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证道:易烈踏上了修练之路。

封神证道:易烈踏上了修练之路。

第1章 给小爷个痛快!

元神大陆,中元帝国。

横岗镇,座落在埃咖城南面百余里外,此地紧靠魔兽山脉,人烟稀少。

在一座宁静幽雅的庭院内,几名黑衣大汉每人身上兼背着一把半月弯刀,一看便知是经过特殊训练出来的。此时,众人悄然而行,一股杀气从这些大汉的身上悄悄的蔓延着。

“娘,你们放开娘!一群强盗!”一名看似十四岁左右的少年哭喊着挣扎着想挣脱一名达到灵之气三重的大汉的钳制!但是即便少年使用全身力气也显的那么的无力。

“混帐东西!你娘易柳儿勾/引我丈夫,你还说我是强盗?”一位衣着紫色长裙身姿曼妙,绰约多姿的妇人看似慈眉善目,实在阴冷可怕。

妇人接着冷笑道:“也不知道你图的是我丈夫沈成的人,还是图他个族长夫人位子!在横岗镇一手遮天的人物,就凭你也能配的上他?你也不照照镜子!”

“林玉舒!你不觉得你很可悲吗?如果不是碍于沈林两大家族的面子,沈郎早就休了你了!哈哈哈”易柳儿一张天生丽质的俏脸在近于疯狂的大笑下,显得有些扭曲。

“是吗?人家都说你易柳儿能歌善舞,很会吸引男人,今天我就叫你命丧于此!沈成已带领队伍去魔兽山脉寻杀四阶魔兽红蛟,看谁会来救你!哼!”妇人明显有些愤怒了,冷哼一声,纤指因为紧握致使关节发白。

妇人转身轻移莲步轻声道:“全杀了!连那个孽种一块杀了!然后丢到魔兽山脉,人不知鬼不觉……”说完妇人随即转身离去。

“是!夫人!”四名黑衣大汉恭敬道。然后握了握刀柄,向着手无寸铁的易柳儿和夫人口中的孽种走去。

易柳儿看着大汉来着不善,嘶声喊道:“有什么事冲我来!放了我的孩子!”此时她的脸已吓的苍白,少年的眼中也是充满了惊恐和不安。原本幽静的院子里,随着她的嘶喊,也突然多了一些萧瑟。

看到四个大汉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易柳儿慌忙拉着少年冲向门外。少年因为惯性使他身体一下被拉倒在了地上,还不待少年爬起来,一阵夹杂着元气的刀气风刃已砍向少年……

“烈儿!”易柳儿嘶声喊道。因为恐惧使的声音都出现了颤抖,突然易柳儿在次用力拉了一下烈儿,然后用自己的身体冲向那柄闪着寒光的弯刀。

“烈儿快跑!记住那个蛇蝎女人!”这是曾经横岗镇第一美人易柳儿最后的一句话。

璞!刀入骨,魂已断。

“娘亲!”易烈泪水布满了双眼,双手颤动着抹了一下眼泪。咬了咬牙爬起转身朝着门外跑去。

“想跑?哼”几名大汉及为默契的纵身跃起,几个呼吸间已挡在了易烈的面前。

“如果连你这个小娃都让你跑了,我们几个企不颜面尽失?哈哈”几名嗜血大汉看似为沈族族长夫人使唤,但常年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已养成了杀人为乐的嗜好。

此时易烈已报决死之心不知从哪捡了根木棍,运转仅有的元气围绕其上苦笑道:“来吧,也让小爷痛快一次!”说完不待大汉开口,已率先冲了出去。

“就你?哈哈哈哈。”大汉好像听到了很好笑的笑话一般大笑起来,旋即眼色一寒,手掌如落叶般的拍出!

