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妖妃战天下: “谁要和你交心啊!”

倾城妖妃战天下: “谁要和你交心啊!”

第1章 好看的男人

“好热……”身体席卷的热流,将思绪中的欲望整个撑起,下腹传来的一丝疼痛慢慢将这燃烧在身上的火渐渐退散。

她睁开眼的瞬间,脑中辗转的是另一个人所有的记忆,明明她在经历雷劫,可是最后失败,没想到最后的结果是直接占据了这个凡人的身体,叶倾城这个名字在她脑中瞬间被印刻。

只是关于这个人的所有,她简直不敢苟同,就好比,刚刚经过的这一场‘激情’,身中媚毒,被人算计,还毫无反抗的能力,就知道这本身是有多悲惨。

她的视线慢慢往上移,看着被她压在身下的裸男,皮肤好的有点过分,更可恶的是那张脸,她前身可是蛇妖,世间妩媚妖娆谁能及她,可这个男人竟然比她更魅惑三分。

闭着的眼睛,清晰的看到那睫毛就好像是上天一根根给他种上的,那轮廓分明,就好像能工巧匠专门为他按照完美这个标准打造的,那微微动了一下的薄唇,似乎那隐约的记忆中,清晰的触感是那样明了。

这真正的叶倾城在她上身的时候,就已经被媚毒蚀骨而死,可是媚毒未消,她上身了,也只能被操纵,可按理来说,如果被算计了,那不也应该是将她扔给一个肮脏的下三滥?怎么会让她睡了一个绝色男人呢?

趴在这男人的身上,体内的热度已经消退,可身体本能的热度还是会因为彼此的坦诚而升温。

忽然,那紧闭双眼的人,猛然睁开眼睛。

叶倾城吓了一跳,果然,瞳孔之中如旋涡般的存在,好像在吸引着你不断深入。

她猛然回过神来,看到地上散落的衣裳,一个转身过去,身手敏捷,转眼便穿戴整齐,就跟没事人一样,唯一难受的就是下腹传来的一抹酸痛。

“姑娘看起来完全没事啊?”

叶倾城听着这声音,简直,这人长得好看就算了,声音还有一种天然的魅力,这完全就是老天的宠儿啊,尤其看着那不过被褥半遮半掩裸替,更加引诱人,“昨夜的事……”

话音未落,立于床榻之上的人,仿佛以光影的速度,穿戴整齐,衣冠楚楚的立在她的面前,修长的手指轻轻拂过唇角,“昨夜是你火热难消,缠着我替你去火,所以……”

“所以我并不打算找你负责,不过,这好像是我的闺房吧,这叶府深宅大院,你是怎么进来的?还有,我为何会那样,你也脱不了干系!”

“过了河就拆桥,这很不道义啊。”

“似乎我才是被算计的那个吧!”叶倾城看着这个一脸妖孽的家伙,他绝不简单,可是记忆中,为何在属于叶倾城本身的记忆中,没有半点关于他的痕迹?

“所以,我就将计就计,勉为其难,让你睡了我。”男人舌尖扫过唇角,满是诱惑的声音说道。

“流氓!”

“现在你可不是跟我计较这些的时候,外面可有很多人等着看戏呢。”

“你到底是谁?”叶倾城冷声问道。

“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你很了解我?可为什么……”

“从前的你我不了解,但是现在的你,我可是很清楚呢。”话音落下,那速度不过眨眼间,就从窗户处消失不见。

第2章 乱说话就要割掉舌头

叶倾城从刚刚的恍惚中回过神,刚刚那个男人,难道知道她现在的身份?只是他忽然出现,是为了给她解围?一想到那脸红心跳的事情,她到底还是有几分尴尬,不过,给她下药的人,她闭着眼睛都能想到是谁。

思绪刚定,外头就传来急促的声音,“小姐,小姐,您醒了吗?出大事了……”

出大事?他们来的正好,这么想抓奸在床?想看她如何淫秽不堪,从前的叶倾城背着这个叶府嫡女的身份,不过一个空壳子,任你们欺负,连未婚夫都要甩了她,现在,她就要让他们看看,什么叫绝望,不过游戏才刚开始,她可不着急。

她故意不理会外面的声音,重新躺倒床榻之上,莫名其妙,竟然还会感觉到这被褥之上还有那个男人身上遗留的气息和温度一样……

猛然间,房门直接被撞开,叶倾城翻身从床榻上坐起,一脸惊讶的看向那边乌泱泱的一堆人涌过来,每个人都能清晰的对应起来,但还是先唤了一声,“父亲!”

