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嫡妃宅斗记:老娘又不想当女主,凭什么都来招惹我!

穿越嫡妃宅斗记:老娘又不想当女主,凭什么都来招惹我!

第1章 穿越

“给老夫打,狠狠地打,打死这个不孝女……”一个咆哮的声音在苏小楠的耳边响起,接着她就感觉到身体被鞭子抽打,一阵一阵的疼痛让她全身都抽搐起来。

尼玛到底是谁在打她,苏小楠想睁开眼,但是双眼就像被胶水粘住一般,无论她怎么用力都睁不开。

“老爷!手下留情啊,小楠还小……”另外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苏小楠感觉脑袋受到了刺激一样,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蜂拥而出。

她穿越了,身体的原主人也叫苏小楠,原主的父亲苏东阳乃是当今丞相,原主的母亲华媛在生她的时候难产而亡,苏东阳就娶了当时来伺候原主母亲生产的妹妹,也就是苏小楠的小姨华梅,并且不过半年,就生下一个女儿,苏茉儿。

苏小楠的母亲和当今皇后是手帕之交,她与太子欧阳云是指腹为婚。也正因为皇后一直盯着,所以华梅不好直接弄死苏小楠,但是却可以捧杀,在外人面前对她好的无法无天,将苏小楠养成了刁蛮任性的性子。

欧阳云对刁蛮任性的苏小楠很不满,反而喜欢上了苏茉儿。

苏小楠名声已臭,加上欧阳云坚持,皇上就下旨让苏茉儿嫁给太子欧阳云,而让苏小楠下嫁给四王爷欧阳辰。

这欧阳辰也是个家喻户晓的厉害角色,他八岁从军,十三岁带兵打仗,十五岁就无人能敌被封为镇南王,相传他风华绝代,但是好景不长十八岁欧阳辰却得了怪病,脸上都是毒瘤,身体也垮了,现在每天饮酒作乐,哪有以前的绝代风华。

苏小楠得知这个事就大闹苏府,更是当众把宣旨的太监赶了出去,而且还当着太子的面打了苏茉儿一个耳光。

这让苏东阳十分恼火,所以才执行家法,这几鞭子下去加上圣旨的刺激让原主魂归地府,让现代的她得以重生。

捋了捋记忆感觉过去很久,其实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耳边响起华梅的声音:“老爷!手下留情啊,小楠还小就是一时想不开,她也不是有意抗旨的!”

听到这句话后,苏东阳更加生气了:“给老夫用力打!”

感觉到鞭子更加密集落在自己身上,苏小楠心里暗骂这华梅真是恶毒,打着求情的旗号反复提及她抗旨,明显在撩,拨苏东阳,原主也真是傻的可以。

不知道打了多久,苏小楠一阵晕眩,昏了过去。


第2章 自带系统?

“嘀…嘀…扫描开始!”

“融合!绑定!”

……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小楠醒了过来,全身的疼的让她面部都扭曲了起来,这苏东阳下手真狠,苏小楠心里默默的吐槽。

“小姐!你醒了?”正当苏小楠准备叫人的时候,一脸惊喜的绿芙走了进来。

“绿芙!我有点渴!”苏小楠一眼就认出来人是她的贴身丫鬟绿芙,从原主记忆里面,这绿芙是苏小楠一次抱打不平救回来的,所以小丫头就一心服侍着她,原主脾气不好,那些丫鬟都受不了她,也只有绿芙一直全心全意留在她身边。

听到苏小楠的话绿芙急忙放下手中的东西,转身去倒水。

喝着水,苏小楠干哑的嗓子这才好过一点,一旁的绿芙咬着嘴唇道:“小姐!就算你要打绿芙,绿芙也要说!小姐不要再闹了,抗旨是会杀头的,虽然小姐你是嫡长女,但是府里的丫鬟和嬷嬷根本不待见我们,老爷不喜欢你,连每天送来的饭食都是厨房剩下的,太子喜欢二小姐,小姐嫁过去也不会有好日子,现在嫁给四王爷,那就是四王妃了,一家主母,日子总不会比现在差……”

说完就跪了下来,一副等着惩罚的模样。

看着小心翼翼的绿芙,苏小楠心中叹了一口气,整个家里只怕只有绿芙为她在考虑了。

“起来帮我上药吧!”

