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遇成婚:他宠她入骨,她爱他入微!

一遇成婚:他宠她入骨,她爱他入微!

第1章 楔子

“依依,你是妈妈最疼爱的宝贝,你要快快乐乐的长大啊……”

“妈妈的小公主,今天好像又长高了,好像变得更漂亮了哦……”

“依依宝贝,我们来试试这条小裙子好不好……”

“依依宝贝,来这里……”

“宝贝……”

“……”

……

暗沉的房间里,窗帘被紧紧的拉住,遮住了外面刺眼的阳光,安静的屋子里,只有电脑屏幕孤单的亮着。

通过仅有的一丝光线,可以看到,屋子里的陈设十分简单整齐,同样,也显得十分的冰冷。

办公桌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一堆堆文件,还有些是被打开的,密密麻麻的全是英文,旁边放着一个空了的咖啡杯,看得出来,那主人是多么用功的在做。

电脑旁边摆放着一张照片,透过电脑屏幕散发的微微亮光可以看到,那张照片里一个大概五六岁的小女孩,穿着公主裙扎着羊角辫,大笑着依偎在一个美丽的妇人怀中,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好事,两个人笑得十分的开心,幸福。

在这冷冰冰的房间里,这张照片似乎显得有些格外的异常,在这冰冷僵硬的空间,这里似乎是唯一的一处柔软,人情。

屋子侧边摆放着一排黑皮沙发,可以看到,沙发上似乎躺着一个人。

纤瘦的身子平躺在那里,完全的与沙发融为一体,不仔细看还真的看不出来有躺着一个人。

他身上还穿着整齐的衣服,露出一节手臂搭在自己的额头上,从轮廓看,大概,是个女生吧。

安静的空气里隐隐约约的可以听到微微平缓的呼吸声,她似乎是睡着了。

不知是沙发太硬还是那人真的很轻,她躺着的地方一点凹陷都没有。

“扣扣……”

安静的环境里突然传来一阵突兀的敲门声。

沙发上的人被唤醒,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没有一丝刚睡醒的迷茫或是呆滞,明亮的星眸在这昏暗的空间里闪烁着。

“进。”

清脆的嗓音从那人口中说出,不带一丝情绪。

她严谨的坐起来,看向门口。

之后就是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出现在她的视线,他双手插着口袋,大步走进了房间里。

“good morning my boss!”

那人拉开窗帘,明亮的阳光瞬间撒进房间,照亮了里面的一切。

首先是刚进房间的那男人,金发碧眼棱角分明,嘴角带着放浪不羁的笑容,宝蓝色的眼睛戏谑的看着前方的女人,双手插着口袋,懒懒的站在那里,左耳边小小的银耳钉反射着阳光熠熠发光。

穿着整齐的西装却也是挡不住他浑身散发出的不羁的气息。

“什么事!”

依旧是清冷的声音,没有一丝情绪的变动。

沙发上的女人,乌黑的长发垂散在肩头,白皙的脸颊,五官极其精致。

阳光照射在她身上,应该是还不太适应,她不适的低头轻轻捏着眉头。

不过可以看出,在看到来人后,她严谨的身体放松了下来。

“boss大人,您这又是熬到什么时候了。”

那金发碧眼的男人不客气的走到办公桌前,手指勾着桌子上放着的咖啡杯调笑的看着沙发上的女人,操着一口流利的中文说。

“有什么事。”

女人再次问,她放下捏着眉头的手站起来,大概一米六七的身高穿着修身的职业装,将她身体的曲线完美的表现了出来。

她整理着自己身上微乱的衣服,淡定的走到办公桌后坐下,继续翻看着桌子上堆放着的各种文件。

“boss大人,你这样用功别人知道吗?”

对于女人的不理睬,那男人一点感觉都没有,依旧嬉皮笑脸的看着她说道。

不客气的拿起桌子上她已经看过的文件也看了起来。

“滋滋滋,这赵思语厉害啊,上个月要一百万买包,现在又要五百万买车,她真的当钞票是大风刮来的。”

女人头都不抬的继续看着文件,表示对他的话一点兴趣都没有。

“哎呦呦,还好还好,这张家扬算有点良心,还知道拒绝他妈的无理取闹,无法无天,无可救药,无稽之谈……”

“闭嘴。”

依旧是清冷的声音,依旧是平淡的语调,偏偏就真的让那男人身体抖擞了一下。

他轻轻的放下文件,小心翼翼的对着女人点头哈腰讨好道,

“嘿嘿,boss,我最近学的成语怎么样啊。”

“David,如果你没什么事却在我这里叽叽喳喳,你最好是做好了回美国的准备。”

女人看完一份文件,对于他的话没有一丝情绪的变动,头都不抬的说着。

听到她的话,男人身体颤粟了一下,一点不敢怀疑她话的真实性。

立马站直身体,严肃认真的的汇报着说,“boss,今天是五月十二,你妹妹白千言的生日。”

听到他的话,女人翻着文件的手停了下来。

她慢慢抬起头,神情恍惚的看着电脑旁边摆放着的照片,看着照片里那个温婉的女人,她的笑容与刚刚梦中的人脸重合,与记忆中的重合。

她低下头,清冷的脸上露出怀念温柔的的神情,低喃道,

“已经到这时候了吗?”

第2章 生日

F大校门口,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手中提着包装精美的蛋糕站在那里。

长长的裙子没过脚踝,她穿着凉鞋,隐隐约约的露出她精致洁白的脚趾,她站在那里眼睛一直望着校门口,嘴角微微弯起,整个人显得静谧又美好。

校园门口六个女孩出现,其中最显眼的是一个穿着粉色蓬蓬裙的女孩,棕色的长发扎成公主头柔顺的落于腰间,可以看出主人是很用心的在打理它。

她被五个女孩众星捧月般的围在中间,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眼睛弯弯的听着她们的夸赞,但她的目光从没有在她们身上停留,她挺直着身体,高傲的看着前方走着。

当她看到不远处站着的那女人时,她停住了脚步,骄傲的神情在看到那女人的一刻彻底崩塌。

“小言,怎么了?”

一个短发女孩疑惑的问,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她看到不远处的女人时,赞叹说,

“哇塞,那女生好漂亮。”

听到那女孩的话,白千言眼中闪过一丝不符形象的愤恨以及,嫉妒。

“遇到一个熟人,我去打个招呼,你们稍等我一下好吗?”

面带微笑,谦和有礼,白千言对着身后的众人说。

“嗯嗯,去吧,我们在这里等你。”

白千言对她们抱歉的点头,但在她转身的那一瞬,温雅的表情立刻改变。

她们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友谊,她们看上自己有钱,而自己需要她们的衬托,但是衬托也不一定非要她们。

短发女孩不知道,因为她无心的一句赞美话,就被白千言拉进了黑名单。

“你怎么来了。”

白千言走到那女人身边,面无表情的说。

她不知道该以怎样的表情面对眼前这人。

十六年了,从十六年前她被接走,留下她一个人面对着那样的家庭,现在,却又以这样的形式再见,她并不喜欢她。

“小言,生日快乐!”

