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门魂师:高冷道人,遇上了失忆幽魂

道门魂师:高冷道人,遇上了失忆幽魂

第1章 长生巷(1)

时值七月,烈日下的街头,行人寥寥,柏油大路被晒的都可以用来煎鸡蛋,纵然是这样的天气,行人们谈论起这几日来发生的事情,后背都忍不住会发凉。

在城区的大街小巷内,到处都贴满贴满了公安局的告示,说是距离城区不远的临山村,这几日来,接二连三发生恐怖死亡事件,而且作案手法极其残忍,死者浑身的骨肉露在外面,似乎是被人剥了皮一般,死像极其恐怖。

看到告示的人,都不禁感觉头皮一麻,纷纷议论着,其中一人说道:“这杀手一定是个心理变态狂,杀人不过头点地,何必非要选择这种残忍的手段,这得有多大仇恨才能做出这种事情呀!”

另一路人小声对那人说道:“你小声点儿吧,不怕下一个被盯上的是你呀,我可听说了,这凶手到现在都没有抓到,公安局局长因为这件事,都换人了,新到任的局长,都已急的摔了两三个杯子了,可现在都没有一点儿线索呀!”

这件事情,这几日里,在这小县城内被传的沸沸扬扬,往日里晚上繁华的夜市,这几日天刚刚黑,大街上便已经人迹寥寥。

深夜时分,大街上的路灯昏黄的很,贯通城区的马路上,别说是人,就是车,也很久才过一辆。

此时,一辆红色出租车正从临山村方向朝着城区开来。

车内的司机一边开车,一边打开车上的收音机,而此刻,收音机所广播的内容,也正是这几日在这小县城内被传的沸沸扬扬的恐怖杀人事件。

司机师傅似乎对这广播的内容并不感兴趣,一下子关掉广播之后,继续开车,就在这个时候,司机忽然看见车灯照耀的前方,似乎有一个人影朝着自己招手……

司机降低车速,仔细朝前看去,确实有一人正在朝着自己挥手,示意自己将车停下,联想刚才广播内的恐怖杀人事件,司机忍不住额头渗出一层冷汗。

待司机将车开近之后,借着车的前灯光,司机才看清楚,拦自己车的竟然是一名女人,此处距离城区虽然不算太远,但是怎么也有几十里的路程,此刻司机虽然好奇这么晚,这女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也懒的过问,毕竟她一个弱女子对自己,还是造成不了什么威胁。

司机摇下车窗,没等司机张口,那女人便低着头对司机说道:“师傅,能送我一程吗?”

女子声音低沉的很,让人听着感觉心中泛起阵阵凉意。

司机打量了这名女子一下,只见这女子披肩着一头长发,但因为低着头,所以司机没能看到女子的相貌。

“你,你到哪儿?”那司机显然满脸有些惊讶,总是感觉这女子浑身似乎哪里不对劲,但一时间,又实在不知道问题出在了哪儿。

司机问完后,过了一会儿,那女子悠悠回道:“长生巷,13号诊所。”

司机一脸纠结的表情,从司机脸上流露出的表情来看,司机心中似乎并不想接这单生意,但是自己就是吃这碗饭的,确实也不好拒绝。

司机犹豫了一会儿后,勉强的点点头,对那女子说道:“上车吧!”

那女子上车后,坐在司机后面的位置上,语气低沉地说道:“师傅,谢谢了。”

不知为什么,司机听到这名女子说话的声音,总是感觉后背直发凉。

司机回过头,看看那名坐在后面的女人,只见那女人此刻也刚好抬起头盯着自己,这一看立刻让司机后悔刚才自己所做的决定,那女人的双眼茫然无光,脸上更是没有丝毫血色,如同用白漆刷过一般,惨白的很。

看着司机发愣的神情,那女人说道:“师傅,你在看什么,可以开车走了,我有急事。”

司机此刻恍然大悟,强忍着心中的恐惧,苦笑几声,说道:“没什么,没什么,我是看大妹子你这身衣服不错,挺不错,没事了,咱们现在就开车……”

第2章 长生巷(2)

说罢,司机慌忙转身强忍着不让自己多想,然后启动车子,此时司机显然手都有些发抖,连着启动了几次,才将车开动起来……

一路上,司机将车速尽量提到最快的速度,平常需要十几分钟的路程,这次竟然只用了一半的时间,看到车子马上就要进入城区的时候,司机心里终于舒了一口气。

司机心中想到,这女人竟然大半夜要去什么诊所,想必可能是有什么急病,所以刚才脸色才会这么难看,而且这一路上,似乎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想必应该是自己吓唬自己,想多了,更何况,这里距离那女人说的长生巷也不远了。

想到这儿,司机缓口气后,为了缓解车内的气氛,司机说道:“大妹子,我看你脸色不大好,要是看病的话,我送你到县里大医院吧,别为了省几个钱去小诊所,身体最重要嘛!”