绿芙看了一眼自家小姐,见她脸上并没有怒色,这才笑着起身,拿着药准备给苏小楠擦。

“嗯?”一股刺鼻的味道传来,苏小楠心头一惊:“这是什么?”

“这是雪花膏啊,小姐你身上的鞭伤如果不擦药可是会留疤的!”绿芙解释了两句。

苏小楠拿过药来,在鼻子下面闻了闻,刚才那刺鼻的味道就是从这药里传来:“为什么会有怪味?”

绿芙也上前闻了闻:“小姐是不是闻错了,这雪花膏无色无味,对治疗伤口最好了,还是之前夫人给二小姐之后,小姐从二小姐那边抢来的!一直收着,今天早上我才找出来的!”

听到绿芙的话,苏小楠总感觉哪里不对,但是一时也不知道是哪儿的问题,不过她的确是闻到一股怪味。

“系统扫描中…”

突然,一个机器合成的声音在苏小楠脑子里面响起。

“新物种,但有毒性,会阻碍伤口愈合并留下疤痕!”

电子声音再次响起,苏小楠这次确认了,这个声音是在她脑子里面,接着她眼前浮现一排数字:

宿主:苏小楠

职称:新手(经验0)

身份:丞相之女,四王爷未婚妻

体温:38.5°(感染引起发烧)

身体状况:慢性中毒,发烧

健康值:60(满分100)

“新物种扫描确认:曼陀罗,经验加3”声音再次响起,接着刚才那排数字发生了变化:

宿主:苏小楠

职称:新手(经验3/100)

身份:丞相之女,四王爷未婚妻

体温:38.5°(感染引起发烧)

身体状况:慢性中毒,发烧

健康值:60(满分100)

苏小楠一阵懵逼,这难道是传说中的系统?她穿越自带系统了?


第3章 宅斗满级

把绿芙打发出去,苏小楠仔细开始研究起系统来。

“系统系统,请问这经验有什么作用怎么累计?”

“经验可以通过发现未知病例,未知药材还有治疗病人来累计经验,通过经验可以升级职称!”系统公式化的回答。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刚才系统给她加了三点经验,这雪花膏里面果然有问题,因为自己有系统所以才能闻到那股怪味。

看来这雪花膏是华梅和苏茉儿联合做的局啊,借着这次让她身上的伤口不能恢复,留下很多疤痕,这在古代身上有疤肯定会被丈夫厌弃,这是把苏小楠往死里弄啊。

“那我这慢性中毒是怎么回事?”这是苏小楠最关心的问题,她记忆里面根本没有中毒这件事啊。

“系统分析后得出是一种蛇毒,但是暂时没有分析出解药,需要时间分析!”系统的回答让苏小楠一阵无语,没有解药这是要准备刚刚穿越就要挂的节奏嘛?

“慢性毒药!距离毒发有一年时间,宿主可以通过置换解毒剂可以暂时压制蛇毒!”系统再次解释。

“那我置换!”能压制就好,苏小楠赶紧要求。

“很抱歉,宿主经验不够置换,解毒剂需要五十经验来置换!”

“……”

坑爹啊!苏小楠一阵无语。

发现一个毒药才三个经验,这五十个经验需要多久啊…

苏小楠继续看数据,这健康值很好理解,身体有中毒有感染发烧的,能有60算不错了,只是这60后面为什么有个号啊?难道可以手动增加,玩过网游的都熟悉的套路啊,苏小楠脑子里面想象点号,果然发生了一点变化。

宿主:苏小楠

职称:新手(经验0/100)

身份:丞相之女,四王爷未婚妻

体温:38°(感染引起发烧)

身体状况:慢性中毒,发烧

健康值:60.3(满分100)

三点经验没有了,健康值就增加了0.3,只是让体温恢复了0.5°,一瞬间苏小楠就感觉身体好了很多,只是这经验清零了,一下子回到解放前了。

“听说姐姐醒了?”

