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战神。荣耀归来!

我是战神。荣耀归来!

第1章:荣耀归来

“这里,就是北江市了?”

左擎宇坐在车里,手里夹着一根香烟,透过云雾,望着眼前这一作繁华的城市,声音淡漠。

除他之外,车里还坐着三个人。

主驾驶上的是一个黑面男子,他的脸色非常的冷,眼底带着一抹杀戮之气,这是从战场上,带来的硝烟气息。

副驾驶上的那名男子,则是一个板寸头,他眼神带着厉芒,剑眉之上有着犀利的光芒,给人一股巨大的压迫感。

而后座落在左擎宇身边的,是一个脸色苍白的男子,身材瘦高,与之前两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像是一个病秧子。

“是的,统领!”

病秧子轻声道:“这里,就是北江市了!”

他看向身旁的那个男子,手上夹着香烟,云雾从中升起,却也无法遮掩,他剑眉星目之下,那张冷漠给人一股莫名压迫感的脸。

他不由得回想起这位统领给他的任务,调查一年前,北江市秦家覆灭的事情。

但由于时间太短,他只来得及调查出,一年前的某个早上,秦家老爷子心肌梗死,长子秦家家主在运送尸体时,因刹车失灵坠入悬崖而亡。

其中,更让人震撼的是,秦家别墅中的煤气被点燃爆炸,全家人甚至是包括仆人,都无一生还!

秦家出意外的那一天。

左擎宇在外执行最高首长亲自下令的绝密任务,在任务期间,不说是赶回来秦家了,哪怕是想要和秦家那边通话,也不能!

而在左擎宇收到消息时,已经是一年后了。

也就是三天前,在军部收到消息之后的左擎宇,顾不上养伤,直接带领身边的三个督统,便是匆忙的赶到了北江市。

“这就是那个,无情夺走我秦家所有人生命的北江市吗?”

病秧子心头一颤,转头看向左擎宇。

当他看到这位统领的眸子中的眼白,已经被红色所替代时,心中顿时冒出了冷汗,赶忙劝道:

“统领,逝者已去,您节节哀,要保重身体啊!”

“统领,您要守好本心,不能被心魔入侵啊!”

听到病秧子这样说,顿时副驾驶的那位男子额头上冒出了冷汗,赶忙转头喊道。

“冷静!”

强心压下躁动的心,左擎宇抬起头,眼中的红色逐渐褪去,他看了一眼那病秧子和副驾驶上的板寸头,微微点头:“老毛病又犯了!”

十五年前,左擎宇被秦家送到了军部当兵,在无数次战役当中不幸患出有心魔。

心魔,指的是人善恶中的恶魔,也就是邪恶的一面。

板寸头名叫做肖翔,是左擎宇的左护卫,而驾驶舱上的黑脸,是右护卫。

他看到左擎宇恢复正常之后,顿时松了一口气。

三年前统领在战场上因故触发心魔之后,那造成的杀戮画面,他至今都难以忘记。

那是什么!?那是杀神!十大国际 顶尖的雇佣兵来犯,被他杀得血流成河,如今一听到统领的名字,都是吓得出了冷汗!

“统领,关于一年前秦家覆灭的事情,我已经查到了一些眉目。”

主驾驶上的黑脸沉声道。

他怕统领在这个时候被心魔入侵,所以转移了话题。

对于这个十五岁入军籍,十七岁列为上校,十九岁成为上将,二十岁入国内绝密处训练分至内陆,出来先剿灭内部黑帮再拔掉内陆军部爪牙的男子,他的心中是充满敬畏的。

当然,安慰人的话,他不会说,因为他不知道怎么说。

“哦?”

左擎宇抬起眼皮看了一眼,淡淡的说道:“我倒想看看,谁有那么大的胆子。”

“在秦家覆灭前的三个月,其家主秦天成曾声明,其长子秦云要与周家公主,在两个月之后联婚。”

“但我查了一下,关于这一则联婚消息,北江市的网络上并没有任何的信息,就好像是有心人抹除了这个事情。”

黑脸把手上的笔记本一转,说道:“我也是在强制恢复网络上被删除的信息后,才能查到的这一条信息。”

“其他的信息,都完全是被抹除了。”

“统领,以属下所见,若是想要从网络上获取信息的话,恐怕也只能是到这一步了!”

网络并不是万能的,况且,北江市并不是左擎宇他们的主场,在这里定然也会受到一些限制的。

“不过,依属下所见,周家在这两个月内获取了秦家五分之三的资源,得益很大,具有重大嫌疑!”

黑脸转头说道:“统领,是否现在便是前往周家?”

“统领,据属下所知,现在的周家正在他们的别墅中举办商业合作的会议,您现在去的话,应该可以找到正主。”

病秧子拿起手机看了一下短信,抬头说道。

“拿走了秦家五分之三的资源啊?”

眼中带着一抹玩味之色,左擎宇微微点头:“那就去周家!”

“是!”

车子缓慢的驶入了北江市的一家富人别墅区,停在了一栋别墅的门口。

“统领,看着人数,周家主持的商业合作会议,应该要开始了,我们是在外面等着,还是?”

右护卫肖翔看了一眼,低声说道。

“不等,我们进去。”

左擎宇淡淡的瞥了一眼,丝毫不理会其他人的好奇的眼神,带着两个护卫,缓步走了进去。

“先生,请出示您的请帖!”

站在门口的西装男拦住了左擎宇,脸上带着职业的微笑。

“请帖?”

一米九的左擎宇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嘴里喃了一句。

“今天是我周家举办会议的日子,先生如果没有请帖的话,那就请回吧!”

“请帖这东西,我从来都不用。”

微笑着摇了摇头,左擎宇直接往前走去。

“不是,先生你……”

西装男看着想要绕过去的左擎宇,上前两步想要挡住他,可还没抬腿,便是听到了一道声音在门口传来。

“他是我的朋友,让他进来吧!”

西装男循声望去,看到那来人之后,顿时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句:“荣总,既然这位是您的朋友,那就请他进去吧!”

左擎宇看了一眼那所谓的荣总,也没有认识的兴趣,缓步走了进去。

第二章:信不信,我杀了你?

