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破凌霄:异界称雄,唯我独尊!

武破凌霄:异界称雄,唯我独尊!

第1章 天才少年

华夏339年,轰动整个帝国的秦岭大战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六年,在这十六年间,华夏大陆三大国家之间偶有战事,三国边界处纷争摩擦不断,三国内人心惶惶,唯恐爆发战乱,朝野上下,都弥漫着一股紧张肃杀的气氛,有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而且,华夏大陆上惊现魔踪,魔界似有复苏之势,凡间将起兵锋,修炼界也将不会太平,安静太久了,也是时候乱一乱了。

华夏大陆,被环海分为三个陆地——北陆,东陆和西陆,三块陆地衍生三个大国,北陆云蒙帝国、东陆玄月帝国、西陆火炎帝国,共九州七十二郡及众多小城镇,三国俱都沿用华夏纪年。

北陆云蒙帝国西南青州境内,有一处常年被云雾环绕的高大山脉——云雾山脉,云雾山脉巍峨高耸,虎踞青州东北,最高有七峰,高耸入云,峰峦起伏,连绵百里,云雾山是云雾山脉的主峰,也是云蒙帝国内仅次于青州北面秦岭山脉的高峰,山林密布,飞瀑奇岩,珍禽异兽,在所多有,景色幽险奇峻,天下闻名。

只是更有名的,却是这云雾山上的修炼门派——凌霄阁。

华夏大陆以实力为尊,修炼门派遍布三国,但凡资质出众者,定入修炼门派修习长生之术以及威力强大的法术功法,修习稍有所成者,或入国为官,或遨游天下,寻求神仙之境。

华夏大陆,三大帝国中的所有修炼门派都以三阁二宗一门一谷一盟马首是瞻,这八大门派占据天下灵气充沛之地,弟子多是天资聪颖之辈,但凡八大门派中出世的弟子,都是华夏大陆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八大宗门是所有修炼者心中的梦想。

而云雾山中的凌霄阁,乃北陆云蒙帝国修炼门派中的翘首,在八大宗门中居于第二,其地位仅次于西陆火炎帝国的剑阁。

云雾山深处,凌霄阁虎踞其中,一大片亭台楼阁,方圆足有上百里,楼阁之间,错落有致,廊腰缦回,檐牙高啄,长桥卧波,水雾弥漫,若隐若现,行走其上,如踏云端,此处端的是一人间仙境,还有各种罕见的花儿与珍禽异兽,随处可见。

“凌云枪法第三式——拨云见日。”凌霄阁练武场上蓦地响起一声大喝,打破了凌霄阁这方人间仙境,紧接着,一道接一道犹如实质的枪影不断的从练武场中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手中的那杆木枪上翻飞出去,灵力涌动,狠狠的朝着少年对面的一个稍大点的少年砸去。

那年纪大约十六七岁的少年,名唤楚云轩,乃凌霄阁现任阁主楚天明的小孙子,长得一副剑眉,五官英武非凡,特别是那双眼睛,郎若星辰,任谁见了,都会沉迷其中,另一苦着脸的少年,是楚云轩的二哥楚云基,只比楚云轩年长三岁,观其五官,也是一英武少年。

“啊!砰!!!”

楚云基显然不敌,凄厉的惨叫一声,顿时就被那满天的枪影给轰飞出去,砸起漫天尘土——

第2章 未来的阁主

楚云基有些气恼的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将手中木枪狠狠的扔在地上,一脸郁闷的对着楚云轩说道:“三弟,你的枪法太厉害了,竟然练到了第四式,而且修为也已经超过了二哥我啊,哎,你哥哥我越来越不是你的敌手了,每次都是受虐的对象。”

楚云基说完,沉沉的叹了一口气,一脸郁闷的瞥了三弟一眼,心中百感交集,想他也是天资聪颖,年纪轻轻就晋升至壳凡中期,那可是楚家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啊,自是备受瞩目。可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尽情享受那天才的光环,他那三弟就横空出世,短短三年,其修为竟是从练体后期蹭蹭蹭的窜至脱胎境界,体内暗结灵胎,灵胎是脱胎境界的一个象征,也是修炼者的第一个分水岭,进入脱胎境界,就意味着你已经开始跨入修炼界这道门槛,有很多修炼者一生都徘徊于门外,而无法得其门而入,楚云轩妖孽般的晋级,将楚云基头顶的天才光环给硬生生的夺去。

