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阳天师:史上最强功德系统

玄阳天师:史上最强功德系统

第1章 秦源

三苗村。

秦源做完每天早上的练功日常,坐在石凳上望着朝阳升起。

“历史上大概从没有像我这样混得如此平庸的穿越者吧。”

没错,他是从新世纪穿越到现在所处的清末民初来的,已经整整五年。

刚穿越过来的时候秦源心中满是期待,因为在历史书上读了那么多这个时代的东西,现在他有机会亲自体验了。

可现实给了他一耳光:在这个时代混一点也不比在新世纪简单,甚至更困难。

秦源也没有丧气,他坚信老天爷既然让他穿越,就不会让他平庸。

终于,两年前,他觉醒了穿越者的系统,他以为自己要走上人生巅峰了,但现实又给了他一耳光:他根本不知道这系统怎么用!

“我的宝贝系统诶,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发威?”他调出系统界面来:

宿主:秦源

功法:玄阳功(未入门)

体质:未觉醒

武功:无

符篆:无

功德:零

果然,还是毫无变化。

这就是他的系统,名字倒是很厉害:史上最强功德系统,但作用嘛...秦源到现在也没搞明白。

他也猜想过,从名字来看,这系统要发威应该需要功德。

可是功德又是什么,怎么获得?

秦源前世在电影小说里了解过功德,什么道士抓鬼除妖可以获得功德,救人一命可以获得功德之类的,但那毕竟是电影。

“我也当道士两年了,驱了不少鬼,也没见你涨一下啊。”望着功德后面的零,秦源叹道。

没错,他现在的职业是一名道士。

走上这条路可以说是自愿又不自愿:三年前,他偶然碰到了一个自称是茅山第三十八代传人的道士,叫林子良,临死之前传授了他不少道士的手段。

可那个时候他的系统还没觉醒,他又从来不信什么妖魔鬼怪,又怎么愿意去当道士?

可接下来连续半个月,每个夜里他都会梦到这个林子良。林子良不停地催促他学习茅山手段,将他林子良的名头发扬光大。

秦源受不了这每日每夜的折磨,就决定当道士。

后来系统觉醒了,想到做道士可以获得功德,他心中的怨气也就减弱了不少。

接下来两年,他自然对当道士更加上心,想着什么时候能获得点功德,开发自己的系统。

结果嘛,自然是没用。

“我当了三年道士也没有获得功德,究竟是因为妖鬼根本不存在,我从来没有对付过真正的鬼,还是因为抓鬼除妖获得功德根本就是骗人的?”

秦源不知道,他也不准备继续想了,他要收拾收拾,继续打铁。

铁匠手艺是他从收养他的老铁匠那里学来的,老铁匠死了以后秦源被老铁匠的儿子儿媳赶出了铁匠铺,就自己开始接铁匠活。

就在这时,村长带着一个胖家伙上门来了。

“小源,他想请你帮忙驱鬼。”村长对秦源说道,“他是从土坡镇来的,村子里闹鬼已经出人命了,想请你去看看。”

胖家伙在一旁看着秦源,眼中闪过惊讶之色。

秦源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竟然已经是颇有名气的道士了,这可不简单。

“秦天师您好,您可一定要帮帮忙啊....”

“别别别,别叫我天师,你就叫我秦道士就好了。”秦源摆手道。

道士的境界分为术士、天师以及道君,天师已经是宗师之境,无论实力、身份还是地位,都不是自己一个小小的不入流的术士能够相比的。

他要是心安理得地享受天师的尊称,会遭报应。

入行久了,秦源很相信报应这一说。

第2章 生意上门

“你可以先给我大致说说情况,我收拾一下东西。”秦源道。

胖家伙满是肥肉的脸上挤出笑容,道:“我叫朱宏利,大家都叫我朱大肠,您也可以叫我大肠...”

收拾东西的秦源一愣,“朱大肠?怎么好像在哪听过?”

朱大肠也是一愣,随后笑道:“恐怕是同名吧,秦道士年纪轻轻已经走过不少地方,碰到同名的也不奇怪。”

“可能是,你继续说镇里闹鬼的事吧。”秦源没有多想,若真是重要的事,迟早会想起来。

另一边,朱大肠脸上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严肃和些许害怕,“镇上有户姓仝的人家,男主人死了没多久,这闹鬼还得从这里说起。”

原来,这姓仝的男主人突然死去,还没过头七,他的正牌妻子王氏就被发现和人通·奸,偏偏发现这事儿的人又是镇上有名的大嘴巴,没过两天就传遍了镇子。

镇里对王氏批评声很大,但王氏依旧和野男人该怎么搞就怎么搞。

直到姓仝的死的第六天,出事儿了,王氏和她的野男人被发现双双死在姓仝的灵位前,满脸惊恐之意,眼珠子都快瞪出来,显然是受了严重的惊吓而死。

“大家一致认为,这是姓仝的怨魂回来复仇了。自己尸骨未寒,正室就和人在家里搞来搞去,这让他的脸往哪放?

