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情已向晚:顾晚前世死于童书迫害

微情已向晚:顾晚前世死于童书迫害

第1章 母子双亡

产房里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

接着有护士喊到,“生了生了,是男孩。”

顾晚听到这句话,面上浮起一抹虚弱的微笑,她强撑着疲惫的身体,抬眼去看护士手中的孩子,映入眼帘的却是童书那张挂满笑意的脸。

“晚晚,你可真是好福气,生了个男孩呢,可惜……”

说这话的时候,童书是笑着的,可这笑容看在顾晚眼里,却十分的毛骨悚然,让她忍不住背后发寒。

孩子的哭声还在耳边,顾晚惊惧的看着童书,声音颤抖,“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不要乱来,不然止渊不会放过你的!”

听到止渊二字,童书冷笑一声,她伸手从护士手中抱过孩子,一脸悲悯的看着顾晚,“顾晚,别傻了。”

“你什么意思……?”顾晚瞪大眼睛,脑海里百转千回,最后停在了一个可怕的想法上。

“你以为,止渊真的爱你?他爱的,从来都是我!”

童书的话好像炸雷一般在顾晚耳边响起,宛如轰顶之灾,她忽而觉得,方才分娩的痛不及此刻心痛的万分之一。

孩子的哭声忽然变得更加响亮,隐隐含着凄惨之意,童书面色一变,不耐烦的将孩子扔给护士,“让他闭嘴!”

闻言,护士直接拿过一旁的沙发靠枕捂住了孩子的脸。

顾晚心一慌,欲起身却使不上任何力气,只能听着孩子的哭声越来越小,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停不下来,她泪眼朦胧的看着童书,“我求你放过我的孩子,你要我做什么都行,你要傅止渊也好,让我去死也罢,我都答应你,只要你放过我的孩子。”

可这番话并没有起到顾晚预想中的作用,反而是更加激怒了童书。

她一把抓住顾晚的头发,强迫她抬头,居高临下的道,“顾晚,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止渊爱的是我,何需你来施舍,哦,忘了说了,这一切,可都是止渊的手笔。”

“不可能!”顾晚慌忙否认。

朝夕相处,顾晚相信傅止渊不是这样的人。

“是吗?”童书冷笑,松开顾晚的头发,拿出一只录音笔放到她的耳边。

“我爱的从来都是你,至于那个女人,不过是个跳梁小丑,她的孩子,也不该活着。”

这样矜贵清冷的声音,除了傅止渊,顾晚找不到第二个人。

所以,真的是傅止渊的手笔吗?

“你以为,止渊今天为什么没来医院?他是让我,给你一个了断。”

“不可能……不可能……”她垂眸摇头,整个人犹如断了线的木偶,毫无生机。

孩子的哭声终于停了。

童书心情甚好的端过矮桌上放着的木碗,一步一步走向顾晚,捏住她的下巴,缓缓道:“顾晚,分娩时大出血,母子双亡。”

说完,直接一个用力将碗中的液体倒进顾晚的嘴巴。

褐色的液体冲进口腔,席卷了整个味蕾,苦涩极了,这苦涩越过喉咙,悉数流进胃里,顾晚只觉腹如刀绞。

疼……

比腹痛更疼的,是心……

意识模糊之际,她听见童书狠毒的声音,“顾晚,带着你们的孩子,一起去死吧!”

好啊……

若有来生,她一定要让这对渣男贱女生死不能,为她和她的孩子报仇!


第2章 我的女人

朦朦胧胧间,顾晚感觉有人搂住了她的腰。

这力度越来越大,让她几乎快要喘不过气。

临死前的画面一幕一幕浮上脑海。

她不是死了吗?

这里是地狱吗?

她想睁开眼睛,却觉得眼皮似有千斤重,她费力的抬了抬手指,忽然想起那只录音笔里的内容,心上传来的刺痛感让她猛的睁开了眼睛。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俊美如斯的脸。

她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这张化成灰她都能认出来的脸。

傅止渊!

而且此时此刻,两人皆是赤身裸体,傅止渊的手还圈在她的腰上!

