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少爷霸道爱:那一夜,她遭人算计。

名门少爷霸道爱:那一夜,她遭人算计。

第1章 小女人

“骆晓雅,顶楼的总统套房,客人指定要你按摩。”前台的小姐放下电话就向骆晓雅喊道。

“哦,我知道了。”骆晓雅淡淡的应,真想回家呀,她已经要换下制服下班了,却不想临时的又多了一份按摩的任务。

没办法,风间的规定就是这样的,每天除了要完成任务外,对于客人的指定必须要遵从,否则,那便直接从风间走人,但是,只要是被风间开除的人,T市的任何一家有按摩服雾的酒店就都不会再接收此人了。

去吧,接完了这个任务就下班了。

骆晓雅知道夜已经深了,可对于她这样的盲人来说,这个世界从来也没有白天与黑夜的区别。

骆晓雅走向了电梯间,虽然看不见,可是她的感觉却非常的好,手指摸索着很快就按下了顶楼的数字,静静的站在电梯里,虽然早就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可是今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皮一直在跳,跳得让她的心慌慌的。

到了,电梯已经停了下来,骆晓雅优雅的迈出电梯,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直直的望着前方,如果不是早知道她是看不见的,任谁也不会相信这样一个玲珑剔透的小女人会是一个盲人。

可她,真的就是一个盲人。

最里的一间就是总统套房。

没有谁比她更熟悉风间的每一处了。

站在门前,骆晓雅如往常般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才轻轻的敲下了总统套房的门。

“进来。”她的手才一落下,房间里立刻就传出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那声音让骆晓雅一怔,她记人记事凭的都是声音,所以,只两个字她就记起了这总统套房里现在的客人是谁了。

那一刻,她是真的很想要逃。

她不喜欢裴绍恒,甚至于是有些讨厌,可这想法只在脑子里停留了一秒钟就被她否定了。

她是按摩师,她没有选择客人的权利,所以,既便是非常讨厌,她也只能忍。

轻轻的推开了房门,可她的一只脚才踏进去甚至于还没有落地,屋子里就传来了一记娇喘声,“嗯,绍恒……你轻点……”

那声音那么的刺耳,丝毫也不因为此时骆晓雅的进入而掩饰分毫,骆晓雅有一瞬间的停顿,可她转而就释然了,她是盲人,她什么也看不见,这就是客人喜欢盲人按摩师的好处。

泰然的走向房中央,骆晓雅很快就站在了此刻正飘满了独特气息的大床前,“先生,什么时候开始按摩?”

床上,裴绍恒挑眉望了一眼波澜不惊的骆晓雅,虽然他的手正按着身前的女人亲吻着他,可这一刻,当骆晓雅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的居然……居然一下子就没了感觉。

骆晓雅,这是他第三次见她了,望着她的那一张干净的没有经过任何雕琢的小脸,他扬声道:“现在。”


第2章 恶作剧

悲绍恒的声音就在她的身前,眼睛看不到,可她,却感觉到了他语气中浓浓的恶作剧的意味。

她轻轻笑,无视周遭那难忍的气息,眼不见为净,她是真的看不见。

那便,无视好了。

熟练的拄着床沿轻巧的就跳上了床,她道:“先生,请趴下去。”

“绍恒,不要,我不要你趴着,就现在这个姿势刚刚好,嗯……”女子在抗议骆晓雅的同时,居然还低哼了一声。

耳边,同时传来的还有女子亲吻时毫不掩饰的唇舌与男人的肌肤相触时发出的声音,骆晓雅还是无视的轻笑,“先生,既然你这么忙,不如,等你忙完了我再为你按摩,不然,打扰了先生和这位小姐的雅兴终究是不好。”她轻描淡写的就想要暂停,最讨厌的就是裴绍恒这样的男人了,吃不着的就惦着,而她,就是他曾经惦记过的人,也是,连续拒绝了他两次的女人。

