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尘浮光化梦影: 傅容庭给了我生,却也给了我生不如死。

第1章 无爱婚姻

傅容庭凌晨带着一身酒气回来,我原本睡意朦胧,听到他皮带与钥匙扣发出的声音,睡意没了,可我选择躺在床上装睡。

没一会儿,感觉身后塌陷了一块,随后我被傅容庭捞进了怀里,呼吸间带出醉人的气息。

“姗姗,我回来了。”

低沉磁性的声音,深邃的极为好听,只是听得我心头一颤,心底涌起一股心酸。

我不是姗姗。

我是楼笙,是楼笙。

这个事实,恐怕再过多少年,他也认不清。

他亲吻着我的额头,嘴唇,我的眼睛始终闭着,希望他能叫一次我的名字。

可他不在乎这些,他只需要我像根木头,任他摆弄就行,随时随地,哪怕我的身体不舒服,哪怕我已经睡熟。

只要他需要,我必须给予。

傅容庭一次次折腾,天亮了他才放过我,耳边听着他均匀平稳的呼吸,我缓缓睁开了眼,眸子就像我的身体一样麻木好一会儿才知道转动,眨了眨眼,我偏过头,借着床头不太明亮的光打量着傅容庭。

刀刻般俊逸的轮廓,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浓密的眉,高挺的鼻梁,削薄轻抿的唇,跟傅容庭结婚一年,我还是第一次这么仔细打量这个男人。

都说拥有薄唇的男人大多薄情寡义,可傅容庭不是,至少他对心爱的女人不是,只是那个女人叫苏姗,不叫楼笙。

傅容庭是我丈夫,可他心里装着别的女人,我是他的妻子,我的心里,曾经同样也装着一个男人。

这场婚姻,只是一场交易,在他看来,我们不过是各取所需,只有我一个人在这个坟墓里越陷越深。

傅容庭的手还搂着我的腰,他睡的熟,我却没了睡意,一个人半坐着靠在床头,目光偏向窗外,直至晨光拂晓,光线从外面透进来将一室照亮。

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已经六点,傅容庭终于翻了个身,放开了我,我找了件衣服冲了个澡,去厨房准备好早餐后,进房间准备叫醒傅容庭,没想到他早已经醒了,赤着身子,只穿了条裤衩在衣柜前找衣服。

傅容庭的身材极好,修长而笔直的腿,宽肩窄腰,精壮的胸膛,薄薄的肌肉富有爆发力,如此健美,大清早就看这么一副画面,看的我脸颊不知何时微烫,连忙移了视线。

察觉到我,相对于我的微窘,他倒是淡然,赤着身子走了过来:“我的衣服呢?”

男人的气息随着他的走近将我包围,我没敢看他,淡淡的说:“洗了。”

“没其它衣服?”

我指了指外面的阳台:“喏,都在那。”

傅容庭顺着我的视线看了眼外面晾着的两套衣服,眯了眯眸子,不带情感的问:“那我穿什么?”

语气一贯的清冷,我却还是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那么一丝无奈。

我扬了扬唇:“要不还是打电话给琳达,让她送套衣服过来?”

琳达是他的秘书,以前他在这里过夜,也是叫琳达送衣服过来,因为她这里没有,琳达那里可能会有。

自从与傅容庭结婚后,我就搬进了这套公寓,他极少回来,一年回来的次数手指头都能数的清,所以这套公寓里其实只有我一个人住,我没准备他任何东西,除了一套洗漱用品,以备不时之需。

只是这两天奇怪,傅容庭连着两天回来,昨天的衣服晚上洗了,谁知道他凌晨了又来,而刚才在做饭时,我洗自己的衣服,顺便也把昨晚傅容庭的衣服一起扔洗衣机了。

傅容庭眉头微蹙:“琳达请假回了老家。”

原来是琳达没在,所以他这两天才来的勤……我的鼻子,突然酸酸的。

我抿了抿唇,隐藏自己的醋意:“那我看看昨晚的衣服干了没有。”

