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央芊妃传:本王还没王妃你以身相许吧!

未央芊妃传:本王还没王妃你以身相许吧!

第1章 满门屠杀

大金十一年

皇宫地牢最深处的一个牢房内,夙芊芊蹲在地上,数着不知道从哪里爬进来的蟑螂,腿疼的让人发狂,即便在这看不到天日的地牢她也之道外面一定是阴雨绵绵。

十年了,外面的人都以为她因为孩子早产,身体大不如前,闭门谢客,却不知生下孩子的那一天她就被关进了这个暗无天日的地牢!

她是镇国大将军夙靖宇的嫡女,当今皇上金尚煜的皇后,本应该苦尽甘来,风光无限,却被偏偏被困这地牢整整十年!

其实她心里清楚,金尚煜留着她是因为忌惮将军府,忌惮他两个英勇善战的哥哥,若不是他们镇守边关的话,大金怎会固若金汤!

她不过是他手中的一枚棋子,可笑的是,她一直以为为了她,他可以连命都不要。

要不是当初他舍命相救,她怎么会看上他一个没权没没势的皇子?

为了让他坐上这个位置,原本中立的父亲为他牵线搭桥,而她也为他出谋划策,步步为营,最终登上帝位!

可没想到登基一年后,他就迫不及待的要要她让位,想让他心爱的丞相之女汪莲月成为新后。明知道她还有一个月就要生了,他连着一个月都等不起,不断的逼迫她,害的她早产,差点一尸两命!

可天算不如人算,孩子没有死,她也没有死!不过孩子却成了她的软肋,让她不敢死!

起初几年,她也想过哥哥和父亲发现她不在了会和金尚煜闹翻,最终她和孩子可以获得自由,可年复一年没有半点消息,她也就不指望了,只求他们能平平安安就好!

“哒哒哒哒……”

熟悉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让陷入回忆中的夙芊芊不由的警惕起来,可转念一想,她现在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可警惕的。

“吱呀……”

牢房的门被推开了,一抹艳丽的红映入眼帘!

“姐姐,这些年委屈了你!”

一如记忆中温柔美好的声音,可现在听来却是多么的讽刺,她一直都把她当最好的朋友,把她引荐给金尚煜,让她以贵妃的身份入宫的,可没想到竟然是引狼入室!

夙芊芊抬眸,看着一身嫁衣的汪莲月心头一惊,反问道:“想要我恭喜你终于熬出头了吗?”

“姐姐,你看你这话说的,你我都是女人,要是没有皇上的应允,我又岂敢坐上你的位置!”

说到这汪莲月故意顿了一下道:“我是来恭喜你的,终于可以离开这地牢了,当然你要是觉得我来炫耀的也没什么问题!铁桶一般的夙家,最终还不是败在了皇上了手上!”

闻言,夙芊芊抬眸对上汪莲月的眼睛,猛的起身,一把抓住她的衣袖沉声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见夙芊芊的脸色明显变了,汪莲月笑了笑又道:“忘记和你说了,夙家通敌卖国证据确凿,今日午时满门问斩!”

汪莲月的话音还未落下,夙芊芊整个人像被抽空了一样,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拉着汪莲月面目狰狞道:“我爹不可能通敌叛国,一定是你们诬陷他的?”

汪莲月不屑的扫了一眼夙芊芊反问道:“直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吗?皇上不需要夙家了,什么罪名还重要吗!”

见夙芊芊脸色惨白的瘫倒在地,汪莲月盈盈一笑道:“姐姐,最终还是我赢了呢!”

往事一幕幕在脑海盘旋,夙芊芊忍不住冲着汪莲月怒道:“我不信,你让金尚煜过来,我要亲自问问他!”

话音刚落一道冰冷的声音传入耳中。

“夙芊芊,你当年是京城第一名媛,连太子都围着你转,可最后你不是对我死心塌地,成为我手中的一枚棋子,我能坐上帝位你们夙家功不可没,但是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功高盖主?我不除掉你夙家我岂能安睡?”

见夙芊芊脸色越来越难看,金尚煜再次说道:“回京路上伏击你的人,其实是我安排的,我救你,就是想让你爹感激我,要不然他怎么肯为我奔走?”

听金尚煜这么一说,夙芊芊转头看着汪莲月问道:“你接近我也是他安排的?”

“当然,我和皇上早就私定终生,只是那时候他没权没势,我爹自然不会答应我嫁给她,要不然怎么会便宜你?”

想起当年种种,汪莲月脸色一沉又道:“当初你一尸两命,我也就不用等十年才能名正言顺的坐上这个位置了,不过能看到夙家家破人亡灰飞烟灭也算值了!”

说到这汪莲玉蹲下-身子看着瘫坐在地的夙芊芊低声道:“之前你见到的那个孩子是我和皇上的,前几日已经册封为太子了,你的儿子早就死了,是被活活勒死的!”

“金尚煜,她说的是真的吗?我的儿子早就死了?”夙芊芊不敢相信的看着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的金尚煜!

“没错,是我亲手勒死的,在你离开之后,他就被我勒死了,我不告诉你,就是想让你活着是让你亲眼看到夙家灰飞烟灭!”

金尚煜的话音还未落下便牵着汪莲月的手,走了出去,随即,她也被侍卫架着跟在了两人的身后!

约莫一炷香后,被带上城墙的夙芊芊见到了即将被问斩的夙家人,为首的是她的父亲,还有两个哥哥,只是他们现在早已经狼狈不堪,再无半点往日风采!

“时辰道。”

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循声看去,监斩官竟然是他的大伯,夙庆,而在他身边是赫然是丞相汪擎!

“夙靖宇通敌卖国,让大金损失数十万大军,罪不可恕,今日满门朝着抄斩以此告慰他们的亡魂!”

冠冕堂皇的罪名让夙芊芊无法承受,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可偏偏这时候汪莲月还要火上浇油道:“皇上,臣妾觉得将夙大将军和以及他的两个儿子的尸体鞭尸三日更能告慰亡灵啊!”

“好,就如皇后的意,吩咐下去,将夙靖宇还有他两个儿子的尸首鞭尸三日以儆效尤!”

原本就强撑着一口气的夙芊芊听两人这么一说,恨在心中生根,随着强-压在嗓子眼的血喷涌而出,人也跟着倒了下去!

