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萌宝:妈咪不要逃:莫名其妙地当了妈

天赐萌宝:妈咪不要逃:莫名其妙地当了妈

第1章 梦境

黑暗中,男人的热情,伴随着捉热的闻,一点一点地向下滑去,动作熟练又有技巧。

女人的蛟川声渐渐放大,双手紧紧捏着窗单,一种莫名的奇妙感觉,正慢慢蔓延着整个身体。

男人似乎很满意女人的反应,然后再没有犹豫,就这么释放出身体里面的与望。

女人的大脑空白一片,就这么任人摆布的承受着一切,她还没有来得及多想,一股莫名的感觉就要将她淹没。

醇光弥漫了整个房间,温柔的声音由低到高,最后变成肆无忌惮……

沈晴天突然猛的睁开了眼睛,呼吸一沉,盯着天花板愣了几秒钟,才松下了心思。

又是这个梦……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缓了缓情绪,抬起手来撩开额头的刘海,抹了把细汗。

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总是做这样子的梦,却是始终看不清楚那个男人长得是什么样子,只是隐约觉得身材似乎不错……

想到这里,沈晴天不禁红了红脸色,随即转过身,抱住被子,将这一切都归咎于快要回国的紧张与激动感。

第二天一早,沈晴天收拾好了东西便登上了期待已久的飞机。

闭上眼睛,昨晚没有睡好的她,沉沉进入了梦乡……

“女士们先生们,飞机即将降落A市机场,为了保障安全,请您做好准备……”

听到声响,本就睡眠不深的沈晴天便缓缓睁开了惺忪的眼睛,摘开眼罩,伸了个懒腰,朝四周看了看,飞机已经在做最后的缓冲。

刚刚睡着的时候似乎没有做那个梦……

垂了垂眼眸,随即很快又晃了晃脑袋,脸色微微泛红,她在想些什么啊!

整理好妆容,拖着行李箱,沈晴天朝机场外走去。

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黑直长发披散下来,雪白的肌肤吹弹可破,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路上吸引了不少的注意力,然而她却不自知。

出了机场,沈晴天左顾右盼,始终没有找到想要找的人。

无论是机场里面还是机场外面,都是人潮拥挤。

她正准备拨通那个号码,就听到了一阵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晴天,在这里!”

隔着人流,沈晴月正洋溢着满满的笑容朝沈晴天挥手。

看见那个久违的身影,沈晴天也是由衷的欢喜,连忙收起手机,拖着行李箱过去汇合,“姐!”

沈晴月握住沈晴天的手,然后什么话都没有说,先是来一个大大的拥抱。

沈晴天微微一笑,“姐,好久不见了。”

沈晴月松开手,眼神欣慰地看着自家妹妹,不自觉地就红了眼眶,“晴天,你一个人在国外,生活的好吗?”

“挺好的呀。再说了,现在我都回国了。”沈晴天轻描淡写地回答道。

她已经出国五年了,这期间没有回过一次国,也没有和相依为命的姐姐见过一次面,有的,始终都是视频和通话。

沈晴月吸了吸鼻子,低垂下眼眸,不一会儿再抬头的时候,已经收拾好了情绪。她接过行李,指了指不远处,“那就好,那就好。走吧,车子在那边。”

沈晴天点了点头,嗯了一声,跟在沈晴月身后。

上了车,沈晴月不断地说着这些年身边发生的事情,沈晴月就这么静静地听着,偶尔应上几声,脸上始终保持着微笑。

她的视线常常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陌生却又熟悉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她在国外这么多年,但是心里总有一个声音告诉她,一定要回来这里,可是当她细细沉思的时候,却想不出个所以然。

突然,“嘭——”的一声,沈晴天的身子由于惯性,朝前倾了一下,又狠狠跌回座位上。

沈晴月亦是如此,她的手紧紧握着方向盘,眉头锁了起来,看着前面那辆不知道从哪里拐出来的车子,心情有几分不悦起来。

“什么情况啊,这辆车!”沈晴月看着自己的车头和别人的车尾撞在了一起,停下叙旧的话语。

还没有等两个人反应过来,就看到从车上下来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斯斯文文的男人,戴着墨镜,高高大大。

沈晴天眨了眨眼睛,还没有开口说什么,耳边就先传来了姐姐的声音。

“晴天,你在车上等着我,我去看看怎么一回事。”沈晴月一边解了安全带,一边转头对她说。

“嗯好,姐,好好说话哦,别动怒。”沈晴天点了点头,提醒道。

沈晴月这才打开车门,下了去。

两个人的谈话一开始还好好的,随着男人越来越淡定的态度,隔着车子的玻璃,沈晴天都能感觉得到自家姐姐越来越暴躁的态度。

她扶了扶额头,说好的好好说话呢!

眼见着沈晴月正在朝暴跳如雷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沈晴天连忙解开了安全带,觉得自己应该去挽救一下现在的局面。

“姐姐,怎么了?谈好了吗?”沈晴天踏着轻快的步伐,走到沈晴月旁边。

“你怎么下车来了?”沈晴月的脸色有几分不对劲,但是一瞬间之后,又消失不见了。

顾白宸坐在车上,眉头紧紧锁起,看了看时间,神色间涌起了几分不耐烦,怎么一个破事情处理了这么久还没有处理好?

他撩开车上的窗帘,朝外看去,只一眼,便睁大了眼睛,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神情里面带着几分不敢相信。

几秒钟之后,回过神来,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顾白宸就打开了车门,走下去。

他穿着一套裁剪得体的西服,棱角分明的脸庞,修长的身材,就这么随随便便往那里一站,已经可以引起别人足够的注意力。

沈晴天下意识地就朝那里看过去,没由来地愣了愣,随即呼吸一紧,想要说出口的话也是直接吞回了肚子里。

“沈晴天!躲了这么多年,终于舍得出现了?”顾白宸站定在她面前,似笑非笑地说出这番话,明明已经极力控制着情绪,但是隐在暗处的手却微微颤抖着。


第2章 你......是谁?

