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勇特护:一代兵王萧扬,因犯下大错被关炼狱。

狂勇特护:一代兵王萧扬,因犯下大错被关炼狱。

第1章 兵王萧扬

“编号1983萧扬,你的刑期已满,恭喜结束炼狱生活。你的军区个人档案已经全部清除,现在,你只是个普通人了……”

吱呀……

厚厚的闸门慢慢拉开,刺眼的阳光从炼狱门缝照射进来,落在萧扬的脸上。

萧扬用手背遮挡住眼睛,很不习惯光亮。

两个手持重火力武器的大兵,将萧扬送到门外,行了个军礼,没有再多说一句话,转身离开。

厚厚的闸门再次关闭,将萧扬的过去全都隔绝。

萧扬深吸一口气,缓缓闭上眼睛。

过去发生的一切在脑海中浮过,由清晰变得模糊。

萧扬苦笑,原来他的记忆,一直都是猩红色的。

这样的人生,不要也罢!

“扬哥!”

正想着,身后一声爽朗激动的呼唤传来,萧扬皱眉转身,看到来的人,神色稍有舒展。

“小凡!”

“扬哥,你终于回来了,我……”

关小凡冲上来,直接给萧扬一个熊抱,还想说着什么,喉咙就已经哽咽了。

“男子汉,流血不流泪,别跟个婆娘一样,我又不是死了!”

萧扬拍着关小凡的肩膀,说道。

关小凡用力吸吸鼻子,用力点点头:“扬哥,只要你回来,营城还是你的天下!”

“我现在就是普通人,要这天下何用。”

萧扬揉揉胡茬,伸了个懒腰。

关小凡见萧扬如此不在乎,双拳紧握,突然有些愤怒。

“上次任务的失败,根本就不是你的责任!你被冤枉了,在最残酷的炼狱关了三年,龙组也被瓦解了,难道你就打算这么认命吗?”

萧扬摸摸关小凡的口袋,掏出根烟,点燃深吸了一口,笑道:“不然你还想让我把京都给掀了?你扬哥可没那个本事。”

“你有!只要你一摇旗,兄弟们一定全都会回归,你可是龙组最强的兵王!我不允许你就这么陨落了!”

关小凡全身颤抖。

“你是军魂血刀,在沙场上你关小凡可以领着一帮弟兄血染风云,可你能挡得住月寒的死么?我不想你成为下一个月寒!就此收手吧!”

提到月寒,关小凡的表情瞬间僵直,拳头握紧了又松开,嘴唇嗫嚅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

两人就在炼狱门外站着,相对沉默,似在祭奠。

……

军区大院里。

一个白发老人正襟危坐,手中翻看着萧扬的资料,缓缓抬起头头,问道:“都处理好了?”

“是!萧扬的过去,已经全部洗白和隐藏,现在可以进行下一步计划了,古老。”

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岁左右,身着红色紧身皮衣的美丽女人,她长得十分漂亮,身材更是十分火辣,可是在她艳丽的外表下,眼神中却透着一股与实际年龄不相符的犀利和睿智。

古老摇头,叹气说道:“恐怕还不行,萧扬过去的气焰实在太过鼎盛,现在行动会暴露身份和目标,我想派人在旁边辅佐他,在暗中完成任务。”

“辅佐?古老,萧扬的脾气您不是不知道,无赖自大,现在被无故在炼狱关了三年,估计会更加狂躁,根本不是其他人能左右的!”

皮衣女人急促的说道。

古老抬头看着面前的女人,轻咳两声说道:“就是知道困难,我才会把你从京都调回营城军区来。火狐,这个萧扬,必须由你辅佐!毕竟,他还追过你三天呢!”

火狐:“……”

……

萧扬回到家,就一头扎在老式的木床上,自由的感觉让他无比舒爽。

虽然房子不足三十平米,却让萧扬感觉很踏实,这栋房子,是父母留给他唯一的东西,他一直都很宝贝。

没安静上两分钟,电话铃声就突然响了起来,萧扬抬手一看,竟然又是关小凡,刚刚分开不到几分钟,他都打了好几次电话了!真是疯了!

“又干什么!没事儿别骚扰我!”萧扬没好气儿的吼道。

“扬哥,这次出大事儿了!你的女神你还记得吗?三年前你追着人家屁股后头送花,让人扇了一巴掌的那个女人!”

关小凡一直提醒着。

“景然?你说的是那个帝豪集团的大小姐?”

提到女神,萧扬突然来了精神。

关小凡急忙回答:“敢打你的,可不就只有她一个!景然现在她已经是帝豪集团的总裁了,前两年他爸突然去世,她接管了整个集团,成就不错!”

