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阴差阳错成为叶景琰的妻,可这之后的生活竟是她万万没想到的劫难……

她阴差阳错成为叶景琰的妻,可这之后的生活竟是她万万没想到的劫难……

第一章 有种你就掐死我

今天是夏初晴和叶景琰结婚五周年纪念日。

此时的夏初晴穿着白色露肩薄纱裙,站在镜子前,转了一圈又一圈。

叶景琰曾经说过他最喜欢白色长裙,纵然……那个女人不是她……但她仍希望他能够喜欢。

她在等着他起床,能一起度过这一天。

忽然,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夏初晴连忙换上温和的笑容,转过身来,柔声叫他的名字,

“景琰……”

却发现他已经穿戴整齐,一副准备出去的样子!

夏初晴自然能想到他是要去做什么。

一定又是去见那个女人……

夏初请连忙小跑过去拉住他,小心翼翼的问道:“景琰!今天能别去吗?”

就今天……就今天一天!

叶景琰一把甩开她的手,神情厌恶,“走开!”说完又嫌恶的拍了拍被她碰过的地方。

夏初晴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地上。

瞬间火气和委屈悉数涌上心头,夏初晴大喊道:“你又要去见夏末!你别忘了,我才是夏家千金!你的妻子!叶家的太太!”

夏末,那个父亲朋友寄养在她家的遗孤,她的姐姐!却成了他们爱情间的威胁!

不,他们哪里有什么爱情……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罢了。

被世人眼睛盯着的叶景琰不得不做足表面功夫,一个“安分守己”的婚内人士。

可是他却很少碰她!在他眼里,她夏初晴,夏家的千金小姐是一个不择手段的女人,是一个肮脏的女人!

“千金小姐?叶太太?”叶景琰像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笑话,“可你在我叶景琰眼里,什么都不是!我根本不爱你,我爱的是夏末!哪怕她只是一个身份不明的遗孤!”

她知道!她全都知道!

她怎么会不知道他叶景琰深爱着的人是夏末?!

他何须一遍又一遍的告诉她,他爱的人……不是她?

她的心早已因他而变得鲜血淋漓,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等到叶景琰的……爱。

夏初晴努力控制住自己接近崩溃的情绪,她猛然抬头,收起眼底的凄然,挺直腰板,冷静而又恐吓道,“你就不怕我告诉爷爷?”

闻言,叶景琰的目光瞬间像充血了一般,猛地抓住她的肩膀,翻身按到墙上,大手掐住她的脖子!

“夏初晴,你大可去说!你以为你在爷爷眼里有多少分量?!当初他不过是想要个孙子罢了!他以为那晚我已经要了你,可他错了,我叶景琰,根本不会碰你这样的脏东西!”

他边说着,手下的力道越发狠辣。

他当然不怕,她夏初晴若是会说,又怎么会足足忍了五年,这个表里不一的贱人!

夏初晴脸憋的通红,她紧紧地抓住他的手,那双星眸冷静而固执的望着他。

“我脏?!”

夏初晴明明快喘不上气来,却还保持着挑衅得笑,“你还真说对了,叶大少爷!对,我就是不顾手段爬上了你的床!可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愿意碰我?可那晚,不知道是谁同样没忍住要了我?!”

“夏初晴,你可真下贱!”叶景琰一字一顿的说着让她寒心彻骨的话。

夏初晴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她已经无数次跟他解释,可无论她说多少,做多少,他叶景琰从来不会信她。

好!那她干脆不解释!就顺他的意,做那个绝顶的坏人!

反正他已经恨极了她,多一些少一些又有什么关系?!

“掐死我,叶景琰,有种你就掐死我。”

夏初晴一遍一遍挑衅着……

如果,可以死在他的手里,对她来说,是不是也是一件幸事那?

叶景琰手下的力道骤然收紧,面上露出一丝狠绝,“你以为我不敢?!”

