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少新婚:家有烦恼妻:她被迫联姻,干脆嫁给牛郎气亲爹、后妈!

乔少新婚:家有烦恼妻:她被迫联姻,干脆嫁给牛郎气亲爹、后妈!


第1章 首席

深夜,帝都的酒吧街依旧热闹非凡,其中的一个包间里,男男女女们玩的正嗨。

一个穿着白衬衫牛仔裤的少女坐在包间沙发的“首席”位置,眯着眼,正把脚跷在茶几上,手里端着一杯喝了一半的蓝色夏威夷。

她的长发随意扎起,脸上也未施粉黛,凸显出一种清纯的美来。但手里端着的酒和痞里痞气的动作,却和她的形象很是违和。

而少女穿的白衬衫,上面用油彩写了几句带着脏字的话,是时下最流行的“个性涂鸦风”,她的破洞牛仔裤也几乎像条裙子般,露出雪白的大腿。

“语溪,电话响了。”

一个喝的醉醺醺的年轻男子指了指茶几上的手机,然后看着鹿语溪。

“嗯,知道了。”鹿语溪的回答很是不耐烦,她早就看到了亮起的屏幕上写着“老头子”,只是不想接。

但是不接也得接。

鹿语溪拿起电话,示意旁边的几个人小声一点,然后语气随意地“喂”了一声。

“什么事?”

“溪溪,你在哪?”电话对面,传来鹿语溪父亲的声音。

“我在喝酒,怎么了?”鹿语溪的声音很明显是喝醉了,她说完,还故意吃吃地笑了起来。

“齐少在雅阁餐厅等你很久了,不能不给齐家面子,你去见一见齐少。”鹿父声音听起来虽然温和,然而却带着几分不可抗拒的强硬。

她的嘴角,还带着一丝嘲讽的微笑。

“鹿老总,您这是卖了媳妇还不够,还要卖女儿呀?”鹿语溪拖长了音,满不在乎地说道。

“你……你怎么说话呢?”电话里,鹿父的声音拔高,随后有压低了下来,带着些许诱哄道,“乖,你见了齐少后,爸爸把你喜欢吃的那个餐厅包下来,让你吃个痛快!”

“呵!我想吃什么吃不起?稀罕你给我包下来的餐厅?”鹿语溪冷哼一声,还以为她是7岁那个为了得到他的关注和宠爱,努力讨好他,他随便丢她一串糖葫芦就开心得不行的小女孩呢?

她继续嘲讽道:“您用我妈的钱爬上来,现在还要借着女儿继续攀高枝?”

“你……你……反了!”鹿父似被碰到了逆鳞,喘息的声音都有些不均匀。电话对面沉默了几秒,之后传来鹿父冷冷的声音:

“不管怎样,你必须得去和齐少见面!这个婚必须得结!”

“我死也不会当你联姻的棋子,你就放心好了!”鹿语溪也一改刚才的醉态,恶狠狠地说道。

之后她扔下电话,拿起桌上的深水炸弹,连着干了三杯。

强力的威士忌兑上朗姆酒,灌进没有丝毫食物的胃里。鹿语溪的脸迅速烧了起来。

“好啊……哈哈哈哈哈,不就是结婚嘛,好说,好说。”鹿语溪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嗤笑道,“强子,你去把经理给老娘找来!”

“好嘞大姐!我这就去!”

一个剃着平头的年轻人立刻从沙发上跳起来,屁颠颠地跑了出去。

他们都是鹿语溪“道上”的兄弟,鹿语溪是这些“兄弟”的大姐。而她是大姐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一起出去的任何场合,都是她来付账。

经理立刻被找来,几乎要瘫到桌子底下的鹿语溪勉强直起腰,然后抓起旁边的包,从里面掏出一沓百元大钞来,看都没看就甩在了经理面前。

“给我把你们店最好的牛郎找过来!多找几个!我要挑!”

“没问题!鹿小姐您稍等!”经理立刻喜笑颜开地拿了钱,转身就出去办了。

“妈的,结婚,结你奶奶个腿!”鹿语溪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胳膊一挥,“我去趟厕所!回来就要看到老娘的牛郎!”

“没问题大姐!”

“大姐你去吧!交给我们了!”

