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猛地抬头看向高台上一对宛若璧人的男女,顿时心中一片绝望。

她猛地抬头看向高台上一对宛若璧人的男女,顿时心中一片绝望。

第1章:邪魅的英俊男人

“有请新郎新娘交换订婚戒指,从此情定一生,恩爱相随……”

简安安刚走进酒店的订婚宴会场,耳边就响起了司仪的话,她猛地抬头看向高台上一对宛若璧人的男女,顿时心中一片绝望。

新娘苏子萱,新郎陆寒阳。

这两人她都很熟悉,他们三个人是一起在一个大院里长大的,只是苏子萱特别喜欢抢她的东西,上学的时候也各种针对她,所以两个人并不对付。

而陆寒阳……

想到他,简安安的心里抽疼了一下,他是她的男朋友!

只是,现在和苏子萱订婚了,变成苏子萱的未婚夫了!

因为陆寒阳出了车祸,昏迷了一段时间,等他好了以后,就把她给忘记了,而苏子萱趁虚而入,把他给抢走了。

她去找过陆寒阳,他却说:“简安安,我没有想到你竟然如此的心思歹毒,编出这样一个谎言来想把我从子萱的身边抢走,我恶心你!”

想及此,简安安的心更疼了,看着高台上的陆寒阳,胸口如被什么东西堵上了一般,如鲠在喉。

台上的苏子萱原本脸上呈着幸福的笑容,结果往台下一瞥,就看到了简安安。她的脸色顿时变了变,惊慌的看了眼陆寒阳,见他没什么异样,也没发现什么,这才松了一口气。

苏子萱怨毒的看了简安安一眼,朝着台下自己的母亲使了个眼神。

苏母顺着苏子萱的视线看到了简安安,顿时大惊,担心她会破坏女儿的订婚宴,于是拉着旁边的简宏业,直接走上了前去,拦住简安安想上前的脚步,质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简安安只觉得搞笑,她看了一眼苏母旁边的简宏业,冷笑起来:“我爸爸在这里举办宴会,我为什么不能来?”

没错,简宏业就是她的亲生父亲,这件事情说起来就好笑,苏子萱抢走了她的男朋友,而苏子萱的母亲,却也同时抢走了她的爸爸简宏业。

苏母听到简安安的话,顿时脸色很难看,瞪了旁边的简宏业一眼。

简宏业摸了摸鼻子,这才道:“安安,今天是子萱的订婚宴,你别闹了!”

“我闹?”简安安冷笑起来,抬头看向简宏业,质问:“因为你出轨,妈妈气得心脏病发过世,而她的头七刚过,你就堂而皇之的公开了自己与这个小三的关系,还给小三的女儿举行订婚宴!”

简宏业的脸色顿时一变,表情由尴尬转为恼羞成怒:“爸爸和你苏阿姨是真心相爱的,她不是小三,今天又是子萱的订婚宴,你若不会说话就给我滚!我不想看见你!”

简安安忍不住嗤笑一声,瞥了苏母一眼:“简宏业,她若不是小三,那作为你原配的,被气得心脏病发过世的我的母亲,她又是什么?”

“你……”简宏业顿时气得咬牙切齿。

苏母被人指着鼻子说小三,脸上的表情也有些挂不住,她连忙招呼了保全过来:“你们酒店的保全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个人要闹事,你们赶紧把她给我抓起来!”

几个保全听到吩咐,连忙上前去,架住了简安安,就准备把她往外拖。

“啊,放开……唔,唔……”简安安刚准备挣扎反抗,结果旁边的苏母便速度很快的直接往她嘴里塞了一块手帕,堵住了她的嘴。

简安安恨得咬牙切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高台上的陆寒阳,以及对自己一脸淡漠的父亲。

简安安很不甘心,趁着保全不注意,一口咬了架住她的保全,大力挣脱,逃走了。

“抓住她!别让她跑了!”苏母见此,慌了起来,连忙让几个保全去追。

简安安一路逃走,保全追的很急。

简安安突然瞥见不远处的电梯到了,她连忙眼明手快的跑了进去,狂按电梯的关闭键。

电梯上行,暂时安全了。

简安安呼出一口气,就在这时,电梯到达了一个楼层,她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听到了不远处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和寻人的声音。

肯定是苏母的人!

简安安不敢再停留,连忙离开电梯,在酒店的楼道里奔跑起来。

“一定要找到她!”

保全寻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简安安突然瞥到楼道的地上,有一个被人丢弃的面具。

简安安连忙捡起来,是一个狐狸面具,她顿时急中生智,将面具戴到了自己的眼睛上。

就在这时,简安安突然听到不远处的房间里,传来一声巨响。

那个房间里应该有人,正好可以去求助。

简安安想着,连忙跑了过去,结果她刚走到门口,还没来得及反应之时,就被一只大手拽进了房间里……

紧接着就被一个男人抵在了墙上……

男人的眼睛上戴着银色的面具,露出一双如同鹰隼一般锐利深邃的眸子。

虽然面具遮住了半张脸,但是管中窥豹,也已经足以证明男人的长相极其俊美了。

“你干什……唔……”简安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温柔冰冷的唇覆上了。

简安安顿时震惊:“混蛋,放开我……”

结果……

“不要……”简安安伸手抵在厉少霆的身前,想要将他推开,但是他的力气却很大,身体如同铜墙铁壁一般,根本就推不开。

紧接着,她就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悬空了,被厉少霆抱了起来,一把扔到了身后的席梦思上。

简安安察觉到了危险,浑身发抖起来,她现在只想要离开这里:“你放开我……”

“来不及了……”

第2章:记住我的名字厉少霆

“来不及了……”厉少霆的话音刚落,便忍不住……

随后,他发现,这个女人竟然还是……

“我会对你负责的。”厉少霆说完,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结束了!

