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霆深是我一辈子的执念,也是我一生的梦魇。

陆霆深是我一辈子的执念,也是我一生的梦魇。
第1章 抢婚

悠扬的钢琴曲响在耳边,我缓步走向花团锦簇的婚礼现场。

今天,我是来抢婚的。

陆霆深是我爱了三年的男人,他要结婚了,可是,新娘不是我!

曾经的誓言言犹在耳,可是一转身,他抛弃我向另一个女人求了婚。

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也是我这辈子最恨的人。

看着安落雪一脸幸福的挽着陆霆深的胳膊,我的心一抽一抽的疼。

陆霆深可以不爱我,可以不娶我,就是不可以和安落雪在一起。

她脸上的笑容好像一把刀子,深深的扎进我的眼里。

我长长地吸了一口气,走向通往幸福的红地毯,挡在陆霆深和安落雪面前。

安落雪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滞,随即拉开一个不是很和谐的弧度:“心心,有什么事情私下跟姐姐说,现在不是时候。”

我没有理她,只是看向陆霆深。

他冰冷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今天是他的婚礼,他不应该很高兴吗?

看着他,看着看着我就忍不住笑了。

是嘲笑他,还是自我讽刺,我分不清楚。

“我怀孕了。”我淡淡的说道。

陆霆深浓密的长眉微微一挑,眸中是错愕,是震惊,是不可置信,似乎还有……一闪而过的欣喜。

有惊喜吗?

还是我看错了?

我的话让正常的一切变得不正常,安静的众人纷纷议论起来:“这不是安家那个二女儿吗?怎么说有了新郎的孩子?难道是新郎脚踏两只船?”

一向从容镇静的安落雪愤怒的看着我,她压抑着怒火,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依旧温和:“心心,你在胡说什么,别捣乱了,赶紧回去。”

“我没有胡闹,我怀孕了,霆深的孩子。”我再一次重复一遍。

安落雪的妈妈萧淑华直接冲了过来,指着我的鼻子对我大声的骂:“安心,你这个小杂种,给我滚出去。”

我那父亲碍于面子想要拦住她,但是萧淑华就是个彻彻底底的泼妇,父亲又怎么拦的住?

我淡然一笑,看向气势汹汹的萧淑华:“阿姨,您别生气,我是来救姐姐的。”

“我怀了霆深的孩子,他得对我负责呀!如果他不愿负这个责任,说明他是一个不负责的男人,阿姨您放心把女儿嫁给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吗?”

“你……”萧淑华气的面色通红,若不是有这么多宾客看着,她一定会撕了我。

“我们家的事不用你来管,你给我滚。”

“阿姨,您放心,我会滚,滚之前呢,我要问问我孩子的父亲。”

给她一抹微笑之后,我转头看向陆霆深,我要看他怎么决定。

“都出去。”陆霆深的话就像圣旨一样,所有人都陆续离开。

肖淑华在临走的时候还在大声的咒骂着:“安心,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货,你妈活着的时候,偷我的丈夫,现在你又抢我女儿的新郎,你和你妈都是一路货色,下贱胚子……”

气氛凝滞了,死一般的沉寂。

安落雪双眼泛红,她看着陆霆深,哽咽的问:“深哥,她说的真的吗?”

第2章 趁我没发火,赶紧滚!

陆霆深轻笑一声:“一个婊子的话,你也信?”

婊子?这两个字,深深地扎疼了我的耳朵,也刺痛了我的心。

贱人,杂种,我听的多了,婊子还是第一次,而且还是陆霆深亲口所说。

我怒不可遏,嘴角却勾起笑,我直接上前,勾住了陆霆深的脖子。

他开始想推开我,可是我死死的搂住了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去吻他。

陆霆深对我从来没有抵抗力,我能感觉到他呼吸开始变得急促,我将手贴在他的胸膛,感受着他强健有力的心跳声。

最后,我转头对着安落雪说:“看到了吗?只是一个轻轻的吻,就让他乱了心,你呢?他有吻过你亲过你?或者睡过你?”

