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翼神兵:终极兵王失去的记忆重回都市。

狂翼神兵:终极兵王失去的记忆重回都市。

第1章 我就要打你

华南省新北市仁和高级私人医院。

衣着一身迷彩服的苏倩,此刻正静静守候在病床旁边,鹅蛋脸般的面容上,满是关切之色,不时为病床上那昏迷的男子盖被子,折叠衣衫。

片刻,病床上来了动静,男子的一个轻微侧翻,让得苏倩喜不自胜,一把握住他得手臂,激动的道:“呀!你终于醒了!”

“我这是在那里?”昏迷男子,是个约莫十八九岁的年轻人,他脸上缠着绷带,试图动动自己的身体,可怎么也动不了,话音刚落,他不经意的抬头,这才注意到,眼前这个姑娘,自己好像在那里见过。他努力回想,很快,他一句话差点儿让苏倩笑岔了气。

“你就是我梦里的那个仙女吧?”小伙看着苏倩成熟且夹杂着些许稚嫩的容颜,还有那有神的杏眼,满口洁白的银牙,最让小伙不能忘记的,就是苏倩那对小小的酒窝。

“什么?仙女?你该不是忘了吧?我在树林中发现了你,当时你身上……身上只穿着一件衣服,浑身是血,然后我就送你来我们医院了。”苏倩显然想起小伙没穿衣服的场景,有些羞涩。

“我怎么会没穿衣服啊?”小伙满是好奇的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以前是做什么的啊?”苏倩眉头紧皱,站起身来看着小伙问道。

“我只记得我叫张翼,至于干什么的,我不知道。”张翼眉头略皱,无奈的说。

苏倩在大学读的是中医理论专业,现在正好在自己家中的医院实习,身为医生的她,自然猜到了对方患的是什么病——失忆!

“那你也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苏倩叹了口气问道。

“不知道。”张翼摇摇头。

苏倩从绷带露出的地方,看到张翼刀削般的容颜,还有眼角新添上去的一道疤痕,想起救起张翼时胸前那累累伤痕,她心中知道,眼前这个男人,肯定是有过很多常人所不知的生活。

“你先安心养伤吧,我过两日在来看你。”苏倩说着,转身便从病房中走了出去。

……

时间过去了整整一周,张翼身体康复程度,远超过医生们的预算时间。不过一个不知道从哪儿捡来的“傻小子”,自然也成了这家私人医院的名人。

这天中午,张翼刚从床上下来,护士便从推门而入。看到张翼手中竟拿着香烟,这小护士可真急了:“喂,谁让你吸烟的!”

“我让我吸的。”张翼转过身,嬉笑着说。

“你不知道医院不允许吸烟吗?还有,你这香烟是从哪儿来的?”护士说着,转身便去夺张翼手中的香烟。

“隔壁那位老伯给我的,他也在吸,为什么不让我吸?”张翼有些不解的问道。

护士愣住了,她可知道隔壁住的是什么人。想到此处,护士惊讶道:“你去了隔壁房间?”

“去了啊!”

“谁让你去的?你在你病房呆着能死啊?一天乱跑什么!扔掉烟,我帮你换药!”护士说着,便两步上前,想要将张翼手中的香烟拿掉。

“等我吸完。”

很显然,小护士完全低估了小伙的身手。尽管他现在一条胳膊和一条腿都打着石膏,可这丝毫影响不了他的行动。看到小护士上前,他轻而易举的单脚一跳,便从床上跃了过去。

小护士惊呆了,这小子,难不成还想在动第二次手术不成?

“你疯了啊!”

“你不准抢我的香烟!”张翼说着,连忙拼命抽了两口。

小护士可知道这病人是苏倩亲口吩咐过让她们认真护理的,哪敢有丝毫怠慢,只能眉头紧皱,怒声说道:“那你快点!”

吸完香烟,正在换药,门口苏倩穿着一身洁白的连衣裙,脸上带着甜美的微笑,直接走进了病房。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子,但这男子看苏倩的眼神,着实让张翼有些不爽。

“倩倩,我看这傻子没什么问题了,送他走吧!”男子说完,不屑的看了眼。

“傻子?难道是在说我?”张翼心中想想,坐在床边对男子问道:“你是在说我?”

“安安,不要乱说,人家只是失忆了。”苏倩说完,正准备对张翼问话,却不想张翼再次对陈安问道:“你刚才说我是傻子?”

“怎么?你这个残废,还想打我不成?”陈安冷笑两声,凑到距离张翼两步的位置,气焰嚣张的问道。

苏倩还没有反应过来,哪想到张翼竟然单腿起身,站在地上对陈安冷笑道:“你要是在敢说一句傻子,信不信我让你真变成傻子?”

