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此情来去疾:我记得他是爱的,可能是我记反了。

无奈此情来去疾:我记得他是爱的,可能是我记反了。

第1章 你都生不出孩子

今天是元宵节。

陆蔓在厨房中低头忙碌着做晚餐。

“怎么还没做好饭?我都快饿死了!都几点了?”客厅传来了正在看电视的婆婆梁亚琴不满的责备声。

陆蔓擦了擦额头的汗,转头道,“马上,马上就好了,妈,你再等会。”

“真是的孙子生不出来就算了,做个菜都磨磨唧唧的。”

闻言,陆蔓的睫毛微微颤动,眼角不自觉的红了红。

结婚两年了,因为生不出孩子的问题,梁亚琴对她冷嘲热讽的,也已经成了习惯了。

吸了吸鼻子,陆蔓选择无视了婆婆的话,将最后一道菜端了出去,自己嫁过来的时候,就一直告诫自己,在婆家,能忍则忍,要不然婆媳关系怎么能好?

更何况丈夫邢文俊也一直和自己说,他爸爸死的早,都是妈妈一手把他拉扯大的,更是要让着些。

所以陆蔓一直都选择忍耐着。

在饭桌上,梁亚琴挑挑拣拣的,这个不好吃,那个不好吃,陆蔓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笑着讨好,“我会改进的。”

吃完了饭,陆蔓起身把碗给刷了。

锅里正煮着黑芝麻的汤圆,是邢文俊最喜欢吃的,元宵节怎么能不吃汤圆呢?

“妈,我去文俊公司一次给他送汤圆。”将汤圆放在保暖盒中,又将保暖盒仔仔细细的包好,陆蔓准备出门了。

婆婆吃完饭继续看着电视,转头,“对了,回来时候记得,把卫生间里红色外套洗了,记得用手洗啊,我那可是羊毛的,可贵了要一千多呢!”

陆蔓默然点点头,算是回应了。

冬夜很冷,拿了把伞,陆蔓换上了一件厚外套,背上了包,带上给邢文俊准备的汤圆便出门了。

傍晚还是小雨,到了这个点儿,竟然已变成了瓢泼大雨,陆蔓冷的哆嗦了一下,撑开伞,往公交车站的方向走去。

可能是元宵节的缘故,陆蔓在车站足足等了三十分钟,裤子和鞋子都湿透了,公交车才来。

到了邢文俊的公司,陆蔓摸了摸怀中的袋子,里面的汤圆还热乎。

“陆小姐,你怎么来了?”保安看到陆蔓打了招呼。

邢文俊没有升职,还是个小职员之前,陆蔓经常过来给他送午饭,后来升到了财务的主管,就不要让陆蔓过来送了,说是怕丢人。

“嗯,今天元宵节,我老公在加班,我过来给他送点汤圆。”

“那你赶紧进去吧,外面很冷呢。”

陆蔓道了声谢谢之后,便进了公司大楼,公司的大楼很安静,只有三楼的办公室等还亮着。

文俊应该还没吃东西吧?等他吃到这碗汤圆心中应该会暖暖的。

想到这里,陆蔓的嘴角微微上扬,心情都变得好了不少。

但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不可描述的声音,陆蔓心中一紧,推门而入。

不大的办公桌上散落着内衣,裙子。

一个穿着西装衬衫的男人和一个娇美的女人正专心纠缠……

“嗯~不要,姐夫,你轻点……都弄疼我了……”

没错,那个口里喊着姐夫,爽的不要不要的女人,正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陆婉。

“别装了,疼吗?我看你的表情挺爽的啊……在办公室里刺不刺激啊?”

“啊!”半秒之后,那躺在桌子上的女人抓起桌上散乱的衣服惊声尖叫起来。

“蔓蔓……你怎么来了?”邢文俊看到陆蔓出现在门口眼眸中有片刻的失措,咳嗽了一声理了理自己的领带,随后推了推金丝眼镜镇定的问道。

鼻子有些泛酸,陆蔓的手在颤抖,她走到邢文俊的面前,问道,“这就是你所谓的加班?”

还未等邢文俊开口,陆婉已经爬起来了,胡乱的套上了衣服,一脸挑衅的看着陆蔓。

陆蔓拉住陆婉的手臂摇晃,“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吗?他是你姐夫啊!”

“你干什么,姐姐,你弄疼我了,我肚子里已经有文俊的孩子了!”

邢文俊一把推开了陆蔓,陆蔓一个措不及防后腰撞到了办公室椅子的一角,一时间,一张俏丽的脸蛋疼的煞白煞白的。

“婉儿已经怀孕了,你别拉拉扯扯的,弄疼她怎么办。”邢文俊皱着眉头说道。

此时,陆婉一双精致眼妆的眸子看着陆蔓,眸色之中尽是得意之色。

疼,腰间疼的陆蔓想大声喊叫,却发不出一个音节,心里更疼。

还未等陆蔓兴师问罪,邢文俊便开了口,从他的眼眸深处,陆蔓看到了一丝厌恶。

“离婚吧,陆蔓,和你结婚两年了,你都生不出孩子,我受够了!”

“你不是说过,无论有没有孩子,你都会爱我的吗?”闭上眼睛,陆蔓自己都觉得自己的问题是这么的无力和苍白。

“真可笑,姐姐,你都生不出孩子还指望文俊能一直喜欢你吗?”

“你不要叫我姐姐!”陆蔓咬着牙说道。

“陆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啊?我叫你一声姐姐是看得起你,你还给我拽起来了?”