几个年轻人立刻点头哈腰地答应,之后嬉笑着,目送鹿语溪晃晃悠悠地扶着墙出去了。

并没有人关心地起身去扶一扶她。

“不就是结婚吗……不就是结婚吗……不把你气死老娘就算白活……”醉得不成样子的鹿语溪眯着眼,好不容易才分清厕所门上“男”“女”的标志。

“要不是为了我妈的钱我妈的公司……老娘早就走了……”

从厕所出来之后,鹿语溪还在不停地念叨,直到她推开包房的门,看到一个帅哥半躺在沙发上。

线条优美,肌肉发达,脸也帅到令人发指……鹿语溪咽了一下口水,然后扑了过去。

“你们先坐哈,等一会儿我们大姐回来。”

与此同时,在隔壁的包房里,强子正让几个鲜嫩的帅哥,在沙发上坐成一排。

“啧啧,这质量真不错,值这些钱。”

鹿语溪靠在男人身上,手直接伸进男人半敞着的衬衫领口里,摸了几把光滑的胸肌。“手感真棒……这肌肉练的太棒了……”

虽然鹿语溪并不知道她刚才扔给经理多少钱,她可能醉得连有经理这么回事都不记得了。

“就你了……哈哈哈哈嗝……”鹿语溪打着酒嗝,直接上手,嚓地一声,粗暴地扯开了男人的衬衫。

之后,男人刷地一下,睁开了眼。

“你干什么?给我滚!”

男人攥住鹿语溪的手腕,力道大到让鹿语溪的酒瞬间醒了一半。她被男人粗暴地甩在地上,后背磕到一旁的茶几,疼得她龇牙咧嘴。

“你还给老娘甩脸子?反了你了!”鹿语溪从地上跳起来,直接上前,粗暴地搡了男人的头一下!

“今晚老娘偏要上了你!”

“什么?”男人的眼眯了起来,眼神里带着寒光。

“你说!是你自己脱,还是让我动手?!”鹿语溪看着男人还半倚在那里不动,气得又用力搡了男人的头一下。

之后,男人坐直了身子。

鹿语溪还以为他要服软了,刚要高兴地露出一点微笑,下一秒,她就被男人的态度再次震惊了!

“我警告你,哪来的给我滚哪去!”

男人冷森森地说完,还不屑地白了鹿语溪一眼!

“靠!你不就是一个出来卖的吗?当婊子立什么牌坊!装个屁啊!”鹿语溪几乎要被气炸了,刚在死老头子那生了一肚子气,现在找个牛郎还这么不顺心!

第2章 捡到宝

但是她不知道,隔壁包厢里那几个真正的牛郎,正软糯地笑着被鹿语溪的几个“姐妹”调戏。

“我告诉你,跟了我,少不了你的好处!”鹿语溪一边说,一边拽过刚才丢在旁边的手提包,再次打开,从包里拿出了不知道多少的一沓钞票。

她再次看都没看地,摔在了男人的面前。

“给我卖力点,知道吗!”

之后,包房里寂静了一秒。

“啊——”

鹿语溪只觉得天旋地转,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身,直接把她扯了过去,压在了身下。

“你叫什么?”男人的声音很低沉,却很有磁性。

“我叫?我吓到了,所以我才叫啊!”

鹿语溪的头还晕晕的,她半闭着眼说完,就又笑了起来。

“我是问你,叫什么名字。”男人的声音里明显压着怒气。

“怎么,你还想傍上我啊?我告诉你,休想!你今晚把我伺候开心就行了,说不定我以后还会常来,点你的……”鹿语溪慢吞吞地说道。

“好……”

男人的眸子一暗,随后便直接伸手,朝鹿语溪身下摸去。

鹿语溪身子一颤,还以为男人这就要“开动”了,但男人只是伸手下去,把鹿语溪牛仔裤口袋里的身份证掏了出来。

“鹿语溪……”男人看着身份证上的名字念了一遍,听他的语气,似乎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名字,但醉醺醺的鹿语溪并没有发觉有什么不对。

“你……你这个变态,把身份证还我!”鹿语溪伸出手,想要把身份证抢回来。

但是男人的动作更快,不等鹿语溪伸手,便一把扯开了鹿语溪的衬衫。

白皙的皮肤和胸前的丰满就这样直接暴露在空气里,鹿语溪打了个哆嗦,然后故意傻笑着,抖着手,搂住了男人的脖子……

鹿语溪再次醒来,是被熟悉的手机铃声吵醒的。

她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

不接,也得接。

“喂?”她眯着眼划开屏幕上的“老头子”:“有事吗?”

