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之开局成王:我无意中加入了一个神级斗图群……

系统之开局成王:我无意中加入了一个神级斗图群……


第1章 不识抬举

江南市,民工市场。

一身灰尘的陈凡从里面走了出来,他手里拿着一台刚拆开的苹果6手机。

陈凡的脸上流露出幸福的笑容,今天是女友张丽的生日,俩人相恋了四年,双方约定毕业后就结婚。

为了给张丽准备生日礼物,陈凡趁着课余时间在工地上做兼职,辛辛苦苦两个月下来,总算是给张丽买了一款水果6玫瑰金的手机,相信她看到一定会很高兴吧。

激动之余,陈凡打开手机,给新买的手机下载了一个扣扣,刚登陆上去,陈凡就发现自己被拉进了一个名字叫“神级斗图系统”的群里面。

“神级斗图系统?什么鬼?”陈凡一愣,就看到群里面有不少人在噼里啪啦的水群。

丐帮长老洪七公:“言归正传,要论武功,当属我丐帮的打狗棒法最厉害!”说完他还发了一张打狗图。

西毒欧阳锋配上一张蛤蟆图,不服道:“楼上的不装.逼能死?你都说了是打狗厉害,要论打人,还是老子的蛤蟆功牛B!”

神医张仲景弱弱的道:“功夫再高,也怕菜刀,老夫参悟百年,终成《伤寒论》,从里面随随便便配出一副药,就能毒死楼上的两个渣渣!”

这是一群深度中二的逗.比么?

还洪七公,欧阳锋?你怎么不叫苍井空?

陈凡也是一个斗图狂,在他的手机里不知道收藏了多少个暴走图,用其中一张的话来说,当初进入这个群,以为大家都很厉害,结果什么都没学到,表情倒是收藏了一大堆。

看他们各种图斗得天昏地暗,陈凡也忍不住手痒的画出一把手枪发了出去,然后鄙夷道:“你们是有多无聊,居然讨论古代的武功,现在是科技的时代,任你们功夫再高,老子一把枪就能干掉你们。”

刚发出,陈凡就惊呆了,只见手机屏幕上面突然多出一个这样的画面,一枪,一棍,一个蛤蟆,还有一本名叫《伤寒论》的医书pk了起来。

最后那把枪连开了三次,棍子,蛤蟆,医术硬是被打碎,然后消失不见了!

整个群瞬间安静了。

洪七公:“……”

欧阳锋:“……”

孙思邈:“……”

与此同时,陈凡的脑海里响起了一道机械般的声音:“滴,尊敬的斗图系统会员陈凡,您消耗系统赠送的二十个斗图币,兑换了捷克CZ83型手枪一把,接连击败三位对手,斗图获胜,得到六十个斗图币,剩余六十个斗图币,作为获胜方,您将随机拥有洪七公的《打狗棒法》,西毒欧阳锋的《蛤蟆功》,神医张仲景的《伤寒论》等其中任意一本秘籍,是否领取?”

陈凡懵逼的左右看了下,发现身边没人和自己说话啊,那这个声音是从哪儿来的?

“是否领取?”那道声音再次响起。

“领取!”陈凡做梦般的说道。

“滴,恭喜您领到洪七公的《打狗棒法》,秘籍已经发放到您的钱包里面,您可以随时提现!”

陈凡急忙点开钱包,在里面看到了一个百宝囊的功能,百宝囊里面显示:《打狗棒法》x1,捷克CZ83型手枪x1

这……这居然是真的,还有,扣扣的老板麻花疼啥时候推出了百宝囊这个功能?

就在陈凡疑惑不已的时候,路边缓缓停下一辆奥迪A8,接着从里面走出一男一女,男的高大英俊,女的成熟靓丽。

女子正是陈凡的女友张丽。

看到女子的瞬间,陈凡兴高采烈的迎了上去,说道:“丽丽,生日快乐,这是我给你买的生日礼物!”说完他还把手中的水果6递了过去。

似乎是没意识到手机里面那个神级斗图系统的重要性。

然而张丽看都没看,而是冷着脸对陈凡道:“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陈凡脸上的笑容一僵,不可置信的问道。

“那是因为我!”与此同时,张丽身边的帅气男子上前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陈凡道。

“马军,是你?”陈凡这才注意到男子,顿时就认出了他!

马军,江南大学中医系高材生,同时兼任学生会会长,帅气多金,不乏追求者,只是陈凡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把主意打到张丽的身上。

马军以俯视的姿态看着陈凡说道:“你叫陈凡对吧?人如其名,将来注定成为一个平民,我来就是想告诉你一句话,像你这样的垃圾是配不上张丽的!”

说完话后,马军就回到了一旁的奥迪A8内,似乎是不屑于多看陈凡一眼。

而张丽则是神情复杂的看了看陈凡,最后说:“陈凡,忘了过去吧,你和马军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他能给我想要的,等我跟马军结婚了,看在过往的情分上会替你美言几句的,说不定你毕业后,可以直接去马军家的公司上班!”

第2章 穷鬼一个

“呵呵,滚!”陈凡冷笑了几声,他深吸了口气,一字一句的道。

他陈凡在爱情面前可以卑微,但,绝不卑躬屈膝!

“哼,狗坐轿子不是抬举!”

张丽吃了个瘪,恼羞成怒的冷哼一声踩着高跟儿鞋就上了奥迪A8。

目送着车子扬长而去,陈凡苦涩的笑了笑。

四年的感情在金钱的面前,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可笑,可笑!

旋即转身往学校走去,刚走到学校门口,陈凡就被叫住了!

陈凡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大胖子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抱怨道:“老三,你跑哪儿去了?”