“金尚煜,汪莲月,我就算化为厉鬼也不会放过你们!”夙芊芊一字一顿的嘶吼响彻整个帝都上空。

第2章 涅磐重生

“芊芊,你醒了?感觉好点了没有?”

夙芊芊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这熟悉的声音让她不由的闭上了眼睛,想要继续沉沦其中……

见宝贝女儿睁开眼迷迷糊糊的样子,夙靖宇连说话也变的小心翼翼起来!

“芊芊,你还有哪里不舒服,爹这就派人去叫府医过来!”

略显粗糙的大手盖在了夙芊芊的额头上,温热的触感让夙芊芊猛的一惊,一把握住了他的手,猛的坐了起来!

饶是见过大场面的夙靖宇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大跳!

“芊芊……芊芊……”

“爹,芊芊醒了吗?”

夙芊芊还未回过神来,只见他的两个哥哥一前一后闯了进来!

看着冒冒失失的两人,夙芊芊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抱着父亲夙靖宇大哭起来,前世的委屈,愧疚,在这一刻彻底宣泄了出来!

良久之后,夙芊芊终于松开了夙靖宇,看着大哥二哥那小心翼翼,欲言又止的样子,都明明白白的告诉她,她重生了!

重生在夙家更确切的说重生金尚煜救她之后!

前世因为金尚煜救了她,她对他有了好感,在父亲和两个哥哥面前不断替他说好话,后因坚持要嫁给他,将整个夙家都和他绑在了一起!

因为有了夙家的支持,金尚煜从一个无权无势的皇子一举成为了可以和太子媲美的存在,之后更是因为她的出谋划策,让他入了皇上的眼!

可最终却落得满门被屠,整个夙家灰飞烟灭的下场!想起夙家最终的结局,夙芊芊双手不由的握成了拳,暗暗发誓:这一世,她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欺负过他们的人,绝对不!

见夙芊芊脸色恢复如常,大哥夙云飞和二哥夙云鹏这才大着胆子上前低头道歉道:“芊芊,我和你二哥真的不是故意不去接你,是六皇子突然来访,我们想走也走不了!”

对于夙芊芊回京途中遇袭,两人后悔的肠子都青了,早知道这样不管六皇子说什么,他们都会出城去接的!

闻言,夙芊芊眉头微皱,心道,上辈子真是太蠢了,这么关键的线索竟然都没发现,最终落的那个下场也是活该!

看着愧疚的不已的两人,夙芊芊却嘴角微扬,低低的说道:“你们要是去接我,金尚煜就没有舍身救我的机会了!”

夙云飞和夙云鹏相视一眼,不明白夙芊芊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是说这一切都是金尚煜安排的?”夙靖宇一脸不相信你的看着夙芊芊,实在是想不明白金尚煜为什么要这么做,是想借此拉拢他?

“爹,不管到底是不是,我们看下去就知道了!”

夙芊芊的话音还未落下,门外就传来姨娘王晴的不满的呵斥声!

“巧慧,巧莉,你们两个不好好守着你们家小姐,杵在这边做什么?”

听到王晴的声音,夙芊芊猛的想起了什么,抬眸扫了一眼屋内,在屋子的一个角落发现了正燃烧着的安神香,嘴角不由的扬起一抹冷笑,上辈子昏睡了那么久,果然是有理由的!

“大哥,二哥,你们帮我把角落的安神香带走!”

闻言,两人点了点头,径直走向角落,拿起安神香直接朝着门外走去,并不搭理从外面走进来的王晴!

眼看着王晴就要走进来,夙芊芊看了一眼苏靖宇直接放下厚重的床帘,静静的躺在了床上,看似平静其实心里早已经惊涛骇浪,要不是这个姨娘的好心安排,金尚煜怎么会有那么多接近她的机会?

夙靖宇驰骋沙场多年,虽不攻于心计但也不蠢,瞬间就明白了夙芊芊的意思!

果不其然,王晴一进门就直接走到床边撩开床帘看了一眼,确定夙芊芊还在昏迷状态中,这才转头看着他道:“老爷,您连夜赶路也很累了,让丫鬟守着就好了,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妾身还怎么活?”

“我没事,芊芊的习惯你不知道吗?她素来是不用什么香的,你怎么在她房间放了安神香?”

王晴没想到夙靖宇这么快就发现了,有些心虚的说道:“前几天老夫人请了宫里的张太医过来,太医说点了安魂香之后有助于芊芊的恢复!”

听王晴这么一说,夙靖宇不怒反笑,心中暗道:好,很好,他这次要不回来的话,他捧在心尖上的女儿就要被人毁掉了!

之前夙芊芊说金尚煜算计她,现在看来不光是金尚煜还有夙家人都在下算计她的女儿!

王晴见夙靖宇不说话,假意抹了抹眼泪道:“老爷,妾身说的都是真的,这些年您在边关,妾身一直将芊芊当亲女儿照顾的!”

看着王晴哭的梨花带雨的样子,夙靖宇就一阵心烦,开口呵斥道:“够了,不管是不是太医的意思,总之芊芊的房间内不需要任何的沉香!”

见夙靖宇发怒,王晴对夙芊芊更痛恨了,不过一想到老夫人的吩咐,只能点头应道:“我知道了,那妾身先回去了!”

夙芊芊闻言心中冷笑,重生前为了能帮上金尚煜,她花重金跟着老神医学了几年,对于这王太医的医术还是有所了解的,这王太医的医术很是一般,不过在金尚煜崛起之后就平步青云,扶摇直上,这其中的原因可想而知!

上辈子夙靖宇也因为她突然昏迷的事情从边关匆匆赶回来,王晴也在这段时间内顺利怀孕,更是一举得男,在老夫人的要求下,他爹抬她当了平妻,执掌后院中馈大权!

但是在夙家满门被屠的时候,她却没有在人群中看到她,想来扳倒夙家她也出了不少力,要不然怎么会没有她?

如果没有金尚煜的步步为营,没有夙家人的里应外合,夙家怎么可能倒台?

这一环扣着一环,还真是紧密啊!

恨在心中肆意的疯长!

等房间再无他人之后,夙靖宇抬手撩起了床帘,看着恨的咬牙切齿的夙芊芊心疼的说道:“这些年苦了你了!”

第3章 狗咬狗一嘴毛

在苏靖宇这边吃了瘪的王晴,刚一出房间脸色就瞬间阴了下来,连带着也对夙芊芊恨之入骨!

