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锁狸妃: 死而复生,双眸清冽,风华无限。

心锁狸妃: 死而复生,双眸清冽,风华无限。

第1章 回忆前生

浩瀚星空,朗月中悬,群星璀璨。

清香幽幽,静谧撩人。

仙林湖中的岩石之上,一女子盘膝而坐,纤手相对。

银白色的月光洒下,但见女子冰肌莹彻,弱骨纤行,白玉无瑕,绝色天成,周围气流涌动如烟雾萦绕,宛若水中仙子。

忽然女子睁开双眼,双手猛然往前一推,“砰——”的一声炸响,惊天动地,鸟飞兽散。

山岩炸裂朝四周急射,周边树木应声而倒,湖水溅起数丈之高。

不愧为武林中人争相追逐的玉女真经,才修炼到第四层就已经有如此浑厚功力。

沐小狸樱唇拉出蜿蜒的弧度,澄明的眼眸绽放万千星光,绚烂夺目。

难为了这一个月的日以夜继勤加苦练。

玉足轻点,跃入湖中,仰面浮在水中,静静感受内息流动,若有所思的望着天上的皎皎月亮。

来这个世界已经一个月,不知道,那边的人看到的是否也是这个月亮。

前世,她是警界届的“狸猫”,人称有九条命,身为一名特工卧底,专门混入各大黑帮组织获取情报。次次危机都能化险为夷。可是,谁能想到她会命丧于一场车祸。

她和沐小猫是性格迥异的两个人,也是警界的最佳搭档。她们从孤儿院陷落特工组织,经过最残酷最艰辛的训练后,再一起逃出,最后被国家安全局收录,洗去前尘,重塑身份,沐小狸进入卧底科,沐小猫进入侦缉科。

共过人生最艰难岁月的她们若是结婚,将来的孩子女的结为金兰男的结为兄弟,男女结为夫妻。

谁知世事难料,在一次卧底任务中被其他部门的同事凌少抓捕归案,几次交锋,在他得知她卧底的身份后俩人深陷爱河。她决定,完成最后一次卧底任务后就金盆洗手做他的全职太太,却在最后关头被黑帮头脑识破,拉着她同归于尽,炸弹爆炸的那一瞬间她以为自己再无生还的可能,不想命运如此垂怜,但也如此残忍。

她强撑着最后一口气回到家,却看到二楼阳台上亲吻的两个人。

一个是凌少,一个是小猫。

她在这个世界上最深爱仅在意的两个人,竟然携手将她推进地狱。

她看着这一幕呆滞,难怪小猫经常心不在焉欲言又止,难怪凌少最近吞吞吐吐,原来他们走到了一起吗?为什么不直接说,那是她最在意的两个人,如果他们承认爱上了彼此,她一定会放手会真心真意祝福的。

忽然,她听到小猫撕心裂肺的喊声,扭头,疾速行驶的驾驶位上亮出一把沙漠之鹰,子弹出膛,穿透胸口,紧接一股强大的力量撞击过来,飞出几米远。无边无际的疼楚吞没她的意识,天旋地转中,她看到小猫和凌少一同跳下二楼,一同慌张恐惧的飞奔而来,动作那么和谐那么一致。

一双娇柔的手小心翼翼的捧着她的脑袋,泣不成声,陆陆续续地说对不起,说不许先走。

最后,对上凌少惶恐到极致的脸,她突然就不恨了,释然地笑了,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无声地对凌少说:帮我好好照顾小猫,好好爱她。