闻言,陆蔓不再说话,深呼吸了一口,她转身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将自己手上的保暖袋打开,从里面拿出了还热乎乎的汤圆,端着走到了陆婉的面前,随后一碗直接倒了在她的头上。

保温袋的效果很好,汤圆还滚烫滚烫的,陆婉一声尖叫,捂住了自己的脸。

“祝你们百年好合,断子绝孙。”

说完,陆蔓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转身离开了。

外大雨瓢泼,越下越大了,陆蔓走在雨中,伞早就已经不知去处,雨水打湿了她的衣服,头发,眼睛都已经睁不开了。

忽然有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了,陆蔓转头,朦胧之间看着后方的车子正在按喇叭,声音十分急促,强烈的光线,更是让陆蔓无法看清前方,双腿一软,她吓的跪坐在了地上。

第2章 你要不要点脸了?

“你不要命了啊,站在马路中间?”车子在她身前十厘米的地方急刹车停了下来,车上司机骂骂咧咧的。

汽车后座,萧景夜正在低头看着笔记本电脑上的数据报表,车子却猛然的震荡了一下,刹车了。

“怎么回事?”萧景夜沉声问道。

“先生,公司门口的道上坐了一个女人……好像跪在地上在哭……”

大雨没有减弱的趋势,而是越下越大了,车门缓缓打开,一个身着西装正服的男人拿着伞,优雅的下了车,大步往陆蔓身边走去。

几秒后,一把伞出现在了陆蔓的头顶。

“哭有用么?”萧景夜拿着伞站在陆蔓的身旁,看着陆蔓痛哭流涕的样子,心中竟有几分心疼的。

不知道为何,陆蔓倒想任性一把,于是头也没抬,直接喊道:“关你什么事?走开!”

可是却没想到身子忽然一轻,腰间一紧,站在面前的男人把自己拦腰给抱了起来。

陆蔓转头看了一眼,依稀只能看清楚男人高

挺的鼻梁和侧脸。

男人感受到陆蔓的目光,低头看向了她。

陆蔓只觉得这男人的眼眸之中如同汪洋大海一般深沉,不敢与之对视……

脑袋晕乎乎的,陆蔓再也支持不住晕了过去。

陆蔓醒来的时候,发现是不熟悉的环境当即吓了一跳,此刻脑袋晕乎乎的,有些难受。

掀开被子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不是自己原来穿的那套了,心中一惊。

不过她已成婚两年,自然知道做过那事之后身体的感觉,所以也放下心来,应该只是换了衣服,没有发生过什么。

检查了一番,她也注意到了这屋子里还有另外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正坐在一旁的书桌上看着文件,侧颜完美无瑕,看起来很舒服,很淡雅。

使劲的摇了摇头,陆蔓这才想起来,好像昨天晚上她坐在马路上崩溃大哭来着……

“那个……”

陆蔓一看时间,这都已经早点十点多了,上班都已经迟到了一个小时了,摸了摸身上的口袋,却发现手机不见了。

“找手机?”萧景夜手中的文件依然没有放下,甚至都没有抬头。

陆蔓只觉得这声音十分低沉耐听。

“嗯,你有看到没?”

“你认为昨天那么大的雨,你的手机在雨里泡了一个小时还能用?”

“……”陆蔓一拍脑袋,昨天都忘记这么一茬了。

“那你手机能借我用一下吗?我需要给公司打个电话请假……”

“不用了,我已经帮你请过假了。”

陆蔓闻言觉得有些奇怪,这位先生知道她是哪个公司的?

“你……”

可萧景夜并没有给她提问的机会,便直接打断。

“你以后会有机会知道的。”说完,萧景夜又又低下了头继续看手中文件,轻声喊道,“傅姨。”

“好的,先生。”

十秒之后,一个保姆装扮的女人推门而入,手中端着一碗粥,药和水。

“小姐,您醒了,喝点粥把,刚熬好的。”

陆蔓虽然一晚上都没吃过东西了,但是却丝毫感觉不到饿意,相反,一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就有一点反胃和难受。

她知道婚姻不易,要且行且珍惜,可是丈夫出轨了自己的妹妹,这让陆蔓有些无法接受。

送完粥的,傅姨冲着陆蔓友善的笑了笑便出去了,房间里面又只剩下陆蔓和萧景夜两人。

见萧景夜不说话,陆蔓也就没有说话了,她看着那碗粥没有打算喝的意思,这里毕竟是别人的家里,而且还是个大男人,她是个已婚妇女了,留在别人家里不像样子。

“谢谢你,我还有事,我先走了。”陆蔓打算离开。

萧景夜放下手中的文件,站了起来,拿起一旁的西装外套装上之后,说道,“你把粥喝了,然后把桌上的药吃了。”

“……不用了,谢谢。”

“我没有在和你商量,你的烧还没退。”低沉的好听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竟然似有魔力一般,陆蔓愣在了原地,端起一旁一旁窗口柜上的粥开始喝了起来。

清粥入口软糯,定是用心炖了许久的。

陆蔓还没吃完,萧景夜便拿起了一旁的公文包道,“我去开个会,你吃了药好好休息。”

说完便拿了西装外套离开了房间。

陆蔓喝完粥才发现自己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在她崩溃大哭的时候,他从马路中间救了昏迷的她,也算是恩人了,名字总是要知道的,等她把家里的事情给处理好了,请他吃顿饭好了,陆蔓一边喝着粥一边想道。

陆蔓出了卧室到了客厅,佣人傅姨正在打扫卫生,陆蔓问了名字,傅姨只晓得先生姓萧。

道了谢之后,陆蔓便离开了,急急匆匆往家里赶去。

她虽不想面对,但是,这件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就必须要解决。

做鸵鸟是没有用的,既然邢文俊想要离婚就离婚吧,反正结婚的这两年,她也真的是受够了。

出租车在这不大的城市中穿梭着,半个小时后到家了。

刚开了门就听到婆婆梁亚琴骂骂咧咧的声音,“陆蔓,你怎么回事?昨天晚上去哪里了?文俊说你根本没去给他送汤圆。”

闻言,陆蔓的眸底闪过一丝沉色,想要解释,可是头好晕,“妈,我发烧了等会儿说吧。”

“你还没回答我呢,你去哪里了?我早上打电话去你爸家了,你也不在,你不会是去外面偷男人去了吧!”

