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少的掌心宠:成为那个男人的笼中鸟雀

晋少的掌心宠:成为那个男人的笼中鸟雀

第1章 初次

林念念双手被拷在背后,紧紧攥着白嫩的拳头,身体还是忍不住发抖。

清丽的脸蛋埋在细碎的额发里,一身洛丽塔式的女仆装分外合身,看起来像只鲜嫩可口的小白兔,让对面沙发上斜躺着的男人眼里闪过一丝无法捉摸的光芒。

晋御承面无波澜地举起手中的高脚杯,鲜红的液体在杯里摇晃,充斥着不知名的诱惑。

“你是谁家的丫头,胆子很大。”

他质感极强的嗓音落下,仿佛在只是叙述一个平淡的事实,可林念念知道,这个位高权重的男人已经在给她,以及她的家族定罪。

晋家乃至A市商界一把手——晋御承,在A市跺跺脚也足以令整个上流圈子震颤。

何况她私自闯入他的庄园,给他的酒里下了药。

他,绝不会轻易饶了自己。

不行......绝不能让他毁了林家!

林念念鼓起勇气抬头,一双倔强的眼眸含着雾与他对视。

“是我自己一个人偷溜进来的,与家族无关!”

哪怕她被送入监狱或是成为整个A市的笑话,都要保住林家,否则还在医院的弟弟很快就会失去治疗......那是她在世上最亲的人了。

晋御承终于勾了勾嘴角,笑容玩味。

“哦?”他将高脚杯靠近嘴边,唇瓣贴在杯沿。

林念念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喝啊!喝下去,弟弟剩下的医疗费用就有着落了!

殊不知她眸中泛光,忽闪忽闪的表情已经落在了晋御承的眼里。

晋御承突然起身,高大修长的身体如山般向林念念压过来,他冰凉的手指抬起林念念的下巴,迫使她抬头与他对视。

“小可怜,那这杯子里的药也是你自己想为我准备的?”说完不等林念念做出反应,便捏开了她的嘴。

红酒被毫不温柔地灌入了她的小嘴,残余几滴顺着嘴角滑落,流入低开的女仆装里,让男人喉结动了动。

恐惧让林念念忍不住红了眼,红酒里是继姐林芊芊为晋御承准备的药!说好下完药后林芊芊会来接替自己,可到现在也没有音讯。

“求求你,放过我。”她感觉到男人强势气息的压迫,忍不住求饶。

晋御承看着她嘴角残留几滴酒液,面色变得绯红,从白嫩的脖颈处,旖旎的颜色一直蔓延到耳后,简直迷人到令人犯罪。

不管她是谁,有什么目的,他都要定她了!

“乖乖,别怕。”一个温度炙热的吻落在林念念水润的眼睛上。

她的手铐被打开,却还是不得动弹,从身体深处迸发出的欲望将她淹没,忍不住环上晋御承的脖子,一吻结束,喘气不止。

林念念流着泪,身体却无法自主。

晋御承仿佛要将她一口吞下,吻如雨点般落下,衣服一层层地剥落,身体相贴的温度让她轻颤,青涩又敏感的美好让晋御承不住地粗喘。

室内旖旎,交缠不休。

林念念醒来后夜色已经深了,胸口被压着难受,她掀开被子,下意识捂住了嘴,将尖叫憋了回去。

一只男人的大手正放在她的柔软上!

林念念恍然清醒,她还在晋家的庄园内,就在几个小时前,她的清白被身边这个熟睡着的男人夺走了......

她克制着恐惧和颤抖,小心翼翼地将晋御承的手轻轻抬开,紧张到屏息,生怕他醒来后再有什么兽行。

晋御承睡相极好,侧躺着身子,窗外的月光落在他侧脸的弧度,显得精致的五官更加立体。

羞耻感让她移开了视线。

振作一点,林念念,这个男人可是整个A市女人都梦寐以求的钻石单身汉,就当是嫖了次名贵的鸭了!

