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蛮王妃要出墙:一朝穿越,成为不孝女

娇蛮王妃要出墙:一朝穿越,成为害死爹爹的不孝女


第1章 穿越,家破人亡

“皇上懿旨,曲正,曲丞相,谋朝篡位罪名证据确凿,特此,株满门!违令者当场处决!钦此。”

曲华裳还没有睁开眼睛就闻到了刺鼻的血腥味,睁开眼后,眼前也是一片血光。

这是哪?

曲华裳忍着额头上的疼痛踉跄的坐起来,愣愣的看着眼前满是尸体的地面,鲜红的血液刺激着她的视觉神经,让她大脑一阵刺痛。

“皇上!你真的保证不会伤害华裳家人的性命吗?”

“当然!朕跟你保证!”

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浮现在脑海里,曲华裳的脑袋一阵疼痛,耳边传来说话声,曲华裳转头看过去。

“我曲正一生为这个王朝尽心尽力,如今却被人说成是谋权篡位的奸人,与其被那个狗皇帝当众斩首,还不如再次自行了断!”说完曲正把刀架在脖子上,曲华裳还没有反应过来,脸颊就被溅上温热而刺鼻的血液。

曲华裳感觉一阵反胃,愣愣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曲正,血液浸透他整个衣襟,她红了眼眶,心口就像是被撕裂了一样的疼痛。

“裳儿,爹爹不怪你!”曲正说完这句话就倒在血泊中,曲华裳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倒下的人,身体不受大脑的支配,踉踉跄跄的想要爬到那个人身边,却被人架起来。

“放手!”曲华裳眼睛殷红的看着倒在地上的曲正崩溃的嘶吼着:“放手!!”

“皇上有令,这个女人不能杀,带回去!”一身黑衣的莫离面无表情的走过来。

“是!”架着曲华裳的侍卫应了一声,就准备强行带她走。

“放手!!放手!!你们要带我去哪!放手!”曲华裳无力的挣扎,莫凌微微皱眉,伸出手用手刀砍在她的脖子上,曲华裳感觉自己脖子一痛,接着就是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等曲华裳恢复意识的时候人已经在牢里了,她用尽最后的力气坐起来,从铁门之间的缝隙中伸出手:“放我出去!来人啊!放我出去!”

灰暗的地牢,只有曲华裳无力的喊着放我出去,却没有任何人回应。

“皇上!剩下的活口该怎么解决?”莫凌站在御书房看着坐在桌前批阅奏折的简子傲。

“还剩下谁了?”简子傲头也不抬的问道。

“还有丞相夫人,曲灵颜,加上您特批不能动的曲华裳。”莫离淡淡的回应。

闻言简子傲缓缓抬起头:“曲华裳什么反应?”

莫离微微皱眉眼中带着少许奇怪:“反应很奇怪,不哭不闹,就像是傻了一样。”

“傻了?”简子傲微微皱眉,目光不明的看向奏折。

拱桥流淌着清澈的水,悦耳动听的琴声透过桃林传在角落各处。

“主子,曲丞相没了。”夜殃皱眉看着坐在凉亭的男人,悦耳的琴声只是顿了一下便恢复平常。

灰暗潮湿的地牢曲华裳无力的缩在角落,干涸在脸上的血液让她十分难受,一只老鼠爬到她带有血迹的粉色鞋子边上。

曲华裳眼眸闪了闪伸出手揪住它的尾巴,把它提起来。

“古代的老鼠跟现代的老鼠也没有区别啊。”曲华裳声音沙哑的十分难听,被抓在手里的老鼠还在剧烈挣扎。

“皇上驾到!”刺耳的声音响起,曲华裳微微皱眉抬起头。

简子傲一走过来就看到曲华裳双眼无神的看着自己,手里还揪着一只胡乱挣扎的老鼠。

不得不说,这样的场景真的很奇怪。

曲华裳被带出天牢,甚至还有丫鬟给她梳洗了一番,不止是这样,额头上的伤也被太医处理干净。

简子傲一身黄衣绣金龙走进来,坐在床上的曲华裳面无表情的看着走过来他。

简子傲坐到床边看着曲华裳,伸出手轻柔的抚摸着她的脸颊:“华裳!你可怪朕。”

闻言曲华裳眼眸闪了一下没有回应。

“朕没有遵守跟你的约定,你一定很怪朕吧?”说着简子傲苦涩的一笑:“朕希望你能理解一下朕,朕是天子,一举一动都有很多人盯着,有些事情朕不得不做你知道吗?”

曲华裳依然没有说话,只是无言的看着他,简子傲皱眉看着曲华裳。

这并不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反应不是吗?本来简子傲已经做好了看曲华裳要死要活的样子了,但是她这样出奇的平静是他没有想到的,一瞬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华裳!你无事吧?”

“我问一下,我可不可以出宫啊?”曲华裳皱眉问道,她现在脑袋乱的很,虽然不知道接下来的事情该怎么办,但是她知道的是自己一定要离开这里!一定!

闻言简子傲眼眸一闪,他想了很多曲华裳提的要求,可能是贵妃也可能是皇后,却唯独没有想到要出宫。

“华裳,朕知道你现在在生朕的气,朕不会怪你,也不会当真,除了出宫你还想要做什么?想要什么朕都满足你!”简子傲皱眉说道。

“烧你皇宫!”曲华裳淡淡的开口。

“什么?”简子傲以为自己听错了。

“要不放我出宫,要不然我就把你这皇宫点了!”曲华裳说这句话的时候面无表情语气轻淡,实在让人没有办法当做是玩笑。

“华裳啊!你,”简子傲眉头一皱,气的说不出来话,曲华裳没有在说话,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最后简子傲也没有在说什么,只是面子上的嘱咐两句注意休息,然后便走出房间,至于那句烧你皇宫,简子傲也就只当是曲华裳在说气话。

直到,半夜他被惊醒。

“着火了!着火了!!”

简子傲坐起来有一些生气的问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话音刚落莫离就推门进来:“皇上!养伊阁着火了!”

“什么?”简子傲眉头一皱,等他赶到的时候火势已经被灭下来,可是原本好好的阁子烧的不像样子。

“谁干的!!”简子傲看起来气的不轻,所有人都不敢说话,甚至大气不敢出一下。

“我干的!”淡淡的声音响起,众人微微一愣都顺着声音看过去。

只见曲华裳一身白衣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


第2章 爬墙遇恶劣王爷

“你说什么?”简子傲不敢相信的看着曲华裳,这个女人真的是不想活了吗?居然敢真的点火。

“我不是已经通知过你了吗?不放我出宫!我就烧你皇宫!”曲华裳露出一个笑容,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眼前的曲华裳,这个女人是疯了吧?

曲华裳面无表情的站在御书房内,面前是黑着脸的简子敖。

“华裳,你知不知道你自己现在在做什么?!”简子敖瞪着一脸沉浸的曲华裳。

曲华裳没有说话,只是白了他一眼,转头看向一边。

“你知不知道在皇宫纵火是大罪?!”简子敖见她冷清的态度更加生气。

“怎么?”曲华裳转头嘴角带着玩味:“想要杀了我?!”

闻言简子敖微微皱眉,看着曲华裳没有说话。

“说实话,你真的要杀了我吗?”曲华裳紧紧的盯着简子敖。

“华裳,朕当然不会伤你!”简子敖眼中带着柔情,看的曲华裳十分想笑,这人在现代也是影帝级别的了吧?

“你当然你不会伤我,因为你留着我还有用不是吗?”曲华裳露出带有嘲讽的笑容。

她不是傻子,简子敖对原主没有一点感情,她能感觉到,但是他却没有斩草除根,反而对她百般忍耐,绝对就是因为她对他还有用。

因为还有利用价值,所以曲华裳才敢放火烧皇宫。

果然,简子敖在听到曲华裳这么说的时候,眼眸中闪过一丝心虚没有说话。

“这次又想让我帮你去害谁,我家人都被你祸害没了,你还想怎么样?”曲华裳冷冷的瞪着简子敖。

她真的不知道原主怎么可以傻到这种地步,居然为了一个男人把自己的家人害成这种地步!!