正当苏小楠懊恼这三点经验的浪费,外面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接着就看到一个女子走了进来,一袭白衣姣若秋月,容貌天成,眉眼之间尽是柔弱,正是苏小楠的妹妹苏茉儿。

这一位绝代佳人,别说欧阳云了,就算苏小楠身为女人,看到也心动不已。

“听说姐姐因为沫儿被父亲责罚了,沫儿特来给姐姐赔罪来了!”苏茉儿双眼含泪,一副娇弱模样。

绿茶*!鉴婊完毕!

76集甄嬛传,30集金枝欲孽,70集延禧攻略……多部电视剧累积起来的经验,苏小楠一眼就看出来。

“说完了吗?说完就出去吧!”苏小楠冷冷的下了逐客令。

苏茉儿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按照这草包平时的性格此时应该暴跳如雷,准备动手打她才对。

“姐姐这还是在生沫儿的气吗?沫儿现在给姐姐跪下,只求姐姐原谅……”苏茉儿低眉顺眼,梨花带雨的,在听到外面传来的脚步声音,就立马一副要下跪的模样。

“不可!”一个男声传来,接着男子就冲了进来,一把就把苏茉儿拉进怀里,然后对着苏小楠怒目而视:“苏小楠!你的把戏真是够了,有什么不痛快直接冲着本宫来,如果你再敢欺负沫儿,本宫定让你生不如死!”

剑眉星目,一脸英气,苏小楠这是对太子欧阳云长相的评价。

嗯!就是有点傻!

“然后呢?”苏小楠问道。

一句话,场面安静的有些可怕,一度让人感觉到尴尬。


第4章 必须死

“然后?”被苏小楠一个问题弄得措手不及,欧阳云只是瞬间就调整好情绪,“收起你那副嘴脸,本太子看着讨厌!”

苏小楠简直想笑:“你看着讨厌关我屁事?”

“你…”欧阳云简直要气疯了。

苏茉儿急忙说道:“云哥哥别生气,姐姐这是在跟你赌气呢!”

别以为用这招就能吸引太子的注意,苏茉儿心中恨得牙痒痒,但是脸上却还是一副伤心模样:“沫儿错了,沫儿现在跪下求姐姐原谅!”

听到沫儿要下跪,欧阳云更是恼火:“苏小楠!你别太过分!”

关老娘屁事!苏小楠简直无语,这一对奇葩互相表演,战火最后还波及到自己身上:“请开始你的表演!”

什么意思?苏茉儿和欧阳云一瞬间没懂!

“不是要下跪嘛?那就赶紧的,我这还忙着呢!”也不知道绿芙干什么呢,找个吃的半天不回来,她饿着肚子心情本来就不好,还被绿茶和脑残打扰,心情就更不好了!

苏茉儿的脸一会白一会红,欧阳云瞬间怒斥道:“苏小楠!你信不信本太子现在就去找苏丞相,让他也来见识见识你怎么嚣张跋扈的!”

“云哥哥!你别说了,都是沫儿的错…呜……”苏茉儿的演技也是相当了得,说哭就哭,眼泪掉的噼里啪啦的,这让欧阳云更加心疼。

尼玛!老娘不发威真不把我当盘菜!

“我怎么嚣张跋扈了,是你们两个一个要下跪道歉,一个怒斥威胁,我TMD说什么了,我怎么就嚣张跋扈了?”

“老娘好歹现在赐婚给你弟弟了,也算是你弟媳,你带着你媳妇来欺负弟媳,到底是谁嚣张跋扈,回头我就让绿芙把你们的事找十个八个说书人酒楼茶馆说一遍,让大家评评理,你弟弟都快死了,你这么欺负他未过门的妻子,是不是一个太子该干的事!”苏小楠怒吼一声,穿越过来后一直憋郁闷一次性发泄出来!

苏茉儿和欧阳云瞬间懵逼,欧阳云更是气的脸色发红,如果苏小楠真敢这么做,隔天那些闻风而奏的御史的奏折肯定堆满父皇的案头。

想到这里欧阳云有些不满的看了一眼苏茉儿,本就是她多事,何苦要招惹苏小楠,这个草包都敢抗旨,如果真做出这种事,他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苏茉儿此时骑虎难下,差点咬碎一嘴银牙,但是面上却是一副伤心模样,双眼更是流出眼泪,梨花带雨,娇弱无比:“都是沫儿的错,沫儿无脸再见云哥哥了,沫儿这就走!”说完掩面而去!

