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焰皇:虚弱! 这是乾飞醒来后第一个意识

绝世焰皇:虚弱! 这是乾飞醒来后第一个意识

第1章 借尸还魂

虚弱!

这是乾飞醒来后第一个意识,整整二十五个年头里,他还是第一次产生这种感觉。

手脚如无骨一样,软绵绵的,整个人虚弱到了极点,呼吸起来都有些艰难。

“该死,我这是在什么地方?”

乾飞定了定心神,头脑逐渐清晰了起来。突然,一股潮水一样的记忆片段,唰的涌进了脑海中。

“洪武大陆?天凉城?乾家?”

乾飞不禁脸色大变,自己的脑中怎会忽然出现这些陌生的记忆?

这一惊之后,他更是瞪大了双眼,一片亮光逐渐透入眼帘。

乾飞这才发现自己正仰面躺在榻上,这是一座古代的建筑,粗大的原木,一排排檩子……

“这怎么回事?我不是在医院吗?怎么会在这里?还有……我的脑海里,怎么会忽然出现这些记忆?”

乾飞有些发愣,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他记得自己正在网吧,玩一款风靡全球的网游《天下至尊》。等了整整三天三夜,终于等到了里面的终极BOSS烈火神皇刷新,可是不知为何,在自己即将打败烈火神皇的刹那,烈火神皇爆出了终极状态,与自己来了个同归于尽。

爆炸的瞬间,电脑的屏幕里突然就射出了一道光芒,最后他只记得自己眼睛一黑,就昏死了过去。

“少爷,您醒了?小晴刚为你熬了药,趁热喝了吧。”

在乾飞呆滞的时候,一个似远似近的少女声音在耳边响起。

此时,从古朴简陋的房间外,走来了一名手端着黑糊糊汤药,身穿朴素的少女。

少女大约十五六岁,身材有几分消瘦,穿着一套发旧的青绿色连衣裙,一边头发扎了起来,另一边披散着,正好遮掩住了左半边脸蛋。虽然她竭力让刘海掩住左边脸蛋,可乾飞依然清晰的看清楚了那张脸。

那是一张奇怪的脸,以鼻梁、嘴、眉心处为分界线,刚好把脸分成了两半,一边黑,另一边白,两边形成鲜明对比。

其实少女的五官长得十分好看,要不是一半边脸肤色诡异,她绝对算是个一等一的美女。

乾飞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少女,随后他目光缓缓转移到房间里,一股熟悉的感觉不断涌进了脑海中。

记忆如潮水一样,在乾飞脑海里翻腾了起来。

他不自觉皱起了眉头。

乾飞,洪武大陆,天香帝国,天凉城乾家庶子……

这个被自己穿越附身的倒霉蛋,恰好和自己同名,也叫乾飞。母亲为家族丫鬟,父亲是乾家家主。因是丫鬟所生,所以他一直地位低下,不被族人待见。

可奈何这位乾家庶子却天赋惊天,从小被测出火源之体,十岁便炼出玄力,十六岁成为了家族内最年轻的九阶玄者后,便一举踏入天才行列。乾飞身份地位这才得到改变,受到了家族的重视。

就在三个月前,乾飞更是成为了整个天凉城最年轻玄士,一时惊动了整个天凉城。

可这时,张家的一位天才子弟却向他发出了挑战书。这位张家天才,也刚晋级玄士不久,但年龄早就过了二十,无论是在天赋,还是前途上远远不如乾飞,乾飞压根也没把这人放在眼里。

谁知……在上场决斗时,乾飞喝下了家族安排的一杯解渴茶,随后的战斗中,他十成功力只能使出五成,不仅轻易被此人打败,他的一身修为、甚至丹田乃至筋脉,统统被此人所废。

虽然乾飞口口声声说自己被人下了毒,但下毒手的人却是早已布置好一切后手,完全找不到任何证据。乾飞家族里一些本来就看他不爽的人,此时也站出来攻击乾飞,说他大意轻敌才导致落败,却假称中毒来推卸责任。

流言攻击,加上有心之人的推波助澜,最终演变成了一面倒的指责。另外,经过检查,乾飞的丹田和筋脉,已无药可救。一个废掉了的庶子,对家族也就失去了意义。

最终,家族裁定乾飞轻敌大意,咎由自取。

乾飞在比武中落败,丢了家族的脸面,本应处罚,念在他现在已沦为废人,处罚就免除了,不过却被剥夺了往日的一切特殊待遇。

当年的天才,一夜之间成为了一个被人唾弃的废物,直接被扔在了荒凉的偏院里。身边的仆人一个个离去,唯一留下的,就只有一个长相奇怪,天生阴阳脸,一样身份低微,被人看不起的小丫鬟小晴。

对于自己这种悲惨的遭遇,乾飞实在无法接受,就在被废的那一天,气血封喉,大病一场。虽然有小晴日日悉心照顾,但勉强撑了三个月,最后还是一命呜呼了。

却没想到,他的死,反倒成全了另一个世界的乾飞。


第2章 丹田异变

“可怜的家伙……”

整理好了这些记忆,乾飞只能无奈的苦笑起来,这家伙的身世可真令人悲哀。

“少爷,您……您怎么啦?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找大夫来?”