暗暗安慰了自己一番,她心里总算好受了些。

来时乔装的女仆装被男人撕了一大道口子,破布般扔在床边。

林念念暗骂一句禽兽!左看右看,只有男人原本穿的西装完好无损地扔在一边。

你撕了我的衣服,我只好穿走你的,今天晚上的事,两不相欠!

她套上西装就跑,自然没发觉晋御承在她走后坐起了身,像一只饱餐后餍足的野兽,慵懒地靠在床沿,轻笑着对着电话里吩咐。

“让她走。”


第2章 被迫

天知道她穿着晋御承的衣服在草丛里猫了多久,自以为躲过了庄园里的巡逻安保,拖着一身疲惫和酸痛回到林宅时,大厅里居然还亮着灯。

她打开门,就见林芊芊和继母贺蓝瞪着眼,将她上上下下扫视,仿佛要把她吃了似的。

“林念念,你还有脸回来!”

林芊芊嫌恶地将她从头看到尾,“我在晋家门口怎么都混不进去,你就更别说了,所以你这么晚了穿着男人的衣服,是从哪儿回来啊?”

林芊芊完全没想到她心心念念的晋御承会和林念念有什么牵扯,一个高在云端,一个低入尘埃。

林念念呆住,林芊芊怎么都混不进去,那自己这么顺利地扮作女佣是怎么混到晋御承身边的?她来不及深想,领口就被林芊芊一把扯开,随之而来的是林芊芊的惊呼声。

“这不是意大利著名设计师 Carlo的手工西服吗!我刚刚在时尚杂志上见过,你....你是跟哪个野男人睡了?”林芊芊眼尖地看见领口若隐若现的吻痕,随即不怀好意地笑出了声:“我为男神准备的药,你不会拿去自己和野男人用了吧!为了钱你还真是霍得出去。”

林念念抿了抿嘴,“药......我弄丢了,晋家庄园守卫太森严,我被发现后跑得太匆忙,这身衣服是跟朋友借的。”

林芊芊冷笑了声,“我看你是根本没去晋家吧,否则怎么没瞧见你,是不是拿着的我药去诱惑什么暴发户了?”她看了看林念念一副欢愉过后的模样,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想。

贺蓝赶紧将女儿拉到身后,“乖女儿,你可别跟她这种贱人学,大半夜跑出去跟野男人嗑药鬼混,脏死了。”

林念念一脸漠然地看着对面母女俩嘴里吐着的话越来越恶毒,她们似乎忘记了让她溜进晋家庄园给晋御承下药,完全是她们的主意。

她失身于晋御承的事,也绝对不能让她们知道!否则......

“今天的事情,我尽力了,我弟弟的医药费用是不是可以继续供应。”

林念念敛去眼里的波动,仿佛一个感受不到疼痛的木偶般向继母和继姐请求。为了弟弟能好好活下来,尊严又算什么呢。

林父对原配留下的两个孩子不闻不问,掌管着林家财政的贺蓝一句话,就能让弟弟林书不治而亡。

她,赌不起。

“没用的废物,你和你弟弟都是一个德行,光在家里吃饭,什么都不会,还要死不死拖着全家给医院送钱!”贺蓝没好气地骂了几句,然后转了转眼珠子,“这样,明天有个饭局,你答应和芊芊一起去,我就给医院那边续上医药费。”

林芊芊突然想到什么,高兴地咧嘴,“还是妈有打算。”

贺蓝使了个眼色,安抚女儿的情绪,转而对林念念假模假样地解释:“也就是个普通的饭局,你不愿意就算了,我们林家不养闲人。”言下之意,林念念是非去不可了。

林念念当然能看见这对母女眼里翻涌的不怀好意,可她无法拒绝。为了救治弟弟,她这么多年忍气吞声,处处忍让,也不差这一次。

“我答应。”