“哎吆,这可真是我听到天下最大的笑话了,傻子加残废,竟然还想打我!傻子,你他妈就是……”

话音未落,张翼子单腿迅速上前,右拳狠狠打出,只听见哎呀一声惨叫,未成想陈安这个身材足有一米八的男子,真被他打倒在了地上!


第2章 阴谋开始

苏倩哪想到会是这局面,陈安刚倒地,苏倩便上前慌忙将陈安准备扶起。却未曾想陈安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怒声对苏倩喝到:“给我让开!”

“你!”苏倩好没气的剜了陈安一眼,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陈安从没受过如此大辱,虽然鼻孔鲜血横流,但他却了疼痛,乍然起身,朝张翼身边再次扑去。

张翼斜瞪一眼,冷笑道:“自不量力!”

“砰!”

又是一拳,陈安再次一个狗吃屎,绝对标准的趴在地上。

苏倩看到这场景,竟然噗嗤笑出声来。不过她很快屏住了笑声,继而走到陈安面前,扶起的同时认真说道:“安安你就不要在较真了,他还是病人呢。”

旁边护士更是傻眼了,眼前这人那里还是病人啊!这简直就是野兽啊!

陈安虽行事鲁莽,但两次被击倒在地,自然也清楚他不是眼前这“傻子”的对手。只是怒气冲冲的吼道:“好小子,你等着!有本事你今天别出院!”

张翼微笑着将自己的断胳膊断腿动了动,随即说:“我这样,能出院吗?”

“你……你!你给我等着!”

看着陈安消失的背影,张翼暗自笑道:“就他这三脚猫功夫,竟然想要打我?”

苏倩上前,眼神中略带着担忧的目光,认真问道:“你……你没事吧?”

“没事!”张翼说着,坐在了床上。

“你以前是干什么的?”

“不知道,你知道我以前是干什么的吗?”张翼有些好奇的看着苏倩问。

苏倩这才反应过来,这小子现在患了失忆症,就知道自己名字,那还知道自己以前是做什么事情啊?

不过很快,苏倩便意识到今天的事情,肯定不会就此罢休。想到此处,苏倩有些忧愁的坐在床边,对旁边的小护士挥手道:“你先出去吧。”

小护士出门,苏倩便对张翼忧心忡忡的说:“张翼,你今天可惹麻烦了。”

“麻烦?什么麻烦?”张翼好奇问道。

“安安可不是好惹的,他是我们新北市安康集团的大少爷。要不然我还是给你换一间病房吧,这样也好……”

苏倩话未说完,张翼便直言道:“没事的,别看我现在受伤了,对付他们这些阿猫阿狗,还是绰绰有余。”

当然,张翼虽然失忆了,但也只不过是因为强大的刺激,忘记了部分事情,而他的智商还在!

“你……那行,你先休息吧,我去找我爷爷,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办法。”苏倩说着,便转身准备从门口出去。

此时,张翼没多想,直接抓住了苏倩的玉手。不过两人同时都愣住了,张翼自从当兵之后,还从未如此握过女孩子的玉手,况且抓在这双手上,就像是抚摸在羊脂玉上一般,略带寒气,但光滑无比。好像稍微一松,这双手就会从他手掌之中滑落,掉在地上,继而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对于苏倩而言,这双手有力,充满了温度。就在被握住的瞬间,苏倩的心脏开始扑通扑通的猛烈跳动,整个人就像是置身于火炉一般,从脸蛋儿开始,直到全身这种炙热感便蔓延开来。

几秒之后,苏倩转过头,绯红的脸蛋,含羞的眼眸,她微微低头说道:“张翼,放……放开我……”

张翼猛然从如痴如醉的梦中苏醒,连忙道:“对不起啊,我……我……”

“那还不松开?”张翼虽然说这,但迟迟不忍心将这双玉手给松开。直到听到苏倩这话,张翼这才连忙松开。

苏倩含羞一笑,转过身迅速出门。

一紧张,张翼竟将自己准备说的话给忘了,于是嘴里低声念叨着:“我刚才准备说什么来着?”

……

陈安回家,陈光武看到儿子这幅惨样,自然怒不可遏。还未等询问,陈安便哭哭凄凄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楚,却没想到刚说完,陈光武“啪”一个耳光便落在了陈安脸上。

“没用的东西!”

“父亲,那个傻子真的很厉害!我现在带人去杀了他!”陈安有些不满,委屈和痛恨全都涌上心头。

“亏你是我的儿子!仁和医院是什么地方?那是苏家的私人医院,里面接收的是些什么人你不知道?还带着人去闹事!”陈光武斜靠在沙发上,说完冷哼一声。

“父亲,那这件事情……”

不及陈安说完,陈光武随即冷笑道:“住嘴!……哼哼,苏翁啊苏翁,看来咱俩的事情是该有个了结了!”


第3章 有人找茬

这时,陈安不解的上前问道:“父亲,您说的是什么事情?”