见乾飞皱着眉发呆,小晴顿时焦急了起来,她赶紧把汤药放到了一边,露出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

“小晴,我……我没事,我只是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会。”见小晴一副焦急不已的样子,乾飞不由得莫名的感动。

她,是真的关心我的啊。

这丫头,是乾飞母亲在世的时候,从街上捡回来的弃儿。因为天生阴阳脸,家族中不论主子还是下人,全都不待见她。但乾飞的母亲一直待她很好,在乾飞母亲去世后,这小丫头就一直照顾着乾飞的日常起居。

现在树倒猢狲散,其他人都走了,只有小晴不离不弃,依然守护在乾飞身边。

听了乾飞的话,小晴这才松了口气:“少爷没事就好!”

她默默的抿了抿嘴,尽量把脑袋扭到一边,不让乾飞看到她另外一边黑黑的脸。她更不想让乾飞看到她哭,以前天纵奇才、意气风发的少爷,现在居然沦落到这步田地,每次想到这里,小晴都心如刀绞。

“来,少爷,小晴喂你喝药,喝完药就没事了。”小晴轻擦了擦小鼻梁,脑袋稍微放低,拿着汤勺靠近了乾飞的嘴。

乾飞很配合地张开嘴,看着这个相貌奇怪,但心地善良的丫头,他心中一阵酸楚。

当初那乾飞修为飙涨的时候,也曾前呼后拥,意气风发。可是修为被废之后,身边一个个丫鬟仆人相继离去。尝到世态炎凉后,才真正明白这种时候有人对你还不离不弃,是多么深厚的情谊。

“少爷,您……您的眼睛怎么红了?是不是被药烫到了?”小晴正喂着乾飞的药,忽然看到乾飞眼里通红,她吓得站了起来,焦急的说道。

“小晴……”

乾飞突然抬起手,紧抓住了小晴的手。

不过是这简单的动作,就几乎抽干了乾飞半条命,不仅是手,还是脚,乃至全身都一股麻木刺激的疼痛。

“不愧是筋脉、丹田被废的废物,该死……”乾飞疼的差点昏了过去。

“少爷,您……”小晴一惊,被乾飞抓住自己的手腕时,那张只有一半白皙的小脸,瞬间通红了起来,她小手轻轻挣扎着。

“少爷没事!”

乾飞深吸了口气,慢慢放开了手,虚弱的说道:“少爷有些累了,想睡一会。你也去休息吧!”

“好吧!少爷好好休息,小晴先出去了。有什么事,叫小晴一声呀。”小晴迟疑了一会,还是端起碗,慢慢的退了下去。

随后乾飞呆呆看着天花板,他很想张嘴大口呼吸,但胸口的绞痛却让他有心无力。

他妈的,见鬼的穿越,竟然让自己变成这样一个半死不活的废人。

不过,现在状况虽然凄惨了些,但好在至少自己又活了过来。现在既然有了重活一次的机会,那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好好走下去!

乾飞苦苦的把之前的记忆整理了一便,从这具身体十几年的记忆,到最近自己的全部记忆,都彻底整理了一遍。

“《真武玄元诀》?”

在融合记忆过程中,他脑海内突然出现了一套熟悉却又陌生功法。

“这就是这个世界上武者修炼玄力的秘籍?这种按照这里面的说法运转心神,丹田中便会产生一种叫做玄力的东西?”

想到这里,乾飞露出了期待的目光,随后他心念一动,马上根据此功法运转起了心神。

洪武大陆上,人人修炼玄力,而在修炼过程中,以修炼功法增强玄力为主,玄技为辅。无论是玄技还是功法,都有四个等级,由高到低分为天、地、玄、皇,每一级又分为:低阶、中阶、高阶。

修炼功法的高低,也决定日后修为的等级高低。毕竟越高级的功法,修炼到最后可以聚集更多的玄力,而一般的功法很难修炼到更高等级的境界。

乾飞脑海中这套《真武玄元决》就是黄级中阶功法。算起来,这套功法在修炼的功法当中极为常见,修炼起来可算是相当简单。

按照功法上的运转,在心神的配合下,一分钟、十分钟、半个时辰过去了……

功法一直在乾飞脑海中运转个不停,可是不管是丹田中,还是筋脉四处,依然静悄悄的,一片死寂。

全身筋脉被废,难不成自己真无法再继续修炼了?自己穿越过来,却是要躺在床上过一辈子吗?

