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情何处是:我与老公结婚三年,他却把我送上了别人的床。

婚情何处是:我与老公结婚三年,他却把我送上了别人的床。

第1章 被老公送上别人的床

我生长在繁华都市,与自由恋爱的老公结婚三年有余。

老公为人勤恳,对我又呵护有加,本以为这辈子就这么安稳地过完一生,却从未料到我亲爱的老公,竟会将我拱手送人。

那天,凌风一反常态,一回到家就从背后将我一把抱住,贴在我耳边道:“老婆,我今天想跟你玩点不太一样的。”

灼热的气体缓缓进入我的耳道里,引得我腰部有点发酥。

没等我说话,他将手中粉色袋子一摊,一件黑色网点情趣内衣就钻入我的眼中。

我心里一紧,一阵粘稠的心血翻上来,顿时面红心跳。

我跟老公相识相恋五年多,但我们从未接触过类似的玩意儿,我微微抬起脑袋,他目光热切,渴望无比,让我无从拒绝。

考虑到他每天都过着千篇一律的枯燥生活,回到家还要照顾我,我心里一软,便也就羞涩地点头应下了。

反正是夫妻,没什么放不开的。

简单地吃完了一顿晚饭之后,凌风就将我带去了酒店,这一路我内心戏可不少。

开了间情侣房之后,我洗了个澡,我裹着浴巾出来时,凌风正埋头坐在床上抽烟,直到我搭着略湿润的头发走到他面前,他才抬起脑袋,我冲他浅浅一笑,他眼里随即有惊艳炸开。

他起身灭掉烟,偏头在我耳后轻轻一吻,声音略沉,“等会儿可能会激烈很多,你……要忍着点儿。”

我略羞涩,小鸡啄米般点点头,他将我抱上床,微笑着用黑布将我的双眼蒙住,表情有点不自然,“今晚我们什么话都不说,好好爱一回。”

闻言,我的心脏砰砰直跳,顿时面红耳赤。

接着,他利索地将我地双手绑在床头,我以为就要开始时,他忽然说还差润滑剂,需要出门去买,将门一关就走了出去。

我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床上,直到房门再次响起时,听着沉稳的步伐一点点靠近,我的心莫名被揪成一团。

“老公?”

我轻轻叫了一声,他没给我任何回应,直接堵住了我的嘴巴,那个吻略急切,带着风卷云残的劲儿,末了,还在我嘴角猛咬了一口,疼的我禁不住低声喊疼。

进度忽然变快,他将我的浴巾一扯,一阵莫名地冷意从我脚底钻进身体里,他自上而下,吻得撕咬啃食,一反往日的温柔。

不论是吻技还是抚摸,都从头到尾换了方法,跟往日搭不起来。

特别是长驱直入时,动作粗暴的让我怀疑起他是不是凌风,但这个念头一出现就被我掐灭了,我只当他是积压了太多压力,需要发泄,便也就躺在他身下好好迎合,咬牙忍痛被他疼爱。

这一晚他体能惊人,激烈无比。

第2章 无地自容

中途,他将我的手从床头解开,换了无数体位,玩遍了各种玩法,将我折磨地近乎筋疲力竭,而我除了满嘴的嗯嗯啊啊之外,完全没有说话的空闲,等到他满足时,我们已经来回做了好几回。

最后,我被弄趴在床上,四肢无力,身心却意外的满足,正想要抱着他好好睡上一觉时,他忽然将蒙在我眼睛上的黑布解开。

睁眼一看,光着身压在我身上的人,竟然不是凌风?!

我心里一惊,脑子顿时空白一片。

我老公他人呢?

男人将嘴角一勾,瞥着我,眼底全是戏虐,“表现不错。”

我僵了两秒,确定这个男人不是凌风之后,一阵歇斯底里的情绪立马一番冲天,挥手就往他脸上甩耳光,一个巴掌还没有落下去,我的手在半空中被他截住,并钳住。

彼时,我的视线已经被蒙上了一层水雾,他的俊颜与房里的暖色光一起变得模糊,将牙一咬就质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老公呢?!”

方殷将我的手一丢,眼底被嘲讽填满,“于莫心,我记得你没这么蠢,类似典雅这种星级酒店,没有房卡,谁也进不来。”

闻言,我一顿,心里好像缺了个角。

难道是他把房卡给了方殷……?