“你现在在哪?”听得出,鹿父似乎努力压抑着怒自己的怒气。

“我刚和男人睡觉来着……在……我也不知道这是哪,有酒,嘻嘻。”

鹿语溪大着舌头回答,连眼睛都没睁,所以更没看到旁边,那个男人若有所思地盯着她的眼神。

“你!你怎么这么不自爱?”鹿父声音再次拔高,喘息的频率也跟着加快。

“所以,我就没法联姻去了,我挂了啊。”鹿语溪懒洋洋说完,便要把手机拿开。

“没事,你现在先回来……”鹿父似乎深吸几口气,声音突然又变得耐心了起来,“我带你去做处女膜修复手术!”

“什么?”

鹿语溪吓醒了。确切地说,是气醒了。

“你先回家,咱们做了手术,就和之前一样……”鹿父还在对面谆谆教诲着。

鹿语溪啪地摔下了手机。

“滚吧你这个老变态!”

“妈的,神经病!变态!”

鹿语溪骂了好几句,然后才睁开眼,之后就看见,那个帅到令人发指的男人正好整以暇地坐在她旁边抽烟,眯着眼,打量着她。

鹿语溪略不自然地把衣服收了收,然后也坐起身。她现在才有机会以一种清醒的头脑去打量这个男人。

鹿语溪经常在网上看到那些讲人脸黄金比的科普,但直到今天她才从这个男人的脸上看到,真正完美的“三庭五眼”的比例。

男人的头发很浓密,梳了个简单的发型,由于刚“办完事”还略显凌乱地掉下两缕刘海,显得更加迷人。而他几乎入鬓的完美剑眉,和让女人都嫉妒的睫毛,更让鹿语溪觉得,自己捡到宝了。

第3章 你有什么资格?

“高挺的鼻梁,薄唇优雅的弧度,恰到好处的脸型……”鹿语溪一边在心里默默赞叹,一边不由自主地把手伸到了男人的脸上。

皮肤也这么好!

但男人很是不屑地歪过头,让鹿语溪的手落空了。

但鹿语溪不依不饶地,直接捏住了男人的下巴。

“你在这里卖,一个月能赚多少啊?”

鹿语溪提问的语气很是张狂,男人不悦地皱起眉,冷冷地回答道:“反正是一个你想不到的数字。”

“呵呵!你虽然长得还凑合吧,但是这脾气也太差了!是一个低到我想不到的价格吧!”鹿语溪被男人的态度激怒,话里也带了些怒气。

男人只是冷冷地看着她,然后把烟掐灭,一句话也没再说。

“哎,你以后就跟着我吧,绝对少不了你的好处!”鹿语溪见男人不说话,便又豪气冲天地一拍桌子,“我包了你!怎么样!”

男人还是没说话,只是目光下移,盯着鹿语溪……脖子以下的部位。

鹿语溪跟着男人的目光低头,这才发现,她拍桌子的幅度太大,导致衬衫上面的扣子开了两粒。

鹿语溪的脸腾地一下热了起来,她刚伸出手打算系上扣子,眼前突然一黑。

“啊——”

鹿语溪再次叫了出来。

男人的动作迅速,直接把鹿语溪压在了身下,大手毫不留情地扯开衬衫的全部扣子,直接握住了胸前的丰腴。

“你……你到底要不要和我在一起!”鹿语溪的声音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

“在一起?”

男人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嘲讽的微笑,“你有这个资格么?”

“你……你还摆上架子了?”鹿语溪气得用力一推男人,却没有推动,“你一个牛郎,竟然还有资格挑客人?”

“那就看你的表现,能不能让我满意了。”男人说完,便不顾鹿语溪的反抗,强硬地吻上了鲜嫩的粉唇。

“唔……你这个变态,我……啊……”

在鹿语溪失去意识之前,脑子里一直都是那句,“看你的表现……”

等鹿语溪终于醒来的时候,男人已经穿好了衣服。

他正对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摆进包间的一面镜子整理着自己的领带。剪裁得体的订制西装让这个男人看起来有了一种……霸道总裁的感觉。

“嘶……”

鹿语溪揉着腰,艰难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披上衣服,走到男人的身边。

身高……也很合适。

“哎。”鹿语溪抬手拍了拍男人的肩膀,“你以后就跟着我吧!”

男人冷冷地瞥了她一眼,然后向一边的沙发使了个眼神。

鹿语溪转头,看到一身华丽的紧身裙正端端正正地摆在那里。

“哟,你还挺懂事的,人虽然冷了点,但是办事还真的蛮利索。”鹿语溪走过去,拿起那套裙子,也不顾男人是不是在看她,背对着男人直接换了上去。

“我们来谈谈吧。”

穿好衣服,鹿语溪在沙发上端正坐好,严肃地看着男人。

“谈什么?”男人轻蔑地挑眉,但还是在鹿语溪对面坐了下来。

“和我结婚。”

鹿语溪直截了当地说道。

她以为男人的表情会很惊讶,但他只是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丝嘲讽的微笑。

“你有什么资格,说要和我结婚?”

