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宠失忆小绵妻:狗仔队小记者x顶级男模

溺宠失忆小绵妻:狗仔队小记者x顶级男模

第1章 门,突然被打开

帝豪酒店。

头顶的水晶灯奢侈耀眼,柔和华贵的光芒洒满宽大房间内的每一个角落,印满玫瑰图案的墙砖为这房间增添了一丝浪漫的气息。

唐若甜羡慕的扫过房间内的每一个角落,包括那刚刚被她擦得几乎发出闪闪发光的马桶,这是帝豪酒店内总统套房的一个卫生间,单单只是一个卫生间而已,就比她那堪比鸽子笼的小套房要大三倍。

眼角余光扫到镜子里面的自己,宽大的酒店服务员装完全遮住了姣好的身材,更不要提她脸上还带着一张蒙住半张脸的口罩,乌黑的长发挽起,被藏在帽子内。

这一副装扮完全符合她今天晚上的身份,帝豪酒店内打扫卫生的服务生。

细碎的刘海遮住了唐若甜那双莹润水亮的大眼,这间房是她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混进来的,新生代玉女方颖约会神秘富豪,要是能拿到这条新闻的话,她这个月的奖金肯定能翻倍。

唐若甜跪在地上,慢腾腾的擦着已经被她擦得闪闪发亮的马桶,双眸内闪烁着钱的符号。

门,突然被打开,又猛然间被关上。

巨大的关门声惊得唐若甜浑身一抖,差点一头栽进马桶里,进来的人是谁啊!难道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吗?

火大的扭头,然后小脑袋僵住。

口罩下的小嘴失控的张开成为一个O型,小手抖啊抖,莫怪唐若甜会这么吃惊。

进来的人,五官极为精致,一丝中性的靓丽,高大修长的的身躯,让人绝对不会错认他的性别。

更遑论从他身上传来的冰冷傲人的气质,让人心生惧意的同时,更是移不开眼睛。

顾云爵!JAJ旗下的顶级模特!

网络票选女人最想拥抱的男人,最想要约会的男人,最想要看到他微笑的男人第一名!

这足可见有多少女人为他痴狂,唐若甜也挺为他发狂的,因为这男人的私生活极为严谨,更不接受采访。

狗仔队,小记者为了抓到他的新闻都恨不得在他身上装针孔摄像机了!

唐若甜就是那无数狗仔队,小记者里面的其中之一。

在帝豪酒店的卫生间内,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到这位顶级模特,她怎么能不激动!

不过,他的情况似乎不对!

那双深邃,永远都像结着一层薄冰的蓝眸内有着一层血丝,黑色衬衫有两颗扣子被解开,露出白皙精致的锁骨。

唐若甜敏捷的嗅觉迅速嗅到新闻的味道!

要知道这位难伺候的大明星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时候,扣子永远系得整整齐齐,一丝都不会显露在众人眼前。

“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唐若甜立刻站起身子,压低嗓子,小心的走到顾云爵的身前,水润双眸如同X光一样迅速扫过大神的全身。

啊!在顾云爵的衣领处有一枚红色的唇印,是哪个女人留下的?

痕迹门:神秘女子赢得大神芳心?唐若甜的脑海中迅速迸出这样的标题。

“男人?女人?”顾云爵低沉的声音在卫生间内响起,微微眯起的蓝眸失去了往日的冰冷,看起来竟然有着几分媚意。

唐若甜眨了眨眼睛,快速回答道:“先生,我是帝豪酒店的服务生,性别男。”

她的声音哑了几分,听起来就像是处于变声期的男孩子。

顾云爵一把抓住她,闻到从他身上传来的淡淡酒味,唐若甜一愣,热气登时浮上脸颊,这热气不是因为近距离的接触这位大明星而产生的神马少女羞涩。

要知道她一点酒都不能喝,甚至闻到一点酒味都会醉倒。

从顾云爵身上传来的淡淡酒味,让她微醺,有一种踩在云朵上的不踏实感,整个人飘飘然的。

“很好。现在帮我。等事成之后,我会给你一大笔钱。”顾云爵冷淡的说道,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耳侧。

“先生,有什么能为你效劳的吗?”昏昏沉沉的脑袋中浮想联翩,带着氤氲的眸子往顾云爵的身上溜去,难不成顾云爵喝多了,快要晕倒了,连上厕所的力气都没有了?

所以让她帮他上厕所?