女人脸上带着微笑,举起手中的蛋糕,表明自己的来意。

女人眼睛十分明亮,她温柔的看着眼前已经和她一般高的女孩,神情恍惚。

“谢谢,你有事就先走吧。”

白千言接过蛋糕,避过她的眼睛,对她下逐客令。

“我没事,今天我陪你过生日吧。”

女人依旧面带微笑的看着她,温柔的说。

见她还想说什么,女人偏头看向她身后,对不远处站着的那群女孩笑得挥手打招呼,并对白千言说,

“那些是你的同学吗?请上同学,我请你们一起去玩吧。”

“不用麻烦你,你先走吧。”

白千言再次下逐客令,不过,可能她注定要失望了。

“你好,我们是小言的同学,我叫尹芝琦,你是?”

本来站在后面等着的女孩们走过来,打断她们的对话,刚刚赞美她的短发女孩对着她欢笑的打招呼道。

“你们好,我是小言的姐姐,今天来给小言过生日的。”

女人带着得体的笑容,温柔的回答,之后又说,“你们是要去吃饭吗?我请你们吧!”

“好啊……”

“不行……”

两种声音传来,一道是白千言的同学,一道,自然是她自己。

那群女孩们都疑惑的看向她,疑惑的除了她的拒绝,还有她的态度。

白千言一直都是温婉女神的形象,说话轻声细语,做事优雅柔和,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强烈的情绪。

更何况这还是她的姐姐!

看到她们的目光,白千言知道自己刚刚失态了,恢复好女神的面容,看着那女人深情的说,“姐姐,你还有工作要忙呢,不用管我的。”

“之前因为忙都没好好陪过你,今天我特意请假,一天的时间都陪你过生日,好不好。”

女人连忙接着她的话说。

两个人认真体贴的望着对方说话,不知道的人,还真的以为是姐妹情深呢。

“小言,我们本来不就是要去吃饭吗?就和你姐姐一起吧,你们姐妹间好好叙叙旧。”

尹芝琦拿手肘捅了捅白千言,笑眯眯的看着那女人说。

“可是,我们下午还有课。”白千言为难的说,内心对她的无脑却是极其的厌恶。

“不就是吃饭吗,不碍事的。”尹芝琦接话。

“可是……”白千言心里是拒绝和她过多接触。

“没关系的,待会吃完饭,我等你们下课,小言你叫上同学,我们去开生日聚会吧。”

“哇偶!”

女孩们可不管白千言的拒绝,兴奋的大叫起来,尹芝琦更是直接热情的上前抓住女人的胳膊,亲切的说着,“白姐姐你人真好。”

女人微笑的看着她,却是不露声色的避开她的触碰。

“不过可能要麻烦你们选地方了。”女人补充道。

……

某餐馆包间

“白姐姐,你多大了啊,看上去好年轻啊。”尹芝琦坐在女人旁边,边夹菜边热情的问。

而白千言则坐在远离女人的对面,默默的一直夹菜不说话。

“是吗?谢谢!”女人避开她的问题,礼貌的回答,之后,她看向白千言,心中叹气,说,

“小言,你多吃点,不够再点。”

她不知道这些年那些人是怎么对的白千言,也不知道白千言对自己是什么想法,她只想尽全力的补偿。

妈妈留给自己的,家人!

白千言看向她微笑点头,却不说话,再次低下头默默地吃着自己的饭。

“白姐姐,我们下课后去'世界风云'吧,虽然那里贵了一点吧,但还是很适合我们开生日聚会嗨皮的。”尹芝琦撒娇的提议说。

“你们选好就好。”女人微笑回答。

'世界风云'是一个综合的娱乐会所,一到五楼卖的衣服,六楼开的自助,七楼开的KTV。

当然了,那里可是一点都不辜负'世界风云'这个名字,衣服卖的是全国各地的有名品牌,自助开的是全国各地知名的食物,可想而知,那所谓的KTV又是怎样的奢侈。

白千言低头嘲讽一笑。

那些对她来说算什么,白氏集团的董事长,又怎么会在乎那些小钱,白千言心中嘲讽的想。

“唔……白姐姐,你对小言真好,我也好想要一个你这样的姐姐。”尹芝琦撒娇道。

女人看着她笑笑不说话。

看到女人的眼神,尹芝琦讪笑的摸摸鼻子,不敢看她,低头沉默的吃饭。

一般只要她这样撒娇,她想要的都会得来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女人的笑容,尹芝琦莫名的感到冰冷,感到一丝,害怕。

吃完午饭后,女人跟着她们进去学校。

“你要有事就先走好了,真的不用这样。”白千言再次说。

“我没事。”女人微笑,重重的说。

“小言,别这样嘛,今天可是你生日呢,我们一起去玩吧。”尹芝琦拉着白千言的胳膊撒娇道。

“对嘛对嘛,我们叫上同学,一起玩一下吧。”另一个女孩附和道。

'世界风云'唉,这种高档的地方,平时她们可是去不起的,既然有人请客,她们自然不愿放弃。

白千言很清楚她们的想法,偏偏为了自己的形象,自己还不能反驳,心里恨的要死。

“没关系,到时你给我打电话就好。”女人微笑说。

“随便你吧。”白千言气愤的说。

说完,白千言不再看她,独自转身离开了,女孩们也都对她笑笑,跟了上去。

看着白千言离开的背影,女人的笑容再也保持不住,她失落的低下头,低喃道,“你还没叫我姐姐呢。”

第3章 聚会

白千言在教室里上课,心神不宁的想着那女人的事。

白氏集团的董事长啊,她怎么可能会为了自己一直等在这里,刚刚她肯定也就说说而已,白千言讽刺的想。

她望着窗外,想着那个所谓的姐姐。

白氏集团,十五年内被外人占领,经营不善股市大跌,成为商业界内的一大笑柄。

就在它只能靠卖股份才能维持正常运营的情况下,去年,被突然出现的白千依,强势吞并。

白千依,白老爷子(白氏集团开创者)的唯一外孙女,白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

去年,她成为白氏集团的董事长,靠的是,吞并。

以自己在美国开创的小型白氏企业,强势吞并国内的白氏集团,拯救危机中的白氏集团,成为最年轻却也是最狠辣,最神秘的公司董事长。

想到这里,白千言双手紧紧的握住。

她想到那些年自己独自在白家的生活,想到那些人对自己的羞辱,眸光凶狠。

……

“妈,我还上课呢,待会给您回过去好不好?”

“放心放心,我一定好好看,好好打量……”

“好好好,我降低要求,一定给您找个儿媳妇回去好不好?”