“还有,我的衣服你不要忘记洗了,过几天我要穿着那衣服去参加小区的活动的!”

她都发烧了,她的婆婆除了责备她一夜未归,还要让她不要忘记洗衣服以外,竟然没有半句关心的话。

到底她在这个家算什么?佣人,保姆?

锁了房门,不管梁亚琴在外头叽叽歪歪的说些什么,陆蔓倒头就睡了。

下午,陆蔓醒来,烧倒是退了,不过有些口渴,于是便打算出去倒点水喝。

还没开门呢,就听到门外好像有人说话的声音。

好像是邢文俊和陆婉的声音。

陆婉这个小三还敢来她家里?

陆蔓打开门,“陆婉,你要不要点脸了?还跑我家里来了?”

第3章 血口喷人

门外,陆婉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到陆蔓出来了,更是眼泪汪汪,“姐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明明是你出去找野男人了,怎么血口喷人?”

这又是演的哪一出?

此时,邢文俊也一脸的悲痛,转头对陆婉说道,“婉儿,别说了……”

他的表情好像很难过,很忏悔,但是陆蔓分明从他的眸底看到了一层似笑非笑的戏谑。

“我说昨天晚上怎么一晚上都没回来呢,骗我说给你去送汤圆了,原来真的是和野男人出去苟且了!”

梁亚琴气不打气处来。

“别装了,邢文俊,事实到底是怎么样的,你自己心中清楚,既然你另有所爱,那我们离婚吧。”陆蔓转头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离婚就离婚。”邢文俊嘴角嗜起一抹冷笑。

邢文俊答应的那么果断,陆蔓心里还是有点难过,“恩,给你们半个月的时间,搬离这里。”

说完陆蔓便打算离开了,她真的一刻一秒都无法忍受。

“什么?搬出去?陆蔓你是脑子有病么?”梁亚琴一脸的不可置信。

“这房子是我和你儿子婚后共同贷款买的,他婚内出轨,理应净身出户,这房子离婚后属于我,不属于你们,明白?”

“什么我儿子出轨,明明是你出去找野男人了……”梁亚琴话还没说完,就被邢文俊给拦住了。

陆蔓也懒得多说了,既然邢文俊颠倒黑白,那只有法庭上见了。

转头回了房间,收拾了行李,不管婚姻如何,日子还是要过,但是这个家她待不下去了。

打开床头柜的抽屉里面,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份别克汽车提车合同,陆蔓眼眶一热,这辆车的首付,花光了她所有的积蓄,还欠下十万没有还清。

这是上月邢文俊三十岁生日那天送给他的礼物。

他之前一直都说公司里只要是能沾上领导两个字的人都是开车上班的,他怎么说都是一个小主管了,确还是每天挤公交车去上班的,太丢面子了,所以陆蔓就帮他买了一辆车,让他也可以有面子一点,开车上班。

这才一个月没到……陆蔓不禁感叹当时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啊,陆蔓正感慨着,眼前突然出现一道人影。

她微微抬头,看到邢文俊正一脸高深莫测的看着她,手中拿着一份合同,“离婚可以,签这个。”

原来是早有准备,陆蔓心中自嘲的一笑,接过了邢文俊递过来的合同,翻开第二页,上面清晰的写着,陆蔓由于自身原因出轨在先,所以净身出户。

陆蔓冷笑一声,不愿和这个人渣多做纠缠,拖着行李箱打算离开这个家,还被走到门口呢,就被邢文俊给一把拉了回来。

“你干什么?”陆蔓转头看着邢文俊。

“人还没到齐呢,走这么急干吗?”

邢文俊话音刚落,陆蔓心中便是一冷,他说的人没到齐是什么意思?难道是……

邢文俊看着她的表情,笑的更加得意,“没错,就是你爸妈,这戏,总得人到齐了才有好戏看呢。”

听到他这么说,陆蔓原本还能保持镇定的心一点点慌了。

她妈早就已经死了,在她四岁的时候就因为食物中毒死了,而她父亲陆龙宝,在母亲死后一个月的时间都没有到,就娶了新的老婆。

继母蔡莉嫁过来的时候,带着一个三岁的小姑娘,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好妹妹陆婉。

显然,在陆蔓的母亲没有死之前,他们就已经在一起了。

这些年蔡莉明里暗里可没少给陆蔓使绊子,至于陆龙宝,就更别提了……自从陆婉出生之后,陆龙宝的心中就已经没了陆蔓了,同样是女儿,待遇确是天差地别的。

蔡莉刚嫁给陆龙宝的时候,在亲戚面前表现的可好了,对陆蔓关爱有加,但是亲戚一走……就原形毕露,陆龙宝那会儿工作的厂子里很忙,常常八.九点才回家,蔡莉就带着陆婉儿出去吃好吃的,至于陆蔓……连剩饭都没得吃。

或许她饿死在家里,才会如了蔡莉的心愿。

陆蔓记得很清楚,十二岁那年的除夕夜,陆龙宝给陆婉买了一条三百多的公主裙,陆蔓羡慕的不得了,但是却也不敢奢求自己也有一条。

除夕夜收获的只是一双不合脚的破皮鞋,还是陆婉穿剩下的……

她自小喜欢画画,就想问陆龙宝要二十块,买一套素描的铅笔,但蔡莉说了学画画特别贵,浪费钱,所以陆龙宝一见到她在家里画画,就拿皮带抽她,见一次打一次……

可是陆婉呢?