第二章 我们离婚吧

只要她在他面前服软,只要她求他放过她,他就可以立马松手。

可是没有。

她就那么倔强而又冷漠的看着他,就好似她是真的想死……一样。

心底骤然一沉,甚至涌上一股烦躁,他手猛地一松

砰的一声响,夏初晴重重的落在地上。

夏初晴双手捂着火辣辣的脖子,大口大口的喘 息着。

叶景琰是真的想掐死她……

她自嘲的笑出了声来,她竟然如此深爱着一个恨不得自己去死的男人。

“我们离婚吧……”夏初晴哑着嗓子,身心疲惫的说着。

她从未想过,她会主动说出这句话,这句让她心神具裂的话。

原本因夏初晴而躁乱不堪的心瞬间被怒火所掩盖!

这个女人说什么?!离婚?!她有什么资格和他说离婚?!

“离婚可以,但你记住,是我叶景琰,要跟你离婚!”音落,叶景琰气怒的摔门而出。

随着那一声门响,夏初晴再也忍不住的将自己蜷缩起来,紧紧地抱着自己,无声的哭了出来。

结婚纪念日,却成了要离婚的日子。

至于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到现在都不知道。

只知道她和他的确是滚到了一起,只知道那一晚以后,他们之间的事情更是被各大媒体放肆报道,她被那些媒体人写成了为了爱情而不折手段的心机女,就连她身边的人看她的时候,眼神也都不对了。

那时的她承受着所有的流言蜚语,她本以为自己该是难过至极的,可这难过中竟生出丝丝喜悦……

只因为她爱他!

她夏初晴爱了叶景琰整整十七年!

可是,叶景琰喜欢夏末她是知道的,夏末喜欢叶景琰她也是知道的……

她本以想好,在这三人爱情纠葛中退场,只因纵然她深爱着叶景琰,可他不爱她。

更因为她自小就被夏末护着,无论她做错了什么,夏末永远都是第一个站出来替她背锅的,姐姐那么宠她爱她,她又如何做得出这般夺人所爱的事情?!

谁知,在那件事曝光后的第二天,夏末就找上她,近乎祈求的跪在她面前,声泪俱下地求她嫁给叶景琰。

她心底虽是惊愕,但或多或少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论夏末对外的身份是不是夏家大小姐,她终究都只是夏家的养女。

身为养女的她,如何能嫁入叶家大门?

虽然心有结怨,可姐姐已经这般求她,她怎能拒绝的了?!

这场闹剧无论缘由是什么,躺在叶景琰身边的女人终究是她……终究是她错了……既然她的错,那无论夏末提出什么样的要求,她都不得不答应……

不久后,当叶老爷子找上她,让她和叶景琰结婚的时候,她只好顺从。

她本以为,婚后,只要她一片真心待他,叶景琰总有一天会发现她的好,哪怕是愧疚的爱,她也愿意接受!

那时候的她近乎痴迷的爱着他,别说是嫁给他,就是让她为了叶景琰立刻去死,她也是愿意的。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她这些所有的以为,都不过是她的自以为是罢了。

如同他叶景琰所说的一样,他这辈子都不会爱上她,因为她是个为了得到他而不折手段的女人。

他的所作所为,任她夏家家大业大,又怎能左右的了,这叶家帝国集团的少爷?!

这场孽缘,说到底,她都不知道该怪谁……

第三章 所有的真相

夏初晴跪坐在门前的地板上,冰凉的地板却丝毫比不上她心上的寒冷。

五年了……

他们已经结婚五年了。

可是这五年来,叶景琰连正眼都不瞧她,却日日与夏末寻欢。

夏末为了不让夏初晴难堪便躲了起来。可没想到,他竟不顾着会被老爷子发现的危险,直接将晋城翻了个底朝天,去寻找夏末。

“夏末只是躲避他,他就能做到如此。可是我呢……我就算真的消失了,甚至死了!他也不会伤心一分吧……”

夏初晴突然笑了起来,可那笑却让人更加心疼。

“呵……夏初晴,你真是太傻了。他怎么会伤心?那个叶景琰?!他巴不得你死呢!那样,他就能和他的夏末相爱了啊!就能和他的女人在一起了啊!”

倒还不如就这样成全他和姐姐……

我真的好累……

我再也不要继续跟他纠缠了!

