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思动心弦:替嫁给了一个丑陋无比的豪门大叔

思思动心弦:替嫁给了一个丑陋无比的豪门大叔

第1章 美人你真好看

群星寥落,散布天际,清江河畔。

“我跟你们说哦!我,寇思思,有朝一日,一定能够成为世界顶级吃货!”寇思思站在礁石上,一手拽着栏杆,但是整个人都已经挂了大半出去。

站在围栏内的众人一个个也都是面露醉意,但更多的是对寇思思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的担忧。

要知道,这下面可是曾经死过不知道多少人的清江河。

“思思,你别闹了,快回来。”看着寇思思满脸通红的小脸蛋,余笙的眼中露出了浓浓的担忧。

河岸的风有些大,眼见着寇思思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排着栏杆,小身子板在风中就像是一只零落的蝴蝶,随时都有飘落的可能,众人的心也是提到了嗓子眼。

“我没有闹!”寇思思说着,又是举起手中的酒瓶子猛灌了一口。

只听见她打了一个酒嗝,然后继续说道:“今天!是我们家钟意,即将出国的日子,我们在这里举杯,预祝我们的钟意小朋友,能够在学业有成,早日归来!”

正说着,寇思思只觉得自己的指尖一滑,还没有等众人反应过来,她的身子就直直地向下栽去,直接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思思!”原本还有几分散漫的人,一下子全都冲到了栏杆那边,惊吼声猛地传来。

清江河上。

“迟言,你说你也老大不小了,是应该成婚了,如今我们温家就你一个儿子,你这还不抓紧一点给我和你.妈添一个小孙子抱抱,这实在是说不过去啊。”

躺在夹板上的躺椅上的温迟言有些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这件事情没必要这么着急。”

“还不着急!你都三十岁了!你知道外界都怎么说你吗?说你三十岁了连一个女人都不碰,怕是那方面有什么缺陷。”温父好言劝道。

“他们倒是心胸跟海一样,管的挺宽。”温迟言不屑的笑了,然后站起身来,夜里的江风有些冷,他顺手拿过自己的衣服披上。

“……我跟你.妈今天给你定了一桩婚事。”

“婚事?!为什么不经过我的同意就随意给我订婚。”温迟言听到电话那边的话,原本还懒散的声音,一下子就染了愠怒,就像是一头蓄势待发的雄狮。

“这不是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嘛,早点把婚事定下来,也免得以后你再推三阻四的。”温母拿过了电话,声音绵柔的对着温迟言劝道。

“……”一时间温迟言有些气结,抿着唇没有再说话,但是眼神之中却又浓浓的不悦,“这件事情,等我明早到家了再说吧。”

他直接挂断了电话,随手将手机丢在一边,阖上了双眼,不觉有些累。

听着耳边骤然变化的风声,温迟言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睛,紧接着就是胸口一疼,温软的体香传到了他的鼻尖。

女人?

忍着痛,温迟言下意识地推了推身上的女人,“下去。”他声音低沉富有磁性。

原本摔的有些懵的寇思思听到这个声音,下意识的睁开还有些迷糊的双眼。

“美人?嘿嘿,美人你真好看。”寇思思露出一个甜美的笑,但是眼前依旧是迷茫不清,脑海中全都是他的俏挺的鼻尖,白皙的面庞,似是装了整个宇宙星辰一般的墨黑色的双眸。

好好看的美人……

寇思思心中想着,一双手就不老实的向他脸上摸去,轻轻地掐了一下。

好像还挺有弹性?再掐一下。

不由地有些满足的寇思思又是露出一个傻傻的笑容。

不知是被她身上的酒气熏得还是被这晚风吹昏了头,又许是第一次见这般女人温迟言一时间像是被迷了心窍,下意识的便伸手将她不老实的脑袋扣住,双唇覆上了她的甜美。

江上的风吹得渐渐缓了下来,寇思思有些不悦,一双眼睛依旧蒙着一层翳,似是发泄一般,狠狠地在温迟言的唇上咬了一口,巧舌便长驱直入……

第2章 我才是受害者

远处的天空逐渐浮现出浅浅的橙红色。

温迟言从船舱内走了出来,简单的整理了一下浴袍,双手扶着栏杆,任凭江风将他一夜的燥热尽数吹散开来。

柔软的大床上,寇思思揉了揉自己有些钝痛的脑袋,半撑着自己的身子坐了起来。

这哪儿啊?