欧阳云见美人流泪,心跟碎了一般,暗恨自己迁怒沫儿,本就是苏小楠的错,狠狠地瞪了一眼苏小楠后就追了出去。

终于走了!苏小楠叹了一口气,发了一顿火后更饿了,这绿芙怎么跟中午的外卖一样不准时啊。

谁也没有注意到,此时在苏小楠屋外的围墙上一前一后站着两个人。

后面的男子一袭金色长袍,金光闪闪,腰间坠着各色玉佩,此时他脸色涨红一副憋着想笑的模样,反观前面的男人一身玄色长袍,腰间挂着一把长剑,左半边脸带着鬼脸面具寒光直冒,阴森恐怖,而右边脸风姿潇洒,帅气无比,只是此时眼中闪着寒光,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

“我怎么听说你快死了?”那金色长袍的男子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闭嘴!”玄色长袍的男子腰间长剑一闪,金色长袍男子腰间的玉佩瞬间碎了两个。

男子怪叫一声,躲避开来,摸着碎成一半的玉佩,心疼不已:“辰辰!我们好歹多年兄弟!你对我下如此重手!”

这玄色长袍的男子正是苏小楠名义上的未婚夫镇南王欧阳辰,而金色衣服的男子就是号称天下第一富的金三千!

“苏小楠必须死!”欧阳辰收起长剑一个闪身消失在苏府。


第5章 嫁人?

“啪……”花瓶瓷器落地发出的声音。

“我要杀了她!这个贱,人!”苏茉儿恨得咬牙切齿,满地的花瓶碎片也丝毫不能抒发她的怒气,华梅静坐一旁,端着茶杯,朱唇轻吹,茶叶浮沉,然后呷了一口。

“娘!你听到我说的了吗?”苏茉儿看见华梅气定神闲的在一旁喝茶,有些不满的说道。

华梅见女儿有些气急败坏,眉头微微皱起:“沫儿!你失态了!”语气有些严厉。

苏茉儿见华梅生气更加的委屈:“娘你是没有看到刚才苏小楠嚣张的模样,连云哥哥都对我有意见,如果不出了这口气,我真的不甘心!”

华梅道:“别误了大事,还有三天她就要嫁给镇南王了,镇南王得病之后脾气暴戾,听说府里已经死了几十个被他打死的婢女了,苏小楠嫁过去活不了几天,与其跟她置气,还不如想想怎么笼络太子的心,就算苏小楠不死,你当了太子妃以后就是皇后,苏小楠见到你还不是跟狗一样跪在你面前……”

华梅的话让苏茉儿瞬间冷静下来,想象着苏小楠跪在自己面前,她不由得畅快起来:“娘!我知道错了,我一会就去找云哥哥!”

华梅满意的点点头:“你知道就好!你娘我委曲求全这么多年,一直帮你在谋划,现在离成功只有几步路了,我们急不得,华媛仗着自己是嫡女才有这么好的亲事,你娘我只是庶女,一直伏低做小终于才除掉她,顶替了她的位置,等你嫁给太子,我们母女才万无一失,才是人上人!”想起她的嫡女姐姐华媛,也就是苏小楠的母亲,华梅一阵恨意,恨华媛运气好,恨华家只对华媛好,所以她才弄死华媛,弄残苏小楠,她就是要证明她华梅才是最好的!

苏茉儿想起那个位置,想象着所有命妇给她跪拜行礼,眼中闪着无限的向往。

休息了一晚上,一大早苏小楠感觉身体好了一点,通过系统查看了一下/身体状况:

宿主:苏小楠

职称:新手(经验0/100)

身份:丞相之女,四王爷未婚妻

体温:37.5°(感染引起发烧)

身体状况:慢性中毒,发烧

健康值:70(满分100)

体温基本恢复正常,只是伤口还是很疼,但是那雪花霜是不能用了,要是留着伤疤就不好了。通过一晚上和系统的研究,苏小楠发现这系统只要经验足够可以换各种药和医疗器材,所以她的目标是升级,一定要先把身体里面蛇毒给解决了,还有原主的死和原主母亲的死肯定都是因为华梅和苏东阳,这个仇慢慢来。

苏小楠这边想着怎么升级,眼角余光发现绿芙抱着东西走了进来,脸上都是愁容。

“怎么了这是?”