“这不是很好么?出了什么事儿了?”萧扬问道。

“前段时间传说帝豪集团经济亏损,元气大伤。今天突然爆出新闻,说她要跟一个煤老板订婚!就在今天下午!”关小凡说道。

“订婚?今天?”萧扬心中还是升起了不小的波澜,毕竟这么多年以来,让他心动的,只有景然这么一个女人。

“别犹豫了扬哥,既然老天安排,让你赶在她订婚前出来,你就一定要做些什么。事实也很明显,鲜花插牛粪,一定有冤情!”

“这样啊……”萧扬有些迟疑。

“我这就派人去接你,你先下楼吧!再晚了就真来不及了!”

皇上不急急太监,关小凡似乎都要急疯了。

萧扬淡定的坐在床边,吧嗒吧嗒的抽着烟,想到景然,他嘴角泛起一丝苦涩的笑容。

三年了,不知道这个女人变成什么样了。如果还是一如当初那般美好,他又该如何放手……

第2章 婚礼

一支烟抽完,萧扬似乎下了什么决心,狠狠的把烟把儿扔在地上,用脚使劲儿踩了踩,说道:“我萧扬喜欢过的女人,怎么能让别人碰!”

他猛地站起身来,向着楼下走去。

刚来到楼下,一辆半旧的大众轿车飞快的开了过来,然后又是一阵刺耳的急刹车,正好停在了萧扬面前。

车窗摇下,关小凡半个脑袋从车窗里钻了出来,嘴里叼着半根烟,点着头说道:“我就说嘛,我们扬哥,怎么能眼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被人家抢走。”

“你小子不是派人来接我吗,怎么自己来了?”萧扬也不犹豫,随手拉开车门,坐在了副驾驶位上。

关小凡一踩油门,汽车以一百五十码的速度,嗖的一声蹿了出去:“自从龙组解散,很久没跟扬哥一起行动了,今天去抢嫂子,怎么能少了我。”

在龙组里,关小凡的特技之一就是驾驶,任何类型的车辆,到了他手里,完全都能以非常极速的速度行驶。

萧扬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你小子少说一句会死呀?我就去看看,别想多了。”

关小凡的车速很快,只用了半个小时就赶到了营城最豪华的大酒店——天河酒店。

萧扬从车里下来,多年的特种兵生涯,让他不自觉的就开始观察整个酒店的形势。

整个酒店大门,现在被许多保安严密的控制了起来。

关小凡停好了车,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说道:“扬哥,走,咱也就进去看看去,听说景然今天的未婚夫是咱们营城最大的地产商肖大福,这婚礼肯定非常豪华。”

萧扬摇了摇头,当先向着天河酒店的大门走去。

关小凡很自觉的跟了过去,走在萧扬的身后。

萧扬刚走了几步,便停了下来,低声说道:“小凡,你看,那些保安好像在检查什么?”

关小凡急忙凑了过去,看了一会儿,似有所悟的说道:“扬哥,好像需要请柬呀。”

“他们是在检查请柬?”萧扬皱起眉头思索了一会儿,随即笑着说道:“不就是请柬吗?走,咱们找人借一个。”

关小凡随即会意,点了点头,说道:“扬哥,这点小事儿就交给我吧。”

只见他四周观察了一下,向着一个刚从一辆豪华轿车上下来的西装青年快步走了过去,脸上瞬间堆满了笑容,老远就伸出了右手,口中更是非常夸张的说道:“吆喝,这不是孙总嘛,你好你好,能在这里碰见你,真是三生有幸呀。”

那个西装青年完全愣住了,拼命在脑海中回忆,却怎么也记不起自己什么时候见过这个人。

但关小凡的右手却已经紧紧握住了西装青年的右手,脸上神情更是十分激动,一个劲儿的说着:“孙总,怎么样,听说你最近挣了大钱了……”

西装青年满脸疑惑,终于在关小凡不停的说话中插了一句:“那个,我不姓孙,你认错人了吧。”

关小凡脸上随即一阵尴尬,急忙赔礼道歉,然后送走了这个西装青年。

等西装青年刚刚走开,关小凡随即偷笑起来,从自己衣兜里摸出了一张大红色金丝镶边的请柬,在萧扬面前炫耀起来。

原来关小凡刚刚是故意认错了人,他早看出这个西装青年是来参加婚礼的,所以在握手的时候,左手已经偷偷的从对方衣兜里偷出了这份请柬。

萧扬朝关小凡竖起了大拇指,然后一把抓过请柬,领着关小凡就走进了天河酒店。

因为有了请柬,萧扬和关小凡很顺利的混进了天河酒店中。

但是一走进天河酒店的大厅,二人就被里面的奢华装修震住了。

整个大厅的里金碧辉煌,许多衣着光鲜的达官贵人们相互在聊天,每个人手里或端着一杯红酒,或者是端着一杯果汁,用的都是水晶高脚杯,显得十分阔气。

萧扬和关小凡捡了个不被人注意的角落,一个人端起一杯红酒,开始慢慢品尝。

像这种高端的宴会,似乎只有红酒和鲜果汁才能体现出参与人员的高端大气,但是在萧扬眼里,这些红酒,真心不如咱们华夏国的白酒好喝。

萧扬坐在角落里,一边喝着红酒,一边开始慢慢思考。

虽然自己一冲动就过来了,可是真的面对景然,他还完全没想好,自己应该以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自己这昔日的女神。

