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妙狂兵:华夏顶尖特种兵,做卧底三年。

绝妙狂兵:华夏顶尖特种兵,做卧底三年。

第1章 哇塞漂亮

酷暑。

车站。

每个人像蒸笼上跳跃的包子,慢慢的发红,漏油,而后,熟了……

李玉龙手里捏着一张回东山县的车票,他拧紧眉头,回头望着曾经战斗的地方,突然痞气的做了一个飞吻,“宝贝,不见。”

作为华夏顶尖特种兵,做卧底三年,直到任务完成他才敢松懈,今天,他解放了!他迫不及待的奔回家,表白心爱的姑娘。

车来了,李玉龙上了车,直到车里已经满人了,司机慢慢发动汽车向着车站外面驶去,可这车刚行驶了没两步,又突然一下刹住了车。

车上的人被这急刹整的是猝不及防,所有人身体不由自主的向着前面倒去。

车里的人顿时是哀声哉道,司机连忙站起来向着乘客道歉,一边道歉,司机一边伸手将车门打了开来。

紧接着一个女人从外面走了上来,看到这个女人走上来,前面的的男乘客都不由的呆住了。

此时上车的女人,年龄大概在二十二岁左右,完美的身材,身穿一身白色连衣裙,脸上画着淡妆,一头披肩长发,整个人散发着一种特殊的魅力。

这种特殊的魅力吸引着车厢里人不由自主的看向他,被这么多人用火热的目光看的心里十分的不舒服,眉头下意识的皱了起来。

其实从上车的一瞬间就后悔了,早知道车上是这样的情况她打死都不会上来。

可现在已经买票上车了,总不能再下去吧,她可不想这一下车再遇到家族里的人给抓回去。

没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往里走了,随着的走动,两边的人都纷纷让开,给让出了一条小路。

突然人群中传来了一声,“漂亮!”惹得夏梦洁一阵尴尬。

从这里到东山县的路长着,她可不想就这么站着,真要是这样穿着高跟鞋站着,可能这车还没到东山县,她这人就已经累死了。

她把目光投向李玉龙的方向,那里可以挤出一个位置。

感受到夏梦洁的目光,李玉龙转过头看了一眼,当看到夏梦洁容貌的时候,李玉龙被惊艳了一下。

但那只是欣赏的目光,并没有掺杂任何猥琐的意思。

李梦洁和他来了个对视,李玉龙给她的印象身形健美,眉清目秀,但是头顶上那短寸发又让此人多了一份痞气,有点坏坏的味道。

李玉龙看着夏梦洁站在那手足无措的样子,心里大致猜出了想要干什么,对着夏梦洁微微一笑,随后身体中间挤了挤,硬生生将窗边留出了一个可以让夏梦洁坐下的空间。

李玉龙看着夏梦洁笑着说道:“如果不嫌弃你可以到这里来坐。”

说完,李玉龙就这么看着夏梦洁,她从李玉龙的目光中并没有看到旁人看她的那种炙热下流的眼神,而是看起来十分的平静与冷淡。

听到李玉龙的这番话,和让出的位置,夏梦洁心里非常的感激,点点头夏梦洁向着李玉龙那边走去,就在夏梦洁即将坐下来的时候,突然车子剧烈颠簸了一下,导致夏梦洁不受控制的向前倒去。

眼疾手快的李玉龙一把抱住了夏梦洁,被这么拉了一下,夏梦洁直接向后倒去,直接坐到了李玉龙的身上。

感受到怀里这柔软的娇躯和传到鼻子里那阵阵的处子幽香,李玉龙心神一晃,双眼一阵热流涌动,顿时将夏梦洁衣服里的风光看的一清二楚。

第2章 超强透视

看到这香艳的景象,李玉龙顿时感觉一股热流直冲脑门,鼻血差点流了出来,自从上次执行任务后,他就有了瞬间透视的功能,总是能看到最内在的东西。

也是多亏这双眼睛,李玉龙才能在执行任务期间多次化险为夷。

在执行任务这三年里,李玉龙基本上跟女人绝缘,此时看到夏梦洁这完美的身材,李玉龙难免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平静一下自己的心情,李玉龙对着夏梦洁说道:“你没事吧?有碰到哪里吗?”

