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助攻:甜蜜热恋:独自赴约传闻中的冷血总裁

萌宝助攻:甜蜜热恋:独自赴约传闻中的冷血总裁

第1章 不择手段

三月,翰城。

冰冷的病房。

黄昏的暮光从窗户口洒落进来,默然无声地笼罩着病床上瘦得惊人的中年男子。

凌向天温和地望着一旁穿着校服的凌晚晚,努力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没有那么虚弱,“晚晚,我身体已经好很多了,医生说了,可以出院了。”

凌晚晚小心翼翼抱着熟睡的弟弟,瞪了凌向天一眼,“胡说什么,要出院,也要等你先做了手术。”

凌向天眉头微皱,“每天呆在医院,没病都待出病了,等我出去休息一段时间,再回来做手术。”

凌晚晚默不作声地叹了口气,知道凌向天是在担心自己的医药费。

悄无声息地握紧了拳,凌晚晚拍了拍凌向天的手,“爸,你放心,我的情况学校都知道了,学校帮我联系到一个好心的赞助者,愿意帮助我们承担全部的手术费用,还资助我出国留学呢。等你手术做完,我们一家人就一起离开。”

“有这么好的人?”凌向天一脸不信任,“你不会答应了别人什么条件吧?”

凌晚晚握着的拳头不自觉地紧了紧,脸上却依旧维持着镇定从容,“对方希望我毕业后,能够留在他的公司工作。”

不等凌向天开口,凌晚晚撒娇一样趴在他的胳膊上,“爸,这可是好事呢,别人公司可是世界五百强,别的毕业生,想进去还进不去呢。”

凌向天看着凌晚晚,想要说什么,最后只是化为了一声绵长的叹息。

脸颊贴着自己父亲的胳膊,能感觉到那双曾经无所不能的手,现在瘦得全是骨头。

凌晚晚的眼泪啪嗒啪嗒地滚落下来。

陪凌向天吃了晚饭,凌晚晚借口回学校上晚自习离开了病房。

关了门,包里的电话适时响起。

“凌小姐。已经六点了,希望凌小姐不要迟到。我已经派人在楼下接你。”

“我知道了,胡秘书。”凌晚晚只觉得一股冷意透过电话,渗透到了自己的四肢百骸。

“记得结束之后不能立即起身,也不能洗澡。这样有利于你受孕。”

凌晚晚握着电话的手不易察觉地颤了颤,她不自觉地出声打断了她,“胡秘书。”

胡玉差沉默了下,对方不过是一个十九岁的大学生,却为了一笔高昂的手术费,选择了帮别人生孩子,下一瞬间,胡玉还是冷冰冰地说道,“凌小姐,我希望你能记住,你的任务就是不择手段受孕成功。”

“是。”凌晚晚挂了电话,后背已经是一层层细密的冷汗。

她抬头看了一眼病房里面,凌向天像是察觉到什么一样,也突然抬起头来,看了过来,然后对她笑了笑,示意她快点去学校,别迟到了。

凌晚晚只看了一会儿,就觉得自己眼眶被什么东西充斥得快要溢出眼泪来。

深吸了一口气,凌晚晚笑着对凌向天挥了挥手,转身义无反顾地朝着楼下走去。

第2章 心,狂跳不止

和胡玉说的一样,楼下早早有一辆黑色的加长轿车等着她了。

凌晚晚不由自主地握紧了自己双肩包的带子,一脸漠然地朝着车上走去。

只是她年纪毕竟不大,一张小脸绷得再紧,微微颤抖的下唇还是泄露了她内心的紧张和恐慌。

上车后,凌晚晚就被套上了眼罩。

不知过了多久,车子才终于停了下来,然后车门打开,她被人扶了下来,朝着里面走去。

摸摸索索中,凌晚晚被带到了二楼。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一段路,凌晚晚却觉得自己像是走在刀刃上。