“夺魂掌”!看似轻轻的一掌实则速度极快,被元气包裹着的手掌瞬间击向易烈的胸口处,轰!易烈依然举着木棍,但是人已倒飞了出去。


第2章 无情无义

一个初修灵之气的人被一名灵之气三重的高手击中也会重伤,况切易烈只是初修凡之力的少年,伴随一声轰响,易烈重重的撞到了门上,木屑飞溅,易烈只觉口中一甜,一股鲜血喷出。

然而当鲜血喷溅到地上时,一件所有人都没有看到也觉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鲜红的血液正一点一点变的暗淡,随之变成了暗金色。

易烈擦了擦嘴角的血丝,带着悲愤的眼神望向几名大汉,随即望向已死的娘亲心中苦道,平时娘亲常常叮嘱自己要加倍的勤学元气和功法,以后要在元神大陆出人投地。

但是虽然易烈从小天赋异秉,聪明过人,可是他从不把修练放在心上,每天只知道和同龄孩子打打闹闹,从没把娘亲的话放在心上,现在想来易烈双眼朦胧心如刀绞,如果自己认真修练虽不说现在不能把这几名大汉击败,但是至少不会如此狼狈不堪。

不过虽说易烈现在才只是凡之气四重,但对他的年龄相比,有这样的成绩已显然不错了。

易烈面露狰狞之色挣扎着爬了起来,虽不会什么功法,但是易烈骨子里透出的那股拼劲和隐忍使的几名大汉心里微寒,此子今天命葬此地还好,如不然日后必将是沈族大患。

见到易烈全身充满杀意在次摸起木棍冲了过来,几名大汉心中一冷,杀气如实质般付在身上,一名大汉手掌微弯,元气迅速凝聚成球状。

大汉冷哼一声:“要怪只能怪你那个无情无义的族长父亲吧!”

说完量出杀招暗吼一声“魔鹰爪”!

“魔鹰爪”是黄阶高级功法,初练者可使击中者重伤和全身麻痹暂时失去行动能力,修练至大成可使对手筋脉尽断而亡。

轰!易烈在次被击飞出去,撞到墙上,墙面速度出现蜘蛛丝般丝丝龟裂,此时易烈缓缓从墙上滑落,至半跪姿态跪在地上,看似已无呼吸。

“兄弟们,把他们扔进魔兽山脉吧”一名看似领头的大汉冷声道。“还有,把这座庭院也给烧了!”

说完这名大汉步出庭院然问头看了一眼易烈,此时易烈全身衣服破烂不堪,一头黑亮的乱发垂到膝盖处。大汉看似惋惜的摇了摇头轻声道:“要怪只能怪你那个无情无义的族长父亲吧!你娘亲看错人了……”

就在此时没有人看到一头乱发之下,易烈的眼皮似乎因为内心的愤怒而无力的轻抖了下……

埃咖城南面魔兽山脉的边缘,一灰色布衣少年正飞速朝着山脉半山腰的小屋掠去。

砰!每一次的跳跃,每一次双脚落地在起时,地上的石土和树叶则瞬间被震成碎末,足以见得少年腿上爆发力的惊人力量。

山脉半天腰的小屋旁,一位老者正眯着眼躺在地上小恬,近一看一头白发无风自起,但看上去气色红润,鹤发童颜,精神饱满,老者身穿白色布衣布鞋看似犹如仙人一般。

躺在地上?那分明是悬浮在离地面几尺的空气上。老者身周边的空气还会似有似无的元气能量波动。

“老师,还睡呢!都快到中午啦!”灰衣少年满脸笑意的看着老者道。

少年衣着灰色布衣,虽然看起来比不了潘安之貌,但是也算的上英俊非凡一表人才,俊美的五官,深邃的眼眸,微翘鼻子,性感的薄唇,刀削的下巴,棱角分明的轮廓。少年看上去十六岁左右,眉宇间带着一股英气,脸上透着跟他年龄不相称的成熟和倔强。

“臭小子,一回来就大喊大叫的。”老者微睁了眼,瞄了一下灰衣少年,随即收回目光道:“哟,暗龙劲练到第三级了?好小子!你能在凡之力的基础上把暗龙劲练到三级可见你的天赋呵,但是要记住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别太拼命了。”


第3章 怒若癫狂

暗龙劲是玄级初级功法,功法共分天,地,玄,黄四级,每级分三个级,初级,中级,高级。

暗龙劲共有九级,初有小成时可掌握劲力方向力道强劲,并切有隔山打牛之效。

练至大成,可将元气融入暗龙劲功法,每一拳每一脚每个关节的攻击都犹如猛龙降临,强憾的力量,足可排山倒海!