不不,一定不是这样!

我不敢再想下去,逼着自己将注意力全放到方殷这个男人身上,使出吃奶的劲儿将手抽了回来,拽起枕头就往他头上砸,惊慌焦错,语无伦次,“一定是你在搞鬼,你这么一来,让我怎么去见我老公,怎么让我以后在他面前挺起腰肢,抬起头说话?!”

眼泪噼里啪啦地掉下来,边质问边捶打,他护住脑袋让我揍了几下之后,忽然将我的手腕逮住,并将我扔向一边,眉宇间充斥着不耐,沉声道:“真以为他把你当成宝珍惜是吧?!你老公是心甘情愿的把你送给我的!”

我恍若晴天霹雳。

我不愿意去相信,可是凌风亲自将我带到酒店里却是事实,理智一僵,思绪万千。

他坐在床头点了一支烟,吞云吐雾,“我正儿八经追你的时候你满脸不屑,兜兜转转那么大一个圈子,到头来还不是被我给睡了。”然后瞄了我一眼,神色语气都染上莫名的暧昧,“你不也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闻言,一股悲愤夹杂着羞愧翻涌而来,将我淹没到窒息。

是的,方殷曾追过我。

他一提这点,我又想到了无数种可能,在心里找了无数理由来搪塞自己,我不由紧了紧被子:或许是方殷用了非常手段也说不定。

“你老公心甘情愿把你送给我,我岂有不受之理。”

他仿佛能渗透人心,一句话就将我的妄想击垮,逼得我失去理智,我红着眼反身将他往后推,顺势摁上他的喉咙,千言万语都化作一声咬牙切齿的“方殷!”

当时我连与他同归于尽的心思都起来了,可我万万没想到这个男人比我想象中还不要脸无数倍,他将我的手轻轻一抓就解除了桎梏,将脑袋轻轻一凑,立马开展了一个法师热吻。

我被气得胸闷气短,指尖与牙齿一并陷入他的血肉之中,一股血腥顿时侵入我的口腔,下一秒,他一掌将我推开,眼底是浓浓的不悦。

我偏头往边上“呸”了一口,血红的唾液立马染红了床。

他将被子一掀,惋惜,“你要是个雏儿,会更好玩。”

然后他当着我的面,坦然穿戴好衣服就出门,临走前还不忘了用这事威胁我,跟我交换了微信。

我的内心是抗拒的,可是更不愿他将事情捅破。

第3章 老公是否知情

我被方殷侵占身体这件事来得让我措手不及,更让我完全无法解释这件事的缘由,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跟凌风提及。

我在家门前来回徘徊了十几分钟,最后才硬着头皮打开门,但一推门而入我就在玄关处发现了一张艳红色高跟鞋,空气中还漂浮着令人膈应的刺鼻香水味。

那一瞬间,我的脑子里有无数中可能闪现,莫名的怀疑与猜忌将我淹没。

近段时间有‘换妻’的玩法,难不成凌风他昨晚就是……?

想到此处,我近乎窒息,僵着身体穿过玄关,一颗心被提到了嗓子眼上,双脚仿佛被灌了铅,沉重无比。

这时,客厅边缘的阳台上忽然有噼里啪啦的声响,我扭头一看就看到了女人的身影,她穿着我的睡衣,手里拿着衣架跟刚被甩干的一条男士内裤,正哼着小曲儿晾贴身衣物。

看清她的面容时,我就蒙圈了。

林可可,怎么会在我家里?

她是凌风的表妹,小时候在凌家寄宿读书,不论是凌风婚前还是婚后,看凌风的小眼神都闪亮无比,打心眼里对我老公散发出爱意。

就眼下这一幅对我老公的贴身衣物爱不释手的模样,看得我心里格外不舒服。

我径直走到客厅里,刻意弄出声响,在她转身之际用审视的目光顶着她,可我没有从她眼里看出半分心虚与闪躲。

她忽然将内裤翻了个转,手指不安分的在里层晃悠几下,并渐渐往上提,动作缓慢而暧昧,就差没放到鼻尖去闻。

她唇角一勾,手指有意无意地从胸前扫过,深V睡衣将她胸前的美好展露地淋漓尽致,脖颈上还有不少红紫的痕迹,“我昨晚可在你家度过了很美好的一晚。”

举手投足都带着戏虐与炫耀。

我的脑子在一瞬间炸开。

我家里只有凌风一个男人,她一大早就穿着我的睡衣在我家里晾我老公的贴身衣物,身上还一片痕迹……

难道他们已经生米煮成了熟饭?!

