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雪满心房:臣妾求求您,放过我爹爹

霜雪满心房:爹爹把持朝政许久


第1章 宫门求救

寒冬。

冷风萧瑟,雪凝成冰。

“皇上,臣妾求求您,放过我爹爹,饶他一命。”楚连翘的额头磕在冰冷的青石板上,迸出褐色的血液。

爹爹把持朝政许久,她心知皇上早就对爹爹心生不满,而这次兵败不过是个拿爹爹下刀的借口而已。

可她还是想求求自己枕边人,如果连她都放弃,爹爹一定会死。

“放过他?”冷璟璘一身玄色大氅,上前一步捏住楚连翘的下巴,迫使她抬头看着他。

“你父亲以势压人,让朕娶了你,而你,坐上了皇后之位,让朕负了云儿,还害死了朕与云儿的骨肉,楚连翘,一命抵一命。你不是最会算账吗,这笔账你怎么就不会算了?”

世人都知,镇远侯之女楚连翘以心算扬名,加上其貌美,与孙家孙夕云并列为双株。

楚连翘连连摇头,她不知道的,她从小被爹爹如珠如宝的呵护着长大,从前是娇纵跋扈了些,可是她真的不知道那时候孙夕云已经有了身孕。

她那时候只是一心一意的爱着他,想成为他的皇后而已。

谁知道会阴差阳错……

可是,如果他不愿意娶她,为什么不对她明说呢?

大婚之前,她在梨花树下问他,可愿意与她白首不分离,他说什么?他分明是执着她的手说必不负卿。

她看着这个男人眼睛之中没有半分的情意,眼底之下,犹如寒冬一样冷,她将手放在肚子上,决定赌一把。

“皇上,臣妾怀孕了,臣妾愿意等这个孩子出生以后就交给孙贵妃,只要您能放过臣妾的爹爹。”

说罢,楚连翘还从怀中掏出一枚凤印,将此印双手举过头顶:“臣妾也将皇后之位交出来,从此入住冷宫,绝不踏冷宫半步。”

冷璟璘眼神微缩,目光落在楚连翘的腹部,不过沉默片刻,便一把将她扯起来,嗜血的眸子里满满都是恶意。

“你以为云儿会稀罕你的孩子?带有你楚家血脉的孩子,不配留在这世间。”

身子本就单薄的楚连翘听言身子颤了颤,泪眼朦胧的看着这个她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她第一次发现,这个男人的面孔是如此陌生。

楚连翘楞楞的看着冷璟璘取过宫人手里的药,一步步朝她逼近。

苦涩的药味瞬间在喉腔里弥漫开来,楚连翘这才反应过来,连连挥手将药碗打翻,再使劲抠着喉咙,想要把药吐出来。

“楚连翘,你知道你现在这样子有多么可笑吗?”冷璟璘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讥讽说道。

他漠然松开手,对着宫人吩咐道:“再去熬几碗来,要是皇后娘娘不喝完,你们全部杖毙。”

“不,不要,冷璟璘,就算孙夕云不想要这个孩子,可这个孩子毕竟是你的骨肉,你怎么舍得——”

楚连翘还在拼命挣扎,可宫人们为了活命,几乎是使出全身力气架着她,掰开她的牙缝,害怕没有药效连着倒了五碗才肯停手。

腹部像是被人绞着一样抽痛,楚连翘软瘫在地上,眼睁睁看着冷璟璘越走越远。

她忍不住笑起来,笑声越来越大,状若癫狂。

楚连翘啊楚连翘,枉你自负聪慧无双,你算的透这世间的一切数字,怎么独独算不透人心呢?

第2章 一切都场笑话

楚连翘醒来的时候已经被人挪到冷宫里面,她试着动下 身体,擦觉到身体的血已经止住。

抬头,青秀忙碌的身影便映入眼帘。

青秀转过身,瞧见已经起来的楚连翘,眼眶一热:“小姐……”

见青秀来扶自己,楚连翘忙问道:“我爹爹,他……?”