沈晴月的脸色突然有些泛白,双手紧握成拳,明显没有料到这个人会在这个时候如此巧合的出现,还是说,就算过了这么多年,他还是没有放弃?

“怎么,没话说了?”顾白宸的情绪渐渐平复了下来,神色间有几分不悦,“还是说,看到我太惊讶,才说不出话来?”

沈晴天的脸色并没有任何的异常,就这么愣愣的直勾勾地盯着面前这个容颜俊美的男人,什么话都没有说。

为什么她会觉得心里在这一个瞬间涌现了某种不知名的情绪?

顾白宸皱起眉头,凑近一步,抓紧沈晴天的手,“告诉我,为什么消失了五年,突然就出现了?你不是准备一辈子躲下去的吗?”

说着,手上的力度越收越紧。

天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样子的心情,明明已经接近绝望到快要放弃的心情,突然她就这么出现在了眼前,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还真的是……挺不错。

沈晴月连忙抓住顾白宸的手,想要扯开,“喂,你在干什么?放开我妹妹!”

听到这话,顾白宸的视线终于转向了她,只是满脸满眼的都是冷漠,警告道:“你这个聒噪的女人,给我识趣一点儿,别说话!”

沈晴月咽了咽口水,身体一僵,显然是没有料到对方会这么回答,愣了愣。

反应过来,她转向沈晴天,慌忙道:“晴天,你愣着干什么?快回去车上啊!这里的事情交给我解决!”

然而沈晴天却是这么直直站定在原地,一时间忘记了动作。她明明听到了姐姐说的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好像是被控制了一般,她此时此刻不想要离开。

顾白宸斜斜撇了沈晴月一眼,然后甩开她的手,接着再次看向沈晴天,“沈晴天,为什么不说话?看到我,你不觉得你应该说些什么吗?”

沈晴天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眼前的人,终于,犹豫着,还是缓缓开了口:“这位先生,你……是谁?”

顾白宸不敢相信地看着面前这个日思夜想的女人,咬牙切齿道:“沈晴天,你竟然,问我是谁?”

他的神色,已经染上了点点的愤怒。

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破土而出,沈晴天缓了缓情绪,眼神中闪过一丝迷茫,“我似乎……真的是第一次见你……”

“好好好!”顾白宸一连说了三个好字,“既然你现在不认识我了,那我就来告诉你,我到底是谁!”

说完,他便不顾周围的人,直接拉过沈晴天,将她禁锢在怀抱中,紧接着,二话不说,低头狠狠吻了下去。

他的吻带着满满惩罚的意味,还有一丝丝的思念,灼热又滚烫。

心跳得越来越快,沈晴天一时间忘记了挣扎,想要抓住脑海中那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只是快要触及到的时候,她的头突然就疼痛难忍起来。

沈晴天的呼吸慢慢变得急促起来,双眸迷茫又无措,几乎是没有意识地,莫名开了口:“顾……顾白宸……”

“怎么,你现在认识我了?”顾白宸松开沈晴天,心头一喜,却是没有在面上表现出来。

“晴天!”沈晴月见沈晴天一副呆愣的模样,提高了音量,“还不快回去车上待着?你杵在这儿做什么?”

似乎,沈晴月故意想要回避着什么。

沈晴天忍住疼痛,连忙点头,“哦哦,好。”

对于姐姐说的话,她向来都是言听计从,毕竟,姐姐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一边说着,一边就趁顾白宸放松之际,挣脱出手来。

她匆匆忙忙想要躲回车上,却没有想到刚走两步,脚就离开了地面,直接被人扛了起来。

除了顾白宸,还会有谁?

没有料到的沈晴天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之后立马大呼起来,“先生,你干什么?快点放我下来!”

这个时候,她哪里还顾得上形象的问题,连忙挣扎着要跳下来,奈何男人的力气本来就比女人大,更别说是沈晴天这个本就瘦弱的人。

“沈晴天,我劝你还是别说话了,我不可能听你的。我也是不会放开你的。”顾白宸的声音有几分清冷,已经听不出是什么情绪了,“所以,还是不要浪费口水的好。”

沈晴天握紧了拳头,狠狠地敲打着顾白宸的背部,却像是打在了棉花上一样,一点儿作用都没有。

打开车门,顾白宸直接将身上的人丢了进去,紧接着自己坐了进去,不给沈晴天任何机会。

“嘭——”的一声,车门被紧紧关上。

不一会儿,司机被迅速重新上了车。

“回家。”

顾白宸淡淡下了命令。

“可是,老板,不是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要赶着去开吗?刚刚已经耽误了很多时间。”司机犹豫着,还是提醒道。

顾白宸丝毫不在意,脸上的神情没有一丝变化,“现在有什么事情比回家更重要的吗?帮我找人代替我去开这个会,今天一整天都不要让人打扰我。”

因为找到了沈晴天,所以其他任何事情,都已经变得不是这么重要了。

……

沈晴天缩着身子和顾白宸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紧了紧手,因为头痛,脸色微微泛白,犹犹豫豫道:“先生,你这是绑架!如果现在放了我,就不会追究你的任何责任,再晚下去,我姐姐一定会报警的,我们会去告你的!”

本来以为说出这些话,顾白宸会有所顾忌,却没有想到他根本不甚在意。

“你想要去告我,尽管去告吧。现在,我们应该解决一下五年前你不告而别的事情。”

沈晴天还没有反应过来,加长版的豪车里面便已经全部拉上了窗帘,就像是一个小房间一般,此时只有他们两个人。

顾白宸挑起她的下巴,然后再不多说什么,直接吻了上去。

嗯……还是这种甜甜软软的味道,已经五年的时间没有品尝到了。

沈晴天睁大了眼睛,愣在原位上,头痛的感觉越来越剧烈。

这可是她的初吻啊初吻啊!