啪,一声脆生生的掌声,我的脑袋瞬间嗡嗡作响。

这一次,打我的是陆霆深。

我摸了摸被打的脸,这才发现手指上全是血,可见他有多么的用力。

原以为陆霆深会继续骂我打我,却没想到,他直接将我拎到了休息室,一脚踢上了门。

随后将我压在了沙发上,冷峻的双眸死死的盯着我。

这个男人真的很帅,说句犯贱的话,就是他骂我的时候我都会觉得他帅的一塌糊涂。

“怀孕是真是假?”他语气依旧淡漠。

我勾唇一笑,握住他的手,放在了我的小腹上故作轻松的回道:“你猜猜看,我肚子里有没有你的种。”

下一秒,他的大手死死的捏住了我的肩膀,痛的我浑身出了一身冷汗。

“心心,你有种,都敢用肚子骗我了。”

我知道他已经看穿了我的谎言,索性也把话摊开了讲:“陆少,不管怎么说,这婚礼也散了,一个人的洞房花烛夜,应该会很寂寞,要不,帮你叫几个妞来陪你。”

他冷哼一声,咔嚓一下扯下我的外套:“有你这个不要钱的,用不着叫别人。”

我开始挣扎了几下,但是想了想又不是第一次,矫情什么?

再说,在陆霆深面前反抗,他只会更起兴。

他低下头,吻上了我的唇,他的吻不再像从前,而是霸道带着掠夺的惩罚。

当他松开我的时候,我口腔里满满都是血腥味。

“只不过半个月没有碰你,就让你这样犯贱吗?”

半个月前,我们还一起数星星,数我的睫毛,可半个月后物是人非。

“陆少,你说说看,是我的味道好,还是姐姐的味道好?”

“和她相比,你配?”陆霆深嘲讽的说着,他眼中的厌恶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鲜血淋漓。

“对,我不配,但是婚礼被我搞砸了,她也没能嫁给你。”

他拿起一根烟点燃,猛地吸了一大口。

这沉默的空档,让我有种错觉,我们之间又回到了从前。

但是,陆霆深接下来的话,拉回了我的思绪:“趁我没发火,赶紧滚,否则别怪我不念往日的情分。”

他的话,句句透着森冷无情。

我总觉得安落雪在他的眼中,并没有那么重要。

或者是我自欺欺人,也或许是他谁都没有在乎过,就连那三年的爱,都是假的。

我脑袋里涌起了很多他要娶安落雪的理由,金融危机,商业联姻,可是最后都被我一一打破。

我忍不住再一次问:“为什么?你不觉得你欠我一个解释吗?”

第3章 因为,你贱!

我暗暗的发誓,这绝对是我最后一次问他。

陆霆深一把将我推开,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因为,你贱。”

呵,我贱,原来只是这两个字。

我站起身,开始穿衣服。

最后,我指着陆霆深冷声说道:“陆霆深,从此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但是,娶安落雪,你这辈子都休想。”

他只是轻笑一声:“那我就直接弄死你。”

我的脖子被他的大掌紧紧地扣住,窒息感瞬间及至。

死亡的逼迫让我懂了,这个男人真的可以随时随地弄死我。

不,我不要死,安落雪活的好好地,凭什么我要死在她的前面?

终于,陆霆深松开了我的脖子,他略带冰冷的目光扫向我:“安心,有句话叫做好聚好散,从今以后,你本分点,否则我绝对会弄死你,你最好相信我的话。”

我失魂落魄的离开了婚礼现场,像个疯子一样在大街上嚎啕大哭。

哭过之后,我也冷静了。

变了心的男人就好像过期的咖啡,喝下可恶,倒了可惜。

报复过后,我的心却更加的空了。

我知道,陆霆深是铁了心不要我了,所以,我也只能放下这段对我来说,刻骨铭心且撕心裂肺的感情。

我用酒精麻痹自己,在夜店放纵自己,可是,似乎都没有用。

当我喝的烂醉如泥,回到单身公寓的时候,也已经十二点了。

可是,我刚准备用钥匙开门的时候,却发现,门是虚掩着的。

我的酒意瞬间清醒了一大半。

是我走错房间了,还是……家里进贼了?