从小到大夏梦洁从来没有被任何一个男人抱过,此时就这么坐在李玉龙的怀里,感受着扑面而来的男性气息,夏梦洁不由得羞红了脸。

小声的说了声,“谢谢”随后连忙站起来坐到了一边。

看着夏梦洁因为害羞而变得通红的脸蛋,李玉龙脸上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坏笑,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对着夏梦洁小声的说道:“看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不会是生病了吧?要不要等会下车去医院看一下?”

听到李玉龙的话,夏梦洁的脸变得更红了,同时心里不由的对着李玉龙暗骂道:“你竟然那还问我怎么了,还不都是因为你这个臭男人,要不是你我怎么可能这样。”

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是夏梦洁还是笑了笑说道:“我没事,可能是天气太热了,休息会就好了” 听到夏梦洁的回答,李玉龙微微一笑说道:‘那行吧,你没事就好”说完闭上了眼睛。

夏梦洁现在虽然是坐了下来,但空间还是很好小,这就导致夏梦洁整个人还是跟李玉龙紧紧的靠着。

这东山县毕竟是远近闻名的贫困县,就连回县城的路那也是十分难走,这一路上那叫一个颠簸。

随着颠簸,夏梦洁跟李玉龙这紧挨的身体难免少不了摩擦,这对李玉龙来说那是没什么,但对着夏梦洁那就完全不同了。

随着这不停的摩擦。夏梦洁的心中竟然涌出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除去刚才的意外这是夏梦洁第二次跟别的男人靠的这么近。

想到还得有一会才能到东山省,夏梦洁心里不由的叹了口气,要不是自己家里的人逼迫自己相亲,她怎么可能会在这大热天的跑去这么贫困的地方。

此时的天气是那样的闷热,再加上这车上连最基本的空调都没有,唯一有风可以凉快的地方就是窗口了,可就算是这窗口吹进来的那也是热风,越吹越热。

随着时间的慢慢的流逝,夏梦已经是热的满头大汗,就连身上也是因为出汗弄得浑身黏糊糊的,那叫一个难受。

实在是没什么办法,夏梦洁只能是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电动小风扇给自己制造一丝凉风。

可这人要是倒霉了就连喝凉水都塞牙,这刚吹了没两分钟手里的小风扇就已经是没电了。

看到这个夏梦洁是彻底死心了。

可就在这时候,夏梦洁突然发现了一丝不可思议,她旁边的这个男人身上竟然一点汗都没有,而且靠在他的身边,夏梦洁竟然还感受到了一丝寒意,虽然可能是心理错觉,但这也是让夏梦洁在这炎热的天气感受到一丝凉爽。

夏梦洁抬头看向李玉龙发现这个男人竟然没有偷偷的看她,而是在闭着眼休息,这样夏梦洁心里多了一份好奇。

想她自己也算是个美女,平时走在大街上那回头率决度史百分之百的,现在她就紧紧的贴在男人的身边,这男人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也他奇怪了吧,难不成是自己的魅力退步了。

第3章 赶紧拉回来

夏梦洁一边想一边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李玉龙。就在夏梦洁正纳闷的时候,突然车子来了一个急刹车。

瞬间除了李玉龙之外,所有的乘客全都像炮弹一样向着前面冲去,夏梦洁自控制不住整个身子向前冲去,就在出去的一瞬间,夏梦洁已经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心里不由的想着,这一下冲冲出去撞到前面那自己绝对是破了相了。

就在夏梦洁绝望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腰间多了一只胳膊,紧接着就感觉一股巨力直接将自己拉了回来。