绿芙听到小姐的问话,这才有些生气的说道:“因为四王爷身体不好,所以婚期很赶,就定在后日,夫人那边送来的嫁妆礼单和嫁衣!”

看着绿芙手上的礼单,苏小楠接过来扫了一眼,这才明白为什么绿芙这么生气,堂堂的丞相府嫁嫡女居然只是陪嫁两个丫鬟和两间间偏远的铺子还有几亩荒地,这哪是嫁妆啊,这真的是羞辱。

不过苏小楠却一点不生气,有人作死她没必要拦着,听说她娘嫁过来可是六十四抬的嫁妆,这华梅的吃相太难看了,但是也要看她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我让你找的药材找了吗?”放下礼单苏小楠立马关心起系统升级问题。

绿芙见小姐不在意礼单,有些着急,但是一想到夫人的狠厉,到嘴边的话只能咽下去,把怀里的包裹取出来打开。

一股浓烈的药材味扑面而来,苏小楠两眼放光起来,只是看一眼这其中起码几十种不同的药材。

“系统扫描中……”

“发现新物种—紫阳草,可助安眠,系统加2……”

“发现新物种—天魁,可养颜,系统加3……”

……

随着系统的声音一道一道的传来,苏小楠开心的看着经验直线上升,不过开心来得快去的也快,只是响了十几下,系统就恢复了平静,

苏小楠定睛一看:

宿主:苏小楠

职称:新手(经验48/100)

身份:丞相之女,四王爷未婚妻

体温:37.5°(感染引起发烧)

身体状况:慢性中毒,发烧

健康值:70(满分100)

………离五十经验就差两个,就可以兑换解毒剂了,不能功亏一篑啊!

“这是全部了吗?”苏小楠有些不死心的问绿芙,这可是关系到她的小命啊。

绿芙点了点头:“府里所有的药材我都弄了一点,实在没有其他的了!”

苏小楠有些失望,不过很快她就调整过来了,既然丞相府就能捞到这么多经验了,等后天她嫁到镇南王府,一个王府的药材肯定会更多,那解毒剂就有了。

这么一想苏小楠还有些期待后天了,至于华梅和苏东阳两个人的仇,等她把毒解了,再慢慢玩。


第6章 刁奴

一晃两天过去,一大早苏小楠就被绿芙叫醒,接着就是过来四五个嬷嬷开始给她梳妆打扮,苏小楠也不反抗,反正现在她没有反抗的本钱,只是从一个狼窝换到另外一个狼窝罢了。

“小姐真是漂亮!”绿芙看着梳妆好的苏小楠,发出真诚的赞美。

“赶紧上花轿了,吉时要到了!”一旁的嬷嬷开始催促,眼中都是鄙视之色:“长得再好看还不是嫁给残废?”

绿芙双眼一红就要落下眼泪,苏小楠嘴角闪过一丝冷笑,站起身一甩手,“啪……”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直接给了嬷嬷一个耳光。

“你敢打我?”嬷嬷捂着嘴巴一脸不可思议:“我可是夫人身边的人!”

苏小楠当然知道她是夫人身边的嬷嬷,听说还是陪嫁,叫李嬷嬷来着,平时没少欺负绿芙,还经常克扣她的伙食:“打得就是你,打你还得选日子?”

苏小楠的话气得李嬷嬷全身发抖,哇的一声她直接扑向苏小楠。

前世苏小楠学过一段时间散打,因为那段时间新闻经常曝光快车出租车司机调戏女乘客,加上她还经常晚上加班,为了安全她特意学了一段时间。所以此时看着冲向她的李嬷嬷,苏小楠丝毫不慌张。

身子一闪避开李嬷嬷,转身朝着李嬷嬷屁股上又是一脚,李嬷嬷发出一声痛呼,整个人摔了出去。

摔倒后的李嬷嬷气急败坏,对着旁边傻站着的其他嬷嬷吼道:“你们都傻站着干嘛,大小姐疯了,不肯上花轿,我们现在把她捆起来,这是夫人交代的!”