“傻儿子,你每天都跟在苏倩那个小蹄子后面,是不是看上这个小蹄子了啊?”陈光武若有深意的笑道。

“父亲,儿子的心思您还不知道吗?”陈安提起苏倩,简直就像是提到了梦中仙女一般。这个号称新北市第一美女的姑娘,在两年前就已经将陈安的三魂七魄全都给勾走了。

“没出息的东西!那我问你,假如现在眼前摆放着苏倩和苏氏集团,你愿意要那个?”陈光武认真问道。

“苏倩!”

“啪!”陈光武没多想,再次一个耳光扇在了陈安脸上。

“我,我要苏氏集团!”

陈安话音刚落,哪想到陈光武再次一个耳光扇在了陈安脸上。

“父亲,难不成你还想让我两样全都拿到手吗?”陈安忍不住心里的委屈,看着陈光武紧皱着眉头说。

“这才是我的儿子!你过来听我给你说……”

陈光武和自己儿子低声谈论一番之后,陈安只是抬头,忘记了脸上痛楚,开怀笑道:“父亲果然高明!”

……

让苏倩庆幸的是,陈安竟然直到张翼出院,都没有在来找麻烦。这不觉让苏倩对自己的爷爷新北市尊称苏翁的苏天河更加敬佩。

“走,我带你去见我爷爷。”苏倩看着病房中生龙活虎的张翼,嬉笑着说道。

张翼望了眼苏倩,好奇问道:“你的爷爷?”

“跟我走吧。”苏倩说着,拽住了张翼袖子,两人便从病房出门。

哪想到出门后,苏倩竟然直接拽着张翼到了隔壁病房。这可让张翼心里犯起了嘀咕,想起那天自己能下床,没香烟的日子实在难熬,就偷偷窜到了隔壁。

丢人可丢大了!

“算了吧,还是……还是改天吧。”

张翼虽然推辞,可苏倩却不给张翼任何机会。话刚说完,张翼便被拉进了病房。

“爷爷,这就是我救的那个张翼。”进门后,苏倩松开张翼,笑嘻嘻的坐在了病床旁边。

病床上,一老者留着八字胡,虽然有些花白,但看其容貌,并未有丝毫病相。国字脸,一双有神的双眼,张翼早就见过。

“傻丫头,什么张翼啊?人家肯定有名字!”苏翁摸了下苏倩脑袋笑道。

“可他失忆了,不知道他的名字。所以……”

“好了,以后别在喊他张翼了,既然他现在成了这样,闲着估计也是个麻烦。你安排他在我们公司暂时当个保安吧。”苏翁笑道。

“不行,要么给我当司机,要么让他在公司中当经理。爷爷,你也知道,保安哪有什么前途啊?”苏倩拉着苏翁的手,竟然撒起了娇。

苏翁想来宠爱这个孙女,他也明白自己女儿的心思,无非是想要和这小子在一起。想到这,苏翁随即说道:“行,我给你父亲打电话,让他看着将张翼子的身份确定好,拿上了驾驶证,就让他给你当司机吧。”

……

新北市医科大学,就这样沸腾起来了。

苏倩,在这所大学中,早已经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了。校花,苏氏集团千金,身后追随者少说也有千人。如果加上每天晚上看着苏倩照片自己玩自己的,估计上万都有了。

而张翼,本想给苏倩当司机也就罢了。但谁想到竟然被苏倩的父亲给安排到了医科大学上学,而且和苏倩还是一班。

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

不过碍于苏倩的乞求,张翼也只能答应。

新北市医科大学是全国医学院之中数一数二的学院,虽然是大学,但教学却相当严格。

第一天上课,张翼只是稀里糊涂的睡了一觉,正做着美梦,却没想到身边走过来三个男子。

“嗨,傻小子,你是哪里人?”带头小子是班里的班长,家里在新北市还算有些身份。

“我不是傻子,我不知道我是那里人。”

“哼,跟我们出去走一趟吧。”

“干什么?”

“去了你就知道了!”

张翼也没多想,竟然跟着三个男子走了出去。张翼因为腿上伤还没有好利索,走起路来稍微有点跛,三个男子也早看到此点,要不然凭着他们的小身板敢给这样健硕的汉子找事,那他们也要掂量掂量。

卫生间门口,张翼瞅了眼,有些无奈的说:“我不上厕所啊!”

“呵呵,我们知道,快走吧。”

刚进门,戴眼镜的男子便大声喝到:“没事干的都给我滚出去!”

厕所中几个正在蹲坑的,米田共都没冲,便撒丫子跑了出去。

“大哥,这有坨新鲜的嗨!”旁边一男子满脸猥琐样,看到米田共就像看到了他的亲人,欣喜的喊道。

哪想到这时带头大哥竟冷笑道:“小子,爷爷我今天想让你吃屎!”


