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隐卫戏红尘:小小保安在都市扮猪吃虎

无双隐卫戏红尘:小小保安在都市扮猪吃虎

第1章 彻夜欢酒吧

夜晚,永远是属于年轻人的天下,酒吧,则是年轻人最喜欢放松的地方,没有之一!

“彻夜欢”酒吧门口,一个身高大概一米七多一点,一张大众脸的青年蹲在门口,狠狠的将手中的烟头上的烟灰弹落掉,狠狠的往旁边的灌木丛里面吐了一口口水,嘴中嘀咕道:“啊呸,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见到的美女都是一个个的成双入对的?难道单身的美女真的要到幼儿园才能够找到了?”

“凯哥,再来一根?”青年的旁边,一个头染成红黄相间色,身上牛仔裤上面还故意用剪刀咔嚓出两个洞,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古惑仔一般的骚年见到青年手中已经只剩下一个屁股的烟头,讨好般的从自己的衣兜里面掏出一盒闪闪发光的烟盒,从里面抽出一根烟,递到青年的面前。

青年很不屑的瞥了一眼递过来的那根烟,嘴巴撇了撇,就在对方以为他看不上的时候,右手一动,对方那正打算放到衣兜里面的烟盒已经到了他的手中,一脸正经的看着染发的骚年说道:“我说小李啊,吸烟有害健康,这烟最好还是不吸的好啊。这样吧,这烟我就帮你保管了,免得你忍不住又吸了。”

说完,不等骚年答话,他已经将烟盒放到了自己的口袋中了,边站起来边语重声长的摇了摇头,满口的文言气息:“吸烟否?不吸也!”

“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脸上满是对年轻一代吸烟的惋惜色,直直的朝着酒吧大门走去。

“凯…凯…哥……”看着满脸惋惜走进大门的凯哥,染发少年只想狠狠的给自己几个耳,这是第几次被人家用同样的手法顺走了自己省吃俭用和买烟的老板求爹爹告奶奶般的折磨了一整个下午才让老板同意以半价卖给自己的黄鹤楼啊!自己怎么就这么不吸取教训呢。

身后染发的骚年的后悔杨凯自然是懒得去理会了,这厮这会儿脸上挂着惋惜色,但是心里已经快要乐开了,小李这小子就是上道啊,这才两天的工夫,已经是他送给自己的第三包极品黄鹤楼了吧。

真的不知道这小子一个月才两千多一点的工资,怎么就这么有钱呢?难道?这小子半夜出去接外快了?杨凯脸上露出一个是男人就懂的笑容,在脑海中对比了一下小李这孩子的身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还真的别说,按照这小子的那身板,还真的有可能啊。

今天晚上怎么单独来酒吧的美女怎么这么的少啊!杨凯的问题再次回复到了刚才思路上面了,走到酒吧门口,下意识的回头张望了一下,看着一个个单身行走在酒吧门前的那条马路上面的单身美女,杨凯恨不得一把冲上去拉住人家,“美女,进来吧,一切酒水免费的哦~”

可惜,他不是这里的老板,凭借着他那每个月四千来块钱的工资,在这个金钱如同粪土般的地方,也仅仅是保证他自己的温饱问题而已。

门口这些美女看起来一个个单纯到了极点,但是千万不要小看女人,一旦进了酒吧,她们就可以瞬间就比男人更加的疯狂!凭借着杨凯这么点工资还真的不能够承受的起。

别问他是怎么知道的,桑心的往事他还真的不屑于提起,丫的!要不是因为前两个月一个看起来清纯的妹纸,他现在的工资至少也是六千啊!

狠狠的再次吐了一口口水,杨凯狠狠的推开了酒吧大门,顿时一阵震耳欲聋的DJ猛的朝着他扑了过来。

仿佛早就已经习惯了这里的嘈杂,杨凯视里面的耀眼恍迷的灯光为无物,微微的打量了一下酒吧里面的情况,在酒吧中央是一个巨大的蹦迪场所,在不到一百平米的地方里面挤满了好几百的男男女女,男的一个个的光着膀子显示他们那雄厚的肌肉资本,而女的一个个的上下不停的扭动着身子,时不时的甩动着那满头的秀发。

如果不是在他们的旁边是好几根铁栏杆构建起来的围栏,恐怕里面的人已经忘情的跳出来了、

看着里面的少男少女们不停的挥动着双手,口中叫唤着不知道是发 情还是发 颠的词语,杨凯微微摇了摇头,这些人真的是醉生梦死啊,他自然知道,这里面的人十有八九是嗑药了的。

在酒吧里面,这类的情况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杨凯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只要他们不闹出事情出来,他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没错,杨凯就是这个酒吧的保安,通俗点来说就是看场子的,不过比起一般的看场子的人,他的地位又要高出那么一点点,因为他是保安部部长。

当然了,这也不能够说他比其他人更加的能打一点,只是因为他在这里干的时间比较的长了,当每一任的部长都因公负伤辞职以后,他便理所当然的成为了这里的老大了。

按照他的个性,是打死都不要当那个什么部长的,当个小小的保安多好啊,有什么事情自然有老大在上面顶着,有什么好处,还能够少得了自己这个元老啊,只可惜,上次一个冲动,被一个妹纸给迷住了,然后就卖身当上了这个保安部长了。工资从每个月五千涨到了四千了。

没错,工资确实是从五千涨到了四千,想到这里,杨凯就愤愤不平了,丫的,真的没有看出来,那么一个小姑娘,竟然能够喝的下那么多,让他未来两年的工资瞬间就缩水了三分之一,如果不是老板念着他干了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给他留了点工资生活,恐怕他现在已经在街头要饭了。

“凯哥…凯哥”思索间,酒吧里面的小弟一个个的朝着杨凯点头问好,杨凯一个个的微笑着点头回复,并没有前几任部长那种盛气凌人的态度,他深深的明白一个道理,如果平时你对小弟不好,到了关键时刻,就没有人给你去挡刀了。

前几任的下场已经充分的说明了这个道理了。

酒吧这样的地方,鱼龙混杂,能够让别人挡刀的地方,杨凯眉毛都不会皱一下就会让手下小弟去挡的!

