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嚣的苦涩:“韩筱扉,我这样对你都是轻的!”

喧嚣的苦涩:“韩筱扉,我这样对你都是轻的!”


第1章 .狠狠的报复

冷氏核心机密被窃,冷总裁跳楼自杀……

得知这一消息的韩筱扉急急忙忙跑到了冷家。

推开门的刹那,她看到了坐在地板上的冷绯宸。

冷绯宸失去父亲的痛苦,她感同身受。

“绯宸?”

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木头似的杵在那里。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起身走了出去。

韩筱扉担心他想不开,遂偷偷的跟在他身后,一直走到了车库。

韩筱扉看着黑暗深处的冷绯宸,试探着又喊了一声:“冷绯宸?”

可回应她的却是角落里怪声怪气的腔调:“呦,韩大小姐来了?”

而还没等她问出口,身后的卷帘门就快速落了下来。

韩莜扉心里一惊,条件反射般就要往外跑,可人却被从角落里冲出的男人死死抓住了。

三个人都是染发,纹身,工装裤……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冷绯宸怎么会和这种人搅在一起?

冷绯宸神色冰冷的如同地狱里的阎罗,“把这女人,往死里糟蹋。”

“冷少爷,你真舍得把这细皮嫩肉的大小姐赏给我们?”

痞里痞气的话令韩筱扉不禁打了个寒颤。

她不可置信的看向冷绯宸,却听得他阴沉沉的说:“死了才好!”

“为什么?”

韩筱扉宛如晴天霹雳,惊讶的说不出更多。

就在此时,一只肮脏的手已经伸到了她胸前。

嘶拉!她身上的裙子被撕开,露出胸前一片雪白。

强烈的羞耻感充斥而来,她在那群混混的手下抵死顽抗:“放开我,混蛋!你们这些混蛋,放开我……”

可惜,韩莜扉撕心裂肺的嘶喊不止没有被松开,反而引起几人更亢奋的动作。

很快,她就被几个混混大力按倒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头重重摔在地上,后脑勺一片粘湿……

“来吧,韩小姐!让我来看看,你这身子骨儿怎么样!”

“不要!”韩筱扉惊慌的泪水夺眶而出,而回应她的只有阵阵诡异而疯狂的笑声。

“呦,还不要,一会儿就让你要不停!”

几只肮脏的手肆意的在她没经人事的身体上游走,男人们放肆的笑声剥夺了她全部的尊严。

屈辱,羞愤,让韩筱扉彻底绝望!

她仰着头,恶狠狠的看着高高在上的冷心宸,不甘心的质问:“冷绯宸,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她们会变成这个样子!

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凉薄的眼底没有一丝感情。

“韩筱扉,我这样对你都是轻的!”

“不,你不可以这样做!绯宸哥哥!你到底怎么了!”

韩筱扉拼命的挣扎着,却根本摆脱不过三个男人的力量。

韩筱扉绝望的瞪着冷绯宸,换来却是不屑的轻蔑!

这还是她的绯宸哥哥吗?

是那个虽然性子冷,却会在她摔倒的时候出手扶住她的人吗?

是那个在她偷偷流泪的时候,酷酷的丢下一包纸巾的男人吗?

他曾说,他不会让她受到一丁点伤害。

可现在呢?他却忍心看着她被三个陌生的男人糟蹋!

“冷绯宸,你不是人!我恨你!”

话音刚落,她将头重重的磕在坚硬的水泥地上,眼前骤然一黑,晕死了过去……

“还没玩就晕了,没意思!”

黑暗中,那双鹰準般的眸子扫过韩筱扉苍白的脸,以及地上的湿黏,爆呵一声:“滚!”

“什么?”三个混混哪里舍得放手?

“别让我说第三遍!”

枪声响起,兔起鹘落。

中枪的混混倒地,血流不止……


第2章 .我要杀了你

当韩筱扉恢复意识的时候,整个停车场里已经没有了人。

破碎的裙子上带着斑斑血迹,那是被人践踏过的记号!