周围不断传来脚步声,似乎有很多人的样子。

凌晚晚的衣服被人脱了下来,推到了浴缸。

陌生女人的手在她身上用力地揉搓,刷洗,一副恨不得将她身上的皮都搓掉一层一般。

凌晚晚从头到脚,都被洗了个干干净净之后,一层薄薄的蚕丝被才终于是落到了她的身上,然后整个人被抬了起来,放到了床上。

嘈杂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凌晚晚脸上的眼罩终于被人揭了下来。

房间里只剩下凌晚晚安静的呼吸声。

房里没有开灯,门窗紧闭,凌晚晚躺在宽大的床上,心狂跳不止。

她知道,只要她这个时候离开,就不用面对接下来的一切了。

可是她不能。

她走了,她父亲的手术该怎么办?

一家三口,一个卧病在床的父亲,一个少不知事的弟弟,除了她,再没有任何人来担起这个家的重量。

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凌晚晚想到他们,觉得冰冷的身体温暖了不少。

突然,房间的大门被推开。

凌晚晚身子一僵,转动着脖子,朝门口看去,借着门外的灯光,隐约能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正缓缓朝着自己走来。

沉重的脚步声,一声一声,仿佛踩在了她的心上。

背着光,凌晚晚看不清楚他的面容,颀长的身影背光而立,将整个世界都笼罩在一片阴影里。

男人稍稍移开了脚步,门外的光更多的拥了进来。

凌晚晚能迷迷糊糊看见他刀削一样英俊却冷硬的面容。

门被反手关上。

男人的身影淹没在一片黑暗之中。

凌晚晚的头皮一阵发麻,她像是忽然才回过神来一般,抓紧了身上的被子。

空荡的房间,根本没有办法掩藏男人从容走来的脚步声,凌晚晚觉得自己身体里面的温度都在随着他的靠近而流失。

柔软的大床陷下去了一大半,男人在床边坐了下来。

凌晚晚呼吸一滞,僵硬着身子,下意识地抬手压在了自己的胸前。

生涩的动作让男人脸上露出几分嘲讽的笑容,他抬起手,抓住她的腿......

“啊……”凌晚晚惨白了脸,剧烈地疼痛席卷了她。她尖叫了一声,猛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黑暗密布在坐满人的飞机舱,所有人都在安静地沉睡,哪里还有男人的身影。

凌晚晚喘着气,好一会儿才从痛苦中清醒过来,她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苦笑了一声,看来自己又做噩梦了。

虽然好友童欣曾经义正言辞地告诉过她,这不是噩梦,而是春梦,但凌晚晚还是固执地将这个连续做了六年的春梦归为了噩梦。

六年,整整六年,这样的梦境总是时不时的出现。

凌晚晚揉了揉自己的脸,深吸了一口气,靠着窗户,看着外面黑黢黢的一片,眼神晦暗不明。

第3章 再见,不相识

六年了。

六年前,父亲凌向天的突然患病,让本就艰苦的家庭陷入了更深地困境。

凌晚晚在被告知手术费之后,不得不拨通了一则招聘启事上的电话,选择了替人生孩子。

签署保密合同,选定上床时间,服药,送到那个男人房间……

凌晚晚麻木地接受着一切。

第二年4月4日,她在产下一名婴儿后,便带着凌向天远走美国。

至始至终,凌晚晚都不知道她到底为谁生下了孩子。

那个男人的出现,就像是一颗石子落入了湖中,惊起波澜,又很快归于平静。

只是也是从这一天开始,凌晚晚诡异地发现,自己每天晚上都开始梦见那晚的男人,锋利的眉,深邃的眼,他抱着自己。

到美国之后没有多久,父亲还是去世了,从小一起长大的弟弟也跟着找上门的亲生父母离开。

凌晚晚孤身一人,拒绝了胡秘书的工作,开始写小说

因为好友童欣担任长青报社主编,邀请自己回国,担任报社财经版块的负责人,凌晚晚才再次回到翰城。

飞机在夜里十点准时到达机场。

凌晚晚随着人流下了飞机,童欣还没有来,凌晚晚想了想,拎着自己的电脑朝着旁边的一家咖啡厅走去。

刚要推门,门从里面被人推开。

凌晚晚侧过身让那人先出来,根本没有注意到对方在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微微一顿的脚步。

没等凌晚晚进去,里面又匆匆追出来一个女人,“叔扬,别走,等等我。”

叔扬?

