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神帝:真武大陆,真武者为尊。

真武神帝:真武大陆,真武者为尊。


第1章 赤月第一废

真武大陆,真武者为尊,不能成为真武者的人就是蝼蚁,毫无地位,毫无尊严,生死全掌握在真武者的手中。

在真武大陆,宗门势力数不胜数,赤月宗就是其中一个。

赤月山脉位于真武大陆南部,地处天南域望北城辖内,常年云雾缭绕,万木丛生,灵气氤氤,充沛无比。

位于赤月山脉中心那一座仙山之顶的赤月宗开山立门至今已有三千三百年,是望北城辖区内的第一大宗门。

烈阳,深山,小谷。

唐傲顶着烈阳挥汗如雨,一次次挥拳,手臂鼓动的肌肉充满了力量感。

拳风呼啸,虎虎生风,打的是赤月宗入门基础拳法。

对赤月宗弟子来说,基础拳法练个三五月就能滚瓜烂熟,等打通气脉后就有资格修炼其他的武学。

但唐傲入宗三年,一直没有打通气脉,所以一直没有资格获得其他武功,只能一直练着基础拳法。

打通气脉便能动用真气,才能成为一名真武者。

气脉有九条,打通一条气脉为气脉境一重,打通两条气脉为气脉境二重,以此类推。

将九条气脉融合成气漩便是突破到了气漩境。

唐傲入宗三年未能打通气脉,在赤月宗简直是奇葩,也因此被人嘲笑为赤月第一废,很多人都难以理解赤月宗为什么没有将他踢出去。

“哟,这基础拳打的不错啊!真不愧练了整整三年。”

唐傲眉头微皱了一下,转身看向小谷入口。

脸庞阴冷,薄唇微翘,长相刻薄的赵坤带着十几人走进谷中。

赵坤跟唐傲是同一年进入赤月宗的,但赵坤已经成功打通了八条气脉,在外宗武榜上排名第十九名。

外宗弟子数量三千,他入宗三年就能够排名第十九也确实很了不起,所以他成了许多外宗弟子巴结的对象,他身后的那十几人便是平时跟在他身边的狗腿子。

“坤哥,他好像很不想见到我们。”

“哈哈,人家是大名鼎鼎的第一废,在外宗比坤哥还要出名,当然瞧不起我们了。”

“妈的,跟这样的奇葩同一个宗门,简直是我们所有赤月宗弟子的耻辱。”

赵坤挥手制止身后那些弟子肆意的嘲笑。

“你那位表哥托我给你带个信。”赵坤走到唐傲的面前,将一张银票递给唐傲,“这是一百两银子,你这辈子是不可能打通气脉了,你家的那些产业你也无力经营,所以,你表哥已经帮你全部卖掉了。”

“一百两银?”唐傲皱紧眉头,他家数代基业,只卖一百两银子?

“怎么,嫌多?”赵坤冷笑,“我觉得也是,像你这样的废物哪需要给一百两,给你一两都算不错了。”

“这样的废物给钱都多了。”旁边的小弟纷纷应和道。

唐傲拳头紧握着,青筋暴凸,心中的愤怒几乎要将他吞没,这种被人任意欺凌的日子他真的受够了。

但三年之期未满,忍无可忍,还是得忍啊!

他猛地深吸了口气,拳头慢慢松开。

“最后一天了……”唐傲嘀咕着什么,无视赵坤,转身准备离开。

“嘿!敢无视我!”赵坤勃然大大怒,一拳重重的打在唐傲的胸口,将唐傲打倒。

“敬酒不吃吃罚酒,说你是废物那是抬举你了……算了,懒得跟你这种废物说话,这一百两算是孝敬我了。”

赵坤说完便挥了挥手。

几个狗腿仔拿着几张白纸上来,强行拉唐傲的手按了押后递给赵坤。

“不错,可以交差了,哈哈,三千两到手,我们到望北城喝酒去!”

赵坤拿过白纸看了一眼手印,满意的带着他的狗腿子离开。

“坤哥,我们这样对他,他会不会报复我们?”

“练了整整三年的基础拳应该很厉害。”

“是啊,我们好怕,他万一用基础拳打我们怎么办?”