“曲华裳!”简子敖勃然大怒,拍桌而起,曲华裳却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如死一样寂静的看着他。

“朕知道,你心里怨朕,朕也不打算怪罪于你,但是如果你一直这样下去,休得怪朕处罚于你!”简子敖生气的瞪着曲华裳。

曲华裳被没有害怕,反而有一些想笑。事实上她也确实是笑了。

“切~”曲华裳冷笑一声,恶心!

简子敖气结,死死的瞪了她好一会儿,随即冷声说道:“莫言,把她带下去好好反省。”

“是!”一旁的莫言应声上前。

曲华裳没有看简子敖一眼,无言的走出御书房,这个时候反抗就是傻子,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自己早晚要离开这个死地方,然后在想办法回到现代!

曲华裳走后,简子敖皱眉坐回椅子上陷入沉思。

莫言面无表情的看着曲华裳进房,便准备开门。

“喂!”曲华裳开口,莫言无言的看向她。

“我饿了,你能不能给我弄点吃的?”

“……”莫言微微挑眉,有一些诧异的看着曲华裳。

曲华裳被莫言看的有一些不好意思,没有好气的说道:“什么都行,要是没有的话,我自己做!”

肚子饿了有什么奇怪的,弄的好像就我吃粮,你们喝风似的……

莫言垂下眼眸淡淡的说了一句稍等,便关上门。

曲华裳叹了一口气,坐到椅子上,打量着房间。

这么大个皇宫,怎么也有漏洞的地方吧,要不我就直接逃?反正被抓到了,那个皇帝也因为我有用而不能杀我!

想到这里曲华裳露出一个开心的表情,然后打量着什么方便带走,毕竟她身无分文,总要活着不是吗?

简子敖有一些头痛的坐在椅子上,今天早朝的奏折都是让自己放了丞相夫人和她的女儿。

“皇上,你看起来很累的样子。”皇后乔绮嫣一脸担忧的走进御书房。

“无碍。”简子敖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他于皇后从小青梅竹马,他的心里亦然有她。

“臣妾亲手给你炖了点燕窝,皇上趁热吃了吧。”乔绮嫣话音刚落,身后的宫女便把燕窝端上来放到桌子上。

“辛苦你了,皇后!”简子敖伸手握住乔绮嫣的手,乔绮嫣娇羞的低下头,没有回应。

简子敖微微一笑,端起燕窝便准备喝。

“皇上,大事不好了。”这时一个小太监慌慌张张的跑进来。

“出了什么事情?”简子敖眉心一跳,直觉告诉他这个不好的事情绝对跟曲华裳那个女人有关系。

“曲小姐,要偷偷跑出皇宫。”小太监一脸慌张,简子敖眉头一皱,放下燕窝就走。

乔绮嫣微微挑眉,曲小姐?曲华裳?

与其同时。

曲华裳一脸便秘的坐在树杈上,树下全是侍卫,她好不容易爬上树后才发现,这个墙后面还有墙,甚至一望无际。

本来想要放弃打道回府的她却被侍卫发现了,甚至还有一些嘴欠的小太监跑去告诉那个狗皇帝,真是哔了个狗了。

曲华裳余光看到了不远处走过来的男人,男人一身白衣,一双眼睛就像是浸在水中的水晶一样澄澈,微微上扬的眼角显得妩媚,纯净的眼眸和妖媚的眼角奇妙的融合成一种极美的风情,色淡如水的薄唇此时噙着一抹玩味的笑容。

曲华裳不禁有一些呆滞,这个男人是不是有一点太好看了,简玉珩路过曲华裳的时候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清冷的眼眸划过一丝什么。

“那个。”曲华裳伸出手对走过来的简玉珩摆摆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颜值的原因她的声音变得十分柔和而小声。

简玉珩无言的抬起头,看着树上有一些不好意思的人儿。

“虽然第一次见面我就这么说十分的不好意思,但是大哥你能不能帮我一下,你接我一下。”曲华裳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

“本王为何要接住你?”简玉珩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

本王?曲华裳微微一愣,这货是王爷,那个狗皇帝的叔叔?

曲华裳眉头一皱,转头看了一眼守在下面的侍卫,狗皇帝和狗皇帝的叔叔虽然本质是一样的,但是间接总比直接的要好。

想到这里曲华裳再次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那个,大兄弟。”

“大兄弟?”简玉珩眉头一皱:“本王何时成为了你的兄弟?”

“那大哥。”

“本王不是你的大哥。”简玉珩奇怪的看着曲华裳,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举止言谈都是这么的奇怪。

闻言曲华裳气结没有好气的瞪着他说道:“那么,王爷大人,你能不能接一下小女子呢??”

果然狗皇帝和狗皇帝的叔叔本质是一样的!恶劣!没有人性!!

“不能!”说完简玉珩就要走。

“哎哎哎!你等等。”曲华裳心中一急,自己现在是下不来了,刚才搬过来的梯子也被侍卫拿走了,要是这货也走了,自己就真的只能靠那个狗皇帝了!!!

简玉珩停住脚步,他想看看她还能说什么。

曲华裳低下头犹豫了一下随即像是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样抬起头接着把手伸进自己的胸口。

见此简玉珩眼眸一闪,不自然的转移开目光,这个女人想干什么。

“给!”曲华裳一脸不情愿的把首饰递给他,简玉珩微微挑眉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你接住我,我把这些都给你。”曲华裳皱眉看着简玉珩。

闻言简玉珩一下就笑了,笑得很是好看。

“你以为本王在乎你这点东西?”

曲华裳气结随即把首饰揣回袖子里生气的看着他:“你别太过分了,一个大男人怎么就这么不好说话呀,你接我一下你会死吗?”

闻言简玉微微一笑上前一步:“本王要是抱了你,就定要娶你,你要嫁给本王吗?”

咯噔,曲华裳心头一跳,楞楞的看着他,好看的眼睛让她有一些沦陷。

“曲华裳!”简子敖一赶来就看到曲华裳坐在树上,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大步上前。

曲华裳一惊生无可恋的闭上眼睛,脚底下抹油了,来的这么快。

“你干什么?!给朕下来。”简子敖生气的看着曲华裳,这个死女人居然还想偷偷逃出去,真是胆子肥了。

曲华裳深吸了一口气,面无表情的看着简子敖:“看风景,皇上大人,我看风景也不可以了吗?”

简子敖气结,看风景他是不能说什么,但是傻子才能看出来她是在看风景。

“下来!”简子敖瞪着曲华裳有一些咬牙切齿。

下来就下来!曲华裳翻了一个白眼,随即看向墙那头的简玉珩,然后对他点点头。

简玉珩微微皱眉,这个点头是?

大兄弟我就相信你了!想完曲华裳纵身一跳,接住我啊!!!

简子傲一惊,这个女人怎么跳反了??

简玉珩见曲华裳跳下来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曲华裳便华丽丽的平拍在地上。

曲华裳抬起头吐了一口进嘴的灰,冷冷的看向站在一旁一脸无害的罪魁祸首。

“不是让你接住我的吗???”曲华裳生气的一拍地面,这个该死的家伙!

“本王又没有答应接住你。”简玉珩一脸无害。

“你!”曲华裳气结:“你不是说抱我就娶我吗?我这么跳下去都不在乎嫁不嫁的问题了,你至于吗??”