凌晚晚下意识地转身朝着先前那个男人看去,却只来得及见到一个高大的背影。

在他身后,一个踩着十厘米高跟鞋的卷发女人急急忙忙追赶着。

凌晚晚忍不住笑了出来,叔扬是她在一本小说中写的男主角,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巧遇到真人了,就是不知道这个叔扬有没有她小说里主人公的英俊帅气呢。

好笑的弯了弯唇,凌晚晚推门走进了咖啡厅。

她没有看见,在她进去之后,先前的男人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朝着咖啡厅望了过来,目光讳莫如深。

唐语嫣见叶叔扬停下来,两眼一亮,连忙加快了脚步跑过去,迫不及待地挽住他的胳膊,带着精致妆容的脸在他的肩头蹭了蹭,撒娇地嘟着嘴,“人家都等了你好久了,你才过来,今天很忙吗?”

叶叔扬的视线从唐语嫣的头顶越了过去,落在咖啡厅里那抹娇小的身影上,语气平静,“小四子有些事。”

唐语嫣眉头微皱,想说什么,但很快又松开,恢复了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小四子是叶叔扬的儿子,大名叫叶楚然,因为在四月四日出生,小名就叫小四子了。

唐语嫣曾经想和他拉近关系,但却没有得到那个臭小子的好脸色。

唐语嫣哪里受过这种气,不由对叶叔扬抱怨过一次,却被叶叔扬前所未有的阴沉脸色吓得再也不敢多说一句。

“走吧,我给你带了好多东西回来呢。”唐语嫣收敛好情绪,整个人都快要贴到了叶叔扬身上。

叶叔扬不动神色地抽出了自己的手,收回落在凌晚晚身上的目光,朝着停车场走去。

第4章 上周拿到的驾照

喝了一杯咖啡,凌晚晚看了眼人渐渐少了的机场。

童欣依然没有来。

凌晚晚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还有周围陌生的建筑,想了想,给童欣发了微信,“怎么还没来?瀚城变化太大了。”

童欣的电话很快打了过来,“凌晚晚!你大爷到底到哪里了!老娘已经等你快一个小时了!”

凌晚晚无辜地看着不远处的保安,揉了揉自己被吼得嗡嗡作响的耳朵,回道,“在机场啊。”

“你在哪个机场?”

“瀚城的飞机场?”凌晚晚也是一怔,没有反应过来童欣的意思。

童欣按了按自己的眉心,无语地解释道,“瀚城前年新修了一个机场。”

凌晚晚走到机场外面看了一眼,十分肯定地回道,“我在城西机场。”

“我去啊,我在城北机场!”童欣低咒了一声,“等着,老娘过来接你。”

凌晚晚听着好友熟悉的声音,轻笑出来,“好,我知道了。”

等童欣赶到城西机场的时候,凌晚晚已经喝掉了第五杯咖啡。

她懒洋洋起身,朝着外面穿着休闲套装,拖着一个牌子东张西望的好友走了过去。

“你拿的什么东西?”凌晚晚拍了一下童欣的肩膀。

童欣被人突然拍了一下,吓了一跳,转过头去,就看见凌晚晚盯着自己手中的牌子饶有兴致的研究着。

半人高的白色纸牌上面龙飞凤舞地写了一行大字:热烈欢迎凌晚晚同学回瀚城!

