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转爱情的指尖:一纸契约,两个孩子。

流转爱情的指尖:一纸契约,两个孩子。

第1章 早点开始,早点结束

“从现在起,直到你怀孕生子,一年内你必须待在别墅,不能跟外界有任何接触和联系。”管家顿了顿,接着说“如果没有问题,就在契约的最后一页签名。”

赵舒舒看着合同的条款,心头微愣,片刻,她拿起钢笔,毫不犹豫在契约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不管以后怎么样,只要能筹集到医药费给妈妈治病,其他的赵舒舒都不在乎。

“契约正式生效!”

管家的这句话,像一支支利箭,命中赵舒舒故作镇定的心,痛的她无法呼吸。

洗完澡,管家蒙上赵舒舒的双眼,带她来到房间,让她躺在床上,等待雇主。

房间里很安静,除了她急促的呼吸和紧张的心跳外,再也没有其他声音。

赵舒舒心里很不安,不知道那个男人是什么样子。

突然,外面响起一阵脚步声。

他!是他来了吗?

赵舒舒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紧张的手心开始微微发汗。

“结果。”这个声音沉着且冷漠。

“是处/女,很干净,已经洗完澡,在房间等您。”管家在一旁毕恭毕敬。

黑暗中,脚步声慢慢靠近,每一步都像踩在赵舒舒的心尖,让她紧张,害怕,双手不自觉握的更紧。

顾景烨冷眼扫过床上的赵舒舒,缓缓伸手,在赵舒舒的胳膊轻轻滑过,肌肤柔软,触感细滑,他嘴角微扬。

心头一惊,背后渗出一层细汗,胳膊起了一片鸡皮疙瘩,赵舒舒的身体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怕了?”顾景烨语调带着一丝玩味的嘲讽。

赵舒舒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声音有点颤,“没,没有!”

一阵温热的气息,扑到赵舒舒耳边,慢慢散开,她忍不住晃动着头。

“有…有点痒!”赵舒舒有点害羞,她紧紧咬着下嘴唇,接着说:“可不可以,不要在我耳朵边,吹气?”她的声音越来越小。

顾景烨愣住,转眼间,轻笑一声,这个女人有点意思!

这一声轻笑,让赵舒舒忘记了所有的紧张和害怕,他不是可怕的人。

“我准备好了!” 赵舒舒深呼吸,让自己尽量保持镇静,接着说:“我们早点开始,也早点结束。”

原来是这样,顾景烨嘴角上扬,缓缓开口,“这可不由你!”

“什么…嗯!”

赵舒舒刚想开口,一个喘着粗气的唇重重将她的小嘴覆盖,随后她紧闭的嘴被狠狠撬开,快速侵入她的嘴里,不带一丝停顿,一阵粗鲁的吸允,让她有瞬间的窒息。

她伸手想要推开这个粗鲁的男人,没料反被他擒住双手,动也不能动。

顾景烨的手在赵舒舒身上游走,她紧张的绷着身体,手滑过脸颊,移向脖子,再到锁骨,最终停在胸前,她的脑袋一片空白。

赵舒舒又急又羞,身体不停的扭动,挣扎。

顾景烨毫不怜惜,重重的将她压在身下,双手扯住赵舒舒的睡衣,一用力,“嘶!”她的睡衣被撕开了。

赵舒舒感觉胸前一股凉意,她白皙的身体,完全暴露在黑暗中,她万分惊恐,伸手想去遮挡。

手还没有抬起来,就被顾景烨的双手死死抓住,将她牢牢禁锢在身下,让她无法动弹。

“不要!”一阵惊恐的大叫声,在房间回荡。

这一连串粗暴的动作,让赵舒舒终于意识到,接下来将会发生多么可怕的事情。

“求求你!放过我!”赵舒舒的声音颤抖着。

顾景烨调侃着说:“怎么,后悔了?”

赵舒舒一怔,想到妈妈的医药费,全身哆嗦,“不,我…我不后悔了!”

“好戏,现在才开始!”顾景烨的声音像暗夜的鬼魅一般,让赵舒舒毛骨悚然。

“啊!”赵舒舒一声尖叫。

身体第一次被强行进入,那种被撕裂的痛,让赵舒舒的身体开始发抖,而身上的男人并没有想要放过她。

一次次的冲击,让赵舒舒疼到麻木,她躺在身下,任由他在自己身上驰骋,屈辱的眼流滑落,一滴,两滴……

这一夜,赵舒舒被折磨的精疲力尽,直到晕厥。

第2章 给你五分钟

清晨,阳光透过轻薄的窗帘,在地上落下一束束柔和的暖光,驱散房间的黑暗。

赵舒舒双手环抱,蜷缩在床角,一丝不挂,白皙的肌肤上零星散落着暧昧的痕迹。

连续半个月,每晚赵舒舒都被顾景烨折腾的死去活来,每一次晕厥和清醒,都伴随着无限的痛苦和恐惧。

“赵小姐,你该起床了。”熊姐说话很客气。

赵舒舒惊恐的看着熊姐,赶紧用被子盖住自己赤.裸的身体,这满身的痕迹让她无地自容。

“知道了。”赵舒舒努力掩饰自己慌张的情绪。

像往常一样,赵舒舒洗完澡,下楼,熊姐已经准备好丰富的早餐,但她一点胃口也没有。

近几日,赵舒舒一直心神不宁,而她唯一放不下的就是重病的妈妈。

她找遍整栋别墅,却没有发现电话的丁点踪迹。

赵舒舒无奈的苦笑,也是,契约里明确规定了,一年内,她不能跟外界有任何接触和联系。

她的视线落在熊姐身上,片刻,眼底露出一丝喜悦。

“熊姐,你能把手机借给我吗?”赵舒舒来到她身边,语气放的很低。

熊姐一愣,眉头皱起,为难的看着赵舒舒,说:“赵小姐,不是我不借给你,主要是总管家再三嘱咐,要我看好你,不能让你跟外界有任何接触和联系。”

赵舒舒看着熊姐,眼底带着恳切和诚意,接着说:“熊姐,你放心,我只是给妈妈打电话,她现在住在医院,我有点担心她!”

