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走的心何时还:这个男人居然全国通缉她。

偷走的心何时还:这个男人居然全国通缉她。

第1章 老公

北京时间12点45分,苏柏颜穿着性感的红色露背超短裙坐在吧台前一人独醉。

这个酒吧里有许许多多像她这样的女生,用浓妆艳抹来掩盖自己的那一份心虚。她今天晚上是跟着一群朋友一起来的,可是热闹的舞池下显得她格格不入,苏柏颜自斟自饮,移步到吧台左侧。

苏柏颜用性感撩人的姿势坐在吧台前看着bartender玩弄酒瓶之后端出来的一杯杯五彩斑斓的饮品。

对面的卡座上的一个年近中年的老年人用一种色眯眯的眼神看着她,一双手从背后伸了过来:“小美女,要不要喝杯东西啊?我请,嗯……”

那人语调上扬,端得是恶心无比,苏柏颜皱眉打量了那个一直坐在自己身边的猪头一眼,很是客气礼貌的拒绝掉:“抱歉!我不喜欢和无趣的人一起喝酒。”

苏柏颜指的是那人的品味,显然对方想差了:“那小妹妹你说,怎么有趣我们怎么来,如何?”

说着,对方的手就顺着苏柏颜的手背摸了上去。

恶寒……苏柏颜一把推开那人,手上的酒杯转瞬就浇到了那人头上。趁着对方懵逼的状态,转身朝人群中跑了进去。

“站住,你这个小贱人,看你怎么跑?”对方恼羞成怒,显然不肯轻易放过苏柏颜。

苏柏颜此刻已经醉到迷糊了,看地板都是不平的哪里有什么理智可言。

快到酒店门口的时候苏柏颜忽然拉住了身边经过的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眼见着对方就要追上来了,连忙腻到那个男人的怀中,一股子淡淡的古龙香水气息传来。

苏柏颜深吸了一下空气,连忙摆出暧昧的语气道:“老公你怎么现在才来接我,我都等了你好久了。”

苏柏颜一边说着,一边抽空觎了一眼后面跟上了的猪头。看着猪头错愕的眼神,苏柏颜打心眼里为自己这个英明神武的举动点了个赞。

对方在苏柏颜的示威眼神中,点头哈腰的离去。

苏柏颜有些不解,醉眼惺忪的看了一眼对方离去的身影,总觉得也不至于自己有个老公,就能把对方吓跑吧?

碍于她此刻的酒精挥发,早已忘记了思考的能力。

“你是这里的牛郎吗?咦,没想到这里的公关品味还不错,你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呵呵……”苏柏颜放开拉着的这个男人,丝毫没有感觉到这个男人身上的寒意有多真切。

就在下一瞬间,苏柏颜就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淡淡的古龙香水气息,让她越发的晕迷。

“女人,你可要为了你说过的话负责。”顾辰琛一脸冷漠地看着这个打扮得衣不遮体的女人,出口的话和他的人一样冰冷。

只是此刻的苏柏颜早已顾不得那么多,揉了揉眼睛看清楚这个男人的脸,:“咦?你好像很面熟的样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奥!”苏柏颜不待男人说话,就是一声惊叹:“我记得了,你不就是那谁包·养的那个牛郎吗?”


第2章 你到底想怎么样

顾辰琛脸黑了,看着怀中的女人,他真的想敲开她的脑壳看看,脑回路是怎么长的,他会是牛郎?

苏柏颜说完之后就把手伸进了顾辰琛的衣服里乱摸,这腹肌,怪不得那么多富婆都那么喜欢这家酒吧的牛郎,资质确实是不赖嘛。

“小姐,你再不放开我就报警了。”顾辰琛看着苏柏颜的脸,这个女人那么年轻不像是那种欲求不满的怨妇,大晚上的拉着一个牛郎光明正大地进酒店也是可笑。

“抱紧?我们进房间再抱紧,这里是公众场所。”苏柏颜抱着他不愿意放开,她喜欢这种味道。

“你到底想怎么样?”顾辰琛用力拉着苏柏颜的手,试图让这个陌生女人清醒一点,喝成这样是刚刚掉进酒缸吗?