凌晚晚看着那一排醒目的大字,不禁暗自庆幸童欣弄错了机场,不然下飞机的时候,这么多人看着童欣举着这块牌子,凌晚晚没有把握自己不会掉头就走。

童欣将凌晚晚嫌弃的表情看在眼里,忍不住一巴掌拍在了她的头顶,“你这什么表情,就不能做出一副感动得痛哭流涕的样子吗,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嗯,我好感动。”

童欣有些头疼地望着自己的好友。

两人笑闹着朝着停车的地方走去。

六年的分别,仿佛只是凌晚晚出门去上了一节晚自习,童欣则一直趴在床上等着她给自己带饭回来一样短暂。

童欣的车刷得粉嫩嫩的,在其他车里显得格外出众。

凌晚晚上车后,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什么时候拿的驾照?”

“上周。”童欣得意地挑了挑眉,“厉害吧?”

凌晚晚默默系紧了安全带。

童欣十分受伤,“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一个深长不露的高手呢?”

话音刚落,童欣的车尾重重撞到了旁边的车身上。

童欣:“……”

凌晚晚看天,“很明显,你不是。”

童欣无奈地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凌晚晚跟在身后,看了一眼车子的标志,嘴角微微一抽。

童欣已经抓狂了,“传说中撞坏七辆车之后,可以召唤一辆劳斯莱斯,原来是真的!”

要不是场合不对的话,凌晚晚已经笑出声来,她走过去安慰着童欣,“没事,只是蹭坏了外面的皮。”

凌晚晚看车子主人不在,就从包里拿出了便利贴,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和名字贴了上去,说明了情况,表示愿意赔款。

童欣皱了皱眉,正要上前将联系方式改成自己的,就听见身后一道尖利的叫声传了过来,“天啊,叔扬,我们的车!”

第5章 撞了,撞了

凌晚晚和童欣转过头去,就看见一男一女正像连体婴儿一样走了过来。

凌晚晚认出那个女人就是自己在咖啡厅外面碰见的那人,旁边的男人低头发着短信,看不清楚面容。

唐语嫣踩着高跟鞋,趾高气昂地走到车子旁边,神色不善地盯着凌晚晚两人,“你们撞的?”

凌晚晚虽然不喜欢这个人盛气凌人的态度,但车子毕竟是她们撞的,因此也就十分和善的回道,“是,这位小姐,实在不好意思,我朋友是新手上路,倒车的时候不小心刮了一下,你放心,我们会负责出维修费的。”

唐语嫣神色一冷,“好好的车子被你们撞成了这样,这样一辆破车,还让人怎么有心情开到路上去?”

童欣看着那辆车被蹭掉的指甲盖的漆,皱紧了眉,“你眼睛自带放大镜啊,不就掉了一层皮吗,我分分钟给你涂上,保证纯手工,无污染。上次我把别人车头都撞飞了,那人也没有你这么唧唧歪歪。”

凌晚晚根本不等童欣提醒,就知道她又要玩一个红脸一个黑脸的游戏了,因此温柔地笑了笑,十分无害地道,“你看,我们这辆车是好的,要不我们换一下,你开我们的,我们委屈一下,开你这辆撞坏的?”

“你有这么好心?”唐语嫣眼珠子转了转,话是这样说没有错,但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凌晚晚笑道,“请相信我的诚意。”

唐语嫣脑子虽然被门夹了一下,但没有被夹到无可救药的地方,她总算是反应过来,自己差点被忽悠了,当下眉头一拧,瞪住了凌晚晚,“你耍我?”

“怎么会?”凌晚晚一脸惊讶。

是在玩你。童欣在心里默默补充道。

唐语嫣吃了闷亏,她深吸了几口气,居高临下地道,“我也不和你兜圈子了,说吧,多少钱,你才肯离开叔扬?”

这次轮到凌晚晚发愣了。

唐语嫣见她不说话,以为她还在装,当下更不喜欢这人了,她没好气地道,“这么多车你不撞,非要撞叔扬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像你这种女人我见多了,想利用这种机会,引起叔扬的注意,接近他,想得美!”