我小心翼翼的推门走进。

只见客厅里零零散散的全都是女士衣服,男士西装。

我有点发懵,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在这时候,卧室里似乎传来了女人抽抽噎噎的声音。

而且,声音很熟悉,似乎是安落雪的声音。

我下意识的走进去的时候,更加的懵逼了。

安落雪被几个男人按在床上,此时此刻正在不断的撕扯着她的衣服。

“安心,你抢我的男人就够了,现在居然找人侮辱我,你会遭报应的,老天会收了你。”安落雪见到我之后,对着我就是声嘶力竭的怒骂。

我虽然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出于口舌之力,我立刻回道:“老天会不会收我我不知道,但是现在,是你在遭报应,姐姐,做人不能太过分,你曾经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自己心里清楚,所以,你是自作自受。”

“是吗?”一道冰冷低沉的声音从我的背后响起。

我冷不丁的转身,陆霆深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一脸寒霜的看着我。

他穿了一身整齐干净的西装,打领带,大踏步走了过来,轻松几下便将那几个试图侵犯安落雪的男人打倒在地。

可是接下来的一秒,我才明白了安落雪的真正意图。

那几个猥琐男人纷纷哀求:“陆少,是安心花钱让我们来毁了安落雪的清白,还说让我们事成之后杀人灭口就行了。”

陆霆深缓步走到我的面前,冷声说道:“我上次话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他另一只手捏住了我的下颌,我被他捏的生疼,仿佛随时能够将我这块骨头卸下来。

第4章 陆霆深,我恨你!

我知道,他已经给我定了罪,所以放弃了解释,像个木头一样被他拎着。

他周身上下散发着一种让我恐惧的森冷。

虽然我胆子大,但是在陆霆深发怒的时候,我还是会怕的。

也可以说,这个世界上,能让我恐惧的,只有陆霆深的怒火。

安落雪娇滴滴的喊了一声深哥,陆霆深才将我松开,走到了安落雪的身边。

他温柔的脱下了外套,给她披在身上。

我看了一眼被陆霆深护在怀里的安落雪。

从前,在他怀里汲取温暖的是我,现在却成了别的女人。

心,再一次被伤的鲜血淋漓,可是为了表面的风度,我还是死鸭子嘴硬的说道:“陆霆深,英雄救美,真漂亮啊!”

陆霆深不再理会我,他只是轻拍着安落雪的肩膀,柔声的哄她。

我的眼圈红了,陆霆深真的很薄情。

他爱我的时候,让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公主,可现在他不爱我,我只是一坨臭狗屎。

不得不说,安落雪这一招玩的够狠,对我来说,根本猝不及防。

“是你找这些人强暴落雪?”

他的声音冰凉的像是能够扎透我的心。

我仰头对上他沉冷的眸子,抱着仅有的一丝希望解释:“不是我做的。”

“我会信?”

我咬了咬牙冷哼一声:“不信拉倒,大门在那边,滚吧。”

说完,我让开了道,可是,我真的太天真了。

我触动了陆霆深的‘底线’,他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离开?

陆霆深从衣兜里掏出了一叠钱,随手洒在了地上,对着那几个猥琐男人冷声吩咐:“她怎么让你们对安落雪的,你们就怎么对她。”

那几个猥琐男人疯狂的捡着地上的钱,眼中尽是贪婪的光芒。

既可以拿钱又可以占便宜,谁拒绝谁是傻逼。

而我被陆霆深的反应惊到了,我呆愣愣的看着陆霆深,不敢置信。

这个曾经将我宠到骨髓的男人,现在用钱找这些臭流氓来侮辱我。

不,这不是真的。

我拒绝相信,他绝对不是我的陆霆深。

但是,我的陆霆深去哪了?