毕竟他也是一个正常男人,像苏柏颜这样的长相和身材可以和他旗下的女星有的一拼了,光明正大地把手伸进他衣服里面摸来摸去也不怪他有什么反应啊。

苏柏颜的手很不安分地一直想要触摸顾辰琛的重要部位,:“你干嘛那么讨厌我?我长得也不丑啊?是不是你有什么问题?你不喜欢女人?”苏柏颜的手从顾辰琛的腹肌上一直往下滑,直到停留在他的重要部分上轻轻扫过,:“还是你根本就不行?”

这一句话成功挑起了顾辰琛的兴趣,:“我不行?好,那么喜欢我是吗?走啊。”

顾辰琛不管苏柏颜站不稳就直接拉着她进酒店,开了一间单人房之后就直接把苏柏颜拉进电梯里。

苏柏颜因为电梯里面没有人还肆无忌惮地踮脚亲了一下顾辰琛的脸和唇。

顾辰琛看着怀里的这个醉得连爸妈叫什么都不知道的女人,眉眼之间的那一分傲气是没有办法掩盖的,就算打扮得那么妖媚也可以看得出是个有故事的人。既然今晚那么有缘,那我就陪你玩一晚上吧。

进了房间之后苏柏颜很主动地把自己的裙子脱了,然后抱着顾辰琛热吻。顾辰琛最后一丝理智也被少女的热情给压垮,所以反客为主。

两个身体的温度开始不断飙升,顾辰琛已经失去了克制住自己的理智狂暴地在苏柏颜娇嫩的身躯上想要夺取温柔。苏柏颜已经完全沉醉在了顾辰琛的法式湿吻里不能自拔了。

第二天是顾辰琛先起来的,看着床上的人纯真美好的睡颜,莫名其妙地有些开心。之后起床洗漱本来是想着一会儿等床上那个女人醒了之后再和她商量一下昨天晚上的事情应该有一个什么样的后果?如果这个女人想要钱的话顾辰琛当然可以满足他,只不过要是想要他负责就不可能了,因为毕竟不是他主动的。

苏柏颜慢慢睁开眼睛。一秒,两秒,三秒。卧槽!什么情况?自己被这个男人**了?

好像想起来昨天晚上的事情了,昨天晚上她自己在酒吧拉着一个牛郎来酒店了,里面那个男人就是昨天酒吧里面的那个牛郎啊!苏柏颜啊!苏柏颜!

这个时候手机响了,是昨天晚上的那个朋友。

“喂,你个没义气的家伙,你昨天晚上干嘛不拦着我,我现在在酒店你知不知道?”苏柏颜有些后悔为什么昨天晚上要跟她出去。


第3章 自生自灭

“我没义气?我要是没有义气也不会在你找牛郎的时候,还帮你解决后顾之忧了。怎么样?一晚上是不是都过得特别开心?”电话那头也是刚刚睡醒就特意打电话过来给苏柏颜了。

“姑奶奶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啊?我现在一想到我和一个牛郎…….我就恶心。他现在在洗手间洗澡我怎么办?一会儿他出来岂不是尴尬死。”苏柏颜特意压低声音不被里面那个男人听见。