鹿语溪一愣,随后扯过自己的包,在里面翻了翻,拿出两张卡来。

她举起其中一张,在男人面前摇晃着:“这张卡里有二十万,给你当报酬,以后每个月都有三倍的工资。”

然后她又拿起另一张:“这张呢,是额度五万的信用卡,你随便花,花光了我还。”

说完,鹿语溪把卡扔到男人面前:“我有资格了么?”

她用和男人同样嘲讽的语气回敬道。

一个牛郎而已,有什么好装的!

第4章 签订协议

男人垂下眼睑,瞥了那两张卡一眼。

鹿语溪以为有戏,便又得意地开口道:“只要你当好我的小白脸,绝对要什么有什么!”

但男人只是又抬起眼,眼神冷漠地盯着鹿语溪。

鹿语溪被这眼神吓得抖了一下,还以为男人是不喜欢她“小白脸”的用词,便语气很好地解释道:

“哎呀,你别那么在意这些细节啦。我现在最需要你这种又有长相又有身材又有气质的……拿得出手的男人啦!”

“只要你和我结婚,然后让我不用再联姻,之后你想什么时候离开就可以什么时候离开,就算你和我结婚之后和别人搞,我……我也不介意!”

鹿语溪眼神肯定地朝男人点点头。

但男人还是冷漠地看着她,一言不发。

鹿语溪和他对视了几秒,然后败下阵来。

“唉……”她叹了口气,然后从包里拿出一沓已经捆好的万元钞票,朝男人示意了一下,然后放在了茶几上。

之后鹿语溪站起身,把刚才扔到男人面前的两张卡拿起来,转身准备出门。

“你去干什么?”

下一秒,手腕被男人拉住。冰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当然是去找我的小白脸,抓紧培养感情结婚啊!”鹿语溪头也没回,直接把手从男人的手里抽了出来,“我赶时间,先走了!”

“你就这么不知羞耻?”

男人的语气很是轻蔑,但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鹿语溪的心头蹭地一下窜起了怒火。

她回头,直视男人那张嘴角上扬,面带不屑的脸。

“呵,没有我这样‘不知羞耻’的女人,你们这些鸭,可不都要失业了!”

鹿语溪嗤笑着看着男人,“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们这些靠卖肉出来混的人,不都是靠我们这些‘不知羞耻’的女人养活的?”

男人的眸子瞬间暗了,但他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身子往后一靠,慢条斯理地开了口。

“可以结婚,不过,要签一份协议。”

“什么?!”

鹿语溪的嘴巴张成了O型。虽然没表现出来,但她心里简直是一万分的喜悦!

竟然成了!

“好!签!签什么协议都行!”鹿语溪大手一挥,再次坐了下来,“你说吧,我来拟合同!”

但男人只是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五分钟之后,一个穿着规规矩矩西装的男人,就捧了两个文件夹进了包间。

“喏,协议。”

男人示意这个送文件的人,把文件也给宋檬茜一份。

宋檬茜挑了挑眉,伸手接过,还习惯性地说声谢谢:“你竟然还有助理!你不会是这里的头牌牛郎吧?”

“咦?先生,你怎么站不稳,脚崴了吗?”

但送文件的人并没有说话,他只是趔趄了一下,然后嘴角抽搐地走了出去。

“婚后对外要表现得恩爱……”

“每天必须住在一个房间……”

“不得在外过夜……”

鹿语溪一条一条地念着协议上的内容。

“放心,我不会坑你的。”男人嘴角撇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嘲讽地说道。

但他并没有说出后半句——如果我想坑你,你是不可能看出来的。

鹿语溪抬头瞥了男人一眼,翻了个白眼:“你打算要多少钱?直说吧?”

“报酬也是要写在协议里的,而且,不仅限于金钱报酬。”男人慢条斯理地说道。

“哦,你还想要房子车子?”鹿语溪哼了一声,不屑地笑了出来,“没关系,满足你!”说完大笔一挥,在最后又加了两条。

“这样就好了。”男人拿过两份合同看了看,然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他的脸上带着一副诡异的笑,鹿语溪看着他觉得很奇怪,就当做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牛郎在开心吧,于是她并没有多想。

“好,那各回各家去拿户口本,然后民政局见!”鹿语溪说完便开心地站起身,拉开了包间的门。

“好好的女孩儿喝什么酒?”

