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一年,老公从来不待见她……

结婚一年,老公从来不待见她……
第一章 唐允斯的固定姿势

唐允斯从后面把洛溪压在地板上。从身后扯掉她的衣服。

她的脸被唐允斯压在地上,一边是冰冷,一边是滚烫。

结婚一年,唐允斯的固定姿势,地板上,后入。

唐允斯宣泄完,潇洒的起身,从包里拿出一沓纸币扔在洛溪仍在颤抖的身上。

他说,地板后入,是嫖客和妓的姿势,洛溪,你别以为占了我太太的名分就了不起,你不过是我们唐家买回来给我发泄的妓而已。

洛溪趴在地板上,无力思考,起初,唐允斯扔下她离开的时候,她还会偷偷的哭,但,现在她已经不会哭了。

房间里剩下洛溪一个人,她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清理了自己身体,倒在床上。

一年。

整整一年。

她把自己困在这个牢笼里,忍受唐允斯无休止的羞辱,整整一年。*

转天,阳光照常升起,依旧绚烂。

洛溪换了一身工作装,去了公司。

唐氏集团。

唐允斯集团总裁,她任职企划部。

刚到办公室,唐允斯一身怒火走了进来。

洛溪抬眸。

唐允斯心里莫名的震了一下,有多久,洛溪不敢看自己了?

“唐总,有事吗?”洛溪开口,一副公私分明的样子。

“这就是你做的企划案。”唐允斯厌恶洛溪那副淡漠的样子,明明就是个卑鄙下贱的女人,偏偏有一张圣母的脸。

他想撕碎她。

唐允斯手里的企划案直接砸在洛溪的身上。

洛溪指尖微微抖了一下,被纸划破了手指,涌出一个红色的小血珠,晕染的了白色的纸。

唐允斯眸光顿了顿,“看不出来,你倒是娇贵的很。”

“您不满意,我会改,改到您满意为止。”洛溪垂眸,她知道,但凡跟自己有关的事,唐允斯都厌恶。

唐允斯冷冷的哼了一声,“改不完不许下班!”

扔下一句狠话,唐允斯摔门离开。

洛溪慢慢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她是唐家的养女,当初唐老爷子在孤儿院一眼看中自己,非要带回家养着,唐夫人对自己也算是喜欢,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被所有人瞧不上的?

洛溪唇角勾起一个苦涩的弧度。

她想起来了,是唐允斯带着自己女朋友回家见父母的那天。

那天,他不知道怎么了冲进自己的房间……

洛溪呼吸微微发滞,那是她的第一次,很无情的被唐允斯夺走,第二天被唐老爷子捉奸在床,唐老爷子逼着唐允斯娶了自己。

唐允斯是多骄傲的人,他认定是洛溪为了永远留在唐家享受安稳的生活算计了他。

最初,唐允斯还有丁点的顾忌,后来,唐老爷子病逝,他便越发肆无忌惮。

明星、嫩模、网红,绯闻满天飞。

洛溪的头上是青青草原。

洛溪忽然就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就掉了下来,她答应养父的一年时间,她承诺自己的一年时间,到了。

唐老爷子临死前拉着洛溪的手,跟她说,你们相处一定满一年,如果允斯还是不能看到你的好,你们再分开。

第二章 她在等自己跟洛溪离婚  

洛溪哭着答应。

她会答应,不只因为那是唐老爷子的临终遗言,也因为她不知道从多大开始,就偷偷的爱上了唐允斯。

唐允斯阳光、聪明、英俊,他身上有一切洛溪幻想的白马王子该有的优点。

她知道他是她的哥哥,她知道恪守本分,但,本分这种东西,只能在行动上规矩人,管不住人心。

洛溪抬手擦了一把自己的眼泪。

唐允斯每个月五号,固定会给自己扔下一封他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

从新婚那天开始,到现在正好十二封。

洛溪还记得自己签字的时候,手都在微微颤抖,她找不到合适的词形容自己集齐十二封离婚协议书的心情。

第十二封,他们的终止。

晚上八点。

洛溪一手拿着笔一手轻轻的敲着桌面,这会是她在唐氏的最后一个企划案,她想把它做好,做到完美。

晚上八点。

唐宅灯火通明,主餐桌上盘盘碟碟摆的满满的,样样精致。

沙发上,坐着许多人。

中间位置的中年女人是今晚的主人公,唐夫人,今天是她的生日。

唐允斯有些烦闷的扯了扯自己的领带,该死的洛溪,这个时间竟然还不到!