旁边几个嬷嬷惊吓过后,听到李嬷嬷的话都开始卷起袖子朝着苏小楠走了过来,一旁的绿芙吓得全身发抖,但是却依然拦在苏小楠身前:“你们别过来…要打就打我…”

绿芙全身都吓得发抖,却还将她保护在身后,苏小楠心里一暖。

推开身前的绿芙,苏小楠上前一步:“你们可以试试,敢动我一下,我就拼着不上花轿也要让来参加婚礼的这些达官贵人看看,刁奴欺主是哪家的规矩,看看夫人还能不能护住你们?!”

几人对视一眼,如果苏小楠真敢这么做,那夫人肯定会牺牲她们的,哪还会护着她们。

一旁的李嬷嬷咆哮道:“你们怕什么?她就是一个草包,她的话哪有人信?”

苏小楠笑了,这老货还有点智商啊,不过可惜她不是原来的草包:“那你可以试试,你刚才怒骂四王爷是残废,说我这个四王妃是草包,你们家夫人一直是什么打算你肯定知道,无非是想我听话的嫁给四王爷,苏茉儿嫁给太子,如果我现在跟你家夫人说,我不再缠着太子,而且还很乖的嫁给四王爷,要求就是让人割掉你这个老货的舌头,你说你家夫人愿意吗?”

苏小楠一步一步走向坐在地上的李嬷嬷,眼中都是杀意,嘴里的话更是让李嬷嬷心中发寒。

夫人是什么性格她怎么会不知道,如果苏小楠真这么做,夫人肯定会同意,哪怕这苏小楠的话不一定是真的。

“我…”李嬷嬷喉咙发紧说不出话来。

“现在给绿芙道歉!”苏小楠看着李嬷嬷说道。

李嬷嬷脸色苍白,完全没有刚才那番气势,哆哆嗦嗦的抽了自己一耳光,然后对着绿芙说道:“老奴错了,请绿芙姑娘原谅!”

绿芙有些吓到,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苏小楠。

苏小楠摆了摆手,教训这老奴不是她的本意,今天的戏才刚开始呢:“去叫夫人过来!”

经过刚才一番闹腾,现在几个嬷嬷谁也不敢说个不,其中一个嬷嬷慢慢的退了出去,应该是去找华梅了。

苏小楠拉着绿芙到床边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坐下,然后慢条斯理的开始吃东西,一大早就弄醒她,早饭也没有吃,现在正饿着。


第7章 百万嫁妆

正在前厅招呼客人的华梅听到嬷嬷说完事情的经过,她简直要气炸了,深吸几口气,她压下心中的怒意,朝着苏小楠的院子走去。

“楠儿找娘过来有什么事吗?”来到苏小楠的院子,华梅冰冷的表情瞬间换上一副笑脸。

苏小楠看着假笑的华梅,心中不得不赞一句,这表情真是真诚,如果不是被宫斗宅斗剧洗礼过,很容易被这女人的假面具给欺骗啊。

华梅见苏小楠不似以前对她那么亲密,反而直盯着她,一双眸子里面都是冷静,心中一沉:“如果是这几个嬷嬷服侍不周,娘这就把她们发卖出去。”

苏小楠笑了笑,真是老套路,以前华梅也是这么做的,换来的就是其他人觉得大小姐嚣张跋扈一言不合就找夫人告状,发卖了很多下人。

“戏演多了难道你不累吗?”苏小楠看着华梅语气有些揶揄。

华梅双眼微眯,脸色沉了下来:“看来这么多年你都是装的!”

苏小楠也不解释,对方误会就误会吧,难道还给她解释自己是盗号的,原主被她们已经整下线了?

“你要什么?”华梅按耐住心中怒气,丝毫没有注意到她的双手紧握后,指甲都刺破手心了。

苏小楠看着华梅因为生气而有些扭曲的面孔,伸出一根手指:“一百万两!”

