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陌路:我曾家悦就是不相信这命运!

情深陌路:我曾家悦就是不相信这命运!

第1章 复仇计划

我出轨了。

这是早上我醒来后,还没有睁开眼睛脑袋里就飘过的四个猩红大字。

我会有这样的反应,并不是因为对丈夫的愧疚,恰恰相反,而是感觉到了一种报复过后的畅快之感,毕竟张辰宇当初背叛我的时候就不曾有过丝毫的愧疚,今天我何必为了这浪荡一夜而对他产生不安。

我并不是这么不讲理的女人,我和张辰宇结婚两年了,这两年来生活也算幸福美满,我们还曾经有过一个孩子,然而不幸的是,我怀孕八个月的时候因为意外流产了。

那个时候我常常感觉到痛不欲生,除了因为流产造成的身心伤害,我还发现了一个令人难以接受的事实,我的丈夫张辰宇出轨了。

这样接二连三的打击并没有要了我的命,渡过难关之后,我的身体渐渐好了起来。也是在这个时候,我知道了张辰宇出轨的对象就是他的同事,白萱。他们两个甚至不顾我的感受,以朋友之名到家里来做客,可是背后究竟干了什么勾当大家心里都一清二楚。

尽管张辰宇如此对待我,我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他离婚。把自己的男人拱手相让,这种事我做不出来。思前想后,我决定用同样的方式来报复他们,而这个最好的目标就是张辰宇和白萱的上司——顾煜城。

像顾煜城这样的钻石王老五,是个女人都会对他趋之若鹜。如果能和他在一起,对张辰宇和白萱来说,绝对是一个相当大的打击。

目标和计划很快确定,为了引起顾煜城的注意,我开始努力的装扮自己,用着张辰宇的钱,去他的公司给他和他的同事送温暖。这样的行径的确让我获得了好口碑,可是却没有让顾煜城记住我。

不过我并没有灰心,为了计划的成功我肯定不会只做一套打算。经过多方打听,我搞到了顾煜城的行程表。在得知他要去参加酒会的一个晚上,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

我晚上离开家并不需要费心找什么理由,张辰宇才懒得听,他还要和白萱去鬼混,而我就用了他的名义,轻易混进了酒会。

我小心跟着顾煜城忙前忙后,后来他确实是醉了,也就任由我上前搀扶了。我不知道他把我当作了谁,反正酒会之后他将我带到了车上,一路开往酒店。

我在房间里照顾他的时候,还曾有过一丝退却的心,可是一想到那对渣男贱女,我的怒火就噌噌噌地向上燃烧。正巧这个时候顾煜城的吻压了过来,我也一点一点的迎合了上去。

顾煜城吻的很是动情,本来只是逢场作戏的我也渐渐有了感觉。只是这温和舒适的感觉没有持续多久,长时间没有和张辰宇发生关系的我在顾煜城真正开始的那一刹那感到了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之后一夜无话,一直到凌晨时分我才渐渐睡去。这一觉好像睡了很久,接着我还未睁开眼睛理智就已经完全清醒。

正当我想着要怎么解释的时候,却听见了顾煜城的声音:“怎么你还准备睡下去吗?”

我惊慌无措地看着他,哽咽道:“这……这是怎么回事……你……顾总……你怎么会在这里?

第2章 计划成真

然而我的打算终究是错的,顾煜城只抱着胳膊浅笑着说:“我怎么会在这里,你应该一清二楚啊。我昨天可是喝醉了,完全不省人事的。”

“可是你也不该趁人之危,况且我昨天也喝了酒啊,难道这就是你酒后乱性的理由吗!”我不知惶恐,一时竟指责起他来,说完其实连我自己都有些后悔。

顾煜城明显愣了一下,接着说:“酒后乱性?我看不然吧。这一切看起来怎么那么像一个圈套啊?”

我更加紧张了,问:“你、你都知道了?”

“我当然知道,”顾煜城忽然面露愠色,“若非我知道,谁来陪你演完这场报复负心汉的戏码呢?不过我话说在前头,戏我已经陪你演完了,接下来我可不想再被人当成报仇的工具!”

我十分惊讶顾煜城对这件事情的了解程度,从开始的计划到后来的执行,一直都是我一个人,他又是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的呢?我忍不住问他:“那么敢问顾总,您又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呢?”