第3章 记忆

她一把推开顾白宸,连忙抹了抹嘴巴,生气的吼道:“你干什么啊!神经病吗?!”

“呵,你不是说过去的生活没有我的吗?”顾白宸并没有急着继续下一个动作,挑了挑眉头,“那我就来让你回味一下!指不定,很快就能记起来了呢。”

说着,顾白宸便狠狠禁锢住沈晴天的双手,不让她能有任何的挣扎。

紧接着,他的唇再次毫不留情地印了上去,狠狠地亲文着,似乎是在发写着什么。

他已经多久没有这种迫不及待的感觉了呢?这个女人总是对她有着如此极致的有货,只要坐在那里不动,稍微靠近一些,就能让他有所虫洞,周身都是熟悉的香味,这五年来,顾白宸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满足。

多年的思念,似乎都在这一刻决堤。

四周充满了男行的气息,明明应该是很陌生的,沈晴天却是很容易就适应了下来,然而这一切都不能阻止她的痛苦。

缠面的深文带着深切的热爱。她的脸色不禁通红,想要挣扎,手上却是丝毫动弹不得。

什么时候,有过这种特殊的美好?似乎特别熟悉眼前的这个男人,可是每次细想,脑袋里的疼痛便加剧一分。

她这是怎么了,头痛,眩晕,恶心,视线模糊

不得已之下,沈晴天闭上眼睛,将顾白宸的薄唇给狠狠咬了下去。

顾白宸吃痛,这才停止了略带惩罚意味的文。

然而,他却丝毫没有生气的色彩,反是勾了勾嘴角,“晴天,你这个小野猫,真是和从前一模一样,这么调皮任性,一点儿都没有变。”

一边说着,他一边舔了舔唇,“味道,也还是这么的好。”

脑海中一闪而过的画面,快到沈晴天迅速地就想要抓住看个究竟,却还是转瞬即逝了。

沈晴天的神情也染上了愤怒,狠狠道:“你这个变太,你想做什么?快点放了我,我真的不认识你!”

“没事,等一会儿,你就会想起我来了。”顾白宸根本不吃她这一套。

他看着面前这个娇嫩欲滴的人儿,所有的情感,所有的与望,在这一刻通通瓦解,只想要一次性地发写个痛快。

他已经禁与太长的时间了。

沈晴天挣扎着手,试图逃脱这个禁锢,然而换来的却是被抓得更紧了。

“我真的不认识你!”沈晴月咬牙重复道。除了说这一句话,她真的不知道还能再说什么了。

“没关系,那就现在重新认识好了。”顿了顿,顾白宸指了指沈晴天,又指了指自己,“你叫沈晴天,我叫顾白宸。好了,名字知道了,接下来,我们就该来做一些更加深入的了解了。”

说着,顾白宸便伸出那只空闲着的手,朝她的衣领探过去,那份美好的质感让他流连忘返。他略略有些粗糙的指腹划过一寸肌肤,便惹起一分灼惹。

沈晴天想要拒绝。本能地要推开他。可是那份熟悉的情感,在脑中挥之不去。

“别……别这样子……”

软软柔柔的声音,明明是想要让人停手,却有一股要迎还拒的意味,让顾白宸的动作愈发的剧烈起来。

他知道她的一切,她的美,她的热情。

这种隐隐有几分熟悉的画面,沈晴天一下子就想到那些梦……梦里面的内容,似乎正在此刻真实上演着……

想到这里,沈晴天的脸色像是火烧了一般,红得很。这种时候,她竟然还会想到那些梦!

似乎是挑都够了,见沈晴天再没有多余的力气想要逃跑,顾白宸松开了对她的禁锢,伸手拥抱住她,把她抱在怀里。

沈晴天的理智,正在一点一点地丧失在顾白宸温暖的怀抱里。意识都像是要融化。

似乎是很满意沈晴天的反应,顾白宸再没有继续犹豫下去的意思,刚想着对她说些柔情蜜意的话语,

就在这个时候,却见沈晴天的头猛的一通,她再也承受不去,意识逐步被抽离,眼皮也越来越重,直到陷入了黑暗中。

顾白宸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连忙停下动作,发现沈晴天晕过去的时候,他的脸上浮现了几丝慌张。

“该死!”他紧紧将她抱在怀中,命令司机道,“开快点!”

……

装扮温馨又不失华丽的房间内,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放下听诊器,毕恭毕敬地开口道:“结合病人以前的病例情况,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因为她脑部里面的淤血没有完全消除。”

顾白宸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想了想,还是问道:“这种情况,有可能导致失忆吗?”

医生点了点头,“是有可能的。”

顾白宸听到这个回答,若有所思的模样,紧接着,再次问道:“那么,要怎么样,才可以让她恢复记忆?”

气氛突然就变得有几分严峻起来,医生抿了抿干燥的唇齿,硬着头皮道:“恢复记忆,恐怕,是有些困难的……”

更大的可能性是,恢复不了。

只是这最后一句话,医生没有勇气说出口。

顾白宸的周身瞬间布满了寒冷,他没有任何的神情,只是眼眸深深盯着床上安详睡着的沈晴天。

良久,他才挥了挥手,淡淡道:“你先下去吧。”

“好的,顾先生,如果还有什么问题的话,您在联系我。”说完之后,医生便收拾好了东西,快步地离开了这个略略有些压抑的房间。

没多过久,沈晴天便悠悠转醒过来。她看着这个陌生的地方,眼神里面充满了惊吓。

“这里……是哪里?”

顾白宸站定在床边,面容平静,“这里是我们的家。”

沈晴天听到这个声音,吓了一大跳,这才发现房间里面还有别人的名字。

回想到先前发生的事情,她固执道:“先生,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但是,我真的不认识你!”