站在军部最高层已经多年,左擎宇也是养成了一种上位者才有的气质,哪怕是站在那里,不说话,也能透露出这一股气质来。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在进门的时候,便是让得从大厅里匆匆跑出的荣玉眼睛一亮。

此刻的她,非常的需要一个气质不凡的人当自己的挡箭牌,这样才能摆脱某个年轻公子哥的骚扰。

“喂,刚刚我把你带进来了,你等会帮我一个小忙,配合我一下没问题吧?”

她快步走上前,语气看似是问,但却完全不给左擎宇回答的机会,便是一把抱住他的胳膊,做出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左擎宇眉头一皱,不留痕迹的抽出了胳膊,继续往前走,根本没有搭理荣玉的意思。

事实上,刚刚你让我进来只是多此一举,没有你,我一样可以进来。

或者是说,在这天下间,还真没有左擎宇不敢去的地方。

但荣玉可不知道这些。

她只知道,左擎宇的这一动作,让她的心中,涌出了无尽的恼怒。

“喂,我刚刚都开口让保安放你进来了,现在让你帮个小忙,你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没听见吗?”

对于这话,左擎宇完全没有搭理的意思,他在大厅中扫了一眼,没有看到自己要找的人之后,便是往楼梯间走去。

可他还没走几步,这就被荣玉拦下了。

“行,是嫌筹码小了吧?”

“你再帮本小姐者一个忙,事成之后,这个宝马X7就是你的了。”

左擎宇终于顿住了脚步,他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这个女人,脸上五官不错,似乎有点高冷。

看到左擎宇终于注意到了自己,似乎还被自己的美貌,吸引住了,顿时荣玉心中不由得泛起了一抹得意和鄙视。

切,高冷什么呢?不就是因为钱的筹码不够嘛!

她正准备直接抱着左擎宇胳膊的时候,后者淡淡的声音,却是让得她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滚。”

简单的一个字,却是让得荣玉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这叫什么话?

想她荣玉可是谁?

她可是堂堂荣家的掌上明珠,荣事集团的美女总裁,北江市大名鼎鼎的玉美人!

在寻常里,哪怕是其他豪门的公子哥想跟他说一句话都十分的困难,更何况是这般亲昵的接触?

这小子竟然也不懂得好好的珍惜,而是开口让她滚?

从她出生到现在,可没有人对她说过这个字呢!

“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整个北江,多少男人都渴望和我多说几句话,和我攀上交情,想要泡我……”

荣玉越说越来劲,可左擎宇却已经极其的不耐烦了。

“吵死了!”

随手从口袋里抽出一副手套,左擎宇迎着无数人古怪奇异的目光,猛的一巴掌,甩在了荣玉那张精致的脸蛋上。

啪!

势大力沉,清脆可闻。

甚至,被这巴掌声音吸引而来的诸多人,都清晰的看到,荣玉的嘴角上,多出了一丝血迹。

“你,你,你,你竟然打我……”

荣玉素来都是荣家的掌上明珠,含在嘴里都怕化了的,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凶过她,今天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家伙,竟然,竟然给了她一巴掌?

“荣荣,你怎么了?”

这时,一直缠着荣玉的楚云也终于是从楼梯间走了下来。

刚好看到,荣玉的嘴角被巴掌扇出了血。

顿时,一直想要对荣玉献媚的他,觉得这是一个天赐的良机啊!

嘿嘿,抱得美人归,就要看这小子了!

楚云心中一边狂笑,一边对着左擎宇喝诉道:“小子,马上跪下道歉!”

左擎宇看着前面挡在楼梯间的楚云,再看了看身边怒目而瞪的荣玉,双眼古井无波,淡淡的说道:

“你们,说完了?”

“小子,看来你是不知道我楚家的厉害吧?”

楚云发现这个小子有点眼生,但既然能够进入这个酒席,身份也自然是不差的,这不,想先行搬出自己的身份在说。

“我楚家在北江市,虽然说不上是只手遮天,但也不是任人捏的软柿子。”

“不过,大家都是在这里酒席聚会的,你且说一下你来自哪里,说不定,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呢。”

左擎宇漠然的眸子落在了楚云的身上,淡淡的说道:

“北江楚家?没听说过,不知可否领教一下,你楚家的厉害之处?”

楚云的脸色也是彻底的阴沉了下来,没想到,这个小子胆子挺肥的,竟然敢蔑视他楚家!

要知道,在北江市,他们楚家虽然比不上周家这一真正的豪门,但也位于一流家族的顶端,与周家没有多大的差别。

可这小子,竟然胆敢挑衅他们楚家?

“楚云,这个小子不是哪个家族的人,他是一个进来混饭吃的!”

荣玉这时尖叫到。

诸多人也是注意到,她那张精致的脸蛋上,顿时浮现出了一块淤青紫肿的五指山。

显然,这是左擎宇的杰作了!

“小子,你这是和我们楚家表态,挑衅我楚家的威严了?”

听到这里,顿时一众多的人也都是被吸引来了目光,见到一个素未相识的小子胆敢挑衅楚家之后,眼中的古怪之色更甚了。

然而,如果说左擎宇的挑衅让他们感觉到古怪的话,那接下来的这一幕,可是惊掉了他们的眼睛。

左擎宇上前两步,走到楚云的身前,左手直接一巴掌,甩了过去。

“啪!”

这一巴掌比起打荣玉的哪一掌都要响,力道之大,更是把楚云整个人都扇倒在了楼梯上。

疼痛让得楚云下意识的捂住嘴,在反应过来后,吐出了一口血水,诸多人看到,几颗泛黄的牙齿从他的嘴里被吐了出来。

顿时,所有人看向左擎宇的眼中,都是露出了惊骇之色。

这人,怎敢同时打了荣家的荣玉,和楚家的楚云?

他难道,不知道,荣家和楚家的厉害吗?

“你……”

楚云不敢置信的看着左擎宇,还没等他说话,便是看到后者淡然的一笑:

“再吵,信不信,我杀了你?”

