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悠悠恨悠悠: 爱情总是在相互折磨中慢慢滋生

思悠悠恨悠悠: 爱情总是在相互折磨中慢慢滋生

第1章 她是他的未婚妻

2月14号,C市的天气并不乐观,从头寒到脚,可是苏暖却不一样,她连着心都是寒的,就好像被塞进了万年的冰窖。

她的脸色十分的苍白,在灯光的照射下几近透明。说句不好听的,跟鬼没什么两样,说来也是可笑,她爱了四年的男友,居然会选择跟她的闺蜜结婚了。面对双重的背叛,她没有办法不难受。

慕子凡一身黑色西装,眉眼间的笑容柔和了他的正式,而方童一袭白色的抹胸礼服,笑容姣好的站在了他的旁边,触目所望,十分的登对。

他带着方童一一的朝着在场的来宾道谢,两个人忽然的在她的面前站住,看向她的时候是震惊的,“我以为你不会来。”

苏暖不说话。

“今天是我们两个人的大好日子,她为什不会来?子凡,你这句话说的太伤暖暖的心了。”

方童站在了慕子凡的身边,手挽住了慕子凡的手腕,就好像是两根紧紧纠缠在一起的藤蔓,苏暖望过去,只觉得十分的刺眼。

“嗯,是啊,你们结婚我是自然要过来送祝福的。”苏暖抬起眸子,对上了他们的视线,轻轻的扯动着唇角。

听到这句话,慕子凡里面的眼神晦暗不明,方童却回已了一个笑容,不过那笑容带满了讽刺。

苏暖不打算继续和他们对峙下去,她怕看久了,会忍不住。当在她准备转身的时候,有一个戏谑的声音响了起来:“哟,这不是苏暖吗?前男友和你的闺蜜走到了一起,还要结婚,也就只有你苏暖还敢来参加婚礼了,如果我是你的话,早就躲起来了,以免被人笑话。”

说话的人是宿舍里面的一名舍友,叫唐心,以前她和方童两个人就跟唐心的关系合不来,本来唐心今天是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但为了热闹,方童还是把唐心给请来了。

苏暖听到这样的话,嘴唇抿的紧紧的,唐心说的话不假,她也想过要不来。可在她看来,一个曾经深爱过男人,一个是她真心交付的朋友,既然他们给她送了请帖,那么她就来跟他们好好的告个别,以后陌路不识。苏暖不说话,以退为进,但其他的人却不这么想,在唐心说出那些话的时候,议论声纷纷四起:

“苏暖,今天是他们的大喜日子你不要在这里搞破坏,要么真心的祝福,要么就滚出去——”

“就是,不想来就别来,何必在这里装可怜,你装成这样是给谁看呢。”

“虽然你的心里面难受,可你也不能阻挡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我劝你还是别做那些小动作了,因为那些不值得。”

……

这些声音,来自于她班上的同学,她只想呵呵的笑。果然是人心隔肚皮,到的关键时刻人的本性还是会流露出来。

她的心里面还存在小小的希冀,她看向方童,却受到了她的冷眼相待,她看向慕子凡,可是慕子凡的手却却紧紧的搂住了方童。

她转了身,可是那些声音还在继续,罢了,随着她们说去吧。

而他们的声音也惊动了慕家和方家的父母,正当他们疑惑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有一个男人却笑着走到了苏暖的身边,苏暖还未看清楚眼前人的模样,天旋地转间,她就已经被男人搂在了怀里面,紧接着,是淡淡的薄荷味清香入鼻。

“本来暖暖是不希望把我们的关系公布于别人的,因为怕知道的人太多就会打扰到她的生活。我也一直遵从暖暖的意见,可是你们大家也实在是欺人太甚了,竟敢这样欺负我的未婚妻,你们也太不给我慕某人的面子了吧。”

男人的声音带有磁性,十分的蛊惑人心,但“未婚妻”这三个字却紧紧的抓住了苏暖的心。她抬起头,想要看清楚男人的模样,可是男人几乎是把她禁锢在了怀里面,她动弹不得。罢了,不管怎么样,这个男人都是在帮她,她顺其自然好了。

然而别人却不像苏暖这样想,苏暖的大学同学在听到这个结果是面面相觑,C市强势的商业霸主,神秘莫测,在人的心目中是个神话一样存在的男人慕深居然会是苏暖的未婚夫?

而慕子凡和慕家人居然完全没有想到,慕深的未婚妻居然会是苏暖,会是一个名不经传的丫头小片子?但两人亲密的姿势,却击碎了他们心中的质疑。众人哗然,慕深的嘴角轻轻的一勾,带着苏暖缓缓的离开婚礼现场。


第2章 被迫结婚

慕深的话仿佛平地惊雷,把在场的很多人都震懵了。

别说他们了,就连是跟随在慕深身边多年的男助理袁东也是十分震惊的,他家老板有这么一个未婚妻他怎么不知道?