暗灰色格调的房间,有些空荡荡,窗外……窗外是一望无际的江水?这是在船上?

寇思思心头一紧,那根绷着的弦像是一下子断了,一低头就看到了自己白净的肌肤上落下的暗红色的痕迹。

她的一双水眸不由地又瞪大了,猛地掀开被子,入眼便是那一抹殷红。

“啊!!!”寇思思大声尖叫着从床上跳了下来。

这是什么情况?我被上了?寇思思心中熊熊燃烧着的怒火几乎是要将这整艘船给掀翻了才解恨,偏偏就是想不起来昨晚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和谁发生的,就连那个小贱男的样子,她也不记得半分。

没天理啊!!!

她寇思思守了二十多年的身子,说没了就没了……

“醒了?”

正当寇思思还沉浸在悲痛之中时,一个温润而沙哑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寇思思下意识的就从床上拽起了被子裹在自己的身上,然后抬头看去。

但就只剩下了一个背影。

“还有十分钟船就靠岸了,既然醒了,就好好的收拾一下吧。”男人留下这么一句话,就重新回到了夹板上。

寇思思微怔,看着那个修长挺拔的背影消失在了门口这才缓过神来。

小贱男,要了你姑奶奶的身子还这么理直气壮!我要是不给你点颜色,寇思思三个字倒过来写!

她气愤的从柜子里随意地找出了几套能将就的衣服,全都是那个男人的,虽然有些大,但是遮身子不是什么大问题。

原本还有些摇晃的船体逐渐平稳了下来,寇思思知道这是靠岸了。

“可以下船了。”依旧是那个男人,逆着光走了进来,皱着眉头看着还提着宽硕的裤子动作滑稽的寇思思,一步上前,二话没说就直接将她打横抱起。

寇思思忍不住惊呼了一声,下一刻整个身子就全都落到了他的怀中。她下意识的勾住他的脖子,淡淡的薄荷香传入鼻尖。

“还疼吗?”凑在寇思思的耳边,温迟言温声问到。

寇思思疑惑地抬起脑袋,只看见眼前这个俊俏的男人笔挺的鼻梁,比自己还要细腻白皙的皮肤,赭色的眸似乎带了一种特殊的吸引力。

她完全被眼前的美色所吸引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他问的是什么。

一直等到温迟言抱着她钻进了一辆宾利,他节骨分明的手指抚上自己肩头那那些印记,寇思思这才身子一抖,明白了他这是什么意思。

你大爷的!

她扬手就直接挥开了那个男人的咸猪手,打算坐到一旁的车座上,只是身子刚一动,就听见了他闷哼了一声,抱着寇思思的手臂越发的收的紧了。

“别乱动。”他沉声警告道。

只是寇思思哪里会听他的话,又是狠狠地推了他一把,屁股就往旁边挪去。

温迟言一双鹰眸盯着自己怀中一直不老实的女人,又是狠狠地吸了一口气,按捺住自己的蠢蠢欲动。

三十年没有动过的念头,昨晚被这只小野猫激起之后,久久不能平息,要不是担心再伤到她,他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你再乱动,我就在这车上,再办了你一次。”他低声威胁到。

只是在前面开车的人还是清楚的听见了温迟言的这一句话,吓得猛踩了一下刹车,好不容易才将车速稳了回来。

“渣男,放开我!”寇思思挣扎到,她怎么知道眼前的这只禽兽会把自己带到哪里去。

“我渣男?”温迟言一双眉眼倏地眯起,看着自己怀中依旧是不安分的女人,“也不知道是谁,昨晚扑上来就是对我一通乱啃,我才是受害者好吗?”

第3章 无巧不成书

顺着温迟言的话,寇思思脑海中不由地就浮现起了昨晚的那些画面。

好像……好像真的是……

不不不,那一定是错觉!

“那你一个大男人不会反抗啊!”寇思思反驳道,她才不相信眼前这个男人治不了自己。

却见温迟言只低下了自己的脑袋,没有再说话。寇思思皱着眉头,身子壁虎一般的贴在车壁上,余光一直上下打量着坐在自己身边的温迟言。

典型的高富帅啊……不过高富帅就可以随便强占别人家女孩子的身子吗?!过分!