第三章我给你三天时间

左擎宇脸上带着淡然的笑意,似是沐浴春风般的。

然而,却是让得荣玉全身胆寒,心头泛起冰凉感。

他,他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要杀荣家的荣玉?

他这是……

疯了吗?

楚云从地上爬起来,指着左擎宇:“小子,你可知道荣家和楚家的势力?竟然敢如此放肆!”

左擎宇淡漠的瞥了他一眼,在他说话的时候,最讨厌,有人打搅他了。

当然,更加讨厌的还是,有人用手指着他叫嚣。

“我记得,你刚说,似乎要我下跪道歉?”

左擎宇对于他的问题丝毫不予理会,看着他,淡淡的一笑。

“小子,我刚刚的问话你听到了没?”

楚云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打了一巴掌,感觉被落了面子,顿时叫嚣道:

“没错,本少就是让你下跪道歉,祈求原谅,要不然,你今天别想走出这里!”

左擎宇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气势不错。”

“但你不应该,打断我说话。”

只见到他带着手套的两根手指夹住楚云伸出的食指,轻轻的一拉,只听到吱嘎的一声,血淋淋的手指,顿时就从楚云的手上脱离了出来。

“啊!”

十指连心,更何况是硬生生被撕扯下来?

“别吵!”

左擎宇眸子一瞥,顿时楚云的惨叫声戛然而止,后者看向他的目光,已经带有了恐惧之色。

这,这,这家伙,真的是一个疯子!

真的是一个疯子啊!

在他搬出了楚家大少爷的身份之后,竟然完全没有畏惧之色,还把他的手指头给扯断了!

这不是疯子,那是什么?

“明天的道歉如果过时了……我真的会杀你。”

回头看了一眼花容失色,变得惨白了的荣玉,左擎宇如沐浴春风般的一笑,看也不看地上的楚云一眼,转身走上了楼梯间,忽然间又顿住,淡淡的说道:

“哦,对了。”

“你们说荣家和楚家很厉害,是吧?”

“那行!”

“不道歉也可以!”

“我给你们三天的时间,把你们能叫到所有人都叫来。”

“我初来北江市,倒是想要领教一番,豪门的威风……”

不等两人回话,左擎宇便是迈腿走上了二楼。

而,本该是热闹的大厅内诶,也是因为左擎宇的这句话,变得死寂了起来。

他,他刚刚说什么?

一个人,领教一下两个豪门大足的手腕?

让他们把所有能叫到的人,都叫来?

这……

是一个疯子吧?

“这是一个神经病吧!”

稍稍愣神之后,断了一根手指的楚云,抬起另一只手,又想指着楼梯口大骂,但先前那断指处的痛楚瞬间提醒了他,吓得他赶紧把手缩回去。

他可不想变成真正的八指侠!

“还想抵抗我们楚家啊……行,老子不报这断指之痛,还真不姓楚了呢!”

“嘶!”

荣玉捂着那半边因红肿而发紫的脸,吸了一口凉气,疼得她几乎想要撕开这一张脸。

但想到自己那美艳的脸蛋之后,她顿时掐灭了这一想法。

随即,她把心中的痛楚,全部转移在了左擎宇的身上。

“把本小姐的脸打成了这样,本小姐不弄死你,难以解恨。”

楚云这时在发现荣玉,当即跑过去献媚:

“荣荣,你没事吧?”

他话刚说完,便是抬起头看去,顿时吓了一跳:“卧槽!”

荣玉那一张美艳的脸哪里还在?

一半边脸上彻底的淤青紫肿,一边脸上则是惨白的一片,看上去就像是魔鬼中的天使一样……非常的吓人!

看到平时对自己献媚的楚云竟然被自己吓得不敢上来之后,荣玉对左擎宇的恨意更甚!

本来这群臭男人都是围着她转圈圈,她要什么就有无数人挣破头的去想的,可是现在……对自己献媚最大的舔狗楚云都对自己逃之夭夭了,更何况是其他人?

“我要让你家破人亡!”

最毒妇人心。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还真让人不相信这句话的真实性。

可当听到这话从美艳的荣玉嘴里吐出之后,楚云莫名的打了个寒蝉。

“吗的,这女人还真的是……”

“荣荣,你别着急,我马上去联系最好的医生给你看病;另外,我马上回去让大哥他们都过来……”

他不敢在停留,一转身就往外面走了过去。

至于他是想要躲开荣玉,还是真的要回去搬救兵,或许还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了。

……

这一栋别墅一共有三楼,左擎宇走到二楼之后,扫了几眼,没有找到自己要找的人之后,正准备走上三楼。

可这时,一边上的吵闹,引起了他的注意。

“老家伙,你还是活得不耐烦的了吧?跑到周家来要东西?”

“你……你们这群强盗,把我秦家的产业抢了,还要把房子都抢了,简直是……”

“啪!”

衣着华丽的青年,居高临下的看着那,被自己手下一巴掌甩倒在地上的老人,淡淡的说道:“把这个疯子给我丢出去,死在里面也脏了我周家的土地。”

“是。”

几个狗腿子立刻上来架起老人,正准备抬出去的时候,一道高大的身影拦住了他们。

“千伯?”

老人脸上一片的淤青红肿,听到这似曾相识的声音之后,艰难的抬起了脑袋,浑浊的眼睛看清楚了眼前男人的脸之后,猛的一瞪,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你是……大少爷?”

左擎宇是秦家家主秦天成的养子,在其大儿子出生之前便是收养了的,年龄是最大的,因此,被称为秦家的大少爷。

“大少爷?哪家的大少爷?”

周山眉头微微一皱,有些不确定。

毕竟,秦家已经覆灭了一年,根本没有什么大少爷不大少爷的可言。

可千伯根本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他看到左擎宇点头之后,顿时急的脸色涨红:“大少爷,你赶紧走,这些强盗,把产业吃得骨头都不剩后,还把别墅霸占了下来。”

“那是老爷给你留下别墅,就被他们抢了……”

“你赶紧跑,不要回来了……要不然他们会逼你签字的……”

第四章五分钟送诊,还有救

千伯奋力的挣扎,想要摆脱两个保安,可他一个年入花甲的老管家,怎么能挣脱得下这些精壮的保安呢?