第4章 你们吃屎

张翼这才反应过来,他无奈苦笑道:“原来你们三个绕了这么一大圈,只是想给我找茬是吧?”

“小子,你得罪我们大哥了知道吗?”眼镜男凑近了两步,看着张翼喝到。

“别废话了,有什么招数全都使出来吧。”张翼肯定不怕,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从自己裤兜中掏出来一包香烟,这还是苏倩给他给的钱买的。

猥琐男看到这场景,一把将香烟夺到手中。随即说道:“你可知道我们大哥是空手道七段吗?信不信今天打得你妈都不认识你!”

“我数一声,香烟给我!”张翼直言道。

“且!吓唬我!”猥琐男显然没把张翼当回事,正准备掏出香烟,只听到张翼认真喊道:“一!”

紧接着,出人意料的一幕发生了。只看到张翼两步上前,直接抓住猥琐男肩膀,只是胳膊轻轻用力,猥琐男竟然被提到半空。

“刚才你看到米田共好像见到了你的亲爹娘,那你就和你爹娘叙叙旧吧。”张翼说话的同时,直接提着猥琐男,就像是张翼捉小鸡似的,提到了屎坑旁边。

不等猥琐男喊出救命两字,张翼直接将猥琐男的脑袋,狠狠恩呀在了粪坑之中。

说实话,这酸爽,比老坛酸菜胜过百倍。

“你们两个,刚才说什么来着?”张翼一脚踩着猥琐男的肩膀,转过身,看着班长问道。

班长一愣,但此时自己毕竟是一班之长,怎能丢掉自己的八面威风。随即硬着头皮,皱着眉头看着张翼声音略有些颤抖的喝到:“小子,你……你给我将他松开,要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

不等此话话音落地,张翼怒气涌上心头。

“竟然敢威胁我!”张翼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这股冲劲,好像是与生俱来,也好像是后天所成。没多想,三步并做两步,直接到了班长身边。

眼镜男很显然是吓呆了,站在原地,目光呆滞的看着张翼。

班长也算是见过些世面,看到张翼冲到自己面前,他竟然还摆出了空手道的架势。不过双手还未展开,就被张翼一拳打倒在了地上。

“空手道!那是娘们才练的!”张翼不屑的唠叨了一句,随即弯腰伸手,刚才的动作再次重复上演。班长竟然也被提到手中。

“那个坑你自己选吧。”张翼看着前面还冒着热气的两三个坑,冷笑着问。

“小子,你敢!”

“恩,说实话,我应该敢吧。”张翼说着,班长的脸已经从粪坑中落了进去。

这时,张翼狠狠朝着眼镜男瞪了眼,随即道:“你!还不快点自己过来!”

眼镜男死的心都有啊!可碍于眼前此人雄风大振,自己只能像只受了惊吓的鸭子,一步步走到粪坑旁边,俯身下去。

刚蹲下身,眼镜男便呕一声,吐了个昏天暗地。

“你们没事的话我先走了,还有,你们三个谁要是将脸上的东西今天给我洗了!以后我只要遇到,每天还是相同的待遇!”张翼说完,仰天长笑一声,便从卫生间走了出去。

刚出门,便看到卫生间门口竟围着好几十个学生,他们看到张翼出门,就像是看到了来自地狱的恶魔,纷纷点头哈腰,笑着给张翼让开了一条道路。

张翼也没多管,刚走到教室门口,便看到苏倩火急火燎的从教室门口冲了出来。看到张翼安然归来,苏倩脸上焦急的表情稍微缓解一些,不过更多的则是带着责备。

“我这出去才几分钟时间,你上哪去了?是不是班长金城找你麻烦了?”苏倩不安的问道。

直到此时,张翼才知道原来刚才被自己给丢进粪坑的人名叫金城。他嘿嘿一笑,随即说:“你说的是正在卫生间吃米田共的那个小子?”

“什么?你干了些什么啊!”苏倩脸上,可谓是五味交集。从张翼脸上认真的神色,苏倩可以肯定张翼刚才的话是真的。

无奈叹息,苏倩便径直朝不远处的卫生间走去,她心里暗自希望被这小子打的人可千万不能是金城啊。如果是金城,那事情就更麻烦了。

刚到门口,随着卫生间门打开,苏倩直接荤菜了。

这小子第一天上课,竟然就打了学校有名的金城!这以后该如何是好啊!

接下来,更让苏倩没想到的是,张翼看到金城和眼镜男洗干净出门,竟厉声喝道:“谁让你们洗脸的,还不给我滚进去!”