看着男人如此真实的脸,下意识的,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那里异常平坦,根本就不像是生过孩子的样子。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顾晚狐疑的眯起眼睛,环顾四周,总统套房的豪华尽入眼帘,隐隐的,有些熟悉。

忽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鼻头一酸,瞬间红了眼眶。

她,真的回来了。

回到了21岁生日那天,回到了没爱上傅止渊,没跟童书撕破脸皮的时候。

上一世,她遭童书算计,一丝不挂的跟一个圈内有名的导演躺在了一起,最后被无数记者堵在了酒店里。

从此背上了潜规则,不要脸之类的名声。

也因为此事的影响,她在演艺圈也再也没了出路。

可现如今所发生的事,却和前世的不太一样,导演变成了傅止渊。

难道是因为她的重生,所以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变数?

正当顾晚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的时候,面前的男人突然睁开了眼,那双眸子里带着些倦怠的睡意,更多的却是清冷。

四目相对。

顾晚无比确信,躺在自己面前的,真的是傅止渊。

只是为什么会躺在这里,顾晚是真的有些不解。

童书喜欢傅止渊多年,自然是不可能让她跟傅止渊滚上一张床。

而且,也不知道傅止渊会是个什么态度。

所以最好的办法,当然是装傻充愣。

“我们……”顾晚微微睁大眼睛,纤细的食指指了指傅止渊,又指了指自己,脸上挂满了惊讶。

见状,傅止渊嗤笑一声,漆黑的眸子一动不动的盯着顾晚,“顾小姐不愧是演艺圈的最佳新人。”

言外之意是,演技真好。

“过奖过奖。”顾晚哂笑几声。

掀开被子,傅止渊坐起身来,半裸的身躯就这么毫无防备的落在顾晚的眼前,精壮的背脊上满是肌肉纹理,绝美的视觉享受。

这具身体,顾晚真的是再熟悉不过了。

倏地,门口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和隐隐约约的吵闹声,下一秒,总统套房的门直接被人推开。

强烈的闪光灯刺的顾晚睁不开眼睛,她知道,这一切跟上一世的区别就在于,对象换成了傅止渊。

可就是这一个区别,将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迷蒙间,她清晰的听到了傅止渊对她说的耳语。

“看来顾小姐真的是有备而来。”

“那我便如了你的愿。”

她一震,继而听见傅止渊大声的冲记者宣布,“顾晚,我傅止渊的女人。”


第3章 戏精的诞生

顾晚满腹心事的出了酒店。

当傅止渊说出她是他的女人时,顾晚的心里是震惊的,上一世的她在这个时间段,和傅止渊根本一点交际都没有,而这一世,却完全是背道而驰。

是哪里出了问题……

昨晚的事,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可不管怎么样,既然重活一世,那她就一定要为自己和孩子报仇,所以何不将计就计,接近他。

这么想着,她抬手看了看腕上的表,估摸着,童书也该给她打电话了。

上一世,在发生了一系列措手不及的事之后,她失魂落魄的走出了酒店,童书的电话就是在这个时候打过来的,她虚情假意的细心安慰,顾晚却对这所谓的“友情”深信不疑。

现在想来,童书简直就是全世界最恶心的白莲。

孩子惨烈的哭声仿佛就在耳边,这一世,她一定要让这多白莲衰败凋零!

果不其然,不到一分钟,童书就打来了电话,一上来就是慌张到不行的语气。

“晚晚你没事吧,昨天你生日,大家都喝多了,我就把你送到了KTV附近的酒店,我自己就住隔壁,可我醒来去找你,发现你不在。”

听到这情绪饱满的语调,顾晚真是感动的要哭了,她嘲讽的笑了笑,拿出演员的必备技能,一秒入戏:“童童,我……我跟别人睡了。”

“怎么会?!”童书的声音里满是震惊。

顾晚的眸子越来越冷,“我……我不知道,我一醒来就这样了,还有记者,他们都拍下来了,童童,我要怎么办……”

“别慌,”童书安慰她,“你先说你在哪,我去找你。”

“好。”顾晚乖乖的说了地址。

童书很快就赶了过来,她看着坐在长椅上的顾晚,心疼的将她抱住,“乖,没事了。”

换做上一世,顾晚肯定会被她这幅模样给欺骗,可如今她重活一世,自然不会错过她眼中的那一丝欣喜和得意。

她抽泣几声,回抱住童书,“童童,是不是新闻一出,我以后都不能演戏了。”