五雷轰顶是什么感受,凌晚晚现在就是什么感受。

童欣眉梢突突直跳,一句神经病还没脱口而出,就被凌晚晚悄无声息地握了一下手。童欣一怔,会意地没有出声。

凌晚晚咬着下唇,娇羞无比地瞥了一眼在旁边一直没有出声的叶叔扬。

叶叔扬垂着头,额前的头发在他脸上投下了黑色的阴影,让他的五官看起来不是很真切。

唐语嫣看着凌晚晚的小动作顿时七窍生烟,她横身挡在叶叔扬面前,冷眼盯着凌晚晚,“五万。离开叔扬。”

“你怎么可以这样侮辱我的感情?”凌晚晚两眼微红。

唐语嫣讥诮地勾起了唇,“十万。”

凌晚晚双手握拳,字正腔圆,“是真爱!”

唐语嫣眼睛也不眨一下,“五十万!”

“成交!”凌晚晚果断改口。

第6章 不,瘦了就只剩丑了

“呵呵,真爱。”唐语嫣冷笑一声,飞快地从包里拿出支票,刷刷签下五十万递给了凌晚晚。

童欣在一旁神情紧绷,内心已经笑得不能人道。

凌晚晚看了一眼支票上面的数字,挑了挑眉,然后将支票“啪”的一下压在了叶叔扬的车上,“这五十万拿去修车,剩下的,拿去买个好点的吹风。”

唐语嫣还没有反应过来,“吹风?”

“你脑子进水了,多吹吹。”凌晚晚说完,拉着童欣上了车,扬长而去。

唐语嫣被汽车尾烟呛了一身灰,这才回过神来,本能地朝着身边的东西狠狠踹了一脚。

车子发出了尖锐的警报声。

唐语嫣一怔,自己竟然踢在了叶叔扬的车上,当下连忙收回了脚,十分委屈而娇弱地望着叶叔扬,忐忑不安地想要解释。

可惜她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好的借口。

叶叔扬看也没有看她,直接撕下了凌晚晚刚才贴在车门上的便利贴,收入口袋,。

另一边,童欣坐在驾驶座上,笑得人仰马翻。

凌晚晚看着车子被她开出了各种各样妖娆的曲线,将安全带抓得更紧了,声音紧绷,“我后悔了。”

“后悔什么,哈哈,我真的没有见过这么笨的女人,别人都是胸大无脑,她胸也不大啊,脑子怎么也没有。”童欣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她抬起一只手擦了擦眼角。

车子顿时转了个弯,擦着路边的防护栏飞了出去。

凌晚晚的心悬起来,又放下,她有些无奈地看着一旁的好友,“我是说,那张支票不该还给她的。我总觉得你这个开车技术,多留几张支票在身上稳妥些。”

童欣嗤笑了一声,“瀚城车神就是我。”

凌晚晚突然想到了另一件事,“那车神,你说你上次把人家车头都撞飞了,那个人也没有唧唧歪歪是真的?”

“当然。”童欣得意地笑道,“就没有我搞不定的事。”

“我很好奇你怎么搞定的。”凌晚晚谦虚好学。

童欣脸上的笑容一僵,显示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好一会儿,她才小声地嘟囔了一句,“我赔了她三十万。”

凌晚晚忍不住扶住了自己的头。

叶叔扬将唐语嫣送到唐家之后就离开了。

“先生。”别墅里,管家早早就在门口等候,恭敬的接过叶叔扬手中的公文包。

叶叔扬一面解着领带一面朝里面走去,“小四子呢?”

“小少爷在卧室。”管家恭谨地回道。

叶叔扬脚步一顿,回过头来,神色有些阴沉地盯着管家,“还没睡?”