夏初晴在夏家门外踟蹰着……

夏初晴,你要清楚,一旦走进去,就没有回头路了。

夏初晴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再次睁开时,目光里多了一份坚定。

无视掉佣人探究的目光,夏初晴径直走到书房,抬起手刚要敲门,就听见里面传来夏末和夏天阳谈话的声音。

不知为何,夏初晴想要敲门的那只手,就这样鬼使神差的放了下来……

“爸爸,爸爸!刚刚景琰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了一个超级好的消息!”

夏末兴奋的声音,一点都不像平日里那个端庄贤惠的模样。

“什么消息?”

回答的是夏天阳,夏初晴和夏末的父亲。

“景琰跟我说,他马上就要跟夏初晴那个女人离婚了!然后……他就娶我!”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这个时刻等了这么久终于来了!”

夏初晴站在门外,二人的对话让她紧咬着下唇,身体止不住的轻颤。

“对了,夏初晴她妈妈去世时留给她的隐藏股份,我也已经转移的差不多了!”

“太好了,爸爸!”

“现在你可是拥有夏家最大股权的千金小姐,而且,马上就要嫁给叶少,到时候,爸爸还得指望你呢!”

听到夏天阳的话,夏末乐的花枝乱颤。

“诶呀,爸爸!您说什么呢!没有您,我哪会有今天啊!”

真是太好了,夏初晴那个贱女人!那个总是高我一等的夏初晴,她马上就什么都没有了!

她的家业,她的男人!马上就都是我的了!

这么多年的忍气吞声总算没有白费!

“哈哈,我的好女儿,要不是你当年的主意,事情也不会进展的这么快!”

夏天阳发出的爽朗笑声,让门外的夏初晴,心如刀绞……

当年?

难道……难道是那件事?!

“不可能!不可能!这不可能!”

夏初晴你在想什么?!她一遍一遍的否定着,可双脚像定住了一般,不能逃离这里!

“哎呀,可怜了我那个傻妹妹,从来没怀疑过是我把她骗上了景琰的床……只要我哭一哭,她竟然还心疼我那!呵……”

夏末捂着唇角,咯咯的笑着,得意至极。

我就是要毁了她!

一直以来,我对夏初晴的好,就是为等这一天,让她失去一切,让她发疯!让她再也站不起来!

我才应该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夏家千金,我就要毁了夏初晴,然后这个位置就理所当然是我的了!

门内,两人笑声,一片祥和。

门外,夏初晴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哭出声音。

这还是那个她最爱的父亲吗?!

这还是那个曾经百般疼爱她的姐姐吗?!

她要问问他们,这不是真的,不是!

夏初晴的手猛地搭在门上,就要推门进去。

“呀,爸爸,我都忘了,景琰还约我吃饭呢,我先走啦!”

夏初晴刚鼓起的勇气,在听到这句话时,消失殆尽,连忙躲到一边。

眼看着夏末越过自己,下了楼梯。

夏初晴就这样默默地跟了上去……

看她出门,站在门口一直翘盼着叶景琰过来,上了他的车……

夏初晴开着车远远的跟着,一直随着他们进了商场。

很明显,叶景琰带着墨镜,尽量隐藏着自己的光环。

“呵……和我待在一起的时间都屈指可数,竟然敢冒险陪夏末逛街……”

一路看着宠溺脸的叶景琰,腰扭的直往身旁人怀里撞得夏末……

夏初晴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

心上的酸涩,一阵比一阵强烈,疼的让她无法呼吸。

夏初晴,你怎么能甘心……

“叶景琰!!!”

第四章 她才是蛇蝎心肠

夏初晴的声音响彻商场大厅,让走在前方的二人身体一怔。

回过头发现她的夏末连忙松开叶景琰,换上无辜的脸,那表情若是以前,夏初晴会很心疼,到现在,夏初晴只觉得恶心!

“你跟踪我?”

叶景琰看见来人,脸色瞬间变得阴沉。

“呵……这么光明正大的带着情人逛街呀!那我干脆直接帮你把她的身份落实好了!小三日会总裁,啧啧啧……”

夏末心里怒气冲冲,可脸上却还要维持平和,“初晴,你误会了……”

“你不用跟她解释,反正我们也要离婚了。”

叶景琰制止想要解释的夏末,甚至直接将她揽入怀中。

夏初晴生气地胸腔上下大幅度起伏,脸颊也泛着红。

“谁说我要离婚!”

