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的囚宠萌妻:以自由为赌注,赌他的爱情……

首席的囚宠萌妻:以自由为赌注,赌他的爱情……

第1章 相遇

一家大型地下赌场内,一张桌子旁,坐着两个人,一个气场全开,身后还站着十几个保镖。

而另一个,穿着很平常,甚至可以说很狼狈,脸上的胡子看起来已经几天没有刮过了,黑眼圈还特别的重,此时手里紧紧的攥着一副扑克牌,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浸湿了,头上的汗也不停地滴在桌子上,迟迟不敢跟对面的人开牌。

而坐在他对面的男人,显得似乎很有耐心,脸上带着微笑:“林伯伯,您已经考虑很久了,要不要开牌。”

林霄紧紧的看着自己手里的三个六,神情上松懈了不少,仿佛自己一定能赢一样。然后看着对面的男人,语气略重的说了一句:“开!不过我要加注!”

那男人轻声一笑:“林伯伯,您已经没有钱了,您所有的钱,还有房产,地产,全输给我了,您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林霄惨惨的一笑,咽了一口唾沫:“我知道您的规矩,我还有一个女儿,我可以把我女儿当赌注。”

男人微微一愣。随后依然保持着自己那张万年不变的微笑脸:“好,赌。”

林霄慢慢的把手里的牌摊在桌子上,笑着看着对面的男人,只见那个男人眉头微微一皱,林霄就知道,自己有赢得机会,但是却听到男人轻轻的说了一句:“林伯伯,您看来真的是老了,觉得凭着三个六,就能赢我?”随后把自己的牌,甩在桌子上。

林霄瞪着眼睛看着桌子上的牌:“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的!”

男人虽然脸上带着笑,但是语气里,已经开始不耐烦了:“那您的意思是在说我,我出老千了。”

林霄崩溃了,身子慢慢的瘫软到了身后的椅子上。

看着对面的男人,他不得已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喂,把小姐带到楚家的赌场来,快点。”

然后把电话挂了,看着对面的男人“楚云枭,我希望你可以照顾好我的女儿。”

楚云枭勾着嘴角,手里把玩着桌子上得砝码。

“林伯伯,您当我这里是收容所么,我得脾气,您应该了解,有用的我就留着,没用的就拖出去喂狗。”

林霄咽了口唾沫,已经输给人家了,他确实不能在要求别人做什么,更不敢要求他做什么,因为对面坐着的人,是楚云枭。

十几分钟过后,一个中年男人牵着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来到了这里,只见那个女孩长得就很精致,小巧的唇一张一合,特别是那双眼睛,仿佛能把人吸进去。

林霄站起来,走到那个小女孩得面前:“小陌,爸爸给你商量件事行不行。”

被叫做小陌的小姑娘看着面前得人,淡淡的说了句:“您说。”

林霄的脸上不自觉的会回避林陌:“看见那边的人了么,以后你就跟着他吧,他会供你读书的。”

林陌眼神坚定的看着面前的林霄:“爸,我不想去。”

林霄的脸上丝毫没有内疚:“我也是没办法。”

林陌嘴角微微一勾:“您这是输了钱,所以把我卖了对吧?”

听到这句话林霄也恼了:“谁给你的胆子说不去的?我生你养你这么大!难道你就不应该报答我么!”

林陌越过面前的眼林霄看了一眼他身后不远处还在凳子上坐着的男人一眼,然后更加坚定的跟林霄说:“我说了,我不去!”那个男人一看就不是好人。

话还没说完整,林陌就被一个巴掌打偏了:“我说了!不去不行!”

林陌捂着脸抬起头:“我也说了,您就是打死我,我也不去!”

林霄被气急了:“我在问你一遍!去还是不去!”

林陌大声道:“我说了!我不去!”

然后林霄气急了又是一个巴掌打到了林陌的脸上:“去不去!”

“不去!”不知不觉小女孩得脸上已经被打了十几个巴掌,人都已经站不稳了,但是她还在坚持着,而她的眼里,没有意思服软,更没有眼泪。

楚云枭皱着眉站起来:“林伯伯,看来您教导无方啊,还是你这个孩子有问题。”

林霄一听,脸上瞬间一抖,楚云枭这是生气的前兆啊:“这孩子就是从小太倔了……”

楚云枭站在十三岁的林陌面前,差不多都快高了她半个身子。

楚云枭居高临下的看着林陌:“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你赢了,我就放你走。”

林霄站在一边,不敢出声。倒是林陌一脸无惧的抬着头看着楚云枭:“赌什么。”

楚云枭微笑着看着林陌,随后拿起林陌纤细的手,放在身边的桌子上,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把折叠式的匕首。

“一会儿,我会扎下去,如果你不撤手,就算你赢,怎么样。”

林陌鉴定的抬着脸看着面前得这个男人,脸上的汗不停的往下掉,她敢肯定,这个男人说的是真的。

她淡淡的开口:“可以,但是我还有一个条件!”

男人好整以暇的看着面前得这个小女孩,然后道:“你没有资格跟我讲条件,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林陌说道:“那我就不赌!”

楚云枭微微皱眉:“把你的条件说来听听。”

林陌这才咽了一口口水,轻轻说道:“我赢了,你要放了我爸爸,还能把我爸欠的钱,一笔勾销。”

林霄的眼神一亮,这闺女他真的没养错!

楚云枭看着林陌:“成交。”

随后楚云枭将林陌带到了他们赌钱的桌子上,拽着林陌的手,放在了桌子上,轻声问道:“准备好了么,小家伙。”

林陌的脸上头上全是汗,已经快滴到她的眼睛里去了,但是她不能抬手擦,因为手被面前的男人拽着,于是她说了一句:“准备好了”这句话说得多美底气就别提了。

林陌看着在一旁什么都不说,甚至没有一点想上来拦着楚云枭的意思,林陌渐渐的失望。

而楚云枭的手,慢慢的抬起,林陌的心里慌的不行,她怕,她想离开这个地方,但是家里还有其他的弟弟妹妹,如果她不出来,那她的弟弟妹妹就完了。

第2章 这个孩子我要了!