夏梦洁睁开眼一看, 就看到此时的李玉龙的一只胳膊正紧紧的抱着自己,保护自己没有受到伤害。

此时的夏梦洁心里充满了感动,看着李玉龙的侧脸,感受着传来的阵阵男性气息,夏梦洁的心里感觉此时的李玉龙好有安全感,心里不由的小鹿乱撞,刚平静下里的脸庞再一次红等到了耳根。

而此时的李玉龙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哇塞,这个美女的皮肤也太棒了吧,这手感真的是太棒了。

两人都处在各自的幻想当中,谁都没有动。可就在这时候,突然前面司机的声音传来了过来。

“你这人有病吧!想死去跳楼,别他妈来害老子!要不是我这刹车快,你这死的连渣都没有了!”

两人的幻想被司机这一声是彻底打破了。

反应过来的李玉龙先一步将手抽了回来,接着对夏梦洁说道:“真不好意思,你没受伤吧?”

听到李玉龙的话,本来想发火的夏梦洁想到人家也是为了救自己,小声的说道:“没事,再次谢谢你救了我,你好,我叫夏梦洁,很高兴认识你?”说着,夏梦洁伸出了手。

李玉龙抽出手握了一下说道:“你好,我是李玉龙,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夏梦洁说道:“那个,我能问一下,你去东山县干什么吗?”

听到夏梦洁的话,李玉龙说道:‘我啊,我回家啊,我老家是东山县的,倒是你,看你的样子不像是东山县的,怎么也要去哪里呢?”

听到李玉龙的话,夏梦洁陷入了沉默,看夏梦洁不愿回答这个问题,李玉龙觉得可能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便小声的说道:‘对不起,既然你不想说那就别说了。”

说完李玉龙将头转了回来。听李玉龙这突如其来的道歉,夏梦洁楞了一下,随后连忙说道:“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我家里人逼我结婚,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想去东山县躲一躲。”说完不好意思的笑了一声。

看着夏梦洁笑了一声,李玉龙说道:“既然烦躁,那就出去散散心,,我想等家里人想开也就不会再催你了。现在离到地方还在呢,注意休息”

听到李玉龙的话,夏梦洁说道:“那就承您吉言了。”说完夏梦洁转头看向了窗外。

看到夏梦洁的动作,李玉龙微微一笑,转过头闭上了眼睛。路程还在继续,可两人不知的是,危险也在悄悄的降临。

第4章 把钱留下

中途虽然也有旅客下车,可这人还是喝多,在经过站点的时候,车上来了四个中年男子。

在四人上车之前,李玉龙就已经睁开了眼,从四人上车,李玉龙就一直在观察着几个人。

当李玉龙动用眼睛仔细观察之后,看清包里藏得东西之后,李玉龙脸上露出了一丝神秘的笑容。

四人上车之后跟普通乘客一样站在那里休息,但这眼睛却很不正常的到处乱看。那种眼神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李玉龙虽然知道几人要干什么, 但并未声张,他怕几人万一狗急跳墙误伤了周围的人那就不好了。

当车开到一段树木林立的路段的时候,李玉龙知道他们该动手了。

果不其然,当车行驶到树林中间的时候,其中一个中年男子突然从手里拿出一把手枪,对着车顶来了一枪,大喊道:“不想死就他妈的别动!”此时而另一个男子则是立马拿刀挟持了司机。

周围的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枪声吓得一哆嗦,立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拿枪的男人喊道:“彪子,让司机把车往左边树林里开。”

听到这人的话,挟持司机的彪子说道:‘好嘞,虎哥!”说完,拿刀指挥者司机。

司机为了安全,只能是连声答应,立马转弯把车往树林里开。

此时隐藏在人群里的另外两人也是把刀拿了出来,而此时的夏梦洁整个人早已经吓呆了,坐在那里一动不敢动。

虎哥拿着手枪指着众人说道:“站着的全都给我蹲下。”听到这话众人连忙蹲了下来。

看到众人的表现,虎哥满意的点了点头,大声的说道:“我们兄弟几个今天来不为别的就实求财,只要你们配合的将身上的现金首饰全都交出来,我保证你们不会受一点伤害!如果要是不交,那我就看是你的头硬还是我的枪快。”