林念念疲惫地只想好好休息,扔下这句话转身就往一楼最角落的小房间走去,丝毫没注意林芊芊拿出手机对着她拍了几张照片。


第3章 设计

清晨的阳光似乎从来不曾来过这个林家别墅最角落的房间,她身为林家长女,房间甚至比佣人的还要简陋、潮湿。

在狭小的房间里换好继母贺蓝扔进来的衣服,林念念却不敢开门了。

这件衣服也太过羞耻了。

前胸开得很低,一条流畅的弧线将后背风光大开,紧贴身体的剪裁使少女清纯又饱满诱惑的曲线显露无疑。就算没有镜子,她也知道,自己穿得像个应召女郎。

说起来,她所有的衣服都是靠勤工俭学买来的地摊货,这件是林家为她买的为数不多的衣服之一,当然都是这种类型,为了林家不甚起色的事业,林念念被胁迫着不知道陪了多少饭局,好在除了言语上被占些便宜外,林父还多少顾念着父女情分,不至于卖女。

继母贺蓝打开门的时候,林念念还蹙着眉往上拉着前胸薄薄的布料。

贺蓝眼前一亮,“啧,这幅脸蛋身材还可以,还不算废物得彻底。”那目光没有一丝温度,仿佛在打量一个货物。

跟在后面的林芊芊不屑地撇撇嘴,眼里的嫉妒几乎要喷发而出:“也就是长得一张狐狸精的脸,你瞧瞧她脖子上那些草莓,昨天果然是不帮我的忙溜出去跟人约p了!”

林念念紧了紧手,不予解释,可心里却浮起一丝恶念,如果林芊芊知道她垂涎不已的晋御承糊里糊涂和自己睡了,是不是会气疯了?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被自己打散,她还不能与她们撕破脸皮。

她需要林家的支撑,起码现在的她很需要,哪怕是为了弟弟。

贺蓝也着眼打量着她脖子上暧昧的痕迹,比起昨天褪下去不少,但在白皙的脖颈上仍然惹眼。

“去,把你那条爱马仕的丝巾拿来。”贺蓝对林芊芊吩咐。

林芊芊一听就炸了,“妈,我那条丝巾要小几万呢还是限量的!给她用,她配吗!”

贺蓝点了点她的额头,“傻丫头,今天晚上让那几位开心了,什么限量还愁没有吗!”

林芊芊想了想,瞬间转怒为喜,从楼上的房间里拿了一条轻薄的黑色丝巾,没好气地甩

在林念念脸上。

林念念偏了偏头,抓住丝巾,质地非常柔软,她却觉得烫手。

如果刚刚没听错的话,今晚她要面对的,可不仅仅是这对母女的羞辱,她原本猜想只是陪那个不负责任的父亲的商业伙伴吃顿饭而已,从前继母也安排得乐此不疲。

她没有选择的权利。

夜幕降临之后,林芊芊拉扯着画着大浓妆,一身清丽完全被娇媚掩盖的林念念,出现在A市顶尖娱乐会所“金夜”某包房前。

心中的不安越发扩散,林念念发誓,过了这一次,她一定要努力赚钱摆脱林家,一个人扛起弟弟和自己的生活!

林芊芊娇笑着推开门,装修华丽的包房里坐了几个挺着大肚腩,喝得酣畅,怀里还坐着小姐的中年男人,其中就包括林芊芊和林念念的父亲——林安。

林安笑眯眯地举起酒杯,对着身边一脸猥琐的男人敬酒:“这是我两个女儿,特意带来见见世面。”说着对她们摆了摆手,“还不快过来,给吴总敬酒!”

林芊芊连忙笑着走过去,一只手还拉扯着林念念。

林念念像咽下一块冰似的,从头到脚发冷,那些男人打量她和林芊芊的目光,和打量怀里的小姐,没有分别。

林芊芊穿得仍然是名媛风,而自己呢,被打扮得妖娆不已。

她成了林芊芊的挡箭牌,成了这群男人贪婪目光中的猎物。


第4章 猎物

被迫喝下几瓶酒后,林念念感觉四肢开始发虚。

林父最想讨好的吴氏集团老板吴用不停地为她续杯,那双咸猪手也蠢蠢欲动,不过都被她挡了回去。

吴用看得着摸不着,黑着一张肥脸。林父心里惦记着和吴氏的生意,狠了狠心,借机对另一个女儿使了个眼色,林芊芊一边陪着笑一边会意地将林念念推向吴用的方向。

“哎哟,林大小姐小心着点啊。”林念念歪倒在吴用面前的茶几上,吴用笑眯眯地将手挽上了她不堪一握的腰。

林念念四肢发软,脑子却很清醒,没有错过亲生父亲恨不得亲自把她推入男人怀里的眼神,和继姐得逞的笑容。

对林家,她早该不抱期望的。

她死也不会如了他们的愿!她必须要逃出去!