“放心,这种事情我有经验,你就放下一笔钱然后悄悄回家就好了。好了我还困着呢,拜。”电话那头挂断了通话。

苏柏颜深吸一口气,在地上找到了自己的衣服和鞋子,穿好衣服之后拿起包包把一万现金拿出来放在枕头上然后就静悄悄地走了。

顾辰琛在里面已经听到了动静以为苏柏颜已经醒了没有想到她已经走了而且还留下了现金。敢情那个女人真的把他当做昨天在酒吧扶她出来的那个牛郎了。

想起昨天晚上过来的时候用的是她的身份证,现在她的身份证还在自己的西装口袋里面,翻出那个女人的身份证,苏柏颜。

很好,我顾辰琛记住你了。

苏家。

苏柏颜打车回到了苏家大宅,在门口的时候她就先问了保姆继母和妹妹在不在,还好她们两个不在要不然她又要打车出去酒店了。不过如果不是没有衣服的话她也不会回来。

“站住。”苏彦君黑着脸看着苏柏颜。

“干嘛。”苏柏颜一见到苏彦君就秒变冷漠脸,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的。

“你还好意思问我干嘛?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不知道?一个姑娘家家的大晚上打扮成这样回不家。”

“行了,我不回家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苏柏颜冷笑对视父亲的目光。

“你能不能学学你·妹妹,你那么大人了就不能乖一点吗?我让秘书给你买了下个星期去纽约的机票,你过去之后喜欢干嘛就干嘛我管不着你也不想管你。”苏彦君最讨厌这个女儿的倔强和不听话。

“呵呵,也是,我走了之后你们一家三口就可以共享天伦之乐了不是吗?没关系,走就走,反正我也不属于这里。”苏柏颜凄凉一笑回头上二楼房间。

把她丢到国外自生自灭是吗?

和苏彦君吵完架之后的苏柏颜就坐在房间的阳台带着耳机听歌,这首林子祥的《分分钟需要你》是妈妈生前最喜欢给她唱的歌。

妈妈是广东人所以广东话很标准,这首粤语歌也是苏柏颜唱得最标准的一首了。

妈妈去世之后她只要和父亲吵架或者是不开心的时苏柏颜就会躲在角落听这首歌,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觉得自己是不孤单的,仿佛妈妈还在她身边一样温暖。

“你是不是聋了。”苏依依已经敲了将近五分钟的门了,可是就是没有人来开门。

本来刚刚她听说了继父要送这个贱丫头去纽约,她还打算来“祝贺”一番的,现在她还没有见到人就受了气,真是单单“祝贺”她都便宜这个名义上的姐姐了。

苏柏颜有些疑惑和烦躁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苏依依,来势汹汹地样子仿佛是要把她给吞了一样,她又哪里得罪这个白莲花了?


第4章 气急败坏

“我说了多少次让你进门的时候敲门?怎么?你妈没教好你啊?”苏柏颜对这个继母带过来的妹妹从来都没有好语气,不管她之后会不会去找苏彦君告状苏柏颜的态度都不会变。

在苏依依跟着继母莫莉入门的时候她不是没有想过和这个所谓的妹妹和谐相处,苏柏颜虽然是讨厌继母可是这个苏依依是无辜的。

后来苏柏颜才明白了什么叫做有其母必有其女,继母喜欢抢妈妈的东西,而这个苏依依不单单是继承了继母假惺惺的性格,霸道不讲理的个性也一样不少。

“那我也是有妈的人,不像某些人,没有妈现在连爸爸都不想要你了。你还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耀武扬威?”苏依依直接把苏柏颜的而且拿下了然后甩到一边摔地上了。

苏柏颜冷冷地看着耳机的残骸,:“你和你妈一样,都喜欢抢不属于你的东西然后毁了是吗?可是苏依依,你有没有想过,我才是苏彦君的亲生女儿,你妈妈现在虽然和我爸爸是夫妻,可是我才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一个有血缘关系的亲人。难道你真的以为你讨好了他你就真的是姓苏吗?我告诉你,只要有我苏柏颜在这个世界上一天,你在这个家都只是一个客人。”苏柏颜咄咄逼人的样子很恐怖。

苏依依眼眶带泪地像发了疯一样把苏柏颜摆在阳台露台上的花盆砸碎,:“呵呵,那也比你孤家寡人的好,你就是个晦气东西,活该被全世界嫌弃。”

