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你不要太深情:“反正,我一辈子也不会放过你……”

请你不要太深情:“反正,我一辈子也不会放过你……”

第1章 受辱

苏橙坐在民政局大厅的椅子上,看着墙上的钟表转了一圈又一圈,情绪慢慢变得有些不安。

今天,是她和唐昊约好登记的日子,可是他却迟迟没有出现,电话打通了也一直没人接。

她开始担心他是不是路上出了什么意外,索性来到门口张望。

苏橙今天特意穿上了唐昊送给她的一套纯白色的小礼服,胸前和裙摆都是精致的蕾丝设计,再配以小巧的白色珍珠点缀,长发被她拢起来在头顶扎了一个蓬松的丸子头,又化了淡淡的妆。

她本身就长的很漂亮,皮肤白皙,身材纤细,再加上这样一装扮,更显得她娇俏清新,惹人侧目。

外面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小雨,轻风携着雨丝打在身上有些冷,苏橙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原本不安的心又往下沉了几分。

一辆红色跑车急驰而来,“吱”地一声,停在了苏橙的面前,她并未在意的往旁边让了让,继续张望着,期望着唐昊可以快点出现。

车上下来三个打扮入时的年轻女人,走在最前面的那个满脸戾气,直冲着苏橙走了过来。

“何玫,你说的那个狐狸精就是她?”

三个人在苏橙面前站定,其中一个撑伞的女人上下打量了她两眼,语气轻蔑的问道。

被称作何玫的女人没有说话,只是恶狠狠的盯着苏橙,一双眼睛似要喷出火来。

“也不怎么样嘛,你家唐昊的口味很独特哦。”另一个女人捂着嘴轻笑着。

苏橙本来没有在意这三个人,直到她听到了心心念念的名字,才满眼疑惑的转头看向她们。

“贱货,竟敢勾引我的男人!”何玫直接上前,一巴掌拍在了苏橙的脸上。

苏橙猝不及防,被打了一个趔趄。

“你们是谁?凭什么打人?”她捂着火辣辣地脸,满眼惶恐。

“打的就是你!”何玫高傲的扬着下巴,看着苏橙的眼神里满是轻蔑与鄙夷。

“好好一个小姑娘,你说你学什么不好?偏偏学人做小三,啧啧啧。”撑伞的女人一边欣赏着自己新做的指甲,一边咂着嘴。

“我没有,你们肯定是搞错了,我有男朋友的。”苏橙不停的摇着头, 眼泪不由自主的在眼眶里打转,又急又气。

“男朋友?你说的是他吗?”何玫拿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递了过来。

苏橙只看了一眼,便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照片中的男人正是她的男朋友唐昊,而那个与他紧紧相偎的女人不是眼前这个又是谁?

“怎么会这样?唐昊怎么会和你在一起?”苏橙的心彻底的沉了下去,雨下的似乎越来越大了,她忍不住的浑身颤抖。

“因为,我是唐昊的未婚妻。”那个女人收回了手机,一幅上位者的姿态,高高在上。

“不可能,他还说今天要跟我登记的,他怎么可能有未婚妻?”苏橙不相信,她们一定是搞错了!

“哈哈,别傻了,唐昊是什么人?他怎么可能真的和你结婚?玩玩罢了!”撑伞的女人似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笑话,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第2章 车祸

“就是。”另外一个女人附和着说:“土鸡就是土鸡,还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真是可笑!”

“你们在说什么?唐昊就是唐昊,他还能是什么人?”苏橙彻底懵了,越来越听不懂她们所说的话。

“别装了,如果你不知道唐昊是什么人,你还会这样不要脸的抓着他不放吗?你不就是想靠出卖自己的色相来换取衣食无忧的阔太太生活吗?你这种女人,我见得多了!”何玫高扬着下巴,轻轻的啐了一口,一脸不屑。

苏橙忍不住后退几步,有些无所适从,怎么会这样?唐昊明明说他是个孤儿的,难不成他在骗她?