杨氏见叶倾城完全无碍,可那药不是……难道出了岔子?

叶秉德看着床榻上的人,轻声问道:“这个时辰了,为何还没有起?”

“昨夜入睡的时候,就觉得身上有些不舒服,所以和墨玉她们说了,今晨要起的晚些。”

“不舒服?大姐这话推的也真是轻巧,怕是做了什么,起不来床吧!”

叶倾城看着叶萱那副嘴脸,她这个庶母所生的妹妹,当真是令她看着都作呕,“哦?二妹这话说的,不知道二妹又知道做了什么会起不了床?”

杨氏扫了一眼叶萱,现在怕是出了状况,最终甚是平淡的说着,“昨天晚上,萱儿的侍女清芊去给老夫人送东西,回来途经这玉笙轩,看到一个高壮的身影进了这儿,当时太晚,一早她便来回禀。”

“我就说今天怎么这么齐全,该来的都来了,看样子是来抓奸的啊,是不是觉得我这床上应该躺一个高壮的男人才有意思啊?”叶倾城看着叶秉德,“父亲,莫非您也相信一个婢女的话。”

“倾城,父亲没有那个意思,只是从你母亲那里出来,听到了这些,不免担心而已。”

“母亲?倾城的母亲早就已经死了,父亲您说呢?”叶倾城冰冷的眸子对上叶秉德。

她直接将被子掀开,只穿了一身里衣,直接走到叶萱的身边,看着那个婢女清芊,“处心积虑的想要我身败名裂,让人知道我是个淫秽不堪的人,你家二小姐就能顺利的取代我成为荣王妃吗?”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都怔住,叶萱想要开口,却被杨氏拉住。

叶倾城见清芊低头微有几分颤抖,抬手一把掐住她的下巴,“怎么?现在没底气了?那为何在说某些话的时候不过一过脑子呢?”一甩手,清芊踉跄了两步,“何大总管,这个婢女乱说话,我记得叶府的规矩,这样子是要割舌头吧!”

众人瞬间惊愕,站在叶秉德身后的何总管只是将视线投向自己的主子,等待给他一个指示。

第3章 送给我的好妹妹

“照大小姐说的办!”叶秉德沉声一句。

清芊见状,直接跪下,“大小姐,奴婢不是有意的,大小姐,您就饶了奴婢吧!二小姐您帮帮奴婢……”

叶萱看向叶倾城,一脸无奈,开口,“大姐,清芊她也本是好意,不希望大姐这里有问题。”

“是吗?不希望我这儿有问题呢,还是就等着我这儿不干不净啊?”叶倾城毫不留情的说着,“何总管,还不去?”

清芊就这样被拖下去,不一会儿,只听到外面一声惨叫,而这房间内一片安静。

何总管用一个托盘托着一条泛红的舌头过来,“大小姐,已经处理好了。”

叶倾城声音不着任何痕迹,“既然如此,那就将这条舌头送给我的好妹妹吧,多一条舌头,就知道要管教好身边人,话不能乱说。”

杨氏终于按耐不住,“倾城,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这一大早的,我还想问问你们是什么意思呢,这叶府深宅大院的,你们进来这么久了,想必该打量的,该看的,甚至于我整个院子,该搜的都已经搜过了吧,不知道可有搜到什么男人的东西,以后呢,可要管好自己,免得活打了嘴。”

叶秉德见状,还是宽缓一声,“倾城。”

叶倾城完全是没有给她们半点好脸色,“这嫡出就是嫡出,庶出就是庶出,就算被扶正,也改变不了原本是庶的本质,今天送的是一条舌头,以后可就未必了,某些人最好收起那些小心思。”

叶萱气不过,“你……”

“好了,此事到此为止,都给我退下!”叶秉德将叶萱的话打断,呵斥一声。

众人见叶秉德生气,原本跟过来多少有看戏的成分,结果戏没有唱起来,她们也就没有必要继续留下空惹这老爷生气了。

等到她们都离开,“倾城,今天你很不一样,以前你……”

“父亲,以前我就是太乖顺了,才会人善被人欺,我叶倾城才是父亲你的嫡女,是这天下第一首富的嫡亲女儿,我的母亲是天下闻名的才女,外公是当世大儒,是做过天子师的人,父亲觉得今天她们这般架势,为的是什么?”