关小凡显然没有想那么多,他一手端着红酒,一手端着装满了各色水果的果盘,正在大快朵颐。

以前在龙组的时候,每次执行任务,都是萧扬制定行动方案,他只负责实施,做好自己的分内工作。

因此,现在有萧扬在,他就完全不用去思考其他问题,只等着萧扬的命令就行。

第3章 脚下有个香蕉皮

正在萧扬陷入思考的时候,只听酒店大厅里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然后就看到从酒店大厅中间一条大红地毯的尽头,一身洁白婚纱,长得更是十分漂亮的新娘被一个肥头大耳的大胖子牵着手,向着大厅的中间走去。

那个胖子看上去有四十几岁,满面油光,椭圆的身子加上油光蹭亮的脑袋,以及短粗短粗的脖子,俨然是一只大型的癞蛤蟆。这位不是别人,正是营城首富,天威地产的老总肖大福。

而与肖大福并肩而立的女孩儿,只有二十一二岁,身材高挑匀称,容貌更是清丽脱俗,让人看上一眼,就不愿意再挪动眼睛。

萧扬霍然站起身来,他的目光落在那个眉目如画的新娘脸上,口中喃喃自语般说道:“景然,居然还是那么漂亮。”

“都什么时候了,扬哥,你就别发呆了,赶紧行动吧。”关小凡在萧扬背后狠狠砸了一拳,低声说道。

萧扬看着那个牵着景然玉手的大胖子,嘴角露出一抹邪笑,说道:“不急,看我怎么收拾这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

关小凡的脸上便随即露出了兴奋的表情,萧扬的性格他太清楚了,收拾敌人的时候那是毫不手软,尤其是当萧扬露出他的招牌邪笑的时候,那是他完全开启了犯贱系统,绝对能把敌人折磨的欲.仙欲.死。

萧扬随手抓起果盘里的一根香蕉,慢慢剥开来,放到嘴里吃了几口,然后快步挤进了人群当中。

关小凡不甘示弱,一把抓起几个香蕉苹果,也跟了上去。

红色的地毯上,满面油光的大胖子肖大福春风得意,他事业有成,今年刚刚四十岁,已经是整个营城的首富,今天更是迎娶了营城最漂亮的女孩儿——景然,真正算是事业家庭双丰收。

只是,正当他牵着美人的玉手,意气风发的走在红地毯上时,一块香蕉皮却斜斜的从人群中飞了出来,不偏不倚的落在了肖大福即将落脚的地方。

随即,只听扑通一声,肖大福肥胖的身子向前一歪,以一个恶狗吃屎的姿势,瞬间趴在了地上。

整个大厅里原本热热闹闹的,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愣住了,完全没想到婚礼中还会有这种差错,不过,很快许多人都偷笑起来,整个大厅又变的乱糟糟的了。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几个人赶紧跑过去,扶起了趴在地上的肖大福。

肖大福站起身来,看了看滑倒自己的香蕉皮,又警惕的看了看围在中间的亲朋好友们,脑海里一阵痛骂:“是谁这么缺德,吃个香蕉皮扔地毯上了,害的老子这么丢人。”

而始作俑者,萧扬却是非常谦虚的躲在了人群后面,脸上仍旧挂着一抹淡淡的邪笑。

关小凡跟在他后面,此刻脸上早已经笑开了花。

萧扬不屑的看了他一眼,从关小凡手里拿起一个苹果,一把塞在了关小凡嘴里,说道:“你小子淡定点儿,这么多人都在呢。”