私密处疼的厉害,显然代表着她已经不再是一个纯洁的女孩了。

“嘎吱吱”

突然!卷帘门毫无征兆的上滑……

正午的阳光很刺眼,韩筱扉不自觉的眯缝起眼睛,木然的看着一群抬着摄像机的记者蜂拥而至!

闪光灯对着她一直在闪,难堪的问题扑面而来:“韩小姐,您昨天经历了什么?”

“韩小姐,您在这野 合是因为特殊的嗜好吗?”

“韩小姐,有人给我们打电话说,您一夜需要三个男人,这是真的吗?”

这些污言秽语像是刀子一样,在一刀刀割韩莜扉的心。

她吓的连连后退,但却阻止不了伸向她的长短镜头,和众多记者那一张张兴奋,八卦的嘴脸!

“不,不要拍我……”

韩莜扉抱着头在墙角里瑟瑟发抖,恍惚中似乎听到记者仍然在咄咄逼人的追问。

还有人在骂她是不要脸的贱人,人人可骑的婊子!

她不记得是怎么被保镖接回家里的,整个人都出于极度恐慌中。

丑闻传出,韩筱扉成了败坏了道德的罪人。

冷父入葬的那天夜里,大雨倾盆而下。

韩筱扉穿上一身黑色的斗篷,乘着夜色从卧室的窗户上跳了出去。

她去了冷父的墓地,躲在黑树林后,眼睛直直的望着墓碑方向。

就算别人都说冷绯宸离开了,她还是不相信他会错过父亲入葬。

夜越发深沉,韩筱扉远远的看到了那个熟悉的人影。

他穿着黑色的大衣,身上湿淋淋的。

他跪下在父亲的墓碑前,身体轻轻的颤抖着,好像在哭。

雨水从他贴着背的西服上淋漓而下,在雨声的掩饰下,他一点都没察觉到身后有人靠近。

韩筱扉的心里闪过一瞬间的难过,但还是提着刀快速走向了他。

当韩筱扉持刀捅向冷绯宸腰眼的时候,才知道原来杀人这么费力!

“嗯!”

冷绯宸低吼一声,转身就将她按在了冰冷的台阶上。

隔着冰冷的雨水,男人猩红的眼直直瞪着她。

韩筱扉手心也跟着流过一片不同于雨水的温热。

“你想杀我!”冷绯宸发白的唇离得她极近,声音低沉沙哑。

“对,因为你是混蛋!你该死!”

韩筱扉丝毫不回避对他的恨。

曾经有多喜欢他,现在就有多恨他。

“呵……你希望我也像我爸一样死去,然后你们韩家就可以独得成果了是吗?”

雨水从他脸滚滚而下,他像一个野兽一般对着她咆哮。

“你爸是自杀的,和我家有什么关系?”

韩筱扉瘦弱的身体被他按的完全动弹不得,但即便是死了她也要反抗他。

“呵!”冷绯宸指着父亲的墓碑,狠狠而道:“没有关系!韩筱扉,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整个韩家都为我父亲陪葬的!”

夜空闪过一道闪电,韩筱扉麻木的看着冷绯宸狰狞可怖的脸。


第3章 囚徒

韩筱扉被雨水砸懵了,以至于当她被冷绯宸扔进后备箱里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将要面临的危险。