叶旻(min)说完连忙挂断电话,叹气,发愁的捏着眉头,想着怎样才能让母亲放弃对自己的催婚行为。

他深吸一口气,调整好情绪,准备回教室上课,这时,他看到远处的一个人儿,站定。

他深深的望着楼下那个陌生的女子,她正站在树下抬头看着树上的紫槐花,一直看着,仿佛那是多精美的艺术品一般。

他只能看到她的侧脸,是那样洁白,那样恬静。

他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只是一个陌生人,可他看到她的那一眼,却是再也离不开视线。

叶旻站在原地,一直望着那个恬静的身影,忘了周围,忘了所有,世界仿佛只有那个女子和他。

“叶老师,您忙完了吗?这个交电流的问题我们还不是很懂,您进来再讲讲吧!”一个男生从教室里出来打断他的忘我。

叶旻被拉回现实,他转头看向那个同学,尴尬的说,“嗯,走吧。”

叶旻转头又深深的望了一眼那个人影,摸着自己跳动的心脏,遗憾的转身离开。

我们还能再相遇吗?

……

白千依在校园里闲逛着,享受着这难得的悠闲时光,心里是无比的平静。

她看了看时间,嘴角微微勾起,抬头看了看周围,选定一条路离开。

……

“小言,下课了,你快给你姐姐打电话吧。”刚下课,尹芝琦就迫不及待的跑过来拉住白千言胳膊说。

“不用了,她很忙的,我不想打扰她。”白千言抽出被她拉着的胳膊,收拾着书包,淡淡的说。

而这时候,一个个同学们也都凑了过来,“小言,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啊!”

“女神,生日快乐,祝你永远十八岁!”

“……”

熟悉的,不熟的,所有同学都走过来热情的对白千言送着生日祝福。

白千言有些发愣的看着周围笑眯眯看着自己的同学们。

“白姐姐不是说要开聚会吗?我想着人多可以热闹些,所以就邀请了同学们一起参加。”尹芝琦在旁边解释道,“小言,你,不会怪我吧。”她小心翼翼的看着白千言说。

“哎呀,生日聚会就要人多才好玩,千言女神,你不会拒绝我们的吧!”一个男生站出来说。

“来,大家都快给我们美丽的系花送上生日祝福。”

之后,同学们都大声兴奋的唱起了生日歌,眼睛闪闪发亮的看着白千言。

之前在尹芝琦的到处炫耀下,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今天白千言会请客去'世界风云'过生日,所以才会有这么多同学凑上来。

面对这样的场面,白千言嘴角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心里对尹芝琦恨的要死。

“谢谢大家啦,待会的聚会希望大家玩的开心。”

“哇偶……女神!”

听到白千言的话,同学们都兴奋的尖叫拍手。

白千言看着他们嘴角抽搐,现在她是无比的希望待会出去白千依能在,不然到了最后,就只能是自己吐血请客了。

“小言,你人真好。”尹芝琦拉着白千言的手撒娇道。

白千言冷冷的看着她不说话。

尹芝琦被她盯的心慌,讪笑着松开手。

再说白千依这边,她等在白千言教室外面,可是下课后除了少数的几个人出来,久久不见其他人。

“你好,你有什么事吗?”一个男生从教室里出来见到白千依走上来问。

白千依礼貌的看向他,微笑说,“等人。”

男生挑眉,说,“我是这班的班长,不知道你等的是谁,我可以帮你问问。”

听到他的话,白千依这才认真的打量起他。

眼前这个男生,穿着白色运动鞋,黑色长裤,白色衬衣,棕色的短发被高高的竖起,露出光洁的额头,帅气的脸上总是带着浅浅的笑容,给人第一印象很干净。

不过……

白千依笑着摇摇头,她看见白千言从教室走出来,对他说,“谢谢,不用了。”转身朝她走去。

“哇塞,美女啊。”跟在白千言身后的一个男生惊喜的叫出声。

白千依朝他微笑点点头,又温柔的看向白千言,“小言。”

身后的同学开始骚动起来,纷纷在猜测眼前这个温柔漂亮的美女是什么人。

白千言面对她的注视有点尴尬的点点头,不过又想到之前她的态度,又觉得自己不应该和她客气。

继而,白千言骄傲的看向她,说,“这些都是我的同学,参加我的生日聚会的。”

“好。”

白千依没看她身后那些同学,只是依旧温柔的望着白千言,点头。

“原来今天是千言的生日啊,待会的聚会能算我一个吗?”刚刚的男生走过来,对着白千言说。

“当然可以!”尹芝琦抢先兴奋的回答,她眼睛闪闪发光的盯着他。

白千言撇了她一眼,看向那男生。

徐磊,班里的班长,能力出众,长相帅气,很招女生喜欢,可是他们平时来往并不多。

而且听说家里也挺有钱的,'世界风云'他应该不会放在眼里的啊,不明白他又为什么会想来参加。

白千言余光看到站在旁边的白千依,突然明白了,可是心里却更加不是滋味了。

就这样,原本四五个人的生日聚会,一下子变成了全班的同学聚会,所有人轰轰烈烈的朝着'世界风云'前进。

……

'世界风云'七楼KTV内,三十多个人在一个大的包间里,各种欢声笑语,有的在深情K歌,有的在玩游戏,还有的在聊天……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伙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团体,他们欢笑着,打闹着,好像没有一个人记得今天来这里的目的。

不,有一个……

白千依坐在角落里,看着正在和人玩飞行棋的白千言,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嘴角始终都带着浅浅的弧度,眼神是不同以往的平静与安逸。

“原来你是千言的姐姐啊,今天真是让你破费了,我们这么多人。”

徐磊拿着两罐果啤走过来坐下,递给白千依一罐,惭愧的说。

白千依看了他一眼,接过果啤又随手放在了桌子上,对他的话没一点反应,转头继续看着白千言。

见白千依的态度,徐磊挑眉,看着她继续说,“待会结账的时候我们一人一半吧,毕竟这里都是我们班的人。”

“不用。”

见白千言好像是赢了飞行棋,高兴的跳了起来,白千依勾着嘴角,淡淡的回答他。

“那怎么可以。”徐磊立马义正言辞的拒绝,见白千依还是没反应,继续说道,“这里所有人都是我们班的人,而我又是我们班班长,虽说这是千言的生日聚会吧,但也不能让你承担所有费用。”

说完他看向白千依,露出迷人的微笑,又说,“白姐姐,让女孩子买单,可不是绅士的行为,你可不能让我打破绅士风度。”

白千依起身看向他,微笑说,“那你全买吧。”说完,她便留下徐磊一个人离开。

徐磊有些怔楞,没想到白千依居然会是这样的反应,等他回过神来,看着白千依的背影,嘴角勾起兴味的笑。

“有意思。”

他拿起桌子上的果啤,起身又跟了上去。

尹芝琦其实一直在旁边观察着他们,见徐磊不同以往的一直缠着白千依,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小言,你看,班长好像对你姐姐有意思哎,一直跟着你姐姐。”尹芝琦来到白千言身边说。

白千言正在摇骰子,对于她的话,眼皮都不抬的继续着。

“小言,你姐姐是做什么的啊,看上去好年轻啊。”尹芝琦看到徐磊跟上白千依一脸笑容的对着她,语气酸酸的说。

“小言,你姐姐那么漂亮,以前怎么没听你提起过啊。”尹芝琦转过头看向白千言。

见她一直低头玩着飞行棋,好像完全没将自己放在眼里,撇嘴。

看着白千言,突然想到了什么,尹芝琦说,“不过小言,我发现你和你姐姐长得好像不是很像啊,她真的是你亲姐姐吗?”