青秀摇摇头,楚连翘却连忙爬起身,挣扎道:“我要去找皇上,求求皇上饶了我爹爹。”

走到宫门,却被一排的侍卫拦下。

“放肆,如今皇上还没废后,你们胆敢阻拦本宫的去处?”楚连翘厉声说道,可这些侍卫却是纹丝不动。

青秀再度摇摇头,小声说道:“小姐,这是陛下的羽林卫,只听从皇上的吩咐。”

这么说,冷璟璘已经血洗了皇宫,解决了爹爹所有的人?

楚连翘仿佛晴天霹雳,眼底带着希冀的询问青秀:“那皇上有没有说过,关我多久?”

要是一直关到爹爹上路,那她岂不是都见不到爹爹最后一面?

楚连翘顿时心上一慌,猛地推开青秀,她挣扎着想要往外面跑,谁知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自从那一日之后,楚连翘像是个失去灵魂的玩偶,每日躺在床榻上不吃不喝。

青秀泪水直流,不停的劝慰道:“小姐,您才小产,要多吃点东西养好身子。”

可不管青秀怎么说,楚连翘就是不吃不喝。

“怎么,想以死来逼迫朕?”颀长的身影折射过来,青秀慌张退到一旁。

冷璟璘上前一步,看着楚连翘越发单薄的身子,像是一阵风吹来就要散掉似的,他心上一慌,上前禁锢住楚连翘的身子迫使她看着自己。

“要是你死了,朕现在就杀了你爹,杀了你婢女,杀你全家来给你陪葬!”

这么说,爹爹还没死?

楚连翘眼底渐渐有了些光彩,可随即冷璟璘又说道:“你爹犯下的罪行百死不足以饶恕其一,朕是不会饶恕他的。”

冷冰的话犹如一盆冷水当头浇下,楚连翘像是想到什么,眼底满是恨意。

“可是这跟我的孩子有什么?冷璟璘,我恨你。”

听到她说恨,冷璟璘的表情一下子阴鸷了起来,脸上净是怒意。

“既然恨,那就恨得彻底!”他的眼神极为深沉,嗓音也冰冷刺骨。

“撕拉”的一声,她身上的衣服顺便被残暴的撕开。

“冷璟璘!”她愤怒的大叫:“放开我!”

想要使力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这个男人,但腹中的剧痛不仅让她脸色苍白,更是半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放开你?休想!”冷璟璘勾唇冷笑,扯去了她胸前最后的遮掩物,动作异常的残暴。

白嫩的肌肤全数落到了男人的眼中,每一寸肌肤都像凝脂一般,灼灼其华,满是厚茧的手掌毫不怜惜,粗暴的胸前的蹂 躏着。

“不要……”她一时之间如同是掉入了无底的深渊,怎么爬都爬不出来,又像是掉入了湖中,呼吸不得,像要窒息一样,没有任何人来救她。

成亲两年,他们之间的欢爱屈指可数,每次的欢爱,几乎都是她爹施压,所以每次的欢爱都如同是狂风暴雨,以前,她爱他,所以她每回都隐忍,强颜欢笑。

一股热辣的灼痛感冲击着她,男人依然在她的身上驰骋,不曾停歇。

温热的泪水,冰凉了的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彻底的绝望了。

一个男人若是不爱你,就不会在意你的死活,一个男人若是不爱你,做得再多,在他的眼里 永远都是笑话。

楚连翘放弃了挣扎,眼神如同是一滩死水一样,无波无澜,脸色惨白,毫无血色,就像是随时都回晕厥过去一样。

冷璟璘眼中有欲色,也有恨意,动作越来越凶狠,似乎想要将身下的这个女人狠狠的融进自己的体内。

这一场欢爱,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也不在意过了多久,只想快点结束,腹部越来越痛痛,以及被粗暴的对待,她紧紧的咬住了嘴唇,直至嘴唇咬破,血色染红了她惨白的嘴唇,也不肯叫出声来。

