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许轻眠:那夜她偷偷回家本想给他惊喜

微风许轻眠:那夜她偷偷回家本想给他惊喜

第1章 火热

夜,月华如水,繁星点缀在黑丝绒般的天空上。

一辆出租车缓缓停在一座豪华的别墅前。

眠小棉拉着行李从车上下来,绝美的小脸上带着一丝精灵般的笑意,她今天特意提前从日本回来,就是为了给未婚夫李沐风一个惊喜!

轻轻用钥匙打开门,她蹑手蹑脚的上了楼,动作却忽然一僵--她清楚的听见了卧室里传来的暧昧和动情。

眠小棉脸色渐渐发白,抬手推开半掩的房门。

映入眼帘的景象如利刃般割碎了她的心脏,正在床上翻云覆雨的男女,竟是她的未婚夫李沐风和她的闺蜜悦色!

“咚”的一声,眠小棉的行李箱倒在了地上,房里正缠/绵的两人听到动静,惊愕的回过头来,看到了僵立的眠小棉。

李沐风英俊的脸上划过一丝慌乱,手忙脚乱的推开身下的女人,他惊慌的道:“小绵,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眠小棉眼里涌起热泪,她看这个深爱的男人,他的面容依旧清雅英俊,此刻却只让她觉得恶心。

李沐风看着她发红的眼圈,不由一阵心疼,深情的双眸凝在她身上,他语无伦次的道:“小绵,你要相信,我爱的始终只有你一个人,我和悦色只是玩玩而已……老婆,你原谅我!”

正在穿衣服的悦色听见这句话,动作不由一僵,眼中飞快的划过一丝嫉妒,眠小棉为什么那么命好,可以嫁个这么有钱有这么帅的老公,而她无论样貌身材都不输给她,却要嫁个凯斯那种只会赚钱的丑男人!

悦色抬起手撩了撩披散的长发,风尘妩媚的道:“小绵,我和沐风只是一时情不自禁而已,你不要太在意了,男人嘛,总有忍不住的时候,是吧,沐风?”

李沐风躲闪着两个女人的目光,自以为深情的道:“小绵,你放心,无论我有多少女人,你都是我的最爱……”

眠小棉如遭雷击,原来这就是李沐风对她肤浅的爱!看着得意的悦色,恨意铺天盖地的席卷了眠小棉, 她要报复!

擦干了脸上的泪,眠小棉面无表情的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凯斯,是我,我想现在我们都不用结婚了,你娇艳的老婆上了我老公的床,哈哈,就是这么讽刺……”

悦色顿时脸色一变!

“好……我们咖啡厅见。”眠小棉挂上电话,高傲轻蔑的看了床上衣衫不整的狗男女一眼,快步离开了房间。

悦色吓得脸色雪白,匆忙穿上衣服,手忙脚乱的追了出去,而这时,眠小棉已经出了别墅!悦色跳上车子,一踩油门就追了过去,嘴里大喊:“眠小棉!你站住!”

悦色发誓,她只是想要拦下她而已,她怎么也不会想到,眠小棉会突然停下,而自己驾驶的那辆车,笔直的朝着眠小棉撞了上去--

第2章 被王子带回家

眠小棉如断线的风筝般摔在地上,大片大片的鲜血流了出来,绝望不甘的看了自己的好闺蜜一眼,她缓缓闭上了眼睛!

“啊--”悦色惊恐至极的尖叫卡在嗓子里,她捂着嘴下了车,跌跌撞撞的跑到她面前,哆嗦着手指探了探她的鼻息--没有!什么都没有!

她杀人了!

巨大的恐惧席卷了全身,悦色瞪大了眼睛,僵了几秒,蓦地左右看了看,此时正值夜深人静,这里又是监控的死角,她忽然心中一横,起身用力将眠小棉的“尸体”拖拽上车。

颤着手发动了汽车,悦色开着车子行驶在空旷的街道上,不时左右环顾着。

正当此时,街边一个破旧的垃圾站闯进她的视线,悦色立刻停了下来,将眠小棉拖出来,扔在地上,再用几个黑色的垃圾袋盖了起来。

她再一次看了看四周,见没人发现,便跌跌撞撞的转身上车,箭矢般的离开了。

夜风幽冷,卷着枯叶刮过空无一人的街道。

与死神打了个照面的眠小棉只是休克而已,此时在冷风的刺激下,终于幽幽转醒。

身上无处不是剧痛,她绝望痛苦的动了动脑袋,发现自己浑身又脏又臭,还满是血迹。

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怎么一点也想不起来?