裴绍恒舒服的躺在枕头上,本以为他可以好好的作弄一下骆晓雅,然后再……

可现在,骆晓雅根本就不往他早就下好的套里钻,她不怒,她也不气,甚至于在听到他身前女子的声音时也没有半点的反应,倒是那一张清亮的不染胭脂的素颜勾起了他的反应。

天,他就是喜欢她的那张脸,太干净了。

干净的如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让他第一次见时就迷恋上了她的笑颜。

真美。

那一刹那间,裴绍恒一个恍神,再也受不了身边女子的亲吻了,此时他的眼里心里就只剩下了眼前的骆晓雅。

便是因为见过了太多的冶艳,所以,他恋上了骆晓雅的清纯,这是高楼林立的都市里少见的清纯,就连骆晓雅随意绑起的马尾也是那么的好看,那上面,似乎还泛着少女的幽香,扑鼻惑人。

也许,就因为她的清纯,所以,才对他有了两次的拒绝,可他裴绍恒允许有再一再二,却不允许有第三次的收到拒绝。

脚一踹,他冷冷的向身前正忙活着的女子的头踹去。

这一脚,让女子有些猝不及防,“啊……”她呼痛轻叫,手也抚上了才被他踹上的头,“干……干什么?”

裴绍恒伸手一探,就拿起了一旁的钱夹,随即的,一叠粉色的钞票就扔到了女子的身上,“出去。”他的动作一气呵成,没有半点的拖泥带水,那样子酷的不象话,女子微微一愣,反应过来时的第一时间是不情愿,可当她随即看到裴绍恒的一脸冰霜的时候,她还是识趣的噤了声,然后一点也不害羞的从他身边爬起来,下床,整理好衣服,再迅速的捡起那些粉钞狼狈的走向门前,经过骆晓雅的时候,她不由得多望了骆晓雅一眼,那一眼,让她明白了什么叫做距离。

那份泛着青涩的纯美是她一辈子也装不出来的。

因为那些,是骨子里自然而然的散发,而绝不是想要了那便就会有的。


第3章 橙汁

门,“嘭”的一声被关上了。

房间里,刹那间就静了下来。

骆晓雅微笑着迎到床前,“先生,可以开始了吗?”

那是她惯常的职业般的微笑,可即使是这样的微笑也能打动男人的心,好在,风间比起其它的酒店来说要正规一些,所以,就算是有客人要带人出场,如果没有当事人的同意,也是万万不敢强来的。

裴绍恒真的泄气了,因为,看着眼前的这张无害的脸他真的下不了手。

望着她的眼睛,漂亮的让人想起紫色的葡萄,衬着她的脸尤其的纯净,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任谁也不能相信这样的一个女孩会是一个盲人。

可他,就是对一个盲女动了心了。

裴绍恒努力压抑住心底里的那份渴望,他淡声道:“我想先喝点东西再按摩。”既是下不了手,那便,让女人自动自觉的爬到自己的身边,只是,这需要他自己来创造条件。

“好。”骆晓雅沉声应道,客人从来都是上帝,所以,他要喝点东西那她也只能顺从他。

裴绍恒望着眼前的骆晓雅,他知道她一直都在警惕着,这个女孩有着超乎于常人的警觉性。

但是,他必须要试一试,因为,他是裴绍恒,他不想输得那么惨。

裴绍恒端起了桌子上早就倒满杯的葡萄酒,他轻轻的啜饮了一口才道:“骆小姐,你要不要也来一杯葡萄酒?”他知道她一定会拒绝的,可他的这句话只是一个引子罢了,他已经想到了让她喝下东西的办法。

骆晓雅摇摇头,“先生,报歉了,这是在工作时间,我是不能喝酒的。”

“哦,是呀,我倒是忘记了,那不能喝酒就喝一杯橙汁吧,喏,给你,这可是还没有开封的橙汁。”这橙汁,是之前那个女人带进来的,却不想现在居然就被他利用了起来。

骆晓雅还是摇摇头,“不了,谢谢先生。”