胖子名叫黄森,是陈凡在江南大学的室友,外号黄胖子,或者是黄老二,不过为人挺仗义的。

“二哥,怎么了?”陈凡不解的问道。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今天可是姚钰的生日啊,人家在江南大酒店请人吃饭,尤其是指名道姓点了你!”黄胖子瞪大眼睛,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似的:“话又说回来了,你小子可以啊,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居然能让校花主动邀请你,老实交代,你俩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要知道,姚钰作为江南大学全男同胞心目中的女神,人长得漂亮不说,待人更是真诚,别说她的生日了,哪怕是身高三围也是众人皆知。

听到今天是姚钰的生日,而且对方还主动邀请自己,陈凡也是一惊,不过他旋即就释然了,曾经陈凡在校外做兼职的时候,无意中捡到了姚钰的钱包,陈凡把它还给了姚钰,没想到她还记得。

刚失恋,心情不好的陈凡本来不想去的,可是拗不住黄胖子的死拖硬拽,最后俩人只得步行走向江南大酒店。

刚到江南大酒店的门口,陈凡才意识到一个问题,给人家庆生,貌似没带礼物啊,这也太不像话了吧?

于是陈凡转身就想回去买点礼物,可这时,对面走来了一对情侣。

陈凡一看,发现竟然是张丽和马军,张丽小鸟依人似的把头贴在了马军的胳膊上,表情之上止不住的幸福之色。

张丽显然也是看到了陈凡,先是一惊,继而冷冷的道:“陈凡,你要不要脸了,都跟你说了,我们是不可能的,没想到你居然还跟踪我!”

“张丽,别以为傍了大款就牛B了,跟我家老三分手是你的损失,再说什么叫跟踪你?是姚钰邀请我家老三来参加她的生日聚会的,你别自作多情了!”一旁的黄胖子见陈凡的脸色很是不好看,瞬间就明白肯定是张丽跟他分手了,因此,黄胖子冷冷的还击道。

马军双手插在裤兜里,表情不屑的打量了陈凡一眼,挖苦道:“真是笑死我了,一个穷屌丝居然会被邀请?如果姚钰真的邀请你,我直播吃翔!”

瞧见对方如此的羞辱自己,陈凡一怒,刚想发作的时候,从酒店里款款走出了一个绝美的女子。

女子一身红色长裙打扮,典型的瓜子脸,五官十分精致,浑身上下无时无刻不散发出一股脱俗的气息。

女子正是姚钰!

姚钰看到陈凡后,美眸一亮,快步迎了过来,嫣然笑道:“陈凡,你来了!”

陈凡笑了笑,说道:“生日快乐!”

饶是他也不得不眼前的女子感到惊艳,实在是太美了,什么张丽在她面前都会黯然失色。

一旁的张丽和马军表情一呆,他们没想到姚钰还真的认识陈凡,一时间,马军的脸色就跟吃了苍蝇一样难看,

“谢谢,大家都别站外面了,快进去吧!”姚钰客气了下,这才招呼起剩下的人。

陈凡点了点,正准备进去的时候突然听到黄胖子说道:“慢着!”

黄胖子看着一旁脸色阴沉的马军说道:“刚才是谁说要直播吃翔来着?你要是个男人,就兑现吧!”

马军一怒:“黄森,你别太过分,刚才我只是开个玩笑罢了!”

现实的巨大反差令他郁闷不已,更多的确实嫉妒!

他马军要钱有钱,要长相也不差,可好几次跟姚钰表白都遭到了拒绝,眼下看见姚钰和陈凡的关系貌似不错的样子,这令他如何不嫉妒。

眼见两人有愈演愈热的趋势,陈凡急忙开口道:“二哥,算了,我们进去吧!”

今天毕竟是人家的生日,把事情闹大了不好。

一行人进了酒店后,发现里面来了很多人,各个都是俊男靓女,不过大多数陈凡都不认识。

刚一进去,陈凡就察觉到众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很是不友好,有不屑,有鄙夷,估计自己是所有人中穿得最寒酸的吧。

相反,马军就和他们打成了一片。

不知道是谁带头喊了一句生日快乐,然后只见马军率先走到姚钰的跟前,从身上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深情款款的看着姚钰说道:“姚姚,生日快乐,这是我给你买的生日礼物,专门托人从奥地利空运过来的施华洛世奇水晶项链!”

伴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盒子被打开,一件发光闪闪的项链暴露在了空气中,众人皆是一惊。

“马军有钱啊,要知道这施华洛世奇可是世界首屈一指的水晶首饰制造商,光是他手中那个项链,价值绝对不低于五十万!”在场有识货的人一眼就认了出来。

“哗!”

一时间,在场的女同胞看向马军的目光都变得不一样了,尤其是看向那个项链的眼神更是火热不已,爱美是人的天性,没有哪个女人能够抗拒水晶饰品的诱惑力。

至于张丽,则是一个人在角落里生闷气,按理说自己才是马军的女友,那个项链应该送给自己,可马军却送给了别人。

马军还回过头来得意的看了陈凡一眼,那表情似乎是在炫耀。

穷鬼一个还想跟我争女人!

第3章 假鞋

在他看来,只要自己表露出这个昂贵的项链,哪怕姚钰再怎么矜持也会感动的。

然而,姚钰的表现却令他郁闷不已。

面对如此精美绝伦的项链,姚钰脸上非但没有半点喜悦的神色,反而是皱着眉头说道:“谢谢你的好意,只是这份礼太重了,我承受不起。”

“哈哈,这脸打得真是太爽了,老三,你快看马军的脸,跟驴脸没什么分别!”黄胖子乐得小肚子直打颤。

见此,陈凡也是笑了笑,暗道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爱钱。

一脸猪肝色的马军也看到了陈凡脸上的笑容,在他看来,就好像是嘲讽一样,顿时刺激得他几欲疯狂。

马军尴尬的收回了项链后,旋即看着陈凡阴阳怪气的笑道:“陈凡,你笑什么?难道是嫌我送给姚钰的礼物太小,你有更大的?”