少年转身回头下巴微扬,目光闪烁表情复杂的望向山脉边缘处,相隔百里的横岗镇毅然道:“只要能替娘亲报仇,什么苦我都不怕,我一定要认真修炼元气和功法。不会辜负老师的教导和娘亲的希望……”

三年前,老者把经脉尽断的易烈从魔兽山脉边缘救回来后,虽然命救回来了,但是可能永远只是个废人,但是奇迹又发生了,易烈非但没废,经脉反而自已悄然复原了,而且比起从前更为的有韧性和饱满,修练起元气来也显得事半功倍!

次日,魔兽山脉东部一条蜿蜒盘旋的小河,从山脉深处缓缓流淌着仿佛没有尽头……

河边一身着灰色布衣少年正盘腿打坐,看似一动不动犹如已融入自然之中一般,一股股肉眼可见的雾白色元气能量正顺着口鼻和全身的毛孔进入体内,温养着经脉和骨骼,随后散开四肢百骸。

突然这少年眼睛猛然睁开,眼神犹如实质般光亮,眼眸中一丝暗金色的光泽一闪而逝,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易烈。

元气乃天地间未分前的混沌之气,也就是宇宙自然之气。修炼时吸入体内进行压缩和练化使而融入全身经脉,肌肉和细胞内,与敌人打斗时好的功法必需元气的支持,所以元神大陆中元气的修练则是重中之重。

此时已经凡之气五重初级的易烈,呼……深吐了一口浑浊的气体,慢慢站起身来,陡然暗喝一声:“暗龙劲”!易烈猛然抬头对着河流发出看似平常的一拳,但是此拳一出,分明有声龙吟声!

有龙吟声说明暗龙劲已达到了恐怖的境界,河流居然慢慢停止了流动,河水开始有些沸腾随即一些气泡也慢慢浮出水面,轰!沸腾的河流仿佛已承受不了那种恐怖力量,爆裂开来,本来静静流淌的河流,此时已从中间断开一条好几米宽的宏沟。

易烈胸口剧烈起伏着,下巴微扬目光看向远方,思绪悄然展开……

“爹为什么要让那个蛇蝎女人杀娘亲,而且连他亲生儿子也不放过”易烈咬了咬牙拳头微紧。

“只因为娘是他在外面的一个小老婆吗?只因为我是他的私生子吗?只因为那点族长的面子就要杀人灭口吗?那么你当初为什么又要跟娘亲在一起!”易烈因内心的愤怒眼瞳已变成暗红色。

“沈成沈族长!你不在是我的父亲,等着我,一定要等我回到横岗镇呵,然后我会血染沈族!等着我……哈哈哈哈哈……”

一声悲凉切又疯狂的大笑声在山脉中久久回荡……


第4章 坠入深潭

山脉半山腰的小屋内。

“你真要去魔兽山脉深处历练?”白衣老者忘着易烈,眼神中透着一丝担心。

易烈看着老者,一脸尊敬“是的老师,只有真正的战斗真正的生死关头才能爆发我体内的潜能,所以我需要去魔兽深处闯闯,”

“好吧,这个你拿着”说着老者从手上取下一枚似玉非玉的黑色戒指。

“老师,这个我不能要,这可是你毕生所习的功法”易烈连忙说道。

老者慈祥的叹了一道:“你能叫我这几年老师,也不能白叫,拿着吧”说完硬塞到易烈手里,“这是个空间戒指,里面有我一生所习和收藏的功法,还有一颗‘修髓丹’,此丹药可修气洗髓之功效。”

从把易烈救回来,老者一直视易烈为徒弟,教了易烈些简单的功法和练气的要决,让老者很不解的是虽然这几年易烈对自己都很恭敬,但是每当对上易烈那越来越变的漆黑而又深遂的眼瞳时,心中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微微的不安和惧意。

好像有一种无形的威压,压的自己不得不向这名只有十几岁的少年臣服一般,难道是血脉威压?每当老者想到这总会立刻否认自己的想法,在这片元神大陆总有那个极少极少的人会得到神秘的血脉,这种血脉像是随机一样降临在幸运的人身上,几万年来元神大陆只出现过三位有神圣血脉的人,而这三人都已突破圣之气进入万人向往的圣界!

拥有古老神秘血脉的人会在灵魂感知力和修练元气和功法上大大提高修练速度,而且神圣血脉还有治愈伤势和经脉的效果,加上自身如果天赋过人的话,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笑看天下那只是时间问题!