欢爱结束,冷璟璘未曾把衣服脱下,只是把颇为凌乱的衣服整理好,凉薄的瞥了一眼被自己折磨得如同破布娃娃,躺在地上的楚连翘。

“今日你所承受的,两年前云儿她也承受过,你不是喜欢用父亲来压着朕,让朕要你么,那朕这一次就算是垂怜你,哼!”话落,冷璟璘冷峻绝情的挥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冷宫。

第3章 羞辱

冷璟璘离开之后,冷宫的宫殿外,被拦着的青秀才被放开,一被放开,就冲进了宫殿之中,看见自家娘娘倒在血泊当中,泣不成声的扑到了楚连翘的身旁,颤抖着脱下自己身上干净的衣服盖在自家娘娘的赤 裸的身上。

“皇后娘娘,皇上怎可以对你这么绝情,皇后娘娘……”声音哽咽。

“小姐,奴婢现在就给你去找太医!你等着奴婢!”青秀替楚连翘盖好了被子,心急火燎的跑出了冷宫。

慌不择路之下,在冷宫外就碰撞到孙贵妃身边的宫女落秋。

“你这狗奴才!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敢冲撞到我的,你冲撞到了我,便是冲撞到了贵妃娘娘!”落秋脸上露出了阴狠的表情。

青秀知道自家娘娘已经失势,且自家的娘娘还在冷宫之中危在旦夕,一刻也耽搁不得,心想不能与她硬碰硬,只好服软的道歉:“对不起。”

落秋仗着自家主子是孙贵妃,趾高气扬的冷哼了一声,冷嘲热讽道:“若是道歉有用的话,你家娘娘那个贱女人就不会被废了后位,落到如此田地。”

“你说什么!我家娘娘才不是贱女人!”青秀最见不得旁人说自家娘娘的不是。

“就说你家娘娘是个贱人,又如何?!”

“你!”青秀怒急,突的发狠推了一把那宫女。

落秋猝不及防,向后退了几步,还不小心拐了脚,顿时怒了起来。

“给我把她抓住!”身旁的几个老嬷嬷瞬间把发狠的青秀压制住了。

落秋抬手狠狠给了青秀一巴掌,力道之重,青秀的嘴角溢出了血丝。

“让我拐了脚,有你好受的。”落秋脸上净是尖酸刻薄,转而对押着青秀的嬷嬷,阴测测的道:“她欲对贵妃娘娘身边的人图谋不轨,你们说,打断了她一条腿,过不过分?”

几个嬷嬷都是见风使舵的好手,连连摇头应道:“一点也不过分,是她罪有应得!”

落秋抬起了下巴:“那还不去。”

青秀被押下去之后,落秋才退到身后的轿撵前,恭敬的问道:“贵妃娘娘,这么处理可否满意。”

方才,落秋是故意让青秀撞的,目的就是不想让青秀去寻太医。

轿撵之中的孙夕云冷冷的一笑,眼中也带着阴狠的笑意,捏着嗓子道:“该是去冷宫看看本宫的“好表姐”了。”

在冷宫之中的楚连翘,根本不知道待如亲姐妹的青秀正遭了难。

躺在冷冰冷的床上,心如死灰的她,听到了冷宫外传来的声响,以为是去太医署叫太医的青秀去而复返了,却在半响之后,听到了那道娇羞且最为熟悉的声音。

“皇后娘娘,妹妹来看你了。”

孙夕云,她的表妹,也是冷璟璘爱的女人。

进入到了冷宫之中,孙夕云看到地上的那摊暗红色的血,嘴角勾起,露出了冷笑,心中那口忍了两年的气,终于在这一刻顺畅了,也快意了。

但即便如此,也别想让她那么轻易的就放过她楚连翘,想都别想!

第4章 有孕

孙贵妃一身华服,头上戴着精美发饰,也画着精致的妆容,与冷宫格格不入,也与一身残破,头发凌乱的楚连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看着如此狼狈的楚连翘,孙贵妃勾起了嘴角,眼角也微微翘起,语气依然是言笑晏晏,可却暗中带着得意:“怎么样,丧子之痛不好受吧?”