一直低头玩着飞行棋的白千言,听到她的这句话,下棋的手顿了顿。

她抬头眼神冰冷的看向尹芝琦,开口说,“我在玩游戏,请你离开。”

“呃,好,好,你玩,你玩。”面对白千言的目光,尹芝琦讪笑离开。

见她离开,白千言转头看向白千依,看到她站在角落里微笑的应对着徐磊,悠闲的站在那里,仿佛是个局外人一般,自成一体。

她抿着嘴双手紧紧的握住又松开,一会又收回视线,低头继续看向了棋面。

第4章 联姻(一)

“对了,白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一直你你的叫,好像不太礼貌啊。”徐磊挠挠头,不好意思的问。

白千依看着眼前这个多变的男生,从刚开始的彬彬有礼型,到后来的绅士大方型,现在这又成单纯少年型了……她好笑的摇摇头不说话,继续兴味的看着屋子里'小朋友们'的欢笑打闹。

“既然你不说,那我就只好继续叫你白姐姐了,不建议吧。”徐磊挑眉看着她说。

“随你。”

白千依觉得身边这个班长应该算是聪明人吧,怎么他看不出自己的态度吗?

这时候,一阵“嗡嗡”声从她包里传出,白千依敏锐的察觉到手机的震动,打开包看到来电显示是'David'。

“不好意思,接个电话。”白千依对着徐磊摇摇手中的手机说,意思是,我要接电话,请让开。

徐磊点头,绅士的让开路,微笑的看着白千依出门,又深深的看了一眼门口,这才转移视线看向白千言,朝她走了过去……

白千依走出包间径直走向一个角落,接通电话。

“什么事?”

冷清的声音全然没有之前面对白千言时的温柔,一瞬间,上位者的气场由内而外的散发,再温和的装扮也挡不住她浑身的气势。

“沈家?”听的大卫的汇报,白千依皱眉说,一会,她又对着电话冰冷的问,“原因。”

不知道电话那头大卫说了些什么,白千依嘲讽的斜勾起嘴角,说“呵,二十年前这沈家还是靠老爷子发的家,这时候倒是敢拿着货源来威胁了。”

想了想,白千依吩咐道,“行了,我知道了,在我回去之前你先拖住他们,该说什么不用我教你吧!”

“对,就那样……”

这时候,又有其他的电话打了进来,白千依看了看手机屏幕,当看到来电显示时,她面上的嘲讽意味更深。

继续有条不紊的对大卫吩咐完,白千依这才接起了那个电话,“什么事?”

白千依默默的听着电话那头的话,低头无聊的玩着手指,让人看不出她眼中流露的情绪,一会,她终于开口,“张总,你似乎还有一个女儿,所谓的联姻,我不合适吧。”

不同她平时清淡的语调,话中嘲讽的意味十足。

又过了一会,她冷淡的说,“您放心,张姐姐会同意的。”说完,白千依不管那人什么反应,直接挂了电话。

白千依独自在角落里又站了一会,这才转身打算回包间。在她转角的地方,她碰到了一个不应该在这的人。

“你怎么在这。”白千依眼神锋锐的盯着前面的徐磊,完全恢复白氏集团董事长的气势,再没有之前因为他是白千言班长时对他的耐心。

“我上厕所,好像走错路了。”徐磊面不改色,依旧是翩翩公子的形象说。

白千依眼神锐利的看了他一眼,不再说什么,与他擦身离开。

徐磊站在原地看着白千依离开的背影,想着刚刚看到的气势,以及之前白千言的话。

之前她找白千言打听她姐姐的事,他记得白千言似乎是在嘲讽自己,她只说了一句话,“你,她看不上。”

开始他还有点不高兴,所以才跟着出来,没想到看到了那一幕。

“看不上我吗!”

徐磊看着白千依的背影兴味的嘀咕,眼神散发着某种势在必得兴奋。

白千依回包间直接和白千言道别,给了她一张银行卡才离开。

至于之后她同学的各种挽留打听,她相信,白千言不会说出自己的……

白千依先到自己的住处换了一身衣服,又开车回到了白氏集团。

她刚进公司大门立刻引起了员工们的注意,一个穿着西装服的高挑女人走了过来,自觉的弯腰跟在她身后,等着白千依的吩咐。

“沈总在哪?”白千依快步朝电梯走去,面无表情的问。

身后的女人同样也快步跟着白千依走,她抱着文件穿着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回响在大厅中,听到白千依的问话,她立马吐字清晰的回答,“在一号会客厅。”

走到电梯口,女人自觉的上前按开电梯请白千依先进去,她再跟着进去按下13楼的按钮。

“沈总来了多久。”电梯里,白千依问。听到她的问话,女人立刻毕恭毕敬的回答,“从上午10点到,一直等到了现在。”

“和他一起来的还有谁?”

“还有沈公子。”

“现在谁在和他们交涉?”

“张总和大卫经理在。”

听到这个称呼,白千依嘲讽似得轻呵一声。不再问什么,安静的站在那里,想着接下来要应对的事。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白千依快步走了出去,身后的女人也紧跟上她快步走着。

快走到一个房间门口时,白千依被一个男子拦住,他站在白千依面前,安静的看着她,眼神复杂。

“有事?”白千依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子,问到。

只见男子看了她一眼,便又离开了。

白千依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眸光微闪,不过也只是一会,便又恢复冰冷的模样,朝房间走去。

屋子里,两个中年男人正坐在沙发上有说有笑的喝茶聊天,一个大腹便便,脸上的肉堆积着,鼓起的大肚子感觉快要把衣服撑破,似乎在展示着他的成功。

另一个穿着合身的西装,优雅的拿着茶杯与旁边的人侃侃而谈,脸上隐约可见几条浅浅的皱纹,却并不影响他帅气的五官,不年轻的年龄更是为他增加了几分成熟的魅力。

旁边一个青年男子懒洋洋的靠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而大卫则坐在另一边,脸上带着一贯的痞笑,眼神在那三个人中打量着。

尤其是对面那个翘着二郎腿玩手机的青年,只见他穿着骚包的红色西装,翘起的那只脚有节奏的不断摆动着,还算帅气的脸上对着手机时不时的笑出几声。

'就这模样的居然还敢当boss的未婚夫!'大卫心里嘲讽的想着。

这时,白千依推开门走了进来,四个人都朝她看过去,大卫见到她下意识的正坐好身体,而那青年男子撇了她一眼便再也移不开,眼神发光的盯着她看。

白千依快速的扫了一眼房间里的情形,面上带着客气的微笑走到那个身材发福的中年男人身边,伸出手抱歉的说“沈叔叔,真对不起,不知道你来,怠慢了。”