易烈双眼有些朦胧缓缓跪在老者面前道“如果不是老师把我救了,我现在又会在何处?娘亲的仇又怎有机会报!三年来,老师的教导易烈会铭记在心,老师的救命和知遇之恩易烈没齿难忘,谢谢老师!”

随即磕了三个响头,“老师一定要保重身体,等易烈报了仇会回来服侍你老。”说完站起身形,深深看了老者一眼,陡然转身朝着魔兽山脉深处飞速掠去……

老者抬眼看着渐渐远去的背影喃喃道:“臭小子如果你真的拥有了至高无上的神圣血脉,出去历练下也好,将来等你有了实力则让老师受过的侮辱一概还回去!”此时老者看似略显兴奋而又苍老了不少。

其实易烈心里有很多事不明白,老师已修练到了王之气七重,在这片大陆上已算的上是巅峰强者,为何委屈躲在埃咖城南面的这个魔兽山脉隐姓埋名,之前也问过老师,但他始终只字不提,甚至连名字都不愿告诉易烈。

这片大陆,从一开始的修练元气,到了最后越来越多修练者加入,甚至一些百姓家里都随处可见一些最低级的斗气功法,随着修练者的增加,最后一些人为了走捷径,选择了各种各样的修练方法,所以到了后来出现了,魔气,阳气,阴气等不同修练方法但同样是天地间能量。

像这些吸收天地间能量所修练出的元气,魔气,阳气,阴气等被人们统称为斗气。

能选择对的斗气修练方法,和对的属性功法,对自己今后的修练道路上可谓是至关重要的。

易烈也不知朝着魔兽山脉走了多久,老远听到的轰轰声越来越近,走近一看原来是个瀑布,白色的瀑布从悬崖峭壁上犹如狂龙从天而降的,用它的身体狠狠地撞向水潭,发出震天响声,此景雄奇壮观。

瀑布下面的水潭清澈见底,疲劳奔波了好几天的易烈浑身难受,三下五除二把衣服脱了个精光。

“真要好好享受一下咯”说完看看四下无人,扑通一声跳入水潭。

“好清凉的水啊”感受着水潭中的徐徐凉意也使易烈脑袋清醒了不少,易烈在水里一会游一会钻犹如水中鱼儿。

玩的兴起的易烈一个扎猛潜到水下,双脚齐蹬身体慢慢的下沉,沉了几米深的时候易烈正准备游上去,突然感觉有一股水压压着自己继续往下沉,易烈心里一阵慌乱双手胡乱的抓着,只可惜这里没有稻草。

易烈明显已经快要窒息了,就当莫名的水压快把易烈压到极限时,易烈眼前陡然一亮,“下面有亮光?”

仿佛看到了希望,易烈转了个身朝着亮点拼命游了过去。


第5章 别有洞天

近处一看原是个小山洞。

“想不到水底竟然还有个山洞,哎?怎么我可以呼吸了?”易烈摇了摇头喃喃道。

就在易烈头上一米左右的地方有一层如薄膜般的水波,正荡起一阵阵涟漪。

只有仙之气之后的超级强者才可以将身体完全融入大自然中,如果允许,可以不用呼吸不用吃饭睡觉,可比半仙状态。

走进只有一人高的山洞内,易烈微低着点避免山洞上面的如兽牙一样的石角,山洞的石壁上隔着几米就有一个石灯台,上面各放着一枚闪闪发光的水晶石,因为水晶石的五颜六色也把山洞照得如梦幻般的五彩缤纷。

这时易烈才发现自己现在还是全裸着的,急忙尴尬的从空间戒指内拿出一套,他平时穿的灰色布衣套到身上。

走了几分钟后,山洞内出现两条路,左边的一条路里水晶石像火焰一样燃烧着,右边的仍像之前那种五颜六色的,易烈也没怎么想就随着右边走了过去,就这样走了大概半个时辰,在弯弯曲曲拐了几弯后在次拐了个弯后终于到了山洞的尽头,忽然眼前白光大盛,易烈迅速凝聚元气铠甲付在身上,眼睛微眯小心易易的向在白光走去。

当他走出山洞,一切豁然开朗,一眼望去四处都是森林和连绵起伏的丘陵。

“真是别有洞天啊”易烈暗叹一声音。

一阵阵呼呼的冷风声吹来丝丝凉意,易烈身体一抖打了个冷颤摇摇头,“这里好像比外天冷多了啊”