三个男子听到这话,那敢有半点犹豫,朝卫生间还真冲了进去。


第5章 你叫狼狈

苏倩想说什么,但却怎么也没能开口。

张翼上前,看到苏倩脸色,知道自己说错了话。随即无奈道:“好了,你们三个出来吧。”

苏倩听到这话,连忙道:“金城,他是和你们闹着玩的,你们三个快点儿出来。”

金城听闻此话,心中杀了张翼的心都有。闹着玩,有这么闹着玩的吗?

不过识时务者为俊杰,金城带着眼镜男出门后,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自然不敢有丝毫怠慢,随即上前微笑到:“这位外大哥,果然是利害,兄弟……”

张翼不及金成说完,便拉住了苏倩的手,低声道:“我们走吧。”

苏倩满是歉意的对金城微微一笑,于是跟在了张翼身后,两人离开众人视线。

到了校园,苏倩认真对张翼说道:“你到底怎么回事啊?这么爱打架!你可知道这金城是什么人?”

“坏人!”张翼不假思索,直言道。

“呵呵,你既然知道,怎么还和他过不去啊?”苏倩抱怨道。

张翼这次可真的有些委屈了,心想自己也没做错什么啊。只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而已啊!想到这,张翼随即说:“他先让我吃米田共的,于是我……”

“好了,今天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吧,要不然我担心放学路上会有不测!”苏倩说着,朝着身后忘了眼。而就在回头的瞬间,苏倩便察觉到身后已经有人在注视着他们。

……

一天时间匆匆而过,下午上完课,苏倩和张翼刚到了学校停车场,苏倩认真看了看,心中还算欣慰——没人。

“小心,有人!”哪想到苏倩悬着的心刚放下,张翼一句话便让苏倩紧张起来。

“那里有人?”

“不要担心。”张翼低声说完,紧接着道:“是那位朋友,出来吧。”

果然,张翼话音刚落,停车场一辆面包车后,直接窜出来七个身材健硕的男子。其中一个,就是今天在厕所中的猥琐男。

这时,从七位中站出来一个年纪约在四十岁的男子,冷笑道:“我是你爷爷,这几位都是你叔叔。”

苏倩那里见过这种场景,情急之下,苏倩对猥琐男问道:“崔荣,你想干什么?”

“倩倩,可不是我想干什么。你要问问你身边那个怪胎想要干什么啊!”猥琐男满脸yin笑,看着苏倩说。

“崔荣,这次的事情,是你们有错在先,我看就这样算了吧?”苏倩认真说道。

哪想到崔荣竟然丝毫没有后退的意思,反倒是上前一步,走到苏倩面前,正准备伸手去抚摸苏倩的脸蛋,未想到张翼抬起自己的腿,重重一脚踹在了崔荣腹部。

“啊!”

一声惨叫,崔荣竟被踹出去了两米开外。这样的腿上功夫,世所罕见啊有木有!

旁边六名男子一愣,中年男子随即上前,看着张翼问道:“敢问这位兄弟高姓大名?”

“我……他们都叫我张翼。”张翼认真说道。

“我还是玉皇大帝呢!”中年男子很显然觉得张翼是在玩他,愤怒喝到。

“我真的叫做张翼。”张翼有些无奈的说。

中年男子听到这话,气不打一处来,心想自己在新北市文昌区就算见了四虎,那也会给他北狼几分薄面。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将自己当成傻瓜对待!

士可杀不可辱!更何况是当着这么多兄弟的面玩自己,他北狼又岂能善罢甘休!

想到这个,北狼直接亮出砍刀,明晃晃,寒气四射。

苏倩看到这个,吓的是面色苍白,声音有些颤抖的说:“几位大哥,求求你们,放过我们吧,你们要多少钱,我掏。”

猥琐男看到苏倩服软,晃晃悠悠的从地上爬起,看着苏倩冷笑道:“我今天什么也不想要,我想要你!”

张翼眉头略皱,站在苏倩面前,转过头,认真说:“和他们这帮畜生有什么好说的,你退后一点。”

苏倩知道张翼身手不错,可一拳难敌四手啊!更何况对方现在有六人,还都拿着凶器。

正准备劝阻,张翼便微笑道:“你是?”

“呵呵,终于问到老子名号了,你小子听好了,文昌区号称北狼的就是我!”中年男子说着,晃了晃手中砍刀,一副趾高气扬。

“哦,你这两个字倒过来是什么来着?”张翼笑呵呵的问。

北狼一时没反应过来,仰起头道:“老子名号倒过来是狼北!”

不过等北狼说完,他便知道说错话了。狼北不就是狼狈吗?

张翼反应那是没的说,刚等北狼话音落地,张翼便冷笑道:“好,既然知道你今天的后果了,那还不快点儿给我滚蛋!”

“你!兄弟们,给我上!”

北狼上字刚刚出手,张翼箭步直冲,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第6章 犀利的身手

猥琐男见势不对,连忙后退,顺着墙根的位置靠了过去。

张翼到了北狼眼前,并没有做出其他动作,只是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北狼的眼睛,过了几秒,这才开口问道:“你见过狼吗?”