如果说,顾白宸之前会觉得沈晴天是故意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那么现在,他心里是忍不住的心疼和难受。

她,似乎,是真的不记得他了。


第4章 姐姐的保护

“先生,现在你可以放我走了吗?”沈晴天坐了起来,丝毫不畏惧眼前的人,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他。

“叫我白宸。”顾白宸微微皱起了眉头,他不喜欢这种疏离的感觉。

“白……白宸。”沈晴天尝试性地喊了喊,然后接着坚持道,“我不知道你带我来这里是什么目的,但是我真的真的不认识你,你相信我也好,不相信我也罢,我现在就想要离开。”

虽然知道了沈晴天不记得他了的原因,但是这样子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到这个事实,顾白宸原本沉下去的怒气再次缓缓升了上来。

深吸一口气,压制着自己的脾气,担心会伤害到沈晴天,便准备离开这个房间。

“沈晴天,既然你回来了,我就不会再让你有机会离开。”顾白宸走到门口,突然又回过身子,“明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今天晚上你就好好休息吧。还有,最后绝了你想要逃跑的心思,否则,后果,我不敢保证。”

说完,也不等回答,打开门走了出去。

沈晴天看着重新又关上的房门,丝毫不怀疑顾白宸所说话里的真实性,她看到桌子上准备好的食物,没有任何犹豫地就吃了起来。

许是今天真的太累了,没多久,她便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停好车之后,两个二十多岁的成年人就站定在了游乐场的门口。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沈晴天一脸莫名其妙,然而却对这里的一切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顾白宸一边拉着她的手,一边朝里走去,解释道:“你以前很喜欢这里的。”

他想要通过这种方式,一点一点地唤醒她的记忆。

然后沈晴天却是对这里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只有那些空空荡荡的熟悉感,却怎么都抓不住更多的东西。

她既然逃不掉,那就只能先顺从了,然后等着一个合适的时机。

走到摩天轮下面,沈晴天抬起头,仰望这高高旋转着的东西,她从前真的喜欢这些东西吗?

就在这个时候,沈晴天随意往人群中一撇,突然睁大了眼睛,愣在那里。

“沈晴天?”顾白宸低沉的嗓音传来,朝着她那个目光看去,却是没有发现什么任何可疑的人或者物。

“没事没事。”回过了神来的沈晴天连忙摇了摇头,然后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讪讪道,“我想要去上厕所。”

顾白宸有些不相信地看了她一眼,停顿了几秒钟,量她一个人也逃不到哪里去,还是点了点头,“我在这里等你。”

沈晴天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没有一点儿犹豫地,便转身朝不远处走去。

看着她的背影,顾白宸突然有几分恍惚起来,不过只是转瞬之间,他就轻轻勾了勾嘴角,这一次,再也不会失去她了。

沈晴天站定在女厕所的门口,先是小心翼翼地朝四周看了看,接着才走进去。

里面有一个穿着黑色短袖白色短裤,带着鸭舌帽和墨镜的女人等着。

见沈晴天进了来,她摘下墨镜,走过去,一脸担心,“晴天,你没事吧?你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吧?”

一边说着,她一边细细打量着自家妹妹的身体,生怕她受到什么不好的遭遇。

沈晴天轻轻摇了摇头,“没有没有,姐,我没事。”

沈晴月这才松了一口气似的,收回了视线,张开双手,紧紧抱着面前的人儿,有几分歉意道:“晴天,是姐不好,没有保护好你。没关系,姐姐现在就带你离开!”

话语间,她从鼓鼓的包里拿出了一套和她一模一样的衣服,还有墨镜和鸭舌帽。

沈晴天接过来,点了点头,觉得不愧是姐姐,事情想的就是周到。

脑海中突然出现了顾白宸的脸庞,小心斟酌一番,她还是犹犹豫豫地轻声问道:“姐,你知道,顾白宸……是谁吗?”

虽然沈晴月极力调整好了神态和情绪,但是她还是感觉到了姐姐听到这句话时候,脸上的神情僵了僵。

但是很快,她就恢复了正常,说的很是坚定:“晴天,你听着,我们的生活里面从来没有出现过顾白宸这个人,我们也不认识他!昨天的事情已经属于犯法,我也已经报了案,剩下的事情会有人帮我们解决的。你也别担心,姐姐一定会保护好你,一定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

这样子的一番话,虽然没有漏洞,但是却让沈晴天觉得哪里有几分说不上来的不对劲。她张了张嘴,刚想要开口再说些什么,沈晴月却是推着她进了厕所里,“抓紧时间吧,不一会儿可能就会被人发现我们的行踪,我们得快点儿。”

这么一说,沈晴天也不敢再耽误下去,压下思绪,连忙去换好了衣服。

她不说,却不代表她心里没有一个感觉。

两个人从小在一起生活,相互是再了解不过的了,虽然沈晴月掩饰过去了,但沈晴天还是发现了,她在说谎。

是的,她的姐姐,刚刚对她说了谎。

……

顾白宸站在原地等了很久,正午的太阳越来越耀眼,热气也是一股接着一股席来。

“顾总,厕所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并没有沈小姐的身影。”一个男人微微躬身,凑近了顾白宸的耳边汇报道。

顾白宸的双手紧握成拳,眼神中闪过一丝危险的意味,这个女人,就这么不把他说的话放在眼里吗?

“给我去调监控录像!”

听见这个冰冷到极致的声音,男人哪里还敢有一丝丝的耽误,连忙便退了下去办事。

别墅里,在那个还残留着沈晴天气味的房间里,顾白宸脸色阴沉地看着游乐场里面的录像带。

沈晴天和沈晴月穿着一样的衣服,混进了人群里面之后,轻而易举地就离开了那里。

画面定格住,沈晴天的脸上是一抹轻快的笑意。

想到她面对自己时候的态度,顾白宸的心头不自觉一痛。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闯了进来,“阿宸,我来,是要告诉你一个重大的消息!”


第5章 你没权利拒绝!