如果说是因为看不惯而出手相助的,那么不应该啊?他可真的事越来越不懂他家老板的心思了。

看到慕深带着苏暖的身影消失在大门那的时候,方童却掐了掐慕子凡的胳膊,语气十分的不悦:“人都走远了,你还要看什么看?你的眼珠子都掉出来了,是不是觉得你现在后悔了?”

慕子凡不语,但他的唇却抿的紧紧的,他不是后悔,只是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让他十分的难受。他不明白,苏暖怎么会和他的二叔扯上了关系?

……

慕深带着苏暖走出酒店的时候,苏暖从慕深的怀里面挣扎而出,她道了声谢:“您能帮助我,我很谢谢您。”

苏暖称呼慕深为“您”也不为过,毕竟刚才那些人的声音她也听到了一些,她虽然还没有看到他的正脸,但也知道,他是一个出色的人物。

只是苏暖这声谢慕深没有回应,反而是轻轻的皱起了眉头,心想,他有那么的老吗?

苏暖见她的谢意没有回答,她以为是她的诚意不够,于是她抬起头来,却发现眼前的男人五官轮廓深邃迷人,不过成熟冷漠,而他身穿一身黑色的正式西装,搭配着白色的衬衫,打着领带,周身的气质散发出致命的诱惑感。

更何况,他那双深邃且乌亮的眼眸更是让她心头一震,回过神的苏暖连忙的收回了视线,气息有些不稳,低着头道:“先生,非常感谢你的帮助,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先走了。”

苏暖还是没有听到他的回答,心想着这个人也太高冷了,但他不回答也就代表着他是默认了,于是转了身朝前走。

一个女人这样不把他放在眼里的举动,慕深还是第一次见,心里面多多少少有些不爽,好歹他刚才也帮助了她,怎么就这样的不可爱呢?

想到这,慕深快步的走上前,拉住了苏暖的手腕,语气不容拒绝的说道:“别走的那么快,你现在走了的话那我岂不成了别人眼中的笑话?好歹我帮了你,你也不能让我被人戳脊梁骨吧?”

苏暖转过头来,疑惑的看向他,不解的问道:“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慕深轻轻的一笑,他很不嫌麻烦的给苏暖解释了一番,他说:“我刚刚跟别人说你是我的未婚妻,而现在出了酒店我们朝着不同的方向走,别人肯定就会知道我在说假话。别人说你不要紧,但我的名声重要你说是不是?”

“……”

苏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又不是她求着他让他帮的。但看在刚才的情面上,苏暖说耐心的问道:“你想让我怎么样?”

慕深薄唇微勾,此时袁东也已经把车开过来了,那车是辆豪车,但是什么牌子的苏暖就不知道了,毕竟她对这方面的知识不太懂。

“袁东,你先下来去别处逛逛。”

有了老板的指示,袁东打开了车门,下了车,这大冷天的让他去别处逛逛这不是故意整他的吗?袁东感觉,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慕深打开车门,上了车,冰冷淡漠的声音从车上萦绕而下:“苏小姐,我能跟你好好的谈谈吗?”

苏暖疑惑他为什么知道她的名字,但想到刚才的那事,他连“暖暖”两个字都叫了出来,还能不知道她的姓吗?

带着疑惑苏暖上了车,把门给关上了,车内的温度很暖和,但也是十分的压抑。

沉默了好半会,慕深这才开口,声音透着淡漠和冷清:“苏小姐,刚才我帮助了你,我是个商人,做事讲究利益。不知道你可愿意回报我一件事情?”

苏暖的眉头下意识的皱了起来,她疑惑的问道:“你想让我回报你一件什么事情,你说,我听着。只要我能做的,我都会帮你做的。”

苏暖压根就没指望这个人会帮她,如果他不出手帮她的话,她顶多是被笑话一场,其实也没有什么的。

她感觉她的一时好面子,而导致了她现在的局面,如果时间能够倒回的话,她一定会选择推开他。

并不理会苏暖的想法,慕深转过头,视线落在了苏暖的身上,他在扫视她一圈之后,才淡淡的开口:“跟我结婚。”


第3章 她要见的人,居然是他

苏暖震惊了,她觉得这个男人简直就是有病,没理由的过来帮助了一下你,然后又跟你说要报答。这些也就算了,偏偏还提出了这么荒唐可笑的理由?

她强忍住自己的怒意,一字一句道:“先生,我跟你不熟,你能帮助我我是十分的感谢你。你说要我回报一些事情,好,这没什么。但是你却说要我嫁给你,你不觉得你这个玩笑开的有些过分吗?”