“允斯。”萧瑞雪缓步走到唐允斯面前。

唐允斯身体微僵,萧瑞雪,他的前女友,当初他跟洛溪被捉奸在床的时候,她也在,萧瑞雪哭着说,允斯我相信你,你一定是被陷害的。

唐允斯那时候心里说不出的感动,他发誓一定会对萧瑞雪好一辈子,但,最后他还是不得不在高压之下跟萧瑞雪分开,娶了洛溪。

后来,萧瑞雪出国,老爷子去世之后,才回国,她一直孑然一身。

唐允斯知道,她在等自己跟洛溪离婚。

“坐一会,很快开席。”唐允斯开口,语气从未有过的温柔。

“你太太,还没到吗?”萧瑞雪小声的问道。

“瑞雪,这么好的时候,提她做什么!”唐夫人不耐的开口。

所有人都知道,唐夫人心中最理想的儿媳妇是萧瑞雪,萧瑞雪的母亲跟唐夫人关系匪浅,盛传,唐允斯和萧瑞雪从小就定了娃娃亲的。

只是后来被那个不要脸的养女给……

“伯母,您别这样,小溪是允斯的妻子。”萧瑞雪小声的说道,她的声音淡淡的,但,任谁都能听出其中的苦涩。

唐允斯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他想伸手去握一下萧瑞雪的手,手刚刚抬起,就听见唐夫人的声音。

“她已经不是了。”

唐允斯猛地收回手,惊愕的看着唐夫人,她不是了?

“今年生日我收到最好的贺礼就是这个。”唐夫人拿出一份文件。

唐允斯大步上前,一把扯过文件,打开,手指收紧。

离婚协议书,他翻到最后,上面是他的签名,旁边还有,‘洛溪’两个字,备注上写着,洛溪自愿净身出户。

第三章 我是她丈夫

“允斯,小溪真的,真的愿意成全我们了。”萧瑞雪走过去看着上面的签字,喜极而泣,伸手环住唐允斯的胳膊。

唐夫人看着眼前的一对璧人,笑的灿烂,“算她识趣,也不来碍我的眼。”

“算起来,今天算是三喜临门,唐夫人心想事成。”有会说话的宾客笑着说道。

在所有人眼中,洛溪跟唐允斯离婚都是大好事一件。

唐允斯捏着离婚协议书的手不断的收紧!

洛溪竟然签了字,她竟然真的签了字,净身出户,他不信!当初那么辛苦爬上自己的床不就是为了唐家的财产吗?

她绝对不可能净身出户,她一定有阴谋。

唐允斯拎着离婚协议大步走了出去。

“允斯……”萧瑞雪看着失魂落魄的唐允斯,心猛地收紧,唐允斯不会是爱上洛溪了吧?

“瑞雪,允斯只是太激动了,情绪宣泄一下,没事的,很快会回来。”唐夫人笑着安抚道,他们离婚,洛溪便再也不能留在唐家!

*

唐氏办公楼,只有企划部洛溪办公室的灯还亮着。

她刚刚修改完最后一个字,保存之后,发到了唐允斯的邮箱,正准备起身活动一下,小腹猛地坠痛,疼的她措手不及,跌倒在地上。

洛溪吃力的伸手想去抓电话,没抓到电话,桌上的多肉花盆落了下来,直接砸到了她的太阳穴上,洛溪疼的直蹙眉。

真是够倒霉的。

“痛。”

剧烈的痛让洛溪身体蜷缩起来。

办公室的门猛地被人推开,“洛溪!”

唐允斯一身怒火的冲了进来,看见洛溪倒在地上,俊眉紧蹙,冷冷的出声,“你又想怎么样!”

洛溪疼的冷汗直流,小腹的坠痛越来越清晰,有什么东西从她的身体里涌了出来,像是要将她的灵魂抽离一样。

洛溪看着高高在上的唐允斯,唇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失去了意识。

“洛溪!你给我起来!”唐允斯大步上前,洛溪的裤子已经被鲜血染红,“洛溪!”

唐允斯扔下离婚协议书,抱起洛溪就往外走。

“洛溪!”

一路冲到医院,唐允斯被拦在急救室外。

他的衣服上,手上都是洛溪的血,红色的,很刺目。

唐允斯看着自己的双手,心里涌上许多恐惧,洛溪,会不会死了?

急救室里冲出一个护士,“你是患者什么人?”

“我是她丈夫。”唐允斯话冲口而出。

护士不善的看了他一眼,“签字,你太太疲劳过度流产了。”

唐允斯看着手术同意书,呼吸像是被掐住。

“签字啊。”护士催促道,眸底满是鄙夷,“等着手术呢?现在知道心疼了,一个孕妇,被硬生生累到流产,你早干什么去了!”