“哈哈,没事没事,几年不见,依依都长这么大了,变漂亮了,哈哈……”沈轻风站起来礼貌的握住白千依的手看着她大笑道。

另一个中年男人也站了起来,微笑的对着沈轻风说,“行了,既然依依回来了你们就坐下好好聊,我有事就先走了。”

白千依依旧礼貌的看着沈轻风,对他的存在直接无视不理睬,同样的,那人也知道她的态度,只是面带微笑的看着沈轻风。

沈轻风也不多问,了然的朝他点点头。

他朝沈轻风抱歉一笑,转过头,看到站在一边的大卫,眼里浮出浓厚的嫌弃,说,“大卫,昨天的报价有点问题,你跟我来一下。”

“张总,昨天我没给你报价啊。”大卫挑眉说。

大卫这种当着外人驳他面子的行为很是让张天宇恼怒,他瞪着大卫,语气不好的说道,“那就是之前的,你给的错报价太多,我记错了,你跟我去核对一下。”

大卫可不管张天宇的语气怎样,他看向白千依,见她朝自己点头,这才转过头来看向他,耸肩无奈的说,“好吧好吧,我和你去看看,我的报价哪错了。”

大卫的小动作张天宇看的一清二楚,这令他十分的不满,他转头凶狠的瞪了一眼白千依,见她看了自己一眼又无所谓的转过头,张天宇更是生气,冷哼一声带着大卫离开。

第5章 联姻(二)

屋子里只剩白千依他们三个人。沈轻风拉着她的胳膊笑眯眯的说,“依依,来,我们坐下聊。”

白千依笑看着沈总,将胳膊从他手中抽出,坐到侧边的沙发上,等他开口。沈轻风心里对她的行为很不高兴,但一想到今天自己来的目的,又笑呵呵的坐下,假装亲切的和白千依聊起家常。

“依依啊,这些年真是苦了你了,唉,你也别怪沈叔叔当年不帮你,沈叔叔也有自己的难处,你也知道,当年你们家那种情况,沈叔叔也不好插手,唉……”

白千依端坐在沙发上,笑看着沈轻风,听他的诉苦,或者说,扯淡。

当年因为自己的爷爷去世,白氏集团瞬间被张天宇,也就是自己所谓的父亲霸占,收买、裁员等各种手段,将白氏集团一手掌握在自己手里。

直到母亲去世,张天宇领回那些人,白氏集团其他的人员股东又开始骚动起来,都想独吞白氏集团。

而她这个唯一合法的小继承人因为有张天宇这个还活着的亲生父亲,被他和那家人完全囚禁,一瞬间,曾经天真烂漫的小公主变成了可怜的灰姑娘……

她记得,眼前这说的一把心酸史的沈总,当年正忙着股份的分成问题吧。

白千依眼中的嘲讽意味愈加浓烈。她理解人性的贪婪,理解沈轻风在白家败落后的趁火打劫,同样理解当年他的冷眼旁观。却不能接受他现在这样不要脸的行为。

“都过去了。”白千依冷漠的开口,打断沈轻风的委屈。

“是是,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白千依看着沈轻风装模作样的擦着眼角不存在的眼泪,看着他那肥胖油腻的身躯,感到一阵恶心。

当年沈老爷子和爷爷是至亲好友,一个供货,一个销售,共同打造了白氏集团的鼎峰之势。

能让多方供货工厂至今还无条件的相信他们,沈老爷子的人品自然不用说,可怎么就生出了沈轻风这样的儿子……

“爸,你和依依说这些干嘛!”这时,坐在旁边的那个青年责怪的开口。他朝白千依自以为帅气的一笑,站起来向她走去,在她身边坐下。

白千依礼貌的笑看着他,和他分开距离坐下。

“依依,那些都过去了,以后我们不会离开你的。”青年深情的看着白千依说。见他还想往自己身边靠,白千依开口,“不好意思,我们似乎不认识。”

我们不认识,所以你在说什么不离开的,所以,你离我远点。

青年没想到白千依这么不客气,半做起的身子有些尴尬的慢慢坐下。

“咳咳,依依啊,这是你昕谦哥哥,还记得吗?你们小时候还一起玩过沙子呢,呵呵,那时候你们……”

“不记得。”白千依不客气的打断沈轻风的莫名回忆。

沈轻风猛然被打断,而且还是被这么不客气的打断,有些生气的看着白千依。

自从老爷子去世后,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和自己说话,她还以为自己是白家公主呢,不过是被人抛弃的丧家犬罢了,哼!

“依依啊,你这么对沈叔叔说话,沈叔叔可是会生气的。”沈轻风拉下脸严肃的看着白千依说。

白千依拿起茶杯慢慢的品尝,不说话,似乎对他的话一点不在意。

“爸,依依那时候还小嘛,不记得也正常。”沈昕谦开口对沈轻风说。之后又笑眯眯的看向白千依说,“以前记不记得没关系,以后谦哥哥会给依依很美好的回忆的。”

欲生欲死的回忆,沈昕谦在心里补充。他色眯眯的眼神打量着白千依,越看心跳越快。想到今天之后眼前这个尤物就是自己的身下之物,想着她在自己身下的一声声娇喘,沈昕谦心里一阵澎湃,身体的某个地方也瞬间起了反应。

沈昕谦的变化,白千依看在眼里,对这对沈家父子更是恶心,“我们不熟。”白千依淡漠的说,之后又对着沈轻风问,“沈总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

她已经对他们失去了耐心,不想和他们再纠缠下去了,同时对沈家父子的不要脸也失去的应有的客气,直接连称呼都变了的问。

“咳咳,依依啊……”

“叫我白总,谢谢。”沈轻风刚开口就被白千依冷漠的打断。

沈家父子都皱眉看着白千依,他们来之前对那件事有着充分的信心,认为白千依只能选择接受,可是看她现在的样子,沈轻风又有点不太肯定。

不过一想到白千依目前的处境,和沈家现今的地位,瞬间沈家父子的姿态又高傲了起来。

“咳咳,白丫头啊,你是个聪明人,一年时间能把破落的白氏集团发展成这样,你也是有点能力的,不过……”说到这,沈轻风看了一眼白千依,见她还是无所谓的表情,心里冷哼一声,继续说,

“不过,你现在说的好听点是白氏集团的董事长,但你又有多少实权,暗里又有多少人不服你,跟你对着干,相信你比谁都清楚吧……”

见她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沈轻风又紧接着说,“就你的那个父亲张天宇,相信你也是不甘心的吧,明明是你们白家的产业却被他张家霸占了,你可是这白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到现在你想想,这公司里现在有多少他张家的人……”

“你想说什么?”白千依打断沈轻风的话,淡然的看着他,表明了对他的话没兴趣。但显然,沈家父子看不出来,或许说他们没想过白千依会对他的话无动于衷。

“依依啊,沈叔叔可是很喜欢你的,看到你现在的处境,沈叔叔也是很替你生气,替你着急啊。”

“所以呢?”白千依开口说。看着沈轻风似乎同仇敌忾的模样,白千依感到一阵好笑,拿起桌子上的茶杯,悠闲的听他把话说完。

白千依的态度让沈轻风皱眉,意想中她慌乱着急的模样没出现,反而是这么的云淡风轻。

与她对视,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眸,墨黑的平静的,却又像漩涡一般深深的把人吸引进去,沈轻风快速的移开视线,后背一阵发凉。或许,他们都想错了眼前这个人!