抬手看了一眼手腕上在大街上面花了十五块钱买的夜光手表,微微皱起了眉头,狠狠的甩了两下手腕,心中嘀咕道,这便宜货是不是出问题了,怎么才十二点啊!,

“彻夜欢”在X市里,也算是顶顶有名的了,只要没有特别的事情,基本上都是彻夜不停业的,这样一来,只是苦了这里的工作人员,基本上是一整个晚上都在忙碌中的。

还好的是,杨凯作为保安部的部长,自然还是有点特殊的权利的,比如说一到十二点,他便借口去巡查然后躲在办公室里面呼呼大睡了。

第2章 送上门的人

“凯哥,又在甩你那破手表了啊。”杨凯的动作被旁边一个服务生小妹看在眼中,眼睛微微弯起,看着杨凯笑道:“我说凯哥,你的这个破手表也该换一个了,不然小心找不到老婆哦。”

“小丫头片子!小心我真的找不到老婆就将你抢回家去当老婆。”杨凯狠狠的瞪了一眼面前这个手中端着两个酒杯打算去给顾客上酒的小妹,然后嘿嘿笑道。

她叫刘丽霞,长得其实还蛮可爱的,只是秉着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原则,杨凯对她们都没有坏心思,不过偶尔的调笑还是少不了的。

“好啊。”没有想到,刘丽霞一点都不害羞,也是,能够在酒吧这样的神圣的地方工作的,一个个都是几十年前的矿泉水了,谁还是纯净的啊。刘丽霞当即反驳回去,“凯哥,你现在就将我抢回家去吧,我真的不介意的。”

说完,那灵动的两只眼睛在眼眶中打了一个转转,脸上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然后说道:“不过,凯哥,我不介意,有人说不定会介意的哦~”

“切~”杨凯轻轻的拍打了一下刘丽霞那小脑袋,不以为意,自己就是一个穷屌丝,连女朋友都没有一个,谁会来介意啊。

这个念头还未消去,杨凯的脸色突然大变,一脸心悸的看着面前带着莫名其妙笑容的刘丽霞紧张的问道:“小丫头,你别告诉我她来的啊!”

还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刘丽霞丝毫没有看到杨凯眼光中露出来的那种恐惧,笑嘻嘻的点点头道:“凯哥,你说呢?”

我靠!她来干什么啊!杨凯脸色已经没有了半点的血色了,眼珠子转了转,忽然惨叫一声,双手捂住肚子,整个腰都弯了下去:“哎呦,我的肚子怎么这么痛啊?哎呦,不行了不行了,刘丽霞,你去和她说一声,我的胃病又犯了,现在得马上去医院,不然就死定了。”

“凯哥,这个忙我可帮不了你了。”刘丽霞朝着杨凯的身后努努嘴,同情的说道:“你还是亲自和她说吧。”

呃!杨凯脸上的“痛苦”表情不由的滞留了一下,再看刘丽霞那样子,怎么看就怎么觉得是幸灾乐祸呢?狠狠的瞪了一下面前的刘丽霞,然后这才讪讪的转过身来。

果然,在杨凯的身后站着一个身材苗条的女子,只见她脸上略为的擦上细粉,弯眉细鼻,瞧着杨凯微微露出一个冷冷的笑容,虽然不敢说倾国倾城,但是也算是倾城倾国的存在了。

“刘姐,您怎么来了?”杨凯苦着脸色,维持着手中的动作不变,从脸上挤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说道。

面前这人名叫刘颖,几乎每个星期都会来这里好几次,每一次来,都会引起无数的屌丝相互踩脚碰头,也算是这酒吧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了。

老实说起来,刘颖还是挺好的,每次过来的时候都会给杨凯以及其他的几个服务员大把的小费,在这里的人自然早就将她当成了救世主般的存在了。

只有一个人例外,这个人就是杨凯。

尼玛!这么一个可人儿每次来这里都是为了找他,要是换个人,杨凯恐怕高兴都来不及了,毕竟刘颖的姿色就算是阅女无数的杨凯也是不得不承认,很少能够有人比得上她的。

但是,刘颖是谁?表面上,她只是一个地产公司的总经理而已,这样的身份,在酒吧这样鱼龙混杂的地方,真的不突出,关键不在这里,关键是她已经是有夫之妇了,她的老公可是西云市地下龙头老大,这样的身份放在这里摆着,谁敢去动啊!

想到这里,杨凯心里顿时就愤愤不平了,想本少爷我纵横花场这么多年,竟然被一个女人给吓住了,赶明儿,自己一定要将这女人扔到自己的床上!

不过这也仅仅是他的幻想而已,将自己的生命看得比什么都要重要的杨凯,自然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而去得罪了整个西云市的老大的。

给黑帮老大戴绿帽子?这事刺激是蛮刺激的,只是这后果,杨凯满脸苦笑,可不是自己能够承受的起的。

“怎么?我就不可以来吗?”说来也奇怪,刘颖对于其他人都是温温柔柔的,但是一旦面对着杨凯,那温柔的性子瞬间就不见了,这样奇怪的现象,王荣只能够归结于自己的人品太好了!这样的事情竟然都能够被自己给碰上了,自己的人品是要好到什么地步才行啊!

杨凯保持着捂肚子的动作不变,费力的在脸上挤出几滴汗水,违心的对着刘颖说道:“刘姐,你看你说的什么话啊,你能够来那是我们的荣幸啊,只不过我今天的肚子太痛了,这不,现在得去医院看看,这样吧,我叫几个人过来陪你喝酒怎么样?”

说完,杨凯的腰弯的更加的厉害了,脸上的汗水如同不要钱一般的往地上滴去,看得旁边的刘丽霞那叫一个目瞪口呆啊,虽说现在是六月份吧,但是这酒吧里面可是一天二十四小时空调开放的,最高温度也不过是二十度而已,不见凯哥变化,这汗水说下来就下来了。

刘丽霞看向杨凯的目光顿时就钦佩起来,不过凯哥的能力怎么样,至少这装病的本事,可不是一时半刻能够练出来的。

“痛的这么厉害啊。”好像真的被杨凯的样子骗着了,只见刘颖微微皱眉,说道。

“这么容易就混过去了?”杨凯微微一愣,这好像不符合刘颖的个性吧?心中疑惑,表面上的动作可丝毫不见耽搁,脑袋如同小鸡啄米一般连连点头,眼神中适时的露出痛苦的神色,那表情,就差没有直接说:“你再不放我走,我就要死在这里了。”

“这样吧。”就在杨凯以为对方要同意他的建议的时候,只见刘颖眼中露出一个好笑的神色,语气关心的说道:“我有车,让我送你去医院吧。”

呃!杨凯傻眼了,自己有没有病他难道还不清楚吗?要是她真的送自己去医院,然后逼着自己打上几针,那自己恐怕没有病都能够被她整出病出来了。

和刘颖接触的越多,杨凯就越相信在这个女人的面前,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第3章 有些帽子不能够给别人戴的

“我们走吧。”生怕担心时间延迟杨凯的病情就会被耽搁了一般,刘颖不由分说的搀扶起杨凯的手臂,就要拉着他上出门。

“这个……”杨凯满脸的笑容比哭都还要难看,小心翼翼的说道:“那个,刘姐你看你好不容易来玩一次,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你不用陪我的。”说完,生怕刘颖不信,又连忙肯定的点点头,说道:“真的,我一个人过去就行了。”

刘颖嫣然一笑:“没事,我也正好没事,今天就当一回雷锋好了,走吧。”那笑容要有多灿烂就有多么的灿烂,只是落在杨凯的眼中,怎么看就怎么觉得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呢?