唐允斯颤抖的接过笔,签了字,护士转身进了手术室。

他早干什么去了?

他让洛溪去加班,他让洛溪不断的修改已经无可挑剔的企划案,他……

唐允斯看着自己鲜红的双手,那是他的孩子,胸口有什么东西炸裂了一般,疼的厉害。

第四章 我怀孕了,允斯的

洛溪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

唐允斯一直守在她身边。

洛溪看见唐允斯愣了一下,闭上眼睛,又睁开,唐允斯还在,“你……”

她开口声音有些沙哑。

“你怀孕了自己不知道吗?洛溪你是存心累到流产,想让我对你心存内疚是不是!”唐允斯冷冷的开口,每一个字都很锋利,刺在洛溪的心上。

洛溪手移动到小腹上,她甚至不知道那里曾经孕育过一个小生命。

“流掉也好,离婚了有个孩子总是累赘。”洛溪的声音轻飘飘的响起,像是她不痛一样。

唐允斯刷的起身,“洛溪,你够狠!有了下一个金主了,迫不及待跟我撇清关系,你杀了我的孩子!”

洛溪侧眸看着唐允斯,他说话的时候声音很大,他在很用力的指责自己,是的,指责,所有的错都是你洛溪的,从来都是你的,他是唐允斯,所以他从来没错过。

被他强暴也是你没关好门,洛溪,你活该承受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洛溪忽然笑起来,笑的薄凉,笑的自己心都疼了。

“对啊,你都说了我是妓.女,妓找个金主能有多难,辞职申请已经定时发到你的邮箱,唐允斯,再见。”

洛溪看着唐允斯,缓缓的说道。

每个字都淡淡的,却狠狠地砸在唐允斯的心上。

唐允斯想继续骂下去,但,声音却像是哽在嗓子里一样,转身大步出门,狠狠地砸门。

砰!

洛溪听过很多次唐允斯砸门,每次砸门之后他都会再自己打开,家吗,他终究是回来折磨她的,她的办公室,他终究是要再进来找茬的。

但这次,最后一次,他不会再回来,他们结束了。

洛溪撑着胳膊起身,靠在床头,手落在自己的小腹上,眼泪慢慢的涌了上来,“宝贝,对不起,妈妈不知道你在。”

她最初怀疑过自己怀孕,去了医院,但,还没拿到结果的时候,遇见了唐夫人和萧瑞雪。

唐夫人一脸欣喜的扶着萧瑞雪,她说,瑞雪,这是我们允斯的第一个孩子,你辛苦了。

当时她正准备去看结果。

她们相遇在医院的走廊里。

多可笑的画面。

自己的婆婆扶着怀着自己丈夫孩子的女人,说着你辛苦了……

是啊,怀孕确实挺辛苦的。

洛溪还记得当时萧瑞雪缓步上前的神情,她高贵优雅,她说,小溪,我怀孕了,允斯的。

之后,唐夫人开始咒骂,最后洛溪落荒而逃,她最终也没回去看检查结果。

如果她回去,她会知道自己怀孕,不管唐允斯要不要她的孩子,她都要。

从小她就没有亲人,洛溪眼泪不断的往下落,小的时候,她就跟自己说,总有一天她会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孩子就是自己的亲人,不管别人爱不爱她,孩子都会爱她,她也会爱孩子……

但现在她连自己的孩子都没照顾好。

洛溪从无声的抽泣到嚎啕大哭。

唐允斯站在门口,心里堵得厉害,他迟疑了许久,正准备推门,手机响起。

第五章 洛溪真的走了

“瑞雪。”

“允斯,你在哪?我肚子有点疼。”萧瑞雪小声的说道。

“我马上过去找你。”唐允斯急忙应声,他脑子里忽然闪现出洛溪浑身是血倒在地上的模样。

唐允斯一路疾驰到了萧瑞雪的公寓,急吼吼的抱着她去了医院。

洛溪哭过之后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办了出院手续,她缓步往外走,看见唐允斯抱着萧瑞雪一脸的紧张,四处找医生。

很多人一脸羡慕的看着唐允斯。

‘好男人,那女的都没怎么样就这么紧张。’

‘一看就是真爱。’