见王晴脸色不快,跟在他身边的小丫鬟翠竹低声道:“这会二小姐和四小姐都在老夫人那边请安,不如让她们……”

翠竹后半句话没说出口,但是王晴已经心领神会,忙点头应道:“没错,语嫣可是老夫人心尖尖上的人,要不是那个贱人有一个当大将军的爹,四皇子怎么可能看上她?”

话音未落,王晴已面露喜色,迈着小碎步快步朝着老夫人住的院子走去!

刚一进院子就看到夙语嫣和夙雪儿陪在老太太跟前说着奉承话,心头不由的一喜,快步走了进去,朝着老太太福了福身子请安后坐到了一旁幽幽的说道。

“芊芊算是入了四皇子的眼了,过不了两年,我们见着她都要行礼了!”

“不就是仗着自己有点姿色又是嫡女的身份才攀上四皇子的!”想起如神邸一样存在的四皇子,夙雪儿心里妒忌的要死,愤愤的说道。

明知道这事情和夙芊芊没什么关系,但王晴却顺着她的意思说道:“谁说不是呢?”

“如果夙芊芊毁容了,四皇子还会看上她吗?”夙语嫣幽幽的说道。

一直都关注着两人的王晴见夙雪儿脸色明显一变,接口道:“是啊,如果夙芊芊毁容了,那四皇子自然不会要她!”

夙雪儿心头一喜,看着身边的王语嫣问道:“二姐,王姨娘说的是真的吗?”

夙语嫣浅浅一笑点头应道:“那是肯定的,就算四皇子不得势但总归是个皇子,怎么可能娶一个丑八怪当王妃?”

要不是夙芊芊突然回京,遇到了四皇子,这四皇子妃的位置最终是谁的还不一定呢!

坐在首位迟迟没有开口的老夫人白了一眼两人呵斥道:“你们两个未出阁的姑娘在这里瞎说什么?”

见两人面露不快,老夫人朝着两人吩咐道:“去把你们二叔叫来,顺道看看夙芊芊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原本心里还有些不快的夙语嫣听老夫人这么一说顿时了然,忙不迭的应道:“孙女这就去把二叔找来!”

夙靖宇即便再怎么不愿意离开,还是在夙语嫣和夙雪儿的催促中不得不出门去见一见老夫人!

见夙靖宇离开,夙雪儿一个箭步上前拉开床帘,她一直都知道夙芊芊很美,但是没想到会美成这样,吹弹可破的皮肤,精致的五官,不施粉黛都让人黯然失色,想来之前传言太子看上了她也不是空穴来风!

见夙雪儿呆呆的站在床边,夙语嫣眉头微皱,上前一步,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夙芊芊,即便是这样静静的躺着也让人别不开眼!

这让夙语嫣怎能不恨,无论容貌家世,夙芊芊都狠狠的压了她们一头,明明她才是夙家的嫡长女,可所有人眼里只有她夙芊芊一人,只要有她在,谁还会注意到她?

夙雪儿拧着手中的帕子咬牙低咒道:“怎么就遇到四皇子呢?死在回京的路上该有多好?”

夙语嫣冷哼一声,低低的附和道:“是啊,怎么就没死?不过脸要是毁了的话,也就不会有人看中她了……”

夙语嫣的话就像导火索一样让夙雪儿整个人陷入疯狂状态,心里除了要毁掉夙芊芊还是毁掉夙芊芊!

毁掉了夙芊芊她就能成为四皇子妃了,夙语嫣早就许给了尚书大人的嫡子了,只不过没下聘而已,四皇子想要借力只能娶她了,即便因为庶女的关系只能当侧妃也是不错的!

看着夙雪儿眼中的疯狂,夙语嫣嘴角微扬起,区区一个庶女也敢跟她争?就算四皇子看不上夙芊芊了,也轮不到她,她夙语嫣才是夙家的嫡长女,即便他父亲有心让她嫁给尚书大人的嫡子,只要没下聘,就不作数!

不过有这样一个白痴被自己当枪使,何乐不为?

“四妹妹,你之前不是说看上我这个步摇了吗?现在我就送给你!”夙语嫣说着将自己头上的簪子拿了下来递给了夙雪儿!

夙雪儿瞬间会意在接簪子的时候故意脚下一滑,朝着夙芊芊扑了过去!

眼看着簪子就要划破夙芊芊的脸,一旁的夙语嫣兴奋的差点尖叫出声。

可不知怎么的,夙雪儿整个人好像失控了一样,朝着身后的夙语嫣扑了下去,簪子也如期划破了她的脸!

“啊……”

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在门外候着的丫鬟忙推门冲了进来!

“小姐……”

“小姐,你怎么了?”

当几人看清楚现场的状况后,吓的脸都白了,呆立在当场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原本亲密无间的二小姐和四小姐此刻正扭打成一团,也不知道受了多重的伤,总之两个人的脸上都是血,触目惊心!

“我的脸,我的脸……”

丫鬟们被这声音惊的瞬间回过神来,忙上前将两人拉开,这才发现夙雪儿手上还握着沾满血的步摇!

这下傻子都能看出来伤害夙语嫣的人就是夙雪儿了!

“四小姐,你疯了吗?”夙语嫣的丫鬟气呼呼的看着夙雪儿质问道。

“不,不是的,不是我……”被所有人盯着的夙雪儿百口莫辩,她明明是要毁掉夙芊芊的,怎么就伤了夙语嫣了呢?

“夙雪儿……”

夙语嫣怒目圆睁,死死的盯着夙雪儿,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被摆了一道!

对于狗咬狗的两人,夙芊芊心中一阵舒爽,虽然刚才她没来得及出手,但是这局面却是她想要的!

只不过到底是谁暗中扭转了乾坤,她就不得而知!不过看样子对方是站在她这边的,那暂时就无需担心了!

那个暗中出手相助的人到底是谁?夙芊芊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好端端的怎么变成这样了?”老夫人中气十足的质问声让整个屋子的人顿时安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

“芊芊,芊芊没事吧!”紧随而来的夙靖宇一个箭步冲到了床前,见她并未有任何不妥,整个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对着一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丫鬟摆手道:“都退下吧!杵在这里干什么?”

丫鬟们看了一眼老夫人见她没有吭声,便识趣的退了出去!

见人都走开了,夙靖宇对着满脸怒色的老夫人劝解道:“语嫣和雪儿都受了伤,先医治吧,有什么事情回头再说!”