“那个……”杨凯的身子尝试着扭动了一下身子,脸上露出一丝奇怪的神色,满脸不解的说道:“呀,真奇怪?我的肚子怎么突然就不疼了?”迎着刘颖那半信半疑的目光,杨凯接连在原地蹦了好几下,然后一脸讪笑的转过头来看着刘颖说道:“刘姐啊,你可真是我的福星,这不,你看,你一来,我这肚子也就好了。”

刘丽霞脸色憋得通红,就差一口盐汽水喷到杨凯的身上了,想起面前这人可是自己的顶头老大,连忙将手上的酒杯挪动了一下,另外一只手捂着肚子和杨凯艰难的说道:“凯…凯哥,你们继续聊,我先去工作了。”

说完,连忙转身就逃,酒吧那震聋欲耳的嘈杂声依然没法掩饰她那悦耳的笑声。

杨凯一脸的黑线,这丫头刚才是忍得多么的辛苦,笑声才能够具有这么强悍的穿透力啊。

“肚子好了?”刘颖是什么人物,什么样的把戏她没有见过?自然明白刚才杨凯那只是装出来的,没好气的瞥了杨凯一眼,说道:“好了?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陪着我上去喝一杯?”

杨凯刚刚恢复过来的脸色瞬间就苦了下去了,和美女喝酒,是个男人都愿意的,但是如果碰到一个黑 社会的老婆找你喝酒,还每次都不醉不归,更可怕的是,这女人一旦喝起酒来,那叫一个疯狂啊,那气势,非要将杨凯灌醉了不可。

杨凯的酒量虽然说不是海量,但是刘颖想要灌醉他他还是不惧的,比起这女人的酒量,他还是要强大的多了,只是这个不是关键啊,关键是真的不知道这女人到底是看上了自己哪一点,每一次她一喝醉,往常的端庄淑女范儿瞬间就被她扔到了一旁,朝着杨凯抛眉眼那还是小事儿,就差没有脱光了将杨凯给逆推倒了。

要是被一个女人给逆推到了,杨凯也不用混了,应对这样的情况,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对方反推倒,一举弘扬咱们男人的伟大名誉。

反推倒刘颖?这样的想法,杨凯不是没有想过,刘颖这样的美女摆在自己的面前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住的。要是说杨凯没有些什么想法,那他就不是男人了。

他自然是男人,还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只是这个男人有点胆小了点,想起给黑社会的老大戴上一顶绿帽子的后果,杨凯浑身打了一个寒蝉,这样的伟大壮举还是留给别人来完成吧,他就是看看热闹就行了。

所以每一次和刘颖的喝酒的后果就是,刘颖醉倒在沙发上面,而杨凯则是在周围小弟暧昧的眼光下,顶着一个帐篷扭捏的从房间里面走到厕所,至于去干什么,这个就只有杨凯自己知道了。

“怎么?不愿意?”见到杨凯的样子,刘颖抿着红润的嘴唇微笑着看着他问道。

老实说,酒吧这样的地方刘颖来的次数并不少,但是像杨凯这样胆小的人还真的是少见,要是换成任何一个人,在自己故意的作用之下,恐怕早就方寸大乱了,唯有面前这个小子,每一次都将自己一个人仍在包间里面的沙发上面,整的刘颖对自己的姿色都有点怀疑了,难道嫁人之后,自己的魅力小了?

大概得不到的东西才是最好的,所以刘颖每一次来酒吧,都点名要杨凯来作陪,这样的好差事,自然让其他人羡慕不已,好在这里的老板比较忌惮她老公,不然在这里,哪里还有杨凯的一席之地啊。

“我敢愿意吗?”瞧着面前这个笑脸吟吟的女人,杨凯心中那叫一个苦涩啊,看得到吃得着但是却不敢吃的滋味是什么样的?相信只要有过亲身体验的男人都能够懂得的。这样的滋味,杨凯想起就觉得前途一片昏暗啊。

“走吧。”不由分手,刘颖一把挽上了杨凯的手臂,就往她早就预定好的包间里面走去。

“那个……”杨凯一个不留神,便被人家挽住了手臂,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从手臂上传来一阵柔软的感觉,眼光不受控制的落在了对方那高耸处,喉咙不禁动了动,后面的一句话愣是让他咽了下去,在心中嚎叫道:“男女授受不亲啊……恩,下不为例了!”

哎,自己还是太善良了啊,不忍心将她弄伤。杨凯在心里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然后就心安理得的任由刘颖拉扯着自己朝着包间里面走去。

有句话叫什么来说:“生活就像那啥一样,竟然反抗不了那就闭着眼睛享受吧。”

闭着眼睛自然是不用的了,不过感受着从对方那高耸处传过来的柔软,杨凯已经彻底的忘记了等会儿将要遇到的尴尬了。

“服务员,给我来一打85年的红酒,恩,再来两杯炸弹。”刚好一个服务员小妹经过两人的身边,被刘颖一把拉住了,从自己的钱包里面掏出好几张红票子,直接递给服务员,说道。

服务员小妹突然被人给叫住,本来还有点不高兴的,不过见到刘颖手中递过来的红钞票,再抬头看去,面前这人竟然是刘颖,这个可是他们的财神爷啊,脸上的微怒瞬间就笑靥如花,看得杨凯心中一愣一愣的,这丫头,自己以前怎么就没有看到她还有这样的一种能力呢?

不过看向对方那手中接过去的好几张红票票,眼睛瞬间就红了,丫的,这至少也有五六张吧,熟悉刘颖的人都知道,这只是她随手给的小费而已,可不是用来买单的钱啊,这丫头,赚发了啊!