昨晚下了雨,天气比较阴,衣服干是干了,就是有点润,这样的衣服不适合穿,我问他需不需要我出去买,傅容庭没说什么,从我手里接过衣服当着我的面穿上。

即便傅容庭身体素质不错,我想劝他不要穿,可他根本就不需要我的‘关心’。

我转身出去,傅容庭换了衣服,洗漱之后出来,我给他盛了一碗粥,两个人相对坐着,谁也没说话,只是低着头吃早餐。

这样安静的气氛是我喜欢,有个人陪我吃早饭,这才像一个家的样子,可傅容庭称这里为房子。

我吃了一小碗白米粥,见傅容庭也吃好了,刚收拾好碗筷准备起身进厨房,傅容庭却淡淡开口说:“今天去给我准备几套换洗的衣服,像今天这种情况,我不希望再出现。”

我愣了一下,喉咙干涩,有一丝期待的问:“你的意思是……”

第2章 虚惊一场

傅容庭这是打算长住?

他拿出一张卡放在桌上,抬眼看着我,面无表情:“我只是不希望这样的情况再出现,在合约期间,这是你作为妻子的义务。”

语气虽淡,我还是听出了与一丝嘲弄,他在嘲笑我想多了。

对于他的提醒,我没在意,收走桌上的银行卡,微扬着眉,笑问了句:“按照合约,傅少作为丈夫到处沾花惹草,是不是太不公平了点?”

这话我只是随口一说,我没有本事让傅容庭‘从良’,没想到傅容庭来了句:“吃醋了?”

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只是细看,笑里面的讥讽多于戏谑。

我极力掩饰好自己的慌乱,装作毫不在意的耸耸肩:“我这个人最怕酸。”

我端着碗筷进了厨房,待我洗好之后,本以为傅容庭走了,却见他坐在客厅沙发上抽烟,我没问他怎么没走,自己进了房间换衣服,化了个淡妆,准备上班。

我走出房间,也不知道傅容庭是抽第几支烟了,见我出来,他将手里的半支烟在烟灰缸里捻灭,淡淡的看了我一眼,起身道:“我送你。”

今天的傅容庭让我实在讶异,浅笑道:“行。”

我是傅家少奶奶,傅容庭对我虽没有感情,却是大方,给我的钱足够我到处挥霍,可我没选择做豪门贵妇,而是选择在商场一家服装店里做店长,每个月拿着几千块工资。

这点工资在傅容庭眼里什么都不算,但好在他没阻拦我,更准确的说,他不在乎我做什么,只要我的名字在他傅容庭配偶栏上,人在他床上就行。

杨欢曾笑我,明明有少奶奶的命,却作践自己,多少人想要这样的生活都求不来。

对此我只是一笑了之,或许我就不是享受富贵的命。

不然当年为什么我拼尽全力,爱惨了那个男人,甚至赔上了我孩子的命,也没能进了沈家?

想到一年前那个我差点搭上命生下的孩子,我的心还是疼的不能呼吸。

傅容庭送我到商场外,放我下车后,他摇下车窗说:“今天晚上回傅家,下班后我来接你。”

说完这句话傅容庭发动车子就走了,今天是8号,每个月的这天我跟傅容庭都会回傅家老宅,这是老夫人的规定。

到了店里,其它员工早已经来了,这是一家法国著名的女性服装品牌店,店里四名员工,加上我这个店长,一共就五个人。

架子上挂的衣服不多,但件件昂贵。

奢侈品之所以是奢侈品,自然不会像大街上的地摊货,要多少有多少,这里面的每一款衣服,全国可能都没几件。

高仿品例外。

员工们有的在打扫卫生,有的整理衣服,见我来了,大家相互笑着打了个招呼,彼此都是认识了大半年了,加上我这个人比较随和,几人的关系还不错。

离开店还有半个小时,商场里除了各店里忙碌的工作人员,还没几个客人进来。

我放下手里的包,开始整理昨天的单子并清点昨天的进账,如我意料的,钱又莫名其妙的少了两千块。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第3章 给男朋友买衣服

我淡淡的扫了眼店里忙碌的员工,随即将账单放好,并不做声,起身给自己倒一杯水来喝,刚坐回椅子里,张晓走了过来,面色有些踌躇,好一会儿才开口说:“笙姐,今天我有点私事,想请个假,你看行吗?”