周山盯着左擎宇的脸,听到千伯这话后,哦了一声,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原来你就是山海别墅的持有人,秦家大少爷左擎宇啊?”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秦天成还没儿子的时候,这在外面捡回来的孽种啊。”

周山戏谑的一笑:“怎么?今天跑到我周家来,是要吃口饭的吗?”

他挥了挥手,身后的秘书立刻拿出了一份文件,拿出一支笔,往左擎宇递过去。

“正好,你把这份文件签了,今晚我就大发慈悲,让你在我周家这别墅,吃一顿饭。”

“至于吃完之后呢……”

“哪里凉快滚到哪里去。”

顿了一下,周山指着左擎宇道:“一群遭了天谴的秦家人,我看着都觉得晦气。”

“让你们在我周家别墅吃一顿饭,也算是大发慈悲了!”

千伯干急着,但他根本挣脱不了两个架着他胳膊的保安:“大少爷,你快走,不要签。”

周云微微一笑:“我周家的别墅,是你想走,就能走的?”

“这个文件,不签的话,那就……”

“不用走了。”

无数人投向左擎宇的目光之中,带着一抹怪异之色,这个秦家大少爷,莫不是有病?

秦家已经覆灭成了过去式,不应该是,躲的远远的,好好生活着,安详过一辈子,这就得了吗?

怎么还自投罗网的,跑到周家来?

无视于其他人怪异的目光。

左擎宇微微一笑,从口袋里拿出一副手套,慢慢的戴在了手上,一把抓住秘书递过来的手腕。

“啊!”

食指和大拇指轻轻的一捏,骨头瞬间被捏碎,疼得她痛苦大叫了一声。

“我看着你们也挺晦气的,不如,我送你们上天堂,洗净洗净?”

美貌如花的秘书在左擎宇的眼里,就像是一堆骷颅般的,没有让他动丝毫的怜香惜玉之心。

秘书手里的文件掉落在地上,左擎宇仿佛没有看见一样,一脚踩在了上面,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却是让周山面色有些难看了起来。

“当兵的了不起了的啊?给我上,放倒他!”

架起千伯的几个保安瞬间松开手,如猛虎般的扑向了面前的左擎宇。

左擎宇眉头微微一皱,他是挺讨厌,有人打扰自己和别人说话的。

松开了的手掌已经握成了拳头,气势汹汹的保安队长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是被这一股巨大的力量击飞,撞到一张张巨大的桌子。

桌子被撞开,茶杯摔碎,还带着骨骼碎裂的声音。

全场死寂。

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倒在地上,不知生死的保安队长。

“五分钟送诊,还有救。”

左擎宇淡淡的看着站在自己前头,那动作僵硬住了的两个保安,后两者顿时打了个寒蝉,赶忙的退后到了周山的面前。

两根手指夹起地上那一份文件,左擎宇低头看着,完全没有理会地上那半死不活的保安队长。

“你是来闹事的?砸我周家的场子?”

左擎宇低着头扫了一眼文件,上前两步,捏着纸张,连续在周山的脸上扇了三个耳光。

“有点吵,安静一下。”

纸张本来不是很厚,但却抽得周山脸庞生疼,他不由得后退了两步,捂住脸,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左擎宇。

这个已覆灭的秦家大少爷,竟然,扇他的脸?

一个没落的养子,也有胆子扇他的脸?

“你……”

“胆在周家的别墅里打人,你是真的是活腻了?”

“我让你走不出这家酒店了。”

对于周山的狠话,左擎宇并没有搭理,扫了,翻动了一页文件扫完之后,才说道:

“我找你,不谈其他的,只谈一个事情。”

“小子,也不看看你这是什么身份,这是什么场合?”

“你也配质问我大哥,你算是什么东西?”

不等周山回答,一个傲然的青年便是从人群之中快而出,指着左擎宇的鼻子骂道:

“在我周家闹事,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啊?”

这是周山的亲弟弟。

周雷。

“雷子,退下!”

“大哥,你如今可是北江市的豪门大少,此等身份,岂可与一介无名之辈交流?”

左擎宇脸上笑容不减,大手一握,砸在了那跳得很嗨的周雷脸上。

“啊!”

巨大的力量带动着一道强悍的劲风,把他整个人都是甩飞了出去,和之前的保安,躺在一块,半死不活。

“现在,有资格了吗?”

左擎宇丝毫不动,他面前不足五步之处站着周云,在周云的身旁,两个保安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

甚至是,腿都在发抖。

一拳把人打飞,不是什么做不到的……可左擎宇丝毫不动就把人打飞……

“你,你要谈什么?”

秦家被灭了一年,早就消失在了众人的眼中,只有为数不多的老牌家族知道,这是一个禁忌,否则,网络上也不可能会被删除那么多的信息了。

可今天……这个秦家大少爷,突然间回归,走入周家的门前,质问周家的继承人周云。

他,这是要做什么?

左擎宇两根手指捏起那一份文件,“第二页上面有秦筱的亲笔签字,那么,她现在,人,在哪里?”

秦筱!

看到这个名字,左擎宇想到在秦家的那段时光,那个一直跟着自己身后的鼻涕虫。

晚上睡觉都要自己哄着的小妹妹。

“秦筱签字可跟我没关系啊!”

左擎宇眉头一皱:“我问你,秦筱在哪里,你却着急否认,这似乎……有点不妥啊?”

周云心中咯噔了一声,糟糕,太着急了,这下说错话了。

不过,在反应过来后,他也稍稍冷静了下来。

这个人突兀而来,突然间的问话,他有些措手不及,这才导致发言失误的。

要不然,他堂堂北江市豪门周家的大少,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

“秦筱耗费不了别墅里这么大的开支,所以就把别墅转手卖掉了,至于人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

左擎宇笑了,露出一双白色的牙齿:

“我给你一分钟,想清楚了,再说话。”

“想不清楚,我送你上路。”

周云:“……”

其他人:“……”

第五章我送你,在路上,继续跳

一分钟,想清楚,再说!

想不清楚,我送你上路!