他有点不太想继续下去了,他有种感觉,如果他们之前的想法真的就这么说出来,以后的生活以后的沈家,或许就没有如今的这种繁盛了。有点不可思议,却莫名觉得她能做到。

别看沈轻风长得一副暴发户的样子,可他怎么也是沈老爷子教出来的,能在沈老爷子去世后保持住沈家的地位,他也是有点眼色的,大事小事他还是分的清的。

但是,沈老爷子可以教出一个不逊色的儿子,但他好像不能。

“所以,只要依依你和我结婚,那你就是我们沈家的人了,以后我们沈家帮你一起把白氏集团抢过来,张家算什么?我们一起帮你报仇。”沈昕谦高傲的开口说道。

“呵,是吗?”白千依轻笑出声,说道。她突然的笑脸让沈昕谦一阵呆滞,发愣的看着她的脸,回答道“当,当然!”

“我拒绝!”依旧的云淡风轻,想都不想的白千依就开口拒绝。

本来沈轻风正在思考该怎么说下去,猛然听到他们的对话,他心脏瞬间提在了嗓子眼,正想开口说点什么,可他确实没教好儿子。

“呵,依依啊,你也知道我们沈家如今的地位,还有你白氏集团如今面临的境界,如果我沈家断了给你的供货,你的公司是维持不了多久的。”沈昕谦信心十足的说,似乎认定了白千依一定会同意。

沈轻风同样的看着白千依,因为在他看来,那是事实,他想不到白千依还有哪种选择。

“威胁我啊?”白千依斜勾起嘴角,兴味的看着沈家父子。

这是她散发危险信号的一贯表情,如果大卫在这里,看到她的表情,他一定会低头哈腰的认错讨好。但显然,沈家父子与她不熟。

“呵呵,这怎么能是威胁呢,依依啊,沈叔叔这也是为你好。”沈轻风似乎感觉到她在生气,语气亲切的说。

“对啊,你和我结婚,那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沈昕谦兴奋的补充道。

“是吗?”

第6章 友人归来

大卫搞定张天宇的纠缠返回会客厅的时候,只有白千依一个人坐在那里。

“他们回去了?”大卫走进去随意的坐下问到。

见白千依坐在那里悠闲的喝着茶,似乎刚刚的事对她没一点影响,大卫又好奇的问,“boss,最后怎么解决的,他们怎么就走了?”

“报价的事解决了?”白千依看了他一眼答非所问到。

“of course,本来就没什么事,你还不相信我吗?”大卫自信的说道。他看着白千依,突然想到了什么,犹豫的问,“不过,你不会,真的,答应他们了吧?”

说到这里,见白千依一记眼神看向自己,立马改口道,“呵呵,没有吧,我就知道没有,沈家那就是大白天做梦,boss你怎么可能看得上他呢,呵呵。”

白千依撇了他一眼不说话,起身离开。

大卫还坐在沙发上,傻笑的看着白千依离开,直到看不见她的身影,这才敢擦擦头上的虚汗,吐了一口气。同时对沈家自不量力的行为默默哀叹。

……

最后沈家的事是怎么解决的没人知道,大家只看到沈家父子最后生气的离开,以及之后三天里每天从董事长办公室里扔出来的昂贵的花,和沈昕谦每天三次准时的纠缠。

“亲爱的依依,有没有想我啊!”一道清朗的声音传入白千依耳中。然后就是一个穿着帅气的男子走进了她的办公室。

听到声音白千依先是一愣,她合上手中的文件,抬头惊讶的看着站在门口的男子,然后嘴角情不自禁的弯起,心情似乎很是愉悦,“什么时候回来的?”

只见他欣长优雅,穿着得体的米色休闲西服,鬼斧神工般的俊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一双勾人的桃花眼闪闪发亮的看着白千依,手捧大束紫色杜鹃朝她走过来。

“回来有两天了,处理了一些事。”他边回答,边如在自己家一般随意的在办公室里寻找着中意的花瓶,将杜鹃插进去摆在桌子上。

满意的看了一看自己的作品,又转头看向白千依,勾人一笑说,“依依,我可是一办完事就回来找你了,有没有很感动啊。”

“呵呵,有什么安排没?”白千依回避他的问题,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水走过去递给他问道。

似乎也猜到白千依的做法,那人眼神流露一丝伤心,随即又恢复正常,接过水装作委屈的说道,“老头子把我一个人流放到这里,给了我个烫手山芋,还让我自生自灭。”

“呵呵……”白千依笑出声,想到那个活泼古怪的爷爷,脑海里似乎出现了他站在楼梯上,将一包行李扔下来对着眼前的男子破口大骂的场面,心里一阵温暖。

好久没见他们了!

“云爷爷还好吗?”白千依开口问道。

那人听到她的问话,瞬间委屈的看着她,“依依,你都没关心我!”

那双桃花眼看着她,仿佛在控诉她的罪大恶极,白千依有点好笑。

云泽华,云家独子,从小就被当做集团继承人来培养,接受着最前端的教育以及各种商场实战,仅以23岁的年龄便接手解决云氏的各大事项。

谁能想到,那个风华绝代的云家公子,居然是眼前这个和自己爷爷争风吃醋的人。

“谢谢。”白千依朝他微微一笑说道。

什么流放,什么烫手山芋,什么自生自灭,都不会是云家公子的麻烦,真正的原因她知道,他也知道。

云泽华收回委屈的表情,又装作凶狠的轻轻捏着白千依的脸说道,“我不管,这两天我一直住的酒店,你可要负责我之后的住处。”

白千依不客气的把他的手拍下来,瞪了他一眼,嫌弃的揉着被他捏过的地方,走到办公桌前打算给助理打电话。

看着她人性化的表情,云泽华脸上的笑容加深,迷人的桃花眼宠溺的看着白千依的背影。

见她打算打电话,云泽华立马补充道,“我要住你隔壁。”见白千依朝自己看过来,他又立马咧开嘴对她露出洁白的八颗大牙齿。

听到他的话,白千依又把电话扣下,说,“那正好,不过要你自己收拾,我可不管。”

“好!”云泽华兴奋点头。

因为白千依不可能回那个家住,所以回国以来她都一直住的公寓,而她不喜欢被人打扰,也不是那种适合有邻居的人,所以她公寓那层的房子都被她买下。

和云泽华说了房子的地址和密码,剩下的就是他的事了。

又听云泽华讲了一些她回国后那边发生的一些趣事。云泽华的声音很好听,白千依随着他的话似乎也看到了那些画面——云爷爷又下棋输给了云泽华,指着他大骂说他不懂尊老爱幼;云爷爷养的花被野猫弄死了,他大叫着说一定要抓到它;云叔叔给爷爷送来几盒茶叶,被他嫌弃说他不懂分辨好坏,却还是每天有滋有味的泡着喝……

“爷爷很想你。”

听到云泽华的话,白千依沉默的低下头。她又何尝不想他!