我心里一阵抽痛,也无比窝火,偏偏昨晚我也跟别人发生了关系,一时半会儿竟没有底气冲她吼吠,并将她赶出去。

果然,见我没吱声,她便得寸进尺,下一秒,她又悠悠地追加了一句,“表嫂你身上的痕迹,看上去也挺激烈的。”

闻言,我犹如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这时,凌风边打哈欠,边往身上套衬衣,从卧室的方向走了出来,睡眼惺忪。

隔了一晚上再看见他,我的脑子全被方殷说过的那句‘你老公心甘情愿地把你送给了我’占满,心里顿时有浓烈的隔阂产生,冷眼质问他,“她怎么在家里?!”

凌风眼底有慌乱一闪而逝,扎的让我心疼,连忙开口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莫心,你听我解释。”

我将眉头一抬,直视他的眼睛,“哦?我想的是什么样子?我现在只想知道,今天早上醒来怎么没看到你。”

怀着打探的心思,我没将昨晚的事情戳破,可心里却在瞬间千疮百孔。

第4章 老公似乎有小三了

凌风微微一怔,我还没从他嘴里得到确切的答案,林可可突然插话进来,带着几分撒娇的意思,“表嫂怎么说的好像我不能来你家似的,要不是表哥,我都差点栽在酒吧里了呢。”

不知为何,听着这略幸福清脆的声音,我心里的疑虑竟越窜越高,再看向凌风,我在他眼中看到了几分不易让人察觉的惶恐。

越想越觉得处处都是疑点。

这时,凌风开始有点不耐,他挥手就赶林可可,语气里尽数都是责备。

“行了行了,都是多大的人了,你不是在忙毕业的事情?这都什么点了,还不去?还有一点,你怎么都是20出头的姑娘了,能不能别在再衣衫褴褛的在人前瞎晃悠?”

林可可撇了撇嘴,小声嘀咕了两句,却被凌风吼了回去,“下次你要再去酒吧鬼混,别说身上全是草莓,就算被人轮了我也不去救你!”

难道真的是这样?

不应该是这样!

我心情复杂间,林可可已经换好衣服出门,林可可前脚刚出门,凌风后脚就双膝跪在了我跟前,“老婆,我跟可可之间是清白的,你该知道我从小当她是妹妹,她昨晚在酒吧差点被人侵犯,我也是没办法才半途出去救她。”

半途出去?

凌风这话说的模棱两可,他没有否认跟我发生关系,也没讲自己是什么时候离开酒店,不知是有意还是无知。

而我也没有问清楚的勇气。

我跟凌风有很深的感情,我舍弃不下这段婚姻,或许是出于自私心理,又可能只是想弄清来龙去脉,我很理智的没有将跟方殷发生关系的事情道破。

“你昨晚做的那么狠,我累成狗睡过去之后还出去,换了平时可不会这样。”

闻言,他忽然猛地从地上站起来,将我一把抱入怀中,力气出奇的大,仿佛恨不得立马将我揉入怀中,声音沉着而平静,“以后不会了,没有下次了。”

他没有否认昨晚残暴对待我的事,难道他是真的把我送上了别人的床?

想到此处,我的心一节一节地凉了下去……

我该怎么办?

一个绵长的拥抱结束之后,他随意收拾了一下文件,拿了两片面包就出门,让我莫名感觉到几分生疏。

一整个上午我都心神不宁,一篇授课文案拖了一个上午都没有写半个字。

正准备做午饭时,手机铃忽然响了起来,屏幕上是一窜陌生的号码,往上一滑就接听。

我当时做梦都没想到,这么一通电话让我与凌风的关系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将温馨幸福的日常生活碾成了碎渣。

第5章 被方殷要挟

我将手机放到耳边,还没有吱声,就听见方殷的声音从另一端传来,一本正经的声音中带着少许痞气,“中午来陪我吃个饭。”

我一僵,立马后悔接了这通电话,开口就拒绝,“我中午要去学校一趟,没空。”

他在另一端浅笑,“你是要来陪我吃饭,还是让我俩昨晚的事情搞得人尽皆知,自己做决定。”

还没等我再说话,他径直挂断了电话,我听着手机听筒里传出的忙音咬牙切齿。

没过几秒,方殷就将地址发到了微信里。

方殷在A市也是名人,花边新闻对于他来讲是家常小菜,可是这事要是人尽皆知,我与凌风的婚姻就一定会破灭。

想到此处,我心里就像是有人在用刀搅,疼的无言以喻。

我有选择的余地?