他这话纯粹是诛心之论,目的是要把陈凡架在火上烤。

马军的话起了作用,顿时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在了陈凡身上,姚钰也是美眸微亮,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老三,到你了,来,也让我看看你准备了什么礼物?”不知情的黄胖子伸手挤了挤陈凡,挤眉弄眼的道。

陈凡看了看姚钰,不由得苦笑道:“不好意思,来得太匆忙,我没准备什么礼物!”

“什么?老三,你丫的竟然没带礼物?”黄胖子也是一惊,接着只见他从自己的身上拿出了一个生日贺卡,悄悄递给陈凡低声说道:“你用我的吧,毕竟这么多人看着呢!”

陈凡摇了摇头,没有接,毕竟这是黄胖子给姚钰的,现在给自己算怎么回事。

瞬间,所有人看向陈凡的眼神更加不屑了。

“这人是哪里来的?给人庆生也不带礼物,还居然好意思进来!”

“你们看他穿的衣服,指不定是个乡巴佬呢,不懂人情世故很正常!”

“……”

马军露出得意的笑容,心里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是又落了回去,小子,你这简直是作死,给人庆生不带礼物,我就看着你激怒姚钰。

然而,姚钰的表现再次刷新了所有人的认识,尤其是马军。

只见姚钰摇了摇头,捂嘴娇笑道:“没事的,我就是过个生日罢了,不至于让大家破费。”

实际上,姚钰一直都知道陈凡的经济状况不好,所以心里没什么失望。

“怎么可能?”马军惊得差点喷出一口老血,要知道自己给姚钰那么昂贵的礼物她都不收,陈凡两手空空她却很开心的样子。

他只觉得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老三,你可以把你这个水果6送给姚钰啊,好歹表示一下心意嘛!”黄胖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提到水果6手机,陈凡这才想起刚才那个神级斗图系统。

之前我画了一把枪,然后枪就出现在钱包的百宝囊里,还可以提现,那我现在再画一个东西,岂不是也可以提现?

想到就做,陈凡走到角落里打开了手机,点进那个神级斗图系统群以后,画了一双高跟鞋儿。

“滴,尊敬的斗图系统会员陈凡,您消耗二十个斗图币,兑换了一双由法国著名设计师克里斯提·鲁布托设计的红色高跟鞋儿ChristianLouboutin,剩余四十个斗图币!”

果然,陈凡的脑海里又响起了那道声音,他如法炮制的点开钱包里面的百宝囊,还真的在里面看到了一双红色高跟鞋儿。

“提取!”

心念一动,陈凡的手上就多出了一双炫美的红色高跟儿鞋!

与此同时,群里的人似乎是发现了陈凡在线,齐齐炸开了。

洪七公:“前辈,不知道您昨天发的那把枪为何物?竟然破了我的打狗棒法,比全真派王重阳那货的一阳指还厉害!”

欧阳锋:“前辈,我用蛤蟆功跟您换那把枪,下次华山论剑必然称雄,九阴真经是我的了!”

孙思邈:“前辈,我似乎是闻到了枪里面有火药的味道,不知可否交由老夫研究下,老夫愿意用伤寒论跟您换!”

“……”

陈凡没有理会他们,他的心里止不住震惊,再次坚定了神级斗图系统的神奇。

他按捺住心情后,拿着高跟儿鞋就走到了姚钰的面前,说道:“这是迟来的生日礼物,祝你生日快乐,越来越漂亮!”

“啊!”看到那双绚丽夺目的红色高跟儿后,姚钰忍不住轻吟了一声,美眸瞪得大大的,越看越喜欢!

“我的天呐,居然是ChristianLouboutin!”

“你说的是什么?我怎么没听明白!”

“这你就不懂了吧,那双高跟儿鞋的名字叫ChristianLouboutin,是法国著名设计师克里斯提·鲁布托的杰作,做工精致,极富艺术与唯美的气息,有钱都买不到的!”

经过某人的介绍,在场的人顿时倒吸了一口气,想不到陈凡手上高跟鞋儿这么珍贵,于是乎,众人看向陈凡的目光都变得不一样了。

马军脸上毫不掩饰的狰狞之色,显然他也认出了高跟儿鞋的来历,止不住的喃喃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就凭他一个废物,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名贵的高跟鞋儿!”

脸色最难看的莫过于角落里的张丽,她用手捂住嘴,很是不相信的站出来指着陈凡惊呼道:“你这高跟儿鞋绝对是假的!”

她张丽和陈凡相识了四年,可以说对陈凡是相当的了解了,为了一款过时的水果6也要在工地上干两个月才买得起,更别说这么天价的鞋了。

经她的提醒,众人也意识到了不对劲!

“绝对是假的,他一个穷小子,身上的衣服不过三百块,不可能买得起这么好的鞋!”

“我看也是,想不到这小子竟然拿假货骗我们!”

“……”

“真不知你们这群人的素质为什么这么低,陈凡又没有说这鞋子是ChristianLouboutin,你们在这里bb毛线,有本事也拿出一双一模一样的啊!”黄胖子气不过,忍不住嘲讽到。

“呵呵?你们居然说这双鞋是假的?”

就在众人怀疑陈凡的时候,包间外面响起了一道冷冷的声音,众人望去,只见一个脸上画着淡妆,唇红齿白的妙龄女子走了进来。

第4章 救救我

“天哪,我没看错吧,竟然是女明星张甜爱,没想到她居然也在这个酒店里!”

