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想逃离,命运却如同枷锁搬挣不开 逃不掉……

她想逃离,命运却如同枷锁搬挣不开 逃不掉……

第一章:抓奸在床

“嘭”的一声,火光四射,轿车和大卡车撞在一起,程宋宋整个人跌倒在座位上。

而身旁,那个曾说着一起一辈子的大男孩,紧紧抱着她,瞳孔红得出血,身子全部扎在了玻璃碎片中。

“不要,孟然!不要死!”

程宋宋绝望的哭喊着,从灵魂深处散发出的恐惧,像一张网紧紧包围着她。

忽的——

颈脖附上了一抹冰凉,接着便传来剧痛,窒息感传遍全身,耳边是越来越大的嘈杂声,程宋宋猛地睁开眼。

入目的便是一双阴骘的眼,程宋宋浑身一个激灵,甩开男人,连忙往后退,灵魂深处传来的恐惧,让程宋宋根本来不及关注周围的环境。

背后就是床板,她措不及防,直接摔了下去,手肘磕在床头柜尖角上,生疼。

她还没来得及爬起来,掌风划过脸颊,迎面又过来一巴掌,尖锐的女声划破天际。

“程宋宋,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货,你害死我二哥还不够,现在还爬上大哥的床!”

说话的女人穿着一身鹅黄色连衣裙,眼睛里是熊熊燃烧的怒火,像是不解气,又狠狠踹了她一脚,

爬床……

程宋宋猛地看向四周,这才反应过来刚才的嘈杂声从何而来。

门口堵了一大群人,她身上的礼服已经被撕碎成一条一条,她微微一动,便春.光乍泄。

今天是季父季钟山的五十大寿,从季家二少季孟然成为植物人后,季家第一次办喜事。

程宋宋被勒令在房间里不能出去,她也从未走动过,怎么会来这里,还和……

程宋宋惊恐的抬起头看着床上面色阴沉的季璟城,还和他被捉奸在床。

周围还有宾客,赤.裸的目光扫过来,程宋宋紧紧蜷缩着身子,恐惧害怕从心底散开,她脸色苍白得可怕,辩驳声也极小。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不是我……”

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却激不起任何人的同情,床上的季璟城斜斜看了她一眼,那目光深邃莫测,却是什么话都没有说,穿好衣服后冷漠地站起来走出去。

见状,程宋宋只觉得一阵阵的绝望扑面而来。

“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我们季家怎么会偏偏摊上你!我二儿子已经栽在了你的手里,你还想怎么样!”

郑秀秀虽是中年,可保养得极好,眼里像是淬了毒,死死盯着程宋宋,拿过一旁的烟灰缸便砸了过去。

程宋宋躲闪不及,额头血流如注。

季父季钟山连忙拉住郑秀秀:“好了好了,别闹出人命来,一门心思的怪别人,当初如果不是你反对孟然和她在一起,他们又怎么会私奔,发生车祸。”

第二章:我一直等着你

“爸,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掉这性子,她敢爬上大哥的床,我倒看看,她还有什么本事。”

季雨柔冷哼一声,拿起随身的狗链,对准程宋宋的脖子扣住。

这是程宋宋在这个家里的专属狗链,自从季孟然出事后,她就被迫留在季家,过着像狗一样的生活,她到现在都还记得季璟城的话。

他说:“孟然一天醒不过来,你就必须留在季家一天赎罪,想死?没有那么容易!”

她被季雨柔牵起来,被迫的匍匐着,她像是一只狗卑微的爬着,每个人的嘲笑声像是魔咒般在她耳边回响,程宋宋死死扣着地板,手掌被磨出了血。

“爬啊,程宋宋你不就是喜欢男人吗,你看你多骚。”

程宋宋撅着屁股爬行,几近全身赤.裸,她想遮住身子,可是季雨柔却像是故意的,拽着她的力道加大,步伐加快,程宋宋被迫向前,脚下一个踉跄,她直接从楼梯口摔了下去。

“嘶。”

疼,浑身像散了架般疼。

程宋宋艰难的抬起眼帘,楼上所有人的嘴脸被她看在眼里。眼眶酸涩,她微微眨了眨眼,滚烫的泪水从眼角滑落,滴在她血肉模糊的手上,像是要将她灼烧成灰烬。

……

一直到了快下午,那些人才散去,程宋宋爬起来,换了身衣服,去了医院。

她全身是伤,爬得太久,走起路来都呈外八字,上楼十分艰难。

有好心男人想上来帮她,却立刻被旁边的女人拉住,鄙夷的打量了程宋宋好几眼:“你可别去啊。你看看她那样,铁定是见不得人的小三,被人揍了,也不知道和多少男人上过床。”