没有。

最终只能将手头的工作丢在一边,忐忑不安地往他所在的方向走,刚到公司大厅就有眉目清秀的职员带我去他办公室门口,我在门口僵了好一会儿才硬着头皮推门而入。

当时,方殷正摊着一份文件在看,听到动静,将眉头一抬,

忽然勾起唇角就笑,并起身,“洗手吃饭。”

拿稀松平常的语气听得我只想将他揍趴在地。

与他面对面坐在一起吃饭,气氛僵硬不堪,我拿着一碗饭扒拉了两口,味同嚼蜡。

他忽然问,“我不太懂,你为什么会拒绝一个钻石王老五。难道拥有一个钱怎么花都花不完的对象,不是女人梦寐以求的?”

我在他的话里听到几丝不甘。

“我老公他对我很好,夏天愿意给我扇风,冬天会帮我暖手,我只是小感冒一场他都会悉心照料我,他记得所有纪念日……跟他一起生活,让我感到很愉快,很幸福。”

说这些话时我面对微笑,可是经历昨晚之后,心境却有了点变化。

方殷坐在对面,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我,夹到嘴边的一块豆腐干顿了好几秒都没送进嘴里,正要开口讲话时,办公室的房门忽然被敲了两下,一阵沉稳的脚步声之后,我忽然听见了凌风的声音。

“方总,前几天下来的那个项目,方案我坐了几个,你抽空看看再给我答复。需要修改的地方,我再……”

突然,凌风的声音嘎然而止。

我身体一僵,手心手背顿时全是汗,犹如凌迟处死。

凌风出现的猝不及防,让我措手不及,白了面颊,乱了阵脚。

我敏锐的感受身后的人气场渐渐冷却下来,眼前是方殷似笑非笑的俊颜,“我之后给你答复,趁着午休时间好好睡一觉吧。”

他的话是对凌风说的,可是一双眼睛却没有离过我的身体。

第6章 被老公撞见我和方殷

‘睡一觉’三字儿被他咬的清晰无比,在昨晚才跟方殷过滚床单的前提下,我顿时胸闷气急,思绪慌乱无比。

那一刻,空气仿佛被凝固成冰。

我做梦都没想到方殷会是我老公的上司,回家后我又该怎么解释这事?

我以为凌风会一把将我拽住离开,可是他的情绪平静到超乎我的想象,毕恭毕敬地客套了两声就往外走,完全无视了我。

他走后,方殷将手抵在餐桌上驮着自己的脑袋,嘴角一挑,眼底有嘲讽蹿升,“你可能不知道,他手上这个项目就是拿自己老婆换来的。”

一句话将我的情绪搅的五味杂陈,思绪万千,点点失望将我淹没。

这天晚上,凌风回来的有点晚,身上遍布烟酒味与劣质香水味,一回来就坐在沙发上抽烟。

一想到他在方殷公司里上班,处处受限于他,我这心里堵得更加厉害。

“老公。”我犹豫了一会儿,从桌上的盘子拿了一块糕点给他递过去,“要不……你换个工作吧?”

闻言,他猛抬起头,满眼猩红,蹭地一下站了起来,突然伸手一横就甩了我一个响亮的耳光。

那股冲劲从耳道直戳脑门,让我头晕目眩,口腔继而被腥甜的味道填满,脸颊辣疼,脑子更是一片空白。

此时,他额上已有青筋暴起,手更是被紧攥成拳,面色阴霾的可怕,我错愕到忘记了呼吸。

这时气氛完全僵住,家门却忽然被打开,婆婆的声音从玄关处响起,“哎哟累死我了,这次带回来的东西可真不少,莫心,来帮我拎拎。”