说完,转头对着站在那的另一人说道:‘老宋,去把他们的手机全都给我搜上来,别tm再让他们给报了警。”

听到这话,老宋一只手拿着刀,一只手拿着包,走到每个人面前让他们把手机放进去。

老宋很快就来到了夏梦洁的面前,看着夏梦洁的模样,老宋喊道:“虎哥,这还藏着一个美女呢。”

听到这话,虎哥连忙走了过来,当走过过来看到夏梦洁的模样的时候,虎哥眼中立马流露出了一丝淫邪的目光,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夏梦洁。

夏梦洁被人这么看着,吓得紧紧的抱住李玉龙的胳膊,老宋看着李玉龙说道:“唉吆,这美女还是有对象的呢。”

听到这话,虎哥看向了李玉龙,感受到两人的目光,李玉龙脸上露出了笑容,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两人。

虎哥看着李玉龙说道:“小子,看你这怂样,还能汇赵哥这么漂亮的媳妇,现在老子看上你的妞了,赶紧让她过来,要不然可别怪老子无情了!”

听到虎哥的话,李玉龙的笑的更开心了,看着面前的这两人,李玉龙说道:“那我现在也告诉你们,我这一天的好心情都没你们破坏了,你们赶紧今天弄得钱全都给我留下,要不然你们绝对会有求我的时候。”

第5章 一愣一愣的

虽然李玉龙是笑着说的这话,但是周围的人从这句话中众人还是感受到了一股莫名其妙的寒意,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听到李玉龙的话,虎哥心里竟然有一点害怕,但是想到自己手里有枪,那一丝害怕也被压了下去。

而旁边的老宋也是说道:“还真尼玛给脸不要脸了,你信不信我现在就砍死你!”说着举起手里的刀就要动手。

“你们还真听不懂人话啊!”说完,李玉龙身形一动,伸手对着老宋的胸口就是一拳。

瞬间老宋就像被车撞了一样,,嘴里喷着鲜血径直撞碎了一旁的车窗飞了出去。

看到这一幕,周围的人全都傻掉了,把人打飞出去,这还是人能有的力气?这不会是怪兽吧。

虎哥看到老宋飞出去,立马抬手就要开枪,可当他抬起手的一瞬间吗,李玉龙直接伸手将手枪夺了过来。,紧接着虎哥就感觉自己像腾云驾雾一一般飞了出去。

随后李玉龙拿着枪瞄着另外的两个劫匪说道:“你看是我把你们一个个打死,。还是你们老老实实的把刀扔在一旁抱头蹲下。”

看着李玉龙手里的枪,两人没了办法只能把刀往窗外一扔,然后蹲了下来,两人刚蹲下,瞬间众人站起来将两人围在了一起,瞬间抬脚对着两人踹去。

看到这一幕,李玉龙喊道:“好了,别打了,再打可就要出人命了,你们把他们绑起来,让警察来制裁他们。”

听到李玉龙的话,众人纷纷停了下来,拿出绳子将两人绑了起来,绑完之后众人看向了李玉龙手里的手枪。

看到众人的目光,李玉龙微微一笑,随后手一抖,整把枪瞬间变成了一顿零件,随后伸手将零件扔出了窗外。

众人看到这一手瞬间被惊呆了,李玉龙说道:‘好了,司机师傅先报警,然后大家赶紧把自己的东西拿回来吧,咱们等警察来了解决完再走。”说完重新坐了下来。

看到旁边夏梦洁这吃惊的表情,李玉龙微微一笑说道:“你再这么张着嘴,口水可就要流出来了。”

听到这话,夏梦洁连忙闭上了嘴,看到夏梦洁这可爱的动作,李玉龙又一次笑了出来。

就在大家都在分东西的时候,坐在李玉龙前面的一位老大爷突然转过头对着李玉龙说道:“小伙子,看你这样子,当过兵吧?”