尽管孙夕云落井下石,楚连翘还是半点的反应都没有,俨然把孙贵妃当成不存在的一样。

楚连翘的不在意,让孙贵妃心生怒意,敛去了脸上的笑意。

“当年是你让本宫失去了本宫的第一个孩子,本宫承受的痛苦,今日你也尝到了滋味,你知不知道,本宫是有多么的开心,想想你也和本宫承受着相同的痛苦,本宫别提有多高兴了。”

俯下 身子,眯眼看着生无可恋的楚连翘,嘲讽道:“这就怕了,可这才是刚刚才是,这两年我所承受的,我不仅仅会一一的讨回来。”眼神更加的阴狠,声音也更大:“我还要你后悔,让你连自己都痛恨自己为什么要进宫,要抢走了我的后位,害死了我的孩子。”

直起了身,装模作样道:“哦,对了,你那个叫青秀的婢女,方才在冷宫外冲撞到了本宫,本宫让人打断了她一条腿。”

听到青秀的时候,她的眼中才逐渐的有了些许的意识,听到青秀被打断了腿,蓦地睁大了眼睛。

看到楚连翘的反应,孙贵妃侧勾起了嘴角。

“求你……放过青秀。”她的声音很是沙哑,她从未求过谁,但如今,她却连连求了两个人。

“放过她?笑话,本宫如今肚子里面怀的是皇上的孩子,还很有可能是个小太子,她一个卑贱的奴才冲撞了本宫,你当真以为只是打断了一条腿这么简单?”

楚连翘以为自己早就已经对冷璟璘死心,可当孙夕云说出自己怀孕的那一刻,她的心还是忍不住抽痛。

孙夕云和冷璟璘有了自己的孩子,所以不在乎她腹中的孩子。

楚连翘深吸一口气,看向孙夕云道:“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青秀?”

即便是一身的血衣,一身的狼狈,但依然能从她的身上感觉到那种高贵的气质,依然让人看到昔日那个自信从容,蕙质兰心的楚连翘。

而恰恰孙贵妃最厌恶的就是这样的楚连翘,她最希望看到的是楚连翘像一只狗一样跪下她的脚下,摇尾乞求,可时至今日,她都没有!

“想要我放过那个贱婢?做梦!”楚连翘身边的人,她连一只狗都不会放过,她要楚连翘看着,她所重视的人,是怎么一个个死在她眼前的!

“你——”

楚连翘挣扎着想要起身,孙夕云没料到楚连翘都这样了还能动,倒是吓了一跳。

孙夕云身子颤了颤,一道影子飞快的将孙夕云揽入怀着,同时语气无比温柔道:“朕醒了没有看到你,正到处找你,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语气里是对这个地方充满嫌恶。

楚连翘眼睁睁看着冷璟璘细心呵护孙夕云和她腹中的孩子:“这里这么冷,你看你刚都差点摔倒,要是朕来晚一步,你伤了身子可叫朕怎么办?”

孙夕云作出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柔弱道:“皇上,姐姐只是想为她那个不守规矩的婢女求情才吓到臣妾,不是故意的。”

冷璟璘眼神微凝,眼神像刀子一样落在楚连翘身上,再不复刚开的深情模样:“既然是不守规矩,再赏她二十板子就是。云儿,我们走。”

“皇上——”楚连翘刚一张口,就被人狠狠碾过手指捂住嘴巴。

而冷璟璘,至始至终没有回头看一眼身后的她。

第5章 青秀之死

本来就小产未愈,加上一连串的打击与伤害,楚连翘当夜就发起了高烧。

迷迷糊糊里,她仿佛回到了当年杏花树下的初见。

彼时她刚及笄,而他不过是冷宫不受宠的皇子。

她听说听说郊外的上善庙中一颗百年杏树,每每到了三月,满树都是鲜花,景色很美,便偷偷带着青秀跑到那里去看。

在侯府里她被爹爹管的很严,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杏花,于是她趁四下无人,想偷偷摘下一枝回去细细看。

谁曾想她不慎脚滑,落下的时候被在冷璟璘救下了,在他的怀中,正对上他温润如玉的笑容。

惊慌之下,这一笑,便如刀刻烙印般,深深留在她的心底。

“姑娘,你没事吧?”