小猫智商超凡,侦缉分析案件得心应手,但心思却过于懵懂,不善应对生活中的虚与委蛇。留下她一个人,她真的不放心。

话未说完,眼前一黑,再看不见他们的脸,再握不住小猫温热的手。

第2章 今生身份

再醒来,她就重生在了历史没有记载的时代,天苍大陆。

天苍大陆一共四个主要王朝:东辰国,西凤国,北凉国,南月国,其他沙漠草原地带的部落零星过数十,基本依附这四大国而存活。

她身处东辰国,这具身体是将军府沐老将军沐延风的嫡子沐顶天大将军的嫡女沐筱漓,二七年华。

沐筱漓性格随父,好打抱不平拔剑相助,不喜虚假伪装,得罪了不少大家闺秀和贵族公子,在别人眼里就是一嚣张跋扈,纨绔不化,恃宠而骄的典型。

沐筱漓的生母林晚在她八岁时病逝,生父沐顶天悲痛欲绝,向上请旨驻守边境,带着沐同父同母的哥哥沐无极一去七年,留她一个不善言辞,胆大心粗的女孩一个人生活在将军府。

在潍城的两年,沐顶天战果累累,沐筱漓十岁那年,东辰帝轩辕玄夜特意下旨,赐沐筱漓赐为当朝三皇子轩辕凌为妃。同年,沐筱漓外出游玩时意外坠马,不仅撞伤头部变成痴傻儿,连带那花容月貌,颜如舜华的面容也摔得愈趋平常。、

马坠之后,沐筱漓的消息被其爷爷沐延风封锁,以其需要静养之名,扔在琉璃阁,令其自生自灭。于是,生活在旁支众多叔婶扎堆的将军府,饥肠辘辘,饥寒交迫便成了家常便饭。

同时,沐延风势力再大,当初的骄纵嫡女变成痴傻儿的消息仍不胫而走。

轩辕凌乃东辰第一才子,温润儒雅,风度翩翩,乃众多闺阁少女的梦中情人,被一个痴傻儿霸占宣王妃的位置,岂能不招人恨不招人妒?

于是,时不时有些臣女光临将军府的琉璃阁,拳打脚踢一顿后翩然离去。

沐筱漓坠马之前就传闻紧追轩辕凌不放,凡他出现的地方必有她的身影,凡他接触过的女子必被她所刁难。痴傻后,没想到,仍轩辕凌情有独钟,非卿不嫁。

后听闻轩辕凌向东辰帝轩辕玄夜请旨要娶百里莹玉为正妃,在姐妹们的怂恿下,五年来第一次冲出将军府想去宣王府找轩辕凌,结果路上撞上西凤国长公主汝焉晴的轿鸾,汝焉晴这次是代母前来东辰国参加东辰帝轩辕玄夜的大寿。西凤国乃女王制,汝焉晴日后就是西凤国国君,自小骄纵跋扈。被沐筱漓这一撞,怒火难平,然后两个人打了一架,双双坠入洛水河。

汝焉晴死没死不知道,反正沐筱漓一命呜呼矣。异世的沐小狸就莫名其妙的进入了这具身体。虽然进入了这具身体,但是她悲催的发现,接收不了沐筱漓的记忆。

由于沐筱漓落水,引起沐延风的注意,怕她身体尚未恢复会被那些小姐们玩死,下令所有人一个月内不许进入琉璃阁。

正好,这也给她休整的时间。

好在沐筱漓从小就有武功底子,枕头底下还有一本沐顶天留下的玉女真经。不过月余,她就将玉女心经练至四层,接近前世的身手。

前世,作为特工卧底,她恪守严谨,身心俱疲,从未考虑过自己。今生,她只想自由自在安逸而活,再不被身份世事束缚。那些家国大业,跟她再没有半毛钱关系。

沐筱漓,你放心去吧,既然我占据了你的身体,自然会为你讨回公道。

除此之外,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第3章 银面男子

咔嚓——

细微的声响夹杂着风从前方飘来。

沐小狸停止啃鱼,侧耳倾听。

咔嚓——

又是一声,这是脚踏树枝的声音,有人正急速往这边奔来,不,是一群人。

郁闷,想安安静静的吃个烤鱼都不成。

玉手一挥,烤鱼的火堆瞬间熄灭。

足尖一点,湖面白影一闪,沐小狸已经披好裙衫坐于枝叶隐于枝干后,眺目而望。

皓月当空,地面勾勒出树枝妖乱狰狞的黑影。

前方出现人头,从模糊的黑到慢慢靠近,无数个人影,流星般当空飞跃。

当先一人,轻功卓绝,衣袂飘飘,身形快得眨眼即逝。

身后几个人影以护卫的姿势跟随,两人位其左右,两人位其身后,还有两人执剑,不断回头,似乎在注意身后的动静。

随着这队人马的奔驰,身后刀剑摩擦声和长鞭抽打树木的声音渐渐随风卷来。

“砰——”