陆婉说想要学钢琴,陆龙宝二话没说,直接给她买了一台两万多的钢琴,请了钢琴老师每周一百一节课的教……

不愿再想下去了,他们绝对不可能帮助自己!

她正要开门,可是这个时候,门口的门铃响了起来,陆婉面色一喜,一路小跑过去,打开门,甜甜喊道,“爸,妈,你们来了。”

“诶,乖宝贝。”

陆蔓看着这三口之间,其乐融融“温馨”的画面,眼眸一酸,她一直都是多余的哪一个。

摸了摸陆婉的脑袋,陆龙宝抬起了头,愤怒的看向了陆蔓。

“爸爸……”陆蔓喊了一声。

陆蔓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话,陆龙宝铁青着脸,大步走上前来一个巴掌就直接甩上来了,“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水性.杨花的贱货,还学会偷.男人了?”

第4章 陆蔓杀人了!

这一巴掌打的很重,陆蔓被打的耳朵嗡嗡的,有些头晕眼花。

她捂着自己发烫的脸颊,心中更不是滋味,难得见一次面,刚见面就给一个巴掌,这还是她的父亲吗?

她水性杨花?她偷男人?

“你说说看你,好的不学净学些坏的,还学会偷汉子了,尽给我们陆家丢人。”陆龙宝的声音也从后边传来,听得陆蔓心里难受。

“哎呦,龙宝,别打了,让邻居看到像什么样呀,先进来再说吧!”

蔡莉拉住了陆龙宝的手,当然也只不过是虚情假意,她的眉毛挑得高高的,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陆蔓。

“我没有,是他出轨。”陆蔓伸手指向了邢文俊,气得颤抖。

“陆蔓,做人要讲道理呀,你看看,这是你和你那个公司同事李浩荣的开.房记录,就光今年都已经有五次了,你还说你没有出轨?我这绿帽子可戴了很久了。”

这张纸邢文俊早就已经拿给陆龙宝看过了。

陆蔓也总算知道什么叫颠倒黑白。

“你说,你还有什么可辩解的?这开.房记录都被人拿过来了,你说你丢不丢人?”陆龙宝的脸上满是皱纹,两撇小胡子颤抖着。

“爸,我没有,这些开.房记录是假的。”陆蔓抬头看着陆龙宝,想从他的眼神一种看出一丝陆龙宝对她的信任,可是她失望了,陆龙宝那张满是皱纹的脸庞

“你怎么证明,这些开.房记录是假的,这可是文俊特地托关系才能查得出来的。”陆龙宝满脸的不信。

陆蔓很无奈,“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爸爸?”

“我不信。”陆龙宝满脸的鄙视。

闻言,陆蔓脑海之中一片空白,虽面无表情,但是心中已经下起了倾盆大雨。

“无论你信不信,是邢文俊出轨的,而且出轨的对象还是你的小女儿陆婉。”陆蔓一字一句的说道。

“陆蔓,你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好的不学,尽学些坏的,竟然诬陷你妹妹起来了。”陆龙宝口气严肃,摇了摇头。

“我有没有瞎说你自己问他们。”陆蔓撇过脸,不愿再多说些什么。

陆婉见状咬了咬牙,眼眶里饱含的泪水,低下了头,活像个受了委屈的林黛玉似的。

“那个时候姐夫知道姐姐和她的男同事一直去开.房,所以很伤情,便去酒吧买醉,我正好陪同学在酒吧过生日呢,看到了姐夫就陪她喝了两杯,我的酒量很浅,你们是知道的,所以那天晚上才和姐夫发生了关系……”

邢文俊也立刻人模狗样的说道,“岳父大人,实在是对不起,那一天我喝的实在是太多,太难受了,我没想到陆蔓会出轨,所以才会对婉儿作出那样的事情……我不是人,我真不是个东西……放心,我会负责……”

陆蔓听着他们的对话,看着他们的拙劣的演技心情愈发的变差。

“好了好了,婉儿,你别哭了,小心动了胎气啊,来来来,坐到我这边。”

陆蔓还未说话,梁亚琴一脸惊喜的看着陆婉的肚子,将她小心翼翼的扶到自己身边。

“妈,你什么意思?”陆蔓愣在了原地。

“你和文俊结婚两年了,肚子里都没什么动静,人家婉儿一次就怀上了,你说你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一次就怀上了?陆蔓呵呵一声,这种鬼话她可不信。

婚后一年,陆蔓没有怀上孩子,也去医院做过详细的检查,没有任何问题,叫邢文俊去检查一下的时候,邢文俊觉得丢人不愿意去。

刚结婚那会,邢文俊还经常和她房事,但是最近这一年,少之又少,邢文俊有的时候连回家都不回。

“我没有问题,我去医院不是检查过了么。”

陆婉瞟了一眼陆蔓说道,“你没有问题?那不成是文俊有问题?文俊有问题我是怎么怀上的?姐姐,你是不是得了什么见不得人的隐疾啊,一般医生都还查不出来,建议去挂个专家门诊看看。”