“做梦!”华梅闻言直接呵斥苏小楠,此时一副撕破脸皮的模样:“我真是小看你了,隐藏了十几年就是为了等今天!”该死的贱,人,跟她娘亲一样,早知道就应该趁早弄死她。

“你可以不给,但是我如果现在去外面大闹一场,告诉所有客人你虐待我给我下毒,你说他们信不信?如果客人里面有太医就更好了……”自己身中蛇毒,苏小楠可以肯定就是华梅动的手。

“你敢!”华梅脸色大变,眼中的杀气丝毫不加掩饰。

苏小楠一点也不怕,只是看着脸色扭曲到可怕的华梅淡然一笑:“不知道继母虐待嫡女这种丑闻会不会影响到妹妹的亲事,听说皇室选择太子妃可是挺严格的!”

苏小楠看到华梅额头的青筋都冒出来了,看来这个是挺刺激她的。

华梅脸色青白不定,半响之后才幽幽的开口:“没有这么多钱,你爹俸禄不高,府里花销也大!”

苏小楠知道华梅是退了一步了,不过她才不信华梅的鬼话呢:“我听说我娘嫁过来是六十四抬嫁妆,还有我听说爹经常收太子的礼物……”

“住口!”华梅连忙阻止苏小楠说下去,太子结交外臣,还是一朝丞相,这如果让当今皇上知道,太子最多被罚,但是苏府肯定会被皇帝猜忌,甚至会……

“你可以继续考虑,但是时间不等人,一会吉时到了我还没有出门,宾客们肯定奇怪……”苏小楠顺手拿起糕点继续开吃。

华梅脸色阴晴不定,尤其看苏小楠在大吃特吃,恨不得直接上去掐死她,不过想到她最多还有一年的寿命,心里稍微安慰一点,但是心里又开始心疼这一百万两。最终想了想还是女儿和女儿的未来比较重要,苏小楠就是狗屎,没必要跟她硬碰,等以后有的是机会讨回来。

“你等着!我给你去拿!”华梅转身离开。

“记得快点,我还赶着去洞房呢!”苏小楠补了一刀。

嗯!有一百万两银子,等解决了蛇毒可以逍遥天下去,谁要嫁给那残废王爷,有一百万两多少好看的男人没有?

看了一眼有些被震惊到的绿芙,苏小楠想了想也带上她吧,免得这个小白,兔被人欺负。

苏小楠暗暗下了决定,等把苏东阳和华梅玩死,她就带着钱流浪去。


第8章 和公鸡拜堂

揣着一百万两银票,苏小楠坐在花轿里面哼着歌!华梅的动作还是很快,看来一百万两不是极限,回头想办法再弄一点。

外面吹吹打打半个时辰,花轿摇得苏小楠都快吐了,终于停了下来。外面迎亲的队伍突然安静下来,让花轿里面的苏小楠有些莫名。

顶着盖头也不好做什么,只能耐心等待一下,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见那王爷过来踹轿门,苏小楠有种不好的预感。

“小…小姐…”轿门外面传来绿芙的声音,声音里面带着一丝不知所措。

苏小楠顾不了,直接掀开盖头,打开轿门发现外面聚集了一群看热闹的人,轿子停的地方也不是镇南王府,而是翠烟楼!

翠烟楼整个京城最大的妓,院,镇南王欧阳辰病了之后无法带兵,就每日混迹在这个妓,院,如今看来他真是破罐子破摔,连婚礼都准备在妓,院办了?

四周都是议论纷纷的声音,苏小楠心中暗恨,这欧阳辰真是逼人太甚,别说古代就是现代婚礼出现这种情况,女生都觉得颜面尽失。这欧阳辰明显要逼着自己去死啊。

“小姐!这怎么办啊?”绿芙有些慌了,也有些生气,这王爷欺人太甚。

苏小楠看着翠烟楼外一群莺莺燕燕,门口也不见那残废王爷,只能上前一步问到:“出来一个能喘气说话的!”

话音刚落四周一片寂静,一个青衣女子缓缓走了出来,莲步轻移宛如一阵青烟,走到苏小楠面前五步远的地方微微前身:“奴家嫣儿!见过苏小姐!”