“刘姐,您来了啊,请稍等,马上给您送过去。”财神爷就是不一样,服务员立马满脸笑容的说道,同时给杨凯丢了一个凯哥,你真幸福的眼神,将杨凯雷的里嫩外焦,莫名其妙,就差暴跳如雷了,自己哪里好运了!

第4章 一个喷嚏震天动地

杨凯那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啊,真的不知道这个女人对其他的人都大方的要命,偏偏对他这个主要人物就小气的要死,丫的,每次看到这女人几百几百的给其他人小费,杨凯心里都嫉妒的要命,你说要是将这些钞票给自己,说不定自己早就从了她了嘛。

一点商业意识都没有!想起这些事情,杨凯就有点愤愤不平了,还有这些小弟,没有我这个老大,他们能够时不时的弄点外快吗?平时也不知道买包烟提瓶酒来孝敬一下自己啥的,看来自己还是太脸皮薄了啊。

杨凯在心里默默的反省,连带着刘颖那豆腐杨凯都没有心情体会了。

“凯哥!”就在杨凯就要跟着刘颖走进包间的时候,突然一个小弟从旁边疾步走了上来,欲言又止的叫道。

“怎么了?”见到他那样子,杨凯的眉头不禁皱了一下,心中暗道:“难道又有事情发生了?”

小弟面露难色的看了一眼杨凯旁边的刘颖一眼,刘颖反应了过来,微微一笑,主动的松开了杨凯的手臂,道:“你先处理事情吧,我在里面等你。”

杨凯感激的朝着刘颖点点头,这倒不是顾忌刘颖,只是酒吧里面发生的事情,除非是特殊情况,不过一般不会让顾客了解到的,毕竟,不管事情是小还是大,这对酒吧的影响还是不大好的,刘颖能够主动的离开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看着刘颖扭着臀部走进房门,杨凯在心中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这个女人还真的是嫌迷死人不偿命啊!转过头来,刚才还充满火热的颜色瞬间就变得清澈无比,脸色严肃的看着面前的小弟询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凯哥,有人打算在酒里面对人下药。”小弟不敢耽搁,连忙走上来靠近杨凯的身边说道。

“恩?”杨凯微微皱了皱眉,旋即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心中虽然有点不高兴,但是还是说道:“这点事,也要来惊动我吗?竟然来到这里,应该早就有这方面的觉悟了吧?”

下药,在酒吧这样的地方还能够下什么药?不外乎就是一些蒙汗药之类的了,只要不搞出人命,酒吧基本上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毕竟能够来酒吧消遣的,大多还是一些道上的朋友,对于这些人,只要没有影响到酒吧的正常营业,基本上没有人管的。

“但是……”那个小弟面露难色,恳求道:“但是那个女孩子真的好像是第一次来这里的,听她的话还是过来找人的。要是……,要不,您去看一下吧?”

杨凯有点无语的敲敲自己的脑袋,对面前这个小弟真心的快要无语了,不过也不怪这小子,毕竟是刚进来的,如果在酒吧里面待的时间久了,对于这样的事情也就见怪不怪了,酒吧这样的地方,如果不发生点什么事情,那还有人过来玩吗?说不定,人家妹纸还是特意为了这个才来的了。

这样的事情杨凯自然不会和一个毛头小子说起的,瞧了一眼刘颖所在的包间,略为一思考,与其进去陪着这个只能够看不能够吃的女人喝酒,还不如在外面稍微的闲逛一下,能够晚点死,谁愿意早去找阎王爷报道呢?

抱着这样的心理,杨凯让小弟前面带路,有时候,在酒吧里面看看热闹啥的还是不错的。

两人绕过中间的蹦迪场所,忍受着震聋欲耳的吵闹,在小弟的指引下,杨凯终于见到了小弟说的那个女孩。

一身厚厚的衣服将她的全身上下包裹的严严实实,不止这样,在她的头上还带着一顶小可爱的女生帽子,个子不高,大概一米五八左右,这样另类的打扮,在酒吧这样的地方来说,还真的是特别的突出。

只不过,在第一眼看到这个女孩背影的时候,杨凯的身子不禁微微一震,脑海中不禁闪过一个身影,再联系眼前的这个背影,杨凯的心突然快要跳到嗓门了。

良久,王荣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暗暗的笑骂自己这段时间真的是太累了,都出现了幻觉了,那个人早就已经死了,并且还是死在自己的怀抱中的,面前这个女孩子又怎么可能是她呢?

“凯哥,就是那个女孩。”杨凯身边的小弟见到她端着酒杯就要喝酒了,脸色大变,赶紧催促道:“凯哥,那酒…”

按照杨凯本来的意思只是过来看看热闹的,酒吧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就算他想管,但是又怎么能够管的过来呢?

但是在见到那女孩的背影的时候,杨凯的心竟然破天荒的跳动了一下,从背影来看,她和她实在是太像了。看她被五六个染发男子包围着的样子,可以看出,这女孩真的是第一次进酒吧。

没有想到现在还有这么纯洁的女孩!如果自己不插手的话,恐怕她今晚就要完成从少女到少妇的伟大蜕变了。

“哎!”杨凯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心中苦笑:“丫的,少爷我还是心太软了啊。”那几个男子杨凯也是认识的,是这一带的小混混,属于那种游手好闲,见到了老奶奶过马路都能够帮扶一把,然后将人家扔到马路中间独自跑了的货色。

那酒里放的是什么东西,杨凯用脚趾头都能够想得到,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干这事了,其中杨凯碰上的都有好几回了,只不过这种你情我愿的事情,他也懒得管而已。

眼看着那女孩就要将酒杯中的酒给喝下去了,旁边的那几个男子脸上已经露出猥琐的笑容了,有几个的喉咙不停的上下耸动着,这样的一个纯洁的妹纸,在酒吧里面可是百年难见一个啊,今天竟然被他们兄弟几个人遇到了一个,想起马上就要到来的享受,几乎每个人的眼光都开始放出火光来了。

“阿嚏~”在这个关键时刻,女孩子的旁边突然传来一声喷嚏声,这一声喷嚏声硬生生的将酒吧里面的DJ声给掩盖了过去,女孩本来就已经是兢兢战战了,突然耳边出来一声喷嚏声,手上一抖,啪的一声,杯子掉落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我靠!”眼看着就要到手的鸭子竟然飞走了,几个染发青年脸色铁青,顺手提起桌上的啤酒瓶子,转过脸来,就要砸过去。

“凯…凯…凯哥,怎么是您老人家?”啤酒瓶子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中,待看清楚坏他们好事的这个人之后,几个小混混脸色立马就沮丧了下去,轮啤酒瓶子的那个青年脸上更是露出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讪讪的将空中的啤酒瓶子收了回来,讨好的说道:“凯哥,您老人家怎么有兴趣过来看兄弟几个了?”