周云瞳孔微微一缩,额头上顿时冒出了冷汗。

他从面前这个,脸上带着微笑的少年眼中,看到了一股杀意。

正是那一股杀意,让他感觉到全身冰凉。

仿佛,被冻成了冰块。

他丝毫不怀疑,如果他说不清楚的话,绝对,会被眼前的这个男人……

“开什么国际玩笑啊?现在可是法治社会,你一个当兵的跑来敢杀人,是不是当兵当傻了 ?”

死寂没有在大厅中持续多久,便是被一个不屑的笑声打破。

诸多人看到之后,这才知道,原来是航飞集团的董事长。

石螺。

他是周家最大的商业合作伙伴,甚至是有听闻说,他把自己的女儿都送给了周云,为此攀上了周家。

因此,今天这周家的商业聚会。

他,才有资格在场。

左擎宇单一只手捏着文件,一眼瞥了过去。

“看什么看!”

石螺冷笑道:

“我看你是真的当兵当傻了吧!”

“杀人是犯法的,难道军队没教你这些?”

“再说,现在可是在北江,周家的主场,你敢对着周家大少爷说这些话,只怕是天王老子,都护不了你了!”

“我看啊,你还是赶紧跪下向周大少爷道个歉,把这合同签了,乖乖的滚出北江市得了!”

“要不然的话,你们秦家还真的会绝种了呢!”

左擎宇转过身,微笑的看着他:“你好像,知道点什么?”

“什么?”

石螺一愣。

“三十秒,说出秦筱在哪里。”

“说不出,我送你上路!”

石螺:“……”

“你还有二十秒钟。”

左擎宇把用两根手指放在自己的脉搏上,抬起头,看向石螺,微微一笑。

“我……”

看着左擎宇眼中的冷光。

石螺不知怎么,莫名的打了个寒蝉,缩了缩头,说道:“我只知道秦筱在签了合同之后,是跟着周家的人走的。”

左擎宇转过头,看向周云,微微一笑:“你说,你不知道秦筱在哪里?”

周云脸色一阵的发白,嘴唇变成了白色。

左擎宇回头一瞥,看到了在人群中朝着他颔首的右护卫肖翔。

右护卫肖翔。

“今天过来,我只是想要见识见识,北江豪门的风采。”

轻轻的撕开那一张文件,左擎宇目光扫了周围的所有人,感叹道:

“现在看来,豪门风采……果然是,人性之凉薄啊!”

随手把文件的碎片撒开,左擎宇转身,扫了一眼诸位:“周家……”

“我给你们,三天的时间,把能叫到的人,全部找来。”

“三天之后,我一一,送你们,上黄泉路。”

听到左擎宇这番话,顿时石螺觉得自己这被当场威胁,如果自己不说什么的话,恐怕会被看轻。

于是,他说道:

“秦筱在哪里,真与我石家没有关系,你要找人,也要去问周家,而不是问我。”

“再者,我石家虽然不怎么样,但也是货真价实的一流家族,可不是任人捏的软柿子!”

“你想要垫脚石,怕是找错了对象!”

左擎宇回头,咧嘴一笑,露出一双洁白的牙齿:

“不,我想你是误会了。”

“我的意思,不是你们两家。”

“而是……参与吞并秦家的所有家族。”

周云:“……”

石螺:“……”

众人:“……”

他这是想要……一人,挑起北江市的半边天?

周家位于北江市豪门,吃下了秦家五分之三的产业,而剩余的五分之二,分别被石家、刘家、顾家、姜家等一众家族吞入腹中,从而壮大自身的实力。

甚至,若是算上二流家族的话,怕是足有数十成百个家族。

他一个人,挑得起这么多的家族?

这是……哪里来的疯子?

“你怕是还在做白日梦吧?”

石螺冷笑:“就你这样的无名之辈,连我们石家想要捏死你,也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别以为你自己能打,信不信,我一个电话,让你滚到监狱里呆着?”

石螺也不知道自己之前为什么会被左擎宇吓到,但恢复冷静之后,才觉得,这家伙也就是会打而已,其他的什么,不足为惧。

因此,想清楚之后的他,又开始膨胀了起来。

“你似乎,很喜欢跳啊?”

左擎宇两根手指捏起身侧桌子上的筷子,轻轻的一丢。

漫不经心的,就像是小孩子丢沙包一样的动作。

“那我送你,在路上,继续跳吧。”

像是一道银光,毫不起眼的光线,瞬间击穿石螺的喉骨。

鲜血飞溅,如喷泉般,染红了墙。

飞溅打在脸上的鲜血,吓得周云不由得退了两步,大少的风范,彻底消失。

眸子瞥了一眼周云,左擎宇微微一笑:“两个月前,你周家周燕和秦云的订婚消息,怎么散了呢?”

“我……”

“哦,你要弄清楚,我这不是让你解释。”

周山:“……”

那你提这个问题作甚?

“我给你三天的准备时间,把所有人能叫来的人都到齐,然后,我送你上路。”

“哦,你告诉你们家的周燕。”

“三天后,我送你上路的时候,也顺便问问她,如果说不清楚,我也给她三天的准备时间,再送她上路。”

语罢,他向四周微微点头,带着千伯离去:

“今天打扰了,

看着地上那冰凉的尸体,白色瓷砖上的红色。

所有人都被吓懵了。

“石、石家的二爷石螺,死了?”

“他,他、他竟然把石螺杀了?”

“他怎敢?”

先前还活生生在诸多人面前的石螺,就这样变成了冰凉的尸体,静静的躺在地上,一双眼珠子,还瞪得老大,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被杀了。

远在一边的周云,擦了一下脸上飞溅而来的血迹,险些栽倒在地上。

“他杀得了石螺,也一样能杀得了我……”

“为什么要等三天……难道,他知道了什么?”

大难没死,周云的心中却没有丝毫的放松,反而充满了恐惧。

不杀他……留着他,给他三天的准备时间,这是……

要磨掉他的意志,让他的意志一直处于恐惧之中……让他无时无刻都提心吊胆的。

“不行,我不能死,我才十九岁,我还年轻,还有这么多的荣华富贵没有享受!”