乾飞不甘心!

“咦!”

就在他精神虚弱到了极点,即将要昏睡过去时,那静悄悄死寂的筋脉中,突然有一股舒服的热流蔓延开来。

乾飞一愣,这热流分明是从那干枯死寂的丹田处传来的。


第3章 烈火神皇

热流所过之处,那干枯破败的丹田,居然开始滋生出一丝生机,得到滋润的丹田,开始拥有了活力。

这一些却还只是个开始,这股热流随后从丹田里蔓延出去,开始涌通了筋脉,那破损的经脉,也开始一点点,慢慢的修复了起来,随后裂痕和破损慢慢聚集起来,逐渐修复成了一道完整的筋脉通道。

“怎么回事?”

清晰的感觉到了丹田和筋脉的变化,乾飞立即提起起了精神。

他心念瞬间转到了丹田里,只见那干枯、破败,毫无生气的丹田深处,正散发着丝丝明亮的火红光芒。

那光芒如火一样妖艳,极为显眼,充满了生机,散发着无穷的活力。在温热的光芒下,他整个人都异常舒服。

在火光正中央处,一枚大约手掌大小的菱角红色晶体慢慢的漂浮了起来,远远看去,仿佛一个双手抱着胸膛的人,正合着眼睛睡觉。

此刻,那火红舒适的光芒正是以它为中心,逐渐扩散到了丹田四处。

“这……这是烈火神皇?”

乾飞愕然大惊,这菱角晶体正是《天下至尊》游戏中,那款终极BOSS烈火神皇的最初状态吗?可……可现在它怎么会出现在自己丹田中?

《天下至尊》这款游戏,在上一世风靡了全球,乾飞作为忠实的玩家,曾一度疯狂查阅烈火神皇的资料。加上他也曾不止一次的挑战烈火神皇,所以对于烈火神皇,乾飞可算是非常了解。

烈火神皇一共有九个形态,每破开一种形态,他就会自动晋升到下一个形态,晋升后的战斗力,比之前一个状态,更是大幅飙涨。而且它每一个状态,都拥有一个恐怖的护体技能。

眼前,这火焰菱角晶体,正是烈火神皇的初级状态。

火光照耀,在浓郁的火花衬映中,里面出现了一枚火红的菱角体。对于这个场面,这摸样,乾飞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

“可是……这烈火神皇,这游戏世界中的boss,居然跟我一起穿越到了异世,而且还跑进了我的丹田里?”

BOSS,穿越,虚幻,现实……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离奇,但偏偏却都如此真实地存在着。

乾飞弄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导致了这一切,但却知道,眼下最重要的事,就是自己的身体能否重新恢复到以前的健康状态。

而一切的关键,似乎和体内的BOSS烈火神皇息息相关。刚才,正是烈火神皇发出的热力,修复了自己的丹田和筋脉!

凝聚心神后,乾飞重新研究起丹田内的烈火神皇。

“烈火神皇的形态还是跟上一世游戏世界中一样,初级状态时是火焰晶体形……”乾飞仔细的看着这个火焰的晶体,这个仿佛睡着了的小女孩,发出来的火焰和光芒异常强烈。

此时,乾飞的心神靠了过去,只觉得眼前一片火花一起,烈火神皇身上的火焰变得更浓郁起来。接着,只见那浓郁的火花散开,完全笼罩着自己的心神,乃至整个丹田的四处,转眼乾飞来到了一片火焰的空间之中。

一进入这火焰空间,顿时感觉整个人都被一股火热的能量包容。热力穿透肌肤,渗入身体,强烈却无害的能量滋养着每一寸地方,非常舒服。

在眼前飘着的,依然是那火焰的晶体,那个强大而且充满神秘的BOSS烈火神皇。

就在这时,火焰晶体形态的烈火神皇,突然爆发出一阵强烈的火焰。

火焰熊熊燃烧,凝结成一个火圈,围绕在烈火神皇的四周。紧接着,火圈由下而上,渐渐升高,最终悬浮在了晶体状烈火神皇的头顶。

第一个火焰光圈出现之后,紧接着第二个火焰光圈又开始凝成、上升,只是这个光圈比第一个要更大,随后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一共九个光圈转入上空。

在第九个光圈出现在了烈火神皇头顶四周后,一共九个大小不同的光圈,开始围绕着烈火神皇转动了起来,伴随着它一转身,散发出浓浓又舒适的火热气流散向四周。不但光彩炫目,而且让人舒服无比。


第4章 伤势恢复

九个光圈,一共九个状态?