楚云轩手持木枪,昂然站在练武场的中央,看着灰头土脸的二哥,淡然的说:“二哥,再来,爷爷说今天我们要一起对练三个时辰,你看,现在才只过了一个多时辰而已。”

楚云基闻言,脸色顿时变得很是难看,他眼珠一转,顿时计上心来,他突然捂着肚子大声喊道:“哎哟,哎哟,三弟,我肚子好疼,哎哟,肚子真的好疼,我想我是今天早上吃错东西了,哎哟,我不行了,我先去如厕,三弟啊,待会我们再来切磋吧。”楚云基捂着肚子惨叫连连,脸上更是一副痛苦不堪的表情,他可怜兮兮的看了楚云轩一眼,然后刷的朝着比武场外面的厕所飞奔而去,其速度,一点也看不出刚才曾遭虐。

楚云轩一脸愕然的看着他二哥飞快离开的背影,无奈的微微摇了摇头,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就自顾自的演练起玄品中期的凌云枪法。

修炼界的修炼功法根据威力大小分为天地玄黄人五品,每品分三级,平常修炼门派跟一般世家拥有的最高功法也只不过是人品高级的功法罢了,稍有名望的家族及门派就有黄品级别的修炼功法了,至于玄品以上的修炼功法,就只有八大宗门以及皇室才拥有,地品功法,整个大陆也只有那么几部罢了,无一不是各大宗门的镇宗之宝,至于天品级别的修炼功法,那只存在于传说之中,修炼功法每相差一级,威力就不可同日而语,等级越高,相差就越大。

楚云轩,乃凌霄阁未来的阁主,这是他爷爷和阁内各大长老默认的,据说,楚云轩出生之时,灵气狂涌,天现异象,原本黑暗的天际,璀璨万分,竟惊动凌霄阁的守护者,即太上长老,当初太上长老一见尚在襁褓中的楚云轩,只说了四个字‘应劫而生’。

楚云轩果真如太上长老所说,天赋异禀,修炼天赋惊人,十六岁就已经跨入脱胎境界,玄级中期的凌云枪法更是修炼到了第四式。

楚云轩虽只有十六岁,但脸上却有着一丝与年龄不符合的成熟与稳重,他自小就被他爷爷楚天明以及阁内长老培养成为凌霄阁的接班人。心智自然较之他二哥要成熟稳重些。

凌霄阁的玄品初期功法凌云枪法共有九式,前四式有一定的招式,不过,后面的五式却是要由修炼者根据自身的能力去领悟,因此,凌霄阁的成员所习练凌云枪法的后五式招式都是不同的,而且威力的大小也各不相同,因人而异。

楚云轩一个人在比武场上一遍遍的演练着凌云枪法的前四式,一枪接一枪,只见整个比武场上到处都是层层叠叠的枪影,满天的灵气在比武场上猎猎作响。

“轰”,突然爆发出一声巨大的响动。

比武场也随之狠狠的震动了几下,溅起漫天尘土——

第3章 第五式

“咳咳……”一个略微狼狈的身影从漫天的灰尘中慢慢的显现了出来,这自然是在专心演练凌云枪法的楚云轩了。

楚云轩捂着嘴,清咳几声,眯着一双丹凤眼,看着前面的一个方圆四尺的大洞,自语道:“还差一点点就悟出第五式了,哎,可惜,力道的控制上还有一些问题。”楚云轩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坚毅的神情,似有不甘,又自顾自的演练起来。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过去,比武场上枪影叠叠,灵气肆虐,如果有人在此,一定会惊讶的发现,这个比武场上形成了一个灵气漩涡,这需要多么强悍的灵力才可以做到啊,而作为灵气漩涡中心的楚云轩,对外界的情形一无所知,因为他此时已经进入了一个玄妙的世界,他感觉他自己就是枪,枪就是自己,人与枪与整个天地都融为了一体般。