听到这话,童书放开顾晚,满是歉意的看着她的眼睛,“晚晚,对不起,都怪我,要是我跟你住一间房,兴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顾晚是真的佩服童书的演技,这人要是不拿个影后,她可真的要怀疑人生了。

“童童你别自责,不怪你,”顾晚擦擦眼泪,故作坚强,“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我就应该去找解决的方法,而不是在这里哭。”

“嗯,我陪你。”童书拍了拍她的背。

“臭童童,来电话了。”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顾晚看向童书,后者掏出手机,滑下了接听键,她在心里讽刺一笑。

这个铃声……当初还是她亲自为童书录的。

顾晚坐在长椅上,一动不动的盯着童书的脸,那张漂亮的脸上,表情越来越扭曲,最后,她转过身,直勾勾的看着顾晚,问:“你睡的人是傅止渊?”

见到这样的童书,顾晚心里发冷,面上却装作有些被吓到的样子,“我也不知道……怎么了?”


第4章 傍上傅先生

消息传出去的一个小时后,热搜直接爆了,新闻满天飞。

当事人顾晚直接被经纪人于檬请回公司,见了公司高层人士,一场紧急会议直接决定了顾晚接下来的发展。

此外,各类广告代言,影视剧本争先恐后的被送到于檬的手里。

顾晚再一次深刻的体会到了傅止渊的魅力,只是体会是体会,她还是得做出一副受宠若惊,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亲爱的,你真的是要发了。”于檬拉着顾晚的手,面上是掩饰不住的欣喜和激动,“快说,你是怎么傍上的傅先生?”

“我没有……”顾晚慌张摇头。

于檬暧昧不明的笑笑。

能让傅止渊承认是自己女人的人,手段怎么可能简单。

于檬是这么想的,可一旁看着的童书却是心知肚明。

以顾晚那个愚笨脑袋,怎么可能勾搭得上傅止渊,要不是她设计……可她明明安排的是张导,怎么会变成傅止渊!

她还没睡到的男人,竟然被顾晚捷足先登,且傅止渊还给了她名分!

“童童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顾晚看着脸色臭到不行的童书,故作“关心”。

“没……没事,”童书掩饰的笑笑,“估计是昨晚喝多了,胃不太舒服。”

“那你还是先回去休息吧。”

“嗯,”童书点头,温柔的笑笑,“晚晚不要多想,你这也是因祸得福,能傍上傅先生,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傍上”二字真是用的恰到好处。

“好。”顾晚甜甜一笑。

转身的瞬间,童书的脸色彻底的暗了下来。

顾晚,这次算我失误,下一次,可就没这么好的事了!

打开门的那一秒,童书差点和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子撞上。

“童童姐,对不起,”男孩子赶紧冲她鞠了一躬。

“没事,”童书摇摇头,目光滑过他手里捧着的一个礼盒,“这是……”

“这是傅少送来的礼服,说是要邀请晚晚姐三天后和他一起出席慈善晚会。”

闻言,童书脸上的表情几乎快要维持不下去了,内心深处的嫉妒和怨恨快要冲破伪装的牢笼。

“嗯。”她竭力平复内心的情绪,笑着转身离开。

这个男孩是顾晚的助理,人很单纯,很小的时候就辍了学,所以年纪不大,大家都叫他小轩。

刚才的这一幕,顾晚尽收眼底,她能肯定的是,童书此刻的内心,估计要气炸了。

童书,上一世你给我的,这一世,我要通通的还给你!

我要你,求而不得,永不满足!

“啧……”于檬起身,接过小轩手里的礼盒,打开一看,故作惊讶,“香奈儿的定制款,很符合我们晚晚的气质呢。”

顾晚腼腆笑笑,心思却飘向别处。

上一世的这场慈善晚会,她根本就没有资格参加,这一世却要成为最瞩目的那一个。

傅止渊抱着什么样心思,她不知道,她只知道,童书一定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去对付她。