关小凡便讪讪的啃了几口苹果,不过一看到肖大福那一脸无辜的神情,他终于还是没有忍住,捂着肚子偷笑起来。

肖大福从地上爬起来后,看着仍旧保持着淡淡微笑的景然,心中一阵不爽。

他心中知道,这个漂亮的女孩儿是在他的胁迫下才答应嫁给他的,所以现在自己出了丑,面前的这个新娘只怕心中还十分高兴呢。

但是这并不影响自己要将这个婚礼坚持下去的决心,能娶到一个绝世倾城的美女,肖大福可谓是手段耍尽,又怎么可能因为这点小事就放弃。

当下他整了整西装,嘴角挂起一丝微笑,拉起景然的小手,继续向着大厅中间走去。

不过他这下小心了许多,每走一步都看了又看,生怕再次来个狗吃屎,那丢人就丢大了。

只是肖大福这样体态硕大,走起路来又小心翼翼,一双眼睛更是紧盯在地上,整个神态显得十分猥琐,不由得惹得人群又是一阵哄笑。

萧扬的目光落在肖大福拉着景然的右手上,嘴角邪笑更加浓了几分。

关小凡知道好戏还远没有结束,当下紧跟在萧扬身后,打算随时听候萧扬的吩咐。

第4章 大闹婚礼

好在红色的地毯并不是太长,肖大福在万分谨慎的情况下,总算安全到达了大厅中间。

在大厅中间,此刻搭着一个一米高的小礼台,礼台布置的十分精致,周围摆满了各色鲜花,尤以玫瑰和百合为主。

肖大福牵着景然的小手,两个人一起走上礼台。

围在四周的人群便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许多人更是双眼露出羡慕嫉妒的神色。

这一切都让肖大福感到十分满意,他腆着肥胖的大肚子,脸上笑容可掬,向着台下的众人挥手致意。

萧扬看着一脸志得意满的肖大福,双手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两个拳头大小的西红柿,想来应该是从旁边的果盘里临时抓来的。

他嘴角挂着邪笑,敏捷的身手往人堆里一钻,便消失在了人群中。

关小凡也跟着钻了进去,好歹也是龙组出来的特种兵,见缝插针的本事比普通人不知强了多少倍。

礼台上,一个穿着黑色燕尾服的男司仪,此刻拿着话筒正在主持婚礼。

男司仪好不容易说完了一大段开场白,随后一个手捧圣经的牧师走上礼台,向着肖大福问道:“肖先生,你是否愿意娶景然小姐作为你的妻子?你是否愿意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她,对她忠诚直到永远?”

肖大福清了清嗓子,随即张开嘴巴说道:“我……”

只是他一个“我”字刚刚说出口,就见礼台下的人群中,飞出了一个拳头大的西红柿,一下子扔进了他的嘴巴里。

于是,肖大福接下来的话,全都被这个西红柿堵进了肚子里。

可以想象,一个体型硕大的胖子,西装革履的站在礼台上,嘴巴里却叼着一个西红柿,整个场面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可是萧扬完全不给肖大福尴尬的时间,在所有人发愣的一瞬间,他右手一甩,一个汁水饱满的西红柿再次脱手而出,瞬间砸在了肖大福油光蹭亮的额头上。

看到这个西红柿落下去的优美弧度,关小凡也不禁暗暗惊叹:“扬哥不愧是我们龙组的队长,这么多年被关在炼狱里,丢手雷的功夫一点儿也没落下。”

只听“扑”的一声,鲜嫩的西红柿在肖大福的额头上绽开了花,红色的汁液流了肖大福一脸。

整个人群先是一阵目瞪口呆的寂静,随后不知是谁没忍住,发出了一声低笑,整个大厅里便瞬间变成了笑声的海洋。

只有肖大福一脸铁青的站在礼台上,他一口吐出嘴里的西红柿,又伸出一双胖手在脸上使劲儿擦了擦,随即大叫道:“是谁在捣乱,赶紧给老子站出来!”

肖大福这次真发了火,怎么着自己也是这营城数得着的人物,今天在自己婚礼上,被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戏耍,如此大仇,怎能不报?

关小凡在人群中笑得前俯后仰,一想到肖大福刚才的狼狈模样,他就觉得解气,对于整人,自己与扬哥确实差了不是一个档次。

“保安!保安,!还不赶紧给老子滚过来!”肖大福站在礼台上,挥舞着胳膊,显得十分生气。

萧扬冷笑一声,随即向着一旁的关小凡使了个眼色,然后抓起身旁的一个啤酒瓶,猛地扔在了地上。

随着一声沉闷的巨响,关小凡登时扯直了嗓子大叫起来:“大家快趴下,有人袭击,快保护老板!”

于是,那些衣着华丽的贵宾们吓得立马趴了一地,而与此同时,萧扬飞身而上,一跃跨上了礼台。

礼台上,男司仪与牧师早已经连滚带爬的跑的没了踪影,而肖大福则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个肉球。

只有一身雪白婚纱的景然,傲然立在那里,像一朵素净的百合花,冷静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但萧扬的目标显然不是景然,他大步跨上礼台,飞起一脚,狠狠的踢在了蜷缩在地上的肖大福身上。