甚至有人觉得,姓仝的突然死去,都有可能是王氏两人暗中所为。

这还没完。”

朱大肠明显害怕了很多,嘴巴都有点哆嗦:“接下来几天,又发生了几对男女死去的事件。而他们无一例外,都是对家室不忠。

这都不用猜了,就是姓仝的怨魂化作鬼干的啊!

秦,秦道士,您可一定要帮我们捉了他啊!”

秦源脸色不变,瞥了一眼朱大肠:“这么害怕干嘛,难道你也对你老婆不忠?”

“没没没....我连老婆都没有!”

秦源没有害怕,因为类似的他见得不少。

那些所谓的被鬼杀死的,只不过是做了亏心事,心里就有鬼,再受点什么惊吓,一下断了气是很正常的事情。

根据林子良留下的小本本的记载,寻常鬼索命,都只能靠吓人,因为它们畏惧人身上的阳气,不能直接动手。

赶了一整天的路,秦源跟着朱大肠到达了土坡镇。

镇里最有威望的二叔公代表全镇人迎接了秦源,热情得秦源都有些招架不住。

“秦道士,您一定要捉住这只鬼啊,土坡镇不能再死人啦。看着这么些后辈被恶鬼所害,我的心痛啊!”二叔公颤颤巍巍地,紧握着秦源的双手,满是殷切之意。

受如此待遇,秦源自然不会怠慢,连忙道:“二叔公请放心,我一定尽全力!我现在就去仝家,那仝钱应该就藏在仝家中。”

待朱大肠领着秦源走后,旁边的人立刻凑到二叔公旁,道:“二叔公,他真的行吗?别又是个招摇撞骗的不入流的家伙啊!”

二叔公摇摇头,道:“放心吧,我也曾有些法力,能感受出来他应该是有些真本事的。而且靠招摇撞骗,他也不可能这个年纪就混出这么大名头来,都回去等结果吧。”

......

第3章 是真的鬼!

一进入仝家灵堂,秦源就感受到一股阴冷的气息朝他扑过来,只不过在接触到他之时又迅速缩了回去。

前后反差之大,就连朱大肠都有所感觉。

“秦,秦道士,这,这就是,那个鬼,鬼吧...”身长一米八,堪比年猪的朱大肠,此刻就像一只小绵羊一样缩在秦源身后,死死抓着秦源的衣角。

本来不害怕的秦源都被他搞得有些汗毛竖起,“出去!”

这朱大肠在旁边,秦源怕他没被这鬼弄死,也被朱大肠吓死了,虽然这鬼,好像真的有些厉害....

在灵堂探查了一圈,秦源就在堂中坐了下来。

入夜,阴风来袭。

“呼,呼,呼,镇定,镇定...”

秦源敢肯定,这绝对是他入行以来遇到的最厉害的鬼。

实际上,以前做法,他根本没有遇见过真正的鬼,顶多都是些阴气聚集罢了。

就在他举起桃木剑准备做法驱散时,忽然察觉到两道格外阴冷的气息。

缓缓抬起头,一道白色的人影直接出现在他面前,满是血丝的双眼直盯盯地锁住了他,“想不到你这小道士还有些本事,不过要对付我还差了些火候!”

竟是半点废话也没有,直接朝秦源扑了过来。

嗯哼!

秦源一声闷哼,整个人直接被掀飞出去,狠狠撞在木门上,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要知道他在没有遇到林子良之前一直跟老铁匠打铁,身子不可谓不强壮,竟然扛不住一下。

“这剧本不对啊!”

这是真正的鬼!

之前无往不利的桃木剑,此刻也克制不了仝钱。后者只是一触剑,拨开剑的同时借力靠近秦源,秦源完全无法挡不住。

没等秦源缓过来,仝钱又扑了上来。

毫无疑问,这次秦源摔得更狠,他感觉浑身骨头都要断了。

“桀桀,小道士,今天你就把命留下来吧!”