在她被所有人抛弃的时候是云爷爷带她离开的,每天各种花样的逗她开心,让她学习,给她温暖。十五年里,那里才是家。

看出白千依的沉默,不想让她为难,云泽华打趣的开口道,“所以你回去还不快给老爷子来个视频,让他知道你现在很好。”

听到云泽华的话,白千依想了想后摇头轻声说道,“不了!”。她不敢和爷爷联系,她怕自己留念,怕自己后悔,更怕他失望!

云泽华了解她的想法,抬手揉揉她的头发,说道,“没关系,爷爷会理解的!”

又聊了一会后,为了不打扰白千依工作,云泽华要了个笔记本安静的坐在一边不知道在做什么,只是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认真工作的白千依,然后在欢笑的低下头做事。

中间进来的公司员工都好奇的看着这个能与董事长同在屋檐下还能保持平静的帅气男人,纷纷猜测着他俩的关系。

过了一会,云泽华看了看时间,站起来走到白千依旁边,抢走她手里的文件,责怪的说,“你平时都是这样拼命的吗?该吃饭了。”

白千依被抢走也不生气,她左手搭在脖子上左右扭了扭,问,“几点了?”

云泽华心疼的看着她,想上去给她揉揉肩,却又清楚的知道她会拒绝,他叹了一声气,只好转身去给她接了杯温水递过去,委屈道,“快十二点了,你难道忍心让我陪你受饿吗?”

白千依接过水喝下,忽略他话的后半句,起身收拾东西说“走,吃饭去吧。”云泽华看着她叹气跟了上去。

第7章 再遇

他们走到大厅,无意外的遇到了每天按时守在这里的沈昕谦。

“依依吃饭吗?一起吧,我请你!”只见一大捧蓝色妖姬后面露出沈昕谦那张脸,他走到白千依身边笑眯眯看着她问。

云泽华挑眉看着眼前这个几乎被被蓝色妖姬淹没的人,问白千依,“他是谁啊?”

“沈昕谦,百源企业的公子。”白千依言简意赅的回答云泽华的问题。她看了一眼沈昕谦后,直接忽视他继续向前走。

云泽华眼角笑意加深,看了他一眼也跟了上去。无关紧要的人物啊!

沈昕谦似乎一点不敢有怨言,依旧笑眯眯的紧跟了上去,边追边说,“依依,你去哪啊?我知道一家特好吃的法国餐厅,我们去那吃吧。”

白千依不理会他快步的朝门外走,云泽华自然是一言不发的紧跟着白千依。而沈昕谦似乎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讨人嫌,抱着大捧蓝色妖姬紧跟着白千依,还一路说个不停。

进进出出的员工们对这两天每天都会发生的事已经是见怪不怪,只是有点好奇的看着董事长身边那个帅气的男人。

走出大厅,刚好车子也开到了眼前,司机从车上下来恭敬的给白千依开门,“你去吃饭吧,今天我来开。”白千依要过钥匙对司机说道。

“是。”司机恭敬的退下。

云泽华从白千依手里接过钥匙,说,“还是我来开吧,怎么能让忙了一天的人给我这个闲人开车呢,我会不安的。”

白千依好笑的看着不成正经朝自己眨眼的云泽华,心中温暖,微笑着坐上了副驾驶座。云泽华也跟着坐进了车里,发动开走。两人似乎完全没注意到身边的沈昕谦。

看着从自己眼前开走的车子,沈昕谦气愤的扔下手中一直抱着的蓝色妖姬,狠狠的对他们离开的方向呸了一声,“什么玩意儿!”

这时候从大厅里出来的大卫看到了这一幕,经过他身边时大声的说道,“哎呀,某些人啊,平时怎么就不知道照照镜子,还真一直以为自己是handsome boy(帅哥)呢!”

沈昕谦听到他的话更加的气愤,恶狠狠的瞪着大卫,怒道,“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是白千依身边的一条狗而已。”

大卫朝他翻了个白眼,不理睬的离开,独留沈昕谦一个人在原地生气。

……

吃完午饭后,云泽华因为要处理搬家的事就先离开了,而被云泽华的到来勾起了往事的白千依独自在大街上闲逛着。

走到一个卖童装的地方,看着橱窗里摆放着的可爱公主裙,看着进进出出笑容满面的小朋友和洋溢着幸福笑容的家长们,白千依眼神逐渐变的朦胧起来……

五岁之前,她也拥有那样的笑容,没有勾心斗角,没有阴谋算计,她也曾如公主一般的生活过。

她有妈妈,有爷爷,妈妈喜欢给自己穿漂亮的公主裙,把自己打扮的如公主一般,那时候她有一柜子的粉嫩小裙子,都是妈妈亲手设计的;爷爷很忙,但他每天都会抽时间来见自己,送自己各种各样的玩具,衣服,陪自己玩。那时候,她是备受宠溺的公主,什么都不用想,无忧无虑的只是一个孩子。

直到爷爷去世,紧跟着妈妈去世,再来就是所谓的父亲带来的所谓的母亲、所谓的哥哥姐姐以及弟弟……

想到这,白千依眼神又变的锋利起来,移开视线,大步离开了这里。

就在白千依离开,她所站的地方跑来一个人。

叶旻匆忙的跑过来寻找刚刚看到的那个身影,那个他见了一次便念念不忘的身影。

“呼,哥,你干嘛,想跑单也不能把自己亲妹妹留那啊!”只见一个穿着白色短半袖,牛仔短裤的女孩子气喘吁吁的跑来抱怨道。

女孩皮肤光滑白皙,两条大长腿暴露在阳光下吸人眼球,精致的鹅蛋脸上大眼睛一闪一闪的,因为小跑的原因脸颊微微泛红,娇嫩的红唇一张一合的喘着气,头发被高高的盘在头顶,整个人显得是那样的青春活力。

叶旻并没有理会女孩的抱怨,依旧在焦急的到处寻找着,但是。

“没有,没有,都没有……”四周都不见那个人的身影,仿佛刚刚自己看到的是幻影一般,或许,自己念念不忘的也一直只是个幻影,叶旻有些不愿相信。

见叶旻似乎正在寻找什么,叶鑫也随着他的视线到处看去,好奇的问到,“哥,你找什么呢?这么着急。”

听到叶鑫的问话,叶旻失落的回过头,朝刚跑来的方向走去,回答道,“没什么,走吧,你刚刚挑好衣服了没?去买上吧。”

叶鑫奇怪的四处看了看,没发现什么才跟了上去。

今天他本来是被妹妹叶鑫拉来挑衣服的,美其名曰'相亲的时候惊艳众女人!'他本来就不喜欢相亲那样的模式,但却因为家里人一直催促,而今天也只是买个衣服而已,自己也就和叶鑫一起来了,没想到还能在这里再次看到那个身影。

天知道当他在窗户上看到那个身影的时候有多激动,见她站在那里不动,周围人来人往的却只有她如同局外人一般,见到那样的她,他不知为何心里一阵难受,很想立刻站在她身边握住她的手,那样的气氛不应该属于她。

可是,这次他们又没能相识!