关小凡同时也是飞身而起,几步就跨上了礼台,一双大脚也是毫不停歇,使劲儿的向着肖大福的身上招呼过去。

“摧残完他的脸面再摧残肉体,扬哥的手段,果然够贱!”关小凡拳脚并用,嘴巴上也丝毫没有闲着。

折磨敌人,一直都是萧扬最拿手的本事,没想到被关小凡一句“果然够贱”所评价,脸上不觉冒出了几条黑线。

好在萧扬脸皮够厚,当下丝毫也不在意,一把抓起已经被揍得鼻青脸肿的肖大福,正要再赏他几拳,哪知一抬头,正看到景然看过来的惊诧目光。

“是你?”景然俏丽的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不由得轻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第5章 兵王出手

“坏了,被认出来了!”萧扬下意识的的吐出了这几个字,随即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赶紧又板起了脸,做出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

只是他一转眼,就看到关小凡在一旁正掩嘴嘲笑,心头不由得暗暗痛骂起来:“怎么说自己也是久经沙场,历经多年生死考验的特战队长,今天居然,居然失态了!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景然显然已经认出了萧扬的身份,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低声说道:“萧扬,你,你在干什么?”

眼看瞒不过景然的眼睛,萧扬也不再隐瞒身份,挠了挠头,笑着说道:“那个,我听说今天这里特别热闹,所以就过来凑个热闹……”

景然蹙起了好看的眉毛,对萧扬的理由明显不相信,开口说道:“萧扬,我不管你是来干什么的,但是今天是我的婚礼,希望你赶紧离开!”

萧扬耸了耸肩,一把提起鼻青脸肿的肖大福,扔到景然面前,说道:“结婚?跟他?”

肖大福趴在地上,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肿的像个猪头,原本光洁亮丽的西装上堆满了鞋印,整个人趴在那里哼哼唧唧的惨叫着,不时还蹦出一句“好汉饶命”的求饶声。

景然皱了皱柳眉,眼中也是充满了不屑,只是这不屑稍纵即逝,景然再次抬起眼睛时,声音再次坚定起来:“都说了,这不关你的事。”

萧扬冷笑一声,一脚踩在肖大福身上,说道:“这是不关我的事,不过我就是看不惯肖胖子,没事过来揍一顿,这跟你也没关系吧。”

“你!”景然顿时气结,只是她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肖大福,原本耀武扬威的商界名人,却被别人的三拳两脚打的哭爹喊娘,她所有怒气顿时泄了大半,随后身形一转,冗长曳地的婚纱裙摆在空中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整个人已经愤愤的走下了礼台。

见气走了景然,关小凡有些拿不准了,跑过来向着萧扬一个劲儿的使眼色,让他赶紧去追。

萧扬摇了摇头,一脚将求饶不止的肖大福踢了两三米远。

礼台下,原本趴了一地的贵宾们,现在终于搞清楚了,捣乱的就是萧扬和关小凡二人,一个个大叫起来:“保安,保安,快抓住他们!”

天河酒店的保安很快都跑了过来,一个个拿着半米长的警棍,分散包围了大厅中间的礼台,足有二十几人。

肖大福这个时候总算脱离了萧扬的魔爪,一看到身后来了二十几个保安,顿时来了精神,忍着剧痛,一瘸一拐的挪到保安身后,指着萧扬叫嚣道:“你们给老子抓住他们,抓住一个奖励一百万!”

一听有那么多钱奖励,二十几个保安大喝一声,举起警棍,向着萧扬和关小凡就扑了过去。

萧扬瞥了一眼黑压压的保安大军,又看了看关小凡,问道:“小凡,敢不敢比一比谁打倒得多?”

关小凡活动了一下手腕和脚腕,摇着头说道:“队长,这几年我在外面可没少打架,你在炼狱里,只怕拳脚早生了吧,马上输给我了,可别赖账。”

“输给你?你想多了吧!”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萧扬飞起一脚,将一个已经冲到面前的保安踹飞出去。

随后,萧扬身形一闪,躲过身后一棍,双拳同时握紧,一拳向后砸去,砸在了身后一个保安的肩膀上,登时将他的肩膀砸的脱了臼,趴在地上痛呼不止。

而萧扬的表演,现在却只是刚刚开始。

只见萧扬迎着五六个保安冲了过去,一脚飞出,早将冲到最前面的保安踹倒在地,然后脚跟横扫而出,直接将一名正在冲刺的保安撞飞出去,那名保安落地时,抱着自己的大腿呼痛不止,显然腿骨已经断了。

这一脚刚是落地,萧扬顺势一个转身,一双铁拳猛地挥出,一拳格挡开了身侧打过来的警棍,另一拳毫不客气的打在了对方的脸上。

这名保安哼都没哼一声,直接昏死了过去。

另两名保安跑在后面,见了这种阵势,吓得两腿都是一阵发软,转身就想逃。

可是萧扬完全不给他们逃跑的机会,大步追了上去,一手抓起一个,直接扔在了那些刚刚还是气焰嚣张的贵宾堆里,一下子砸倒了一大片衣着光鲜的贵宾们。

关小凡只是愣了一愣,哪想到萧扬眨眼间就放倒了七八个人,当下大叫一声:“队长,你这是作弊,我还没说开始呢……”