求生的欲望让她聚集了一点力气,她咬紧牙关,推开身上的垃圾袋,开始往街边跑,打算呼救。

恍惚间,眼前忽然有了一次光亮,那是车灯!

眠小棉心中有了一丝希望,竟托着满身的伤,从地上站了起来!

一辆黑色的跑车如优美的猎豹般在黑夜里疾驰着,而此时,骤然出现在马路中央的人影,不由让开车的人一惊,还来不及减速,那道纤细羸弱的身影忽然又倒了下去!

一声刺儿急促的刹车声打破了夜的万籁俱寂。

跑车在离眠小棉不足一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明亮的车灯让她的凄惨狼狈无所遁形。

'嘭嚓'一声,车门缓缓打开了,一条修长笔直的腿迈了下来,意大利纯手工皮鞋划过一丝夜的流光。

男人的身材高大挺拔,笔挺的黑色西服包裹着他强健的体魄,脸孔英俊精致,五官无可挑剔,如神祗般睥睨万物,他皱眉望着地上的少女,俊美的脸上划过一丝担忧,停在原地沉吟片刻,他走上前去,将眠小棉轻轻抱起,放进车子后座,一边打电话一边上了驾驶席,“让艾卡医生去家里一趟,我刚才不小心撞了一个女人,情况很不好,要快!”

挂上电话,他回头看了眠小棉一眼,发动车子,向自己的山间别墅疾驰而去--

第3章 女人,你好甜

深夜,本该沉寂的莫家别墅却灯火通明,佣人们纷纷面色紧张的进进出出,手里端着染满了鲜血的纱布和水盆。

莫风高大的身子斜靠在门上,冷眼旁观着艾卡为床上的女人急救,轻轻掸了掸新换的衬衫,她流的血把他的衣服都染红了。

好在眠小棉的伤口虽多,但都是外伤,没有伤到内脏,清洗包扎后便没有大碍了。

佣人见眠小棉的脸上都是血污,便用毛巾小心翼翼的擦拭起来,她的面容渐渐显露出来--肤白如玉,下颌尖尖,长长的睫毛柔弱的垂下来,小巧俏丽的鼻子镶嵌在如画的脸上,竟是个清丽绝俗的美人!

莫风赞叹的盯着她瞧了几秒,心里开始想象那双眸子若是睁开来,该是怎样的美景。

正当此时,守门的佣人小跑过来,在他身边耳语了两声,莫风的唇角勾起一抹邪笑,转身出了房间,果然一下楼,便看见一身妖媚红裙的薇薇正坐在沙发上等着他。

见她下来,薇薇立刻站了起来,扭着纤细的腰肢快步过去,鲜红的指甲在他强健的胸膛上一戳,娇嗔妩媚的道:“莫董,这么久都不来找人家,是不是把人家忘了啊!”

莫风眯着眼睛不动声色的打量她,俊美绝伦的脸上闪过一丝轻蔑,这个新出道的小嫩模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敢不和他打招呼,就擅自闯来!

他修长的手指挑起薇薇的下颌,冷酷的语气如冰似雪,“女人,你很大胆,也很幸运,正好我今晚性致不错……”

薇薇一喜,知道这次又能大发一笔!她甚至不顾这里还是客厅,玉白的手指就已在他强健的胸膛上挑逗起来……

夜更深,夜风呼啸,乌云渐渐遮住了月光。

眠小棉睁开眼,清澈的眸子望着华丽的天花板发呆,这里……是什么地方?

她坐起来,好奇的扣了扣身上包裹的纱布,然后下了床,轻轻打开门,走了出去。

空无一人的走廊很昏暗,眠小棉有些害怕,一瘸一拐的加快了脚步,为什么没有光?为什么没有人?

忽然,一间华丽宽敞的房间映入眼帘,有暧昧的灯光从门缝里流泻出来,同时,还有女人娇媚尖锐声轻飘飘的传出,“啊……风……用力……啊。”

“女人……你好甜……”

眠小棉伸出白嫩的小手,轻轻推开了房门,看着床上的男女,她好奇的瞪大了眼睛,绝美的小脸上满是稚气,“你们在玩滚床单吗?加我一个好不好……”

第4章 我也要玩

莫风和微微同时僵住了。

他回过头,惊愕的看着那个穿着自己睡袍一脸无辜的女人,刚才不是还半死不活吗?怎么这么快就爬起来了?还有,谁给她的胆子,竟敢偷看他!