唐允斯的真爱,是萧瑞雪。

洛溪脚步顿了顿转身出了医院。

萧瑞雪看着洛溪一步一步走远,唇角勾起一个得意的弧度,她有唐允斯的心,洛溪注定是要败的,现在离开,算她聪明。

萧瑞雪检查之后,并没什么问题,只是饮食上有些挑剔才会如此。

唐允斯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把萧瑞雪送回家,回了医院。

他和萧瑞雪只有过一次,那天他喝多了酒,没什么意识,第二天醒过来,他们赤着身体睡在一起,成年男人女人在一起,做了什么都很正常,何况唐允斯一直那么喜欢萧瑞雪,看着床上的落红,他当即保证自己会跟洛溪离婚。

后来,萧瑞雪跟他说自己怀孕了。

唐允斯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想法,就是觉得自己应该跟萧瑞雪结婚,睡了人家就要负责。

洛溪没签字之前,唐允斯觉得她很烦,她真的签了字净身出户,他觉得更烦。

唐允斯扯了扯自己的领带,进了洛溪的病房。

病房里空无一人,整整齐齐。

“护士,洛溪呢?”

“已经出院了,自己办的出院手续。”护士淡漠的说道,每天在医院,见惯了世态炎凉。

唐允斯的心猛地收紧。

他大步冲出医院,一路飙车回到海棠湾。

海棠湾,他们的婚房。

婚房是当初洛溪选的,她说这里有一片海棠花海,花开的时候很美,把家放在这,一定会幸福。

唐允斯进门的时候,房间里所有的摆设都如常,只是属于洛溪的个人物品不见了!

唐允斯用力的扯下自己的领带砸在地上,他怎么特么这么呼吸不畅!洛溪走了好,她早该走,早该走的干干净净的,永远不要再出现才好。

她走,就是给他和萧瑞雪腾地方,他们会很快结婚,婚房就在这!

不,他不,瑞雪是最好的女人,凭什么住洛溪住过的地方,不住,换!他要重新盖一个别墅,不,盖庄园!

种满海棠花!

去他的海棠花!

唐允斯莫名的抓狂,大步出了海棠湾,开车回了公司,刚一进门,助理莫李欲言又止。

“放!”

“唐总,洛总刚刚在办公室……”

唐允斯大步朝洛溪的办公室走去,猛地推开门,办公室里空空的,所有属于洛溪的个人物品都不见了,只剩下她的气息,微弱的存在。

唐允斯蹙眉,心里某个位置像是被掏空了一样。

洛溪真的走了,走的干干净净。

第六章 唐先生,有事吗

洛溪离开第七天。

唐宅。

“允斯,你跟洛溪都离婚了,瑞雪又大着肚子,你们的婚事不能再拖了,趁瑞雪还能穿婚纱,快点把婚礼办了,总不能抱着儿子办婚礼吧。”唐夫人握着萧瑞雪的手,对唐允斯说道。

唐允斯眸光顿了顿,莫名的排斥结婚这两个字,但,他得结婚,瑞雪怀着他的孩子呢。

想到孩子,唐允斯想到洛溪流掉的那个孩子,想到她脸色惨白的躺在地上,想到她之前被自己压着趴在地上。

“结婚。我让人从法国把婚纱设计师裁剪师都请过来,明天就去试婚纱。”唐允斯大声说道,好似声音越大,他就越有底气。

“太好了,太好了,瑞雪一定是最美的新娘子。”唐夫人笑着说道。

“伯母……”萧瑞雪小脸微红。

“还叫伯母,都要结婚了,这声妈我担得起。”唐夫人拍着萧瑞雪的小手说道。

萧瑞雪抬眸看着唐允斯,含情脉脉。

唐允斯莫名想起当初洛溪被带回家的时候,唐老爷子让洛溪喊唐夫人妈妈,她也是看着自己,眸光怯怯的。

“让你叫你就叫。”

“妈。”萧瑞雪展颜一笑,唐允斯是她的。

第二天,风轻云淡。

六月的N市,温度最宜人,花儿草儿长得都好。

唐允斯带着萧瑞雪去了影楼。

助理们帮着萧瑞雪试婚纱,每个款式的都有,萧瑞雪一脸的兴奋。

唐允斯淡漠的看着窗外,不知道怎么又想起洛溪,那个时候,她是一个人来试的婚纱,谁让他烦她!

唐允斯烦躁的厉害,为什么又是洛溪,他着魔了,他就是内疚了,那个孩子,对,就是因为那个孩子,他应该补偿洛溪,给她钱,她拿了钱,他就不会再想她,但是她去哪了?

他首先要知道她去哪了。

唐允斯终于给了自己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找洛溪。

在N市,他要找一个人太简单!