“啪啪。”苏柏颜冷冷地把剩下的两盆花砸碎。她最讨厌别人动她东西,可是今天晚上苏依依一再而三地触碰她的底线。

“怎么?气急败坏啊?想不到外面的人肯定想不到堂堂的苏家大小姐这么多年来在家一直都被当做一个扫把星一样嫌弃吧…….”苏依依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苏柏颜狠狠地刮了一巴掌。

苏柏颜打完了之后手都麻了,:“苏依依,你没有资格站在我的房间里面和我说话,我再说最后一次,你要是再有一次没有经过我的允许进我房间动我的东西的话我会让你明白没有下次到底是什么意思。”

“苏柏颜。”苏彦君刚刚在隔壁的书房就听见了这边有东西摔碎了的声音想过来看看,就刚刚好听到了苏柏颜的那一番话。

震怒之下直接就进了房间看到了苏依依脸上的巴掌印。

“怎么了怎么了?”莫莉已经打扮好了准备出门要去舞会的,听见了苏彦君大喊苏柏颜的名字也跟进来看看,然后看到了苏依依脸上的巴掌印同样是震怒。

“依依,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苏彦君极力忍耐怒气,不想再和苏柏颜吵架。

“我刚刚本来是想进来叫姐姐下去吃饭,可是我敲门姐姐听不见,我自己进来了之后姐姐就生气,我不是故意要和姐姐吵架的,可是姐姐就打了我一巴掌。”苏依依躲在莫莉后面哭哭啼啼的,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苏柏颜看着苏依依的样子都差点相信了她刚刚真的有欺负过她一样。

“莫莉,你明天立刻给苏柏颜安排相亲,我不管你手上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反正你要在最短的时间里面把她嫁出去我年纪大了再留你在家我怕我还活少几年。”苏彦君怒气冲冲地回书房了。

苏依依也跟着苏彦君一起出去,莫莉留下来打量了一下苏柏颜的房间。她对这个苏柏颜一向是很冷漠的,既然苏彦君都已经发声了要她给苏柏颜安排相亲那她就没有理由不去整她了。


第5章 相亲

第二天苏柏颜乖乖起来打扮,特意在莫莉送过来的新衣服里面挑选了她最适合的红色的一条长裙,背后是露背的设计用黑色丝带交叉来增加神秘感。然后把一头长发盘起来,高贵端庄。

她一点儿也不担心她真的会嫁出去,因为莫莉根本不可能真的安排那些一流的角色来给她相亲,到时候苏彦君看不上眼的话也怕丢面子所以根本就不可能可以那么轻易就嫁出去。

到了高级西餐厅之后服务员就一路带着她到了那位所谓的黄先生的卡座。

原来这位所谓的青年才俊黄先生就是一个四十岁的色眯眯的猥琐男人,在她到了这里已经有十五分钟了这个黄先生还是一直色眯眯地盯着苏柏颜露出来的一点点事业线。

虽然苏柏颜在这个圈子里面的名声已经被苏依依和莫莉传得不太好了,可是对于像黄先生这样的四十多岁了还是在企业里面当一个副总而且至今单身的人来说,有苏柏颜这样的条件的女人当老婆的话已经很好了。

“一份烤羊排,蘑菇汤,还有一个龙虾意面。好了谢谢。”苏柏颜虽然浑身不自在可是也强忍着然后点菜。

“不知道苏小姐今年几岁了?”黄先生一直不肯把视线在苏柏颜的脸上移开。

“二十二。”苏柏颜真的不忍心去看着这个黄先生的秃顶,她怕她会吐。

“我现在呢就是在DR娱乐当人力资源部的副总,苏小姐你也看到了,我现在也算是事业有成了。可是呢,我年纪也不小了,我真的是希望我们两个结婚之后苏小姐你可以尽快给我生一个孩子,然后苏小姐你就在家里面相夫教子。那些什么酒吧乱性的事情我就不和你计较了。”黄先生还以为苏柏颜是已经走投无路了所以才来相亲的,所以就这样肆无忌惮地提要求。