管家被他看得头皮发麻,刚想要解释什么,叶叔扬就收回了目光,大步朝着楼上走去。

卧室里。

一个四五岁大的小孩正缩成一团,趴在床上。

看到叶叔扬推门进来,他不客气地翻了个身,用白花花的屁股对准了叶叔扬。

叶叔扬没有理会他的小别扭,坐过去将被子拉了上去,盖住了小四子的身体,“还不睡?”

“不困。”小四子用手将被子拉了下去。

他才不要盖被子呢。

叶叔扬笑了笑,将背对着他的小四子翻了个身,“早点休息,明天一大早就要起床。”

“做什么?”小四子冷着脸盯着叶叔扬,稚嫩的声音里面,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清冷,给人一种不符合他年纪的成熟。

“开学仪式。”叶叔扬戳了戳他紧绷的脸。

小四子面无表情地挡住他的手,“不记得了。”

叶叔扬看着他眼角的那颗红痣,明明已经看了这么多年,但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那么清楚地透过这张脸,想到另外一个人。

火红的泪痣,仿佛火一样,将心烧得热乎乎的。

叶叔扬语气不由自主地放软了,“没关系,我提醒你。”

“我不记得了。”小四子很坚持。

叶叔扬挑了挑眉,“我已经和你幼儿园的老师联系过了,要是你明天逃课的话,屁股可能会被打开花。”

小四子狠狠瞪了他一眼,毫不客气地嗤笑出来,“我才不觉得李老师是这样的人,你说谎可以高明一点吗?”

叶叔扬微微一笑,“她不是,我是。”

“……”小四子败下阵来。

没等他对着叶叔扬拳打脚踢一番,叶叔扬又放低了声音,似笑非笑地道,“生气了?”

“没。”小四子的眉头都皱到了一起。

叶叔扬挑眉,大手凑了过去,用力将小四子眉心间的结给揉开,这才收回了手,“我给你讲故事吧。”

“不要,给你那个狐狸精讲吧,我不需要!”小四子别扭地转过了头。

叶叔扬失笑,“狐狸精?”

“我都听周助叔叔说了,唐语嫣又来找你。”小四子一提到唐语嫣的名字,就忍不住回头咬牙切齿地瞪了叶叔扬一眼。

这个又蠢又笨的女人居然想用一根棒棒糖哄自己叫她妈妈,开什么玩笑,至少也要十根好吗!

叶叔扬本不想提唐语嫣,不过,一想到今天在机场碰见的那人,叶叔扬心念一转,鬼使神差地就问道,“你不喜欢她?”

“这么丑还胖的女人,居然不减肥就有勇气上街。”小四子越说越气愤,白生生的小腿不忘在被子里踹了踹。

叶叔扬愣了愣,“难道她瘦了就好看了?”

小四子鄙视不已,“不,那就只剩下丑了。”

叶叔扬:“……”

叶叔扬站起身来,“既然不听故事的话,那就睡吧。”

小四子眼睛眨了眨,神情有些紧张。

叶叔扬故作不知地就要朝着外面走去。

小四子一把拽住了他。

第7章 他是高冷的小四子

叶叔扬回头没有开口。

小四子的五根手指都快扭成麻花辫了,“爸爸……”

叶叔扬将他的头发揉得乱糟糟的,重新坐回了床边,“想听什么?”

“漫步华尔街。”小四子直接将书塞到了叶叔扬的怀中,完全没有想到要是别人听着这个名字,会在风中凌乱。

叶叔扬的声音低沉而好听。

只不过再好听的声音念着冗长无趣的内容时,也让人昏昏欲睡起来。

叶叔扬听到小四子的鼾声后,渐渐放轻了声音,然后将床头的灯光拧暗,只觉得自己心里被这小小的鼾声渐渐充满,稍稍一挤,就会荡出水来一般。

凌晚晚……

叶叔扬靠在床边,从上衣口袋摸出凌晚晚留下的便利贴,又看了看一旁的小四子,终于是下定了决心,给自己的助理打了电话过去。

许久,叶叔扬挂了电话,侧身掐了掐熟睡的小四子的脸,“你有妈妈了,不丑,也不胖,还不蠢,你喜欢吗?”