简安安都快要没有知觉了,眼中只有男人腰间的那个雄鹰纹身……

“女人,你叫什么?我说过会对你负责的,明天我们就去领证。”厉少霆搂着脸上泛着红晕的简安安,温和的说道。

随后,他就伸手想要将简安安眼睛上的面具摘掉,也好让他知道,未来厉太太的长相。

简安安休息了一会儿,恢复了一些体力,见厉少霆靠近,顿时一把推开了他,捡起地上散落一地的衣服,胡乱的穿在了身上,怒骂道:“混蛋,我才不要你负责!”

说罢,她转身就想跑。

“女人,你给我站住!”厉少霆立刻高声说道。

简安安怕厉少霆会追她,连忙捡起地上他的衣服,一起抱着从房间里跑了出去。

厉少霆追到房间门口,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小女人的背影越走越远,他顿时开口大声的说道:“女人,记住我的名字,我叫厉少霆,你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简安安太慌乱了,只顾着逃,却压根没有注意到厉少霆究竟说了些什么。

厉少霆收回眼神,突然看到地上有一条桃花形状的项链。

他连忙将它拾起,眼里闪过一抹了然,他不会有这种东西,所以一定是那个小女人留下的……哼,女人,你逃不掉了!

简安安一路逃离酒店之后,连忙将眼睛上的面具和厉少霆的衣服全部扔进了垃圾桶里,这才发现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苏子萱和陆寒阳的订婚仪式也已经举行完毕了。

简安安心中十分难过,随意的往后一瞥,突然瞥到了旁边的酒店海报,只见上面清晰的写着四个大字——假面舞会。

简安安再也忍不住,蹲下来,抱住自己嚎啕大哭了起来。

没有了……

她什么都没有了……

没有爸爸,没有妈妈,没有陆寒阳,就连自己的第一次,也被一个连长相都不知道的男人给夺走了!

……

五年后。

六月骄阳似火,片场里热火朝天,褪去了简家大小姐光环的简安安,正穿着一身路人戏服,在剧组里做着群演。

她正狼狈的埋头整理着道具。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群演里忽然爆发出了一阵欢呼,好像是女主角来了。

简安安是昨天刚应征到这个剧组的,还不知道主演是谁,她好奇的站起身来张望,只一眼,她就认出了那个被众人簇拥着下车、排场十足的女演员。

竟然是苏子萱!!!

看到苏子萱,简安安就顿时想到了五年前的种种,心里恨意翻涌。

在妈妈死后,爸爸就娶了苏母,苏子萱也从一个小三的女儿摇身一变,成为了简家的千金小姐。

更是进入了娱乐圈,成为了女主角,星途一片光明。

而她只是剧组一个打杂的群演而已!

现在的她,最好还是不要跟苏子萱碰面。

简安安扭头往相反的方向走去,刚刚迈步,脚腕就被一根话筒线绊住了,她惊叫一声,向前扑去。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摔倒的时候,腰上忽然一紧,待她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落入了一个宽阔温暖的怀抱中。

“你没事吧?”

头顶轻柔熟悉的话语声让简安安一怔,她抬起头,愣愣的看着这个近在咫尺的男人。

是陆寒阳!

陆寒阳救她只是举手之劳,但抱住了简安安之后,她身上那股似曾相识的馨香,让他的心顿时为之一动。

这股味道好熟悉,好像在哪里闻到过,但是却又想不起来了……

陆寒阳扶着简安安站稳,迎着她惊愕中带着哀伤的目光,他鬼使神差的开口提醒了一句:“当心一点。”

简安安看到陆寒阳的眼神,顿时鼻子一酸,他看她的样子完全是在看陌生人一般,即使过了五年,他依然没有记起她。

简安安瞟到了他手上的订婚戒指,心中更加的刺痛起来,道谢的话还未说出口,苏子萱的声音就从他们背后传来了:“寒阳,你们在干什么?”

她的声音清亮,惹得周围的人纷纷看了过来。

陆寒阳坦荡荡的松开了手,走向苏子萱,语气很是温柔:“有个群演差点绊倒,我就扶了她一把。”

竟然敢觊觎她的寒阳!

苏子萱气得咬牙,挽住了陆寒阳的手,给灰头土脸的简安安,以及剧组所有的女人来了个下马威:“当群演就把脑袋放机灵点,这些道具要是磕了碰了,就凭你赚的那点小钱赔得起吗?”

陆寒阳无奈一笑:“好了,化妆师等你很久了,我们过去吧。”

“嗯,我听你的。”苏子萱小鸟依人的点了点头,然后在旁人看不见的地方,狠狠的剜了简安安一眼。

但就是这一眼之后,她突然发现,这个群演的身影好像有点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似的……

不过,简安安很快就低头搬道具去了,苏子萱疑惑归疑惑,也不可能放弃身段,亲自去问一个群演的名字。

见苏子萱离开之后,简安安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样子今天的妆没有白化,苏子萱好像并没有认出自己,否则的话,以她歹毒的性格,是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她的!

一阵折腾之后,戏就准备开拍了。

苏子萱在这部民国剧里扮演的是一个爱上富家少爷的卑贱歌女,这场戏是她被少爷的家人羞辱之后,哭着跑进大雨中的场景。

一会儿要人工降雨,简安安正在提前给大家准备毛巾。

就在这时,她突然感受到了一股让人很不舒服的视线,结果刚一抬头,就跟苏子萱的目光对上了!

简安安的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第3章:总裁在找一个女人

就在苏子萱为接下来的戏酝酿情绪的时候,突然看到了那个想要勾/引陆寒阳的女群演正在下面准备毛巾,她越看越觉得,这个群演很眼熟。

当那个女群演抬起头来时,她终于看清了她的脸。

苏子萱愣住,随后差点笑出声来,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初那个高高在上的简家大小姐居然落魄到来当群演了,看来这个女人当初被赶出简家之后,这些年过得很是凄惨嘛!

“导演,等一下。”苏子萱轻笑了起来,指着站在台下的简安安道:“那个谁,简安安,给我拿瓶水来,我渴了。”

简安安突然被指,还没反应过来,一旁的剧务张落薇就把一瓶开了盖的水递给她:“还愣着干嘛?快把水拿过去啊!”