“我不是开玩笑。”他怎么会是开玩笑呢?本来他是不打算参加婚礼的,但知道了她来要,所以他来了。帮助她的事情,完全是个意外,而他本人也就在想着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她嫁给他?而他只能说,今天这个意外发生的太好了。

慕深认真的态度,也让苏暖有些气恼,“先生,我没功夫跟你开这些玩笑。你的家世十分好,想要什么女人还怕找不到吗?请你不要拿我开心。”

语落,苏暖推开了车门,快速的下了车,慕深嘴角半勾:“都说了不是玩笑,怎么就不相信呢?而且你嫁给我不亏,你还能报复你的前男友和你的闺蜜。”

闻言,苏暖的身形一震,她不知眼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是谁,怎么会知道如此多关于她的事情?但不管怎么样,这个男人都是十分危险的,她要快点离开才是。想着,苏暖加快了步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慕深看着苏暖远去的身影,轻轻的笑了笑,他相信,她会回来找他的。

苏暖回到公寓后,在里面整整待了三天,这三天里面,她关掉了手机,几乎是把自己处于那种与世隔绝的状态。她不是疯了,只是希望自己有个自我调整的好状态。

她整理好自己的仪容,才刚刚拿上包包,门外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她抿了抿唇,走去开门。

但是看到站在门外的人,苏暖几乎是惊呼出声:“大伯,你怎么来了?”要知道,她们家和大伯的关系一直就不好。

苏暖的大伯蹙眉看向她,抓起她的手腕就要往外面走,语气也是十分的焦急:“你这姑娘也真是的,电话也打不通,你爸出事了你知不知道?”

“怎么会?我爸他怎么了?”苏暖眼眶里面瞬间的笼罩了许多的雾气,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大伯。大伯也含着泪,“我们那条街要拆迁建设新的楼层,负责方都跟那里的住户都谈好了,愿意给出那么多的钱。但是你爸不同意就成为了钉子户,我们也劝过了他,你爸说那是他和你妈一起动手建的,不愿搬。结果和负责方那边的人发生了口角,你爸被负责方的人给打了,现在都还在医院里面。打电话给你,你电话不通,我这才过来找你。”

“快带我去医院。”苏暖的头很懵,这件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

苏暖的大伯看到眼眶里面蓄满眼泪的苏暖也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去到了医院,苏暖看到了躺在病床上面的父亲,脸上满是瘀伤,带着呼吸器……看到这里,苏暖的指甲重重的掐进了手心,咬牙道:“他们是什么人,怎么能动手打人呢?”

“是一个集团的,据说叫慕氏,我本来是想叫人去给你爸讨回公道的,但是那些人怕事,不敢去。我一个人也弄出不了什么大动静,你弟弟还小,需要我。”

苏暖抬起盈然的眸子看向一字一句说的十分正经的大伯,她懂了,这事要她去。就算他不说,她也是要去的,她不能让她爸平白无故的躺在这里。

“我去,麻烦大伯帮我好好的照顾我爸。”

“一定的……”

后面她大伯说了什么,苏暖没有听清楚,因为她人已经走到了门外。

苏暖是上午时分抵达了慕氏集团大厅的,有几名记者被保安阻挡在了门外,这不关她的事,所以不必瞩目。她走到前台那里询问着:“我想要见慕氏的负责人,我爸爸因为你们工程的事情而受伤,这事跟你们慕氏的负责人脱不了关系。”

前台盯着苏暖看了好一会,直接的开口回拒了:“不好意思,请问你是否有预约?”

惯用的借口。

但是苏暖却又无可奈何,她想到了躺在病床上面的父亲,小时候总会给她关爱,给她呵护的父亲,不,她不能因为有困难而轻易的退缩。

“我是没有预约,但我也希望你能明白,你们慕氏集团伤了人,传出去并不是好事一件。如果这件事情登了报,影响的是你们慕氏,如果负责人能够和我当面好好的谈谈的话,说不定这件事就能息事宁人,如果不能,那么媒体上面见。”苏暖正声道,殊不知这件事早就被媒体所报道,门外被挡的那些记者就是特意想来找慕氏集团的负责人采访这件事情的。


第4章 美好回忆

前台听到这些,确实是有些为难,她两边都不好做,想了想,她还是动手拨打了一个电话。

过了几分钟,只见一位衣着靓丽,眉目如画的女子朝着苏暖走了过来,她淡淡的扫了一眼苏暖,冷声道:“你就是那名闹事者的女儿?先生让你跟我上去。”

“什么是闹事者?这件事情的过错方是你们慕氏!”苏暖眉梢间的坏情绪隐隐浮现,别人怎么欺负她都可以,但不能诋毁她爸爸。

女子的嘴角轻轻的一勾,不曾说话。

慕氏负责人的办公室在顶楼,女子带着苏暖乘坐电梯,一路直上,到了办公室的门口,女子的声音十分的淡漠:“先生就在办公室里面。”

苏暖抿了抿唇,迈着步子走进办公室。

办公室里,一位男子靠椅而坐,椅背的方向正对着苏暖,苏暖看不清他的面容,但也不惧怕。

“你就是慕氏的负责人?”话语虽然小声,但里面的火药味却是不能忽略。

椅背轻轻的转动着,男子的面容也缓慢的浮现在苏暖的眼前,看到他,苏暖是震惊了,怎么可能会是他?