司机说着,回头看了一眼,此刻,那女人正一只手捂着胸口,低着头,而且身体似乎还有些发抖……

过了一会儿,那女人声音冰冷的回道:“不必了,我这病,其他地方,治不好。”

那司机刚想再说什么,好像忽然觉察到了什么……

刚才司机说那女人衣服好看,其实只是一时间找不出话茬,不知道说什么,所以顺口随便一说,其实刚才司机根本没有注意到那女人的着装。

可是,就在刚才,司机回头的一瞬间,才发现,那女人衣服的材质,似乎很是奇怪,而且看样子很厚,按理说,这大夏天,就算是晚上,也很少会有人穿的这么厚,而且那衣服材料似乎是用的绸缎做成的……

忽然,司机好像想起来了什么,现在这年代,除了旗袍之外,什么衣服还会用绸缎呢,而那女人穿的衣服,也绝不是一件旗袍,恐怕用这种材质最多的,应该是寿衣……

想到这里,司机的脑子嗡的一声,似乎快要炸了,但是此时,司机也没有胆量再次回头看,生怕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司机悄悄抬头看了一样车内的后视镜,这一看,更是验证了司机心中的想法,只见后视镜中哪里还有什么人,明明自己后面什么都没有,司机看到后视镜中此时的车内,明明只有自己一个人……

这时候,忽然一只手一下子搭在了司机的后背上,这种情况下,就算心再宽的人,恐怕遇到这种情况也坐不住了。

司机心头一颤,猛然踩下刹车,只听一声刺耳的急刹车响之后,马路上被车轮划出一道长长的黑痕……

而司机因为急刹车,脑袋一下子撞到方向盘上,不过好在车并没有撞到什么墙面或者其他车辆之上,司机只是因为惯性,脑袋轻碰了一下,并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交通事故。

司机迷迷糊糊抬起头来,脑袋因为刚才撞方向盘已经受了伤,血顺着司机的头流到了脸颊上。

不过这个时候,司机哪里还顾得上这些疼痛,胡乱擦了一把之后,整个人都一下子愣住了,经过刚才那一番惊吓,司机这时候,浑身的衣服都已经被冷汗给湿透了。

忽然,从后座上再次传来那女人的声音。

“师傅,你没事吧?”

司机猛然回头,此刻,那女人竟然纹丝不动的仍旧坐在后座上,低着头,整个人好像刚才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

刚才那一脚急刹车,司机系着安全带都被撞的脑袋挂彩,而那女人却在后座上像没事人一样,司机心中想到,看来自己这次真的是撞邪了!

看着后座上的那女人,司机满脸惶恐,不过仍旧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不敢轻举妄动,过了好一会儿,司机才结结巴巴地说道:“没,没事,长生巷,到,到了……”

那女人没再说什么,只是哦了一声,然后打开后车门,下车后,女人走到司机驾驶座的车窗旁,伸手从车窗递给司机一叠钞票。

此时,马路两旁的路灯发出昏黄的灯光,借助着这灯光,司机模模糊糊地看到那女人手中钞票上所印着的字样,那竟然是“天地银行”四个字……

司机此刻感觉到身体已经不能动弹,整个人似乎都已经瘫痪在了自己的驾驶位上,刚才的事情,已经足够让司机一生难忘,可这个时候,看着那女人递给自己的一叠冥币,司机接也不敢,不接也不敢,只是静静地楞在驾驶座上,仿佛是在等待着审判处理的死囚犯一般……

那女人好像也没有要难为司机的意思,见到司机只是静静地盯着自己,脸色难看的很,呼吸急促的如同刚刚跑了几公里一样,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

只见那女人将手中的冥币缓缓放到车窗里,然后转身,朝着一条巷子飘去,不错,是飘,不是走,这时候,司机才发现,那女人的脚,似乎根本没有落地,而那女人飘进的那条巷子,正是13号诊所所在的长生巷……

第3章 诡客(1)