“哈哈哈……”

……

极度不屑与嘲讽的声音飘进谷中。

唐傲坐起来,他的脸色很平静,完全没有半点被人欺负的愤怒。

他不愤怒,是因为他知道他很快就会变强大。将会成为所有嘲笑他的人仰视的存在,将会成为所有欺负他的人惊颤的存在。

至于产业……只要自已强大了,谁也抢不走。

“三年了……”唐傲挽起左手臂的衣袖,轻轻抚摸着手臂上透着古怪的纹身图案。

“老黑啊,三年骂不还口打不还手,我做到了!”

嗖!

唐傲的身影突然消失。


第2章 黑色武碑

唐傲置身于一片果林中。

果林中弥漫着淡淡的梦幻彩雾,每一棵果树都泛着不同颜色的淡淡流光,让得这片果林好似一个梦幻的世界。

唐傲在果林中行走,笼罩着他的梦幻彩雾随着他的呼吸而不断进入他的体内,就如同唐傲正在修炼着某种强大的功法。

梦幻彩雾皆是肉眼可见的灵气,充沛到让人震惊的地步。

赤月山脉中的灵气已经很充沛,但尚不如这里的百分之一。

唐傲在果林前行不需要刻意去运转功法吸纳天地灵气,那些雾气进入他的体内便自行化为纯粹真气增加他的修为。

若在这里修炼,真气修为的进步绝对要用神速来形容。

唐傲脚步不停,直奔果林中间的那个院子。

“香罗,真驭,万乘听秘语。卜年,考灵,乾坤齐历数……香罗,真驭,万乘……”

院中有苍老的声音哼着意味难明的歌谣。

唐傲对此已经习心为常,见惯不怪,自能够进入这里以来,黑色石碑每一次都在不断吟唱这两三句,三年了没有任何改变。

唐傲也能将这几句背得滚瓜烂熟,但一直想不明白这两句歌谣的意思是什么。

院门虚开,唐傲推门而入。

院中除了一块巨大无比的黑色石碑之外,别无他物。

唐傲进来,那歌谣便也消失。

“老黑,我做到了。”

唐傲站在黑色石碑前。

黑色石碑并没有半点阴寒与诡异感,相反,透着堂堂正大的光明,似乎那不是石碑,而是一把能斩天下妖魔的巨剑。

碑面上有一个巨大的武字,所以此碑严格来说叫武碑会更恰当,但唐傲习惯了,喜欢将武碑叫做老黑。

“你可真急啊!”武碑中有苍老的声音传出,正是刚才吟唱歌谣的声音。

唐傲翻白眼:“你试试三年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看你急不急。”

在外面三年,他忍尽一切欺凌与白眼,早就养成了一种天塌下来当被盖的心态,似乎凡事都不能让他泛起半丝波澜,哪怕面对死亡都能泰然处之。

但他毕竟是一个十六岁的年轻人,在这个他完全信任的武碑面前,少年心性方有所显露。

武碑呵呵一笑,道:“还真是难为你了。”

“别坐着说话不腰疼,快帮我解开封印!”

两者这样的沟通方式彼此都已经习惯,更显亲切与熟络。

武碑中一缕光芒陡然射出,瞬间没入唐傲的眉心。

嗡!

唐傲身上的气息一下子变了,一股真气修为的气息自其体内喷涌而出。

如果现在熟悉唐傲的赤月宗弟子看到,怕是能吓掉下巴。

七重!

前一刻唐傲还是人人认为无法打通气脉的废物,转眼间他的真气修为就已经到达了打通七条气脉的气脉境七重!

“七重,好!”武碑忍不住一声叫好。“小子,你行啊,比我给你定的五重目标还多了两重。”

“这三年可不是白忍的。”

唐傲略微感受一下修为力量后说道:“如果一直正常修炼的话,我觉得我早就是气漩境了。”

武碑道:“这三年打的基础比你提前进入气漩境更重要……”

声音未落,唐傲突然大喝:“武碑!”

轰!

唐傲体内真气催发,拳头全力砸向武碑。

“嗡!”

武碑立马有所反应,一只虚幻的手直接伸出,手掌化拳,迎上唐傲的拳头。

院子中顿时风起云涌。

果林的雾气随着两者动手,滚滚如云涌进院子中,笼罩唐傲。

“好!”

唐傲感觉大量的灵气涌入体内就化为了真气,他等于有源源不绝的真气供应。

“这样的环境修炼我的进步如果还不算神速,我就是头猪了!”