坐在椅子上面,一脸拘谨的人正是苏暖三天前碰上的那个男人,慕深的嘴角带着笑意,纤长的手指交叉着,手腕支撑于桌面,话语轻佻:“苏小姐你来找我,是要准备答应跟我结婚了吗?”

苏暖没心情跟他开玩笑,也没有心情跟他废话那么多,她直接的开门见山:“先生,你们负责方的人打伤了我的爸爸,拆迁的这种事需要的是两方和平的协商,如果因为哪一方不成功的话而出手打人的话,那你们慕氏的人是不是就是在视我国国法于无物?”

“我们这个项目刚刚开始的时候,慕氏集团的相关人员就已经和那些用户达成了共识,至于你所说的那个打伤人士,也就是你的爸爸,我们的人员跟他进行不下二十次的协调——”

“协调不成功就要出手打人吗?”还不等慕深的话说完,苏暖就冷声的打断了。

慕深换了手上的动作,他靠在椅背上面,右手食指和中指轻轻的敲打着办公桌的桌面。片刻后,慕深抬起眸子微笑着看着苏暖。

苏暖正了正身子,心里有些紧张,她知道这个男人十分的危险,但为了她的爸爸,她不管怎么样,都要他给出一个合理的回答!

要知道,该这么跟慕深说话的人也就只有苏暖了,如果换做以前他会生气,但是现在,慕深的态度却好的没话说了,他的语气十分的温和:“钉子户的情况在地产业常常遇到,但也分许多种的情况。有些人,是为了钱,有些人,却是骨子里态度执拗。我知道,你的父亲是属于后者,他想保留跟你母亲在一起的美好回忆。可这事也不能由着他说不算,毕竟这个工程耗资十分的巨大,而且其他住户也已经签约同意了。如果我因为一个你父亲而就此罢工的话,那这买卖肯定是我亏了。对于我手下的人对你父亲的事情,我深感抱歉,你放心,你父亲的事情我们慕氏会全权负责,但这工程该动工还是会动工的。除非苏小姐能给出我远比这个项目还要高出的利益,那么我就停止这次的项目,我是商人,亏不得你说是不是?”

苏暖沉默了几秒,开口道:“对于钱的事情我们从来就没有计较过,这事你们慕氏负责是肯定的,但我也要那个出手打我爸的人开口道歉。”

慕深站起身,双手准确无误的滑进口袋,他缓缓的走动着,最后在苏暖的面前站定,他倾身凑近苏暖,温润的话语轻轻的萦绕在了苏暖的耳畔,“没问题,现在是午饭时间,不知道苏小姐有没有空跟我一起共进午餐?”

苏暖心口顿时一紧,气息有些不稳,慕深的声音就好像是一把火苗,燃烧的时候,让她的耳朵不但热,而且还有些疼。

“如果苏小姐不说话,我就当苏小姐默认了。”说着,慕深的手就已经揽上了苏暖的肩膀,苏暖猛的一下回神,动手推开了慕深。

她抿了抿唇,淡漠道:“不必了,希望先生说的话能够算数。”

语落,苏暖不等慕深的回答,迈动着步子,快速的走出了门外。

顶层的办公室里,慕深坐在办公椅上看着对面的袁东说:“你找到那个动手打苏强的人,让他过去医院跟苏强道歉,然后你作为我的代表,表示歉意,为苏强送上礼品,顺便当着苏暖的面跟苏强说拆迁的事情。”

袁东点了下头,“好。”

慕深靠在椅背上面,轻轻的阖上了眼,嘴角有很浅的笑容,似乎是入了梦。

袁东在走出办公室的时候,轻轻的摇了摇头,有时候,他还真的是看不透他家老板的心思。


第5章 住院

医院。

苏暖正坐在病床前,小心翼翼的拿着热毛巾为躺在病床上面的父亲暖着手,在一旁的大伯问:“暖暖啊,你去的时候负责方怎么说?”