她双手被束缚着,嘴巴被一块布堵着,浑身是湿粘的雨水。

很饿,也很渴……但却只能窝在狭小的后备箱里。

晕过去又醒过来,她好像生过一场大病,非常虚弱。

不知道黑夜还是白天,也不知道自己被绑走了多少天。

当后备箱打开的时候,她看到的是冷绯宸那张十分疲惫的脸。

他沉默的将她拎出来,走进了不见光的地下室。

当韩筱扉被扔到一张小床上的时候,害怕得一直发抖。

冷绯宸面无表情,慢慢排开身上的扣子,精健的肌肉毫不掩饰的展露在了她的眼前。

借着一点点光,韩筱扉可以看到他腰上结了痂的地方。

在韩筱扉疑惑的时候,冷绯宸猛地向她扑了上来。

他疯狂的撕扯着她的衣服,毫无怜惜的揉捏着她……

她被动的感受着他突发的疯狂,想叫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因为害怕,她的身体紧紧的绷着……恍惚间她又想起了那个可怕的车库。

冷绯宸粗暴的掰开她的双腿,极尽戏虐的说:“又不是没被上过,装什么纯?”

被上过……

韩筱扉的心被重重一击,恨不得与他同归于尽。

在她迷蒙间,冷绯宸腰杆一沉……

“啊!”

好疼!干涩的疼。

疼得她直冒冷汗……

这就是她喜欢过的男人,这就是她曾幻想能与之白头的男人。

“好恶心!”

当她咬着牙嫌弃出声的时候,冷绯宸忽然停止了动作。

“你还嫌弃我?”他冰冷的手指死死的摁着她的下巴,逼迫她看着自己。

韩筱扉疼得面无血色,却还是冷冷的与他对视着:“是啊!你的技术太差了!还不如那天的三个混混!”

“哈!”冷绯宸讪笑一声,将身子猛然抬了起来。

他走到一张破旧的小桌边上,从一个盒子里拿出了一个注射器。

冰冷的针头扎入韩筱扉白皙的皮肤里。

韩筱扉的身体被他庞大的身体压着,半点动弹不得。

呼吸之间,尽是彼此的味道。

“你给我打的是什么?”韩筱扉惊慌的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

“能让你显露本性的药。”他的神态犹如魔鬼。

“什么?”

当注射器被扔掉的时候,韩筱扉的身体越来越不受控,一种强烈的渴望燎烧着她的理智。

她藕段的手臂攀上冷绯宸的脖子,双腿不自觉的打开,缠上了他结实的腰……

冷绯宸用手探试了一下,嘲讽道:“真是够浪的!”

“嗯,啊……”

简单的触碰却撩起了她的欲望,她像一条快要干枯的鱼一样,在他的身下不断摆动着。

冷绯宸将湿濡的手指轻轻附上她鲜红的唇瓣上,讽刺:“现在,还装不装了?”

韩筱扉眯起柔光潋滟的眸子,一口咬住了他伸开的手指。

血,从他骨节分明的指缝间不断流出……

冷绯宸吃痛的去掰她的嘴,可是韩筱扉却没有要松口的意思!


第4章 爱过吗

冷绯宸索性不掰了,就跟毫无痛觉似的看着韩筱扉,“咬吧……舒服着呢。”

“爽!”

报复似的声音刚落,地下室的门忽然被从外面拉开了。

衣不蔽体的韩筱扉抱着被子,难以置信的看着走进来的女人。

梁芯欣扭着水蛇腰走进来,拉起冷绯宸被咬破的手,放在唇边心疼似的轻轻吹着。

“你看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语气里竟然有种狼狈为奸的感觉。

韩筱扉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好闺蜜,“芯欣,你?”

梁芯欣贤妻良母似的给冷绯宸包了个创可贴,转头看向韩筱扉的眼里却似淬了毒般阴狠。

“韩筱扉,若不是你将病毒植入了绯宸的电脑,冷家又怎么会出事?”

“我?”韩筱扉用力摇头,难以置信的看着冷绯宸:“不是我……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病毒!”

“不知道,那你那天潜入绯宸哥房间,做了什么?”

梁芯欣的话宛若醍醐灌顶……

之前,她进冷绯宸的房间只是因为梁芯欣说,他电脑里有她的照片。

她是动了他的电脑,韩家也的确有最先进的电脑入侵技术,但她压根就没有动他电脑中的程序好么?