我死死的咬紧了唇,嘴里充斥着血腥味,心好痛,痛得我没办法呼吸了。

那几个猥琐男人最后朝着我一步一步围了过来。

我甚至能够听到他们看着我咽口水的声音。

安落雪却窝在陆霆深的怀里,目光得意的看着我,这是挑衅,也是示威。

我恨不得冲过去直接掐死她,这个女人害死了我的妈妈,现在又来害我。

“二小姐,这可是陆少亲口吩咐。”其中一个男人说完,就要来扯我的衣服。

只听咔嚓一声,衣服被扯破,冰凉的大手像恶心的泥鳅一样在我胳膊上摸索着。

“陆霆深,我恨你,我恨你。”我撕心裂肺的怒吼,可是,陆霆深依旧不为所动。

他抱着安落雪在一旁隔岸观火,而我像个跳梁小丑一样被他们围在中间逗弄着,戏耍着。

这个时候,如果我死了,是不是就不会受到这种屈辱了?

只要我咬断自己的舌头,我就可以解脱。

第5章 发错信息

就在我彻底绝望的时候,陆霆深冷声开口:“都给我滚出去。”

几个男人赶紧点头哈腰的离开。

我缩在墙角,只觉得周身的寒流将我浸透。

曾经陆霆深的身边,我觉得是天堂。

他现在给我的,只有蚀骨的痛。

陆霆深将安落雪温柔的抱起来,大大的公主抱,只属于我的公主抱。

“以后再惹怒我,绝对让你生不如死。”

他的话,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剜着我的心。

我下意识的跟着陆霆深的脚步下了楼,眼看着那辆黑色宾利扬长而去。

此时此刻,我想哭,却发现,人在最痛心的时候,是没有眼泪的。

我只是捂着胸口,那儿好疼,疼得我快要窒息了。

我像个木乃伊一样傻站着,就连刚刚被陆霆深赶走的几个猥琐男人靠近我都没有注意到。

当他们几个将我围起来的时候,我才反映了过来。

“二小姐,刚才哥几个让你没有爽够,现在开始怎么样?”

陆霆深欺负我就算了,这几个臭男人也来欺负我,真当我安心是好惹的?

我随手从地上抄起一个酒瓶子对准男人的头就砸了过去。

只听砰的一声响,酒瓶子碎了,男人也晃晃悠悠的倒了下去,鲜红的刺目的血从他的额头缓缓流出。

“你……你敢打我。”他的话音还没落,双眼一闭,晕了过去。

我咬着牙,捏着剩下的半个酒瓶子指向另外几个人:“谁敢过来,我就弄死他。”

此时此刻,我浑身都在不停的发抖,但是由于我刚才真的伤了人,已经没有人敢上前了。

“杀人了,安家二小姐杀人了。”他们几个乱叫着,就连附近的警察都被引了过来。

当冰凉的手铐铐在我手上的时候,我才如梦初醒。

“为什么伤人?”警察严肃的问。

我咬了咬牙:“他想强暴我,他该死。”

警察顿了顿,没有再继续问。

最终,我因故意伤人罪,被判入狱。

但是让我更加猝不及防的事发生了。

我怀孕了,在监狱里怀了陆霆深的孩子。

摸着依旧平坦的小腹,只觉得我的这一生真的是曲折离奇。

我用假验孕单去报复安落雪,被陆霆深差点掐死。

现在,我是真的怀孕了。

可能是因为我肚子里的孩子,我得到了暂时的自由,取保候审。

但是因为入狱,我创意总监的工作丢了。

有心想找个工作,却不知为什么,没有一个单位肯要我。

面对依凌乱的不成样子的单身公寓,我也懒得去收拾,直接钻进了我的床上。

只要想到陆霆深就是在这里将安落雪抱走的,我就浑身不舒服。

我神经病一样的将床换了,如果我有钱,我就直接换住所,可是我现在穷的叮当响。

我拿出了手机,准备给闺蜜宋小甜先借点钱应应急。

“我怀孕了,能不能借我点钱。”

编辑好了短信就准备发出去,可是我神思恍惚间,我竟然发错了短信,直接发到了陆霆深的手机上。

我直愣愣的看着手机,有些不知所措。

但是我又突然间很想知道,他会怎么处理这件事。

一个小时之后,屏幕亮了……

第6章 陆霆深,你混蛋!