仝钱阴森森的声音将秦源包围,恐惧从秦源的心底升起,越来越强,越来越强,秦源第一次感觉呼吸如此困难,快要窒息...

“林子良你可别坑我!”

危机关头,第一次,秦源如此用尽全力地运转那修炼了两年被他认为是唬人的玄阳功。瞬间,一股炽热将他包裹。

“啊——!”仝钱如遭重创,惨叫着往后退去。

秦源心中一喜,正想趁势出击,就感觉到一股可怕的炽热袭来,几乎将他融化。

“什么鬼!”

他这才发现,自己此时竟然是全身通红,宛若一块烧红的烙铁,连肚子里的内脏都依稀可见。

不远处,作为厉鬼的仝钱,看着秦源露出了惧意:“你一个小道士,怎会拥有如此强大的真阳之力!”

真阳之力,最克制妖魔鬼怪的力量之一。

刚刚仝钱几乎是已经要杀死秦源了,但却不得不被这股突然爆发的真阳之力逼退。若不是他退得快,现在恐怕已经被烧成了灰!

“怎么样,怕了吧!有本事你再过来!”

秦源强忍着炽热,脑子急剧转动,不用怀疑若是再这么烧几分钟,死的不是仝钱,而是他!

果然,仝钱也意识到这一点,站在原地露出了阴冷的笑容:“我好怕哟,我怕你烧死自己呀!

我就不过来!我就在这看着你化成灰烬!

哈哈哈哈!”

秦源站在原地动也不敢动,他只要动一下,炽热感就格外强烈。

“我秦源难不成真要这么憋屈的死去?”

第4章 九叔!

“秦道士,秦道士,秦道士,情况如何?”朱大肠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他注意到了灵堂里突然亮起的火光:“完了完了,秦道士肯定是遇到麻烦了啊,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不管了!”

屋里,秦源很想回答朱大肠,但他不能开口。

听到朱大肠竟然要冲进来,秦源知道不能再忍了。

“别进来!”

他自己没本事,可不想再害了别人。

门外,朱大肠几乎冲到了门口又硬生生停了下来,“秦道士,我应该怎么做!”

“走,走远点!”

“啊?”朱大肠很懵逼,他不知道该咋办。

屋里,仝钱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因为他眼前的秦源,就要烧没了!

“系统大爷,这个时候你是不是应该给我点提示?”秦源心里疯狂地叫着,下一刻他眼睛一亮。

因为系统界面上的玄阳功突然开始闪烁起来,“难不成是要我再次运转玄阳功?”

想到就做,果不其然,只一会儿,炽热感就明显减弱了几分。

与此同时,系统界面体质一栏,原来的未觉醒,悄然变成了“天阳体”,当然秦源没有注意到,因为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脱离死亡边缘的惊喜。

“秦源啊秦源,你可真是头猪!”

他怎么就没想到再次运转玄阳功呢!

“系统大爷,谢谢了!”

另一边,仝钱见秦源不仅没有继续燃烧下去,反而变回了正常,满是难以置信:“怎么可能,你一个小道士...”

“切,没什么不可能,小道士也能杀你!”

再次拿起桃木剑,秦源直接冲向仝钱,身上的真阳之力逼得仝钱根本不敢靠近,后者只能躲闪。

然而在秦源不知疲倦地挥刺之下,他终究没能躲过。

“啊——!”

被真阳之力烧着,仝钱发出了持续的惨叫,整个鬼身也迅速变得稀薄,不一会儿就完全消失在了空中。

“让你再跟我嘚瑟!”

“功德+100。”脑海中响起的提示让秦源整个人一愣...

门外,朱大肠见屋里没了动静,正想冲进去,二叔公带着一人来了。

“情况如何?”二叔公急切地道。

没等朱大肠回答,二叔公带来的人已经开口了:“鬼已经被消灭了,只是...”他的眼中闪过异色:“我们进去看看。”

屋里,秦源正在研究系统,就听到了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道友真是好本事,竟然能灭杀了那只厉鬼。”

“那当然,我可是专业的!”秦源都没去看来人,他现在的心情很不错。

获得100功德后,系统也有了变化,在玄阳功后面出现了一个+号,这意思很明显了:可以升级了呀!

“老朽代表整个土坡镇,谢秦道长除鬼之恩!”二叔公对着秦源就要鞠躬。

秦源这才从系统中回过神来,走近扶起了二叔公:“降鬼除妖,是我等道士之责任呀,况且我也不是白出力气,您老人家就不用再行大礼了。”

一边说,秦源也注意到了跟着二叔公来的人,只是才看了两眼,他就呆住了。

眼前这人,身着灰色中衫,长着一字眉,面容微瘦,脸色严肃....