曾经的她是那么喜欢他,又怎么会害他?

只怕这一切,都是她梁芯欣的局吧!

想清楚的韩筱扉立刻扑过去质问:“梁芯欣,你为什么害我?”

可手还没等碰到梁芯欣,梁芯欣就被冷绯宸护到了身后。

她扑了个空还遭到冷绯宸一脸厌恶:“韩筱扉,你别不要脸!”

“到底是谁不要脸!冷绯宸,你疯了吗?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你竟然不信我?”

她声嘶力竭,却又无能为力。

“就因为我太过信你,才会得到惩罚。”

他拥着梁芯离开,站在门前,他略略看向犹如死狗的韩筱扉:“别以为我和你上 床是因为对你感兴趣。芯欣身体不好,她需要一个孩子治病罢了。”

梁芯欣需要她的孩子治病是什么意思?

韩筱扉不安的问:“冷绯宸,你说什么?”

回答她的只有门关上的声音,和满满的黑暗……

她故意讲指甲抠进了肉里,似变 态似的问自己:疼吗?

呵,和他给的疼相比,这点痛苦根本不算什么!

当门再度打开的时候,她看着冷绯宸,忽然笑了。

他手里拿着俩喂狗似的馒头,眉宇间透露着杀气。“你笑什么?”

“我笑你傻逼!”

说完,韩筱扉没心没肺似的笑了起来,最后连眼泪都笑了出来。

冷绯宸将馒头塞进她的嘴里,居高临下的睨着她:“是,我要不是傻,会把你当自己人么?”

他走到小桌前,拿出一个针管,那一刻,韩筱扉的身子没来由的抖了抖。

当他再站到她面前的时候,嘴角带着一抹寒嘲,“你的血有抗体,正是芯欣需要的。”

冰冷的针管插入手臂,吸出的是她鲜红的血液。

“你拿我的血去供养梁芯欣?”

看着那张曾为之心动不已的脸,韩筱扉痛不欲生。


第5章 要你的孩子

冷绯宸淡漠的看着血袋里越来越多的血,反问:“有意见?”

韩筱扉似故意作践自己般问:“冷绯宸,你爱过我吗?”

男人修长的手蓦然动了一下,“韩筱扉,你他妈脑袋是不是有病?”

她看着他略略不稳的手,笑道:“是啊,我他妈就是有病啊!如果你喜欢我,怎么会找那群混蛋侮辱我,如果你喜欢我,怎么会抽我的血去养那个贱人?

可是,如果你不喜欢我,为什么在看完电影后会背我回家。

如果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要留着我落在你家的钥匙扣。

如果你不喜欢我,你为什么要把送过我情书的男生暴打一顿?”

“够了!”他死死捏着她光滑的下颚,昏暗的底下室里,他的目光森冷的可怕。

“你说够了吗?”

“没有!”韩筱扉看着他的眼睛,一点都不心虚的说:“既然你喜欢我,就该相信我的为人!”

“我相信的你为人!”他轻嗤一声,手指不受控的抠入她的下巴:“你前脚将病毒植入电脑,后脚你爸就将我爸出卖……你还要我怎么相信?”

“不……是你错了!”

“是么?”他放开她的下巴,利落的拔掉她胳膊上的针,固执道:“我会拉着你和你爸一起下地狱的。”

看着他毅然离去的背影,韩筱扉忍不住出声:“冷绯宸,你相信梁芯欣的话?”

“不然,我信你?信你,全家死……”

脚步声越去越远,韩筱扉看着被束缚的手臂手和那快掉落的馒头,绝望的合上了双眼。

她什么都没有吃,想着饿死自己也不给梁芯欣那个绿茶提供血源。

但事情的发展往往是她不能预计的。

昏昏沉沉中,她感觉手臂上又扎上了什么东西,原以为是冷绯宸又来抽血了,但打了那针之后,她却感觉四肢无力,大脑一片空白。

再次清醒之后,她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能见光的小房间里。

干净,舒服,陌生……

“你怀孕了,注意休息!”冷绯宸的声音宛若一记强而有力的黑手,将她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什么怀孕?”她做梦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一天成为母亲!