片刻之后,周云的眼中充满了怨毒和恨意:

“不就是一个嘛!能打,又如何?”

第六章拿你的血当祭品

“在北江市,能打的,老子照样能把你丢到局子里去!”

他稍稍镇定了一下,脸上恢复了笑容,只是惨白还在:

“诸位,今天的商业合作会议以遗憾而告终,现在诸位请回吧!”

他瞥了一眼地上石螺的尸体,淡淡的说道:“把尸体送到石家去,顺便告诉他们今天大厅的事情。”

“是。”

周山看了一眼身边的保安,淡淡的说道:“马上打电话给马队,说是有歹徒入室杀人……具体的,你懂的。”

“是!”

………

“大少爷,你赶紧跑吧,杀了石螺,你会很大麻烦的。”

出了别墅的门之后,千伯赶忙的走了上去,拉住左擎宇的手,说道:“我还能撑住,你赶紧走吧。”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快步走上前的时候,在人群中的黑脸,大腿上的肌肉已经紧绷,像是一条随时都扑上去厮杀的老虎一样。

但他看到左擎宇轻轻摇头之后,紧绷的肌肉也是松懈了下来,走了上去,拉开了车门:“统领!”

统领这个名词,是内部专用的,外部人是听不懂的,所以千伯根本没有听懂这是什么意思。

“大少爷,你还是赶紧走吧,离开北江,好好找一户人家娶妻生子,要不然……”

千伯眼神忧虑,他很怕这个大少爷也是遭到了其他家族的毒手。

“没事。”

左擎宇淡淡的说道,看了一眼肖翔,淡淡的说道:“查到了什么没有?”

“统领,我打听到说秦筱似乎是被姜家的人带走了!”

姜家,北江市又一大的豪门,其底细并不比周家差多少。

“哦?”

左擎宇微微一皱眉,看向身旁的千伯。

“大少爷,你……”

千伯吓了一跳,还以为左擎宇这又要跑到姜家去杀人呢,这样做的话,可是会……闹出大事情的啊!

到时候,哪怕是出了北江市,只怕也……

“先去云海别墅吧。”

左擎宇淡淡的说道。

军部的东西,不方便透露给千伯,但怎么说,也要给他一个落脚点。

“是。”

云海别墅,是左擎宇这十四年来,麾下的唯一一座别墅,乃是秦家家主秦天成当年在他离家入伍之际,归在他名下的。

车子离开了市中心,往东边而去,最后停在了一栋高大的别墅之前。

“有人在里面?”

左擎宇扫了一眼,看向千伯,问道。

“没有人啊……”

千伯也觉得奇怪,这个别墅自从大少爷进入部队之后,就没有再住过人了,怎么看着大门都是开的?

“进去看看。”

左擎宇下了车,肖翔和黑脸影形不离的跟在他的身后,而那病秧子,依然是坐在车上,话都不说。

这让千伯觉得很奇怪。

两个精壮的男子,再加上自家气质不凡的大少爷,怎么会那一个病秧子,混在一起了呢?难道都是部队里的吗?

“终于把这些鬼东西丢出去了,呸,这死了的秦家人,也浪费了这么好的一栋别墅。”

像是丢垃圾一样,把两块墓碑从手里丢在别墅院子垃圾桶里,女子还在落地的墓碑上,吐了一口唾液,脸上露出极度嫌弃之色:“要不是这云海别墅,是北江市最豪华的别墅之一,我还真不见得跑到这晦气的别墅来住。”

“捡起来,擦干净。”

淡淡的声音,从微笑收敛的左擎宇嘴里响起,这一气质不凡的男子突然出现,在加上那话语声音,顿时吓到了周雪,她赶忙的退后到门边上,半关着门,指着左擎宇,问道:“你是谁?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我告诉你,这可是我们周家的地盘,你跑过来找事,可是挑错了地方。”

她以为是有人跑来,想要泡她,毕竟,当初她也算得上是北江大学的校花了。

至于说抢别墅,她还真没想过,尤其是,如今周家已经成为了真正的豪门。

“周家……”

左擎宇脸上的笑容已经完全消失。

他蹲下身子,捡起那两块墓碑。这是他的养父秦天成和二弟秦云的墓碑。

“喂,你跑过来做什么?”

看着左擎宇面色不善的往自己走来,周雪也是被吓得不轻,脸色有些发白的,但还是故作镇定的喊着:“我告诉你,我可是周家的人,你敢对我……”

“吵死了!”

一个耳光迅雷般的打在了她那张白嫩的脸蛋上,身体像是沙包一样的飞摔在了地上,脸上的五指山已经变得紫肿了起来。

“你……”

周雪呸了一口吐出了血水,还有几颗泛黄的牙齿从里面掉了出来。

她抬起手指着左擎宇,想要在开口说话的时候,却是被一把撞开了别墅大门的黑脸,一脚踩在了脸上。

“别让她跑了。”

“我先祭拜父亲和二弟。”

左擎宇在别墅里抽出两张纸巾,把墓碑擦拭干净后,放在了门前,祭拜了三下。

“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北江市可是周家的地盘,你这样做……啊!”

看着黑脸要把自己押跪下,顿时周雪吓了一跳,还以为这些人不知道周家的厉害,赶忙的喊道。

但她的话,并没有说出多少,便是被肖翔一脚踩在了脑袋上,额头彭的一声磕在了地上。

清晰的血痕从她的额头滴答落在地上。

看着流出的血迹,周雪完全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血?

“你们死定了,我一定要让你们走不出这里……啊!”

肖翔面无表情的又是一脚踩了上去,对于这样的女人,他觉得用手扣着都嫌脏。

“第三个头。”

周雪被黑脸扣押跪在地上,脑袋被肖翔踩压了三次,向那墓碑磕头祭拜了三次。

左擎宇缓缓转过身,淡漠的眼睛看着周雪:

“三个头磕了,该送你,上路了……”

他的手上多出了三根点燃的紫香。

周雪大惊失色:“你,你,这是法治社会,你……还真敢杀人?”