“没怎么说,说该负责的自然会负责,但也坚决要动工。”苏暖没回头,语气依旧淡淡的。

大伯走上前,对苏暖语重心长的说道:“暖暖,等你爸爸醒过来你也要好好的劝劝你爸爸才是。我们这些人劝都没用,也只有你了。我们这些没钱的人跟有钱的人较什么劲啊,没了房子我们还可以买,但人没了,还真的是什么都不好说。”

苏暖点头,“嗯,大伯你说的我都明白。”

大伯见苏暖点了头,也不再说些什么了,半个小时后,躺在病床上面苏强慢幽幽的醒了过来,苏暖连忙的抓住了他的手,语气焦急:“爸,你醒了?有没有感觉哪里还不舒服?”

刚刚醒来,苏强的视线有些模糊,等到清晰之后,他这才发现自己现在在医院里面。他作势就要坐起身,但却被苏暖给阻止了,“爸,你要做什么你跟我说,我帮你,你身上有伤,别乱动。”

“我要回家,我不在,那些人肯定就会施工的,暖暖,我不能让他们把我们的家给拆了。”说着这话的时候,苏强的眼眶有些红。

苏暖一听,紧紧的抿住唇。

在一旁站着的大伯也是看不下去了,走上前来劝说道:“强子,听大哥一句劝,你就别在执着了。房子我们可以建,拿着那些钱不好吗?”

“钱钱钱,苏正,现在你的眼里面除了钱还有什么?我的态度也摆在这里,我不会搬,更不会让他们把我的家给毁了。”苏强被苏正的话给激怒了,语气有些重。

“大伯,您少说两句行吗?我爸现在身上有伤呢。”

面对这样的情况,苏暖也很无语。

苏正重重的出了一口气不说话了,苏强也不打算跟他吵,转头看向了苏暖,开口道:“暖暖,这事你也不用劝我,我是必须要回去的,不能放着我们家被人拆了不管。”说着,苏强作势就要下床。

苏暖连忙的制止住了苏强,劝慰道:“我知道你是担心着我们家,你想别乱动行吗?你在这医院好好的养着,我去守着行吗?”

在苏暖看来,只要她父亲的身体好,其他什么的都是小事。

苏正一听,双眉高高的蹙着,不悦道:“你这不是在胡闹吗?你爸脾气犟也就算了,怎么你也跟你爸站在一块呢?你要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爸成这样就是他自个找的。”

“苏正,你出去,现在我不想看到你。”苏强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胸腔里面积压着的那团怒气正在里面不停的叫嚣着。

苏暖轻轻的拍着苏强的背,帮苏强顺着气,“大伯,我爸要做什么他自己有分寸,我爸出事你能在这里我很感激,但有些事情我们自己心里明白就已经足够了。”

苏正冷哼一声,甩手离去。

“爸,你不要紧吧?”

苏强摆了摆手,喘气道:“不碍事。”

而在苏正打开门的那刻,就刚好跟准备敲门的袁东打了个照面,苏正看向袁东旁边站着的那个人时,十分的震惊,“是你?你来干什么?”

袁东笑了笑,“我们是来向苏强先生赔礼道歉的,顺便来跟他谈一下拆迁的事情。”

苏正恍然的点了点头,但气还没有消下去,所以连带着语气都不是很好,苏正说:“他们现在在里面,你们进去吧。”

语落,苏正绕开了袁东。

袁东朝着身旁的人,使了个眼色,两人慢慢的走进。

“苏先生,苏小姐,你们好。”袁东缓缓的走着,态度也还算中和。

苏强看着袁东后面的人,皱了皱眉头,“我不会同意的。”

而苏暖却静静的看着,没说话,心想着那个人还真的是说到做到。只见袁东继续道:“我叫他来,是让他给你赔礼道歉的,这件事上是我们的不对,给你造成了困扰我们深感抱歉。”说着,袁东把手上的礼品朝着苏暖递了递,但苏暖没有接,袁东又朝着旁边的人道:“还不赶快过去给苏先生道歉?”

那人低着头,缓缓的走到病床前,十分的歉意:“苏先生,这次动手是我的不是,还望你别介意。这次事也惊动了我上面的老板,弄不好的话我还可能会被开除,我不想丢了这份饭碗,还望你别往心里面去。”

苏强冷哼了一声,而苏暖的嘴角却轻轻的勾了起来,打了人再给一颗糖让原谅,天下有这么好的事情吗?