午夜钟声响起,现在,已经差不多快要凌晨一点钟的时候,大街小巷早已空无一人,黑灯瞎火,但是,长生巷,13号诊所内,此儿科依旧亮堂着大灯,依旧没有要熄灯关门的意思。

13号诊所,虽说是一家诊所,但是诊所内没有任何药味,反倒是飘荡着一股说不出名字的花香气息,屋内洁白的墙面,洁白的沙发,洁白的办公桌椅,清一色的素白,单调的很,不过在窗台上养着的几盆花,此刻却正开的碧绿鲜艳,在这清一色的素白装修中,倒是显得很扎眼。

屋内,一名浑身白色西装领带,看样子有二十七八左右的男子,正坐在办公椅上,闭目养神,神情相貌中,带着几分应有的稳重和几分难得的洒脱,怀中还抱着一只浑身毛色雪白的猫咪,此人便是这13号诊所的唯一大夫,白起!

而在白起办公桌旁的沙发上,还坐着一名胡须皆白的老头,虽说看起来年迈,但老头却神情奕奕地端着一杯茶水在细品慢咽,边喝边说道:“不错,不错,好茶呀,不枉我花费大力气给你找来了几株黄泉之花!”

说话的这老头名叫白岩,是这13号诊所的上一任大夫,白起接了白岩的诊所后,白岩感觉自己也算是退休了,整日里品茶养花,过的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虽说白岩白起这二人都姓白,但二人其实并没有什么亲情关系,巷中的老住户也都只是知道,这13号诊所在这长生巷中已经开了三十余年,本来只有白岩一人,只是十年前,白岩不知道从那里带回一个浑身是血的重伤少年,这少年便是白起,至于其他的事情,倒也没有人再知道什么了。

就在白岩喝茶喝的正惬意的时候,忽然,只听到吱的一声响动,诊所的门被一阵阴风缓缓吹开了,伴随着这么一阵阴风,诊所内瞬间让人冷的有些发抖……

白岩朝着门口的方向瞥了一眼,神情一下子变的严肃起来,泯了一小口茶后,白岩自言自语地说了声“这几日还真是事儿多,这么晚了,竟然还有客人!”

白岩刚说罢没一会儿,便看见一个女人走了进来,素白的地板上,竟然见不到那女人的影,而且也听不到任何脚步的声音……

坐在办公椅上的白起,此时,终于慢慢睁开眼,而此时,那女人已经径直朝着白起走了过来,人就站到白起的办公桌前,白起盯着眼前这名女人打量了一番,这女人,正是刚才乘坐出租车来到长生巷的那女人。

此时,这女人的脸色似乎比刚才还要惨白上几分,而且那女人浑身,散发出阵阵寒气,女人的一只手捂着的胸口处,似乎时不时散发出一缕缕烟气……

白起盯着女人看了一会儿后,轻声说道:“天魂百分之三十五受损,地魂也有轻微破碎,不过好在人魂无恙,看样子,应该是被灵虚道门的碎魂符所伤!”

坐在沙发上的白岩盯着手中的茶杯,头也不转地接过话来,说道:“不错,灵虚道人,出手向来都是死招,毕竟你们……”

白岩的话还没说到一半,好像感觉到自己说错了什么,赶忙语气一转继续说道:“哦,不是你们,是他们,他们灵虚霍家一族向来铁石心肠!”

白起冷瞥了白岩一眼,没有说什么,白起轻抚了几下怀中的白猫,对那女人说道:“既然来到了这13号诊所,想必应该知道这里的规矩,就不必我多说什么了吧!”

那女人点点头,语气低沉地说道:“世间的孤魂野鬼,因灵魂受损而不能入轮回者,可以到13号诊所,用自己的生前记忆,换取灵魂医师为自己修补灵魂的资格,灵魂医师会根据此人生前的记忆做出最终决定,协议达成,便会得到灵魂医师的救治。”

第4章 诡客(2)

“既然规矩你都知道,那么,你要是愿意用你的生前记忆,来换取灵魂修复资格的话,那就把你的记忆,都交给我吧!”白起说罢后,目光紧紧盯着眼前这女人,似乎在等女人的回复。

过了良久,那女人没有说任何的话,惨白的脸上,似乎有几分不情愿……

看那女人良久没有回自己的话,白起似乎有些不耐烦,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架势,说道:“怎么?后悔了吗?13号诊所从来不强人所难,你若是不愿意,就请回吧,不过,碎魂符这种带有持续性伤害的符咒,恐怕你撑不过今晚。”

说着,白起就要起身准备离开,那女人赶忙说道:“没,没有,我只是想求情您,在我交出所有记忆之前,我想回家再看一眼我的儿子,今天,是我的头七,也是他的生日……”

白起一愣,不等白起说话,那女人继续说道:“黄泉路还有一个望乡台,医师大人该不会连这个请求都不同意吧!”