唐傲兴奋出拳,一人一碑,打得不亦乐乎。

数个时辰后,唐傲再一次被武碑打退,然后一股力量将他裹住送了出去。


第3章 最后一次

唐傲重新回到了小谷中,精神抖数,神采奕奕,满脸是欢悦的笑意。

多少年了,终于尝试过淋漓尽致一战的乐趣。

虽然对手是打不过也打不死的武碑,但忍辱多年的唐傲正需要这样的对手宣泄。

但他更兴奋的就是在果林里那种简直吞海式吸取灵气转化成真气的过程,修为那种神速进步的感觉特别爽。

现在他感觉整个人轻松了许多,感觉浑身有了用不完的力气。

当然,唐傲与武碑对战,并非是为了宣泄,真正的目的就是通过这般实战将真气修为彻底稳固,也增加自已荒废了多年的实战经验。

与武碑激战数个时辰,唐傲的状态仍然处于最佳状态。

“赤月第一废么。”

唐傲嘴角勾起了冷笑。但随则神情尽敛,刚才的霸气消失了,变得平静淡然。

他离开小谷,回转赤月宗。

刚入赤月宗山门就看到右墙方向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似乎有人在打架。

赤月宗虽然严禁弟子之间互相残杀,但不出现死亡或是被打残的情况,宗里对弟子们之前的打斗是睁只眼闭只眼的,这也是弟子之间的一种实战磨练手段。

弟子互相斗殴的事唐傲见多了,自然是见惯不怪。

他这些年因为与武碑的约定,封印气脉气息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就是在不断被人欺压与随意欺凌殴打中熬过来的。

“赵观,不能再打了,快叫他们停手,再打下去我怕将这个小子打死了。”人群中有人劝告。

“赵观?”唐傲眉头微皱了一下。“又是这帮杂碎在欺负人。”。

赵观就是赵坤的弟弟,以前也不少欺负唐傲,仗着他哥哥赵坤的实力,在外宗专门欺负弱小。

“死了又怎么样。”

赵观的声音随之响起。他的声音听上去像一只鸭公在叫一样,怪异难听。

“一个臭杂役竟然不好好的在杂役院呆着,竟然跑到我们外宗来,打死了活该。”

要说是别人家带来的下人倒没什么,第一废的下人就该打死,一个废人居然敢带下人入宗,分明是在嘲笑我们。”

“打,给我狠狠的打。”

“是六子!”

唐傲脚步骤滞,脸色瞬间阴沉。

赤月宗只有他才被人叫做第一废。

唐傲的父母失踪后,不但家产被亲朋好友霸占,下人们也纷纷跑路,只有唐六一个人选择追随跑到赤月宗来找唐傲。

按照赤月宗的规矩,允许外宗弟子带一个下人入宗。但还没打通气脉的下人只能给赤月宗当杂役,不能进入外宗。

赤月宗允许这样,主要是考虑到一些弟子外出历练的时候需要身边有一个人照顾生活起居,这样的允许实际上是针对一些富裕人家出来的弟子。

唐六不离不弃的忠心,在唐傲的心中份量自然不一般,被唐傲视为亲人。

“滚开!”

“谁敢管闲事……”赵观看到有人突然冲进来管闲事,顿时怒吼。但吼声未落就停顿,声音一下子变成喃讽:“还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原来是大名鼎鼎的第一废。”

“第一废?”

唐傲没有理会那些人,伸手将唐六拉起来,问道:“你怎么样?”

唐六身形比唐傲要瘦许多,说是瘦骨如柴也不算过份,个子也比唐傲矮了半个头。

唐六道:“少爷,我没事。”

他在唐家的时候也曾学过一些拳脚,他一直暗中刻苦练习。虽不能打通气脉成为真武者,但身子骨倒是练得硬朗,刚才他一直护着头部,身体虽然挨了不少拳脚,伤势也确实不算严重。

“都被人打成这样了还说没事。”唐傲心疼,眼眸中的厉芒变得浓烈焰,“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不会再有人敢欺负你了。”

“噗!”

一声笑打断了唐傲的话。

笑声是赵观发出来的:“我刚才没有听错吧,没人敢欺负他?你这个窝囊废物也敢说自己能罩着他?”

“我家少爷不是废物!”唐六怒盯着赵观。如果目光能杀人,他已经将赵观碎尸万段。

“死猴子,你找死?我今天就成全你,看你这废物少爷能怎么样……”赵观一巴掌就向唐六扇去。

“呼!”