关小凡一边说着,一边赶紧冲了出去,生怕再晚一点,自己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了。

第6章 我赢了

同时,萧扬远没有停手,他出手如电,在一堆保安中正打得兴起,俨然像是一只饿狼跑进了羊群中。

只是一转眼,萧扬又已经打倒了五六个保安,整个大厅原本空旷的礼台附近,此刻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的保安,一个个面容痛苦,看上去都是伤的不轻。

关小凡急的哇哇叫,跳进人堆里就开始大打出手起来,一双拳头左右挥舞,眨眼间放倒了三四个保安。

总共二十几个保安,加在一起,不到五分钟,全部都被萧扬和关小凡打倒在地。

萧扬嘴角一撇,看了倒了一地的保安,说道:“小凡,今天你输了,得会儿可别忘了请我吃饭!”

关小凡苦笑着点了点头,虽然萧扬确实有作弊的嫌疑,可是确实也是自己输了,男子汉认赌服输,自然不会赖账。

萧扬一脚踢开脚下的一个保安,一双眼眸中迸射出两束冷光,向着肖大福就走了过去。

肖大福和一群贵宾们便瞬间都傻了眼,二十几个保安,居然连五分钟也没有撑住,要知道,能被招进天河酒店保安队的,个个打起架来都是好手。

尤其是肖大福,此刻完全傻在了当地。

他原本还在想着,等保安抓了萧扬和关小凡后,自己怎么折磨他们。

现在倒好,自己一转眼又落入了萧扬手中。整个角色的转变也太快了点,肖大福刚刚体验了一把稳操胜券的感觉,随即又输了个彻底。

没等萧扬走过来,肖大福两腿一软,直接跪了下去,口中哭爹喊娘的求饶起来:“两位好汉爷爷饶命呀,是我有眼无珠,二位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肖大福,你……”景然看着涕泪横流的肖大福,一双俏脸变得煞白,虽然她早就知道肖大福并不是个多么有骨气的人,可是居然这么软蛋,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料。

肖大福看也不看身后的景然一眼,一个劲儿的跪在地上求饶。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了半辈子,肖大福早就养成了见风使舵,欺软怕硬的好本事。

看着肖大福,景然心头一阵怒气,像这样一个地痞无赖一样的人物,自己居然要嫁给他,真是瞎了自己的眼睛。

“若是因为他答应肯出钱拯救我们的家族企业,我,我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景然贝齿紧咬,一双眼眸中噙满了泪水,她带着委屈,带着羞愧,暗暗在心中说道。

萧扬看了一眼景然,这个美丽漂亮的女孩儿,眼角含着泪水,一身洁白婚纱,朴素典雅,看上去楚楚可怜,让人不由得心生怜惜。

“肖胖子,我警告你,我不允许你娶景然!”虽然不知道景然为什么嫁给肖大福,但萧扬凭直觉感觉得到,景然一定是被胁迫的,所以当下向肖大福警告道。

肖大福赶紧一个劲儿的点头,一张胖脸因为过于激动,脸颊上的肥肉都轻微的哆嗦起来:“大爷,您说的是,我不娶,我绝对不娶!”

一边拼命的保证,肖大福一边又转过了头,对着景然咆哮道:“臭婆娘,还不赶紧滚!”

“啪”的一声,没等萧扬出手,景然一个巴掌已经扇在了肖大福的胖脸上。

随后,景然愤愤的看了一眼萧扬,头一甩,挽起长长的婚纱裙摆,几步跑出了酒店。

“臭婆娘,你敢打我!”肖大福先是愣了一愣,方才反应过来,爬起身来,就要追上去报仇。

哪知,身后早有一脚踹了过来,直接踹在了肖大福的屁股上。

肖大福便一瞬间被踹飞了出去,直飞出了三米远,砸在地上时,又是疼的一阵惨叫。

萧扬收脚而立,冷声说道:“肖胖子,你要是敢再找景然的麻烦,下一脚就直接踢爆你的脑袋!”