一股强悍逼人的内力直袭大树,爆裂的声音彻底划裂仙林湖的寂静。

旋即,无数黑影从四面八方跃出,将逃亡七人组团团围住。

风卷残影,寒光闪烁。

沐小狸屏息以观,目光镇定里满含隐隐的兴奋。

这是她第一次亲眼目睹武侠场景,貌似可以观摩观摩,看看传说中的神乎其技,飞花伤人,飞檐走壁,踏水无痕,暴雨梨花,也好辨别自己属于什么级别的高手。

“君临天看,把人留下,本盟主饶你不死!”一黄衣人掌劲一收,凌空一翻,挡住逃亡人的去路,怒吼一声,剑指逃亡七人组的领头,一银面男子。

“哦?”

银面男子立于半空,身姿如仙,缓缓抬头,薄唇勾出一抹桀骜不羁的弧度,一个漫不经心的声音如流水潺潺,所过之处,冷冻成冰。

沐小狸打个寒颤,但见那被称为君临天的男子周身薄寒萦绕,月牙色的衣袍一尘不染,连月光都不好意思留下斑驳的黑影。三千发丝竹簪高束,随风张扬,仿若桀骜难训的雄鹰,俯视众生,睥睨一切,独傲于天地。

仅仅一个侧影已经气势磅礴,散发出一种威慑天下的王者之气。

沐小狸啧啧赞叹,君临天,君临天下,果然人如其名,仅一眼,仅一个背影,就令心悦诚服的甘心俯首,不敢窥视,不得喘息。

其余六人,白纱蒙面,束身白袍残缺得衣不蔽体,身躯凛凛,顶天立地。

“君临天,你撑不了多久,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黄衣人怒叱一声,右手略抬向身后黑衣杀手示意,只等君临天的回答,再决定退,或杀。

却不想,君临天丝毫未将他的杀意放在眼底。

“杀”

没有多余的一个字,君临天对黄衣人的话更是置若罔闻。声音冷若冰霜,宽大的衣袍无风自舞,顿时,杀气弥漫,夜风卷起无数残花落叶,仿佛来自地狱的修罗。

君临天袖手一扬,翩飞而起的落叶如注神力,闪电般飞向黑衣,刹那间,只听见临死前的悲鸣络绎不绝,顷刻间,二十余名黑衣男子毙命。

第4章 血腥厮杀

靠,这才叫杀人不眨眼。沐小狸捂住嘴巴,饶是前世她身手再利落,见到这样的场景还是震惊不已。

眼见君临天出手不凡,黑衣杀手如临大敌,脚步略有后退的嫌疑。

“今天是月圆之夜,君临天身中‘月蚀’,内力维持不了一盏茶了,一起上!”黄衣人一声大喝。

黑衣杀手对视一眼,得到讯息,举剑直逼逃亡组。

闻言的白衣护卫瞬移至君临天身边,举剑,目如淬毒,全神戒备。

君临天缓缓抬起头,如仙的气质刹那暗沉如地狱。

一时间,刀光剑影,血溅四方。

月色朦胧中,簌簌而下的残叶,有种濒临绝望的美。

白衣护卫站在银面男子身边厮杀,他们的站位看似随意,但从沐小狸的角度可以看出,那是一个五行生死阵,破坏力相当大的阵法,代价却也不小。生门是最为安全的位置,一直留给银面男子。死门,必死无疑的位置,可白衣护卫依旧前赴后继,倒下一个另一个立刻补上,没有片刻犹豫。