简安安站在台下死死的握着水瓶,指节都有些发白。

她很想把手里的这瓶水砸到苏子萱的脸上,但心里更明白,要是今天她真的这么做了,以后就别想再在影视城呆下去了。

简安安深吸了一口气,走上台,把水瓶递给了苏子萱。

苏子萱瞥了一眼,当即皱眉道:“你脑袋里装的都是垃圾吗?我涂着口红,不知道拿根吸管过来吗?”

简安安咬紧了嘴唇,按捺住性子,又从张落薇手里拿了吸管递给她。

苏子萱却冷笑一声,挥手直接把瓶子和吸管都打翻在地,横眉竖目的看着张落薇:“你们到底在哪儿找的人啊?呆的像个傻子一样,她手指碰过吸管我还能喝吗?脏死了!”

时间本来就比较赶,导演脾气不好,可总不能在苏子萱身上撒气,所以他就把张落薇和简安安当成了出气筒,大骂了一通。

苏子萱冷笑的在一旁看戏,就在这时,导演助理突然冲了进来,气喘吁吁的道:“张导,厉……厉少亲自来视察了!”

导演一听到厉少来了,立刻收敛起了脸上的烦躁凶悍之气。

苏子萱也转身,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欣喜:“张导,厉少不就是那位深藏不露的投资方吗?不如趁这个机会,介绍我们认识一下?”

张导和颜悦色的点了点头:“没有问题,等下我会试着跟厉少引荐的……”

而简安安这边,趁苏子萱和导演在谈话,张落薇连忙拽了一下简安安:“快走啊,怎么还在犯傻?”

简安安一怔,立即会意的跟着他去后台了。

“你以为我不知道那个苏子萱是在故意找茬吗?但人家是明星,我们又能怎么办?”到了后台,张落薇从口袋里数了几张钞票递给她,小声叮嘱道:“我知道你的情况,所以只有你的工钱是日结,别告诉别人,今天你的工作也做的差不多了,先走吧。”

简安安接过钞票,顿时感激的看了她一眼:“谢谢你。”

张落薇摆了摆手:“唉,都不容易,这点小事别放在心上。”

张落薇只比简安安大个三四岁,今年才26,但因为在影视城混的时间比较长,所以人脉比较广,小小年纪就已经是剧务了。

简安安换回自己的衣服之后,尽量不惹人注意的往外走去。

路过片场时,她看到导演和苏子萱正一派和气的簇拥着一个贵气逼人的年轻男人往里面走,顿时暗暗的哼了声,果然一物降一物,然后就背着包包离开了。

就在她走出片场之时,被人群簇拥着的厉少霆不知怎的,忽然停下了脚步,扭头往简安安离开的方向看了过去。

片场外的阳光很盛,简安安的身影被强光映成了一道扭曲的剪影,可厉少霆看在眼中,却不知为何,感觉异样的熟悉。

这个身影,好像在哪里见过?

他顿了顿,刚想问问导演那个人是谁时,简安安已经转了个弯,彻底的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厉少霆顿时只觉心中一空,怅然若失的握紧了拳头。

……

回到自己家附近,简安安顺路去买了个菜,才到自己简陋的出租房里开火煮起了饭。

简安安把香肠切成了小花朵和小章鱼形状,一一摆进了饭盒里。

今天她要给自家宝贝儿子小辛做点好吃的!

小辛的大名叫简无辛,是五年前和那个男人的那场意外,留下的孩子。

当年,知道自己怀孕之后,她去医院,想要打掉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因为手里没有钱,所以就去了一家小诊所。

可是给她做人流手术的医生是个没有执照的骗子,她在六个月开始显怀时,才知道医生根本没有把孩子打掉。

月份大了,孩子没有办法打,简安安只好把孩子生了下来。

结果因为早产,孩子一出生就患了先天性白血病,需要更换骨髓,可一直都没有配型成功,只能住在医院里,靠进口药物来稳定病情。

医生说,最有可能配型成功的是孩子的亲生父亲,所以简安安一直都在找那个男人,尽管她唯一的线索只有男人腰间的雄鹰纹身,要找到他几乎是大海捞针。

为了小辛,简安安日复一日的努力工作,可有时候缺钱缺到绝望时,她都恨不得去抢银行。

简安安刚把饭做好,就接到了剧组制片的电话。

听完了制片的话,简安安十分的吃惊:“什么?苏子萱让我去做她的替身?”

“是的,你的身形跟她很像,而且我听张落薇说你很缺钱,做替身的报酬可是你现在的十倍,这不正是个好机会吗?”

简安安低头想了想,还是拒绝道:“对不起,我不做。”

她今天只是当个群演都要被刁难,要是当了替身,整天在苏子萱眼前,还不得被她玩死。

制片还想继续劝,简安安以家里有事为由,把电话给挂掉了。

挂断电话之后,她就去了医院。

简安安轻车熟路的找到病房,隔着玻璃,看到小辛正在和护士一起做游戏。

因为生病,小辛比一般的孩子瘦弱,但他的五官十分的精致可爱,一双大大的黑眼睛像黑曜石一样美。

见到简安安过来送饭,护士直起身打招呼。

小辛扭头见到妈妈,大眼睛和薄嘴唇儿一弯,露出了一个温柔治愈的笑容:“晚上好,妈妈。”

“晚上好,宝贝,猜猜妈妈今天给你做了什么好吃的?”简安安故作轻松的走了进去,陪儿子乐融融的吃饭。

护士在一旁对简安安使了个眼色,简安安了然,让小辛自己先吃着,她就跟着护士一起走了出去。

第4章:厉少霆救了她

护士很了解小辛母子的情况,看到简安安比之前又憔悴了些,她虽然不忍,但还是善意的提醒道:“简小姐,小辛的病情这段时间控制的不错,但一直使用的是进口药物,医药费怕是快要不够用了。”

简安安的心揪了一下,她上个月才刚刚交过,没想到这么快就又不够用了。

连忙从包包里将张落薇这段时间结给她的钱交给护士,简安安恳求道:“高护士,我现在没有那么多钱,您能不能多宽限几天?”