本来苏柏颜还是想好好地坚持和他吃完这一顿饭的,可是听到这里她就不乐意了。

“不好意思,我今天来和你吃这一顿饭是给面子给我继母所以我才来的,难道黄先生你真的以为我会看得上你?我坐这多一会儿我都怕我吐出来。”苏柏颜虽然从小就不着苏彦君待见,可是怎么样也是名正言顺的苏家的大小姐,被娇生惯养大的,计算是之前交的男朋友哪个不是精品。像这个老男人这样的还妄想她可以给他相夫教子也就算了,还要这样光明正大地说这些不实谣言,最重点的是这件事情就刺痛了她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了。

黄先生本来是对苏柏颜的那些传闻还有些疑虑的,可是现在看来这个大小姐脾气臭和乱性什么的传闻都是真的了。

“呵呵,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你不就是喜欢这样打扮出来勾男人吗?如果不是我和莫女士是旧相识你真的以为我愿意来?”黄先生气急败坏地起来拿起车钥匙走了。

苏柏颜看着服务员把菜端上来的的时候还觉得莫名其妙呢!说好的相亲就是要让她坐在这里被别人羞辱?不过这样也好,就不用和苏彦君交代了。

“想不到苏小姐脾气那么大,今日一看真的是非同凡响。”顾辰琛刚刚本来是在这边和客户谈事情的,然后刚刚好看到了旗下的员工黄先生来这边,他刚刚过来和黄先生打招呼的时候才知道他是来这边相亲的。想不到来的人居然是苏柏颜,他之前已经查清楚了苏柏颜的身份背景了,堂堂一个集团的大小姐来和一个四十岁的男人相亲,他真的是要吓掉大牙了。


第6章 糟糕的经历

苏柏颜看着这个长得不比现在的小鲜肉差的男人自己走到她旁边坐下,现在的男人都那么莫名其妙吗?是她太久没有交男朋友了所以不知道行情了是吗?

不过这个男人为什么看起来那么眼熟?到底是在哪里见过。

“怎么?苏小姐你不认得我了?难道我真的那么没有魅力,没有值得让苏小姐你记得的吗?”顾辰琛故意把苏柏颜挤到角落进行壁咚。

苏柏颜脸红了,现在她和这个男人唇和唇的距离只有差不多一厘米的距离。

只不过这个男人身上的味道好熟悉啊,到底是哪里见过这个男人?

顾辰琛转移目标,用手挑起苏柏颜的下巴,看着这张诱人的红唇,想起那天晚上她主动的样子就觉得有趣。

“够了,我不认识你。”苏柏颜甩开顾辰琛的手。

“真的不认识我了?那今天晚上我们再一起重温一下吧。”顾辰琛暧昧的语气把她逗得脸地红了,他就爱看苏柏颜害羞的样子。

“这位先生,麻烦让一让。”苏柏颜白了他一眼然后出门拦车。

半个小时之后,她到达了那天晚上一直在幕后默默做推手的女性朋友墨米家。

“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我这里啊?”墨米是做化妆师的,所以一屋子的衣服鞋子化妆品乱摆,她都有一些无处下脚了。

“我刚刚被一个老男人羞辱然后又遇到了一个貌似高富帅的奚落,也不知道该说我这一天是精彩还是倒霉。”苏柏颜好不容易在沙发上找到一块干净的地方坐下来。

桌子上的都是各种各样的化妆品,还有没有吃完的快餐盒子。

其实墨米也是一个富家小姐,可是她就是不喜欢靠自己所以就自己出来工作,可是面试了好多个娱乐公司的化妆师都不成功。

“高富帅?那你有没有留个联系方式啊?”墨米一听见高富帅这个名字就立刻凑过来。

“什么啊,莫名其妙,张口闭口都是那会儿事,你是不知道今天我家那个笑面虎给我安排的相亲对象是个什么样的极品。我看了都想呕,还是DR娱乐的人力资源部的副总,之后还说什么不和我计较我不知检点,不知所谓。”苏柏颜完全没有在意她说出了DR娱乐的名字的时候墨米的表情。