“你想嫁,本王还不想娶呢。”。


第3章 威胁

“哈~”闻言曲华裳笑了出来,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就被简子傲的声音打断。

“曲华裳!”简子傲一行人赶上来,曲华裳下意识的站起来,藏在袖子里的东西也随之掉落出来。

简子敖愣愣的看着掉在地上的几个首饰,不知道怎么了,居然笑出来,抬起头玩味的看着曲华裳。

简玉珩无言的看着地上的首饰随即抬起头玩味的看着她:“你偷东西啊。”

“你才偷东西呢。”曲华裳下意识的反驳回去,随即尴尬的抿了一下嘴巴:“这不是我的东西。”

说完也不等两人的回应,抬脚就走,简子敖看着地上的首饰,嘴角上扬,曲华裳,你还真是变的有趣的很啊。

简玉珩淡淡的收回目光,看向简子傲,四目相对。

许久,简玉珩收回目光,对简子傲点了一下头抬脚便走,简子傲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眼眸越来越深。

曲华裳面无表情的走在皇宫,路过一个拐角就听到两个宫女在议论自己的。

“听说皇上这次除掉了曲丞相都是因为曲华裳的功劳呢。”

“真的假的?曲华裳可是丞相府的嫡女啊,她真的会做出这种事情吗?”

“当然了,现在皇宫都传遍了,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整个丞相府的人都死了,为什么只有曲华裳一个人活着!?还在这皇宫里好吃好喝的养着?”

“真是一个冷血的怪物啊。”

曲华裳听到两个宫女的谈话,并没有太多的感觉,毕竟她不是本身,也没有办法感受到本身当时的感受。

虽然她这么说有一点冷血,但是确实是这样,她不是古代的曲华裳,所以她和她的家人怎么样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不是吗?

曲华裳深吸了一口气,迈开腿,继续往前走。

“皇上,过几天就是二王爷的寿辰,是否还按照原定的计划进行?”莫言看着眼前拿着首饰看的简子敖。

闻言简子敖眼眸一闪,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向莫言。

莫言愣了一下,随即低下头退出御书房。

“有趣又怎样?我想要的只是这大好江山,美人,可有可无!”简子敖说着握紧自己手中的金钗。

接下来的几天,曲华裳异常的安静,不是睡觉就是坐在院子里发呆,甚至宫里面的人都在传她已经傻了。

“皇上驾到!”公鸭嗓再次响起,坐在院中的曲华裳微微皱眉,并没有起身。

“在想什么?”简子敖坐到曲华裳身边。

“想着怎么出宫。”曲华裳没有任何隐瞒。

简子敖诧异的挑眉,随即微微一笑:“你倒是诚实的紧。”

曲华裳没有回应。

“你想出宫吗?”简子敖微微凑近曲华裳。

闻言,曲华裳微微挑眉转头看向简子敖,四目相对。

“你是又要利用我去做什么事情吧?”曲华裳露出一个不知明的笑容。

简子敖眼神一冷,看着曲华裳没有说话。

“说吧,你又想干什么?”曲华裳收回视线看向花坛中的花草。

“过几日就是我王叔的生辰,我打算将你送去给他做礼物,接下来的事情,你应该知道要怎么做吧?”不知道是不是曲华裳直接的原因,简子敖也简单直接的说出来。

“切~”曲华裳笑出声来,送去做礼物,老娘是物品吗?妈的!狗皇帝。

“你笑什么!”简子敖微微皱眉,不知道为什么他特别不喜欢看到曲华裳这种笑容。

“你就不怕我跑了?”曲华裳转头玩味的看着简子敖。

“怕,朕当然怕。”简子敖露出一个笑容。曲华裳微微挑眉,心中有一些不详。

曲华裳再次来到天牢,不过这次不同的是还有简子敖的陪同。

“曲华裳!”一个浑身是血,头发凌乱的女人抓住栏杆死死的瞪着路过的曲华裳。

曲华裳吓了一跳,皱眉看着她。

“你这个该死的贱人,现在的一切都是你害的,你怎么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这畜牲,枉费爹爹那么疼爱你,你这个贱人!”女人眼睛殷红的瞪着曲华裳,眼中带着浓浓的恨意。

简子敖眉头一皱,搂着她往前走。

“皇上!!我求求你!放了我吧,放了我吧!”女人情绪一变,祈求的看着简子敖。

简子敖没有回应,甚至脚步都没有停顿一下,直到里面最后一间牢房。

曲华裳看着牢房里坐在角落头发凌乱衣衫污垢的妇人,心头一跳。

虽然她不认识这位妇人,可是她知道,她是原主的亲娘。

“哈~”曲华裳踉跄一下,捂住异样的心口,皱眉看着角落里的人。

“丞相夫人,你看谁来了?”简子敖似乎很满意曲华裳的反应,语气也轻快许多。

闻言,角落的人缓缓转头,原本混沌的眼睛在看到曲华裳时瞬间清明。

“华裳!裳儿。”妇人踉踉跄跄的爬过来:“裳儿,你没事吧?这个狗皇帝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简子敖眼眸一冷,但是没有说什么?

曲华裳眼眶微红,这不是她的反应,是这具身体的反应。

“裳儿,娘亲没事,你不要自责,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娘亲不怪你,裳儿,你一定要好好的,离开这个地方,远远的离开。”妇人流下眼泪。

“放了她。”曲华裳冷声开口。

“罪臣家眷,如何释放?”简子敖冷声回应。

闻言曲华裳冷笑一声,嘲讽的看着简子敖:“是不是罪臣,你心里应该比谁都清楚吧?!”

简子敖眼眸一冷,上前一步抬起曲华裳的下巴玩味的看着她:“既然你心里都清楚,为何又要帮朕,你不要忘记,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曲华裳眼眸一冷,没有说话。

“狗皇帝,你怎么能对她说出这种话,她是为了你,误信了你这个狗皇帝的话才会做出这种事情,我要诅咒你不得好死!”丞相夫人抓着栏杆咬牙切齿的瞪着简子敖。

简子敖眼眸一冷,一把揪住丞相夫人的衣领,把她提起来:“就凭你现在一口一个狗皇帝,朕就能株你九族,如果你不想在拖累别人的话,你就最好把嘴给朕闭上!”

自己要不是留着她威胁曲华裳,一定将这个贱人凌迟处死!!

突然,脖间一凉,简子敖瞳孔猛的扩大,转头有一些震惊的看着用发簪抵着自己脖子的曲华裳。


第4章 撩的一手好汉(妹)

“松开她!”曲华裳面无表情的看着简子敖。

“曲华裳!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简子敖冷冷的瞪着她。

“松!开!她!”曲华裳微微用力,尖锐的针尖刺破简子敖的脖子,露出红色的血珠。

简子敖紧紧的盯着曲华裳,不久冷笑出声,松开了丞相夫人的衣领。

“裳儿,快跑,离开这个地方,逃的远远的!”丞相夫人老泪纵横。

“曲华裳,你能承担你现在所做的后果吗?”简子敖面无表情的看着曲华裳。

“不能!”曲华裳淡淡的开口:“所以,你要么现在就弄死我,不然早晚有一天我一定会弄死你!”

闻言简子敖一挑眉,看着曲华裳的眼眸中多出了一丝兴趣。

曲华裳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放下手:“是不是我按照你说的做了,你就会放了她。”

“不要,不要!裳儿!”丞相夫人一听,情绪一下就激动起来,她的女儿怎么能被利用,怎么能在替这个狗皇帝做事情!

“那就看你完成的怎么样了。”简子敖勾起一边嘴角,曲华裳没有说话。

见此丞相夫人一咬牙,与其自己活着连累裳儿,还不如死了算了!