“你家可是灵虚山脚下的临山村?”白起问道。

那女人点点头,回道:“不错。”

白起听那女人说完后,嘴角轻轻一笑,转身对白岩说道:“看起来,应该是一段不错的记忆,你说呢!”

白岩放下茶杯,起身仔细打量了一番这女人后,将目光转向白起,笑了笑,然后回道:“你现在才是13号诊所的大夫,何必问我,我这几年懒散惯了,不想过问诊所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

白岩说罢,伸了一个懒腰,打了几个哈欠,朝着楼上走去,空留下白起和那女人还在诊所内。

白起将怀中的猫放到沙发上,然后走到窗台旁的花盆旁边,用手轻轻在一株花上掰下一片绿叶,然后将那叶片放到那女人胸口受伤处,那叶片竟然神奇般的化为碧绿色液体,然后被那女人身上的伤口尽数吸收。

看着眼前的景象,白起自言自语地说道:“九幽深处的黄泉之花,果然药效更佳。”

白起转而对那女人说道:“这黄泉之花的叶片,虽然可以压制碎魂符的伤害,但是对你受损的灵魂没有任何益处,不过让你多撑三四天,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明日我亲自送你回去,顺便取些药引回来。”

那女人见到白起答应了自己的请求之后,脸上掠过几丝惊喜之情,紧接着,那女人竟然一下子跪在了白起的面前,低声说道:“多谢医师大人,阿美此生无以回报,来世愿……”

没等那女人说完,白起便打断了那女人的话,说道:“不用谢我,我也是,职责所在罢了!”

说罢,白起走到一旁打开柜子,从柜子中取出一把白伞,然后走将那白伞打开之后,白起嘴中似乎默默念动着什么,而同时,那女人的身体开始慢慢变为了一团青烟,被那白伞卷入其中……

天刚刚亮的时候,一个老太太已经在十三号诊所内的大厅中,摆好了一桌的早餐,刚摆好不久,白岩便从楼上走了下来,问道:“阎婆,小白呢,怎么不见他人。”

阎婆听到白岩的问话,赶忙回身答话,说道:“白大夫今天一大早就带着藏魂伞出了门,早饭都没来得及吃一口,应该是去临山村了吧!哦,对了,白大夫走的时候,还带上了阿狸。”

阎婆嘴中所说的阿狸,便是白起一直抱在怀中的那只雪白色猫咪。

白岩叹口气,坐到桌前,喝完一杯茶后才慢悠悠地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这急脾气还是没改。”

阎婆笑笑说道:“白大夫这急脾气,应该是娘胎里带出来的,恐怕是改不了了。”

阎婆说罢,收起脸上的笑容,语气一转,继而说道:“不过,我按照您的吩咐,前几日特意去了临山村一趟,据我调查的结果来看,那东西似乎很是奇怪,背后,好像还有人在操纵呀!”

“那又如何?你是在怀疑小白的能力吗?”

阎婆此时,脸色忽然有些沉重起来,继续说道:“那到不是,不管那东西是什么,自然是难不倒白大夫,但是,白大夫做事,向来高调,而那又是在灵虚脚下,搞不好,会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呀!”

白岩听到阎婆这么说,楞了一下之后,马上又恢复了常态,说道:“无妨,灵虚那群老家伙若真是想要搞事情,我们13号诊所,奉陪就是了!”