楚云轩闭上了眼睛,凌云枪法的前四式在脑海中一遍遍的演练,他运转体内灵气,慢慢的感受着四周灵气的运转,竟然隐隐可以感受到天道运行的轨迹,那种感觉非常的奇妙,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融入进了天地万物之中,以前修炼者所遇到的瓶颈与难关,此时都一一迎刃而解,楚云轩手中的木枪也自发的挥动起来,楚云轩此时处于灵识放空的状态,任由意识来主导手中的木枪,随心而动,不知不觉间,楚云轩竟隐隐达到道家的无为,随心。

木枪在他手中缓缓挥舞,速度虽然很慢,但是看上去却有一种很自然的感觉,有一种契合天道的势。就像枪法本来就应该是这样使将出来般。围在楚云轩身边的天地之间的灵气,此时似乎也有了灵性般,随着木枪的挥动而慢慢的灵动起来,

“破”,楚云轩紧闭的眼睛猛的睁开来,眼中有厉芒闪烁,嘴中也轻喝道,如平地响起一个闷雷。

“轰”,原本平静的比武场突然爆发出一声巨响,如九天惊雷,同时一声轻微的“咔”的声音也传入了楚云轩的耳中,楚云轩一愣,看着身前不远处那只如拳头般大小的洞,再看看因为无法承载自己灵气而断成两截的木枪,楚云轩顿时傻眼了,嘴角露出了一丝丝的苦笑,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就是传说中的雷声大,雨点小吧。

楚云轩叹了口气,将手中那半截木枪狠狠的扔在地上,轻声道:“终于悟出了第五式了,如果不是因为木枪无法承载自己庞大灵力的话,就可以看看它使出来的威力到底有多大了。”楚云轩沉默了一会,抬头看了一眼万里晴天,喃喃自语道:“那么,这招就叫破势吧。”

正在这时,楚云基因为听到比武场内的声响,担心云轩出事,就返身回来了,他看着那两个一大一小的洞,有些傻眼的问道:“三弟,你这时在干什么啊?就算是不想练也不要拿地出气吧,哎,你看,地本无辜啊。”

楚云轩看着二哥那一副煞有其事,悲天悯人的神态,无奈的说道:“二哥,你这上厕所也上得太久了吧,哎,我们走吧,该去吃午饭了。”楚云轩说完,也不再理会他二哥,径自朝着比武场外面走去,一番修炼,他感觉体内空空如也。

楚云基一听去吃饭,顿时笑嘻嘻的跟了上去,同时不停的问刚才比武场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搞出这么大的动静,而楚云轩满脑子都是那第五式……

第4章 听雨阁会议

对于他二哥的问话,只是敷衍的说是因为练功所致,见楚云轩不说,楚云基也懒得再问,只要三弟没事就好。

楚云轩吃完饭就去了练功房修炼,每天下午的打坐修炼是他必须的功课,而且他最近感觉自己又有了一丝突破的迹象,不过,他体内那莫名其妙的东西也有了一丝的动静。在楚云轩开始修习的时候,他爷爷就把他身体内有龙魄之事和他说了。不过楚云轩却无法将龙魄的龙力运转开来,每次只能调动那么一点点的龙力,楚云轩不知道为什么,多次之后也就放弃了运转龙力的意图了,自己则继续一步步努力的修炼着。

楚云轩盘坐在蒲团上面,心中默念只有凌霄阁嫡系才能修炼的无上心经,同时在体内一遍遍的运转着灵胎中灵力,缓缓游走了四肢百骸之中,四周的能量随着楚云轩的一呼一吸而慢慢的钻入他的体内,练功房四周有聚灵阵,这里的灵气自然要比其他地方充沛许多,楚云轩引导着天地间的灵气在自己体内一遍遍的运行,慢慢的将之转换为自己的灵力,楚云轩感觉自己体内的灵力更加充实起来,经脉也在不断的扩充,打坐是一件烦闷的事情,只有那些有坚韧毅力的人,才会忍受打坐的无趣,踏入飘渺的修炼之路,楚云轩年纪虽小,但性格自小就坚毅,他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做着同样的事情,周而复始,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楚云轩感觉自己体内灵胎已经不能再容纳更多的灵气了,他才从修炼的状态中醒过来。楚云轩神识内视,发现灵胎那金色已经在慢慢的变得越来越深,看来,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到达脱胎中期的境界了。