叶秉德听着这些话,稍有几分愧疚。

叶倾城看到眼前人脸上的低沉之色,继而说道:“父亲经营叶家这么多商行,整个东陵国多少生意在父亲您的手下,这点卑劣的伎俩,父亲岂有不明白的?”

“那,是否真的有?”

“没有又怎样,有又怎样?和荣王的这门亲事,父亲也会希望败坏我的名声来成全叶萱吗?”

“当然不是。”

叶倾城冷哼一声,“或许说到这一层,父亲应该去问问我那个好妹妹,说不定她早就已经和姐姐的未婚夫暗度陈仓了呢,其实父亲并非不知道叶萱和荣王的事吧,只不过是我不说,您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叶秉德眉间一皱。

她反而根本就没有当回事,不过叶萱想安生,她偏偏就要让这些变得更有意思,要玩,她当然奉陪到底。

“倾城……”

“我也觉得夏侯翊配不上我。”

第4章 漂亮

叶秉德完全不敢相信,会在她的口中说出这样的话,“倾城,以前你……”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父亲想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吧,倾城还没有用早膳,不知道。”

“你不是不舒服?那我就不打搅你了,得空我就过来看你。”

等到叶秉德离开,墨玉和许月两人立马就回过神,将准备好的早膳拿过来,墨玉立在旁边,“小姐刚刚真是太大快人心了,小姐早就应该这样了,不然她们也太嚣张了,总以为拿着点事情就能对小姐怎样。”

许月倒是沉凝的样子,完全岔开墨玉的话,道:“小姐刚刚当着老爷的面直接说荣王殿下配不上小姐,所以小姐您和荣王的婚约,小姐您怎么打算的?”

“打算就是玩够了,然后就踹开啊!”

玩?许月和墨玉两人齐齐看着跟前的人,她们两人都不否认自家小姐生的是容姿绝色,可是从前也是中规中矩,可现在,那双眼睛之中,随意的一句话,不经意都能惹出多少风流韵色,就好像和从前判若两人。

叶倾城端坐在这桌前,简单洗漱之后,便在这儿用着早膳。

其实这个时候,已经日上三竿,再过一个多时辰就要到中午了吧。

她基本上已经掌控了这具身体,通过这副身体里的记忆,也将周围的所有都非常熟悉了。

慵懒的靠在那美人靠上,香肩之上的丝衣散落,露出白皙的肌肤,宛若凝脂。

许月和墨玉又不敢打搅,只能是站在旁边。

可是,下一刻发生的,将这样的平静再次打破。

她们两个不敢置信,荣王竟然会出现在这儿。

夏侯翊因为叶萱的那些事情,怒气冲冲的到了叶倾城这儿,可前脚踏进这地,映入眼中的人,玲珑身段,香肩浅露,闭眼平静的面孔,让人神魂颠倒已不足为奇。

好像,他刚刚因为叶萱的可怜模样,伴随对叶倾城的生气,在此刻烟消云散了。

沉静的空间,一道焦急的声音将这些打碎,“荣王殿下……”

躺在美人靠上的叶倾城,根本就没有睡,听到这一声,直接坐起来,故意不去理会肩上散落的丝衣,“哦?二妹这还真是新鲜呢,怎么?折腾一大早还不够?”

叶萱满是可怜模样,站在夏侯翊身边,“大姐,是荣王殿下来了,听说了那些事情,我是担心荣王殿下和大姐有什么冲突,所以才匆忙跟过来的,大姐一定要这样吗?”

“二妹这话真是好笑,就算有什么,也是我和我未婚夫的事情,只是我竟不知我的未婚夫,需要二妹你来如此关心了,更有趣的是,他竟然不先来找我,反而找我的妹妹。”

叶倾城直接站起身来,走到夏侯翊的跟前,因为起身的动作,原本从肩上滑落在手臂上的丝衣,此刻直接滑到了手腕处,“或许我这未婚夫已经成了别人的呢?”

夏侯翊感觉她的靠近,扑面而来的清香,看着她的那双眼睛,完全不似从前,竟生出不知多少的妩媚风流。

叶萱见到夏侯翊看傻的眼神,略微不高兴的说道:“大姐也应该注意点,这算是在勾引谁?”