比起莫风的惊愕,微微就只剩下愤怒了,难道这个女人就是莫风的新换,特意来找她示威的吗?她蛇一般的身体扭动着挨近莫风的怀里,想要挑起她更深的欲望,嘴里更是妖媚的道:“风,我们不要理她好不好?我们继续……”

莫风面无表情的推开她,深邃的双眸紧紧盯着打扰了他兴致的小女人身上,他翻看她随身带着的身份证,那么可笑的名字,当然过目不忘,他冷冰冰的问:“眠小棉,你醒了?”

“我觉得全身好疼啊,骨头散了架似的……”眠小棉闪动着单纯的双眸,在两人呆愣的目光中,一脸好奇的走了进来,坐在了床边,委屈的小声道:“我不想一个人呆着,外面太黑了,你们加我一个好不好?”

薇薇惊的险些忘了呼吸,什么?这个女人要……天啊,她也太大胆了!薇薇无措的望向莫风,发现一向以冷酷腹黑著称的莫大董事也是一脸的错愕!

莫风的确是被吓到了,此时的眠小棉穿着他的睡袍,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满是稚气和单纯,睁开双眸的她果然如他所想,美得如精灵一般,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一脸清纯的美人竟会说出这种邀请!他阴沉下脸色,冷酷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厌恶,英俊绝伦的脸上满是不耐,“如果想要赔偿,我会给你钱的,但是现在,请你滚出去!女人,不要挑战我的耐性。”

眠小棉委屈的揪着床单,像只柔弱无辜的小兔子一样,湿漉漉的眼睛迷茫的望着莫风,“赔……什么?还有……我……我是谁啊?”

莫风顿时一惊,眯起双眸,目光犀利的审视着单薄的眠小棉,缓缓皱起眉,难道这个女人……

而此时,薇薇看见莫风的全部注意力已经转移到了眠小棉身上,心中不由大为嫉妒,这个贱人不仅打扰了她的好事,现在竟然还敢装疯卖傻!

薇薇恼恨的咬了咬牙,忽然冲过去一把揪起眠小棉的手,尖利的指甲深深的陷进她的肉里,“贱人!风已经让你滚出去了,你还赖在这里干什么?”

眠小棉被她吓了一跳,整个人被她拽的扑到在床上,全身的伤口都痛了起来,眠小棉委屈的看着莫风,哭叫着大喊:“老公,我好疼啊!”

第5章 捡来的美人是傻子?

这一嗓子喊出来,薇薇傻了眼,莫风更是啼笑皆非。

眠小棉趁着这个时候挣脱了薇薇的手,跌跌撞撞的扑进莫风的怀里,把手腕举到他脸前,含着两泡眼泪道:“老公,给我吹吹……”

莫风一脸黑线的将眠小棉拉了出来,大手攥着她小巧的下颌,冷酷的眸子紧紧盯着她,“女人,你给我看清楚,我不是你老公……”

眠小棉眨着眼睛望着他,疑惑的歪了歪头,她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醒来,谁都不认识,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心里却只有一个“老公”的称谓。

那是她和李沐风七年爱情的见证,此刻却这般讽刺。

眠小棉失去了记忆,只迷糊的记得昏迷时,这个男人的怀抱是那么温暖,所以她直觉认为,这个男人一定就是自己最重要的“老公!”

看着“老公”一脸凶悍的朝自己吼,眠小棉的泪水终于滑了下来,绝美的小脸上尽是委屈和无助,“老公,你……你不要我了吗?”

莫风简直一阵头疼,难不成他捡来的美人真的是个傻子?

起身捡起衬衫穿上,此时他的性致真是半点也没有了,一边系扣子一边对一旁呆愣的薇薇道:“你先回去吧,钱我会给你打过去的。”

薇薇一听这话,顿时慌了,她可不光是为了钱,莫风的样貌身材还有床上技巧,就算不给她钱,她也愿意啊!

“不要啊,风,我们可以……”

“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冰冷刺骨的语气让房间里迷茫了肃杀的气息,薇薇吓得白了脸,再也不敢多说一句话,她很清楚这个男人的冷酷和绝情!

捡起地上的衣服匆匆穿上,薇薇离开了,临走之前,她看了眠小棉一样,目光满是怨恨狠毒。

房间里只剩下一脸单纯的眠小棉和满身怨气的莫风。

他看着怀里那个抱着他不撒手的小女人,顿时一阵郁闷,虽然她长得很对他的胃口,又肤白腰软声音甜,可他真的没有给人做保姆的爱好啊!