而君临天,对于倒下的护卫至始至终没有多看一眼,反倒一直维护着手里拧着的可容纳一人大的麻袋。

领悟到这点,黑衣杀手不断攻击麻袋,攻势凶猛,君临天竟以身挡剑。

“嘶啦——”

月牙色衣袍划破几道缺口,几条血迹,娇艳刺目。

黄衣人一个口哨,黑衣人全体后退,屏息以待,而白衣护卫紧绷的神色稍有皲裂,个个前胸后背布满深可见骨的刀伤,血,潺潺而流,也视而不见。只匆匆看一眼君临天,担心的情绪转瞬即逝。

君临天冷意森然的眼眸一闪,捂住胸口倒退一步,薄唇紧抿,丝丝血液溢出。护住麻袋,阴隼的目光射向黄衣人,嘴角抿出一条冷漠的弧度。颀长的身躯站如松,挺如竹,没有半分落魄,反而显得高不可攀,不允亵渎。

见此,黄衣人冷凝的神情舒展,双手背后,仰天狂妄大笑:“今天你注定难逃此劫,就让我亲手送你上西天!”

“那看你有没有此等本事!”君临天的眼睛迸射出嗜血的光芒,凌厉而狠毒。伸手将麻袋一抛,“晨曦,将他带走!”

“主子”晨曦惊诧一声,只剩三名护卫,她岂能离开。

银面男子锐利的目光微微一扫,强大的气场压得晨曦莫敢不从,不得不提起麻袋,“属下遵命!”

晨曦轻足一点,凌空而起。

“休想逃!”

黄衣人飞身追去,在碰上晨曦之际被君临天扬剑阻截。

转瞬之间,晨曦已经消失无踪。

好俊的轻功!

沐小狸心下静神,蹙眉审视。她虽有好奇心,却不打算多管闲事。在这个草芥人命,纷繁杂乱的世界,好奇心足够害死九只猫。而且这个君临天给人的感觉太过危险,一旦牵扯,总觉得会有万劫不复的一天。

么么眯的,恕本小姐概不奉陪。

正准备悄然离去,倏地几滴血溅上她的裙摆。沐小狸放眼望去,黄衣人刚从一位护住银面男子的白衣护卫身体里抽出利剑,扬起的弧度过大,还摆着一副唯我独尊的pose。

第5章 无辜牵连

白衣护卫缓缓倒下,剩黄衣人和君临天拔剑对峙,利刃,寒光弥漫,眼神也空中交汇,树枝和树叶忽的急速抖动。

这样的剑拔弩张,突然让沐小狸想起她和凌少的第一次碰撞。他将她逼进死胡同,拔枪相对。她当时潜入了一个贩卖白粉的组织,不幸被凌少发现,由于凌少的弟弟死于白粉之下,所以对制造贩卖白粉的深恶痛绝。

当时,他看她的眼神,就像看十恶不赦的犯人,恨不得凌迟。

就是那一枪,他在她身上留下不可磨灭的疤痕,她因此得到白粉制造头目的信任,也让她从此记住了那个男人。

一愣间踏出的脚步一顿,几不可见的树叶颤抖落入一双凌厉的眸中。

夜风乍起,漾开的树叶间女子身姿若隐若现。

“这就送你上黄泉!”黄衣人低喝一声,飞身而起。

眼看黄衣人的剑将进入银面男子的胸口,下一瞬,君临天眼睛倏忽一闪,掠过黄衣人而笃定的飘向他的后方。

被那略带欣喜激动的目光一瞥,沐小狸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黄衣人大惊,剑疾速回转,向后一劈。凛冽的剑风划出黄色光晕,劈裂沐小狸所在树干。

Shit!

沐小狸咒骂一声,飞至临边树枝上。

幸好有段距离,要不然还不被劈成两半?