第6章 慢慢周旋,这事你们不亏

袁东把手上的礼品摆放在了病床旁边的柜子上,轻声道:“苏先生,我是代表我们家老板来的。老板说了,让我和你好好的谈谈拆迁的事情,你知道的,我们老板为了这个项目也是费心费力。他跟我说,他也不想我们两方的关系再这么闹下去,如果可以的话,你给个价。”

一听到这话,苏强怒了,抬手轰他们走,“不可能,你以为几个钱就能了事了?有钱能怎么样,我不会搬,你们要施工可以,但没有我的同意你凭什么拆我的房子?如果你们不介意,我们可以走法律的途径。”

苏暖抿着唇,如果走法律程序的话,说不定会吃亏。

袁东似乎看破了苏暖的心思,出言打击:“我来之前,老板也跟我说了这个因素。说如果苏先生要走法律途径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且不说律师费的昂贵,而且一场官司下来,耗时之久不说,而且苏先生诉败的可能性最大。如果可以的话,还不如拿着这些钱好好的养老。”

“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同意,你们再怎么说都没有用。你们的道歉我接受了,如果没有别的什么事情,我让我的女儿送你们下楼。”苏强的言语寒冷。

明白人都知道,苏强这是在下逐客令,袁东也不强求,轻轻的一笑:“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先失陪了。”

在走出病房的时候,袁东朝着苏暖做了一个打住了手势,“苏小姐,请止步。如果你有空的话,到不如劝劝你的父亲。这件事上,双方拖下去都不好,先生是不想把这件事闹大,想着的是最小化,如果真的要走到那一步的话,吃亏最大的人是你们,况且慕氏的实际情况你们是知道的。先生还说过,如果同意的话,补偿金在这方面上面是不会少的,这事对你们来说不亏,但你们也别往那方面走。如果想清楚的话,你可以第一时间联系我。”说着,袁东递给了苏暖一张名片。

苏暖伸手接过,却发现那张卡片异常的烫手。待袁东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走廊那头的时候,苏暖这才折身回到了病房。

但看到病房里面的情景,苏暖快步的走上了前,焦急的喊了一声“爸”。

苏强笑了笑,“暖暖你激动什么,爸爸没什么事情,在医院住着也花钱,还不如我们回家去。”

苏暖哪里肯,她蹲下身,为她的父亲解着鞋带,帮他脱鞋的时候苏暖的眼眶里面却是涌现雾气,她哽咽道:“爸,你听我的,好好在医院里面待着,你放心,我会去守着家的。不会让他们拆迁的,我也会跟他们好好的谈谈的。”

“你一个女孩子家哪能去做那些呢,被人看见了,会被人笑话的。”苏强慈爱的摸了摸苏暖的头,但眸子却是一片猩红。

苏暖忍不住了,热泪滚落,她抱住了苏强,像个小孩子一样痛哭呢喃:“爸,就算是笑话也没事,我会好好的守护我们的家不会让他们拆迁的。你要相信我,我就只有你这么一个亲人了,所以爸你别让我担心,剩下的事情我来做。”

苏强轻轻的拍着苏暖的后背,抿唇道:“傻孩子。”

到最后,苏强还是没能说的服苏暖,苏暖给苏强请了一个护工,到了饭点的时候就过来送饭,其他的时间一直的都待在家里面,因为怕他们会强行的拆迁。

守了几天都没见人的时候,苏暖觉得她有必要要找到他们好好的谈一谈,但是她打电话给袁东的时候,却被袁东告知他正在外地出差。

苏暖去到慕氏的前台,想要再见一见慕深,跟他当面谈,但是前台一直都在跟她打击着游击战,来的次数多了,前台就会叫着保安把她给轰出去。

她没有办法,只能选择在公司门口堵,想要见上袁东或者是慕深一面,但是结果都不是十分的理想。每次她都是筋疲力尽的回家,她觉得这样十分的无奈,但是她不放弃。

在苏暖坚持到第十天的时候,她在公司门口等到了袁东,她急急忙忙走到袁东的面前,开门见山道:“袁先生,有关拆迁的事情我能跟你谈一谈吗?”

袁东歉意的笑了笑:“不好意思苏小姐,现在我不负责这个案子,你有什么可以直接跟我的老板说——”

“那你们的老板现在人在哪里?”苏暖急忙的打断了袁东的话。

“但是先生要明天下午三点钟才能回来。”

“我可以明天下午三点来找他。”


第7章 房子给拆了

袁东看了一眼手腕间的表,歉意的微笑着:“好,你明天来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为你引见。我还有个会议,我先走了。”

苏暖点了点头。

在袁东刚刚走进慕氏大厅的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看了一眼上面闪烁着的号码,他按下了接听键:

“跟她说了没?”

“说了。”

“好,接下来的事情不用我说我想你也知道了吧。”电话那端,慕深身穿一件白色的衬衫,左手插兜伫立在落地窗前,而他嘴边的笑容却在穿透落地窗的太阳光下,灼灼生辉。

袁东应了声,收回了手机,他真的不知道那位叫苏暖的人到底是哪个地方得罪了他家先生。

苏暖离开慕氏之后,直接的去了医院,苏强正在和医生交谈着什么,她走了过去,询问道:“医生,是我爸的病情又怎么样了吗?”