她的声音并不小,顿时医院所有人都看向了程宋宋。

程宋宋脸色一白,她连忙加快步伐,还差点摔了一跤,一直到了病房,“啪”的一声门被关上,隔绝了所有,她深呼了好几口气,才勉强平复了心情。

她紧紧闭着眼,生硬的将泪水逼回了眼眶,才缓步往病床靠近。

她走得很慢,也很沉重,程宋宋坐在陪护椅上,看着病床上的人,慢慢地,伸出手。

病床上是一个男人,由于太久没有照阳光,脸病态的白,五官和季璟城有几分相像,程宋宋静静的看着他,在手碰上去的那一刻,终于忍不住,抱着他嚎啕大哭。

“孟然,孟然……”

说出来的每一句,都像是从喉咙里硬生生挤出来的,眼泪终于决堤,她哭得撕心裂肺。

一直到现在,程宋宋都还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明明……

明明她和季孟然已经在一起了,马上就可以离开这里,过好日子了。

她紧紧搂着季孟然,没有注意到病房门已经轻轻被打开,一个人影站在那里,赫然就是季璟城。

他拧着门把的手有些泛白,默默的看着痛哭的程宋宋,眼里的微光深不可测,令人捉摸不定。

第三章:羞辱

下一秒,他后退着离开,神情有些复杂。

程宋宋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每每她难过的时候,都会过来。

她是个孤儿,没有任何的亲戚,现在又被众人厌恶,在这座城市里,她唯一能够找到的倾诉对象,就是季孟然了。

她替季孟然擦拭身子,讲着今天是季父的生日,季家有多热闹云云。

“孟然,你要快点好起来,你别忘了,你说过会娶我的,我一直等着你。”

程宋宋眷恋的看着季孟然,收拾好东西大步走出去。

“宋宋。”

忽的,一个温润的声音传来,程宋宋下意识回过头,便看到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朝她走过来。

她扯了扯嘴角,挤出一抹笑:“若城哥?”

顾若城点点头,皱眉看着程宋宋的脸:“谁打的?”

程宋宋想说没事,可是顾若城却直接拉着她进到办公室里,不由分说的摁着她坐下。

顾若城从抽屉里拿出药膏,揩在手上,替程宋宋擦药,刚碰到她脸上,后者就缩了缩脖子。

“我自己来。”程宋宋接过药,下意识离远了顾若城一些。

感受到她的疏离,顾若城拧紧眉头,也没说什么。

对于她怎么受的伤,这一年来,他们都心知肚明。

“宋宋,你后悔过你的选择吗?”顾若城咬了咬牙:“如果你现在想离开,我帮你……”

“不用了。”

程宋宋摇摇头:“我知道若城哥你关心我,其实我都习惯了,也没什么的。”

她和顾若城从小在孤儿院一起长大,就跟亲兄妹一样,顾若城关心她,可她不想他自毁前程。

如今他是鼎鼎有名的精神科医生,如果招惹了季家,尤其是季璟城那个恶魔,就一切都完了。

“既然你已经选择了这一条路,那你就要一直走下去,什么时候不想走了,就告诉我。”

顾若城拍了拍程宋宋的手,眼底是化不开的情意,程宋宋低着头没发现,可门外的季雨柔看的是清清楚楚。

季雨柔死死捏着拳头,目光锁定在两个人交叠着的手上,脸色沉得像是快滴出墨。

程宋宋!

刚爬完她大哥的床,现在倒好,又来勾引顾若城,看来她刚才给她的教训太轻了。

季雨柔阴冷的扯了扯嘴角,将手中的保温盒直接扔在垃圾桶里,大步离开。

又和顾若城聊了些关于福利院的事情,程宋宋才季宅。

想到上午的事,程宋宋紧抿着唇,深呼了一大口气才踏进去。

“哟,还知道回来啊。”

坐在沙发上的季雨柔冷哼一声,眼底是森然的寒意。

程宋宋皱眉,在这个家里,除去季母,便只有季雨柔最厌恶她。

“季小姐,有什么事吗?”

“什么事?”季雨柔阴冷的扯了扯嘴角:“当然是你这个贱人做的好事!”

她腾地一下站起来,瞳孔愤怒得像是要喷出火:“程宋宋,你害了我二哥还不够,现在居然还想勾引若城哥,你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的。”

一想到下午看到的场景,季雨柔只觉得脑门嗡嗡的响,抄起桌子上的烟灰缸便朝程宋宋脑门砸了过去。

程宋宋连忙躲开,可还是砸在了她的手臂上,手肘生疼,她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惨白。

“还敢躲?”季雨柔脸色更加的阴沉,她大步迈上前,拽着程宋宋狠狠往地上一扔,然而——

程宋宋一个惯性下,倒在了茶几上,滚烫的茶全部倒在了她的背上。

疼……

背部仿佛被几千把刀同时往皮肉里割着,程宋宋死死咬着牙,额头上落下豆大的汗珠。

瓷片碎渣也不小心溅到了季雨柔的手上,顿时划破了一个小小的口子。

“啊!”