第5章 本小姐不要你了

“勾引谁?”叶倾城故意用那衣袖散落的手臂滑到夏侯翊跟前,白皙修长的手指,缓缓爬到他的胸口,不得不说这家伙长得挺好看,奈何是个渣男,可真若说好看,那个男人,若说天下第一,应该没人敢否认吧!

叶萱在旁边气的心火直烧,叶倾城眉眼一动,故意的说道:“二妹,现在看到了?”

“荣王殿下。”叶萱无奈,娇嗔的唤了一声夏侯翊。

猛然,耳边传来一声,他才回神,好像因为这种种,他竟然连最初的目的都忘记,不知为何,明明从前对于空有一副美貌的叶倾城觉得她无聊,让他提不起半点兴趣,但现在,不过短短瞬间,竟然让他无法自拔。

“倾城,今晨的事情我听萱儿说了,她毕竟是你妹妹,那种脏东西你怎么能给她呢?当时她可是吓坏了,事后都还心有余悸呢。”夏侯翊说话的时候,手移上来要抓叶倾城的手。

叶倾城很快的将手抽回来,刚刚的面色瞬间笼罩三分寒气,“萱儿?叫的这么亲密,她吓到了,心有余悸,在我面前说这些话,你们也不觉得恶心吗?”

夏侯胤看着瞬间变脸的人,“你刚刚……”

“刚刚怎么了?荣王殿下不会觉得我真的是在勾引你吧。”叶倾城面上毫无变化,“你们的事真当我不知道吗?也好,夏侯翊,我现在就告诉你,本小姐不要你了。”

站在旁边的许月和墨玉两人惊呆了,吓的都不敢说话。

叶萱看着这样子,直接急哭了,委屈的说道:“大姐……”

叶倾城听到她呜咽的声音,就觉的这多盛世白莲花开的无比独特。“叶萱,少在我面前装模作样,演戏太过就太假了;想必这样的结果,也一定是荣王殿下所乐见的吧!毕竟我在背后可没少听到荣王殿下要退婚的话啊!”

夏侯翊猛然听到她完全不当回事的将这话说出口,心中竟然会有些动摇。

叶倾城既然说出口,就务必把话说死,“荣王殿下和我这个好妹妹情根深种,可比不得我,要是荣王殿下将她抛弃,说不定真的要弄出人命来呢,毕竟她这么爱你,为你去死也还真未必啊!不像你我,没有半点感情。”

“你……”你怎么知道,没有半点感情?

叶萱站在旁边,听到叶倾城这话,心中隐藏的欢心都快要挡不住了。

叶倾城对于叶萱那点小心思完全不当回事,只是看到夏侯翊那个反应,倒是超出她的想象,只不过越这样,说明这个男人越渣,得不到了就在那里惋惜。

“我倒觉得,今天是个好日子,折腾了这么多,不如索性再折腾些出来,正好择日不如撞日,现在我们就去找皇上,当初这门婚事定下来本非你我所愿,现在彼此难受,解除婚约才是上策。”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莫非你真的已经……”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不过最先有解除婚约这个念头的是你,怎么?怂了?”

叶萱在旁边抓着夏侯翊的衣角轻轻摇了摇。

叶倾城看在眼中,心中冷笑,甚至是满满的讥讽。

第6章 是他?

叶倾城根本就不会给夏侯翊反悔的余地,冷沉的声音说道:“怎么?一面和我这个妹妹山盟海誓、两情缱眷,一面又还要将我这个挂名的未婚妻留在身边吗?还是……”

“你是不是在用这种方法引起本王的注意,从前的你可不是这个样子?”

叶倾城汗颜,这家伙还要多自恋,“王爷还真是会联想呢,你觉得我会大度到和自己妹妹共侍一夫吗?还是荣王现在要将我这个妹妹扔开,重新和我在一起啊?我想都不是,所以解除婚约是最好的决定。”

叶萱在一旁,娇柔的声音再次响起,“王爷,既然大姐都答应解除婚约了,王爷何不成全?”

“你当真如此想?”

“这就好笑了,这不是王爷一直期盼的吗?现在我顺势而为,王爷却这样扭扭捏捏,还真是让人疑惑呢。”叶倾城看着他,“王爷走吧!”

“去哪?”

“当然是进宫去见皇上,然后由皇上亲自解除你我的婚约,这才算数啊,还是王爷真的认怂?从前说的那些都不过是哄骗我这个好妹妹,其实你还是想要我做你的荣王妃?”