原本默许了两人毁掉夙芊芊的老夫人听夙靖宇这么一说,只能悻悻的点头应道:“现在也只能这样了,你们两个还不快点回去让大夫医治,要是留疤的话后悔都来不及!”

从头到尾,老夫人看都没看躺在床上的夙芊芊,就好像她根本就不存在一样,这让站在一旁的夙靖宇很是不快!

虽然他一直都知道她娘不怎么喜欢他,甚至将三弟的死也算在了他的头上,不管他怎么解释都没有用,可没想到当着他的面,她都能这么冷落夙芊芊,可想而知他不在家的时候,她的日子过的有多难!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的女儿指望别人去疼爱,肯定是指望不了的,既然这样,那他就留下来替她好好清理一下这个龌龊的夙家!

“芊芊,爹回来了,没有人可以欺负你,哪怕是老夫人也不行!”

第4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夙靖宇的话让夙芊芊心头一暖,有家人的护着的感觉真的是太好了!不过此生就换她来守护他们吧!

那些人欠她的,她会一一讨要回来,绝对不会便宜他们的!

前世她对这个祖母是有很深的感情,对她说的话也是深信不疑,明明不喜欢夙语嫣还是将她接入宫中,原本就没奢望过她帮衬,只想着互不干涉就行了,谁知她却和汪莲月联手对付她!

刚才老夫人进门,关心的只有夙语嫣和夙雪儿,压根就没看过躺在床上的她一眼,她才意识到上前世是多么的无知和可笑!

难怪前世金尚煜会这么有恃无恐的想要让她一尸两命,原来是有人造就默许了这一切!

前世她真的是瞎了眼了,没发现身边有这么多算计她的牛鬼蛇神!

想到这夙芊芊深吸口气张开眼,看着夙靖宇道:“我这院里的丫鬟也该换一换了!”

“嗯,一会我就吩咐你大哥二哥帮你好好物色几个,今天就把这事情给解决了!”

夙靖宇的话音刚落,夙云飞和夙云鹏一脸焦急的跑了进来,担心不已的看着夙芊芊问道:“芊芊,你没事吧!”

“我没事,他们两个狗咬狗而已!”想要毁了她,没那么容易,刚才就算没有人出手,她也一定不会让苏雪儿得逞的!

“你没事就好!”夙云飞看着夙芊芊连连点头,想起刚才听到的消息一阵后怕,之前因为没去接她发生了遇到劫匪坠马的事情,现在要是再出事的话,他们有什么脸去见母亲?

看着最亲的三人活生生的站在他的面前,夙芊芊心里说不出的感慨,重新见到他们的感觉真的太好了!

相对于这边的父女同心,跟着老夫人回到了院内的夙语嫣和夙雪儿就没这么舒心了,送走府医后,老夫人一掌拍在了桌子上,扫了一眼屋内的丫鬟婆子,厉声道:“今天发生在嫡小姐院内的事情谁要是泄露出去半个字,就休怪我镇国将军府容不下人!”

一屋子的丫鬟婆子面对老夫人的呵斥,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心里都很清楚,一旦这事情传出去不光会让将军府颜面扫地,更会让二小姐和四小姐嫁不出去!

谁敢娶一个泼妇,就算有镇国将军府这块金子招牌,只怕也是没有用的!

“都听到了没?”老夫人猛的提高了嗓门,吓掉了一屋子的丫鬟婆子的半条命!

“是,老夫人!”

丫鬟婆子低着头齐声应道,他们哪里敢说半个不字,这深宅内院,死几个丫鬟婆子,比踩死几只蚂蚁都寻常!

想要活命就必须闭紧自己的嘴,乖乖的夹着尾巴做人!

“都下去吧!”随着老夫人身边的老嬷嬷一声令下,一屋子的丫鬟婆子该干嘛干嘛去了!

警告了丫鬟婆子后,老夫人愤愤的白了两人一眼不满道:“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我还能指望你们做什么?”

她刚才都已经和王晴谈妥了,一旦夙芊芊出事,立马就让夙语嫣和夙雪儿顶上,他们两个倒好,自己打起来了!

原本在夙芊芊的院子打起来,就算和夙芊芊没有关系,她也能借此敲打敲打她,可偏偏当时夙芊芊是昏迷状态,根本就不能怪她!

现在要罚的话也是能罚自己的宝贝孙女,她还真有些不舍得,可不罚夙靖宇要是较真起来,还真没办法交代。

想了好一会老夫人幽幽的叹了口气,朝着两人摆手道:“没有我的命令不许离开自己的院子!”

夙语嫣和夙雪儿不敢反驳,只能应下,垂头丧气的离开了院子!

看着两人有些落寞的背影,老夫人深深的叹了口气,对着身边的老嬷嬷道:“不知道他这次回来多久,总之这段时间低调一点,不要露出马脚来!至于四皇子那边,让他找机会将这事情说出去,到时候就算夙靖宇不愿意也不得不将夙芊芊嫁给他,只要他登上帝位,语嫣就能母仪天下了!”

“嗯,现在就等着四皇子将消息散出去了!”老嬷嬷应了一声,满心期待的说道。

正当两人憧憬着夙语嫣成为皇后的时候,只见夙芊芊院中的老嬷嬷匆匆跑了进来,一脸慌张的看着两人道:“老夫人救我,我都这把年纪了,要是把我发卖了,岂不是要了我的老命?”

闻言,老夫人的眉头越皱越紧,脸色也跟着难堪起来,朝着老嬷嬷摆了摆手道:“走,一起去看看!”

闻言,老嬷嬷面露喜色,有些心虚的跟在老夫人的身后,不一会功夫一行三人就来到了夙芊芊住的院子!

刚一进院子,就听到夙靖宇对着牙婆子道:“替我把这些人全都发卖了,明天早上送一些新人过来!”

“是,老爷!”牙婆子一边说一边朝着夙靖宇福了福身子。

见自己安插在夙芊芊院中的丫鬟婆子就这么被发卖了,老夫人眼前一黑差点昏死过去,还来不及开口询问就听到夙靖宇对着夙芊芊说道。

“芊芊,今天时间有些晚了,明天我把其他人也召集一下,你看哪些人不顺眼就直接发卖了!”

“靖宇,那些丫鬟婆子就算做错了什么也该给他们一次机会,就这么发卖了多伤人心?”老夫人满脸责备的看着苏靖宇,话里话外都在责备他!