这横空出现的女子刹那吸引所有目光。

两丈远的一颗古树上,一位女子翩然而坐,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肩若削成,腰若约素,姿色天然,占尽风流。

若不是她右手还拧着一串被啃了半边的鱼,谁都会以为她是从天而降的仙女。

偏偏是这半只烤鱼的陪衬,令她不像远如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更贴灵动生气。

“你是谁?”黄衣人率先醒悟,扬声问道。

沐小狸的视线略过他看向君临天,四目相对,瞳孔骤然一亮。

前世,美男游览无数,即使再惊艳,也没有给她错不开眼的感觉,而他,仅仅一双蓝眸就令她觉得天地失色,日月无光。

它积聚了天地光华的绚烂夺目,璀璨似亘古神话,令人晕眩。

又仿佛蕴藏了天地间最纯粹的黑,深邃似宇宙的无边,承载着难以捉摸更无法忽视的冷,一种万里冰封的森凉。

半截银面覆于脸上,下巴棱角分明,嘴角有丝丝血迹,鲜血映衬下,没有丝毫落魄,越发显得杀气凛冽。

突然,那蓝眸闪了闪,沐小狸愣了愣,顺着他的视线一想,嘴角凉凉的。

卧槽!沐小狸脸色猛的一热,眸光似火药爆炸,心底的小人不断狂吼:这是头发上流下的温泉水,不是口水,不是看见美男而流的口水!!!

只是,君临天讳莫如深的眼神闪过一丝诧异,转瞬又沉入海底,消失不见,仿佛之前临受剑前的一眼仅是幻觉,连刚才的那抹讥诮也是错觉,一点也没有利用她的心虚。

我勒了个去,太特么卑鄙无耻了!

第6章 不堪一击

“我如果说我只是个路过烤鱼顺带看了个热闹,你信吗?”沐小狸斟酌开口,还扬了扬右手。

“烤鱼?”黄衣人半敛眸子,盯着还隐约散发热气的鱼,“通风报信才是真!”

话音落,黄衣人直飞刺去,剑光挽得眼花缭乱。

沐小狸暗骂一声,这人心底是有多黑暗,一点热气都能当做暗号。

将鱼一砸,翻身向下从树枝下飞过,眼见黄衣人又是一掌,出手相迎,两气相撞,沐小狸被击飞,背撞树,一股腥味上涌。

按住泛疼的胸口,沐小狸半晌无语。

“不堪一击!”黄衣人冷笑唾弃,迎上君临天,“你以为凭她就能拖延到救兵赶到?受死吧!”

手中银剑闪电般直对银面男子,仿若穿云破日般雷霆狠厉。

仅剩的一名白衣护卫大惊失色,飞扑上前,受伤的身体终究慢了一步,眼睁睁看着剑触及君临天的胸口。

而君临天毫无反抗之力,蓝眸静如死水,无波无澜。

倏忽,一道银光一晃,细微得人难以捕捉——黄衣人的剑停止在君临天胸口,剑尖没入月牙衣襟。

一时间都愣在原地,弄不清楚状况。这是攻击君临天的最佳时机,黑衣杀手不解黄衣人的手下留情,白衣护卫更不敢相信黄衣人会放过,连君临天幽深如隧的目光也几不可见的泛起波动。

黄衣人保持着这个姿势,剑指君临天,明明已经碰到,为何无法再入一分。

诡异,太诡异了。

静谧,太静谧了。

月光大胜,一条细如发丝的光亮突兀的闪动。顺着这道似有若无的光线,君临天无声望去,竟是倚靠在树干上“重伤不愈”的沐小狸。

“你刚才是说,我,不堪一击?”沐小狸缓缓抬头,嘴唇微勾,神态像负气的孩子,凤眸微敛,散发的戾气竟令人不禁瑟缩,“怎么办,你伤了我!”

又是这个位置,当初那一枪的疼痛犹旋心底,提醒她曾那样被伤过,被她最亲近的两个人背叛过。

况,前世被暗杀之仇尚郁结于心,她不介意移恨于他。

“不想死的快滚,不然连你一起杀!”黄衣人片刻的失神后丝毫没有把她放在眼里,刚才会被她捆住宝剑,只是一时没防备而已,一个十四五岁的丫头片子,能有什么功底。

很快,沐小狸用实际行动告诉了他,他的想法有多愚蠢。

“呵!”