刚一进家门,鹿语溪就听见熟悉的声音。

鹿语溪的父亲,鹿速明就坐在沙发上,一见鹿语溪回来,就立刻起身,大步走过来堵住她进屋的去路。

鹿速明像是个耐心、慈爱的好父亲似的,微微皱着眉头,即使训斥语气都刻意放软了。

“方妈,快给小姐泡杯醒酒茶。”

方妈得令,急忙跑进了厨房。

“我不光喝酒了,我还和男人睡了。”鹿语溪懒得和他演父慈女爱的戏码,狡黠一笑“不信你看!”

她伸出手,把衣服的领子扯低了一点。顿时,一片殷红出现在鹿语溪的脖子上,昨夜那个威猛的男人种下的草莓,几乎布满了鹿语溪的全身。

“你!”

鹿速明伸出手,啪地一声,抽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

第5章 震惊

鹿语溪的半个脑子立刻嗡地一声响了起来。

但她并没有捂住脸或者是震惊地看着她的父亲,而是默默把头偏了过去,然后冷笑了一下。

鹿速明打完以后,又一副痛心疾首有自责的模样,“溪溪,你以前那么乖,怎么现在变成了现在这样?都怪我,都怪我……”

如果不知情,看鹿速明这个模样,还真以为他疼爱鹿语溪入骨。

要不是知道了真相,她还是会被他这副模样所骗吧?

“您可别谦虚,我变成现在,不仅归功于您,还有您夫人一份呢!我的‘后妈’就是一个婊子,她的言传身教,我可是学到不少!”鹿语溪冷笑着,看着从楼上下来的,自己的继母,罗芸。

“你!”鹿速明一时气结。

罗芸脸上假惺惺的笑容也立刻僵住了。

罗芸在成为鹿速明的小三之前,一直都在酒吧里当舞女。

这对鹿家这样的“上流”家庭来说,是不可能被接受的。所以,在她和鹿速明一起逼死了鹿语溪的亲生母亲之后,还是没能得到这个“鹿夫人”的位置。

所以,这也是罗芸一直的痛!

鹿速明想要再一个巴掌扇过去,但看到鹿语溪带着红红巴掌印的脸,还是忍住了。

不过当然不是因为心疼鹿语溪,只是鹿速明想到,毕竟鹿语溪还要和齐家大少爷见面的!脸上如果带着巴掌印,也太丢人了!

鹿速明叹了口气:“走,爸爸马上带你去医院!”

“我生病的时候,都没见你那么急着带我去医院,我的好父亲!”鹿语溪讽刺道。

“好好,咱不去医院,齐家大少昨晚等了你一个晚上,你去见个面,再哄两句,以后……”鹿速明像是对待一个任性的女儿似的,拿出了十足的耐心。

鹿速明口中的齐家大少齐似霖,就是鹿语溪的联姻对象。鹿语溪很小的时候就和他见过,两个人经常在一起玩,齐似霖对她也很好。

但自从齐似霖成了鹿语溪的联姻对象,她对他的感觉就立刻只剩下了厌恶。

“没有以后!我不会去见!”鹿语溪冷声道。

“哎呀,你个小祖宗,就别再气你爸爸了行不行,你说说你……”罗芸走过来推了鹿语溪一下。

“罗女士,我的事情,还不用你来管。”鹿语溪冷冷地说道。

“怎么跟你妈说话呢!”鹿速明皱眉斥道。

“我妈?我妈不是早就被你逼死了吗?她的公司她的钱,不是早就被你占去了吗?”鹿语溪强压着声音里的颤抖。

每次说到妈妈,她的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

但她不会让鹿速明和罗芸看出她的悲伤,更不会在他们面前流泪。

但为了妈妈的钱,她必须要在这个家里呆下去!还要成功地把这些钱,握在自己的手里!

“外人说的那些谣言,你怎么能信呢?”鹿速明一副极其受伤的模样。

“哎,语溪啊不要故意气你父亲,你怎么还出去随便和人睡觉呢,你这样还不如出去卖的呢!”罗芸抱着胳膊站在鹿语溪身边,眼底满是鄙夷,却又故作慈母姿态。

“你瞎说什么!我鹿速明的女儿,会去卖?”鹿速明似乎怒极,一脚踢在了罗芸的腿上!

第6章 领证结婚

“啊——”

罗芸吓了一跳:“鹿速明!你敢踢我!你敢对我动手!”她挥起两只手疯狂地朝鹿速明霹雳啪啦地打了过去。

“一副泼妇模样,还不赶紧滚回卧室。”鹿速明皱着眉头,低吼道。

他对罗芸平日里很宠爱,否则也不会逆着流言蜚语把一个舞女娶回家。

罗芸怎会甘心一向宠她的男人,对她施暴?