熊姐看着赵舒舒诚恳的眼神,她的心软了。

“那我先给少爷打电话请示一下,如果不行,就真没辙了。”

“熊姐,谢谢你!谢谢你!”赵舒舒连声感谢。

电话接通了,熊姐一脸难色,对着赵舒舒摇头。

赵舒舒一怔,想都没想,赶紧抢过熊姐的手机,“喂…喂!”过于紧张,她的声音有轻微的颤抖。

顾景烨听到一阵急促而颤抖的声音,顿了顿,将手机贴在耳边。

赵舒舒深呼吸,尽量让自己的情绪保持平缓,接着开口说:“我想跟妈妈打个电话,可以吗?”

电话那头响起一个冷漠的声音,“合约的内容,你忘了?”

“没…没有忘,只是,我很担心妈妈,她现在病的很严重!”赵舒舒的声音有些不安。

“既然没忘,就继续遵守。”顾景烨的声音依旧冰冷,好像冷血动物一样,没有感情。

赵舒舒低头垂眼,想到病重的妈妈,她紧紧咬着下嘴唇,语气放的更低,恳求着:“我求求你,让我打个电话,我不会耽误很长时间,真的,我发誓。”

“记住你的身份。”顾景烨冷哼,脸上浮现一抹鄙夷。

赵舒舒的心突然一阵巨痛,顾景烨的话像尖刀划,一点点慢慢划开她的心,血一滴一滴,快要流干枯竭。

“只要你…给我一次机会,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听你的话,绝对不再反抗。”赵舒舒紧紧握着拳头,指甲已经深陷手心。

“你有资格跟我讲条件吗?”顾景烨微扬的声调,有一丝嘲讽。

赵舒舒一下瘫坐在地上,发出一声沉重的响声,心里的屈辱和无奈无限蔓延,占据她的全身。

顾景烨眉头微皱,一只修长且指关节分明的手指,轻轻点开电脑,画面上出现一个身穿白色纯棉睡裙的女人,坐在地上,身体颤抖着,她低着头,长发遮住了她的脸颊,顾景烨看不清她的模样。

“求你了,一分钟…也行,我求求你了!”赵舒舒声音力气飘渺,透着无限的绝望。

顾景烨看着画面里,单薄颤抖的身影,他眼底露出一丝,从未有过的柔软,真是个倔强的女人。

沉默片刻,顾景烨才缓缓开口,语气依旧冰冷:“给你五分钟。”

赵舒舒一时没有反应,她愣住了。

顾景烨接着说:“下不为例。”

他的话让赵舒舒重新燃起希望,她眼里泛着光芒,激动不已, “谢谢!谢谢你!谢谢你大发慈悲,谢谢!”

顾景烨看着画面,那个女人正对着电话弯腰鞠躬,他无意识的多看了几眼。

关掉画面,片刻,顾景烨眉头紧紧皱起,该死的,居然对她心软了。

第3章 双重打击

一阵嘟嘟声后,电话接通了。

“喂。”电话那头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赵舒舒眼圈泛红,视线变的模糊,她紧紧咬着嘴唇,努力让自己平静,“妈妈,我是舒儿!你最近身体怎么样?”

“我很好,倒是你,最近是不是很忙啊,都没见你过来?”何枚一直惦记着赵舒舒,现在听到她的声音,终于安心了一些。

“最近学校功课多,等过段时候我就来看你,给你带之前跟你说过的蛋糕,是我们学校最好吃的蛋糕!”赵舒舒用力咬着大拇指,尽量让自己语气轻松,没有异常。

“你好好学习,有空了再来看妈妈。”何枚强忍着身体带来的痛楚,接着说:“舒儿,你还记不记得,以前我跟你说过的木头盒子?”

“当然记得,妈妈说过的话,我都记得。”赵舒舒点点头。

“以后,要是妈妈走了,你一定要记得把它拿出来,里面都是妈妈给你留的东西。”何枚紧紧地捂着嘴,额头渗出一层细汗。

赵舒舒急忙说:“妈妈,你不会有事的,你的病一定会治好的!”