第5章 凶案再起(1)

距离城区北边不远处,便是灵虚山,山上有一道院,已有数百年的历史。

听说这道院是清朝时一户姓霍的人家所开创,之后道院除霍家子弟外,也收了不少外家子弟,到如今,已经成了道家圣地,这几年,国家还将灵虚山开发成道家旅游圣地,每年都有不少道家信徒前来参拜。

而灵虚山脚下,便是临山村,因为灵虚山被开发成道家旅游圣地,临安村这几年也跟着富裕不少,外来人口大增,如今,虽说只是一个村,却有三四千人的人口。

而那个被传的沸沸扬扬的恐怖杀人案,便正是在这个村子发生的,直到现在,都未能破案。

这一日,天刚亮,村子便再次像是炸了锅一般沸腾起来。

在村口,此时已经围了不少人,村外的大路上,齐刷刷地停着七八辆警车,现场已经拉起警戒线,十几名警察正拦着聚集过来的人群。

此时,村口不远处,一辆白色雪弗兰开了过来,不过这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围在警察拉起的警戒线内,没人注意这辆白色轿车。

轿车门打开后,白起从车上下来,一身白色正装,这也是白起的一贯打扮,白起步子刚迈下车,只见白起脸色忽然皱了一下,犹豫一下后,白起走到车的副驾驶位置上,一手从车里面抱出那只叫做阿狸的白猫,一手拿出一把雪白色雨伞。

白起这一身打扮,确实博人眼球,有些少女用花痴般的眼神看着白起,也有人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白起,不过白起想必早就习惯了,脸上似乎并不在意别人的看法。

白起朝着人群走去,此时,警戒线内,十几名法医正在忙的不亦乐乎,虽然尸体已经被用白布盖上,但是地上的血迹却还没有干掉,看起来,这件事情应该就发生在几小时以前。

听旁边的人议论着,说这个被杀的人,和上几次的情景一模一样,整个人身体的皮都被剥的干干净净,据说被发现的时候,只剩下这名一具鲜血淋漓的尸体躺在路上。

听到这里,白起对着怀中的那只白猫小声说道:“阿狸,死者不仅被那东西剥了皮,竟然连灵魂都被夺了去,接下来,就看你的了,去把那东西找出来就好,这东西,刚好可以入药。”

白起说罢,只见白起怀中那只白猫一下子跳到地上,然后消失在人群之中。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老头带着一男一女越过警戒线,老头四下看着地上死者的遗物以及那满地尚未干掉的血迹,脸上的充满了恐惧的表情,嘴里嘟囔着,“第八个了,这已经是第八个人了……”

老头说着,将目光转移到他身后跟过来的那一男一女身上,那男人看起来,大概三十出头,而那女人,则看起来应该只有十八九岁,着装倒是时尚的很,二人背后都背着一个带有八卦图文的背包,八卦图纹下方,还有‘灵虚’二字的印记,此二人便是灵虚道门首徒沐泽,以及灵虚家主义女夏琳。

老头看着那二人,小声说道:“二位不是说,昨晚那东西已经被你们解决掉了吗,怎么,怎么现在又出事了……”

沐泽皱了皱眉头,走到一滩血迹前蹲下,然后取下身后的背包,打开后从包中取出一张白色纸条,上面还用红笔画着符咒,看样子,应该是灵虚特有的符咒。

只见沐泽将那白符扔到地上那滩血迹之上后,那白符一沾地上的血迹,立刻化为一阵黑烟,然后被风吹散……

沐泽说道:“从刚才的试灵符所逼出的邪气来看,这人和之前那七名遇害者一样,是被同一邪灵所害,而且,连死者的魂魄都找不到!”

此时,夏琳听到沐泽如此一说,不禁大吃一惊,说道:“不应该呀师兄,昨晚那女鬼明明中了我们的碎魂符,恐怕是根本熬不过昨晚的,怎么会再出来行凶呢!”

第6章 凶案再起(2)

沐泽想了想,回道:“如果真是这样,那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昨晚那女鬼,根本不是凶手,真正的凶手,恐怕另有其人……”

夏琳点点头,说道:“不错,昨晚那女鬼看起来并不怎么棘手,好对付的很,应该只是一个初级鬼魂而已,我们早就该想到的,真正的凶手,绝不会这么容易就被我们的碎魂符所伤到的。”

这时候,两名警察走了过来,其中一名警察说道:“江局长,这是刚才局里发来的资料,经过我们这几天的调查,终于找到了之前七名遇害者的一个共同点。”

那老头听到那警察这么说,一时变的兴奋起来,立刻接过警察手中的资料看了起来。

那名警察继续说道:“之前的七名遇害者,虽然浑身的皮都被剥掉,已经看不清面貌,但是经过DNA鉴定,身份都已经确定,他们都是这村子里面游手好闲的小混混!”

