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蛮娘子逃婚记:尹思菡此生有三大乐趣

娇蛮娘子逃婚记:尹思菡此生有三大乐趣

第1章 两妻同娶

东元王朝

阳春三月,春暖花开,整座苏阳城都沉浸在一片喜悦之中。锣鼓宣天,唢呐声声,热闹的鞭炮扬起点点金星,烟雾的硝味飘入鼻间。两列热热闹闹的送嫁队伍,两顶大红花轿分别从城南城北走向城中的萧家山庄。一顶是富商柳家的小姐柳夜筠,一顶是书香世家尹家的大小姐尹思菡。

两妻同娶,当为苏阳城的一桩美事,不知羡煞多少人。不过两边都没有新郎骑高头大马来迎接——新郎只有一个,新娘有两个,去接哪边都不妥当,既是平妻,干脆谁也不接!

“噼哩啪啦……”

鞭炮声不断的响起,白色的烟雾中谁也没有看到一枚羽箭正破空而来,无声无息的朝尹思菡射去。

“啊,小姐!”烟太大了,直到箭至轿前丫头才看到,她大声惊呼起来,她的惊呼声却被鞭炮声和鼓乐声给掩盖了,围观的百姓们听不到,但喜娘和轿夫是真真切切的听到了。

突发的意外让人来不及反应,素荷一咬牙,大力扑进轿中。

“啊——”

在喜娘和轿夫的惊呼声中,轿子停了下来,而素荷也被惯性摔进了轿子里,那箭头早就没入轿中。

“啊——”

尹思菡的惊叫声响起,短短的叫了一声,就再没了音讯。

红色的轿帘晃动,谁也看不到轿子里的情景,现场的气氛诡异到了极点。周围的人都吓白了脸,尹家大公子尹山柏言踉跄着从前面折回来,脸色苍白,颤声唤:“妹妹……”

轿子里静悄悄的,连一丝呻/吟也没有。

“怎么了?轿子怎么不走了?”

围观的群众议论道。

喜娘多好的眼水啊,立刻说:“哎,停轿,小姐要休息一会儿。停轿停轿……那个,放鞭炮!继续鞭炮!继续吹!”

“噼哩啪啦——”鞭炮声不绝于耳,轻烟弥漫,暂时遮住了送嫁队伍里的不安。

“小姐!”另一个丫头青梅颤魏魏的伸手掀开轿帘。

轿子里,素荷背插利箭倒在尹思菡怀里,而尹思菡头上的红盖头早就扔到了一边,她木然的倒一边,俏脸一片铁青。

“妹妹……”尹山柏言急忙伸手去探她的鼻息,手才伸过去,他就像被什么给咬了一口,迅速收了回来。

“大公子,令妹……”喜娘颤魏魏的问,心里浮起强烈的不详。

“完了……”尹山柏言木然的回答,瞬间觉得天都塌下来了——妹妹没有中箭,分明是被吓得心疾发作而亡啊!

“啊……”喜娘脚一软,扶着轿杆瘫了下去,“天啊,这,这……这可怎么办啊!”

轿子停了太久,围观的群众们开始好奇,不停的朝前面挤。尹山柏言的护卫周显扬愤怒的大声吼道:“挤什么挤?看什么看?信不信我挖了你们的眼睛!”

尹家这个护卫有名的冷血暴躁,被他一吓,好事者又缩了回去,远远看着送嫁队伍里,心中是各种臆想啊!

“妹妹,妹妹!”尹山柏言大声呼叫着,重新扑进去,用力摇晃着尹思菡——尹家大小姐生来有心疾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所以萧家才以尹大小姐难以生养为由,同时娶了柳夜筠为妻。为这事,妹妹还伤心了好几天。现在被吓死在路上,她就是到了黄泉之下也不会瞑目啊!

“大……大公子,现在怎么办……”喜娘颤声问,饶是她经验丰富,这新娘子死在半路上还是头一遭哇。

“哥哥,若生不能为他是人,我死也要做他的鬼……”

妹妹的决绝的话犹在耳边尹山柏言脸色苍白的看了喜娘一眼,忽然咬咬牙道:“照常送去萧家山庄!”

“啊?”喜娘惊讶的看看他又看看轿中死掉的新娘子。

尹山柏言把受伤的素荷拉了出去,交给周显扬,低声道,“你把她带回去治治。”

“是!”周显扬折断素荷背上的剑,扶着她站在一边,就好像抱着个情人一样,也不算惹眼。

放下轿帘,尹山柏言努力克制住心头的悲伤,沉声道:“起轿!”

“大公子?”喜娘迟疑不定的看着他。

“起轿,一定要在午时前到萧家山庄。”尹山柏言沉声道。

喜娘脸都吓白了,大公子这是要送个死人去成亲啊!