“苏小姐,请你不要告诉我,你真的得罪了DR娱乐的人力资源部副总,我刚刚才被DR娱乐录用当化妆师,糟了我现在要立刻上主页删光我和你在夜店的合照。”墨米想进DR很久了,现在苏柏颜忽然惹了那么大的一个人物她当然要快点“毁尸灭迹”。

“好吧,我之前也给DR递过简历,回信好像就是这两天而已,不过现在是没有希望了。那我回家再继续找工作,然后尽量快点搬出来咯。”苏柏颜失落地看着墨米在一堆化妆品里面找手机,拿起包包准备走了。

“今晚出去吗?”

苏柏颜一听到说去酒吧就想起那天晚上和那个牛郎的事情就觉得浑身恶心,:“算了吧,我还没有走出阴影。”

好不容易打到车回到家也已经到了晚上七点了,苏彦君带着苏依依和莫莉出去参加一个饭局。保姆君姨特意给她煮了个面加蛋和双肠。

她也已经习惯了苏彦君这种做法,不把她当做苏家的女儿也好还是根本心里面就没有她这个人存在也罢反正都已经那么多年了,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


第7章 天上掉下来的工作

“大小姐,老爷出去的时候还特意吩咐了我给你下个面,老爷还是关心你的,以后就不要和老爷吵架了。”

君姨是在苏柏颜的妈妈还没有去世的时候就已经在苏家当保姆了,苏柏颜的妈妈去世了之后就一直是君姨负责照顾苏柏颜,所以两个人的感情不是简单的雇主关系。

苏柏颜喝了一口面汤,无奈地笑了笑,:“君姨,好了你就不用帮我爸说好话了。他这些年来做过什么我都一清二楚。他心里面除了他的乖乖的养女儿苏依依还有漂亮的老婆哪里有我的位置?不用替他说话。还是君姨你对我好。我会尽快找到工作然后搬出去住,这样以后你也不用为难了。”

“我也就是打一份工罢了,哪里有什么为不为难的,当初夫人去世了之后我就打算走了,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话我也不会留下来,一转眼你也长大了。对了,今天有快递送了一份文件过来,我差点就忘了。”君姨急急忙忙地跑去把文件拿过来给她。

苏柏颜扒了一大口面之后放下筷子开始拆快件。

DR娱乐?什么东西?寄信人填的还是DR娱乐的人力资源部?难道是那个黄先生要招她进去伺机报复?

小心翼翼地打开文件,总裁私人秘书?月薪五万?what?

苏柏颜是激动了一个晚上都睡不着,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冲到墨米家拉着她起来出门去买衣服。

“大小姐,你是不是脑子瓦特了?你有病啊一大早地拉着我起来逛服装店?我一会儿还要回公司去侍候那一群姑奶奶化妆。”墨米整个人就是瘫软在服装店的榻榻米上了。

“我今天可是第一天要去上班,当然要给上司留一个好印象这可是我人生中第一份工作。”苏柏颜很紧张这一次的机会,成功了之后她就可以搬出去住了,再也不用留在那个家三天两头的吵架。

“对哦,我都忘了问你是什么职位了,不会是去给你昨天见的那个老男人当助理吧?那你可是要吃亏啊。”

“不是,是总裁助理。”这个职位虽然不是什么特别高的职位,可是对于一点工作经验的她来说已经是很好的选择了,所以她特别满意,要不然也不会这一大早就预约了服装店来挑衣服。

“总裁助理?哇塞,你真的是有福气啊!你知不知道我们DR娱乐的总裁有多帅啊?他现在可是最抢手的一个钻石王老五。你居然可以当他的私人助理凭什么啊!”墨米非常不服气,整个人从榻榻米上弹起来。