好熟悉的感觉...

“九,九,九,九叔!”

秦源瞬间震惊了,是真的震惊了。

他怎么都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前世电影中的天师,九叔林正英!

“茅山,捉鬼,九叔....”一瞬间,无数个念头在秦源脑海中闪现,并且慢慢连缀在一起。

穿越五年秦源第一次觉得,这个世界他还了解得远远不够!

第5章 系统大爷牛逼!

“道友认识我?”九叔有些愕然,仔细打量着秦源,确认记忆中没有同样的人。

秦源回过神来,压下心中的激动道:“我不仅知道您,我还是您的忠实粉丝呀!”

此话一出,不止九叔,朱大肠和二叔公都愣住了。

秦源见状,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连忙道:“我可能是刚刚消耗有些大说胡话了,还请不要在意。”

“既然如此,秦道长还请快快去歇息,等会儿我通知您吃晚饭。”二叔公迅速道。

“好。”秦源看了一眼九叔,他觉得自己需要捋捋一些事情。

......

“宿主:秦源

功法:玄阳功(未入门)(+)

体质:天阳体(一重境)

武功:无

符篆:无

功德:100”

客房里,秦源思考的第一件事就是系统。

老天爷最终还是没有放弃他,让他的系统发光了。如果当时不是系统的提示,他可能到死也想不到要再次运转玄阳功。

“系统大爷,再次诚挚谢谢您!希望您以后能继续帮助我,不要放弃我!”

觉醒系统三年来,他第一次拥有着系统是如此幸福。

事实已经证明,除鬼真的可以获得功德,有了功德系统才能发挥作用,但秦源没敢直接使用这100点功德。

这100点可来之不易啊,他必须最大限度地发挥其作用,不能太随意。

只是他看了看系统面板,好像除了玄阳功后面的+号之外也没有别的地方能点了。

“那就点!”

练了两年都没入门,若是现在点一下就能入门,那绝对不亏。

果然,点完+号的瞬间,一股炽热的暖流传遍了他全身,苏爽的感觉让秦源差点呻·吟起来。

他再次尝试修炼玄阳功,觉得自己从未像现在这样如此地充满力量。

“这就是入门的境界?”

秦源睁开眼,自言自语了一句,眼睛余光却是瞟到了让他差点跳起来的一幕:他的左手臂上,突然出现了一朵朵小火花,燃烧着又消失,下一刻又燃烧起来...

“咕噜。”秦源吞了一口口水。

果然入门了就是不一样啊!

“宿主:秦源

功法:玄阳功(入门)

体质:天阳体(一重境)

武功:无

符篆:无

功德:零”

“直接消耗了100点啊,看来得加快赚取功德的速度了呀。”

秦源觉得,自己需要重新好好规划一下未来了。

毫无疑问,接下来他不仅要继续当道士,还要努力朝更高的境界突破,当道士中的最强。同时还要继续除鬼降妖赚取功德。

功德越多,他才能在系统里升级更多的技能,才能变强。

“可是我现在的手段太单一了,不能老是拿着桃木剑利用真阳力去除鬼吧?”

真阳力很珍贵,也很稀少,这是不用怀疑的,实际上,若不是秦源两年来坚持每天修炼十遍玄阳功,根本不可能积累下如此多的真阳力,也不可能觉醒天阳体。

“不过遇见了九叔,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吧。”秦源露出了心怀诡计的笑容,没错,这次既然遇见了九叔这么个大腿,那就必须抱紧。

学会了九叔的那些手段,什么鬼除不得?

到时候功德还不是刷刷地来?他还不是在系统里刷刷地点?他不就能快速变强?

“吃晚饭的时候就找九叔说!”

......

第6章 必须抱紧九叔大腿!

“那仝钱几乎就要变成厉鬼了,道友竟然能将其解决,真是厉害。”饭桌上,九叔再次称赞秦源,而且是真心的那种。

秦源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就有这种实力,不得不让人称赞。

“九叔您太看得起我了。”秦源笑着道,心里却是在想要怎么开口。

“如果方便的话我想问问,道友一身本事从哪里学来?”九叔又道。

秦源没有隐瞒,将自己遇见林子良的经过说了出来。

“我给隔壁村送完农具回来遇见林子良,他跌跌撞撞地走到我面前,直接倒了下去,我想送他去看大夫,结果他不愿意,盯着我看了半天,忽然一笑,从怀里掏出一个破旧的本本来,让我学....”