没错,上一世的烈火神皇出场时,就是这种摸样,这九个状态不仅隐藏了九种强大的力量,而且在战斗时可为烈火神皇提高气势和攻击威力。一旦前一个状态被破开,那么下一个状态就会启动。随之同时会觉醒一个强大的技能,战斗力也将大幅度飙升。

乾飞深深吸收着那散发出来的气息,整个人露出了激动的表情。

在游戏世界中,烈火神皇是这样,在现在,会不会依然是这样?现在这烈火神皇就在自己的体内,自己还可以吸收他散发出来的气息,那是不是意味着,自己甚至可以掌握他所拥有的全部力量?

想到了这里,乾飞流露出一股炽热的野心来,在这个肉弱强食,以实力为尊的世界里,没有实力,只能被踩在脚下。可如果自己彻底掌握了烈火神皇,获得他的种种力量和技能,那自己的未来,必将不可限量!

呼的一声。

此时,那浓浓的火焰之光以烈火神皇为核心点,冉冉的漂散开来,开始流入乾飞体内。

这股火热下,几乎以肉眼可见,干枯的丹田开始拥有了活力,筋脉破损的痕迹,也一点点修复,随着伤势的恢复,乾飞呼吸也舒服多了。

这具身体,不仅废掉了丹田,让修炼十几年的玄力化为乌有,筋脉也直接被摧毁,留下的仅仅是一具,手不能提,脚不能动的废物。

但是,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那些旧疾,那些重伤,正一点点恢复,原本的疼痛正慢慢消散。

“真舒服!烈火神皇身上的这股气息,居然能给人疗伤!”乾飞正欣喜时,在那干枯的丹田深处,一丝玄黄的光芒正从丹田四壁中产生。虽然很弱,但这光芒却给乾飞带来了巨大的震撼和欣喜。

有玄力了!竟然又有玄力产生了!

想到这,立即借助了《真武玄元决》,乾飞的心神快速运转了起来。

随着功法一转动,那产生的微弱玄力输入进筋脉内,等待再次从筋脉中出来时,则携带着更浓更强的玄力送入丹田……

时间如水一样的逝去,在烈火神皇那些火红温热的气息修复下,以及乾飞根据了功法在丹田中运转中,乾飞完全侵入在其中。

不知不觉中,一晚过去了。

“好舒服……”

乾飞露出了丝丝笑容,整个人一阵特别的舒适,身上的疼痛消失了,那些内伤,以及破开的丹田,裂开的筋脉,全都被修复着。

干枯的丹田内,不在死气沉沉,虚弱的手脚,不再全身无力,反充满了一片生机。

昨天的乾飞还是一个死气沉沉即将死去的人,现在,他就是一个充满生机的武者。

“真不愧是烈火神皇,仅仅一个晚上的时间,不仅修复了我这具残破的身体,如今,更是让我的修为恢复到了五品玄者。”

乾飞露出了欣喜的笑容,昨日他还在为自己的遭遇感到悲哀,可现在,他的想法心情却截然不同了,现在他心里充满了希望。

“普通人刚开始修炼,到晋级五品玄者,至少也需要两到三年时间。而我却只用了短短一个晚上的时间,这种速度太惊人了。烈火神皇啊烈火神皇,虽然我不明白你为何要带我来到这个世界,可是,既然我们来了,那就好好走下去吧!”

乾飞激动握了握拳。

既然来了,那就好好走下去吧!现在乾飞相信自己有这个实力!

这一晚上的时间,从烈火神皇那里,他看到了巨大的潜力。

乾飞慢慢将身子仰起来,随后他在床铺上坐了起来,伴随身躯的动作,骨骼如同放鞭炮一样,发出噼里啪啦响的声响。

“好爽……”

乾飞轻轻下了床,慢慢站起身时,整个人一阵舒服。

躺在床上三个月,手不能移,脚不能动,这其中的痛苦,简直无法形容。如今乾飞起身活动了一阵,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

“烈火神皇还在,这不是做梦。”乾飞自嘲的苦笑道,他用手轻轻擦了擦鼻子,在心神探测进丹田时,丹田内充满了火红的光芒,在火红的光芒带动下,玄力运转得非常迅速,不断的围绕着烈火神皇转动。

现在不仅是自己丹田和筋脉充满了生机,连烈火神皇也是如此。

“恩?怎么回事?”