包房里一片暧昧的哄笑声,林念念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抬起腿狠狠在吴总的皮鞋上踩了一脚。

她忘记是怎么从那个恶心的地狱跑出来的,包房外的走廊很长,身后有人叫骂追赶,她逃亡时可能崴了脚,却感觉不到疼痛,直到——撞进一个带着淡淡古龙水味道的怀抱。

“是你,小可怜。”男人的声音很冷,带着股与生俱来的高高在上。

她抬头,落入一个似曾相识的眼眸里。

林念念看着这张如镌刻般精致的面容,有一瞬间的恍惚,是——晋御承。

男人用一种张开羽翼式的保护姿态将她抱住,修长的双臂完全将她笼在怀中。

她愣了愣,随即挣扎着想要逃跑,身后叫骂声越来越近,她没有时间和这个一夜.情缘的男人纠缠,如果被抓住,今夜,自己会是送给吴用的一份礼物。

晋御承蹙眉,画着浓妆,一身狼狈的小女人在颤抖。

林念念突然想到什么,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般,揽住了晋御承的手臂。

身后黑衣保镖见状就要上前将人拉开,以往那些投怀送抱的女人,晋少也是这样处理的。

可这时,晋御承却摆了摆手,保镖们讶然,规规矩矩地站回身后。

“晋先生,救救我。”她仰起头,眼睛里的泪水还倔强地没有落下,“我,我是林念念,那天......”她慌乱地表述不清,最后哽咽着吐出一句,“求你。”

晋御承神色淡漠,但没有撇开她的手,可跟在他身后的保镖们都能感觉到自家主子周身散发出的低气压,恐怕......有人要倒霉了。

尖利的喊声由远至近。

“小贱人,老子看上你是你的荣幸,你跑啊,你......晋......晋少!”

气喘吁吁的吴用还以为今夜可以享用林家大小姐的身体,正兴奋上头追赶着猎物,追近了才发现她看起来像被被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抱在怀里,男人的脸他几日前就在慈善晚会上有幸得见。

A市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晋氏总裁,晋御承。

晋御承对吴用这种小人物没有丝毫印象,但他能感受到,怀里小可怜的恐惧和不安。

“是你,在追我的女人?”

他的女人....

晋御承说,我是他的女人??

林念念猛然抬头,恰好看见他对着吴用上扬的嘴角。

吴用也被这句话吓得打了个冷颤,额上的汗冒得更为夸张,A市谁不知道商场上晋御承的笑容比冷漠更令人恐惧。

林家那个老狐狸送给他玩一玩的大女儿,是晋御承的女人?

晋御承是A市出了名的冷酷无情,无论是商界或是政界,与他为敌的人,从来都是下场凄惨,销声匿迹的。

如果知道林念念是他的女人,别说碰了,他看也不敢多看一眼!

吴用抖着脸,挤出一个谄媚的笑容,“误会,真是误会啊!林大小姐原来是晋少的朋友,我也是仰慕晋少多时,刚刚真是我狗眼不识泰山......”

见识到吴用的转变,林念念捂着胸口,松了一口气。

她,得救了!


第5章 得救

晋御承漠然低了低视线,这种角色不值得他多看几眼。

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了怀里林念念光裸的背部上,在灯光下如玉般无暇的肌肤,圆润得恰好的背脊曲线,让他想起了那天晚上爱不释手的感觉,不自觉喉结滚动。

林念念当然能察觉到他狼一般的视线,“晋......晋先生,请放开我。”

她此刻被抱在他怀中,没有进入安全区的感觉,反而好像落入了一个更加危险的桎梏。

林念念自然是不敢对晋御承摆什么脸色的。

一个吴用就可以毁了她的人生,而吴用在晋御承面前,连一只蚂蚁都不如。

她不知道晋御承为什么护着她,或许,是那一晚糊涂之后的负疚?

