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穷碧落唯君安:以身抵债

情穷碧落唯君安:以身抵债

第1章 你别管我

酒吧昏暗的灯光下,秦落落正趴在吧台上,一杯一杯的将苦涩的酒灌进自己的嘴里。

“落落,不要再喝了,行不行。”

“你别管我,让我喝!”

接到同学的请帖,邀请她今天去参加她的订婚典礼,她是有多傻,有多丢脸?才会不知道今天的新郎居然是自己的男朋友,还傻傻的跑去祝贺?“雯雯,晋升真的有那么重要吗?还说什么我不懂情趣。”

“别想那么多了,劈腿的男人不要也好,不喝了好不好。”

“不要,我就要喝,不要管我,我要单独待一会,你不要理我,不要理我。”秦落落说着一下推开萧绮雯,自己摇摇晃晃的走向洗手间,萧绮雯有些担忧的跟在她身后。

一边走一边想着林子峰的话,“秦落落,七年了,你只让我牵手,我能忍到现在已经很伟大了。宋洁多好,娶了她不止可以晋升,更何况她比你有情趣多了。”

秦落落看着镜子里,有些醉醺醺的女人,指着自己的鼻子,“没有情趣,谁说我没有情趣了,不就是情趣嘛,我现在就去找个鸭子试试。”旁边的萧绮雯吓了一跳。

赶紧打电话通知自家大哥,“哥,我们在绯色,落落现在要去找鸭子,我将她拦在洗手间门口了。你快来啊。”

“知道了,我马上到。”电话那端传来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让人一听就觉得这个人肯定是个稳重的人。

……

来到绯色,找到了两人,“落落,你喝酒了?喝了多少?”

秦落落抬头,看着来人,一身高级名家定制的黑色西装,黑钻袖口闪烁着奢华的光芒,衬托出其身材挺拔修长。长相英俊,深邃的眼眸里有些担忧的光芒。

“嘿,身材挺好,你是这里的鸭子吧?技术怎么样啊?”秦落落傻笑两声,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两张红票子,摇摇晃晃的塞进萧厉安手上。

“今晚上你陪我把,这些钱够吗?不够我也只有这么多了。”

鸭子?技术?虽然知道她是喝醉了,还是忍不住的怒气上涌,又有一丝心疼,将手上的百元大钞捏的皱成了一团,该死的女人,居然这么不爱惜自己。

愤怒的将秦落落环顾在墙壁和自己的中间,低头靠近她的脖劲处,男子特有的气息,喷洒在秦落落的耳边,传来湿热的感觉。“落落,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秦落落顿时觉得心跳有些加速了,在心里狠狠地鄙视了自己一下,都决定找鸭子了,只是靠近说说话,心跳加速干嘛啊。想到这里,下定了决心。

猛然抬头,和萧厉安双眼对视着,一时间迷失在他迷人的眼神中,有些花痴的笑了,“我当然知道,我在找鸭,滚床单。而且我看上你了,很帅,很迷人。”

秦落落说着双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解开萧厉安胸前的纽扣,将手伸到萧厉安的胸膛上面,来回的画着圈圈,慢慢的向着男人的背部进发,整个人也柔若无骨的攀附到了萧厉安的身上。

“听说女人摸男人的时候,男人也会兴奋,是不是?”

感受到特属于女人身上的柔软,夹杂着秦落落身上的体香,一双小手摩擦着游走,让萧厉安的身体,一下子变得紧绷起来。看向秦落落的眼神也有了变化,他可不是圣人,“你确定你要惹火?

秦落落有些迷茫的看着他,惹火?没有,我是要找鸭子,萧厉安看着呆萌的秦落落,他可没有当众表演的兴趣,一把拉着秦落落往外走去。

将有些醉醺醺的秦落落被他拉到了他那辆豪华的奔驰座驾前,打开车门,直接将秦落落扔了下去,自己也扑了进去。

看着近在迟尺的一张俊脸,秦落落伸出双手,环绕着萧厉安的脖子,有些淘气的轻轻咬了一下萧厉安的耳朵,感受到萧厉安的身体一阵颤抖,“咯咯,这就是情趣?”