“怎么,连未启开瓶盖的橙汁你也不敢喝吗?是不是怕我……”扬了扬眉,裴绍恒扫过骆晓雅,今晚上,他要定了她了。

骆晓雅有些不好意思了,想到自己屡次的拒绝,心思一转,她的小手便伸向了裴绍恒,“呵呵,谢谢裴先生。”

裴绍恒立刻兴奋的将橙汁递给了骆晓雅,看着面前的女人以手摸索着找到了瓶盖,虽然她的动作熟练,可依然能让人感觉到她是看不见的,这样的一个女孩竟看不见这美丽的花花世界可真是可惜了。

骆晓雅轻轻一拧,橙汁的瓶盖却固执的不肯让她打开,果然是从未启过封的,这让骆晓雅放心了。

又是一拧,橙汁的瓶子终于拧开了。

对面,裴绍恒已将刚刚骆晓雅的反应全部都看在了眼里,看着她真的要喝了,他不动声色的将桌子才刚刚准备好的一个杯子递给了她,“用杯子吧,这样喝着舒服,味道才好。”

裴绍恒的声音很轻柔,轻柔的让骆晓雅真的卸下了心防,她随意的接过裴绍恒递给她的杯子,然后慢慢的将橙汁倒入了透明的杯子里。

看着那黄色的液体终于倾倒而进入了骆晓雅的口中时,裴绍恒提到了嗓子眼的心终于落了下去,她喝了,那么,这个晚上,她便是属于他的了。

轻轻的笑,裴绍恒无声的踩着地毯走到了门前,然后拿起了那个‘请勿打扰’的牌子挂到了门外的把手上。

夜,在静寂中却写满了无尽的渴望。


第4章 不对

裴绍恒带着满身心的渴望回到房间时,眼前,骆晓雅不知何时已经转过了身来,一双根本看不见的眼睛却是直接就把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那目光让裴绍恒一怔,他相信如果她可以看得见,那么,那杯橙汁他不一定会得手的。

可也就是因为她看不见,所以,才成全了他。

“裴先生,现在可以开始了吗?”还是那张无害的脸,微笑满溢的让他全身都绷紧了的想要拥她入怀。

这真的是裴绍恒第一次这么强烈的想要一个女人。

所以,即使手段恶劣了些,可他,想要的就只是结果,而不是这其中的过程。

“可以了。”裴绍恒说着就直接走向房间正中的大床,趴到床上时,骆晓雅已经跟了过来。

很快的,骆晓雅的手就职业化的落在了他的身上,或轻或重,让裴绍恒舒服的闭上了眼睛,他喜欢骆晓雅的手触到他肌肤时的感觉,虽然知道这对于她来说只是一份工作,可于他,却全然不是那种工作的感觉。

一边享受着,一边也在等待着,等待骆晓雅才喝下去的橙汁起了反应,那时候,她就会主动的缠上他的身体想要他爱她更多更多……

男人的劣根性甚至于在这一刻开始臆想着女人自动自觉的褪去一身衣物时的白皙而耀眼的胴体了,那一定很美。

那样一刻的她也会是最美的,都说女人在做那一切的时候如果看不见,会更加的增加情趣的,可她,天生的便看不见。

“晓雅,你多大了?”想象着那香艳的画面,裴绍恒差一点就流出了鼻血,为了防止鼻血的流出,他急忙没话找话的与骆晓雅对语着。

“二十一。”她轻声语,手也随之落在了裴绍恒的腰身上,可是奇怪的,当手落下的那一刻,她突然间的感觉有些热。

也许,是室内的空调开得太高了吧,没有去想其它,骆晓雅继续着手上的非常专业化的推拿动作。

“真年轻。”裴绍恒自言自语,可就是这么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她却过早的失明,过早的与这个绚烂的美丽的世界失之交臂,在她的所有的感知里,除了触摸之外就只剩下了听觉了。