一时瞧着男子的俊美的容颜失了神,她只知道男子说了话,并未知道他到底说了什么,回过神来,只好露出傻傻的笑容。

冷璟璘无奈一笑,再问:“姑娘,你真的没事吧?”

这一次真的听清楚了他的话,尴尬的回道:“没、没事。”

第一次因为看一个男子而慌了神,还出了醜,她不免多了几分羞愧。

“你没事那便好了。”

楚连翘还未来得及问那男子的姓名,那男子便匆匆的走了,略微失望的低下了头,只见到在树地之下,有一块玉佩掉落在了那里。

捡起了玉佩,仔细端详了片刻,上面只有一个“璘”字,猜测是刚才那人掉的,想还回去,也不知道他是谁,家住哪里,且她不能出来得太久,想到那个男子可能会回来寻他的玉佩,便交到了主持方丈的手中,还放了一把杏花瓣。

想了想,古灵精怪的她又再留言了一行字——谢君相救之恩,赠花相还。

冷璟璘看着床面前昏昏沉沉的楚连翘,病中都还呢喃着他的名字,忍不住眉头微皱。

“要是就不活她,你们统统给朕去陪葬!”

楚连翘浑然不知这一切,她想,要是当年杏花树下,不曾相见,那该多好。

自相遇,这一切便都错了。

再度清醒,楚连翘发现不知道是谁给自己上了伤药,而她身上的热度也退了下去。

她以为是青秀,可遍寻青秀不得,恰好守在冷宫的人也已经撤了,她顺利地出了冷宫寻人。

孩子已经没有了,她不能再让青秀出事了。

人定然还在孙夕云那里,她想都没有想就往孙夕云所住的宫殿走去,可还未到孙夕云居住那宫殿的时候,察觉到有人从宫廊巷走过,便躲到了转角处。

“你听说了么,皇后娘娘身边的那个叫青秀的宫女?”

“那个是废后,不过那个宫女怎么了?”

“昨日因冲撞了贵妃娘娘和贵妃娘娘肚子里面的孩子,昨晚不仅被打断了腿,据说还被乱棍打死,被拖出去喂了狗。”

听到青秀被乱棍打死,楚连翘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脑子一片空白。

漫天的大雪,她张大着嘴巴,却又哭不出声来,捂住了自己胸口的手也在颤抖着,眼泪早已经覆盖住了整双眼睛。

她的孩子死了……

青秀也死了……

都死了……

第6章 嫉妒

“你说什么?皇上真的说了那句话?”

孙夕云一脸震惊,气的将面前的膳食连桌子一起掀翻。

“楚连翘那个贱人,楚家都倒台了她竟然还想跟我争宠!”

孙夕云被气得身子发抖,想到那个和她血脉相连的孩子,她的心就跟被针扎一样。

楚家,就算满族被挫骨扬灰也不足以解她心头之恨!

“楚连翘,你以为现在,谁还能护得了你!”

就在这时,绿色衣服的婢女上前道:“娘娘,皇后……不,废后楚氏求见。”

哦?她还没去找楚连翘,楚连翘竟然自己送上门?

她该是说楚连翘识时务呢?还是,愚蠢呢?

孙夕云理了理衣服,慢条斯理道:“让她进来。”

孙贵妃突的抬起了手扶了扶云鬓的朱钗,从梳妆台前站了起来,看向楚连翘,勾唇一笑:“姐姐你怎么来了?”