林陌抬头看着楚云枭:“不是要扎么!快点啊!”

楚云枭抬起手,眼神几乎没有停在林陌的手上,而是在她的脸上,他想看看,这个时候,她的脸上会有什么表情。还不忘给林陌说一声:“小家伙,我要扎了。”

林陌在心里骂了面前的这个男人几百遍,谁都不会拿自己的手开玩笑,而这个男人,通身的气场,足以证明,他绝对是个恶魔!

只听见啪的一声!楚云枭的匕首,落在了桌子上,而林陌吓了一跳。

看着桌子上的匕首,插在了自己的手指缝里,这概率,得有多低!

林陌的脸上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还没等高兴,就被楚云枭的下一句话给弄懵逼了。

“这个孩子,我要了。”

林陌愣了,抬头看着这个比自己差不多高了半个身子的男人道:“我说我要跟你了么!你说过我赢了就放我走的!你不讲信用!”

林陌气急了,她敢发誓,如果她去了他家,绝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楚云枭一把抓住林陌的衣领,弯着腰看着林陌:“这就是我得信用,你说让我放过你爸,什么时候说让我放过你了,更何况,你爸欠了我七百万,你拿什么还!”

林陌道的手还在他的手里,她不断的挣扎,随后叫道:“我长大了可以挣钱还给你!”

楚云枭笑了笑:“我等不了那么久,你爸把你卖给我,我们就一笔勾销。”

林陌不知道怎么办了,林霄她指望不上,而楚云枭……

林霄的脸上带着欣喜,然后站出来说道:“没问题的!绝对没问题,这孩子,您带走,我们之间的债,一笔勾销。”

楚云枭松开林陌的手,从自己的口袋里拿了张支票,签完了之后就扔在地上:“我楚云枭一向不喜欢占便宜。”

这是林陌,第一次知道,这个男人叫什么。

林霄捡起地上的支票,连忙道谢:“谢谢楚少了!”

楚云枭笑了笑,不得不说,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如果把他的本质忽略了得话。

“柯凡,把林伯伯送出去。”

然后就见卡座里,一个男人,站起身走到林霄的身边,把林霄拖了出去……真的是用拖的!

林陌皱着眉看着楚云枭,而楚云枭却不在意,然后就见楚云枭慢慢的伸出手,放在林陌的面前。

“走,我带你去看看新的家。”

林陌咬了咬牙,把自己的手,搭在了楚云枭的手上,就这样,两个人的命运,就这么连在了一起。

楚云枭带着林陌从地下赌场出来,看着面前的这种阵仗,林陌更加的坚定了楚云枭绝对不是个好人。

两排都是保镖就不说什么了,而门口停的那辆车,差点把林陌的下巴给惊掉了。因为这辆车,她恰巧认识,全世界排行榜第二得劳斯莱斯银魅,价值16个亿。

楚云枭没有在意身后的孩子,而是自己走到车边,保镖拉开车门之后,他自己坐了进去,然后冷着一张脸看着林陌:“不上来,你是想走着回去?”

林陌这才慢吞吞的上了车,坐在了楚云枭的旁边,一路上,林陌都在降低自己的存在,而楚云枭只在坐在车上闭目养神,并不打算跟林陌说话。

到了地方之后,楚云枭下车,并没有主动去理会身后的林陌,她也就没敢说话,这毕竟是楚云枭的地盘,她不在敢跟在赌场一样,那么跟他说话了。

跟在楚云枭的屁股后边,进了面前的这个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别墅,这个别墅跟他爸爸住的别墅差不多,如果通过别墅看的话,一点都看不出楚云枭是个有钱人。

进去之后,楚云枭将自己的外套递给一个五六十岁的男人,然后自己往里走,走到一半微微回头:“还不进来。”

林陌知道他是在跟自己说话,于是赶紧跑了进去,就看见楚云枭坐在沙发上,像是很累一样,揉了揉自己的头。

林陌局促的站在一边,然后说道:“我要做什么洗衣服做饭我都会。”

楚云枭斜着眼睛看了一眼林陌:“你什么都不用做。”

林陌小心谨慎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说道:“我说了我以后会还你钱的,你不用让我什么都不做。”

楚云枭皱着眉,他似乎是买了个麻烦回来,他怎么当时就那么冲动,一气之下就答应了呢?为什么?

仅仅是因为,这个小女孩,倔强的样子,特别的像小凡么。

“我说过不用了!你就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呆着就行了,上学的事情,家里会给你安排的。”说完就站起身上了楼,看来这个男人的脾气真的不是一般的差啊。

六年后——

林陌已经出落成了大姑娘,一下车都是她为焦点,而她的身份背景,更是让那些想追她的人,望尘莫及。

“小陌啊,放学后一块去看电影吧。”

林陌抬头,笑着看着面前的人:“不去了,今天我叔叔回来。”

林宛白一愣:“哇塞,你那个叔叔啊!真的是超厉害的,这么年轻就有自己一片商业天地,真是了不起!你也是,能被楚云枭这种人物收养,也是命好。”

命好么,确实挺好,这些年来,楚云枭处处依着她,不论她想要什么东西,楚云枭都会给她,唯独就是一件事,楚云枭不喜欢看到她跟别的男人来往,包括她的同学,曾经有一次,她还小,一个男同学送她回家,正好被回来的楚云枭看到,差点打的她就剩下半条命。

从那之后,她就拒绝跟任何男人来往,包括现在,她的身边依旧没有一个男孩子。

晚上,林陌回到家,看着停在门口的车,满心欢喜的进了屋子:“三叔!你回来了!”

柯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好整以暇的看着门口的林陌:“你三叔还没到家呢,这么想你三叔回来啊?”

林陌进门看到是柯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脸色瞬间就变了,看着沙发上的柯凡说道:“那为什么你回来的比我三叔快?”

第3章 我想跟你睡

柯凡耸了耸肩:“还不是因为你大伯还有你二伯啊,他们缠着你三叔一直不让他走。”

林陌皱了皱眉坐到沙发上:“三叔不是一向都不喜欢他们的么,为什么这次答应跟他们一块了?”