“什么鬼,我是看在这份工作待遇那么不错所以我才那么爽快的好吗?对了,我身份证丢了,入职没有关系吧?”苏柏颜才想起今天早上才买的时候她一直找不到身份证。

“应该没关系吧,你和入职处那边说一声就好。还真是是同人不同命,我每天上班就要在化妆间里面侍候那些十八线小明星,你一工作就是总裁助理。”墨米虽然嘴上是这么酸,可是心里面也是很替她高兴的。

最后苏柏颜就挑了一条红色的包臀连衣裙,是有一些小性感可是第一天上班就是要光彩夺目啊。


第8章 硬着头皮也要上

到了DR大厦之后苏柏颜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都憧憬着可以到DR上班,因为这里随时可以见到明星。而且公司的气氛也很和谐愉快的样子。

到了入职处就有一个自称是总裁秘书的男性来接她到十楼的总裁办公室。

“苏小姐,这里就是总裁办公室,我是总裁的特别助理乔克。”一路上乔克都在给苏柏颜介绍公司的运作。

“不用那么客气的,直接叫我柏颜就好,以后大家都是同事嘛。”说实话,苏柏颜虽然不是一个花痴,可是她也真的觉得这个乔克长得不错。

“总裁已经在里面久等了,你进去吧。”乔克很有礼貌地帮她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

苏柏颜这是人生中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直属上司,所以有些紧张,:“总裁你好,我是新来的您的私人助理,我叫苏柏颜,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就是了。”

顾辰琛背对着苏柏颜,可以在玻璃窗的反映里看到的苏柏颜,这条裙子穿在她身上也还真的是显得她身材真的很好。

“你我之间还用那么客气吗?其实只要你和我说一声我就会让你来了,你又何必要那么辛苦到处递简历呢?”顾辰琛带着笑意转身看着一脸错愕的苏柏颜。

“又是你,原来你就是顾辰琛,真是冤家路窄。”苏柏颜一下子就认出了他就是昨天在餐厅很过分地奚落她的那个男人。

“怎么?见到我难道你不惊喜吗?”顾辰琛坐在办公椅上看着苏柏颜,就感觉苏柏颜就是他手中的一件新奇的玩具,一言一语都可以勾起他的好奇心。

“原本我还在想我的第一份工作会是怎么样的,现在不用那么麻烦了,遇到你这种上司算我倒霉。顾总,多谢你的好意,这份工作我想我做不了。”苏柏颜拿起包包准备走人,她还宁愿去给那个黄先生当助理,至少人家也是一个要脸的,对上这个一个没皮没脸,自以为是的上司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忍。

忽然顾辰琛在抽屉里拿出了一支录音笔。然后按播放键。

这声音,是一个成年人都会明白的声音。可是为什么那么像她自己的声音?

“对了,还有你的身份证和钱。你那天早上走得太急了,所以我就帮你拿着了。”顾辰琛微笑看着苏柏颜黑着的脸,他一早录下这一段是对的,要不然今天就算他直接把那件事情说出来这个女人也会不认账吧。

难道这个顾辰琛才是那天晚上和她滚床单的那个?这就尴尬了,那天她还以为卫生间里的那个男人是个牛郎所以留了一万现金在床头柜呢!

“你有病啊!这种事情你觉得很光彩吗?而且你居然还乘人之危?不要脸。”苏柏颜怕外面的人听见所以特意压低声音说出来的。

顾辰琛挑了挑眉,:“看来你真的完全忘光了,那天晚上是你自己在酒店门口遇到我然后要求我带你去酒店的,怎么?现在提上裤子不认人了?苏柏颜,是你自己投怀送抱而不是我乘人之危啊。”

看着他一脸邪气的笑容苏柏颜现在就想找一个地洞钻下去啊,厚颜无耻的男人。

“如果你想我不把这段录音公布出去也可以,当我是私人助理。”顾辰琛昨天特意让乔克给她发聘请书就是已经预料了她根本不会那么乖乖地留下来当助理,这个也只是威胁一下她罢了。

都这样说了苏柏颜还能有什么办法拒绝?所以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偷走的心何时还:这个男人居然全国通缉她。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50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