老头看着手中的资料,边看边说:“这些人生前都得罪过什么共同的人吗”

那警察点点头,继续说道:“这几人经常欺负村子里面一个叫阿美的寡妇,但是,据调查,这个阿美好像是个神经病,前几天就已经去世了,昨天就是她的头七。家里面没有什么亲人,后事都是村子里面出钱帮忙料理的。”

那警察说着,便从档案袋中翻出一张照片,那照片上的女人,竟然就是昨晚出现在十三号诊所的那女人。

而此时,一旁的沐泽和夏琳凑上来一看照片中的女人,也是露出了满脸惊讶的表情。

夏琳说道:“师兄,这女人不就是昨晚被我们用碎魂符所伤的那女鬼吗?”

夏琳接过江局手中的照片,盯着看了一会儿后,说道:“不错,的确是她,从逻辑上来讲的话,应该是阿美的鬼魂回来找那几个经常欺负她的人报仇来了,可昨晚那女鬼已经被我们的碎魂符所伤,应该没有能力在害人了,看来,是我们把情况想的太过简单了。”

一旁的沐泽沉沉思了良久之后,说道:“不管凶手到底是不是那个昨晚被我们所伤的女鬼,我想这件事情一定和她有什么内在的关系,今晚我们就去阿美的家中看看,或许在那里,我们会有所发现。”

此时,江局长旁边那两个回汇报工作的警察满脸疑惑,其中一人说道:“可是,据调查,阿美是个寡妇,她死后,她家里已经没有其他人了呀!更何况,她还是个神经病,所以,这件事情会不会和她没有关系,一切只是一个巧合而已。”

听到那警察说完之后,沐泽脸色一沉,声音之中带着几分沉重,说道:“没有人,不一定没有其他东西,更何况,凶手很有可能,根本就不是人……”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中传来几声颇带嘲讽的讥笑声,夏琳和沐泽回头看去,只见一人一袭白色正装,手执一把白伞,站在警戒线外,正看着他们二人,此人正是白起。

白起看着沐泽和夏琳,用嘲讽的语气说道:“灵虚道人,可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呀,霍家那老头子,就不能派两个,比猪聪明的人下山解决问题吗?”

听到白起这番话,夏琳忍不住心中涌起一团怒火。

“你是什么东西,是来搞事情吗?”夏琳边说边握紧拳头,说着就要朝白起走来……

沐泽赶忙从后面一把拉住夏琳,小声说道:“师傅交给我们的事情还没有头绪,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

“外行人看不出来,难道你们身为灵虚道人,就没有发现,死者不仅肉体肌肤尽没,就连身上的灵魂,都消失的干干净净了吗?”

对白起所提出的问题,其实沐泽也感到很是奇怪,一般人死后,短时间内,灵魂是暂时不会离开肉体的,就算离开,也不会飘的太远,但是这名遇害者的灵魂,似乎是消失了一般,没有任何的踪迹。

沐泽反问道:“我们自然看的出来,可是,那又如何!”

此时,夏琳仍旧在气头上,夏琳本想在骂上几句,发泄一下心中的怒火,没等夏琳张口,便听到白起说道:“说你们傻,你们还真是傻的有些天真,如果死者的灵魂没在这里,那他们会在哪呢?霍家老头子难道没告诉你们,灵虚道术之中,有一种搜魂术吗?”

“你的意思是,死者的灵魂可能是被凶手藏了起来,只要我们用搜魂术找到死者的灵魂方位,就可以顺藤摸瓜,找出幕后的邪灵凶手吗?”

此时,沐泽才恍然大悟,这几日自己和夏琳一直在想办法如何寻找凶手,却从没有想过从其他方面入手,如今听白起这么一说,倒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不过此时,忽然一个疑问出现在沐泽心中,搜魂术是灵虚道术,非灵虚内家弟子不传,可是,白起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等沐泽反应过来想要问白起的时候,发现,此时,白起已经转身离开,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第7章 身陷险境(1)

夜色下,临安村内,此时出奇的寂静,街道的两旁,老旧的路灯发出昏黄的灯光,一闪一闪,使得整条街道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街道上,沐泽和夏琳,正盯着手中的一个方位盘,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两人走到街道一处院子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此时,方位盘上的指针,稳稳地指向两人旁边的那处院子……

两人抬头看那院子,只见大门上锁着一把铁索,门的两侧,还贴着白纸,门上还挂着白绫白花,看样子,这户人家像是刚刚举办完丧事。

夏琳说道:“师兄,这里不就是前几天刚去世的阿美家吗?那些死者的灵魂,难道都被藏在了这里面?”