“何玫,跟她废什么话,好好教训一顿不就得了?”撑伞女人似是有些不耐烦,将手中的伞塞到了何玫手里,便向着苏橙走过来。

她一把抓住了苏橙的衣领,用力一拽,“嘶啦”一声,胸前大片的肌肤便这样暴露在空气里。

“啊,你干什么?”苏橙大叫一声,慌忙抬手去挡。

另外一个女人自然也不会闲着,上前一把揪住了苏橙的头发,将她拖倒在地。

“不要,放开我,救命啊!”苏橙吃痛,用力的去扳女人的手。

撑伞女人紧接着又撕裂了她的裙摆,她修长的双腿包括粉红色的小内内也露了出来。

“你以为穿一件白色的衣服就能代表你纯洁了?今天就把你扒光了,让大家都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何玫很满意她同伴的表现,毕竟她也是何氏企业的千金,在外还是要维持自身形象的,动手的事还是交给别人,她嘛,动动嘴就好了。

“不要,求求你们,不要……”苏橙近乎绝望,忍了好久的眼泪终于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唐昊,你怎么还不来!

周围慢慢有人围了上来,越聚越多,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制止,都在低声议论,甚至拿出手机,肆无忌惮的拍着照。

唐氏大楼顶层会议室里,持续三个小时的会议终于结束,唐昊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地下停车场,随着发动机嘶吼的声音和刺耳的轮胎摩擦声,他终于向着民政局疾驰而去。

马路上车辆川流不息,虽然已经过了早高峰,还是有些拥堵。

唐昊慢慢的加快了速度,见缝插针的不断变道超车,伴随着转向灯的不停闪烁和汽车的鸣笛声, 他的心情突然好了很多, 再过两个路口他就能看到那个心心念念的身影了

绿灯还剩一秒!

唐昊知道他应该停下来,可是,他不想让苏橙再等,哪怕一秒钟也不行。

他迅速提速想要冲过去,可是,刚刚到达马路中央,对面有一辆电动车抢行,眼看就要撞上。

“该死!”唐昊低咒一声,猛踩刹车想要停下来,却发现刹车轻盈,没有一点制动的感觉。

刹车失灵了!!

隔离带!道路中央是绿化隔离带。

唐昊猛打方向盘,车子朝隔离带飞驰而去。

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撞击声和强烈的震动。

唐昊感觉自己被抛向空中然后又被重重的砸了下来,安全气囊砰的一下打开,唐昊失去了意识。

第3章 重遇

四年后。

苏橙下了飞机,神色焦急的跟随人流出了站,八月份的阳光有些烈,明晃晃地让人有些眩晕。

她从包里掏出墨镜戴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空气里熟悉的味道,使她有些恍惚。

四年了,如若不是母亲病重,父亲打电话让她立即赶回来,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踏上这片土地。

当年的种种,每每想起,都会令她不寒而栗,刚刚到国外的那两年,每晚她都会从恶梦中惊醒,然后自己抱着被子,瑟瑟发抖,直到天亮。

苏橙刻意忽略掉心底的复杂情绪,招手叫了一辆计程车,直奔医院。

现在是下午六点,正赶上晚高峰,计程车呈龟速一点一点往前挪着,苏橙慢慢地有些坐不住了。

正在这时,有电话进来,苏橙接起来便听到父亲焦急的声音传来:“小橙,你快到了吗?”

“爸,我在车上,可是堵车,我……”

“小橙,你妈她,怕是……不行了。”

“什么?”苏橙的心倏地沉了下去,怎么会这样?

“师傅,我赶时间,您能开快点吗?”苏橙请求着司机,声音里带了哭腔。

“姑娘,前面都排成龙了,难不成你让我飞过去啊?”司机很是无奈的摇着头。

“那我从这里下!”苏橙付了钱,拉开车门下了车,直接在成排成列的车阵中穿梭奔跑。

她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必须要见母亲最后一面,这几年,她让他们操碎了心,如果母亲就这样去了,她这辈子都会心存遗憾。

……

唐昊一脸淡然的坐在车里闭目养神,他的司机却是神色焦躁,不停的按着喇叭。

总裁,您父亲让您六点半之前必须到家,看情况是赶不到了,您要不要打个电话回去说一声?”司机王成回头,试探着问道。

“急什么?唐昊淡淡的应了一声,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我听说今天何家的人要过来商量您和何小姐结婚的事,迟到不太好吧?”王成抹了一把额头的汗。

唐昊闻言终于睁开了眼睛,一双寒眸幽深似潭,唇角微挑,勾起一抹冷笑:“让他们等就是。”