想到这里,丞相夫人转身就要跑向墙边,曲华裳一惊,一把抓住她的衣摆,将她扯倒在地。

“呜呜呜~”丞相夫人趴在地上失声痛哭。

“好好活着,就当是为了你的女儿。”曲华裳皱眉看着趴在地上的丞相夫人:“做出这样事情的她很自责,所以,请你好好的活着,这样至少可以让我心安理得一些。”

至少让我心安理得的占据着你女儿的身体……

“裳儿,呜呜呜~”丞相夫人痛苦的看着曲华裳。

曲华裳抿了一下嘴唇,转身往外走,简子敖没有太多的表情,无言的跟上去。

宴会当天,曲华裳机械的被人打扮后便带到了宴会的后殿,她一身粉衣面无表情的看着殿前说笑的大臣。

“二王爷到。”公鸭嗓响起,曲华裳微微转眸,她要好好看要被自己祸害的对象是谁。

一身白衣,长长的黑发随即散落在各处,头顶的白宝石发倌在阳光的照射下有一些刺眼。

一双勾人心弦的桃花眼,薄唇淡如水,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

妖孽,曲华裳满脑子都是这两个字,老实说,简子敖想要害这个美男儿,只是单纯的嫉妒他的美貌吧。

“二王叔,你终于来了。”简子敖起身上前。

简玉珩微微一笑:“到是让皇上您久等了。”

“哎,王叔说的哪话,就是再等一天侄儿也愿意。”简子敖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

“切~”曲华裳翻了一个白眼,一旁的宫人疑惑的看着她。

这货真的是影帝级别的演技啊,我看你是想在他的棺材旁边等他吧。

简玉珩与简子敖缓缓落座。

“王叔你也老大不小了,应该给朕找一个皇婶了吧?”简子敖很自然的开始拉皮条。

“皇上可有人选?”简玉珩也很自然的回应。

“人选到是说不上。”简子敖微微一笑:“朕到是给王叔找了一个侍寝的丫鬟。”

“哦?那本王可到要好好看看了。”简玉珩露出一个有兴趣的笑容。

曲华裳在宫人的提示下一步一个脚印的走进殿内,众人在看清她的容貌时,顿时一阵哗然。

简玉珩表情淡淡的,和交头接耳的众人显的格格不入。

曲华裳走到简玉珩面前,无言的看着他,四目相对。

简子敖见曲华裳不给简玉珩行礼,眉头一皱,刚想开口,就听到曲华裳这么说。

“我心悦你,你要不要带我走?”曲华裳直勾勾的看着简玉珩。

平静的眼眸有了一丝波动,但也只是一秒,很快就归于平静。

“不知不觉曲小姐已经长这么大了。”简玉珩没有回应曲华裳的话,而是说了另一个话题。

闻言曲华裳微微皱眉,这个男人的语气干嘛弄的像自己叔叔辈的一样,难不成他是童年巨龄。

想到这里,曲华裳微微凑近简玉珩:“你多大了?”

简玉珩微微一愣,随即玩味的看着她:“连本王的年龄都不知道还说心悦于我?”

“嘛~”曲华裳一脸认真的说道:“爱情这种东西跟年龄没有关系的好不好?”

简玉珩微微一笑:“你到是有趣的紧。”

“那,你要不要带我走?”曲华裳追问。

闻言众人都看向简玉珩,傻子都能看出来,曲华裳就是简子敖安插的眼线。

曲华裳为了简子敖连家人都能背叛,何况是简玉珩一个外人。

“好啊。”就在众人以为简玉珩会拒绝的时候,他淡淡的一句好啊,让全场再次哗然。

简子敖微微皱眉,眼眸中闪过一丝不悦。

“如此甚好,朕还担心王叔你会拒绝呢。”简子敖露出一个笑容。

“怎么会拒绝,这是皇上您送来的人不是吗?”简玉珩笑容不变的看向简子敖。

简子敖笑容一僵,微微一笑,没有在说什么,只是转眸看向面无表情的曲华裳。

宴会结束后,曲华裳跟简玉珩坐在同一个轿子里往他的王府走去。

刚才在宴会上,简玉珩喝了几杯酒,不知道是不是醉了,一上轿就闭上眼睛也不知道睡没睡着。

曲华裳坐在一旁转眸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看向桌子上的糕点,说真的,不是她嘴馋,是她真的饿了,刚才她都没敢吃。

“我吃一口了。”曲华裳看着简玉珩小心翼翼的开口。

简玉珩依然闭着眼睛,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见此,曲华裳赶紧抓起一块糕点吃了一口,不得不说,古代的东西就是比现代的好吃。

最起码它没有添加剂。

“嗝~”曲华裳吃了整整一盘,打了一个饱嗝后,后知后觉的看了简玉珩一眼。

依然是那个姿势,动也不动,看来是真的睡着了吧。

曲华裳揉了揉自己的胃,随即把脑袋探出轿子外看着正在赶马车的夜殃:“嘿,小兄弟你有没有水啊?”

夜殃微微皱眉,语气很不好的回应:“没有!”

他真的不知道主子是怎么想的,居然会把这个女人给带回来,那个人的心思谁都能看出来,主子居然还把这个女人给带了回来,自己真想直接就把这个女人给咔嚓了。

曲华裳被夜殃不友好的语气弄的有一些生气,没有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缩回轿子里:“什么玩意儿啊,没有礼貌的小屁孩!”

“他比你大!”淡淡的声音响起,曲华裳吓了一跳,转头。

简玉珩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她。

“你什么时候醒的?”曲华裳微微皱眉。

“没睡。”

“……”曲华裳一阵尴尬,那自己刚才打嗝,他都听到了。

简玉珩单手支着下巴无言的看着曲华裳。

曲华裳到是没有一点不自在,反而一脸坦然的看着他。

“你这双眼睛生的到是好看。”简玉珩淡淡的开口:“可惜了,却没有看人的能力。”

曲华裳知道简玉珩说的是什么意思,她也知道他对自己是一定有防备的。

但是,为了活下去,她必须留在他的身边,等救出原主的老娘,她就离开这个鬼地方,即使回不去现代,也绝对绝对不会在那个狗皇帝的身边。

想到这里,曲华裳微微一笑,随即缓缓上前逼近简玉珩:“所以,我这不是看上你了吗?”

简玉珩微微一愣:“你这是在勾引本王?”

“你觉得呢?”曲华裳挑眉。

“你知道上一个勾引本王的人在哪里吗?”简玉珩露出一个笑容。

“你的心里?”曲华裳露出一个笑容。

“土里。”简玉珩笑容不变,曲华裳笑容僵在脸上,然后退回原位,现在的她还不想入土为安。

简玉珩的王府虽然没有皇宫大,但也是十分气派,即使是在黑夜十分,也是灯火通明。

“你早些休息,明日跟本王一起吃早餐。”简玉珩淡淡的丢下这句话,便往一旁走去。

“我要吃肉!”曲华裳看着简玉珩的背影。

闻言简玉珩停住脚步,有一些诧异的看向曲华裳:“你是把本王当成酒楼的小二了吗?你想吃什么为何要跟本王说?!”

“因为你是我的老大啊,我不跟你说我跟谁说?”曲华裳笑眼如星。

简玉珩眉头一皱,没有回应,转身便走。

“我要吃好多好多的肉肉!”曲华裳一脸开心的对着简玉珩的背影喊道,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眼前,才一脸满意的转头。

入眼的是夜殃一脸嫌弃的表情,火气顿时就上来了:“小屁孩,你什么表情?!”

这个小屁孩从一开始自己就感觉到了他对自己的敌意,自己又没招他又没惹他的,干嘛一脸仇视的看着自己啊。

“小屁孩?”夜殃气结,上前一步瞪着曲华裳:“我才不是小屁孩,我已经成年了。”

“谁还没成年是怎么滴?”曲华裳白了一眼夜殃转身就走。

夜殃气结,自己真想一刀砍了这个女人!

天是晴天,但是曲华裳却一脸阴郁,不知道是王府平时就这么吃,还是因为自己的原因。

桌子上一片绿油油,一点肉都看不到,而王府的老大正一脸优雅的坐在正坐,慢悠悠的喝着燕窝粥。


第5章 恶劣的家伙

“您老人家平时就是这么吃的吗?”曲华裳皱眉看着他。

“一大早上吃肉腥对身体不好。”简玉珩淡淡的回应。

“……”曲华裳无言,她不想身体好,她只想吃肉。

“想吃肉?”简玉珩看着曲华裳,闻言曲华裳赶紧点头,有一些急切的看着他。

“王府不养闲人,既然你想吃肉,就要付出相应的劳动才对。”简玉珩看着曲华裳露出着温和的笑容。

相应的……劳动?曲华裳微微皱眉。

充足的阳光,娇媚鲜艳的花园,曲华裳捏着鼻子拿起木勺舀了一勺粪水浇在花池中。

“呕~”曲华裳扔掉木勺一阵干呕:“呕,简玉珩,我哔你大爷,你这个丧心病狂的王八蛋!”