劲气破空声骤起,一只透漏着雄浑真气的大手掌先一步扇到了赵观的脸上。

啪!

赵观惨叫着横飞倒地,狼狈的在地上滚了几下才停止。右脸颊有五道红指印刺目惊心,嘴里第一时间和着几颗牙齿的血喷出来。

场面突然静了许多。


第4章 锋芒初露

四周的人看着倒在地上,右脸红肿,满嘴是血的赵观都难以置信,内心中更是一百道惊叫声回响着。

“第一废竟然出手打人,而且一巴掌就将武榜七十三名的赵观打了?”

就连唐六都是目瞪口呆,少爷原来是这么强大?

“你敢偷袭打我?我撕了你!”赵观摸了摸脸,火辣辣的痛感让他的脸庞突然变得狰狞。

赵观愤怒跳起冲到唐傲的面前,双手狠狠抓向唐傲,要将唐傲撕裂。

赵观绝不相信唐傲拥有打败他的实力,他可是进入武榜前百的人,认为刚才他是没想到唐傲真敢动手才被扇了个正着。

现在有备而来,主动出手,赵观很有自信,他一定将唐傲踩到脚底下,要将唐傲打成一个真正的废物。

四周的人也醒过神来,一个个看着赵观疯狂出手的暴戾模样都是忍不住倒吸冷气。

唐傲这下子真的要完了!

赵观的修为是气脉境六重,是能够进入武榜前百的人,含怒出手威力可怕,还没有打通气脉的唐傲就算是一百个一千个都不够死啊。

“赵观,冷静一点。”有人急喝,是平时跟赵观交好的人。

他们劝赵观不是好心同情唐傲,是怕赵观在愤怒之下真杀了唐傲而被宗规重责。

此时的赵观简直疯狂,哪里听得入耳,气脉境六重的修为尽数催动,力量灌注于十爪之上,施展出赤月宗“拆骨断筋爪”。

十指如钩,真气喷涌,爪法凶残。

赵观的十爪若真能抓中唐傲的脖子,估计能第一时间就唐傲的脖子撕断。

“滚!”

唐傲骤喝,一拳打出,是最简单的直冲拳。

看似简单的一拳,实则暗含了拳法精妙在其中。

砰!

如中败革的撞击声在所有人的耳中清晰响亮。

赵观弓着身体像极了死虾一样倒飞,他双眼瞪大惊骇无比,完全无法相信自已真的会被一个废物打败了。

四周的人也是目瞪口呆。

特别是之前跟赵坤一起在小谷中欺负过唐傲的家伙更是难以置信,现在的唐傲真的还是那个赤月宗第一废?

“少爷,威武!”

唐六情绪激动的欢呼。他的内心更是激动到要疯狂的地步:“少爷没有废,就知道少爷没有废……”

“我们走。”

唐傲看都不看赵观一眼,转身朝山门外走。

唐六昂首挺胸跟上。

“姓唐的,你等着,我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赵观虚弱的声音突然响起。

唐傲头也不回道:“告诉赵坤,我也不会放过他!”

出了山门,唐傲停步转身问唐六:“六子,发生什么事了?”

正常情况下杂役是不允许进入外宗,但唐六今天还是跑到外宗来找唐傲,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让他不得不来。

唐六脸上的兴奋之色消失了:“少爷,我们杂役院的小花前天跟韩长老入城,说她看到我们家酒楼的名字改了。少爷,大姑爷一家以前都还有点顾忌,明面上承认是少爷的酒楼,现在没有经过少爷的同意就将酒楼改名,这是要彻底抢走产业了啊……少爷,你怎么了,你怎么一点也不急?”

唐六终于发现唐傲得知此事的表现很平静,就好像听的是别人家的事。

唐傲道:“我早知道了。”

“啊?”唐六怔住:“少爷早知道了啊,那现在怎么办?少爷,你现在已经强大了,我们回城抢回来吧。”

唐傲淡然一笑:“是我们的谁也抢不走,肯定是要拿回来的,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唐六一下子就明白了,双眼发亮道:“对,等少爷再强大点,能够完全碾压那帮白眼狼再回去。”

“嗯,很快了。”唐傲伸手轻轻的拍了一下唐六的肩膀,“你先回去。”

“好,好,少爷,那我先回去了。”

唐六虽然有伤在身,但步伐轻盈,看得出唐傲振奋让唐六是何等的开心,让他忘却了身上的伤。

“果要里的洗脉果很快就成熟了,到时就给小六子吃,等他打通气脉后就可以跟在我的身边了……小六子如此忠心跟我,绝不能亏待他……”

唐傲看着唐六的背影暗暗思忖。

一会,他转身朝望北城的方向望去,眼眸深处有冷芒闪烁。

“你们都等着吧,很快,很快我会让你们这些白眼狼都付出代价!”