第5章 那个让自己刻苦铭心的人

“不好意思,弄坏你们的酒了,这样吧,我重新给你倒一杯酒吧。当做我的赔礼怎么样?”杨凯笑脸吟吟的看着几人说道,不等他们应答,便回头看着身后的小弟说道:“你去给这位小姐重新倒一杯酒过来。”

“操尼 玛!”眼见着到手的鸭子就这样飞走了,提着瓶子的男子在心中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但是对于杨凯的话却不敢有任何的反驳,他们仅仅是这里的一些小混混而已,平时欺负一下老实人,像这彻夜欢这样的地方他们还是不敢乱来的,心中虽然对破坏自己好事的杨凯恨得直咬牙,对于杨凯的提议却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这位小姐,没有吓着你吧?”杨凯自然知道此时自己在几个混混心中的恨意,他微微笑了笑,一点都不在意,他虽然胆小,但是那只是不想惹事而已,面前这些小混混,杨凯不屑的撇撇嘴,如果不是因为秉着顾客就是上帝的原则,也许他连看都不会看他们一眼的。

对于这个背影不断和自己脑海中的人影重合的女孩,杨凯还是比较温和的,轻轻的问道。

“没…没…没事。”女孩本来就是第一次来酒吧,一进来就被这些无赖给纠缠上了,逼着自己不喝一杯就不让走,她的性格本来就是那种温柔胆小型的,被这么多男人包围住,她只能够想着早点喝完,对方能够早点放自己走,却没有想到这简单的一杯就里面也是有着巨大的学问的。

心中本来就忐忑,突然从旁边传来一声巨大的喷嚏声音,心中猛的一突,手中的杯子就已经摔到了地上了,一张小小的脸上已经苍白无色了。

此刻,见到有人问自己有没有事,女孩的心神早就已经被吓得不在这里了,只是下意识摇头。

“哎。还真的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啊。”见到这个样子,杨凯在心中也只能够叹气了,正好这个时候,先前跟在他身边的小弟托着一个盘子走了过来了,在盘子上面端着好几杯酒,从外观来看,竟然是XO。

“凯哥。”小弟端着酒杯递到杨凯的面前。

杨凯伸过手,将酒杯端了起来,他平时很少喝酒,不过作为这里的保安头子,很多时候不得不喝酒,而XO也是酒吧老板为他特意准备的,就是想让他在解决问题的时候不要给酒吧丢脸了,所以XO虽然挺贵的,不过他喝起来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废话,有人买单,无论谁来喝酒都不会有心里负担的。

“小姐,这杯酒就当做是补偿你了的吧。”杨凯将酒杯递到女孩的面前,看着一直低着头,不敢四处打量的女孩,心中也是非常的好笑,这丫头竟然这么胆小,那怎么还要一个人来这样的地方呢?

女人的心里真的是很难懂的,还好的是自己不用去懂。

“不…不…不用了。”看到杨凯的手递过来,女孩浑身一颤,下意识的就往旁边挪了挪,小心的抬起头,露出一张清纯可爱的小脸。

与着古典的瓜子脸不同,她的脸更偏向于圆形,一副大大的银色眼睛掩盖不了她那精致的脸颊,小巧玲珑的鼻子仿佛如同被人精工雕刻版一般的安装在小脸上面,薄薄的嘴唇上面还有淡淡的牙齿痕迹,可以看出它的主人刚才用那秀牙轻轻的虐待过它一般,尽管有着眼镜的遮挡,但是那种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恐惧还是让站在杨凯旁边的小弟心中涌起一阵想要为她而挺身而出的冲动。

难怪他们几个想要对她下药啊,小弟的心中不禁义愤填膺,这些禽兽不如的东西,这样一个小女孩他们竟然也能够下得了手,简直就是畜生不如啊!

啪~

一阵玻璃杯接触地面的声音,小弟心中猛的一跳,心中一个念头冒出来:“这又是哪个倒霉蛋打碎了杯子了?老板又要大赚特赚了。”他一点担忧的念头都没有,他来这里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酒吧里面的东西可不是一般的贵他还是知道的。

他一点都没有心痛的感觉,反而还有一种淡淡的幸灾乐祸,下意识的,他眼神四动,去寻找这个心中已经认定了的倒霉蛋。

“凯…凯…凯…凯哥,怎么是你?”当他终于找到心中的这个倒霉蛋的时候,脸上竟然有种抽搐的感觉,可不是,此时他的老大的手中已经空空如也,而刚被打扫了地毯上面,赫然又有一地的碎片,属于XO的那种专有的颜色还能够从地毯上看出来。

小弟真正的被吓到了,连说话都有点结巴了,这个在他们心中面对任何事情都是淡然的老大此时脸上竟然破天荒的充满了惊讶,在惊讶的当中还有一点点的不敢置信!

对!就是不敢置信!杨凯此时的表情就是不敢置信,比起脸上的震惊,他的内心里面早就已经掀起了惊涛海浪,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一个死了的人怎么还有可能再重生!

他永远忘不了那一天,他和她一块儿去进行任务,也就是在那一天,她满脸鲜血的躺在了他的怀中,眼光里面是她从来没有过的对生命的渴望,以及对自己的迷恋!

也是在那一天,她用颤抖的手摸着自己的脸颊,然后虚弱的嘱咐自己一定要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

那一天,她告诉自己,这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一天能够和自己手牵着手一同走入教堂!

那一天,他第一次发现原谅两个人的距离竟然是如此的近,却又是如此的远。

那一天,他滴着血泪喊着她的名字,他一遍又一遍的告诉她,自己爱她,很爱很爱。

那一天,她还是没有等到和自己一块儿进入教堂,便彻底的在自己的怀中闭上了眼睛。

那一天,他答应她,从此不再理会世事,从此退隐出佣兵界。

那一天,他亲手埋葬了她,然后再墓碑上面刻上:“杨凯之妻之墓。”每一个字都是用他的鲜血染红,入石三分!