“是的,一定会好的!舒儿,你不用担心妈妈,你一定要好好活着,妈妈最放不下的就是你,知道吗?”无数次的治疗,疼的何枚快要支撑不下去了,可每当想起赵舒舒,她有强忍着坚持着,因为最让她挂心的就是赵舒舒。

“我一定会好好活着,不让妈妈担心!”赵舒舒用手捂着电话,不想让妈妈听到自己的哽咽声。

“赵小姐,时间要到了。”熊姐看了一眼厨房的挂钟,一旁小声提醒赵舒舒。

赵舒舒惊慌,赶紧捂着电话,怕妈妈听到了。

停顿片刻,赵舒舒咬着颤抖的唇,心里的酸楚化作眼泪,滑落,深呼吸,她故作轻松的说:“妈妈,我要去上课了,下次再给你打电话。”

“好的,那你快去上课,别迟到了。”

宝贝,妈妈一定会撑到你回来,只有见到你,我才能走的了无牵挂。

挂掉电话,赵舒舒坐在地上,双手抱着膝盖,将头埋在上面,嚎啕大哭,毫无顾忌。

一旁的熊姐看着心里难受,忍不住也湿了眼眶。

不知道是不是哭的太伤心,赵舒舒感觉胃里一阵翻腾,很难受,突然一阵干呕。

她紧紧捂着嘴,起身赶紧跑向洗手间,双腿发软,差点摔倒。

看着赵舒舒脸色苍白,双眼红肿,嘴唇发乌,熊姐吓坏了,赶紧给医生打电话。

经过一番仔细检查,医生确定赵舒舒怀孕了。

医生走后,熊姐立即给顾景烨打电话,把这件事情告诉他。

听到赵舒舒怀孕了,顾景烨并没有放下手上的工作,只是淡淡的吩咐:“让她好好备孕。”

转眼间,九个月过去了。

医院产房内,突然响起一声骇人的叫声,让人不禁毛骨悚然。

随后,“哇哇哇!”一阵婴儿的哭啼声。

恍惚间,赵舒舒好像听见了孩子的哭声,她嘴角微扬,然后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赵舒舒终于有了意识,她吃力的抬起沉重的眼皮,四周一片亮白,有些刺眼,她又闭上眼睛。

赵舒舒下意识用手去摸肚子,心头一惊,她赶紧起身,腹部一阵钻心的疼,背后起了一层冷汗。

“孩子呢?我的孩子呢?”赵舒舒惊慌失措,在病房四处寻找。

她咬着牙,一把扯掉手上的针头,强忍着身体的剧烈疼痛,一点点移动,抬起无力的手臂,拼命的想去按呼救器。

还差一点,一点就可以按到了,赵舒舒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红色的按钮。

“啊!”一阵惨叫。

赵舒舒从病床上掉下来,重重的摔在地上,她的脸瞬间扭曲,额头豆大的汗珠,一颗颗顺着脸颊流下,只见腹部渗出一片血红。

“天啦,你怎么掉地上了!”一个护士惊叫。

片刻,医生护士都赶来了,赶紧将赵舒舒抬上病床。

“伤口裂开了,赶紧准备再次缝合!”医生脸色严肃,眉头紧皱。

赵舒舒脸颊苍白如纸,满脸汗珠,嘴唇煞白,她强忍着伤口裂开的痛,紧紧的拉着医生的衣角,声音颤抖,“医生,我…我的…孩子呢?”

“我先给你处理伤口!”医生的视线停留在赵舒舒摔裂的伤口上,一脸焦急。

“不,医生…你先告诉我,我的…孩子…怎么样了!”赵舒舒用尽全部的力气拉着医生。

“男宝宝已经被雇主抱走了。”医生顿了顿,接着说:“一百万的代孕费也汇入你的账户。”

赵舒舒震惊的看着医生,男宝宝?难道……

“还有另外一个女宝宝…夭折了,医院已经处理了。”医生眼神闪躲,不敢直视赵舒舒。

赵舒舒脑袋一片空白,双眼失神,胸口一阵发慌,“不可能,不可能,医生,你…你骗我的,你骗我的!”

“啊!”一阵凄厉的叫声,让人不禁后脊背发寒。

她哭着,喊着,伤心欲绝。

突然一个护士急匆匆的走到医生旁边,低声说了几句,医生的脸色变的更加难堪。

医生叹了口气,说:“赵小姐,刚才你妈妈所在的医院来电话,说…你妈妈没有熬过去,刚去世了。”

赵舒舒好像没有听清,她看着医生,眼里没有一丝生气,“医生,你…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没有听清,你能再说…一遍吗?”

“赵小姐,请节哀!”

“不,不会的,你们一定是搞错了,你们肯定搞错了!”赵舒舒的眼睛慌张的不停眨着,眼泪不停从眼眶滑落。

“赵小姐,你刚生完孩子,身体很虚弱,需要好好休息,情绪不能太激动了。”一旁的护士心疼的看着赵舒舒。

“我不相信,我要去医院,我…我去医院!”

赵舒舒全身颤抖着,想动,却使不上力气,她瘫在病床上,双眼空洞,像没有了灵魂一样。

第4章 你想要我帮你什么?

五年后

临城机场,人来人往,人山人海。

刚下飞机,赵舒舒牵着女儿念念,正向机场大厅的方向走去。

“念念,你乖乖在这里等妈咪,妈咪现在要去拿行李。”赵舒舒半蹲着给女儿整理衣服。

“妈咪放心,我一定乖乖等你。”念念怀里抱着她的宝贝洋娃娃,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赵舒舒,保证着。

赵舒舒抬手,在女儿头上轻轻抚摸着,看着她乖巧的模样,心里稍微踏实了点。

赵舒舒还没有走多久,一个男人不小心撞到念念,她手中的洋娃娃被撞掉了。

念念低头想去捡,洋娃娃接连被踢,越来越远,她赶着去追洋娃娃。

等她捡起洋娃娃再看四周时,已经不是她刚刚站着的地方了。

念念心里有点着急,怕妈咪找不到她会担心,她瞪圆着眼,四处张望,想寻求帮助。

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念念身边经过,她不自觉的跟着他,从侧面抓住他西装的下摆,仰着头,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有礼貌的说:“帅气叔叔,可不可以请你帮我一个忙?”