就当易烈把元气护甲收回体内时,突然感知危险的信息,像易烈这种过人的感知力一般不会有错。

唔……随着一声儿狼叫,一只头狼缓缓走出了森林边缘,离易烈十来丈远的地方来回徘徊着。

此狼身高接近两米,一身雪白发亮的毛发毫无杂色,随着一阵风吹过,毛发更显得柔顺和洁白。一双眼睛绿莹莹的盯着易烈,貌似只要易烈身体一动或流露出害怕之色,这头狼可能便会立刻扑上来。

“一阶魔狼!”易烈心中暗惊,魔狼们一般不会单独行动的,狼群一定离这不远,所以要想逃命必需用最快的速度斩杀这头魔狼。

想到这,易烈猛然身形一晃,朝着后面山洞跃去,随之的魔狼也在易烈意料之中尾随着扑了过来,易烈跑到洞口边向上一跃,双脚蹬在洞边石壁上,双腿如弹簧般压在一起,其中蕴含的爆发力不容小视,就在魔狼要扑到易烈身身上时,易烈双脚一点石壁,身体如飞箭般反弹射了出去,石壁灰尘溅起。

“暗龙劲”!怒喝一声,易烈直接撞上迎面扑来的魔狼。


第6章 激战魔狼

轰……

一声巨响,魔狼被撞飞出去直到撞断几棵大树才停下,而易烈也被反震力震的双拳发麻,急促呼吸了几下,不等魔狼有所反应,易烈在次出击,在高高跃起时手上已多了把黑色的玄铁匕首,这是之前老师给他放在身上防身用的,这次可好,防着狼了。

唔……又一声狼嚎,魔狼可能发现对手的强憾想要逃跑,又好像在召唤同伴。

璞!魔狼后退一步,口中陡然吐出一球状冰弹,冰弹朝着易烈暴射而来。

“还来?”

易烈怎会给它任何机会,身体瞬间飞转,随即双脚犹如踩着飞轮般飞速掠开,接着陡然跳上魔狼的背上,一手抓住软软的狼毛用力一拉,另一只手拿着匕首快速的朝着魔狼喉咙刺去。

匕首已刺进喉咙,魔狼疯狂的甩动着身体,妄想把易烈甩下来,可是易烈仍死死的抓紧狼毛不管怎么甩,依然像是老虎咬住猎物一样稳稳趴在魔狼身体上。

易烈伸手在次握住匕首,当把匕首拔出来瞬间,一道血箭从魔狼喉咙处喷射而出,魔狼怒吼一声竞带着易烈向着森林深处跑去。

它想把我带到狼群?想到这易烈心中不免一冷,一把抓住狼头往下一按,璞!魔狼一头载倒边上的树木上,被撞的树木轰然倒下,木削飞溅。

易烈提手抓起狼头朝着头部刺去,一下,两下,可能有些紧张毕竟这是易烈有生有来算是第一场战斗,易烈也数不清刺了多少下,直到魔狼一动不动时才停下。

咕噜……一颗暗绿色的圆珠魔核滚来出来,魔核闪着莹莹能量绿光,如同宝石一般,也许是害怕也许是紧张兴奋,易烈颤抖着擦了擦魔核上的血。

“一阶魔核,嗯,就算不能练丹药也能卖个好人价钱。”易烈裂嘴兴奋的笑道。

唔……还不待把魔核放入空间戒指内,一声狼嚎在次传来,随后,唔……两声,三声,越来越多的狼嚎声声传来。

“不会吧?狼群?”易烈脸色微变,快速的把魔核放入戒指,随后脚底抹油转身朝着来时的山洞方向飞速掠去。

就在易烈连跑带跳的到了山洞洞口时,一群雪白色的魔狼一个个尾随着从森林里行了出来,慢慢的成半圆形把易烈火围在了山洞内,魔狼呲着尖牙眼睛死死盯着易烈,一步步逼进。

易烈咬了咬牙,回头看了下山洞嘴微微咧了下,把匕首上的血往身上胡乱的擦了擦,山洞洞口刚好只能过下一个人,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也就是说魔狼虽然多但也只能一只一只的进。