一阵轻快地闹铃打乱了寇思思的思绪,她忙不迭地就从自己的口袋里抽出手机,“喂。”

她的声音很冷漠,半点都没有刚才和温迟言斗嘴的那种盛气凌人。

“寇思思,明天晚上有场订婚宴。”

“跟我有什么关系。”她蹙眉。

电话那边略微嘈杂了一下,紧接着就是她父亲的声音:“思思啊,我们家和温家,早年有婚约在先,可是温家少爷的那个情况,你也是知道的。爸爸希望你能够替你姐姐嫁给温迟言……”

“凭什么!”寇思思震怒,传说中的那个又老又丑还超级龟毛的同性恋温迟言?休想!

“没得商量?那你妈妈以后的医药费……”

电话这头的寇思思沉默良久,这才淡淡开口:“我知道了,明晚我会去的。”

没有丝毫的犹豫,寇思思直接挂断了电话。

汪胜国那个王八蛋,掐着自己老婆的医药费,随时拿着她母亲的性命威胁自己,可是,如今的她早就已经不再是汪家大小姐了,又何来的资格去反抗他们。

车开的很快,寇思思还在胡思乱想,便已经停在了一座豪华的宫殿式别墅院前。

“下车。”

随着寇思思的身子微微向前倾了一下,温迟言低沉的嗓音不急不缓的说道。

她转过头,刚想反驳的时候,就看见自己左手边的车门啪的一下就被关上了。

小贱男,一点都不绅士。

当温迟言攥着寇思思的手腕,大力的推开门进来的时候,温父温母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听到声响,齐齐的转头看过去,随后同时震惊得睁大了双眼。

“迟言,这是?”温母站了起来,视线不断地打量着寇思思。

“我老婆。”温迟言淡然的说道,握着寇思思的手腕隐隐作痛。

我……去你大爷的老婆,扯证了吗?!

她就像看神经病一样抬头看着他,目露凶光。

这不是……

温母看见寇思思的那一秒,双眸不禁的瞪大了,汪家刚刚昨晚给他们的汪家大小姐的照片,不就是眼前站着的这个穿着宽大的衬衫的女孩吗?

对上温母的视线,温父微微点了点头,眉间沾染着明显的笑意:“这么说,你对这个女孩有感情?”

温迟言毫不犹豫的点头,眼神坚定:“是,她就是我未来唯一的妻子。”

“你真的愿意娶她?不后悔?”温父站了起来。

“不后悔。”说这句话的时候,温迟言的心中莫名的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坚定的回答了出来。

“那行,我和你爸去给你拿户口本,等会你就带着她一起去民政局登记吧?”

温迟言也是没有想到两老这么容易就同意了,一时间手腕也有点僵硬,然后拉着寇思思准备要往楼上走。

在原地石化了许久的寇思思,反应过来之后便冲着他大声喊道:“小贱男,我什么时候说要和你结婚了?!”

她猛地扯了扯被温迟言紧攥着的手,气的脸颊都在泛红。

而后者却只是轻描淡写的垂眸看了一眼,而后松开手,挑挑眉道:“知道什么叫天命不可违吗?你这辈子,都注定逃不开了。”

一句不明不白的话,让寇思思摸不着头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抬脚就要往外走:“你疯了吧,神经病!”

可是,刚走出去几步,就被人从后面拽住了手臂。

熟悉的炙热感从接触的地方一阵阵传来,寇思思大力的甩开他:“能不能不要动手动脚的!”

“你不愿意和我结婚?”相比之下,温迟言要淡定太多,只是站在她身边,还是有一种无形之中的压迫感。

寇思思翻了个白眼:“你说呢?”

“嗯,那你走吧。”温迟言突然改变了主意,无所谓道。

寇思思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在他脸上找到开玩笑的痕迹,当下心里一喜,抬脚就又往外走。

第4章 自古套路得人心

然而,脚才刚落地,就被绊了一下。

毫无预料,身体惯性的往前倾,就在她以为自己要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的时候,一只手搂住了她的腰身。

猛地睁开眼睛,寇思思终于明白,刚刚就是这个男人绊的自己。

“你……啊!”

正要兴师问罪,却只见温迟言大手一捞,下一秒,她眼前的一切就都倒置了。

大脑迅速地充血,感觉到自己现在被像麻袋一样扛在肩膀上,寇思思就开始奋力的挣扎:“喂,你要干嘛,放我下来!”