每位员工一个月都有三天假期,这个月才过半,张晓已经是第四次向我请假,我喝了一口水说:“张晓,公司的规定你是知道的,超过了规定的假期,一天扣三天的钱。”

张晓连忙说:“我知道,笙姐,可我今天确实有急事。”

我看着张晓急切的神情,生怕我拒绝似的,我笑了笑说:“那行吧,你将手里的事做完就去吧。”

“谢谢笙姐。”

张晓将手里的事快速做完就走了,我坐在椅子里,透过玻璃目送着张晓带着兴奋与喜悦离开,我在心里面摇了摇头。

店里面有监控,要查清是谁偷了钱是很容易的事,可我没那样做,我只希望自己的手下留情能换的对方适可而止,而不是更肆无忌惮。

毕竟当初我也为了爱情傻过。

到了营业时间,我交代了一声就出去了,傅容庭早上交代我的事儿还得去办。

我这家店专卖女装,只得去别的店里给傅容庭挑几套了。

我不知道傅容庭喜欢什么样的衣服,也不知道风格,我心想着像他那样讲究的人,按着他平常穿衣风格,挑贵的买应该没错。

付钱的时候,店里的员工打电话给我,火急火燎的说店里来了两位难伺候的主儿,对方指明要见店长。

做服务行业的,顾客就是上帝,像这种客人刁难的事也不是一次两次,我没多少大惊小怪,回到店里见到刁难的客人时,我却是惊了一下。

我没想到对方既然是我的婆婆与大姑子。

我在外面上班的事儿傅家是知道的,但除了傅容庭,没人知道我是在商场里卖衣服,堂堂的傅家少奶奶在商场里卖衣服,说出去傅家可要丢尽了脸面。

婆婆梁秀琴与大姑子傅宛如见到我也是意外,梁秀琴压低声音厉声问:“楼笙,你怎么在这种地方上班?”

梁秀琴是傅容庭的后母,傅容庭母亲过世后,她就带着大傅容庭三个月的傅宛如进了傅家,换句话说,梁秀琴早就跟我的公公傅振华在一起了。

第4章 婆婆大姑子

我跟着傅容庭也就每个月回一次傅家,跟她们接触的不多,梁秀琴对我这个儿媳妇没什么好感也没什么不满意,就是陌生人那种,反倒傅宛如倒是对我很有意见,从第一次傅容庭带我回傅家就感觉到了。

我带着职业性的微笑说:“妈,我觉得这里没什么不好,不知你跟姐想买什么衣服,我可以帮你们看看。”

傅宛如拿出大姑姐的范儿说:“容庭知道你在这里上班吗?他难道没给够你钱,让你出来卖衣服。”

傅宛如特意将‘卖’字咬得极重,我脸上的笑冷了:“容庭是我丈夫,自然知道,就是他瞧着我没事儿做,在家里待着闷,随意让我做点事打发时间,免得我闷坏了。”

我将事情推给傅容庭,原本他是不管我干什么的,我这一说,倒让人以为傅容庭多爱我,多宠我。

我跟傅容庭的婚姻彼此知道原因,可在别人眼里,傅容庭放下凤凰不娶,娶我这么个麻雀,在别人眼里都以为这是真爱,所以我这一说,呛的傅宛如脸色一白。

傅宛如不阴不阳的说:“这才结婚一年,看容庭还能宠你多久。”

我回击:“我与容庭自然比不得姐跟姐夫恩爱。”

傅宛如陡然间拔高声音:“楼笙……”

“宛如。”梁秀琴制止住傅宛如,对我说道:“楼笙,容庭怎么宠你我们自然管不着,可你别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你让我们傅家的脸面往哪儿搁?”

我依然笑着:“妈如此为我着想,我相信这脸也丢不了。”

我跟傅容庭隐婚,谁知道我是傅家少奶奶?

只要梁秀琴不多嘴,自然无事,梁秀琴是怕傅容庭的,她进了傅家这么多年,任她如何讨好,傅容庭也从没给过她一个好脸色,但我知道梁秀琴不说,傅宛如也会说。

梁秀琴神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许是以前没发现我的嘴皮子还如此会说,沉吟片刻,梁秀琴用长辈的口吻说:“晚上跟容庭早点回来,奶奶一直惦记着你们。”

说完梁秀琴带着傅宛如走了,目送着两人离开,我松了半口气,还有半口,估计过了今晚才能放下来。

送走了梁秀琴母女,我按了按太阳穴,刚准备往收银台走,一张帅气俊朗的脸映入我的眼,我的心骤然一紧,疼的不能呼吸,痛的忘了脚步,忘了反应。

我目光怔怔的看着我恨了一年,爱了三年的沈晨南。

那一刻我脑子里闪了一个念头,杀了他,为我的孩子偿命。

我的孩子都死了,他还活着干什么?