王成还想说什么,但是看到自家总裁的神情,脊背窜起一阵凉意,识趣的闭了嘴专心开车。

眼看着前方绿灯亮起,王成重新启动油门,车子迅速窜离了原地。

也正是在此时,一个奔跑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车前,王成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

刺耳的刹车声响起,苏橙大脑中一片空白,她还没来得及回头,便被一股巨大的冲击力撞倒在地,失去了知觉。

“总、总裁。”王成回头看着唐昊,脸色煞白。

“怎么回事?”唐昊扶了一下前面的座椅稳住了身子。

“我好像撞到一个人。”王成想哭的心都有了,这下说什么都赶不回去了。

“去看看。”唐昊淡淡的吩咐道。

“总裁,是个女人,晕过去了。”王成的声音从车前传来。

“报警,送医院。”唐昊下了车,一边说着一边看了一眼。

“是,总裁。”王成掏出手机打电话。

“等等!”唐昊突然出声,紧走几步来到车前,仔细看了看地上的女人,神色大变。

第4章 认错人了

唐昊的心不受控制的狂跳着,怎么会是她?

“苏橙?”他喃喃出声,紧接着俯身将苏橙抱了起来,转身上车。

“总裁,您这是?”王成满脸不解的看着他。

“开车,去医院,快!”唐昊的情绪突然暴发,抱着苏橙的手不停的颤抖。

“是是是。”王成被吓了一跳,赶紧开车,一刻也不敢耽误。

半个小时后,医院。

唐昊坐在床前,近乎贪婪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她双目紧闭,脸色有些苍白,躺在病床上小小的一团,那么单薄。

唐昊眼眸沉暗,脸色冷凝,所幸医生说她只是受了一些擦伤。

与此同时,躺在病床上的苏橙慢慢睁开了眼睛。

“我这是在哪儿?”她慢慢撑起了身子,左右打量着,当她看到床前坐的男人时,整个人如坠冰窖。

“苏橙,我找了你四年,你终于出现了!”唐昊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眼睛,颤抖的尾音,暴露了他极力隐忍的情绪。

“先生,你认错人了。”苏橙的眼神有些躲闪,藏在被子下面的手紧紧握成了拳,指甲嵌进手心,尖锐的疼痛迫使她保持绝对的冷静。

“认错人?呵!”唐昊突然笑了,他起身欺近苏橙,伸手捏住了她的下颌,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就算化成了灰,我都认得!”

苏橙抬手打掉了唐昊的手,不由自主的向后躲去。

“怎么?怕我?”唐昊冷笑一声,继续向前欺近。

“我不认识你,我还有事,先走了。”苏橙一把扯掉了手背上的针头,翻身下床。

可是下一秒便被唐昊拽回来重新按到了床上。

“你不认识我?嗯?” 他显然被激怒了,他紧紧地盯着苏橙,双目似要喷出火来。

“你放开我。”苏橙不停的挣扎着,一颗心怦怦乱跳,她以为过了这么久,她已经可以坦然以对,却没想到这猝不及防的相遇,早已使得她的内心溃不成军。

唐昊将她紧紧的压在身下,迫使她的眼睛与自己相对。

“你不认识我不重要,我认识你就可以了,我连你身上哪里有胎记都清清楚楚,要不然我指给你看?”

唐昊说完,只听嘶啦一声,男人一把将苏橙的衬衫扯开,将手伸到她的后背,摸到了肩胛骨的位置,轻轻的抚弄着。

“这里,有一块指甲大小的红色胎记。”他的声音沉沉寒寒,听不出来多余的情绪。

“还有这里。”他的手又向下滑到了她的腰部,“这里有一颗黑色的痣。”

“无耻!”苏橙浑身颤抖着,眼泪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

唐昊眼眸一缩,忽然低下头去吻她的泪。

苏橙的手胡乱摸着,突然摸到了床边柜子上放的一个金属托盘,她想也不想的冲着唐昊的头砸了下来。

“嗯。”唐昊闷哼一声,一时有些发愣。

苏橙抓住机会,用尽全力将他推向一边,迅速跳下床,夺门而出。

唐昊抬手摸了一下刚刚被砸的位置,竟然摸了一手血。

“呵!”他看着手指上的血,突然笑了。

第5章 怎么会这样

苏橙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母亲所在的医院,一进病房门,便看到一群医生护士围着病床,用一张白色的床单盖住了床上人的脸。

她的父亲,站在床边,神色凄然。

“爸。”苏橙慢慢地走进去,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

苏明远回头,看到苏橙,眼泪再也忍不住,刷地一下流下来。

“小橙,你妈她……去了。”

苏橙的心似是被什么东西猛地抓紧,痛的无法呼吸。

她有些僵硬的努力转过身,看着病床上被白单覆住的人,连连摇头。

“不、不会的,我妈不会走的,她还没有见到我,她怎么舍得走?”