骆晓雅没有回应,只是一只手在停顿的一刻不自觉的移到领口,然后就松开了制服领口的一颗扣子,她是真的感觉到了热,那热,让她开始有些浮躁的不知道要怎么压制下去了。

可骆晓雅无声的动作却尽收了裴绍恒的眼底,因为,此时的他正歪过头侧望着她的方向,他看到了她渐渐变得嫣红的俏脸,那原本的白皙仿佛涂了一层胭脂似的让人馋涎欲滴。

手,轻轻抬起,他觉得只要他现在一触到了她,她就会一发而不可收拾的想要他了,那时候……


第5章 突来的电话

可他的手才要触到骆晓雅的脸上时,房间里却响起了音乐的铃声。

Shit!那是他的手机铃声,不知是谁该死的居然在这么重要的时刻打过来电话。

裴绍恒不想接,一点也不想接。

“裴先生,你的电话。”可是骆晓雅却适时的在提醒他了。

裴绍恒只得打开了手机,当眸光扫向屏幕上的时候,他一下子就清醒了,居然是老爷子的电话,裴绍恒腾的坐了起来,手指飞快按下了接听键,“父亲,你找我?”

“绍恒,你妈出事了,你最好现在来医院一趟。”

“什么?”裴绍恒将手机从一边的耳朵移到了另一边的耳朵,虽然没有慌,可是在听到母亲出事的这一刻他是真的担心了。

“你妈从阳台上摔下去了,颅脑出血……”裴永生说到这儿的时候声音已经颤抖了。

这是裴绍恒第一次听到父亲这样慌乱的声音,来不及再想其它,他立刻道:“二十分钟后我到医院。”说完,他抓起衣服一边穿一边跑向门前,这一刻,他根本就忘记了骆晓雅的存在,因为,就在他打电话的时候,骆晓雅有些不舒服的去了洗手间,所以,没见到人影的裴绍恒情急之下就将骆晓雅遗忘在了总统套房里。

“呜……”骆晓雅不住的用水拍打着脸,可是,那热就是不依不挠的让她浑身都难受,这难受让一向衣衫整齐的她已经将领口的扣子解到了第三颗,这绝对是少见的,可她自己并不知道。

此时的骆晓雅的思维已经开始迟钝了起来,原本就黑暗的世界里居然被神奇般的披上了一抹朦胧的色彩,她什么也看不见,可心里却象是在渴望着什么。

“哗……”水龙头已经拧到了最大,可无论怎么冲着手脸都没用,她就是热。

身上的工作手机就在这时响了起来,“骆晓雅,你怎么还没有下来?”大堂的安晓晓熟络的笑着问她。

骆晓雅一愣,半晌才回过神来,“哦,我还有个客人没有按摩完,还要等一会儿才下班。”

“喂,你那里怎么那么大的水声,笨蛋,你是不是在洗手间?”

“嗯,是的,我在洗手。”

“哦,这就对了,怪不得你不知道,你那客人已经离开酒店了,所以你现在就可以下班了,晓雅,要不要请我去吃烧烤?”安晓晓想要K骆晓雅一顿。

骆晓雅又是以水拍了拍额头,“晓晓,我今天有些不舒服,改天吧。”

“那你赶紧回家吧,不行就去看医生,千万别耽搁了。”

“嗯,我知道了。”骆晓雅轻声应,便放下了电话准备下班了。

回到房间里,裴绍恒果然不在,空荡荡的房间里还残留着刚刚裴绍恒与那位女子欢 爱的气息,不知道为什么,嗅到了那味道只让她更加的感觉到了热。

骆晓雅只想快点离开,她想要洗个冷水澡,来浇息她身上的滚热。

微微摇晃着回到了更衣间,骆晓雅换下了制服就在午夜时分从风间的侧门悄悄的离开了。

从风间到她小小的窝居,走路只要五分钟就可以了,熟稔着走在那条回家的路上的时候,骆晓的身子渐渐的软绵绵了起来,走路就仿佛是飘起来一样的,她的脑子里开始警铃大作,可是,这时已经来不及了。