“真的是张甜爱耶,我超级喜欢看她演的《从你的宇宙路过》了!”

“偶像,给我签个名吧!”

面对众人的惊呼声,女子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走向陈凡,她先是打量了下陈凡手里的鞋子,继而回头看着众人说道:“本来是无意中经过,可听到有人说鞋子是假的,我一时间没忍住就进来了,不好意思,这位帅哥手上的鞋子跟我脚下穿的都是同一个牌子——ChristianLouboutin!”

有了大明星的证明,这下再也没有人质疑高跟鞋儿的真假了,反倒是张丽的脸色各种难看,怎么也无法接受。

“妹妹,你长得真漂亮,这双鞋也很配你,不得不说,你男朋友对你真好!”女子看了看一旁的姚钰,旋即笑着离开了。

最后那句男朋友闹了陈凡个姚钰一个大红脸。

马军是看在眼里,恨在心里。

张丽心神恍惚的去了洗手间,实在是今天发生的一切对她的冲击太大了。

“你这个礼物太贵重了!”回过神来的姚钰小脸通红的摇头道,如果她真收了,那不是代表自己默认张甜爱临走前说的那句话么。

陈凡眉头一扬,却是浑不在意的笑道:“你不要我可丢了啊!”

反正这鞋子也是画出来的。

众人闻言瞬间汗然。

哥,你当那是矿泉水瓶子呢,想扔就扔,这可是世界名牌啊。

美女同胞们更是满脸的怨念,不要的话,你可以送给我啊,跟你约会看电影都成啊。

一听到陈凡要扔掉,姚钰顿时就急了,连忙伸手拿了过去,由此可见她是真的喜欢这双鞋子。

惹得一旁的马军各种羡慕嫉妒恨,为什么我送你项链你不要,他送你鞋子你就要,为什么!

黄胖子暗暗朝陈凡竖了竖大拇指,老三,舅服你,泡妞手段不是一般的高明啊。

“你穿上看看?”陈凡一脸期待的对姚钰说道。

姚钰一愣,看了看周围这么多人,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在这里啊?”

她不看还好,一看,所有人顿时齐齐喊道:“穿,穿,穿!”

众情难却,再加上自己实在是太喜欢这双鞋子了,姚钰犹豫了下,还是坐在沙发上,准备穿鞋子。

陈凡感觉自己突然被人推了一把,瞬间就被推到了姚钰的跟前,他回头一看,只见黄胖子在不停的对他挤眉弄眼,似乎是在说你给她穿啊,这么好的机会不能放过。

姚钰没有看到黄胖子的动作,还当是陈凡自己的意愿,她默默低下头,俏脸再次的红到了耳根,似乎是默认了。

见此,陈凡如何能不明白,他弯下腰把鞋子放在地上,旋即深吸了口气,伸出手轻轻的握住姚钰的美足,刚碰到的一瞬间,那温润而又不失弹性的触感令得陈凡心里一荡。

同时姚钰也是微微的颤了颤,她长这么大了,还是第一次被异性碰自己的身体,各种羞涩和尴尬。

陈凡暗暗咬了下舌尖,让自己清醒后缓缓给姚钰穿上了高跟鞋儿,别看穿鞋很简单,可对于陈凡来说却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等他给姚钰穿好后,额头之上都冒出了热汗。

“走两圈试试!”陈凡擦了擦汗,看着她脚上的鞋子说道。

“嗯!”姚钰点了点头,继而转了两圈。

众人都看呆了,姚钰本来就美,再配上那双红色的精致高跟鞋儿,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朵绽放的玫瑰一样,诱惑无穷。

陈凡也看呆了,他没想到姚钰穿上这双高跟鞋儿竟然这么漂亮,仿佛是专门为她量身打造的。

“你干什么?放开我!”

“臭婊子,别给脸不要脸,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气!”

就在众人惊艳于姚钰的时候,门外响起了一阵争吵声。

“马军,马军,快来救我啊!”似乎是张丽在外面带着哭腔的呼喊声。

一行人色变,齐齐走了出去。

就看见张丽正被一个脸上有刀疤的中年男子死死拽着,中年男子色眯眯的对其动手动脚的:“撞到了老子还想跑?今晚必须陪老子睡一觉,要不然别想走!”

张丽吓得脸色一片煞白,衣衫隐隐有凌乱的趋势,她也看到了陈凡等人,顿时跟见了救星似的喊道:“陈凡,救我,快救我!”

情况再明显不过了,应该是张丽不小心撞到了刀疤男子,然后刀疤见到张丽有几分姿色,再加上又是一个人,故而对了歪念。

第5章 有话好说

看到张丽慌乱的表情,陈凡心里一痛,下意识的想上前解围,不管怎么说,往昔的情分不能无视。

却被黄胖子拉住了,黄胖子对其摇了摇头,冷嘲热讽的道:“人家的正牌男友都在这儿呢,你别多管闲事!”

而马军又惊又喜,惊得是居然有人敢动他的女人,喜的是总算能给自己刷存在感了。

他装作生气的样子迎了上去,看着刀疤男子冷声道:“你找死是吧,敢动我的人!”

“啪!”

回应马军的是一个重重的耳光,刀疤男子被破坏了好事,松开张丽后,一脚踹向马军,马军猝不及防之下被踹倒在地。

见到自己人吃亏,陈凡他们也冲了上去,齐齐将刀疤男子围住,大家都是一个学校的,不可能坐视不管。

“哟呵,仗着人多是吧?”刀疤男子冷笑了声,旋即拍了拍手。

顿时,从周围的各大包间里涌出了几十个人,大多数都是赤着上身的青年,皮肤上闻了各种纹身,染着五颜六色的发型,手里还拿着家伙,纷纷面露不善的看着陈凡等人。

陈凡他们撑死了才只有二十个,对方却是四五十个,还拿着家伙,这怎么打。

瞬间,众人脸色都变了,有些人悄悄的挪动着脚步向后退。

张丽和马军的脸色巨变,也意识到自己闯了大祸。

“刚才是你给我称老子对吧?”刀疤得意的笑了笑,接着走向一脸恐惧的马军面前。

马军咽了口唾沫,为了顾忌自己的面子,他还是硬着头皮道:“这位老大,我是天元地产的人,和道上的也经常打交道,你……你……”

“啪!”