沐泽点点头,说道:“不错,搜魂术是不会有问题的,看来,我们之前的猜测没有错,那几起恐怖凶杀案,看来真的还和这个患有神经病的女人有关系。”

说罢,沐泽收起手中的方位盘,然后从背包中取出一张小型的折叠弓,夏琳则从自己背包中取出一把长鞭,二人小心翼翼地走到那院子门前。

二人将门上的铁索撬开之后,大门被推开的一瞬间,只见一阵阴风中卷起无数白纸,从院子内吹了出来,吹的二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二人打了一个精灵之后,立刻变的警惕了起来。

待那阵阴风过后,二人走到院子中,此时,院子的地上,仍旧洒落着不少白纸片,整个院子,似乎笼罩在一种密不透风的阴冷气中,压抑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沐泽和夏琳谨慎地观察着四周的任何风吹草动,这院子倒是挺大,院子中央还有一棵槐树,看样子应该种了有十几年了,院子的正面和左右两面是都是二层楼,再加上槐树的树冠,将整个院子遮的密不透风,这也难怪院子内笼罩着一种阴森的感觉。

此时,沐泽伸手从背包一侧取出一根利箭,箭头上,似乎还刻着什么符文,而夏琳,此刻也是紧紧握着手中的长鞭,不敢有丝毫放松。

沐泽小声说道:“夏琳,我感觉这里的邪气不同往常,这次看来是我们太过冒失了!”

夏琳冷笑一声,说道:“师兄,你也太长他人志气了,凭你手中阴阳弓,我手中的乾坤鞭,什么厉鬼解决不了……”

没等夏琳说完,沐泽立刻嘘了一声,示意夏琳安静一下,二人安静下来后,沐泽小声说道:“师妹,你听,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呀!”

夏琳仔细一听,果然有声音,而且这声音,似乎是有人在唱儿歌,二人顺着声音的来源寻去,那声音应该是从正面的屋子内发出来的……

二人朝着屋子靠进了过去,就在快要走到屋子的门前时,忽然,身后传来砰的一声响动,二人赶忙回头一看,只见刚才进来的院子大门,竟然被一阵阴风给刮的紧紧关了起来。

若是其他人,遇到这情况,肯定是要吓的不轻,不过沐泽和夏琳毕竟是灵虚道人,什么场面没有见过,这对他们来说,自然没有什么。

夏琳嘴角冷笑一声,说道:“哼,‘鬼关门’,都是老把戏,就没有什么新鲜花样吗?”

刚说完,二人面前的屋门却吱吱作响,慢慢打了开来,屋内,似乎还有一闪一闪的幽绿色荧光。

“这又是干嘛?请君入瓮吗?”

夏琳说着就要朝着屋子走进去,却被沐泽一把抓住,拽到自己身后,沐泽将箭搭在弓上,对夏琳说道:“夏琳,不要莽撞,我总感觉这次我们似乎遇到了硬茬子。”

“师兄,咱们既然都已经进来了,总不能空着手再回去吧!”

沐泽犹豫了一下,说道:“先贴门神符咒,防止再被‘鬼关门’。”

夏琳哦了一声后,立刻从身上取出两张符纸,朝着那两扇打开的门上,使劲一扔,那薄薄的符纸,竟然如同飞镖一般被狠狠的砸到门上,牢牢地粘在了门的两边。

第8章 身陷险境(2)

两人对视一下,点点头,然后朝着屋子里面走去。

二人走进屋子后,发现屋子里面虽然没有开灯,但是,在屋子的一角,不知什么东西,正散发出闪烁的幽绿色荧光,而且还传来阵阵儿歌的声音……

二人小心翼翼地朝着那房屋的一角走了过去,荧光的照射下,沐泽似乎看到墙角似乎坐着一个孩子大小般的人影,这种情况下,肯定不会真的是个孩子,不是孤魂就是野鬼,沐泽眼疾手快,朝着那人影猛然拉动弓弦,朝那人影射了一箭……

那箭不偏不倚,刚好射中那人影的头部,与此同时,屋子内飘荡的儿歌声骤然停止。

而夏琳此刻,挥起手中的乾坤鞭,朝着那人影一甩,鞭绳立刻紧紧卷住那人影的脖子处,紧接着,夏琳猛然往回一拉缏子,那人影被拉了过来,夏琳顺手一把抓住那东西的脖子,只感觉这东西毛茸茸的……

而此时,沐泽顺手从腰间拔出一个手电筒,打开一看,这东西,竟然只是一个儿童玩具娃娃,而那荧光,只不过是从玩具娃娃身上的荧光灯发出来的。

沐泽用手电扫了一下四周,发现屋子内缭乱不堪,满地都是各种孩子才会玩的毛绒玩具。

夏琳满脸疑惑,说道:“师兄,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孩子才玩的玩具,警方的资料不是说,阿美是个寡妇,家里根本没有其他人吗?那她找这么多玩具干嘛呀!”

