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路过你心房:“孩子我要,你,我也要。”

只是路过你心房:“孩子我要,你,我也要。”


第1章 序

“别、动。”

一声醇厚的嗓音,如同饥饿的猎豹带着敏锐的洞察力,直入女人的耳畔。

暖沫的身子像是被电击过,头皮发麻,就连身体的寒毛也连连竖立起来。

在暗夜的色调下,男人的面容匿藏于下,那薄冷的嗓音如同魔鬼一般,魑魑的滑过她的耳膜,直通大脑!

“十八岁。嗯?”

一句话,不带丝毫的温度,却又像是带着几丝的戏谑和嘲弄,故意的挑起他那还未曾激发的愉悦。

她的双手被那如铁一般牢固的手铐紧紧烤在床头,身体害怕的如同一只无路可逃,只能等候被饲为餐饮的白兔。

“求、求你,放过我……”

她的话是从牙缝间挤出的,泪水滴落在枕上,如同水滴滴上纱幔,一点一滴的蔓延开来。

男人听着她的请求,没有半点的怜悯,冰封的淡唇微勾,亦是残冷如月。

“你父亲把你送给我,就没打算让你满载而归。况且,你父亲贪生怕死,早已连夜离开南城,我就算放了你,你又能去哪?”

她的泪水在这一刻变得绝望,凌乱的发丝在枕上摇坠,只是为了不愿去相信这个事实!

“不……你骗我!我爸爸很爱我的,他才不会把我送给你。我……我都不认识你,我爸爸才不会把我送给一个陌生人!”她的笃定变成了勾起男人欲望的坟怒。

男人缠绕在暖沫腰间的手微紧,岑冷的面容如同暴虐的君王,俯身而下!

“乖女孩,认清现实,你的好父亲形象只适合存在于梦里。”

暗夜之中,那道锋芒般的眸光倾泄而下,他岑冷的唇如寒冰般覆盖在了她宛若桃花的红唇上,男人如同一只野兽,性子狂野的撬开了她洁白的贝齿……

“不、不要……”

暖沫的眼泪在霎那间泛滥成海水,几乎快要将整个枕套淹没!

“不!——”

她没有时间消停此刻的疼痛,片霎后,男人的唇狂妄猖獗地吻过了她的白颈。

男人欣喜,他的唇在暗夜中勾勒,透着欲念的皓齿轻咬过她的耳畔,散发着如冰薄般的冷漠……

“忍,是世间最软弱的计量,你应该像你父亲一样,为了生存可以不择手段。”

暖沫的眼泪在这一刻变得枯竭,孱弱的身体像是一摊泉水,柔软的好似一穿极过。

父亲?

当她听到这两个字时,她的心像是被荆棘扎过,她现在被人折磨着,疼爱她的父亲又在哪里?是否知道她现在正在受着如辗轧一般的煎熬?

她哭泣着,泪水从她的眼角流出,滴落到了枕单上。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男人的邃眸像是能够看穿她的想法,真相毕露,他的双眼重回了那如死神般的晦暗。

“记住,你付出的一切理所当然,你所偿还的是你父亲所欠封家的债!”

忍无可忍间,她终究还是发出了那如涓涓细流般的响声……

“唔……”

暖沫孱弱的身体魄散魂飞后差点晕厥过去,那痛与快乐交织间,她的身体犹如海浪,最终变成毫无波澜,水平如镜的海面时,她才彻底的沉沉昏睡过去……

第2章 暖沫,你变了!(1)

奢华的夜色繁星点缀,霓虹的灯光串联一起,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飘带,匿现在暗夜的浮云中,变地忽明忽暗。

阳台上,一对男女暧昧交缠,女的犹如破蛹后绚丽斑斓的蝴蝶,皎皎白皙身姿曼妙,楚楚动人的面额如同玉兰花般澄澈、清明。

一袭黑色的抹胸纱裙,在奢华的夜调下格外的光彩夺目,套房内如星子般璀璨的灯光折射到她细柳的腰肢上,宛若浊色后的玉兰,分外妖娆艳丽。

“洪导,咱们可说好了……”

“明天的试镜您一定得让我们家洛晓,拿第一哦!要不然,我可是会生气的。”

暖沫的双手紧紧缠绕在男人粗壮的脖颈上,男人的身体犹如肠肥脑满的牧猪,眼里和心里更是只有那满腔情调的恶欲,恨不得一口将她吞噬个干净!