……

为了她,他来到了这个城市,这个酒吧,当上了一个小小的保安,那双沾满了无数人的鲜血的手,也从此彻底的失去了它的光芒。如果不是因为,曾经答应过她一定要好好的活着的话,恐怕现在的他早就已经和她鸳鸯双飞了。

他以为,这一生再也没有办法见到她了,但是……

这是老天在和自己开玩笑吗?杨凯的眼睛里面突然滑落了两滴晶莹物,酒吧虽然很吵很吵,但是此时在他的眼中,除了眼前这个女孩,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琪儿,真的是你吗?”杨凯终于开口了,脸上露出一个比苦都还要难看的笑容,喃喃道。

第6章 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

见到杨凯的这个样子,在场的人都愣住了,恐怕没有一个人能够预料到事情竟然会演变成这样的,最后还是手提啤酒瓶的那个小混混最先回过神来,脸上早就被吓得惨无人色了,恨不得狠狠的扇自己几个耳光了,自己这不是闲的慌吗,谁都不去招惹,偏偏去招惹凯哥的人呢?

看着凯哥这个样子,恐怕自己想要下手的这个女人和他的关系还不是一般的好啊!

这……

想到可能带来的后果,小混混的背后就湿了一片,脸上更加的苍白了,见到杨凯的注意力没有放到他的身上,连忙摇了摇旁边的几个伙伴,暗暗的打了一个眼色,然后灰溜溜的先溜了。

几个小混混的行动杨凯根本没有注意到,就算注意到了,他此刻没有时间去理会的,他的眼神中只有一个身影,那就是面前这个心中明明已经害怕到了极点,却偏偏还要强装着和他对视的女孩。

“琪儿,真的是你吗?”杨凯上前一步,眼神中露出一丝期盼,慢慢的伸出双手,做出一个怀抱状,嘴角颤抖的问道。

“你…你要干什么?”女孩被杨凯的动作给吓住了,浑身一颤,连忙朝着后面退了好几步,一直退到了酒桌旁边的沙发前面,见到再也没法退了,这才用双手拢了拢自己的衣服,然后满脸警惕的看着杨凯道:“你不要过来,你再过来我…我就要报警了!”

如果是平时,杨凯一定会忍不住的逗一下,你倒是报警啊!在酒吧这样的场所,条子只是个罩子而已,他们来这里,带走谁对还不一定呢。

不过此时,见到女孩这个样子,杨凯的心中不禁猛的一疼,连忙将手收了回来,露出一个自认为温和其实在别的眼中是哭丧着脸的微笑,安抚道:“好好好,我不过来,你不要害怕,能够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刚才女孩的表情已经将他心中的期盼击得粉碎了,这个时候询问,其实他心中还是抱着一丝期盼的。他期盼从对方的嘴中吐出那个名字,那个让他朝思梦想的名字,那个他一辈子记在心中的名字。

“我…我叫唐芳玲。”大概是杨凯此时的表现让女孩感觉到了安全一点了,刚才脸上那恐慌的神色已经消散了不少,不过说话还是有点打颤的感觉,小声的说道。

“唐芳玲,唐芳玲。呵呵”杨凯的一颗心如同落在了池塘里面的石子一般,沉了下去,三年来,第一次发现,他的心竟然还是会痛的。

“不是琪儿,她只是个和琪儿长得相像的女孩。”杨凯浑身的力气如同被抽走了一般,碰的一声,坐在了沙发上面,脸上布满了失望,甚至于脸颊上面还流出两行痕迹。

“凯哥,你怎么了?”旁边的小弟连忙将手中的盘子放到桌上,脸上关切的问道,伸手想要将杨凯扶起来,不过被杨凯拒绝了,伸手将脸上的泪痕擦了过去,逝者已逝,又怎么可能再回来呢?

将小弟打发走了,杨凯瞧着酒盘中还剩下来的两杯酒,抬头瞟了一眼脸上还略带有着惊恐神色的唐芳玲,勉强的在脸上挤出一丝微笑,说道:“唐小姐不要害怕,我是这里的保安,我在这里不会有人伤害你的。不知道唐小姐能不能够陪我喝一杯酒呢?”

殊不知在此刻唐芳玲的心中想道:“就是因为有你,所以我才担心被你占便宜了。”她可是没有忘记刚才杨凯想要非礼她的举动。

杨凯刚才拥抱的动作落在了唐芳玲的眼中赫然已经成了流氓非礼的动作了。

唐芳玲本来打算拒绝的,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当她看到杨凯脸上的那种落寞神色时,不由自主的竟然点点头,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杨凯已经拿着一杯酒递到了她的手中了。

唐芳玲小心翼翼的坐到杨凯的对面,然后尽量的将椅子想要往后面挪动,没有想到这里的椅子都是固定的,移动了半天累的小脸蛋都红了,椅子就是没有挪动哪怕一分。

杨凯看到好笑,心中沉闷的心情也不禁好了很多,心中暗道:“琪儿,这是不是你故意安排的呢?”

是不是琪儿故意安排的,杨凯是不知道了,他的本事还没有达到能够让已经逝世的人开口的地步,不过眼前这个女孩还真的让他本来沉闷的心情变得好了起来,看到她的动作,有点无语的摇了摇头说道:“丫头,我真的这样的可怕?”

话一出口,杨凯的心突然又是跳动了一下,丫头,这个称呼以前专属于她一个人的,只是当她不在以后,这个称呼才在杨凯的口中散乱了开来,只是从来没有一次如同现在这样让他心情跳动。

“没有想到,自己真正的还有这样称呼你的一天。”杨凯在心中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重新看向了面前这个小女孩.

像!真的很像!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脸上少了一种叫做依赖的东西,多了一种叫做戒备的感情在里面,也许两者真的就是同一个人吧!

“没…没有。”唐芳玲的秀脸红彤彤的,被人家看出了自己的心里打算,还被人毫不留情面的指出来了,她本来就是个害羞的女孩,这会儿脸上更加的红了,和红透了的苹果不相上下。

杨凯又看呆了一会儿,回过神来,轻轻的端着桌上的酒杯,送到嘴唇上面微微的抿了一口,一种苦涩的感觉直冲他的心头,当年,她也是这样的害羞的吧!