嗯,身上越来越沉的感觉更是证明了这一点,唐若甜小手立刻往顾云爵的裤子上溜去。

第2章 滚,你找错人

她想解他的衣服,哦吼吼,她的心中是绝对没有一点兴奋哦。

手被人狠狠拍开。

“你在做什么?”顾云爵浑身滚烫,刚刚摸到的小手柔若无骨,让他有着片刻的失神。

唐若甜无辜的眨眨眼睛,“先生,你不是要上厕所吗?我帮你。不要害羞啦。你有的,我也有。”说着,又要解他的裤扣。

唐若甜现在已经接近微醺,平日里她就胆子极大,醉了,更是胆大包天。

并且醒来的时候,一点都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儿。

“我不上厕所。”顾云爵咬牙切齿的说道,本来就精致的脸,此刻因为莫名的热,更是染上了一丝粉红,秀色可餐的很。让醉鬼唐若甜此刻恨不得扑上去咬两口。

唐若甜眨巴了下眼睛,“那先生,你让我做什么事儿呢?”

唐若甜是非常有职业操守的一个人,即便是现在接近半醉的状态,她还是记得要拿到眼前这位难伺候的大明星的新闻。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而就在此时,卫生间门被人轻敲,“云爵,你在里面吗?我知道你很难受,现在只有我才能帮你。”

门外传来的声音是新一代玉女方颖,哦,对了,她今晚混进的房间正好是方颖要定下的房间。

唐若甜的心在颤抖,难不成今晚方颖约会的神秘富豪就是眼前的顾云爵?

顾家在A市呼风唤雨,而顾云爵是顾家唯一的继承人。

顾云爵的手紧紧扣住唐若甜,她的腰纤细无比,极为轻盈,让他一时间心神有些恍惚。不由得,手收紧,像是担心怀中的人跑掉似的。

不过,唐若甜可没有跑的打算。她翻起了衣角,里面贴着一枚极为袖珍的针孔摄像机。

口罩下的菱唇勾出一抹奸诈的笑意,脑海中为今晚的新闻总结出标题:云爵和方颖在卫生间门口亲密相见。

拿到顾云爵和方颖的新闻,她这个月奖金肯定翻倍,再翻倍。

唐若甜心花朵朵开,双眸笑弯了起来,原本就微醺的身子此刻更是轻飘飘的。

门被顾云爵打开。

顾云爵脸色涨红,冷漠的看向方颖。

“滚。你找错人了!我不是顾云爵。”

啧啧啧,唐若甜抬头看了眼顾云爵,他看来很厌恶方颖,竟然说出这种话。

这话说给一百个人听,九十九个不会信,剩下的那一个估计是刚出生不久的小娃娃。

方颖看向顾云爵怀中的服务生,他现在应该快要没有力气了吧。他还能坚持多久呢?

方颖清纯的小脸上闪过一抹羞涩,盈盈双眸望向顾云爵,若有似无的引诱着。

“云爵,你何必这么说呢。你难道不知道我听了这话,心里会疼么。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很久了。”她深情表白。

唐若甜双眸瞪大,极为兴奋,哇,方颖对顾云爵深情表白。

她此刻仿佛看见一个个鲜红的毛爷爷长着小翅膀飞到她的口袋里。

“喜欢?喜欢到在我酒中做手脚?”顾云爵的声音越发冷了三分。那双冰冷眸中闪烁着一丝不耐烦。

做手脚?多么关键的字眼啊!

身为娱乐记者,唐若甜的八卦魂比寻常人更旺盛!

“云爵……”方颖不愧是新一代玉女,连此刻被说了这么难听的话,脸上也没有出现一丝难堪,反而越发显得楚楚可怜。

唐若甜啧啧叹道,这么美丽的人,顾云爵都能拒绝,他若不是喜欢男人,就是心根本是冰做的。

“云爵,我也没有办法。我爱你,我只想要陪你一晚,我不敢奢望你对我负责,只要你给我一个孩子……”两滴晶莹的泪从方颖的脸上滑落。

多深情的表白啊,顾云爵你要是男人,就赶紧把方颖搂进怀中,来一个热吻,止住美人的泪,也好让她拍下热辣辣的照片啊!

“嗯,很感人。可惜我今晚只想要他陪。”

顾云爵口中的她是谁啊?

房间内还有第三者吗?

赶紧出来啊!二女都对顾云爵情有独钟,真拿到这个新闻的话,她不只是这个月奖金翻倍,就连年终奖肯定也要翻倍啊!

唐若甜堪比x光的眸子在奢侈的房间内扫来扫去,人呢?躲哪儿了?快出来呀!