洪生粗糙的手指倏然缓抬,紧捏上她的下巴,眼睑微眯后透着极强的欲念。

“想让洛晓拿第一不是不可以,只不过……”男人的眼往下,目光在到达她的山峦时,眯眼一笑,“我下部戏女主的位置,是所有一线女星梦寐以求想要拿到的角色,洛晓是个二线女星,她想要得到这个角色,就得懂得付出,她付出的越多,收获自然也会越大。”

男人的话暖沫一秒即懂,她笑了笑,笑容犹如艳丽绽放的罂栗花,深深地吸引着洪生的眼球。

“可我们家洛晓这几天身子弱嘛,已经没有时间付出了,洪导您要是觉得我还可以,要不今晚就让我来代替洛晓,好好的伺候您?不过……”

“您得事先答应我,只要我把您伺候高兴了,您就必须把《星光以沫》这部戏的女主,给我们家洛晓哦!”

洪生意外一笑,紧捏她下巴的手指变地苍劲有力!

“最近娱乐圈都在疯传,洛晓这丫头不知道是走了什么好运,但凡是所有潜规则,通通都由她经纪人包管。”

“不仅如此,大家都说洛晓的经纪人长得比洛晓本人还好看,今日一见果真是个美人胚子!只不过……”

男人勾唇,那如香肠般的红唇,紧贴到了暖沫的耳后……

“就是骚了些!”

骚……

这个词,对她来说已是如雷贯耳,她谄媚一笑,深深地将男人的心悸动了万分。

“可我这样不是正合您的意嘛,如果我还是新手,您还会对我满意吗?”

洪生敛笑,像是再也忍不住身体上的膨胀,顺势将暖沫从地上抱了起来,迈向那白色的双人大床。

——

舒适的大床很软,像是躺在水上,在疲劳的身子骨下得到了放松,全身上下变地通体舒畅。

男人的外套褪去,急切的心情如同灼灼燃烧的火燎,俯身而下,恨不得将暖沫吞噬的连骨头渣子也不剩!

暖沫看着眼前饥渴的宛若几日未尽餐饮的洪生……

他像极了一头饥肠辘辘的野兽!

她是过来人……

在饥渴的男人身下缱绻的滋味,像是魔魇般住在她的心里,当她看着洪生那一切如饥似渴的神情,脑海中就不由的浮现出十八岁那夜从女孩蜕变成女人的经历。

第3章 暖沫,你变了!(2)

那一晚,是她这五年来迟迟未走出的阴霾!

她收眸,眸子在忧神间晃动,最终还是被洪生急迫的嗓音拉回了现实。

暖沫半卧着身子,春葱的玉指如兰花般凝白,灯光照耀,玉指优雅的从床头拿上装有三分之一香醇的葡萄酒的酒杯,倏然递上了前。

“洪导,别急……”

“我做事儿之前都有一个习惯,喜欢和对方畅饮一杯,这样才会显得更有情调。”

暖沫的话就如男人心中寄予,像是闻名遐迩的名声来的诱人,他粗壮的身体俯下,唇角微勾之际,露出那满是情愫地笑。

“小骚猫!……”

肥壮而有力的手指从高脚杯的支架上掠过,当杯口放到唇角边时,纵欲过度的笑了笑。

“既然你这么懂玩儿,今晚我一定玩儿死你!哈哈。”

男人的欲音一出,就将杯中的红酒粗狂的一口吞进了肚腹。

暖沫见洪生喝下,脸上的笑容欲是绽放的比之前还要美丽,而这样的美丽是有毒的,就像是那险象环生的罂栗花,美丽却也是致命。

洪生喝下红酒不过几秒时间,他亢奋的情绪就开始变得低迷,直至沉沉的昏睡过去……

“洪导?你没事吧?”

“洪导……”

暖沫故作腔调的叫唤了几声,见洪生彻底没了反应,她勾唇,意料之中的笑了下。

——

夜,深沉。通体昏暗的房间不大,却在那如烛光般昏暗的室内找到了几丝的温暖,大概是灯光效果,让屋内与温馨的黄调合为一体。

暖沫伫立在床边,倏然俯视着和衣而睡的洪生,她迟缓的吹了口气,即便很不想在这么恶心的男人身上,脱下他的衣服,露出那肥壮的身体。

但为了把一切变地真实,她不得不强硬着头皮,甚至全身上下的寒毛都变地肃立!