陆蔓此刻被气的根本就说不出话来,拉上行李箱转身就打算离开,刚走出大门的拐角处,邢文俊就追出来了。

邢文俊大力的拽着陆蔓的衣服不让陆蔓离开。

“想走?把离婚协议书签了,要不然你今天别想走出这个门。”邢文俊恶狠狠的说道。

陆蔓看着她狰狞的表情,心中有些害怕,只好使劲的挣扎着,想要挣脱邢文俊。

邢文俊拽着陆蔓的胳膊,像是拖小鸡一般的想要将陆蔓拖回屋子里。

陆蔓死死的扒着墙面不愿意进去,将求助的眼神抛向了陆龙宝,毕竟陆龙宝是她的亲生父亲。

陆龙宝蹲了下来,看着陆蔓。

“要我说你就赶紧把离婚合同签了吧!生出你这样的女儿,真是觉得丢脸!”陆龙宝的话让陆蔓像被泼了凉水一般,浑身彻底冰冷到窒息。

但是男女力气的悬殊实在是太大了点,陆蔓一点一点的被邢文俊拖进了屋子,她心中害怕到了极点,邢文俊仿佛是像个地狱里出来的修罗,要将她吞噬殆尽。

门口的墙角有一个玻璃的烟灰缸,陆蔓看到哪个烟灰缸仿佛是看到了救星一般,用尽了自己最大的力气,一把抓起烟灰缸往邢文俊的脑袋上砸去。

陆蔓用的力气很大,真的是害怕到颤抖了……

邢文俊看到有东西往他身上砸,下意识的脑袋一偏,陆蔓手中的烟灰缸便直接飞了出去。

只听得一声闷响,陆龙宝的额头上留下了一道血印,便直接晕了过去,倒在地上……

“啊……”一旁传来了梁亚琴的尖叫声。

“快报警啊,杀人了,陆蔓杀人了!!!”

第5章 别怕有我在

听到这一句,杀人了,陆蔓仿佛是血液凝固了一般。

救护车很快就来了,刚刚还喧闹不停的地方瞬间安静下来,安静的可怕。她好想逃离这个地方,心中害怕到了极点。

“滴滴滴滴滴。”

就在这时,陆蔓的手机响了。

她拿出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

电话刚接通,一个沉稳耐听的声音,便从电话的那一头缓缓的传来,似乎是听出了她的不对劲,直接问道:“你在哪儿?告诉我你的位置。”听到萧景夜温和的声音,陆蔓不知怎么的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我在丽华新苑,五十四号303的门口……我……我杀人了……”陆蔓如实回答道。

电话那一头的萧景夜,愣了一下,杀人了?

“别怕,等我。”

电话挂断之后,陆婉坐立难安,不知道现在陆龙宝怎么样了,她刚才下手好像还挺重的,现在地板上还留着一滩血迹呢!

二十分钟之后,萧景夜出现在了303的门口,陆蔓没有关门……

“别坐在地板上,地板上凉。”萧景夜进来之后,便将陆蔓从地板上给扶了起来,

陆蔓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抓住了萧景夜的手,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萧景夜。

萧景夜听完没有说话,陆蔓便更加慌张了。

“你别怕,一般,烟灰缸按你这个力度砸过去是砸不死人的,顶多只是因为剧烈的撞击,所以遇到过去了而已,休息了半个月,就不会有事儿。”

“真的吗?可是刚才,好多血啊……”刚才的画面还真是让陆蔓记忆犹新呢!

“真的,人的脑袋是很硬的,砸一下就死了,那也太脆弱了,你知道,他是被送到哪个医院吗?”

“好像是六院……”陆蔓刚才看到救护车上写着第六人民医院。

随后,萧景夜便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小杨,帮我查一下,第二人民医院,二十分钟左右之前,送过去的一个叫陆龙宝的人,现在怎么样了。”

“好的,先生,我稍后给您回电话。”电话那一头,杨特助答应道。

“不会有事的,相信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有我在呢!”挂断电话之后,萧景夜转头对陆蔓说道。

听到这句话,陆蔓感觉自己的鼻子酸酸的,只不过,这几天伤心的太多了,她已经流不出眼泪了。

“谢谢你,萧先生。”陆蔓除了说谢谢,也不知道自己能对这位萧先生说些什么好。

这位萧先生可以说,已经救了她两次了。

杨特助的电话没有过来,萧景夜便一直陪在陆蔓的身边,两人只是静静的坐着,但是,陆蔓却感觉好多了,没有那么大害怕了。

陆蔓将自己的手从萧景夜的双手之间给抽了回来,刚才他实在是太害怕了,所以没有顾得这些,但是现在,孤男寡女的……

陆蔓又是有夫之妇,虽然和邢文俊已经不可能回到从前了,但是却还没有离婚呢!

萧景夜也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静静的陪着陆蔓。

半个小时之后,杨特助便打来了电话。

萧景夜直接开启了扩音。

“先生,已经查到了,陆龙宝现在正在医院包扎伤口,没什么大碍。”

“嗯。”

挂断电话之后,萧景夜看着陆蔓,“听到了?”

陆龙宝没事就好。

刚才,陆蔓可是吓坏了,特别是看到陆龙宝,晕倒过去,又听到梁亚琴的一声陆蔓杀人了,陆蔓吓得心惊肉跳的……

“听到了,没事儿就好。”

既然陆龙宝没事儿,陆蔓也不打算在这停留了,行李箱早就已经理好了,现在直接就可以离开了,她再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停留,这个地方,对她来说如同噩梦一般。

萧景夜原本想要带陆蔓离开,却被她拒绝了,陆蔓说要去闺蜜家,他也不好阻拦,只能帮她提着行李到楼下,目送她离开。

到了车上,陆蔓用手机拨通了闺蜜张晓的电话。

张晓晓是个初中的体育老师,平时课程不是很多,总被主课老师把课给要了,租的房子离学校很近,每次上完课就偷偷溜回家了。

“喂,晓晓,你在不在家……我能来找你吗?”