一年了,我想过无数种我们相遇的场面,他出现的地点,时间,场景,却没想过在这么猝不及防之下。

沈晨南陪着一名美女在店里挑衣服,美女笑靥如花,沈晨南帅气多金,两人站在一起,真是一对天造地设的璧人。

第5章 旧爱

一年了,我生活在痛苦里,地狱里,仇恨里,而他身边女人换了一个又一个,风流潇洒。

我的身子定在原地,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咆哮,愤怒与恨就像是泄洪的水,疯狂将我席卷包围。

沈晨南侧头一瞬间看见了我,眼底露出微微惊诧,他可能没想过还能见到我,可是我的出现,只令他神色刹那波动,随即他将目光收回,面色波澜不惊,像是陌生人一样搂着美女走出店门,直至消失在我的视线里,也没回过头。

沈晨南的绝情,我不是今天才领教,但时隔一年,他的冷漠却还是像一把削尖了的利箭插在我的心口,心口一阵一阵抽痛。

我缓了神,平静的对员工说道:“这里你们看着,我有点事先走了。”

当时我真的很平静,连我自己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的从容淡定,但那只是一瞬。

交代完后,我疯了一样立马冲了出去。

商场里人来人往,人山人海,黑压压看过去全是后脑勺,我找不到沈晨南,可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让我停不下来,让我几乎崩溃。

后来我冲出了商场,北城的冬天,七点时刻天已经完全漆黑,而我没想到的是天不知何时下起了雨。

北城的雨特别寒冷,风特别刺骨。

可我还是不管不顾冲进了雨幕。

任雨水湿透我全身,我张望着四周,街道上除了来往的车辆,我没看见沈晨南的影子,因我的横冲直撞,不少车辆不得己急刹车,然后摇下车窗探出头骂我疯子,找死也死远点,骂骂咧咧,我没理,那些人也就绕过我将车子开走。

我没找到沈晨南,蹲在马路边,愤怒的嘶吼一声:“沈晨南……”

我喊了好久,回应我的只有喇叭鸣笛,风雨交织的声音。

直到后来,我喊累了,声音沙哑了,我的身后响起一道冷沉的声音:“找我?”

闻声,我双眸顿时睁大,猛然起身回头,站在我面前的不是沈晨南又是谁。

沈晨南一手打着一把黑色大伞,一手揣在黑色西裤里,之前跟他在一起的美女不知道去哪了,只他一个人,西装革履,面色峻冷,如鹰的眸子冷漠如冰的勾着我。

与一年前相比,再看见沈晨南,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脸还是那张脸,可眼底的冷,让我陌生。

除了一张脸,我再也找不到当年沈晨南的影子。

但又或许,这才是沈晨南,真正的沈晨南,以往都是伪装。

相对于沈晨南,我实在狼狈不堪。

我没套外套就跑了出来,冰冷的雨水已经将我单薄的毛衣湿透,冷的我直打哆嗦,牛仔裤湿哒哒的黏在身上,十分难受,却比不得心里万分之一痛。

早上化的淡妆也花了,眼睛周围黑乎乎的,头发顺着雨水贴在脸上,脖子上,像极了疯子。

一年了,我不该如此狼狈出现在他面前,可在他面前,我又顾不得将自己弄的狼狈不堪。

本来我很愤怒,恨不得拿刀捅了沈晨南,可他在我面前了,我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只是狠狠,恨恨地看着他。

沈晨南睨了我一眼,走上前一步,冷嗤:“刚才不是发了疯找我吗?现在怎么傻了?”

我抬眼看着眼前这个我做梦都恨的咬牙切齿的男人,刚才的疯狂一瞬间沉寂了下来,面上异常平静的说:“沈晨南,孩子死了,我们的孩子死了。”

你还没看一眼,就没了。

我的声音像被冷风吹散无法连成线的雨水一样破碎,话出口后,我觉得可笑又讶异,想过太多的开场白,没想到出口的却是这句。

可我更没想到,沈晨南表情淡漠的几近冷漠,阴冷讥讽说:“怎么?没了孩子这个筹码,不能索要更多的钱,很失望?当年给的钱,不够?”