高护士拍了拍她的手,语气也有些为难:“我们当然会尽力治病的,但医院也有医院的规矩,如果后续医药费一直跟不上的话,我怕医院会停止为小辛治疗。”

简安安连忙道:“我一定会想办法的。”

送走了高护士后,简安安立即掏出手机,拨通了刚刚那个制片人的电话……快速挣钱的方法不就是这个吗?

不管付出任何代价,她都要让小辛活下去。

苏子萱下的命令是一定要让简安安给她做替身,制片正在犹豫该怎么应付这个暴脾气的女主演时,可巧简安安就打电话来了,让他很是松了一口气。

“喂,简安安吗?你改变主意了?”

“是的,但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我要三十倍的工钱。”

简安安并不是狮子大开口,如果苏子萱真要折磨她,也不会在乎这点小钱的。

而制片的嘴角却抽了抽,三十倍……简安安还真是想钱想疯了!一个替身,一天就想赚一万块吗?

但简安安只有这一个条件,制片不敢擅自决定,只好如实转告了苏子萱。

苏子萱正在做指甲,一听条件,满不在乎的说道:“三十倍就三十倍,只要把她弄到我这边来就行了。”

一万块钱而已,她又不是出不起。

而且一个一天一万块钱的出气筒,她可真是要好好琢磨琢磨该怎么玩了!

……

第二天,简安安应制片人的要求,一大早就去了剧组做准备。

她正在做头发,突然听到一阵的嘈杂,一扭头就看到苏子萱在陆寒阳的陪同下,被众人簇拥着姗姗而来。

简安安垂下眼睛,不想招惹苏子萱。

但是苏子萱同样也看到她了,却根本不肯轻易的放过她。

只见她亲昵的挽着陆寒阳的手臂,轻笑了一声道:“寒阳,你还记得简安安吗?”

陆寒阳一听,脸上立刻浮现出了厌恶的神色:“那个满嘴谎言的女人?你提她干什么?”

“她在这里当群演,你看,她就在那儿。”苏子萱见陆寒阳一提到简安安就满脸厌恶,很是满意,于是故意抬手指向简安安,假惺惺的道:“我知道她生活困难,所以叫她来当替身,你要不要去跟她打个招呼?好歹也和她相识一场……”

陆寒阳有些意外的瞥了简安安一眼,而后挪开视线,淡漠的说道:“没必要。”

苏子萱见陆寒阳还是像当年一样厌恶简安安,就心情大好的挽着他直接去专属化妆室了。

苏子萱和陆寒阳的话,简安安一字不落的全部都听到了。

她垂下眼眸,两手拽着戏服裙摆,心中很是酸楚,就算知道陆寒阳失忆,事情已经过去五年了,可是看到他嫌恶的眼神,她还是会觉得难过。

没过多久,简安安化完妆,制片人走过来,把剧本往她手里一塞:“这是等下要拍的戏,你先看看。”

她打开一看,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制片人……今天要演落水的戏吗?”

制片人手里还有很多事情,有些不耐烦的看着她:“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简安安想到要下水,脸色发白,抓着剧本的指尖微微颤抖着。

她咬唇往苏子萱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苏子萱恰好也在看她,嘴角噙着一抹得意的笑,目光却阴毒狠辣。

简安安知道,苏子萱是故意的!

她明知道自己不会游泳,她在初中的时候甚至溺水,差点淹死,还是陆寒阳把她救上来的,所以她很怕水。

制片见简安安一直站着不动,没好气的说道:“你听着,要么你现在就下水,要么你卷铺盖滚蛋。”

简安安看到一旁水光粼粼的人工湖,本能的开始害怕,脑袋发晕,小腿也在发抖,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逃离这里。

可是,她需要钱,她根本就没有权力拒绝!

简安安咬了咬牙:“好,我去!”

简安安说完,强忍着恐惧,闭上眼睛跳了下去!

刚一跳下去,水就将她给淹没了。

争先恐后的水涌进了简安安的鼻子和耳朵里,她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可是,她不能死!

“救!咳……救救我……救命……”简安安拼命挣扎着,想要浮上去。

张落薇听到简安安的求救声,感觉有些不对,赶紧放下遮光板就要跳下去救她,苏子萱一把拽住了她的衣袖:“你干什么呢?”

张落薇看着在水里惊慌呼救的简安安,焦急说道:“她好像是真的溺水了!”

苏子萱顿时厉喝一声:“她演得这么逼真,你现在过去打断,是想让这一幕过不了,再让她下一次水吗?”

苏子萱都这样说了,如果她再坚持,就是跟女主角作对,张落薇只能紧张的看着水里。

与此同时,站在岸边看到这一幕的陆寒阳握紧了拳头,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就在方才简安安挣扎求救的时候,他感觉头很疼,脑海之中突然闪现出了一些画面,好像在很久以前也曾经发生过,但他似乎是将简安安给救了起来……

只是,更多的情况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了,越想,头就越疼。

眼看着简安安喊出最后一声救命,然后了无声息的往下沉时,陆寒阳心中一疼,再也忍不住了,扯开领带就要跳下去。

就在这时……

只听“扑通”一声,一个人影先于他入了水,在水里迅速的朝简安安游去。

那人速度很快,没一会儿就把简安安从水里抱了出来。

等那人露了脸,岸上的人全部都傻了眼。

下水救人的竟然是……

厉少!!!

第5章:厉少霆,我不认识你

苏子萱的脸色很难看,据她所知,厉少霆是一个非常冷漠,难以接近的人,她使尽浑身解数,都没能让他多看她一眼,现在怎么会救简安安这个贱人呢?

她可以阻止别人救简安安,却不能阻止厉少霆。

以他的地位,只要一句话,就能将她和简家碾碎,这个男人是她招惹不起的!