萧厉安冷笑一声,感觉有些压抑不住的愤怒和身体的欲望在叫嚷着,“秦落落,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吗?”听到这句话,秦落落猛的点头。

“当然啊,我都付钱了,你不能反悔的。”

看着萧厉安性感的薄唇,突然亲了上去,以前林子峰吻她的时候,她都直接拒绝了,所以根本没有接过吻。急切的想要表达自己要做的决心,嘴唇生疏的萧厉安那微抿着的薄唇上面点来点去,萧厉安的眼神因为她的亲吻,越来越深邃。

秦落落还有些朦胧,萧厉安已经忍耐不住,她生疏的挑逗,却该死的让他那么想要她。一只手轻轻的捏着她的下巴,吻上她的唇,这味道太过于美妙,萧厉安下意识的想要汲取更多。

打开她的牙关,嘴里残留的酒气和秦落落专属的特有味道掺杂在一起,冲刺着萧厉安的神经,显得别样的刺激,感觉自己的下腹一阵发紧。

车里一时间陷入了安静之中,而秦落落被吻的晕头转向,整个大脑好像快要窒息了,一片空白。极度不适应的秦落落好像找回了一丝理智,她在干什么?为了个渣男要毁了自己?

不,不行,理智一时回归,开始反抗起来。推开萧厉安,深深的呼吸了几下,“你放开我,我不要了,两百块就当是送你了,不要你还,让开。”

“你现在才想反悔,晚了。”牢牢的将秦落落压在身下,狭小的空间,两人抱在一起,随着秦落落的挣扎,两人身上的肌肤若有若无的触碰在一起,一时间整个空间里充满了暧昧的气息。

感受着萧厉安的炙热,秦落落更加害怕了,声音里都不自主的带上了哭腔,“你放开我,好不好,我不要了。我错了,不该招惹你还不行吗?”

秦落落那委屈的语气,萧厉安下意识的心软了,“乖,听话,我不会伤害你的。”说着再次吻上了秦落落的唇,再次被吻,本就是一瞬间清醒的秦落落再次意乱情迷,不在挣扎,渐渐地有些沉迷。

……

第2章 萧大哥,你长得真好看

等萧厉安满足之后在看了看秦落落,发现此时的秦落落脸色潮红,双目微闭,显然是已经熟睡了过去。摸了摸她的脸,萧厉安宠溺的一笑,这丫头这样也能睡过去。

“落落,醒醒,我们回家睡。”秦落落听到萧厉安的声音,根本不理他,转了一下头,继续睡。无奈的萧厉安只好将秦落落扶在后座上躺好,然后自己开着车回到看自己所住的别墅去了。

到了别墅之后,抱起秦落落,将她抱到自己的房间去了。秦落落有些模模糊糊的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陌生的环境,抵不住自身的困意,模糊中看到萧厉安的脸,再度放心的睡了过去。

萧厉安晃了晃秦落落的身体,秦落落一下子打开他的手,“萧大哥,别闹,我好困。”

看着像只小猫般蜷缩在床上的秦落落,萧厉安无奈,知道她肯定酒还没有醒,要知道平时看了他就跟老鼠见了猫似得,哪里敢像现在这样还知道要跟他撒娇。

“落落乖,起来洗个澡再睡,这样睡觉你明天身上不舒服。”秦落落被萧厉安晃得有些烦了,直接整个人依偎到萧厉安身上。脑袋还在萧厉安的下巴处蹭了蹭,也不愿意睁开眼睛。

“萧大哥,你帮我洗好不好,我疼,一点都不想动,还好累啊。”软软的语调,暧

抱着秦落落来到浴室,慢慢的褪去她身上的衣物,洁白的皮肤和姣好的身材再度呈现在了萧厉安面前。秦落落整个人泡在水里,整个人都感觉很舒适了。

嘴里发出一声满足的娇哼,萧厉安看着依旧闭着眼睛的秦落落,认命的开始动手为她清洗起来。秦落落有些舒服的哼了出声。

而萧厉安却觉得整个过程仿佛就是甜蜜的折磨,好不容易压抑着给秦落落洗好澡。

看了看自身,才发觉浑身已经湿透了,干脆自己也洗了个澡。随后抱着秦落落再度回到自己柔软的大床上,准备就这样睡觉的时候,秦落落却是不安分起来。

一下子滚到了萧厉安的怀里,有些模糊的睁开眼睛,摸着萧厉安的脸,“萧大哥,你长得真好看,我想说好久了,嘻嘻。”随即又闭上眼睛,整个人挤入萧厉安怀里。???伸手摸了摸秦落落的脸颊。刚洗完澡的秦落落,双颊通红,水嫩水嫩的,仿佛掐一下就能出水一般,忍不住喜爱的凑上去吻了吻。