北狼彻底被吓呆了,听闻此话,只是木纳的说:“没……没见过。”

“我猜你也没见过,但我见过,狼的眼神充满杀气,没有丝毫畏惧。可你……呵呵,狼的称号还是算了吧,不要玷污了狼的尊严。”张翼虽是面带笑容,可眼神中,杀气必漏无疑。

说完,张翼后退一步,这样的敌人,他也不屑去与之厮杀。

没想到,就在张翼后退两步准备转身之际,北狼竟然挥去自己手中砍刀,狠狠朝张翼肩膀劈去。

旁边苏倩看到这场景,惊得是大叫一声,将双眸紧闭。

张翼听见背后声响,身体略微闪躲,紧接着一把抓住北狼手臂,手掌轻轻有力,只听见咔嚓一声脆响,北狼便发出了鬼哭狼嚎般的哀嚎,整个停车场,瞬间回声四起。

“最不齿的人就是背后偷袭者!”看到北狼就此倒地,抱着胳膊痛苦,张翼随即冷笑道。

旁边这几位小子见到此状,那里还敢动手,只是呆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张翼眉头略皱,望着北狼厉声问道:“你是不是狼狈!”

北狼痛苦的呻吟着,碍于张翼的身手,无奈喃喃道:“我狼狈,我是狼狈!”

“那还不快滚!”张翼看着北狼,厉声道。

可没想到这话话音刚落,背后苏倩哭喊道:“救命啊,张翼救命!”

张翼回头,没想到崔荣这小子竟然手中拿着水果刀,搁在了苏倩脖子上。这可的确是要了命了,张翼倒并不担心崔荣这小小的动作会伤害到苏倩性命,他最担心的是,如果给苏倩这样一个绝色佳人,脖子上留下一星半点伤痕,那可真是悔不晚矣!

“你松开她,我不想伤害你。”张翼声音沉稳,低声说道。

猥琐男见自己大势在握,于是对张翼喝到:“给我跪下!”

“什么?跪下?我为什么要跪下啊?”张翼的确感到可笑之极,心想自己脑海中仅剩的回忆中,跪下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他还真不清楚。

“信不信我现在要了她的命!”崔荣看到张翼镇静自若的模样,在看看张翼眼神中杀人般的神色,握着匕首的手掌,不觉有些微微颤抖。

“你觉得你有机会吗?”张翼冷笑着,同时从自己裤兜中掏出来一支钢笔,狠狠朝崔荣手掌扔去。

这速度,绝对是迅雷不及掩耳。周围几个兄弟还未看清到底发生何事,崔荣便一声痛苦,紧接着,水果刀掉在地上的脆响,再次传来。

定目一看,那里想到这支钢笔,竟然直接扎穿了崔荣手掌。

张翼紧接着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苏倩面前,正准备询问,没想到苏倩直接扑倒在了张翼怀抱之中,哭泣道:“我怕,张翼,我好怕!”

“没事了,我们走吧!”张翼将苏倩紧抱在怀里,面对此情此景,张翼也忘记了享受享受苏倩身上所带给他的温暖。

路上,苏倩终于情绪稳定了下来。

“对不起啊张翼,我还没问你你有没有事呢?”苏倩像极了一个收到保护的小鹌鹑,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对张翼问道。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啊?”张翼微笑道。

“你以前到底是做什么的啊?难道真是张翼来了地球?怎么会这么厉害啊!”苏倩带着各种好奇,对张翼认真问道。

张翼那里知道自己以前是做什么的,自从自己苏醒,他便觉得自己的记忆中,好像少了一部分。可不管自己如何去想,丢失的那部分回忆,自己却总是搜寻不到。

一声苦笑,将张翼内心中的无奈表现的淋漓尽致。

苏倩见状,随即说:“好了,不说这件事情了,等今天回去,我一定要在我父亲面前好好为你邀功。”

苏家别墅,位于新北市兴盛区皇家别墅区。但从名号,便足以看出居住此地人的身份。

进门后,苏倩便对保姆问道:“黄姨,我母亲和父亲回家了吗?”

“小姐,老爷和太太说他们今天有事情,晚上让你去北春园找他们。”黄姨微笑着说。

“去北春园?我不去!”苏倩有些不乐的说。

“小姐,老爷说过,今天你一定要去,不然他会来又要责怪我了。”黄姨有些委屈的说。

“黄姨,那你知道是什么事情吗?是不是生意上的事情?”苏倩好奇问道。

黄姨想了想,然后说:“我听老爷和太太说什么婚事,具体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我想您去了肯定就知道了。”

“婚事?”苏倩听到这两字,不觉愣在了原地。


第7章 他是我男朋友

苏倩今年虽然才二十岁,而且还是在校学生。但自己家中已有几次提及自己的婚事,皆都被自己拒绝。可这次,竟然又是这种事情,想到此处,苏倩真恨不得现在找个男朋友,省的以后父母在烦自己。

张翼在旁边见苏倩面容忧愁,好奇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父母要给我说老公,你说应该怎么办啊?”苏倩说着,抓住张翼手掌,可怜巴巴的看着张翼。

“什么?给你介绍老公?”张翼很显然有些惊讶,瞪大了眼睛问道。

苏倩点头答应一声,未想到张翼竟开怀笑道:“好事情啊!”