她还是强忍着,最终将那肥大身躯上包裹的衣服脱地一干二净,机灵的伪造了屋内一切像是二人折腾过的痕迹。

——

气派超然的走廊金碧辉煌,光滑的地面如澄澈明净的湖水,能够清晰的倒映出如浮光般掠过的身影,两侧由赤黄的大理石镶嚷的壁头挂着大量的名师画像,其中还掺杂着些许晦暗的艺术灯光。

暖沫拿着手机,低头全神贯注的注视着手机荧幕……

【晓晓你放心,明天《星光以沫》的试镜肯定是你拿第一!今晚你就早点睡,明天美美哒出现在试镜场哦,晚安。】

短信发出,她聚精会神的注视着对方的回信,就在洛晓回复她的那一刻起,她的脑袋“噗通——”

一声就撞到了一处结实的胸膛上。

“抱歉。”

暖沫明眸潋滟的煽动,却没有抬头,只是下意识的做出了礼貌的回应。

“你现在变得,这么饥不择食。嗯?”男人悦耳动听的声音如琴弦般撩人心弦,醇厚的低音似曾相识,却又夹杂着几丝的陌生。

她的眸子微微晃动,当闻到比肩而立的男人身上散发出的那股富有男性魅力的清香时,她倏然抬头,心口像是被电流复苏,全身上下的经脉都跟着跳动了一遍。

是他!……

是那个如魔魇般存在的男人!

只是时光在流逝,他的面貌却像是时间停留,从未从他脸上带走过什么……

伟岸的身影高大健硕,那如寒冰般雕刻的眸子如琥珀般华贵大气,棱角分明的面容英俊倜傥,一身奢华的深色西服诠释着他与生俱来的冷傲之气。

当男人深邃的珀眸,对视上她峰间微露的山峦时,他浓密的剑眉中似乎隐晦着一丝的诧异。

第4章 暖沫,你变了!(3)

“戚轩,把衣服拿给她。”

男人的眸岑冷的直视着她,余音缭绕间不难听出对一旁有着同样健硕身形好看的男人做出地命令式的口吻。

“是!”

戚轩的目光顺势而过,不经意间滑过了暖沫微露的女性骄傲……

他还记得,当初第一眼看见她时,她不过是个刚成年的小姑娘,时间飞逝,现在的暖沫已经拥有足够资本俘获男人心的花颜月貌。

目光收拢,戚轩将那精致的西服外套脱了下来,西裤素裹的修长双腿健步如飞的走到了她的面前,倏然递了上。

“暖沫小姐快穿上吧,不然一会儿该着凉了。”

暖沫的眸光从西服上轻滑而过,在看向戚轩那经过岁月变地更加成熟的外征时,她抽唇,狞笑。

“五年过去了,戚轩助理还是长得这么好看,就连帮他办事的借口也是这么的令人盛情难却!”

十八岁的暖沫就如洁白、冰清的百合,心灵纯净的没有半点的污秽。

而现在的她,就像是一朵带刺的玫瑰,唇语之间透着荆棘,娇嗔的嗓音更像是花朵的蓓蕾,绽放的娇艳欲滴。

戚轩是个正常男人,在面对女人的勾撩时难免有些悸动,不过此时更多出现在他面上的表情还是那对于她变化大的惊愕。

当然他也不忘将那双惊愣的眉眼往身后那抹伟岸的身影看过去,那岑冷的面容好似没有光亮,变地暗沉无比。

他想要将此刻不安的气氛打破……

下一秒,却被身后强势的冷傲之气,回泄!

“暖沫,不要因为离开封宅时间过长,就忘了自己的身份。”沉稳的步伐,与他身上浮动的冷漠气息吻合。

高大健硕的身影屹立在了她的身前,彰显的身高挡住了前面的光亮,把她的视线黑了一整片……

“身份?什么身份?”

她装作不懂的样子,卷帘的睫毛像是翩翩起舞的蝴蝶,即便是在冷冽的魄眸前,也察觉不到半点的不安。

“噢……我想起来了,五年前我被你囚禁在别墅里,十五天的日日夜夜我都用我的身体满足着你。”

“不过我们的关系,我以为早在我逃离别墅那一天起就已经结束了。”

“怎么?今天咱们阔别重逢,封老板就告诉我别忘了自己的身份,难道封老板您是想要含沙射影的对我说……”

“我还是你封敬霆的女人?”