楚云轩此刻感觉神清气爽,进入脱胎境界果真是不一样,他即使是闭上眼睛,也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四周灵力的流动,可以感受到花丛中的虫鸣,楚云天微笑着走出练功房,正自享受那天地之间的奇妙之时,突然听到一声声急促的呼喊。

“云轩少爷,云轩少爷……”楚云轩眉头微皱,抬头循声看去,来人是爷爷身边的护卫展鹏,展鹏看到楚云轩,立即躬身道:“云轩少爷,阁主有事请您前往听雨楼。”

展鹏看着这个十六岁的楚家天才,心里很是钦佩,毕竟十六岁就已经达到了脱胎境界的前期,正式踏入了修炼界,这已经是一个传奇了,日后必定是凌霄阁的下一任阁主。

楚云轩听到展鹏的话,微微一愣,随即对着展鹏微微一笑道:“恩,谢谢展叔,我现在就过去。”说完,楚云轩就朝着听雨楼走去。展鹏跟在后面,亦步亦趋。

听雨楼是凌霄阁重要成员讨论重大事情的地方,只有出了什么大事情,阁主才会在听雨楼召开会议,共同商讨对策。楚云轩心里诧异,“莫非,出了什么大事不成?可是,最近也没有听说出了什么事情啊?”

楚云轩百思不得其解,回头对展鹏问道:“展叔,您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吗?为什么爷爷要在听雨楼见我?爷爷还有没有召集其他长老来?”

展鹏一脸恭敬的回答:“云轩少爷,在下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阁主只是让我前来传讯少爷您,其他的就没有说什么了,不过,各长老还有护法都已经在听雨楼了。”展鹏只不过是阁主身边的一个护卫罢了,虽说在凌霄阁众护卫中地位超然,但却在凌霄阁中还没有资格知晓听雨楼中的大事。

楚云轩惊讶的啊了一声,就不再说话,默默的想着自己的心事,只不过脚下却加快了速度,连各大长老都来了,显然是真的出现了棘手的事情,只是,为何要召他来呢?

第5章 魔界复苏

在楚云轩心中暗自猜测的时候,听雨楼已经到了,楚云轩轻轻摇了摇头,暂且将心中的疑惑压下,缓缓推开门,轻轻的走了进去,而展鹏就站在外面守卫,他是不够级别进入听雨楼的。

“云轩,你来了。”楚云轩刚一走进听雨楼,一声苍老而慈祥的声音就从大厅首座上传来。

楚云轩站在厅中,朝着上座上的老者躬身回答:“是的,爷爷,只是云轩不知道爷爷为何叫我来听雨楼,莫非是出了什么大事吗?”

楚云轩一边回答一边环顾了一下四周,只见阁中的长老护法都已经在座,自己的父母,还有二哥也在,看来是真的出了大事,要不也不会这么隆重。

“云儿,你先见过各位叔伯,然后再找个地方坐下吧。”楚云轩的爷爷楚天明慈祥的说道。对于自己这个天赋惊人的孙子,楚天明心中很是欣慰,凌霄阁的未来,就要看年轻一辈了。

楚云轩向爷爷躬身行了一礼,然后谦虚恭谨的向在座的长老以及护法等依次行礼,各长老与护法均含笑回以一笑,他们也都甚是喜爱楚云轩这个修为惊人而又谦虚恭谨的年轻人,这可是凌霄阁未来的希望啊。

楚云轩这一番叔伯叫下来,只累得满头大汗,好不容易才一一见过礼,楚云轩才走到父母身边,轻声问了声安后,就坐在了二哥的旁边。

楚云轩坐下之后,轻轻的松了一口气,这才有空仔细的环视一圈,他发现来此的都是在阁内举足轻重的人物,五大堂主来了四个,想必商堂的堂主正忙于俗世间的商业而没有回来吧,其次,不怎么露面的四大长老,两大总护法和其他八大护法都已经到齐了。