柯凡说道:“这是大人的事,小孩子别多问。”

林陌勾着嘴角看着身边的柯凡:“你想不想被我三叔打死?”

柯凡尴尬的笑了笑:“小陌别这样,在怎么说,你也要叫我叔叔的,别这么没礼貌,不然你三叔回来会骂你的。”

林陌歪着头看着柯凡:“那就打个赌吧,看三叔是会打死你,还是会骂我。”说完林陌一个翻身把柯凡压在了身子下边,手还不停的在揪柯凡的头发,柯凡是一直抱着头求饶:“姑奶奶!别总欺负我一个人啊!”

林陌还没说话,就被门外的一个声音打断了:“林陌!你干什么呢!给我下来!”

林陌回过头,看楚云枭在身后站着,连忙从柯凡的身上下来,柯凡也是吓得不轻,整个A市,谁不知道,林陌就是楚云枭的掌上明珠,他没有自己的亲生孩子,却对林陌比亲生的孩子还要亲。

柯凡尴尬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抚了抚自己身上被林陌弄皱的衣服:“额,那个,我就不打扰你们叙旧了,我先走了。”说完还不等楚云枭说话,自己就跑走了,留下林陌自己一个人愣在那。

楚云枭在外边从来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无论是对谁,就算是对着他最讨厌的大哥二哥,他一样是笑眯眯的样子。

但是唯独对他身边亲近的人,还有她,特别的凶。但是楚云枭特别吃林陌这一套。

“三叔你回来了啊!小陌都想你了。”说完赶紧走过去帮楚云枭把衣服挂起来。

楚云枭依旧是愣着一张脸:“你刚才在干什么。”

林陌知道解释不好,难免又会是一顿打,于是说了一句:“我就是跟柯凡叔叔玩了一会,闹着玩来着,我问他你什么时候回来,他也不告诉我,所以我就揪他头发……三叔你别生气啊,我以后再也不跟柯凡叔叔闹了。”

楚云枭这次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说算了,而是说了一句:“再让我看见一次,我就打断你的腿。”说完直接上了楼,并没有理会还在楼下站着的林陌。

他也不知道他现在是怎么了,总觉得,现在特别的离不开这个丫头,不管她跟那个男人在一起,他都想把那个男人掐死,在给林陌一些警告,不允许她在接触其他的男人。

也许自己现在应该是需要一个女人了。

拿出手机:“喂,晚上来我这里。”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林陌在下边等了很久,但是都没有等到楚云枭下来,但是却等来了别人。

只听见门铃响了几声,林陌跑着去开门,就看见门外站着一个特别有气质的女人,脸上画着淡妆,穿着一件小洋装,斜挎着一个包,站在门外。

“小陌,我来找云枭的。”林陌皱着眉,直接把门甩上了,任由那个女人在门外疯狂的按门铃。

管家走出来看着林陌:“小陌怎么不去开门啊。”

林陌叫到:“不许开门!就让她在外边站着。”管家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就一直在原地站着,过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不过五分钟,楚云枭换了一身居家的衣服,出现在了楼梯口:“发什么神经!阿姨来了不开门就算了,还敢把阿姨关在外边!”

林陌只是扭着头没说话,楚云枭走到门边轻轻打开门,就看见门外的人,一脸的委屈看着楚云枭:“云枭,我也不知道我哪里惹到小陌了,她就对我这个态度。”

楚云枭回头瞪了林陌一眼,没再说什么,而是把门外的人拉进来,牵着上了楼。

林陌就那么看着他牵着那个女人上了楼,管家走到林陌身边劝了一句:“小陌啊,没事就会房间休息吧,你别跟她对着干,她以后可能会是你婶婶的。”

林陌轻声说道:“谁要她做婶婶了。”她也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楚云枭带各种女人回家,她就是不高兴。

晚上,楚云枭从书房出来,回到卧室,就听到浴室里有水声,勾了勾唇角就去了床边上坐着抽烟,不一会,何璐从浴室里围着浴巾走出来,看到楚云枭在床边上坐着,温柔的问了一句:“忙完了?累不累?”

楚云枭小哲摇了摇头,然后一把将何璐拉倒怀里,把头靠在何璐的肩膀上。

何璐的一颗心嘣嘣的乱跳,脸色微红,手轻轻的摸着楚云枭的后背:“我们……早点睡吧。”

楚云枭在何璐的嘴角轻轻的一吻:“怎么,这就想要了?”

何璐嗔怪了一声:“你说什么呢,我只是想让你早点睡而已,明天不是还要处理事情的嘛。”

楚云枭翻身将何璐轻轻放在床上,何璐的酥胸微露,还轻轻的用手拉着那条唯一能遮羞的浴巾,脸已经通红了,是个人都会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三叔!我今晚想跟你睡!”就在这个时候,床上的杯子被人掀开了,林陌躺在被子底下,看着同样在床上的两个人。

何璐啊了一声,然后拽着浴巾,把自己遮住,然后轻轻推开楚云枭坐了起来。

楚云枭皱着眉看着在床上躺着的林陌:“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滚出去!”

林陌这次也没怕楚云枭生气,直接说了一句:“原来小陌不也是跟三叔一块睡么,为什么现在就不能跟三叔一块睡了,是因为何璐阿姨么,那我不介意何璐阿姨跟我们一块睡啊。”

楚云枭明显的就已经是在发怒的边缘了,咬着牙又说了一句:“滚出去。”

林陌坐在床上没有动,下一秒,楚云枭直接把还在床上的林陌,拖下了床,然后出门,来到林陌的房里。抽出腰间的皮带,不由分说的就抽在了林陌的身上,林陌虽然已经坐在了地上,疼的不行,腿上胳膊上,身上,都有了明显的青紫痕迹。