第5章 他挺温柔的

是夜。

京城大酒店方圆百米皆是亮如白昼。

四年一度,网传大半个富豪圈都会到来的慈善晚会今晚将会在这里举行。

酒店门前的红毯鲜明艳丽,闪光灯交汇在此,格外的引人注意,不少明星直接将这里当成了主战场。

可无论她们再怎么精心盛装,也无法夺得头筹,因为今晚的注目只能是引起这几天新闻炸裂的,傅止渊和顾晚。

一辆黑色迈巴赫低调内敛的停在了酒店门前,傅止渊下车,十分绅士的替顾晚打开后车门,并伸出了手。

顾晚看着皮笑肉不笑的傅止渊,做出一副怯然却又故作镇定的模样,小心翼翼的将手放进傅止渊的掌心,任由他握住。

“多谢傅先生关照。”顾晚小声道。

傅止渊面上似笑非笑,握着顾晚手的力度加重了一分。

这一刻,场面有些控制不住了。

有人激动,有人翻白眼。

“开玩笑,向来洁身自好零绯闻的傅止渊,会喜欢一个刚进娱乐圈的新人?”

“别说什么人家拿了上一届盛典的最佳新人奖,那也不过是个最佳新人罢了。”

“谁不知道娱乐圈一姐许弯弯早就对傅止渊心有所属,而且人家许弯弯可是出生京城许家,背景深厚。”

“是啊,就她顾晚这种小角色,炮灰都算不上。”

顾晚没聋,可这些话她听了,等于没听,左耳进,右耳出,自动过滤。

走完红毯,顾晚跟着傅止渊进了会场,没几步就撞见了童书。

瞧着童书看傅止渊的眼神,那痴迷的程度,可真是恨不得把他拆吞入腹,骨血不剩。

可笑的是,这样露骨的眼神,前世的顾晚,硬生生是没看出来。

“傅先生……”童书在场,顾晚故作扭捏,“我想跟我朋友说说话。”

傅止渊很自然的放她离开,转身又吩咐保镖仔细跟着。

“童童,你也在啊,你来怎么没跟我说呢?”顾晚亲切的拉过她的手臂,疑惑。

童书笑意很盛,但即使如此,也掩盖不住她眸中的阴冷,她握住顾晚的手,道:“这里太吵了,站着说话也不方便,我们去后花园吧,那里安静。”

宴会还没开始,童书就忍不住了,真是个急性子。

“好啊。”顾晚甜甜一笑。

花园里人不多,两人便寻了两架相邻的秋千坐下。

“晚晚,”童书开口,“那天得知你跟别人睡了的时候,我还挺担心的,可是后来知道对方是傅止渊,我是真的替你高兴,可是傅止渊这样的人物,你跟着他……晚晚,你真的想好了吗?”

“我……”顾晚想了想,“其实傅先生挺好的,人不像传说中的那么冷漠,有时候还挺温柔的……”

顾晚真心觉得,重生之后的短短几天,她说谎的本事真的是进步不少。

除了那天在酒店和现今的宴会,她压根就没和傅止渊接触过。

“可是,”童书默了默,“路准来找我了,他求我让你见他一面。”

听到这句话,顾晚的脸一瞬间就僵了下来。


第6章 故意说给你听

路准……

顾晚大学期间谈了四年的男朋友,两人于一年前分手。

“你答应了?”顾晚的声音有些发冷。

这冷然不是装的,是她没想到童书会这么卑鄙,顾晚深知,当初分手闹得那么厉害,路准根本不可能会来找她,除非童书添柴加火,“好心”相劝。

前世的她,只以为是自己做的不好,路准才会和她分手,可后来她才知道,一切都是童书的诡计。

估计这个时候,童书还以为她还没从这段感情中走出来,一直还对路准念念不忘吧。

可惜,她误会了……

话音刚落,顾晚就听见背后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

“晚晚。”

顾晚不用回头就知道声音的主人是路准。

虽然此刻的顾晚对路准没有一丝感情,但童书在场,她的人设不能崩啊。

她故作诧异的回头,继而有些惊讶的看向路准,眼底里藏着慌张,“路准,你……”

“晚晚,你太让我失望了!”路准看着盛装的顾晚,联想起最近的新闻,眉头紧蹙。

听到这话,顾晚眼神变了变,再开口时语气已经冷了下来,“路准,我们已经分手了。”

“可曾经我们在一起四年,”路准的目光中带着怜悯,“傅止渊这样的人你招惹不起,他身边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跟你在一起只是图新鲜,玩玩你。”

“是啊,晚晚,路准说的对。”童书也在一旁“好言相劝”。

顾晚轻笑,余光看向一边的暗处,“路准,我们已经分手了,我跟谁在一起不关你的事,而且,傅止渊可是比你强过百倍!”