“夏初晴,你什么意思?”

叶景琰看着跟早上全然不同的夏初晴,面色更差了。

“没听清楚吗?我说不离婚!叶景琰,我不离婚!”

叶景琰大步走过去,将夏初晴的嘴捂得严实,拖着她就向外走。

任由夏末在身后喊也不回头。

夏初晴就这样一路被钳制着回了家。

“夏初晴,你这个疯女人!”

叶景琰推开门,一把将她扔在墙上。

“对!我疯了,我是疯了!我告诉你,我才是叶家的太太,永远都不可能是夏末那个贱女人!”

“夏初晴,我看你是真的疯了!”

听她这话,叶景琰更加怒不可遏!

生气之余,他也讶异,夏初晴竟然会这样说夏末,她可是从来没骂过她,就连自己只顾着陪夏末,她都没有说过她一句。

但这个念头也只是一瞬,便消失了。

呵呵,叶景琰你在想什么!

她夏初晴做出这样的事不是很正常吗?!

她一直就是这样蛇蝎心肠、表里不一的贱人!

“你管我!叶太太的头衔,我要带到死!你永远别想和你爱的夏末正大光明的在一起!你们就是偷 情!她就是那个永远见不得光的小三!”

她才不要离婚!她不会把这个位置让出去让他们好过!

夏初晴努力的调节着自己的情绪,她以后要好好的生活,争取活到长命百岁才行!让他们到死也不能在一起!

当初,那被夏末骗得自己可真是傻!

在这五年里,她竟然因为觉得自己对不起夏末而一直活在愧疚自责里,连对他们的感情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到头来,她都得到了什么?

算计!圈套!背叛!

“夏初晴!”

叶景琰俊逸的脸庞因为过度愤怒而变得扭曲。

夏初晴却不似往日的温顺,冷静的推开叶景琰的手,佯装镇定道:“怎么?怕让你的小情人失望吗?告诉了她你马上就要和我离婚了,现在却不好办了是吗?”

叶景琰一愣,

“你怎么知道?”

“如果我说,这些都是夏末告诉我的,你信不信?”夏初晴微微收紧拳头,目光虽是一片清冷,可藏在那眸底深处的,却是她想听他说,他信她……

“夏初晴,你又想玩儿什么把戏?!”

看,他不信。

他从来都不信她所说的任何话。

她竟然还在奢望……

“随你怎么说,怎么想吧。”

她不想再过多的去争辩了。

在发现自己被父亲欺骗,被自己所信任的姐姐像傻子一样的玩儿弄后,她已经不再相信任何人!也不在奢望任何人!

夏初晴看着眼前这个俊美异常的男人,看着看着,竟痴痴地笑了起来。

“傻子,都是傻子!都被那个女人给骗了!她是个骗子!她才是蛇蝎心肠!”

第五章 得罪我的代价

“你给我闭嘴!”叶景琰一把拽住她,“你有什么资格辱骂她?!”音落,他一把拽掉她岌岌可危的衣物。

“叶景琰!”惊慌中的她大喊出声,她想要呵止他,可换来的却是他无尽的嘲讽。

“呵,现在给我玩儿起欲擒故纵了?你别忘了,在我身底下,你是怎么呻-吟求饶的!”

夏初晴瞬间懵了,她不知道原来自己在他眼底是这般模样。

是,在他的身下,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欢愉和拥有他的自我安慰,可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因为他是她的丈夫!

无论她在他身下有多么的不堪,她都是他的妻子!

她不明白,在自己爱的男人身下,她有什么错!他何必拿出这样的事情来羞辱她!

“叶景琰!你不要脸!”夏初晴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她强忍着心底的委屈,硬生生的憋着不让眼眶里的泪水落下。

见她红着眼眶,一脸委屈却又是满脸倔强的神情,叶景琰心里忽地就涌上了一股烦躁。

他不喜欢看她如此神情,不喜欢她总是用这样一副清纯无害的表情望着他。

她明明就是个蛇蝎心肠的毒妇!

说离婚就离婚!说不离就不离!她把他叶景琰当什么,从来没有人敢这样戏耍他!