顾煜城笑笑说:“我可是老板,关于下属的事情我有什么不知道。你不笨,但也实在没有多聪明。其实这件事本不用你动手,张辰宇和白萱利用职务之便,出卖公司机密文件,我早就已经知道了,也一直都在暗中调查,他们两个人的好日子,没多久了!”

我愣愣地说:“他们两个究竟还做了多少我不知道的事?”

说话间顾煜城已经穿好了衣服,颀长的身姿立于我面前,他拍拍我的肩膀说:“不用为那种人伤神,不过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如果你想听,我不妨再告诉你一个消息。”

“什么?”

“关于那两个人的调查,马上可以出结果,如果你在这之前拿到张辰宇出轨的证据,就可以跟他彻底分手,再无后顾之忧。”

我有些疑惑,说:“可是你怎么知道他们现在在哪?”

顾煜城脸上依旧是得意的微笑,他说:“我说过,我是老板,我的下属的情况我当然得知道。其实他们现在也在这个酒店,就在你昨天离开家不久。只要你现在去楼下以我的名义拿到房门钥匙,就可以去现场拿到证据。”

我还在有最后一丝的犹豫,顾煜城却起身要离开了。我叫住他说:“我们的事我会当作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你放心,以后我们不会再见面。”

顾煜城点点头说:“嗯,那捉奸现场我就不参观了,拜拜。”

顾煜城走后,我没有多想便去大堂拿了他早就给我准备好的钥匙,接着按照他所说的,上楼打开门,对着床上依旧赤身裸体的张辰宇和白萱使劲儿乱拍,也算是解了我最后一点怨气。

张辰宇看到我的出现还表现出一副非常震惊的样子,看来是完全把我当成老实人来耍了。我摸了一把脸上不知何时落下的泪水说:“我什么都不要,现在我们马上去离婚!只一样,以后我们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没有给张辰宇任何辩解的机会,我们直接来到了民政局,不到两个小时我就恢复了法律上的单身,我和张辰宇的婚姻关系彻底失效。

对此张辰宇也是一脸为难的样子,只有那个白萱,骄傲的像只火鸡,根本看不出来是被捉奸的人,倒像是来捉奸的一样!

我瞥了她一眼说:“方小姐,你也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趁现在,能快活多久就快活多久吧!”说完,不顾她的杀人眼光,我不带一丝留恋的离开了。

第3章 全新的生活

那之后我真的多一天都不想在K市待,收拾了细软连夜回到老家。

爸爸妈妈知道我离婚的消息后都愣住了,回过味来以后爸爸一直抽烟不说话,只有妈妈憋了半天实在忍不住才说:“离婚事小,可你不该净身出户啊,他才是过错方,这不是便宜了他和那个不三不四的女人吗?”说完,她也低下头呜呜地哭起来。

我安慰他们道:“那种人的钱,咱们不要也罢。现在我人也好好的,以后会把失去的都赚回来的!”

妈妈依旧不依不饶,说:“可是……可是苦了你啦!”

我被他们二老的情绪带动,伤口算是结痂却又湿了眼睛。没办法,如此伤心几天,我想总不能一家人每天抱头痛哭,日子还是要过下去。我在家附近找起了工作,奔波劳碌好几天却没有碰到合适的。

一直在家里待到过完年,我还是回到了K市。并不是对那里还有眷恋,只是我从十八岁开始就待在那里,到现在为止也有好几年了,到底还是对那边更熟悉一点。

在K市我找了一份关于助理的工作,算是老本行了,先是给人家做做杂活,真正的工作还轮不到我来做,平常也就是跑腿的情况比较多。我在公司附近租了房子,一段时间下来,生活还算稳定。

有一天我刚要下班,那个总是绷着脸的上司忽然找我说:“曾家悦,这里有一份文件,你拿去送到这个地址。”

说完她马上又去忙其他事情了,我虽然觉得身体有些不舒服,但这是布置给我的任务,我也不能推却,拿了地址和文件,赶紧送去了。

身上的不舒服来的快去的也快,还没走到目的地,我就觉得好多了,看来人还是得经常出来走走,这件事也就没被我放在心上。

按照地址我将文件送往一个高档小区,竟然还是在我家附近,以前却从没注意过。我说明了来历保安便把我放了进去,本来我是不想上去的,可是这毕竟是我的任务,还是送到本人手中,不要有什么疏漏才好。