然后就根本停不下来了,秦落落的鼻子,眼睛,耳朵,挨个吻了个遍,秦落落只觉得有些痒痒的,有很舒服

第3章 萧大哥,怎么是你

第二天一大早,有些头疼的秦落落醒了过来,入眼的是陌生的天花板,宽阔的房间,一切都预示着这里不是她自己的房间。

有些心惊胆颤的看了看身上,什么都没穿,而她的身边还躺着一个男人,待看清那男人相貌的时候,秦落落忍不住的惊呼出声。

“萧大哥,怎么是你?”这一声也吵醒了正在睡觉的萧厉安,皱着眉头,不悦的看着秦落落。

“怎么,是我你很意外?还是说你想是谁?哪个陌生人?”萧厉安看了一眼缩在被子的秦落落,有些凉薄的说着。

听到萧厉安这样的话,秦落落昨晚的记忆也慢慢的回笼了,冷静下来之后,才发现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样的蠢事,心里突然也有些庆幸,这个人是萧厉安。

看到秦落落的情绪变化,萧厉安明白现在的她算是完全的清醒了,“秦落落,现在你打算怎么解决这件事?难道准备吃完就扔?”

秦落落听到这话,瞬间脑门之上冷汗流了下来,大哥,昨晚貌似是你吃了我吧,我是女的,不是我应该更吃亏?可是秦落落看着萧厉安那张阴沉着的俊脸,实在没勇气说出来。

她和萧厉安其实不熟,仅限于认识,知道他是萧绮雯的哥哥,是风亚集团的总裁之外,根本一无所知。而且每次看见他,总觉得他气场很强大,有些害怕,最多就是喊过一句萧大哥。

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吗?秦落落想要撞墙了。萧厉安看着小女人害怕了,吓得不敢说话,抬起她的小下巴,看着自己。

“昨晚不是挺热情,还挺主动,还给了我两百块钱?我在你眼里就值两百块?”说到两百块的事情,萧厉安就气怒。

而此时的秦落落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真的难以想象,一向有些胆小自卑的她,居然敢做出如此大胆的事情。

“那个,萧大哥,你到底要怎么样嘛?钱我真的只有两百块,没有多的了。”秦落落此时恨不得一头将自己撞死,她现在是什么性质?找鸭没钱付?昨天相恋几年的男友和别的女人订婚,今天又是这个情况,还有比她更倒霉的人嘛?

想起来林子峰的事情,秦落落又忍不住的掉眼泪,“你是坏人,人家已经那么可怜了,你还要欺负人,我昨晚也是第一次啊,你又不吃亏,干嘛还要追讨酬劳,害得人家这么尴尬。”

萧厉安嘴角抽了抽,有些无奈,“哭的这么可怜就是为了赖账?我也没说要收钱啊不是,这样吧,我把两百块还你,而你呢,这段时间都要和在一起。”

秦落落很不淑女的挖了挖耳朵,怀疑至极听错了,抬头一脸迷茫的看着萧厉安,再度重复了一下萧厉安的话。“你说什么,要把钱还我?我和你在一起干嘛?”

萧厉安勾起一抹迷人的笑容,“你和我在一起还能干嘛?当然是干昨晚的事情,算起来,算是我救了你把,没有让你失身于陌生人。”

秦落落嘴角抽搐,可是她也失身于他了好吧。怎么听起来好像他很吃亏一样?有些小心翼翼的问,“我要是不呢?”

萧厉安亲了亲秦落落的脸颊,秦落落吓得往后倒退,“我记得你好像是刚刚进部队的人吧?和雯雯一届的?”

第4章 吃完不负责

秦落落瞪大了眼睛看着萧厉安,“你什么意思啊?刚刚进部队的怎么了?”