所以苏子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厉少霆将简安安救了起来。

张落薇赶紧冲过去,帮忙把简安安捞上岸。

厉少霆随即上岸,冷淡的推开七手八脚递毛巾的人,将简安安抱进了休息室里。

走进休息室,将人放在沙发上面,厉少霆俯身贴在简安安的胸口,听到了她微弱的心跳声后,才一脸肃然的开始给她做心肺复苏。

简安安溺水的时间不长,厉少霆的急救也很正确。

不一会儿,简安安猛地咳了一声,呜咽着把肺里的水都咳出来了。

看到她咳嗽,厉少霆总算是松了口气,神色稍有缓解。

他刚刚过来的时候,就一眼看到了在水里挣扎的女人,原本是不打算理会的,只是当他对上她绝望、恐慌的眼神时,让他仿佛看到了五年前的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就是这样的眼神!

所以,就是因为这个眼神,让厉少霆改变了主意,亲自跳下去,将她给捞了起来。

简安安醒了过来,喉咙和鼻子都火辣辣的疼,但是……

她还活着!!!

简安安扭头看向救了自己的男人,顿时呆了呆,居然是厉少霆!

她在财经新闻上面看过厉少霆的资料,厉少霆是厉氏商业帝国的继承人,世界富豪排行榜前五名的顶级富豪,不仅年轻英俊,更是事业有成。

厉少又怎么会亲自下水救她呢?

简安安挣扎着坐了起来,因为惊魂未定,所以她的声音还有些发颤:“厉先生,谢谢你救了我。”

厉少霆顺手拿了大毛巾给她披上,然后毫不避讳的坐在一旁,定定的看着她的脸:“我觉得你很眼熟,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简安安。”简安安裹着毛巾,想了想说道:“你……你昨天来过片场……嗯,而且我也在财经新闻上面见过你……”

“不对!”厉少霆眉头紧皱,道:“我是说,我叫厉少霆,你好好想想。”

简安安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问,她知道他叫厉少霆,却还是认真的打量起了他来。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外貌非常的出众,湿的衣服贴在身上,勾勒出他修长挺拔的好身材,他的五官坚毅凛然,长眉深目,鼻梁高挺,菱唇薄削,湿透的黑发还在滴水,点点水光和她的身影映在他那双锐利明亮的眼眸里,深邃而妖冶。

简安安移开目光,老实的摇了摇头:“厉先生,我们真的不认识。”

像厉少霆这种气场强大的男人,只要有交集,她一定不会忘记的。

厉少霆失望的垂下眼睛,不是……她吗?

五年前,他让那个女人去找他。

结果等了一个月,也没等到她,所以他决定主动出机,只是找了五年,却没有任何的结果。

那天酒店除了假面舞会,还有个订婚宴,来了很多人,而且那个女人眼睛上带着面具,除了她落下的一条桃花项链外,他没有别的线索。

人海茫茫,要找一个不知道长什么样的女人,犹如大海捞针。

而眼前的女人,不管是身形,还是呼救时候的感觉,都让他觉得似曾相识,但她的神色不像在说谎,她也没有必要骗他。

看来……

她真的不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

想到这里,厉少霆的心倏地沉了下去。

他沉着脸,一言不发的站起身来,转身走了。

简安安疑惑的看着厉少霆离开,看着他的背影,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的身影好像是……

不!

不对!

不可能的!

事情已经过去五年了,应该是她的错觉……

她真是疯了,才会觉得厉少霆的身形和五年前的那个男人很像!

简安安换好衣服走了出去时,厉少霆已经离开了,张落薇一直在外等候,看到她安然无恙,顿时松了口气:“你没事儿吧?”

刚才她呼救的样子真的是把她吓坏了。

简安安无奈的笑了笑:“还没死。”

张落薇叹了口气,然后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我知道是苏子萱在故意为难你,明知你怕水,还故意让你替她拍这一场落水戏,只是没想到厉少会亲自去救你,大家都在猜测你和厉少的关系,你也算是因祸得福了。苏子萱那边应该会消停一阵子,导演让我告诉你,落水戏不用你拍了,今天你可以先回去休息了。”

简安安顿时感激的道:“落薇姐,谢谢你一直以来都这么照顾我。”

“别跟我客气了,咱们可是好朋友啊,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简安安点了点头,今天这么早就可以离开,刚好可以去医院陪陪小辛。

她在离开片场之后,一直站在不远处看着她的陆寒阳也若有所思的收回了目光……

真的很熟悉啊……

在他的记忆深处,他似乎也曾经救过一个落水的女孩子,而那个女孩子的身影和刚刚溺水的简安安重叠起来,让他的胸口一阵阵的发疼。

他知道自己出过车祸,遗失了一部分记忆,简安安会不会……就是那个女孩子呢?

他还记得在他车祸之后,简安安来找过他,哭着问他为什么要和苏子萱在一起,还说自己才是他的女朋友。

只是他没有相信,而且还说她恶心。

难道她没有骗他?

陆寒阳努力的回想起来,只是头痛欲裂的,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他扶着额头,忍不住问道:“子萱,我是不是曾经救过溺水的简安安?”

苏子萱一听陆寒阳问起简安安的事情,心里立刻就鸣起警钟。

她扬起脸,认真的看着陆寒阳:“寒阳,你一定是记错了吧,简安安以前并没有溺过水,你也没有救过她,是不是车祸后遗症让你的记忆混乱了?”

陆寒阳半信半疑:“真的吗?”

虽然苏子萱信誓旦旦的说没有,可为什么那个记忆会那么的明晰呢?

第6章:我要见她

苏子萱点头:“当然是真的,我还能骗你吗?你脸色不好,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陆寒阳摇了摇头:“我没事,你继续拍戏吧,刚才公司打电话,让我回去开个会!那我先走了,晚上再回来接你。”

“嗯,路上小心。”苏子萱垫起脚尖吻了吻他的唇,微笑着目送他离开。

待陆寒阳离开之后,她脸上的微笑瞬间消失,脸色十分的难看,眼底满是郁愤。

该死的!