楚连翘目光一凝,那是冷璟璘曾经送给她的定情信物,乃是冷璟璘亲手所做。

不过不重要了,楚连翘目光又随即挪开,她面无表情的道:“孙夕云,冷璟璘不在这,你装出一副病娇莲给谁看。”

孙夕云手捻帕子捂唇一笑:“姐姐怎么能这么说呢,怎么说,本宫也是姐姐你的亲表妹。”

她依然还是没有任何的表情,向孙夕云逼近了一步,问:“青秀在哪!?”

“青秀?就昨晚冲撞了我的那个贱婢?”孙夕云看向落秋,问:“你可知道昨晚那个贱婢怎么样了?”

落秋立刻配合道:“娘娘,昨日陛下知道那贱婢冲撞了你,便让人把那贱婢乱棍打死,喂狗了。”

楚连翘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咬着牙,恨意在双眼上浮现,冷璟璘,又是你!

突然,在殿门口一个宫女向孙夕云使了使眼神,孙夕云顿时会意。

孙夕云一手扶住了梳妆台,一手捂住了胸口,表情欲泣:“姐姐,我知道你怪我,可是我已经没有了一个孩子,我只求你别再诅咒我肚子里面这个孩子了,太医说,我早在之前落胎落下了病根,很难再有子嗣。”

从孙夕云开始演戏那一刻,她就知道,冷璟璘来了,果不其然。

“楚连翘,你在这里干什么!?”身后传来了冷璟璘暴怒的声音。

“皇上,姐姐只是过来陪臣妾说说话而已。”

冷璟璘快步走到孙夕云身侧,如视珍宝的扶住了孙夕云,冷眼扫了一眼楚连翘,冷冰冰的威胁道:“楚连翘,你可别忘了,你爹他还在大牢里。”

“你冲撞贵妃,到满春殿罚跪两个时辰。”

看着冷璟璘未达眼底的笑容,楚连翘深深感受到里面内含的威胁。

于是楚连翘下意识挺直后背,因为她感觉得到周围人满是怜悯的看着她,她有她最后的骄傲。

“遵旨”

一步一步的走出了满春殿,倔强如她,在雪地之中跪了下来,身穿单薄的楚连翘,刚刚病愈,突然一阵眩晕,她的视野之中,似乎看到了青秀抱着一个孩子,就站在不远的地方对着她微笑,她也回以一笑,不知觉的朝着那个方向伸出了手。

“孩子……”

在冷璟璘的目光之下,楚连翘终还是撑不住在雪地中昏了过去。

第7章 死罪

“皇上,娘娘她小产,再加上寒气入体,只怕、只怕……”在面对着冷璟璘那欲喷火的双眸,伏在地上的太医不敢往下说下去。

“只怕什么?!说!”冷璟璘似乎像是极度的忍耐着怒气。

“娘娘若是熬不过今晚,臣也回天无力。”

耳边传来吵闹的声音,吵得她耳朵生疼,她这是要死了吗?

死了也好,那么世上这些烦心的事情也就不用再惦记了,也不用为了谁而痛心。

在听到太医说楚连翘有可能熬不过今晚,冷璟璘心底顿时慌乱起来,四肢百骸如同被一根刺密密麻麻的扎着,像是要证明自己的能耐,他怒吼道:“朕告诉你们,若是救不回连翘,你们这头也就别要了!”

冷璟璘怒吼声也传进了她的耳朵里面,是以为她要死了,所以他才这么凶的么?

可是他从来就不在乎她,或许是因为她爹还在逃,他要抱住她这条命,来威胁她爹束手就擒。

脑子又开始混沌了起来,渐渐的失去了意识。

孙夕云听到冷璟璘因为楚连翘病危而大发雷霆的事情,捏着手中的剪刀几乎要狠狠的往桌面上戳去,眼底一片阴霾,朝殿外喊了一声“落秋。”

不多时落秋便进来,问道:“娘娘有什么吩咐。”

孙夕云语中如同淬过毒一样,咬牙切齿道:“找个人,最好是楚连翘能信得过的人,把皇上要杀她爹的消息告诉她。”

落秋应了一声是,便退了出去。

孙夕云眼中露出了恶毒的光芒,想起之前她在大明宫中发现皇上拿着楚连翘的画像,眼中流出些许的情意,让她怒火中烧,恨不得现在就把楚连翘碎尸万段。

等楚连翘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日之后,她依然还在冷宫之中,一片漆黑。

从床上起来,捂着胸口轻咳了几声,喉咙如同被火烧一样,正要下床倒一杯茶水,忽然冷宫的门就被急促的拍响了。

“谁?!”深夜来访,不是敌就是友。

“娘娘,我是小百合呀!”