“你妈临走前,一直叫着你的名字,她……”苏明远说到一半,突然哽咽,抬手捂着眼睛,转过身去。

“妈!”苏橙“扑通”一声跪在床前,颤抖着双手,将覆在母亲脸上的白布掀开。

母亲脸色蜡黄,眉头紧锁,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看得出来她走的并不安详。

悲伤,愧疚,悔恨,绝望……

所有的情绪就像一把把利刃,全部插在苏橙的心上,她张着嘴,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来,喉咙像是被什么卡住一样,发不出一点声音。

“家属请节哀顺变,现在我们要将遗体送去太平间了。”一名护士一边说着,一边又将白布重新盖好。

“不!”苏橙突然大叫一声,站起身扑在了母亲身上,“你们不要带走她,我妈还没死,她还在等着我。”

所有医生护士都沉默着,像这种生死离别的场面他们见了太多,都有些麻木了,可是,看到苏橙这样,依然忍不住的叹息。

“妈,你醒醒啊,我是小橙,我回来了。”苏橙哭喊着,不停的摇晃着母亲的身体。

“妈,你睁开眼睛,你看我一眼,我是小橙啊。”

“小橙,你妈她已经走了,快起来吧,不要影响医生的工作。”苏明远强忍着悲痛,走过来想要将苏橙拉起来。

可是苏橙就像没听到一样,依然紧紧的抓着母亲的身体不放,“妈,你别走,你走了我怎么办啊?我就成了没妈的孩子了。”

“不好意思,请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几个护士走过来,将苏橙从床上拉了下来,推着床就要离开。

“不要,不要带走我妈。”苏橙拼命的抓着床上的栏杆不放。

“小橙,快放手,你还有我,别怕,你还有爸爸。”苏明远将苏橙抱在怀里,不停的安抚着。

可是,此时的苏橙什么都听不进去,她只知道她不能没有妈妈,她都没来的及见妈妈最后一面,她无法接受。

她依然不停的挣扎着,想要追上去,把自己的妈妈留下来,留在自己的身边。

苏明远突然松开了抱着她的手,捂着胸口慢慢的倒了下去,神色痛苦。

苏橙惊慌回头,“爸,爸,你怎么了?”

“医生!医生!”

苏橙将父亲抱在怀里,浑身颤抖,心中的恐惧瞬间蔓延,怎么会这样?他不可以有事,绝对不可以!

第6章 我的事情我做主

唐昊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九点,何家的人已经离开了,他的父亲唐正南一脸阴霾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你还知道回来?”唐正南见唐昊进门,冷声问道。

“有点事耽搁了。”唐昊口气淡然,脚下未停,直接越过客厅,向二楼走去。

“你给我站住!”唐正南气急,将手中的茶杯直接冲着唐昊扔了过来。

唐昊偏了偏头,茶杯从他的耳边飞过,砸在了楼梯的栏杆上,他淡淡地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片,漠然开口:“有事?”

“早就跟你说过,今天何家的人过来商量你和何玫的婚事,你为什么不回来?”唐正南气的呼呼喘着气,他这个儿子脾气倔的很,从小到大就没有顺过他的意。

唐昊抬眼看过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依旧口气淡然的说道:“我说过有事耽搁了。”

“什么事那么重要?比你的婚姻大事还重要吗?”唐正南最看不惯唐昊这个样子,每次跟他说话都没有第二种表情。

“婚姻大事?呵。”唐昊忽然自嘲一笑,“我的婚姻大事我在不在场重要吗?”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不重要谁重要?”唐正南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

“当然是您重要了,我的婚姻大事,不一直是您在做主吗?”唐昊语气冰冷,一脸漠然。

唐正南突然明白了,他站起身来到唐昊身边,看着他的眼睛问道:“你还是放不下姓苏的那个丫头对不对?”