肖大福期期艾艾的爬起来时,一抬头,正迎上了萧扬森冷的目光,吓得不由得一阵哆嗦,赶紧又趴了下去,生怕萧扬一个不满意,跑过来再给他一脚。

看了肖大福这个怂样,本来前来贺喜的贵宾们,一个个表情都变得十分古怪,有的叹息不止,有的却是掩嘴偷笑,只是却没有一个敢站出来拦阻萧扬。

关小凡在一旁乐的合不拢嘴,要知道,平日里的肖大福在整个营城作威作福惯了,永远都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嘴脸,没想到今天在扬哥面前,居然怂的像条狗。

可是,很快关小凡又笑不下去了,噪杂的天河酒店大门外,忽然传来了刺耳的警笛声,显然是有人在刚才的混乱中报了警。

第7章 灵机一动

“扬哥,警察来了。”关小凡皱起了双眉,看向酒店大门外,透过高大的落地玻璃幕墙,七八辆警车整齐的停在了大门外,正好将整个酒店大门堵得严严实实。

萧扬也早已经看清楚了外面的情况,一双眉毛也是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打个物业保安,揍个地痞流氓,对萧扬来讲,根本算不得大事,可是要与警察作对,萧扬就要仔细思量思量了,毕竟华夏国的法律,不是那么随便可以践踏的。

“我们从后门走吧。”关小凡一指大厅一侧的一个拐角,在拐角的上方,一个绿色“安全出口”消防提示灯发着绿光。

关小凡也知道,如果与警察起了冲突,那就麻烦了,虽然这些警察还真不一定是他和萧扬的对手,但是背了“袭警”的罪名,只怕逃出去了也要被一路通缉。

萧扬微笑着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掏出烟盒,随手扔给关小凡一支烟,自己又点了一支叼在嘴里,方才说道:“你听,后面也有警车,对方可是准备充分呀。”

关小凡竖起耳朵一听,果然从后面的方向隐约传来一阵警笛声,显然警察已经控制了后门。

“不会吧,营城的警察什么时候变这么厉害,居然早就料到今天天河酒店会出事!”关小凡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对营城警察这么快速出警,以及警力的快速布置大为不解。

萧扬抽了口烟,神情笃定的说道:“小凡,咱们今天是碰到对手了,待会机灵点儿。”

关小凡点了点头,眼中也露出了几分郑重,看得旁边的贵宾们一阵心惊,合着这两位刚刚根本就没有用全力呀,这会儿警察来了,才稍微郑重起来。

很快,七八辆警车上下来了二十几个警察,为首的是一个四方脸的中年警察,看警衔居然是个警督,着实让萧扬也吃了一惊。

中年警督一脚踏进大厅,还没有说话,身后的二十几个警察已经掏出手枪,将萧扬和关小凡包围了起来。

实在不是警员们小题大做,大家完全是被躺了一地的保安们给吓住了,一个个不约而同的都掏出了枪。

看到警察进来,肖大福总算长长的喘了口气,等看到警员们毫不犹豫的掏出了手枪,肖大福更是一下子精神高涨起来,从地上一蹦而起,跑到中年警督面前,腆着脸说道:“陈局长,您总算来了,快,快抓住那两个混蛋!”

面对二十几个黑洞洞的枪口,萧扬面不改色,将烟头仍在地上,抬起脚狠狠踩了踩,方才说道:“这位陈局长,对付我们两个人,不至于一见面就掏枪吧。”

陈局长也似乎觉得手下的警员们有些小题大做了,摆了摆手,示意大家把枪都收起来,总不能让这一大片围观的群众们,看到二十几个警员居然害怕两个普通人吧。

警员们听到命令,犹豫了一会儿,都自觉的收起了手枪。

关小凡脸色凝重,话说他也不怕进局子,可是今天毕竟是萧扬刚从炼狱出来,总不能第一天出来就又进去吧。

他四下打量了一番,悄悄走到萧扬身后,低声说道:“扬哥,马上我制造混乱,你趁机溜走,我来拖住这帮警察。”

萧扬轻微的摇了摇头,但是声音却十分的坚定:“我萧扬不会做丢下兄弟的事情,小凡,马上我拖住他们,你趁机溜走吧。”

“扬哥……”关小凡还要再说下去,陈局长却忽然开了口,说道:“两位,今天的事情,希望你们配合我们,到局里调查一下吧。”

肖大福站在陈局长身后,这个时候,脸上又重新容光焕发起来,有了警察撑腰,他这下终于可以一雪前耻了:“我就不信你们连警察都敢打!”

等到了警察局,那就是肖大福的天下了,以肖大福在整个营城的影响力,要想在警察局里收拾一两个人,那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一想到这儿,肖大福脸上便更加凶狠起来,发了狠要在局子里狠狠修理萧扬和关小凡一顿,最起码要让他们比自己今天惨上一千倍。

萧扬犹豫起来,从肖大福得意的脸上,萧扬已经猜到了肖大福跟营城警察局的关系非同一般,自己贸然进去了,只怕真中了他们的诡计。

关小凡也急了,他也不傻,一看肖大福那副嘴脸,他也知道了警察局是肯定不能去了,不然平白受辱,那就亏大了。

萧扬眼珠子一转,忽然计上心来:“既然警察不能得罪,那说不好只有继续拿那个肖胖子开刀了。”