男人漠然的看了她一眼,面对她的主动挑衅,琥珀色的深眸变地深不可测,低沉的声音犹如磁器,蓦地扬起间,透着淡淡的冷讽。

“你应该很清楚,你并没有这个资格。”

她勾唇,倏然一笑。

封敬霆却在这时,将那淡凉的没有一丝温度的红唇扬起,如羽翼般的手臂,一把将她的柳腰揽过。

她的前身与他紧贴,魅惑的幽香不带丝毫犹豫的就钻入了她的鼻梁骨间。

男人骨骼分别的手指紧捏她的下巴,唇角的笑意在这一刻拉的更深了些……

“杀人犯的女儿,只配在我身下荡叫!”

第5章 暖沫,你变了!(4)

呵。

杀人犯的女儿?……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对于她父亲的行踪了无音讯。

她从来都不知道父亲犯过什么错,也从不知道父亲为什么要把她送给这个恶魔,更加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么恨她的父亲。

甚至把对她父亲的恨,全都撒泼到了她的身上!

每每回想,十八岁的日日夜夜……

他的摧毁、糟蹋和囚禁不曾有过对她的半点怜惜,是他亲手破灭了她对少女梦的憧憬……

她恨他!恨不得亲手杀了他!

现实的残酷最终还是让她放弃了这个愚蠢的念头,因为她知道,站在她眼前的这个男人,是有多么的强势,多么的不可令人侵犯……

眸光聚集,从回忆中走出,暖沫的双手攥紧,翘密的睫毛卷上眉梢,心里却有了几丝的畏惧。

“这么多年不见,我还以为封老板早就已经把我们之间的关系忘得一干二净,没想到您还一直将那十五天的日日夜夜记在心里头哇……”

“还真是令人感动呢!”

她的指甲在经过红色的浊染后,变地娇艳欲滴,柔媚的玉手如画笔般在男人结实的胸膛上,风情万种的圈了圈。

现在的暖沫对于封敬霆而言,太过于陌生……

五年前的那十五天,回忆起来就如同昨日,他深刻的记得曾经那个只懂得在他身下求饶和哭泣的女孩,是那么的娇弱。

而此刻的她,像极了那些为了名利而想方设法缠上他的女人!

封敬霆琥珀色的眸子心绪宁静,外表的淡然看不出有半丝的不悦,紧捏她下巴的手指加大了力度,锋利的眼眸如同肃杀的孤鹰,冷漠的没有一点情感。

“暖沫,你变了——”

话落,他停歇了一秒,男人的锋眸变地极具尖锐,像是一把匕首冷气逼人的探寻着她,“变得更让人倒胃口了。”

五年的时间无影无踪的流逝着,像是倾雨过后,水滴滴上叶畔,滑落到池水的瞬间。

这五年来她破茧成蝶,不再是当初那个软弱无能,只懂得在饥渴的男人身下求饶的俘虏。

她从当初懵懂、纯净的女孩,蜕变成了一个生活在无数男人虎视眈眈的圈子里的女人。

她又怎么可能不会发生改变?

暖沫媚态的笑了笑,“封老板,其实你也变了……”

“哦?”

男人俊逸的面容上透着一丝诧异,在暗光的色调下那双琥珀色的眸子倏然一缩,霸气的眉宇间形成了一个川字。

白皙的小脸在经过精致妆容的打扮后,即便是在不透光的情况下,那张樱唇还是透着诱人的色泽……

她娇艳的玉指缩回,攥紧后,轻轻的捶打了一下男人坚毅的胸膛……

“这么想知道啊?其实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你变得更帅了。”

话语间明明是称赞他,可封敬霆却连半丝高兴之意都没有,那只如艺术品般精雕细琢的手指,终于放开了她的下巴。

转眼即逝间,男人冰凉的指甲盖如清风一般潺潺滑过她的面颊,直至覆盖在了那如樱花般诱人的红唇上。

第6章 暖沫,你变了!(5)

“光凭油嘴滑舌这点,足以令人厌恶至极。”平淡的嗓音匿隐,带着千钧一发的危险!

暖沫耸了耸肩,无谓的笑了笑。

对于封敬霆的出现,她知道这并不是偶然……

五年前她逃出别墅时,是借着封敬霆出差,佣人恍惚大意之下,才得以逃脱。

可暖沫心里比谁都清楚,这个常常在新闻联播上出现的男人,想要找到她,就如同碾死一只蚂蚁一样来地轻而易举!

但这五年来,他没有这么做……

她时常在电视和杂志上关注着他的消息,而他却不动声色的可怕!