刀疤男子再次闪了他一巴掌,不屑道:“天元地产又咋地?这是老子的地盘,你的女人撞到了我,就该付出代价!”

“不知道老大你需要多少钱?”在意识到自己所谓的势力不被人家看在眼里后,马军终于怕了。

“砰!”刀疤男子一脚踹到马军,不屑道:“钱?你看老子像是缺钱的样子吗?”

说完他还打量了下陈凡等人,在见到这里面有不少的女生,尤其是看到姚钰后,眼睛一亮,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笑道:“想让我放过你们很简单,只要你们其中的女生陪我兄弟一晚,那这事情就算了!”

说着说着他把手伸向姚钰,姚钰吓得花容失色的躲开了,一时间,在场的不少女生被吓得哭了出来,男生们则是敢怒不敢言,跟打了霜的茄子似的。

张丽哪里见到过这样的场景,哭得更厉害了。

刀疤男子不爽的抽了她一巴掌,骂道:“哭,再哭现在就扒光了你!”

张丽直接被吓尿了裤子。

马军的眼珠子转了转,不知道是想到什么,接着拽着张丽的头发走到刀疤的面前,一脸谄媚的道:“老大,我现在把她交给你了,你放了我好不好?”

危急时刻只为自保,丑恶的嘴脸显露无疑。

话应刚落,众人都怒视着马军,张丽难以置信的看着马军,脸上布满了绝望,估计她也没想到马军是这样的人。

黄胖子更是被气得骂道:“马军,你还是人么?”

“放了你啊?”刀疤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突然一拳就把马军揍在了地上,吩咐身边的一个小弟道:“把这家伙拖出去,往死里打,老子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出卖朋友的人了。”

马军的求饶声渐渐远去。

“男的留下来,女的给我带走!”刀疤转而笑眯眯的扫视了下全部女生,最后挥手道。

陈凡窝在人群里,偷偷拿出手机登陆扣扣,打开钱包里的百宝囊,找到那把枪后,心里默念:“提现!”

“滴,恭喜您成功提现一把捷克CZ83型手枪!”

伴随着系统的声音响起,陈凡的手里就多出了一把手枪。

眼看姚钰等人就要被带走,陈凡拿着手枪站了出来,枪头指着刀疤男子大喝道:“都别动!”

所有人也被陈凡手中的枪给吓了一跳。

“小子,别以为拿把玩具枪就能吓到我?”刀疤男子眼皮子剧烈一跳,不过他还是不相信陈凡一个普通大学生能搞到真枪。

他刀疤在这片儿混了也不是一天两天,要是被对方随便搞出一把枪就吓到的话,那就别混了。

见到陈凡主动出来背锅,远处的马军心里一喜,废物,这下你还不死,很显然,马军也不相信陈凡手中的枪是真的。

陈凡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说:“呵呵,不信你就试试!”说完话后,他开枪射了一下天花板的吊灯。

只听到砰的一声,吊灯应声坠落下来,顿时就吓到了不少人。

陈凡再次把枪对准了刀疤。

刀疤脸色一变,咽了口唾沫看着林凡说道:“兄弟,有话好好说,别乱来!”

“呵呵?刚才你怎么不好好说话?”

“兄弟,我承认是我的不对,只要不开枪,什么都好说!”刀疤举了举手,额头上已经开始冒冷汗了。

看了眼一旁的姚钰,陈凡冷冷的道:“叫你的人退后,然后跟她道歉!”

闻言,刀疤点头称是,挥手示意手下给陈凡等人让开一条道路后,又走到姚钰的跟前,端端正正的鞠了一躬,态度诚恳的道:“对,对不起!”

第6章 你先走我断后

“二哥,你先带着人走,我断后!”陈凡扭头对黄胖子说道。

黄胖子犹豫了下,最终深深的看了陈凡一眼,咬着牙齿挥手道:“都跟我走!”

“陈凡,我跟你一起留下!”姚钰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从人群里出来站到陈凡的身边,一脸坚定的道。

黄胖子又掉头回来和陈凡站成了一排:“我也留下,你们自己出去吧!”

饶是如此,其他人你推我搡的就往门口的方向冲去,生怕了落后了一步,对于陈凡等人的行为视若无睹。

见到姚钰等人决然的样子,陈凡心里一暖,朋友不在多,一个两个就足够了。

看着所有人都差不多走完了,陈凡用枪指着刀疤,向着酒店门口的方向走。

刚走到门口,就被一个身材魁梧的黑脸汉子给拦住了去路。

一看到这个黑脸汉子,刀疤的脸色一喜,仿佛看到了救星似的,哈哈大笑道:“炮哥来了,这下你们死定了,哈哈!”

在场的人纷纷恭敬的朝黑脸汉子喊道:“炮哥!”

由此可见,名叫炮哥的汉子绝对非同寻常。

炮哥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旋即向着陈凡等人走来,姚钰紧张得下意识的拉住陈凡的袖子,她也没想到自己过个生日,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见此,陈凡急忙将枪头指向炮哥,呵斥道:“站住,别再动了!”

此时的陈凡紧张得手心手背都是汗,他也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的勇气。

炮哥像是没听见似的,不退反进,一步一步向陈凡逼近,边走边冷笑道:“我不相信你真的敢开枪!”