不过苏倩毕竟是女孩子,她从张翼的眼神看出了星星点点失落。这可让苏倩心中有些惊喜,没想到这傻小子竟然对自己真有些感觉了。

“什么好事情啊,我的婚事我做主。”苏倩说完这话,眼前忽然一亮,凑到张翼耳边认真说道:“是我救了你,你是不是应该报答我?”

张翼不叫思索道:“这是肯定的。”

“那行,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报答我的时间到了。”苏倩紧握着张翼手掌,激动的说。

是傻子都知道这话的意思。

张翼惊了一身冷汗,过了几秒,这才看着苏倩问道:“倩倩,你……你该不会是让我以身相许吧?”

苏倩噗嗤笑出声来,拍了拍张翼肩膀,随即问道:“你小子想的美,难道就让我这样嫁给你啊!”

张翼抚摸了一下自己胸口,这才说:“吓死我了你。”

“哎呀,你小子,难道我真的让你娶我,你还看不上我是吗?”苏倩眉头略皱,狠狠在张翼胸口用她那小粉拳砸了两下。

张翼连忙说:“不是这个意思,我当然愿意。”

“好了,这件事情暂时搁下,我今天需要你帮我一个忙。等到了地方,见了我爸爸和妈妈之后,不管我对你说什么,你都点头说是,知道了吗?”苏倩对张翼认真说。

张翼还哪里有拒绝的权力,没多想,点头答应了一声。

……

北春园,新北市兴盛区最负盛名的五星级宾馆,向来以三个一的标准服务于广大人民,这三个一分别是——一流服务,一流佳肴,一流装修著称。

张翼到了此处,那见过如此气派的地方,他愣在门前驻足观看。

苏倩看到张翼脸上神色,好没气的说:“没出息的傻小子,跟我进去吧。”

张翼进门之时,不说其他,但就门前这十个空姐般的服务员,都会让客人垂涎三尺啊!

“欢迎光临!”

“不欢迎不欢迎,你们太客气了。”张翼冷不丁的竟对门口服务员说。

幸亏这服务员训练有素,要不然绝对是笑掉大牙不可。

苏倩头顶数只乌鸦飞过,这难不成真是上天派来的逗比吗?

“快点进去吧,不要在丢人了!”苏倩尽可能压低了声音,对张翼说。

张翼可不苟同苏倩此话,心想人家如此礼貌的欢迎,自己又是如此客气的回答,谈何丢人啊?不过看苏倩脸色,张翼话到嘴边,又吞进了肚里。

等到包间门口,苏倩没多想,直接拉着张翼走进房门。

房间中,苏煜和自己的妻子张玉华还有陈安的父母陈空和李珍五人相谈甚欢,被苏倩这样闯入,几个人全都静了下来。

抬头看,竟然是自己女儿苏倩,苏煜有些生气的说:“这么大孩子了,还如此大大咧咧,成何体统!”

陈空见苏倩手中竟然牵着另外男子,自知事情不对。但毕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岂能失掉自己身份?没多想,陈空便笑道:“没事的,都是孩子,这有什么啊?”

“让陈大哥见笑了啊,家里就这一个宝贝女儿,给宠坏了。”苏煜微笑着说。

“没事,快点让孩子坐下吧,不要在地上站着了。”李珍客气的起身,微笑着说。

苏煜皱皱眉,随即怒声说道:“倩倩,还不坐下难道让我请你吗?”

苏倩嘟着嘴,手还是没有将张翼松开。

苏煜见此状,看着张翼说道:“小伙子,我们有些事情要谈,你先出去吧。”

张翼正准备转身,却没想到苏倩直言说道:“爸爸,他是我男朋友,难道不可以坐在我身边吗?”

此话一出,房间中所有人惊得是目瞪口呆,就连苏煜,也是有些不知所措了!

沉吟半晌,苏煜嘴角强挤出来一个笑容,看着苏倩说:“倩倩,不要闹了,快点让张翼出去吧。今天我们可是要给你商量婚事的!”

苏倩嘟着嘴,可怜巴巴的看了眼自己母亲,提前寻找好保护伞,这才斩钉截铁的说:“我在说一次,他就是我男朋友!”