第4章 挨打

但是林陌一声都不吭,这是她来到这个家之后,一直现有的状况,不论被楚云枭打的有多惨,会不会死,她也绝对不会叫一声疼,这是她的尊严。

楚云枭打了大概有十分钟,抽的林陌的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肉,楚云枭手里拿着皮带,看着蜷缩在地上的林陌,说了一句:“好好的想想,你今天做错了什么!”说完,打开门之后走了出去,林陌捂着胳膊艰难的坐起来靠在床边上,苦笑了一声:“算了,我以后不这么犯贱了还不行么。”

楚云枭出去之后,何璐一直在外边等着:“云枭!小陌再怎么说,也只是个孩子,她还不懂事,你别那么打她啊。”

楚云枭心里烦躁的不行,回到房间之后,直接把门带上了,何璐还裹着浴巾站在外边,过了一会,楚云枭开开门把何璐的衣服递出来,说了一句:“你先回去吧。”

何璐接过自己的衣服也不敢说个不字,于是只好拿着自己的衣服去别的房间换好,下了楼。临走的时候,还深深的看了一看林陌房间的方向,这个臭丫头,果然是她的绊脚石。

下半夜,林陌躺在床上疼的睡不着,她的身上全是伤,新伤加旧伤,一道道的疤痕,特别的难堪,但是她丝毫的不在意,因为鞋这些伤,都是楚云枭给的。

到了后半夜,林陌就发现有人在动自己的房间门,在这个家里,敢进她房间的,只有一个人。

楚云枭抱着一个箱子,进了林陌的房间,随后坐在床边上,看着林陌的受伤的小脸,林陌没有动,想看看楚云枭会干什么,却被楚云枭拆穿。

“没睡着,装什么睡。”

林陌这才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楚云枭:“三叔,这么晚了,你过来干嘛。”

楚云枭把箱子打开,里边是一些外伤药,他知道自己脾气不好,对林陌也是,打就会往死里打,所以吩咐管家提前买好的。

“我不来,你就打算这么拖着不上药么。”

林陌苦笑了一声:“我都习惯了。”

楚云枭掀开被子一点点的给林陌上药:“下次,别这么任性了。”

林陌开着玩笑说了一句:“没办法啊,看见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我跟你的感觉都是一样的,不是么,你应该知道的。”

楚云枭的手一顿,随后说道:“我不想看见你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是因为你还小,我怕你被骗,仅此而已。”他不知道为什么要对林陌说这些,明明他的心里就不是那么想的。

林陌翻了个身,背对着楚云枭:“三叔你先出去吧,我想睡了,这几天我就先不去学校了,反正老师教的东西也都懂,不耽误学习的。”

楚云枭也没再说别的,站起身直接走了出去,林陌的眼角滑下来一滴泪,被她瞬间擦掉,她都多久没有哭了,她自己都不记得了,从十三岁到现在六年了,她什么打没有挨过,为什么偏偏这次想哭呢?

第二天,她也不想起来,于是管家把吃的东西直接送进了她房间里叮嘱她记得吃,但是一天下来,林陌也没有动一口。楚云枭回来之后,直接来到林陌的卧室:“你又发什么神经!不吃饭想饿死你自己?行!有种的就一直不要吃饭。”说完把门直接甩上,回了自己的房间。

管家在楼下看着两个都在闹别扭的人,心里说了一句:这都什么事啊,大人不省心,孩子还不省心。

两个人就这样一直冷战了很多天,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甚至连面都不见,柯凡来家里好几次都想偷着去看看林陌,却被楚云枭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直到楚云枭不在家,柯凡才敢偷偷地跑到林陌的卧室,看着林陌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柯凡也是心疼:“祖宗,你这是又怎么气他了?把你打成这样。”

林陌在柯凡的面前,从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的:“我打扰他跟别的女人做爱了,他没打死我都是好的。”

柯凡说道:“你也是,他都三十几岁的人了,找个女人结婚怎么了,就算他结婚了,该怎么疼你,还是会怎么疼你的,你受这个罪受干什么。”

林陌皱着眉说道:“这不一样,说了你也不懂。”

柯凡斜着眼睛看着林陌:“你……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她微微一愣,随后说道:“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喜欢养了我这么多年的叔叔,开玩笑。”

柯凡松了口气:“那就行了,虽然这么多年他不愿意让你跟别的男人接触,但是等你够了年龄,他还是会对你放手的,毕竟恋爱自由。”

林陌白了柯凡一眼:“那现在你去告诉我三叔,你要跟我交往,你看看我三叔同意么,他一直都在说,不让我跟别的男人交往,是为了怕我受骗,但是如果我的另一半是你的话,那我三叔就没什么理由不同意了吧。”

柯凡一愣,随后嘴里只发出来了一个单音节:“哈?你在开玩笑的吧!你三叔要是知道养了这么多年跟亲闺女一样的人被我给拐走了,不打死我啊!我不去,谁爱去,谁去。”

林陌一副就知道会是这样的表情,说了一句:“既然你都知道还说什么,我还有的等呢,你快出去吧,被我三叔看见,你就完了。”

柯凡一听,连忙站起身说了一句:“那我就先出去了,小陌你好好休息昂。”说完拉开门走了出去,还给林陌把门带上,但是一转身,柯凡整个人都懵了。

“呵呵,三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好巧啊。”

楚云枭只是看了柯凡一眼,然后又看了林陌的房间一眼,柯凡的头上都是汗,后背都快被汗浸湿了,这一次要是挨揍,他都跑不了了,但是楚云枭缺什么都没说,只是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柯凡现在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腿都快软了,扶着楼梯下了楼,刚想出门却又被身后的人叫住了。

“柯凡。”

柯凡转身看着身后的人:“三哥,什么事啊。”

第5章 礼物

楚云枭看着楼下的柯凡说了一句:“明天,你负责带着小陌,去廖家。”

柯凡再也没有了不正经的样子,取而代之的是不解:“廖家?为什么要带小陌去廖家?”

他只是冷冷的看着楼下的柯凡,说了一句:“让你去就去,哪来的那么多废话。”

柯凡冷着一张脸看着楼上的楚云枭:“三哥,你不会是想”

楚云枭看了柯凡一眼:“那是我的事,你不用多管。”

“但是那是小陌啊!你怎么舍得把她送到廖家去啊!”