陈凡心里一沉,对方不愧是高手,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心态。

“你想怎么样?”沉默了一会儿,陈凡看着他问道。

炮哥很是干脆的脱掉了上衣,露出爆炸性的肌肉,胸前的八块腹肌棱角分明,淡然笑道:“很简单,你,和我打一局,赢了你走,输了,统统留下,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

听到这话,反倒是刀疤先笑了出来,看向陈凡的目光里充满了幸灾乐祸之色。

要知道炮哥不但是江南大酒店的镇场高手,同时也是地下擂台赛的三届金腰带王,至今为止,还没有人能在他手下走过三个回合。

看陈凡柔柔弱弱的样子,别说三个回合,哪怕是一个回合也撑不了。

虽然听不懂刀疤在笑什么,可是光从外表来看,陈凡完全不是炮哥的对手,黄胖子和姚钰的脸色彻底变了。

姚钰死死的拉住陈凡的胳膊摇头道:“陈凡,你打不过他的,别答应了他,我就不相信他们还能杀了我们,这可是法制社会。”

话是这么说,可陈凡打量了炮哥,还真不确定他能否做出过分的事,再加上有姚钰这个女孩在,要是她受了什么伤害,估计自己的心里也过不去。

“10”

“9”

“……”

炮哥越来越近,脸上的笑意也越来越嗜血,陈凡索性把心一横,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老三,你疯了?”黄胖子失声惊呼道。

事情紧急,陈凡也没用理他,而是看着炮哥说道:“如果我打赢了你,希望你说到做到!”

“哈哈!”炮哥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很是自信的道:“好,只要你打赢我,我保证你们安然无恙走出这个酒店,我炮哥一口唾沫一个钉,绝对算数!”

见到陈凡居然答应了,一旁的刀疤先是一惊,继而脸上呈现出戏谑的表情,炮哥其实那么好打赢的。

“那就开始吧!”黑脸汉子活动了下身子,伸手示意陈凡开始进攻。

陈凡突然说了句:“等下!”

“怎么?难道你反悔了?耍我?”炮哥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不是,我先去上个厕所,回来再跟你打!”陈凡摆了摆手,急忙解释道。

闻言,刀疤一脸不屑的道:“你该不会是想趁机跑掉,或者是报警吧?”

“没事,谅他也跑不出去,再说,他就算是报警也没用!”炮哥笑了笑,做出一副吃定了陈凡的样子。

“你们等我一下!”陈凡向黄胖子和姚钰俩人点了点头,旋即走向卫生间。

反手关上门后,陈凡本来想报警的,可一想到炮哥信誓旦旦的样子,最终他还是忍住了。

拿出手机陈凡登录了扣扣后,点开钱包里面的百宝囊,在里面找到了《打狗棒法》,低声说了句:“提现!”

“滴,恭喜您成功提现《打狗棒法》一部!”

“姓名:陈凡”

“性别:男”

“技能:《打狗棒法》”

“熟练度:100/100”

伴随着系统的声音响起,陈凡只感觉眼前一花,接着脑海里多出了一股庞大的信息,信息里包含了《打狗棒法》的各种资料,甚至是修炼经验等等全部被陈凡吸收。

那是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就好比是陈凡已经完全掌握了打狗棒法一样。

听到外面传来刀疤不耐烦的催促声,陈凡收好了手机后就出了卫生间,经过门口的时候,陈凡看到旁边放了一把扫帚。

陈凡顺手就拿在了手里,《打狗棒法》,怎么可能没有打狗棒呢。

刀疤等人看到陈凡去而复返,手里还多出了一把扫帚后,顿时噗嗤笑道:“你这是上厕所还是扫厕所去了?”

陈凡笑了笑,看着炮哥说道:“我用这把扫帚当武器没事吧?”

“可以,可以!”炮哥也被陈凡的奇怪要求给逗笑了,别说一根木扫帚了,哪怕是把刀,他也不怕。

“你先出手吧!”看到陈凡手里拿着扫帚站着一动不动的,炮哥说道。

陈凡推辞道:“不,还是你先出手吧,我怕自己一旦出手,你就再也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自从学了打狗棒法以后,他对于自己的实力还是挺自信的,再怎么说,那也是当年丐帮的镇派之宝。

“小子,你很不错,希望接下来你还有机会说话!”炮哥冷笑了一声,也被陈凡给激怒了,话音刚落,他率先打出一记重拳,拳风赫赫,目标直指陈凡。

速度奇快,霸道勇猛!

第7章 蛇羹

见此,姚钰和黄胖子索性扭过头去,似乎是不忍看到陈凡的下场,而刀疤则是一脸的笑意,很是期待陈凡被揍成猪头的样子。

面对炮哥奇快无比的重拳,陈凡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接着从他嘴里吐出四个字:“棒打狗头!”

棒打狗头——《打狗棒法》第一式,讲究的是善于捕捉对手的破绽。

很明显炮哥的破绽就是头,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

感受到陈凡手中的扫帚袭向自己的头部,炮哥脸色一变,下意识的收手回挡!

陈凡攻势急转,又道:“拨狗朝天!”

炮哥猝不及防之下被陈凡手中的扫帚给拨倒在地上,心里升起无限的惊骇。

要知道,自己所学的搏击术掺杂了快拳的精义,普通人根本看不清,可陈发非但看清了,还找到了自己的破绽,更加令他心惊的是,陈凡仿佛预计到了自己的出招似的,虚虚实实,自己根本不知道把握不到。

刀疤的脸上的笑容持续没多久就僵硬了下来,他瞪大眼睛惊呼了一声:“怎么……怎么可能?”

这……这小子竟然把炮哥放倒了?太可怕了!