“我说什么了!我不就是说她还不如出去卖吗!我说错了吗!”罗芸尖声反驳道,“出去卖还能赚钱呢!她这是白被男人上了!”

“她是鹿家长女!你别用你的脏话侮辱鹿家的名声!”鹿速明声音变冷,“她和你出身不一样!”

“名声?她还有名声吗?出身?你现在嫌弃我的出身了?”罗芸最讨厌别人戳她的痛处,立刻有如疯子一般地对鹿速明拳打脚踢。

鹿语溪懒得在客厅里看他们打架,反正罗芸说她的那些话也不少,以后慢慢算这笔账也不迟。

于是鹿语溪趁着两个人吵架的工夫,去鹿速明的卧室偷走了家里的户口本,然后从别墅的后门溜了出去。

到了民政局,鹿语溪远远就看到那个穿着西装的高大身影,心里不由得又赞叹了一下自己的好运气。

身材也太完美了!比那些模特看着都好看!

“先生,女士,请这边来。”

刚到民政局门口,鹿语溪就看到了里面排着的长队。她刚要抱怨,就看到一个工作人员面带微笑地走过来,请鹿语溪和她的结婚对象先进去。

“看,跟着我混就是好吧?”鹿语溪得意地看了男人一眼,“跟着我,你的好日子可还在后头呢!”

但男人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只是瞥了鹿语溪一眼,一句话也没说。

“嘁……你还挺高冷的!不过,我就喜欢你这种,当小白脸还要装大爷的小贱样……”

男人的嘴角一阵抽搐。

但鹿语溪才不管那些,一边调笑着一边伸长手臂,调戏地去捏男人的脸,但手才一伸出去,就被牢牢地抓住。

“你只要做好,早点给我报酬的准备,就够了。”

男人瞥了鹿语溪一眼,冷淡地说道。

“不就是报酬嘛……我鹿大小姐还能亏了你的?真是,把我想成什么人了……”鹿语溪嗤之以鼻,但男人并没有再理她,

“哎呀,你怎么还是板着脸,你是面瘫吗?大哥,这是拍结婚照,又不是拍遗照,你喜庆一点好不好……”

看着电脑上的样片,鹿语溪吐槽着。

拍照的工作人员眼角一阵抽搐,拍遗照……大姐你可真会说话。

“嗯,那就再拍一次。”男人冷漠地答道。

“好,来来来,你笑一下,哈。”鹿语溪用两根手指,戳在男人的脸颊上,把男人脸上的肉向上推,帮他做出一副“强制微笑”的表情。

相机后的工作人员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之后就在男人刀锋一般眼神的扫射下立刻收敛了。男人抓住鹿语溪的手,一脸严肃地盯着她:“那就再拍一次。”

鹿语溪被男人的眼神吓了一跳,心里默默吐槽这个小白脸还真是有性格,不过长这么帅,也值了。

“来,这次要笑哈。你笑好了,我再给你加一万块!”鹿语溪又扯出笑容,调戏地戳了一下男人的脸。

闪光灯接连闪了几下,相机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好了。”工作人员转过屏幕,把样片展示给两人看。

“你笑的……怎么这么诡异?”鹿语溪拄着下巴,看着屏幕上的照片,若有所思。

照片里,鹿语溪笑得灿烂,但身边男人的嘴角翘起的弧度,怎么看都不像是新婚该有的表情,反而带着一股……讽刺的感觉。

“算了,就这样吧,就不为难你这个面瘫了。”鹿语溪挥挥手,反正这就是为了不联姻而随便结的婚,笑不笑的,又能怎样。

“麻烦您在这里签字。”

结婚证打印出来,工作人员把证件放在鹿语溪和男人的面前,让两人签字。

“哦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鹿语溪这才想起,然后伸过手去看结婚证上的名字。

但还没等她看见,门外的一阵嘈杂声就吸引了她的注意。鹿语溪没等回头,就再次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鹿速明在门外大吼道:“鹿语溪!你不准签字!不准给我签字!”

第7章 害怕

鹿语溪吓得一抖,心想竟然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快,跟我走!”她低声对身边的男人说道。

“没事,你坐下继续签。”男人抓住鹿语溪的手,让她坐下。

鹿语溪惊诧地看着他,然后转头看向门口,怒火冲天的鹿速明在门口,被两个黑衣人拦住了。

“鹿语溪!你不许签字!不许签!”鹿速明被拦住,进不来,便在门口大叫着。

似乎是气急了,一向关心形象的鹿速明竟然连形象都不顾了。

但有了“保镖”,鹿语溪的底气立刻变得充足了。她唰唰签上自己的大名,然后得意地看了鹿速明一眼,之后直接把自己“丈夫”的头扳过来,啵地一声亲了一口!