是一笔五十万的银行转账,我心里一喜。

他是不是还在乎我,所以才会给我钱?

我幻想着他知道自己当父亲的喜悦样子,突然间觉得,和陆霆深似乎并没有结束。

可是接下来的一条信息,让我如坠冰窟。

这一条是陆霆深发的,内容只有两个字:“打掉。”

手机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我摸着平坦的小腹,里面是一个小生命。

以后会张着小胳膊,对我叫妈妈的小孩。

陆霆深怎么忍心说打掉?

收到钱的时候,我高兴雀跃。

可是,我怎么也想不到,这笔钱,是用来打胎的。

想着陆霆深无情的决定,只觉得心彻底的死掉了。

他让我打掉孩子,他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我又怎么舍得?

不要,这是我的孩子,我为什么要打掉?

我已经不小心流了一个孩子了,现在这个,我说什么也不能放弃。

但是陆霆深的手段,我比谁都清楚。

他不要这个孩子,说什么都不会让我留下。

我开始风风火火的收拾衣服。

可是,就在我拖着行李走到门口的时候,一抹高大颀长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我的身前。

我仰头一看,竟然是陆霆深。

他怎么会在现在来?

不是说让我打掉孩子吗?难道是来监督我的?

先到这,我的心如同被一双大手紧紧的掐住,再狠狠地蹂躏,不是疼,不是痛,而是彻彻底底濒临死亡的窒息感。

我的牙齿在颤抖,心在滴血,陆霆深,真的够狠。

陆霆深冰冷不带分毫感情的目光看着我,以及我手中的行李箱。

他的双眼有些红,带着血丝,身上也是一股子熏人的酒味。

最后,他皱皱眉头问:“去哪?”

我现在只觉得万念俱灰,但是输人不输阵,我故作淡漠的看着他:“环游世界,顺便找个男人嫁了。”

他的眉头皱的更紧,突然将我抵在了墙上。

我清楚地感觉到他带着酒气的炙热呼吸喷在我的面颊上,还有他胸腔里,强有力的心跳。

在这一瞬间,都是那样的清晰。

或许他认为我会反抗,用他的大长腿死死的压制住了我的腿。

现在我可是孕妇,我又怎么会反抗?

“你是我陆霆深不要的女人,谁敢要你?”

我再一次被震撼到了,我死死的瞪着他的眼睛:“你什么意思?你别没事喝多了来我这撒酒疯,我没时间跟你玩。”

“没有我,你能够得到自由?”

他的话,让我有些怔愣。

……难道我会出狱是陆霆深帮我,并不是因为我怀孕?

“我能将你弄出来,也可以轻易将你弄进去,念你是我唯一上过的女人,我也不会做的太绝,所以你最好别给我老老实实地。”

我耐着性子咬牙切齿的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做我的情妇,我给你想要的安宁。”

情妇?去他大爷的,我安心虽说不上倾国倾城,但追我的男人也有不少,我怎么会沦落到做男人的情妇?

“你做梦,不能娶我,就给我滚一边去。”

他挑挑眉,微微眯起双眼,缓缓启唇:“难道,你还有第二条路可走?”

我气的浑身都在发颤,想都没想扬起手就是一巴掌:“陆霆深,你混蛋。”

陆霆深没有躲闪,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

他的脸上瞬间出现了五条巴掌印。

但是一巴掌不够我出气,我干脆直接趴在他的肩膀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直到我的嘴里充斥着血腥的味道。

 
陆霆深是我一辈子的执念,也是我一生的梦魇。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80244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