第四章 :不对劲

季雨柔惨叫出声。

“贱人,你害死我二哥还不够,现在还想来害死我是不是!”

她一叫,楼上的季母也下来了:“怎么了,大呼小叫的。”

“妈,你看我的手,”季雨柔瘪了瘪嘴:“都是程宋宋害的。”

看到自己宝贝女儿受伤,季母脸色也霎时变得难看,她大力的踢了程宋宋几脚:“今天上午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你现在居然敢伤害我的宝贝女儿!”

季母的每一脚,都落在了程宋宋的肚子上,小腹火辣辣的疼,她艰难的缩成一团,企图这样能让她好受些。

忽的——

一只手打斜里伸出来,抓住了她的手,将她从地上拽起来。

力道很大,手肘又被烟灰缸砸过,程宋宋疼得几乎快飚出泪,她下意识抬起头,便对上了一双阴骘的眼。

是季璟城。

呵……

季母和季雨柔欺负她还不够,现在又多了个季璟城吗?

不对,季璟城才是这个家里最欺负厌恶她的人,她被迫留在季家,就是因为季璟城。

他说,她害死了他的亲弟弟,那么就应该留下来赎罪。

季璟城看了眼程宋宋青紫一片的手臂,眉头拧成了一个黑疙瘩,尤其是看到她背部的灼伤,脸色黑如锅底,心底涌现出一股不常用的冲动。

“放开我……”

鼻翼间是满满的雄性气息,这种感觉几乎让她窒息,程宋宋大力挣扎着。

她越挣扎,季璟城身上的寒气就更重,他抓着她的手,不由分说的拽她上楼。

“大哥,你干什么!”季雨柔不满道:“难不成你还心疼这个贱女人吗?怎么,跟她上过一次床,就跟二哥一样,被她给迷住了?”

“雨柔,你是我们季家的女儿,说话却不伦不类,没有一点大家闺秀该有的教养,”季璟城面无表情的看了季雨柔一眼:“是不是想被送到国外去,学一下最基本的教养。”

季雨柔瞬间被堵得哑口无言,她是知道自己大哥的脾气的,也不敢再说什么,可看着程宋宋,眼中的冷意更浓了些。

“妈,你有没有觉得大哥很不对劲,我害怕他被那个狐狸精给……”

“别胡说。”

季母不赞同的戳了下季雨柔的额头,慈爱的模样和刚才面对程宋宋的样子,判若两人。

“你大哥怎么可能会看到程宋宋,再说,你大哥也是有未婚妻的人,这种话不能乱说。”

季母耐心的将季雨柔的伤口处理干净,又让用人将满地狼藉给处理了,才缓步上楼。

季孟然成为植物人,让她几乎一夜白了头。

季雨柔看得心疼不已,顿时对程宋宋的怨恨更重了,她咬了咬牙,拿出手机拨通电话:“喂,凌瑜姐……”

凌家大小姐凌瑜,当之无愧的天之娇女,季璟城名义上的未婚妻,也是季雨柔除了家人,唯一肯对其服软的人。

楼下发生了什么,程宋宋不知道,也没心思知道,她坐在床上,看着低着头摆弄药箱的季璟城,缓缓往墙角缩,一直到将自己逼进了墙缝里。

第五章 自己来

她害怕季璟城,害怕到哪怕只是和他呆在一个房间里,也会感觉到窒息。

背部已经起了水泡,程宋宋这样紧紧贴着墙,后背仿佛被火烤着,火辣辣的疼,一张脸痛苦的皱成了一团。

季璟城将药膏弄好,便看到程宋宋这样,他皱眉:“过来。”

然而程宋宋却又往墙角缩了缩,顿时疼得龇牙咧嘴。

就这么怕他吗?

季璟城动作顿了一下,他静静的看着程宋宋,最后叹了口气,走到她旁边坐下,眼里带了些他自己都没发现的妥协。

他一靠近,程宋宋连忙屏息,已经无路可退,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出去。

“自己脱,还是我替你脱。”

“我……”

程宋宋刚迟疑了几秒钟,肩膀便附上了一抹冰凉,她一惊,急忙道:“我……我自己脱。”

她咬了咬牙,脱了外面的毛衣,就只剩下了一件打底衫和内衣。

季璟城看着她已经被血染湿的白色打底,面无表情道:“继续。”

继续……

这个男人是要将她剥光么?

他给她的侮辱难道还不够吗?