五年的时间,他从未出现打扰过她的生活,像是所有的事情都跟随着她逃离出别墅的那一刻起结束了般。

不可否认的是,她知道这个男人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她走,他一定有着什么预谋,是她连想也想不到的!

就像是现在,卒然出现在她面前,不给她一丝一厘的准备时间,让她差点被他的惊现窒息昏厥过去……

“戚轩——”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外套给她披上!”

醇厚的嗓音掠过,封敬霆的眼在盯上暖沫的衣服时,是越看越不如意,如果此刻有一床棉被,他会直接将她包裹成一颗粽子!

“是!”

戚轩黑眸从她面容上滑过,像是有着一丝的担忧,又像是有着一丝的忌讳。

只是暖沫没有再给戚轩开口的机会,当他准备将手中的外套再次递上前时,她带着媚态,展颜一笑。

“封老板这么着急让我把外套披上,是想告诉我你已经受不了了?还是说……你的占有欲不允许我穿成这个样子?”

暖沫的一再挑衅,映上封敬霆那双琥珀色的眸子,慢慢地,冷漠的气息终于在一瞬间蔓延到了半空中……

“暖沫,一度的挑衅只会对你不利,话我从不说第二遍。”

淡而无味的嗓音似乎是最后一次的警告。

笑容收回,她的目光与他寒冰般冰镇的眸光对视,琥珀色的双眸带着凉意,袭入她的身体,直至血液……

暖沫陡然打了个寒噤,五年过去了这个男人还是那么的不易亲近,即便她再怎么装坚强,她终究还是会被他身上的强势气息,所妥协。

她泄眉,倏然缓了口气,“哎,好吧。”

如葱般凝白的玉指从戚轩手上拿过了外套,却在下一刻要披上时,她愣住,犹豫了。

“可是……封老板你占有欲这么强,就这么甘心让我穿别的男人的外套?我看你的这件外套就不错,要不你脱下来,给我披上吧?”

没错,她就是故意的!

她就是想要故意整整他,否则当年的那段往事,她怎么样也咽不下那口气!

封敬霆的眸光扫在她的面颊上,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麝香味,字里行间里不给她留有半点的情面。

“我的东西,你不配拥有。”

话落,暖沫笑了笑,“噢……是吗……”

纤纤素手终究还是把戚轩的外套披在了白皙的香肩上,黑色的大波浪散落在后背,挡住了一半的奢华布料,只是那微露的峰挺依旧没有得到隐藏。

第7章 暖沫,你变了!(6)

“把外套穿好!”

封敬霆低沉的嗓音再度扬起,好似不带有半点商量的余地,就这么亮着黄牌的警示着她。

暖沫的目光随波逐下,奢华的西服外套宽大袖长,穿在她纤廋的身影上,难免会显得格格不入……

“封老板,我也想把外套穿好呀,只是这是男人的衣服,我要是把它完完全全当女人的衣服穿了,会很丑的。”

如今二十三岁的她,已经是个懂得打扮,知道什么是美感的女人,对于不合身的衣服,穿上去自然也就一个字‘丑!’

男人的眸光黯冷,薄凉的空气从他宽阔的肩上掠过,泛着那与世隔绝的冷漠……

“好吧,我知道了……”

暖沫终究还是会对这股寒意感到畏惧,心脏上下跳跃间,纤细的手指将那一颗颗的外套纽扣扣上,而那峰挺处终于没了一丝光彩外露。

——

气氛在这一刻变得安静,男人的冷意从暖沫的脸颊上划过,随着时间的流淌,她一刻钟也不想在此停留!

她想要找个理由从这里离开……

下一秒,却被戚轩接上电话和挂断电话,以及向身旁封敬霆禀报的声音所幻灭。

“封先生,是柜台那边来电,说是已经查实了暖沫小姐和一名叫洪生的男人,在一同进入1006号房后,大约两个小时暖沫小姐才从房内走出。”

“而且……”

戚轩顿住。

封敬霆的脸色亦然已是不太好看,“说下去——”

“是!封先生。”

戚轩的黝眸,顺势从暖沫惊恐的面上滑过,瞳孔微收之际,手心里也着实为她捏了一把冷汗!