意念一动元气铠甲快速付体,易烈站在洞口处手拿着闪着寒光的玄铁匕首,身体微弯成弓状,貌似只要有一只魔狼冲过来,易烈就会立刻释放他那强悍的爆发力,一招击杀。

魔狼围着山洞徘徊转了大概一个时辰,就在易烈等的有些不耐时,魔狼终于发动了攻击。

首先有只略大点的魔狼率先朝天长嗥了一声,然后四只爪子慢慢从脚指内伸出,爪子犹如刀子般锋利和尖锐,每走一步爪子都会深深的插入土中,到了山洞前魔狼全身白毛陡然竖起,一根根直立犹如冰刺一般,双腿一蹬尘埃四起,一道白光闪过,魔狼张开血口扑了上来。

“暗龙劲”!

轻喝了一声,易烈微弯的身体猛然弹起,犹如炮弹一般射向魔狼。


第7章 爆体而亡?

因为山洞内空间狭小,易烈把劲力全运用到了膝盖和肘关节处,两者如闪电般撞到了一起,咔嚓……一声闷哼,膝盖直接击到了魔狼的喉咙处,带着脊椎一起轰到了洞壁上,随之而来的又是一阵匕首乱刺,魔狼怒嗥一声利爪也在此时刺向易烈的胸口,寒光一闪,易烈来不及多想身体一偏,利爪直接刺中易烈的胳膊上,直接把胳膊洞穿,一阵刺骨的疼痛随之来而。

易烈脸色因为疼痛而变的微白,一脚把魔狼踢开,身体猛然后退一步双手合十紧握着匕首,一股肉眼可见的元气缓缓凝聚在了匕首之上,一声怒吼,易烈手握匕首朝向狼头处在次弹向魔狼,在魔狼还没有反应之即。

璞!整个匕首没入魔狼头部的毛发里,此时的毛发已不再那么雪白,而变的异常的血红。随着匕首猛然拔出魔狼轰然倒下,易烈随即挖出了闪着绿光的魔核。

就在易烈准备包扎胳膊上的伤口时,惊讶的发现他胳膊竟然奇迹般的好了,只能从皮肤上留下淡淡的红印证明刚刚明明是受了伤的。

易烈惊讶伤口的同时心里也暗惊,“为什么我感觉自己身体,越是进入战斗状态,身体内的力量越是强盛和充足。”

来不及易烈多想,因为魔狼群在次由一只魔狼带队冲了进来,又是一阵血雨腥风……

经过不知几天的战斗,易烈越战越勇,魔狼群已被斩杀的所剩无几。

在解决掉最后几只魔狼后,易烈深呼了口气,掩饰不住内心的惊喜之意,“已经凡之气六重初级了?”战斗不但可以提升一个人的实力还可以锻炼一个人的反应和灵魂感知力。

翻开衣兜里面装着几十个大大小小的魔核,听老师讲过魔核只能通过炼药师,通过复杂的练制和草药中合成丹药后才能服用,如果单独服用的话会被魔核中的狂爆能量瞬间爆体,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但是易烈好像被魔核中的能量吸引住了一般,捡了一颗比较小的拿在手中,看着一股股狂暴的能量源在魔核内流动。

“一阶魔核应该对人体没这么大伤害吧?”易烈挠了挠头心想道。

易烈慢慢的把魔核塞到衣兜里,然后突然又拿起那颗比较小的魔核,眼睛一闭直接扔到嘴里吞进肚子。

“我到底看看这一阶魔核有多狂爆!”

咬了咬牙,易烈慢慢感受着一点点变的炽热的身体。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股股爆肆的能量在易烈的身体内如奔腾的野马,到处乱撞,易烈眉宇微皱,狂爆的能量一波又一波的撞击着易烈身体内的五经八脉,突然易烈想到老师给他的戒指里,好像有一本可以控制异爆能量和吸收天地间精纯元气能量正常运转的书。

想到这,意念马上进去空间戒指内寻找那本好像叫什么“玄决”,对!就是“玄决”因为易烈已看到了那本泛黄的书,上面有烫着金两个大字“玄决”。

此刻易烈颗颗大汗慢慢从额头处渗出,面色由白变红略显得扭曲,身体微微颤抖着,而澎湃的元气依然肆无忌惮的乱撞着,易烈强制自己慢慢静下心,然后运转“玄诀”,就在易烈好不容易驾驭着元气缓缓运转的时候。

天地间的元气能量竟然一下子朝着易烈蜂拥而来,仿佛有无穷无尽的元气涌进了易烈的经脉。

易烈闷哼一声,体里经脉传来的疼痛使的易烈痛苦不已,额头豆大的汗珠滴滴而落,“体内的元气能量已经勉强可以控制,怎么一下又吸收进来这么多元气?”