热热闹闹的送嫁队伍再次出发,一切如常。只是陪在轿子两边的喜娘、尹山柏言和青梅木然的跟着轿子走,那脸色都苍白得像鬼一样。

怎么去到萧家山庄的,尹山柏言都不知道了。他只是木然的随着队伍走。尹家已经落寞了,一代不如一代,到如今竟然连……


第2章 新娘暴毙

萧家山庄外,新郎萧翎站在家门口等待接新娘。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大红的喜袍称得面容更加白皙,胸前一朵大大的红花,乌黑浓密的发以黑绸带绑起来,长身玉立,气宇轩昂。只是眼中一片平静,丝毫看不出同娶两位美娇娘的喜悦。

不久,两顶大红喜轿同时停在门口,两家的送亲人面面相觑,打心里鄙视对方,僵持间,双方的喜娘齐声高喊道:“请新郎踢轿!”

“踢轿……”表情呆滞的尹山柏言这才回过神来,看向喜娘——人都死了,这轿怎么踢?

喜娘心虚的垂下了头,也不管了。反正大公子在这儿,她一个小小的喜娘也负不上什么责任。

萧翎拧了拧眉,忽然笑了:“那就同时踢吧!”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飞身而起,大红的喜袍翩飞“砰砰”两声,他的左右脚同时踢中了两顶红轿,再一个南宫空旋身落下,整套动作一气喝成,潇洒的身手引得围观群众一阵喝彩。

“好!”

他得意洋洋的挑眉,看着台阶下的两顶红轿——新婚胜如小登科,披红戴花煞似状元郎。罢了,一个是媒妁之言,一个是山盟海誓,只要进了门,想宠谁爱谁还不是他说了算?

“哎哟,新郎官好身手!”手中的大红花一掷,花两边的红绸一左一右飞落到两家的喜娘手里。

“请新娘下轿!”

柳家的喜娘一打轿帘,把新娘扶了下来。鲜红的织金嫁衣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尽显高贵。身材娇小的柳夜筠伸出纤纤素手,握住了红绸带,羞涩的略低着头,等着入门。

而尹家这边还没有动静。

柳家的喜娘看了这边一眼,顿时变了脸色。难道那边还在端什么架子?糟了,她家主子下轿下早了!这才来气势就输下一截了!

等了几秒钟,尹家还边还是没有什么动静。喜气洋洋中一丝诡异的感觉从脚底爬了上来。萧翎终于发现了尹山柏的异样,他侧头对身边的小厮说了几句话,小厮高声道:“请尹小姐下轿!”

尹山柏言看看喜娘,又看看萧翎,心中无比纠结无比艰难。就在他轻启薄唇准备说话的时候,红轿帘猛的被掀开了,一个女子大声道:“这是神马情况?”

说实话,这声音很动听,犹如天上的黄莺鸟。可是这语气,太恶俗了,简直就是市井上的泼妇!

所有的人都白了脸。萧家是震惊之后的愤怒,尹家是诈尸般的惊异,尹山柏言和喜娘、青梅纷纷后退,惊悚的看着轿子!

尹思菡利落的蹦下轿,一手提着裙子,一手叉着腰气呼呼的看着眼前的景象,瞬间石化了。

大红织金嫁衣繁复厚重,刻意提高的裙下露了同双白皙纤细的小腿。乌发上戴着镙丝红宝金冠,金步摇垂下来,在额前摇曳生姿。眉似远山,眼似秋水,滑嫩的脸蛋飞了两抹红云,樱桃小嘴微微张着,鲜艳欲滴。而那块绣着鸳鸯戏水的红盖头被她捏在手中。

所有的人都脸色大变,萧翎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短暂的惊愕之后,围观群众更多的是惊艳——人传尹家小姐尹思菡生得倾国倾城,闭月羞花,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各种羡慕忌妒恨的目光落在萧翎脸上,萧翎恼怒的瞪着尹家人,良好的教养让他没有及时发作。

“菡,菡儿……”尹山柏言高兴得掉下泪来,上前一步,握着尹思菡的手喃喃的重复着,“太好了,太好了……”

“好什么好?”尹思菡不悦的抽回自己的手,瞪着这位古代帅哥,脑海里飞快的浮出几个关键词:拍戏?做梦?穿越?

做梦吧,尹山柏言那么用力的抓她的手,那疼让她绝对的清醒。拍戏吧,她真真切切的记得自己是在攀登的过程失误跌下山去。那么就只剩下穿越了!

穿越?没那么悲催吧?

尹思菡一张秀丽的小脸登时垮了下来,绝望得快要哭了。怎么不早一步也不晚一步,偏偏穿在成亲的时候!她可不要一过来就走进婚姻的围城啊!呜呜……

大婚在即,新娘子这是怎么回事?