沐小狸冷情的目光扫过黄衣人,浑身散发狰狞的气息。

她从来不知道,伤了她还能全身而退。

她更不知道,她竟能被人如此蔑视。

不惹事,是她的选择,但不代表她不敢。

手指蓦然一拢,黄衣人的剑立即四分五裂,碎如粉末,散于风中。

“你——”

未等黄衣人话完,沐小狸果断出手,飞身而下,飘逸的裙摆空中飘舞,如诗如画。转瞬,十条天蝉丝刺破长空,银光围绕周身,疾风骤雨般急速舞动,舞到哪,尸体横在哪。

风过无痕,腥味渐淡,反而传来一阵沁人心扉的清香。

第7章 手欠出手

君临天眸光一闪,少女的身手诡异的无法捉摸,出手干脆下手利落,飞舞的身姿说在杀人不如说在独自舞蹈。黑衣人伸手喷射而出的血液在她周身飘洒,却一滴都没沾。

白衣护卫见状,虽不解,却也松了口气,闪至君临天身边,伸掌传输内力,争分夺秒的为其疗伤。

今晚是主子月蚀发作的日子,这帮人比想象中还要难缠,居然能缠到主子月蚀发作还未摆脱。

少女墨色的瞳仁里满是清冽,就像迷雾顶峰万年不化的雪山,又仿若万顷的湖水,隔绝着自己与世间。

沐小狸招招是杀意,武功远高于黄衣人的想象,又失武器,被逼得步步后退。

飞驰而来的刀剑暗器一一阻挡在天蝉丝外,如同坚固不催的墙壁,刀枪不入,便是水火,也难入丝毫。

“姑娘,我们素无恩怨,何必与歃血盟为敌,多惹是非,今日你若卖我歃血盟一个面子,他日必当重谢。”时间不多,黄衣人不能再跟沐小狸打下去,只能威逼利诱。

“歃血盟?”沐小狸稍微停顿一下,面色平静,在记忆里搜索这三个字。

“对,只要你今天不插手我们的恩怨,行个方便速速离去。”黄衣人见沐小狸心动,立马接道。

“姑娘,你若能助主子一臂之力,主子能给予你的,必定远胜于歃血盟!” 一白衣眉如刀削,鼻梁高挺,五官俊朗如画的白衣护卫开口道。心里心急如焚,面上却只表露出稍许紧张,生怕沐小狸在此刻一走了之。他死不足惜,主子绝对不能出事。

君临天收敛对沐小狸的好奇,双眸平素无波的扫过她,冷淡道:“此事,与她无关。”

六个字,意思很明确,与你无关,尽可离去。

这个女人不是这么多黑衣人的对手,他也无需一个女人的搭救。

好嚣张的男人,到了这个份上,连利诱她都不屑。

可是,她本来就不是本着救他的目的出手,何谈关与无关。

“歃血盟又如何,伤了我,天皇老子都照揍不误!”沐小狸冷哼一声,出手更加凌厉,银光闪闪,波光滟潋。

残叶随着她的步伐翩翩起舞,劲风所到之处,枝叶飘扬。沐小狸趁着空隙夹住落叶注入内力袭击黑衣人,可树叶飞到两丈远就悄然落地。

靠,没脸见人了!