他要让她痛苦!让她绝望!要她求饶!让她知道得罪自己的代价!

“我不要脸?!我让你看看你不要脸的样子!”

叶景琰猛地将她抗在肩上,不顾她的挣扎,大步走向客厅。

一把将她按在客厅中央的桌子上,对面的墙上是一整面的镜子。

叶景琰用一只手钳制住她,另一只手瞬间扒光了她身上仅有的遮拦。

“叶景琰!你放手!放开我啊”

叶景琰拿起桌子上的餐巾,没有丝毫怜惜的直接塞进她的嘴里!

顺势将她翻过身来,从身后强势进入她的身体。

夏初晴神情痛苦,喊不出声,无论怎样用力的挣扎,也抵不过已然疯狂的叶景琰。

忽然,头上传来的刺痛,让她在昏迷的边缘回过神来。

她从镜子里看见叶景琰扯着她的头发,逼迫她看向镜中的自己。

叶景琰粗狂的在她身上索取,她明明是痛苦的,可镜中的她的眼里已经被欲-火沾染,面带潮红,身体也粉的发亮。

夏初晴忽然庆幸,叶景琰用餐巾堵住她的嘴,不然忍不住发出的嘤咛,怕是会让她羞愤至极。

额头上的薄汗,渐渐汇集,顺着脸颊滑下,滴落在桌子上。

一同低落的,还有夏初晴绝望的泪水……

羞耻和旖旎充斥着偌大的客厅……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场劫难才得以结束。

夏初晴像死了一般瘫软在桌子上,身上的疼痛和身下的羞耻传遍她的全身。

叶景琰收拾得当看着那到处的血迹,英气的眉眼轻皱,“恶心……”

说完便离开了。

夏初晴的眼神空洞,耳边只回荡着他的那句恶心……

忽然,小腹处传来剧烈的疼痛,越来越痛,仿佛是灵魂剥离身体一般。

夏初晴努力撑着身体起来,刚一离开桌子,便无力的摔倒在地上,意识眼看就要模糊……

我……要死了吗……

第六章 您的孩子没了

夏初晴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了。

“太太,您醒了?!”说话的人,是佣人张姨,“您可真是把我吓坏了,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浑身是血的倒在地上……”

夏初晴听她说着,眼底满是茫然。

她不太明白张姨在说什么,什么浑身是血??

一侧的赵医生连忙制止了张姨,让她别再说了。

张姨猛地闭上了嘴,而后猛地叹了一口气,心生惋惜的站在一侧。

夏初晴微微收紧被子下的双手,尽量稳住心神,压住心底的惶恐,颤微问道:“我……出什么事了?”

“这……夏小姐您家属在吗?”赵医生欲言又止。

家属,她还哪里有……妈妈去世的早,剩下的……都恨不得她早点死!

她现在哪里……还有什么家属?!

“直说就好。”

夏初晴脸上努力保持着镇定,可回想起昏迷前下腹的坠痛,愈发的让她心底惶恐不安。

“夏小姐,您的孩子没保住……我们尽力了……”

“孩子……”夏初晴的大脑嗡的一声巨响,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赵医生,“你是说,孩子?我的……孩子?!”

赵医生迟疑的点了点头。

夏小姐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了,如若要是再出点什么事情,他可是付不起责任的……

孩子,她怀孕了?!

她竟然在还不知道这个小生命到来的时候,就彻底失去他了……

她的孩子,她夏初晴的孩子,就这样,没有了!

叶景琰……叶景琰!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你们出去吧,我想静静。”夏初晴翻了个身,将自己紧紧地蜷缩在一起。

“太太……”张姨有些不放心。

“出去!”夏初晴嗓音嘶哑,带着哽咽。

直到听见关门声,被子里紧紧地捂着自己小腹的夏初晴方才呜咽的哭出声来。

一直压抑在心底的泪水彻底决堤,汹涌而出。

不知道哭了多久,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她。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她请的私家侦探……

“夏小姐,您之前让我查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DNA结果显示,夏末是您父亲的亲生女儿。”

亲生女儿!

对方淡然的话语,却如一把刀狠狠地插在她的胸口!