“越是府中的老嬷嬷老管家,就越该知道这将军府姓什么?连芊芊都伺候不好,留着他们有什么用?不过您老放心,你身边的人儿子是不会动的,至于其他的您就不用管了!芊芊也不小了也该学着掌家了!”

原本就很不满的老夫人听夙靖宇这么一说,两眼一翻直接昏死过去!

见状,夙芊芊满意的朝着跟在老夫人身后的老嬷嬷点了点头,主动上前道:“还杵在这干什么?还不赶紧去找府医来给老夫人看看!”

刚一进屋,老夫人身边的老嬷嬷扑通一下跪在了夙靖宇和夙芊芊的面前,哀求道:“老爷,小姐,老夫人的身体最近不怎么好,掌家的事情不如等老夫人身体好了再说吧!”

面对老嬷嬷的哀求,夙靖宇沉默了好一会道:“既然母亲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那等母亲醒来就将将军府的库房钥匙,账本什么的都拿出来吧!以后什么都不用操心,好好养着就行了!”

第5章 一物降一物

夙靖宇说着又上前一步,稍稍打量了一下就知道她是装的,幽幽的叹了口气后,转身离开了房间,心里对夙芊芊的话更深信不疑了!

只是他并没有揭穿,装作什么都没看出来的样子,对着还跪在地上的嬷嬷吩咐道:“好好照顾老夫人,要是醒了派人来通知我!”

“是,老爷!”嬷嬷应了一声,整个人明显松了一口气,主动将夙靖宇送到了院门外,确定他走远后,这才匆匆转身回屋!

还未走到门口,老夫人气呼呼的声音从屋内传了出来!

“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重,还妄想要掌家?”

“老夫人别气了,气坏了身子就不值得了,反正之前老奴也说了,等您醒了才给,您不醒,她还能强要去不成?”

老嬷嬷的话让老夫人的脸色稍稍好了一些,点头附和道:“嗯,我倒要看看谁熬的过谁?”

老夫人的话音还未落下,便又吩咐道:“让院子里的人都仔细了点,谁要是说错话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是!”嬷嬷应了一声,想了想问道,这事情要不要知会大爷一下,到时候也好让他配合一下!”

“嗯,顺道去看看语嫣和雪儿,不要舍不得花钱,请最好的大夫,一定要痊愈,要不然这么多年的心血就白费了!”

见老夫人脸色不是很好,嬷嬷再次开口安抚道:“我会和大爷说的,眼下还是先解决了夙芊芊掌家的事情比较重要!”

嬷嬷不提夙芊芊还好,这一提起,老夫人猛的一拍桌子厉声道:“一个毛都没长齐的丫头片子也想要和我斗?”

嬷嬷还想要说些什么,可看到老夫人气不打一处来,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转身出了门去办她刚才交代的事情了!

老嬷嬷前脚刚出门,后脚去追查夙芊芊遇到劫匪事情的夙云飞和夙云鹏就回来了,不过两人的脸色都不好!

虽然心中早就有了准备,可亲眼看到这些证据的时候,夙靖宇的脸色阴沉的可怕,右手不由自主的握成了拳,重重的砸在了桌子上!

“砰……”桌上的杯子被震的掉在了地上,碎了一地!

“爹,没必要为了这么一点小事生气,气坏了身子就划不来了!”夙芊芊说着主动拉起了夙靖宇的手!

“爹,都是我们错,就算皇上亲临,我们也应该先去接妹妹才对!”夙云飞和夙云鹏现在还有些后怕,好在他们阻拦的快,要是真传出什么流言蜚语的话,那芊芊的名声就全都毁掉了!

“竟然敢设计我的女儿,胆子也未免太大了一点!”一想到四皇子金尚煜,夙靖宇就一肚子的火,可一时半会也想不到什么好的办法,只能独自生闷气!

“爹,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拿回中馈大权,要不然早晚有一天这个将军府会变成夙庆的!”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她看到的那一幕,这一世她一定要让他血债血偿!

“说的也是,你打算怎么办?”刚才还气呼呼的夙靖宇转头看着夙芊芊的时候脸上已经挂上了宠溺的笑容!

这让站在一旁的夙云飞和夙云鹏两人,暗暗为自己抱不平,不过转念一想,夙芊芊是他们的亲妹妹也就释然了!

“有一种婚礼叫冲喜,要是半个月还不醒的话,就让夙雪儿替她冲喜好了!”想要装就装呗,反正她有的是时间!

“嗯,那就先等着吧!”夙靖宇点了点头,撇了一眼站在一旁的两人吩咐道:“继续盯着金尚煜,我不想听到任何不利于芊芊的传言!”

看着夙靖宇护短的样子,夙芊芊心里五味杂成,上一世她真的是脑子坏掉了,为了金尚煜这么一个渣男,逼的他们四处奔走,为他出谋划策,甚至是扫清障碍,可最终等来的不是夙家的加官进爵,而是满门被屠的悲惨下场!

时间过的很快,匆匆半月就这么过去了,这半个月中夙芊芊除了给自己调理身体外,还将府中的丫鬟小厮全都训练了一番!

此时的镇国将军府除了老夫人院中的人没有变动之外,整个将军府的下人都已经以她马首是瞻了!

这让躺在床上装病的老夫人差点就真的气出病来了,不过为了中馈大权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这口气还没缓过来的时候,一个更让她接受不了的消息传入了她的耳中,夙靖宇竟然主动提出要用让夙雪儿成亲给她冲喜,这岂不是要了她的老命,虽然夙雪儿是庶女,但日后也是要进宫的人,怎么可以因为这么一点小事随便许配给别人?

“你去查查这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夙靖宇怎么敢这么做?想要给我冲喜的话也应该是让夙芊芊嫁人才对!”

“是,我这就去查一查!”

嬷嬷的话音还未落下,夙雪儿的父亲夙庆就阴沉着脸快步走了进来,见老夫人坐在床边,便气呼呼的告状道:“娘,您不知道二弟今天在殿上有多风光,就连皇上都夸奖他是个有孝心的儿子!”

说道这夙庆的声音又冷了几分道:“他真要孝顺的话,就让芊芊出嫁好了,打我雪儿的注意算是哪门子的孝心?”

闻言,老夫人深吸口气不快道:“还真是小瞧了他了!他把雪儿许配给谁了?”