“你!”路准气极,他简直不敢相信顾晚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走吧,以后不要再出现了。”顾晚冷着脸,继而转头看向童书,“童童,我累了,先走了。”

童书对顾晚的态度也有些惊讶,毕竟当初她可是爱惨了路准的。

她看着顾晚的背影,有些气恼,今晚又白费力气了!

——

从侧门溜出来,顾晚悄悄舒了口气。

她能确定,刚才在后花园,傅止渊已经听到了她的那番话。

虽然不知道傅止渊对她是什么想法,但讨好他总是没错的。

在她犹豫是直接回家,还是去找傅止渊的时候,一辆黑色迈巴赫缓缓的停在了她面前。

车门打开,司机下车为她打开后车门,“顾小姐,我们先生请你上车。”

顾晚点点头,上了车,一坐到傅止渊身边,她就感觉周围的空气冷了几分。

车缓缓开动。

顾晚一双纤白的手放在膝盖上,指尖微微用力抓住裙摆,有些紧张。

这紧张不是装的,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无法克制对傅止渊的惧怕。

这个男人,阴晴不定的。

“后花园的话,故意说给我听的?”傅止渊看都没看她,冷不丁的道。

“额……”顾晚一时语塞,干笑两声,“我说的都是实话。”

“我知道。”傅止渊的声音淡淡的。

这还真是不谦虚……

“这几天,多谢傅先生关照。”顾晚决定把人设立到底。

“不用,”傅止渊难得的笑了笑,“爬床这么辛苦,你应得的。”


第7章 事故

在众多影视剧本中,顾晚挑了《皇妃》这一本,不为别的,只因为这部剧给她的角色是女二。

女二这个角色很出彩,风头在某些时候甚至盖过女主,上一世,童书就是因为出演女二才红的。

只可惜,这一世,她只能是女三了。

上辈子顾晚被童书害得失去了演戏的机会,落魄之下遇上傅止渊,原本以为苦尽甘来,却也只是从深渊落进地狱。

这一世,她的目标,就是娱乐圈的金字塔顶层。

只有自己撑起一片天,她才能全身而退。

几天后。

“《皇妃》那边让咱们过去试戏。”顾晚刚到公司,就听见于檬这么跟她说。

原本顾晚是剧组直接定下的女二,根本不需要试戏,可现在……试戏顾晚倒是没什么问题,就怕这突如其来的试戏不简单。

她可记得,上次宴会,就有人在她耳边叽叽歪歪,说许弯弯早就对傅止渊心有所属。《皇妃》的女主角可不就是许弯弯?

只是重生几天,顾晚也渐渐发现,很多事情跟上一世完全不一样。比如说许弯弯,上一世她爱的根本就不是傅止渊。

究竟是怎么回事?

按照剧组的要求,顾晚跟着于檬去了剧组。

顾晚出演的女二是个成长型女配,一开始天真烂漫,后期经历挫折和背叛,黑化成祸国殃民的妖精。

因着这一层设定,她要试两场,一场黑化前,一场黑化后。

试戏的时候,评委席坐着的,除了剧组评委,还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许弯弯。

许弯弯看着顾晚的眼神,轻蔑又不屑,眼底深处却隐藏着一丝嫉妒。

“导演,可以开始了。”顾晚直接将许弯弯忽略。

这一场戏是女二天真浪漫时,幻想自己盖凤霞嫁给喜欢的人,顾晚表现的很到位,将小女孩的欣喜和羞涩发挥到极致,评委们没什么意见,许弯弯却是很不满。

“这就是你们替《皇妃》选的女二?就这演技大街上随便拉一个都比她强,你们一个个从业这么多年,还这么瞎?”