顾景烨回头,一个身穿红色小棉袄,怀里抱着一个洋娃娃的小女孩,正拉着自己的衣角,她脸上正洋溢着天真无邪的笑容。

这么有灵气又可爱的小姑娘,还真是不多见。

他嘴角不自觉微微上扬,唇线弧度恰到好处。

“叔叔,你笑起来更帅。”念念竖起大拇指。

“小丫头,你想要我帮你什么?”顾景烨蹲下,看着她可爱的模样,他莫名的想要亲近。

“我想借电话。”念念转动着黑眼珠,一副机灵鬼的模样。

片刻后,念念把电话还给顾景烨,她礼貌的对顾景烨说:“帅气叔叔,谢谢你的电话!”

“帅气叔叔,你可以带我去机场出口吗?”念念歪着头,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接着说:“我妈咪在那里等我。”

顾景烨开玩笑说:“小丫头,你不怕我是坏人吗?”

念念收起笑容,一本正经的说:“叔叔长的这么帅,怎么可能是坏人!再说,相由心生嘛。”

听完念念的话,顾景烨哭笑不得。

顾景烨带着念念来到机场出口,并没有见到她的妈咪。

“帅气叔叔,还要麻烦你陪我再等一会,我妈咪马上就会过来了。”念念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这么帅气的叔叔,要是和妈咪见面认识了,搞不好还能让妈咪有个归宿。

顾景烨轻笑,他没有想到这么小的孩子,就已经有防范意识了,真是难得一见的聪明。

“帅气叔叔,你有女朋友吗?”念念看着顾景烨,一脸天真稚气。

“叔叔没有女朋友。”顾景烨蹲着,用手轻轻的揉着念念的小脑袋,笑的格外可亲。

“那我给帅气叔叔介绍一个女朋友怎么样?上得厅堂下得厨房,长得漂亮身材好气质佳。”念念一脸认真,不像在开玩笑的模样。

顾景烨被逗笑,刚要开口,他的手机响了,是公司的电话。

“喂。”顾景烨脸色一沉,变的严肃,完全没有刚才跟念念说话时的亲和。

念念乖巧的待在一边,没有说话,静静看着认真严肃的顾景烨。

挂掉电话,停顿片刻。

“没事,帅气叔叔,你肯定是有急事,对不对?”一旁的念念开口说。

顾景烨一愣,露出笑容,说:“怎么这样说?”

“因为刚才帅气叔叔接电话的时候,眉毛拧成两条毛毛虫了。”念念语气很肯定。

顾景烨嘴角不自觉上扬。

“小丫头,注意安全。”顾景烨叮嘱着。

“帅气叔叔,你路上也要注意安全哦!”念念对着顾景烨挥挥手。

这真是个聪明伶俐的孩子,顾景烨忍不住想要夸她。

顾景烨刚走,不远处,赵舒舒拖着行李箱,一路狂奔到机场出口。

赵舒舒把念念全身上下,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看到她毫发无伤,她才放心了。

“宝贝,你刚才把妈咪吓坏了,这次是妈咪不好,以后妈咪都不会把你单独留下了。”赵舒舒紧紧地抱着女儿。

“妈咪,念念要快快长大,以后就不用妈咪担心了。”念念用小手在赵舒舒背后轻轻拍着,十分乖巧懂事。

“念念真是妈咪的好孩子。”

听到念念的话,赵舒舒眼睛一阵发酸,这几年幸好有她陪着自己。

赵舒舒抱着念念坐在行李箱上,拖着她走出机场大厅。

念念开心的对赵舒舒说:“妈咪,我今天有艳遇哦!”

赵舒舒笑着说:“是刚才借你电话的叔叔吗?”

“是的,就是那个叔叔,不仅长的帅气还一表人材,关键还是单身,要是妈咪能跟他在一起,他可以好好照顾妈咪,这样妈咪就不会太辛苦了。”念念一脸认真的模样。

赵舒舒停住,蹲下身子,眼眶微红,她看着念念,用手轻轻摸着她的脸颊,慢慢说:“妈咪有你陪着,一点也不觉得累!”

第5章 你终于回来了

刚出机场大厅,赵舒舒迎面落入一个热情的拥抱之中。

久别重逢,让两人生出许多感慨。

“舒舒,你终于回来了,想死我了!”谢童紧紧地抱着赵舒舒。

她已经五年没有见到赵舒舒了,心情非常激动。

“童童,我也好想你!”赵舒舒眼眶微红。

“童童阿姨,你比照片上更漂亮!”坐在行李箱上的念念正望着谢童,圆溜溜的大眼睛不停转着。

谢童一把抱起念念,狠狠在她粉嫩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开心的说:“还是我们念念宝贝嘴最甜,告诉童童阿姨,你有没有想我。”

“当然想,在飞机上还想了几分钟呢!”念念一脸认真的模样,天真浪漫。

“舒舒,房子我已经跟你们找好了,现在带你们过去。”

看着赵舒舒的神情,谢童立马接着说:“不要再跟我说什么感谢之类的话,再这样,我可要跟你绝交了哦!”