乾飞的心神一收取回来,睁开眼睛感觉上去时,让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丹田内被一层浓浓的火焰覆盖住之后,不仅发现不了丹田内的玄力,甚至连烈火神皇都被火光掩盖了起来。


第5章 虎落平阳

“心神居然从外界无法窥测到烈火神皇和我自身的玄力等级?”乾飞露出惊愕的神色。

要知道,一些修为高深的人,随意凭借心神散开,很容易探测到修为比自己低的人的修为等级。

可如今,自己在丹田内的那股火势的覆盖下,在心神的探测下,居然都无法窥探进去。

“想不到烈火神皇的火势,不仅可以掩盖我的玄力,连烈火神皇本身也能掩盖住,这样一来,别人想窥测我的修为,也没有任何办法。”乾飞眼珠子一亮。

记忆中虽然有些宝物是可以隐藏修为,但那些东西一般都是有价无市的存在,如今有了这烈火神皇火势的掩盖,自己就当带了一件遮盖修为的法宝。

乾飞心里有些激动,现在自己虽然可以修炼了,但依旧很弱小,现在可以让某些意图不轨的人无法窥测出自己的修为等级,也算是多了一种保命手段。

“嘿嘿!可怜的家伙,现在你未完成的心愿,就由我来接着完成吧。”乾飞眼里闪着光,见证了烈火神皇的带来的奇迹,他内心激动不已。

母亲的离奇死亡,自己被废的原因,这些事一直苦苦的折腾着以前的乾飞,至死他都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可如今,既然自己重生在这具身体上,继承的不仅仅只有身体,还有乾飞的意志。

对于这些疑问和仇恨,现在的乾飞可不会就此罢手。

“小贱人,你居然偷夫人的首饰?现在还有何话说?”

就在乾飞正沉静在对未来的喜悦中时,一个愤怒冷漠的声音从院内传了进来,把他拉回了现实。

乾飞现在住的地方,是乾家内最偏僻最不起眼的一个偏院,乾飞去世的母亲和小晴先前也一直住在这里,平日里,根本没人会来这种地方。

在那一声厉喝之后,一个熟悉的哭泣声也随之传了进来。

“冯总管,我没有,我没有。这不是我拿的,不是我……”哭腔里带着丝丝哀求,还有满声的无助。

“不是你拿的?难道这些首饰它们自己飞到了你衣兜里?哼!小晴啊?你的事情,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可是,你就算再穷,再想治好那个废物,你也不能去偷啊?更不能去偷夫人的东西。”

那个女人的声音里全是不留余地的逼迫语气。

随后一个巴掌声响彻了整个院落。

“啊……”

然后一声痛苦的哭腔也随之响起。

“我没有偷,我没有,我也不知道这些首饰为什么会在我房里,我不知道……”哭泣的少女声里满是伤心。

听到外面的声音,乾飞顿时心中一痛,怒火狂升。

他推开了门,寻声看过去。

在自己所在的破败屋子的院落外,身穿朴素的小晴,正跪在地上哭得不像样了,她哀求的看着身前一名高大魁梧的胖女人,那胖女人身后还站着四五名小丫鬟,丫鬟一个个鄙视的看着哭泣的小晴。

乾飞记得,这个胖女人名叫冯虹,在以前乾飞得势时,她是自己院中的管家。这女人本身修为就是四品玄者,在家族里,颇有些地位。

可自从乾飞修为被废,被剥夺了少爷头衔之后,这冯虹当下就带着仆人,投靠了家族中一个得宠的夫人。小人重利,树倒猢狲散,本来也不算啥事。可现在她居然又带着人回来找小晴麻烦,这完全是在找死!

“哼!没有偷?你们看看她那张阴阳脸,就知道她是什么人,背里玩阴的,表面玩阳的,也不知道平日里偷了多少东西?”一个丫鬟鄙视的说。

“小菊说的对,前一阵子,我的发摘丢了,我猜一定是她偷的。”

“真没想到这个小贱人不仅长相丑,心地更丑,还亏我一直把她当成朋友,我简直是瞎了眼。”

另一个丫鬟更是满嘴的尖酸刻薄。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小晴跪在地上,脑袋磕在地面上。

小晴不但不傻,反倒是极为聪慧,她知道这些人上门来找麻烦是为了什么。无非就是想通过陷害自己,再以此陷害少爷。虽然这些她都懂,但她却没办法,现在她只能求她们放过少爷。

一旦少爷被赶出了门,他现在还卧床不起啊,那不等于是被置于死地了吗!

“我说小晴啊!对于你呀,其实我们一直很同情,可如今证据确凿,你叫我怎么在夫人面前交代?”冯虹慢慢蹲了下去,手指了指地上几个用布条包住的首饰,冷笑道。

“求冯总管饶命,小晴没有偷……”小晴继续磕着脑袋,额头上早已经一片鲜血印记,眼泪伴着鲜血一起流下。

“嘿嘿!现在不是偷没偷的问题。而是一个态度问题,你知道吗?你的态度让我很不满意?”