“我的意思很简单,你现在要么答应和我在一起,我随传随到。要么,我就去你的部队举报你,说你夜不归宿,酗酒,吃完不负责。”

萧厉安说完身体向后仰,露出光洁性感的胸膛,看的秦落落不禁脸红起来,瞪了她一眼。只是双颊绯红的她,这一眼瞪得更像是在撒娇。

“萧厉安,你怎么这么无耻啊?”秦落落很是气愤,甚至连害怕都忘记了,要知道她为了进部队吃了多少苦。

要是萧厉安真的这么去一告,她岂不是一遭回到解放前,那怎么可以,可是就这么接受他的要挟,也不好吧,万一这人得寸进尺怎么办?

诶,不对,秦落落摇了摇头,现在根本不是这个问题好吧,她又不喜欢萧厉安,怎么能和他在一起呢?

可是要是不听他的,他告发自己怎么办?看到秦落落一会摇头,一会又咬着嘴唇的可爱样子,萧厉安感觉好玩极了。

“你考虑好了没有,要是不答应,别说部队,你回不去。就是秦家,估计你爸爸知道了就会更不喜欢你,你那个大妈和姐姐也会更加看不起你。”

萧厉安可是对她的情况一清二楚,秦落落听到这句话,抬头瞪着萧厉安,“萧厉安,你还能在无耻一点吗?”

“这不叫无耻,反正你男朋友也劈腿了,我比他优秀和我在一起不是更好吗?”萧厉安那张魅惑人心的脸再度靠近秦落落。

凑在她耳边说,“况且我这么优秀,还能帮你报复渣男。”秦落落听到这句话心动了,但是她也不能这么认输啊。

“我需要一个期限,就当是感谢你昨晚的照顾了。”秦落落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

虽然没有达到预定的效果,但是萧厉安也不敢再将秦落落逼急了,“那好,一个月为限,到时候你不愿意自愿跟在我身边,我们就没有关系了。”

秦落落点头,两人算是谈妥了,萧厉安当着秦落落的面站了起来,在秦落落的尖叫声中走向浴室里去了。

秦落落恨恨的双眼盯着浴室的门,如果眼光可以杀人的话,秦落落相信,此时里面的萧厉安,一定被她的眼光刺穿心脏了。

忽然地上秦落落的手机响了起来,忍着浑身的酸疼爬下床,去捡自己的手机,接起来一听,才发现是好友萧绮雯打来的。

想到昨晚就是萧绮雯将萧厉安找来的,秦落落真是不知道该谢谢她,还是该骂她一顿好了。无精打采的将电话放到耳边。

“落落,你在哪里啊?你是不是和我哥在一起啊,说话啊?”秦落落嘴角抽了抽,一接起来她就说个不停,自己根本插不上话好不。

“嗯,我在他别墅里面,你赶紧来救我。”说完听到浴室开门的声音,赶紧将手机挂掉。再度躲回被子里。

萧绮雯还想说什么,却听见电话已经挂断了,完了!哥哥肯定欺负落落了,萧绮雯想了想不放心,还是觉得开着车到萧厉安的别墅去一趟。

萧厉安从浴室出来,看到秦落落依旧裹在被子里,“你不饿吗?快点去洗澡,我带你去吃东西。”

秦落落看了他一眼,“你先出去,我都没有穿衣服,难道你要看着我洗澡不成?流氓。”萧厉安无语,盯了秦落落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秦落落看到房间里没有人了,才站起来去了浴室。

……

“雯雯,你终于来了。”秦落落一看到萧绮雯情绪那叫一个激动啊,看到一身穿的整洁的秦落落,萧绮雯纳闷,难道自己想多了?

“落落,我哥有没有对你怎么样啊?”说完突然发现秦落落脖子上有一个草莓,惊叫出声,“你不会被我哥吃了吧?”

秦落落恨恨的看了萧绮雯一眼,“闭嘴,这件事情不要再说了,总之我算是倒霉透顶了,……”萧绮雯听着秦落落的叙述,总算是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看了一眼秦落落,“我觉得这样挺好的,我哥哥那么优秀,你们很般配。对了,担心你,我来得有些匆忙,都没吃早餐,我们去用餐呗。”

秦落落听到萧绮雯的话,肚子也有些饿了,摸了摸肚子,“正好,我也饿了。”想着昨晚萧厉安害得他那么辛苦,转头看着萧厉安。

“萧大哥,我饿了,你请我和雯雯去吃早饭好不好?”萧厉安看着笑得一脸阳光明媚的秦落落,唇角上扬。

“好啊,我请客,你们今天想要吃什么,我都一律满足。”萧厉安说着已经来到秦落落的身边。特别是说到满足两个字,咬的音特别重,基本是靠在秦落落的耳边说的,有些湿润的气息,让秦落落的耳朵都不由自主的变红了。