“好啦,不说了,我可不想失去你这个好朋友。”

至今为止,谢童是她唯一的好友,也是她最信任的人。

半小时后,她们到了。

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格局很好,家具齐全,比起赵舒舒她们在国外住的地方实在好太多了。

“童童!”

赵舒舒握着谢童的手,看着她,眼底的感激之情越发深了。

“赵舒舒,我发现你变啰嗦了,小心以后没人要。”

谢童知道赵舒舒想说什么,但是没有必要,因为她们是最好的朋友。

念念一把抱着赵舒舒的腿,嘟着小嘴说:“童童阿姨,妈咪看到你之后就忘了她闺女了,看来还是童童阿姨魅力大。”

语气带着一丝醋意。

赵舒舒和谢童看着念念可爱的模样,两人忍不住笑起来。

“念念,肚子饿了吗?童童阿姨带你去吃东西,好不好。”谢童蹲着,软声细语的跟念念说。

“好啊,我们去吃好吃的。”

念念说起话来像个小大人,可爱极了。

谢童忍不住又捏了捏念念的小脸。

不一会,谢童带着赵舒舒和念念来到一家高档餐厅吃饭,为给她们洗尘接风。

“在外面是不是吃了很多苦?看你瘦的,来,多吃点。”看着赵舒舒纤瘦的身型,谢童不由眼睛有点发酸。

“现在流行我这样的身材,怎么样保持的还不错吧!”赵舒舒有意开玩笑的说,不想谢童担心。

这是赵舒舒出国后,她们第一次见面,两人有说不完的话,越聊越开心。

“以后有什么打算?”谢童把倒好的果汁递给赵舒舒和念念。

“谢谢童童阿姨。”

谢童笑着说:“念念真有礼貌。”

“先找份工作。”

赵舒舒的存款不多,除去所有开支,只够她跟念念维持三个月,所以当务之急就是找份工作赚钱。

“那你想找哪方面的工作?我帮你留意一下。”

“我想去顾氏。”赵舒舒神情平淡。

谢童看着赵舒舒,眼里燃起一丝崇拜,“顾氏是大公司,待遇好,多少人挤破头想去,你竟然要去顾氏,你也太厉害了。”

她眼里的赵舒舒似乎变了,变的更加坚强了,自信了。

“正是因为顾氏待遇不错,我才想去。”

赵舒舒从打算回来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开始计划回国后的事情,比如先找一份待遇不错而且有发展前景的工作,只有这样,才能确保自己和孩子的稳定生活。

“妈咪最棒了,一定能成功的。”念念竖起大拇指,笑着对赵舒舒说。

“舒舒,我也觉得你很棒,因为你把念念教的这么好,好羡慕啊!”谢童看着机灵乖巧的念念,她打从心底喜欢。

“那你得先有个男人,其他的才有可能实现。”赵舒舒眉眼间的笑意味深长。

“念念,你妈咪欺负我。”谢童看着念念,假装一脸委屈的模样。

“童童阿姨,我妈咪是在帮你想办法,再说了,童童阿姨这么好,我妈咪怎么忍心欺负你呢?”念念一边说,还时不时点点头。

看着念念一本正经的模样,赵舒舒和谢童都忍不住笑了。

刚才水喝多了,现在赵舒舒有点急,她看着谢童和念念说:“有没有人要去洗手间?”

谢童说:“我现在不想去。”

念念也点点头说:“我也不想去,妈咪你自己去吧。”

“那好,你们先吃,我去一下洗手间。”

赵舒舒前脚刚走,念念就坐到谢童身边。

谢童笑着说:“念念宝贝,妈咪不在身边,是不是害怕了。”

念念抱住谢童,笑嘻嘻:“童童阿姨这么美丽动人,念念就喜欢跟着童童阿姨,怎么会害怕嘛?”

“你这个小可爱,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来,让童童阿姨啵一个。”谢童一把搂着念念,在她脸上留下一个淡淡的唇印。

走到洗手间门口,赵舒舒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就在快要摔倒的时候,赵舒舒突然感觉腰间一紧,她倒在一个坚硬的怀里。

“身材不错!”

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他的声音低沉中带着一丝挑逗。

一股熏人的酒气扑面而来,赵舒舒意识到自己正被一个陌生男人抱着,她又气又急,开始用力挣扎。

没想到,扣在腰间的手力度极大,她挣脱不了。

顾景烨的眼神有些迷离,视线扫过赵舒舒的胸口,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调戏到“只是胸小了点,不然就完美了。”

“放开我!”赵舒舒怒声说道。

“送上门的…我不会拒绝!”顾景烨醉眼朦胧,声音变的飘渺。

赵舒舒用手肘抵在顾景烨胸前,隔开他们之间的距离。

顾景烨的手在赵舒舒脸颊轻轻滑过,嘴角上扬。

赵舒舒全身一紧,怒瞪着顾景烨,“放手!”

“哼!”顾景烨轻声一笑。

喘息间,赵舒舒眼神微变,嘴角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浅笑,轻轻抬起脚,后跟用力,狠狠的踩在顾景烨的脚上。

“嘶!”顾景烨一阵吃痛,松开双手。

赵舒舒趁机快步逃走。

顾景烨微醺的神经瞬间清醒,低头,怀里的人已经不见了。

他皱眉,这个女人还真辣!