陆寒阳以前的确是救过简安安,可是自从出了车祸之后,他就什么也不记得了,可是现在他突然问起自己是不是曾经救过简安安,可见他的记忆已经在一点一点的恢复了……

这个结论,让苏子萱有些心慌。

不能!

绝对不能让陆寒阳想起来,留下简安安就是个祸害!

看来,她得想个办法把简安安赶走了!

……

简安安从剧组离开之后,就去了医院陪小辛。

病房里,她笑眯眯的给小辛讲童话故事

“大灰狼给小白兔看了它的假尾巴,小白兔以为它是兔妈妈,就把门给打开了,然后,大灰狼‘啊呜’一声,扑向了小白兔……”

“哎呀……”小辛惊叫一声,赶紧捂住眼睛,钻到了简安安怀里:“大灰狼真坏!但小白兔也太没有戒心了,怎么能连妈妈的尾巴都认不出来呢?”

简安安笑着解释:“因为大灰狼很会伪装呀,小白兔那么单纯,没有想到嘛。”

小辛抬起头,用亮闪闪的黑眼睛看着简安安,很认真道:“我就不会认错,妈妈整天都跟我在一起,我知道妈妈是什么样子的。”

虽然小辛的话很孩子气,但简安安听了之后,心里却是一暖。

连孩子都知道她是什么样子的,为什么陆寒阳却信了苏子萱的一面之词呢?他们自小青梅竹马,在一起长大,如果不是苏子萱母女介入,她大概已经嫁给他了。

可他失忆之后,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

原本陆寒阳的嫌弃眼神让她很难过,可现在看到小辛这么乖巧懂事,之前受过的委屈,似乎都不算什么了。

念完故事之后,小辛犯困要睡觉了,简安安给他盖上被子,轻手轻脚的离开了病房。

结果,刚走出门,就接到了李制片的电话。

李制片告诉她,她被剧组解雇,明天不用再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简安安并不意外。

就算苏子萱不解雇她,她也不会再去了,这一次苏子萱差点让她溺水淹死,谁知道下次又会想出什么恶毒的招数来对付她!

挂了电话之后,简安安叹了口气,正打算重新去找份工作时,张落薇给她打了个电话,介绍了一个工作给她。

简安安很感激,当天下午就去应征了。

张落薇介绍的地方是一间高档的餐厅,主厨乔凡尼是在法国进修的米其林三星大厨,看简安安手脚挺利索,而且试了一下,打下手也完全没有问题,于是当场就谈好待遇,录用她了。

简安安很高兴。

一过六点,餐厅后厨就开始忙碌了起来。

简安安很会看人眼色,且从来不给别人添麻烦,最重要的是,她的手艺还不错。

做了几天后,主厨对简安安越发的赞赏了。

就在主厨忙得脚不沾地时,餐厅经理忽然推门进来呼唤:“乔凡尼先生,B台的卢先生和夫人想要见您一面,请您尽快过去一趟吧!”

客人邀见主厨在这里是很常见的事情,只是下一道菜的食材已经准备好,不能耽误新鲜度,乔凡尼灵机一动,把正在洗盘子的简安安拽过来:“安安,这道菜你来帮我做。”

“啊?”简安安吓了一跳:“可是我只是帮厨,我不行的!”

乔凡尼放心简安安的厨艺,道:“没关系,你要相信你自己。而且只是一道汤而已,你等水开之后,按照我摆好的顺序把食材放进去,煮三分半钟就行了,计时器在一旁,交给你了,我马上回来!”

说着,他整理了一下厨师帽,随餐厅经理走出去了。

简安安局促的站在案板前,很有种赶鸭子上架的感觉。

在这种餐厅吃饭的人非富即贵,舌头刁钻得很,她只是个帮厨,真的能蒙混过关吗?

但现在她都被推到这里了,只能硬着头皮揭开锅盖,把食材一样样的放了进去。

……

与此同时,厉少霆正坐在餐厅的A台前。

他从怀里拿出项链,出神的看着它,这是当年那个女人留下的唯一一样东西,这五年他都一直带在身上。

项链吊坠是一朵桃花,做工十分精湛,按理说能做出这种顶级吊坠的工匠并不难找,但他调查了这么多年,却没有任何的线索。

厉少霆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已经五年了,那个女人为什么不过来找她呢?

这时,有服务员过来上菜,他顿时把项链收了起来。

因为心神恍惚,他吃东西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但在喝了一口汤之后,就一下子愣住了。

汤的味道稍微有一些咸……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居然尝到了咸味!!!

之前因为一场意外,厉少霆失去了味觉,后来所有的酸甜苦辣,他就都尝不出来了!

现在他居然能尝出这份汤,有些咸。

他的味觉恢复了?

厉少霆立刻又尝了尝其他的菜,但是令他失望的是,没有!

依旧没有任何的味道!

只有眼前的这份汤,是例外!!!

他已经受够了没有味觉的日子,不管这份汤是谁做的,这个人他都要定了!

厉少霆顿时招手叫来了餐厅领班,语气淡淡的问道:“这个汤是谁做的?”

领班吓了一跳,汤是今天新来的帮厨做的,没想到会被厉少提出来,难道汤有什么问题?

他站在一旁汗涔涔的解释:“真的很抱歉,厉少,这是个新来的帮厨代替主厨做的,如果有什么问题,我在这里向您道歉……”

厉少霆立即打断了他的话:“把她叫过来,我要见她。”

领班一听躲不过去,这事儿又无可奈何,只能不住的道歉,叹了一口气后就打算去后厨叫简安安出来。

第7章:敢动我的人,找死

而简安安在帮忙做了汤之后,乔凡尼就回来了。

时间不早了,简安安做好了收尾工作,把后厨的一些食物打包了一下,就准备下班了。

简安安提着打包盒,准备离开餐厅,就在这时……

“简安安……”

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在叫她。

简安安顿时愣了一下,正想回头去看看是谁在叫她,结果有个女人经过,因为只顾着低头玩手机,没有看路,一下子就撞到了她的身上。

简安安打包好的袋子顿时都被撞破了,深色的菜汁泼了出来,不偏不倚,正好溅到了对方浅色的连衣裙上。

“啊……”那个女人尖叫一声,退后了几步,看着裙子上的污渍连连跺脚,气急败坏的指着简安安骂道:“你瞎了吗?怎么走路不看路啊!”