第8章 火狐的警告

一边想着,萧扬向着关小凡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忽然飞身而上,飞步冲刺的时候,右手顺势抓起一旁餐桌上的一把餐刀,几步窜到了肖大福面前。

然后,左臂一勾,扯着肖大福的脖子勾了过来,右手上的餐刀毫不客气的顶在了肖大福的咽喉上。

直到肖大福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嚎叫,警员们这才看清楚萧扬的身形,一个个紧张的掏出枪来。

实在不是警员们反应慢,毕竟萧扬那可是华夏国龙组特战队出来的特种兵,爆发力和移动速度绝对超出常人无数倍。

“放我们走,不然我就杀了他!”萧扬冷声说道。

肖大福整个身子绷得紧紧的,一动也不敢动,尖着嗓子喊道:“放,放,放他们走!快!快放他们走!”

所有的警员便都把目光投向了为首的陈局长,陈局长皱了皱眉,按理说面对挟持人质的歹徒,一般情况是尽量拖住,然后寻找其他方法解救人质。

但是,现在被挟持的可是营城最大的开发商肖大福,这可是连市政府都十分重视的人物,要是出了差错,自己可不好交代。

陈局长也是个极有决断的人物,当下看着萧扬,说道:“我可以放了你们,但是希望你们能保证肖老板的安全。”

萧扬点头道:“君子之约,绝不反悔!”

在听到萧扬十分肯定的答复后,陈局长示意所有的警员都收起手枪,然后又命令酒店外的警员让出了一条通道。

萧扬挟持着肖大福,让关小凡先走,然后他慢慢退出大厅,在推到酒店大门外三十几米远后,萧扬一脚将肖大福踹倒在地,然后人影一闪,消失在了道路旁错综复杂的小巷子中。

二十几个警员在陈局长的带领下飞快的跑了过来,他们正要沿着小巷追过去,人群中却是忽然走出了一个身着红色紧身皮衣的美丽女人,她容貌艳丽,神情倨傲,快步走到了陈局长身边,声音冷冷的说道:“你们不要追了!”

“你是谁?”对于这个年轻女子的口气,陈局长显然十分不满。

皮衣女子向着陈局长出示了一张证件,声音仍旧十分冰冷:“这是我们的任务,你无权干涉!”

在看到那张证件后,陈局长登时张大了嘴巴,原本的怒气立马烟消云散,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

皮衣女子冷哼一声,随即转身而去,一边走一边低声说道:“这两个人的事情,你们不要再干涉,否则后果自负!”

在营城老城区弯弯曲曲的小巷中,萧扬和关小凡靠在一堵斑驳破旧的老墙上,正大口大口的抽着烟。

关小凡吐出一口烟圈,说道:“扬哥,我怎么感觉今天咱们有点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萧扬苦笑一声,没有说话。

“本来咱们是去帮那个景然的嘛,她倒好,不仅不领情,反而好像更加恨你了。”关小凡无奈的摇摇头,很不理解景然今天的举动。

萧扬却毫不在意,一把拉起关小凡,说道:“今天打赌你输了,走,请我喝酒去!”

一听说喝酒,关小凡一下子来了精神,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走,有几年没和扬哥拼酒了,走,今天咱们不醉不归。”

两个人是过了命的交情,随便找了个地摊就练了起来。

喝完酒,已经是深夜十一点钟,关小凡偷偷的摸到天河酒店门口,开出了自己的破车,然后载着同样半醉半醒的萧扬往家开去。

萧扬在自家楼下下了车,摸着黑点了根烟,顺着楼道向上走去。

这栋楼是那种老式的单位家属楼,已经有二十几年了,各种公共设施都已经残破不堪,楼道里的灯也大多都是失去了作用。

好在萧扬的夜视能力非常好,虽然喝醉了酒,一路也没有什么磕磕绊绊,安全的到了五楼。

只是一打开自家的房门,萧扬立马警觉起来,浑身的酒意瞬间去了大半。

他身影一闪,瞬间退到了门外,右手从衣兜里摸出一枚硬币,看也不看,向着房间里的一个角落中弹射出去。

那处角落里,响起了一句轻轻的冷哼声,然后一道黑影忽然一闪,又消失在了房间里浓烈的黑暗中。

随之,那枚硬币狠狠的砸在了墙壁上,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响声。

萧扬没有犹豫,再次从衣兜里摸出了一枚硬币,右手一扔,向着侧面的一堵墙壁弹射过去,那枚硬币划出一道银亮的弧线,正好砸在了电灯的开关上。

“啪”的一声,屋顶的电灯亮了起来,房间里的情景瞬间收入萧扬的眼底。

狂勇特护:一代兵王萧扬,因犯下大错被关炼狱。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08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