“看来,此次事情有点棘手啊,要不怎么连平时一直潜心修炼的四大长老都出来了呢?”楚云轩暗自想道。

凌霄阁有一修为深不可测的太上长老,太上长老只有在凌霄阁面临灭阁危机的时候才会出手,平日里根本就不会露面,那是个超然的存在;其下就是阁主以及四大长老,平时决策阁内大事;两大左右总护法铁木和离要,还有就是八大护法,及其辖下的数千护卫,负责阁内的安全和警卫事宜。同时,凌霄阁又分五堂,刑堂掌管阁内的刑罚,影堂负责大陆上情报的收集与整理,主要是针对其他宗门以及魔界的消息刺探,力量越大,权欲之心就越大,设立影堂,既掌握大陆动态,又可以保卫本阁不被别人侵犯,防止那些别有用心的宗门,至于武堂,是负责阁内弟子以及外堂弟子的武艺调教,战堂是保卫凌霄阁的中坚力量,同时也是负责护卫凌霄阁在世俗的商业,以战力为主,只有修为达到壳凡境界以上的修为才能进入,还有一个堂就是商堂,也就是凌霄阁的外堂,专负责凌霄阁在世俗的一切商业活动,凌霄阁这么大,开支也很大的,因此在世俗有着庞大的商业,各大势力都有着自己的赚钱渠道,吃饭要钱,这是必须的需求,还有最重要的就是灵石的收集,灵石可是修炼者快速攫取灵力的重要途径啊。

“咳,各位,今天召集大家来听雨楼,确实是因为近来世俗间出了大事。”楚天明沉声道,“我接到其他几大门派的神识讯息,听说最近魔界又有些蠢蠢欲动,某些地方已经频繁的出现了魔界中人为恶的现象,魔界已经有数百年没有作乱了,现在想必已经羽翼丰满了,人间将又要面临大劫难了啊……”楚天明说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数百年前的大战让他还是心有余悸……

第6章 血宗余孽

曾在华夏141年,魔界渗入俗世,控制了西陆,率领西陆军民与魔界兵人向东陆北陆以及修炼界发动了覆灭性的进攻,猝不及防的修炼界以及东北两陆,连遭重击,损失惨重,这个时候,各大门派才放下成见,与魔界抗争,那场战斗,波及整个大陆,俗世间以及修炼界,虽然最后是修炼界大胜,但是,天下已经被毁得千穿百孔,百姓流离失所,争相食之,历经百年,整个大陆才逐渐恢复生机。

楚天明话音刚落,在坐中就传出了一个愤怒的声音:“哼,管他什么魔人,咱们凌霄阁都保管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哼……”说话之人满脸络腮胡须,一脸的粗犷,一看就知道是个蛮横,脾气火爆的修练者。

“铁总护法,阁主在这里,休得无礼。”一位年长的老人冷冷的的责备刚才那说话之人,那称为铁总护法的人顿时如同老鼠见了小猫般,气势顿无,只是诺诺的应了一声,没有再说话,看来这位有点暴戾的铁总护法有点怕这年长的老人啊。

铁总护法是人称‘怒狮’的铁木,因为其性格有如暴怒的狮子,故此有此称号,其修为也刚刚踏入天阙前期境界,在修练界中也是一位铁骨铮铮的硬汉,其修炼的玄品初期功法‘怒狮枪法’一旦使将出来,更像是一头暴戾的雄狮,少有人可以抵挡。

铁木是凌霄阁上任总护法的独子,因为上任总护法在与魔界的战斗中为掩护阁主而丧生,阁主为纪念老护法的功绩,故此提升其子为总护法。

那位冷声责备铁木的老人就是凌霄阁刑堂得堂主王京,他以铁面无私著称,不论阁内何人违反阁规,他都秉公处置,其修为也已经到了天阙后期境界,故此铁木虽然性格暴戾,却还是有点惧怕这个刑堂堂主。

楚天明伸手压了压下面的吵闹,沉声说:“各位稍安勿躁,且听我说,最近群魔四起,却没有大的动静,只是在北方落日镇出现了一些血宗门人在四下作恶,而且,血宗还将几个出外历练的赤炎谷弟子给吸干了血液。”

楚天明顿了顿,继续说道:“我得到讯息,在那里只有一些闲散的血宗余孽,因此我们八大门派一致决定,派遣门内年轻高手前往世俗界,一方面斩杀作恶的血宗余孽,另一方面,顺便打探魔界的动静,这也可以说是作为年轻一辈的一次磨练吧,各位意下如何?”