沐泽也是一脸茫然,想了想,说道:“那阿美不过是个神经病,他的思维,我怎么会知道,不过说来,这屋子里面确实有着很重的邪气,我们还是谨慎一些的好。”

说着,沐泽接过夏琳手中的玩具娃娃,而那玩具娃娃的头上,还插着沐泽刚才射进去的那根箭,沐泽拔出那根箭,刚准备将手中的玩具娃娃扔到地上的时候,忽然发现,那玩具娃娃头上刚才被箭射的那窟窿,此时,竟然正在冒出血水……

这倒是让沐泽猝不及防,沐泽赶忙想要将那玩具娃娃扔出去,却发现,事情那里会这么简单,那玩具娃娃似乎被赋予了生命,像是复活的娃娃一般,两只手,竟然紧紧地抓着沐泽的胳膊不放。

紧接着,那玩具娃娃再次发出了儿歌的声音,这声音沙哑之中带着几分犀利,如同嗜血的魔鬼所发出的一般,让人听了,感觉浑身的汗毛,似乎都要竖了起来……

因为那玩具娃娃紧紧缠在沐泽左臂胳膊上,所以,夏琳也不敢随意用乾坤鞭攻击,以免误伤到沐泽。

沐泽冷静下来之后,丢掉右手的弓,从裤子口袋中顺手掏出一张白色符咒,朝着那玩具娃娃的额头,猛然贴了过去,嘴中大声喊道:“灵虚斩魄,碎魂真术……”

只见沐泽手中的白符贴到那玩具娃娃的额头之上后,伴随着一道金光闪过,而那玩具娃娃似乎没有受到丝毫的损伤,依旧是紧紧抓着沐泽的胳膊,只是现在仿佛是被沐泽激怒了一般,那玩具娃娃竟然张开了血盆大口,口中竟然还长着两排獠牙。

还没等二人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那玩具娃娃已经朝着沐泽的胳膊上猛然咬了下去,沐泽左臂立刻被咬的鲜血淋漓……

沐泽强忍着剧痛说道:“夏琳,这东西竟然不怕我们灵虚的‘碎魂符’,快使用驱魔咒……”

夏琳恍然大悟,一手执鞭,一手摸到自己身后工具包中,掏出一根竹签,并且快速默念:“道神朝圣,驱鬼密令!”

念罢,夏琳将手中的竹签朝着沐泽胳膊上的玩具娃娃猛然扎了进去,那玩具娃娃立刻发出一声惨叫,紧接着便安静了下来。

沐泽顺势一甩,那玩具娃娃被甩到了一旁,夏琳赶忙搀扶住沐泽,此时,沐泽的左臂已经完全没有了知觉,额头上的汗珠如豆子般大小不断滴落下来。

“师兄,你没事吧!”夏琳焦急地问道。

沐泽咬着牙,忍者剧痛,缓了一会儿后,说道:“那玩具娃娃只是一个被操纵的傀儡而已,因为无魂无魄,所以我们灵虚的碎魂符对他没有丝毫作用,趁着那背后操纵者还没有出现,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夏琳扶着沐泽,捡起地上的阴阳弓,刚打算离开的时候,却看见,那屋子门上刚才被贴的两张‘门神符咒’,此时似乎开始有些飘动,紧接着,那两张符咒竟然自燃了起来……

见到两张符咒快速燃烧起来,夏琳忍不住吃力一惊,说道:“师兄,那东西竟然可以破解掉我们灵虚道门的符咒,看来确实难以对付呀!”

“快走,要不没机会了!”

沐泽刚说罢,便剧烈咳嗽了几声,嘴角都有了血迹。

因为此刻,沐泽受了重伤,所以行动极不方便,不等二人走到门口,那两张门神符咒便已经燃烧的干干净净,两扇屋门,似乎有人推动一般,一下子便紧紧地被关了起来……

道门魂师:高冷道人,遇上了失忆幽魂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57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