“你真是很有先见之明,安排的很棒。”鹿语溪凑到男人耳边,满意地说完,又亲了他一口。

“脑子蛮好使的嘛!”

鹿语溪很满意男人安排的这两个黑衣人,真是捡到宝了……她又在心里感叹了一遍。

鹿速明看鹿语溪已经签了字,气急败坏:“你从哪里找来的野男人!随便是个男的你就嫁!是吗!”

鹿速明被黑衣人拦着,怒火更重,“你个穷小子,你觉得你配得上我们鹿家吗?”

“野男人”走了过来,一把钳住了鹿速明的手腕。

“哎哎哎你干什么,你快走……别和他起冲突……”鹿语溪跟在后面吓了一跳,她刚刚还让自己的小白脸赶快和她一起逃跑来着……

“你快放手!让你找的打手先拦着,等我们跑远了再放手!”鹿语溪扯着男人的衣服,吓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但接下来,男人开口了。

“您刚才说的‘野男人’,还有‘穷小子’,是在说我吗?”

“我他妈当然是……当然不是了!刚才只是玩笑,玩笑!”鹿速明态度突然360度大转弯。

鹿语溪僵在原地。

这鹿速明……又在演哪一出!

“语溪呀,你要结婚怎么不早说?”鹿速明又转向鹿语溪,还抓住了她的手,“这……这么仓促就领了证,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准备呐……”

鹿速明刚刚还一副快气死的样子,现在却满脸堆笑,笑得一脸的褶子。

“没事,我不会亏待我的妻子的,该有的,一样都不会少。”

“那就好那就好,我一定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准备婚礼的,谢谢您了乔总……今天都是误会,真的是对不住您了……”

鹿语溪白眼一翻,差点晕过去。

“乔……乔总?你不是那家会所的牛郎?你们竟然认识?”鹿语溪惊得眉毛几乎都要飞到头发里去。

“溪溪也这么淘气,不告诉我你是和乔寒时总裁结婚,想给我个惊喜吧?”鹿速明眼睛里全是笑意。

鹿语溪呆住了。

她努力了这么一大圈,竟然还是联姻了?还是和掌握全国娱乐业餐饮业的老大,乔氏总裁,乔寒时?

就算鹿语溪不认得乔寒时的脸,但她也不可能没听过这个名字。

“这婚结的不算!我要离婚!”鹿语溪突然一把甩开乔寒时的手,一把抢过结婚证就要撕。

“哎哎哎溪溪别闹!哪有刚结婚就离的!开什么玩笑!”

乔寒时还没动,鹿速明就冲过去,一把抓住了鹿语溪手里的结婚证:“放下!好好和乔总回家去!听话!”

“我要离婚!刚才我被人下药了!神志不清!你快让我离婚!”鹿语溪一把推开鹿速明,抓过结婚证就塞在工作人员的手里。

“不……不好意思……鹿小姐……呃乔夫人!办离婚的地方在那边……”工作人员躲在电脑后面,结结巴巴地说。

于是鹿语溪一把夺过结婚证,朝对面冲去。

“你给我站住!你闹什么!什么被人下药,我看你现在才是被人下药了!”鹿速明一把抓住鹿语溪,先夺过她手里的结婚证塞进自己口袋,然后用力摇晃着她。

“你清醒一点!赶快冷静下来!别再胡闹了!”

“我不管!这婚结的不算!”鹿语溪一边像个泼妇似的大叫大嚷,一边观察着乔寒时的表情。

但乔寒时只是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冷冷地看着鹿语溪。

“你赶快和我离婚!这婚根本就不算!你又不是小白脸!你一直都是开玩笑的对不对!”鹿语溪抓住乔寒时的西装前襟。

但五秒之后,鹿语溪就老老实实地,再也不闹了。

因为乔寒时低下头,凑在鹿语溪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

第8章 强行带走!

“你还记得,我们合约的最后一条么?”乔寒时凑到鹿语溪耳边,轻轻地说道。

鹿语溪顿时呆住了。

“撕毁合约,可是要支付一千万违约金的。”乔寒时的声音很轻,却很有分量。

“你……”

鹿语溪的拳头攥紧又松开,然后她无奈地闭上了嘴。

门口的黑衣人给鹿语溪和乔寒时恭敬地让开了一条路。

鹿语溪小心翼翼地觑着四周,打算趁着乔寒时不注意,直接跑路!