冯虹却是冷冷狠狠一笑道:“不过,看在我们一同伺候夫人的份上,我给你一条明路。”


第6章 何以为证

小晴擦了擦满脸泪水脸,满怀期望的看向冯虹。

冯虹嘿嘿一笑:“还记得上次给夫人送水果的那个王癞子吗?王癞子这个人虽然脸上长满了癞子,可心地善良,为人憨厚。最后又在四处打听哪能讨到老婆。要不这样,你去嫁给这个王癞子,从他那里得到了聘礼钱后,重新买一份崭新的首饰还给夫人,我们就当什么都没看见?也当什么没发生过,你们看如何?”

听到了这里,小晴脸色顿时煞白了起来。

“不行,不行……少爷不能没有我,我走了,少爷一定会死的,我不要……”小晴眼中逐渐开始溢满了泪水。

她无助的摇着头,小晴并不是嫌弃那个癞子,她知道自己长什么摸样,自己是个阴阳脸,她哪有资格去嫌弃别人,可是,自己走了,少爷呢?少爷肯定会死的。

“小晴,站起来……”

就在小晴无助时,一个阴沉到了极点的声音打断了小晴。

此音一出,不仅是小晴,连冯虹以及几个小丫鬟都惊住了,不约而同的一起看向了房门。

在那里,一个身体瘦小,头发扎在脑袋后,脸色苍白,眸子如钢刀一样的少年站在了那里,少年正在她们的注视中,一步步走了过来。

那眼神仿佛能杀人,谁都能感觉到,他现在的怒火。

“少爷……”小晴水汪汪的眼睛,颤颤的看着乾飞。

她眼神里充满了难以置信,这些天来,少爷连手脚都抬不起来,可……可今天他居然能下床走动了?

乾飞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伸手出手,轻轻的扶起了小晴。对于这个又傻,又可爱,又单纯的丫头,他此刻的心情,无法用言语表达。

“怎么可能?丹田被废,手脚筋脉被废,他居然还能下地行走……”冯虹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不过,她的情绪很快就平复了下来。

随后冯虹目光一凛,身子一转走了过来,哈哈一笑道:“飞少爷最近身体可还安康?哈哈!我听人说起,最近飞少爷身体欠佳啊,小晴为了给少爷治病,不惜偷盗五夫人的首饰去为少爷换药,之前我还不相信,可是现在看到飞少爷的样子后,老朽到是信了。”

“怎么样?少爷吃了偷盗来的东西兑换的药,身体是不是好多了?”冯虹讽刺的大笑起来。

“你他妈给我闭嘴!”

不等小晴开口,乾飞面容狰狞的对着冯虹大声吼了一声。

乾飞这一大吼,顿时让冯虹以及几名丫鬟都楞住了,一个个惊愕的看着乾飞。

以前她们都伺候过乾飞,乾飞的以前的威严,早在她们心中种下了恶果,如今被乾飞这么一吼,她们也都吓傻了。

“哼!你不过是我乾家的一个小小奴仆,却在主人头上拉屎撒尿?如今处处紧逼,陷害我这个少爷。就凭这一条,我乾飞至少拥有十大理由杀了你。”乾飞冷冷狠狠一笑

乾飞的震怒下,连同丹田中的烈火神皇也剧烈的颤抖了起来。随着那颤抖,烈火神皇的火势似乎也传递给了乾飞,让他怒意更盛。

“放肆!”

乾飞的话一落下,冯虹震怒的面色潮红对着乾飞大吼一声。

以前,乾飞是大少爷,这么羞辱她,她当然不敢怎么样,可现在乾飞只是一个废物,一个废物这么对自己说话,这让她还有什么脸面?

“你一个废物居然敢在本总管面前如此大言不惭?乾飞,是你身边这个小贱人偷了夫人的首饰,被我等当场抓到,如今证据确凿,你居然还敢抵赖?哼!你还真以为你还是当年那个天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哈哈!你现在不过是个废物?如今你们要把事情闹大,那好,等本总管把此事上报给家族,让家族来收拾你们这对狗男女。”冯虹一张脸狰狞得通红,她嘴中怪叫连连,能羞辱这个废物,让冯虹此刻的心情极好。