从始至终,温迟言就像是根本听不到她的声音,脚步沉稳的上楼梯。

寇思思心慌了,虽然她表面对这个男人总是大呼小叫的,但是不得不承认,他身上的压迫气息,是令她打心眼里恐惧的。

“你放开我!”寇思思不断的挣扎着。

温迟言一拧眉,在寇思思的屁股上用力拍了一下:“安静点!”

嗷嗷嗷!渣男,变/态,你敢打老娘屁股!

寇思思含泪紧闭着自己的嘴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万一这个渣男再打自己屁股一下,她这张老脸还要不要了?

温迟言一路将寇思思扛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黑白简约的装饰。

一点都不像这个小贱男闷/骚的性格。她心中暗想到。

还没有等寇思思腹诽完,她又觉得自己的脑子一晃荡,一阵天旋地转,她就被扔在了整洁的大床上。

“衣柜里有衣服,挑一件换上。”

他说完转身就走,走到门口又停了下来:“给你五分钟,还换不好,我进来亲自给你换。”

房间归于安静,寇思思惊魂未定的喘着气,眼神缓缓看向衣柜。

一直站在门外的温迟言,看着腕表上的时间走动,五分钟一到,他真的直接推开了房门。

寇思思刚把拉链拉上去,见他进来,下意识的捂住了胸口,一脸警惕的盯着走进来的男人,“你要干嘛?”

,他沉默的走到她面前,未等她再说什么,又是长臂一捞,将寇思思扛到了肩膀上。

“你又要带我去哪,就不能把我放下来吗!”她的双脚乱踢。

老是把她当牲口一样的扛来扛去,有意思吗?

温迟言索性一只手将她的两只脚腕一把握住。

就在寇思思要破口大骂的时候,温迟言终于说话了:“自然是带你回家拿户口本。”

“我没有同意,你凭什么这么做!”

温迟言迈着长腿,丝毫不为她的话所动,有条不紊的继续走着。

寇思思被扔进了车里,温迟言的力道很大,她甚至都看到了眼前不断移动着的金星。

“你家在哪?”发动了车子,温迟言淡淡问道。

这下寇思思终于放心了,就算他拿了户口本又怎样,没有自己的,这个婚也是结不成的!

想到这里,她得意的弯了弯唇角,转眸看向窗外,一副“我就不说你能那我怎么样”的表情。

她没看到的是,温迟言不动声色的笑了笑,这种笑意甚至达到了眼底。

车子缓缓往前开去,起初寇思思还气定神闲的坐着欣赏外面的景致。过了一会儿,她突然身子一僵,眉心重重拧起。

这……不正是去她家的路吗,为什么温迟言会知道?

不不不,他没有理由知道的,应该只是凑巧!

可是,当车子平稳的停在那幢破旧的筒子楼时,她终于不能再自欺欺人了。

“你怎么知道!”猛地转过头,恼怒的冲温迟言大喊道。

温迟言略一挑眉:“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下车之后,见寇思思坐在里面不出来,温迟言直接一把拉住她,将她扯了出来。

寇母拿着菜篮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她站在原地眨了眨眼睛:“思思……这是?”

“伯母你好,可否进去说话?”

第5章 这个女婿很满意

闻言,寇母上下打量了温迟言几分钟,最终还是点点头:“进来吧。”

拥挤老旧的房间,家具和电器都挤在一起,空出来的地方就更加狭小了。不过胜在,里面打扫的很是干净整洁,看起来倒是比那种别墅要多了许多的人情味。

温迟言只简单的扫了一眼,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坐吧,思思,去倒水。”寇母指了指沙发。

看得出来,寇母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美人,只是经过多年岁月的洗礼,现在脸上已经有了时光的痕迹,脸色也有点病态的苍白。

在寇母面前,寇思思也不好发作,只好依言去了厨房。

她很快就出来了,把玻璃杯重重的放在了温迟言面前的茶几上。

温迟言倒没什么不悦的反应,甚至浅饮了一口茶,而后抬眸,语不惊人死不休道:“伯母,我要娶思思,今天过来,是找您拿户口本的。”

“噗!”寇思思正在喝水,闻言一口水直接喷了出来。

不可思议的看着温迟言,这男人是疯了么,都在胡说些什么?

“你和思思认识多久了?”寇母虽然也震惊,却还是温柔的问道。

“我们……”

“我不会嫁给你的!”寇思思蹭的站起身,急忙的打断了他的话。

“妈,他就是个神经病,我没有答应要嫁给他的!”