“尹思菡,你又在发什么疯?”萧翎不悦的低喝,心头涌起一阵厌恶之情。

“你又是谁?”杏眸一转,尹思菡迅速收敛神色鄙夷的瞪向萧翎。


第3章 平妻待遇

这声音太倨傲了,让人听着就不爽。看到他那身新郎官的打扮,再看看自己身上的喜服,她忽然明白了——他在成亲,而新娘就是她。不过,旁边怎么也还有个新娘,那衣着打扮和自己一模一样……

尹山柏言似乎看透她的心思,及时解惑:“菡儿妹妹,今天是你和南宫公子成亲的大好日子,你就别闹了,先成了亲再说。别让柳家的人看笑话!”

“柳家?”尹思菡一头雾水。

“恩,就是柳夜筠,她今天和你一起嫁给萧翎。不过萧翎向爹保证了,你们平妻,不分大小!”尹山柏言压低声音,简洁明快的解释,眼看着现场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萧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的心里七上八下不安极了。

“平妻?”尹思菡杏眼圆睁,愤怒的看向萧翎——这厮也太会享齐人之福了吧?

“好了,没时间了,进山庄再说。”尹山柏言从她手里拽出盖头,重新为她盖上,遮住绝色容颜。喜娘上前一步,把红绸带塞到尹思菡手中,强行挽起她就走:“新娘子进山庄啰!”

“啊啊,真要成亲,这可不行!”尹思菡大声嚷嚷,挣扎着想去掀盖头,但双手被尹山柏言和喜娘铁铁抓住,根本挣不开,她只好用力摇头,想把盖头晃掉,尹山柏言悄悄的抬手一点,尹思菡就变成了木偶人,再也反抗不了,木然的任凭她们拉来扯去。

萧翎微昂着下巴,把这一幕看在眼里,心里有些愤愤,捧着红花的手收紧又放开,放开又收紧了——尹思菡你费尽心机嫁进来,这都到门口了又抽什么疯?

喜娘冲尹山柏言挤挤眼,笑道:“哎哟,大舅爷,这新娘子都到门口了就不用您送了,快进去喝喜酒吧!青梅来,咱们两扶着就行了。”

“是。”青梅还没有从小姐的诈尸中回过神来,碍于时局,打着颤的走过来,代替尹山柏言一角。她的脸色苍白的得可以和鬼魂比一比了。

尹山柏言小声安慰道:“放心,她没死……”

“哦!”青梅这才安了安心,定定心神和喜娘一左一右在鞭炮声中扶着尹思菡进山庄。

“请新人跨火盆……”

“请新人进喜堂……”

“请新人拜堂……”

“……”

晕头转向的被扶进萧家山庄,又晕头转向的拜了堂,最后送进洞房,在喜床上坐定,尹思菡才稍稍清醒过来,四肢渐渐恢复了感觉,她一把扯掉头上的红盖头,看着喜气洋洋的新房,欲哭无泪。

“哎哟我的好小姐,新郎还没来不能取盖头的……”喜娘赶紧抢过盖头重新为她盖上去,苦口婆心的劝道,“小姐啊,你就忍一忍吧!这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你才嫁鸡嫁狗呢!”

尹思菡再次扯下盖头,用力撕成两半扔在地上,站起来跺两脚,仍不解恨,狠狠的瞪着喜娘:“你到是告诉我,这她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喜娘愣了愣,不可置信的看着尹思菡——传言尹思菡性格乖巧,温柔可人。怎么眼前的女子像个泼妇一样啊?

这些白痴!尹思菡深深的吸口气,十二分耐心的问:“我叫什么名字?”

“尹……菡儿……”

“这里是哪里?”

“萧……萧家,新郎萧翎。”

“今天是哪年哪月哪号?”

“今天是东元国317年三月初六,宜嫁娶……”

……

喜娘结结巴巴的回答,一旁的青梅早就被小姐异常的表现给轰得石化了,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真穿了,还嫁了……”尹思菡用力的捏捏自己的脸,喃喃自语,“连名字都和我一样……”

“小……小姐,要不要奴婢现在去请新姑爷?”青梅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不要!”尹思菡马上拒绝,开玩笑,难道要请他来洞房吗?