众人听到这个消息,都微微蹙起了眉头,这时,一直坐在那里没有言笑的四长老突然冷冷说道:“这个决议我赞同,年轻弟子是凌霄阁未来的希望,理应历练一番,才能成长,只是不知道阁主将派遣门内哪些年轻弟子前去。”

大家听完四长老的话,都沉沉的点了点头,毕竟只是一些血宗余孽,却是可以作为一次年轻门人的磨练,众人纷纷看着阁主——

第7章 历练

楚云基听到这个消息,一脸的激动,对于打架,他可是有着很高的激情啊,而且,最重要的是可以趁这个机会出去好好的见识一下,他每次听到那些出外历练的弟子回来描述凡俗间的稀奇物事时,他都是一脸向往不已,反观楚云轩,却是一脸淡然的坐着,带着微笑,静等着爷爷楚天明的安排。

楚天明看在眼里,心里很是赞许自己小孙儿的冷静,小小的年纪,已经有着一丝做大事者的沉稳了,日后,可堪大用。

楚天明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环顾了一下阁中众人,缓缓的说道:“楚云轩与楚云基都已经成年了,但是却还没有什么江湖经验,因此本阁已经决定派遣我的两位孙子云基和云轩前去,让他们锻炼一下自己,增加一些历练的经验,同时也在武堂挑选六名弟子一起前往,由离总护法随同前往,以策万一。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离要是凌霄阁另一位总护法,性格沉稳,深谋远虑,是一位难得的将才,而且,修为也已经达到了天阙中期的境界,一身水帘秘技更是练得炉火纯青,水帘秘技是一卷玄品中期的武学,在凌霄阁内排行前五的武技。楚天明此次叫离要带领,其中也是大有深意。

“阁主,为什么没有我啊?我也是总护法啊,凭什么派遣离要去,不让我去啊!”火爆性格的铁木一听没有自己的名字,登时站起来大声嚷嚷起来,其余年轻护法也有些嘟嘟嚷嚷的,毕竟,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啊,如果这件事情办得好,会在自己的功勋薄上加上一笔,对于日后的晋升也很有帮助。

都说修炼者心如止水,无欲无求无争,可是众人却深知铁木性格火爆,犹如凡俗间的武者,素爱打架,故此对他的问话也不怎么见怪。

楚天明显然也习惯了铁木的性格,他哈哈大笑道:“铁木啊,这次不是去打架,只是去明察暗访一番而已,等真正的战斗的时候,本阁一定答应派你打先锋,如何啊?而且,各位,最近魔界复出,你们守卫凌霄阁的责任也是很重大的。”

铁木一听,顿时喜上眉梢,嘿嘿笑道:“阁主,这可是你说的啊?可不要骗我铁木哦?”

“哼,阁主是何许人也?怎么会骗你呢?还不给我快快坐下,难道你想去我那里喝茶了吗?恩?”刑堂堂主王京冷冷的对着铁木说。边说还意味深长的上下看了看铁木,眼神冰冷,直看得铁木全身都打了一个冷颤。

铁木有些惧意的看着王京那味深长的笑容,顿时有种掉进了冰窟的感觉,他只得讪讪的笑了笑,乖乖的坐了下来。不愧是刑堂堂主啊,简简单单的一个笑容就可以把脾气火爆的铁木整得服服帖帖的。

楚天明不禁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于是继续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就这么决定了,云基、云轩,你们去准备准备,戚威,你是武堂堂主,你回去挑选好六名根基深厚的弟子,明日一早就让他们一起随离要护法前往落日镇吧,其他门派也已经派门下弟子前往了。你们尽快前去与他们会合,打探一下情形,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云轩,你们一切听从离要护法的吩咐,知道吗?”