楚云枭紧紧的看着楼下的柯凡:“她不为我所用,我为什么养她这么大,明天一早就把她送过去,不然,你就给我滚回柯家!”

柯凡也是一脸的为难,这件事,要怎么跟小陌说,而此时的林陌正在门边上趴着,听着外边柯凡还有楚云枭的对话,廖家?哪个廖家?没听楚云枭提起过啊?

不管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不相信,楚云枭真的会把她就这么送人。

第二天一大早,柯凡真的来了,林陌抬头看了一眼闹钟,才七点多,来这么早干什么?柯凡进了林陌的卧室,往床上扔了一套衣服:“穿这个,把身上的伤遮一下,别让人看到。”

林陌坐在床上问道:“你要带我去哪?”

柯凡再也没有笑嘻嘻的样子,轻声说道:“去了你就知道了。”

林陌换上柯凡扔给她的衣服还有鞋子,然后披着头发出了门,就看见楚云枭就在楼下坐着,林陌跟着柯凡下了楼,轻声的叫了一句:“三叔。”

楚云枭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便没再说别的,柯凡看都没看楚云枭一眼,对着林陌说了一句:“我们走吧。”

林陌转身跟上柯凡,没有丝毫的犹豫,她没有回头,所以不知道现在的楚云枭有没有在看她一眼。

上了柯凡的车,一路被带到了楚云枭说的廖家,进门就看到了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大叔,坐在屋里,而柯凡仅仅是象征性的跟那个男人握了握手,就撤了回来,然后那个男人就看向了林陌。

“这就是楚少,给我的礼物?”

柯凡看了林陌一眼:“对,这是我们三哥自己养的。”

廖刚看着林陌的眼神都变了:“果然啊,楚少就是知道我的口味爱好,知道我喜欢小的,有18岁么。”

柯凡道:“已经19了,保证没用过,这点,廖总可以放心。”

廖刚哈哈一笑:“这点我还信不过楚少么,他总不能把玩剩下的给我啊,不过,这个孩子,楚少要是真的在乎,我是不介意在还给楚少的。”

柯凡艰难的说了一句:“我们三哥说了,人他不要了。”

林陌一直听着他们的对话,直到最后柯凡说的这句话,她才真正的醒悟了过来:“你刚才说什么!三叔不要我了!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柯凡皱着眉看着林陌:“都到现在这个情况了,你还没看清么,他真的不要你了,把你送人了。”

林陌惊恐的眼神看着面前的柯凡,微微的退后了两步:“我不信!你一定是骗我的!”

柯凡道:“我骗没骗你,你自己心里清楚,剩下的,就让廖总跟你说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转身就走,没有一点留恋,林陌这个时候慌了:“柯凡!你回来!”

刚想去追,却被身后的人拉住,林陌回头对着那个中年男人说了一句:“放开我!”

廖刚笑道:“呦,楚少,还在家里养了个小野猫啊,看来,他是真的没有碰过你啊。”

林陌着急的说道:“你神经病啊!他是我三叔!怎么可能会有那么肮脏的想法,我劝你还是赶紧放开我,我三叔不会不要我的!”

廖刚说道:“你还是别天真了,道上的人,有谁不知道,楚云枭是出了名的说一不二,送出去的东西,怎么可能在要回去呢。”

林陌咬着牙看着面前的廖刚:“我不是他的东西,可以随便送人!”

他微微一笑:“但你现在就是被楚云枭送给我了,我劝你,还是乖乖的带着,我如果玩不腻,也有你的好果子吃。来人,把她看起来,别让她跑了,我现在去跟楚云枭谈生意。”

林陌看着廖刚说了一句:“三叔不可能会把我给你的,我不信,他会来找我的。”

廖刚说道:“知道楚云枭为什么会把你给我么,因为他想跟我做个交易,他想用你来便宜换我手里的那块地,而现在,他的目的也达到了,等我今天签完了合同,就回来找你。”

林陌被两个人带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出也出不去,只能老老实实的坐在凳子上等着,她在赌,她赌楚云枭绝对不会扔下她的,但是就目前这个形式来看,希望确实有点渺茫了,但是无所谓,本来就多活了六年,也许是时候结束了。

另一边,楚云枭公司的会议室了,坐着两拨人,一波是楚云枭这边的,而另一伙人,是廖刚那边的,楚云枭坐在廖刚的对面,脸上带着惯有的微笑。

“这次的礼物,廖总还满意么。”

廖刚笑道:“满意,绝对满意,楚少送的东西,绝对都是送到我心坎里的。”

楚云枭眯着眼说道:“那这次的合同,廖总觉得”

廖刚拿起笔,直接在面前的合同上一挥,然后递还给楚云枭:“既然楚少都这么有诚意了,我在那么小家子气,就显得不好了。”

楚云枭拿起面前的文件来看了一眼,然后把文件递给了身后的柯凡:“廖总真是快人快语啊,这次的地,我仅仅花了一半的价钱就拿到手了。”

廖刚微微一笑:“那也是楚少送我的人,值这个钱啊,好了,不跟楚少多啰嗦了,我要回去看看那个孩子怎么样了,合同上的事,尽管找我这边的负责人就可以了,告辞了。”

楚云枭坐在椅子上根本就没有起来的意思,只是说了一句:“恕不远送。”

等廖刚走远之后,楚云枭的脸色就变了,对着柯凡说道:“带着人去把小陌从廖家带回来。”

柯凡笑道:“三哥您这招真是绝了,现在廖刚事芝麻没捡到,还丢了西瓜。”

第6章 回家

林陌静静坐在房间里一动不动,她相信,楚云枭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弃她的。

可是……万事皆有可能。如果,楚云枭放弃了她呢。越想林陌的心里就越慌。人在孤独无助的环境下总是忍不住想的更多。

“不会的,不会的……”林陌低着头不断的喃喃着。

以她六年以来对楚云枭的了解,楚云枭不会轻易放弃她。但是,如果自己对他没有用了呢,他是不是就会送自己给那个猥琐男?林陌想着。如果楚云枭真的把她送人,那她还不如自己了结自己好了,不让那个猥琐男动她一分一毫,毕竟楚云枭都不要她了,她活着……好像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林陌这一瞬间决定了,林陌的眼睛里闪着坚定的光芒。她在打赌,赌楚云枭会不会回来救她。如果楚云枭回来救她,她……她就偶尔服一下软。如果不回来,林陌眼里的光芒黯了黯,她就自杀。林陌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

林陌的双手无知觉的缓缓抱住自己,把脸埋在双膝之间,闭上眼睛等着迎接她的究竟是什么。

过了一会儿,林陌简直度秒如年。

“咔嚓——”门开了。

林陌猛的抬起头看向门口处。到底是谁?楚云枭还是猥琐男?