“那……”

“好了,你们都出去,让我静一静!”尹思菡颓然的坐下,无力的摆摆手,双眼一片茫然。

青梅和喜娘交流了一下目光,喜娘毕竟是花钱请来的,最会推脱责任,立刻说:“那我先出去了,青梅你好好陪小姐,毕竟你们从小一起长大,最知小姐性子,多安慰安慰……”说完喜娘就赶紧出去了。

天色渐渐黑下来,偌大的新房里,龙凤花烛徐徐燃烧,偶尔爆一两个灯花。大红的喜床上有着椒墙特有的温香之味。八宝圆桌上一壶酒两只酒杯,几盘花生瓜子水果,寓意美好。

借青梅的口,尹思菡对自己的“身体”有了一定的了解。


第4章 逃跑未遂

一了解,她就更生气了!该死的萧翎竟然嫌弃尹思菡有心疾,愣是辜负了一个可怜姑娘的深情。再说这萧家,虽不是什么武林大派,但依靠祖传的萧氏波飞影和辟天剑法,也是稳当当屹立江湖几十年不倒,而萧翎更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早把萧氏的飞影绝技练得炉火纯青……可惜现在再大的优点,也变成了缺点了。什么萧翎,负心汉就是负心汉,贴上黄金还是负心汉!

莫名其妙就嫁了!你她妈的要穿也穿个好点儿的环境啊!

不行,她绝对不能坐以待毙。十分钟后,尹思菡银牙一咬,蹭的站起身来。

青梅吓了一跳急忙问:“小姐,您不能动,得坐着等姑爷。”愁死人了,盖头坏掉了,新姑爷来肯定要生气的。

“他不会过来了。”尹思菡非常肯定。悲催滴她啊,竟然穿成一个不受宠的新娘了!

虽是平妻,但新婚夜新郎先去谁的屋里留宿,就证明了地位的高低。

“小姐……”青梅一下子红了眼睛,“小姐,咱们忍忍吧!”

“忍?我为什么要忍?”尹思菡不解的看着她,水灵灵的眼睛满是智慧的光华。

“小姐与姑爷自小两情相悦,总有一天姑爷会重新发现小姐的好……”

“得了得了,我才不等呢!”

尹思菡摆摆手打断青梅的话,就着桌布就开始卷东西——跑路是需要经费滴,萧家这么富,她不妨多带点儿,就当作那个什么精神损失费吧!

在青梅错愕的目光中,尹思菡已经快速把屋里值钱的东西都打包好了,打个结甩到背后包袱款款就准备走人。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一换。

“小……小姐……”青梅已经快要昏过去了,小姐怎么性情大变啊!

“给你两个选择,跟我,或者留在这里等着尹家人来领你。”

“我……”青梅犹豫了一下,“青梅要跟着小姐!”

“好吧,你先出去,看看外面有没有人。”

“是。”

“小姐,外面一个人也没有,喜娘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太好了,咱们走!”

“是!”

……

尹思菡的院落名为潇湘院,虽然张灯结彩,但静悄悄的连个丫头护卫也没有,足见这萧翎早就把她下堂了。嘿,如此倒省了本姑娘不少心了!

主仆两人鬼鬼祟祟的来到距离最近的一堵院墙下。

看着高高的院墙,青梅害怕的牙齿都打战了:“小姐,我们要怎么走……”

“翻墙。”尹思菡用力把包袱扔出去,把裙角提起来顺着腰带别了一圈,立刻变得短裙,露出一双美丽的小腿就开始爬树。这棵树长的地理位置实在是太好了,等下她只要荡着树丫就可以荡出院墙了。

“啊?”青梅目瞪口呆,温婉娴静滴小姐什么时候还学会爬树了?

就在青梅发愣的时候,尹思菡已经像个猴子,利落的爬上了树,坐到树杈上,朝青梅伸手:“来,你也赶紧上来。”

“奴婢不会爬树……”青梅沮丧得快要哭了。

尹思菡无语了。真想甩下这个包袱自己一个人走。

树下的青梅同学似乎察觉到了主子的意图,惶恐的说:“小姐,你不要丢下奴婢啊……”

额,尹思菡满头黑线,有些心虚的摸摸鼻子,干笑:“不会,当然不会……那个,我先出去,找个绳子扔进来,你就拉着绳子爬墙,我在外面拽你。”

“哦……”青梅很不放心,但是胆小的主子就有胆小的奴,她也不敢反抗小姐的。

“就这样!”尹思菡站起来,挑了根树枝用力拽两下,恩,弹性很好,两腿用力一蹬,她就着树枝用力一荡,人就随着树枝荡了出去,跃过院墙的时候,她一松手……

“砰!”

听得一声巨响,树上已经没有了尹思菡的影子。

那声也太响了!青梅被吓得浑身哆嗦,下意识的尖叫起来:“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院墙外,尹思菡无力的趴在地上抽了抽。世上还有这么二滴丫头么?叫那么大声是想让全萧家山庄的人知道她跳墙跑路啊?

不过这一跤了摔得太狠了,五脏六腑挨个儿疼,让她好半天都爬不起来。还好她的的跑路经费就在她身下垫着,不然胸都要贴平了。

刚刚路过的一个人影听到声响,又折了回来,好奇的看着趴在地上人的。那双裸露在外在小腿格外吸引人的目光。看她这衣服打扮应该是萧翎今天娶的新娘子嘛!那人的瞳孔缩了缩,才恢复平常,笑眯眯的说:“请问,需要帮忙吗?”