跑到大厅,赵舒舒回头看了看,幸好没有跟上来。

“不就是去了个洗手间吗?怎么搞的像跑了场马拉松似的!”

谢童疑惑的看着赵舒舒,她正喘着气,脸颊微红,额头上散布着零星点点的细汗。

“妈咪,你怎么了?”念念赶紧起身走到赵舒舒身边。

“念念不要担心,妈咪没事。”赵舒舒摸着念念的头,安慰着。

“来喝口水。”谢童递给赵舒舒一杯水。

“我不喝了,你们吃好了吗?”

一点也喝不下了,刚遇到醉鬼调戏,害得自己连厕所都没有去,现在正憋的厉害。

“吃好了。”谢童和念念异口同声道。

“那我们走吧。”赵舒舒牵着念念。

“童童,明天可能要麻烦你帮我照顾念念,我明早要去顾氏集团面试。”

“没问题,刚好我明天休息。”

“明天又可以跟童童阿姨玩了,念念真开心。”念念牵着谢童,开心的跳着。

第6章 居然是他

一大早,赵舒舒就把念念送到谢童家,十点她要去顾氏集团参加面试,绝对不能迟到。

顾氏集团大厦十六楼。

整个十六楼全是来面试的女人,看了一圈,这些女人各个性感迷人,赵舒舒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职业套装,暗暗想着,现在国内面试已经需要穿成这样了吗?

看得出,这些女人都是精心打扮过,除了赵舒舒。

“还真是什么人都敢来顾氏集团面试!”一个打扮时尚的长发女人瞟了一眼赵舒舒,语气带着浓浓的嘲讽。

“是啊,你看她穿的真老土!”

“听说今天是顾总裁亲自面试。”

“顾总裁眼光那么高,怎么可能看得上她!”

周围的女人一个接着一个开始附和,还不时对赵舒舒指指点点。

赵舒舒深呼吸,调整好自己的状态,瞥了一眼,脸上挂着点笑意,“反正我是来面试工作的,就不知道各位是来面试什么的!”

“你…你!”

那些女人气极了,却不知如何反驳,只能作罢,不再理会赵舒舒。

“二十八号,赵舒舒在吗?”一个身穿黑色长裙的女人叫了赵舒舒的名字。

“在!”赵舒舒听到声音立即举手。

“到你了,跟我进来。”这个女人将赵舒舒从上倒下迅速打量了一番。

“她肯定进不了顾氏。”

“看她待会怎么哭着出来!”

赵舒舒抬头挺胸,镇定自若地跟在她身后进去了。

面试室里面坐着五个面试官。

“请坐。”一个冷漠的声音在安静的面试室响起。

赵舒舒轻轻点头,然后坐下,背挺得笔直。

抬头看着对面的面试官,窗外的阳光散落在他身后,他正低着头,光线衬的他脸部轮廓分明,长长的睫毛,鼻梁挺直,周身散发着冷漠的气息。

这个面试官长得还不错嘛!

顾景烨敏锐的感觉有人正看着他,他抬头。

心中一惊,是他!

“赵舒舒?”顾景烨翻开简历。

昨天这个女人踩自己的那一脚真狠,现在想起来都隐隐作痛。

赵舒舒有点惊讶,这不是昨天调戏自己的醉鬼吗?

居然是他面试!

“是。”赵舒舒强装镇定,眼观鼻鼻观心,这个时候,就要以不变应万变,万一他没认出来自己呢?

“赵小姐毕业于XXXX大学?”

“是的。”赵舒舒一脸平静。

“以赵小姐的学历,不管是在国外还是国内,都有很多选择,但为什么最终选择顾氏?”顾景烨低着头,没有看赵舒舒。

“因为顾氏集团在短短几年内就发展成为临城最大的商业龙头,而且集团涉及领域广,发展前景相当可观,所以我想加入。”

赵舒舒狠狠的把顾氏集团吹捧了一番。

顾景烨抬头看着赵舒舒,眉眼微挑,昨天狠狠踩了自己一脚,今天看到自己却还能如此冷静地面试,这个女人还真是有趣。

他应该没有认出自己,赵舒舒暗自庆幸。

顾景烨一手撑着下巴,视线慢慢落在赵舒舒平静的脸上,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魅的让人触不及防。

“赵小姐看着有点眼熟,我们在哪见过!”

众人惊愕的看向顾景烨,冷面总裁居然在笑!

“我的长相比较大众化,所以肯定是总裁记错了。”赵舒舒镇定的说。

难道他认出自己了?

“哦…这样啊!”顾景烨盯着赵舒舒,故意做出一副在认真回忆的模样。

赵舒舒不自觉的抓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赵小姐。”

“是。”赵舒舒立即回答。

“欢迎你加入顾氏集团。”

赵舒舒不敢相信的看着顾景烨,面试居然这么简单?

突然旁边一个面试官说:“总裁,赵小姐的专业不符合我们招聘的要求。”

OMG!他居然是顾氏集团总裁?而自己昨天还狠狠踩了他一脚。

摆脱,千万不要想起自己,千万不。

赵舒舒在心中默默祈祷。

“你有意见?”顾景烨声音中透着一股寒意。

“没…没有。”

“下一个。”顾景烨低着头不再看她。

知道没自己什么事了,赵舒舒起身走出面试室。

见赵舒舒出来,一脸难色,刚才那些女人以为她面试失败了。

“哼,我就说吧!就她这样肯定不会被选上。”

一阵冷嘲热讽。

“喂,童童,我面试完了。”赵舒舒给谢童打电话,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跟她一起分享。

“怎么样怎么样?”谢童很激动想要知道结果。

赵舒舒眼角的余光扫视着那几个女人,嘴角上扬,缓缓说道:“明天报道!”