就算黑衣人过去抓她,她也可以叫有人耍流氓,相信一定会有路人救她的!

没错……就是现在!

乔寒时上前拉车门的时候,鹿语溪转过身,撒腿就跑。

但她甚至还没完全撒开腿,就直接撞到了一个矮胖男子的怀里!

鹿速明正好跟在两人后面,和逃跑的鹿语溪撞了个满怀!

“你跑什么!还不快跟着乔总上车!”鹿速明斥责着。

“你放开我!别碰我!”鹿语溪几乎要恨死了鹿速明。

但鹿速明压根没理鹿语溪的控诉,死死地抓着鹿语溪的胳膊,把她拉到了乔寒时的面前。

“乔总,您放心,她肯定不会跑的!”说完,鹿速明还讪笑了两声,好像把自己的女儿卖给别的男人,是一件很值得庆幸的事情。

“嗯。”乔寒时冷漠地点头,然后拉开车门,示意鹿语溪进去。

“你放开我!”鹿语溪还在挣扎着,但鹿速明却根本没那么耐心,他用力一推鹿语溪——

当!

“啊——”

额头撞到车边缘的声音和尖叫声一前一后响起,鹿语溪直接被鹿速明推得撞在了车上!光洁的额头立刻有殷红的鲜血流下。

鹿速明像是没看见一样,继续把捂着额头站住的鹿语溪往车里推,但下一秒,他就被乔寒时攥住了手腕。

“岳父,这是我的女人,所以,我来照顾她就好了。”乔寒时的声音冰冷,目光几欲吃人。

“是……我当然,当然知道……”鹿速明立刻很真挚的应和,“我这不是帮乔总治治这个不懂事的小丫头嘛……”

“我的女人,不是谁都能随便动的,就算是岳父您,也不行。”乔寒时的表情没变,之后一脸冷酷地抓住了鹿语溪的手。

“是是是……”鹿速明朝着乔寒时讪笑着。

乔寒时把鹿语溪在劳斯莱斯的后排安顿好,然后自己绕到车的另一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先去医院。”乔寒时命令道。

劳斯莱斯无声地滑出,乔寒时先拿过几张面巾纸,帮鹿语溪擦掉了额头上的血。

“还好,伤的不重,到医院包扎一下就好了。”乔寒时看了看伤口,然后对鹿语溪说道。

“喔……谢谢乔总。”鹿语溪的声音很小,满满地透着不情愿,“不过我觉得没必要去医院了,毕竟伤的也不重。”

“没事,还是去消消毒,检查一下。”乔寒时的语气丝毫不容置疑。

鹿语溪无奈,只得悄悄挪动屁股,坐到了紧挨着车门的另一端。

她悄悄把包拽到了自己的这边,然后偷偷瞥了乔寒时一眼,看对方正在平板电脑上看着什么文件,便继续把包打开,伸手进去摸。

她记得,她是把户口本和身份证都是放在包里的!

摸了半天,除了剩下的钱之外,包里竟然什么都没有了!

鹿语溪毫无头绪,突然发现乔寒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放下了手里的平板,反而拿着的是一个绿色封皮的小本子。

“是在找这个?”他朝鹿语溪扬了扬。

“哦对,就是这个,谢谢乔总。”鹿语溪一副无辜的样子,讪笑着凑过去,试图把户口本从乔寒时的手里夺过来。

但乔寒时动作迅速地把户口本收了起来。

“乔总,寒时……那个,我们都是夫妻了,你还拿着我的户口本干嘛……”鹿语溪讪笑着凑过去,抓住了乔寒时的胳膊。

但乔寒时丝毫不为所动,只是冷漠地瞥了鹿语溪一眼:“别给我耍这些小把戏!”

“我……”鹿语溪顿住了。

她的确是在耍小把戏……但是也不至于被乔寒时一眼就看出来!而且还丝毫不留情面地拆穿吧!

“我乔寒时是什么样的人,你也不打听打听,就来招惹?”乔寒时一脸冷峻地看了鹿语溪一眼。

“我没有!我之前一直以为你是个牛郎!你又不说实话!还骗我!”鹿语溪觉得自己简直冤死了。

但乔寒时并没有说话,只是继续拿起了手里的平板。

鹿语溪愣了一下,眼珠转了转,之后突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乔少新婚:家有烦恼妻:她被迫联姻,干脆嫁给牛郎气亲爹、后妈!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47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