在话语落下的瞬间。

紫根进,血红出。

周雪的喉咙瞬间被刺穿,染红了紫香。

“父亲,二弟,擎宇没有拿一只公鸡的血给你们祭拜,暂时将就用着这黄眼狗的血了吧。”

轻声落下,左擎宇扫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走进了别墅:

“送到周山的家里去。”

“是!”

第七章豪门姜家

周家。

周山刚准备去找姐姐周燕,可才走到一楼的他,全身骤然间冰凉了起来。

他的妹妹周雪死了!

被人刺破了喉咙!

尸体被丢到在了他的别墅门口!

“她不是去云海别墅了吗?怎么会死了?”

手下回答道:“是今天那个秦家的少爷,杀的……”

脚上升出一股凉气,周山再也坐不住了。

杀他妹妹周雪,这似乎是让他感觉到死亡来临的恐惧……三天后,死的人就是他了!

“马队来了没有?”

问话刚一落下,便是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

为首的是一个身穿黑色警服的男子,他剃着板寸头,似乎带着一股硝烟的气息,眉间有着几分颓色。

他正是北江市警局刑侦队长,马天。

“周总,你说这里有人行凶?”

周山朝着手下挥了挥手:“带马队长去取证。”

马队挥了挥手,身后便是走出几个人立刻跟上去取证。

“具体说说什么事吧?”

周山走上前递给他一根烟,说道:“马队,我知道是谁杀的。”

“哦?”

马队眉头一皱:“那你们,为什么不把凶手控制在现场,反而让他跑了?”

周山苦笑道:“那个杀人狂把我们雇佣的保镖都废了,还杀了石家二爷,还有我妹妹周雪。”

“什么?又杀了一个人?”

马队两根手指掐掉还没抽几口的烟,眼中闪过一抹厉色:“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杀死了两个人?”

每一起命案都是非常大的案件,而在这素来安逸平静的北江市,一天之间竟然……出现了两起命案?

这是怎么回事?

“马队长,这个杀人者是已覆灭的秦家大少爷,他这一次回来突然杀人,有报复社会的嫌疑,我建议马队,还是速速去逮捕凶手。”

周山心中更怕的是,万一左擎宇知道警察要抓他,立刻跑来杀他的话,那可得不偿失了。

“他现在在哪里?”

事关重大,如果这个嫌疑人真有报复社会嫌疑的话,那他们还真要速速去抓捕归案,以免危害社会。

“我妹妹周雪今天是在云海别墅,准备入住,可现在她的尸体被送到了我家门口……有可能那个人是在云海别墅。”

马队一挥手:“立刻去云海别墅。”

周山怕马队懈怠,在他转身之际,还喊声道:“马队,这个左擎宇如此嗜杀,指不定还是国际通缉犯,你们可要小心啊!”

“国际通缉犯!?”

瞳孔一缩,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马队长眼中浮现出了一抹冰冷,他顿住脚步,沉声道:“此事,本队长定然会全力布置抓捕,绝不会让他逍遥法外。”

看着远去的三辆警车。

周山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冷笑之色:“三天?给我三天的准备时间么?我只需要一点儿小手段,便是把能把你弄死。”

……

“在秦家覆灭前五个月,姜家似乎跟秦家提过亲,但被拒绝了。”

把千伯安排在别墅里,左擎宇和黑脸、右护卫肖翔回到了车上。

一直坐在车后排没有下的病秧子忽然开口说道:

“强制恢复网络上的信息,我查到了这一点。”

左擎宇淡淡的说道:“那就去姜家找找。”

“是!”

车窗升上,在黄昏的天空中,车辆往郊外姜家的老宅驶了过去。

而另外一边,从市中心急速开往云海别墅的一行刑警队,也是飞速行驶,恰与之错过。

“左擎宇,一岁时在秦家注册的户籍,是秦家的养子,归于秦天成的名下。”

“初中毕业时曾是北江市中考状元,并在一年之内学完了高中学科,在秦家的帮助下考入了部队之中。”

马队的副手是一个叫做冷冰冰的女警。

她看着笔记本屏幕上显示的资料,顿时小嘴微微张开,有些惊讶:

“这个人也不像是,报复社会的人吧?毕竟这么强的学习力,也是……”

她看着马队没有回话,顿时也是知趣的闭上了嘴巴,目光重新落在了屏幕上,却也是没有说半句话了。

“怎么不继续往下念了?”

马队睁开眼睛,看着她,淡淡的问道。

“马队,这个左擎宇,从十五岁入伍之后,信息就一片空白了。”

顿了顿,冷冰冰把电脑转过去,屏幕对着马队,说道:“不过,他的头像面部资料却是在十四年前更换的,根据时间上,应该是他入伍的时候。”

“你看这里……”

她指着屏幕上,显示着头像更改日期。已经是九年前的了。

“十四年前?”

眼神微微一凝,马队长沉声道:“一般情况下,未满十八岁的人头像都是在五年之内必定改一次的。”

“哪怕是入伍,也会更换。”

在马队知道的特殊情况下。

有两种情况是不会更换头像。

第一种是已经牺牲,户籍还没有注销的情况下。

第二种则是……如周山所言这般的,通缉犯!

“去通缉犯名单查一下左擎宇。”

冷冰冰立刻调开了通缉犯的查询系统,选择了名字查询,却是一无所获。

没有一个通缉犯是叫左擎宇的。

“杀机果断,这样的人,不是当过兵的,那就是通缉犯了。”

马队长一时也调不到左擎宇的资料,但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没有资料,那更好,直接抓不就得了?

“全速赶往云海别墅,包围别墅,不要让任何人离开。”

“是!”

……

姜家位于北江市的郊外,距离云海别墅大概有三里的路程。

天色渐渐的变得黄昏,仔细一看,却感觉天上的残霞,像是喷洒的血红,非常的绚丽。

车窗紧闭的奥迪车停留在了姜家门前,原因是前方都是人群。

“统领,这里似乎也在举办什么仪式?”

左擎宇扫了一眼,直接下车:“不管他们,我们直接进去。”

左擎宇的气质不凡,刚一下车,便是被诸多名媛看上,一个个眼中都是冒出了狼光:

“这是哪家的公子啊?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看这车牌,好像是燕京的吧?莫非是燕京的豪门?”