第3章 梦醒,懊悔不已

“云爵?你究竟讨厌我什么,为了你,我可以改的。”方颖哭的梨花带雨。

“想要我喜欢你,你先去变性吧!我喜欢的是男人。”或许因为醉意,顾云爵一向清冷的眸中闪着邪肆。

男人?

顾云爵竟然喜欢男人?

今晚她不只拍到方颖对顾云爵的表白,甚至还无意间知道了顾云爵的取向!

唐若甜的身子在发抖,滴溜溜的双眸更是朝房内扫来扫去,难道今晚的这个房间就是顾云爵和他男友的?

男人啊,男人,你在那儿呢?快出来呀!

“不!我不相信!这不可能!”她的美眸因为过度吃惊而瞪大,显得有些狰狞。

顾云爵冷哼了一声,一把抓住怀中的唐若甜,将她推在墙上,刚想低头吻住她,却看到那碍眼的口罩,一把扯下口罩,看都没看口罩下的脸是圆是扁,低头便直接吻了上去。

唐若甜呆了,顾云爵在干嘛?看她嘴里有没有糖吗?

从顾云爵口中传来的浓烈酒味顿时把唐若甜最后的一丝神智给赶走了,唐若甜顿时觉得眼茫茫的,像是踩在云朵上面。

唇瓣上传来的感觉就像是蝴蝶飞过,让她不由自主地想要看看自己的唇边是否有花儿。

那小嘴甜的就像是蜜糖一样,顾云爵的吻不由得越发凶猛起来,察觉到怀中的人儿不只是乖巧的任他亲吻,还悄然回应。

原本极力控制的情愫此刻一下爆发起来,修长有力的手在她背上游离,想要将她揉进自己怀中。

目睹这一切的方颖脸色惨白,看着心怡许久的男人,以从未有过的热情吻着怀中的少年,怪不得面对女人的投怀送抱,他总是一脸厌恶。

听到关门声,顾云爵留恋不已的从那张甜蜜的小嘴上离开,此时他第一次认真的看着怀中的人,掌下的肌肤柔软滑腻,细碎刘海下的双眸璀璨如星,因为刚才的热吻,眸中有着一层湿漉漉的水光,小嘴更是微微红肿,让人不由得想要再亲。

脑海中最后一丝理智陡然绷断,他打横抱起她,丢到那柔软的被褥上,原本有着一层冷漠光芒的蓝眸此刻被邪魅取代,慵懒的嗓音在她耳边低声道:“我再说一次,我不是顾云爵。”

唐若甜浑身都麻酥酥的,察觉到身上越来越清凉,她直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可是完全被酒气熏晕的大脑已经停止了转动,颈子传来刺刺的感觉,她皱眉,连想都没有想的,小手就挥了出去,却一下子落空,似乎是被谁握在了手里。

白色底衣落在黑色衬衫上面,他的手邪肆的逗弄着她,“你是男人吗?小骗子。”

他,身上每一寸肌肉都堪比艺术品,光滑而又坚硬,绝美无比的脸上此刻带着一丝邪魅的笑,跟刚才在方颖面前判若两人。

被沉重的身子压住,让唐若甜几乎窒息,可猛然传来的痛苦,让她痛呼出声,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好痛,手软软的抵在男人胸膛上,迷蒙的双眸瞪得大大的。

“好痛……”

她软软的呼痛声并未激起他的怜悯,他柔声道:“痛就对了。要看清楚现在要你的男人是谁。”

他没有给她缓和的时间,直接了当,直到她大呼出声,也没有放过她。

而被随意丢在床头的衬衫上翻起的衣角,正好露出针孔摄像机,将这火辣的一幕拍了下来。

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惊醒了唐若甜。

身体似乎还残留着那一天的痛苦,唐若甜惊慌的看了看,狭小而有些凌乱的卧室,熊宝宝被她踢到了床尾。

半晌,手机铃声戛然而止。

唐若甜将发白的小脸埋进手掌中,心中懊悔不已,天哪。她竟然和顾云爵那个了!

那天在帝豪酒店醒来之后,首先映入瞳中的竟然是顾云爵那张俊美脸庞,当时她以为是在做梦,直到感觉到异样之后,她差点惊叫出声。

第4章 被骗,借我五十万吧

竟然不是梦!她被顾云爵给吃了!