第5章 外出

每一个赤月宗弟子第一次打通气脉时,都有一次免费到武堂选一门武功秘籍的机会。以后再想从武堂里学东西就得用宗门贡献点来换了。

虽然免费获得的武功秘籍等级不高,但唐傲也不想浪费到这次免费的机会。

武功秘籍分为天、地、玄、黄个等级,黄级最低,天级最高,每个等级又分“上、中、下”三品。

唐傲免费领取只能领最低级的黄级下品武功秘籍。

唐傲到达武堂,最终选了一门拳法叫《崩山拳》。

之所以选‘崩山拳’,是喜欢这一套拳法那种对战时一往无前,遇强不畏,刚猛霸气的风格。

拳法的风格,也才是唐傲本人遇强不畏,就不退缩,一往无前的真正性格。

唐傲登记好所选的秘籍手抄本后,在守堂长老怪异的目光中离开武堂。

唐傲前行中都想笑,守堂长老看到他这个第一废突然变成气脉境七重时,那愕然的表情真的很精彩。

离开武堂,唐傲回到弟子居院准备一下,便进入果林修炼拳法。

武碑前,唐傲将《崩山拳》手抄本拿出来翻看。

从武堂里拿出来的秘籍只能拥有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后不管能不能学会上面的武功,都要将秘籍交回给武堂。

如果遗失,不同品级的武功秘籍就会有不同的处罚,越高品级的武功秘籍处罚就会越严厉。

不知道是不是三年苦练基础拳让唐傲打下了一个好基础的原因,他只看两遍竟然就将崩山拳的拳意悟透了。

看来赤月宗身为一个大宗门,让每一个弟子入前时都得练基础拳是有其中深意。

将崩山拳的拳意领悟出来后,唐傲将手抄本秘籍贴身放好,便展开崩山拳的拳势练习起来。

拳头不断砸出,不断演练拳招。

一遍,两遍,三遍……十遍……百遍……他不断演练,不厌其烦。

练拳实际上是一种枯燥的事,而且练久了消耗巨大,换了是别人练个十几遍可能就要烦燥了,但唐傲每一次都练到筋疲力尽累才休息,更是从来都没有任何烦燥之感。

他的神情永远是如此平静,练拳时永远是如此专注。

三年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隐忍,早就让他有着同龄所不能及的坚韧。

三天后。

唐傲深吸了一口气后真气猛地爆发,一个箭步,身体如同出膛炮弹一般前射,挥拳暴击武碑。

武碑应战,唐傲暴退。

“与我对战没有生死危机。”武碑的声音响起,“我觉得你还是要常到野外进行生死磨砺为好,这样你才能有更大的进步。”

“有理。”唐傲退出果林,果断离宗。

赤月宗外宗一百九十里处有大峡谷,峡谷中有妖兽出没。

唐傲翻过许多奇峻岭脊,终于到达大峡谷。

峡谷南北纵深千里,是不是实数无从考究。

一声唳啸传来,唐傲抬头就见一点黑影从远空往这边掠来,疾风扑至,瞬息就见一头巨雕落在旁边一棵大树之上。

巨雕青羽如铁,红鳞利爪散发冷冽寒光,青色的眼珠子厉寒发光。

它盯着唐傲,唐傲居然有股生寒感。

“唳!”

巨雕突然飞起,竟然没有攻击唐傲,转眼远去。

唐傲竟然忍不住松了口气,他感觉得出此巨雕是一只很厉害的妖兽。

“嗯?”

唐傲全身的汗毛突然竖起,心脏猛然收缩,有强烈的威险感升起。

猛地转身,一只通体漆黑的妖豹竟然不知何处潜到他的身后,趁他心神稍松时就龙击。

它四爪仿佛刀刃,扑击而上时灰暗的眸子中显现杀机。

速度很快!

“畜生!”