寇母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片刻淡笑着道:“既然这样,这件事先不说,留下来吃午饭吧,我先去买菜。”

“妈!”

寇思思还要说什么,寇母已经重新拿着菜篮出门了。

房间只剩下两个人,寇思思死死的瞪着温迟言,而后者只是提了提唇,就去阳台晒衣服了。

刚刚聊天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衣服洗好了,还没晾晒。

寇母把菜买回来之后,发现衣服都晒好了,满意的看了眼温迟言。而温迟言又很自然的接过她手里的菜,进了厨房开始做饭。

寇思思目瞪口呆的看着这画面,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小贱男还会厨艺?不会是要在菜里下毒,威逼自己嫁给他吧……

这般想着,寇思思就觉得一阵恶寒,这饭菜毕竟他自己也要吃,况且那个大种马应该还没有这么饥不择食到会对她这么一个干瘪的毛豆上下其手吧。

就在她还在想着应不应该吃这饭的时候,饭菜就已经上桌了,香喷喷的饭菜扑鼻而来,寇思思忍不住砸吧了下嘴巴,也没多想,一屁股就坐在了椅子上。

管他呢?美食在前,就得先低头,什么事,都得填饱肚子再说,实在不行,直接溜了便是!

“来,迟言,多吃点。”寇母夹了一口菜放在了温迟言的碗里,还把好吃的都推到了他的前面。

这女婿还真是不错,长相完全可以横扫整个大街了,思思嫁给他的话,也不亏,她这个女儿也总归有人管管了,越想着就越满意了。

“来,快多吃点,思思,你也多吃点。”寇母分别饭菜都夹到了他们的碗里,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们两个。

温迟言也不拒绝她的热情,文质彬彬的笑了笑,“谢谢伯母。”

看着对方的碗还有自己的碗,寇思思不悦的撇了撇嘴,这简直是一个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她妈也真的是,有了女婿就忘了女儿。

啊呸,什么女婿。

看着温迟言这副温和有礼貌样子,心里就更气了,装什么装嘛?穿的仪表堂堂的,脱了衣服还不是禽兽一个?

寇思思不满的戳着自己的饭菜,小嘴轻轻撅起,然后就听到了足以让她发狂的话。

“那以后我家思思就麻烦你照顾了,她啊,从小就皮上天,疯疯癫癫的,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你多多包容点。”

“我一定……”

“我一定不会嫁给他的。”还没有等到温迟言说话,寇思思就率先接上了话。

眼睛冷冷的凝视着对面的男人,这小贱男到底给她妈灌了什么迷魂汤,就这么轻易就把自己的女儿推出去了。

果然还是要离他远一点为好,免得伤身伤脑。

说完就拿起自己的碗奔去了厨房里。

温迟言望着厨房里的那抹细瘦的背影,目光越发的炙热了起来。

“来,迟言,这是户口本,就暂时放在你那保管了。”寇母拿着户口本就走向温迟言,递给他。

第6章 我说你厉害

“天也黑了,不如我先带思思回家吧。”温迟言拿着户口本,微微的勾了勾唇。

“好。”寇母点了点头。

说完,目光撇向还正在洗碗的寇思思,踱步走向她,“思思,别洗了,我来洗,天色也快黑了,等下妈要和隔壁大婶去逛街,听说今晚没有电,所以你去迟言家度过今晚。”

没有等到她反应过来,就把她手里的手套脱了下来,人整个都被推到了门外。

“妈。”寇思思用力的拍着门板,目光愤愤的瞪着正在开着车过来的温迟言。

“你到底想干嘛?”看着车门打开了,整个人就钻了进去。

温迟言骨节分明的手指握着方向盘,淡定从容的开口,“娶你。”

你他喵,你家娶人直接拐的?谁教你的?