她们不可思议的看着赵舒舒,没想她也能进顾氏。

“啊!”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杀猪般的尖叫声,吓得赵舒舒赶紧捂住耳朵,差点把手机掉在地上了。

“宝贝,你妈咪太厉害了,是不是?”谢童抱着念念转着圈。

“童童,我马上就回来了,今天我们带着念念出去庆祝。”

自己和念念的好日子要开始了!

第7章 秘密武器

“念念,来我们举杯,为你妈咪顺利进入顾氏干杯!”谢童举起果汁说。

“妈咪万岁!”念念踮起脚,双手举着果汁,仰着头,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赵舒舒。

“谢谢宝贝和童童!”赵舒舒拿着杯子跟她们碰杯。

晚饭过后,谢童开车送她们回家。

不一会,念念在赵舒舒怀里睡着了。

“睡了吧!”谢童小说问道。

“嗯,睡着了。”

赵舒舒看着念念,小脸红扑扑的,睫毛卷翘,嘟着嘴,样子可爱极了。

她用手轻轻摸着念念的脸颊,看着她安静熟睡的样子,赵舒舒心里泛起一阵暖意。

“看的出来你们现在很幸福。”谢童透过前视镜,看着赵舒舒和她怀里熟睡的念念,这是一副温馨的画面。

“如果不是念念陪着我,我也不会这么快从痛苦中走出来!”赵舒舒鼻子微酸,红了眼眶,她拂开念念额角的碎发,接着说:“念念给我带来了很多欢乐,是她拯救了我,让我重新振作起来,有了面对过去的勇气。”

谢童停顿半秒后,她说:“你能遇到念念,并且领养她,也算是弥补了你的遗憾!”

赵舒舒将视线从念念身上移开,她看着谢童,眼神坚定,缓缓开口,“现在只差找到我儿子。”

谢童一怔,看着赵舒舒一脸哀伤的神情,便没有接着问下去。

车内顿时安静了,只听见念念时缓时急的呼吸声。

赵舒舒望着窗外,霓虹闪烁的街道,她慢慢陷入沉思,过去的每一天对赵舒舒而言都是煎熬,现在她已经学会如何去面对一切,过去的赵舒舒已经死了,现在的她是坚强的,勇敢的,不容任何人欺负的赵舒舒。

次日,赵舒舒很早就起床了,她烤了很多手工饼干,分成两份,一份给念念带到学校,一份自己带到公司。

“宝贝,还记得妈咪跟你说的话吗?”赵舒舒蹲着给念念整理衣服。

“知道,把饼干和小朋友一起分享。”念念低着头看着赵舒舒,乖巧的说。

“宝贝真乖!”赵舒舒在她脸颊亲了一下。

看着念念进了幼儿园,她才安心离开。

到公司,赵舒舒发现其他同事还没有到,看来自己来的还挺早。

赵舒舒打开装饼干的盒子,立刻飘出一阵阵浓郁的奶香,仿佛有种勾引味蕾的魔力。

这是她用来收买同事的秘密武器。

顾景烨刚走进公司,闻到了一阵香味,而这香味好像有着一股魔力,指引着顾景烨走向茶水间。

“好香!”

突然空荡荡的办公室,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沉稳中掺杂一丝磁性,赵舒舒一愣,转身,原来是顾景烨。

赵舒舒有些吃惊,她没有想到总裁会这么早来公司。

“总裁早!”赵舒舒面带微笑。

是她!

顾景烨挑着眉,嘴角含笑,上下打量着赵舒舒,一头齐肩黑发,一脸清透淡妆,一身黑色职业套裙,还裹的挺严实。

这种轻浮的眼神让赵舒舒想起那天下午,她一愣,难道他认出自己了?

顾景烨直径走到赵舒舒身边,离她很近,这个男人身上淡淡的古龙水味飘到她的鼻子里,竟然格外好闻。

“这个饼干是你做的?”顾景烨语气带着一丝怀疑。

一阵温热的气息,轻柔的扑在赵舒舒的脸颊上,她愣住,笑容在此时定格。

顾景烨的视线从赵舒舒脸颊扫过,最终落在她身后的桌上,他缓缓抬起手,从赵舒舒身边擦过,从盒子里面拿起一片饼干。

他咬了一口,细细咀嚼,片刻,嘴角慢慢上扬,味道还真不错。

赵舒舒这才缓过神,整理好情绪后,她看着顾景烨说:“如果总裁不嫌弃!”

公司大总裁,还是得巴结巴结的。

“那我就不客气了。”顾景烨打断赵舒舒的话,毫不客气拿起整个饼干盒子,转身离开。

“总裁!” 赵舒舒处于本能喊了一声。

赵舒舒本来只是想客气一下,让顾景烨拿走几块,谁能想到他竟然那么不要脸,全给她拿走了,她要拿什么收买同事?

“还有什么事?”顾景烨回头看着赵舒舒,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

收买同事跟不得罪总裁两者之间,自己果断选择后者。

赵舒舒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容,轻声说:“总裁,需不需要给你泡杯咖啡?”