姚钰和黄胖子闻声转过头来,纷纷揉了揉眼睛,很是不可置信的样子,感觉眼前的一切就像是戏剧性似的。

“再来!”炮哥也是个爽快人,丝毫没有恼羞成怒的样子,反而越战越勇,哈哈大笑了几声,再次攻向陈凡。

“反截狗臀!”

“按狗低头!”

“天下无狗!”

天下无狗一出,谁与争锋!

炮哥再次倒在地上,这下彻底爬不起来了,累得气喘吁吁的,相反,陈凡则是一脸淡定的站在原地。

不过陈凡的心里也止不住震惊,没想到这个《打狗棒法》竟然这么厉害,自己每次使出的招数就像是一气呵成似的,丝毫没有滞涩感。

“实在是太痛快了,兄弟,你赢了,我说话算数,你们可以走了!”炮哥从地上站了起来后,脸上泛出阵阵潮红之色,显然也是一个武痴,挥手示意陈凡等人离开。

刀疤已经震惊得完全说不出话来,在他心中不可超越的炮哥都被陈凡给打败了,一时间,刀疤越想越害怕,敢情人家先前是不屑于跟自己动手啊,所以才用的枪。

所有人,甚至是包括刀疤的小弟等人看向陈凡的目光都变了,充满了崇拜和敬畏,因此在陈凡带着一脸呆滞的姚钰等人往门外走时,其他人都是下意识的让开了一条通道。

看着陈凡远去的背影,刀疤似乎是有些不甘心的道:“炮哥,就这么放他们走了?要不……”说着说着,刀疤还目露凶光的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显然是对陈凡起了杀心。

“滚,你要是想多活几年就别乱来,我能感觉到,刚才那位兄弟和我切磋时,他只用了不到三成的实力!”炮哥脸上的表情异常严肃。

“龇!”

闻言,刀疤倒吸了一口冷气,对方只用了三成就击败了炮哥,要是全力出手,那在场的人恐怕都……

“后生可畏啊!”炮哥慨然长叹道。

“老三,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又是枪又是打狗棒法的?”

出了酒店,在见到安全后,三人找了个地方休息,黄胖子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姚钰也是一脸好奇的看着陈凡。

见此,早已有心理准备的陈凡笑了笑,说:“我要说我是变魔术的你信不?还有以前我跟人学过一套棍法,不过不叫打狗棒!”

“难怪我一直都没见你施展过,我想你那个师傅肯定是个世外高人,要求你不能在寻常人面前随意施展对吧!”黄胖子露出恍然的神色,羡慕嫉妒的道。

陈凡没好气的笑了笑,本来自己还怕这个措辞不能说服他们呢,结果黄胖子这货硬是给自行脑补了很多。

姚钰看向陈凡的目光中频频闪过异彩,她突然就觉得陈凡的身上充满了好多迷,不过陈凡不主动说出来她也不好问。

黄胖子和姚钰住校内,陈凡住校外,因此,陈凡给他俩拦了以来的士后,吩咐黄胖子送姚钰回去,然后陈凡就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内。

那间房子是当初陈凡租来和张丽居住的,只是事物弄人,张丽一脚踹了他跟了高富帅,现今只剩下他陈凡一个人了。

到了出租屋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刚一关上门,陈凡就迫不及待的拿出那款水果6,登录扣扣,等再次看到那个神级斗图群还在后。

陈凡终于松了口气,这一切都不是梦!

就在这时,手机轻微震了震,陈凡一看,发现是那个神级斗图群里面又水了起来。。

西毒欧阳锋:“群主多拉点人进来啊,没人我都装不了逼,我要装.逼啊,一天不装我就浑身难受!”

神医张仲景:“骚年,装.逼用脑,多喝六个核桃!”

丐帮洪七公:“你能不能像我这样成熟点?”

清一色的各种斗图。

想不到这群货半夜还不睡觉,陈凡好笑的同时,又忍不住发了一张你把我吓哭了的图片。

丐帮洪七公:“前辈来了,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前辈,我在吃叫花鸡呢,你也尝一点吧!”说完,洪七公就在公屏上发了一个叫花鸡的图片。

怎么吃?

陈凡一愣,下意识的用手点了一下叫花鸡图片,打算收藏,结果脑海里响起系统的声音:“滴,尊敬的神级斗图系统会员陈凡您好,收藏该图片需要消耗十个斗图币,是否收藏?”

收藏个图片都要消耗斗图点?

陈凡郁闷的同时鬼使神差的说:“收藏!”

“滴,恭喜您成功收藏了叫花鸡一只,可以到钱包里面提现,剩余三十个斗图币!”

我擦,这个叫花鸡图片收藏了以后竟然可以提现变成真的?那岂不是说别的图片收藏了也可以提现成实物?

原来斗图币的作用就是这个啊。

陈凡是那个激动,急忙点开钱包,在百宝囊里面真看到了:叫花鸡x1

“提现!”

“恭喜您成功体现了丐帮秘制的叫花鸡一只!”

心念一动,伴随着系统的声音响起,陈凡的桌上就出现了一只用荷叶包裹的叫花鸡,还冒着热气。

“咕咚!”

闻到上面的香气,陈凡再也忍不住,手也不洗就开吃,好吃得他都快把舌头也吞了。

叫花鸡,果然名副其实。

丐帮洪七公:“前辈,叫花鸡的味道怎么样?一般人可是没资格吃老叫花子我的叫花鸡啊,看在我这么萌的份儿上,把你之前的那把枪给我吧!”

西毒欧阳锋不干了:“前辈,他的叫花鸡没有我秘制的血冠蛇羹好吃,我用血冠蛇羹跟你换那把枪!”

蛇羹?