来人是顾白宸多年的好友和工作上的得力伙伴周郁南。

“有什么事情?说。”顾白宸摆明了不想在周郁南的身上浪费时间,虽然两个人从小就认识。

周郁南却像是故意不说一样,指着顾白宸的脸蛋便嘻嘻笑着:“发生什么事情了,惹我们顾总不开心了?”

顾白宸有几分不耐烦起来了,“说不说?不说就滚。”

深知对方性格的周郁南听到这句话,自然没有准备再卖关子了,这才得意地笑着说道:“我要说的事情啊,就是我找到那个女人的行踪了!”

“哦。”顾白宸的反应很冷淡。

这可是大大出乎了周郁南的意料,他睁大了眼睛,一脸的不敢相信,“阿宸,你这什么情况啊?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调查到了,结果你就给我这个反应?”

“哦。”顾白宸明显看来是不想对他多废话什么。

就在周郁南处于纳闷中的时候,他抬眼就看到了屏幕上监控录像的熟悉人影,顿时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嘴巴也因为意外张大成了o形,万万没有想到啊!难怪顾白宸对于他这次带来的消息一点儿都不感兴趣,态度敷衍,原来是佳人就近在眼前!

周郁南指了指沈晴天,也有几分诧异,“阿宸,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要说的事情说完了?”顾白宸似乎并没有想要回答,直接道,“那你可以走了。”

“阿宸,不要这么无情嘛!”周郁南嘿嘿笑着,故意套着近乎,他的视线转向监控器里面的内容,一丝趣味染上了眉梢,“看来你的女孩儿现在是真的长大了呀,不仅穿着打扮,就连行事做风似乎都变了不少。”

“变了又如何?”顾白宸的眸色一冷,随即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这一次,不管她逃到哪里,就算是天涯海角,我也会把她抓回来,一辈子留在我的身边!”

“白天要放学了,你去接他回来吧。”一边说着,顾白宸一边站起了身子,拿起旁边的外套就准备朝外面走去。

周郁南睁大了眼睛,神色有几分不对劲,提高了音量怪叫道:“阿宸,我去接白天?这不是……”

“你没权利拒绝!这是任务。”冷冷的丢下这么一句话,顾白宸迈着长腿,就这么消失在了周郁南的视线之中。

沈晴月带着沈晴天安全的回到家里,事情进行的太过于顺利,反而让人觉得有几分不安,只是两个人谁都没有说出口。

休息了片刻之后,沈晴天观察着沈晴月的脸色,犹犹豫豫地,还是小声问道:“姐,你……认识顾白宸?”

坐在沙发上的沈晴月脸色一白,咽了咽口水,话音一沉,“你在想什么?”

可是,即便如此,沈晴天还是能感觉到她已然绷紧了的身体。

虽然她知道,姐姐似乎一直在刻意回避着这个话题,而她,只不过是想知道真相而已。

“我就是觉得,姐,你是不是认识他?或者是,我其实也应该是认识他的?”沈晴天蹙起了眉头,话说的很慢很清楚,似乎是在脑海中回忆着什么。

沈晴月的身子一僵,随后抬起眼眸,闪烁着某种异样的光彩,反问道:“晴天,你不相信我?”

沈晴天一愣,她分明看到了沈晴月神情中的伤感,这让她的心中一软,似乎自己做了什么伤害她的事情一般。

“不是……我就是,想要知道,姐姐和我,到底从前认不认识这个叫顾白宸的男人。”沈晴天轻轻摇了摇头,躲开了视线,还是犹豫着说出了口。

沈晴月的眼睛一下子就睁大了,不敢相信地质问道:“晴天,你……你该不会喜欢上他了吧?”

“怎么可能。”沈晴天连忙否认到,她的脸色闪过一丝迷茫,“姐,这个人确实没有出现在我的记忆里面,但是,我想,会不会是因为当年那场意外,其实我和他……”

“所以你是觉得姐多管闲事了吗?不应该把你逃跑,应该给你和他多一点的时间相处,也许你就能想起来了?”

沈晴月的脸色一变,还没有等沈晴天回答什么,就继续冷冷道:“所以你宁愿相信一个才见过一次面的男人,也不愿意相信姐姐说的话了,是吗?”

一向对沈晴天很好的沈晴月突然变成了刺猬一般,竖起了全身的刺,随时可能扎伤靠近的人。

沈晴天突然就后悔起来,自己为什么没有控制住好奇就这么问了出来。只是还没有等到她来得及多想什么,一阵尖锐的声音传进了耳朵里。

“晴天,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回去找那个男人,要么以后不要再过问这件事情!”

沈晴月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沈晴天,逼她做出一个选择。

“我不是这个意思……姐,你别多想,就当做我没有问过好吗?”沈晴天眼眶一红,连忙低声认错,“我相信你,姐,你别这样……”

“嗯,晴天,你果然还是我的好妹妹。”听到这个回答,沈晴月的情绪似乎瞬间好了许多,她伸过手去,想要抱住沈晴天。

“叮铃铃——”

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响了起来。

沈晴月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自然而然地就想要去开门。

然而等到她刚打开一个门缝的时候,顿时就睁大了眼睛,下意识地就要把门给关上。

来人却是一把将她推开,看也不看她,径直走了进去。

“沈晴天,你好大的胆子!”

“顾……白宸?”沈晴天惊讶地看着突然出现的顾白宸,身子下意识地就后退了几步。

沈晴月连忙跑到沈晴天的身边,将她死死护在身后,阻止两个人的对视。

“你就这么想要离开我?”顾白宸根本不理会沈晴月,只目光灼灼地盯着她身后的人。

见状,沈晴天咬着牙,轻轻道:“我不认识你,为什么要待在你的身边?”

顾白宸的眉头越皱越深,盯着沈晴天许久,然后突然冷冷笑开,“沈晴天,你说什么?”

沈晴天歪着头,没有丝毫犹豫地又重复了一遍,“我不认识你。”


第6章 你好大的胆子

这句话就像是一盆冷水,浇灭了顾白宸所有的情绪。

沈晴天蹙了蹙眉头,“顾白宸,我是真的不认识你。你觉得,这样子对一个才见过一次面的陌生人,合适吗?”