可那也是林芊芊对他的诡计,自己被迫参与其中,到底是帮凶,这个男人夺走她的清白,没有怨恨是不可能的,哪怕自己也做错了事。

现在,那些委屈被感激冲销得一干二净,她从心底感激晋御承的举手之劳,她死也不愿被当做交易品,成为林家的垫脚石。

可这不代表,她愿意和这个危险的男人,再有什么牵扯。

晋御承淡淡看着她,这种久居高位的视线,差一点就让林念念腿软。

在林念念即将撑不住时,晋御承轻轻勾起了嘴角,居然露出了一丝愉悦,随即松开环抱着林念念的双手,将身上的高定西服脱了下来,盖在她裸露的肩头。

好温暖.......林念念被还带着余温的西装瞬间包裹,男人突然低声说:“第二次穿我的衣服,感觉如何?”

对了,上回偷穿了他的西装。

“......很暖和,谢谢,上回因为衣服被......嗯,我的衣服坏了,所以穿走了你的衣服。那件衣服我已经送去干洗,好了之后会还给你的。”她的声音缩得像蚊子般大小,差一点点将衣服被撕坏说出口。

林念念涨红了脸,她拿走他的衣服的确不对,可那也是因为他禽兽起来撕了那件乔装打扮的女仆衣物,她总不能裸奔吧!

原本也是拿出积攒的钱送去干洗店干洗了,准备寄还的。因为是顶级高定礼物,干洗价格令人咋舌,让林念念心痛了一晚上。

而晋御承不知道被哪个字眼戳中,眼梢带了点邪气,他突然低了低头,附在她耳边,仿佛情人间呢喃:

“是我让你比较舒服,还是,衣服?”

林念念猛然往后退了一步,躲开他暧昧的呼吸,“晋先生说笑了。”旖旎的绯红从锁骨蔓延到了耳根,宛如一只受惊的兔子。

他是那个电视机上各大商业杂志上冷冰冰的晋御承?明明就是个流氓!

一边默不作声的吴用暗暗地观察两人互动,越发坚定了林念念是晋御承的女人这件事。

不得排解,还在A市大佬面前栽了个跟头,吴用正愁没地方发泄,身后就传来了林安的呼声。

“吴总,怎么这么久了还不回来,是那我那个孽障女儿惹麻烦了吗?”

林安是在各种商业场合的外围仰望过晋御承的,更不必说对A市最顶级钻石单身汉朝思暮想的林芊芊了。

林安陪着一副笑脸走上前,对着吴用百般关切时,林芊芊显然已经发现了站在林念念身边的男人,她做梦都想嫁的晋御承!她惊喜地说不出话,伸手扯了扯林安的衣袖。

林安这才将眼神从神情古怪的吴用身上,转移到前方看着郎才女貌的一对男女身上。

女的,是他那个没什么用处的大女儿,男的.....一身高定西服,身后数名黑衣保镖如门神般围绕,高挑的身材和俊美的脸足以令人仰望。

“晋、晋总!”


第6章 求助

林念念不安地往后退一步,连自己也没发觉是以一种寻求保护的姿态靠近着晋御承。

被靠近的男人却发觉了这一点,愉悦地勾起嘴角。

“林念念你赖在晋总身边做什么,还不快过来给吴总赔礼道歉!”林安板着个脸呵斥。

林芊芊更加着急,“穿着这么暴露,你别脏了晋总的眼!”她眼里的妒火几欲喷发而出,死死盯在晋御承脱给林念念的外套上,恨不能是自己站在晋御承身边。

林念念咬牙,没有动作。看看,她的父亲和继姐是多么急着将她推入火坑啊。

可她......还不能直面对抗,弟弟还在医院里躺着,上次缴的医疗费已然支撑不了多久。

“聒噪。”

凉凉的一句话让所有人噤声,林念念昂头,入目是他高昂的下巴。

晋御承抬手,身后围绕的黑衣保镖立刻上前俯身听候吩咐,几句耳语之后,领头的带着两个手下,走向吴用,神色不善。

商场上浸淫多年的危机意识让吴用立刻感觉到不对,他双腿颤颤地求饶。

“晋总....求您放过我这个不长眼的吧,我是真不知道林大小姐跟您的关系..唔......”