自己真想不干走人,妈的!自己到底上辈子干什么缺德事了,睡一觉起来就穿越,然后又被送到这个一肚子坏水的王爷身边。

真是要了自己这条老命!

“哈!”曲华裳深吸一口气,捏住鼻子,继续给花上肥,嘴里还嘀嘀咕咕的骂着简玉珩。

夜殃一脸心虚的站在简玉珩面前,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因为曲华裳说的话他真的不敢说出口。

“继续说啊,她都说什么了?”简玉珩抬起头看着夜殃。

“她,她说,主子你,你……”夜殃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低下头:“夜殃说不出来……”

简玉珩微微皱眉:“无妨,你直接说便可。”

闻言夜殃抬起头心虚的看了一眼简玉珩,随即一脸认命的开口:“她说你是绿毛乌龟,没有小辣椒的男人!”

“……”简玉珩表情一僵,随即转眸看向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还,还有……”夜殃看了一眼简玉珩:“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她骂你是死娘炮,娘娘腔……”

“你出去吧。”简玉珩看着窗外淡淡的说道。

夜殃见自家主子微微颤抖的肩膀,赶紧低下头跑出书房。

“啊!!”曲华裳扔下手中的勺子,转身就走:“不行了,这不是人干的活,老娘就是吃一辈子的土,也绝对不会在干这活了,要命了!”

“那个就是曲华裳吧?”三两个丫鬟围在不远处,像观看猴子一样看着曲华裳。

曲华裳停下脚步,想要听听她们说的什么。

“王爷还真的这个女人还带回来了。”

“就是啊,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下的去手,难免哪天会对咱们王爷下手!”

“就是说啊,不过王爷还真的不把她当个东西啊,居然让她过来给花施肥,哈哈哈~”

“对呀。”

曲华裳吸了一下鼻子,转身走到粪桶旁边,深吸了一口气,提起来,猛的泼向说话的丫鬟。

“啊!!”三两个丫鬟一下就分开了。

“你干什么?!”一个丫鬟忍着恶心瞪着曲华裳。

“不好意思啊,手滑了。”曲华裳露出一个得意又欠揍的笑容。

爽!这几天憋的气,这一泼一下就发泄光了,爽!

“你!”丫鬟还想说什么但是看到曲华裳身后的人,表情一变,赶紧低下头。

“你蛮嚣张的啊。”淡淡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曲华裳表情一僵,僵硬的转身。

简玉珩面无表情的看着曲华裳,眼中带着不明的情绪。

“哎呦~”曲华裳露出一个狗腿的笑容:“王爷大大你怎么来这里了?这么大的太阳你不耶吗?晒伤了怎么办?”

简玉珩看着一脸讨好的曲华裳,微微挑眉。

纤细的双腿抖啊抖的,曲华裳一脸心虚的坐在大厅,怎么办啊,他会不会一气之下就把自己送回那个狗皇帝的身边啊。

“你抖什么?”简玉珩微微皱眉:“女孩子没有女孩子的样子。”

闻言曲华裳赶紧控制住双腿,心虚的看向简玉珩:“那个,我……”

“你身上的味道太大了,去沐浴之后再过来。”曲华裳刚开口,简玉珩便一脸嫌弃的打断。

你奶奶个孙子的,你现在嫌弃味道大了,那老娘一上午捧着粪桶是怎么受的。

“好!”曲华裳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

洗完澡出来的曲华裳被夜殃告知简玉珩在书房等她,便前去书房,等她到的时候人家正坐在书桌前写着什么。

“王爷。”曲华裳叫了一声,提醒简玉珩她过来了。

“过来磨墨。”简玉珩头也不抬的说道。

“磨墨?”曲华裳愣了一下随即硬着头皮上前,磨墨怎么磨啊。

曲华裳看了一眼正在作画的简玉珩拿起墨锭开始转圈,电视上就是这么弄的啊,那就应该这么弄的吧。

曲华裳偷偷的看了一眼简玉珩的神色,见没有异样,便松了一口气,手上的动作也大了起来。

突然一下,墨汁飞起直接溅到简玉珩的侧脸上,曲华裳一惊抿起嘴巴,完蛋了,自己好像又闯祸了。

简玉珩转眸无言的看向曲华裳。

“对,对不起.......”曲华裳有一些放下墨锭,随即用袖子去准备去擦简玉珩脸颊上的墨汁。

简玉珩皱眉躲开:“曲小姐连磨墨都不会吗?”

“我,我这不是第一次给你磨吗?所以一激动就失手了,我在给你磨一遍!”说着曲华裳便准备动手。

“算了!”简玉珩眉头一皱,随即站起来,曲华裳疑惑的看着他。

“看来你还是适合施肥!”简玉珩淡淡的说道。

闻言曲华裳一惊,一脸懵逼的看着简玉珩,施肥?

“不是!你先等一下!其实施肥我也做不好的!!”曲华裳一脸尬笑:“说来真的十惭愧啊!我怎么什么都做不好啊!”

说完曲华裳还不好意思的笑笑,老娘现在就是当一个废人!也绝对不会再去施肥!

“是吗?”简玉珩微微一笑玩味的看着曲华裳:“本王说过的吧?王府不养闲人,既然如此,”

说到这里简玉珩就不说了,闻言曲华裳一惊,赶紧伸出手握住他的手,简玉珩眼眸微闪。

“我会施肥!我最拿手的就是施肥了!”曲华裳一脸开心的看着简玉珩,仿佛找到了自己人生中的理想。

最后,曲华裳一脸生无可恋的站在花园中,所到之处就没有不臭的地方。


第6章 我为何还要记得所谓的老地方

“简玉珩!我诅咒你这辈子都光棍!我一开始看你还以为你是什么好人,果然流着的血液一样,做事风格都是一样的!恶劣!混蛋!不是人!!”曲华裳咬牙切齿。

曲华裳一转眼来到王府将近半个月,这半个月她真的就是与花作伴,与臭为舞啊!

当然,曲华裳在王府的一切自然会传进简子傲的耳朵里,当天下午,曲华裳就收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小太监送来的书信。

信上写着今晚老地方见,曲华裳一脸懵逼,老地方是哪里啊?

“主子,刚才有一个男人过来给曲华裳送了书信,我就说她有问题,我现在就把她抓过来。”夜殃看着简玉珩皱眉说道。

闻言简玉珩微微摆手随即淡淡的说道:“你先等等,看看她有什么动作!”

夜殃一阵安静,一脸不开心的转移开目光,既然主子已经这么说了,自己也不好做什么,不过!曲华裳!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你死定了!

简玉珩看着书桌上的书籍不知道在想什么。

曲华裳坐在床上伸了一个懒腰,今天修剪花枝真的是累死了,自己今天一定要好好的睡一觉,至于那个什么老地方,自己不知道也就没有办法去了。

睡到半夜的曲华裳被外面的打雷声吵醒,挠了挠自己有一些发痒的肚子转身想在继续睡的时候却被坐在凳子上的人吓了一跳。

简玉珩面无表情的看着坐起来的曲华裳。

“王爷!你干嘛呢?”曲华裳一头雾水的看着简玉珩,自己的心脏都要被他给吓停了,他半夜不睡觉跑自己这来想干嘛啊。

下意识的,曲华裳拉紧自己的衣裳,简玉珩看到她的动作没有太多的表情。

“看你睡的这么香甜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简玉珩看着曲华裳。

“忘记什么事情吗?”曲华裳微微一愣,抿起嘴巴,什么事情吗?好像没有啊!