楚连翘一愣,小百合是她以前底下的一个宫女,可是现在深夜来找她,到底有什么事?

楚连翘疑惑的去开了门,才一开门,小百合进来,脸上带着泪痕。

“娘娘,你没事就好了,奴婢今日在浣纱的时候无意间听说,皇上要治将军死罪!不日便要斩首示众。”

楚连翘蓦地瞪大了眼。

“你说什么?!”

她以为自己这样委曲求全,好歹能换得爹爹的苟且偷生。

第8章 密谋

“皇后娘娘,如今该如何是好?!”小百合犹如一只惊弓之鸟。  

楚连翘与普通女子不一样,越是在这种时候,她越是沉着冷静,冷着面容,眸光清冽从床上下来,满脸的病容,看着跪在地上的小百合。

“我能信得过你吗?”她需要一个能信得过的人。

小百合叩首道:“若非两年前皇后娘娘从孙贵妃那里救了奴婢,奴婢也不能平安活到现在,奴婢的命是皇后娘娘给的。”

眼下,她楚连翘也没有别的人。

“我已是废后,就莫要叫我皇后娘娘了,当年的恩情也不值得你挂念,可眼下我也没有旁人可以托付,只能麻烦你将我书信一封秘密拿出宫去,千万不要给别人知道。”

“奴婢定万死不辞。”小百合没有丝毫的犹豫。

当即她提笔,在烛火之下写了一封信,叠好放入了信封之中,交给小百合。

“把这封信交给兵部尚书,沈褚元沈大人,直言是我给的。”

小百合收好了信,正要赶出去,她却在此时拦住了小百合,道:“你从冷宫出去,必然会有人盯上你,你先回住处,寻了机会再出去。”

小百合点头:“奴婢知晓了。”

小百合走了之后,冷宫之中又只剩下她一个人,凄凄惨惨戚戚,冷冷清清的。

她现今已然是废后,连自己的孩子和清秀都保不住,又谈何去冷璟璘那里为父亲求情?

在他的眼中,只怕就是一个供他发泄的玩物而已,既然求情已经没有任何的用处,只有硬碰硬。

她虽为废后,父亲也在逃亡中,可是,当初父亲为镇远侯的时候,朝中大臣都以他马首是瞻,且,他们也多有把柄在父亲的手中,他们若是想独善其身,根本不可能。

如若能联合朝中大臣,父亲兴许能逃过一劫。

冷璟璘,这无非都是你逼我的。

她的孩子,没有了,也是偿还了孙夕云,她不再欠孙夕云什么,而是轮到孙夕云欠她的了。

踉跄的走到窗下,打开的时候,看着黑夜中的鹅毛大雪飘落,她双手合十放在胸口前,闭上了眼睛,默念半宿的《超度经》。

当年她祖父去世的时候,她为其抄了一百遍的《超度经》,她向来聪慧,记多几遍的东西,便不会再忘。

她现在还不给他们立牌位,现今也只能给他们多念几遍《超度经》。

黑夜之中,她忽然觉得有谁在注视着她,猛的睁开了眼睛,往雪中看去,只见有一道人影在冷宫外一闪而过。

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了之后,冷冷一笑,她也不去怀疑这人到底是谁,或许是冷璟璘派过来监视她的人,也许是孙夕云派过来的,都与她无光。

她,如今在意的事情只有一件,逼迫冷璟璘放过父亲,让父亲远走京城,不要再涉足朝廷这个是非之地,而她,何去何从,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霜雪满心房:爹爹把持朝政许久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58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