“放得下放不下有什么关系吗?你不是照样还会要我娶一个我不爱的女人?”唐昊回视着唐正南,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我这是为你好!”唐正南大吼一声,“那个姓苏的丫头有什么好?当年我也答应你们在一起了,结果呢?”

“答应?呵。”唐昊再次冷笑,“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那只是你为了让我接手公司的权宜之计罢了,你会让我真正娶一个毫无背景的女人吗?”

唐正南自觉心虚,不由的软下声音说道:“儿子,这个道理你不是不懂,生在咱们这种家族,没有人可以完全随着自己的性子来,唐何两家联姻,对于我们唐家来说,就是如虎添翼,最大的受益人还不是你?”

“如果和自己相伴终生的不是自己所爱的人,那拥有再多的财富又有什么意义?”唐昊突然有些泄气,那不是他想要的人生。

“好,就算我不让你娶何玫,你又能怎么样?那个姓苏的丫头还不照样在你车祸昏迷,不醒人事的时候离你而去?又是谁在你床前衣不解带的照顾了你两个月的?倒底谁最爱你,你还看不明白吗?”唐正南苦口婆心的劝说着。

“不要再提那件事!”唐昊的情绪突然失控,一脚踢向地上的茶杯碎片,叮叮当当滚了老远。

当年苏橙的突然消失,是他心底最深的伤,四年来,一直在折磨着他。

现在,她回来了,他一定会找她问清楚,当年她为什么会那么狠心!

唐昊如此之大的反应也将唐正南激怒了,他指着他的鼻子说道:“好,不提也罢,何家这门亲,我是认定了,你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否则,唐氏总裁这个位子你就给我让出来!”

“我的事情我做主!”唐昊直直的看着唐正南的眼睛,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我唐昊还没有沦落到要靠一个女人来稳固自己的地位!”

说完,便摔门而去!

第7章 走投无路

帝豪娱乐会所是这个城市最大的销金窟,集酒店,餐饮,娱乐于一体,是那些上层人士寻欢作乐,无聊消遣的绝佳场所。

苏橙躲在换衣间,不停的拽着身上所谓的工服,这是一件小巧修身的吊带裙,衣领极低,大片的肌肤裸露在外,胸前的一对浑圆若隐若现,裙摆短的刚刚包住臀部。

“这怎么穿的出去啊?”苏橙小声的嘀咕着,心中无比发慌。

“苏橙,你好了没有?”有人在外面喊,语气明显的有些不耐烦。

有那么一瞬间,苏橙想要不顾一切的逃跑,可是,医生的话又适时的在耳边响起。

“你父亲的心脏问题已经非常严重,需要尽快手术,否则下一次发病就没有这么好运,能够救过来了,手术费用大概在五十到六十万之间,你尽快准备一下。”

苏橙当时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母亲刚走,父亲又病倒了。

而她这几年在国外是靠着在餐厅打工生活的,根本没有什么积蓄,让她去哪里去找那么一大笔钱?

可是,母亲没有了,甚至连最后一面她都没有见到,她不能再没有父亲了,无论怎样,她都要救活父亲!

“好、好了。”苏橙深深的吸了一口中气,打开门走了出去。

门外站着的是专门负责会所酒吧KTV的领班金姐,她看着苏橙脂粉未施的脸直摇头:“你就打算这样去陪客啊?你在里面这么半天干嘛了连妆也没化?”

“我、我……”苏橙很是心虚的低着头,刚刚她光顾得跟身上这件衣服过不去了,根本就忘了化妆这回事。

“哎,算了算了,没准儿就有哪位金主专门好你这一口呢,跟我走吧。”金姐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扭着妖娆的身段走在了前面。

苏橙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不停的往下拽着裙子。

“怎么?你很紧张?”金姐一边走着,一边回头瞟了苏橙一眼问道。

“我、我之前没做过。”苏橙努力扯了扯嘴角,心中无比苦涩,打死她都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走了这条路。

“哎,好好的女孩子,要不是走投无路谁会做这个啊?”金姐叹了一口气,很是同情的拍了拍苏橙的手,劝道:“既然决定了,那就想开点,不过就是陪人喝喝酒,被人摸几下,没什么的,如果运气好,碰上一个真心喜欢你的金主,把你包了,那以后的日子就不用愁了。”

“嗯,谢谢金姐。”苏橙咬了咬嘴唇,暗自下定了决心,为了父亲,她别无选择,只能豁出去了。

唐昊面无表情的跟在服务生后面,来到了888号包房,他一直想不明白这种地方有什么好的,要不是今天这个合作项目对公司很重要,他是绝对不会赴约的。

“哎哟,唐总,您总算来了,快快请上座。”一进门陈氏企业的总裁便迎了上来,极为热情的招呼着。

“陈总久等了。”唐昊公式化的点了点,神色漠然的坐在了沙发上。

陈亮哈哈一笑:“唐总说的哪里话,我们等一会儿那还不是应该的吗?”