结果都不是,只是一个一板一眼的黑衣保镖。

林陌只感觉心一疼,浑身难受,难以呼吸过来,就像缺氧一样。因为,她从没有见过楚云枭的身边有这么一个保镖。

那个保镖见着林陌,径直迈着大步向林陌走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林陌,说:

“林小姐,请跟我来。楚先生派我接你回去。”

这一句话就好像是水上的浮木,让差点溺水的林陌找到了生的希望。

林陌猛的从床上跳起来,站在床的一侧低着头静静等着这位保镖带她出去。

“啪嗒——”

她为什么低着头?因为许多年不哭的她在听到楚云枭派人来救她的那一刻松了一口气的落泪了……

她赌对了。真好。她就知道楚云枭不会放弃她的。林陌一边哭一边笑,小脸上满是泪花,看起来惨兮兮的。

保镖瞅见她站起来了,就往外走去,也没去理林陌为什么低着头,只是步子也不像来时的那么快,等着林陌跟上来。

林陌静静跟着保镖身后走着,偷偷伸手抹掉眼里的泪,再拿袖子狠狠擦一下有着泪痕的小脸,擦着生疼,林陌也没叫,静静的擦着。

跟着保镖七拐八弯,竟然就走门外了。天空万里无云,外面的阳光灿烂。林陌偷偷抬头看了一下。

楚云枭带着柯凡等在外面,旁边停着那辆银魅,之前的十几个保镖也不见在楚云枭身边了,想必是人太多不好救她。

楚云枭站在阳光下,眯着眼看着迎面走来的保镖,林陌跟在保镖后面,林陌小小的身影被保镖高大的身躯遮住了。只从阳光照耀下保镖后面小小的影子看出来后面还有个人。

“楚先生,林陌小姐我带出来了。”那位保镖向楚云枭弯腰说道。他已经完成了他的任务。

楚云枭挥了挥手让保镖回去可以了。只见保镖往别墅返回。

楚云枭看了眼低着头的林陌,自己转身打开车门坐进去,柯凡跑去驾驶座那里就位。

“还不快上来?难道还想留在这?”楚云枭难得以这种轻松的语气和林陌说话。

林陌听了,一声不吭的利索跑上车去坐好,之后便背过身去,假装休息睡觉。尽量让楚云枭不要看到她的脸,她肯保证,现在她的脸肯定是红的,给擦红的。她不想让楚云枭见到她的糗样。

“困了?”楚云枭一把扯过林陌把她按在自己的腿上,“枕着这比较舒服点。”

林陌一愣,反应过来,双手紧紧抱住楚云枭的埋着脸。

楚云枭也没说什么,三人就这么一直沉默的到了楚云枭的别墅。

楚云枭想叫林陌下车,却见林陌躺在他身上已经睡着了。楚云枭难得一愣,想把林陌抓着他的手松开,却没想到林陌抓的很紧,就怕他离开她似的,楚云枭想到这表情有点复杂……

楚云枭轻手轻脚的把林陌从自己的腿拉起来,先让林陌靠着车窗,自己再从另一边下车,打开车门把林陌横抱起来走进别墅。

林陌就安安静静的躺在楚云枭怀里,面色安详。

楚云枭打开林陌的房门,把林陌轻轻的放在床上,楚云枭看到林陌擦红的小脸和泛红的眼睛,愣了一下,大手缓缓抚摸上林陌通红的小脸,这才明白了为什么林陌一路上没有跟他说话,原来是怕他发现她哭了。

楚云枭为林陌脱开了鞋子盖好被子才转身关门走出去。

第二天。

“不要——”林陌猛的从床上坐起来大叫一声,一身冷汗浸湿了她身上的衣服。

她梦到楚云枭并没有来接她,而她也还在那黑暗的房间里自己一个人待着,直到那个猥琐男赤裸着上身压上来才猛的惊醒。

林陌稍稍恢复了情绪,看了看自己所处的环境,这才松了一口气,还是自己熟悉的天花板和熟悉的装饰,自己也还是在熟悉的床上醒过来。

昨天,楚云枭来救她了。

林陌起身,拿了换洗的衣服去浴室里,打算洗个澡,身上黏腻腻的,真受不了。

洗完澡后林陌一身舒爽的从浴室出来,然后照常下楼去吃早餐。

只是让林陌意想不到的是,楚云枭竟然也在餐桌上,要知道,楚云枭平时很忙,都没时间吃早饭,至少林陌来这里的六年,林陌都没见过他在这里吃过早饭。

“叔叔早。”林陌在楚云枭旁边的一个位子上坐了下来。

“嗯。”楚云枭应了一声,没看林陌一眼,继续安静的吃早餐。

林陌愣在那里,叔叔怎么对我这么平淡?

要知道往前都是说“嗯,早。”,这回还少了个“早。”。林陌掩下眸子里的落寞神色食不知味的静静喝着皮蛋瘦肉粥。

叔侄二人的早餐就这样在沉默中度过。

“叮咚——”

第7章 叔叔不是好人

林陌见两个人都吃完早饭刚刚想问楚云枭昨天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真的要把她送人,但是后来怎么又派人接她回去。门铃恰恰响了。

管家去猫眼那里看了看,转身回来请示楚云枭:“先生,是廖氏房地产企业的廖总。要放他进来吗?”