“你给我听着,我不喜欢你,更不会嫁给你,不就是睡了一觉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开玩笑,她寇思思是谁?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答应嫁给他,答应嫁给他,她就开口叫他爸爸。

温迟言修长的手指敲击着方向盘,邪魅肆意的眯了眯眼,“不用你直接喜欢,我比较喜欢“日”久生情。”

“别说直接喜欢你了,就算日……”寇思思说着说着终于反应了过来,混蛋,居然套路我,“开门,我要下车,听到没有,快开门。”愤怒的小手不停着拍着车门。

“闭嘴。”温迟言捏了捏眉心,俊脸凛了起来,幽暗的深眸中透出一抹无奈。

“你叫我闭嘴我就闭嘴啊?我……”

话还没说完,唇瓣就附上了一层柔软,不停着在她的唇上辗转摩擦着,最后直接由浅入深。

就在她快呼吸困难的时候,温迟言终于放开了她,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薄凉的唇一挑,丢了这么一句话,“再不闭嘴,我不介意直接办了你,还有休想跑。”

寇思思不经的打了个冷颤,脖子像后缩了缩。

“又细,又软,又短,还只有三秒,以为我怕你啊?”她埋头小声的嘀咕着,以为只有自己听得到,可是她却不知道他对面的男人是做什么的。

此刻,从小就接受精英训练的温迟的把她的话听的一清二楚,倏地眸底透露出一丝危险的气丝,细软短?还只有三秒?很好,好的很。

“嗤”车一瞬间随着她的话戛然而止。

“……”寇思思被震的头晕脑胀,摸着自己的脑袋,愤怒的望着旁边的男人。

“你,你要干嘛?”寇思思被吓得急忙放下了摸着头的手,心虚的看着他。

难道他听到了?不应该啊!他又不是神仙那么小声都听的见,除非见鬼了。

然而,事情并不是她所想的那样。

“你说,细软短?只有三秒?”不知什么时候他的安全带就已经脱落,边说着,干净利落的抬起手腕,解下了手上的腕带,接着就是领带……

寇思思看着他的动作,瞬间傻眼,急忙摆手,“你,别乱来,你听我说。”

简直做死啊,她只是小小声的嘀咕一声而已。

“嗯?你说。”温迟言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深沉如夜的黑眸凝视着她。

寇思思盯着外面的夜色,吞了吞口水,眼睛转了转,“其实我想说的是您英神明武,身强力壮,重伤不离火线,总得来说,我是在说你厉害呢,堪比种马。

咳,你看,天色都那么晚了,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

她麻溜的说完,赶快的转移话题,本以为温迟言还会继续的说下去,没想到他突然加快了油挡,车,一路狂飙伴,随着寇思思的尖叫声,飞回到了别墅。

终于在寇思思快要呕吐的时候,终于停了下来。

温迟言瞥了一眼身旁脸色苍白的女孩,眸色终于转变为柔和,伸手去温柔的拍了拍她的后背。

“还能走吗?用不用我背你?”

闻言,寇思思瞪了瞪他,先给她一巴掌再补给她一颗枣?

这男人,真的是……

没有理他,直接就下了车。

走进别墅后,完全被这风格给亮瞎眼了,心里不由的吐槽了一番身后的男人,这私人别墅还真是奢侈,也不知道他的家是有多豪华。

“上去挑房间吧!如果没有满意的话,也可以直接选择我的,我也不介意。”低沉的却充满磁性的声音,从耳后传来。

温迟言踱步走向她,还一边不要脸的指着他的房间跟她说,“那个就是我的房间,随时恭候。”

说完就走了上去,步伐优雅,和他冷艳的气质相好附和。

寇思思心里腹诽,“你的脸呢?居然那么光明正大的说着叫我去你房间?我又不傻,才不会把自己送进虎口呢。”

第7章 暧昧之夜

在心里白了个眼,寇思思慢悠悠的跟上了他的步伐。

夜晚,别墅里没有一丝凉风,相反天气还很燥热,因为刚刚花费了太多的体力,寇思思选好了房间就直接进浴室洗澡了。

“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不停卖报去赚钱……”浴室里传来了寇思思的声音。

清越的声音似水涧青石传进了温迟言的耳中,微微的勾了勾唇,这小女人的声音很甜,和她人一样甜,虽然爪子偶尔锐利了点,但是他就是喜欢小野猫,越狂,他就越喜欢。

就在他沉浸在这歌声中的时候,浴室里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声,紧接着,四周一下子黑麻麻的。

他心里一惊,快速的跑向浴室,由于这别墅很久没有人来住了,线路突然出了问题,偏偏还是这个时候停了电。

温迟言一脚就踹来了浴室的门,借着窗户外的暗灯,他只看到一抹影子害怕的蜷缩在那里,身体如抖筛一般颤抖着。

“别怕,有我在,没事了。”他用自己的身体去搂住她,给予她温暖,让她减少一些害怕。

随着温暖的怀抱来临,寇思思自觉的往他的怀里钻了钻,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让她缓和过来。

诺大的浴室黑麻麻的,只有一抹身影并存着,场面有点旖旎。

温迟言感受到怀里还在瑟瑟发抖的女人,眼泪浸湿了他的衣裳,心生生的揪疼了起来。

“别怕,没事了。”他轻轻的摸着她的发丝,黑眸深深的眯了眯,一抹懊悔掠过。

都怪他,没有提前检查好路线就带她回来了,这下吓坏她了吧?