萧瑞雪刚刚选好婚纱,莫李已经回了唐允斯信息。

“我送你回去休息。”唐允斯应付的说了几句,把萧瑞雪送回了家。

萧瑞雪一把抱住唐允斯,“允斯,晚上留下吧。”

“我还有事。”

“允斯,我,我问过医生,我们可以的……”萧瑞雪小脸绯红,低声在唐允斯胸前说道。

“乖,我的体力你知道,伤到孩子就不好了,等孩子生出来,我会满足你。”唐允斯尽量压制住自己的躁动的心说道。

萧瑞雪小脸红的厉害,这是她能对唐允斯说的最露骨的话,她在他心里一直是淑女。

唐允斯出门。

一路飙车到了洛溪的住处。

郊区的一个小院子。

唐允斯过去的时候,洛溪正在院子里种裁剪绿萝,她白净的手指利落的把多余的枝叶剪掉,又把剪掉的枝叶整理了一下,修剪好插在一旁的水瓶里,她的动作很温柔,很慢,像是在享受其中的乐趣一样。

唐允斯呼吸放缓。

洛溪听见脚步声抬眸,看见唐允斯,仅仅有片刻的错愕,“唐先生,有事吗?”

第七章 唐允斯你真让人恶心

“我和瑞雪要结婚了。”唐允斯开口。

洛溪长睫轻轻的颤了颤,“哦,恭喜你。”

“你想要多少钱?”唐允斯有些恼火,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开口会说出那句话。

“为什么给我钱,你已经不睡我了,我需要钱,会找我的新金主。”洛溪压着自己心尖上的刺痛,说道。

“洛溪,你怎么那么贱!”唐允斯话冲口而出,火气腾地一下冲了上来,大步进了院子,一把钳住洛溪的手腕,直接把她拉上了车子。

“唐允斯,你做什么!”

“你不是要个金主吗?我做你的金主。”

“我不要你,唐允斯,我们已经离婚了,你放开我!”洛溪尖叫着想要从车子上下去,车门被唐允斯反锁。

“唐允斯,你不是爱你的萧瑞雪吗?她不是怀孕了吗?你们不是要结婚了吗?你缠着我,对得起谁!”洛溪气恼的说道。

唐允斯不理会洛溪,一路飙车回到海棠湾。

洛溪被他扯着胳膊从车子上拉了下来,一路连抱带拽进了卧室。

“唐允斯!”洛溪尖叫着被唐允斯扔在了床上。

“闭嘴!”唐允斯狠狠地喊道,整个人扑了上去。

洛溪再怎么挣扎,最后都被唐允斯狠狠地钉在床上,她眼神空洞的看着天花板,被唐允斯各种折腾。

终于,唐允斯发泄完,他起身,胸口的闷气舒缓了不少。

“当初费尽心思爬上我的床,不就是为了让我睡你,现在,我身边缺一个能睡的人,洛溪,你就得给我待在这,按次数算钱,我不会少你的。”

“唐允斯,你混账!”洛溪气的全身颤抖。

“如果不是你,我会跟瑞雪分开吗?如果不是你,我的孩子会死吗?洛溪,你欠我的不是一星半点,你欠我全部,你想也好不想也好,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唐允斯养着的金丝雀,老子想什么上你,就什么时候上!你,负责张开腿。”唐允斯一把钳住洛溪的喉咙,对,他该做的就是这些。

她洛溪凭什么,签了离婚协议就走的干脆利落,享受她安逸幸福的生活,他们之间的欠债呢?她欠了他那么多,她没资格离开他。

她必须做他的专属妓.女,连个情妇她都没资格做!

洛溪呼吸吃力,一双手用力的想推开唐允斯。

唐允斯松开手,手机响起。

萧瑞雪打过来的,唐允斯接通,“瑞雪。”

“允斯,你晚上过来陪我吃饭吗?”

“他没空!”洛溪大声喊道。

“允斯……”萧瑞雪全身的血液迅速凝固,是,洛溪!

啪!唐允斯回手一巴掌打在洛溪的脸上,洛溪被他打的摔在床上。

“我回头再跟你解释。”唐允斯挂断了电话。

“洛溪你找死!”

“怎么敢做不敢认!唐允斯你真让人恶心!”洛溪恨恨的说道。

“你找死!”唐允斯上前,抬起手。

洛溪抬头看着唐允斯,半边脸红肿不堪,唐允斯的手僵在半空中。

“我回头再跟你算账!”唐允斯扔下一句话,快步出门,有种仓皇而逃的感觉。

结婚一年,老公从来不待见她……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69751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