陈恶心得差点没一口吐出来,打死他都不吃,他这辈子最怕的就是蛇了。

第8章 面子问题

神医张仲景:“口腹之欲有何用处,前辈,我真心想用《伤寒论》跟你换那把枪,不是为了逞强斗狠,而是想要研究里面的火药,还望前辈看在我精神可嘉的份儿上,答应了吧!”

“伤寒论?”

闻言,陈凡眼前一亮,身为中医系的他平时也会学到伤寒论,不过那都是简化版的,要是有孙思邈本人的原著,那就更好了。

陈凡刚想答应,突然手机屏幕一黑。

没电自动关机了……

陈凡差点喷了一口老血,只好给手机充上电,然后关灯睡觉,毕竟他明天还要上课。

……

第二天,陈凡早早的就去了学校,在进教室的时候,他看见张丽正和马军公然坐在走廊上,以极其不雅的姿势搂抱在一起,热情的相拥着。

似乎是注意到了陈凡,马军挑衅似的给了陈凡一个眼神,还故意的摸了一把张丽的胸部。

见此,陈凡摇了摇头就踏进了教室,看样子这马军已经忘记了自己被打成什么样,而张丽也忘记了马军关键时候抛弃她的事情。

刚坐下来,黄胖子就凑了上来,欲哭无泪的道:“老三,岳不群上个月布置的任务你完成了没?”

岳不群是陈凡中医诊断学的老师,为人刻薄古板,永远都是一副僵尸脸,动不动就体罚学生跑步,因此班上的人都叫他岳不群。

“什么任务?”陈凡一愣。

“就是背《伤寒论》啊,听说岳不群今天要抽查呢!”

陈凡也被吓到了:“我去,《伤寒论》一共一百多方,谁能记得住啊!”

“是啊,可这的确是岳不群交代的,算了,希望到时候别抽到我吧,要是让我跑步,那还不如了干脆!”黄胖子用手揉了揉肥嘟嘟的脸,一想到岳不群的狠,腿就直抽搐。

上次班上有个家伙得罪了岳不群,岳不群让他围着操场跑了五十圈,跑完下来,那哥们儿整个人只剩一口气了。

俩人正说着的时候,上课铃声响了,岳不群还是那样,左手夹着课本,右手端着一杯泡好的枸杞茶,面无表情的走上了讲台。

“一个月前,我交代大家的任务都完成了吧?”

果然,真验证了黄胖子的猜错,岳不群开口就来了这么一句话。

“什么任务?”班上有些人茫然的问道。

有人似乎是想了起来,脸色狂变道:“难道是背那个《伤寒论》?”

经过他的提醒,这下整个教室瞬间安静了下来,当时还以为岳不群是开玩笑的,谁也没当回事,现在好了,时间到了,大家除了能背伤寒论这三个字以外,别的是一无所知。

见此,岳不群脸上的表情越发的绷紧了,他扫视了下众人,最后点名道:“马军,你身为课代表,带头背一下!”

马军的脸色刷的就变了,起身东张西望的,心里根本没准,他有时间都泡妞去了,要他被金瓶梅的话,兴许还能背一点,可要是背伤寒论,那简直了……

“哼!”岳不群冷哼了一声,再次点名道:“姚钰,你的成绩一直很好,你来背!”

陈凡将目光投向姚钰,只见姚钰也是茫然的摇了摇头,很是诚恳的道:“岳老师,对不起,我没有背!”

趁着岳不群下台巡视的功夫,姚钰还扭头对着陈凡吐了吐舌头,似乎是不好意思,那样子迷人得不行了。

而这一幕刚好被马军看到,马军只感觉自己心中有股无名火愈演愈烈,用杀人的目光看着陈凡。

接下来岳不群接连点了好几个人站起来,竟然没有一个会背的。

气得岳不群用书拍着桌子跳脚道:“简直是气死我了,好啊,给了你们一个月的时间,哪怕是头猪也该会背了,可你们竟然把我的话当耳边风,现在所有成员给我到操场集合,统统跑五十圈,男女一样!”

话应刚落,众人的脸色齐齐变了,尤其是女生。

又是五十圈,这不是谋杀么。

“还愣着做什么,全部起立!”见到所有人一动不动的,岳不群越发的生气了。

就在这个时候,马军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只听到他喊了声报告,然后说:“岳老师,陈凡会背。我之前天天看到他在走廊上背诵来着!”

刚说完,马军的心里升起无尽的痛快之感,事实上,他早就从张丽的口中得知,在这一个月里,陈凡天天去工地上打工,哪儿来的时间背《伤寒论》啊,马军之所以这么说,就是要故意把陈凡架在火上烤。

于是,众人的目光集体投向陈凡。

听到岳不群叫自己,陈凡站起来看着他,只听到岳不群说:“陈凡,要是你今天能背出《伤寒论》的前五十方,那么我收回刚才对你们的惩罚!”

迎着众人期待和怀疑的表情,陈凡点了点头,笑道:“老师,我全都会背,不过我要是背出来了,是不是证明比某些人强,某些人课代表的职位是不是应该让给我啊?”

马军就是课代表!

倒不是陈凡贪恋什么课代表的虚名,主要是课代表有个好处,那就是拿奖学金特别容易,刚好陈凡缺钱,还能报复马军,两全其美。

“马军的表现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只要你背出来,课代表让你当!”

闻言,全班同学顿时一惊,还以为自己听错了,陈凡竟然会背《伤寒论》?

姚钰皱了皱眉,本想说什么的,可最后还是犹豫了下来。

反倒是马军,心里七上八下的,看陈凡的样子,似乎是不像是在说谎话,要真让他背了出来,自己课代表的职位不要倒没事,主要是面子问题。

系统之开局成王:我无意中加入了一个神级斗图群……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19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