管家说话的时候是不顾及林陌在场的,所以林陌能听见管家对楚云枭说的话。

“叮铃——叮铃——”门铃还在不断的响。

楚云枭看了看林陌变的煞白的脸色,嘴角勾起一抹笑,好笑的说道:“放他进来。”

“是。”管家奉令去开门。

“怎么?很怕他?”楚云枭看着林陌好笑的说道。

“那还不是你要把我送人了?!”林陌大声的说道,“那你后来又为什么救我出来!?”

楚云枭皱了皱眉,林陌还没弄明白他这样做的意义吗?刚想开口回答林陌的问题,却被气冲冲的廖伟——廖总给打断了。

“楚云枭!”廖伟在餐桌旁站定,看看楚云枭,又看看本应该昨晚跟他逍遥快活的林陌,怒气冲天,“你能给我解释解释这是怎么一回事吗!”

“解释什么?”楚云枭一脸微笑。

“你昨天不是把这丫头送给我当礼物了吗?”廖伟恨恨,“为什么昨天我回到家这丫头被人接走了?果然在你这里!你怎么解释!”

“原来是这一回事啊。”楚云枭着,轻声说道。

“给我个解释,要不我是不会走的。”

“解释啊……”楚云枭微笑的看着廖总,“那就是……”

还没等楚云枭把话说完,门铃就急促的响个不停,楚云枭挑眉,那么快就办好事了?回去给小凡加工资。

管家立刻去开门,连请示楚云枭都没有,林陌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直觉在一次的事情有古怪,不对劲。

一大帮警察冲进来,走到楚云枭面前,说:“楚先生,不好意思,打扰了。我们来这里办公事,麻烦你配合我们一下,我们需要抓个犯人。”

“谁?”

“廖氏房地产企业的廖总廖伟。”

“噢。”楚云枭意味不明的看向了廖伟。

旁边的廖伟一开始事不关己,以为这帮警察是来找楚云枭的麻烦的,自己就坐等着看好戏,没想到这帮警察找的是自己,忙慌乱的说:

“警察同志你可别冤枉人啊,我可是良好市民,你会不会抓错人了?”

“我们警局怎么会抓错人?”领头的警察说,“我可问你,你是不是廖伟?”

“是啊,我就是廖伟。”

“那就是你没错了。偷税漏税,走私毒品,强暴几十个未成年少女,这些就是你的罪名。来人,把人带走。”

廖伟在那听着,每听一句就流下一滴冷汗。妈的,到底是哪个王八羔子出卖他的?

一旁的警察上来押着廖伟,一边一个,押着就往外走去。

廖伟还在嚷嚷着:“同志你可别冤枉人啊!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啊!”

可是没一个人相信他。

警察押着廖伟走了,大厅里又重新恢复了寂静。

林陌猛的扭头看向楚云枭,问:“叔叔,这都是你干的?”

“是啊。”楚云枭瞅了林陌一眼,回答道。

“那……那些罪名都是真的?”

“你觉得呢?”楚云枭挑眉看着林陌。

“我觉得是真的,”林陌抬头直视楚云枭,“因为叔叔你,叔叔不会随便去冤枉人。”

楚云枭沉默了,皱了皱眉,说:“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好人?”

“不,叔叔你不是好人,我一直都知道的。”

“噢?”楚云枭看着林陌。

“虽然叔叔你不是好人,但你起码不会去冤枉人,给别人安莫须有的罪名。”

“你是在骂我还是在夸我?”楚云枭好笑的看着林陌。

“当然是夸你啦。”林陌调皮的对楚云枭吐舌头。

楚云枭对林陌宠溺一笑,“你啊。”

楚云枭转身朝客厅的沙发走去坐下,林陌乖乖的走去楚云枭身边坐下。楚云枭看了眼林陌倒没让她离远点,林陌在心里窃喜。

“那时……”楚云枭刚打算开口解释昨天的事情,门铃就又响了。楚云枭皱了皱眉,这次又是谁?第二次打断他说话了,第一次该计较的也计较不了了,人都进牢了,第二次……

“叮铃——”

“叔叔,我去开门。”林陌从沙发上站起来小跑到门口处,好奇的打开门。

门外是穿着抹胸短裙带着黑色墨镜画着浓妆的何璐,她手里还拎着一袋袋子,从外形可以隐隐约约发现是水果之类的。

林陌臭着小脸看着何璐,一脸不欢迎,但还是向屋子里面大喊道:“叔叔!何小姐来了!”

何小姐?这称呼有意思,坐在沙发上的楚云枭淡淡说:“让她进来吧。”

林陌不情不愿的应了声,让开了门口,转身走回去,吩咐道:“进来记得关门。”

何璐摘下墨镜,狠狠看着林陌的背影,眸子里都是对林陌毫无掩饰的怨恨。随即又迅速收敛了自己的情绪,就像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面色如常的提着袋子走进来。

把袋子提着去厨房那里放着,何璐才进去大厅。何璐笑着说:“云枭,我来看你了,因为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水果,就买了点橘子拿来,放在厨房那里了。”

“嗯。”楚云枭淡淡的回答。

“云枭,那我今晚还要不要过来啊?”何璐像是想刺激林陌似的,毫不顾忌林陌在场,还说的特别大声,脸上的笑容也特别妩媚明艳。

林陌唰的扭头盯着何璐,眼里满满都是不欢迎你来的意思。楚云枭也是皱了眉头,这何璐居然敢在小陌面前说这个,教坏小陌怎么办。

“不用了。”楚云枭冷冷的看着何璐。

“好啊。”何璐本来自信的以为楚云枭会要她今晚过来,满满的自负就导致她把楚云枭的回答也给听错了,以为是要她今晚过来。这下可是出糗了。

“噗哈哈。”一旁的林陌不客气的笑了起来。这何璐傻了还是咋的,叔叔不要她过来她居然还说好。

第8章 配不上

何璐听到林陌的笑声,也不明白林陌在笑什么,云枭今晚要她过来陪他,这林陌还能笑的这么开心?