两个黑衣保镖架起了吴用往走廊深处拖去,顺便捂上了他的嘴。

林念念望着吴用挣扎摆动的两只肥腿,狂喜和不安交缠,晋御承又在帮她?

为什么?

“怎么舍不得他?”

晋御承不知何时低下头,眼神玩味地看着她。

眼眸里颜色深沉,仿佛沉淀了一汪银河般叫人沉迷其中。温温的呼吸吐在她额前,仿佛一抬头,就会有一个轻吻落下。

林念念能分辨话里那一丝危险的男人的愠怒,她僵硬地摇了摇头。

“跟我走。”

晋御承往外走去,林念念看了看已经被这场面震惊的林安和林芊芊,非常识相地跟上。

感觉到身后跟着的脚步,晋御承弯了弯唇,步子放慢了些,而他仿佛没有看见目光呆滞的林安和嫉妒不已的林芊芊。

凭什么是她......林芊芊醒过神来,妒火几乎将神智燃烧殆尽,晋御承为什么将目光放在林念念那个弃女身上,明明她才是林家宠爱的女儿!目光落在林念念脖子上那条丝巾上,她突然想起什么,拿起手机追赶上去。

“晋总,你千万不要被我这个妹妹的外表迷惑了,她长得一副狐狸精的样子,其实经常和男人乱搞,脖子上都是吻痕!”

林芊芊的步子被黑衣保镖拦着,手机因为惯性甩了出去,正巧落在晋御承脚下,大寸的屏幕上,正是那天晚上偷拍林念念身上隐隐约约吻痕的照片,白腻的肌肤印着寸寸吻痕,分外旖旎。

可除了晋御承以外,保镖们都目光直视前方,不敢触及。

脸上被涂抹的厚厚的妆容都遮挡不住林念念泛起的红晕。

那些吻痕,都是身边这个男人给的。

晋御承弯身,神情玩味地捡起了手机,目光在屏幕上盘旋,刺激性极强的画面,让他有些发热。

林芊芊以为事情出现了转机,连忙添油加醋,“我这个妹妹一向不洁身自好,出去跟野男人鬼混,我都劝了多少回也不听我的,晋总您还是离她......”

“闭嘴。”晋御承脸色骤冷,“看在照片拍得不错的份上,放过你。”

他语气冷冽,带着威慑的意味,林芊芊僵着脸不自觉后退一步。而后晋御承将手机一甩,精准无误地丢入了门口陈设的巨大鱼缸,水中咕噜噜冒起了泡泡,吓得一群热带鱼纷纷游逃。

手机的屏幕瞬间变黑,显然是坏了。

“给她开个支票。”

晋御承身后的保镖依言照办。

林芊芊不由打了个颤,然后又被突如其来的支票弄得欣喜不已,金字塔顶尖的男人果然出手阔绰!

可她说的可都是实话,晋御承竟然还维护着林念念,对这些暧昧的痕迹毫无反应?

一直说不出话的林安,连忙将林芊芊往回拉,陪着笑:“晋总尽管带着小女去玩,念念从来就很懂事,只要晋总不嫌弃就好。”

林芊芊气得跺了跺脚:“爸!”换来的却是林安怒斥的眼神。

林安的语态和要将林念念送给吴用时没有分别,对着晋御承愈发极尽讨好谄媚,显然又将自己的女儿当做了一个物品,只不过赠与的对象更加让他畏惧和向往。

晋御承没有回应,目光里带了点晦暗的怜惜,望了望身边的小女人。

她已经尽力克制自己,可身体仍然因为内心寒凉而发颤不止。

这,就是她和弟弟的父亲,本以为可以当做依靠的家人。

林念念自嘲般笑了笑,随即扬起一个娇媚的笑容勾住了晋御承的手臂。

“晋先生,请带我走吧。”