秦落落不自在的站的离萧厉安远了一点。到是萧绮雯像是没看见似得,高兴的拍了拍手,“那我们去吃火锅。”

第5章 来碗海参粥

萧厉安嘴角抽搐,看了秦落落一眼,果然秦落落的表情也好不到哪去,对于萧绮雯这个火锅控的建议真的不能听啊。

“雯雯,现在是早上好吗?火锅店人家都没有开门,能不能不要每次问你去吃什么,你都是火锅啊?”

萧绮雯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哈哈,不好意思,我习惯了,一喊我吃东西,我就想到火锅了,忘了时间,对不起啊。”

其他两人瞬间有些无语,秦落落还好,她已经不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况了。想了想,她的肚子还真是有些饿了,“算了,我们还是去喝粥吧,早上适合喝粥。”

“那好吧,我带你们去喝粥,我记得希尔斯酒店的粥就不错。”萧厉安说着看了一眼秦落落身上还穿着昨天那一身衣服,眉头邹了起来。

秦落落不解的看了自己一眼,“怎么,我有哪里不对嘛?”

萧厉安没有说话,而是到自己的衣帽间里面去了,不一会儿就拿出来一套全新的白色洋装群。这是上次去国外出差的时候买的。

看到它的第一眼就觉得很适合秦落落,便买了下来,没想到今天真的有机会让秦落落穿上它。“穿上它,新的,没人穿过。”

秦落落虽然很疑惑,萧厉安这里有女人衣服,不过既然是新的,她也就没说什么,拿着裙子去浴室换上了。

头发随意的披散在肩上,将这件白色洋装衬托的很好看,萧厉安看到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带着两人出了门。

希尔斯的餐厅里,刚一走进去,就有服务生上来招呼。“萧先生,萧小姐早上好,不知道你们要吃点什么?今早上的海参粥不错。”

秦落落听到海参粥三个字,眼睛眨了眨,忽然出口来了一句,“给萧先生来碗海参粥吧,养肾壮阳。”

“噗呲,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萧绮雯听到秦落落这句话一下子没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就连萧厉安也是挑了挑眉头,有些意外的看了秦落落一眼,而服务生有些尴尬的不知道是记还是不记。

“来两碗吧,我和秦小姐一人一碗。”说着又转头看向了萧绮雯,“雯雯,你要吃什么,自己点吧,我和落落先过去。”说着拉着秦落落走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两人并排坐在一起。

“看起来小落落对我昨晚的表现不是很满意啊,不知道喝完这碗海参粥之后,效果会不会特别显著,要不等下我们再试一下吧。”萧厉安说着上下再次瞄了一眼秦落落。

秦落落听到耳旁萧厉安的话,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昨天晚上的场景,不由得一张脸绯红,随即反应过来现在不是害羞的时候。狠狠的白了萧厉安一眼。

“你个种马,随时随地都在想这种事情。”萧厉安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幅度,突然靠近了秦落落,秦落落吓了一跳,伸手就要推开他,奈何力气太小,萧厉安任由她推,却纹丝不动。

“我可不是种马,只是男人的那方面被否决,秦小姐,这对我的打击可是非常之大的啊,不知道秦小姐要怎么赔偿?”秦落落惊讶的微微张嘴,为什么话题会突然转到赔偿上去?

萧厉安看着秦落落这傻兮兮的样子,觉得格外的可爱,忍不住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

第6章 五百瓦的大灯泡

秦落落因为这个动作一愣,随即脸色有些暗淡下来,因为这个动作忽然让她想起来另一个男人,那个她爱了七年的男人。他就是老是喜欢刮她的鼻子,叫她小傻瓜。

现在想来她还真是一个傻瓜,居然会喜欢这样的渣男,还喜欢了那么久。萧厉安看着秦落落不说话,情绪也有些低落,眉头不自觉的扬了扬,自己的魅力什么时候变低了?

在自己面前居然还会想别的男人,不能忍受。再次靠近了秦落落的耳边,“小落落这是在对我的能力回味无穷?既然这样,要不要我大发慈悲的,等下再来一发?”