第5章 药效发作

“不需要。”尹思菡闷声说,头都不敢抬一下。呜呜,怎么半夜三/更的这院墙外还会有人,不会正好是萧家山庄的人吧?

“难道你要一直这样趴着?”那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喜欢,要你管!”尹思菡没好气的骂,死活就是不抬头。关键时候遮什么最有用——遮脸!

“那你就一直趴着吧!”那人似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看另一端出现的火把,好心提醒道,“不过有人来找你了!”

“什么?”尹思菡一吓,迅速爬起来,捡起地上的包袱重新恩甩到背上背好。挼挼额前的发丝,这才看清楚那个人的容颜。

皮肤白皙,面部线条柔和,眼晴很亮,脸上正泛着可亲的笑容,只是眼中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头上戴着白玉冠,长身玉立,华丽的紫衣散发着神秘的气息,左手指上一枚大大的碧玉扳指。

一看就是非富即贵啊!

她才臆想了一半,身后就传来催命符。

“小姐,小姐!”

青梅正急匆匆的带着一伙人朝她跑来,一边跑还一边很二的呼叫。

“这个二货!”尹思菡无力的啐了一句,转身就跑。

后面的人看到她还想跑,追得更加急了。萧翎身形一闪,就腾身而起,下一秒就挡在了尹思菡面前。

“啊——”

急速奔跑的某女急忙刹车,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砰!”

她撞上一堵肉墙。肉墙纹丝不动,她的鼻子却要断掉了,一股热血从鼻子里流了出来。

“尹思菡,你到底在搞什么?”

萧翎铁青着脸瞪着这个女人,快要被气疯了!他刚想和夜筠洞房呢,就听说尹思菡跳墙跑了。这新婚大喜,新娘子却跑路,要传出去他萧氏少主还要不要做人了?!

一不作,二不作。滴溜溜的眼珠子一转,尹思菡后退两步,捂着鼻子哭了起来:“呜呜,人家的鼻子……”

鲜红的血珠子从指间滴落,萧翎也被吓了一跳,青梅更是见鬼一般的惊叫起来:“啊!小姐!小姐不能流血的!”

还有这一说?眼中闪过慧洁的光芒,尹思菡干脆两眼一翻软软的倒了下去。

“喂!”萧翎下意识的伸手接住她。

清冷冷的月光下,鼻血不断的流出来,称得她的脸色好苍白哦!难道又是心疾发作了?萧翎下意识的按住她的手腕,朝她体内输送内力。

好热!这厮在干什么?

尹思菡很想睁开眼睛反抗一下,又不敢。

“啧啧,新娘子的腿好漂亮!”紫衣侯顾千澜笑眯眯的“凝视”着尹思菡的小腿,赞不绝口。

萧翎差点儿没走火入魔,他收回手,瞪了顾千澜一眼,再低头,果然!尹思菡竟然把长裙别到腰上,膝盖以下全部露出来!

“又长又直,还白……”顾千澜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闭嘴!”萧翎恼怒成羞,快速伸手把裙子拉下来。他的力道太大,宽宽的织金红腰带竟然被扯了下来,衣襟两开,露出里面白色的亵/衣。

“哇!”某男似乎要喷鼻血了。

萧翎火速帮她拉上衣服,抱起她就跳墙回山庄了。

“啧啧,反应真快。”顾千澜无限可惜的砸砸嘴,朝一众愣在原地的人摆摆手,“没戏看了,都回吧,该干嘛干嘛!”然后就潇洒的走人了。

青梅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完了,小姐恨死她了!

*****

“尹思菡,给我一个解释!”

潇湘院,萧翎愤怒的瞪着尹思菡,俊颜一片铁青。如果不是碍于她天生有心疾,他真想拍她一巴掌。

喜床上,尹思菡持续装死中……

“我知道你已经醒了!”萧翎再度怒喝,听她的呼吸就知道了,她其实根本就没晕,是他一时心急才上了她的当。一想到几次三番被她戏耍,他心里的怒火就来得更猛了。

好吧,不得不醒了。做作的嘤咛一声,尹思菡“悠悠转醒”,她坐起来,看着萧翎一脸无辜,弱弱的唤:“相公?”

一声相公叫得萧翎直哆嗦,他满头黑线瞪着她:“尹思菡,当初是你死活要嫁进来的,为什么还要逃?”

“我……”这回轮到尹思菡满头黑线了,是她死活要嫁的?呜呜,这主是有多痴情啊!眼珠子一转,泪水大滴大滴的落了下来,“对不起……我错了……”

“错了?”萧翎冷哼,“你知道这样逃跑的后果吗?”