“你……”夏侯翊看着叶萱,“萱儿,当然不是。好,解除婚约,正是本王所乐意的。”

叶萱看着夏侯翊,坚定的眼神,“嗯,萱儿相信荣王殿下。”

“那就别废话了,走吧。”

……

转眼,便到了皇宫,他们的身份,想要进宫是非常简单的,只是立在这御书房外。

高公公看着出现在这儿的两人,这可是两个祖宗,这荣王和叶家大小姐的事情私下里别人议论的可不少,别说荣王的身份,这叶家大小姐,更加不是谁敢拿出来乱议论的,只是忽然他们两个出现在这,有些让他不知所措。

“荣王殿下、叶大小姐,是来求见皇上的?”

“是!”叶倾城抢先一步,声音很沉。

高公公眉头一皱,只是简短的一个字,好像就已经将这个从重新做了划分,好像是颠覆了从前的所有。

“那就要等一等了,定王正在里头和皇上商议,荣王殿下是明白的,这个时候,皇上最不喜欢别人打搅。”

就在高公公的话音落下,御书房内传来一道声音,“让他们两个进来。”

随之,叶倾城和夏侯翊两人径直的走了进去。

叶倾城看到站在一旁的还有一人,只有一个背影,可当她走过来的瞬间,那张脸直接闯入她的视线,‘是他?’定王?那个家伙竟然是定王,可是为什么会是他?可除了他,难道世上会有一模一样的两个人吗?

疑惑之余,她还是和夏侯翊一起,朝着那龙案前坐着的人,见了礼。此时,夏侯谦看着他们两人,问道:“怎么回事?”

叶倾城先一步开口回答,“皇上,倾城和荣王殿下过来,是想请皇上替我们解除婚约的。”

“是,还请皇兄成全。”

“胡闹。”夏侯谦心中有三分思忖,却也知道自己这个弟弟的那些事,可是叶家这块肥肉这么大,他必须握在自己的手中才行,温声问道:“倾城,你不是一直对朕这个弟弟有心吗?现在是何故?”

第7章 荣王妃是谁对皇上来说都一样

“皇上,这人总是会变的,再说了,那时候太小,又不懂感情,正好,现在还未成亲,什么都不算,解除婚约,对我们两个都好。”叶倾城觉得这话不足以让他信服,转而语气加重的说道:“其实荣王妃是谁对皇上来说都一样,只要是叶家的女儿,皇上您说呢?”

夏侯谦断然没想到叶倾城会说的如此直白,的确,无论是她还是叶萱,区别不大,当然,首选还是她,只是现在已经出现这个局面,自然只能退一步,“当真主意已定?”

叶倾城看向旁边的那个家伙,“皇上,这不是定王吗?有个见证,皇上绝对放心,以后倾城一定不会纠缠不清的,至于皇上您要不要顺道再下一道圣旨给荣王和我那个妹妹赐婚,那就是皇上您的主意了,反正他们两个坐实了。”

夏侯翊瞬间白脸,“叶倾城,你至于将这些话说的如此露骨吗?”

“皇上面前,我可不敢胡言乱语,事实而已,你想和我退婚也不是一日两日了,你有什么不满,现在也可以直说吧!”

叶倾城料定他一个大男人,又是亲王的身份,自然放不下姿态来说那些话。

“皇兄,你也看到了,还请皇兄成全。”

“皇上,您看我们都这么诚心诚意的互看对方不顺眼,又这么认真的来请求解除婚约了,就答应了吧,若是我俩再捆绑在一块,说不定就要活活憋死对方了呢。”

夏侯谦思索之间,对于叶倾城多了几分的看法,好像和从前有了很大的不同,行事虽然是无厘头了一点,可每一句话都戳在重点,目的明确。

“好,既然你们两个如此,朕就成全你们,但是以后你们要闹出什么,朕就……”

叶倾城大袖一挥,“皇上放心,以后荣王可是要做倾城的妹夫,我可有自知之明,不会和自己的妹夫粘带不清,定然远着的。”

她的话,完全让夏侯翊的脸上挂不住,可也难生气。

夏侯谦没有多说话,手中的谕旨已经写下。叶倾城看着落笔的圣旨,走上前去,一脸笑盈盈,“倾城多谢皇上成全。”

随即,她又举着圣旨在夏侯翊面前晃了晃,“恭喜了,恢复自由之身了,荣王殿下大可以名正言顺的和我妹妹在一起了,绝对不会有任何的闲话传出的。”

容楚立在一侧,目睹了这殿中刚刚所发生的一切,这个女人,当真是没有令他失望呢。

叶倾城视线注意到了那个家伙正看着她,那赤裸裸的眼神,真是搞笑,就好像那眼神在提醒着她,他们两人是发生过关系的。

她潇洒的撇开视线,“皇上,若没有别的事,倾城就先行告退了,毕竟这样的好消息,总得要分享一下啊,荣王殿下,你说呢?要不要一起去传达一下这个天大喜事?”