第8章 给我滚出去

身为苏倩的父亲,苏煜自然知道自己女儿脾气。他尽可能压制住内心怒火,看了眼旁边的张翼,冷笑着问道:“张翼,是不是倩倩硬拉着你来的?”

张翼不知如何回答,看了眼苏倩,苏倩摇头示意。

“不是。”

张翼一句话,苏倩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心想这傻小子关键时刻还真能和自己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呵呵!行,我在问你一次,你是不是我女儿的男朋友?”苏煜长喘了一口气,继续问道。

苏倩起身,紧握着张翼手掌,看着张翼问道:“你当着我爸爸和妈咪的面说,你是不是我男朋友!”

张翼想了想,这才点头说:“是。”

“爸爸,你听到了,张翼他才是我男朋友,我不需要你们给我说什么婚事!”苏倩认真说道。

苏煜差点儿从地上跳起来,要知道,如果自己女儿提前将这消息说了,那自己也不至于在别人面前丢如此大脸。可现在,这让自己如何收场啊?

想到这,苏煜直接朝苏倩面前冲了过去,怒声喝到:“丢脸的东西,看我今天不打死你才怪!”

就在苏煜距离苏倩还有两步之遥时,没想到旁边张玉华连忙将苏煜拉住,不安的说:“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啊,你怎么还做事情如此冲动啊!”

话音刚落,陈空狠狠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随即起身说道:“陈兄弟,你这是有意让我下不来台是吧?!”

说着,陈空便直接转身朝着门口走去。李珍也没想到会是这种局面,正准备说话,陈空转身看了眼陈安和自己妻子,怒声喝到:“还不走难道想要人家赶我们走吗?”

苏煜见此情形,也顾不上眼前的苏倩和张翼,连忙跟上去满是歉意的说:“陈大哥,今天这事情可真是抱歉了,待日后兄弟弄清楚了,亲自上门来道歉。”

可陈空那里有心管苏煜说什么,他只是大踏步向前,直接朝门外走去。

出门后,陈安连忙对自己父亲问道:“父亲,我们这样走了岂不是便宜了那个傻小子吗?”

陈空愣了片刻,随即转身惊讶的问道:“你说什么?刚才那个小子就是你口中所说的那个傻子吗?”

“是啊父亲,就是那个傻子那天在医院中打的我!”陈安委屈的说。

陈空狠狠一个耳光,再次朝陈安脸上扇去:“没用的东西,你就连这样一个傻子都对付不了吗?”

“你就不要在责怪安安了,我们有什么事情回家在谈吧。”李珍见陈空如此愤怒,给陈安使了使眼色,示意陈安离开,这才拉着陈空上了车子。

……

包间中,四人相对而坐。苏煜点燃一支香烟,静静的抽着。张玉华在苏煜旁边,低声说:“好了,不要在生气了,我想倩倩也不是故意和你作对的。”

“给我住嘴,我还不知道她的坏点子!都是父亲给宠得,瞧瞧吧,现在我们还能管得住吗?”苏煜眉头紧皱,倒是责怪起了自己的老爹苏天河。

张翼见苏煜怒火中烧,竟然看着苏煜微笑道:“苏叔叔,气大伤身,再说,那个陈安还真不是个好东西,如果让倩倩嫁给他,以后指不定还会……”

不及张翼此话说完,苏煜竟然怒声喝到:“给我闭嘴,你算什么东西!现在竟然还来插手我们的家事!给我滚蛋!能滚多远就给我滚多远听到没有!”

张翼好心相劝,却没想会落到如此结局。等苏煜说完,张翼起身看着苏煜问道:“您刚才说什么?”

“我让你滚听到没有!”苏煜掷地有声的喝到。

张翼一声冷笑,转身刚走了两步,只听见门外传进来一声咳嗽声。

苏煜眼神中满是好奇,不等说出话来,便听见门外有位老者厉声喝道:“是谁让张翼滚的!”

这声音,很显然是让在场人不可抗拒。

张翼好奇朝门口看去,只看到苏翁被两个年轻女子搀扶着,从门口走了进来。刚进门,苏翁便示意两个年轻女子将自己松开,然后大步走到了饭桌旁边。

苏煜和张玉华连忙起身,低着头,恭敬的问道:“父亲,您怎么来了?”

“呵!你们心中还有我这个父亲啊!不容易啊!”苏翁冷笑着问道。

苏煜和张玉华知道他们做了亏心事,自然也不敢开口解释,只能低着头,恭听教诲。

张翼可不管这些,既然苏煜让自己滚,那自己呆在此处岂不是自找没趣。随即对苏翁问候了一声,然后转过身,继续朝门外走去。

这时候苏翁对张翼冷笑着问道:“张翼,你小子难道不想当我孙女婿了?”


狂翼神兵:终极兵王失去的记忆重回都市。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43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