“没有啊!”曲华裳看着简玉珩摇头道。

“真的没有吗?”简玉珩微微皱眉,他刚才看到了那封信,这个女人把信随便的丢弃在桌子上,到底是不小心还是故意为之先不说,上面写着今晚老地方见,自己在这里坐半宿了,这个女人不止没有要出去的意思,甚至睡得十分香甜,恐怕有人过来偷她,她都不会知道。

“没有啊!”曲华裳一脸懵逼,自己忘记了什么事情,至于这货半夜不睡觉跑过来盯着自己瞅。

简玉珩眉头一皱,随即站起来往外走,走到门口却停下脚步,转头看向她,曲华裳挠了挠发痒的脸。

最后简玉珩什么都没有说的走出房间,曲华裳翻了一个白眼重新躺下,神经病啊!

清晨,曲华裳一脸幸福的打开窗户,不为别的,就为昨天晚上下雨自己今天不用浇花,简直就是幸福的要上天啊。

不经意低头,曲华裳被坐在地上的人吓了一跳,这不是夜殃那个小屁孩吗?这货坐在自己的窗根底下干什么呢?

“你干嘛呢?”曲华裳疑惑的看着夜殃。

闻言夜殃抬起头恶狠狠的瞪着她,曲华裳被他瞪的一头雾水,他干嘛这么看自己啊,自己又哪里惹他了?

“你干什么这么瞪我?!”

“你为什么昨天晚上一直在睡觉?”

“晚上不睡觉我能干什么?跳舞?”曲华裳好笑的看着夜殃。

闻言夜殃气结一下就站起来,生气的看着她:“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什么?”曲华裳现在真的是二丈和尚,摸不到头脑,这主仆两个人是怎么回事啊?自己到底是忘记了什么啊?

“曲华裳!你好样的!”夜殃生气的丢下这句话转身就走。

曲华裳一头雾水,自己到底怎么了,自己就是睡了个觉啊!

曲华裳咬牙切齿的拿着铁锹翻土,这么大的花园居然就叫自己一个人翻土,真的是够了!

那么大一个王爷几个翻土的人请不起是不是?分明就是故意针对自己!

沉浸在愤怒中的曲华裳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后有人靠近,直到刺鼻的毛巾捂住她的口鼻,她才反应过来,还没有来到及挣扎就失去了意识。

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去曲华裳的脑子里浮现出好几个哔哔哔。

等曲华裳恢复意识的时候,她就发现自己正在一处茅草屋,虽然是茅草屋但是装修并不破旧,该有的都没缺。

“你醒了?”身后传来声音,曲华裳吓了一跳,扭过身子就看到简子傲阴沉着脸坐在椅子上。

“朕现在见你一面还真的是不容易啊!”简子傲语气里透着冷意。

曲华裳微微皱眉:“看起来并不是这样,你不是弄昏我把我弄出来了吗?”

“所以你就应该乖乖的自己过来省的朕自己动手了!”

“你连地点都没有写,我怎么过来?”

“朕不是说老地方了吗?”简子傲声音调高。

“我就是因为不知道老地方在哪所以才过不来啊!!”曲华裳声音也猛的提高。

闻言简子傲瞳孔一收缩,起身凑近曲华裳。

曲华裳心里一个咯噔防备的看着他。

“你说什么??”简子傲冷冷的看着曲华裳:“曲华裳!你还真的是好样的,刚出去几天就说你忘记了我们的老地方!”

曲华裳微微皱眉,这个男人还真的是好笑啊,既然心里没有曲华裳还在意人家记不记得什么老地方干什么。

“我有必要记得吗?”曲华裳嘲讽的看着简子傲。

“曲华裳!”简子傲气结,掐住曲华裳的后脖颈冷冷的瞪着她:“你现在还真的是有可以激怒朕的本事啊!!”

曲华裳吃痛的皱眉,却一声也不吭,只是倔强的瞪着他。

“曾经山盟海誓生死相随的人是你,曾经把这里说是我们秘密基地人也是你,现在你说没有必要记得!”

曲华裳冷笑一声,随即伸出手用力推开简子傲,踉踉跄跄的站起来:“你就自己一个人活在过去吧,那个时候的曲华裳回不来了!”

说完曲华裳转身就要走。

“曲华裳!你没有忘记你答应朕的事情吧?”坐在地上的简子傲冷冷的看着曲华裳。

“你放心!我忘不了!毕竟你有人质在手!”曲华裳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一个大男人还是一国之君,居然用这种卑劣的手段,真够恶心的了。

闻言简子傲眼眸一闪随即站起来:“所以呢?这就是你这半个月给花施肥的理由!”

曲华裳眼眸一冷,果然!简子傲这个狗皇帝派人看着自己,这种感觉真的让人不爽。

“不然呢?”曲华裳转身看着简子傲露出一个笑容:“跟他睡?”

“什么?”简子傲以为自己听错了,诧异的看着她:“你刚才说什么!?”

曲华裳这个该死的女人!她到底是不是一个女人啊,一个未出阁的女子怎么能随便说出这种轻浮的话来。

“有什么好吃惊的?你后宫佳丽三千,夜夜笙歌的,干什么这么震惊,装什么纯洁啊??”曲华裳好笑的看着简子傲。

“你,”

“皇上!”门外传来莫离的声音,简子傲微微一顿,他知道简玉珩来了。

“总之!下次朕下次在叫你过来的时候你就要痛快过来,不然受苦的就是你的母亲!”简子傲语气和眼神透出威胁,曲华裳没有回应只是淡淡的转移开目光。

简子傲上前一步随即伸出手,曲华裳一惊向后退一步防备的看着他:“你干什么?”

简子傲看到曲华裳眼中的防备眼眸微闪随即皱眉说道:“你现在不能醒着,不然他会起疑。”

“这点你不用担心!我装晕就好了!”说着曲华裳躺回地上:“你休想借此机会打我!”

简子傲气结还想说什么,莫离的声音在次响起,导致他什么都没有说就走了。

曲华裳睁开眼睛,这样不是更起疑心吗?被绑架了,绑架的人却没有在身边,想到这里曲华裳起身。

简玉珩和夜殃赶到茅草屋的时候,里面空无一人。

“不是说在这里吗?”简玉珩微微皱眉。

“眼线说的,应该不会有错啊!”夜殃也奇怪的皱起眉毛。

“你们怎么过来了?”曲华裳抱着一堆花一脸惊奇的看着两人,闻言两人转身。

“曲华裳!你在这里干什么?”夜殃恶意的瞪着她。

“我能干什么,我采花啊!”曲华裳说着还扬了扬怀里抱的花。

“你少骗人了,你说,你是不是过来见什么人!”夜殃瞪着曲华裳一副要咬她的样子。

“我见什么人?”曲华裳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你见什么人你心里还不清楚吗?”夜殃瞪着曲华裳。

曲华裳气结,用花指着夜殃:“你这个臭小子,姐姐我忍你好久了,你为什么总是一副仇视我的样子,我是抢你老婆孩子了,还是怎么着你了?!”

夜殃一阵心虚,看了一眼简玉珩瞪着曲华裳说到:“曲华裳你少给我瞎说。”

“我怎么瞎说了??”