摇了摇头,勉强的将心中的那个影子挥掉,端着酒杯朝着唐芳玲微微示意了一下,在杨凯的眼光下,唐芳玲脸上露出犹豫颜色,在杨凯再次微微抬了抬手中的酒杯的时候,她终于咬着牙将面前的酒杯端了起来,轻轻的和杨凯的酒杯碰了一碰,酒杯刚刚接触上,她便如同受惊了的小鹿一般,猛的收了回去,头低的低低的,不敢和杨凯直视。

“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杨凯一点都没有为她的举动而感到不满,反而觉得面前的她竟然是如此的熟悉,心中的那块柔软不禁微微的跳动了一下。

微微笑了笑,没有再去勉强她,端着手中的酒杯抬头一饮而尽。

饮茶,在乎的是品,品那种先苦后甜的感觉,但是酒不同,酒吧里面的酒更加的不同,没有人来酒吧是为了品酒的,更多的时候是为了放纵。

没错,就是放纵,抬头一饮而尽,然后猛的一擦嘴巴,旁边再来上一阵喝彩声音,要的,不过就是这种感觉而已。

第7章 腼腆的妹纸

比起杨凯的豪爽,唐芳玲则要矜持多了,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手中的高脚酒杯,然后又抬头看了看正在看着自己的杨凯,脸色再次红了红。

这丫头不会是不会喝酒吧,瞧着她那个踌躇的模样,杨凯在心中嘀咕道。不过看到她那样勉强的样子,杨凯的心一软,说道:“你不用全部喝完,随意好了。”

仿佛就是在等杨凯这句话,唐芳玲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端着酒杯轻轻的用嘴唇抿了一下,眉头深深的皱起,立马将酒杯放到了桌上,两只眼睛水灵灵的看着杨凯,从她的眼神中,王荣能够读懂她的意思:“你说的,我随意,现在我已经喝了。”

“……”

杨凯微笑着摇摇头,这丫头还真的很调皮啊,和她一样。

越是这样,他越觉得眼前这个小女孩和自己记忆中的那个人越像了,对面前这女孩也越发的觉得可爱了。

随手招过来一个服务员小妹,让她给自己两人送过来了两杯饮料,他看得出来,这个叫做唐芳玲的姑娘对于酒还是很陌生的,他也不想她醉倒在这里面。

“你是第一次来酒吧吧。”杨凯的话虽然是询问的样子,但是他的语气却是肯定,果不其然,唐芳玲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承认了自己确实是第一次来酒吧。

瞧着她那副对周围环境畏畏缩缩的样子,杨凯心中好笑,将其中的一杯饮料放到唐芳玲的面前,瞧着她还想拒绝的样子,说道:“放心好了,这杯里面没有东西。”

唐芳玲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接了下来,不过低于杨凯刚才说的话有点不明白,小声的疑惑的问道:“没有什么东西?”

“恩?”杨凯手中的动作微微顿了一下,这才想起,她根本就不知道刚才的事情,心中感叹,这样一个心思单纯的妹纸不知道谁家放出来的啊,什么东西都不懂就敢放出来,真的不知道是该说她的家长对她太过自信呢,还是太傻呢?

既然不知道那就不要知道了吧,杨凯微微笑了笑,说道:“没什么。”这样一个单纯的小女孩其实就应该让她永远的保持着这样的思维的,只不过杨凯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随着接触这个社会越多,那么当初的纯洁也就会越少。

曾经的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如果不是当年长得太丑而被人家嫌弃,再到后来的被人拐卖,在那个鬼地方生活了三年,最后出来的自己再也不是刚开始的自己了。

有时候心静下来,他都不知道是该去感谢那些人贩子还是该痛恨,如果不是他们的话,恐怕自己现在还是生活在自卑当中,恐怕永远也遇不到她,而她也不会为了保护自己而死在自己的怀中了。

世界上又怎么有那么的如果呢?杨凯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瞧着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唐芳玲,微微笑道:“怎么了?是不是看到我很帅看傻了?”

“不……不是。”唐芳玲从来没有发现有一个人如同面前这个人一般心中充满了心事,就在刚才那一会儿,她竟然能够从他的心中感受到那种深深的悲伤。

也许越是单纯的人就越能够感受到常人所不能够感受到的东西吧。

情不自禁的,她都有点为他感到心酸了,不过这也仅仅是她一时的感受而已,没有想到自己的胡思乱想却被人家给抓了一个现行,唐芳玲脸色当即通红,小小的脑袋深深的低了下去,不敢看向杨凯,心不在焉的辩解道。

杨凯嘿嘿一笑,也许是因为唐芳玲长得太像她了吧,所以他总是情不自禁的将面前的这个女孩当成曾经的那个她,不过区别就是,每次自己逗她的时候,都会被她很强悍的逗回去,而唐芳玲的话,只会满脸通红的低下小脑袋,如同鸵鸟一般,以为藏着了脑袋别人就看不到自己了。

“对了,你怎么一个人到这里来?”杨凯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这也是他有点不明白的地方,瞧着她的样子,应该属于那种别人拉她都不一定会过来的性格,但是怎么她现在却一个人出现在这里。

也许是杨凯提到了关键部分,唐芳玲低呼了一声,抬起头来,脸上露出着急的神色,说道:“我是来这里找我男朋友的。”

“你男朋友?”杨凯的心突然极度不舒服起来,虽然明明知道面前这个女孩与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也清楚的知道她不是自己记忆的那个她,但是突然听到她这样说,心情还是免不了低落了一下,随即眉头微微皱起。

她男朋友在这里?杨凯心里有点恼怒的瞪了一眼面前的这个女孩,真的不知道她的眼光是怎么整的,怎么选了这样一个男朋友。

唐芳玲不知道酒吧是什么地方,难道杨凯作为这里的保安头子还会不知道吗?彻夜欢,这就是一个弥散之地,到这里来的男人,有几个会抱着纯洁的心思的?

可想而知,她的那个男朋友是个什么样的货色!

唐芳玲本来就对这里就有点恐惧,只不过因为和杨凯接触了一会儿了,对于他的恐惧没有刚开始那么的程度深了,但是被杨凯这么一瞪眼,还是忍不住的往沙发里面缩了缩,小心翼翼的看着杨凯问道:“凯…凯哥,你想要干什么?”

这个凯哥还是刚才杨凯强迫她这样称呼自己的,不然老是听她说你啊你的,让杨凯没来由的就是一阵烦躁。还是凯哥这个称呼好听,恩,要是能够叫自己凯哥哥就更好了。

我太阳!杨凯狠狠的在心中咒骂了一下自己无耻,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胡思乱想,端着面前的饮料一饮而尽,然后打了一个大大的饱嗝,心中的不爽也随着这个饱嗝释放出去了。

“她和自己非亲非故的,自己要想那么多干嘛!”杨凯终于想清楚了,站了起来,看着面前这个因为自己起身而再次缩了缩身子的女孩,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心中嘀咕道:“这丫头,怎么就这么的胆小呢?性格这么的柔和,跟着她男朋友不吃亏才怪呢。”

我靠,怎么又想这些了!杨凯将脑海中的东西统统的压缩打包然后删掉,这才看着唐芳玲,说道:“走吧,我带你去找你男朋友吧,不然在这里,凭着你找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了。”

第8章 她是来寻夫的

这句话杨凯可是没有欺骗她,彻夜欢竟然能够成为西云市里面的第一大酒店,它的规模也是很乐观的,不算上二楼三楼四楼以及五楼的那些包间的话,单单是一楼的大厅,就有一个足球场那么的大。

如果一个足球场上面密密麻麻的占满了人,然后让你去找,你能够找到吗?