上楼找到那户人家以后,我按了好久的门铃都没人应,正当我想要放弃的时候,门忽然开了。我赶紧递上文件袋,想完成任务好快点走人。可是没想到对方不分青红皂白地抓着我就是一顿乱啃。

我赶紧制止,可收效甚微。两人交手间,我看到这是个只裹着浴巾、头发还湿漉漉的男人。

我在心里想,穿成这样给陌生人开门的男人,不是八婆就是变 态!从他对我的所作所为可知,他一定是个变 态!这样想着,我连忙踢出关键一脚,接着还嫌不过瘾,又冲上去给了他几个大嘴巴!

两人分开之后才算都冷静了下来,我这才看清他究竟是谁,几乎下意识脱口而出道:“顾……顾总!”

好久不见的顾煜城抬起头看我,样子十分狼狈。在看清来人是谁后,他的眼神明显变得更加严厉,没好气地说:“是你?想不到你离婚后竟然堕落到做小姐的地步了。”

我的脑子明显有点转不过来弯儿,赶紧解释道:“不……顾总你听我解释。我不知道你这里是什么情况,总之我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才不管你这样那样,总之现在我是你的顾客,我的需求为上!”说着,他四下寻找起来,嘴里还说,“不就是钱吗?我有的是!”

“不是……顾总您还是没听明白我的意思,您是不是我的客人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仅仅是来送个文件的!”

也不知顾煜城听到我的解释没有,只见他从钱包里抽出一沓钞票扔到我身上,接着整个人扑过来又要图谋不轨,我们便又打在了一起。

这样一来一回间,我刚才的不舒服又回来了,而且变本加厉。我还没来得及推开顾煜城,便一嗓子吐了出来,全数吐在了顾煜城没穿衣服的身上。

第4章 争执

这一下我和顾煜城都愣住了,他难以置信地低头看看自己,又抬起头像看鬼一样看看我,最后两个人同时尖叫起来。

我赶紧低下头道歉,拼命的鞠躬连他的脸也不敢看,我说:“对不起顾总,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来擦!”

顾煜城有些抗拒我的碰触,后退了一步,接下来我们两个都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他那本就岌岌可危的浴巾滑了下来,顾煜城就这样赤身裸体地站在了我的面前。

看着他那完美的胴体,我的脑袋忽然轰的一声炸开了,我控制不住地尖叫起来。顾煜城不耐烦地吼道:“瞎叫唤什么!又不是没见过!”

我一想也是,但眼前的场面还是太囧,于是赶紧转过身去不看他。

顾煜城冲进浴室冲了澡,穿好了衣服站在我面前,但是我却有种他依然赤身裸体的感觉,举手投足间都让人欲罢不能。我摇摇头,心想今天自己这是怎么了,脑子里乱得像一锅浆糊,就连身体都是软软的没力气。

顾煜城随意在沙发上坐下,也不看我,只说:“这么晚了你来这里干嘛?不会是特意针对我一个人的‘上门服务’吧。”

“不是不是,”我赶紧否认,“我只是来给你送一份文件,这是我的工作,打扰到你的话,真是不好意思。”

顾煜城拿过文件袋,也不问我是什么也不打开看,起身就往里面的房间走。我被晾在原地有些尴尬,只好自言自语道:“那,顾总我就不打扰了,门我先替你关上,等下你的‘上门服务’来的时候,麻烦你自己再来开了。”

他听见我的话,回过头眯着眼睛看了我一眼,我忽然觉得危险,一个不小心碰掉了玄关处一个精致的盒子。我捡起来一看,顿时又是一身冷汗,这里面是一只名副其实地鸽子蛋!