“为了减少我们彼此的恶心次数,改为人工受孕了,现在你肚子里……”

他的目光停在她平坦的小腹上,没有继续说下去。

韩筱扉护着肚子,警惕的看着他:“为什么要我怀孕,你要拿我的孩子做什么?”

“你无权知道。”

冷绯宸走过来,将一个平板递给她,平板上播放的是一则新闻:韩氏总裁以非法手段侵吞冷氏财产,现以被批捕……

她的父亲被警察带走了!母亲在撕扯中当场晕厥。

“惊喜吗?”

他故意将平板放大声音,视频里,母亲的嘶喊声痛彻心脾,似刀子一般凌迟着她的心脏!

“不,这不是真的!”她猛的推开他的手,刚想往地上跳身子就被他手臂捞了回来。

他在她耳边轻声呵气,声音冷魅:“韩家一败涂地,韩家的财产归我所有,你母亲受了刺激,住了院……你若是不听话,就等着你母亲死吧。

哦……还有你弟弟!你不是最疼他了么?”


第6章 谁陪我痛苦

韩筱扉死死抠着冷绯宸的胳膊,在他精壮的手臂上留下一道深深血痕。

“冷绯宸,你混蛋!你不是人!”她咬着他的肩膀,恨不得把他咬成碎片。

“人?韩筱扉,你跟我谈这个简直是笑话!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不对,你爸还活着……”

“那你杀了我啊!”

为什么要这么折磨她!

“杀了你?”他猩红的眼底带着一丝悲凉,“杀了你,谁陪我痛苦啊!”

旋即,男人凉薄的唇将她吞噬。

气息疯狂的在彼此唇间流转,直到血腥气充斥鼻腔。

停住厮磨,他轻声在她耳边问:“觉得恶心么?”

她瞪着他,恶狠狠的回应:“恶心!”

尤其是想到肚子有个和他有关的孩子,她就止不住的恶心。

他冷笑:“恶心,就继续。”

男人的吻带着强烈的报复,像蝎子一般蛰过她原本白皙娇嫩的皮肤。

但却,没有进行最后那一步。

他光着带着汗意的身子,坐在床边,指间夹着一根燃着的香烟。

她裹着被子缩在墙角,死死的盯着他光滑的脊背。

“冷绯宸,你这么快就翻盘,是得到了梁家的支持么?”

他不说话,有一下没一下的吞云吐雾。

韩筱扉冷笑一声,盯着他的脊梁骨问:“所以,你是要拿我肚子里的孩子报恩?”

他不说话,便是一种默认,得到这个答案,韩筱扉不意笑得更欢了。

“口口声声说什么恶心,可刚才,你不是差点走了那一步?冷绯宸,你到底还是喜欢我!”

她倒没觉得有什么值得骄傲的,说这些的意义单纯就是为了刺激他。

果然,他弹掉了手里的香烟,倨傲的下巴抬过肩膀:“我的未婚妻是梁芯欣!”

一句话,就击碎了她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报复心。

“好,也就是说,我现在挺重要的!毕竟,我绑着你未婚妻的命呢,对不对?”

吃一堑长一智,她这亏吃的不小,又怎么会不长记性!

死猪不怕开水烫!

她拉开被子,大胆的走过去,学着他的样子,捏起他好看的下巴,笑吟吟的说:“我这孩子,对你很重要吧?”

他猝然眯着眼睛,依旧沉默不语。

她轻轻摸着他的下巴上的胡茬,丝绸般的指腹似故意挑逗般划过他性感的喉结,最后停留在他的心口上打转。

“陪我去个地方吧,不然,我不保证,肚子里的孩子能不能活着!”顿了一下,她又说:“你知道的,流产的方法有很多,只要我不愿意,这孩子就没法活。”

“你威胁我?”