我与凌风都仿若未闻,像木头一样僵在原地,等婆婆大包小包地拎着东西来到面前时,已经发现了不对劲。

她将眉头一拧,将凌风推倒在沙发上,恨铁不成钢地骂了两句,“从小我就教导过你,这天下最没用的男人才会打老婆!”眼底却没有几分真切的责怪之意。

然后,她胡乱扯了几张卫生纸就往我脸上擦,满口嘘寒问暖的话,让我去卫生间把鼻血洗干净,我心事沉沉的回卧室,越发觉得方殷说的话其实就是事实。

我刚进卧室就在里面闻到了林可可的专属味道,忍着膈应劲儿想躺下,掀开被子,一个鲜红的口红印子就闯进了我的视线里,上面还有寸长的发丝。

我自嘲一笑。

林可可对凌风有意思,凌风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这念头一产生就无法截止,最终惹得自己抑制不住那份膈应,拿了床被褥就钻进客房里。

这一晚过后,我开始严重怀疑凌风将我送上他上司的床这件事,接下来的日子开始变得令人扎心。

凌风对我爱答不理,婆婆的态度也开始有所转变,我下班回到家,婆婆就会给我一大堆家务事做,让我连备课的闲时都没有,做的饭菜不是嫌这道菜咸,就说那道菜辣,罗里吧嗦地挑毛病。

而我在做了亏心事的前提下,只能忍气吞声。

这天早上,我起的晚,从楼底买了豆浆油条当早餐,婆婆刚进入厨房就开始训斥,“早点起来做顿早饭又不会少块肉,好吃懒做也就算了,结婚都三年了,肚子还没点儿动静,我凌家怎么就娶了你这种不下蛋的母鸡!”

闻言,我心里窜起一股不爽,将眉头一拧,撑着一团憋屈劲儿反驳,“这是我用自己的钱买的。”

闻言,我婆婆脸子一红,顿时怒不可遏,急匆匆走近餐桌,左手叉腰,右手指着我的鼻子就开始数落,“哎,你还不能说了是吗?要啥没啥,脾气倒是可以装几车子。”

第7章 婆婆的欺压

我没想到仅仅一句话就将她的怒火全部捅出来,她摆起了茶壶式之后就是喋喋不休的奚落,没完没了,就差没一把拽起我桌前的豆浆泼在我脸上。

她格外不屑的嘁了一声,“真不懂你爸妈都是怎么养女儿的,除了一身毛病之外无处可挑,没有公主命,却带着一身公主病,说了两句还弄得和全世界都拿刀持枪地对着你一样。”

各种扎心的话听得我很不是滋味,她身为长辈我自然是不能太多于无礼,凌风走进厨房时也听到她在骂我,但也只是淡淡地看了我一眼,摆了摆手,“算了,妈,明天之后就让莫心早点起来做早餐。”

婆婆不耐地翻了个白眼,一脸气不顺,抓起桌上的油条狠啃了一口,“我可哪敢让这位早起做早餐,娶个媳妇儿回来跟娶个祖宗回来似的。”

凌风拍了拍婆婆的肩膀,无声安抚。

我坐在两人对面,嘴里的甜豆浆顿时变酸,莫名扎心。

凌风最近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自从那晚上之后,跟我疏远了很多,清晰神志有点阴晴不定。

我刚嫁入凌家那会儿,婆婆也有为难过我,但他总是能三言两语就帮我解决危机,哪像今天,不但没有遏制,还大有几分站在婆婆那边的架势。

一顿早餐吃的味同嚼蜡。

凌风回房换衣服时,我载着铺天盖地的情绪随之走了进去,一来就掀起了床上的枕头,指着上面嫣红的唇印质问,“这是林可可在我们家过夜之后留下的,上面还有陌生的香水味,凌风,那天晚上你们到底经历了什么,压根就不用我多想吧!”

凌风将眼一掩,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你又要闹什么脾气。”

放下手之后是满脸的疲倦,“我能跟可可发生什么?我从小就拿她当妹妹,你又不是不知道可可对我是什么心思,她这样的举动无非就是想离间我们夫妻两,你何必跟个奶都还没断的小姑娘较劲儿?”