看着她还在哭泣,摸着她的发丝从温柔变得愈来愈深沉了起来。

眸中倏然间露出一抹危险气息,看来是该好好整顿一下那些不认真的人了。

渐渐的哭泣声被黑暗的浴室吸纳个干净,一丝儿浪花也无。

温迟言摸索着自己口袋里的手机,打开了手电筒,浴室一下子由黑变明亮了。

他扶起还在蹲着的寇思思,此时,眼前的少女软糯糯的模样,与平时那股顽皮的小野猫样完全不一样。

羽扇般卷翘的眼睫每眨一下就像搔在人心底的羽毛,上面还带着些许泪珠,还有那双灵动中带着氤氲水汽的桃花眼,透着一股撩人的娇媚。

当寇思思对上他的目光时,才发现他直勾勾的看着她的……

“啊,温迟言,你这混蛋。”一边喊着一边往他身上钻,挡住她的春/光。

可就是这样才让面前的男人目光越来越炙热起来,内心里的火蹭蹭蹭的往上涨。

然而怀里的人还不知死活的不停的往里钻,温迟言深邃的双眸眯了眯,难得小野猫那么温顺,现在就现在暂时放过她吧!

“别钻了,长什么样我都看过了,你再往里钻,是想让我在这办了你?”温迟言斜肆的勾了勾唇,那双漆黑如墨的狭眸染着极致的调侃。

寇思思打了个激灵,猛的抽来身,然后就被浴巾给附上了,温迟言温柔的帮她擦拭着身子,指腹有意无意的触摸着她的身体,让她像受惊的麋鹿一样不停的缩了缩身子。

“我,我自己来可以了,你可以出去了。”

“好了。”温迟言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用浴巾帮她裹住了身体,热感随之深温,寇思思娇羞的低下了头,阻止也不是不阻止也不是。

直到她的身子整个人直接被温迟言抱起,她条件反射的伸手去搂住他的脖子,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她这么一拍,浴袍里面的一片春/光全部呈现出来,温迟言目光越发炙热了起来,甚至感受到她的柔软贴在他的胸膛上……

他的脚步随着心中的燥热越来越快,把她放在了床上,就一刻也不停留的往自己房间里走去。

寇思思疑惑的看着他的方向,她还以为他会做出什么事呢。

按照常理也得狼性大发一会吧?怎么那么反常?

不及细想,卸下坚强伪装的她,竟转瞬沉沉的睡了过去。

昏暗的房间,温迟言的手机微微震动,泛起惨白的光。

他从床上捞起一件自己的衣服披上,点开了助理查到的信息。他的眸光微沉,唇角微勾。

小野猫……原来当初的那个女人,是你啊。

十年前,云城。

“你们……你们不要过来!我会功夫的!”女孩手中攥着随手折来的树枝,额角的汗水出卖了她此时紧张的情绪。

她身后站着一个男孩,身前却是一群社会混混。

“让开!我们要的是那个小兔崽子,不想死的就给我滚!”男人蹲着威胁她。

在那个小男孩的注视下,女孩扬手就将手中的木棍插入了混混的左眼。

“快跑!”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她拉起小男孩的手,成功逃离了那群人的追捕。

等到小男孩回过神来,就见着她蹲在地上,抱着脑袋。

“对不起……对不起……”

他看见她的泪漱漱而下。

“没关系的,他们是坏人。”男孩安慰着说,声音微冷。

女孩抬头,被男孩搂进怀里继续嚎啕……

这么多年,就是你啊——寇思思。

第8章 浪费食物

第二天一早,寇思思醒来的时候温迟言已经出去了,她无聊的转了这栋别墅,只有三个佣人一个管家,管家是个妇人,看上去也很容易相处。

“寇小姐,现在吃早餐吗?”