他盯着她的脸,却没拂开她继续作恶的手。

“放心,我只是想去一个地方而已,谈不上威胁。”

“什么地方?”

“韩家的花园!”

冷绯宸眼中闪过了一丝痛楚。

他们曾在韩家的花园里一起种过玫瑰花……他当时对花花草草不感兴趣,但因为是她喜欢的,所以他才试着做了。

她说,等玫瑰花开的时候,她就长大成人了。

到那个时候,她会把自己送给他。

当时,她红着脸,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并没有现在这样勇敢。


第7章 他已经不是他了

不过几日光景,韩家就彻底败落了。

佣人尽数离去,偌大的后花园里,那盛放的白色玫瑰在风中萧索着。

韩筱扉徒手握住一支开得正好的玫瑰梗,梗上的刺扎入她手心。

她却不怕疼似的将那支玫瑰掰下,走到冷绯宸面前,扬着脸,笑着说:“绯宸哥哥,你看这玫瑰好看么?”

她装作若无其事,眉眼含笑。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现在有多么想弄死冷绯宸。

冷绯宸的目光停留在她握着花梗的手上,抬手将她的脑袋扣入怀中。

“好看。”淡淡的两个字,像做戏的捧场。

听着他胸腔里深沉的跳动声,韩筱扉蓦地将手攥紧,花梗断折,粘腻的血从手心一点点流淌出来,分担着心脏的疼。

韩筱扉努力将唇靠近冷绯宸的耳朵,轻声说:“我也觉得好看,只可惜,它已经死了。”

她将折了的花枝插到他手心,带着她掌心的血。

短暂的拥抱,旋即解开。

“哎,这里好晦气呢,绯宸我们还是走吧。”

梁芯欣伸脚踩着那些含苞待放的花朵,脸上带着属于胜利者的趾高气昂。

韩筱扉冷眼看着冷绯宸:“我要见我母亲。”

“你母亲,在我安排的医院里,你不能见。”

母亲成了他手里的人质!什么时候,他变得如此卑鄙了?

“那我要见我弟弟!”

龙龙还那么小,家里出了这么多事,他一定会害怕的!

“你弟弟在孤儿院,只要你听话,我会定期给你看他的视频!”

冷心宸走过去,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罩在了梁芯欣感性的身上。

她记得,他有洁癖。

他的衣服除了她之外没给过第二个女人披过,但是现在……他已经不是他了。

车上,韩筱扉一个人坐在后排,冷绯宸开着车,梁芯欣坐在副驾驶上喋喋不休的讲着家里的事情。

“绯宸,我爸爸特别喜欢你,这个周末咱们来个家庭聚餐吧。”

“呃!”

韩筱扉忽然胃疼,恶心的想吐。

“韩筱扉,你是故意的吧?”梁芯欣回头数落她。

闺蜜的假面不在,韩筱扉也懒得假装,她含笑道:“对……”

她是真的很不舒服,她胃不好,疼起来不想说话。

车子蓦然在前方打了个圈,梁芯欣诧异的看着冷绯宸,“怎么换方向了?”

“去医院,她肚子里孩子不能有事。”

韩筱扉靠在椅背上,双眼迷蒙……原来,他关心的只是孩子。

梁芯欣看着后视镜里韩筱扉苍白的脸,撒娇道:“可是我饿了,让她再忍忍嘛。”

呵!

韩筱扉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不意想起自己第一次胃疼时,冷绯宸背着她往医院跑的情形。

那时候他很紧张她,导致被人误以为她得了什么绝症。

现在想来,当初的那份喜欢多么可笑,多么廉价!