“你……”

“回去吧。”简玉珩淡淡的打断即将要争吵起来的两个人,转身就走。

见此曲华裳瞪了一眼夜殃赶紧跟了上去,夜殃气结,即使在不愿意也只能跟上去。


第7章 花灯节

“你自己骑一个。”夜殃推开要跟简玉珩骑一匹马的曲华裳。

“那你呢?跑回去?”曲华裳瞪着夜殃,这个死小孩是怎么回事。

“我飞回去!”夜殃瞪着曲华裳没有好气的说道。

“你会飞,我不会骑马。”曲华裳说着去扯马上简玉珩的衣摆准备上马。

“不知羞耻!”夜殃没有好气的嘀咕。

“你这个臭小子!”曲华裳气结,撸胳膊挽袖子一副要跟他打起来的样子。

“上来吧。”简玉珩对曲华裳伸出手。

曲华裳对脸黑的要滴出墨的夜殃吐了一下舌头,然后借着简玉珩的力气上马。

夜殃没有好气的白了她一眼,翻身上马。

“王爷,你是特意来找我的吗?”曲华裳转头看向简玉珩。

简玉珩目不斜视,并没有回应她的话。

“你是在担心我吗?”曲华裳一脸开心的看着简玉珩。

“你知道本王为何过来。”简玉珩看都不看曲华裳。

闻言曲华裳一挑眉,随即转过头看着马头说道:“不是因为担心我吗?”

“如果你要这么理解的话本王也没有办法。”简玉珩淡淡的说道:“不过,不要做出太多让本王担心的事情。”

曲华裳表情一僵,垂下眼眸看着手中的花没有回应。

曲华裳趴在床上看着古代的书籍,这里没有手机没有电脑,除了没意思的书就是没意思的书,她不想看都不行。

“哈~”曲华裳打了一个哈欠,随即合上书本准备睡觉。

“你到是睡的很早。”平空而起的声音,吓了曲华裳一跳,一脸惊恐的看过去。

简玉珩面无表情的坐在凳子上,淡淡的看着她。

“大哥。”曲华裳坐起来一脸生无可恋:“我拜托你,你要是下次来的话,我不反对,但是你敲门或是吱个声好不好,我真的要被你吓死了。”

“本王的家,本王去哪为何要出声。”简玉珩说的一脸淡然。

“是,这里是你的王府,但是我住在这里啊,我是一个女孩子啊,你们古代不是最讲究男女授受不亲吗?你大半夜的一个大男人来我一个女孩子的房间不好吧?”曲华裳皱眉看着坐在凳子上的男人。

闻言简玉珩微微挑眉看着曲华裳露出一个笑容:“本王看你是忘记了你是什么身份。”

曲华裳翻了一个白眼,我能是什么身份,给花施肥浇水的身份呗。

简玉珩起身,坐到曲华裳的身边,后者一愣,防备的看着他。

“你是本王的侍寝丫鬟。”简玉珩淡淡的说道。

“我呸!我一个丞相府的嫡女怎么就成为丫鬟了?”曲华裳瞪着他。

闻言简玉珩微微一笑:“本王看你是忘记了你对你的丞相爹爹做出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曲华裳眼眸一闪,心口一阵烦痛。

“现在丞相已经是另外一人了,你不会还天真的以为你是丞相之女吧?”简玉珩说着好笑了一下:“你还真是傻的可爱啊。”

“王爷你还真的是烦到让人想揍你啊。”曲华裳面无表情的看着简玉珩:“王爷的特长就是往别人的伤口上撒盐吗?”

简玉珩微微一愣,看着她没有说话。

“说真的。”曲华裳眉头一皱:“我自己什么身份,我自己知道,我自己做错了什么我也知道,用不着你来说!”

“大胆!”简玉珩清冷的凤眸中染上一层愤怒:“你敢这么跟本王说话。”

“啊,我就是敢,怎么样?你要杀了我吗?”曲华裳不服气的瞪着简玉珩:“不然还是惩罚我?!”

简玉珩看着曲华裳缓缓的露出一个笑容。

之后……

“王八蛋!”曲华裳抡起斧子把木块劈成两半:“要不是我怕你,我一定戳瞎你的狗眼。”

“不是人的东西,居然让我一个弱女子半夜在这里劈柴火,你是怎么想的?单身狗,单身一辈子的钢铁直男癌!!”曲华裳咬牙切齿,越劈越使劲,好像把柴火当成了简玉珩。

“本王到是没有看到哪个弱女子敢在背后骂王爷的。”幽灵般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在此从背后响起。

我哔!!

曲华裳在心里咒骂两句,然后认命的转身,果然简玉珩一身白衣端端正正的站在她的身后。

“嘿嘿……”曲华裳尴尬的笑笑:“大晚上的你不睡觉,过来干嘛?”

“看你骂本王啊。”简玉珩淡淡的回应。

“看您说的。”曲华裳露出一个狗腿子的笑容:“我哪敢骂您老人家啊,我这不就是嘴痒,自己嘟囔嘟囔嘛。”

“再说了。”曲华裳耸肩道:“我又没有提你简玉珩三个字是不是?您不能对号入座啊。”

闻言简玉珩一语不发,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曲华裳,把她看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干什么这么看自己啊……

“曲华裳,本王看你是想死。”简玉珩颇有一些咬牙切齿。

曲华裳一惊,赶紧转身抡起斧子继续劈柴火。

开什么玩笑,自己怎么可能想死。

简玉珩看着埋头劈柴火的曲华裳淡淡的开口:“这些柴火不劈完,不许睡觉!”

曲华裳震惊的看着简玉珩:“全部吗?”

“嫌多?”简玉珩反问。

“没有。”曲华裳露出一个假笑:“不多!!”随即转身继续劈柴火,恶劣鬼!死娘炮。

简玉珩白了曲华裳一眼,转身便走。

依然是那好看的花园,依然是那可怜施肥的曲华裳。

“今天是花灯节耶,听说皇上在那摘星楼设宴。”

曲华裳一脸无兴趣的给花施着肥,现在她天天给花施肥,她都担心这些花会不会营养过盛而死翘翘。

“真好,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想去看看皇上的龙颜。”说话的丫鬟一脸花痴。

曲华裳白了一眼丫鬟,狗皇帝有什么好看的,你还指望他给你汪汪两声啊。

“曲华裳,主子叫你。”夜殃顶着一张讨债的脸走了过来。

为了拍好王爷的屁股,曲华裳还特意的洗了澡才过去。

“王爷,你找我啊。”曲华裳走进书房。

“本王一个时辰前叫的你,你为何现在才来?”简玉珩眉头微皱。

“我不是怕熏到你然后洗澡去了嘛。”曲华裳有一些无辜的说道


第8章 准备

简玉珩看了一眼曲华裳随即说道:“下次本王叫你你就立刻过来,本王没有叫你做的事情,你就不要去做!”

“哦……”曲华裳闷闷的应了一声。

“收拾一下,跟本王去参加花灯节。”简玉珩看着手中的书。

曲华裳微微一愣,有一些不确定的问道:“我吗?”

“这个书房里还有第三个人吗?”简玉珩抬头看向曲华裳。

“有啊,就在你身后。”曲华裳说着指向简玉珩身后。

简玉珩一脸你看我信你吗的表情看着她。

曲华裳有一些尴尬的收回手,随即狐疑的看着他,这个小王爷是怎么想的。

明明知道自己跟那个狗皇帝有牵扯,还在这种时候让我跟着去,是没有脑子还是打的什么算盘。

“你看什么?还不去收拾。”简玉珩语气放硬。

“我能不去吗?”曲华裳有一些商量的看着简玉珩,她的心里总是那么的不安。

“你觉得你现在有商量的余地吗?”

“……”曲华裳一阵安静,随即点点头往外走,确实,自己现在真的是脑袋在裤腰带上拴着,有个屁商量。

简玉珩站在王府门口,一双剑眉紧皱,他只是让曲华裳收拾一下自己,她是去脱胎换骨了还是怎么样,怎么就这么慢啊。

“主子,我们不要等那个女人了,我们先去吧,不然会迟到的。”夜殃皱眉说道。

闻言简玉珩微微皱眉,刚想说什么就听到一声欢快的声音响起。

“王爷!”