孙姨便是温迟言私人别墅的管家了,慈祥的面容让人觉得很有爱,她笑眯眯的跟在寇思思的身边打量着这个少爷带回来的女孩。

长得很漂亮,清纯可爱的,很适合少爷。

一想到万年冰山不近女色的少爷身边有女人了,她就浑身的细胞都高兴!

寇思思跟着孙姨下楼,昨晚没有好好看这栋别墅,现在仔细看了看,嘟嘟嘴心想,这男人的品味还不是一般的高。

“对了,小贱男....你们少爷什么时候回来啊?”

她差点脱口而出叫温迟言小贱男,瘪瘪嘴笑眯眯的改口。

他准备把她留在这里多久?她还有未完成的学习好伐?

孙姨歪歪头,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暧昧着问:“寇小姐,这是想少爷了?”

她那里看出来她想那个男人了?!

而且还是这种眼神,看的寇思思脸色一红,眼神都不自觉的有些闪躲,“我想他做什么?我就是要出去办点事儿,要走了,跟他提前说一声!”

闻言,孙姨愣了愣,还要走?少爷带回来的不应该一直住着吗?

她想着,还是觉得该给少爷打个电话说一下,她可不敢自作主张。

“寇小姐别急,我问一下少爷。”

说着就拿着电话走到一边去,电话那头很快接通。

“什么事?”

男人声音带着些磁性,周围很安静,众股东们不敢相信的看着坐在会议室前端的总裁,竟然在开会的时候破天荒的接了电话?

孙姨悄悄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追剧的寇思思,小声道:“少爷,寇小姐说她要出去办点事,准备走了。”

男人剑眉骤然蹙起,脸色沉下去,股东们吓得一愣一愣的,大气都不敢出。

“办什么事?”

“没有说。”

孙姨如实汇报,一边寇思思看见电视里搞笑的画面,笑得前仆后仰的好不开心。

电话那边,听到话筒中传出的笑声,男人眉峰轻挑,食指轻轻地在桌上敲击着,嘴角勾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

下面的股东倒吸一口冷气,总裁这是....笑了?怎么感觉这个笑容别有深意啊?

“叫孔伯送她去,办完了事再带回来。”

孙姨点点头挂了电话,看来少爷还是不让寇小姐离开的。

“寇小姐,少爷说叫孙伯送您去办完事就回来。”

她如实的说着,就要打孙伯电话,孙伯是温迟言的司机。

闻言,寇思思愣了一秒,放下遥控器定定的看着孙姨,“办完事就回来?”

“是的。”孙姨笑眯眯的看她,那边孙伯已经接了电话,孙姨叫他赶紧过来,寇思思脑子一阵懵。

这是什么意思?

这男人是准备让她一直住在别墅内了?

“不行不行,我还有重要的事,今天...哦不,以后都不会再来了!”

她斩钉截铁的说道,抓起旁边的小包站起来就要走,孙姨被她的话吓了一跳,赶紧叫住,“寇小姐,少爷说不能离开的,一定要回来的!”

“可是我真的有要紧的事啊,而且....我跟他真的没关系,只是攒住一晚,孙姨,谢谢你照顾我,我要走了。”

寇思思绕过孙姨就跑出别墅,生怕后面会有豺狼虎豹在追她。

太可怕了!

竟然真的要让她一直住在那里,他不会是脑子一热,发烧了吧?

幸好这里不是郊外的别墅,路口还能打到计程车,打了车后一路飞奔到A大,今天正好就是报名的日子,现在去也来得及。

孙姨急急忙忙给温迟言打了电话,温迟言气的脸色发绿,会议开到一半就停下了,叫助理查寇思思出了别墅后去了哪里。

半小时后,助理查到寇思思跑出别墅打了辆车直接到了A大,并且,昨晚他查漏了,寇思思竟然还是个大三的学生!

温迟言脸色黑下去,合着,她还是个学生,自己竟然吃了个学生?!

“总裁,今天正是寇小姐去学校报名。”

助理在电话里说着,温迟言一听,眸子闪过一抹金光,嘴角缓缓勾起一抹邪笑,“伯西,去给我联系A大校长。”

助理伯西一愣,瞬间知道自家总裁在想些什么,挂了电话后赶紧联系了寇思思所在学校的校长。

思思动心弦:替嫁给了一个丑陋无比的豪门大叔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853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