秦落落原本低沉的情绪瞬间化为愤怒,这个该死的男人,她哪里有表现得回味无穷了,真真是气死人了。这时候萧绮雯也已经点好了自己要的什锦粥过来了。

“怎么觉得才过了一晚上,你们好像很恩爱,我就像是个电灯泡一般,感觉自己是多余的。”看到正在打闹的两人,出口打趣着,秦落落一怔,好像她和萧厉安在一块的时候,居然没有那么伤心了。

“是,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啊,你就是个五百瓦的大灯泡。”萧厉安看了一眼萧绮雯,萧绮雯吐了吐舌头,有些夸张的做心碎状。

“落落你看,我的心碎成一片一片了,我的亲哥哥居然这么重色轻友。哦,我被抛弃了,我还可怜。天啊,让神将我带走吧。”萧绮雯说着,忽然一个男人直直的向她走来。

“这位美丽的小姐,我可以做你的神,带你走,跟我走吧。”男子来到萧绮雯面前,单膝跪下,就像一个优雅的王子正在邀请他心爱的公主。只是,座位上坐着的三人,都有一些错愕。

特别是萧绮雯,有些受惊的往后移了一下,看着眼前出现的莫名奇妙的男人,有些不解,“你谁啊,我们开玩笑你冒出来干嘛?有病吧,赶紧走开,不然小心我揍你。”

“噢,美丽的小姐,我是听从了神的指示,出现在这里满足你的愿望的。”男人不死心的继续辩解到,一下子惹怒了萧绮雯,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往外走去。

男子看了一眼,马上跟了上去。秦落落有些担心的看着两人的背影,“萧厉安,我们不用跟过去看看吗?这个男子出现得很诡异啊。等下雯雯会不会吃亏啊?”

“她的性子才不会吃亏,不用担心,而且那男子也蛮帅的,吃点亏也没事。”看着秦落落瞪大眼睛意外的看着自己,这模样要多萌有多萌,萧厉安嘴角抽了抽,“不要这样看着我,这让我很有食欲。”

秦落落眼里闪过一丝疑问,很有食欲?看着萧厉安不怀好意的笑容,秦落落发现她一下子明白了什么意思,没好气的冲他来了一句,“你个大色狼,不要脸。”

“落落乖,以后可不要在外面随时叫我色狼哦,万一我真的忍不住了怎么办?”秦落落无语了,看着那么一本正经的萧大哥,怎么是这样的人,秦落落觉得她心都要碎了。

第7章 我养肾,你滋阴

“萧厉安,你能不能正经点,看着到是挺正经的人,怎么骨子里那么风骚。”秦落落的声音有点大,顿时捂住自己的嘴巴,还好没有人注意他们两个,不然可要丢脸死了。

“呵呵,难道落落不喜欢我这样吗?我记得你挺害怕一本正经的我的啊?”萧厉安呲笑一声,看着秦落落这个反应,该死的,觉得她真是可爱极了。秦落落听到萧厉安的话,再度很不文雅的翻了个白眼。

“萧先生,秦小姐,你们的海参粥,请慢用。”萧厉安刚想说话的时候,服务生已经将两人的粥送了上来。秦落落看到粥就想到刚刚自己做的糗事,有些郁闷,拿着勺子狠狠的放进碗里。

萧厉安看着她的动作,有些好笑,“这碗跟你有仇啊?乖,好好吃,我养肾,你滋阴。”萧厉安说着也拿着勺子,优雅的一口一口喝着粥,动作好比高贵的王子。

看的秦落落一怔一怔的,这就是所谓的教养好?还是因为长得帅做什么都好看,都有气质啊。秦落落发现此刻她忽然升起了一股嫉妒心,好想变成此时萧厉安手里的勺子啊。

不对,秦落落猛的回神,一下子红了脸,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花痴了,明明这家伙说话这么讨厌来着,不过,她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啊?果然美色诱人啊。

当然被秦落落遗忘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起身走出去的萧绮雯。她前脚走了出来,那个男子后脚就跟了出来,要不是这个男子出现的时机不对,或许萧绮雯会认为他是个骑士。