楚云基和楚云轩都站起来身来,躬身道:“是,爷爷,那我们就先去准备了。”

楚天明点了点头,说道:“恩,你们先下去准备吧。大家也都先回去吧,四大长老和离总护法,你们留一下,我还有话要与你们说。”

在座的其他护法堂主等都起身行过礼,然后纷纷退了出去,铁木也嘟嘟嚷嚷的走了出去,脸上虽有些不甘,但却不敢再表露出来,不过在看到王京的眼神时,铁木立马就挂上了笑脸,众人纷纷打趣着走出了听雨楼。

楚云基和楚云轩也随着父母离开,毕竟明日就要踏入俗世历练,人心险恶,历练一途,凶险万分,作为父母,他们当然是非常忧虑,得好好的聊聊,将他们一些经验传授给楚云轩与楚云基二人。

整个听雨楼只剩下阁主,四大长老和离要了,立马变得有些冷清与安静。

第8章 初次离家

楚天明见众人都已经离开,略微沉思了一会,才低声道:“各位,你们对这次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四大长老中的大长老微微蹙眉道:“这次血宗中人突然出现在俗世间,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而且,此事竟然还涉及了赤炎谷,赤炎谷可是远在西陆火炎帝国的西南境内啊,他们竟然在北陆与血宗扯上了关系,这其中可真有点耐人寻味啊。”

几人听完大长老的话语,都点了点头,都觉得这其中有着一丝的怪异。暂且不说为何远居西南的赤炎谷门下弟子怎么跑到了北方那偏远的落日镇去历练,而且,竟然还扯出了血宗,看来这其中有着一些故事啊。

“听说最近赤炎谷活动频繁,在四处拉笼一些中小门派,而且,离下一个二十年一届的门派比试也只有三年了,莫非他们真的这么想称霸修真界吗?天下真的又要起纷争了吗?”二长老兰隐带着些许忧虑的说,修炼者讲求清心寡欲,可是有些修为强悍的修炼者,自恃其修为惊人,竟然不甘寂寞,迷恋上权势与利益,完全背离了修炼者的本心。

二十年一届的比试是八大门派为了给门下弟子们一次和其他门派的弟子比试切磋的机会,后来慢慢的演变成为了八大门派的排名了。有些东西,其初衷和开始都是好的,只是随着时间的发展,都会慢慢的变质,变得与初衷背道而驰。这比试也正是如此。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有江湖就会有利益,有利益就会有厮杀。

“哎,有人的地方就一定会有争斗,即使以修心为主的修真界也是如此,人啊,迟早会被那些虚名所害啊,这也难怪我们修炼界数百年来都未曾有一人达到神境,与天地同寿。”三长老百启叹息道。

楚天明见大家都无法猜透其中所隐藏的事情,也无奈的叹了口气,不再深究。回头对着离要说道:“离护法,此次本阁派你带门下弟子前往,你务必要多加小心,一有消息,马上回禀。”

离要躬身道:“是,请阁主放心,离要自有分寸,一定不负阁主的期望。”

楚天明点了点头说:“恩,我知道,你素来沉稳,有勇有谋,你办事,我很放心,好了,你也下去准备下吧,明早就出发。”

楚天明顿了下,对着众人继续说:“好了,既然我们都不了解这件事情的本末,那么就等离要的消息吧,到时候自然知晓其中的一切了,至于其他的,我们就暂且静观其变吧,那么,各长老也回去吧。”

“是,阁主。”五人纷纷起身行礼,缓缓退出了听雨楼。

整个听雨楼,突然就彻底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楚天明一人。楚天明慢慢行到窗前,看着外面灰沉沉的天空,轻身说:“哎,看来平静已久的修真界将要有一场大风暴了,但愿楚家先人能保佑楚家保佑凌霄阁啊。”

第二日清晨,楚云基,楚云轩,还有武堂挑选出来的六名年轻弟子,跟随离要,在阁主和众人的目光以及楚云轩父母的叮嘱中,坐上翔鹰坐骑,飞往落日镇……

虽然云基和云轩的父母都舍不得自己孩子去危险的地方,心中担忧,却也只能含泪目送,楚家男儿,自来不是纨绔少爷,只有经历风雨,才能真正的成长。

楚云轩终于脱离了家族的庇护,开始了他的人生磨练,他的人生也从这次落日镇之行开始了惊天的转变,慢慢的走向了让所有人都惊讶的属于他自己的修练之路……

武破凌霄:异界称雄,唯我独尊!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33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