“他的一个副将,早几年伤了腿了,眼睛也瞎了一个,虽说比我还要打上几岁,更可恶的不是续弦,是纳妾!”

“这怎么行,之前都和四皇子说好了,一旦他登基的话雪儿也要跟着进宫当贵妃帮衬语嫣的!”

不等夙庆开口,老夫人看了一眼嬷嬷,很是不甘的吩咐道:“去把库房钥匙,账本,地契都拿来吧!”

“娘,您这是……”

“中馈大权交出去了之后,还能收回来,雪儿要是嫁给那种人的话,这辈子都没有出头的机会了!”

听老夫人这么一说,夙庆点了点头,无奈的应道:“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夙庆的话音刚落,嬷嬷就带着丫鬟拿着账本和钥匙回来了,见状,老夫人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道:“去芊芊的院子做个交接吧!”

第6章 气死人不偿命

见老夫人起身朝着门口走去,夙庆深吸口气,快步走到了前面,直接拦住了他的去路,眼中闪过一抹冰冷道:“雪儿是个庶女,用她来换将军府的中馈大权,其实也挺划算的,虽说交出去之后也能拿回来,但要是被她败光了的话,那这些年我们的辛苦就白费了!”

夙庆的话让老夫人明显一愣,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狠狠的跺了跺脚,白了他一眼道:“这是一个父亲说出来的话吗?你庶女是不少,但是有哪一个能和雪儿比,她从小就养在我身边,我花了多少心血难道你不清楚吗?”

老夫人怒火中烧的样子让夙庆到了嘴边的话也全都咽了回去,只能悻悻的点头道:“一切听娘的就是了!”

“就算我答应了,到时候你怎么和四皇子交代,你该不会真以为他是个落魄的皇子吧!”

想起四皇子那阴狠的性子,老夫人的后背也是一阵发凉,好在他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要真是对手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

老夫人的话让夙庆的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不敢再有半句的怨言,连连点头道:“是,是!”

见夙庆打消了放弃夙雪儿的念头,老夫人满意的点了点头,带着嬷嬷出了门,亲自朝着夙芊芊的院子走去!

这段路不长,但是老夫人走的是一肚子的火,出了院子只有就再没看到一个眼熟的丫鬟和小厮了!

见老夫人脸色不是很好,忙开口安抚道:“二爷早晚要回边关去的,到时候我们再把腹中的丫鬟婆子全都换了就行了,夙芊芊不过是个丫头片子,不足为惧!”

“是啊,要是没有夙靖宇,她夙芊芊算个什么东西,四皇子看上他还是因为夙靖宇手上的那点兵权?”

“话是没错,这都过去半个月了,四皇子怎么还一点动静都没有,难道说被夙靖宇察觉到了?”

提起四皇子,老夫人的眉头不有的皱了起来,按着之前的计划,别说是半个月了,不消三天他们之间的事情就能传的人尽皆知!

可眼下都已经过了半个月了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这也太反常了一点!

“四皇子前些天发生了意外,所以这事情就耽搁下来了,要不然夙靖宇才没时间打雪儿的主意!”

说的好听是为了老夫人冲喜,可谁不知道是故意针对他给他难堪罢了!早晚有一天这比账他会要回来的!

“我知道了,一会你见到你二弟不要瞎说,看我眼色行事!”

即将踏进院子的时候,老夫人有些不放心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夙庆嘱咐道!

“嗯!”夙庆应了一声的同时脸色也跟着变的委屈起来,所谓做戏做全套,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从他们一行人走到院门口的时候,在偏厅悠闲的吃着点心夙芊芊和夙靖宇就知道了,两人相视一笑,起身朝着正厅走了过去!

两人刚走到正厅的时候,老夫人一行人也从门外走了进来,虽然脸色不至于太难看,但是也不是很好!

不过夙芊芊对这并不在意,对她来说,只要将将那些库房的要是和账本全都拿回来就足够了!

没有了钱,金尚煜是绝对不会给他们好脸色看的,到时候他们就骑虎难下了!

“芊芊,既然老夫人把钥匙和账本都送过来了,你就跟着师傅去核对账本和库房里的一些财务吧!”

老夫人还来不及开口说些什么,几个丫鬟在夙芊芊的示意下直接将账本和钥匙全都拿了过去。

眼睁睁的看着夙芊芊拿着存放地契的锦盒从她的眼前离开,老夫人的心在滴血,恨不得上前一把抢过来。

见夙芊芊带着丫鬟走远,夙靖宇这才走到一旁坐下,撇了一眼站在老夫人身后的夙庆道:“既然母亲醒了,那雪儿也就不用嫁给我副将做妾了!”

夙靖宇漫不经心的样子,彻底惹恼了老夫人,沉着脸看着他怒斥道:“雪儿是你的侄女,你竟然把他嫁给你那个残废的副将?你存的什么心?”

“我还能存什么心,我是担心母亲才让雪儿冲喜,再说了雪儿不过是个庶女,庶女给人当妾是很正常的!”

闻言,夙庆阴阴的说道:“雪儿是庶女没错,但是终究是我的女儿,二弟要冲喜也该让芊芊去冲喜才对!”

“大哥,你是在说笑吗?冲喜有拿嫡女去冲的吗?你们一家现在吃穿全都是靠我,要不是我的副将残废了,你以为能答应娶雪儿?”

夙靖宇本不是一个会损人的人,但是这半个月一直和夙芊芊在一起,也就近墨者黑,说话也跟着犀利起来,反正已经打算撕破脸皮了,也没必要给他们好脸色看了!

原本就一肚子的委屈的夙庆此刻被气的话都说出来了,想要反驳,想要硬气的分家,却什么都做不到!

不管他愿不愿意承认,那些人能高看他一眼全都是因为夙靖宇,一旦离开将军府,他就什么都不是了!

看着宝贝儿子被气的话都说不出来,老夫人忍不住护短起来:“你怎么能用这种口气和你大哥说话,大家都是一家人,说这话你不觉得违心吗?况且你大哥也没说错,你怎么能做雪儿的主?”

“老夫人,您该不会忘记,我请您来府中是享福的,不是让你掌家的,往后你不用掌家了,就多去大哥那边走动走动吧!既然我没资格做主,那大哥你就搬回去住吧!反正你郊外的田庄一直都雇人打理着,不去直接就能住了!”