第6章 孩子没了

我惊愕的看向沈晨南,冰冷无情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语气却又像是在说今天天气不错一样平常。

我忽然发现这个男人我不认识,太陌生了,可我也知道,不是他陌生,是我自己这么久一直不愿承认,尽管我恨着,我却还想得到他一个解释,听见他向我忏悔。

多么可笑。

我曾想若他认错,我会不会原谅,可那些都只是我曾想……

在一年前,我在手术室里跟孩子生死一线,沈晨南却因为女票娼被抓了进去时,我就该死心。

在沈晨南的父亲拿着五十万对我说“这是晨南补偿你的,重新找个好男人嫁了吧”,那时我就该明白啊。

我跟沈晨南相爱三年,他的母亲允诺我若是生了儿子就同意我进沈家门,可后来我生了个女儿,还是一出生就死了的女儿。

我被沈家抛弃,沈晨南抛弃,他至始至终都没去医院看过我,没看我们的女儿一眼。

我的双手在两侧紧攥着,看着让我做噩梦的俊脸,我眼都没眨,脸上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连成线滴下,扬手一巴掌扇在沈晨南脸上,那一声脆响,打在沈晨南脸上,却将我自己也给打醒了, “沈晨南,你不是人!”

沈晨南只沉默了一瞬,丢掉了手里的伞,大手忽然像一把钳子掐住我的脖子,眸子里是滔天的怒意,他暴怒到边缘,冷吐出一句话:“楼笙,别在我面前上演这一出,你算个什么东西,我沈晨南想要孩子有的是女人为我生,死一个又何妨。”

死一个又何妨。

我又气又恨又痛,万箭穿心也不过如此。

想到我那可怜的孩子,再看着沈晨南无情的脸,我没有反抗,眸子里的光一点点暗下去,冷下去,艰涩自嘲:“看来我真是高看了自己。”

“你还知道自己低微卑贱。”沈晨南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楼笙,人命在你眼里算得了什么?别把自己弄的这么高尚,这一年没有我,你看看自己活的多狼狈,怎么,现在这是想跟我来个重逢的戏码再回来?可惜我沈晨南不缺女人,隔夜的剩菜,看着让我倒胃口。”

隔夜的剩菜。

心里无尽酸涩,那个曾经对我海誓山盟的男人啊,他在对我说,我让他倒胃口。

不知何时眼角大颗大颗的热泪从眼眶涌出,被冷风瞬间降温,合着雨水,冰冷刺骨的从脸颊滑落,打在他的手背上。

他看我的眼神像是看一滩令人恶心的污秽,然后不屑的松开我,我的身子无力的瘫坐在雨水里,瑟瑟发抖。

一年前,也是这样的雨夜,我抱着孩子凉透的身体在雨幕里步子虚浮……

雨越来越大,冲刷着路面,积水像奔腾的河流,我的目光盯着沈晨南被雨水湿透的皮鞋,然后慢慢上移,我就坐在地上,仰着头看他,他俯视着我。

我恨着这个男人,一年来,恨意只增不减,我在心底歇斯底里,可嘴唇哆嗦着,颤抖着,吐不出一个字,全哽在喉咙里,我轻轻一张嘴,一呼吸,便疼的我不能自己。

看着看着,雨水与泪水早已模糊了他的轮廓,我忽然笑了,笑的凄凉,笑自己可悲,带着剜心的痛,我声音平缓,带着疲倦,带着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态度:“沈晨南,让你失望了,我现在活的很好,不需要你,我楼笙也依然活的很好。”

或者说,没了你,我更好。

或许是跟傅容庭待久了,也有了他的影子,一些脾气沉浸的很快,我本可趾高气昂,炫耀的对沈晨南说,我现在活的很好,是北城傅家少奶奶,没进的了沈家,却进了比沈家门槛更高的傅家,可我没有,我的每一个字都如此轻缓,很平淡,像这路面上流动的雨水,没有温度,寡淡到极致。

第7章 我没有心了

沈晨南蹲下 身,捏着我的下巴,阴冷一笑:“那你就好好的活着,我忽然发现一年未见,今天这个重逢我很惊喜,这张脸蛋,还是这么动人,你再努力点,我或许会让你进沈家的门,最不济,看在以前的情分上,也能给你点钱,接济接济你。”