小四子迷迷糊糊中,一巴掌想要拍开那掐着自己脸的手,却一下子拍到了叶大总裁的脸上。

叶叔扬又好气又好笑地按住了他的手,想了想,又觉得不解气,在小四子脸上狠狠亲出一口红通通的印迹之后,才关了灯,离开了小四子的房间。

小四子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就看见了自己脸上的草莓印。

他恶狠狠地瞪了一眼笑容满面春风得意的某人,一路上都没有和叶叔扬说话,

叶叔扬也不在意,一直逗着他。

小四子小脸绷得紧紧的。

那种神情,让叶叔扬不自觉地就想到了六年前那个晚上,凌晚晚也是这种表情,明明很紧张,很害怕,却还是要装出一副一脸镇定从容的样子。

全然不知道自己的情绪早就被人一眼看穿。

这么多年过去,她修练得越发动人,至少就连他,都不能一眼就看穿她了。

一到学校,小四子就迫不及待地下了车。

他正要进校门,就看见自己的小伙伴童爱凌从一辆粉嫩嫩的小车里面跳了下来,身后还跟着走下来一个年轻的女人,在车门处恋恋不舍地抱着他啃了好几口,才让都要喘不过气的他快去上课。

小四子停下脚步,在校门口十分鄙视地看着屁颠屁颠朝着自己跑来的童爱凌。

隔得近了,小四子都能看见那个人留在童爱凌脸上的口红印,不由退开了几步,“别过来,我不认识你。”

童爱凌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气喘吁吁地道,“等等我啊,小四子,今天我爸爸妈妈没有时间送我,是我姑姑送我过来的。”

“这么大了还要人送,你真像个女孩子。”小四子一脸严肃地下了结论。

童爱凌好不容易追上了他,连忙紧紧拽住他的胳膊,焦躁地辩解道,“才不是,我问过我姑姑了,我是男孩子,不信你摸我。”

“不摸不摸,反正没我厉害。”

“是是,小四子你最厉害了。”

“知道就好……别亲我,我只会喜欢女孩子!”

“嘤嘤……”

“好了,别哭了,难听死了,你就不能换一个哭声吗!”

“嗷呜……”

“……”

小四子被童爱凌缠得没有办法,一直到开学典礼的时候,童爱凌还是红着眼睛委屈万分地盯着他,小四子迎着李老师托付重任的眼神,不得不僵着身子,拍了拍童爱凌的脑袋,“好了,别哭了,我不喜欢女孩子了。”

童爱凌破涕为笑。

李老师暗自抹了一把冷汗。

这个……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啊。

童爱凌一直紧紧拽着小四子的手,生怕他再次扔下自己。

幼儿园的开学典礼一样冗长繁杂。

童爱凌盯着小四子的侧脸,半晌,才小心翼翼地道,“小四子,我觉得你长得好像一个人哦。”

昨天他的姑姑带了一个漂亮阿姨到他们家里面吃饭,童爱凌今天早上看见的时候,就觉得她和小四子像是一个模子里面印出来的。

小四子冷冷地盯着他。

什么叫长得好像一个人,难道他不是人吗?

眉头一拧,小四子皮下肉不笑地道,“你长得好像女孩子哦。”

童爱凌嘴巴一抽,华丽丽地在开学典礼上哭得惊天动地。

台上的园长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他只是说今天的开学典礼到此结束了,就有小孩子哭得这么厉害,难道他有这么招人喜欢?