许弯弯这一番话,让评委们当场黑了脸,只是许弯弯身份摆在这,他们也不敢反驳。

见到这一幕,顾晚从容不迫的笑了笑,“导演,如果您觉得我不行,我可以退出。”

导演看了看顾晚,额头几乎要冒冷汗,顾晚的演技没得说,还是傅止渊的人,可这许弯弯也不是随便能得罪的人。

“下一场。”导演最终选择装傻。

许弯弯眼里的怒火简直要烧了起来。

第二场是女二黑化时的一场动作戏,需要吊威亚,顾晚顺从的让工作人员给自己做好准备和防护。

剧情设定女二从悬崖一跃而下,决心陪着深爱的人去死。

顾晚不是第一次吊威亚,但时隔多年,说不紧张肯定是假的。站在高台上,她努力平复着呼吸,表情、动作、台词到位后,纵身一跳。

众人的眼睛都放在她的身上,可下一秒,只听“咔嚓”一声,钢索直接断了,而顾晚的身体正直线下坠……

一声巨响,顾晚的身体落在了地上,从脑袋上不断流淌下来的血水顺着耳廓的弧度滑落……

“啊——”有人直接尖叫起来。

意识模糊中,顾晚看到了角落里一脸得意的童书。

真的……这么狠吗?


第8章 守了她一夜

再次醒来的时候,顾晚只觉浑身疼痛,脑袋昏沉。

半睁着双眼,她环顾四周,知道自己是在医院里,可当看到坐在病床前的傅止渊时,顾晚承认自己的脑子死机了三秒。

因为面前的这个男人,明显是一夜没睡的样子。

What???

难不成傅止渊守了她一夜?

不现实吧……

在傅止渊眼里,她就是个爬床的,而且爬床之前两人根本就没有一丝接触,她何德何能让傅止渊守一夜?

“你醒了?”傅止渊看着她,声音有些沙哑。

身上很疼,可顾晚却不敢直接躺着跟傅止渊说话,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又被对方面无表情的拦下。

“你全身有五处骨折,分别为右足舟状骨、骰骨、外侧楔骨以及第3、4跖骨,还有,脑袋右侧也有划伤。”

这些骨头,顾晚听都没有听过……

“傅先生,你很忙吗?”顾晚想了想,还是将这个疑问说了出来,她宁愿相信傅止渊是连夜工作,抽空才来看她的。

她害怕,害怕对她太好的傅止渊。

“嗯。”傅止渊点头,起身拿起椅背上挂着的外套,“医生说你不能碰盐,我让助理准备了白粥,饿了就喝点。”

说完,直接推门离去。

门关上的那一刻,顾晚悄悄的松了口气。

“看好她,千万不能再出岔子。”

傅止渊吩咐完助理,回头看了看紧闭的病房门,眼底滑过一抹异样的神色。

——

顾晚在病房里百般无聊的躺了一上午后,见到了童书。

见到她的第一眼,顾晚的脑海里就滑过她那张隐在暗处得意的脸。

童书一进门就直奔病床,放下手中的水果后,赶忙道:“你没事吧,晚晚。”

“我没事。”顾晚感激的笑笑。

“你没事就好,”童书的眉宇间染上一丝怒气,“真不知道剧组的设备怎么搞的,这么不负责任!”

听到这话,顾晚内心忍不住冷笑,面上却是一副和气太平的样子,“你不要生气,傅先生已经吩咐下去查了。”

傅先生二字成功的让童书的表情变了变,她蹙眉,“听说那天试镜,许弯弯为难你了,她可是视傅止渊为己物的,有没有可能是她……”

顾晚是真的佩服童书睁眼说瞎话的本领。

这世上有一种人,她坏,却也仅仅是坏,如许弯弯,可像童书这种,真的能说是毒了。

“结果没出来,我们谁都不知道,傅先生说了会给我撑腰,那我等着变好。”

童书的指甲几乎要嵌进掌心里,可面上仍是装作放心的点点头,“那就好,如今我和你在一个剧组,就算许弯弯难对付,我们也不怕。”

“许弯弯人只是娇纵了些,”顾晚笑笑,摇头,“不坏。”

这句话成功让童书一噎,不知道该作何话,好在顾晚及时替她打了“圆场”。

“童童,谢谢你。”

“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嘛!”童书不好意思的笑笑。

最好的,朋友?

顾晚藏在被子下的手紧握成全。

再好的朋友,也是讲究礼尚往来的,你投之以桃,那我可就要报之以李了。


微情已向晚:顾晚前世死于童书迫害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3.62131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