“而且你也知道,我妈是老一辈思想的人,而且肚子一人将我从小拉扯到大,过的都是艰辛的苦日子,平日吃点肉都要再三考虑自己的钱包,她今天骂你其实没啥意思的。”

“你很憋屈,要把所有的不爽都发泄在我身上我并不介意,但是莫心,我压力也很大,能不能不要屁大点儿小事都搞的跟世界末日一样?”

他态度强硬,噼里啪啦说了一大推话出来,而且字字句句都充斥着不耐、更是让我无以反驳,顿时让我的憋屈无处撒泄,再加上那晚上的事情在我心里搅,我的心态一下子就崩了。

看吧!婚姻最恶心人的一面已经渐渐露出水面了。

“算了!”

我心里对他失望透顶,漫无止境的疲倦将我淹没,“凌风,七年之痒还没到我们的生活就有了变化,生了隔阂,谁也不愿意过让人扎心的生活,趁现在还没有孩子羁绊,我们分开吧!”

“先不说你最近的态度已经开始改变,我嫁过来也不是给你们凌家当佣人使唤的。”

闻言,凌风顿时慌了神,似乎是没想到我会这么平静的说出离婚这样的话题。

说话间,曾经他温柔待我的模样一幕幕浮现在我的脑海之中,与近状成了鲜明的对比,心中的失望越堆积越多,委屈也一蜂窝席卷而来。

越想越憋屈,最后直接愤然转身回房,拿起衣橱下面的行李箱就开始装衣服,并翻找了各种重要的证件,户口与结婚证刚拿上手的那一刻,凌风手忙脚乱的冲了进来。

第8章 老公下跪

他一把牵住我的手,双膝一曲就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态度诚恳无比。

“老婆,我们好不容易才在一起,我们在婚礼上宣誓过要相守一生,不要跟我离婚,我做错了什么我都改,都改了好不好??”

眼里有乞求的神色闪现,眉头一皱,嘴巴一抿,惊慌失措地像个在黑夜中迷了路的小孩。

可怜的模样触动着我心底最柔软的部分,可是离婚的念头出现之后就像滞留在体内的百草枯,没办法轻易抹掉。

我叹了一口气,暂时没有回应,随便凌风顺势将我紧紧抱在怀里,嘴里不断念叨着对不起,并在我耳边喃呢:

“都怪我,最近接手了个大项目,在公司忙得不可开交,还要应对上司阴晴不定的心情,所以今天才会这样,我以后会加倍对你好,不会再让你受一丝委屈。”

我内心五味杂陈。

这天过后,凌风真的对我好到爆炸,每天都像度蜜月那段时间一样亲密,婆婆每次看到我两腻歪在一块儿,都会嘲讽我两句,“每天都黏在我儿子身上,也没见你生出一儿半女,我听人说孩子流多了,子宫就会破损到不育不孕的境地。”

然后带着有色目光将我从头打量到尾。

这样的话难听归难听,但还没孩子的话题却是事实,身为一个儿媳,我听着也扎心无比,加上凌风也越来越宠我,我心里到底还是起了造孩子的心思。

这天,我从药店买了酸碱备孕药品回家,凌风一回来,我就穿着比较引人注目的睡衣趴到了他身上,将他脖颈一挽就咧嘴笑,“生活已经稳定了,我们要个孩子吧!我也不好意思再让妈等下去。”

他愣了一愣,气息变得有点粗,将我的腰肢一揽,亲了亲我的额头,我正想凑到他的敏感区亲吻,他却忽然将我往后推了一推,并伸了个大懒腰,刚窜起的气氛忽然被破坏成泥。

他半认真半开玩笑,“我最近赶文案赶的腰酸背痛,回了家还要跟你做,你是想让我肾虚到连腰都挺不起来啊!”

我敏锐的感到哪里不对劲儿,皱紧眉头就想质问,凌风却先我一步竖起食指放到我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告诉你个比生孩子还让人开心的事儿,我今天升职了。”

他眉眼弯弯,那份喜悦光芒万丈,我看着挺舒心。

这晚上我们没造得成孩子,但我没有放弃,喂他吃着备孕药,不断请求,他不是三番五次的拒绝就是用疲劳当成借口,偶尔会跟我亲热,但根本就不会碰我一下。

身为一个正常男人,不可能会没有半点儿欲望产生,难道他在外面有人了?

婚情何处是:我与老公结婚三年,他却把我送上了别人的床。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69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