夏侯谦没有说话,只是到底是自己这个弟弟行事在前,就算他是皇帝,护短也是不能,更何况还当着容楚的面。

夏侯翊上前鞠了一躬,“那臣弟也先行告退。”

容楚没有多言,随行一块出了御书房。

第8章 叶小姐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容楚看着少女的背影,虽然隔着一层衣裳,却还能回味昨夜的缠绵悱恻,而那白皙的美背,更是触指升温。

“叶小姐今日之举,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呢。”

叶倾城原本想着,这家伙她懒得招惹,只是没想到刚刚一直不说话,这会子出来了,冷不防的给她来这一句。

夏侯翊见叶倾城停住了脚步,随即也回过头来。

“定王?是吧!不知道有何见教?”叶倾城正儿八经的问着。

容楚看着这小女子高傲的模样,不禁发笑,“见教不敢当,不过就是夸赞一句,毕竟当今世上,这万千少女之中,也唯有叶小姐这一出最为独特呢。”

叶倾城瞟了一眼夏侯翊,在看着这个和她说话的男人,心生一计,折步,走到了他的跟前,“刚刚定王说对小女子大开眼界?不知道这眼界是源于解除婚约的自然呢,还是……”叶倾城一点点贴近,白皙的纤纤玉手,慢慢爬上他的心口,移到他的颈间,触到他的耳垂,垫着脚尖,伏在他的耳边。

“还是因为我的容貌啊?”声音是压低了,可是这样的程度,却刚刚好让人都能听到。

容楚勾唇一笑,抬手的速度极快,一把抓住她的手,“你很大胆啊!”

“怎么个大胆法?”叶倾城并不着急抽离被眼前这个男人抓住的手,反而回头看向夏侯翊:“当着前未婚夫的面,勾引别的男人?”

容楚眉头一皱,他竟然成了‘别的男人’,索性用力,瞬间,原本还隔着一层距离的两人,直接就贴在一块。

叶倾城整个人撞在这厚实的怀中,莫名其妙的会勾起昨夜那疯狂所有。

夏侯翊气不过,“叶倾城,你算什么?刚刚解除婚约,转眼就能勾引别的男人?”

叶倾城脸色一霎间就变了,一把将跟前的人推开,转身走到夏侯翊的身边,“就算是,现在也轮不到你来管了吧,前未婚夫!”说完便甩袖离开。

夏侯翊看着容楚的眼神摆明了有嫉妒,可是他又能怎么办,现在他和叶倾城之间再无瓜葛。

高公公站在这廊下,目睹了刚才发生的所有事情,有些不敢置信,容楚嘴角一扬,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便离开了。

可那样的笑容留在高公公的脑海中,那就是让他难以承受的。

御书房殿内。

“皇上,他们已经离开了,只是……”

“有什么就说。”

高公公如实说道:“刚刚叶小姐当着荣王殿下的面,勾引了定王一番!”

“勾引?你用这个词做形容的时候,容楚知道吗?”夏侯谦最是知道,容楚最不喜欢别的女人靠近他了。

“皇上,确实如此,叶小姐当时可谓是魅惑至极。”

“你说,叶倾城是美人吗?”

“回皇上,京城第一美人,名不虚传。”高公公缓而说道。

“所以照你这么说,容楚对这个美人有些想法?”

“奴才不知,只是如今叶大小姐和荣王殿下已经解除婚约了,荣王殿下那边,皇上您打算如何?”高公公浅声问道。

“叶倾城说的没错,荣王妃是谁没有任何的关系,只要那个人是叶家的女儿,更何况叶萱还是杨方旭的嫡亲外甥女,就只不是叶家嫡女而已。”

倾城妖妃战天下: “谁要和你交心啊!”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691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