一身休闲装特别的合身,整个人玩世不恭的气质也是展现得淋漓尽致。只是萧绮雯最讨厌玩世不恭的男人,因为在她眼里这样的男人都有些没有责任感。

“说吧,你到底有什么目的,要是不老实交代的话,我今天就让你交代在这里。”走到酒店旁边的拐角处,萧绮雯一个回身,将跟着她的男子治住,抵在墙壁上。

“哦,美丽的小姐,不管你想要对我做什么,请你温柔点好吗?神也比较喜欢温柔美丽的女子。”不管萧绮雯脸上的愤怒,男子仍旧一副笑嘻嘻的样子,看的萧绮雯一阵火大。

突然抬脚,想要给这个男子一个教训,结果男子的反应却是特别的快,一把抓住萧绮雯的玉脚。还假装放到鼻子前面闻了闻,“小姐,你是不是好久没有洗脚了啊,有味道啊。”

萧绮雯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这是再说她有脚臭。一下子用力收回脚,双手握紧,嘭的一拳头,直接打到了男子的眼睛之上,看着男子一只眼睛变成了黑眼圈,才满意的点点头。

“死流氓,我告诉你,本小姐的脚香着呢,你给我滚,不准再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本小姐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哼!”萧绮雯哼了一声转身走了,男子看着她的背影,嘴角勾起一个玩味的笑容。

“嘿,臭脚小姐,记住我叫宋奇。”

第8章 长大了,可以嫁人了

萧绮雯差点摔倒,臭脚小姐?是说她吗?真真是气死本小姐了。萧绮雯转身想要再去找宋奇的麻烦,只是当她在转身的时候,宋奇已经不见踪影了。只能恨恨的回去继续吃早餐。

一回到刚才的位置上,和秦落落一样的动作,使劲的将勺子放进碗里开始喝粥。看着萧绮雯气嘟嘟的样子,秦落落有些纳闷,“雯雯,你怎么了,不是要将他引出去揍一顿?怎么你好像很生气啊?”

“果然是近墨者黑,发脾气的方式都一样。”萧厉安的关注点和秦落落完全不一样,只是这句话成功的引起了两个女人的怒气,两个女人都对他怒目而视,萧厉安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好像对她们的怒气不屑一顾。

“哥,宋奇是谁?”萧绮雯忽然想到了,也许哥哥认识他也说不一定,知道他是谁了,本小姐在找上门去揍他一顿就是。到是萧厉安听到萧绮雯的问话,眼里闪过一丝光亮。

“怎么会忽然想到问宋奇?”难道宋奇将自己的名字告诉她了?不过话说回来,那家伙为什么又会这么早出现在希尔斯酒店?难道他昨晚住在这里了?

“刚刚那个男的叫宋奇,你也不认识?”萧绮雯有些怀疑的看着她哥哥,除非这个叫宋奇的是个小角色,不然她哥哥这个移动大资料库一定会有资料的。

“哦,没错,他是叫宋奇,是宋家的长子。你知道宋家吧?他们家在羊城很有能量的,只是和我们家略有不和。”萧厉安的话说完,萧绮雯就邹起了眉头,这样一来不是没办法报仇了?

秦落落听不懂两个人在说什么,只是专心的喝着自己的粥,这时忽然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居然是秦家的电话。秦落落有些奇怪,秦家的人没有大事一般不会给她打电话啊。

“喂,二小姐吗?我是管家,这个星期天能不能请你回来一趟,大小姐未婚夫这个星期天会来秦家商量结婚仪式,先生希望你也出席。”管家也不管秦落落有没有听见,一个劲的说着。

“知道了,管家伯伯,我星期天会回家的。”说完挂了电话,秦落落的心情又有些低落了。她是秦家的私生女,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她的存在,现在父亲为什么会改变主意,让她参加姐姐的婚礼?

还去见未来的姐夫?想不通的秦落落忽的叹了一口气,一手撑着脑袋有些烦恼的样子。萧家兄妹两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落落,你怎么了?谁的电话啊?”

“管家伯伯打来的,告诉我星期天回家,说是去见姐姐的未婚夫。雯雯,你说我爸爸不是嫌我丢脸吗?这次是什么意思?”萧绮雯翻了个白眼,恨恨的戳了一下秦落落的脑门。

“你笨啊,你长大了,可以嫁人了,介绍出去,秦家二小姐可以联姻了呗,你们家秦老头还挺会想的啊。”秦落落听到萧绮雯的话,眨巴了一下眼睛,爸爸也是这样想的,将自己当成是物品,可以交换?

情穷碧落唯君安:以身抵债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26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