唐若甜踉跄着下床,顾云爵睡的很沉,修长的睫毛安静的垂在脸上,朝阳懒散的射在那张完美的脸上,镀了一层淡淡的金边,越发显得他俊美的如同神祗一样。

可这样俊美如同神的男人昨晚那么暴力,她可不敢等顾云爵醒来,让他负责。

穿了顾云爵的衣服,并且非常有职业操守的不忘将针孔摄像机带走,她没有回报社,直接逃到自己的小公寓内大睡了三天。

手机又响起,她懒懒的按下接听键:“喂……”

“小唐啊,休息了三天够了吧?你做事从来都没让我失望过,那天你在帝豪酒店肯定是收获到什么了,是不是?”

手机那头的是她的老大,天天娱乐的老板,汪小柔。

没收获到什么,不过她失去了清白之身,不知道算不算工伤?

唐若甜的身上还有些酸软无力,她下床,趿拉着拖鞋,去卫生间,一脚将卫生间里面的脏衣服往角落里踢了踢,然后一下子坐在马桶上,懒懒道:“老大,这一次让你失望了。我啥也木有查到。哦,对了,我擦了一晚上的马桶,别忘记给我算加班费啊。好啦,就这样子,我还是很累,请两天假。”

说完,也不等汪小柔抗议,直接将手机给挂了。

将手机扔到洗手台上,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睡了三天,原本粉嫩嫩的小脸还有些苍白,她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脸有了一丝血色,眼角余光看到被她仍在角落的黑色衬衫和西裤。

小脸腾得一下子烧了起来,将那身价值不菲的衣服塞到洗衣机里,眼不见为净。

“我必须把那事儿给忘了,必须忘了!”她这样对自己催眠。

在卫生间洗漱之后,重新赖到床上,知道汪小柔如吸血水蛭一样的性子,肯定得榨取她最后的剩余价值。

她将那一晚拍下的东西放到电脑里,看看有没有有用的,她记得那一晚方颖来了,看有没有拍到方颖,也好交差。

果然有方颖!

唐若甜小脸放光,截取了照片,却没有想到后面还有一大段,她心中一跳,因为摄像机的角度问题,几乎拍下的全部都是顾云爵。

顾云爵轻吻她的耳朵,俊美无比的脸上有着魅惑,像一个勾人摄魄的妖精。

他在昏迷不醒的她耳边说道:“记着,我不是顾云爵。”

唐若甜的脸登时爆红,小手颤抖着将笔记本关了。

不行,她可不能将方颖的照片给报社,那一晚出现在帝豪酒店只有他们三个,随便用脚指头想,也能想出那一晚她才是最可疑的人了!

那一晚,她扑倒了顾云爵之后,也没给他留下一件衣服就跑了,顾云爵一向不好惹,难保他会来找她麻烦。

唐若甜打消了将方颖的照片交给报社的想法。

手机又响了起来,她刚想要挂掉,又一想,既然不打算将照片交出去,要是被老大知道她一无所获,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她一看手机,小脸一愣,手机不是老大打过来的,而是她老妈。

“妈,怎么了?什么?画廊要被人收了?”唐若甜面色大变。

天天娱乐是一家以挖明星私生活娱乐大众的小报社,位于A市寸土寸金的豪华地段。

唐若甜一脸杀气的站在天天娱乐老总汪小柔的桌前,“汪总,你借我五十万吧!我会为天天娱乐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生是天天娱乐的人,死是天天娱乐的鬼!”

比唐若甜大上几岁的汪小柔在听到自己最得力的手下一副讨债鬼的模样,张口要借五十万,嘴巴里面的咖啡立马全都喷了出来。

“你刚才说什么?”开口就要借五十万,小唐以为她是印钞票的啊!

“汪总,我也是没有办法。我母亲被人骗了,将画廊抵押给了银行,要是这两天不凑够五十万的话,画廊就要被银行收走拍卖了。”唐若甜的手撑在桌前,娇小的身躯往前倾,水润双眸里面的幽怨直逼吃人不吐骨头的汪小柔。

“汪总,我在天天娱乐干了这三年,也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今儿你就帮我一把吧。”

汪小柔伸出白嫩嫩的指尖推开唐若甜的额头,抽出纸巾优雅的擦去唇边的咖啡,“小唐啊,我知道你工作卖命。你为天天娱乐做的事,我当然都看在眼里啦。每次,你挖到的新闻大卖之后,我都给你奖金了。撇开这不说……”汪小柔清丽的脸上露出一抹稍微讽刺的笑,“就算我前面没给你奖金,你挖的所有新闻加起来都不值五十万。你一个月薪不过五千的小记者,五十万不是小数目,即便是你一年不吃不喝,你算算你得还我多久?”