“诶呦,我的姑奶奶怎么哭成这样?发生什么事了?我在家呢,下午才去上课。”

萧景夜将陆蔓,送到了张晓家的小区门口,陆蔓执意要自己走进去,萧景夜便也没有多说什么,见陆蔓走进去之后,便离开了。

到了张晓家里,一开门,陆蔓就直接扑了上去,开始嚎啕大哭起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给张晓说了一遍,气的张晓破口大骂邢文俊是龟儿子。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张晓问道。

第6章 别说哥哥不照顾你

不怎么办啊,离婚呗,还能怎么办。”

陆蔓的眼睛已经哭得如同核桃一般了,但是依然止不住泪水。

“好了,你别多想了,多想也没有用。晚上我带你去酒吧玩一玩,放松一下,心情怎么样?”张晓安慰着陆蔓。

“好,今夜我们不醉不归。”

午夜,MISST酒吧灯火通明。

陆蔓不怎么会喝酒,但是却在今晚,喝了一杯,又一杯的伏特加,烈酒下喉,说不出的滋味。

酒吧的气氛很喧嚣,而在陆蔓的脑海中,却一直,都在播放着一段记忆。

张晓坐在陆蔓的身旁,也没有劝她,虽然借酒消愁愁更愁,但是至少今夜,陆蔓会忘记烦恼,顶多喝个烂醉,自己叫个车,把她带回家就是了。

张晓自己也喝了不少的酒,有些尿急,便对陆蔓说道,“蔓蔓,你在这里哪里也别去,我去上个洗手间。”

陆蔓趴在桌子上,喝的有些难过,脑袋昏昏沉沉的,并没有听进去张晓的话,只是随意的摆了摆手,便继续趴着了。

两人都没注意到不远处有两个穿着衣服的男人一直留意着他们。看张晓离开,其中一个人男人若无其事的走到陆蔓身边,悄无声息的倒了些液体在她的酒杯中。

另一个男人则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泪水顺着手臂缓缓留到玻璃桌上,酒吧的音乐震耳欲聋,陆蔓抬起头,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努力的告诉自己:陆蔓,不要再哭了,他不值得。

拿起桌上的酒杯,陆蔓一口饮下,这是最后一杯酒,醉了,醉了,明天是新的开始!

左右看了看,张晓呢?刚才依稀好像听到她是去洗手间了?陆蔓打算去洗手间找她。

刚站起来,就觉得头晕目眩的,才走了几步,就眼前一黑,没有知觉了。

……

MISST酒吧旁边的皇冠大酒店。

陆蔓被直接丢在了柔软的大床上,猛烈的撞击让她醒了过来。

浑身上下的肌.肤,仿佛一触既燃一样。

陆蔓不自觉的脱掉了自己身上的外套,将自己的脸,靠在床单上,拼命的吸食着床单上的一丝凉气,这才感觉舒服了。

“小豹,这小妞长得还挺美的,今天真是便宜了我们俩了。”

其中一个穿黑衣服的人,看着陆蔓在床上磨蹭的样子,早就已经欲.火钻心,恨不得脱了裤子就上。

“是啊,这种好事情,还能拿钱,强哥,我们真是走了狗屎运啊!”

两人对视了一眼,紧接着便是脸上露出了淫.荡的笑。

被称作强哥的那人走到床边,直接将陆蔓给拎了起来,想要把陆蔓身上的裙子给脱了。

门口却突然想起来滴的声音,房门竟然被打开了。

“你谁呀,怎么进来的?”强哥吓了一跳。

萧景夜站在了门口,一言不发,他向里面看去,看到了床上,正在不安扭动的陆蔓。

陆蔓此时觉得好热,好热,恨不得把身上的衣服都给脱了,于是便开始脱起了自己身上的最后一件衣服。

萧景夜眉头一皱,大步冲了进去,拎起一旁的被子,直接丢在了陆蔓的头上,将陆蔓整个人给盖了起来。

“你特么谁啊?谁允许你进来的?赶紧给老子出去,别耽误老子办事。”

萧景夜并不理会他们,抬头左右看了一眼,一个照相机,扔在一旁,一个三脚架的摄像机正架着呢,看这架势是要拍大片?

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他薄唇轻吐,“你们还有两分钟的时间离开这里。”

“应该离开这里的是你吧?赶紧滚。”强哥吐了一口唾沫,撩起了自己的袖管,一拳就往萧景夜的脸上打去。

萧景夜看了他一眼,嘴角抹起一丝嘲讽的笑容,身子往后一倾,躲了这一拳,随后伸出长腿,一脚踹在了强哥的胸口。

强哥措不及防,整个人吃痛往后倒去,摔在了小豹的身上。

小豹一屁股坐在地板上,感觉自己的尾椎股都快砸碎了。

“好热啊……嗯……”

被盖着被子的陆蔓有些不安分起来,她不知道为何身体中竟然充满了莫名的情愫,想要一个男人来满足她。

此时,强哥和小豹见势不妙,正准备跑路,杨特助带着两个小警察出现在了门口。

“先生!”杨特助喊了一声,抬脚走进了门内。

萧景夜拍了拍手,点点头,指着地上的两个人对那两个小警察说道,“这两个人带走吧!好好照顾一下。”

两个小警察哪敢怠慢,何局长亲自派他们过来的。

当即便拿出两副手铐,将强哥和小豹给铐了起来,还狠狠地踢了一脚,骂道,“不要命了,萧先生的女人你们都敢碰?”