“这家公子面生的很,不知道是燕京哪家的公子啊....”

第八章再挡路,我送你,去另一条路

左擎宇丝毫不顾,淡淡的扫了一眼,没有看到自己要找的人之后,缓步向别墅之内走去。

“先生请留步,请您说一下您的身份,这样您才可以进入。”

保安老早便是守在这里,别墅之中,不是同为豪门的人,根本没有资格进入,左擎宇虽然气质不凡,但,气质不凡的人,也不一定是出自于豪门的。

外边的这一诸位,那一个的气质是凡的?都是一些一流家族的名媛大少,但,这些人,可没有进入别墅的资格,只能在外边攀谈凑凑热闹。

左擎宇单手拎起保安的衣领,在诸多大少的诧异目光之下,像是丢垃圾一样的把他丢了开。

别墅外的院子一共有数十,近乎一百来人,原本那热闹的攀谈声,也是在这一刻,彻底的凝固,陷入了死寂之中。

他,他,这个气质不凡的男子,他在做什么?

他,他竟然,他竟然把姜家的保安,当垃圾一样丢开了?

他这是在……找死吗?

还是……这个人,是一个疯子?

“站住!”

别墅门口的确是站着一个保安,但在其中,也是有着其他的保安存在,这也就是防止其他人硬闯进来的。

他们堵在门口,瞥了一眼左擎宇,眼中透露着一抹高高在上:“小子,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身为姜家的成员,哪怕只是姜家的保安,他们也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因为,姜家可乃是与周家并列的北江市豪门,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保安,也比起寻常的中阶人流,高档太多太多了。

哪怕是一般一流家族的大少,看到他们后也得微微鞠躬行礼,表示对他们身后家族的敬仰。

可现在,这个不知从哪里来的小子,竟然敢打他们的人?

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是脑子有问题?

“再挡路,我送你,去另一条路。”

左擎宇双手负背,一米九身高的他,哪怕是矮一个台阶,也能俯瞰着那保安。

“抓住他!”

当这么多人的面下,被这个小子威胁,保安队长感觉到自己的脸面尽失,顿时低喝一声。

可他话语刚吐出嘴巴,便是感觉到劲风传来,而后传来的是一阵天旋地转,脑门直接撞在了门墙上,双眼一翻白,竟然是直接被撞晕了过去。

别墅墙壁上,破碎的瓷砖,也是啪嗒的一声从上面落下,打破了全场的宁静。

“这……”

“一巴掌把保安队长扇飞了。”

这还不是关键,关键在于,左擎宇依然是站在原地,丝毫不动。

无数人,被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

“现在,还挡吗?”

左擎宇收回左手,脸上微微一笑,看着那都在发抖的一众多保安。

一群保安噤若寒蝉,赶忙的退后一段距离,让左擎宇走了进去。

“这是……上门砸场子的啊?”

一群名媛大少面面相觑,都是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撼之色。

姜家矗立北江足有三十年载,可谓是北江的老牌豪门,比之起才称霸不到十年的周家,底细更加深厚,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虽然同为豪门,但若是论底蕴……只怕姜家还在周家之上啊!

“这要出大事了……”

没有理会院子里名媛大少那惊悚的想法, 左擎宇缓步走过了大厅。

别墅大厅没有人,二楼上传来一阵摇滚的音乐,似乎是在聚会般的。

抬腿走向楼梯,左擎宇四处扫视。

他来这里不是为了什么姜家大少,且让他先找到,要找的人了,再论姜家大少的事情。

这时,一众多别墅内的保安也是赶到,他们看到二楼上的主角,立刻喊道:“在这里,抓住他!”

左擎宇淡淡的瞥了一眼身旁的黑脸和右护卫肖翔,两人立刻意会,顿住脚步,如铁塔般的固定在楼梯间。

“我家统领有事,别打扰他。”

保安破口大骂:“我姜家的二楼可不是谁随随便便的人能上的,赶紧让你们那什么东西滚下来……”

彭!

黑脸淡淡的扫了一眼右护卫肖翔:“一拳能解决的事情,还需要废话吗?”

右护卫肖翔捂了捂脸,这个黑脸就是不喜欢说话,用最简单最粗暴的办法解决事情。

看到被一拳从楼上打下来的那保安之后,一时间,这些嚷嚷着要冲上去抓人的保安,也是戛然而止,一个个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一样。

再也不敢说半句屁话。

欺软怕硬的本色,显露无疑。

且说左擎宇,他已经走到了一个房间之中。

摇滚的音乐,便是从这个房间中,传出来的。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正要推门而入的左擎宇,忽然间感觉到什么东西撞在了自己的脚上,低头一看,那是拖把。

接着,耳边传来了一道悦耳带着畏惧的声音。

他眉头微微一皱,直觉上,这一声音颇为的耳熟,像是,听过一样。

转头看向,却见到一个穿着清洁工服装,低着头的女子。

“对、对不起,我,我这就走……”

“不急。”

左擎宇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另一只手捏着她下巴,抬起她的脑袋来。

“筱筱?”

“你是………左大哥?”

女子面色有些诚惶诚恐,可当她看到左擎宇的面容之后,顿时露出了一抹惊喜之色,一把扑进了后者的怀里,低声哭道:“左大哥,你,你,你终于回来了,我,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

“你这是怎么回事?”

左擎宇记得,自己最后一次和这通话的时候,她似乎已经接替了秦天成的位置,秦氏集团的总裁。

可现在,她怎么成了一个……清洁工?

“啊?”

秦筱眼神一愣,旋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面色大变:“左大哥,你赶紧跑,不要再回来了,他们,他们要你手里的云海别墅……”

那应该是,周家了?

正当左擎宇要细问的时候,一道冷笑声传来:

“我当是谁敢闯进我的二楼呢,原来是,堂堂的秦家大少爷啊?”

在二楼洗手间那边,一个衣着华丽的男子走了出来。

看到这个男子之后,顿时秦筱的脸蛋变得惨白了起来,她死死的推着左擎宇:“左大哥,快走……别管我……”

我是战神。荣耀归来!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1.01708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