从上次他无意中看见的身影,他便被她深深的吸引,两天来,他逛遍了整个校园,期待着能与她再次相遇却一直没能如愿。

他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他的二十七年人生,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被一个连脸都没怎么看清的人吸引,可事实却是如此,他真的被她吸引了。他喜欢那时那个宁静得如同世外独立的身影,又心疼这时这个安静得如同被抛弃的身影。

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再次相遇!

再说白千依,她开车回公司,那里一个不速之客正在等着她。

“白千依,你给我站住!”

一道尖锐的声音将行走中的白千依叫住。

听到声音,白千依停住转身向后看去,只见一个大概四五十岁的妇人穿着华贵,浓妆艳抹,脸上毫不掩饰的凶狠朝着白千依走来。

第8章 张家扬

白千依看着那个人,对她的到来没有一丝意外,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等着她走过来。

“白千依你什么意思,这里还不全是你的吧!凭什么都要经你同意!”只听那女人走过来,对着白千依就是一阵破口大骂。

周围听到声音的员工都好奇的朝这边看了过来,只见他们都只是看了一眼便又默默离开,完全不敢逗留,有新开的员工似乎好奇想留下,也被其他人拉走,周围瞬间只剩白千依和那女人两个人。

“你有事?”相比那女人的怒火,白千依显得很是淡然,却因为她的淡然,那女人的怒火似乎更盛。

“有事?你说我有什么事,你干的事你问我!”女人愤怒的大声说道。

对于女人的怒骂,白千依只是轻轻的看了她一眼,说道“没事我走了,我还有事。”说完,白千依便不再看她,转身继续走着。

看着白千依的背影,女人更加的愤怒,对着她的背影大声骂到。

“白千依,你以为这里叫白氏集团就是你的东西了?这里早就是我们张家的了,你以为你能在董事长的位置做多久,你什么都没有,你拿什么和我们斗……你给我站住!”

女人的骂声并没有让白千依停下,她没有一丝停顿的向前走着,完全没将她放在眼里。

见白千依要进电梯,女人着急的想要追上去,却被出来的一个人拦下。

“妈,你干嘛,这里是公司。”

只见上次拦在白千依面前的男子出现在女人前面,合身的黑色西服将他的身材完美的展示出来,古铜色的皮肤,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帅气的脸隐约可见赵天宇的模样。

他就是张家扬,张天宇的大儿子。

“家扬,你来的正好,你去给我从财务里提五百万,省的我再去找白千依受气了。”女人拉着张家扬说。

“妈,这里是公司,那不是我的钱,更不是你的钱。”对于母亲的要求张家扬生气的回答。

“家扬,你说什么呢,这里早晚是我们的,拿点钱又怎么了。”

赵思语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张家扬,不敢相信他怎么能有这种想法。

见赵思语的眼神,张家扬很是无奈。

母亲的想法,家里人的想法他都清楚,却不敢苟同。这块偷来的肥肉张家吞了十五年都没吞下,又怎么可能会是自己的。

张天宇不想在这方面和母亲纠缠,拖着她就往外面走去。

“张家扬你干什么,我的钱还没拿上呢,你放开我。”

赵思语挣扎的想摆脱,可她一个贵太太怎么可能比得过张家扬这种天天健身的男子,最后还是被他拖到出租车上,至于中途她骂的那些难听的话,没有人会在意。

大厅里安静了下来。

而白千依办公室里,大卫正在有声有色的给她转述他两的情况。

“哈哈哈,boss你是没看到,赵思语那疯癫的表情,哎呦,拿钱的被自己儿子给拦住了,想想她内心肯定很breakdown(崩溃),哈哈,那模样还真是疯婆子一个。”

只见大卫半坐在办公桌上,拍着大腿哈哈大笑着,而白千依安静的处理着文件,对他说的事没有一点兴趣。

大卫大笑完后,又对白千依说道,“不过,boss,张家扬怎么不帮他家里人呢。”

听到这里,白千依停了下来,右手拿着笔不停的转动,这是她思考时的动作。

大卫没看自顾的思考,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惊奇的大叫,“这不会也是张家的阴谋吧,张家扬表面叛变,先让他取得我们的信任,然后再获取重要情报。”

越想越觉得可能,大卫肯定的看着白千依说道,“boss,张家扬太危险了,我们一定要防备他!”

听到大卫的话,白千依手中转动的笔还是没停下。

“boss,你听到了没,张家没一个好人,这张家扬看上去还人模人样的,没想到居然是最阴险的。”越想大卫更加的坚定自己的想法,肯定的说。

这时,办公室的电话响了起来。

“什么事?”白千依停止思考,接通电话问到。

“张经理有事想见您。”秘书公事般的声音传来。

听到来人就是自己正在思考的,白千依低头沉默了起来,想他这时候来这的原因。

而大卫则是直接大叫了起来。“他来干什么?”又看向白千依,惊奇的说,“他不会真的是来打探情报的吧?”

“你先出去!”白千依冷静的对着大卫说。

不管张家扬的目的是什么,他主动找了上来,无论什么原因,她都是要见一面的。

“我还是留下吧,有什么事了,我还能帮着你点。”显然,大卫对于这种有趣的事是不会放过的,他眼睛闪闪发亮的看着白千依说道。

不用想,白千依都知道他的想法,对于张家扬,她有自己的想法,结合着平时里他的表现以及她之前对他们的调查,她并不觉得张家扬是大卫说的那样。

“出去!”

大卫无奈走出办公室的门,出来的时候与张家扬碰面,他凶狠的瞪了张家扬一眼,对他冷哼一声才离开。

对于大卫的行为,张家扬眼眸微闪,看了一眼办公室的门,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面无表情的走了进去。

“有什么事?”见到张家扬,白千依公事公办的问到。

张家扬依旧一副面瘫脸,眼神复杂的看着白千依,犹豫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白千依也看着他,等他开口。一时间两人视线相对,谁也不说话。除了呼吸声,办公室里变得安静下来。

最后还是张家扬忍不住开口打破了这安静的场面,“这里是你的,我们不会抢。”

没料到张家扬会说这样的话,白千依一时有些怔愣,过了一会,她背靠在椅子上,嘴角微微勾起的看着他,慢悠悠说道,“你们?还是你?”

“有区别吗?你是不会让的不是吗?”张家扬面无表情的回答。

听到他的回答,白千依挑眉,说,“当然有,不会让,是我的能力,抢不过,则是你们的问题。”

张家扬沉默了,其实他看的很清楚,无论父亲母亲怎么谋划想要夺得这个公司,眼前这个女子,永远不会是他们意料中的那一个,就像上次他们计划的联姻。

一遇成婚:他宠她入骨,她爱他入微!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99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