最后两个小警察,就把这两人给带走了。

“先生,这不是设计部的小陆么?”两位小警察走后,杨特助看到陆蔓从被窝之中探出了小脑袋,看了一眼之后认了出来。

萧景夜恩了一声,“今晚我不回去了,你先回去吧。”

杨特助闻言,便点了点头说道,“好的,那先生,明天您打我电话,我来接您。”完便转身离开了,临走时还不忘了贴心地替萧景夜关上了房门。

整个房间之中,只剩下萧景夜和陆蔓两个人。

“好热啊……”陆蔓掀开了被子,随意地将自己身上的衣物全部都给扯了下来,他实在是有些受不了了,这房间之中怎么能这么热的?现在不是冬天吗?

面前的一幕,让萧景夜看的喉咙一紧。。

紧接着,陆蔓一个腿软,不小心从床上给滚了下来。

长腿一迈,萧景夜大步上前,将陆蔓给扶了起来。面前的女人穿着只剩下内衣了,白皙滑嫩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之中,因为喝了酒,所以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子健康的粉嫩。

陆蔓转头看了一眼,“唔,头好痛啊……你是谁……”

“你喝多了。”萧景夜薄唇轻吐,随后将陆蔓给扶到了床上。

陆蔓只觉得浑身非常的难受,看到萧景夜,便直接伸手一勾,也把萧景夜给勾上了床。

四目相对,陆蔓不知道为何便直接吻了上去。

这个女人竟然主动吻他?萧景夜脑子中忽然一片空白,眼底一沉,反客为主。

第7章 萧先生的女人你们都敢碰?

萧景夜将陆蔓压在在床头,将她的双手禁锢在脑袋两侧。

脑袋轻轻埋下,吻落在她的脸上,身上……

“恩~”陆蔓嘤咛了一声,整个屋子里面蔓延着原始的,荷尔蒙的味道。

萧景夜的大手摩挲着,发现陆蔓的身材格外的好,心中欲火又燃了几分,他的眼睛有些红,带着一丝欲望,下腹部灼热的厉害。

陆蔓媚眼如丝,吹弹可破的皮肤在酒精的作用之下更是添了几分红润。

萧景夜眯眼一笑,将陆蔓抱得更紧,最终与她合二为一,两人缠绵一夜才睡过去。

清晨,阳光洒进房间,白色的豪华大床上,陆蔓缓缓醒来,红润的脸庞,散落在床边的乌黑秀发,都带着摄人心魂的风情。

头好痛。

他昨天晚上到底是喝了多少酒啊?竟然好像还做了一个春梦?春梦的对象好像还是那一位萧先生。

陆蔓正想爬起来,却注意到盖着的被子上面,有一只手正附在她的小腹上,骨节分明,白皙修长。

“醒了?”低沉好听的声音从一旁传来,陆蔓转头一看竟发现那位萧先生正躺在他的身边,一只手环抱着她。

他的眼睛紧紧地闭着,睫毛长长的,棱角分明的脸庞,鼻梁高挺,睡姿恬静。

“你……”陆蔓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她浑身上下都没有穿衣服,身上只盖着一层薄薄的被子,而身旁的萧景夜也没有穿衣服。

她也是成年人了,又是结过婚的,自然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再说了,她只是喝醉酒了,并不代表,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她不记得了,她依稀记得好像还是她直接把萧景夜给勾上了床。

天哪,她竟然喝醉了做了这种事情,这算一.夜情吗?

穿上了衣服,陆蔓赶紧跑去了洗手间,洗了个澡,站在镜子面前,发现自己的脖子上、身上都有不少的深色的印记。

陆蔓顿时便红了脸。

昨天晚上这是多激.情啊,怎么弄的浑身都是的,看萧先生也是个斯斯文文的人,怎么的就……

陆蔓及时打住了胡思乱想,赶紧穿上衣服,出了浴室。萧景夜也已经起来了,衣服也穿好了,正在系领带。

陆蔓忽然想起来,今天她还要上班的,四处看了看都没看到自己的包,便问道,“萧先生,不好意思,问一下现在几点了?”

萧景夜抬手看了一眼手表,“10点。”

陆蔓的公司是九点钟上班的,现在已经十点了,铁定是迟到了,陆蔓一阵无语。

而且她今天去公司肯定是要挨骂了。

今天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主管特地嘱咐了不允许请假,因为下午两点,老板要过来给设计部开会,也会选出这一次公司精心准备了大半年的新游戏《龙寻》的原画。

如果设计的原画被公司采用,那可是有上万块的奖金的。

陆蔓为了这一次的原画,下班回家之后,做了饭,洗了衣服,还在电脑面前奋斗到了深夜。

主管特地吩咐要全员到齐,而且要穿正装。

陆蔓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穿的,毛衣,牛仔裤,太随便了……

“那个,我先走了,我上班要迟到了……”陆蔓本想直接走了,因为昨天晚上和一个陌生男人发生了这样的关系,她也是个保守的女人总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我送你去。”萧景夜看了她一眼,薄唇轻吐。

“不用了,谢谢。”陆蔓摆摆手,头也不回的冲出了房间。

刚下楼却忽然想起来自己身无分文,包可能是丢在酒吧里了,只好又跑回了房间里。

“想通了?”萧景夜的眸子中带着一丝愉悦的笑容。

第8章 你还知道来上班?

“萧先生,你能借我一百块钱不?我要去公司,我包不见了,下次还给你。”陆蔓试探性的问道。

“走吧,我送你去公司吧。”萧景夜又道。

陆蔓下意识的挣脱了说道,“这太麻烦了,我还是自己去吧。”

萧景夜穿好了西装走到了陆蔓身边抓起了陆蔓的手,“无妨,顺路的。”

拿起口袋中的手机,萧景夜打了电话,“在哪里?”

“先生,我在楼下了。”杨特助回答道。

陆蔓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却也没有再拒绝了,虽然两人发生了关系,但是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不是都说,一夜.情,睡醒了,就谁也不认识谁了么?