唐傲虽惊,却不慌。

拳头一握便是全力出拳。

拳头与妖豹的爪子撞在一起,妖豹的爪子生痛,发出怪叫,唐傲的拳头则是破了一层皮,血水淋淋。

妖豹凶性大起,吡牙怒吼再度扑击。

唐傲无视右拳流血,更无视破皮的刺痛,悍然出击,拳头如雨点般暴砸。

拳势大崩,大开大合,凶猛无比。

妖豹的实力其实不差,但唐傲更加强悍。

唐傲打断了妖豹四爪,最后还打爆了妖豹的身体,看他出拳的架势,简直是恨不得一口气能打出三百六十拳。

妖豹惨死,唐傲的双拳也血肉模糊。

算起来,这是唐傲人生第一次生死大战。

对象虽不是人,而是兽,但其中凶险一样。

“铛铛铛……”

突然有铁器相撞声密集传来。


第6章 见死要救

声音刚传过来,唐傲就看到一道道剑光与刀芒闪耀而现,转眼间接近过来。

唐傲赶紧闪身到一旁边的一块巨石之后藏身,探出头来。

近了,不足十米之距,是两个青年男女围攻一个小女孩。

“内宗弟子?”

唐傲看到那小女孩穿的竟然是赤月宗弟子服,只是颜色跟唐傲穿的不一样。

唐傲穿的弟子服是灰色,小女孩穿的是白色。

灰色弟子服是外宗弟子所穿,白色弟子服是内宗弟子所穿。

小女孩看上去仅是十二三岁,竟然是内宗弟子?

此时小女孩白衣已经一半变血衣,抿着嘴,小脸煞白。

那一对青年男女也不好到哪里去,他们身上的伤更多,衣服同样被血染成了血衣。

小女孩用的是剑,一对男女用的是刀。

当当当……

三人打得异常激烈,刀光剑影,煞是可怖。

唐傲看着心惊。

都是高手啊!

尤其是那小女孩,小小年纪实力竟然如此不凡,一口剑翻飞的厉害,剑法凌厉无比。

“师兄,她体内的毒性发作快不行了,我们速战速决,我上你下,杀了她!”

那青年女子突然大喝,身形蓦地拔起凌空,风势乍起。

她身在半空陡然翻转,真气催动手中之刀瞬间化为十几道暗红色的刀光朝小女孩笼罩而下,其势惊人已极。

“杀!”

青年男子衣衫猎猎狂拂,直搅得四下空气如同炒豆般劈里啪啦响个不停,刀光朝小女孩腰部席卷。

“小心。”

唐傲一颗心顿时直冲嗓门,见小女孩瞬间危险忍不住从大呼。

那一对青年男女没想到还有人在旁边,一时受惊停滞。

“八极御风杀!”

小女孩本是煞白的脸突然涨红,手中的剑迅疾挥出。

剑光起,空间气流急涌。

剑流骤掀,银光乱窜。

入眼处尽是一道道急速旋转,漫天飘洒,凌厉无比的剑影与那一对青年男女的杀招撞在了一起。

“当当当……!”

“哧哧哧……!”

一连串如同裂帛般密集的气劲撞击声炸响。

刀光剑影骤停,刀剑齐飞,三人同时倒飞。

噗噗!

三人摔地后都是第一时间喷血,而他们的武器皆脱手暴射,不见踪影。

小女孩摔落的地方,正是唐傲所在的那块巨石前,她看到了唐傲。

她见唐傲身穿赤月宗的外宗弟子服时微怔了怔,跟着急喝:“快走……”

话音刚落,她竟然伤重晕了过去。

“师妹,师妹……”青年男子突然悲嚎。

唐傲看过去,只见那青年男子双眼布满了血丝,神情悲愤到了极点。

“竟然杀了我师妹,我打死你。”青年男子赤手空拳,怒吼着冲过来,像极了一只愤怒的猛兽。

唐傲看了看晕迷的小女孩,想到她身处险境第一时间却是叫他快走,就冲这一点,唐傲觉得他不能坐视不管,见死不救了。

猛一咬牙,唐傲上前站在了小女孩的面前,对着冲上来的青年男子便是全力出拳。

轰轰轰!

拳头不断对撞。

唐傲感到体内气血瞬间翻滚厉害,腹部有血腥味升腾,拳头那种刺骨感就好像骨头要碎了一样。

他身体晃动的厉害,身体不断向后仰,但他双脚却死死钉着地面,没有退后半步。

“区区气脉境的兔崽子也敢管闲事,嫌命长了?”青年男子连着深吸了好几口气,身上气息再度狂暴。

唐傲没有说话,他连说话的力气都不想浪费,抓紧时间运气调息,压制翻滚的气血。

“找死!”