这可不是数柱子,人家站在那里不动让你来回的一颗颗的数着,晚上来这里,谁不是为了一个欢快以及放纵啊,又有几个人士真正的坐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喝酒的。

就算是杨凯想要去按照常规的方法来找人的话也是有着一定的麻烦的,不过这可难不倒他,因为他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这里的保安头子。

保安头子想要在这里面找个人,还需要一个个的去看吗?那简直就是太小看杨凯的智商了。

也许是刚才杨凯的谦谦君子的形象让唐芳玲心安了不少,又或者是她实在是害怕了一个人在这样的环境中穿梭了,反正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杨凯站了起来。

就算是这样,也是让好心当一回好人的杨凯嘴角抽了抽,不禁对自己的外貌有点怀疑了,丫的,难道最近本小爷在酒吧里面被这些人带坏了?那为什么自己好心帮忙,她还是这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呢?

这也就是唐芳玲,如果换个人敢对伟大帅气人品好到爆的杨凯露出怀疑的神色,他立马转身就走了,既然不相信小爷,那小爷为什么还要伺候你呢?爱来不来!

不过对于面前这个丫头杨凯还真的狠不下心来这样做。哎,自己还是太过善良了啊!杨凯在心里深深的进行着反省,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句话可是杨凯的座右铭。

有了杨凯的帮忙,事情就是不一样,没有任何的阻碍,杨凯便带着唐芳玲来到了二楼东面的一间房间前面。

只要是在这家酒吧里面工作的人都知道这里是哪里。

远远的,便看到有好几个身穿西服带着墨镜扮酷的小弟笔直的站在门口,在他们的腰间都统一配置了大概半米来长的电棍。在最里面那人的腰间鼓鼓的,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恐怕都不知道他里面装的是手枪吧。

“凯哥!”见到杨凯带着一个女孩子朝着这里走来,站岗值班的小弟虽然脸上有疑惑,但是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朝着杨凯打了一个招呼。

“恩呢。”杨凯微笑着和他们一一点头算是回礼了,在小弟向着自己行礼的时候,他分明感受到腰间紧了紧,回过头,却是唐芳玲这个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贴到了他的身后了,一双手紧紧的拉住杨凯的衣服后摆,瞧着那快要被她挤出汗水的西服,杨凯苦笑着摇摇头,这丫头真的很胆小啊,只是可惜了他这件刚刚领下来的新衣服啊。看来又得送到洗衣店里面去熨一下了。

没有理会身后头快要藏到自己的衣领里面去了的唐芳玲,杨凯朝着站在门口的小弟努努嘴,示意他将房间门打开,然后走了进去。

等到他们走入以后,门口的小弟又很自觉的将门给关上了。

到了房间里面了,杨凯想要转身,却发现自己的衣摆还在对方的手中,无奈的说道:“我说丫头,你是要抓我的衣服一辈子吗?”

“啊~”一声惊呼声从身后响起,唐芳玲不是杨凯,被这么一逗,好像这才反应到自己的行为一般,连忙松开了杨凯的衣服,脚下动作不停,一连退了好几步,直到确认了离开了杨凯的安全范围为止。

杨凯很无奈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好笑的转过身来,看着唐芳玲道:“你不看看这里是哪里吗?就不担心我将你卖了?”

杨凯这话也就是和她开一个玩笑而已,没有想到唐芳玲还真的紧张的抬起头来四处打量了一下周围,那样子搞得好像真的杨凯会将她骗去卖了一般。

杨凯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他没有想到自己自认为一直挺好的人品在面前这个丫头的心中竟然是如此的不可信,这让他很是受伤。

“好了,不逗你了。”杨凯终于输给了面前这个丫头,见到她还在警惕的打量,只好指着面前一排排的显示器先开口说道:“这里是我们酒吧的监控房间,酒吧里面除了包间以外,其他的部分都在我们的监控当中,你可以在这里面一个个的找一下,看你的那个男朋友是在哪里!”

说到男朋友三个字的时候,杨凯还是忍不住加重了一下语气,他倒是很想知道当面前这个小女孩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却在和别的女人干事的时候,她会不会分手呢!

别怀疑杨凯的想法,既然是酒吧,那么在这里面什么事情不会发生?手放到对方裤裆里面那只是一种很轻微的举动了,当场赤 裸 裸的做事的场景可不是少数。也正是因为这样,这个监控室才会被保护的这么的严密,这里面的录像基本上只有几个人能够调动的,如果杨凯不是保安头子的话,恐怕他连进这里的权限都没有。

这也是为了保护客户的一种手段而已,不然人家做事的录像全被你给录下来了,然后又被泄露了,那人家以后还敢再来吗?

你要监控,那是为了酒吧的正常次序而已,这无可是非,没有人会去指责啥的,但是泄露客户的隐私,恐怕就算是这家酒吧的老板都承受不起这样带来的后果吧、

听到杨凯的话,唐芳玲明显松儿一口气,弄得杨凯再次郁闷了,难道自己长得就这么的缺乏安全感?

看着已经开始在观察房间里面显示器的唐芳玲,杨凯的嘴角微微上扬起来,露出一个戏谑的笑容,在一般看着,因为他已经在刚才的随意一瞥中已经看到了好几个混乱的场景了,最疯狂的一个竟然是三女同时服侍一个人,让杨凯不得不佩服那死胖子的能力以及脸皮,酒吧里面竟然能够直接上演这么一出活春宫,虽然灯光很暗,但是总有人会注意的吧

可不,在那胖子的旁边,好几个小混混的眼光不停的瞥了过去,喉咙一上一下的,双脚间早就已经撑起了一顶帐篷了。

酒吧里面的灯光虽然暗淡,这也是当初考虑到了一些这样的情况而特意设计出来的,不过在监控室里面看到的场景,可不是酒吧里面那么的换,要知道,酒吧里面的每一个监控器都是经过了特殊处理的,通过监控器监控到的录像,可比现场拍摄更加的来的清晰。

无双隐卫戏红尘:小小保安在都市扮猪吃虎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495 Second.