我赶紧将这盒子捡起来放回原处,在心里祷告顾煜城什么都没有看见,可是刚一转身就听见那厮叫住了我说:“喂,我说,你把拿东西拿走吧,就当帮我一个忙。”

我有些懵,不知道他说的那东西是什么,于是转过头来看着他。他不耐烦地说:“就是你刚碰掉的那条项链,送你了,拿走吧。”

“不不不,这怎么行,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拿。”

“说给你就给你,哪儿那么多废话!不然你拿去丢掉算了,我一看见它就浑身不舒服,你就拿走当帮我忙。”

顾煜城的决绝让我觉得有些奇怪,又联想到他今晚的“上门服务”,大约是遇上不顺心的事情了。像顾煜城这样的人,怎么会缺少过夜的女人,可是竟然猎奇到找“上门服务”,看来是受了很严重的情伤啊。

我也没有再想这个项链的原主人是怎样的美丽华贵傲然夺目,像鸽子蛋这样的名品以及顾煜城这样的男人都能抛之脑后,真是不简单。

从顾煜城家里出来后,街上的风一吹,我的脸热热的,刚才那股恶心的劲儿已经褪去了。我想着今天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不然怎么会一直恶心呕吐,像怀孕似的。

自己在心中给自己开了个玩笑,我却忽然凝固了脸上的表情,恶心,呕吐,怀孕,难道是……不可能吧!

第5章 怀疑

想到怀孕这个字眼,我就觉得毛骨悚然。但这个想法一出来,马上就被我主观否定了,我怀孕流产的时候,医生曾经明确地说过我很难再怀孕,否则我也不会在接触顾煜城的时候没做任何防护。

虽然前两个月我也有月信不调的症状,但医生说是因为我流产后不当保养造成的后果,我也就从来没放在心上。可是现在的反应实在是太像怀孕了,令我不得不更加提防。

如果真的怀孕了,这是谁的孩子自然不言而喻。张辰宇从我流产后就没再碰过我,之前唯一发生过关系的男人就只有顾煜城。顾煜城的孩子,这真是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这个念头纠缠了我一夜,辗转难眠的后果就是早上起来顶着两只熊猫眼。上班之前还是要化妆遮一下,不然被人看见不免问些什么,无论是关心还是质疑,我现在都无力承受。

工作中我总是被怀孕这个想法困扰,而且昨晚也没有休息好,受了好些白眼。为了解开这个压在心头的疑云,一下班我就冲进药店买了一盒试纸。

回家后几乎是颤抖着双手看检测方法,之后在厕所里试了一下,结果却让我难以置信。看着试纸上的两条杠,阳性,我第一反应是这试纸是不是受潮了。然后没有再看其他试纸,下楼找到家附近的药店又买了一盒验孕棒。

付钱的时候我又囧了,刚才出来的太急,除了钥匙什么都没带。刚想说要不我等下再来买,后面有个人就上来拍了我的肩膀说:“好巧哦,又碰到了。”

我机械地转过头一看,好死不死地竟然是顾煜城!这下我才想起来,原来这家伙也住这附近的。可是他不是在高档小区里面吗?这个点儿跑出来干嘛!

我僵硬地笑笑说:“是啊,好巧。”

“你怎么了?身体也不舒服啊?”

“啊?没……没有,我来买维生素……要不你先结账吧,我再看看。”

服务员一脸疑惑地看着我俩,我在心中默默感谢她没有拆穿我的谎话。可是顾煜城这边又掉链子了,他说:“不用了,一起结吧,我看你买的什么维生素,好的话我也买一点。”

服务员看了我一眼,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话,只好一脸视死如归地歪过了脑袋。顾煜城接过袋子,一边好奇地打开一边自言自语道:“昨晚我被‘外卖’放鸽子,气的胃疼一夜,今天一整天都没有缓过来,看来身体还是要多补充些营养。”

我忽然灵机一动将袋子夺了过来说:“顾总!胃疼不是小病,吃药解决不了问题,得养。不如我给你写几张食疗的方子,你带回去慢慢调养。”

顾煜城笑了一下说:“想不到你还有这种本事,不过我还是得吃胃药,这个东西快,省事儿。”

他伸出手扯住了塑料袋子,我们两个站在马路边上僵持了起来。我一直在对他不好意思地笑,他也慢慢察觉到了不对劲,说:“曾家悦,你不会是买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保健品吧?强效药还是安全套?”

第6章 分歧

被顾煜城这么一说,我脸热的更加厉害,赶紧说:“不是的,就是普通的维生素而已。”

“不行,我要看看。”顾煜城撇开我的手打开一看,抬起头来立马明白了一大半。他说,“谁的孩子?”