见两人脸色阴沉的可怕,但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夙靖宇嘴角微扬再次说道:“田庄的空气比这好多了,你回去的时候带老夫人一起,她刚醒,需要好好调理一下!”

“你这是要赶我走?”老夫人气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盯着夙靖宇冷声问道。

“我也是为了娘的身体着想,再说了,之前您可是早早的说了以后让大哥给你养老的,你所有的东西也全都要留给他,既然这样跟着他回田庄有什么问题?”

第7章 茶楼糗事

闻言,不等老夫人开口,夙庆就忙上前,扑通一下直接跪在了她的面前,苦苦哀求道:“二弟,是大哥错了,你当我什么都没说过,你是这个家的当家人,别说是做雪儿的主了,就算是做语嫣的主也没什么问题!娘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都是一家人,别计较了!”

见夙庆顿时怂了,老夫人气的直跺脚,二话不说转身离开,见状,夙庆匆匆跟了上去!

见两人离开,夙靖宇自嘲的笑了笑,正准备去找夙芊芊,没想到宫里来人了,让他立即入宫一趟。

夙擎宇刚走一会,夙芊芊就带着丫鬟回来了,得知夙靖宇入宫了,匆匆进屋换了一身男装从后门溜了出去!

虽然进不了宫,但是也可以去茶楼这种地方探探消息,看看到底是不是金尚煜从中捣鬼,毕竟这段时间也就这么一个最糟心的事情!

一身男装的夙芊芊活脱脱就一个翩翩佳公子,即便只是坐在靠窗的角落中,也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哐当!”有人竟然看的痴了,连手中的茶杯掉落都不自知!

不过也正因为这哐当声,茶楼内又热闹了起来,三五成群的坐在一起讨论着,当然绝大部分的人还是在讨论夙芊芊!

虽说京城的治安还算不错,但是刁蛮的大小姐还是有几个的,要是一不小心被其中之一看到,那还真就……

见茶楼重新恢复嘈杂,店小二这才定了定神,笑眯眯的上前道:“公子,我们这茶水甘甜,点心的味道也不错,要不给您都上一点?”

“嗯!”夙芊芊没有含糊点头应道,目光却依旧停留在窗外,不过耳朵却将茶楼内其他人的谈论全都听了进去!

“四皇子被人打伤了,现在还没找到人……”

“这件事我也听说了,不过在之前听说他救了将军府的大小姐……”

“我也听说了,但是不知道真假,毕竟之后也没传出什么,而且他也没有去将军府……”

“……”

听的差不多了,夙芊芊抬眸粗粗的扫了一眼二楼内的这些人,没想到却对上了一抹玩味的目光。

看清男子面貌后,夙芊芊眼中闪过一丝好奇,不过她没有深究,起身准备唤小二来结账,可是摸索半天,发现大事不好。

刚才出门太着急了,忘记带钱了。

夙芊芊盯着手上的玉扇看了半天,终于有了决定!

“这个给你,回头我找人来赎!”

店小二楞了一下,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大声道:“不行,不行,本店概不赊帐,公子您没给钱不能走!”

店小二这一嗓子,整个茶馆的人都知道,这个看起来风度翩翩的公子是一个混吃混喝的骗子!

美好的想法幻灭,众人的心思也跟着活络起来,甚至有几个心存歹念的人已经蠢蠢欲动起来!

夙芊芊正琢磨着用什么理由说服他去找夙云飞要钱,其中一人已经蹭的站了起来快步走到了他跟前!

自以为帅气的撩了撩头发,笑着露出满口的黄牙,看似好心的说道:“公子不必担心,正所谓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这点小钱,哥哥我替你付了,一会哥哥再带你去吃顿好的!”

哥哥?夙芊芊恶心的都要吐了,真以为她瞎,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

“吃饭就算了吧!我看公子必然还有急事,不如我替公子结账后顺便送公子一程?至于这折扇你也可以自己留着!”

这人说的冠冕堂皇,但是眼中的贪婪和垂涎傻子都能看出来!

这两人在这茶楼中穿的也算是人模狗样,显然有些家底,这会同时看上了夙芊芊,自然那谁都不肯退让!

见两人恨不得打起来,夙芊芊眉头紧蹙,转头在人群中寻找刚才那个人,好在他还没走,目光相对,夙芊芊当即抬脚,快速朝着男子坐的方向走了过去!

小二见状,快步跟了上去,他要是让他逃了,那他也别想活了,掌柜的必然生吞活剥了他!

在小二即将追上她的时候,夙芊芊已经到了刚才和她对视的那个男子的身边,右手旋即打在了他左手的手腕上,可还未来的及开口忽悠,男子率先开口道:“她的帐,算在我的头上便是!”

闻言,不光小二楞住了,整个二楼都安静了下来,直到男子牵着她的手朝着楼下走去,整个二楼还处在安静之中!

夙芊芊虽然心中不解,但是能顺利离开也就不计较了,所以刚一出茶楼就朝着男子拱手道谢:“刚才多谢您了,还请您稍等,我这就回去取钱还您!”

话音未落,男子却笑着摆手道:“不过是一点小钱,不用还了,下次出门记得带钱就是了!”

不等夙芊芊开口,人已经走远,只留下夙芊芊一脸茫然的站在街上!

不过也只是片刻的迟疑,她便快步朝着将军府后门走去!虽说这一趟出门不算顺利甚至可以说是出糗了,好歹还是有点收获,起码可以肯定她爹入宫时因为金尚煜!

前世经过舆论的发酵后他才进宫求皇上指婚,现在什么风声都没有,估计是想私下和他父亲沟通了!

只是这辈子他是不可能如愿了,她不但会嫁给他,而且还会联手他的敌人一起对付他,让他要多惨有多惨!

夙芊芊刚一回屋,就听到院外传来一阵喧嚣,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正准备开门出去,门被推开了,夙雪儿气呼呼的冲了进来!

“我以后是要入宫的,你爹怎么可以将我指给别人?就算要冲喜也该是你,他有什么资格做我的主?就算我爹也没有资格,我可是在老夫人身边长大的!”

原本还有些纳闷的夙芊芊听她这么一说瞬间就笑了出来,庶女就是庶女,说话都不过脑子!

入宫?这种性子真要入宫的话,怎么死都不知道!