“大言不惭!几件破旧的首饰就想陷害我?”乾飞随后一脚朝着前方一踏,正好踩在了地上那几件首饰上,随后他狠狠一扭脚,首饰全被被踩得粉碎。

“很抱歉啊,现在你的所谓确凿证据已经没了。”乾飞用手擦了擦鼻子,一脸无奈的样子。


第7章 教训奴仆

“少爷,这……”小晴的小手捂住了嘴,少爷修为被废了,现在又踩碎了她们的首饰,她们肯定不会放过少爷的。想到这,小晴又险些哭了出来。

“你……你这个废物,你居然踩碎了夫人的首饰,好,好!今天本总管,就亲自把你抓到家族里,让你跪在夫人面前忏悔。”一见到乾飞那张嚣张的脸,冯虹脸色越来越难看,那只肥胖的大手一个巴掌朝着乾飞扫了过去。

可是,那只手即将落到乾飞身上时,乾飞身躯一退,那手掌却是擦着乾飞的脸前挥了过去。

他不是被废了吗?他是怎么躲过自己的攻击?自己好歹也是四品玄者,在仆人里,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可是现在却被一个废物给避开了?

“糟糕……”

冯虹心惊另一只手即将抓向乾飞时,心中立即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这时,乾飞却向前一扑来,他那瘦小的双手朝着她那肥胖的手上一抓,然后侧过身躯就是一扣。

“啊……”

冯虹一反应过来,发现自己的手被乾飞抓住了,自己的脸已是被拉着撞向地面。她冯虹的力气何等之大,况且本身就是四品玄者,如今这情况下,她却硬是没有反抗的余力。

难道这个废物没有废掉修为不成……

“一个小小奴仆,撒野都撒在主人头上了,该杀……”乾飞扣住了冯虹的胳膊,让冯虹的脸紧紧贴着地面,然后他一脚踢向冯虹的胸口。

“啊……”

冯虹大吼一声,她有些无法接受,自己居然会在一个废物手里败得这样狼狈。要命的是,这废物反应速度怎么就那么快。

“嗡!”

眼看那一脚砸来,冯虹硬是无法躲开,只得在胸前形成一个玄力保护罩。

但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她无法想通,乾飞这看似普通一脚,在接触到了她的玄力时,居然燃烧起了熊熊烈火,烈火一靠近她的玄力罩,那玄力瞬间就爆开了。

“啊……噗嗤!”

火焰一脚砸到了胸口,大口的鲜血从冯虹嘴里喷了出来,她整个人被一抛而起,朝着几个丫鬟砸飞了过去。

“冯总管……”

几名丫鬟见冯虹摔了过来,一个个焦急的奔跑了上去扶住她。

“小废物,你……你……”冯虹吐出了一口鲜血,她手指颤抖的指着乾飞,硬是说不出其他话来。

乾飞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袍子,冷冷一笑道:“我怎么啦?是不是还想动手?”

“你……你走着瞧,我们走!”冯虹深吸了口气,她懂得知难而退,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前,自己还继续动手,那不是找死吗?

“站住!”

冯虹一行人刚转身,乾飞脸色阴沉了下来,嘴里冷哼一声,一股浓郁的杀意传了出来。

“我叫你们走了吗?”

此声一落,冯虹和几名丫鬟都傻住了,一个个顿在了原地,都露出了恐慌的表情。

刚才乾飞露出的一手,这足以证明,这个废物少爷比冯虹要强大,现在冯虹已经受伤了,如果他还想教训她们,她们几个还有机会逃吗?

“飞少爷,你……你……”冯虹一僵,脸色一阵恐慌,她愕然看着乾飞,嘴里的话甚至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几个丫鬟更是发着抖退后,生怕这个恶魔的怒火烧到她们这边。

“别你你你了,我知道你们是受人指使的。现在我丑话说在前头,你们想找麻烦,尽管来找我乾飞。如果下次再有人暗中欺负小晴,我乾飞在这里发誓,我一定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说道最后,乾飞狠狠的握紧了拳头。

小晴为了自己受的苦实在太多了,乾飞真的不愿看到这个丫头继续为自己受苦下去。如今自己继承了这具身体和意志,那就让自己好好去照顾她吧!

“……”

此话一出,不仅是冯虹她们,就连小晴也楞住了。小晴那张小脸顿时了起来,眼里似乎快要渗出泪来。

“是是是,小的不敢了,小的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冯虹马上转口担保的说道。

“滚吧!顺便告诉一下你们的主子,就说,今日的事不会就这样算了,改日我乾飞必亲自登门拜访。”乾飞冷哼一声。

“是是是,小的一定把话带到……”

这语气这气势,完全震慑住了冯虹,现在她唯一的念头就是离开这里。

什么狗屁传闻啊,真他妈是是瞎扯。这像是废物吗?这像是筋骨和丹田被废的人吗?