陌生人?

顾白宸被这三个字晃了一下,她就这么急着想要和他撇清关系?甚至是不认识这么蹩脚的话都能说出口?

“呵,怎么不合适?”顾白宸的脸色渐渐冷了起来,“我对陌生人还不止这样,你要不要试试?”

沈晴天被他这样子的神情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向一旁的沈晴月投去求助的眼神,既然她选择相信姐姐,就不会再有任何的犹豫和纠缠。

“你没有听到我妹妹说她不认识你吗?你能不能离开了?这里是我的家,你这是私闯民宅!”沈晴月呈现出一副保护者的姿态。

“不能!”顾白宸拒绝的干脆果断,心里隐隐升起几分怒火。“在这个城市,我顾白宸就是法律。这一点,沈晴月你应该是清楚的!”

“沈晴天,我告诉你,不管你现在人不认识我,你这一辈子都别想再离开我身边了!”顾白宸说的咬牙切齿,却也是坚定异常,脸上是一副势在必得的神情。

听到这话,沈晴月的脸色愈发的差起来,她紧紧咬着下唇,指了指车,“晴天,愣着干什么?你快点回房间去!”

只是还没有等沈晴天有什么动作,顾白宸就已经狠狠推开沈晴月,再一次地将她扛起来。

“放我下来!”沈晴天不停的挣扎着,脸色羞红,隐隐有了几分生气,声音也是提高了不少,“你是不是有病?有病就去看医生!”

沈晴月的头重重地撞在了墙壁上,顿时没有了声音。

“姐,你怎么样?姐!姐!”沈晴天大声喊着,却是始终没有声音回答她。

白宸丝毫不理会沈晴天的情绪,出了门,直接将她丢进车里面。

顾白宸坐在他身边,得了指令,司机动作娴熟地启动了车子。

心里担心着沈晴月,知道来硬的似乎没有用处,沈晴天缓了缓情绪,扯出一抹笑容,建议道:“顾白宸,你能不能放了我?我想去看看我姐姐怎么样了。”

“你别想了。”顾白宸的目光直直盯着沈晴天,里面充满了她看不懂的情绪,“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有机会离开我的!就算有,找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把你找回来!”

“可是,顾白宸,我是真的不认识你!”沈晴天的口气极其肯定,她从刚刚开始就搜寻了整个脑海,确定自己没有见过这个人。

“我不可能认错你的,沈晴天,就算你化成灰,只要在我眼前,我都能认出你!”顾白宸的眼眸中闪烁着某种光芒,他一直在端详着沈晴天的脸庞。

“我这五年里都在国外,也确定没有见过你!”

虽然顾白宸喊的是她的名字,但是她还是更愿意相信自己的记忆。

“那么,五年前的事情呢?”顾白宸云淡风轻地开了口问道。

难怪他找不到她,原来是这五年里,都跑到国外去了。他该说,这个女人还是一样的这么有“本事”吗?

“也没有你。”沈晴天还是摇了摇头。甚至是想都没有去想,她已经答应姐姐了。

顾白宸一愣。

“所以,顾白宸,你还是放了我吧。”沈晴天的话音里面带上了请求的意味。想到刚刚她被带走的时候,姐姐没有任何声响,她就十分难受和担心,恨不得现在立刻下车回去找沈晴月。

顾白宸挑起她的下巴,逼迫她与他对视,冷冷问道:“现在,你就这么想要离开我了?”

声音里面带着不易察觉的点点痛苦。

沈晴天深深吸了一口气,“顾白宸,如果是你,被一个陌生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扛着厉害至亲,你会怎么样。”

顾白宸的语气染上了一丝怀念,“我们不是陌生人,没有人比我更熟悉你了。你只是失忆了。”

“我说了,我之前我真的不认识你,就算我是真的失忆了,那也说明你不重要,所以我才会选择忘记你。”沈晴天一脸的真诚,只希望对方能够相信。

然而,事情往往都是以愿违的。

“我不重要?那只是因为你不记得了而已。如果什么时候你记起来,你就会觉得你此时此刻说的话是多么的可笑。”顾白宸的音量又是提高了许多,一时间有了几分愤怒。

“行行行,你说的都对。”沈晴天不愿意再和他继续争执下去,“那么,你现在可以放了我吗?我很担心我的姐姐!”

顾白宸微微眯起双眸,一字一句说的清楚,“不、可、能!”

沈晴天定定地看了他许久,终于瞥过视线,不再看他。

然而,她的手却是悄悄地从包包里面拿出手机,找到通讯录里面姐姐两个字,准备按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突然被人给抢了过去。

顾白宸二话不说,直接打开窗户将它丢了下去,“我不希望有下一次。”

沈晴天看着窗户上的玻璃打开又关上,心中突然一股无名的怒火冒了出来,她不过是想要打个电话给姐姐问问她有没有事情而已!

当下,她便沉下了脸色,“顾白宸,你是不是有病?你要是真的有病,你就去看医生,这样子来折磨我是做什么?你要我说几遍?我真的不认识你,就算我是失忆了,那也说明在和你有关的记忆一定是很不好的,才会让我想要忘记你。既然如此,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不好吗?我好好的过我的生活,和我姐姐一起快快乐乐,而你,凭你的身材样貌和家世,一定很多女人想要爬上你的床吧?实在不行你就……”

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顾白宸用嘴堵得严严实实的。

又是这种熟悉的感觉。

顾白宸轻轻咬了她的下唇一口,然后心满意足了才离开。

“再这么聒噪,我不保证会不会在这里做出其他什么事情。”顾白宸勾了勾唇角,笑的暧昧,“你知道,我做得到的。”


第7章 惩罚

想到之前那次在车上发生的事情,沈晴天顿时识趣地闭上了嘴巴,然而心中还是不由自主地担心姐姐沈晴月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嗤啦——”