第5章 独家,挖到大新闻

唐若甜面色不变,她不说话,水润的双眸看向汪小柔。

天天娱乐虽然只是一家小报社,可是报社的业绩非常好。再说,汪小柔出身富二代,绝对有五十万能借给她。

如果汪小柔不打算借钱给她的话,也不会说那么多。直接就让保安把她给拖出去了。

“汪总,说吧,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做,才肯借我五十万?”

两人大眼瞪小眼,唐若甜先败下阵来,她退后一步,坐在身后的小沙发上。

汪总的眼睛比她大啦。她认输。

汪小柔眼睛眯起,她身子朝前倾去,染着鲜红指甲油的手托住尖尖的下巴,“那一天,在帝豪酒店外等着你的阿玉看到,你穿着一身男人衣服,在午夜三点狼狈的离开帝豪酒店,你……是不是挖到什么新闻了?”

唐若甜面色不变,汪小柔做事准备极为充分,为了快速挖掘明星的新闻,天天娱乐旗下的记者都配有车和司机。而她身为汪小柔手下的大将,更是有专车接送,虽然那专车只是一辆破面包。

“嗯,是啊。挖到大新闻了。”她面不改色的说道,跟在汪小柔身边三年,她早就练就了一身说谎不打草稿的好功夫。

“我不是在帝豪酒店内打扫卫生吗?一不小心碰到了一个混蛋,看上了我的如花美貌。被我海扁了一顿,我怕闹出太大的动静。就索性将那人的衣服给扒了,逃出了帝豪酒店。”

唐若甜慢条斯理的说,水润的双眸看着明显感兴趣的汪小柔,她微微一笑,像一只小狐狸一样,“汪总,下面大新闻就来了。这是一期独家,我保证你的报纸肯定会大卖。”

汪小柔不上当,“大卖不大卖,你得让我看看你挖到的是什么才行。”她才不相信这丫头的鬼话,阿玉说那一晚她看起来很狼狈,要是真的挖到大新闻的话,为什么不让阿玉送她回家休息?反而自己打车回家?

要知道这丫头极为吝啬抠门,恨不得将天天娱乐内的厕纸都往自己家搬。

那一晚,她太反常了。

“汪总,我跟你这么多年,我说的话,你难道还不信吗?”唐若甜对她吐了吐舌头。

正是因为她跟在她身边这么多年,她才知道唐若甜说的话,十句里面有九句都是鬼话。

“信不信,你把新闻拿出来再说。对了,我告诉你,方颖虽然是新一代玉女,形象清纯,但就算你挖到她和男人乱来的新闻也不值五十万。”

唐若甜想要翻白眼,她就知道从汪小柔手里拿五十万不是那么好拿的。

“若是顾云爵呢?”她投了一枚炸弹,果然看到汪小柔面色一变,闪过一丝激动。

“顶级大明星顾云爵?你拍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难不成是你陪他了?”

唐若甜被汪小柔的话给呛到,狠狠的瞪了汪小柔一眼。

若是被汪小柔知道她真的和顾云爵有什么了,以汪小柔向来向钱看,为天天娱乐不择手段,肯定逼她写一篇专访,名字就叫做顾云爵的一百零八式。

“当然不是我。好啦,五十万你给不给?”

“当然要啦。小唐啊,你为了天天娱乐付出了那么多,你家里有了困难,我怎么能忍心不帮呢?别说五十万,一百万我都给你。”汪小柔豪爽的说道。

唐若甜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五十万都这么不好拿,一百万更费劲。

“要是你能拍到顾云爵和女人热吻的照片,我肯定给你一百万。”

看吧,果然如此。

汪小柔准备好了五十万的支票,唐若甜从包包内拿出了她早就弄好的照片,丢到汪小柔的面前。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照片上的男人眼神极为邪魅,那双比天空还要耀眼的双眸微微眯起,手指放在衬衫的扣子上,露出一截迷人的锁骨。

在那修长的颈子上,有着一枚鲜红的唇印。

汪小柔眸光大亮,迅速往下翻去,下面一张更是火辣,性感的双眸微眯,白皙的额角有着一滴滴晶莹的汗珠。

第6章 慌乱,你威胁我?