林陌见何璐这一脸疑惑的模样,笑的更乐了,这女人智商这么低怎么配的上叔叔啊。

“别笑了,小心待会儿抽筋。”楚云枭说。

“好吧。”林陌抹了抹眼角笑出来的眼泪,勉强止住了笑意。

而何璐在一旁看着林陌笑,越发觉得不对劲,脑海里重新播放一次他们刚刚的对话……

何璐的脸色唰的白了,她楚楚可怜的看着楚云枭,开口道:“云枭,怎么……”

“你可以走了。”楚云枭打断了她。

“云枭……”

“我说过的话不想再重复一遍。”楚云枭直视着何璐。

何璐咬牙,最后看了楚云枭一眼,再看看林陌,转身走了。

“叔叔,为啥赶何璐走啊?”林陌疑惑,虽然她很开心,但前天叔叔不还打算和何璐一起过夜来着?怎么今天不但拒绝何璐了还那么快赶人家走。

“嗯,我们继续说。”楚云枭没有回答林陌的问话,只想继续刚才的话题,说完他的话,都两次被别人打断了。

“就因为这个?”林陌不信。

“那时我在气头上,”楚云枭不回答林陌问题,径直开口继续,“所以把你送去廖伟那。”

林陌也就不问了,静静听着,她也挺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的。

“原本计划里不是送你去的,只是你那天实在惹我生气,所以就想吓唬吓唬你。”

“我……我那天就是给你气的,才故意闹脾气的。”林陌顿了顿,低低开口。

“我气的?我怎么了?”楚云枭好笑的问。他倒是不知道自己怎么气着小陌了。

“还不是那天你带野女人回家……”林陌的声音越来越低。

“小陌,那不是野女人。那是你未来的嫂子。我将来的妻子。”楚云枭严肃的说。楚云枭觉得有必要向林陌说明这个。

“我才不要什么嫂子呢!”林陌大声道。什么嫂子!叫的那么好听,还不是来跟她抢叔叔的!要是有了嫂子以后叔叔还会疼她吗?!

楚云枭叹了一口气,站起身向厨房走去,林陌坐在原地看着楚云枭走远,睁着泛红的眸子,她倔强的甚至不想去挽留楚云枭。

而楚云枭这边,他轻门熟路的从冰箱里拿出几个橘子和一瓶酸奶,拿去洗手台那里清洗干净,他记得小陌最喜欢吃橘子。

把几个新鲜的橘子放在案板上,拿刀把橘子一分为四,再细细的切开橘子皮,把果肉切成一小块一小块,装盘。最后均匀的倒入酸奶。往盘子的空地上放上几根牙签。

楚云枭瞅见旁边放着何璐拿来的水果袋子,看都不看里面是什么,直接丢到垃圾桶里。

不一会儿,楚云枭就端着盘子走出了厨房,看见林陌还坐在原地直直的看着他这一方向,对上林陌的视线,看到林陌泛红的眼睛,楚云枭又叹了口气。

坐回沙发上,楚云枭故意离着林陌坐近了一点,拿牙签戳上一颗橘子方块递到林陌的嘴边,说:“这可是你最喜欢吃的橘子。要不要吃?厨房阿姨昨天刚买回来的。挺甜的。没骗你。”

林陌看了看牙签上新鲜的橘子,再看了看楚云枭,张开嘴把橘子吃了下去,还意犹未尽的伸出舌头舔了舔牙签。

看着那条小巧的小舌,楚云枭只觉得浑身有点热。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略有些慌乱的把手里的盘子塞到林陌手里。

“你吃吧,专门为你做的。”

林陌点了点头,往嘴里塞着橘子方块,她的确最喜欢吃橘子了。难得叔叔还能记得她吃什么。他们的吃饭时间经常错开,她连叔叔喜欢吃什么都不知道,没想到叔叔竟然会记得她喜欢吃什么。

“小陌,你觉得我老吗?”楚云枭开口。

“叔叔不老啊。”林陌一边吃一边回答。叔叔问这个问题干什么?

“但叔叔已经三十三了。”楚云枭苦笑说,“叔叔也是时候娶妻生子的了,叔叔也想成个家生个儿子。”

“……”林陌停下了吃橘子的手,直直看着楚云枭,“叔叔……”

“叔叔我能理解你,但我觉得何璐不配做我的嫂子,她配不上叔叔。”

楚云枭愣了愣,说:“那……谁配的上?”

当然是我啊!不过林陌可没胆子说出来,“这世界上的女人又不是只有何璐那一个,比何璐更好的多了去了,以后叔叔会遇见更好的!叔叔还没老,还有时间等,结婚是大事情,总要找合心意的不是吗?”

“……你说的对。”楚云枭沉默了一会儿,回答道。

“以后,我来帮叔叔把关!”林陌开心的说,“一定帮叔叔选最好的妻子,帮我选最好的嫂子!”

“嗯。”楚云枭算是答应了。

“嘻嘻。”林陌高兴的拿牙签戳了一块橘子递在楚云枭嘴边,“叔叔吃橘子!可好吃了。”

楚云枭看了林陌一眼,不知道林陌是不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这跟牙签就是林陌刚刚一直在吃橘子的那根,现在她拿这根牙签喂橘子给自己,岂不是等于间接接吻?

“叔叔,难道你不喜欢吃橘子?”林陌疑惑的看着他,叔叔为什么不吃?难道叔叔真的不喜欢吃橘子?

楚云枭看着林陌清澈的双眼,小陌应该是无意的。只犹豫了一会儿,就张开嘴轻轻把橘子吃了进去。

汁液在口腔中爆发,楚云枭感受着橘子的味道,甜甜的,咦,好像还有另一个味道,更甜,只不过那味道稍纵即逝,让楚云枭来不及细细品尝。

楚云枭想到了什么,双眼闪烁了一下,到底还是没说什么。

林陌笑着问:“叔叔,橘子是不是很好吃啊?”

“嗯。很甜。”楚云枭认同的说道。

“那叔叔要不要多吃点?”林陌睁着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了,小陌喜欢吃就多吃点。”楚云枭顿了顿,说道。

“好的,三叔。”

首席的囚宠萌妻:以自由为赌注,赌他的爱情……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18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