“林子良?”九叔的语气微冷。

秦源发觉不对,小心翼翼地点点头。

九叔哼了一声才道:“这个心术不正的家伙,临死前还想找让把他的名头发扬光大,却不想想自己凭什么!”

原来这林子良的确是第三十六代传人,但在遇到秦源前已经不被茅山承认了。

林子良为人腹黑,很是奸诈,学了茅山之术却不造福普通农人,想着谋取私利,作威作福,为非作歹,还妄图偷学茅山无上法术,最终被茅山发现,收回了一生所学,逐出了山门。

听了九叔的介绍,秦源也不由感叹,这林子良还真不是个好东西。

不过,这倒不太影响林子良在他心中的地位,毕竟没有林子良,他可能现在还是一个普通的打铁匠。

“还好,林子良临死前所传的不是个心性不佳之人。”看了一眼秦源,九叔道。

从秦源对二叔公的态度这一细节就能看出来,秦源心性善良,而且懂得分寸,不利用所学法术作乱,不是狡诈淫邪之人。

“所以说,你的玄阳功也是那小本本上记载的?”

秦源连忙点头:“除了玄阳功,还记载了驱鬼除魔需要的桃木剑、金钱剑等东西,还有道士的等级介绍,还有极少一部分驱散阴气的方法。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了。”

“你学玄阳功才两年?”九叔又道。

他早已发现秦源的玄阳功已经入门,要知道,在灵堂的时候都还没入门,这才过了不到两个时辰而已。

而且寻常茅山弟子学习玄阳功,怎么都要五年以上的时间方可入门。

秦源的天赋,让人惊叹。

听了九叔的话,秦源有些不好意思,“可能是因为我和这玄阳功比较有缘吧,嘿嘿。”

都是系统大爷牛逼啊!谢谢系统大爷!连九叔都止不住赞叹啊!

“嗯,既然有缘,那就好好修炼,切记不要用茅山之术做坏事。”九叔声音平淡地道,在秦源听来却是另有意味。

如果他真的像林子良那样,恐怕九叔天涯海角也要追杀自己,废了自己一身本事。

“晚辈谨记!”

接下来九叔就不说话了,却让秦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二叔公注意到秦源脸色犹豫,欲言又止地模样,道:“秦道长可是有什么话想说?”

一问出来,九叔也朝秦源看过来。

秦源心中挣扎了一会儿,硬着头皮道:“恕晚辈冒犯,晚辈想跟着九叔学习茅山之术!还望九叔成全!”

第7章 成了!

让人没想到的是,九叔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似很生气:“我没有当即收回你所学已经是很宽容,你还敢出口要跟着我学习?

林子良应该再多活两口气,告诫你不要把你所学的东西展现在真正的茅山人面前。”

语气格外严厉。

“茅山收弟子本就严格,你还算是已经偷学了茅山之术,还想我教你?”

秦源心中一叹,听九叔说林子良的过去时他就猜到了可能不太妙,没想到真是这样。

门派在正统传承这一方面还是非常严格的,这一点放在茅山也是同样,秦源前世在电影小说中了解的不少。

“晚辈知九叔不会诓我,还请九叔原谅晚辈冒犯。”

没什么好说的,错过就错过吧,他也不能去怪林子良,更不可能怪九叔。

而且他还有系统在,就算不能跟九叔学习,有系统大爷的帮助,秦源也有信心变得越来越强。

系统的本事,可是连九叔都要不停称赞的。

就在秦源不准备继续强求时,九叔又开口了:“我要你废去从林子良那里学来的一切,销毁那个本,和林子良划清界限,拜我为师,你可愿意?”

朱大肠端着菜从外面进来,听到九叔的话立刻激动了,“九叔,您看看我,我能不能行?”

“去去去,你想得美!不要打扰九叔办正事!”二叔公直接撵走了朱大肠。

九叔坐在椅子上,一边吃菜一边等待秦源的回应。

“恕晚辈不能答应九叔您。”

许久秦源抬起头,脸色郑重地道:“我虽然没有机会叫林子良一声师父,但他在我心里已是师尊之位。

如果没有遇到他,我可能不会踏上这条路。

不管林子良是多么不端、可恶,他所做的一切都已随着他的死消亡了。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他希望我将他的名号发扬光大,我觉得并无不妥。

我只能尽量地以我所学,行善除恶,积累功德,弥补曾经被他的所作所为伤害的人。”

在此之前,秦源从没有想过这些,但是现在这都是他的诚心之言。

对于死在他怀里的林子良,秦源还是有尊敬和感激的。如果没有林子良,他可能不会觉醒系统,永远平庸下去。

让秦源没想到的是,九叔听了他的话并没有更加生气,而是沉默下来。

“好,我没有看错你,你就先跟着我吧。”

秦源猛地抬起头,“九叔,您说的...”