跑路本违法,后果很严重。尹思菡颤魏魏的看着他,一副小白兔模样:“相……相公……”


第6章 出逃被捉回

“别叫我相公!”萧翎忍无可忍的上前一步,捏住她的手腕,“如果你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那么恭喜你,你做到了!但是——”

“但是什么?”尹思菡打了个寒颤,他的目光好可怕哦!

“你竟然让我在紫衣侯面前颜面尽失!”这就是萧翎最最愤怒的地方,从今以后,他惊世公子的名声算是毁完毁尽了。

“原来那个穿紫衣的叫紫衣侯啊!”尹思菡恍然大悟,“他是来参加我们的婚礼的吗?看着挺有钱的,送了多少礼金?”

“别想转移话题!”萧翎怒喝,“尹思菡,我告诉你,我已经娶了你!衣食钱财一样也不会少你,你该知足,从此在潇湘院享享清福,别再给我惹事生非!”

“哦……”尹思菡小心翼翼的点头,“我知道了……”

“哼!”萧翎冷哼一声松开她的手腕,白皙的手腕上已经是一圈青紫,连萧翎都吓了一跳。正犹豫着要不要向她道歉,尹思菡却像个没事人般淡定的活动活动手腕,什么也没说。

这一瞬间,心里有一丝丝的愧疚闪过,然而只是一丝丝,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因为萧翎察觉到一股热气自小腹向周身窜去,白皙的俊脸刷的就红了。

“被下药了!”他惊愕的喃喃。

“你说什么?”尹思菡迷茫的抬眸,终于发现了他不正常,“相公,你的脸好红哦!不会是发烧了吧?还是你也有心疾,被我气得发病……”

脚下一个趄趔,萧翎扶着八宝圆桌,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一拳狠狠砸在桌子上:“该死的!是谁这么大胆!”

有玄机哦!

向来有八卦之心的尹思菡同学下床来,好奇的走向他:“怎么了?”

萧翎抬起眼来,看着尹思菡目光变得恍惚起来,眼前仿佛出现了柳夜筠娇俏的容颜,他朝她伸出手去:“眉儿……”

“耶,你干什么?”尹思菡急忙后退两步,警惕的看着他。

萧翎回过神来,他用力甩甩头,看清眼前的人是尹思菡,炙热的目光一下子又冷了下去:“是你?”

“当然是我了。”尹思菡睁大了美目,看着他蒸得通红的脸,伸出小手去,一碰吓了一跳,“天,好烫!”

她的碰触加速了心中的欲望,萧翎步步后退,像只受伤的狮子:“不要碰我!你不要过来……”

“可是你发烧了,要不我去找大夫吧!”尹思菡马上说。

“我不是发烧……是,是……”萧翎凌乱了,快速用目光扫荡这间新房,并没有什么异常。他只在柳夜筠的房中喝过一杯交杯酒,怎么就中了招了呢?难道……

“啊,我知道了!”尹思菡恍然大悟,偷偷瞄瞄他的下/身,她的脸也跟着红了,“那个……我想你大概需要洞房,门在那边。”

萧翎运起内力,以强大的意志力压制着药力转身,却听到身后的女子这样说,他的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转眸古怪的看着她:“你让我去和柳夜筠洞房?”

“你让我和柳夜筠去洞房?”萧翎转眸古怪的看着她。

“对啊!”尹思菡用力点头,没有一丝迟疑。

“你确定?”萧翎差点儿没背过气去。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禽兽这种物什还是送给别人享受的好。

完全是巴之不得他赶紧走的态度嘛!萧翎眯了眯眼睛。意识到他目光里的小火种,尹思菡赶紧解释道,“快去吧,柳姐姐胸大屁股大好生养,一定能满足你的!”

这……

身为男人的自尊立刻受到了打击。他选择和柳夜筠洞房现在变成了被她赶去和柳夜筠洞房,这意义就不同了!

不走了!

萧翎干脆转过身来,眼里闪烁着危险的火花:“今晚,我就留在这里了……”

“啊?不是吧?”尹思菡脚一软,差点儿摔倒在地上。

“怎么?这难道不是你想要的吗?”萧翎朝她步步逼近,他一边走一边脱衣服。一旦不再压制,体内的欲望就像洪水一般,每一条神经每一个细胞都张开了最最原始的兽欲。

“额……”

尹思菡艰难的咽了咽口水。

“你……你不要过来……”

“不要?通常女人说不要的时候就是代表要,尹思菡啊尹思菡,看不出来你外表这么纯洁,内心还是挺澎湃的嘛!”说话间,萧翎已经脱了上衣站到在她面前,全身只剩下一条红色的亵裤。

尹思菡无语了。银牙暗咬,她狠狠的瞪着他:“你再过来我就不客气了!”