这样的混战中也只有君临天注意到了沐小狸的小动作和面上一闪而过的懊恼,嘴角不由抽搐一下。

夜色忽然大亮,五彩斑斓,空中烟花绽放。黑衣杀手顿时警铃大作,退出沐小狸的攻击范围圈。

黄衣人恼怒的望一眼天空,怒气奔腾的眼神似要将沐小狸焚烧殆尽。

“撤——”

一声令下,无数黑衣窜起,从斑驳的光影间飞驰而过。

“这样就想走?”沐小狸料定是银面男子的救援将至,但她要做的只为自己,顿时腾空而起,天蝉丝直追,“撕拉”——黄衣人的衣服尽毁。

哎呀,沐小狸呆愣了一瞬,她原本只是打算毁他上衣,不想下手重了点。

五彩斑斓的光亮照在他身上,极致健硕,衣服碎片四处乱飞,赤身裸体,连圆翘的屁股都清晰可见。

任谁,此刻都傻眼了。

“哈哈哈哈哈哈——”

第8章 哎哟,尺度不错哟!

空中响起沐小狸得意的笑声,咯咯咯的畅快肆意,清若银铃,仿佛山涧轻溅的水声,又仿若高山上的轻风,吹散了心中沉积的阴霾。

黄衣人阴鸷的目光直射沐小狸,额头青筋尽爆,他脸色的精彩程度,远胜于天空的烟花。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耳垂已然泛红。一挥手,扯过离他最近的黑衣人的外袍飞速包裹住自己。

“小心——”白衣护卫突然开口。

“唰唰唰——”

数十枚暗器闪电般飞来,沐小狸凌空旋转,白衣护卫也执剑挡在君临天身前。只,身受重伤心有不怠。

“阁主——”

白衣护卫大惊失色,一个激动剑一划刺向躲到近前的沐小狸。

沐小狸脚尖刚落地就发现那剑已经刺到眼睫毛处:“我靠!”

下意识的,沐小狸以一个极其诡异的姿势躲过,由于速度过快,躲过了剑,身体却不受控制的往前猛冲。

“砰!”

沐小狸眼前一白,撞上了什么,然后就地两个翻滚。

我去——

娘的头晕!

这是撞上大理石了吗?

爬起来,坐着,沐小狸晕晕的觉得身下触感异样,怎么不是平的?

抓一抓……

身后猛一阵吸气声。

吸气的是仅剩的白衣护卫,眼看沐小狸撞飞了主子恰好躲过他未挡掉的暗器一阵激动,可激动未完,就看见这女子居然……

“下去”

声音冷如雪巅之风,冻得沐小狸一个激灵,视线骤然清晰。

呃~~ 沐小狸无语的觉得无比狗血——她好死不死的骑坐在君临天身上,且,她手里抓的居然是……

轰,沐小狸的耳朵一阵火辣。

于是,君临天眼底的冷潮更深,深得沐小狸心虚羞怯。

“还不快下去?”

君临天齿缝一字一字蹦出,四目相对,他阴冷俯瞰的眼神竟让沐小狸有丝怯弱,该死的,明明他已经月蚀发作,虚弱不堪,动弹不得,居然败在他一个眼神下,真丢人!而且,他刚才还认为她因他的美色而流口水,我丢,没见过这么自大自狂的人!

气极之后沐小狸反倒镇定了。

屁的心虚羞怯,是他将她牵扯进来,他不仁在先,她还被鄙视。

呸,武功高了不起啊,现在还不是躺在她身下任她蹂躏!

这么一想,沐小狸咧开了嘴,手下又是一捏。

果然,君临天的脸色豁的一僵,第一次他可以当她是手误,可这一次明明……

似乎读懂了他心底的震撼,沐小狸又捏了捏。

呵,让你在老娘面前玩冷傲!

“你……”君临天深邃眼神里的震惊藏也藏不住。

手心的东东疾速壮大,沐小狸也惊了惊,几乎要握不住,又是一阵腹诽,哎哟,尺度不错哟!面上却是一派的无辜懵懂:“你这里还藏了秘密武器呀!”

“噗——”

白衣护卫一口血哽住,他家冰清玉洁玉树兰芝的主子是被调戏了么,这姑娘是真的不清楚么,看她清澈坦荡的眼神配上那张超尘脱俗的脸,似乎,好像,貌似是真不懂男性的人体构造。

心锁狸妃: 死而复生,双眸清冽,风华无限。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99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