“柜台那边经过调查,从监视器画面的情况来看,暖沫小姐和洪生在进入房间之前,举止相当暧昧……”

“并且,洪生在走廊上曾一度想要侵犯暖沫小姐,不过……暖沫小姐都是笑着拒绝的,也就是说……从画面上看暖沫小姐并不抗拒洪生的侵犯。”

戚轩的话,让封敬霆的眸子变地冷若冰霜……

这种冰冷的温度仿佛能够渗人心骨,她就像是置身在了极寒之地,找不到半缕阳光的温暖。

暖沫的眼从之前的谄媚、挑衅,变成了手足无措和惊慌,到最后直接目光锁住了封敬霆!

“封敬霆……你什么意思?你查我?”

男人的脸被酒店长廊的光线映的很暗,过于冰烈的珀眸与澄澈、光滑的地板相映衬,散发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冷感。

封敬霆修长的双腿迈前,那双摄人心魄的眸子似乎早已看出了潜藏在她心中的恐惧,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拨动过她两侧面颊的发丝。

邪魅的嗓音如同妖灵一般,猝不及防的带着香醇气息扑入她的鼻尖……

“终于懂得改口了?嗯……这样听着顺耳多了。”

暖沫看不透他,就像是猜不透每一个难解的谜题般,永远捉摸不透封敬霆的心思。

她的眸光在愤怒间变地狰狞,咬唇过后,勇气更大了些。

“我问你话呢!你能别绕开话题吗?”

第8章 暖沫,你变了!(7)

封敬霆冷漠的表情令人寒栗,深冷的目光打量着她,那如艺术品般好看的手指,顺势而滑……

再度挑起她尖锐的下巴后,繁琐的眸光令她感到歇息底里的可怕!

“只配在我身下荡叫的女人,自然有权利让我清楚她的行踪。”

如清风般淡徐的话,如同一阵凉风刮过,不留下半点的足迹……

暖沫这一刻如鲠在喉,一句话也倒不出,只能攥紧双拳,目视着封敬霆的一举一动。

“说来听听——”

“在房里两个小时,都和他做了什么。嗯?”男人语调看似平静,却像是在审讯犯人一般,透着偌大的威胁!

她的心脏跳跃的厉害,生怕眼前这个男人会活剐了她!但她还是强忍着最后一丝的坚强,不泄漏半点的懦弱。

“封老板,您还真是风趣呢……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能做点什么事?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应该心照不宣才是。”

暖沫越是表现的轻松,封敬霆的双眸就越是晦暗,就连他紧捏着她下巴骨的手指,也变得苍劲有力!

“上床了,嗯?”

男人的双眼如锋芒般毕露,像是一般尖刀一寸寸地紧逼着她……

暖沫紧张的心跳加速,强硬的外表,强势的将封敬霆拿捏在她下巴的手指泄下,稍撇眉后,扬唇一笑。

“我是个没爸妈养的孩子,我得靠我自己努力赚钱生活,为了在将来能够过上像封老板您一样土豪的日子,必要的时候牺牲一下我自己,也是可以的呢。”

暖沫的话像是荆棘扎在他的身上,一寸寸的激怒着他。

“背叛我的女人从不会有好下场,这点你该清楚。”

暖沫噗笑,“噢……清楚清楚,我当然清楚,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做过的事情就像是泼出去水,覆水难收……”

“所以封老板,您是想要现在杀了我吗?”

她没见过杀戮,但却从男人的眼中看到了比杀戮还要可怕的预兆,就像他接下来的话,令她毛骨悚然……

“杀你,只会脏了我的手。”

暖沫眯眼,微微一笑,将面容主动的凑近了他。

“噢……不想杀我啊,也就是说你舍不得洛?”

男人眉头紧蹙,气宇不凡的面颊倏然俯下,二人间的距离却不曾有过丝毫的改动。

“杀你不如玩死你,来的痛快!”

又一句‘玩儿死她’……

不过显然,这一句比洪生那句更加具有权威性!

暖沫倏然抬手,纤细的食指在空中左右摆动着,白净的贝齿与敏舌配合发出“啧啧”的响声……

“封老板,你这话说的可就太没创意了,想要玩儿死我的男人太多了,如果封老板你也想要玩儿死我,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个机会呢。”

虽然她每次都假借潜规则的名义和各路导演开房,但实质上却从未发生过任何关系,因为暖沫总是会在紧要关头,将试先下好药的酒给对方喝下。

紧接着她只需要制造假象离开,一切便会神不知鬼不觉的让对方当做和她真的发生了什么,然后乖乖的照着之前的约定做事。

只是路过你心房:“孩子我要,你,我也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54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