“砰”的一声闷响,骆晓雅撞在了一个男子身上,“啊……嗯……”,这一撞让她难受的不自觉的轻吟了一声。

“走开,不要钱我也不要。”一声冰冷的低吼响起,随即,骆晓雅就被一只大手用力的厌烦的一推,迷糊中,脚下一软,骆晓雅猝不及防的就倒在了男子的脚边……


第6章 真不要脸

痛,很痛,可是这痛却抵不过她浑身上下不住涌起的那股子浓烈的躁热感。

黑暗中,她什么也看不见,这一摔让她不自觉的挥舞着手想要抓住些什么。

一条腿,她的手摸到了一条腿,手扶着那条腿,她想要站起来,然后走回家洗个冷水澡来缓解自己身体的不舒服。

可就在这时,她的手摸到的那条腿的主人突然间很不屑的弯下了身,然后一把抓住了她的长发,扯着让她的头后仰时,龙少离冷声道:“女人,还不松手吗?真不要脸。”

真不要脸,只四个字,却如刀子一样的钻进了骆晓雅的心,她没有不要脸,她的意识刹那间的就因为这四个字而清醒了一点点,随即,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骆晓雅甩手就是一巴掌,她真的是很随意的凭着感觉挥过去的,因为,她看不见。

可这一巴掌就是精准无误的神奇般的打在了龙少离的脸上。

一声脆响,这一刻,龙少离怒了,这一刻,骆晓雅挑起了他所有的好奇心。

“女人,别怪我事先没有警告过你,一切都是你自找的。”单手一扬,龙少离就如同老鹰拎小鸡般的就拎起了骆晓雅,然后随手一扛,骆晓雅就落到了他的肩上。

一股好闻的古龙水的香混合着淡淡的酒精的味道就这样的袭上了骆晓雅的鼻端,她有些迷糊了,身体里奇怪的感觉让她不住的在龙少离的肩上踢蹬着,可是没有用,那一巴掌已经让龙少离怒了,第一次有女人敢打他,而且还是一个要站街的女人。

扛着骆晓雅,龙少离大步就走向了他才停在路边的黑色劳斯莱斯。

到了,一手扛着女人,一手按开了车门,“嘭”的一声,骆晓雅被扔进了车里。

那是时下最新款的加长房车,尾随着骆晓雅跨进车内的龙少离在黑暗中冷冷一笑,随即就按下了一个按钮。

眼前的座位缓缓倾倒再迅速变换,不过须臾间,那个座位就变成了一张在这车里已经不能说是小的床了。

“呜……”骆晓雅轻吟,小手还在挥舞着,不自觉的碰到了龙少离的手臂时,那份冰凉的触感让她舒服至极,此时,已经彻底的迷失了自己的她什么也不知道了,她只知道她要抓住那条让她舒服的手臂,然后贴上去……

坐在车内小床上的龙少离倒抽了一口气,这女子的小手虽然只是在他的手臂上轻轻滑过,可那触摸的感觉却让他如触了电般的难受。


第7章 看不见的世界

鼻端,嗅到了一抹香,那是淡淡的皂角的香气,这样的年代,还有人用那么古老的东西吗?