车子缓缓停了下来,一直没有听见车厢里面动静自然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的司机沉了沉嗓音,报告道:“老板,到了。”

已经被带到目的地,再想要逃跑,看来也是不可能的了,沈晴天没有任何犹豫地就下了车。

眼前的是一栋豪华的别墅,外表看来就是装修的十分气派和华丽。

“走吧。”

顾白宸站定在她的身边,自然而然地就牵起了她的手要往里面走去。

沈晴天明明是想要抗拒他的接触,但是触碰到他那略略有些粗暴的手指的时候,下意识地,心就软了下来。

然而,她的脚步却是没有跟着动起来。

“这里是哪里?你想要做什么?”沈晴天开口就问道。

顾白宸回身,眼眸深沉地看着她,“这里是我们的家,做什么,等你到了,你就懂了。”

我们的家。

这是沈晴天第二次从面前人的嘴巴里面听到这四个字了。

想了想,她还是跟着他进了大门。

比起逃走,似乎暂时的屈服很容易让人放松警惕。

到了同样装修华丽的客厅,顾白宸便松开手,指着梧桐色的螺旋梯,淡淡道:“楼上,你随便挑一个房间做你的卧室就好了。”

沈晴天点了点头,接着就迫不及待地上了楼,随便挑选了一个房间。

刚打开房门,就好像走进了一个很是素颜的私人空间一般,书架,床铺,窗帘……完全就是按照她的喜好来布置的。

沈晴天啧啧了两声,没有多想,关上门便朝床扑了上去。

也不知道姐姐现在怎么样了,她一定要找个机会和姐姐联系一下。

这么想着,沈晴天便决定现下在这里安分的待下来,等到顾白宸放松了警惕之后,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她就逃走。

中午吃过午餐,顾白宸喊住了沈晴天。

“等一会儿你和我一起,去做一件事情。”

沈晴天立刻后退了两步,警觉地看向他,“你想做什么。”

似乎是猜到了眼前这个小女人心中的想法,顾白宸难得觉得好笑起来,挑了挑眉头,“你要是想要我对你做什么,也不是不可以。”

“……”

结果沈晴天跟着顾白宸到了一个房间门口,他却是让她一个人进了去。

沈晴天心中好奇,还是听话地推开了门。

这个房间的布置和她所住的那个是一样的,难怪顾白宸会让她随便挑一间。

该说他用心吗?

沈晴天突然有些迷茫起来,但是在看到房间里面那个身材高大的外国男人的时候,这些感觉全部被抛之脑后了。

“你是谁?”沈晴天站定住脚步,不敢再靠前面一步。

外国男人却是轻松地笑了起来,拍了拍他身旁的长椅,说着一口蹩脚的中文,“沈小姐,你别担心,是顾总安排我来到这里的。来,请您坐在这里。”

想到确实也是顾白宸带她过来的,应该不会让这个外国男人男人做什么伤害她的事情,心中顿时放松了不少。

沈晴天听话地坐上去,紧紧盯着外国男人的所有动作,不打算放过一丝一毫。

外国男人拿出一个怀表,在她面前来回摇晃着,然后轻轻道:“沈小姐,来,请您现在认真并且专注地看着我手中的这块怀表,你会感觉到无比的轻松,你的眼皮会越来越重,你的大脑慢慢地就空白起来……”

听着面前人的话,沈晴天只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思绪就好像被牵着走一样。

终于,她彻底地闭上的眼睛。

“好,很好,沈小姐,现在你能听得到我说的话吗?”外国男人嘴角带着笑容,满意地看着这一切,像他往常做过许多次的一样,问出了这个问题。

沈晴天的意识已经放空,眼睛紧紧闭上,但是她还是动了动嘴巴,一声音里面没有一点儿情绪,“能。”

“很好,沈小姐,你还记得……”

那些凌乱的记忆片段仿佛在这一刻要被重组起来一样。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沈晴天的脸色泛白,额头开始渗出细汗。

外国男人原本听了顾白宸的吩咐想要通过催眠的办法唤醒沈晴天的记忆,却没有想到才刚刚触及,就发生了这种情况,他一时间也慌了神,连忙喊醒了她。

沈晴天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下意识地就想要去搜寻那些记忆,却是没有想到脑袋顿时像是有无数根的针在刺着一般,疼痛难忍。

“啊啊啊……”

她再也忍耐不住,喊出了声音,紧紧闭着双眼,不停地敲打着自己的脑袋,似乎用这种方式可以让疼痛减轻。

顾白宸靠着墙边等待着结果,原本甚至还幻想着沈晴天打开门走出来的时候,就起了她和他的过往,可是还没有等到,就先听到了她听起来很是痛苦的喊叫声。

心里一紧,来不及多想,顾白宸便狠狠地推开了房门。

沈晴天此刻正痛苦地蜷缩在长椅上,双手不停地敲打着自己的脑袋,脸色白的可怕。

外国男人不知所措地站在一旁,见顾白宸大步走了进来,连忙就想要开口汇报,“顾总,沈小姐她……”

“滚!”

只是,还没有等到他把话说完,顾白宸便已经冷冷地下了命令,看向他的眼神,仿佛他再耽误下去,很快就能变成一具尸体。

外国男人哪里还敢再停留下去,收拾了东西和工具连滚带爬就跑了。

顾白宸双拳紧握,他也没有想到催眠这种方法会让沈晴天变得如此痛苦。

他心疼的很,上前便想要抱起沈晴天,看看她现在怎么样了。

可是,还没有等到他靠近,沈晴天便断断续续地开了口,“你……你别……别过来!”

“晴天……”顾白宸一愣,脸色顿时沉了沉,眼神中闪烁着某种哀伤。

没有人能体会得了他现在的心情。

恐怕,这就是当初的惩罚吧?