青年男子见唐傲死活不肯退后,脚掌一踏便再冲上,拳影骤起,如同狂风暴雨。

“拼了!”

唐傲猛一咬牙,将崩山拳最强大的拳招全力砸出。

砰砰砰……

拳影不断相撞,血水不断喷射。


第7章 废名远播

唐傲连站都站不稳了,其实他要走的话随时可走,只需要进入那片果林就行。

但那片果林只能他进去,带不了小女孩,所以他不能走。

他跟小女孩并无交情可言,但他就是不愿意看着她死。

并非是因为小女孩是赤月宗弟子就能让唐傲为她拼命。

人与人的缘分有时就是如此奇妙。

仅见一面的人便能够为之拼命!

其实这样很傻,但有人就是这么傻。

“呼呼!”

唐傲急喘着气,每一次呼气都有血喷出,脸色惨白如纸。但他没有半丝退缩与畏惧,握起的拳头仍然充满了力量,那目光坚韧倔强。

别说是人,现在就是神灵要杀小女孩都不能让唐傲退一步。

宁死不退!

青年男子的情况却是比唐傲还要不堪。

如果他是在全盛状态,唐傲自然不是他的对手。但他身受重伤之下,疯狂出手,伤势不断加剧,嘴里开始不断有血喷出来。

“原来你已经是强弩之末。”

唐傲盯着青年男子的嘴,看着对方嘴里不断涌出的血,胆气突然大壮,咬牙暴冲。

青年男子因心爱的师妹丧生,心智皆乱,处于疯狂状态,不顾伤势仍与唐傲疯狂对拳。

十几拳后,唐傲的拳头打在了青年男子的喉结上,而青年男子的拳头则是打在了唐傲的胸口。

两人都静止不动,都盯着对方。

不出三个呼吸,青年男子身体突然缓缓软下,双眼暴凸,嘴里大喷血而死。

确实青年男子死了后,唐傲突然就跌坐在地上,嘴里也有血涌出来。

“真是傻啊!”唐傲这才感到后怕,才觉得为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女孩如此拼命似乎很不值。

但他后怕,却不后悔。

“谢谢……”虚弱的声音自身后响起,是小女孩的声音。

唐傲回头。

“谢谢你救了我,”小女孩道:“我叫宁雪儿,你呢?”

“我叫唐傲,”唐傲道,“小妹妹,你的伤势比我还重,先别说话……”

“不准叫我小妹妹。”宁雪儿突然柳眉竖起,打断唐傲的话,“我已经十三岁了,不是小孩子。”

唐傲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十三岁不是小孩子?

那自已十六岁算不算是大人,那些二三十岁的人算老家伙了?

不过唐傲看宁雪儿脸有怒容,煞有其事的认真模样,他倒是不敢反驳,笑道:“好,好,你不是小孩子,是大人。但我十六岁比你大,你在我面前确实是妹妹嘛。”

“这也是。”宁雪儿想了想,觉得是这个理。

““啊?”宁雪儿突然发出惊讶声。

唐傲微愕:“怎么了?”

宁雪儿惊讶的看着唐傲:“你叫唐傲?你就是外宗那个大名鼎鼎的第一废?”

唐傲忍不住摸了摸鼻子,赶情自已废名远播啊,居然连个小孩子都知道。

宁雪儿跟着摇头:“不对啊,你已经打通了气脉,而且还是七重,谁说你永远打不通气脉?哼哼,就知道那几个家伙最不靠谱了,说话没句真,这都骗我……”

“噗!”

她一口黑血突然喷出。

唐傲脸色微变。

“好厉害的毒,竟然还不能完全逼出……”宁雪儿眉头微皱,她手腕一翻便多了两只玉瓷瓶,她将其中一只丢给唐傲,接着说道:“这是疗伤丹,你快吃下。”

说完,宁雪儿从另一只玉瓷瓶中倒出一颗丹药放进嘴里,瓶子跟着消失。

唐傲羡慕的看着宁雪儿手上的手环,知道那是传闻中的空间存储物,不是一般人可以拥有。

市面上,最小空间的空间手环都不止十万两银子。

他也不客气,倒出一颗丹药放进嘴里后便要将玉瓷瓶还回来。

“给你了,我还有许多。”宁雪儿摆手,然后她闭上了眼睛。

唐傲看了看手中的丹瓶,并不矫情,大方收下,然后也跟宁雪儿一样,闭目调息,运气疗伤。


第8章 霸岳枪法

数个时辰后,唐傲和宁雪儿几乎同时惊醒。

只看到有三只妖豹正冲过来。

唐傲咬牙起身,但宁雪儿更快。

嗖!