程宋宋不动,季璟城的耐心也用光了。

如果不是担心他把握不好力道伤害到她,他早就自己亲自动手了。

气温一点点降下去,程宋宋心里不停地打着鼓,忽的……

背部传来了“咔嚓”声,程宋宋该没反应过来,她的衣服便碎成了条

里面粉红色的内衣也滑了出来,“啪叽”一下落到地上,程宋宋窘迫的埋着头。

屈辱感传遍全身,眼眶酸涩得厉害,程宋宋差点没掉下泪。

比起她,季璟城却是随意的将小内内捡起来,又扔了一条毛毯给她。

“遮上,我还不会这么饥不折食。”

说完,他直接替程宋宋擦药,背上是密密麻麻的水泡,必须先用针挑破才行。

刚挑破一个,程宋宋就疼得浑身一哆嗦,季璟城摁住她的肩头:“别动,不弄好,很可能留疤。”

他的语气是那么的柔和,程宋宋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反应,季璟城又开口了:“别误会,你这副身子如今还是孟然的,你没有资格让它受伤,甚至留疤。”

是啊,她只是一个赎罪的人。

心像是破了个洞,源源不断的淌着血,程宋宋紧抿着唇,对季璟城替她擦药的少许感动,也消失得干干净净。

她背对着季璟城,完全没注意到她挑水痘的表情有多么的认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好半响,季璟城才将药箱收拾好,起身,冷声道:“程宋宋,你要是还想在季家平平安安的待下去,便安分守己些,不要和雨柔发生争执,也不要那么蠢,好好呆在房间里。”

不要那么蠢,再像上次一样,被人设计到爬上他的床。

程宋宋却是嗤笑了一声。

安分守己……

她还要怎么安分守己?

她在季家已经卑微到了极点,可是麻烦却是一件件的找上门,是季璟城用强硬的手段将她留在季家,现在居然还说出这种话,她只觉得恶心。

第六章 很难受吧

虽然她没说出来,可是所有心思都摆在了脸上,季璟城眉头紧锁,看着程宋宋,声音更冷了些:“首先,你要把你这副死人脸的样子,给我改了,看着都没胃口。”

说完,他大步出去,语气中带了些罕见的埋怨和孩子气,这要是别人看到,还指不定怎么吃惊。

季璟城回了房,坐在床上,好半天没回过神。

“叮叮叮——”

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季璟城看了眼备注,接听。

那头立马传来了特助刘鑫的声音:“总裁,上午设计您的人,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处理了。”

说到这个,特助的声音略有些诡异。

相信,谁看到那个场面,都不会平静。

女的送去乞丐窝,不用想象都能知道那些女人的结局有多惨,男的现在已经在监狱蹲着了。

“嗯。”

季璟城却是漫不经心的点点头,仿佛做出这一切的人,根本就不是他。

第二天,程宋宋是被人从床上拉起来的。

女佣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小姐在游泳池游泳,让你端盘水果过去。”

大早上的游泳……

程宋宋知道,季雨柔肯定又想了什么招数来折磨她了。

昨天上了药,背部已经好了许多,程宋宋套了一件外套,一旁的女佣便不耐烦的推了她一把:“快点,磨磨唧唧的,想打扮打扮去勾引谁?婊子。”

在这个家里,没人将她放在眼里,程宋宋也心知肚明,她也习惯了,她端着水果盘赶到游泳池的时候,季雨柔正在游泳。

“季小姐。”

“过来吧。”季雨柔停在一边,冲程宋宋招了招手,看着水果盘季里的葡萄,不耐烦道:“给我剥了啊,怎么还让我亲自动手?”

程宋宋蹲在游泳池边上,耐心的给她剥葡萄,然而——

手却被狠狠一拉,程宋宋还没反应过来,就直接掉入了水中,她想起来,脑袋却被紧紧摁住,她根本就动不了。

“不要……”

盐水一股股全部涌入到鼻中口腔里,眼睛刺痛得厉害,可每当程宋宋快窒息的时候,季雨柔又拽着她的头发,让她起来,下一秒,还沉入海底。

“很难受吧?”季雨柔阴冷的扯了扯嘴角:“程宋宋,我警告你,不要妄图勾引我的男人,还有大哥,你根本不配碰他,只有凌瑜姐那样的大家闺秀才能做我的嫂子。”

“你在我们家,只是一个奴隶,任人摆布的奴隶。这些日子没有管教你,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我这就让你醒醒脑。”

说完,季雨柔直接骑到了程宋宋的背上,疼……

全身都疼,程宋宋整个人沉到了游泳池里,没有一点空气,胃里不停的翻涌着,几近窒息。

孟然……

一旁的女佣也看得心惊胆战,连忙出声:“小姐,差不多行了,小心待会整出人命来,依照大少爷的脾气……”

想到季璟城,季雨柔瘪了瘪嘴了,大哥真是鬼迷心窍的,居然会如此维护那个女人。

她一把拽起程宋宋的头发,将她往泳池边狠狠一甩,背部磕上坚硬的大理石。

她想逃离,命运却如同枷锁搬挣不开 逃不掉……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89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