“不用了,你工作吧。”顾景烨垂眼看着盒子中的饼干,心里莫名升起一丝愉悦,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这个女人还挺识趣!

看着顾景烨慢慢消失的背影,赵舒舒欲哭无泪。

第8章 故意刁难

不远处,一双怨毒的眼神正注视着刚才茶水间所发生的一切。

这个女人就是总裁亲自留用的人。

她居然敢勾引总裁!等着瞧,看自己怎么好好收拾你这个狐狸精!

郑思柔双手紧紧握住,青筋凸起,心里一团嫉妒的怒火正在燃烧,此时她的表情有些狰狞。

上班打卡时间快到了,其他人陆陆续续都走进公司,不一会,所有人都到了,大家开始忙碌的一天。

郑思柔走到赵舒舒身边,表情很严肃,赵舒舒起身打招呼:“你好,我是赵舒舒,今天来的报道的新人。”

“我是你上司,销售部主管郑思柔。”郑思柔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眼神毒辣,打量着赵舒舒。

“郑主管,以后还请多多关照。”赵舒舒面带微笑。

大公司的主管都是这样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吗?

“关照谈不上,不过,我听说面试时,你是总裁亲自选进公司的人。”郑思柔走近,表情带着一丝意味深长,接着说:“看来,你某方面的能力还不可小觑呢!”

这是来警告她的?这个大总裁,还真是蓝颜祸水啊!

赵舒舒笑的从容淡定,“郑主管,谢谢你的肯定,但我只不过是个新人,能力有限,以后还是需要您好好栽培。”

“我肯定会…好好栽培你!”郑思柔嘴角露出一抹渗人的浅笑。

整不死你,也要把你给整残了,不自量力的狐狸精!

“谢谢郑主管!”赵舒舒淡淡一笑。

“既然你这么虚心求教,那我也就不推辞了,刚好现在有一个案子,非常适合你。”郑思柔将案子的资料一并递给赵舒舒,接着说:“一定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

郑思柔眼底透着一丝幸灾乐祸。

“谢谢郑主管厚爱。”赵舒舒看着手中的资料,笑容依旧。

郑思柔转身,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赵舒舒,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等着瞧,看你有多能耐。

一旁的叶青青看郑思柔走了,她一蹬脚,坐着椅子滑到赵舒舒身边。

“你好,我是叶青青,你可以叫我青青。”叶青青非常热情。

“我是赵舒舒。”

“我知道你,不,应该是公司的人都知道你,因为你是总裁亲自选中的人。”叶青青急忙解释道。

“没事。”

赵舒舒嘴角微微上扬,这个叶青青真是难得的直率可爱。

“郑主管要你负责哪个公司的案子?”叶青青友好的关心赵舒舒。

叶青青看到赵舒舒第一眼,就很喜欢她,感觉会很合。

“这个公司。”赵舒舒把手上的资料递到叶青青看。

叶青青一怔,脸色变的很难看,果然不出她所料。

她凑到赵舒舒身边,小声说:“你接的这个案子,之前很多老员工都试过,但都没有拿到合同,听说那个张总非常难搞,现在郑主管把它交给你…明显是故意刁难。”

叶青青看着赵舒舒,眼里带着一丝同情,她知道郑思柔就是在找赵舒舒的麻烦,虽然这种情况叶青青早已司空见惯了,但是她还是忍不住想要提醒赵舒舒。

看着叶青青担心自己的模样,赵舒舒平淡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她对这个叶青青有了一丝好感。

赵舒舒猜想,问题肯定不是出在公司的服务上,除此之外,那就只剩下钱,每个客户都希望花最少的钱买最好的服务,这一点无可厚非。

但听叶青青说公司很多老员工都没能拿到合同,看来这个客户一定是有什么特殊手段,原因是迫使公司降低费用。

赵舒舒翻开手中的客户资料,问叶青青:“这个张总特别能喝酒?”

“超级能喝,每次公司的同事找他谈合同的事情,他总会让他们先喝几斤酒,把他们灌醉。”叶青青情绪激动,好像她也曾被灌醉过一样。

赵舒舒没有想到的是,公司这么多销售人员,居然没有一个人能喝过张总,看来自己不能按照正常思维考虑了,她心里这么盘算着。

“我听其他人说,每次谈合同的时候,张总会扯理由,让他们喝一杯,然后开始扯更多的理由,直到把他们灌醉,然后再把他自己事先准备好的合同拿出来,让公司的销售人员签字。”

赵舒舒一愣,觉得好笑,这个客户明摆是在捉弄公司的同事,不过,在她看来,再难搞定的客户也是会有软肋的,只要找准了,对症下药,保证药到病除。

叶青青接着说:“公司里面好几个资深销售,都被他灌倒过,再说男人都扛不过,更何况是女人。”她看了看周围,又将声音压低了一些,说:“而且我听说,被灌醉的同事都被他带走了。”

“青青,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这对我很有帮助。”赵舒舒露出友好的微笑。

“不用客气,其实我也没有帮上什么忙,你自己注意点。”

叶青青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她自己所知道情况仔仔细细告诉赵舒舒,让她有个心理准备,尽力避免吃亏。

听完叶青青的话,赵舒舒陷入沉思,看来这个客户有点难缠。

有什么方法,自己既可以不喝酒还可以顺利拿到合同呢?

流转爱情的指尖:一纸契约,两个孩子。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746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