第7章 送夫去洞房

“哦?”他好笑的看着她,意味深长的扬长了尾间,“有野性,我喜欢!”说罢他就直接扑了过来。

野性你个头哇!尹思菡灵巧的一闪身,避开萧翎的袭击,顺手拿起博古架上的大花瓶就砸了过去。

“砰!”

萧翎飞起腿,价值千金的古董花瓶瞬间变成碎片,叮叮当当的落了一地。

“啊?”尹思菡震憾了。

“哼!”萧翎不屑的冷哼。

那冷哼听在尹思菡耳里就是赤果果的鄙视!她怒了!全身的血气都往上涌了上来,她拿着什么砸什么,她砸什么萧翎踢什么。

反正是你家的东西,损失了也是你的钱!

新房里噼哩啪啦一阵刺耳的声响,听得守在外面的青梅心惊肉跳。

这,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

如意院,柳夜筠一身发生的红色薄纱睡衣倚在美人榻上等萧翎都等得要打瞌睡了!桌上的龙凤花烛都燃掉了大半,她忿忿的咒道:“天杀的尹思菡,竟然坏我好事!”

“小姐,要不要先吃点儿东西?”丫头莲心体贴的问。

“不用了,这红儿去打探消息怎么这么久啊?”柳夜筠再度打了个哈欠,脸上有些异样的驼红。还好她的酒喝得少,不然这会儿药力上来,她就更难熬了。

不一会儿,红儿闯了进来,气喘吁吁的道:“小姐,不好了,姑爷去潇湘院了!”

“什么?”柳夜筠蹭的坐起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姐,这下怎么办啊?”莲心忧心忡忡的问。

深深的呼吸,柳夜筠在心里衡量了一会儿,道:“咱们去看看!”

“是!”

****

“你说什么?尹思菡逃跑了?”

“是啊,要不是被本王个正着,本王也不敢相信呢!”

“哈哈哈……”

东元国最负盛名的百花楼里,当家头牌慕惜坐在凉亭里临时用绸带绑成的秋千上,晃动着两条光洁的小腿,笑得乐不可吱。一袭湖蓝色的丝裙领口开的很低,露出丰满的胸部,面似芙蓉,眉如柳,比桃花还要媚的眼睛十分勾人心弦,肌肤如雪,一头黑发挽成高高的美人髻,鲜红的嘴唇微微上扬,光裸的足偶尔踏过水面,激起几许水花,映着天上的明月,银光闪闪。

而紫衣侯顾千澜正好以整暇的躺在,望着天上的明月,唇角漾着微微的笑意,显然萧翎的新娘子翻墙逃跑的事愉悦了他们。

“哈哈……”慕惜毫无形象的,夸张的大笑着,丰满的胸脯随着她的动作晃得人眼花。不过顾千澜只是仰望着夜空,对于眼前的绝色美人早就免役了,“进门时自己掀盖头也就算了,竟然还敢逃婚!还是翻墙!哈哈哈,太好笑了,太好笑了……”

“的确是太好笑了!”顾千澜换了个动作,把两手交叉当枕头垫到脑袋下面,清风吹过,他惬意的眯了眯狭长的凤眼,“这尹家小姐啥时转了性啊,怎么都没有听说过?”

“就是啊……”慕惜好不容易止住笑,拉着秋千两旁的绸带轻轻一跃,就落到地面上,她赤脚走到顾千澜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若有所思,“你不会是后悔了吧?”

“后悔?”顾千澜的目光瞬间就冷了下去,他坐起来冷冷一哼,“只不过是个有心疾的小姐,能嫁给惊世公子已经是她莫大的福份了!”

“也是。”慕惜耸耸肩,在他身边坐下来,“顾千澜啊,我们打个赌吧!”

“赌什么?”顾千澜漫不经心的问。

“赌一赌萧翎会不会爱上尹思菡。”慕惜道,凭女人的直觉,她总觉得尹思菡不简单,绝对不会是传言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娇小姐。

“这有什么可赌的?”顾千澜闭上眼睛,揶揄道,“本王还以为你要赌她什么时候被下堂呢!”

“柳夜筠那个女人也想当萧家女主人吗?做梦!”慕惜不顾淑女形象的啐了一口唾沫,“也就萧翎那个傻子陷在爱情中看不清方向。

“哈哈,怎么以前没发现你这么仇视柳夜筠?”顾千澜好奇的坐起来,看着义愤填赝的慕惜。

“直觉,女人的直觉!”慕惜坚定有力的说,“怎么样?紫衣侯,你敢不敢赌?”

“赌就赌!如果你输了,就乖乖滚回青州去!”

“成,如果你输了从今以后都不准再管我,更不能再提我们的关系。”

“一言为定。”

“驷马难追!”

“啪!”

“砰!”