简安安顾不得去看是谁在叫她了,她立刻放下袋子,抽出手帕给那个女人擦衣服:“对不起小姐,我……我不是故意的,那个……衣服我会帮你弄干净的!”

“你怎么弄干净,这是香奈儿的高定,不能擦不能洗的!”那女人一把推开了简安安,气愤的看着她:“你这个蠢货,竟然把菜汤溅到了上面,真是气死我了!赔钱!这条裙子十五万,你给我赔!”

简安安闻言,脸上瞬间褪去了血色:“十……十五万?”

她没有这么多钱!

那女人不依不饶,她看到餐厅经理也走过来了,顿时趾高气扬的指着简安安对经理说道:“罗经理,我可是你们高德餐厅的VIP客户,今天是头一回遇见这种事情,你看看我的裙子都脏成什么样了,今天你们餐厅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

经理不想得罪VIP客户,连连点头哈腰的跟那女人道歉,然后看向简安安,开口就吼道:“你是怎么回事啊?才上了几天班就毛手毛脚的,你怎么能弄脏黄小姐的衣服呢?还有,谁叫你打包剩菜在外面随便走的?你被解雇了,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我……”简安安咬紧了嘴唇,心里堵的难受,错的真的不是她!

黄小姐一听经理的话,当即上前一步:“不行,解雇太便宜她了。”

经理只求不得罪人,讨好的问道:“那您还有什么要求?”

“让她赔我的裙子,还有……”黄小姐看向简安安,冷笑一声:“让我遇到了这么恶心的事情,她不该跪下向我道歉吗?”

简安安顿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黄小姐。

明明是黄小姐自己没看路,不仅将错怪在她的身上,还让她赔裙子,现在竟然还要让她下跪道歉,也太欺负人了!

领班本来是听从厉少霆的吩咐,准备去叫简安安出来的,结果却没想到,因此让客人撞上了简安安。

看着简安安被缠住了,领班一头冷汗的指给厉少霆看,说道:“厉少,汤就是她做的!”

厉少霆鹰隼般锐利的眸子,落在简安安的脸上,居然是她!

随即他起身,朝着简安安的方向走了过去。

看到简安安站着不动,黄小姐很不耐烦的说道:“你还愣着干什么?我冤枉你了吗?快点赔钱,再给我下跪道歉,我的时间你耽误得起吗?”

她说着,猛地推了简安安一把。

简安安一个趔趄,就在这时……

“小心!”低沉磁性的男声从背后传来。

只见一只手伸了过来,扶了她一把,让她站直了身体。

简安安被他扶着站起身,当她扭头看清男人的脸时,有些惊讶:“厉……厉少,您怎么会在这里?”

厉少霆淡漠如冰的目光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而是看向那个嚣张的黄小姐,声音也十分淡漠的问:“吵什么?”

在云城,没人不认识厉少霆,黄小姐也不例外。

黄小姐自然清楚厉少霆是不能得罪的,只是她不知道厉少怎么会管这种闲事。

“原来是厉少,在这里遇见你,还真巧啊。”黄小姐收敛了一下神色,看到被厉少霆护在身后的简安安:“这个穷鬼笨手笨脚,弄脏了我的衣服。”

厉少霆闻言,看向简安安,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汤是不是你做的?”

简安安闻言愣了一下:“什么?”

领班在一旁赶紧出言提醒:“就是主厨离开前拜托你做的那个汤!”

简安安惴惴不安的看着厉少霆,道:“是我做的……”

难道汤出什么问题了吗?

她是不是刚得罪完黄小姐,又得罪了厉少?

那该怎么办?

然而,厉少霆忽然说道:“很好。”

“什么?”简安安惊讶的抬头。

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厉少霆的嘴角刚才好像弯了一下。

领班也懵了,试试探探的问道:“厉少,那汤是有什么问题吗?”

厉少霆恢复了淡漠:“汤味道不错。”

经理没想到会是这种反转,顿时哑口无言。

这时,黄小姐清清嗓子:“那个,厉少,她会做菜是一方面,但毛手毛脚的教训还是不能少的……”

厉少霆瞥了她一眼,眸色深沉:“我的人还轮不到你管教。”

简安安傻了眼,厉少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的人?

厉少霆继续对心有不甘的黄小姐说道:“从现在起,简安安是我的专属厨师,你的衣服我来赔,可是让她下跪道歉,你还不配!另外,你是黄氏的千金吧?就等着黄氏倒闭吧!”

黄小姐顿时面色煞白:“厉少……”

厉少霆不再看黄小姐,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递给罗经理:“结账,顺便赔偿。”

随后,他看了一眼简安安:“跟上……”

说完之后,他转身就走了。

简安安看了一眼旁边一脸绝望的黄小姐,立刻跟了上去。

走出餐厅之后,简安安一脸感激的道:“厉少,刚才真的很谢谢你帮我解围,我欠了你的钱,一定会还你的。”

厉少霆挑眉,凤眼微眯,淡漠的问:“你要怎么还我?靠你做群众演员,还是做餐厅的帮厨?”

简安安也知道靠她那点微薄的工资,再加上还要交小辛的医药费,短时间之内要还上厉少霆的钱,根本就不可能。

她有些局促道:“我会努力工作……”

厉少霆见到她神色为难,知道她还不上,于是道:“我刚才说过什么,你还记得吗?”

第8章:做我的专属厨师吧

简安安紧张的回忆:“你说……说我做的汤不错……”

“还有呢?”