“对对对,唐总您太客气了。”包间内的其他陪客也纷纷附和。

唐昊大概扫了一眼,无非就是一些想要通过陈亮和唐氏搭上关系的小公司,便勾唇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服务生,没看见唐总到了吗?赶紧的上节目!”陈亮冲外面喊了一嗓子,便举起酒杯冲唐昊说道:“来唐总,我敬你一杯!”

第8章 放开我

唐昊拿起面前的酒杯冲他举了一下,放在唇边轻轻的抿了一口。

苏橙跟在一群浓妆艳抹,自带香风的女人后面,心情无比忐忑,怀着一种壮士就义的心情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

到了包间门口,她抬头看了一眼,888,发发发,倒是个吉利数字。

苏橙苦笑了一下,希望今天一切顺利,来个开门红吧。

门打开,金姐带着她们走了进去,满脸带笑的说道:“各位老板,这些都是我们这里精挑细选出来的姑娘,希望各位老板玩儿的尽兴。”

“好了,这里没你什么事了,出去吧。”陈亮冲金姐挥了挥手,一双色迷迷的眼睛早就陷入了女人堆儿。

“好的,姑娘们好好伺候各位老板。”金姐又嘱咐了一声,便向门口走去。

“金姐。”苏橙偷偷的拉了她一把,眼巴巴的看着她,刚刚下定的决心在踏入这个房间的那一刻便开始慢慢瓦解。

这个房间里的氛围让她压抑,她不由自主的颤抖,她想要离开。

金姐凑到她的耳边悄声说道:“这个房间里的人个个都是大金主,你可要好好把握机会。”

说完,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便离开了。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其他女人早就各自坐在了不同男人的身边,只剩她自己还站在那里。

苏橙突然有些无所适从,紧张的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尤其是感觉到房间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向她看过来的时候,她恨不得立刻拉开房门跑出去。

“哟,这个小姑娘是新来的吧?”陈亮饶有兴趣的围着她转了一圈儿,笑道:“跟别的有些不一样啊。”

“对、对不起老板,我是新来的,不、不太懂规矩。”苏橙低着头,手指绞在一起,战战兢兢的解释。

唐昊对这些没有丝毫的兴趣,那些女人进来的时候,他低着头喝酒,眼皮也没有抬一下,直到苏橙开口说话,他才猛地一下抬起头。

她怎么会在这里?还穿的这么暴露?

唐昊立刻有一种杀人的冲动,可是,他忍住了。

他坐在那里,冷冷的看着苏橙,神情漠然。

陈亮哈哈一笑,一把将苏橙搂进了怀里,“不懂规矩没关系,我来教你啊。”

说着将他手里的酒杯放到了苏橙的嘴边,“来,先把这杯酒喝了。”

“我、我不会喝酒。”苏橙不停的闪躲着,心中阵阵作呕。

“干这行,不会喝酒可不行。”陈亮搂着她的肩,一路将她拖到了沙发上,嘿嘿淫笑着,要不要哥哥喂你啊?

“不要,你放开我。”苏橙极度羞恼,不停的向旁边躲着。

可是,陈亮哪肯放过她,早就含了一口酒,扳着她的头,冲着她的嘴亲了过去。

“不要!”苏橙不停的挣扎着,她绝对不能让他亲到,好恶心。

可是,陈亮的力气极大,她根本没有挣脱的可能,而房间里的其他人都在嘻嘻哈哈的看笑话,根本不可能来帮他。

唐昊端着酒杯的手青筋暴涨,他忍无可忍的站起身,几步走到近前,一脚踹在了陈亮的肩上,紧接着一杯酒冲着他的头浇了下去,陈亮吃痛,一下子歪倒在沙发上。

苏橙回头一看,整个人都愣住了,他怎么会在这里?

请你不要太深情:“反正,我一辈子也不会放过你……”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27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