上的两个人,她叹了口气,让二人穿好衣服。

夏侯衔一再否认他什么都没做,他是被算计的,可皇后看起来并不相信,容离站在一旁低头不语,她还记得皇后跟她说的话,若想要嫁给夏侯衔就什么都不要说。

所以,她选择沉默。

当皇后和谢菡领着容离再次出现在御花园时,什么都没说,在坐的每个人都清楚发生了什么,当时小宫女领着容离去换衣服,可是半天不见她们回来,待皇后领着她们找过去时,发现之前领着容离换衣服的小宫女倒在地上。

待将她弄醒后,她跪在地上告罪,说本来领着容小姐来更衣,自己将容小姐领到偏殿让她稍加等候,叮嘱她不要乱走,端王爷吃过晌午饭歇在皇后娘娘殿中,怕到时冲撞了容小姐。待她拿来衣服后,不知怎么就昏倒了。

众人一听,心里明白了大半,容离见到端王什么样子她们还不知道吗,一时互相打了眼色,今天这事,不一般啊。

皇后连忙派人去找,谢菡的心微沉,自个儿姑娘什么样她还不知道吗,可别真干出什么糊涂事。

该出的事还是出了,待皇后带着容离来到外殿,谢菡心中怒火中烧,扬起手就给了容离一巴掌。

容离倒在地上,捂着脸颊,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可咬紧牙关还是什么都没说。

皇后将她扶起,埋怨谢菡打孩子干什么,又让人取了玉肌膏给容离抹上,她的脸这才没有肿起来。

接着便是皇后在晚宴时,小声告诉了皇上发了什么事,皇上当场赐婚,夏侯衔一脸铁青的领旨谢恩,从此彻底恨上了容离。

容离缓缓睁开眼,皇后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即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又没坏了她和夏侯衔的母子情,反倒是黑锅让原主背,容丞相因为自家女儿做的事,也将立场偏向夏侯衔,虽然他们一家因为此事对容离失望万分,但是圣旨赐婚,丞相府就和夏侯衔绑在了一起,同时希望夏侯衔能看在他的面子上,善待女儿。

从那以后,原主的名声算是彻底臭了,为了嫁给夏侯衔不择手段,在皇宫内院都敢算计人。

不止大臣的家眷知道此事,夏侯衔恨容离坏了他和慕雪柔的姻缘,不遗余力的抹黑她,原主在寻常百姓家也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第7章 吃饭,是要交银子的

容离回想起容丞相刚得知原主办的丑事时,气的差点儿背过气去,亲手打了原主板子又将她关了起来,命令她不许踏出房门半步,不许给她吃食。

谢菡从中劝和,还有两个哥哥,虽然气原主不爱惜自己,但从小看着粉雕玉琢的妹妹长大,怎么也不忍心再说她,遂一起劝父亲饶了妹妹。

容丞相当时只是气极,气过了又恼自己下手打女儿打的重了,一时拉不下脸面去看容离,所以谢菡在照顾她的时候,还不忘告诉容离,她爹已经不生气了,让她好好的。

到了容离出嫁的那一天,大哥容敬将她背上花轿,容丞相在花轿抬起之时,转身大步返回院内,一直忍着的泪水终于流了下来,谢菡含泪安慰,做父母的实在不舍女儿嫁人。

容离睁开眼帘,她本想拿了休书便远走高飞,但如今接收了回忆,丞相一家对原主不错,或许拿了休书后应该回去一趟?若是能接受她被休回娘家,那她便不走了,在后院安详的当米虫也不错;若是接受不了,她再另谋出路便是了。

就是不知道那帮小崽子们怎么样了。

容离在现代是孤狼的一员,孤狼是特种部队,她天赋异禀,从小就想当兵,入伍后体能、格斗、枪械样样优异,接着便被选入特种部队,经过一些列惨无人道的筛选,身为妹子的她成了孤狼的一员,只不过在那里从没人把她当妹子罢了。

一个月前她接手了一帮菜鸟,刚进来时所有人都年轻气盛,看她是个女人根本就不服她的管教,结果她一怒给他们收拾了。

不过这帮菜鸟脑子还算聪明,武斗不行就来智斗,但在容离眼中他们就是变着花样的作死,前几天刚收拾完,她还说,若是他们能打倒她,那她便做三倍于他们强度的训练一个月。

他们自然兴奋不已,正想招怎么能打倒容离。

没想到她竟然穿了,这也是一开始被打,容离下意识的以为那帮小崽子们得手了。

既然穿了,她就只能祈祷他们自求多福了,毕竟她在孤狼里还算温柔的,若是落到其他人手中,他们的日子,啧啧啧。

容离翻身下床,打开屋门,外间的小桃吓了一跳,“主子,您醒了。”

“嗯,”容离走到桌边坐下,小桃立在一旁给她倒了茶,“咱们现在有多少银子?”

小桃苦着小脸儿,“回主子,咱们账上还有一百两银子。”

“一百两?”容离觉得不对,原主一个月的月例是五十两,另有宫制的水分胭脂,府内又有首饰布料,她一个女人在内院又花不了什么钱,嫁到端王府近一年,怎么也不会剩这么点儿银子。

“怎么回事?”

“这……”小桃一脸的为难。

“说!”容离看出其中有事,语气便严厉起来。

小桃被吓的跪在地上,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回主子,咱们院支用物什都要拿钱去买,一日三餐也是如此,不然他们给主子准备的都是馊掉的食物,府里人知道主子不得宠,所以……”

她,现代特种女教官,耀世而来,岂容他人欺凌。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68310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