宁雪儿抢先而上,小手怒拍,掌法高明,力量沉重,几下子就将那三只妖豹拍死。

“这里不安全,快离开这里。”宁雪儿身体突然晃动,无法站稳,单膝跪下,用手撑地道。

唐傲上前,看到宁雪儿的脸仍然惨白,她的伤势之严重,比他想象中还要重。

“真是的,这么重的伤还逞强。”唐傲蹲下,转过身去。

宁雪儿道:“我不出手,你现在这情况能打得过三只妖豹?”

唐傲呵呵一笑:“打不过。”

宁雪儿翻白眼,然后问:“你这是要干嘛?”

“背你啊,”唐傲有种无语,“我都这么明显了,你看不出?”

“背我?”宁雪儿道,“男女授受不亲。”

“哦!”唐傲作势要起来,“那你自个儿在这里,我先走。”

“别!”宁雪儿顿时大急,双手往唐傲的肩上一搭便趴在了唐傲的背上。

唐傲起身,背着宁雪儿朝大峡谷出口跑去。

出了大峡谷后,唐傲找了一个山洞钻进去。

他在外面找来一堆杂草铺好,将宁雪儿放上去躺好。

宁雪儿竟然在他的背后睡着了,但小脸似乎多了一份血色。

“她的丹药真的好。”

唐傲也吃过宁雪儿给的丹,效果真的很不错。

但他现在背着宁雪儿行走多时,伤势又有发作之像,赶紧盘膝坐好,继续运气疗伤。

大约十几息左右,宁雪儿突然睁眼,一双美眸已经恢复了许多神采,湛然如水,似藏明月,自发光华,有着说不出的美。

她看着唐傲,眼神微讶,她感觉到唐傲的气息越来越稳定,伤势恢复很快,这让她感到好奇。

虽说她的丹药效果不错,但料想唐傲一个外宗弟子断然不会什么高明的疗伤之术,现在却能够有如此快速的恢复速度就有点奇怪了。

宁雪儿却不知道唐傲精通医术,所用的疗伤之术授自武碑,高明程度人间罕见。

第二天中午,方昊天睁开眼却看不到宁雪儿,倒是洞口外有动静。

唐傲走出洞品,只见宁雪儿正在练剑。

她全身笼罩于白茫茫剑网当中,滴水不漏。

似是因为唐傲出来的原因,她的剑势骤变,暴风雨般刺向前方。

几棵大树,在剑光之下断裂,大树轰然倒下。

唐傲吓了一跳,随之松了口气。

幸好那几棵大树都朝别一边倒,并没有向他的方向倒,不然的话他就要跑路了。

“咻!”

宁雪儿的身形突然闪动就到了唐傲的面前,剑气森严凛然,闪电般向唐傲刺来。

唐傲吓了一大跳,几乎条件反射般崩山拳迅猛砸出,有单拳崩山之势。

宁雪儿剑势变化,逼得唐傲变招。

等唐傲一套崩山拳打完后宁雪儿突然后退,问:“你除了崩山拳还会什么?”

唐傲摇头:“不会了。”

宁雪儿沉默小会,跟着问道:“如果你学武器,你最喜欢学什么?”

“枪,我最喜欢枪法。”唐傲想都没想就说道。

他心中一直有个梦想,有一天他能成为像父亲一样的枪法高手。

宁雪儿笑了,道:“还真是巧,我前几天正好得到了一本枪法秘籍。”

她将枪法秘籍拿出来丢给唐傲。

霸岳枪法,字见刚猛,有霸气散发。

唐傲将枪法秘籍打开,翻看一页就双眼发光。

宁雪儿笑了笑,转身挥剑,很快就用剑将一根木枝削成了长枪。

“接住。”宁雪儿用剑挑枪。

唐傲伸手接木枪。

“霸岳枪法!”

唐傲一手提木枪,一手拿着枪法秘籍比划起来。


真武神帝:真武大陆,真武者为尊。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804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