一如她第一次向他求助一样。


第7章 带走

加长的劳斯莱斯开得极快,林念念尽可能地缩在角落里,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她十分感激晋御承能带她逃离那个现场,可是冲动过后又觉得羞愧难当。

在这个男人面前,她想保留一些尊严,而现实是,她被自己的父亲当做礼物送给了他。

身边坐着的男人姿态极其优雅,明明在慵懒地小憩,合着眼,气场仍然铺天盖地将她笼罩其中。

林念念忍不住偷偷打量他。

车窗外斑斓的霓虹灯光变幻着撒在他的侧脸上,隔着一些距离,仍然能看见纤长的睫毛和棱角分明的弧线,A市的女人前仆后继自然不只是因为他的滔天权势,还有那张颠倒众生的脸。所以,林念念也有一瞬间的痴迷,然后迅速撇开了眼。

“怎么,不看了?”晋御承玩味地睁开眼,看向身边缩成一团的女人。

林念念抿了抿唇,“打扰晋先生了,在前面的路口把我放下去就好。”然后顿了顿,“您的衣服我会干洗好,两件一起寄给您的庄园。”

晋御承勾了勾嘴角,突然凑近了身子,林念念原本就缩在角落,他一靠近,简直逃无可逃,下意识双手交叠在身前。

“怕我吃了你?”他玩味地勾起林念念的一缕头发,在尾指上绕了两圈,“小可怜,你有没有良心,嗯?”

林念念涨红了脸,忽闪着眼睛,不敢与这个男人对视,他散发出危险又霸道的气息,就覆盖在她的头顶。

“谢谢您今天的帮助,我......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您。”

晋御承神色淡了下来,松开那缕发丝,转而捏起她削瘦的下巴:“哦?你用什么报答我?”

用什么报答他......

林念念愣住,甚至忘记反抗在下巴上轻轻摩擦的那只大手。

论金钱,她穷得连弟弟医药费都付不起,何况他是晋御承啊!A市最不缺钱的人。

她没有什么能给他。

林念念嚅嗫着不敢看他的眼睛,方才想要逃离林安和林芊芊而产生的勇气,已经消耗殆尽。

“只能我能做到的,我都会尽力报答您。”说完用力撇开头,反抗下巴上作恶的手。

晋御承的笑声从喉间溢出,磁性又撩人。

“恐怕还真的只有你能做到。”然后轻轻松松将不听话的脸蛋掰了回来,脸庞迅速靠近。

他要吻我?!

林念念甚至能看见他纤长的睫毛,和迷惑人心的瞳孔。她惊慌地挣扎,一扭身,刚刚还能忍受,同晋御承一路走来只是轻微疼痛的脚踝,突然发作,剧痛袭来。

“啊......”

恰好挡住了他即将落下的吻。

林念念的脸色逐渐发白,额头上不住地冒起汗意。

“吴用对你动手了?”

林念念摇摇头,咬着牙不出声,她实在恐惧晋御承刚刚要将她吃了一样的眼神。

他为什么会看上自己?只要他一个眼神,A市的各色美人能为他争破头,而自己,不过是林家一个利用完了的弃女。

晋御承的目光如狼一般将林念念扫视了一圈。

她打扮得极其清凉,大片大片的肌肤裸露在外,被任何其他男人看见都会引起绮念,这个念头一出现,晋御承就拧起了眉。

从外面光滑的肌肤看不上有伤,视线往下落在那双修长雪白的双腿上,再蔓延至肿起的脚踝。

“该死!”晋御承皱起眉,终于放开了对她的禁锢。

他打开车内配置的电话,“立刻来庄园。”

电话那头的私人医生慌忙应声。

“晋先生,我没事......您放我下车就好。”她没有理由再麻烦他。

“女人,别挑战我的耐心。”晋御承脸色冷了下来,林念念想了想,不再作声,她没有能力与他对抗。

一路无话,林念念明显得感觉到身边这位男人很不悦,非常不悦,于是她也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车子已然驶入晋家庄园,开过重重叠叠的草坪喷泉,停至一幢欧式的宏伟建筑物前。有佣人打开车门,晋御承率先下车,林念念正忍痛挪了挪身子准备下车,车门就被打开。

一只修长且养尊处优的大手伸至面前。

“晋先生,我......”