夏初晴眼底唯一的光亮也破灭了。

亲生女儿……那个父亲带回来的孩子,朋友的遗孤,竟然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

她和母亲一直信任依赖的父亲早在多年前就欺骗了她们,他有了别的女人,还有了孩子!

而他却只字未提,就连夏末的身份都隐瞒的极好,甚至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夏末送进了夏家大门!成了她的姐姐!成了别人口中的大小姐!

她甚至还白痴的以为,夏末是真心待她……

可笑,可笑!

被父亲骗,被姐姐设局,十几年!

她恨!

恨那个害她落得如此地步、夺走她的一切的女人!

她怨!

怨她至亲的父亲!隐瞒真相,不顾她的安危!

而她更恨更怨的是那个她深爱了多年的男人,他对自己没有丝毫信任!只信那个骗子!

收到私家侦探那边发来的报告,夏初晴一遍一遍的检查……

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夏初晴忍不住嗤笑自己,竟然还在对这些人抱有希望?!

夏初晴!你果真是……可怜至极!

第七章 他永远看不见她

夏初晴望着那抹熟悉的身影,那个自己以为短时间内都不会再看见的叶景琰,竟在医院遇见了。

只是,他来这里的目的不是为了她。

就在自己的前方,叶景琰正温柔至极地抱着他怀里的夏末。深诲的眼眸里,满是夏末一人,哪怕夏初晴和他的位置很近,他也没能发现她。

就和这么多年以来一样,无论她离他多近,她对他付出多少,他永远看不见……

夏初晴就这样在他们身后跟了一路,一直看着他们进入与自己病房相邻的另一间,看着叶景琰轻柔地将满是娇羞的夏末抱上病床,看着他们甜蜜地拥吻……

她那自以为早痛到麻木的心,竟还是犹如刀绞一般的疼!

这是她应得的代价!她为了爱情而不顾一切的代价!……

夏初晴一个人扶着墙回到自己的病房,拿起那份私家侦探给她的报告,强忍着身体的不适,一步一步艰难地朝着夏末的病房走去。

每走一步,小腹上的疼痛便加剧一分,疼的她险些晕过去……

可当她推开门,看到病房内正亲吻的难舍难分地二人时,那近乎晕厥的神经,也刺的清醒起来。

她以为自己会动怒,以为自己会痛骂,却没想到自己能够这般心平气和的等在一边,一直看着那忘我亲吻的二人,冷漠的像是看着与自己全然无关的事。

直到夏末看到站在门边的夏初晴时,表情微微错愕,赶紧解释道:“初晴,我……我只是身体不舒服,景琰只是来看看我而已!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

然后故作慌乱地挣扎着小手推开叶景琰,收敛起刚刚的错愕,装作愧疚至极地可怜模样。

叶景琰见状,立马长臂一揽将夏末紧紧地护在怀里,满是不耐地看着站在门口的夏初晴。

然而,当他注意到她苍白的面色时,心底不由得一紧。

她怎么在这?!这个女人,又想玩儿什么花样?

“是不是我想的那样,你自己心里清楚!”

说着,夏初晴猛地将手里的报告扔到叶景琰面前!她从未像现在这样,冷静的可怕,就连眼神都带着冰碴……

“夏末,我是不是该感谢你,感谢你这么多年以来对我的照顾?如果不是你,我也不能和叶景琰这样纠缠五年,也不可能成为叶太太,是不是?!”

夏末心底陡然一惊,面上却是故作的无辜,

“你……你在说什么?!初晴,我知道……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欢我!我知道因为我你受了很多苦,可是我也不想的!初晴,感情这种事情,我……我真的控制不住,我已经尽力的远离景琰了,可是对不起……我爱他!初晴,我也爱他啊!”

夏末半掩着面,低低啜泣。

“你有什么对不起她的?末末,我不允许你这么说自己!”

这是叶景琰第一次听到夏末如此深情的对自己表白,叫他如何不激动?

看着心爱的女人在自己面前被夏初晴羞辱,还要忍气吞声的垂泪欲滴,又如何不生气?

当初若要不是夏初晴这个贱人,他们又怎么会落得如此地步?!