车子开过医院,开入高档饭店的地下停车室里。

梁芯欣挽着冷绯宸的手走出车库,末了梁芯欣还不忘提醒韩筱扉一句:“你别乱走,不然,伯母会遭罪的!”

滴!车子就这么被锁上了!

韩筱扉像被遗弃的布娃娃,闭着眼睛靠在哪里,咬着嘴唇,脸色煞白。


第8章 恨透了

高档的餐厅,优雅的环境,冷绯宸像丢了魂的木偶般坐在那里,脑海里闪现的都是韩筱扉苍白的脸。

她会不会死?

红酒打开的刹那,他腾的一下站起身,对梁芯欣说:“我回去看看她,万一她出事,对你的病情也有影响。”

说完,他竟然转身就走。

“绯宸!”梁芯欣放在桌下的双手死死的抠着,脸上却带着一种善解人意的微笑:“那我等你回来,咱们一起吃。”

冷绯宸顿了一下,却没有回答她。

他快步走到停车场,拉开后车门的时候,心口窒息。

韩筱扉躺在那里,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

“筱扉?”

毫无意识的呼唤,声音轻颤。

他伸手探了下她的呼吸,然后立刻发动了车子。

车子向箭一样开出去,一路横冲直撞。

冷绯宸抱着韩筱扉在医院的走廊上急奔着,直到将她放到推车上的时候,他才发觉她的眼睛是睁着的,但好像神志不清,小嘴巴一动一动的,好像在说着什么。

他将耳朵侧过去,听得她用极小的声音说:“我没有出卖过你……”

还有一句是:“我恨你,恨透了……”

恨!

看着她被推进急诊室,冷绯宸站在门外,心中竟然是一片乱麻。

梁芯欣的电话一遍一遍的打来,开始是间隔半个小时,后来是间隔十分钟,最后,他索性关了机……

当医生告诉他,韩筱扉是急性胃炎加之身体虚弱引起的晕厥后,他轻轻的点了点头,攥着的手慢慢松开,手心全是湿汗。

“冷先生可以进去看韩小姐了,输液后,韩小姐已经转醒了。”医生好心的提醒他。

“不了。”

他竟然转身就走,仿佛刚才等在外面的两个多小时只是一时抽风。

病房里,韩筱扉躺在病床上,看着头顶上的吊瓶发呆。

房门嘭的一声被撞开,梁芯欣跟疯了一样冲进来,指着韩筱扉的鼻子骂:“你这个臭不要脸的狐狸精,你把冷绯宸藏哪里去了?”

韩筱扉睨了她一眼,嗓子干的不想说话。

什么叫她把冷绯宸藏哪了?

冷绯宸那么大的一个人了,她怎么藏?当她是叮当猫么?

梁芯欣见韩筱扉不说话,顿时气焰更胜,拉开她身上的被子,怒道:“韩筱扉,你别以为冷绯宸还喜欢你,他现在对你的只有恨!

你别想装柔弱博同情!要不是因为你肚子里的孩子,他早就弄死你了!”

韩筱扉缓缓坐起,将虚弱的身子挺的笔直,反问道:“我肚子里的孩子,能救你?”

“当然,绯宸之所以急着要这孩子,无非是为了给我养一颗能用的心脏,不然,你以为你能怀孕?”

梁芯欣张狂得不可一世,韩筱扉的心头似被坦克碾压过一样,支离破碎。

心脏只有一颗,给了梁芯欣宝宝怎么办?

呵呵,难怪冷绯宸这么着急要孩子,原来是为了梁芯欣……

她早该想到的,她想过他会利用肚子里这个没出世的宝宝,却没想到,他能狠心杀掉这个宝宝。

“你出去!”

韩筱扉指着门口,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着。

“你敢撵我?你就不怕你妈……”

“滚!”

她扯掉正在点滴的盐水瓶,狠狠的朝梁芯欣砸了过去!


喧嚣的苦涩:“韩筱扉,我这样对你都是轻的!”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3.89793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