“病人说要出院,虽然病人的身体恢复的还不错,但是我建议还是住院再观察一阵子。你来的正好,也跟病人好好说说,如果真的决定要出院的话再来通知我。”

苏暖点头,应了一声“好”。

待医生走后,苏暖倒了一杯水,递给苏强,温声道:“爸,怎么好端端的你突然想着要出院了?”

苏强伸手接过苏暖递过来的那杯水,喝了一口,抿唇道:“在医院里面住着也是钱,这些钱白白的浪费了不好。而且这段时间你都没有去上班,公司里面的人难免会说你。我想着,我的身体也好的差不多了,还不如我回去在家里面养着。爸爸没有什么能力,所以我不想拖累你。”

苏暖的鼻子酸了一下,扯唇笑了笑,“爸,你说什么呢。这不叫拖累,这是女儿应该做的。我已经跟那边的人说好了,明天去见他一面。我再好好的跟他谈一谈,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同意拆的。我知道你是不想在医院里面待,可是你听我的,就在医院里面再观察几天,等明天我跟他谈出结果来了,我就带你回家行吗?公司里面的事情我也说好了,您不用担心。”

苏强摇了摇头,把手中的那杯水放到了床头柜上面,态度也是十分的明确:“爸的身体爸自己心里面清楚,好了,你也别跟我说了。我们先回去,在家里面休养也是一样的,有什么不适的我们再来医院好不好?”

苏暖知道她父亲的态度执拗,只能点头妥协:“好,那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办理出院手续。”

苏强微微的颌首。

在苏暖走到一楼大厅,投身到队伍中,跟着队伍缓缓的前行着,手续办好之后,苏暖准备乘坐电梯上去,但在电梯门口却看到了从电梯门口走出的唐心。

苏暖只瞥了一眼,很快的就收回了视线,在她看来,她和唐心称不上熟人,不用打招呼。

唐心的唇角轻轻的一勾,似乎是在嘲讽什么,她朝着苏暖开口,话语还真的不是一般的讽刺,唐心说:“你不是慕大总裁的未婚妻吗?怎么你一个人在这里,难不成慕大总裁也抛弃了你?”

苏暖抿唇迟疑,过了几秒,抬眸看向唐心:“我的事用不着你管,你把你自己的事情管好就行了。唐心,我跟你本来就不是什么仇人,但我也不是什么好人。”虽然话语平静,但苏暖的内心早就被“抛弃”二字给掀起了波浪。

“哟,苏暖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好歹我也是出于同学的份上关心关心你啊。”唐心说话的同时,人已经走到了苏暖的旁边轻手搭上/了她的肩膀。

“谢谢你的关心,我受宠若惊,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先走了。”苏暖直接的推开了唐心的手,转身步入电梯。

唐心狠狠的咬着牙关,她要看看苏暖还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苏暖回到了病房,着手收拾着东西,然后带着苏强出了院,半个小时后,他们到了家。看着他们家在一片工地上面遥遥而立,苏暖的眸子涩的疼。

“爸,如果真的行不通的话我们还是同意了吧。毕竟我们斗不过他们的,而且双方争执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苏暖企图说服苏强,触目望过去,隔壁邻居家的房子早就成了一片废墟。她不知道,如果僵持下去最后会闹得一个什么样的后果?

苏强沉默,过了好一会,这才缓缓的开口:“你说的,我不是没有想过。但我们家的条件本来就不是很好,你妈死后,几乎是没有留下什么像样的东西。当初为了建这个房子的时候,苦了你妈,我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把这房子给拆了。”说到往事,苏强摸了一把眼泪。

“爸,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拆房子的,明天我就去找他们老板说去。”苏暖的眸子里有了晶莹的亮光。

苏强点了一支烟,房间里面的烟味顿时很重,在苏强准备抽第二支的时候,却被苏暖给阻止住了,“爸,你的身体不好,还是别抽太多。”

听了苏暖的话,苏强还是把烟盒给关上了,有时候,抽烟不会一种习惯,而是一种缓压。

因为昨天袁东说过慕深三点会回来,苏暖两点就从家里面出发,在走之前,苏暖对苏强道:“爸,你在家别出去,如果他们来人的话你就给我打电话,我马上回来。”

“好,路上小心点。”苏强对苏暖叮嘱道。

苏暖点了点头。


第8章 对峙,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一

两点四十分的时候,苏暖到达了慕氏集团的大厅里面,随后她拿出手机给袁东打了一个电话,袁东说:“等会,我现在还有一个会议要马上召开的,你先在大厅里面等我一下。”

苏暖应了一声“好”,而袁东收回手机就朝办公室里面走进跟慕深汇报,“先生,苏小姐现在已经在大厅里面了。”