话音刚落,男人已不耐烦地弯身将她一把抱起。

真真正正的公主抱!林念念讶然地抬头看他,因为行走间的颠簸,不自主环上他的臂膀。

晋御承的脸色平淡,看不出波澜,仿佛怀里不过抱了只小猫小狗。

“晋先生,请您放我下来,这样不太合适。”

林念念的脸皮滚烫,莫名的悸动在胸腔里浮动。但是她更清楚地知道,自己与他的云泥之别,除了那一夜混乱,自己和他几乎是两个世界的人,她不愿意被人当做玩物,哪怕对方是这样耀眼。

晋御承眯了眯眼,危险的气息散发,身边一列目瞪口呆的佣人统统低下了头。

“合适不合适,我说了算。”

他的霸道和强势让人无言,可却也是事实。林念念无法抗拒他,而且现在,也不是逞强的时候。

从薄薄的衣料上面传来他胸口的体温,林念念心绪乱成一团,只能沉默着不出声,在四下悄悄投来的目光里缩成一团,微微低头。

旁人看去,两个人仿佛亲密的爱侣。


第8章 对峙

晋家庄园是由上世纪晋家掌权者所建一处欧式风格的庄园,近百年历史,规模宏大,一砖一瓦都透露出逼人贵气。进入大门后,她扫了几眼就不敢再看。

晋御承抱着她径直上楼,一路遇见的佣人纷纷停下工作,对他屈身,顺带对林念念投去各异的目光。

他走至一间房门口,极有眼色的佣人立刻开门,在他抱着林念念进入之后,又顺势合上。

林念念被放在了kingsize的大床上,隐隐约约感到气氛有些暧昧,她喉咙发紧。

这个房间......有点眼熟。

她脑中闪过那晚的片段,房间里陈设精致,简单却不失气度,熟悉得让她抬不起头。

就是这个房间!这是晋御承的卧室......

“对我下药的时候,不是很犟吗。”

晋御承扯了扯领带,垮下的领口漏出性感的锁骨,他俯视着她,“怎么,这会哑巴了?”

说完,双手俯撑而下,迎面而来的温度让林念念不自觉后仰身体,两个人的距离近到能看见他瞳孔里的倒影。

“晋先生。”林念念侧开脸深吸了口气,“那天的事情真的是误会,给您下药的确是我不对。”

她顿了顿,继续说:“但是被你强迫喝下那杯药的是我,你的意识是清醒的,不是吗?”林念念仿佛有了底气,连刻意称呼的您都变成了你。

晋御承没有回应,但呼吸仍然扑在她的侧脸上,有一些微微的痒。

林念念忍不住去看他,却见他挑着眉,眼神里透着点邪佞。

“说,怎么不继续说了,嗯?”

是你让我说的......

林念念好歹鼓足了勇气,正视他:“所以那晚的荒唐,是由你主导的,我......也是受害者之一,下药的确是我不对,但我也得到了惩罚,我们两清,可以吗。”

晋御承看着小女人色厉内荏的样子,就想起她被药性左右求饶的模样......

“两清?”他笑意淡了下来,“没良心的小东西。”

林念念还未来得及说什么,突然被压在床上,晋御承突如其来地掠夺让她来不及招架,这男人像是捕捉到猎物的雄狮,一旦尝到甘美,片刻不肯松口。

“不.....唔......”她的挣扎全成了徒劳,只剩下支支吾吾的抗拒漏出喉咙。

晋御承见她憋红了脸,这才好心放过她,调笑地说“小可怜,够没用的。”

林念念深吸了口气,终于摆脱了即将缺氧的恐惧,恨恨地瞪着他:“晋御承,你是流氓吗?我没用,拜托你去找个有用的,放过我可以吗!”

她的初次全是被这个男人夺走的!他还嫌她没用?


晋少的掌心宠:成为那个男人的笼中鸟雀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87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