第8章 用心

沈晴天深深呼吸着,看起来似乎好了不少,但还是虚弱的。

她颤抖着,向顾白宸伸出手,“手机借我。”

就算她现在再怎么难受,她还是想要能联系到沈晴月,她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始终是姐姐。

听到这话,原本还觉得很是担心沈晴天的顾白宸瞬间心中充满了不悦,他收敛起情绪,冷冷问道:“你就这么想要联系沈晴月,然后如此着急地离开我?”

确实是想要离开顾白宸身边去找沈晴月,沈晴天没有理由来反驳这个事实,索性低着头,没有回答。

脑袋已经没有刚刚那么疼痛了,她坐起身,脸色却还是同样苍白。

似乎是只要她去回想五年前的事情,疼痛就会迅速蔓延,而当她停下来去回忆的时候,疼痛就会慢慢消失。

“怎么,不说话了?”顾白宸俯身,挑起她的下巴,冷冷盯着她,“沈晴天,我奉劝你最好绝了想要逃走的心思。”

顾白宸只以为沈晴天是故意装作疼痛的样子,想要以此来获得他一时间心软而得到手机,心底不自觉地就愈发的愤怒起来。

“手机借我!”沈晴天还是固执道。

“你别多想了,我不会让你有机会再离开我的。”顾白宸说的肯定,他决定的时候,谁都改变不了。

“晴天,你忘记了我们的过去,我不怪你,甚至是某些记忆,我也真的希望你能忘记,再也不要想起来。”顾白宸一字一句说的清楚,他抓住沈晴天的手,越收越紧。

突然,他的声音变得重起来,“但是,我不允许你忘记我。我顾白宸,一定会让你记起我来的。”

“疼……”沈晴天一边愣愣看着他,一边挣扎着。

这样子的顾白宸,让她觉得有几分可怕。

“顾总,到时间了,该去处理那件事情了。”

这个时候,管家敲了敲门,在外面提醒道。

顾白宸这才松开手,站直身子,深深地看了沈晴天一眼,转头,朝外走去,还不忘冷冷警告道:“如果你还试图想要逃跑,我不敢保证自己会对你做出什么事情来,所以,你最好是乖乖老实待在这里。”

说完,他便打开门走了出去。

沈晴天看着他消失的地方良久,心里紧绷的弦才略略松了下来。

沈晴天不知道自己和顾白宸的过去是怎么样的,可是在这个时候,她突然就对自己的过去有了几分兴趣与好奇。

“叩叩叩——”

回到自己的房间,沈晴天正准备洗澡,就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她心里一紧,担心是顾白宸,立马就先从猫眼看了看,发现是一个年轻的小女佣,这才放了心。

沈晴天没有急着打开门,而是问:“谁啊?有什么事情?”

小女佣毕恭毕敬地回答道:“沈小姐,顾总吩咐我来看看有什么需要伺候您的地方。”

听到这话,沈晴天立马皱了眉头,顿时觉得自己没有开门是个正确的选择,“他是派你来监督我的吧?”

女佣的声线没有一点儿变化,“沈小姐,您误会了。”

“如果是这样,那我不需要照顾,你可以直接离开了。”沈晴天说的果断。

女佣也没有任何的迟疑,当下便道:“好的,沈小姐,如果有什么需要您尽管吩咐我,我在门外候着。”

接着,沈晴天便没有再理会她,直接去洗澡了。

洗了一个很是舒服的澡,沈晴天感觉全身的都很轻松和舒服。

打开浴室的门,看见不远处坐在沙发上的人,她顿时睁大了眼睛,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

“你怎么在这里?”沈晴天顿住脚步,咽了咽口水。

顾白宸挑了挑眉头,“这里是我家,你说我为什么在这里?”

沈晴天哑然,没有再纠结这个问题,而是双手捂紧自己的衣服,“你想要做什么。”

顾白宸低声笑了起来,站起身子,一步一步地走进沈晴天。

沈晴天睁大了眼睛,害怕地往后退着,直到退到了墙边。

顾白宸倾身,慢慢靠近她的双唇,却是在快要贴上的时候,擦边而过,凑到她的耳边,道:“我要做什么,早就做了,有必要等到现在?”

说完,他便退开一步,站定在她的面前。

虽然觉得顾白宸说的挺有道理,但是沈晴天紧绷的心思还是一刻都不敢放松下来,生怕面前的男人什么时候兽星大发,突然对她行什么不轨的事情。

“那……那你为什么来找我是什么事情!”沈晴天急忙跳出去,和顾白宸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顾白宸双手交叉环胸,居高临下地道:“晚饭时间到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伸出一只手,“走吧。”

沈晴天却是讪讪笑着摇头拒绝道:“你先去吃吧,我……我刚刚洗完澡,还要打扮一下。”

顾白宸一脸怀疑地看向她,“你不用打扮就已经很美了。”

“还要更美!更美!”沈晴天强行解释道。

顾白宸深深看了她一眼,倒是没有再多说什么,难得听话地先一步离开了。

这个女人和他吃个饭都要打扮一番?这……还算是个好消息吧?

看到顾白宸消失的背影,沈晴天这才松了一口气,她才不要和他手牵着手一起下楼去吃饭!

吃过晚饭,沈晴天回到房间里,运动消化一番之后没多久,躺在床铺上就沉沉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沈晴天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她的腰上游走着,下意识地就便拍了拍自己肚子的位置,那个东西却还是不停地游走戏弄,害得她不能再继续正常睡觉了。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挠了挠脑袋,沈晴天侧身一看,这才发现原来刚刚那个东西就是顾白宸的手!

只见他微闭着眼睛,此时正紧紧抱着她的腰。

沈晴天吓了一大跳,她不断扭动着身子,可是对方却像是卯足了劲儿一般,死死抱着她,不让她挣脱。

情急之下,直接朝那只手臂狠狠咬了下去。

顾白宸吃痛,本能地一甩手,却没想到沈晴天就在床边,触不妨及地就被掀到床底下去了。


天赐萌宝:妈咪不要逃:莫名其妙地当了妈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80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