越来越多的元气能量仍不断的向易烈身体内涌去,经脉撕裂般的疼痛叫易烈快要难已承受,而且“玄诀”也不像开始一样受易烈所控制,现在想停都停不下来,因体内元气太过挤压导致经脉承受能力已快到了极限。

易烈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经脉裂开时的滋滋声,“难道,我真得要爆体而亡了吗?”


第8章 炽火冲霄

原来“玄诀”不但能把体内错乱无章的元气理顺,还可以吸收天地间的元气。

易烈面露苦笑,身体在颤抖心同时也在颤抖,“娘亲的仇没报,老师的希望没有完成,自己的梦想没有实现,我怎么可以就这样死!”

就在易烈自以为已经没有活下去的机会时,忽然体内一股清凉温和的液体围绕着经脉徐徐运转着,身体内的经脉像干枯的大地忽然被甘露滋润着。

“啊……”一声舒服的呻/吟声从易烈口中吐出,易烈赶紧继续运转“玄诀”,一遍又一遍的从经脉中运行着,而身体内莫名的液体也跟着“玄诀”一次次温合修复着破损的经脉。易烈哪里知道这温和的液体正是自己的血液。

天地间的元气在易烈身体边缘凝聚成雾状的能量体,然后被易烈一一吸扯到体内,在跟着“玄诀”一次次的运转,然后神秘液体在一次次修复最后传到四肢散到百骸……

大概过了几个时辰,呼……易烈深吐了口浑浊的气体,眼睛陡然睁开,那眼瞳成暗金色的光泽在次一闪而逝,随即变回了漆黑而又深邃的眼瞳。

伸了个懒腰,听着身体关节很在节奏的“嘎卡”一阵响,易烈抬头微扬有点劫后重生的感觉道:“这世上好像没几个敢直接吸收练化魔核的吧。”

感受着体内充盈的元气,易烈随手一甩,一股元气凝聚的风刃撞向山洞边的一棵大树,轰!在风刃飞过一个呼吸间,大树轰然断成两截。现在的易烈完全有自信凭着自己凡之气六重的实力,击败甚至击杀一名凡之气七重者。

易烈在山洞口踌躇了一会,还是选择回去到魔兽山脉中,因为这个地方有太多他不了解和预知的危险。

就在易烈原路返回走了一段路之后,尴尬的发现自己迷路了,因为越走易烈越觉得空气内的火元素越来越强烈,虽然易烈的属性属火,但是在一阵燥热的热浪席过,也使易烈原来平静的心情变的微微浮躁起来。

“什么鬼地方,怎么会越走越热。”易烈擦了把汗心中暗想,随即把元气铠甲招唤出来抵挡一阵阵的热浪。

就在易烈准备掉头换另外一条路时,吼……一声不大但也不小的轻吼声,让的本燥热难耐的易烈心中冷静了不少。

易烈侧着身子慢慢朝着吼声移动着,走了半个时辰左右一个像是天然洞穴的硕大洞中洞出现了,一层火红的水晶石头铺满了洞穴,照的洞穴似真似幻,而洞穴的另一端有一条跟洞穴想通的山洞明朗起来,比起易烈来时只有一人高的山洞大的多的多。

“原来浓郁的火元素是从这传出来的。”摸了摸鼻子,易烈暗道。

易烈刚想走进去看看,“嗷吼”……又一声轻吼声传来,易烈心头一震,火速弹开了一步。

“想吓死我!”这一声着实把易烈吓的不轻。

易烈寻声望去,仔细一看在洞穴内靠洞壁边上有一个如玉色大盘子似的圆形物体。

易烈慢慢靠进,“这是什么?”挠了挠头,易烈自语道。圆形状的大盘子内有一个比易烈手掌略大的小东西正睁着大眼睛看着易烈。


封神证道:易烈踏上了修练之路。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40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