龙少离没有动,他倒要看看女人有什么本事来要到他的身体。

有一只手,胡乱的飞舞着,可衣衫的阻碍让骆晓雅又是不耐烦,“嗯……”

就在龙少离以为她会如其它女人般的一一解开他的上衣的扣子时,骆晓雅却是在不耐烦中直接就卷起了他的上衣……

黑暗中,谁也看不清谁的模样,可骆晓雅娇艳的红唇,就在急不可耐的轻轻的落了下去……

只是这一刻,骆晓雅什么也看不到了,同样的,黑暗中,龙少离也看不到她的脸,只是知道身前的女人似乎有些超乎于寻常般的热情。

这是从来也没有过的感觉。

女子所有的动作都毫无章法,都与别的女人没半点的相同,可是,就是这没有章法,就是这胡乱的吻让龙少离难受了。

天,那速度那么的快,快过他记忆里任何女人带给他的强烈的感觉。

手,极自然的就落在了女子的发上,轻抚着时,那顺滑如丝绸般的感觉让他享受的闭上了眼睛。

吻,还在继续,他倒要看看她要怎么撩拔他?

会不会也如刚刚那么的特别呢?

“呵……”骆晓雅彻底的迷醉了,大脑再也不受她自己的控制。

……

带着酒气,看到骆晓雅如此的反应,龙少离邪邪一笑,这女人真会作秀,就连那生涩的反应也表演的惟妙惟肖,倒是一个天生的演戏的天才,只可惜她选错了职业,不是选择了做演员而是选择了做女郎。

想到女子的身份,他突然间的只想要速战速觉,完事了扔了钱他也就走人了,他是绝对不能被这样的女人缠上身的。

于是,黑暗中,骆晓雅成了他唇边的一块即将入口的甜点,柔美无度。

终于,一切归于平静。

龙少离不屑的牵了牵唇角,随手从车上的一个暗格里掏出一叠钞票,然后塞在了女人的裤子口袋里便冷冷道:“女人,你可以下车了。”


第8章 撇她而去

龙少离说完就打开了车门,车外清新的风随即便汩汩的飘入了车内,那风吹着龙少离隔外的舒服,欠了欠身子,他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了车背上,他在等着女人下车,然后开车去洗车行来清理一下这车上的狼籍,他可不想让女人的味道占据着他的劳斯莱斯。

可车上的女人却仿佛没有听见般的还是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张临时的车内床上。

“女人,我让你下车,你听见没有?”龙少离有些火大了,身体里的酒精在起着反应,让他的脾气也变得尤为的暴躁。

那吼声好大好大,可骆晓雅一点也没有听见,她睡着了。

刚刚,男人对她所做的一切让初经人事的她疲累的一翻身就去梦周公了。

龙少离火了,他倏的重新又移到了骆晓雅的身边,不耐烦的抓起她的发丝扯着要她坐起来,“我说的话你听见没有,我让你下车。”

他拉着她的头离他那么近,黑暗中,他似乎是看到了一张姣好的容颜,可是酒精让他怎么也看不清楚,或者,他也不想看清楚吧。

他知道有的女人在完事了的时候喜欢睡觉,可睡得这么死就有些奇怪了,他已经叫她几次了,而且声音还那么大。

装,她一定是在装。

这一想,龙少离彻底的没了耐心了,他可不想这女人醒过来揪着他让他负责,于是,想也不想的就扯过车里的一个毛毯,随意的将骆晓雅裹在了毛毯里,再将她的衣服裤子一并的塞进毛毯里,要睡也去车外睡,他的车可不是她的卧房,是她自己来招惹他的,跟他无关。

毫不怜惜的,龙少离扛着女人就踏出了车外,再将骆晓雅直接就丢在了地上,装是她自己的事情,爱睡也是她自己的事情,自此,她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他可是给了她少说也有三四千块的RMB呢。

拍拍手,龙少离转身就坐进了驾驶室,启动车子时,车灯的强光终于射在了女人的身上,却是隔着一条毛毯让龙少离只看到了一具正在蠕动的身体。

女人醒了,果然是装的,冷冷一笑,看来,他把她丢出来是做对了。

一踩油门,龙少离就在夜色中扬长而去。

车后,是骆晓雅的失声尖叫,“啊……”她醒了,却是无比狼狈的醒了。


名门少爷霸道爱:那一夜,她遭人算计。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2215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