拿起手机给艾卡医生打了电话,将眠小棉的情况告诉了他,得到的答案果然与他想的差不多--这个女人失忆了!

第6章 不记得

挂上电话,莫风和怀里的眠小棉大眼瞪小眼了一阵,试探着问:“你……真的什么人也不记得了吗?”

眠小棉眨着眼睛,用力点了点头,“记得啊!”

莫风一喜,忙问:“是谁?”

眠小棉满脸甜蜜的投进了他的怀里,温柔的道:“老公啊!”

莫风顿时黑了脸,强忍着掐死这个小女人的冲动,心里暗想,等她的伤好了吧,一旦她的伤好了,还找不到她的家人的话,我就把她送到精神病院去!

按铃叫来佣人,莫风毫不怜惜的把眠小棉推了过去,“给她找间屋子,哄她睡觉!”

眠小棉骤然落到陌生人手里,顿时满脸惊慌,一边挣扎一边道:“老公!老公!你不要我了吗?”

莫风烦闷的一挥手,踢上房门,准备上床睡觉。

几个小时后。

整点报时的落地钟'当'的一声响了起来。

缩在床上偷偷抹眼泪的眠小棉顿时吓得一颤,这里到底是哪里?她不要一个人呆着,老公!老公!

眠小棉哭哭啼啼的坐了起来,跑出房间,在走廊里左看右看,终于摸到了莫风的房间,轻轻推开房门,她看着床上熟睡的莫风,目光久久的停在他英俊的面容上,老公还真是帅呢!

她轻轻掀开被子,小心的躺了上去,纤细的身子在莫风身边缩成小小的一团,对着他帅气的脸天真的笑了笑,然后把手放在他的腰间,安心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阳光透过窗帘照进屋子,莫风幽幽睁开眼。

对着面前放大的清秀小脸,他的心急速一跳,足足愣了三秒才反应过来,这个女人竟敢这么大胆,半夜爬上他的床?!

眠小棉的睡姿像一只撒娇的小猫,一只手紧搂着他的腰部,另一只手摊在脸边,偶尔在粉嫩的俏脸上揉一揉。

挺翘的鼻尖皱了皱,她浓长的睫毛在眼睑投下疏淡的影子,轻轻一颤,像小扇子般扫过他的心尖。

莫风盯着她俏丽的小脸,心里的怒火不知为何渐渐平息了,他微微勾起一抹笑,手撑着脑袋,侧过身饶有兴味的瞧着她,视线长久的停在她娇艳欲滴的唇瓣上。

浓密的睫毛飞快的颤了颤,眠小棉伸了个小小的懒腰,轻轻睁开了眼睛。

一张俊美如神祗的脸庞出现在眼前,削薄精致的唇上似笑非笑的勾起,眠小棉开心的笑起来,向前一扑,投进了他怀里,“老公,早啊!”

绵软馨香的身体在他怀里扭动,莫风晨起时的生理反应顿时更加明显,下身急速充血,盯着眠小棉的目光也开始冒火,大手捏起她的下颌,莫风一字一顿的道:“女人,你在勾引我吗?”

第7章 忽闪着大眼

眠小棉忽闪着大眼睛,脸上尽是单纯无邪,“老公,什么是勾引?”小手摸到他身下,好奇的揉捏了两下,像孩子找到新奇玩具般,她开心的笑了:“你藏了什么东西?好硬哦。”

轰的一声,莫风的自制力瞬间瓦解,捏着眠小棉娇嫩的脸,垂头便朝她的樱唇吻去!

滑腻香甜的味道源源不断的传过来,莫风心中呻吟一声,舌头不停的搅动她的丁香小舌,恨不得把她整个人都吞下去。

眠小棉口中溢出了几声喘息,挣扎着,扭动着,想要逃开莫风的吻,不料她的动作却让莫风更加失控,他忘了眠小棉身上还有伤,脑子一热,大手情不自禁的摸上她胸前绵软的曲线,开始挑逗揉捏,眠小棉痛苦的皱紧了眉,眼里泛起水光,莫风那一下正好碰到了她的伤口!

眠小棉下意识的抬腿踢去,同时将他用力一推--

只听扑通一声,莫风从床上滚了下来!他痛苦的捂着下身,跪在地上,愤怒的抬起头,他英俊的脸上黑中带绿,猛地爆出一句怒吼:“眠小棉--”

他错了!他不该一时心软带这个女人回来,更不该一时定力不佳去吻这个灾星!