“可我已经不稀罕进你们沈家的门,沈晨南,你们沈家门槛太高,还是找个门当户对的人进,刚才你怀里搂着的小美眉,是哪个夜场的吧,那种身份上不得台面,不过倒让我知道你沈少的品味真是越来越低了。”

“夜场的女人也比你楼笙干净一百倍,她们是光明正大的拿着身子赚钱,总比你当了女表子还要立牌坊的好,楼笙,在我面前,装什么傲气,不过就是被我穿过的烂鞋,如果你吃醋,明说,我会考虑让你回来,欲擒故纵这招,还是别来。”

丢下这句话,沈晨南转身离开,上了一辆黑色轿车,很快消失在雨幕里。

努力?

欲擒故纵?

我双手紧握成拳,指甲陷入肉里也不觉得疼,我坐在路灯下,雨如我的泪水,没完没了,越来越汹涌。

我努力了三年,可最终换来的是你的绝情。

我付出了一条生命的代价也没走进沈家……

沈晨南,以前我稀罕你,现在,不会了。

我拖着无力的身子回到公寓,没有开灯,寻着记忆,凭着感觉,从客厅摸索到浴室。

我每一步走的艰难,每走一步,我都能听见水从裤腿里滑出滴落在地板上发出的声音,因为静的可怕。

浴室里,我的身子凉透了,牙齿都在打架,唇瓣都已经紫黑了。

看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我扯了扯僵硬的嘴角,伸手打开莲蓬,站在花洒下,我将自己脱了个精光,用身体去感受温热。

热水从头上淋下来,可我感觉不到暖,有的只是刺骨的冷。

我缓缓蹲了下去,紧紧,紧紧的环着自己,将头埋在双腿间,失声痛哭。

若说一年前我被沈晨南逼至悬崖边上,那么刚才,他的话就像是一只无形的手,将我轻轻往下一推。

坠入绝望悬崖,白骨森森,万劫不复,我无能为力,唯有抓住,傅容庭的手……

痛哭之后,我还是楼笙,傅容庭的妻子,为了不活得狼狈,我必须收起眼泪,骄傲的活着,在沈晨南面前。

但今晚,我该放纵自己,一年来仅有一次的放纵。

擦干头发,我裹着浴巾出去,整个房间,除了浴室开着灯,没有一丝光亮。

我没开灯,借着窗外的光,适应一会儿,房间里的格局摆设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我走到酒柜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给自己点燃一支烟,坐在飘窗上,看着远处的灯火阑珊。

以前我不抽烟,这还是在这一年内学会的,酒和烟有时是个好东西。

傅容庭回来时,我已经喝了半瓶红酒,红酒的后劲儿大,我的脸颊烧的不行,脑袋也有些重,看着傅容庭的身影都是晃来晃去的。

我瞥了眼傅容庭,之后收回视线,喝了一口酒,然后深深吸了一口烟,头靠着墙壁,缓缓吐出。

傅容庭伸手,只听啪的一声,卧室骤然明亮,亮的刺眼,我下意识拿手去挡,刚适应,傅容庭已经大步走到了我面前,将我手里的酒和烟都抢了过去,眉头微蹙:“酒喝多了伤身,烟抽多了伤肺。”

傅容庭从来不会安慰人,声音清清凉凉,跟他人一样,我低声笑了,双手抱住傅容庭的腰:“伤身伤肺都不及伤心。”

我在清醒的时候绝不敢这样抱傅容庭,喝了酒,我是醉,但不至于看不清眼前是谁,可我就想这么抱会儿。

我只想贪恋一会儿,谁让傅容庭身上的味道太好闻了,跟他睡了这多次,渐渐的也习惯了,我等着傅容庭推开我,可讶异的他没有,反而抬手摸了摸我的脑袋,动作温柔,就像狗主人摸自己的爱犬,但一如既往的,说出的话却很刺人,冷冽的,夹杂着讽刺:“楼笙,你还有心吗?”

对,我楼笙已经没心了。

第8章 我们不是一般人

环在傅容庭腰上的手渐渐松开了,我坐在飘窗上,抹了抹脸,这才惊觉不知何时落了泪,没心的人怎么又会落泪?

“傅少,秘书不在,还真的打算每天来我这儿?”