唐若甜看向汪小柔,如果不是自己在场的话,汪小柔绝对会去亲吻那相片。

“哇……太帅……太迷人了……”汪小柔花痴的望着照片。

这张照片太性感了!谁知道一向冰山样的顾云爵会露出这样性感的表情,尤其是那黑色衬衫欲露不露,他的旁边似乎还有一个女人。

这一张其实不算什么,只是让人看了浮想联翩。

任何女人看了这张照片,都恨不得自己成为他身旁的人。

“顾云爵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新闻。咱们这一期报纸肯定会大卖。”唐若甜说道,“可我担心有人会找我麻烦。我想先去躲一阵子,等这期报纸的风波过了,我再回来。”

事情已经过去半个多月,唐若甜每天窝在母亲的小画廊里。

那期报纸在出现的第二天,果然引起轩然大波。母亲的画廊向来幽静,那几天来的女客人手中几乎都拿着一份报纸,报纸的版面上刊登的正是顾云爵那张双眸微微眯起的相片,每个人都在猜测,他身旁的女人是谁?

网络上也疯狂转载。

可在第二天,一切都平息了下来,像是有着一只无形的手将一切都抹平了。

顾云爵并未出来说明什么,顾云爵的经济公司JAJ则对记者说,那只是顾云爵代言的一期广告相片。

顾云爵的代言广告向来都是男装品牌,可那张相片跟男装有什么关系?

所有记者心中都有着疑问,顾云爵向来难搞,也没人敢公然质问他。

要知道顾云爵不只是单纯的模特罢了,他出身豪门,就连经济公司都以他的意见为准。

唐若甜关了笔记本,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她希望这件事赶紧平息了算了,她可不想和顾云爵牵扯上一点点的关系。

画廊的旋转门被推开,唐若甜脸上刚挂上甜美的笑,她这几日充当画廊的小招待,可看到进来的人之后,她脸上的笑容立刻僵住。

进来的是个男人,身材非常高大,健硕。一身黑色西装,无框眼镜遮住了冷厉的双眸,显得极为干练。

“请问是唐小姐吗?”他径自向她走来,直接开口问道。

唐若甜一惊,这人气势不凡,不知怎么,她直觉便想到这个人肯定和顾云爵有关。

脸上的笑容散去,她冷冷问道:“先生,我不认识你。”

“唐小姐,你不要紧张。我们总裁只是想要见唐小姐一面。请。”男人唇角的笑并未让他身上的冷厉气息散去半分。

“我不认识你,更不认识你们家总裁。你说让我去见,我就去见啊。我不去。”谁知道去见了那什么总裁之后,她还有没有命回来。

唐若甜脸上露出假笑,灵活的双眸探向画廊,黄昏的余光透过大玻璃窗倾泻一地金色,画廊内的人不过两三个,她连求救的对象都没有。

“唐小姐,你放心。总裁是绝对不会伤害唐小姐的。”看到唐若甜警戒的样子,男人眸内闪过一抹笑意,紧接着他又说:“要是总裁真的想要伤害唐小姐的话,即便唐小姐在闹市中心,也无济于事。”

唐若甜心中狠狠的抽了一口冷气,听这人的话,绝对是和顾云爵脱不了关系,搞不好她要见的人便是顾云爵!

肯定是顾云爵因为被她拍下那样的相片,让高高在上的他狠狠的被娱乐了一把,所以找她报仇来了!

万一,顾云爵想拍下她的照片,发到各大报纸上,她就没脸见人了!

“我要是不去又怎么样?”她脸上虽然惨白一片,心中却已经想到了最坏的情况。

“听说唐小姐非常的孝顺,唐小姐爱钱如命,所有的钱都用来运营这间画廊。”男人环视了一眼这间不大的画廊,眸光徐徐放在唐若甜的脸上,微笑道:“前一阵子,唐小姐将顾少的照片卖给了天天娱乐,赚来了钱就从银行那里赎回这画廊。若是这画廊没了,那唐小姐岂不就竹篮打水一场空?”

他说话语速很慢,嘴角含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落在唐若甜的眼中怎么看怎么讥讽。

“画廊没了也就罢了。可要是人没了,岂不是一辈子都要后悔?”

这是他进画廊之后说的最长的一句,让唐若甜脸上的血色褪去。

“你什么意思?你在威胁我?到底是谁派你来的?你想要做什么?我告诉你,你若是敢伤害我妈妈,我绝对会报警抓你!”关系到母亲的安危,唐若甜完全失去了镇定。

第7章 担忧,妈妈被他给抓了

“呵呵。”男人低笑,看着唐若甜有些苍白的小脸,他淡淡道:“唐小姐,你母亲好像一天都没有露面了吧?你难道就不担心吗?”