“……”

潇湘院里正打得热火朝天。房间里所有能摔的东西都摔了,能踢的也都踢了。南宫乱的屋子遍布各种家具碎片,比战场还惨烈。


第8章 心疾发作

萧翎反而愈挫愈勇,尹思菡手无缚鸡之力,如今已经被按倒在了床上。

“我看你还有什么招!”萧翎喘着粗气,趴在她身上。唔,她的身子好香啊!欲望更加强烈了,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萧翎望着身下的人儿,目光变得迷离而火热。

“是我错了,你放过我吧!”尹思菡欲哭无泪。她错了,不该挑战一个兽欲发作的男人哇!尤其是一个有武功的男人!

她挣扎了两下,萧翎的唇已经凑了下来。火热的唇似带了魔力,吻得她全身无力。两手用力一扯,她身上的衣服就变成了碎片,饱满光洁的身体露出来,冰凉的空气接触到皮肤,让她一阵头皮发麻。

“那个……萧翎啊,你就放过我吧,我真心不想和你**啊!”尹思菡挣扎着抽空哀求道。

萧翎已经被情绪冲昏了头脑,根本就听不进去。三下五除二,两人就赤裎相对了。尹思菡被他死死的压着,根本就挣脱不了,两只手被钳制到脑后,无法动弹。

“给我……别动……”他喃喃的低语着,完全失去了理智。火热的身体贴上来,似乎想连她一起给熔化掉。

完了,贞洁不保了!

尹思菡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僵直了身子任由他为所欲为。

此时的萧翎急切的需要释放欲望,全然不顾对方的感受。

“啊——”疼痛传来的时候,尹思菡忍无可忍的尖叫一声,猛的睁开了眼睛。心头传来锥心的疼痛。

她的尖叫让萧翎更加兴奋……

心头的疼痛让尹思菡有些恐惧,她睁大眼睛看着男人,忽然感觉一阵窒息。

尹思菡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抽出自己的手,痛苦的蜷成了一团,手捂着心脏的位置,脸色变得苍白如纸。

“我……我……好难受……”

好痛,好像有很多针在扎,痛得她难以呼吸。

萧翎被吓了一跳,情欲如潮水从眼中迅速退去,他看着身下的她:“你怎么了?”

“痛……心好痛……”尹思菡捂着胸口,嘴唇都变得有些发乌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么痛啊?痛到有种要死的感觉啊!

萧翎迅速从她身体里抽离,从枕头底下翻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一颗药塞进她嘴里,手掌翻飞按住她的胸口,缓缓的输送真气。

温暖的内力灌进来,融化了丹药迅速吸收。快要停止的心脏忽然就变得有力起来了,砰砰的跳动着,濒临死亡的窒息感慢慢退去,尹思菡舒服了许多,她轻轻的吐出一口气,虚脱的躺平在床上,闭上眼睛享受这暂时的详和。

半晌,萧翎才收了手,看着身下光溜溜的人儿,喉结又是一阵发紧。可是他知道不能再继续了,不然她真的会死掉的。

发泄了一半,体内的药力倒是消散了不少。轻轻一运力,他释怀了。还好已经不成大碍了。

床上的人儿发出均匀缓慢的呼吸声,萧翎哭笑不得,看看床上昏睡的人儿,唇角抽了抽,他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再用被子盖住她的身体,就打开房门走出去。

“姑,姑爷……”青梅小心翼翼的唤,很想冲进去看看小姐现在怎么样了又不敢。里面听起来好激烈的说,不知道小姐受不受得住。

“进去伺候吧,她没事。今晚的事谁也不准说,否则我割了你的舌头!”萧翎恶狠狠的威胁道。新娘子在承欢时心疾发作,这让做新郎的情以何堪啊?这要让人知道了,他堂堂惊世公子就不用混了,直接抹脖子算了!

“是。”青梅赶紧进去了。

萧翎沉默的离开潇湘院,火红的新郎服随意的穿在身上,松松垮垮的像个流氓。可是一看他这表情,就明显知道是流氓未遂了。

“相公……”

刚刚赶到潇湘院的柳夜筠正万般风情的迎上来,婉转妩媚的声音让人的骨头都要酥掉了。

“眉儿?你怎么来了?”萧翎刚问完,又觉得不妥,他们刚刚喝下交杯酒,正准备成全好事就被小厮急匆匆的给叫了出来,她能不来找他吗?

“相公,眉儿等了你许久都不见你回来,所以来看看……”说话间,柳夜筠瞟了瞟他身后的潇湘院。

萧翎有些尴尬,道:“天晚了,你先回去休息吧!不用等我了。”萧翎身形一闪,让柳夜筠扑了个空。

他的身上还带着情欲过后特有的气息,柳夜筠的心猛的沉了下去——完了,她来晚了!


娇蛮娘子逃婚记:尹思菡此生有三大乐趣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64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