“让我……当你的专属厨师……”简安安说完,见厉少霆没有反对,她顿时心里一惊:“厉少,你真的想让我当你的厨师?”

“嗯……”厉少霆淡淡的道。

“可是……”简安安慌忙摆手:“可是我的厨艺一般,在餐厅只能做个帮厨……”

厉少霆冷声打断了她的话:“要么还钱,要么做我的厨师。”

“我……”

“做我的专属厨师三个月,我们之间的帐,可以一笔勾销。而且我会额外给你发工资,待遇比餐厅主厨要好。”厉少霆继续说道。

简安安闻言心里一动,比主厨的待遇还要高?她需要很多钱,似乎没有理由不答应。

“好,我答应你。”简安安点了点头。

厉少霆脸上的表情柔和了一些:“那就这么决定了。”

两人说话间已经走到了一辆迈巴赫前,厉少霆拿出车钥匙道:“上车。”

简安安一愣:“啊?”

“回去给我做宵夜。”厉少霆打开车门道:“刚才我只喝了汤,没吃饱。”

“好……”简安安正准备答应的时候,电话忽然响了起来,她顿时掏出手机,居然是小辛打过来的。

“厉少,我去接个电话。”她转头看着厉少霆,见他点头之后,她这才拿着手机,到一旁去接听了。

她接通电话之后,温柔的问道:“喂,小辛,怎么了?”

小辛在电话里软软糯糯的说道:“妈妈,我想你了。”

听到小辛说想她了,简安安的心都要化了,她拿着手机,温声细语的哄道:“小辛乖乖的,我一会儿过来看你,好不好?”

“那妈妈你能不能唱‘小兔子乖乖’的开门歌?”

“好,我唱了之后,你再给我开门,好不好呀?”

“嗯。”

厉少霆耐心的等着她挂了电话,见她终于完毕后,这才问道:“可以走了吗?”

简安安想到小辛的话,一脸愧疚的说道:“厉少对不起,我有点事情需要去医院一趟,所以今天我不能去给你做宵夜了。”

“嗯……”厉少霆听到她说是去医院,就没有再为难她,应了一声,算是答应了,而后道:“上车。”

简安安不解的看着他,他不是已经同意了吗?

“送你去医院。”厉少霆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不喜欢别人拒绝我。”

简安安见厉少霆一副不容拒绝的样子,顿时坐了进去,感激的说道:“厉少,谢谢你,你帮了我这么多次,真的是个好人。”

“呵……”厉少霆对“好人”这个词嗤之以鼻。

迈巴赫性能极好,没一会儿就载着两人来到了医院。

简安安下了车之后,再次鞠躬道谢。

厉少霆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正要掉头回去,却无意中扭头,瞥到了简安安匆匆离去的背影。

这个背影竟是该死的熟悉!

他顿时心中一动,立刻推开车门叫住了她:“站住!”

简安安一愣,抱着包包回头,不明所以的看着他:“怎么了?”

厉少霆快步走上前,一把扣住了她的肩膀,力气大的出奇,眼神也变得十分幽深。

简安安吃痛,忍不住轻唤了一声:“厉少?”

他的表情怎么变得这么奇怪?

听到她的声音,厉少霆这才蓦地回神,看着面前这张单纯无害的脸蛋,顿时松开了手,摆出了老板的架势:“明天上午去帝景尚都,给我做饭。”

简安安一听,立即忍不住笑了起来:“幸好您提醒我了。”

她说着,就把手机掏了出来,递给厉少霆:“厉少,能不能给我留个电话,方便我联系您。”

厉少霆原本想拒绝她的,但是看到她那双明亮,温暖的眼睛,鬼使神差的接过她那部型号老旧的手机,修长的手指轻点,输入了自己的私人号码。

完毕后,他把手机递还给简安安,看到她低头很认真的备注上写了“厉少”两个字,忽然心里有些发痒。

压制住心里的情绪,厉少霆转身,驱车离开,简安安也转身进了医院,去病房里看小辛了。

在门外唱了几句小兔子乖乖之后,里面传出了小辛细细弱弱的声音:“妈妈,进来吧。”

简安安推开门,看到小辛脸色发白的坐在床上,心一下子就疼了,她赶紧走了过去,把儿子搂进怀里,温柔的道:“小辛,对不起,妈妈太忙了,都没有时间好好的陪你。”

“现在妈妈不是来了吗?”小辛看到简安安很高兴,靠在妈妈的怀里,很快就睡着了。

看着儿子瘦削的小脸,简安安又是一阵心疼。

小辛是她当年营养不良生下来的早产儿,抵抗力本就很弱,而且出生后还带着先天性疾病,病痛让他一直都比同龄的小孩子瘦弱许多,根本没有婴儿肥可言。

他不能外出,不能剧烈运动,不能受伤……

他的童年就是在病床上度过的。

想着,简安安暗暗握紧了拳头,心里暗自下定了决心,不管用什么办法,她都要找到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可能是小辛康复的唯一的希望!

简安安心事重重的坐在外面的长廊上发呆,就在这时,一直照顾小辛的护士走了过来,一脸关切的问道:“简小姐,您怎么这么晚了还坐在这里?”

简安安抬头,无力的笑了一声:“没事,只是在想小辛的事情而已。”

护士一脸惊讶的问道:“小辛的事情?小辛的爸爸不是已经找到了吗?我过来换班的时候,还看到他送你来医院了啊?难道他不愿意为小辛移植骨髓?”

简安安先是疑惑了一下,随即很快就明白了原来护士是误会了。

她赶紧解释道:“那个人不是小辛的爸爸,他只是我的新任老板而已,顺路送我过来的。”

护士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却满脸疑惑的说道:“原来是这样,他真的不是小辛的爸爸啊!可是我看的时候,感觉小辛和他长得很像啊,一眼看过去,还以为他就是小辛的爸爸呢!”

她猛地抬头看向高台上一对宛若璧人的男女,顿时心中一片绝望。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322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