“夙雪儿,要是没有将军府,别人会高看你一眼?别拿老夫人压我,没用的,现在将军府掌家的是我,不是她!识趣的话就乖乖的夹着尾巴做人,惹恼了我随时让你滚出将军府!”

见夙雪儿脸色惨白,夙芊芊对着低着头站在门口的两个丫鬟呵斥道:“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以后没有我的允许让人闯入我的房间,你们也没必要活着了!”

第8章 真的有这么好?

夙芊芊呵斥的是门口站着的丫鬟,但是站在屋内的夙雪儿后背一阵发凉,她猜到夙芊芊会变的强硬,毕竟她爹现在给他撑腰,但是没想到她变得这么强势,仿佛只要她再说错一句话,她直接会毫不留情的将她扫地出门!

夙雪儿心中百转千回的时候,站在门口的两个人精一样的丫鬟扑通一下跪在了夙芊芊的面前再三保证道:“奴婢知道错了,绝对不会有下次了!请大小姐饶了我们这一次吧!”

“起了吧,下不为例!”夙芊芊看了不看跪在地上的两人,淡淡的摆手道。

见夙芊芊转身,站在一旁的夙雪儿忙开口道:“芊芊,我刚想起来,我那边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一下,先走了!”

看着夙雪儿头也不回的快步朝着院外走去,夙芊芊对着她的背影幽幽的说道:“以前看你挺聪明的,怎么现在接二连三被人当枪使?”

正快步朝着院外走去的夙雪儿脚步明显一顿!

见状,夙芊芊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转身朝着屋内走去,经过两个丫鬟身边的时候再次叮嘱道:“除了我爹和我两个哥哥外,其他人都给我拦上一拦,哪怕是老夫人!”

“是!”两个丫鬟异口同声道。

虽然跟着夙芊芊的时间不长,但是能被她选中的人又怎么会是蠢货?两人心里门清,这是要让老夫人认清在将军府的地位!

丫鬟的话音刚落下,夙云飞和夙云鹏耷拉着脸从门外走了进来,见状,两个丫鬟麻溜的上好了点心和茶水之后乖乖的退了出去!

“什么事情让你们两个同时不高兴了?”夙芊芊拿起手边的茶杯抿了一口后,有些好奇的看着两人问道。

“三皇子去茶楼了,听说还替一个小白脸付账了!”

“八成是那小白脸知道三皇子的身份才会故意这么做的!”

“我看也是,要是我们早点下学就可以见到三皇子了,错过了这次机会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

看着两人推崇备至的样子,夙芊芊更好奇了,忍不住开口问道:“三皇子金俊权?他不是嚣张跋扈,肆意妄为的纨绔吗?”

“什么纨绔,人家这叫有实力,再说了,真要是纨绔,能建立摘星阁?这可是大金最大的情报机构了,之前金尚煜的消息也是从他那边买的!”

“摘星阁?”夙芊芊楞了一下,前世她对这个摘星阁并未有太多的关注,但是也知道是个厉害角色,只是没想到掌权人竟然是三皇子!

回来的时候她正琢磨着怎么去查那个人的身份,没想到还没查就知道了,能建立摘星阁这种情报机构的人必然不是泛泛之辈,看看必须早早的还了人情,保持界限才行,不然早晚会被坑了的!

重生后她已经找好了同盟,那就是前世因为夙家缘故最终落败的太子金尚谦,不管是补偿也好,其他也罢,总是这一世太子金尚谦会是她合作的第一人选!

“我还真有些羡慕那个小白脸,能让三皇子替他付账!”夙云鹏说着砸吧了一下嘴,对着身边的大哥夙云飞又道:“六皇子今天也找你了吧!”

“嗯,询问了一些关于芊芊的事情!”提起六皇子,金尚珺,夙云飞心里就一肚子的火气,脸色也跟着阴沉下来了!

“也问我了,要不是看在他还有那么一点利用价值的份上,我肯定和他撕破脸了!”对于金尚钧,夙云鹏也没啥好脸色!

见两人气呼呼的样子,夙芊芊心里暖暖的,转移话题道:“三皇子住哪里你们知道吗?”

原本还气呼呼的两人被夙芊芊这么一问,不约而同的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看着她好一会才道:“我们要是知道还会这么不甘吗?俗话说狡兔三窟,他在帝都的住处可不止三处,他住在哪里完全是看心情的,说来我们边上这栋四合院就是他的,可这么多年从未见他出现过!”

夙云鹏无心的一句话让夙芊芊心头猛的一惊,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天出手相助的那个人会不会是他?若不是他?那他今天出手相助的原因又是什么?

夙云鹏并未注意到夙芊芊走神,自顾自的继续说道:“要是三皇子想要皇位的话也就没有其他皇子什么事情了!”

“这些话家里说说算了,要真是传出去,可没你好果子吃!”虽然这是事实,但是有些话,有些事,心里知道就好了!

两兄弟随意的聊了会,迟迟不见夙芊芊开口,有些纳闷,刚想开口喊她,夙靖宇气呼呼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区区一个不受宠的四皇子也敢开口求娶芊芊?”

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是夙靖宇的话还是让苏云飞和夙云鹏气不打一出来,怎么会有这么厚颜无耻的人,明明是他设的圈套,竟然还敢去皇上那边求亲?

夙靖宇的声音让夙芊芊回过神来,见三人气呼呼的样子,不由的哑然失笑,她都提前那么多时间告知了他们金尚煜的打算,竟然还能气成这样!

夙芊芊看了一眼三人微微一笑道:“爹是不可能答应的,早就知道他是个人渣了不是吗?”

“我没等他说完就当着皇上的面拒绝了!皇上不但没生气还想让我把你嫁给太子,我没答应!如果是三皇子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太子和四皇子看似差距很大,其实在皇上心中的位置是差不多的,眼下三皇子对皇位没有兴趣,一旦有兴趣了废太子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与其过的提心吊胆,不如早早的拒绝!

原本还想奉承夙靖宇几句的夙芊芊听他这么一说,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对于三皇子金俊权也越发的好奇起来!

“爹,三皇子真的有这么好吗?”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反正放眼大金,在这帝都我能看的上眼的也就三皇子了,可惜你两个哥哥太笨了,入不了他的眼……”

说道这夙靖宇白了一眼坐在一旁的两兄弟,无比惋惜道:“你们要是能和三皇子交好的话,芊芊就有机会嫁给他了……

未央芊妃传:本王还没王妃你以身相许吧!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57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