简玉珩转眸看过去,只见一个身穿镂空淡紫轻丝鸳鸯锦月牙裙,绛红色百蝶戏花罗裙,脚穿一双明艳艳的粉红绣鞋,梳着飞月髻,头插亮晃晃孔雀钗的女子,笑盈盈的走过来。

“嘿嘿,好看不?”曲华裳在简玉珩的面前转了一个圈。

简玉珩不自然的转移开目光:“丑!”然后转身上轿。

曲华裳笑容僵在脸上,耳边传来夜殃嘲笑的声音。

曲华裳没有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然后爬上轿子,一脸不开心的坐到一边,期间还瞪了好几下坐在塌上的闭目养神简玉珩。

没有审美观的混球,自己这样多好看啊,自己都要喜欢上了,你居然给我说丑。

简玉珩睁开凤眸看着曲华裳不开心的侧脸,薄唇上扬,再次闭上眼睛。

曲华裳避开跪在地上当踏脚垫的小厮,直接跳下轿子,然后等着简玉珩一起走。

简玉珩下轿,往里面走,曲华裳赶紧跟上去。

“一会儿记得多吃点。”简玉珩淡淡的开口。

“恩?”曲华裳没有反应过来疑惑的看着他。

“本王说,你一会儿要多吃一点,这样也算是给本王省口粮了。”

“切~”闻言曲华裳没有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你还王爷呢,这么大个王爷还这么小气。

“当王爷不是很有钱的吗?你干嘛还要这么小气啊?”曲华裳转眸看向身边的男人。

“本王还没有娶媳妇,当然要留着钱娶媳妇了。”简玉珩转眸看向才到自己肩膀的小女人。

闻言曲华裳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然后一把搂住简玉珩的胳膊,后者身体一僵,但是并没有推开她。

“那我给王爷你当媳妇好不好?”曲华裳笑嘻嘻的看着他。

暗处的夜殃咬牙切齿的翻了一个白眼,不要脸的女人!!

简玉珩眼眸微闪,随即露出一个笑容:“你知道上次跟本王说要给本王当媳妇的女人现在在哪里吗?”

曲华裳微微挑眉,随即凑近他:“我管她在哪里,我只要知道我即将进入你的心里就好了。”

“……”简玉珩心底落了一拍,看着眼前笑眼如花的人儿,一瞬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王爷。”柔媚的声音响起,曲华裳转头,就看到一个身着暴露,脸画浓妆的女人走过来。

“姬翎参加王爷。”姬翎对简玉珩行了礼便站起来转眸看向曲华裳“几日不见,王爷身边何时多了一位美人儿啊。”

曲华裳微微皱眉,直觉告诉她这个女人喜欢简玉珩,想到这里,本来就搂着的胳膊更加往怀里带。

简玉珩察觉到曲华裳的动作,便垂眸看向她。

“这位小姐,看着眼熟啊。”姬翎微微皱眉,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有一些震惊的看向简玉珩。

“姬翎姑娘为何会在这里?”简玉珩没有理会姬翎的震惊,轻声问道。

“今日宴会,承蒙皇上厚爱,让姬翎表演一舞。”姬翎垂下眼眸。

“原来如此,既然如此本王就期待姬翎姑娘的舞蹈了。”说完简玉珩就领着曲华裳往走去,姬翎转头看着那一抹背影,眉头紧皱起来。

“参加王爷!”简玉珩一走进宴会厅,本来还在说笑的大臣便赶紧站起来行礼。

“都起来吧,今日本来就是有趣味的宴会,无需这么多礼节。”简玉珩微微一笑,随即落座,曲华裳也乖巧的坐在一旁。

众人看到曲华裳表情各异,但是因为简玉珩在这里都没有太多的动作。

曲华裳看着桌子上的烧鸡,抿了一下嘴巴,小心翼翼的看了身旁的男人一眼,他刚才让我随便吃,多吃,那我现在吃了也没有事吧。

想到这里,曲华裳犹豫的伸出小手,简玉珩垂眸随即伸出大手握住她的小手。

曲华裳吓了一跳,有一些诧异的看着他。

简玉珩没有松开曲华裳的手,只是握着它放在自己的腿上,看着走过来的男人。

“参加二王爷,老臣是新上任的丞相,上任当天王爷并没有来早朝,今日可算是见到了。”男人对简玉珩行礼道。

闻言曲华裳眼眸一闪,多看了两眼男人,便垂下眼眸,她对原主的老爹没有太多的记忆。

但是却是印象最深的人……浑身是血的他,跟她说不怪她的他,倒在地上的他……

曲华裳心口一痛,握着她手的简玉珩自然也发现了她的异样看了她一眼,便对男人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恭喜!”

男人笑了一下,随即看向一旁一直低着头的曲华裳。

曲华裳知道那个新来的丞相在看自己,但是她并没有准备抬头。

所幸的是,这个时候公鸭嗓响起:“皇上驾临。”

众人赶紧起身行礼,那个男人也重新回到座位。

“平身吧,今日是家宴,无需多礼。”简子敖赫皇后乔绮嫣走进来坐到正位。

简子敖下意识看向下面的人儿,那人端坐在男人身边,低着头一副乖巧的样子。

乔绮嫣发现简子敖的视线一直定在曲华裳的身上时,眼眸闪了一下,便转移开目光。

宴会开始,歌舞升华,姬翎一身红衣站在台中跳着柔媚又惊艳的舞蹈。

曲华裳手里抓着自己一直想吃的鸡腿,眼睛四处乱瞟着,古代的乐器都是这样的啊,真够神奇的了。

“你是不是吃的有一点太多了。”简玉珩看了一眼桌子上已经被消灭掉一大半的烧鸡有一些无奈。

“你不是让我多吃的吗?”曲华裳一脸无辜。

“本王并没有让你这么吃,你这样别人看了会以为本王虐待于你。”简玉珩皱起好看的眉毛。

“天天让我给花施肥还不是虐待。”曲华裳低下头嘀咕道。

简玉珩气结,没有好气的白了她一眼,转眸看向舞台中跳舞的姬翎。

简子敖看着台下只顾着吃的曲华裳有一些无奈,这个女人什么时候这么爱吃了,还吃的这么不顾形象。

“喂,小王爷。”曲华裳用胳膊肘撞了一下正在看舞蹈的简玉珩:“说实在的,你很喜欢吧?”

“什么?”简玉珩疑惑的看向她。

“喜欢这种身材好,穿的又暴露的女人吧?”说着曲华裳还对简玉珩挑了一下眉毛。

简玉珩没有好气的白了她一眼随即说道:“总之比你这种胳膊短腿短的女人强。”

曲华裳听到简玉珩这么说一下就不乐意了,自己怎么说也是女人好不好,这么被人说很伤自尊的好不好?!

“我怎么了?我的身材也很好的。”曲华裳不服气的瞪着简玉珩。

“……”简玉珩看着满嘴油光的女人,眼眸中闪过一丝嫌弃,转过眼眸。

“我说的是真的。”曲华裳用手推了一下简玉珩挺了挺自己的胸脯:“我这是有点驼背,不然我身材老好看了,是这个形状!”

说着曲华裳用手在空中画了一个s型,简玉珩被她逗笑了。

曲华裳看着笑的十分好看的简玉珩也忍不住笑出来:“你笑什么?!”

简玉珩抿了一下嘴巴,想把笑意隐下去,却让人一目了然。

“我说的是真的啦!”曲华裳没有好气的笑道。

简子敖看着台下说笑的两人眼眸一冷,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胸口一阵气闷,抓起桌子上酒杯便喝了下去。

乔绮嫣看到简子敖的动作,抬眸看向和简玉珩说笑的曲华裳眼眸闪了闪。

宴会进入结尾的时候,曲华裳感觉自己肚子有一点不舒服,便去茅房方便了一下。

一出来就看到夜殃那个小子在跟一个人说着什么,曲华裳一靠近那个人就跑了。

“你干什么?”夜殃没有好气的看着曲华裳。

“我上厕所啊大哥,我上厕所也惹你不开心了吗,你要让我憋死吗?!”曲华裳生无可恋的看着夜殃。


娇蛮王妃要出墙:一朝穿越,成为害死爹爹的不孝女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17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