皇冠酒店楼下,一辆黑色奔驰S400l静静停在门口,杨特助看到萧景夜下来了,便下车开了车门。

“先生,陆小姐,请。”

陆蔓还是第一次遭到这样的待遇,有些受宠若惊,上车时身体没站稳,差点摔倒了,一双强有力的双手扶住了她,只是这扶着的位置有些尴尬,让陆蔓脸色微红。

萧景夜的一只手扶在了她的屁股上……

杨特助看到这场景,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咳嗽了一声,并未敢说话。

上了车,陆蔓犹豫的开了口。

“谢谢你,萧先生,你叫什么名字,方便给我电话吗?有时间,我请你吃饭,谢谢你之前救了我。”

“萧景夜,13712312312。”

“奥,好。”听到这个电话号码,陆蔓的嘴角不满有些抽搐……还真是好记,听一遍就能记住了,而且萧景夜这个名字怎么有几分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

汽车缓缓的行驶着,半个小时之后,陆蔓就看到了熟悉的建筑,是她公司所在的商业园区,腾游网三个大字龙飞凤舞的出现在了腾飞大厦的最高楼。

这就是她的公司。

陆蔓是这家游戏公司的游戏原画设计师。

汽车缓缓停下,陆蔓开了车门,道了声谢谢,便一路小跑去大楼了。

刚才下车之前特地撇了一眼时间,已经十点半多了,迟到了一个半小时,铁定要被主管喷成一条狗。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家家也有一个难搞的领导。

萧景夜在车上远远的看着她,嘴角抹起一丝微笑。

进了公司,直接往设计部走去,看到同事们都在派头苦干着,陆蔓这才松了一口气,悄悄摸摸的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心中猜想周主管今天有可能忙,没注意到她呢。

可是屁股还没坐下几分钟呢,却听得身后的同事赵琪珊对她说道,“诶,蔓蔓。你来了?主管说让你来了去她办公室一次。”

陆蔓一下子像泄了气的皮球,神色忧伤,“知道了。”

“你怎么回事哦,怎么今天迟到了这么久?主管早上过来发现你没在,打你电话也没打通。”赵琪珊好奇的问道。

陆蔓在位置上坐了下来,修整了一下,“不提了,遇到点事……”

“还有,你咋没穿正装啊,今天下午boss要过来给我们设计部开会,主管叮嘱好了好几次要穿正装的,我看你是完蛋了。”赵琪珊同情的看着陆蔓。

还能怎么完蛋?顶多就是被骂几句,然后这个季度的KPI(绩效奖金)被扣光呗。

陆蔓收拾了一下心情,深呼吸了一口气,这几天对她如同噩梦一眼,一件一件的事情接连而来。

可是她能做的就是勇敢面对了,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坎。

敲了敲周主管的门,听得里面一声,“进来。”

陆蔓推门而入,“周主管,你找我。”

“你还知道来上班?”周主管埋头在一堆文件中看着,头也没有抬,但是并不妨碍她用尖锐的嗓音来质问陆蔓。

“对不起,周主管,我早上遇到了点事情,手机掉了,没办法给你打电话。”陆蔓低下了头,尽力让自己的语气谦逊一些。

周主管抬起头,看了一眼陆蔓身上的装束,眉头深深皱起,推了推鼻梁上厚重的眼睛,问道,“不是说了,今天下午boss要来给我们设计部开会吗?要穿正装?你怎么穿着这个?”

“对不起,周主管,我家里遇到点事情……”

“我从上周开始就通知了你们,邮件也发了好几遍……你真是……你不知道这一次的新游戏《龙寻》公司很重视吗?今年最重点跟进的一个项目了,算了,这个季度的KPI扣50%,今天下午的会议你也不要参加了,省的给设计部丢人,出去吧。”

“周主管,不参加会议,是不是我这次设计的新游戏原画也不参加评选了?”陆蔓觉得有些头疼,试探性的问道。

周主管斜着眼睛看了一眼陆蔓,“你说呢?”

“周主管,这一次的原画评选我已经准备了好几个月了……我……”

陆蔓话都还没有说话,就被周主管给打断了,周主管冷笑了一声,敲了一下桌子,“我是在通知你,不是在和你商量。”

陆蔓默然,愣在了原地良久。

“出去。”周主管又低下了头,继续看着手中的文件。

事已至此,陆蔓也没办法,不过看着周主管,眼神要是能杀死人,周主管早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无奈的离开了周主管的办公室。

她有点难过,辛辛苦苦准备了两个月之久的游戏原画,三天前才完工,就这样白费了心血了。

刚走到门口,就又被叫住了。

“对了,产品部早上提了新的需求,他们有四个老游戏的官网链接和图标都太老了,你下午反正不去开会,正好按照他们的需求,把他们需要的图片都做了。”

“主管,我是原画设计师,不是美工啊……”陆蔓无奈,这不是刚进来的实习生才会做的事情么?她在这个工作岗位也已经一年多了。

周主管抬眸,精致妆容的脸都是不满的味道,“怎么?现在让你做些事情这么难?下午整个设计部的人都要去开会,包括实习生,其他人都没空做,所以让你做。”

“好吧。”陆蔓本想反驳,但是话没有说出口。

和领导争最没有意思。

周主管不待见自己,她是知道的,因为前几个月周主管的老公张长江来公司接她,正好遇到了陆蔓,陆蔓这才发现她老公是陆蔓以前的初中同桌,两人便在茶水间闲聊了几句,正好阿姨刚拖过地板,陆蔓倒茶的时候差点脚滑摔跤,周主管的老公扶了她一把,被周主管看到了。

无奈此情来去疾:我记得他是爱的,可能是我记反了。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49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