一边答应着,冯虹一边带着几个丫鬟,扭头就朝着外院逃了去。


第8章 屁滚尿流

“少爷……”

冯虹等人跑远了,小晴那窃窃颤颤的声音才响起,满是委屈和歉意的语气。

乾飞转过了身,认真的瞧着小晴。

小晴撞见乾飞的眼神,马上把黑脸转到了一边,用正常的那张脸面向乾飞。

从小她就知道自己是一个不详的人,要不然父母也不会抛弃她,后来被带到了乾家,周围的人都笑话她,辱骂她,但少爷和夫人却把她当正常人看待。

“小晴,让你受委屈了。”乾飞看着这个可怜的丫头,那张小脸上全是泪迹,额头上更是血迹斑斑,他内心顿时一股酸意涌来。

或许吧!或许上天把自己穿越过来时,还赠送了自己一个美好的礼物,她不是最漂亮的,却是最好的,最值得自己去珍惜。

“少爷,对不起,是……是小晴让你丢脸了,对不起……”小晴一见少爷这么说,那小脸似乎又要哭泣起来,皱着小眉,焦急的如小鹿乱蹦。

“傻丫头,不是你对不起少爷,是少爷对不起你。从现在开始,就由少爷来照顾你吧。”乾飞苦涩的摇了摇头,他双手捧住了小晴那张脸,任凭小晴想要挣扎开,乾飞却是捧的更紧。

虽然这种情绪,让小晴很不适应,那张小脸更是红霞满面,可是内心里,小晴却是充满了幸福。特别是乾飞那句,就由少爷来照顾你的话,让小晴那颗焦急的小心脏,仿佛要蹦跳了出来。

“少爷,你……你的实力恢复了?”小晴被捧着小脸,脸蛋红扑扑的,低着小脑袋,声音轻轻的说道。

“算是吧!”乾飞开心的拉起了小晴的手,向着屋子里走了去。

走了几步,乾飞又停顿了几下,抓着小晴的手更是用力的握紧,他认真的说:“小晴,等少爷解决好家里的事情后,就带你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啊……”

小晴先是一楞,后是一惊,然后红着小脸跟随在后。

乾家大院。

东厢阁中。

一名大约三十来岁的女人坐在了睡椅上,手里拿着扇子摇动着,而旁边一名丫鬟正为她捏着大腿。

而此时在她跟前,一名体态肥胖的的妇女正狼狈正跪在了地上。

此人竟是先前在乾飞院子里闹事的冯虹!

“冯虹,你说的话属实?”女人淡淡一笑,露出了美目的眸子轻巧颤了一下,冷意看着地上的女人道。

这个女人是乾家家主的第五任夫人,名叫李蔷,生得很是漂亮,十几岁就嫁入了乾家。在前几任夫人都纷纷死去后,她在家族内的地位也可谓极高。

当年乾飞修为迅猛,得势时,她也曾巴结乾飞。可谁知乾飞非但不领情,还当场羞辱了她一翻,让她颜面无存。现在乾飞失势了,她当然不会错过报仇雪恨的机会。

“是的,夫人!那……那个废物的确如老奴所说的一样,老奴身上这些伤,都是被那废物伤的。”冯虹带着哭腔解释说。

“呵呵!被一个废物伤的?他筋脉被断,丹田被废,修为更是如水一样流去。却依旧能把你这尊四品玄者伤成这样?你当真不是和我闹着玩的?”李蔷哈哈一笑,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来回的踱起了步子。

“你好歹是我的人。俗话说,打狗也得看主人。我不管他是否真恢复的修为,或者,他根本没有废掉修为,他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招惹我。”李蔷狠狠的说。

乾飞被废后,她是第一个站出来把乾飞逼上绝路的,一旦乾飞真恢复了修为,那么她肯定是第一个倒霉的。这个天才当年有多强势,她可是最清楚的。

既然,他现在已经倒了下去,那就永远倒下去吧!

“多谢夫人为小的做主。对了,夫人,那……那废物在老奴离开时,还说了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冯虹立刻开心的点头,可话说到了这里,立刻转移了话题,正色的说道。

“说!”李蔷狠狠瞪了一眼冯虹。

“他……他说改日过来拜访您,还……还说了,要是想报复的话,最好报复在他身上,不要拿小晴那贱人出气……”说完这句话,冯虹又一次低下了脑袋。

“哈哈哈!有趣,有趣的小子。好了,你下去吧!我知道了。”李蔷收敛了笑容,挥了下手淡淡的吩咐道。

“是,老奴立即告退。”冯虹擦了擦汗水,颤意的转过身,向着门外走去。


绝世焰皇:虚弱! 这是乾飞醒来后第一个意识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4.16671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