我结结巴巴地否认:“怀孕?别开玩笑了!我只是没见过这东西,买来玩玩而已。”

“玩玩?”顾煜城危险地眯起眼睛,“谁没事买验孕棒玩儿,而且还这么多盒。曾家悦,你是不是已经测试过了,但结果不是你想要的,所以才又跑来买。”

我在心里抱怨,这家伙怎么会这么聪明,也难怪张辰宇会被他弄下去。前一段时间听说张辰宇经济犯罪被判刑,得在牢里很长一段时间了。我妈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还高兴地直说报应,我却只淡淡地表示贱人自有天收。

可是看着眼前的顾煜城,我想张辰宇和白萱那两个贱人不是被天收,而是被眼前这个男人给三两下解决了。

我一看再否认顾煜城肯定是不会信了,于是顺着他说:“是,我怀孕了,是我前夫的孩子。”

“你前夫?张辰宇的?”顾煜城的语气还是充满了怀疑。

我点点头说:“嗯,虽然我们的婚姻破裂了,这个孩子也来的意料之外,可他毕竟是无辜的。”

“听你的意思是说,你打算生下它,然后一个人养大?”

“嗯。”

“曾家悦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你前夫的案情很严重,不是一年两年就能放出来的,你一个弱女子怎么能在这座城市里独自带大一个孩子?你能保证你们俩的生活吗?”

顾煜城的话是关心的意思,可我还是觉得他有些多管闲事,我说:“这个就不劳顾总您操心了,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想办法,总之一定不会去麻烦您。”说着,我伸手要去拿他手里的验孕棒。

可是顾煜城却后退一步,盯着我的眼睛说:“我不管这是谁的孩子,但我还是想给你一个建议,这个孩子还是不要留下的好,否则对你和孩子都不是什么好事。”

顾煜城还是没有相信我的话,他也开始怀疑我是不是那晚之后出现的问题。可是他既然已经想到这可能是他的孩子了,还是要我去打掉,这份决绝的狠心让我十分地不舒服。

我拿过装着验孕棒的那个塑料袋,收起玩笑很认真地说:“顾总,孩子的事情是我的家务事,他的去留由我自己决定。既然我已经有了打算,那说明我也做好了承担后果的准备。您的话里有歧义,我和孩子如果出现了问题,可是要算在您头上的。”

顾煜城被我认真的口气吓得退怯,没有再纠缠我,只是不甘心地说:“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为了你好。看在你这么不容易的份上,有事可以来找我。”

我说:“不了,还是不麻烦顾总了。顾总有自己的烦恼,我也要忙我的生活,希望以后我们不会再有任何瓜葛,再见,不,再也不见。”

第7章 怀孕

回到家以后我便无心再想顾煜城,不论我们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见,我都不想因为这个还不确定的孩子去麻烦他,我甚至做好了一辈子都不让他知道的打算。

买来的验孕棒全都被我试完了,结果都是一样,可我依旧不甘心,就跑到医院又做了一次检查。

医生拿着确诊阳性的单子问我婚否,她看我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大约心中已经有了决断。

我说:“我离婚了。”

医生点点头,问:“那孩子的父亲呢?”

“坐牢了。”

“那……这样的话,只能由你自己决定孩子是打掉还是留下了。”

我想了想,开口问道:“医生,我之前流产过,我想知道如果这个孩子没有了,我还有可能再怀孕吗?”

“这个谁也说不清楚,你流产以后情况不是很好,可是现在不也照样怀孕了吗。但未来的事情谁都无法预料,你之后还会不会再怀孕,我真的不能给你任何保证。”

“那……”我点点头,说,“我再考虑考虑吧。”

说罢,我一个人坐在医院的走廊上深思熟虑起来。这里是妇幼保健科,来来去去都是挺着大肚子的孕妇,她们身边都有一个小心翼翼的男人陪着,只有我一个人,拿着化验单,孤零零地坐在走廊冰冷的长椅上。

对于孩子,我是没有什么执念,可是既然有了我不想就这么轻易失去。

之前我没了张辰宇的孩子时,就觉得万念俱灰,现在等于是上天给了我一个做母亲的机会,我不想放弃。况且以后我会不会再有孩子还难说,所以这个孩子是不是顾煜城的种倒成了不太重要的事。

想明白以后,我压抑的内心忽然有了一丝明朗,这个孩子是我新生活的希望,我一定要让它健康快乐地长大。

为了能够安心渡过孕期,我决定搬离这里,找个顾煜城远一点的地方安家落户。

想想那天顾煜城决绝的语气,我就觉得心寒。无论今后的生活如何,我都不想再去打扰他,也不想被他得知我的情况,不然他那个聪明的脑袋前后一合计,那我在他面前岂不是成了不着寸缕?