听到这话,李玉龙点了点头说道:“嗯, 当了八年的兵。现在退伍了准备回家看看。”

听到这话,旁边的夏梦洁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她一开始看到李玉龙的时候,从发型和着装她还以为是刚从监狱出来了,万万没想到他竟然是一名八年的老兵。”想到这里,夏梦洁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羞愧的表情,同时心里多了一份好感。

听到这话,老爷子突然抬手向李玉龙敬了个礼,李玉龙被老爷子这标准的军礼,李玉龙连忙抬手敬礼

敬完礼,李玉龙看这个老爷子说道:“老爷子,您也当过兵吗?”老爷子笑着说道:“当过,还是个排长呢,从参军到后来负伤退伍,三十几年也是有了,想当初我可是跟鬼子拼过刺刀的。”

听着老爷子那自豪的语气,李玉龙猛地站了起来,“首长好。”说着向老爷子严肃的敬了个礼。

看到这一幕,老爷子说道:‘好好好,不错,不错。有军人的样子。”

就在跟老爷子闲聊的时候,警察跟医生也是来到了现场。当看到躺在地上的两人,警察和医生都不由的愣住了。

第6章 做笔录保接送

这两人实在是太惨了,尤其是那个号称老宋的男人,他整个人躺在地上,满身鲜血,整个人上气不接下气,一副快要挂掉的样子。

还是惊颤率先反应过来,咳嗽了一声,示意医生上去救人,随后大声的喊道:“你们这里谁是司机?”

司机听到警察的话,连忙应道:“我是,我是。”说着快步走到了警察面前。

“这怎么回事?”听到警察的问话,司机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完整的告诉了警察。

了解完情况之后,警察想着车里走去,来到车里一眼就看到了正在聊天的李玉龙。

向李玉龙说明来意之后,李玉龙和夏梦洁果断答应了警察的要求。三人向着车外走去。

一边走两人也知道了警察的名字叫做王德发。

等三人坐进车里,李玉龙突然来了一句“在客车上可把我急死了,还是警车舒服啊,还有空调。”

听到李玉龙的这话,王德发和夏梦洁脸上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

看到两人的表情,李玉龙惊讶的说道:“你们这什么表情?王警官咱们还是赶紧取做笔录吧,我还等着回家呢。”

听到李玉龙的话,王德发连忙发动警车向着警察局驶去,来到警察局,王德发直接带两人来到了平时做笔录的地方。

简单的几个问题之后,王德发说道:“两位看一下,确定没问题了签上字,我送你们回家。”

听到这话,李玉龙惊讶的说道:“现在做笔录这么好的吗?还来回接送的啊。”

听到这话,王德发心里真的是哭笑不得,这年轻人的心是真的大,这做笔录还是什么好事不成,一个正常人,谁没事愿意往警察局跑。

带着两人坐进警车里,王德发发动汽车向着外面驶去,这一路上,车里静悄悄的,大家都没有说话。

就在李玉龙快要睡着的时候,终于是来到了东山县,王德发说道:“你们是那个村的?我直接把你们送到村里吧,这天也是怪热的。”

听到这个问题,李玉龙转头看向了已经睡着的夏梦洁,轻轻的拍了拍肩膀将她叫醒。

夏梦洁醒来后迷迷糊糊的说道:“已经到了吗?”说着就要打开车门出去。

李玉龙看着夏梦洁这迷糊的样子,不由的微微一笑说道:“夏梦洁,我要去东河村,你去哪个村?”