早上,妈妈出画廊的时候说去看画,可一整天了,竟然还没有回来。

“是你抓走了我妈?”只要他承认了,等她妈妈回来之后,她立马报警抓他。

“唐小姐跟着我走,不就知道了吗?总裁向来最不愿意等人。”男人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转过身去,“可今日已经为唐小姐破例了。唐小姐,你跟我走吧。你的母亲跟总裁在一起。”

妈妈果然被他给抓了!

唐若甜面色一变,不得不跟在男人的身后,离开画廊。

天色已经接近黄昏,男人驱车来到帝豪酒店。

唐若甜面色苍白,更是断定了是顾云爵派这个男人来的!

无论他想要做什么,她都认了。毕竟这件事是她做的,是她将他的照片登上报纸的。

只要放了她妈妈,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唐若甜的小脸上浮现一抹坚毅,她早就知道此事不会善了。

电梯亮了,男人率先走出电梯,唐若甜跟在他的背后,这是帝豪酒店的顶楼,底楼是露天咖啡馆。

造型奇特的喷泉溅出些许水花落在唐若甜的脸上,金色阳光洒满顶楼,极为惬意。

唐若甜没有心情感受这些,看到坐在遮阳伞下的人,唐若甜眸光一亮,快步走了过去。

“妈……”

苏菱看着疾奔过来的女儿,歉意的对对面的老人笑了笑,站起身,将女儿拥进怀中,有些责备的说道:“甜甜,年纪这么大了,还总是这么冒冒失失的,以后哪个男孩子敢娶你。”

看着母亲没有事,唐若甜的心总算是落回肚子里,低声问道:“妈,你怎么来这儿?是不是有人抓你来的?”

凶巴巴的眸子放到对面人身上,然后一愣,这老头是谁啊?

“傻孩子,别愣着啊,赶紧叫爷爷。”苏菱催促道。

爷爷?哪儿跳出来的爷爷?这爷爷出现在帝豪酒店肯定不是巧合!

唐若甜戒备的目光望向对面的老人,对面的老人手里拄着一根拐杖,带着银色无框眼睛,花白的头发全部往后梳起,穿着一身唐装,看起来仙骨嶙峋的,那眼眸里隐约却看得出有着一丝打量。

唐若甜皱眉看他。

将她带到这儿的男人站在老人的背后,低声道:“总裁,唐小姐过来了。”

老人微微一笑,对苏菱说道:“苏女士的女儿很漂亮,也很乖巧。”

唐若甜冷哼了一声,漂亮她承认,可乖巧么,刚照面,这老头儿从哪儿看出她乖巧来了?

不明的,她很不喜欢眼前的老人。

不是她对老人家不礼貌,而是这老人身后的男人莫名其妙的以母亲威胁她来这儿不说,而这老头的眼睛里总是透露出一股深沉,跟慈祥、和蔼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眼前的老人给她的感觉就像是一只狼,年纪虽大,却还是足够号令群狼的头狼。

苏菱听了这夸奖,很受用。老人又说了一句,“苏女士,你看这门婚事怎么样?”

婚事?什么婚事?唐若甜眼睛瞪大,刚想要问母亲,却被母亲一把拉着坐在小沙发上。

“妈……什么婚事?”

难不成她妈要嫁给眼前的老头子?

“你想要娶我妈?老先生,我告诉你这样可不行哦!你这叫老牛吃嫩草!”唐若甜双眸狠狠的瞪向眼前的老人。

也莫怪唐若甜会做出这样的推断,要知道苏菱虽然年纪不小,可容貌依旧保持的良好,丝毫看不出像是四十岁的人呢。

那冷厉男人的唇角微微弯起,倒是柔和了几分脸上的冷厉。

对面的老人倒是神色未变,脸上依旧挂着礼貌却疏离的笑,“令爱真的很可爱,怪不得能吸引我孙子的注意。”

苏菱嗔怪的瞪了女儿一眼,“你脑袋里就不能想一些有用的。”

唐若甜没空理会苏菱,她双眸中闪烁着问号,这位老先生的孙子又是哪根葱啊!

“顾老爷子,您的孙子那么优秀,是我女儿配不上他。这门婚事我当然满意,不过,我还是要听我女儿的意见。”

顾?顾!

第8章 谎言,顾云爵喜欢她

唐若甜一愣,看着这老人微笑时那种疏离的感觉,可不就跟顾云爵偶尔露出笑容的时候一模一样。

这老人是顾云爵的爷爷!