“所以你是谁?”欧阳辰不出来,居然派一个女人出来挡刀,苏小楠对这个以前号称战无不胜的人嗤之以鼻。

“王爷是奴家的恩客。”嫣儿说话柔柔弱弱,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王爷病重只怕现在不能拜堂,所以让奴家跟苏小姐说一声,回苏府吧!”

回苏府?苏小楠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欧阳辰是直接休妻啊,还在妓,院门口休妻,真是天大的笑话,赶尽杀绝呢。

苏小楠冷笑一声,这渣男都要把她逼死了,那他就别怪她在他坟前蹦迪了。

“绿芙!你去找一只公鸡去!”苏小楠转身吩咐身后的绿芙。

绿芙有些奇怪,这个关头小姐要找公鸡干嘛,但是既然是小姐吩咐,她也没有多问,直接转身去找。

“苏小姐是何意?”嫣儿见苏小楠并不生气,眼中闪过一丝恨意,微不可查,但是却没有逃过苏小楠的眼睛。

“啪!”苏小楠也不废话,上前两步甩手就是一个耳光,瞬间让嫣儿发髻都散乱了下来。围观的人群一下子就炸开了。

翠烟楼外面围观的人中冲出两个妹子扶助嫣儿,其中一个更是指着苏小楠大骂起来:“自己管不住男人,还打我们撒气,丢人都丢到妓,院来了!泼妇……”

苏小楠反手又是一个大耳光,飞起一脚就把女子踹了出去,女子一下子就懵了,以前不是没有官家太太来妓,院闹事,但是每次被她们骂了几句,对方都不敢动手怕丢了面子,却从来没有一个完全不跟她们讲道理,直接开打的。

“苏小姐请自重,我们虽然是风尘女子,但是也不是任由人欺辱的,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嫣儿捂着脸,眼中闪过恨意。

苏小楠笑道:“你的主人不就是欧阳辰嘛,我现在是他王妃,他的也是我的,我打自己的狗还需要给狗一个理由吗?”

“你……”嫣儿气急,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苏小楠冷笑:“口口声声叫我苏小姐,还假传王爷口谕,打你都是轻的!”

苏小楠当然知道嫣儿没有假传口谕,但是今天她骑虎难下了,只能跟着欧阳辰杠上了:“皇上赐婚,王爷怎么会抗旨,这可是欺君之罪,王爷病重你瞒着王爷做出这种事本王妃没有把你打死都算仁慈!”

嫣儿有口难言,她不敢说自己没有假传口谕,因为现在她还坚持说是王爷说的,只怕不等眼前这个草包打死她,王爷那边都不会放过她。

“苏小姐教训的事!”嫣儿低眉顺眼微微欠身。

还真是能忍!苏小楠对她倒是高看了一眼,能服侍欧阳辰的果然还有几分心思。

看到绿芙拎着一只公鸡回来,苏小楠也懒得跟嫣儿继续计较,走过去接过公鸡看向翠烟楼然后高声道:“既然王爷病重不能拜堂,皇上赐婚又不能推辞,今日本王妃就当着所有人的面和这公鸡拜堂!”

此言一出一片哗然,和公鸡拜堂不是说没有,反而常见,但是却从未有皇室怎么干。只有两种情况下会这么做,一个是男子去世,女子和公鸡拜堂,这是冥婚。还有一个就是男子病重快死。但是不管是哪种和公鸡拜堂都是不吉利的。

“今日拜堂我苏小楠指鸡立誓,王爷继续在这里养病,王府我定会帮他管理妥当,本王妃会好好养着公鸡,一旦王爷不幸病重而亡,本王妃就是杀鸡吃肉要和王爷夫妻融为一体!”苏小楠朗声道。

苏小楠心中得意:欧阳辰任你奸猾似鬼还不是喝老娘的洗脚水,你做初一,我就做十五。你妓,院门口休妻,我就妓,院门口用公鸡咒你早死。回头等我处理完事,老娘拍拍屁股就走人。


穿越嫡妃宅斗记:老娘又不想当女主,凭什么都来招惹我!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47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