身子已经出去一半的夏梦洁,听到李玉龙的话,瞬间将身体缩了回来,有点紧张的说道:“我,我也去东河村。”

听到夏梦洁的话,李玉龙心里微微一笑,看她这个样子可能连这里村子的名字都不知道。

看透不说透,李玉龙对着王德发说道:“那王警官,你把我们送到东河村就可以了。”听到李玉龙的话,王德发发动汽车向着东河村驶去。

李玉龙的家乡东河村,在东山县还是比较有名的,一是因为东河村紧挨着一条横穿整个东山县的大河。

还有就是这个村是整个东山县女人最多的,因为贫穷,基本上每家所有的男丁都出去打工了,留下的只有大量的留守妇女,久而久之,这村里面揪越来的月阴盛阳衰。

很快,王德发开车来到了村口,因为村里路实在是开不进去车,王德发只能将车停到了门口。

王德发说道:“只能送你们到这里了,剩下的路只能靠你们自己走了。”

听到这话,两人点了点头,随后打开车门走了出去,下了车目送王德发走了之后,李玉龙说道:“好了,已经到家了我要回家了,你也回去吧。”

夏梦洁下车后,没有和李玉龙打招呼,便没了影。

第7章 他要娶你妹妹

说完径直转身向着村里走去。走在回家的路上,李玉龙遇到了不少得村民。

可这么多的村民,不管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只要是看到玉龙立马转身就走,这让李玉龙心里有点纳闷了,这自己也不是什么洪水猛兽,怎么这些村民这么的害怕自己呢?

按着记忆中的道路,李玉龙来到了自家所在的地方,看到自家的房子,李玉龙心里不由的一酸。

他们家这房子现在可以说是村里最破的了,整体都是土做的,就连大门都是那种已经破到不行,好像一碰就要掉下来一样。

李玉龙此刻在心里发誓“自己一定要让自己的家人过上幸福的日子。”

看到大门上着锁,李玉龙从口袋里拿出了家里的钥匙,打开大门走了进去。

走到家里看着破旧的院子,李玉龙这这心里更不是滋味了,围着房子走了一圈,来到院子找个地方坐了下来。

为什么自己的父母和妹妹都没在家呢,这个时间不正是家里吃饭的时间吗?怎么都没在家。

就在李玉龙纳闷的时候,家里的大门发出了吱嘎一声,紧接着大门被推开了。

听到声音,李玉龙抬头向着门口看去,当看到来的人面容的时候,李玉龙惊讶的说道:“玉莲姐你怎么来了?”

看到是李玉龙,宋玉莲很是惊讶,说道:“玉龙,你臭小子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在部队吗?”

听到这话,李玉龙笑着说道:“前两天刚刚退伍,我这想家了就回啦看看,对了,嫂子你知道我家里的人都去拿了吗?”

听到李玉龙的话,宋玉莲叹了口气说道:“叔在医院里住院,婶子和你妹妹都在医院里陪着。”

听到父亲住院了,李玉龙紧张的说道:“怎么回事,我爸身体挺硬朗的怎么突然住院了?”

宋玉莲说道:“这不是村长的儿子张富贵看中了你妹妹,带人来你家提亲,张富贵那人你又不是不清楚,就是一个垃圾,叔叔不同意这亲事,结果就发生了冲突,叔就被打伤送进了医院。”

听到这个,李玉龙心里的火气噌的一声冒了上来。攥紧拳头咬着牙说道:“好你个张富贵,我爸要有个三长两短,我杀你全家。”说完对着旁边的墙就是一拳,这一拳直接将墙打了个窟窿。

宋玉莲看到这个,吓得连话都不敢说了,平息了一下心里的怒火,李玉龙说道:‘谢谢嫂子告诉我这些,我现在就去医院看我把。”

刚走出房门,转头对愣在哪里的宋玉莲说道:“嫂子,你们家有自行车吗?我能骑着去看我爸吗?”