唐若甜完全蒙了,顾云爵的爷爷来提亲,想要让她嫁给顾云爵!难不成他已经知道她和他孙子滚了一夜的事儿?

“咳咳。”顾老爷子轻声咳嗽了一声,带她过来的男人对苏菱母女微微一笑,开口道:“既然唐小姐已经来了,那我就什么都说了。”

他的眼睛正视一脸慌张的唐若甜,“唐小姐,那一晚的事,老总裁已经知道了。少爷一定会对你负责的。苏女士,老总裁的意思是婚礼越快越好,每个女生都希望自己是世界上最漂亮的新娘子,要是唐小姐的肚子大起来的话,穿婚纱肯定就不会很漂亮了。”

负责?新娘子?婚纱?肚子大起来?

苏菱抓住了这几个关键的字眼,她脸上彻底失去了淡定,望向唐若甜的肚子,脸皮不由抽搐,“你竟然敢给我带球跑?”

那几个词组完全就是几道惊雷,全部轰隆隆的打在唐若甜的头顶上,几乎将她给劈焦了。

这老头果然知道那一晚她和他孙子的事了!

“妈,我没带球跑。”她晕了,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唐小姐,顾少爷一定会对唐小姐负责的。”冷厉男人再次强调道。

负责个头啊,负责!唐若甜恨不得自己此刻晕了算了,可她要是真晕了,依照她老妈丰富的联想,一定以为她因为怀孕,身体不好才会晕倒,要是她晕了,难保她老妈就同意了这莫名其妙的婚事!

“顾老爷子,我跟你讲,我跟你孙子什么事儿都没有!也不想高攀你孙子,行了!就这样!再见!”说完,她拉起母亲就想走。

而特助幽幽的说了一句,“苏女士,您不想你女儿以后和您走同样的路吧?”

此话一出,苏菱的脚步就定住了,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唐若甜面色一变,直接就朝特助骂道:“什么同样的路子!你胡说八道说什么呢!还有,你们绑架我母亲,等着法院的传票吧!妈,我们走!”

特助的一句话完全打在苏菱的软肋上。年轻的时候,她被一个男人骗了,唐若甜是私生女。

“甜甜,你告诉妈妈,你认不认识顾云爵?”苏菱双眸幽幽的看向唐若甜。

唐若甜无论如何都不会骗她妈妈的,母女俩的感情很深。

她艰难的点了点头。

“那你们……”

顾老爷子轻声咳嗽了一声,“是云爵不懂事。两个孩子虽然认识不久,但是云爵一直都很喜欢唐小姐,所以才会乱来。我已经狠狠教训云爵了。唐小姐看起来也是非常在乎云爵的。苏女士,不如咱们坐下来,商量商量两个人的婚事怎么样?”

唐若甜目瞪口呆的看向顾老爷子,什么叫演技派,什么是说谎不打草稿,看到这老爷子就知道了!

顾云爵喜欢她?拜托!这是世界上最大的谎言好不好!

苏菱坐下,淡淡道:“顾老爷子,婚礼的事,先暂缓一下吧。等两个孩子在场的时候再谈。还有,顾少爷那么优秀,只怕我们家甜甜配不上顾少爷。”

“妈,我和老爷子谈谈吧。”唐若甜已经完全恢复镇定,她看得出这老爷子无论怎么样,就是要逼她嫁给顾云爵就对了。

苏菱皱起眉,唐若甜看着她苍白的脸,强行扯出一抹笑,“妈,你身体不好。先回家好不好?我做事你还不放心吗?我不会胡来的。等我回去之后,我会将这事儿原原本本的告诉你。”

她的眼睛看向特助,“这位先生,麻烦你先送我妈回家好吗?”

既然老爷子能查到她们的画廊,看来他们是有备而来。

就算她和她妈藏到别的地方,肯定也会被他们找到。

顾老爷子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激赏,微微点了点头,特助立刻道:“苏女士,请。”

苏菱担忧的看了唐若甜一眼,唐若甜对她回以一笑,等苏菱走了,唐若甜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冷冷看向顾老爷子:“老爷子,有什么话您直接对我说就行了。”

“我先把话撂这儿了。我是不会嫁给顾云爵的!”

顾老爷子淡淡的看着她,这小姑娘倒是有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

“一千万怎么样?”

嗯?什么一千万?唐若甜一愣,这老爷子说话做事云里雾里的,让人摸不到头脑。

溺宠失忆小绵妻:狗仔队小记者x顶级男模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15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