莫风忍着怒火和剧痛,抬手拉开抽屉,拿出空白支票,唰唰写了几个数字,又丢回眠小棉身上,“两百万!够了没?拿着钱赶紧给我滚!我不想再看见你!”

眠小棉拿起那张支票,皱着眉看了看,好奇的道:“老公你要给我钱吗?那给我一百块好不好?”

莫风谨慎的问:“干……干什么?”

眠小棉丢下支票,奋力向前一扑,扑进莫风的怀里,两只软绵绵的小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腰,“我要买一只趴趴熊!”

莫风顿时石化了,他总有一种被眼前的女人耍着玩的感觉!眼睛一低,看见眠小棉白皙馨软的皮肤从宽大的睡袍里露了出来,莫风眼皮又是一跳,飞快的移开目光,一边无可奈何的抱着眠小棉,他拿起手机,拨通助理的号码,“去给我买一套女装来……最小号的就行,要快!”

挂上电话,莫风起身去卫生间洗漱,其间眠小棉一直挂在后背上撒娇,嘴里不停的喊着“老公老公老公”,莫风忍着怒火洗漱完,又挂着眠小棉下了楼,来到厨房里,亲自动手煎了两个荷包蛋。

莫风虽然是杰出的帝国总裁,但却很有生活情趣,喜欢自己做饭,所以有一副好厨艺,煎蛋的两个荷包蛋也煎的金黄诱人,看的眠小棉垂涎三尺。

莫风看着眠小棉馋嘴的样子,心里又气又笑,脸上却是一副嫌弃鄙视的表情,将眠小棉缠在自己腰上的手扯下来,莫风把她推到餐桌前,冷声道:“你先吃吧!”

眠小棉把脸凑过去,小兔子似的闻了闻,又抬起头,眨巴眨巴眼睛,把颤着纱布的手在他眼前一晃,“我的手好疼啊,老公,你喂我吧!”

第8章 唇上

尽管眠小棉那张俏丽的脸上有着孩子般天真无邪的表情,但这么肆无忌惮的撒娇。还是让莫风有点抓狂,刚才死缠着自己的时候没事,一到吃饭就连手疼的连叉子都拿不动了?

莫风勾起一抹坏坏的笑,抬手叉起一个荷包蛋,麻利的塞进眠小棉的嘴里,没等她来得及咀嚼,

莫风突然嘴角上扬,勾出一个坏坏的笑容,紧接着叉起一个荷包蛋,麻利的就塞进了眠小绵的嘴又将第二个荷包蛋塞了进去。

“呜,唔……”嘴里被塞满了鸡蛋的眠小绵满脸痛苦的的看着莫风,她觉得自己就快要被噎死了。吞也不是,咽也不是。

看着她鼓囊囊的脸,莫风一大早的郁闷心情稍稍缓解了,随即把手一摆,做出无奈的我帮不了你的表情,在她不断的眼神乞求中才好心的递给她一杯温水。

“是不是两个鸡蛋不够你吃?要不我再多煎两个给你?”莫风英俊的脸上带着恶作剧得逞的笑容,此时他哪里像B城杰出的翩翩贵公子?分明就是个只会欺负女生的幼稚小男生!不仅如此,他还伸出手,指尖在眠小棉鼓起的脸颊上不停的戳啊戳,心中顿时解了一口恶气!

哪知眠小棉一个没忍住,扑哧一声,将嘴里的东西尽数喷在了莫风英俊的脸上!

被嚼碎的煎蛋混着口水,滴滴答答的滑下来,莫风脸上的笑容瞬间冰冷的凝固了,心里仅有的理智悉数瓦解,眠小棉,他一定要掐死这个女人!

正当此时,门口出来一道小心翼翼的声音,“莫董事长,您要的衣服……送来了。”助理憋着笑,强迫自己不去看那滑稽的场面,却又忍不住一再往眠小棉身上瞄去,、--她正瞪着一双小鹿斑比的眼睛,手忙脚乱的喂莫风擦着脸。

莫风阴沉着表情,不耐烦的推开他,冷森森的语气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眠小棉,你拿着衣服上楼,给我乖乖换了!”

眠小棉呆了一下,歪着头看了看莫风,水汪汪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手指在胸前对了对,她委屈的道:“可是我的手好疼啊……老公,你帮我换好不好--”

微风许轻眠:那夜她偷偷回家本想给他惊喜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26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