“你不肯因为我的诱惑而断绝与林子良的关系,这一点很好。林子良造的孽,又不是你。”九叔摇摇头道。

“你真的答应了我,我还不敢收你了。从目前看来,你不会发展到林子良那么可恶的地步。”

其实九叔也有私心,因为秦源的天赋实在是太好了。

九叔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收一名正式弟子,就是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人。秋生和文才两人,都不是能够真正继承茅山之术的人。

秦源是个不错的选择。

“晚辈拜见...额,九叔,我应该怎么称呼您?”秦源觉得有些头疼,师父?

第8章 九叔的厚望

九叔没说话,秦源却是一拍脑袋。

真蠢啊,谁规定只能有一个师父?

人家小鱼儿还有恶人谷七大师父呢,人家张无忌还有好几个师父呢,想成为真正的强者,就得多拜几个牛逼师父啊!

“徒儿拜见师父!”

听到秦源的话,九叔少见地笑了,前世只要是九叔的粉丝就知道,九叔很少笑,此时定然是对收下秦源这个徒弟很满意。

“林子良的本子上记载的东西你应该已经掌握得差不多了,接下来我会教你一些新的东西,希望你勤加修习,不可怠惰。”九叔恢复严肃的表情道:“我可不想你像文才两人一样。”

秋生文才师兄弟俩,一个活泼好动不是久守山门之人,一个憨厚老实不爱修行难有成就,这让九叔很头疼。

“弟子谨记!”

做一行就要做精,这是秦源的人生信条之一,他自然不会怠惰。

“你自己也修炼了茅山之术这么久,可有问题?可以说一说,我看看能不能帮你解答。”九叔一边吃一边道,他没有把话说满。

因为秦源实在太天才了,九叔都担心秦源会不会冒出什么连他都无法解决的问题来,那他这个师父就没法当了。

秦源想了想,道:“我想问问,玄阳功到了后面几个境界有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玄阳功作为茅山的高级功法,自然是非常强大,从入门开始,会越来越强。”九叔道:“现在你对付妖鬼僵尸还只能靠接近他们,然后用真阳之力对付。

但是到了后面,你便可以直接驭使真阳之火,于数十丈开外,灭杀鬼怪。

甚至还能借天地间至阳气,聚遮天之火海,焚世界群鬼大妖,所向披靡。

不过,”九叔顿了一下,道:“那都是存在于记载之中的境界了,现在世间灵气稀薄而且还在继续减弱,很难达到了。”

后面的话秦源没有在意,他关心的是九叔前面描述的场面。

光是想象一下就让人热血沸腾,浑身起鸡皮疙瘩啊!

“总有一天我会修炼到那个境界!系统大爷,你会帮我的吧!”

灵气稀薄?

有系统在,根本不是梦好吧!

......

在土坡镇住的第三天,秦源发现整个土坡镇变得热闹起来了,正心中疑惑,朱大肠上门来了,“秦道士,敢问您可是准备离开?”

秦源点点头,按照九叔的意思,他们的确是今日走。

朱大肠张开嘴想要说什么,话没出口又闭上了嘴,看得秦源一阵疑惑:“你有事就说,莫不是又要抓鬼?”

若真是就好了,他巴不得赚更多的功德。

朱大肠眉头紧锁,叹了口气道:“也有可能是我多想了,但我不证实一下我心里实在不踏实。

秦道士您有所不知,土坡镇山有一户姓马的富贵人家,马家少爷马伦祥和我是好兄弟,只不过他好几年前就离开家出远门做生意去了。

这不,就在昨天,有人带着他的尸体回来了,同行的是一个道士,还有一个自称是伦祥妻子的女人,怀着伦祥的孩子....”

听着朱大肠的讲述,秦源忽地生出了一股奇怪的感觉。

他怎么觉得,这情节有些熟悉?

“人吓人!”

秦源陡然一声大叫,吓得正在讲述的朱大肠浑身一抖,“秦,秦道士,您说什么?”

玄阳天师:史上最强功德系统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39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