这么想着,园长大人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脸,笑得咧开了嘴……

凌晚晚到的第二天,童欣就帮她安排好了一切。

公寓是报社名下的,一室一厅,家电齐全,交通便利。

凌晚晚本就不是什么挑剔的人,因此吃过早饭之后,就和童欣带着她的行李正式入驻。

虽然装修什么的都已经搞定了,不过童欣还是特意请了一天假,陪着凌晚晚到处跑,购置家具。

两人又把房间收拾了一通,最后连床都没有铺上,就累得双双直接躺到了床垫上。

“太久没有这么累过了。”童欣翻了个身,趴在床上,光洁的额头上布满了汗水。

第8章 新人报到,遇奇葩

凌晚晚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

她躺在童欣的背上,微喘着气,“是啊,上次搞这么大的阵势,还是我们大一的时候呢。”

“我的青春啊!”童欣咆哮一声,“一眨眼,六年就过去了。凌晚晚同学,你一句话不留就跑美国,留我一个人在瀚城,你都不觉得自己应该接受惩罚吗?”

凌晚晚态度端正,“我接受组织对我的一切批评。”

童欣将凌晚晚掀翻过去,一脸严肃,“老实交代,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就这样啊……”凌晚晚仰面躺着,看着头顶白花花的天花板,声音平静,“我爸爸的肿瘤,虽然手术切除了,但还是扩散了,去美国才一年,就过世了。而我弟弟……你知道的,他是我爸收养的,他的亲生父母找了过来,他就跟着一起走了。”

童欣看着凌晚晚没有表情的脸,心里的潮水像是要满出来了一样。

凌晚晚却是忽然笑了出来,“你呢,还和顾维联系吗?”

童欣和顾维是在高中在一起的,只是毕业那年,一人留在瀚城,一人顺从家中安排,去了诺丁汉留学。

两人一直断断续续地联系着,没有明确地说分手,却默契地再也没有人提过未来。

“还不是也就这样了。”童欣耸了耸肩,不等凌晚晚追问,童欣又忽然道,“对了,你不是说你现在这本小说是写我的故事的吗,什么时候才完结啊?”

“下周吧,编辑说,写成HE会更好。”凌晚晚意有所指地道。

童欣怔了怔,最后在凌晚晚身边躺下,没有说话。

没一会儿,她还是没有憋住,恶狠狠地瞪了凌晚晚一眼,“现实生活中,哪有那么多的美好结局?”

凌晚晚叹了口气,两人并排躺在光溜溜的床垫上,窗外树影摇晃,阳光正好。

童欣吃过晚饭就回去了,她让凌晚晚休息两天后到报社来报道,还神秘兮兮地告诉她会有惊喜。

不过凌晚晚怎么追问,她都不肯说。

凌晚晚拿她没有办法。

夜里,凌晚晚写完了小说的最后一章。

不久之后,童欣看着凌晚晚发给自己的小说,哭得昏天黑地。

“渐渐的,我们变成了两棵黑暗中的树,看着对方,却一动不动。”

在瀚城待了三天,凌晚晚渐渐重新和这个城市融合到了一起。

从小在这个城市长大,纵使背井离乡多年,可终究还是离不开它。

“我回来了。”

凌晚晚推开窗户,将自己昨天买回来的仙人掌放在了阳台上,按照童欣给自己的地址,朝着报社走去。

长青报社是瀚城数一数二的报社。

凌晚晚去的时候,素面朝天,黑发及腰,乍一眼看上去,像是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实习生。

凌晚晚还没有来得及找到自己的位置,何韵就已经颐指气使地对她道,“那个,新来那个,去给我买份早餐过来。”

凌晚晚挑眉看着出声的女人,没有应声,也没有动,甚至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

何韵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眉头一皱,声音不由自主地提高了,“怎么,以为在职场还是和学校一样,全世界都是你妈,都要惯着你,让你做一点小事你都不愿意?”

何韵提高的声音让周围的同事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好奇地看了过来。

在报社里面,何韵是出了名的难缠,每一个新来的人,几乎都被她刁难过。

萌宝助攻:甜蜜热恋:独自赴约传闻中的冷血总裁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771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