这个选择题我已经做好了,可是马上又有新的问题迎面而来。

生养孩子我需要钱,除了租房子,还有以后的营养保健、检查、住院、产后、喂养等等等等,包括将来孩子上学,这些都是问题。

离婚的时候我选择净身出户是为了不再与张辰宇有任何瓜葛,他锒铛入狱时确实也没有牵扯我半分,可是现在的问题是,这几个月以来,我几乎没有攒下什么钱。父母那边我是一定不会再去开口的,他们年事已高,不能再为我担心了。

我想着不如趁现在身子请便,还能够行动自如,再多找一份兼职工作。可是为了宝宝的健康,我也不敢找那些太过劳累的活计。

就在我正迷茫不前举步维艰的时候,家里的一通电话,将我拉进了更深的深渊。

第8章 意外

母亲在电话那头断断续续的也说不清楚,只是说父亲工地上出了事情,需要大量的钱。

得到这个消息,我的脑子似乎也停止了思考,但是身体却井然有序的动作,买车票、回家、安慰母亲,这一系列事情都安排好以后,我才有那么一点点时间去思考。

以后该怎么办,我坐在深夜的列车上望着窗外飞速而过的风景,这世界如此美丽,可是并不是给我欣赏的。

父亲出事,母亲一个妇道人家早已经没了主心骨,全家的重力都压在我身上。也是到了家以后我才知道,原来是父亲负责的那块工地有人因为事故受伤了,本身没有多严重,但是对方却住进了重症监护室,医院给的结果是需要大量的医药费,且不一定能救回来。

最关键的是,工地的老板一夜之间,就不知所踪了……结果这个责任就落到了父亲的头上。

我有些埋怨母亲没有把话说清楚,吓得我一天一夜都没敢合眼。我说:“只要爸爸没事就好,赔钱事小,健康才重大。钱的事情我来想办法,你和爸爸只要好好保重自己就好。”

父亲说:“你能有什么办法啊,你一个单身女人,又刚离婚,自己还周全不过来呢,怎么能顾得上我们。本来我也说不告诉你了,可是你妈她……哎!”

我勉强笑笑说:“爸,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不告诉我怎么行?再说你不告诉我,还能跟谁说呢。反正你们不用担心,钱的事情交给我。我这里还有一些钱,是我这段时间攒下来的,不多,只有三四万万,你们先拿去急用,剩下的我尽快凑上来。”那之后我便又匆匆赶回了K市。

一顿奔波劳累之后,我还是要赶回公司上班,走的时候只是给领导打电话请了个假,回去之后不免有些尴尬。可是我也只能赔着笑脸硬上,现在我是缺钱的时候,不论怎样我都要保住这个赚钱的饭碗。

我先找领导同事借了一点,大家也都很同情我的遭遇,能帮忙的都帮忙了。可饶是如此还差了一大截,重症监护室的费用可不是一万两万就能解决的。

没办法,我只能找昔日的老同学碰碰运气。谁曾想被陈里昂得知了我的消息,他打电话过来询问,许久不见我也不好拂他的面子。

陈里昂是我的大学同学,曾经轰轰烈烈地喜欢过我,但因为种种原因我们没有走到一起,我和张辰宇结婚以后就和他彻底断了联系。陈里昂约我出来见面,我尽管有疑心,但抱着试一试的希望,还是去了。

一见面,陈里昂就开门见山地递给我一张银行卡说:“家悦,我知道你的近况不好,离婚以后一直一个人,现在碰上了这种事情,生活很艰难。我能给你的不多,这里有三十五万,是我瞒着我妻子攒下来的积蓄,现在给你拿去救急。”

我当时脑子都懵了,没想到陈里昂是一个如此有情有义的男人,当初我没有选择他却跟了张辰宇,真是我瞎了眼了。

情深陌路:我曾家悦就是不相信这命运!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40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