傅容庭淡淡提醒:“楼笙,你好像忘了今天什么日子。”

我顿时心下一惊,今天8号,早上傅容庭说一起回老宅的,看着他表情全无的脸,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只好说:“抱歉,要不现在去吧?”

跟傅容庭也一年了,这是我第一次犯错,现在已经快十点了,我知道现在去也没用,但此时也不知说什么,我撑着飘窗准备下地,忽然头一阵眩晕,又坐了回去。

这时我才发现,除了早饭,我今天还没吃东西,肚子饿的发疼。

但更窘迫的是,在我重新坐回去时,手还压着浴巾,身子往后倾斜,成功的,浴巾松了,滑到地上,我整个人完全真空了,而且还是保持着一个挺怪异的姿势。

不是怪异,应该说是诱人。

一般男人看见这样的一幕,恐怕早就流鼻血了,然后扑上来,毕竟我的身材,我有自信,但傅容庭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第一次很人性的将浴巾捡起来扔在我身上,然后淡定的转身,将剩下的半瓶红酒放在酒柜上。

“我已经跟那边说了,明天回去。”

一般女人,若是遇到这样的事早就尖叫连连,手慌乱的去捂重要的部位,然而我也没有,比起傅容庭,我更淡定,将他扔过来的浴巾重新裹在身上。

以上得出结论,我跟傅容庭都不是一般人。

我应了声,对准备去浴室的傅容庭问:“你晚饭吃了没有?我准备去煮点东西,你要吃吗?”

傅容庭没有回答,随即关上了浴室的门,里面传出流水声。

傅容庭的高冷,我已经见怪不怪,本想一个人好好的伤怀一次,却被傅容庭打断,肚子饿的实在厉害,脸颊虽烫,酒却醒了三分,不知道是饿的,还是被傅容庭的冷气场给冻的。

我也没管傅容庭,去厨房煮了饺子,怕待会傅容庭要吃,我多煮了一碗。

我这个人不喜欢灯光,煮饺子的时候就只开了厨房的灯,客厅连着饭厅都只能借着厨房的灯勉强看清。

我将饺子端出来时,傅容庭洗好澡出来坐在沙发上,指尖夹着一支烟,点点星火在他的指尖忽明忽暗。

他只在腰上围了一条浴巾,而我身上,也只是一条浴巾,晚上我有裸睡的习惯,想着待会要睡觉,也就没再去换衣服。

傅容庭的身材真是太好,我多看了一眼才说:“我煮了饺子,过来吃吧。”

我的语气就像是多年的夫妻似的,但这都是假象。

他并没有看我,只是漫不经心的在烟灰缸里弹了弹指尖的烟,然后起身坐了过来,我开了饭厅的灯,拿了红酒,两人像早上一样安静的吃着。

饺子配红酒。

傅容庭有良好的家教,气质与尊贵是与生俱来的,吃饭都如此优雅而赏心悦目,反观于我,饿极了,十几个饺子轻松被我吃光,跟八辈子没吃过似的。

见我吃完了,傅容庭将自己碗里的饺子很自然的夹给了我,我讶异的看了他一眼,这举动怎么看着都觉得有爱,可是那只是错觉,他还是一张清冽的脸:“我吃不了,别浪费。”

我应了声,没计较这是他吃过的,埋着头继续吃。

又是几个饺子下肚,我有些撑了,将筷子搁在碗上面,摸着肚子,傅容庭也放下了筷子,手里漫不经心的摇着高脚杯,漆黑深邃的眸子噙着一抹不明的光,声音一贯清冷不带情绪:“见他了。”

他不是在问,而是在陈诉一件事实。

这个他,我们都心知肚明。

我身子顿时僵硬,他的突然一问,让我刚才收拾好的情绪又瞬间爆发,因为我已经知道傅容庭是看见了我跟沈晨南,听见了我的痛哭。

他看见了我狼狈的一面,尽管一年前他也看过,可我曾在他面前信誓旦旦的说,再遇沈晨南,我楼笙会让他生不如死。

当时多么豪言壮语,最后却跟傻子疯子似的,哭的稀里哗啦,回来还买醉。

我想,傅容庭现在一定很失望,在心里讥讽我的可笑,不堪一击。

沉默良久,我平静的说:“见了。”

前尘浮光化梦影: 傅容庭给了我生,却也给了我生不如死。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45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