“你们还真是恩爱有加啊!”夏初晴心底已是一片疮痍,她收起了自己的软弱和怯懦,挺直背脊,嘲讽的看着叶景琰。

“你要不要先看看我给你的东西,然后再下结论?!看看被你如此小心翼翼呵护着的女人,到底是不是真的清纯无害!是不是真的无辜!”

叶景琰眉头紧蹙的厉害,当他的视线落在病床上那一份文件上时,心底不由得就涌上了一股不知名的情绪。

夏初晴这是……怎么了?她到底想做什么?!

第八章 你竟然打我?!

夏末看着异样的夏初晴,心底不安的厉害,她不知道夏初晴是全部都知道了,还是只知道冰山一角。

但是,无论那里面装的是什么,一定是对她不利的!否则那个总是愧疚怯懦地夏初晴,怎么敢用这种恨不得杀了她的眼神看着她?!

她不能……她绝不能让景琰看那份文件!

“初晴,你讨厌我……我都知道!你尽管说我骂我就是了,我都心甘情愿接受的!可你这是做什么?这是要捏造一份文件来……来陷害我?!你完全不用这样的,我会离开,我真的会离开!不再打扰你们的生活……”

听到这,叶景琰立马怒意冲冲,对着夏初晴大吼:“夏初晴!别让我再说一遍,滚!现在立马给我滚出去!”

叶景琰怎么可能容忍夏末离开自己?!他好不容易才等到夏末承认自己的感情,如果夏末再因为夏初晴而推开自己,他会疯的!

如果那一天真的来了,他一定会亲手杀了夏初晴!

夏初晴嗤笑的看着愤怒的叶景琰,不为所动的继续说着:“怎么?紧张了?那我再告诉你件事好了!你爱的那个纯洁的夏末,那个所谓我父亲好友的遗孤,其实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

话音刚落,夏初晴就瞥见夏末彻底变了脸色。

母亲去世之前,夏末就被父亲用尽手段带进了夏家。

那时年纪尚小的她,轻而易举的就被这对她百般宠爱的夏末俘获了心神,她对她及其信任。

甚至比起父亲,她依赖夏末更多一些,凡事都会同她商量,甚至包括她偷偷爱着叶景琰这件事,夏末都是第一个知道的。

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爱而不得,也不是亲近却疏,而是你以为对你最好的,你最依赖的人,她早就步步为营!只为让你坠入万丈深渊,万劫不复!

“不,你在说什么?初晴,你怎么能这样信口开河那?!你从前不是这样的,说到底,你还是怨着姐姐……可也没必要编造出这样的荒唐话啊!”

夏末不可置信的看着夏初晴,好似她真的不知道这件事的始末一样!

好演技,可真是好演技啊!

要不是她亲耳听到了夏末和父亲说过什么话,亲眼看见了那确凿的证据,她或许也要被这样的演技给骗了!

“我是不是骗你的,你自己心里难”

“啪!”

忽然,一巴掌狠狠落在夏初晴脸上,将她要破口而出的话硬生生打断。

夏初晴捂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突然出现在病房里的夏天阳。

脸颊火辣辣的刺痛却不及心底的一丝一毫!

从前,即便他向来偏心夏末,可那时天真的她一直以为,父亲只是可怜夏末的孤苦无依。

可谁知,他就是更喜爱夏末这个女儿,即使她夏初晴也是他夏天阳的亲生骨血!

如今,他担心事情暴露,竟怒不可遏,直接动手打了她!

这个从小到大没动过她一根手指的男人,竟然打她!

“夏初晴!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就算是你再不喜欢夏末,你也不能这么恶毒的说你姐姐!”夏天阳愤怒的冲着夏初晴吼着,“你摸着良心说说,你姐姐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她处处让着你,你却还这么颠倒是非,赶尽杀绝?!”

“胡说八道?恶毒?哈哈哈……恶毒?!夏天阳,你竟然有脸说我恶毒?!”

夏初晴强憋着眼眶中的泪水,那声音却是藏不住的委屈,“如果我这都叫恶毒的话,那你们叫什么?你们一个个的合起伙来算计我!这又该叫什么?!”

她阴差阳错成为叶景琰的妻,可这之后的生活竟是她万万没想到的劫难……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485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