愣神的李玉莲听到这话,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说道:‘有,有你跟我来吧。:”说完向着自家走去。

李玉龙就跟在宋玉莲的身后来到了她家,推开门就看到一辆自行车放在墙角。

看到这辆自行车,宋玉莲的眼中泛起了泪光,宋玉莲的丈夫因为癌症去世了,看到这辆自行车,宋玉莲的心里不由的难过起来。

李玉龙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走过去看了看,发现除了放时间长了车胎有点漏气,其他完全没问题。

第8章 愧疚

拿起一旁的打气筒给车胎打足气后,转身对着宋玉莲说道:“嫂子,我先去看我爸了,等看我我爸,我再回来找张富贵算账。”说完骑上自行车向着医院赶去。

看着已经走远的李玉龙,宋玉莲仿佛他的身上看到了曾今丈夫的身影。想到这个,宋玉莲不由的小脸一红。

这一路上李玉龙是风驰电掣,一直到天黑了,才赶到县里的医院。

快步跑到护士站,问清自己父亲的病房后,快速的向着父亲的病房跑去。

刚来到父亲病房所在的楼层,一眼就看到正端着饭向病房走去的母亲。

李玉龙喊了声“妈”,随后向着母亲跑去。听到声音的蒋梅下意识的看了过去,当看到你是自己的儿子李玉龙的时候,脸上瞬间留下了泪水。

李玉龙快步走到母亲的面前,咣的一声跪下来给母亲磕了个头,忍着泪水说道:“妈,儿子不孝,让你们受苦了。”

看着跪在地上的儿子,蒋梅连忙将手里的饭放到一旁,将跪在地上的李玉龙扶了起来。

扶起来后,一把将李玉龙抱住,一边哭一边说道:“玉龙,我的儿子……呜呜,儿子这几年你去了那里…去了哪里啊,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说着母亲的眼泪打湿了李玉龙的胸膛。

李玉龙忍着自己的泪水,慢慢的拍着木器你的后背安慰道:“妈,您的儿子回来了,以后再也不会走了,再也不让您为我担心了,先带我去看看我爸吧。”

李玉龙这么一说,蒋梅慢慢松开了儿子,改为用手紧紧的抓住儿子,她不敢松手,她怕她这一松手自己的儿子会消失不见。

抓着儿子的手,走进了面前的病房,走进病房,李玉龙一眼看到了昏迷在床上的父亲,和在一旁帮父亲擦手的妹妹。

看到父亲这个样子,李玉龙终于是忍不住了,脸上流下了眼泪。

听到身后传来男人哭泣的声音,李玉龙的妹妹李欣蕊猛地将头转了过来。

当看到是李玉龙的时候,李欣蕊直接呆住了,连手中的毛巾都掉在了地上。

看到瘦弱的小妹,李玉龙擦了擦眼泪对着李欣蕊说道:“小妹,哥回来了。”

听到这句话吗,李欣蕊站起来一下向着李李玉龙怀里扑来。

李玉龙一把揽住小妹,母亲就这么伸手揽住了兄妹两人,三口人就这么紧紧的搂在一起哭了起来。

就这么抱着,等母亲跟小妹心情平稳后,李玉龙慢慢的松开了手,小声的说道:“妈,爸这样是不是被张富贵带人打的?”

听到儿子的话,蒋梅脸上露出了仇恨的表情,说道:“就是他,这个废物提亲不成就带人到在家把你爸打成了这样。”

你爸已经昏迷五天了,医生说脑子里的淤血压迫神经可能导致你爸永远醒不过来。”

听到母亲的话,李玉龙集中精神动用眼睛向着父亲的脑部看去。

果然,父亲的脑中有一大团淤血,随后李玉龙向着父亲的全身看去。

不光是脑子里有淤血吗,就连父亲胸前的肋骨也断了三根。除去这些之外,还有身上各处软组织破裂。

绝妙狂兵:华夏顶尖特种兵,做卧底三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82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