慕深轻扯薄唇一笑,温声道:“好,你先让她上来,然后你就去办你的事情。”

袁东点头,走出了办公室。他刚刚出了电梯,就看到了站在大厅里面的苏暖,他笑着走近,“苏小姐,你直接的乘坐电梯到达顶楼就可以了,先生在办公室等你,我这会还有事情,就不跟你一块上去了。”

“……好。”

苏暖上到了顶楼,直接的到达办公室的门前,敲门而进。原本以为慕深会坐在办公桌前处理着事务,但是她没有想到,慕深竟然双手插兜的站在落地窗前。

这个男人的浑身上下都是具有蛊惑力的,否则怎么连一个背影都是这么的帅气。

苏暖沉默几秒后,这才缓缓的开口:“慕先生,赔礼道歉我们收下了,但是拆迁我们是不会同意的。你们要建设项目,那是你们的事情,但这件事上双方也该有个协商,没有协商的事情怎么能算是合同呢?如果可以的话,请不要再为难我的父亲。”

慕深不说话,他看向远处那座大楼的时候突然的就眯起了眼睛,那是慕氏最新开放出来的商业大楼。过了几秒,他这才转眸看向苏暖,声音温润:“哦?苏小姐,需要我把之前的话再跟你说一遍吗?虽然我不喜欢重复说话,但没办法,苏小姐好像并不理解我的意思呢。”

苏暖抿了唇,脸色有些不好,但她还是强忍着抬起眸子看向慕深:“我知道你们商人讲究利益,可是房子不经过我们的同意你们也拆不了,房子不拆的话,应该也不会影响你的项目。”

而慕深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失笑不已:“这样吧,我简单跟你说一下。我在那里是开设一个能够赚钱的项目,首先第一点环境就要处理好。你说你去旅游的时候如果看到了一个破房子,你还会有心情继续的旅游下去吗?所以说,为了我的钱,为了我的顾客,我当然要考虑完全。你是嫌给的钱太少了还是怎么样?”

苏暖说:“我知道你有钱,不拆迁的话对你来说也损失不了什么,你又何必为难我们没钱的人。”苏暖虽然语气温和,但有些情绪她还是隐忍下去了。

“是啊,我是有钱,但我不是上帝。苏小姐,我是个商人,你应该知道商人的利益是最重要的。不过,要解决的办法还是有一个的。”慕深轻轻的笑,说话间的时候,他从口袋里面拿出烟盒,取出一支烟点燃了。

“是什么?”

“嫁给我怎么样?”慕深转了个身,当着苏暖的面吸了一口烟,他把烟雾吐在了苏暖的脸上,苏暖顿时就被烟雾所笼罩着,看不清楚虚实。

“咳咳——”

苏暖捂住了胸口,她怔然的抬起眸子看向慕深,他正一脸笑意的看向苏暖,只是苏暖没有注意到,慕深眼眸深处那算计的光芒。

“不——”

苏暖的话还没有说完,却被一阵手机铃声给打断了,那是苏暖的。她皱眉接了起来:

“喂,暖暖啊,两点多的时候有人说是来拆迁,你爸不让,就和他们吵起来了,你爸身体上面本来就还没好,这不又出现事情了,房子是死的,人是活的。虽说我和你爸的关系有点僵,但我也希望你们好好的,听大伯的一句劝,等你爸醒后好好的劝劝你爸爸。”电话那端,传来了苏正焦急的声音。

苏暖的头有些发昏,怎么会,怎么好端端的又出现了这种事情?但是她来不及考虑,就急忙的冲出了办公室。

看着苏暖的身影,慕深的嘴唇轻轻的启动着,声音呢哝不清。

苏暖去到医院的时候,苏强还没醒过来,她的大伯苏正站在病床前正跟医生说着些什么,而且脸色看起来也不是很好的样子。

她急忙的问:“大伯,医生,我爸爸他怎么样了?”

苏正紧紧的抿紧了唇,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无论怎么说,他们都是一家人。但医生不同,医生对这种事情早就已经见惯了,而且病人的家属也有权知道,医生说:“病人因为跟别人交手的时候,不慎摔倒在地,而地上面刚好有钉子扎进了病人的脑袋,也就是说,病人还在昏迷,情况十分的危急,如果不进行开颅手术的话恐怕,但你也知道,开颅手术的费用很贵,而且我们院的脑专家现在正在美国学习——”

“医生,求你一定要救救我爸。”苏暖有些懵,但还是本能的抓紧了医生的手向医生求救。

医生抿了抿唇,“我们已经打了电话给远在国外的关教授,至于手术费的话,情况特殊,你们只有三天的时间凑齐手术费。目测来看,三十万已经足够。”


思悠悠恨悠悠: 爱情总是在相互折磨中慢慢滋生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31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